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二)

燈飾是最好的鎂光燈,只要夜幕低垂,街頭表演的好戲就輪流放光。喜歡看即興表演,也喜歡順道想想這些年來自己的演奏。 近年的即興演奏,地點大都在學校合唱團練習室,練歌前後就是我的表演時間。練歌通常在周五的午後,雖沒有夜幕的浪漫,但有着一星期上學即將落幕的輕鬆。有時候,我會早些到練習室,做好熱身,好做一個隨機應變、補闕拾遺的伴奏。不敢說自己彈得繞樑三日,但說「大珠小珠落玉盤」是當之無愧,因為我通常彈奏清脆輕快的莫札特。一些心理學家和從前的老師都說,莫札特的音樂能刺激孩子的腦部發展,除了這原因,更因獨坐琴邊無聊乏味,總希望以莫札特《小星星變奏曲》逗逗路過的孩子、早來報到的合唱團員。 「第一段可以跟着唱,都是你們從小聽大的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簡直是萬試萬靈。每次奏起莫札特「一閃一閃小星星」的曲調,必有共鳴,總會愈來愈多孩子探頭圍觀。當然,普通的「小星星」不能長留觀眾。我通常會順道教些音樂常識:「其實你們平常唱的『小星星』是音樂家莫札特的作品,他是個神童,像你們的年紀就能作曲。聽好呢,還有十二段驚人的變奏……」然後指頭會在琴上起舞。雖然遠不及真正的表演者,更是黔驢技窮,隔周又奏這《小星星變奏曲》,但孩子們真是令人感動的觀眾,總是真誠地拍案叫絕。 我不能彈但總可以唱 「你們真誇張,讓我以為自己真是個演奏家了……」孩子們的掌聲熱切激動,讓我也感動了。從五歲到現在,從演藝到校際賽,從各式宴會到大小街頭,我都沒遇過如此投入的聽眾。能動手的拍手,上身不太方便的也會全神貫注地搖頭晃腦,還會努努嘴地試跟着音樂哼唱。 謝謝這裏的孩子,讓我享受了許多表演者都未必經歷過的注目禮。 「你的手可以在琴上跑步真好!那麼難也做到,真像演奏家!」這裏的孩子手腳都不太便利,所以當一個坐電輪椅的高小女孩這樣說,我心裏猛然明白為何他們的反應會比我過往的觀眾大,而我嘴裏想找點什麼話來說的時候,她說:「老師彈得好好聽,讓我很想唱好歌。我不能彈但總可以唱!」他們也總能找到自己享受和投入的方式吧。 這時,一個初小妹妹也跟隨着說:「老師彈得好好聽,讓我很想唱歌。」我笑說:「好,你要什麼歌?」她水滴晶瑩的大眼睛滾了滾,咬咬指頭怯怯的說:「難的歌老師會不會?」我只希望她能放膽享受音樂,那刻,我決定無論多難的曲目,也一定要為她彈,無論如何,我會:「你先說,難的我都會為你練,必要時你下星期再來,一星期就可練好了。」她猶豫數十秒,空氣也好像緊張了,幸好年紀較大的、和她較熟稔的孩子鼓勵。最後她吸一口氣說:「想唱……」她再猶豫,我也緊張了,我希望我真的能彈。這些年來,我從未試過如此想為一個觀眾彈的,於是我也暗暗向上天祈求。 「想唱有隻雀仔……跌落水」 「想唱有隻雀仔……跌落水」她怯怯的笑容流露出期待。大家哈哈大笑了:「老師那麼厲害怎會不能彈這個……」鬆一口氣後,我彈了我人生最認真的一次《有隻雀仔跌落水》,比從前彈的諸種變奏曲奏鳴曲都要認真,比從前一切場合都要認真。孩子們跟着唱,大聲的唱,我從沒想過這樣的歌也可以唱得孩子那麼歡樂。這就是我近年最深刻、最滿足的一次演出,因為有許多人共鳴。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一套動畫電影的反思

