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講你知:善意溝通化解校園衝突

今年初小學恢復全日面授課後,訓導教師隨之而來的壓力,就是面對相應增加的校園衝突事件。 不過對我而言,卻是另一番正面的體會。我曾用「夥伴」機構「JUST FEEL感講」的一套善意溝通工具,加四部曲的善意溝通技巧,以不懲不罰的方式,化解以下兩宗校園個案: 個案1:一天耗盡一瓶洗手液 背後存壓力 我有天收到校工投訴,表示有一名女生經常入洗手間洗手,一天內就把一整瓶洗手液消耗掉,該女生平日表現乖巧、操行良好,也樂於助人。可是當我問她緣由時,問了多次她也低頭沒有回應。有些事情學生是會說不出口的,為了協助她打開心扉,我就聯同社工使用「感講感受需要卡」和她作善意溝通四部曲的對話。觀察、感受、需要及請求為四部曲,意即教師聚焦在客觀描述學生的行為而非評價,同理學生行為背後的感受和需要,以及發出請求,協助學生選擇可滿足其需要的解決方法。 我問學生:「今天你用了一整瓶洗手液來洗手,當你用洗手液搓手時有什麼感受?」女生選了「放鬆」和「舒服」這兩張卡,因為手接觸到洗手液的觸感令她感到很放鬆,背後是她背負着功課和考試的莫大壓力,需要紓緩情緒。 當同理到該名女生的感受後,社工就接着找家長商量,並輔導女孩一起思考採用其他緩解壓力的方法取代頻繁洗手。我們希望借助感受卡讓學生梳理情緒,敢於說出行為背後的需要,擁抱負面情緒,有效加速教師協助他們解決問題。 個案2:師生衝突 以感受需要卡助對話 A老師多次規勸一名學生不要聊天,但該同學屢勸不聽,還在下一節課用粗言穢語說A老師的不是。我找該同學了解,但他拒絕道歉,一直嚷不公平。 我遂邀請同學與A老師一起用感受需要卡對話,分別着兩人選出數張卡,表示發生衝突時他們各自的感受和需要:老師選出「灰心」、「失望」和「憤怒」3張感受卡,以及「尊重」、「被理解」和「合作」3張需要卡;學生選出「嫉妒」、「煩躁」和「憤怒」3張感受卡,以及「自己決定」和「平等」2張需要卡。 當彼此的感受和需要呈現出來後,學生了解到老師已提醒他多次的失望和包容,而自己也不可能在應守秩序的課堂上滿足「自己決定」的需要,從而能夠平靜地從心出發向老師道歉。 學用適當方式滿足「需要」 身為一名教師,同時也是一個4歲女兒的母親,我絕對明白有時候小孩子「不聽話」,真的會令我們十分苦惱。不過透過「夥伴」機構「JUST FEEL感講」的教師培訓,我對善意溝通有更深的理解,也幫助我如何更有效地與學生和女兒溝通。善意溝通相信,我們所做的每件事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例如睡覺能滿足「休息」的需要,與朋友聊天能滿足「友誼」的需要。因此,當小孩子「不聽話」的時候,或許他們只是不懂得用適當的方式去滿足自己的「需要」。 我認為有效的溝通方式,不是嚴厲責備、讓孩子不敢犯錯,或循循善誘、讓他們乖乖聽話,而是用心聆聽他們的感受和需要,然後幫助他們找到恰當而又滿足到其需要的方法。鼓勵大家都嘗試多聆聽子女,以善意溝通了解他們! 上文提到我用作化解校園衝突與犯規的的「感講感受需要卡」,同樣適用與親子相處,歡迎按此了解更多:bit.ly/40E9uU2 文:楊潔婷(「感講夥伴辦學團體計劃」統籌教師、佛教慈敬學校訓導主任)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47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全日復課大挑戰

