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筆陣.君子之道:教育初心

當了校長後,每年都需要聘請新教師,所有剛大學畢業的面試者均會告訴我,因為喜歡接觸小朋友,所以想加入教育工作者行列。但觀其主修科目往往與教育南轅北轍,例如電子工程、土木工程、環球經濟等,未免令我感覺到是否因為教師工資吸引,所謂「年年有point加」、「鐵飯碗」、「有公積金可以養老」……不過,我絕對相信,真的有教師是想「以生命影響生命」,這就是教育初心。 遇伯樂 百厭仔立志做好老師 回想自己二十多年前讀中六七的時候,那時候我正在反覆思量將來的職業——會計師、律師、飛機師……因為這些職業都是專業人士,不僅收入高,社經地位也很高。但經過仔細考慮,我告訴父母,將來想要做一個好教師,原因是來自童年一個深刻的片段,到今天仍然牢牢記在我腦海中。 還記得當年讀小學的我頗頑皮,經常作弄同學,因此我每隔兩三天便要與同學排排企,接受訓導主任嚴厲的懲罰,包括打手板、留堂,甚至被掌嘴巴。可是,懲罰並沒有真正令我改變,很快又故態復萌。直至有一天,當我如常被罰站在校務處外,我的英文科主任馬老師卻來找我,溫柔地說:「郭超群,我會幫你,並會好好教你。」她更特意邀請訓導主任來作見證,肯定地告訴訓導主任:「每個孩子都可以學好,只是看看他們能否遇到伯樂。今天我決定做郭超群的伯樂。」 每個孩子都值得被愛 原來愛真的可以深深影響一個人,我開始反思自己的過錯。正面鼓勵的力量,讓我重新感受到被人重視和肯定。自此之後,我努力地改過自新,更愛上英文科,因為我要為馬老師對訓導主任的承諾而努力,我相信自己做得到。最後,我也沒有令馬老師失望,成為一名優秀的學生。自此,我心中燃起一團火,要以愛還愛、薪火相傳,將來要像馬老師一樣,好好幫助一批還未遇到伯樂的孩子,因為每個孩子都值得被愛。 每遇困難 回想初心 在教育工作上遇到險阻時,我經常回想自己的初心,堅定自己的意志,學校一切活動安排都以學生的利益為依歸。我們為人師表,就是要教好這批無數未遇到伯樂的孩子,給予他們一份肯定。這份初心也令我懂得以「僕人領導模式」管治學校,欣賞每一位教師,給予他們一份自信和肯定。 在現今節奏急促的社會,很容易讓人迷失自己,或者有些人的價值觀只是關注金錢的多少和地位的高低。我覺得作為教師,在遇到困難的時候,要問自己當初為何想成為一名教師,那你便會找回走下去的動力,讓師生間的生命互相結連,成為彼此真正的同行者,互慰互勉。 作者簡介:求知慾強,徜徉於教育、英國文學、藝術、正向心理學、犯罪心理學、管理學等不同的領域。「你是你所想,而非你想你所是」,永遠懷着一顆善良的心持續做對的事,深信僕人領導能吸納一班願意和你乘風破浪的團隊。 文﹕郭超群(德信學校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6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親子攬攬惜惜被當怪人?