《玩轉極樂園》電影劇照 長假一向是電影黃金檔期,特別是主攻兒童的動畫電影,每次總有幾套。最近我就帶了三個小朋友去看《玩轉極樂園》。看之前其實有些擔心,因為它的主題、場景與角色都以死後世界作背景,怕小朋友太小未能消化。結果的確如此,除了聽到有在場小孩喊聲外,我四歲的女兒在半途也因為怕了全是骷髏鬼的角色而嚷着要走。我只好好言勸阻並以爆谷利誘,才能勉強支撐到完場! 其實電影製作公司曾推出過非主流卡通片,以探討情緒為題並大受好評。然而這些一級動畫電影着實同樣需要「家長指引」去協助兒童理解當中的信息,若沒有預先的介紹和事後討論和解說,小朋友不但不明白或只被繽紛的畫面所吸引,更可能錯過了一次孩子的學習機會,一次成人反思的機會。 對我而言,《玩轉極樂園》提供了兩個反思角度,一是生死教育,二是社會規範與個人夢想的矛盾,都是為人父母少有向子女討論的話題。 電影以墨西哥的傳統亡靈節作背景,為死後及現實世界的接合提供了一個說法。儒家思想教我們「未知生、焉知死」,但身在華洋交處的香港社會,教會學校每日都教導一套信仰,而傳統家庭又以另一套宗教儀式處理我們的人生大事。莫說小朋友不懂,成年人也有迷惘,而我們更偏偏選擇逃避,禁忌當前,少談為妙。但人生無常,誰會知道何時需要面對?去年,我家的幾歲小孩們,在幾個月間面對疼愛的長輩,以及從出生起就每天相對的狗狗相繼離去。我們在校、在家已經開始了性教育,在生理層面上向孩子介紹了生命的由來,但人生的結束又是如何?我們本周的《家長開咪》會初探香港的生死教育,有興趣的可以留意。 社會規範箍緊孩子夢想 故事的主線,其實是主角墨西哥男孩米哥面對森嚴家規,被迫放棄音樂夢。雖然今天香港已經很少有家族傳統,能緊緊鎖着幾代人去守業,但孩子的成長其實仍然牢牢的掌控在父母手中。米哥尚能偷偷跑到廣場去觀賞樂手表演,更有個秘密閣樓去仰望自己的偶像及鍛煉結他,預備在機會來臨時一展身手;但香港小朋友每天都被扭曲了的全日制學校所困,放學後被送往補習社去完成漫長的家課和溫習,周末仍有被安排好的課外活動及補習班。 連每天睡眠時間也不足,別說能夠發夢的空間和時間! 我們這一代,大都已經擺脫了家族行業承傳的規範。在極度資本主義社會的異化下,做個簡單的個體戶創業難,守業更難,再也沒什麼可以要求下一代去接手了。於是我們都期望下一代通過升學找到一份穩定的高收入工作,這個價值觀可能就是當下窒息了下一代想夢想的「緊箍咒」。墨西哥是個熱愛音樂的民族,所以不允許玩音樂是如何荒誕,很容易受人理解,米哥較易為反抗找到理直氣壯的勇敢。可是「讀書找份好工」卻是香港主流價值觀,不只是一個家規,而是整個社會的壓力。「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並未消退,反而在前人通過教育往上流動的經驗下強化了。上學讀書當然是悶,求學也當然是求分數,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吧!再加上現今家長生育少但資源豐富,把這個緊箍咒推至極點。我們這些站起來爭取愉快教育、學童權益的竟然成了異數。 各校長教授、大官貴人都說,將來是一個創意年代,香港人要有更高階的知識和創造力才可保持競爭力。但似乎我們的學校及教育制度都未有帶頭改變社會歪風,更沒有為下一代提供足夠空間去完成這個社會使命。也許教育局長可以沒有夢想,但我仍然希望我的小朋友可以活出自己的夢。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遇上「溝通霸王」

