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世上有比選科更難的選擇

女兒選科,遇到較大的煩惱。這科全級第一,應該選,可是選了這科,自己喜歡但成績沒那麼好的一科就沒法選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女兒的煩惱,對我來說一點也不煩惱。六七月年輕人上街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整整一個月,我擔心的不是其他,而是上街的年輕人,包括她的同學,能不能安全回家,能不能全身而退。只要好好的回家,沒有缺手缺腳缺眼缺臉,那就萬事大吉,成績還重要嗎? 太平盛世,理想的生活有一套標準;亂世衰世,作為家長,能夠祈求的最大幸福就是子女平安。亂世,並不是指議事堂被毁壞,或者任何群眾聚集的場合出現的衝突,而是肉眼看不見的文明支柱塌了下來。一般人容易看到表面的亂象,卻很難看見:「天下之患,最不可為者,名為治平無事,而其實有不測之憂。」 有些人寧願亂象紛呈而希望尚存,有些人則只願處身於暗湧埋藏下的風平浪靜裏。前者覺得,有些事不馬上做,就不能心安理得;後者覺得,有些事只要我們暫時不做,就可以安枕而臥。 人的各種取捨,人對何謂好何謂不好,時移世易,往往不可同日而語。幾年前,許多家長還在為孩子不能抽到名校而痛哭;幾年後,家長只能默禱,子女和子女的同學在一次示威後能夠平安無事回家。回望當初,前者之痛哭何輕,後者之痛惜何重。 有人看到議事堂遭破壞而震驚,有人看到年輕人被暴打而悲憤,有人看到交通阻塞而嗟怨,有人看到公義被蓄意殘害而痛心。何者為重,何者為輕,放在不同的天秤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結論。 秩序重要還是個體權利重要? 記得有一本中國人畫的漫畫,是關於文革的,在法國出版,法國編輯問他,怎麼看1989年的「六四屠城」,在漫畫中痛批文革種種的他,選擇了不作正面回應,他說:「文革的教訓就是中國不能亂。」法國編輯儘管不同意他的觀點,還是把他的話刊登了出來。 我很納悶,一件對中國影響極為深遠的大事,即使大家接收到相同的事實和資訊,不同的人可以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對我來說,文革的教訓是,打倒獨裁,保護個體;但對另一些人來說則是,寧做順民,不要作亂。在這些人心目中,獨裁而有「秩序」比民主而「混亂」更值得捍衛。 所以,打死一些「暴徒」,可以,只要社會「名為治平無事」即可。 歷史上有些人「理直氣壯」,可以做出他們認為「正確」的決定,每想到他們這些「選擇」,總讓我心底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寒意。這樣的「人」,在以前固然不少,在今天也不會沒有。 成績重要還是平安重要? 只要稍稍想到歷史轉折時刻一些人的選擇,我們日常的選擇就顯得相當輕鬆。成績重要還是平安重要?家長一定知道答案。選科呢?選成績最好的科目,還是最有興趣的科目?我的建議不一定對,但是,我傾向鼓勵孩子選擇後者。反正,怎樣選,相對其他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詳細內容

讀樂樂﹕蔬菜民怨爆發!

