感講你知:善意溝通接納離別(上)

4年前,我與Edwin第一次運用「感受需要卡」並以「善意溝通」方式聊天。(作者提供) 近月不少香港家庭選擇移民。無論是留下,還是選擇離開的人,皆有不同的感受和需要。成年人尚且會farewell,吃頓飯,好好講bye bye,一起面對離別的不捨。但換上孩子,不管是要移民的當事人,抑或有朋友、同學要離開,家長又可如何幫助他們經歷其中,從而認識、接納箇中的感受呢?我將會與各位分享自身經歷,希望拋磚引玉,探討家長在這時代的洪流下,怎樣以陪伴、同理心跟子女同行,促進更良好的親子關係和溝通。 我的親戚Edwin就讀高小,上月舉家移民英國。幾個月前他曾告訴我,某一個不太熟稔的同學有一天突然不再上學,老師沒有任何解釋,這個同學就好像「人間蒸發」般。Edwin和其他朋友都感到很錯愕,即使後來得知該同學舉家移民了,但由始至終,沒有人作任何解釋,一句bye bye都沒有說,令大家都感到怪怪的。我亦聽到另一名家長和我分享,她的女兒得悉好友移民時,哭得很厲害。於是我在想,孩子面對離別的感受,有沒有安全的時間、空間,讓他們好好抒發情感呢? 所以,當我得悉Edwin也要移民時,便決定在他離別前以「善意溝通」方式和他聊天,讓他好好察覺,表達感受和需要。 我邀請 Edwin與我就着移民的話題好好談一談。我們在梳化坐下,然後拿出「感受需要卡」,按「善意溝通」的方式和他聊天(他是令我學習「善意溝通」的其中一個原動力,也是我在幾年前首個使用「感受需要卡」聊天的孩子,自此他便經常使用,所以十分熟悉過程)。我們首先揀感受卡:我揀了「擔心」、「好奇」;他揀了「傷心」、「擔心」、「好奇」和白卡(供自由發揮)。 分享、消化感受 好好講bye bye 我首先分享自己的感受:「我感到擔心,因為你們在外國努力適應當地生活之時,或許會忘記要好好溝通,了解彼此的感受需要。我亦好奇,外國的生活是怎樣的?」然後向他說:「我見到你揀了傷心、擔心、好奇和白卡,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有這些感受嗎?」Edwin回答︰「我不捨我的好朋友,還有你們,所以感到傷心;而且我擔心去到外地生活會不習慣。但我也好奇外國讀書是怎樣的。」他說着說着,便流下了眼淚。 我沉默地陪着Edwin,讓他有安全的空間消化這些感受。然後,我邀請他和我一起揀彼此的需要卡,再與他分享「哀悼」這些需要。當我們察覺到我們有些需要(如友誼)未能滿足時,可哀悼,即擁抱自己的哀傷,想哭就哭,而不是避開、壓抑或自我評論。Edwin的眼淚,就是擁抱了自己的哀傷而自然流出來的。最後,我邀請他好好和朋友講bye bye,察覺和接納彼此的感受和需要。 各位家長,如果你的家庭即將移民,或者你的子女有朋友移民,請嘗試以「善意溝通」認識和接納當中的離別不捨吧!下一篇文章,我將分享我如何幫助孩子認識其他家庭成員面對離別的感受和需要。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不一樣的「善意溝通」家長日

不少家長對於孩子的「不聽話」,都感到非常困惑。不管是食飯、洗澡、執拾,還是做功課、打機,每一件事,都很容易因為孩子的「不聽話」而起摩擦。疫情下,親子在家的相處時間多了,家長還要兼做教師的角色,更易引發衝突。究竟除了「鬧」,還有其他溝通方法嗎?以下,我想分享一個關於「見家長」的真實故事。 講3分鐘不被打斷 女兒感動落淚 陳老師是跟我一起學習「善意溝通」的小六班主任,她因為學生阿宜的行為問題需要「見家長」,於是便打給阿宜的爸爸。他接聽後立刻說:「陳老師,阿宜又有咩問題呀?佢係咁㗎啦!講極都唔聽,淨係識得睇YouTube,無得救㗎喇!陳老師,你幫我鬧吓佢啦!你講一句好過我講十句呀……(繼續講)」陳老師決定打斷他並說:「阿宜爸爸,我聽到你都好不滿女兒嘅某些行為和態度,希望我作為佢班主任可以幫到佢成長。我想邀請你今個星期五放學後嚟學校,我、阿宜同埋你一齊坐低傾吓,你願意嗎?」「傾嚟有咩用?佢會聽咩?佢……(繼續講)」爸爸斷言。「我相信會有幫助,請你嚟試吓傾。」陳老師再三邀請。「好啦!」爸爸答應。 陳老師與阿宜爸爸聊天後,開始了解到問題的根源。見家長當日,陳老師先說明是次會面的目的是為了解阿宜的需要,然後探討如何合作去滿足這些需要。陳老師先解釋規則︰「我想邀請你哋輪流用3分鐘分享自己嘅感受、需要,其間唔可以指摘、責備其他人。聆聽嘅一方,喺呢3分鐘要專注地聽,唔可以插嘴。你哋同意並願意遵守嗎?」雙方表示同意後,阿宜便開始分享。大概講了2分鐘後,阿宜開始啜泣,然後說:「我未試過講咁耐,爸爸都無打斷我、鬧我……」阿宜的爸爸聽到呆了。原來在此之前,他並沒有察覺自己習慣打斷女兒的說話,然後就是一堆責備和指罵的說話,令女兒非常難堪。之後,陳老師協助阿宜和她爸爸以「善意溝通」的方式,包括平等對話、真誠表達、理解別人感受需要等,來改善關係。 三方平等溝通 減少衝突 陳老師與我分享這個故事,啟發了我:一直以來,不少「見家長」都是教師和家長一起指出學生的問題,再加以批評,卻沒有提供空間予學生表達自己的感受需要。我自己就讀中小學時,也是非常討厭「見家長」的。然而,若「見家長」時,所有教師都可以像陳老師般,營造一個更平等、真誠和安全的空間予教師、家長和學生三方溝通,我相信有助減少衝突,改善關係。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3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