上午7:15左右回校,持續工作11小時,晚上6:30左右才拖着疲乏的身軀回家,繼續另一份工作——照顧4歲女兒。感到疲倦不堪時,我會練習「同理自己,同理他人」:深呼吸,靜下來,覺察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再同理女兒的感受和需要。 回想去年11月尾,學校宣布1月3日起恢復全日上課,不同持份者都有不同的想法: 有學生感到很興奮,因為終於可以到操場小息和跟同學一起吃飯;亦有學生不想全天上課,跟我說:「只是想一想,就已經覺得很累,完全沒有時間打機。」 部分家長贊成全天上課,因為學生可以參與多一些學校活動;也有家長覺得全天上課時間太長,學生少了很多自由時間,很累,也令家長安排課外活動時感到困難。 至於教師呢,我們大多都感到有壓力,照顧學生全天上課的感受、需要和秩序的同時,亦要處理部分家長的訴求和意見。有新教師更表示從未試過全天授課,根本不知道到操場小息的規則,跟學生一起午膳的流程等,十分擔憂。有見及此,我拍攝了幾條短片來介紹相關規則與流程,希望消除他們的疑慮和擔憂。 終於到了1月3日,是長假期後首個上課日,也是全天復課的第一天。一大早,學生精神奕奕地回校。小一至小三的第一節課並沒有如以往一樣正常上課,而是由班主任帶領學生互相分享自己的心情,講解一些常規,希望學生先處理自己的心情,再處理學業。 學生小息奔跑 從笑臉看見滿足 小息的時候,小四至小六學生可以走到操場,他們三五成群,盡情聊天,甚至情不自禁地跑起來。身為訓導主任的我並沒有立刻喝止他們,因為從他們的笑臉上,我看見了滿足、興奮,他們內心積壓已久的一些需要獲得滿足了。 午膳則出奇的順利,大部分學生都吃得很快。有學生跟教師說:「我覺得學校的飯盒很好吃,因為可以跟同學一起吃。」由此可見「飯腳」很重要! 下午的課堂,我邀請了JUST FEEL團隊為學生度身設計了兩節「班級經營」課堂,讓學生表達對全天上課的感受和需要。JUST FEEL團隊也設計了一些同學間發生衝突的情境,學生透過角色扮演,練習利用「善意溝通四部曲」去解決衝突。看見學生落力演出,愉快學習,我自覺得努力沒有白費。 面對不同壓力 給自己一些空間 在這個不斷轉變的環境中,不論教師或是家長都正面對不同程度的壓力。這個時候,我們都需要給自己一些空間,了解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同理自己),然後才有力量去連結你的學生或子女(同理他人)。送給大家JUST FEEL的格言「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 JUST FEEL將於3月18日(本周六)舉辦「感聽感講」2023價值觀教育研討會,屆時我將會分享更多在學校推廣善意溝通的經驗,歡迎小學教育工作者和對價值觀教育感興趣的人士參加!詳情:zh.justfeel.hk/conference2023 文:楊潔婷(「感講夥伴辦學團體計劃」統籌老師、佛教慈敬學校訓導主任)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40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生離死別

前一段時間,一位好朋友,也是JUST FEEL的前同事Ocean,因敵不過極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在僅僅27歲之大好年華與世長辭。得悉她的死訊,我不知如何反應,感到強烈的無助與不知所措。我發現,自己從小沒有在家或學校學過如何面對離別。也許父母為免子女傷心,會對死亡避而不談。華人社會下,表達負面感受更是難上加難。即使參與喪禮都非常沉默,或是在各種繁瑣的儀式中疲於奔波。可是再逃避,終究要面對這個課題,我們都無可避免面對生離死別。 受到Ocean親屬邀請,在追思會中分享,我開始覺察並感受她的離去,卻常帶着「喪禮其實是做給在生的人」的矛盾,感到迷惘和羞愧。原來我無法接納自己有「哀悼」和「表達」的需要。在友人的陪伴、音樂的共鳴下,我一步一步接觸自己面對Ocean離去的感受,也開始接納「我的感受和需要也是重要的」。除了傷悲、不捨、無力,原來更多的是悔疚、遺憾。約好在我留學一年後歸來與她再聚,可是我沒做到。自責沒有把握每個分秒與她連結,有些事仍想跟她分享,有些地方仍想跟她重遊。 追思會(作者提供) /有些朋友想見面 有些承諾講了廿年 有些遊戲玩到一半未完 也只能那邊見/《那邊見》SWING 學習離別 學習過好當下 Ocean離開了世界,但我們仍能活出她的信念。記得她在患病期間,製作了一份excel,每日記錄自己感受需要,更以「感受需要卡」與其他病友連結。她若知道我在她離去後,願意同理自己,和自己和解,好好照料自己的需要,我想她亦會感到放心和滿足。