向華在文憑試取得好成績,順理成章獲老師邀請回母校分享應試心得,怎料他開場即說:「中文科要取好成績很講際遇。」我一時甚為尷尬,講座原是想應屆同學加倍用功呢! 我不怪責向華,每人際遇不同,體會當然有所不同。一心同學應該就是向華所說的際遇欠佳者,他中文科卷四考了個差無可差的第一等,科任老師大感訝異,按照平日的各場練習,一心都表現良好,預計成績可以坐4望5。究其原因,一心說:「其中三個組員搶盡發言,我在自由討論搶不到發言權,唉!」 我對一心的遭遇深表同情,卻愛莫能助。 中文科卷四口語溝通主要考核考生表達、溝通與應對能力。課程指「溝通的目的是交換意見,從不同角度思考問題,拓展題意、豐富內容、深入討論、從而對題旨得出更深層次的理解」。師生皆知,問題在,不一定能得到溝通機會。 「五人小組,只有約十分鐘的自由發言時間,平均每人只有兩分鐘,倘考生都能簡潔扼要地闡釋觀點、回應補充,則每位考生都會獲得充分的發言機會。」考試報告如上說。 口試官懶理 考生爭搶咪 在主考老師不出言維持秩序的情况下,假定每個考生都守規矩,五個人便能像打乒乓球一樣球來球往,互相切磋。 事實可以理想若此嗎?事實是令人疑惑的。當溝通能力要兌換成分數,產生的異化不可不察。 像一心的不幸遭遇亦時有發生。五人小組,不幸遇上三四個「溝通霸王」,他們表現主動,積極發言乃至相持不下的激烈場面便時有所見。「亦有部分考生搶佔發言機會,以致聲音重疊、互不相讓。部分考生發言時間甚長,幾同演講」。即使考試報告,也有類似報告,可見情况愈來愈需要加以關注。 小組討論形式 有檢討空間 「我有爭取發言的,三次疊聲,我三次都爭輸,唉,有三個組員怎都要一直說下去……」一心顯得很無奈。 或有人說:「你有一分鐘首輪發言,那沒人可以干擾。」是的,制度如此,但大家都深知好「分」在後頭,那才可評核溝通與應對。當考生發言的積極性也屬計分範圍,當禮貌式的溝通變成考試,人人就都只想「爭分奪秒」。 「溝通霸王」們主導了整個小組討論,分數一定很高了?當然不是。反之,可能比他們想像中低很多,他們是「(低)分有應得」。問題是,一心根本沒得到發言的機會,主考老師只能客觀地給出一個極低分數,那必然是第一等。 我不認為索性取消卷四是個理想做法,只覺得小組討論這種應考形式或需檢討。我們想同學和諧溝通,但又要評核高低,分數在「死亡之卷」變得如此重要,難怪同學此卷怕的不是自己不夠努力,而是不知會不會遇上「溝通霸王」。 「我只願分數真能反映我個人的表現,而非際遇」,一心說。 「或者,各有難處……」大抵這就是溝通和應對最大的難處。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德不孤 必有鄰:鼓勵同儕共學

中六課程行將完結,畢業試如箭在弦,氣氛一天比一天緊張。有時行經自修室,總見燈火通明,有的埋首苦讀,操練試題;有的徘徊踱步,口中念念有詞,背誦文章;有的走出門外走廊,捧着書本,與幾個同學切磋交流,你問我答;有的觀摩對方筆記,加以比劃;有的權充導師,試圖授業解惑。此情此景,總叫人會心微笑。考試最後關頭,士氣攸關,學子累積多年功力,是否能發揮內在潛力,把握臨門一腳,玉成其事,還看同輩的學習氣氛。如果班上同學較有危機感,深知「時日無多」,少不免在課室掛上倒數計時器,壁報又應會貼滿「搏盡無悔」、「鼓足幹勁」、「人人有學位」等的標語,定下全班目標,鞭策共勵。