《蔬菜逃家了》 作者:廣川沙映子 譯者:張玲玲 出版社:格林文化 番茄、小黃瓜和牛蒡一邊跨出冰箱,一邊哀怨地訴說:「待在這裏,只會被丟掉!」連頭上長角的薯仔也從陰暗的角落走出,他們痛恨自己被放置了很久,甚至長出有毒的芽,於是決心走出來,參加集會…… 文﹕菜姨姨 不被人類珍惜 食物「出毒計」 在集會現場,不少逃家的蔬菜已經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他們決心團結力量,走上街頭,目的是宣泄對人類沒有好好珍惜食物的不滿。這些不甘心的蔬菜,情緒高漲,憤慨激昂,彼此訴說及分享自己被遺忘的經歷,愈講愈氣憤!然而,他們要捍衛的,卻是自己本來已擁有美味多汁的權利,為什麼人類沒有好好珍惜他們?讓他們被遺忘?難怪蔬菜們怒氣冲天,在群情洶湧的氣氛下,竟建議把自己腐爛的毒素混入人類的食物中,讓他們拉肚子,實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絕境! 不要連內心都腐敗 突然,菜園寺院的鐘聲響起,傳來像是蚯蚓發出的細小聲音。是蚯蚓大師,他向蔬菜們說:「請各位蔬菜別恨人類!」蔬菜們怒吼:「要說不怨恨對方?太遲了!」蚯蚓大師接着說:「我很了解你們的心情!就算你們繼續痛恨對方,對你們也沒幫助。其實,每個人都會犯錯,假如我們怨恨對方、做壞事,代表連你們的內心都腐敗,就永遠無法長出美味可口的蔬菜。」 故事不禁聯想到近日《逃犯條例》大遊行事件,過百萬市民在炎熱的天氣下,示威遊行,團結力量向政府爭取撤回修訂。 可惜!政府激起民憤,造成嚴重衝擊事件,往後更引發網路上互相攻擊和發放仇恨的信息,甚至連本來要爭取的訴求也統統忘了!誰製造仇恨與對立?誰令社會分裂? 唉!此時此刻,究竟誰令我們逼上梁山?為什麼社會的和諧與穩定會變成市民的奢侈品?這本書《蔬菜逃家了》那響徹寺院的鐘聲,能喚醒蔬菜們放下暴戾,蚯蚓大師的智慧,讓蔬菜們珍惜自己本來的價值,重新擁有愛。那麼香港呢?有誰具有蚯蚓大師的智慧,能夠喚醒我們珍惜彼此的關係,並學習愛與寬恕?

詳細內容

辣媽CEO﹕派位的眼淚

上個禮拜適逢接連兩日升中派位及DSE放榜,我從各媒體報章見得最多的,是眼淚!考得好喜極而泣的,屬少數。大部分都是因為未能獲派心儀中學,DSE成績未如理想,這些場面年年見,雖然司空見慣,但學生們那徬徨無助惶恐茫然不知所措的淚眼,依然令我心有戚戚然久久不能平復。 考入名校就是人生勝利組? 之前的小一派位放榜,相同的情况,一樣的眼淚。有父母獲悉女兒成功考入第一志願名校,泣不成聲,對着傳媒說開心過結婚。亦有家長說好過中六合彩,放下心頭大石云云。在父母的心目中,難道就沒有比子女考入名校更值得高興的事嗎?只要能夠考入名校就是人生勝利組? DSE考試成績好與壞,不要告訴我從孩子平日讀書成績中,看不出端倪吧?子女是不是讀書的材料,做父母的不可能不知,為什麼視而不見,不肯正視?這個問題我問了這麼多年,都未能夠找到答案。我聲嘶力竭,不惜公開一對子女的成長經過,兩個都是DSE考試的失敗者經歷,因為我相信事實勝於雄辯,用結果去證明DSE考試的成敗,絕對不可能影響任何人的前程前途。 我最看不過眼的是那些不停在其他人面前,數落奚落自己子女的父母。即使DSE考生都只不過是17、18歲的年輕人,有幾多社會人生經驗?明明最需要的是鼓勵、支持、信任和關懷,結果得到的是指摘、批評他們考得咁差冇鬼用。真正情何以堪! 講起來怪獸父母確實無賴,做什麼都是一廂情願自以為是,因為花了咁多心機咁多錢學習補習,不斷催谷,子女成績還是不理想,就是子女的錯。反省這兩個字,我相信在怪獸父母的字典裏面,絕對不會有! 讀書非年輕人唯一出路 有一句諺語:「每個人都身懷天賦,但如果用會不會爬樹的能力來評定一條魚,它會終其一生以為自己愚蠢。」 第一屆DSE考試放榜日,我寫過一篇〈烏龜與雄鷹〉來勉勵學生:「愛子心切是常情,但愛中必要有心及用心,否則是『受』,不是愛。」讀書從來不是年輕人唯一的出路,講真,亦不是人人適合。每人頭上都各有一片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才,只是需要時間發掘培養。只要有恆心,不怕蝕底肯捱苦,鐵杵亦可磨成針。通往成功的路上,沒有勝負之分,只有快慢而已。烏龜爬得慢,但只要能夠堅持往上爬,在頂峰看到的風景,和雄鷹的完全一樣。反而雄鷹只會鳥瞰,看不到烏龜爬上來時,沿途所見的明媚風光。到底誰該羨慕誰? 大小T兩人DSE放榜時,我都沒有陪伴他們回校。因為根據平日他們兩人的讀書學習,考試表現,結果如何我心中有數,所以一早做好心理準備,我就是他們的定心丸、強心針,為他們增強抗逆力和抗壓力。有我做他們兩人的最強大後盾,他們就有勇氣面對,坦然接受成績結果。 只要一家人一起齊心同心,憑着愛一起找出未來,還有什麼要擔心害怕的? 路,不是考試考出來的,是靠雙腿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人:而我不知道首相是誰