我是一個紀錄片迷,無論地理、歷史、文化,凡是紀錄片也是我杯茶,所以Netflix的紀錄片,差不多是我每日的精神食糧。最近在看一套叫Sex & Love Around the World的紀錄片,第一集正正是日本,當中有不少日本人也大膽分享他們的性愛歷史,甚至背叛伴侶的秘密。片中主持訪問了一名牛郎(男公關),問他為何當上牛郎,他秒回說:「因為童年時父母從來不會抱我、吻我,更不會對我說『我愛你』,跟西方國家不一樣,愛是非常含蓄,所以當牛郎後,我很享受這種skinship!」 日本人不愛身體接觸? 當然我不相信他是為了skinship而當上男公關,但什麼是skinship?讀日文的人必定聽過「和製英語」,是日本人創造出來,或者只在日本才會使用的英語。Skinship(スキンシップ)指的是身體上的接觸,例如是擁抱、握手及依偎,它可以發生在朋友間、父母和子女間,而並非單指戀人間的觸碰。 自從看了這部紀錄片後,我也多了觀察日本家庭的身體接觸。就以送上學為例,其實很少爸爸媽媽會給小朋友一個goodbye kiss或goodbye hug,一般只會揮手道別;會親吻或擁抱子女的家長,大多數是「歸國子女」(在外國接受教育或者長大後回流日本的人)。跟一名歸國子女家長談起這個skinship問題,她說日本家庭真的不太着重這些身體接觸,更會覺得常常跟子女這樣攬攬惜惜很尷尬。 我便跟她說,其實在香港,我父母那一代也一樣,覺得常常親吻、擁抱子女非常尷尬,但到了我這一代,我所有朋友也會這樣做,是一種愛的表現。 不理成見 勇敢表達對子女的愛 可是原來在日本,就算你想對女兒攬攬惜惜,也會不時給身邊的朋友打量,因為在日本的文化裏,孩子跟父母應該要保持距離,所以每當我朋友在人家面前擁抱或者親吻子女時,人家便會拋下一句「外國文化真的很不一樣呢」,或者是「歸國子女的小朋友教育真的不一樣呢」。 這位家長其實也不喜歡常常被label為「歸國子女」,但在日本的團體主義文化,就是不能接受與別不同的事物。她說有朋友的子女因為與父母親吻時被同學看見,在學校更被恥笑良久。「那你會不會為了這個原因而不親小朋友?」我好奇問。 「我要我的小朋友感受到我的愛,我才不管其他人的幼稚思想。」 真的喜歡這些愛小朋友,而不會被社會同化的家長。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孩子的眼淚

印象中自己小時候很少因為看東西而哭,人長大了,眼淚反而經常流下,看書,看電影,看新聞,都能觸動一發不可收拾的淚腺。 女兒出生後,有一大段時間,家中伴着嬰孩的哭聲和笑聲。哭聲,是因為不舒服、肚餓或者要引起大人注意。笑聲,是因為爸爸無聊的動作和表情、一個轉來轉去的裝置,又或者一種人類無法記錄和觀測的原因。 最動人情境 女兒為故事而哭 後來,女兒懂得閱讀,懂得看卡通,懂得看電影。有時面露緊張的表情,有時忍不住格格大笑。我默默看着她成長,最記得的不是她會自己閱讀的一刻,而是她開始為故事中人哭的一刻。女兒一邊看書,一邊偷偷啜泣,這個情境,現在想來,仍然是那麼動人。 她已經長大到了一個地步,開始為了一本書而哭,為了一個看不見的主角而哭,為了別人的遭遇而不是自己的遭遇而哭。印象中,中國作家彭懿和鄭淵潔的小說,都曾把小時候的她弄哭。她為什麼哭呢?原來一個孩子的爸爸走了,化成精靈出現,為孩子簽了成績表,接着又永遠地告別了。原來一個孩子神奇地竟然能跟動物園的獅子溝通,一人一獅成了好友;獅子逃出動物園,大人荷槍實彈,如臨大敵,子彈意外射向孩子,獅子奮不顧身撲了出來,用身體擋住了子彈…… 故事可以很悲傷,但更大的悲傷來自現實。一隻小烏龜死亡,女兒第一次哭得無法收拾。 記住曾為了什麼而流淚 人的一生,未必都是由笑聲和哭聲組成,可是,如果我們記錄着每次哭和笑,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回望,也許能給我們許多反思。 有一個教授對即將畢業的學生說:「記着你畢業後第一次流眼淚是什麼時候,記住你的眼淚是為什麼而流,好好記住這個時刻。」教授沒有說明,為什麼要記住這個時刻,但我認為這番話十分有意思,因為不好好記住,到人生長了太多因摩擦折衷而出現的繭,柔軟的心就會永永遠遠失去。 寫到這裏,忽然想起自己畢業後做記者第一次哭的時候。那時剛加入一份報紙,跑到內地訪問一次水災,一個爸爸買了一份禮物送給只有幾歲大的女兒,然後告別了家人。他遇到了洪水,游到了岸上,發現還有人溺在水裏,他轉身再次跳進河裏,把遇溺的人救起,可是,他自己卻永遠無法游回岸邊。 曾有人告訴我,採訪慘劇時記者不應該哭,所以我訪問死者家屬時,只是讓眼淚不住流下來,用最平靜的語氣問完所有要問的問題。 然後,寫稿時,我為自己曾流下眼淚感到自豪而不是羞愧。 希望孩子每成長到一個階段,都能記住自己為了什麼而流淚。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悼芷琴