追思會中,我們亦將「自我同理」這份禮物跟參與者分享。我們以感受需要卡佈置環境,當中有「傷心」、「感激」、「憤怒」、「無力」的感受,亦有「關心」、「支持」、「愛」等需要;又邀請大家一同參考感受需要卡,栽種已故善意溝通導師Inbal Kashtan提出的生命之樹根部——「自我連結」,停下來接觸內心的感受、滿足到和未能滿足的需要,還有想跟Ocean說的話。 在自我連結和表達當中,我憶起許多與Ocean共度的時光:她化身「樹懶」為課程故事可愛的角色配音,工作中互吐苦水的點滴,對共同願景的的促膝長談,簡單沉默的陪伴和擁抱,還有在她患病期間互相分享的畫作。記得她因為在乎JUST FEEL的研究工作,想盡快得到上司回應,口邊總掛着「喂呀郭梓樂(Matthew)去咗邊!」想起她皺着眉,着急和緊張的語氣,我會心一笑,亦欣賞她對工作的認真與熱誠。原來除了哀悼傷痛,我還想好好慶祝,慶祝美麗的她曾經存在這個世界當中,也慶祝我們曾經深入的連結過。「慶祝與哀悼」是相生相成的。我們會哀悼龐大的傷痛、憤怒、失落、無力。而我們會感到難過,是因為我們曾經有過如此深入的連結。因此,我們亦慶祝當中經歷過的感動與快樂。在追思會的分享當中,我們亦好像從前在office彈結他分享音樂的時光一樣,以歌聲緬懷Ocean。 /有多少苦痛有你和我一起度過 一起承受 有多少快樂有你和我一起享受 一起感動/ 《當我們一起走過》蘇打綠 我想哀悼不會有完結的一天,但會沉澱、轉化和成長。Ocean的離去,也讓我學習面對離別,學習過好每個當下。不止成年人,即使是小孩子,其實也能察覺到離別的不安,或有機會遇到熟悉的人、心愛的寵物離開人世。讓我們一同學習善意溝通,幫助自己和孩子面對離別,好好的自我同理,共同慶祝和哀悼。 Ocean,我愛妳:﹚ 追思會分享片段《當我們一起走過》 文:霍靖兒(JUST FEEL 感講前項目經理)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35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善意溝通家長日

在「善意溝通家長日」後,小五學生佳音和媽媽分別接受我的訪問,分享感受和反思。和很多學生一樣,在家長日前夕,佳音一直坐立不安:「好緊張,嗰陣我一日只係食一餐咁濟……」媽媽雖看在眼內,但她以為佳音是因為害怕被教師責備:「嗰日之前,佢就話『唔嚟啦、唔嚟啦』,肯定有啲嘢。之前教師打電話同我講:『佳音有啲功課未交喎,雖然交咗,但未做。』我梗係心情唔好啦!」媽媽那時沒想到,原來女兒緊張的真正原因,是她十分希望藉着「善意溝通家長日」,跟媽媽說出埋藏心底已久的真心話。 佳音就讀於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是本學年17間感講伙伴學校之一。在蕭婷校長領導下,教職員團隊與我們團隊於11月合辦了第二次「善意溝通家長日」,形式跟普遍的家長日很不同,不只是讓家長和教師洽談小朋友的學習情况,而是給予學生、家長、教師各5分鐘,輪流分享感受、需要,其間各方都不可打斷發言者。佳音是個健談的女生,在家長日有機會暢所欲言,本應十分期待,怎料她一開始卻很抗拒,生怕只會「嘥口水」:「家長日前媽咪好惜我,但無聆聽我,我驚我講完佢都唔會聽。」 因着教師在社交情緒教育課的開解和鼓勵,加上家長日「不可打斷發言」的規則,讓佳音漸漸鼓起勇氣嘗試。跟其他學生一樣,佳音在教師引導下,事先預備了各一件「感謝」和「擔心」的事。回想起家長日的分享,原本神態自若的佳音,眼眶一下子就紅了:「我同媽媽講,好多謝佢細心照顧,一直睇我做佢最珍貴嘅人,經常輔導我做功課,有時佢都壓住自己脾氣,處理好心情先教我。」說到這裏,佳音已經不禁潸然淚下,她一邊拿着紙巾抹乾眼淚,一邊沉着氣繼續分享:「我𠵱家大個咗,希望佢唔好再當我係小朋友咁,做咩都要指揮我,我會知道下一步點樣做,同埋對我唔好太嚴厲,佢對我嚴厲嗰時,我心入面就有陰影,會再減少同佢嘅溝通。」 另一邊廂,媽媽也緩緩道出當時聽畢女兒真心話的回應:「我覺得好驚喜、溫暖同感動,佢好勇敢,講出心入面嘅說話,以前佢唔會講呢啲嘢。