日本的選舉看板,因為有數字的關係,確實很像一塊棒球計分板! 當你路過日本公園的時候,有否見過公園旁有一塊大白板,你可能會看見一些海報貼在上面,或者只有空洞洞的白色看板,上面貼上一些藍色線。有一次臨近選舉,我跟一個日本同事經過公園,我隨意問她,真的有人會看這些看板來選擇投給誰的嗎?她竟然摸不着頭,完全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反問我選擇什麼。我以為自己的日語不靈光,再解釋一遍,然後指着貼滿人像海報的看板,大喊:「你不會不知道這一塊是選舉競選看板來的吧?你從來沒有抬頭看過嗎?」她答我:「有啊,我以為是棒球計分的看板。不過,這個世代誰會對選舉有興趣?」 選舉看板誤當棒球計分板 誰會對選舉有興趣?先不說最近因《逃犯條例》修訂掀起的政治運動,我們這一代80後香港人,一向被冠上「政治冷感」之名,一路以來只會向錢看,所以登記選民的人數,80後位居榜尾;但只要你住過日本,便能了解何謂真正的「政治冷感」。 很多人以為日本只有青年人對政治冷感,其實不少老年人也一樣。最近在電視看到一個街頭訪問,問到誰是現任首相,有人連現任首相是安倍晉三也不知道,還反問主持人他不是下台了嗎。但問到哪個明星是首相的孫子,有幾個OL二話不說便立即回答Daigo(前首相竹下登外孫,北川景子的丈夫)。 所以當一名台灣主持看見日本人連這些基本常識也不懂的時候,頓時瞠目結舌,大叫:我深信沒有台灣人不知道總統是誰。 犧牲玩樂的港青更有希望 其實日本已實施民主制度多年,在選舉的投票率上總是相對偏低。節目提起2014年的眾議院選舉投票率為52.66%,在1億選民人口中,近5000萬人沒有去投票。其實日本於2016年將登記選民的年齡由20歲為18歲,縱使多出240萬新選票,但是日本的投票率依然未見有起色。主持人問到他們為何對政治漠不關心,他們一致覺得就算誰人當選也一樣,不如花時間來看看漫畫、打打機更好。 回顧香港,當青年人開始關心時下政局,寧犧牲自己打機睡覺拍拖的時間去上街,不斷鼓勵大家登記做選民,不是比「而我不知道日本首相是誰」的青年更有希望嗎?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如何講故事?