在一個歡喜的飯局裏,收到芷琴去世的消息,揪心。 對我來說,也許對一些讀者亦如是,芷琴就是香港的城邦書店,認識城邦跟認識芷琴本是一事。我跟芷琴認識多年,但關係不算深。開始時是書店經理向雜誌編輯推介好書的關係,後來是新手作者跟愛書店長的關係,再然後是繪本同好的關係(城邦可是很多繪本愛好者的心水書店)。可是在這些職業關係外,我對她還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默默遞上合我心意的書 有一段日子,我每月到城邦找書,因為不敢打擾她工作,刻意不進寫字樓招呼,可是她偶爾就是知道我來,然後默默出現,默默遞過一本書——有時是新出的好繪本,有時跟我上回的書評相關,總之拿上手,就有一種「她怎麼知道我喜歡/需要」的訝異。 芷琴不多話,大概也不會客套,跟我這半生不熟的朋友相對,偶然還沉默得令人尷尬。某回可能實在太尷尬,她突然抽身返回辦公室,留我呆呆的站等着,不知所措。出來時,她掏出一隻印了女兒畫作的杯子送我,細細叮囑「用來栽花或放牙刷就好,不要盛熱水。」 多年來,那杯子就按她指示,一直待在我家浴室用來安置全家的梳子,沒盛熱水。 另一回,她知道我兒愛看鄭丰,把一箱新書寄到我家。記者出身的我有點老套,感謝之餘,不忘坦誠地請她下回不必客氣,說我會自己買新書,但流通不廣、不得已要移除的滄海遺珠,十二分樂意接收。那回電郵發出後,我便後悔了:這樣對待前輩的美意,太拘泥了吧?可是幾個月後,芷琴又寄來一箱,這趟說明新書不新,還細心提示:「有請同事清潔一下封面,你要留意仍有清潔劑氣味否,先通風才給小朋友較好。」我家兩小像執到寶似的,興奮極了。那堆書有關於三國的、恐龍剪紙的、福爾摩斯的……都是孩子那一期的興趣。 我彷彿看到芷琴安靜地挑書的模樣,默默感動。 芷琴有一個習慣:把生活寫成紀事,包括病情起伏、家人狀况,以及對生死的思考等,不定期電郵給朋友。那些文字一如她本人,清澈平靜,是映得見遠山的湖水。不知從何時起,我有幸成為這些電郵的收件人之一,開始時因為內容私密而不知所措(是錯傳了嗎?要不要回覆?),然後慢慢學習成為坦然的讀者,有時痛心,有時喜樂,篇篇溫暖,對芷琴添了很多親近。這些文字藏着一個安靜的靈魂,話很省,心很寬,感受細膩,非常善良,而且毫不吝嗇和別人分享生命。三年多前,她把這些文字結集成為《樂雙祈》一書,當中有這句:「有這麼多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不枉此生了。」 從不吝嗇 分享生活點滴 早前因為新繪本推出,想找芷琴問意見,方知她病情反覆,要入院接受治療,當時相約友人一起往探望,可是因為丈夫突然要動小手術,暫時擱下。這個禮拜想着要行動,忽然便接到消息…… 我這半生不熟的朋友,已經沒有機會親口對芷琴道謝了,只能藉文字來寄意。 彷彿感到,你會給我一個淺淺的微笑,然後彼此不知道再要說些什麼。 懷念你,感謝你為這個世界帶來的美好。 有這麼多愛你的人,和你愛的人,不枉此生了。  