有時候小朋友驚爸爸媽媽所以唔敢講,但小朋友其實都有壓力嘅,要做功課,我都冇咩時間陪伴佢。後尾我都有同佢道歉,話:『媽咪都有錯,希望你……原諒媽媽,有時候媽媽都有啲做得唔好,傷咗你嘅心。』」聽到媽媽的道歉,佳音也放下心頭大石:「可以同媽咪講呢件事,我覺得好滿足!」 先處理心情 再處理事情 在這次「善意溝通家長日」,我們為學生、家長、教師提供了一個平等、安全的溝通空間。學生能藉此學習向父母真誠表達感受,父母亦能從教師的評語以外,更全面聆聽、理解女兒的情况。藉着分享彼此的感受和需要,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如佳音母女般再一次連結、同理彼此。我們希望日後與更多學校合作,透過「善意溝通家長日」,讓更多親子體驗善意溝通,從而建立更真誠的關係。我們也鼓勵各位家長嘗試多聆聽子女,不打斷他們的發言,相信有助促進親子溝通! 觀賞更多「善意溝通家長日」的故事:https://bit.ly/3FYjb7w  文:李楚倩(JUST FEEL 感講項目主任) 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29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善意溝通魔法學校

小時候看最喜歡的卡通片時,你曾否代入想像自己是劇中主角?若故事元素融入課堂內容,會否令你更投入學習?動畫與正規課程接軌並非天方夜譚,就讓筆者帶大家一同體驗JUST FEEL感講設計的「社交情緒教育課程」(註),其背後有趣而令人嚮往的世界觀設定——「善意溝通魔法學校」。 課程故事圍繞一所魔法學校,專門培訓小魔法師。他們的形象獨特而個性鮮明,分別象徵不同性格的學生,成為學生共同成長和學習的伙伴: .小紅喜歡結交朋友,又樂於助人,卻帶點衝動; .小藍為人細心敏感,但有時會比較自卑,多愁善感; .插班生樹懶很有耐性,卻不善交際。 當學生對主角的經歷產生共鳴,便能激發使命感。故事人物就像陪伴着學生一同成長,邊認識自己,邊學習與人相處和面對衝突。 魔法學校也設有多種魔法道具,讓學生形象化地掌握概念: . 「壓力失憶棒」提醒主角察覺壓力帶來的生理反應——食慾不振、肚子痛、易怒等; . 「專注山洞」(安靜的環境)及「積木火車」(把任務排序)幫助主角集中完成事情; .會發光的「謝謝按鈕」鼓勵學生向人道謝。 虛構道具不單止增添趣味,更能引起學生對課題的覺察,引導他們思考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應用。 要讓學生鞏固知識,除了聽故事外,課程還結合了經驗學習法及生活化例子。例如有一課教導「如何平復心情」,教師講述剪了短頭髮的小藍遭到取笑,並讓學生代入小藍,一同練習冷靜小技巧。過程中,教師亦會引導學生想像情緒激動時的行為,以及思考其帶來的後果;最後以「情緒冷靜紅綠燈」練習,讓學生實踐所學,以適當的行為表達感受:鼓勵學生激動時先停止(紅燈)、察覺感受(黃燈)、再行動(綠燈)。 冷靜小技巧——深呼吸 筆者經常到伙伴學校與教師一同備課,幫助他們掌握機構教案和教具,而教師也會分享課堂上的點滴。其中一個分享故事,便反映了情境教育和經驗學習法的效用——小息時,就讀小一的學生突然情緒激動,不斷大哭大叫,同學們嘗試和他聊天都未能平復心情。這時,竟然有同學帶領他一起練習其中一個「冷靜小技巧」——深呼吸。一呼一吸過後,學生哭聲減弱,漸漸恢復平靜,慢慢道出令其情緒激動的原因。教師感歎:「學生記得課堂內容,甚至用作安慰同學。見到彼此之間的連結,使我很驚訝,亦很欣慰。」 長大以後,筆者仍舊記得兒時最愛的卡通片內容。那些懸疑又搞笑的故事設定,加上主角們冷靜帥氣的處事態度,令一條條道理變得吸引,更潛而默化成自己的原則。因此,正在思考如何教導孩子的你,不妨試試從故事和情境入手!未來,我們也希望與更多學校合作,拓展「社交情緒教育課程」至正規課程,提升香港學生的身心靈健康。 註:JUST FEEL感講嘗試把社交情緒教育(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的5個能力(自我認知、自我管理、社交認知、人際關係、負責任決策)具體化,製作成有系統、有趣味,且貼近本地學生生活的正規課程。