最近到倫敦上課,來回學院要坐地下鐵,最深刻的是有逾半乘客都在閱讀,不像香港所有乘客都低頭看手機。除了因為英國地下鐵手機網絡沒香港般「先進」,在地底下沒有信號,另一個原因是閱讀風氣,有人說城市內的廣告多少反映了當地人的喜好,在倫敦的行人隧道,我很容易便找到新發行書本的海報,無論是小說散文抑或傳記,都有相關的廣告,可見書本仍然有它的市場。 對話式閱讀提升語言能力 閱讀重要,老師、家長都一樣知道,所以才紛紛威迫利誘,希望培養小朋友對閱讀的興趣。但小朋友最有效的閱讀方法並不是從書架拿下圖書、照書本內容讀出來,然後問數條問題(當然我不完全否定這方法)。今天我分享的是一個比以上更有效的伴讀方法——對話式閱讀(dialogic reading)。 這方法為美國愛荷華大學閱讀研究中心所推介,它是一套互動、以小孩為本(child-centred)的學習技巧,適合所有年紀的孩子。有研究比較兩組小朋友,分別以對話式閱讀或傳統閱讀連續伴讀數星期,結果指出:對話式閱讀更能有效提升小朋友的語言能力,包括口語表達能力、理解能力。 這方法有個口訣叫PEER,家長可以由一些簡單的繪本圖書開始,每頁都跟着PEER這四個步驟進行。 第一步(P)─ 誘導 Prompt 家長可以就書本上的圖畫問問題,最簡單的是各類Wh-問題,例如:哪裏、怎樣、為什麼等。如果小朋友年紀稍大,可以問更開放式的問題,例如這裏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步(E)─ 評估 Evaluate 家長應耐心聽完小朋友的回應,並作出評估,讚賞小朋友對內容的觀察力或有趣的答案。 第三步(E)─ 擴充句子 Expand 這是根據小朋友的答案而擴充句子,當然這部分就用上了事前對每頁圖畫的準備,例如是特定詞彙或句式。例如家長想小朋友學習連接詞「因為……,所以……」,可以在擴充回應說:「因為白雪公主吃了毒蘋果,所以暈低了。」又或是想小朋友多用四字詞,可以在此部分加入:如果小朋友說了「哥哥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家長可以改為「哥哥靈機一觸」。這部分變化較多,但家長謹記要根據小朋友的語言能力擴充句子。 第四步(R)─ 重複句子 Repeat 這步驟很簡單,就是讓小朋友重複以上的句子。 有效的方法往往是需要付出的,這方法對家長的準備有一定的要求,家長未必可以像從前一樣,隨手拿起一本從來沒看過的圖書,然後盲目地照書直讀。剛開始這方法的時候,家長可選擇一些較簡單的故事 (放心,你的小朋友會因為有你一起互動而高興,不會嫌故事沉悶的),家長應先看看故事,想一些誘導問題和擴充的句子或句式,亦可就書本的題材寫下一些你想小朋友學習的關鍵詞彙,之後才開始與小朋友一起閱讀。 剛開始是有點困難的,畢竟很多家長也久久未有讀書!但日子有功,很快就能減少準備的時間,希望你和你的小朋友會有一個新的閱讀體驗! 作者簡介﹕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文﹕Konnie姑娘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0期]

詳細內容

喜閱愛麗絲﹕驚喜連連的立體書

〈龜兔賽跑〉 《伊索寓言》是源自古希臘的寓言,相傳由伊索創作,再由後人集結成書。它是世界上最古老,也是世界上流傳最廣的寓言著作。這些寓言都含有道德教育或警世智慧的內容,將做人處事的準則透過一則則小故事,潛移默化地進入千千萬萬個孩子們的心裏。 以往,大多數《伊索寓言》都只有文字與插圖的組合,這些傳統的老故事未必有很大吸引力,讓現今的孩子主動閱讀。於是,筆者在教授學生時,便特別購置了《伊索寓言》的中、英文立體書,並加入一些有趣的延伸活動。 DIY立體書 一邊動手玩 一邊理解故事真諦 首先,介紹由華碩文化出版的立體版《伊索寓言》。這套書合共10冊,包含:〈城市老鼠與鄉下老鼠〉、〈狐狸與烏鴉〉、〈報恩的老鼠〉、〈龜兔賽跑〉、〈自作聰明的驢〉等經典。寓言書中大量運用以動物為主角的擬人化手法,增添了內容的趣味;而紙藝工程師則帶來了豐富的視覺享受,書中的立體效果,令孩子每翻一頁,都能感到驚喜連連,更能吸引孩子的閱讀動機。 紙藝工程師Kees Moerbeek,設計了英文立體版《伊索寓言》Aesop’s Fables: A Pop-Up Book of Classic Tales。他透過生動細緻的手繪圖畫,將主角們的表情與動作都立體地活現眼前,引發孩子的想像和探究。書邊的側欄還有故事內容與寓意解說,讓孩子們一邊動手玩、一邊理解故事的真諦。值得一提,Kees Moerbeek還設計了一系列有趣的方塊玩具書,非常獨特又充滿童趣。 Aesop’s Fables: A Pop-Up Book of Classic Tales DIY隧道書作延伸活動 筆者與學生在閱讀《伊索寓言》故事後,教授學生以《伊索寓言》為主題,製作一本立體隧道書。有趣的延伸活動,不但可以發揮創意和訓練思考力,更可以加深孩子對故事的印象,增添了不少閱讀樂趣。 《伊索寓言》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不可替代的第一身學習經驗(下)