詳細內容

辣媽CEO:黃伯的悲鳴哀歌

八旬老翁黃國萬,前年勒死76歲中風癱瘓的妻子,早前承認誤殺罪,獲法官「法外開恩」輕判。案件已經了結,但事件引起的迴響——香港人口老化的事實,老人家面對生存、生活上的種種困難苦况,又如何能了結? 勒死癱妻自首 揭雙老家庭困境 據傳媒報道,黃伯早已寫下遺書準備殺妻後自我了斷。最後他選擇不死而向警方自首,是希望以自己的經歷實况,引起社會關注雙老照顧的辛酸,以及社會對老人生活的支援如何不足等。一個80歲的老人家,獨力照顧76歲右邊身癱瘓中風妻子,壓力有幾大?除了起居飲食,還有冲涼換片換衫,定期覆診睇醫生攞藥,當中的舟車勞頓,體力精力需要有幾多? 作為一個照顧者,可以有幾苦有幾難,我這個過來人有資格來講幾句。 塘邊鶴講風涼話當然容易,在相關新聞報道中有留言批評黃伯自私,沒權利奪去妻子生命,自己照顧不來可交給社署照顧。還有法庭不應法外開恩輕判,始終這是謀殺必須嚴懲云云。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排隊等入政府資助安老院,正是等到見棺材都未等到。對黃伯來說,死亡也許是個解脫,黃伯想到,殺妻後再自我了結,只會被以為因錢銀或其他問題而輕生,不會令人明白雙老家庭的苦困。他希望透過審訊,讓公眾知道更多雙老照顧的困境。黃伯說:「𠵱家係大解脫,天氣再凍都唔關太太事。」當中的意思大家明白嗎?我明!年紀大,血液循環差,最怕凍,低溫一樣會死人。換片換衫手腳慢,萬一着涼手尾可長,去睇醫生都是一個浩瀚的工程。即使有錢call可以接載輪椅人士的的士,想book也不容易!何况是對已經捉襟見肘,完全沒有收入,只靠卑微資助過日子的老人家? 長者辛勞付出 落得窮途末路 血淋淋的慘劇就在眼前,喚不醒冷血的袞袞諸公的血性是肯定,塞不住講說話不負責任的網民的人性,是意料中事。 但我的心在淌血。想起那些年,我母親照顧中風老父的艱難日子,還要得不到體諒和安慰,我的眼淚終究還是止不住! 黃國萬伯伯,用他的生命作的千斤重呼籲:「呢啲係社會問題,係窮人必要行嘅路。要更多叻人帶我們蠢人行。最緊要幫我們這些蠢窮人,多些選擇多些路,就少好多悲劇。」說來平淡,但沉痛沉重到我情緒久久沒法平復。想當年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誰不是靠自己雙手撐起一頭家搵飯食?只嘆為官者不仁,這班一輩子辛勞勤奮為香港打造今日繁榮的長者,今天只落得窮途末路的悲慘下場。 關心老弱 寒風中添溫暖 只恨我能力有限,要改變慘况,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憑我一己之力能成的事。但要是我們人同此心,將心比己,同心協力,每人行多一步,除了關心自己家中的長老,更多些關心身邊老弱鰥寡,聚沙成塔,積少成多,一點一點加起來,就可以為在漆黑中、寒風中掙扎的人添上溫暖。 我曾許下諾言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為人生終極目標。我終此生以此目標奮鬥,不達此標誓不休,立此存照。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顛倒倫理的問卷