課程主題多元,包括認識個人感受及特質、同理心溝通技巧、成長及邏輯思維等約70個課題。「社交情緒教育課」於每周成長或德育課節推行,期望學生透過持續學習,逐步掌握及應用社交情緒能力,提升身心靈健康。本年度全港已有17間伙伴學校推行此課程。 文:盧卓欣(JUST FEEL感講項目主任)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22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實證為本」推動社交情緒教育

JUST FEEL一直致力在香港推廣善意溝通和社交情緒教育(SEL)。雖然英美、丹麥、澳洲等不同地方也推出了有系統的社交情緒教育課程。然而,大中華地區卻缺乏持續、全面、有系統地推廣社交情緒教育的經驗,JUST FEEL是如何推動社交情緒教育,貼合香港學生、教師和家長的需要呢? 根據教師學生意見調整 在不斷試錯過程中,我們發現學校回饋讓我們更了解各持份者的需要。我們根據教師的意見,不斷調整課程設計,對應學生的社交情緒程度和發展需要。例如「理解別人的感受和需要」、「如何處理朋輩壓力」對低年級的學生太過艱難,所以我們後來將重點放在鼓勵低年級學生學習覺察和表達內在感受和需要,包括「欣賞自己」、「好好表達自己感受和需要」。高年級學生卻會覺得故事情節太過單薄,所以我們嘗試用活動的形式引導學生。我們又根據教師和學生的意見調整教學工具。今年,我們在小冊子中加入了「感受貼紙」和「選擇題」,避免小冊子成為學生不想完成、教師不想批改的「功課」,同時保持設計的原意,建立學生和教師互相分享事情和感受的習慣。以上回饋和經驗都協助我們找出更有效的框架和方法,同時啟發了「實證為本」(evidence-based)研究列入我們與學校合作框架之中的決心。 JUST FEEL在2019年起開始作有系統的研究工作,除了使用隨機對照實驗,驗證「感講夥伴學校計劃」對不同持份者的功效,我們還希望尋找適合用來量度香港小學生社交情緒能力的研究量表(scales)。前者作為量度JUST FEEL計劃的功效,後者則提供另一個角度讓家長和教師更準確地認識自己的學生。試想像一下,如果學生的成績表上不單有各學科的成績,也有可以顯示學生各項社交情緒能力的成長,例如「自信心」、「同理心」和「衝突處理能力」,我們是不是可以更全面地去理解、幫助學生成長,以面對未來VUCA的世界呢? 疫下完成問卷調查研究 然而,過去兩年斷斷續續的停課影響下,於學校做研究絕非易事。話雖如此,我們很慶幸成功驗證到(validate) WCSD-SECA學生社交情緒能力問卷,並會在日後開放給各個持份者免費使用;我們亦十分幸運地獲邀在不同學術界研討會上報告我們的研究成果。 JUST FEEL會繼續致力把實證為本研究作為重心工作之一,包括設計一套結合學生自評、教師和家長評價、可量化的評核工具,以供大家了解學生社交情緒能力的變化。為此我們很需要資源,故感激獲得陳廷驊基金會、凱瑟克基金、捷成集團慈善基金、施永青基金和香港會等基金會的支持,能於過去成功開展工作。由本學年起,我們很高興於葉氏家族慈善基金和香港佛教聯合會會屬小學校長會的支持下,能夠與香港教育大學社群心理健康研究中心合作於佛聯會7間辦學團體屬會小學推行跨校研究計劃,希望能優化我們的計劃,同時促進社交情緒教育研究在香港的發展。最後,在此呼籲讀者,在重視學生的「學術成績」以外,也一起關心他們的社交情緒能力發展! 文:王鈞達(JUST FEEL感講研究員)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16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好好講bye bye