每年的嬉水日,我都誠心感謝我的教育團隊,努力為孩子營造一個又愉快又能獲得不少知識的一個學習活動,老師們的努力,實在是有目共睹的。     而我這個主意多多的校長,除了欣賞同事們的用心教學設計,我更貪心希望孩子能在這實際的生活活動裡,可以自己親身找到無人能告訴你的一個平衡點。在活動當中,老師常常害怕發生意外,畢竟小孩子或多或少有一點過了頭的興奮,再加上場地必定是濕轆轆的,思前想後,這都是容易發生意外的因數,但我卻認為這個嬉水的學習環境,正好讓孩子自然地學習什麼是平衡力。 每一個人的平衡點都不同,所以我不能教你如何平衡,更不能告訴你如何就能夠平衡,真的要你嘗試找出自己的平衡點。 每一個人的平衡點都不同,所以我不能教你如何平衡,更不能告訴你如何就能夠平衡,真的要你嘗試找出自己的平衡點。有一位見識廣博的義工告訴我,他從韓國學到一套特別的教學法,師教起來也很好玩,深受孩子歡迎…… 我興致勃勃的問他是怎樣的一回事?他說很簡單,就在一張膠布上,加上一些特別的番梘泡泡,大膠布上就變得非常濕滑,然而請孩子在膠布上行走,然後進化到在濕滑的膠布上,進行一些特別設計的動作……如此這般,孩子玩得很高興……我也接著說,還會學到自我平衡的技巧,義工答道,就是這樣了。這種活動價值也不菲,4課堂就要3000多元。我不禁心裏暗暗偷笑,幸好我有開明的父母,從小我就是跟著哥哥隨山跑,跌跌碰碰、一仆一碌,就找到了非常過人的平衡點,無需要花錢去上課。 在沉思中,忽然聽到一些尖叫聲,原來正巧有一位小孩子險些滑倒,但是她迅速地將身體軀幹調整,又得到平衡過來了,哈哈﹗ 相信這位小朋友的父母,也不用花上數千元去換番梘泡了﹗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跌宕中的雜想