王師奶參加一個講座,講的是兒童學習語言問題,聽眾大約一百人左右。講座完畢,主持人請參加者留步,每人派一問卷,請大家填寫。內容大約是評價講者的演講內容、技巧、聲線、態度、準備工夫等等。小婦人在填寫表格時甚有感觸,究竟這風氣源自何方?如果要猜,我猜是美國,因為美國佬最興搞文件、數據、調查等等。 恃着評價表 走堂遲到欠尊重 講座後的調查,雖是有點阿茂整餅,但亦無傷大雅,最多是蒐集意見,以待他日再有同類講座,考慮是否再邀請這位講者出席。現在差不多所有大學在學期終結前,都由學生填表去評價教師的教學表現,負面的Side effect就多了。單從商業角度看,學生是用家,教師是知識供應者,由顧客去評價供應商並無不妥,有些供應商確實走板荒腔,教授掛住寫Paper,應付上頭統計,疏忽教學,上課態度馬虎。調查表可讓用家表達內心真正感受,對供應者也是一種警惕,如果這種互動能絕對公正反影事實,調查可接受。 樹大難免有枯枝,部分學生不太尊重自己身分,走堂、遲到、上課時玩手機、態度傲慢無禮,諸如此類的不守規則行為。 王師奶深信在大學教書的老師,不論職位是教授、副教授、講師,大都用心教學,以作育天下英才為己任;也相信大部分學生潛心向學,期望自己能貢獻社會。樹大難免有枯枝,部分學生不太尊重自己身分,走堂、遲到、上課時玩手機、態度傲慢無禮,諸如此類的不守規則行為。此情此景,老師視若無睹,下課鈴聲一響,頓有「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輕鬆。學生不重視上課學習,不尊重老師,甚至藐視,他們恃的是什麼?恃的就是學期尾對教師的評價表。哪個教授考試分數執得緊,哪個教授上課時太嚴厲,搵埋十個八個齊齊hea的同學,集體把教授寫得一文不值,話佢無料,講來講去三幅被;話佢細聲,喃喃自語,惜身;成噸生豬肉,砌到佢來年消失。大學好多合約制老師,逐年簽,如果學生評價欠佳,會影響續約。如果你問在大學教書的老師,他們是否歡迎學生評價老師這舉措,保證問十個,十一個搖頭嘆息。 以下是小婦人耳聞目睹的真實情况: 一、老師要自律 人哋話教不嚴,師之惰,今時今日,做老師的要放開懷抱,得容人處且容人。他真身出現已是畀面,隻眼開隻眼閉,自律天地寬。退一步想,他是米飯班主吖! 二、打分要手鬆 王師奶親自聽到幾個大學生選課時對白如下:「你千祈唔好揀A教授,佢係殺人王,緊張啲分數仲緊張過佢荷包隻金牛。揀B教授喇,佢係有名黃大仙,只要你有交卷,保證唔會『肥佬』,手快有,手慢無,讀書求pass啫,蘇州過後冇艇搭㗎。」 三、幫學生做生日 不要以為小婦人生安白造,這例子確實有點極端。某合約講師,甚受學生歡迎,年終調查表學生有讚無彈,原來他有一絕招,與學生亦師亦友。考試分數絕對輕易「Pa-匙」,緊記班上每個學生生日,學生牛一那天,他必備小型蛋糕,下課前生日歌齊齊唱,學生感動之餘,調查表梗係excellent過excellent喇。 破壞倫理 師生變商業關係 王師奶話填表時甚有感觸,就係呢類調查破壞了師生的倫理關係,小婦人不是老套到要回復「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這樣迂腐,但也不應淪落到銀貨兩訖的商業關係。大學校長們,你們是否要憑顛倒倫理,影響公正因素甚多的學生評價表才能了解一個老師的工作狀况?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6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學以致用與香港教育(上)

要談學以致用,從來都是口不對心的事情。社會一方面看年輕人一代不如一代,大學畢業生不能夠一受聘便各就各位,「學用落差」是近年新興的用語。但另一邊廂,社會又是否真心追求學以致用呢?這死結一直纏繞着學術至上的文化,包括亞洲儒家體制的高效教育制度(high performing education systems)。 職業教育 符合學以致用政策 二戰後香港人口膨脹,但當時普及教育還未正式推行,不少學童未能接受教育。然而,隨着香港從轉口貿易港發展為工業城市,六十年代的工業化推動職業教育開始扮演重要角色。有見及此,當時港英政府於六十年代開設工業中學與職業先修學校,協助這些學生成為學徒或半熟練技工(semi-skilled workers),在接受在職培訓後成為專業技工。由於在未推行普及教育前,接受教育並非必然,故入讀這兩類型學校有助培養青年人的「一技之長」,提升就業能力,故深受當時家長及社會歡迎,屬職業教育在香港光輝的時刻。八十年代香港工業開始北移,香港經濟需要轉型邁向知識型經濟,社會對大學畢業生的渴求有增無減,形成社會興起「大學至上」的風氣。加上中國人社會「工字不出頭」的文化基因,以及高等教育的擴張,導致職業教育的升學階梯被視為「次等」選擇。不過,前任特首梁振英任內致力推動職業教育的發展,2015年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建議職業教育及培訓重塑為「職業專才教育」,涵蓋達至學位程度,而當中有很大比重為職業技能或專業知識的專門內容的課程。職業專才教育能培養學員的專業知識、實用技能和應有態度,讓他們在廣泛的職業專才教育相關職業或行業有效地履行職務,成為具價值的升學及進修選擇。 由此推斷,「職業專才教育」是香港社會推崇學以致用的一個政策面向。 美國著名教育哲學家約翰杜威(John Dewey),在《民主與教育》一書中闡述,事業導向乃教育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教育過程應當幫助年輕人尋找自己獨特的志業召喚(vocational calling),他強調召喚是初步而非單一的,通識教育和主修科的相互配合,能夠準備年輕人將來在自己的社會崗位中,作積極參與的公民。 「從實踐中學習」 在杜威的哲學中,教育必須與社會生活經驗有密切關聯,非囿於被動地接收、累積或重組課堂的知識,所以他提倡「從實踐中學習」原則,學生才能在回應自己志業召喚的動機下,通過實踐過程中的經驗學習,獲得解決問題的經驗與重點。為此,杜威建立了實用主義的教育學說,開拓了「體驗式學習」先河,亦成為專業教育(如醫生、教師培訓)的主要學習方法。實際上,如何將「職業專才教育」學到的知識有效運用到社會方為理想?下回再分解。