基於好一段時間的衝突,我和前女友於數月前決定分開,結束近5年的親密關係。(啊,忽然想起,如果沒分開,本文章刊登的日子就是我們5周年紀念呢。) 因為衝突,我們對彼此的安全感、信任不斷下降,去到最後我倆都同意分開。我提出想面對面好好講bye bye。沒想到,她竟提出一起去迪士尼玩。我一口答應,並努力籌備那日的晚餐,視這次為完結之旅。我知道,這餐可能是我倆的最後晚餐。 (作者提供) 分手的「慶祝及哀悼」儀式 我問自己,這餐飯有什麼目的?我的善意溝通老師Catherine Cadden曾分享她離婚時與前夫辦「慶祝及哀悼」儀式,先共同慶祝在那段關係中彼此滿足了的需要,有什麼正面感受;再哀悼未能滿足的需要,有什麼負面感受。即使關係完結,彼此分開之際,大家仍可以保持連結,而非帶來更多的失聯 (disconnection)和傷害——她的分享很有啟發性,我參考後決定這餐飯目的為「連結」。 我再反思過去衝突,我有什麼說話或行為,基於自己家庭和學校童年創傷造成的CPTSD (複雜性創傷後遺症候群)創傷反應,特別是僵(freeze)和討好(fawn),又或者因為鬥氣而有的冷暴力,而造成我倆溝通失效、關係失聯,甚至對她造成傷害?如果有傷害,我又有沒有為我的說話和行為道歉呢? 「對唔住,多謝,我愛你」 為了「連結」,我訂蛋糕補祝她去年生日;我選了她最愛的貝兒公主蛋糕,於上面寫「對唔住,多謝,我愛你」8個字。那天晚飯後,我請餐廳職員驚喜地送蛋糕出來,我鼓起勇氣,手震地拿出手機讀出寫了幾晚的稿:「我哋都會無意識咁複製我哋原生家庭嘅溝通方式去親密關係。我由細到大,都無聽過我父母對彼此、對我同家姐講過呢8個字。喺我哋呢段關係,我發現自己都無咩點講過。嚟到今晚分手,我希望可以真誠地同你講,對唔住,為住我曾經帶畀你唔同嘅傷害,特別喺你上年生日我進入咗創傷反應兩個鐘唔講嘢,大家都好辛苦好唔開心;多謝你呢段時間以嚟嘅愛、陪伴、接納同包容;雖然我哋都共識要分開,但我都愛你呢。」我一邊講,我倆都哭了,然後你回應:「食完呢個蛋糕,我哋原諒大家啦!」我笑說:「邊有咁容易呀,我哋嗌咗咁耐交,順其自然啦。」然後我們就以散步完結當晚,她分享,沒想過分開都可以這樣「連結」;我聽到很滿足——這是我最後晚餐的目的嘛。 我知道自己還有很長的路,才能修得「關係」這門課。又或者,這是一門終身的課。由細開始,比起長大後才學習更容易,所以 JUST FEEL提供給小學生的社交情緒教育課程中,有「說對不起」、「說聲謝謝」等課,以不同情景、故事助小朋友理解、練習。我衷心希望,下一代的小朋友上這些課時就有機會學,那就不需要好像我般,無意識地複製了原生家庭的溝通方式,在各種關係重複犯錯,才漸漸學會這些重要的課題呢。 在此邀請各位家長,如果你,或者你的子女有任何關係面臨離別,嘗試一起「善意溝通」察覺、表達當中的感受需要,好好講bye bye,因為分開也可以有連結,有時更能修復關係,帶來療癒呢!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10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先同理自己 再面對關係

「我知道要同理兒子,我明白佢咁做(偏差行為)係為咗得到我嘅關心。但我真係做唔到,每當我見到佢,我就覺得好攰,點算好?」在剛過去的家長共學小組裏,一名媽媽哭着說。我們常鼓勵大家「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這句說話不但適用於親子關係,更適用於家長自身。 在家長共學小組,我透過一連4節的小組接觸家長,與他們深入了解善意溝通,並嘗試應用於親子關係及教養上。在小組的開首,都會讓家長們分享自己最近的感受。臨近考試周,大部分家長也選擇了「緊張」、「擔心」和「壓力」等感受。我問家長們會如何回應這些感受,他們紛紛說:「無咩可以做,考完先算啦……」為人父母,即使自己感到有壓力,仍然希望為子女着想,當個好的照顧者。因此,父母習慣把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放在一旁,希望先處理子女當前的狀態和需要。 親子關係如氣球 遇摩擦爆破 我常以一個比喻理解親子關係:家長和子女各自是一個氣球,家長總希望這兩個氣球能夠靠近彼此;而氣球會因生活的經歷慢慢充氣,譬如是教養子女的困難、打理家中事務的煩惱、學習壓力、與同學相處的不快等。如果這兩個氣球各自充氣而不以為意的話,滿滿的兩個氣球走在一起,稍有摩擦便會「嘭!」一聲爆破。