有些孩子,在覺得無辦法、極度悲憤的時候,可能會做出激烈、不明智的行為。我兩個孩子,都有這個情况。面對這個狀態的孩子,單單指摘他們是行不通的。 我參加過許多工作坊,不論是關於兒童為本溝通的、個人身心靈成長的,在談到「有效溝通」時都提出同一原則——面對情緒中的人,不管是大人小孩,都需要先談情、後說理。唯有當情緒得到理解,紓解心中鬱結,才會有力量走出來。唯有情緒降溫後,才有機會真正解決事情。 香港年輕一代有許多人,正處於極度悲憤的情緒。七一這天,立法會被衝擊,議員們勸說示威者不要衝,可能會被開槍會坐牢,後生的卻回答「已經死咗三個人啦,我哋預咗啦……預咗畀人拉啦……仲有乜嘢辦法呀」。有社工說,這班年輕人已一心要做死士,是另一種形式的死士。 願人們能以智慧、慈悲、覺知、堅定、溫柔,回應這段日子的跌宕。 任何有理性的人都會知道,暴力衝擊立法會這種極端行為是違法的。有些人即時譴責暴力,也有些人沒有。於是,譴責暴力的人也就批評沒有即時譴責的人,認為這是縱容。我想說的是,即時譴責和不即時譴責,都有我能理解的理由。 兄弟衝突的場面,我家時有發生。哥哥較暴躁偏執,遇上利益衝突,很快因為不滿而跳升至悲憤狀態。尤其是小四的他思考能力遠高於尚在幼稚園的弟弟,很易覺得弟弟「有理說不明」,因而沒耐性再以文明方法解決。另一方面,本身較和順的弟弟,一樣也會因為亞氏保加哥哥習慣「十問九唔應」,而同樣失去耐性,由平和變成憤怒。 就是這種自覺「我努力夠了、我忍夠了」的悲憤狀態,令兩小子忍不住出手,甚至隱隱然覺得自己有理由出手。 處理衝突是滿累人的,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面對。但作為人母,我自然要盡母親的職責,現實中也不能對家嘈屋閉撒手不管。 切入關注點 負責任回應孩子 我也在不斷學習。通常一旦有打人的話,我必先嚴正強調,不容暴力。但在這基本步後,我不會把焦點放在責備孩子,而是嘗試對應孩子的情緒,說出孩子心中的感受、想法,是什麼事讓他這麼憤怒。 如果孩子憤怒的原因,涉及我或其他人的行事,我會盡早就他關注的事情切入,以負責任的態度回應他。我會嘗試讓他感到理解、尊重、重視,好讓他冷靜下來。然後,才是談文明解決、重申不要暴力的時機。同時,我批評的對象是暴力這件事,不是孩子這個人。但我會要求他為行為後果負責,包括向被打的人道歉。 我相信,這種堅定而溫柔的溝通,才是最有效的解難智慧 我相信,這種堅定而溫柔的溝通,才是最有效的解難智慧。當然,這也是在我自己也夠清醒冷靜、狀態夠好的時候,才能做到的。例如,我沒有被孩子牽動自己情緒,也沒有因為其他事情而困擾受壓。 立法會衝擊後,一名和平參與示威的侄兒在群組中寫了千字文回應長輩的指摘。他先肯定衝擊是違法行為,同時也渴望在談硬道理以外,人們更能代入年輕人的感受——「這是對政府對問題多麽的不滿,對香港多麽的愛,才會踏出這一步?」 侄兒向來溫和冷靜,但他還是接通了這一代的悲憤。他跟我說,不會在前排衝,但還想「繼續努力一下」。我信任他的清醒,叫他切記平安回家。 但願人們能以智慧、慈悲、覺知、堅定、溫柔,回應這段日子的跌宕。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9期]

詳細內容

在職媽育兒記:甘願為孩子蹈海的媽媽

孩子都愛戶外活動,他們在旅行時盡情玩樂,非常開心。(秦蓁提供) 未成為媽媽時,我是一個不愛和陽光玩遊戲的人,戶外郊遊、行山等活動,也不會見到我的身影。陽光普照的日子,我一定會做足防曬措施,防曬乳液、雨遮、帽通通齊備,直至我成為了媽媽之後,情況便有些變化了。 今年暑假,我和丈夫帶了三個孩子到日本沖繩旅行,這次旅遊的特點是陽光與海灘。小朋友多作戶外活戶,曬曬太陽,對他們身心健康都有幫助,而我亦希望他們多享受及參與戶外活動。為了孩子健康,我這個媽媽也早已豁出去,沒有考慮陽光曬後會否變黑,盡情陪三個孩子一同戶外活動,在出發前已忙於替他們執拾游泳所需的衣服及配飾,務求大家盡情地玩。 和孩子一起浮潛,享受充滿陽光的戶外活動。(秦蓁提供) 不過到埗準備前往沙灘浮潛,翻開行李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只替孩子帶齊泳裝及衣服,自己卻忘記帶衣服更換。由於時間緊逼,我只好硬著頭皮落水跟著孩子到海灘,女兒年紀小,她要看到媽媽的樣子才感安全,所以媽媽必須陪同左右,好讓她放心地玩水。接著,我和三個孩子一起浮潛,兩個哥哥則跟著教練浮潛,二兒子細佬更雀躍地告訴我,他在浮潛時看到海中魚兒色彩繽紛,非常美麗,魚兒在他們身邊游來游去,有些魚兒更觸碰到哥哥的小手。 這幾天旅程中,全是陽光與海灘及戶外遊樂場,孩子都因接觸到大自然感開心。餘下的行程編排,當我問他們會否想到水族館觀看時,哥哥及細佬異口同聲說不好,因為他們浮潛時親身看到、接觸到海中魚兒,當看到牠們自由暢泳很開心,相反他們覺得大量魚兒被困在水族館的魚缸很可憐。 女兒打扮成日本娃娃模樣,維妙維肖。(秦蓁提供) 日間密密麻麻的戶外活動,晚上偷空上網時,看到同樣已成為媽媽的好朋友們,原來也和我一樣,變成甘去為孩子上山下海的人,不禁令人會心微笑。孩子真的會讓媽媽轉變!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我們憑什麼教訓年青人?