別小看這些微不足道的鼓勵,它或許已成功燃起班上某些同學內心的那一團火。 文﹕陳得南 切磋交流 助人自助 學問要切磋才會進步,題目要討論才能看到盲點。同學真誠交流,分享學習心得,擇人之長,互相砥礪才可齊頭並進。有人或會以為自己獨門絕學傾囊相授就會讓人佔了便宜,白白吃虧。恰恰相反,這種交流的過程正是助人自助,既幫人指點迷津,亦有益於自己溫習。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我們能把熟知的知識陳述一遍正好可以檢視自己對學問的理解,印證是否已掌握所學,強化學習的信心。交流時,如有同學能提出質疑就更可補足原有的想法,延伸意念,豐富主題。概念的理解如有偏差則可及時修正,迷途知返。在這義助的過程中,自己已在不知不覺間贏得同學的尊重,他日你如有需要,同伴定會義不容辭,伸出援手。同學與同學之間除了有知識的交流,還有友誼的建立,相比起那些自私自利,不願分享筆記,以個人分數為畢生最大成就的人,共同學習多了一份胸襟,一絲溫暖。 凝聚同輩 建立良好學風 我們知道,同輩的影響只會隨孩子的成長而增加,而老師及家長的影響就只會漸次遞減。因此,與其擔心同學的學習表現,不如一起努力,想想如何善加誘導,凝聚同輩的力量,建立共同的目標,發揮協同效應,形成良好的學風。例如多提供機會讓同學於課堂或公開講座分享學習心得,讓同級同學可見賢思齊,讓後學可向其請益,並讓學生懂得欣賞別人的學習成果。此外,從初中起就要建立班內學習小組,鼓勵稟賦不同強項的同學擔任小導師,排解學術疑難,以提升其學習成功感。所謂「德不孤,必有鄰」,有道德的人不會孤單,一定有志同道合的人。我們相信,不論求道的路上還是追求學問的過程,總有機會遇上知音,如能聚合這班有心人,並讓其他同學模仿學習,潛移默化,奠下學習的習慣,就能建立學習的群體,促進學生自主學習了。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態度決定高度

今天在校園偶遇去年在我通識班中的他,於是跟他閒聊近况,關心他的學業。他說今年上課不及去年積極,我問他有否擔心考不上大學,他坦言自己鍾愛汽車,夢想開車房,慶幸父母十分支持,不逼他念大學。我聽他娓娓道來自己的志向,思路清晰而堅定,最近還報讀了汽車維修課程,我暗暗替他高興。真的,何必人人都要上大學?只要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努力認真去做,總會出人頭地。這令我想起最近電視重播著名音樂人雷頌德在公開大學的一次講話,看後令我獲益良多。 文﹕何力高 做人最重要做自己喜歡的事 雷頌德在英國念大學時主修土木工程,但他很快便發現自己沒甚天分,也不太熱中這科目。他深知自己最愛的是音樂,那些年他跟C.Y. Kong和莫文蔚是同學,故常一起夾band。他特別喜歡作曲,因友人認識黃霑,便不停寫歌給霑叔品評。他強調做人最重要做自己喜歡的事,由興趣出發才有熱情動力,才會為它夙夜匪懈廢寢忘餐。他參加過音樂創作大賽卻沒有入圍,但不會因一次失敗而否定自己。雷頌德加入樂壇後沒有一夜成名,而是由低做起,為一些卡拉OK伴唱歌編曲,工作看似卑微,報酬也很微薄,但他勉勵自己要盡力做到最好,要編得比原曲更出色,要唱片老闆一聽就問這首歌是誰編的?他鼓勵年輕人要成為The One,即獨一無二,要在人群中嶄露頭角,而非可有可無。盡心盡力做好事情,在別人心中留下良好印象,這是成功的關鍵。 