猶如在親子關係中,各自帶着不同感受相處,以為彼此還有空間承載,怎料稍有張力便會觸發衝突。因此,善意溝通鼓勵大家「同理他人」前,先「自我同理」,察覺和接納自己正面和負面感受,確保自己有充分空間和意願時,才連結彼此。這樣可以避免氣球過分充氣,傷害彼此,亦能達至持續且有效的溝通。 自我同理4部曲 讓我以文章開首的例子與大家分享「自我同理」的概念,請大家代入這名媽媽,嘗試逐步了解。 第一步:找出自己的感受 面對兒子拖延的行為,我感到疲倦和無力 第二步:感受背後的需要(粉紅色字是指需要) 嘗試問自己:「如果對方不再做這樣的行為,對自己有什麼影響?」 可能的回應:「我會得到內心平靜,我們的相處也會更和諧。」 可以再問:「如果你們的關係更加和諧,對你的影響是什麼?」 可能的回應:「我們能多花時間相處,互相關心。」 第三步:接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 感受和需要無分對錯,容許自己這一刻面對兒子會感到疲倦,不想與他相處,不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加以批評,媽媽可能會出現的想法:「我唔可以放棄個仔,有責任協助佢溫習。」 第四步:找出滿足需要的策略 嘗試以多元的策略滿足自己的需要:內心平靜、和諧 例子:外出散步、聽音樂、透過文字記錄想法、與能夠聆聽自己的人分享感受 以上練習未必一次到位,或需加以嘗試,提高自己的覺察,才能充分地接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當察覺自己沒有空間或意願同理他人時,不妨向子女溫和地表達:「媽媽𠵱家需要啲空間,我喺房休息15分鐘,之後再好好咁同你傾。」 「要接納自己可以係一個唔完美嘅媽媽,真係知易行難。」媽媽說,或許對於我們每一個人而言都不容易。希望「感講」能夠繼續陪伴各位學習,邀請大家一同嘗試「先同理自己,再面對關係」。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翁幗婷(JUST FEEL感講項目主任) 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5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4D語言」的反思

為了直接支援部分已經在校內建立善意溝通良好基礎之伙伴學校,JUST FEEL今年開始嘗試為學校安排學生活動,並招募了16名大專學生訓練成為「感講吾義做FEELcilitator」活動帶領員。FEELcilitator的名字是由Feel(感受)與Facilitator(促導員)拼湊而成,訓練內容包含帶領活動的技巧訓練與實習,當然也少不了「4D語言」等善意溝通的基礎知識。 善意溝通令相處和諧 「4D語言」包括Diagnosis(診斷)、Denial(否認)、Demand(命令)、Deserve(應得),是4種隨着我們的家庭、社會、文化、宗教,甚至是同儕間的相處而建立,我們習以為常對他人說話與回應的表達方式。以下是「4D語言」的慣常例子: ‧Diagnosis(診斷): 你生性啲啦!(在判斷對方唔生性,而且生性的形容既主觀也不夠具體) ‧Denial(否認): 你唔好嬲啦,嬲嚟都無意思㗎。(在否定對方憤怒的感受) ‧Demand(命令): 你再唔做埋啲功課,就無得玩手機!(在命令對方一定要跟自己的意思而行) ‧Deserve(應得): 你做得教師就預咗係咁㗎啦!呻嚟都無意思。(隱含了「做教師就『應該』預期要接受……」的意思,而未有讓對方表達感受) 原是為了裝備FEELcilitator帶領學生參與活動而安排的善意溝通培訓環節,卻得到意外的收穫。在其中一次訓練中,一名學員分享,學習過「4D語言」後,反思原來自己都經常以「4D語言」對待自己(意即將上述「4D語言」的例子,由「你」改為「我」,變為自己內在跟自己說話),這讓我發現,這是很好的機會把情緒教育推展至大專學生。 學習接納及表達感受 也難怪,在香港的成長環境,不少學生從小到大都未有太多機會接觸情緒教育,當不同感受出現時,也沒有機會分享,自己的需要無法被理解,更多的是「唔開心都無用㗎啦」、「做哥哥應該要讓細妹㗎」、「咁就唔開心,成熟啲啦你」等回應,情緒受壓抑而未能妥善處理。 