詳細內容

喜閱愛麗絲:不一樣的親子閱讀(下) 把故事精靈穿上身

著「故事圍裙」講故事 筆者在上期專欄《德育布偶故事劇》中,介紹了家長如何運用小舞台和手偶,講德育故事書。今期,再介紹怎樣以圍裙來說故事。我們不難發現,小朋友都很喜歡聽故事,但多是處於較被動的狀態。針對這點,我們改良傳統的說故事方式,應用了圍裙。 什麼是故事圍裙呢?故事圍裙又可以叫做故事衣,是講故事的道具,也是說故事的好幫手。將書本的情節轉換成可黏貼的圖畫,掛在圍裙上,再輔以立體的人物布偶。用故事圍裙講故事,不但添加了故事的真實感,變得更栩栩如生,也加深小朋友的印象,更易了解故事內容,有效提升閱讀的層次。用有趣的方式表現圖書的內容,讓小朋友在潛移默化中感悟書中的道理。 此外,小朋友也可以學習用圍裙來講故事,以生動又活潑的形式,為同學們作閱讀分享,增強表達能力。 學校會先安排家長們接受基本的培訓,學習使用鮮豔硬挺的不織布,全手工縫製圖書的人物及故事背景。媽媽們的故事圍裙精緻又美觀,再搭配書本做說明,很容易引起小朋友的興趣。有了家長的共同參與,可以呈現出多樣化、多層次及多風格的特點,因為每件故事圍裙都有不同的主題,而家長也有不同的創意發揮,所以,故事圍裙可說是一件創意作品。 製作多采多姿的故事衣 媽媽們製作多采多姿的故事衣服,快樂地享受為孩子講故事;而子女或學生在欣賞時,亦會眼前一亮。媽媽們更可以交換圍裙使用,向子女講不同的故事。 老師也可以把圍裙放在圖書館內展示,並實行「一書一圍裙」,圖書連圍裙一併外借給家長在家中使用,為子女說故事,將閱讀帶進家。 故事衣的廣泛應用及推廣 故事圍裙可以應用在不同的層面及學科活動,包括︰ 品德教育——通過創作圍裙故事,把誠實、友愛、助人等德育元素結合起來,富有童趣,也能結合繪本教學。 生活教育——除了德育故事外,也可配合知識類圖書,如:教育交通安全、愛護環境、日常禮儀等知識。 讀書會及跨學科活動——在校內的讀書會中,同學們製作故事圍裙也可以是一種延伸閱讀活動。校內的圖書館主任也可以借此機會與視藝科老師跨科合作。 好書推介及閱讀推廣——老師和學生可以透過故事圍裙推介及分享好書,甚至拍下影片,在不同的平台上分享。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令孩子多說話的方法