過往一個多月,我們從媒體照片、影片見到有些香港的年青人在個別示威行動使用武力了。作為父母,我們通常都會教導兒女,做人應該只是動口不動手。任何暴力都是不對的。破壞公物或任何財產都是不良行為。還有,對着長輩要尊重、要聆聽,而不應該與他們頂撞。 在這基本道德倫理背景下,我們見到年青人有動武行為時的第一反應就是去予以譴責。我們會對他們好像忘記或罔顧了父母們多年來的教誨感到失望。我們會批評他們不顧他人安全。我們會對他們造成的破壞視為無家教、及/或愚蠢、及/或不聽老人言、及/或成何體統。我們會很容易就認為,作為父母的我們是有責任去指出年青人的錯、教訓他們亦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想深一層,當大家看看整個社會時,我們又憑什麼去教訓年青人近期的一些武力行動? 我們對年青人說,「不要動武」。他們很容易就可以說,「如果你們以前多一分努力堅守香港底線,我們現在何須激烈爭取?」 我們回應,「我們不是反對爭取,只是認為和平表達意見才是王道,否則社會秩序何存?」他們會說,「我們一百萬、二百萬人和平遊行,這個政府都無動於衷,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把行動升級?」 然後,我們會說,「有些東西不是以成果來看,是要以道德標準為指標,保持和平理性是一個核心價值!」但年青人很有力地指出,「如果和平理性是核心價值,為何警隊成員可以拿着我們父母付出的稅款買下來的裝備,來狂打我們一群絕大多數是手無寸鐵的年青人?為何政府可以用各種政治或法律手段暴力地剝削我們的權利?為何親政府示威者大肆破壞、毆打與他們政見不同的人時,又不會被政府或你們一群所謂爸爸媽媽去譴責他們的暴力?和平理性又何來見得上是核心價值?」 在這環境下,對年青人武力抗議行動的一切譴責與教訓都只是我們一群中產、上產「錫身」父母自我感覺良好但又不負責任的虛偽。  到了這個點,我真的不再覺得我們這群中年、老年人再有任何資格去譴責年青人動武。縱使我們或許認為這是不對的、這是無效的,年青人背負着的是我們多年來「食老本」、對情況逐漸惡化的無動於衷。他們要面對的是比他們無論在制度上或行動上的權貴暴力。就算今次《逃犯條例》的修訂草案被暫緩,都是靠無數手無寸鐵年青人「食」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的血與淚換回來的。而就算到了這一刻,政權仍在完美示範給大家看到他們對一度有二百萬把和平理性聲音的無視。試問我們還有什麼籌碼去教訓年青人下去? 所以,如果各父母們真的不想再見到年青人在抗議行動上武力升級,我們先要做的並不是去急趕地去譴責或教訓他們。相反,我們要先哀求政權開一條生路給大家走、證明給大家看和平理性是怎樣受到尊重的。有了這前提,我們才再有條件、有理據去鏗鏘有聲地懇求主張動武的某些年青人「收手」。 沒有這個前設,我們頂多只能好言相勸、盡量與感到絕望的年青人同行。在這環境下,對年青人武力抗議行動的一切譴責與教訓都只是我們一群中產、上產「錫身」父母自我感覺良好但又不負責任的虛偽。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