要讓下一代好好接納和表達自己的感受,還需要成年人為下一代建立良好的溝通文化,讓他們從小受到接納、體諒、欣賞和鼓勵,在習慣分享感受的環境中成長。誠邀家長、教師和教育工作者攜手為學童的身心靈健康出力,也誠邀大家在繁重而忙碌的生活中,也得好好照顧自己的感受,避免以「4D語言」對待自己,一起建立同理別人和自我同理的善意溝通文化。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鄺治中(JUST FEEL感講項目主任)--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1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先處理心情的開學日

校服、皮鞋、書包;書本、功課、手冊、回條、文具;書簿費、冷氣費、補習費——統統準備好了!有漏掉什麼嗎?應該沒有,檢查過了,都準備好了。那麼,學生準備好心情上學了嗎?一起聽聽他們的感受吧! 「興奮!返學了!」 「壓力。準時起牀、交功課、考試……」 「精神!我的YouTube到了87訂閱,總觀看30,000次。」 「孤單。I like my friend but I have only one friend. 」 「感激。希望家人平平安安。」 「孤單。姊姊生日會,家人只愛她,不愛我了。」 「孤單。媽咪幾時回家?」 「失望。My grandma died last year.」 (上述為真實言論) 平日,你聽過(hear)他們的感受嗎?你聽見(listen)嗎?你理解(understand)嗎? 與學生面對復課感受 4月19日,JUST FEEL與感講伙伴學校——佛教慈敬學校聯合舉行「感聽感講復課日」。雖說是復課日,但我們不談功課,而是讓學生在「感講『心』林」裏分享近日的感受。在處理學業前,如同學未處理好心情,又怎能全心全意地投入課堂?那些澎湃的正面感受,或成為他們「坐唔定」的源頭;那些沉鬱的負面感受,或將日復日地累積、隱藏、壓抑,終究一發不可收拾。JUST FEEL希望支援教師處理學生的感受和需要,一起學習好好表達。 「『心』林」裏設有不同展品及圖片,希望引起學生對人際關係、日常生活、社會時事的反思。他們年紀雖小,卻已擁有洞察世事的能力。閱讀他人的分享時,他們都真確地感受到文字背後的溫度,以加深同輩間的連結,預防個別的情緒及行為問題。 記得有個同學盯着「家人」樹,苦笑着說:「媽咪總是工作到很晚。」然後貼上「孤單」的貼紙。我告訴她:「我猜你一定很想念她,很想她陪伴你,對嗎?」我看見她眼內的一滴淚珠,悄悄地流了下來。她點點頭,我接着說:「雖然媽媽很忙,但你也可以向她表達自己的感受,讓她更明白你呢!」我不知道女孩後來的選擇,但我希望當刻的傾聽和陪伴接納了她的負面感受,可防止其孤獨感上升至無法挽回的局面。 提供空間回應學生需要 設計「『心』林」時,我想像學生會安靜入神地觀賞展覽。但實際上,有些同學卻在聊天和玩耍,以自己的方式投入活動,場面完全不如我預期般安靜。我驟然驚覺:作為成年人,我們強行賦予了學生多少期望?除了「傳道、授業、解惑」外,教師還能教育學生什麼?對學生而言,學校是個怎樣的地方? 根據善意溝通(compassionate communication)理論,我們每一個行為都是為了滿足需要。因此,學校要提供空間回應學生的需要,例如讓久別重逢的同學連結,重新建立信任;讓學生表達自己,分享最近壓抑了的感受。往後,學校也將變回成長與學習的地方。這時,學生或已滿足了歸屬感及安全感的需要,同儕間互相勉勵,才有空間照顧學業、興趣及夢想。正如我們的理念——「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 文:盧卓欣(JUST FEEL 感講項目主任)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6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