孩子的語言發展一向有很多家長關注,尤其是到幼稚園面試的季節,總覺得小朋友說話太少、不夠主動,好像逸兒(化名)媽媽一樣。剛滿兩歲的逸兒平時大多「咿咿呀呀」、講「BB話」,偶爾會有些單字,例如:媽媽、餅、畀等等。媽媽見她說話比同齡小朋友慢,十分擔心。 一個手勢眼神獲得所需 在評估過程中,逸兒一舉起手,工人姐姐已經把水樽遞上;過了一會,逸兒嗯了一聲,媽媽便替她穿外套。總之逸兒有什麼需要,只要大喊一聲(甚至一個眼神、一個手勢),身邊的人就很醒目、很快的了解並滿足她的需要。媽媽問:「我們熟悉逸兒,當然知道她想怎樣,但日後返學怎麼辦?別人怎能明白她?其實她明白很多指令,例如我們叫她掉垃圾,她聽得懂而且真的懂得走到垃圾桶旁,但她就是不肯說話,我們可以怎樣令她多說話?」 要令小朋友多說話,首先要知道我們說話的目的。小朋友說話大致有兩個目的:提出要求(Requesting)和表達意見(Commenting)。而對於逸兒這類兩歲多的小朋友,配合他們的認知發展,他們的溝通目的,佔大多數的都是提出要求。 所以,我們要針對提出要求這目的,製造溝通機會。 逸兒的生活,其實沒什麼溝通需要。每當她有要求時,身邊人在她說話之前就已經滿足她的需要了,是名副其實的飯來張口。其實要解決逸兒問題也不困難,家人可以在觀察到逸兒有需要時,先停一停,問問她想怎樣,讓逸兒有機會用語言表達需要。 讓孩子以說話表達需要 除了日常生活之外,我們還可以「製造」更多提出要求的機會。例如:玩一些需要大人幫忙的玩具,例如需要上鏈的玩具,要小朋友說話叫大人幫忙;又或是把小朋友想要的東西,放到他拿不到但看得見的地方,要他說話才拿給他。遇到小朋友喜歡吃的零食,不要整包餅乾或整盒果汁給他,反而逐塊餅乾或一小口果汁地給予,每次都要求小朋友說「要」才給一小塊餅乾,增加練習機會。這樣,既可以讓小朋友不斷練習,又可以控制零食的食量,一舉兩得。 但各位爸媽,有一點要謹記,小朋友一旦用語言表達了自己,說了「要」之後我們就要立刻有反應,別以為自己成功找到方法讓小朋友說話,就想他再說幾次才給他們所要求的,也別說「你講多次『要』吖,我就畀你」。 因為我們要教導小朋友最直接、最快的因果關係,就是一用語言就能達到溝通目的。 所以,要令逸兒多說話的方法,比起醫學理論,更重要的是改變小朋友的生活習慣,也要改變家長的生活習慣。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快把悲傷先踢走

做人難,做父母更難﹗ 養育孩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父母每天營營役役為生活努力,賺錢養家,人有時難免變得有點麻木。李小姐是我的好友,她說同事介紹看一套台灣電影名叫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單看電影名字就知道是苦情戲,定叫你哭得死去活來,李小姐欲語還休地說,她不用看已經哭了﹗ 一個成長了的人,從幼小到青年……如是者受過了教育,學院畢業……出來社會工作,之後成家立室有自己的家庭,如是者家中雙親開始年紀漸大了需要照顧……如此種種,這麼多人生成長的經歷,怎麼會一帆風順,怎麼不需要排難解紛?傷心的事要幾多有幾多,是嗎? 暴躁爸爸指着中文寫字簿,喝令孩子把生字一一讀出,當時我只看見孩子面青口唇白,非常害怕爸爸的喝罵聲 當你以為自己已經剩下一副軀殼的時候,原來還有一些事情讓你感到傷感,單看一個電影名字你便感到悲從中來,箇中由來實在不為外人所道,又卻是每個人也似曾相識﹗悲傷是負面的情緒是無形的、是一種不好受的感覺,如果不好好處理,可能會成為抑鬱病症,這也是現時常見的都市病。 曾遇過一個家長在放學後拿着孩子一本中文寫字簿和小孩子,在學校門等候要求見老師。老師從課室趕出來,老師來禮貌地打個招呼,家長已經開始質問老師如何教導他的孩子,然後那個暴躁爸爸指着中文寫字簿,喝令孩子把生字一一讀出,當時我只看見孩子面青口唇白,非常害怕爸爸的喝罵聲。在這個狀況下,孩子又如何能認讀生字呢?於是他就想掌摑孩子,我們當然制止,然後那暴躁爸爸就破口大罵我們和孩子,我們都不知如何讓他鎮定下來,聽一聽道理,如是者爸爸嘈嘈吵吵了十多分鐘,自顧自的就走了,可憐的孩子跟着他像個小孤魂。 入門前先把悲傷踢走,做一個負責任的父母 數日後,爸爸再次上門要求見老師,但是這次他是來道歉的,如我們所料,他是情緒困擾,一時控制不宜,就向身旁的人發洩,原來他的女朋友說要跟他分手(他很早已經離婚,是個帶子洪郎)。 情緒困擾人人都曾經會遇上,但是必須及時適當處理,更不要把情緒帶到家庭裡。今天的煩惱,今天憂。別以為孩子幼小,不懂得成年人的世界,小小風吹草動,孩子都能夠感覺得到。 為着孩子,還是入門前,先把悲傷踢走,做一個負責任的父母。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