靈活變通 不求人遷就自己 即使成名了,雷頌德的作品同樣受人批評或拒絕,他難免反問:「你懂欣賞嗎?」然而冷靜過後,他會給自己幾天時間去修正改善,不會覺得自己的東西沒有進步空間。他認為做事要靈活變通,不能事事要求人家遷就自己。他曾遇過兩個排舞師助理,一個諸多不滿,說這樣的樂曲排不了,另一個則盡力去想怎樣把舞排好,雷頌德當然選用後者,而那人也不負所望,後來更因表現優異而接到很多工作,成為獨當一面的編舞家。 不怕吃虧 用心就有人賞識 做音樂忙起來日夜顛倒,不知人間何世,只知全力以赴,不能計較。他最討厭別人說:「我走先啦!」工作還未做好,大家還在拼搏,何以你先走?他相信做事不怕吃虧,用心就會有人賞識。雷頌德從前很欣賞一個音響工程師的工作表現,但也很擔心他長此下去只能繼續做這份工作。怎料後來他被某公司老闆挖走,事業更上一層樓。雷頌德強調這世上沒有懷才不遇,只要你夠努力用心,才華一定彰顯。 常言道:「性格決定命運」、「態度決定高度」,道理顯淺,但知易行難。在職場上要突圍而出,絕非靠僥倖。我衷心希望我的學生有天當上車房老闆,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作者簡介:曾製作多齣音樂劇,包括《震動心弦》、《逆風》、《奮青樂與路》,其中訓練學生參與音樂劇的過程更被拍攝於本地紀錄片《爭氣》中。現為香港培正中學副校長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中小學生同樣抑鬱

這幾個月,浸信會愛群社會服務處完成了兩項有關學生抑鬱的調查,結果公布,情令人擔心。調查對象是本港中學生和小學生,結果顯示兩個中學生有一個抑鬱,七個小學生有一個呈現抑鬱徵狀。為何中小學生同樣抑鬱?問題成因值得教育決策者、辦學團體、老師、家長、社工、輔導人員、教育心理學家等關注。 有關中學生抑鬱的調查,訪問了15,560名中學生,結果顯示53%受訪者呈現抑鬱焦慮,從而推算出全港約有12,000名中學生的抑鬱傾向已嚴重至需要接受專業輔導及治療。兩個中學生有一個抑鬱,原因何在?壓力源於學業、前途及寂寞感。 最近,該機構又發表了有關小學生抑鬱的調查,訪問了1301名小學生,結果顯示13%受訪者受抑鬱情緒影響,推算出全港約有33,000名小學生的抑鬱徵狀已接近病態,七個小學生有一個有抑鬱徵狀,主要原因包括「功課太多」,「升中選擇及適應」,「學業成績未如理想」等,反映小學生的壓力源頭主要來自學業。 教師父母責無旁貸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在新生入學禮上發表講話,也提及若學生遇到困難可向老師求助,他說:「這是勇氣的表現,不是懦弱。」教育工作者站在最前線,經常接觸學生,經培訓後可處理學生的情緒問題。 針對中學生抑鬱的調查,專家建議教師幫助他們學懂與自己相處,提升自我關懷,從而紓緩焦慮徵狀。與此同時,教導學生一些技巧,強化人際關係,能夠減低寂寞感。 另一方面,浸信會愛群社會服務處就小學生有抑鬱情緒的問題,該機構臨心理學家李明琳建議家長多抽時間陪伴子女,多關注及用心觀察子女所需及日常行為。此外,筆者認為,若家長發現學生出現持續精神緊張、睡眠質素差、情緒低落等病徵,情達兩星期或以上,宜尋求精神科專科醫生協助。 愉快教與學 上述的問卷調查反映中學生和小學生抑鬱情普遍,但筆者相信老師的情更嚴重。事實上,身處在這高壓的教育體系中,老師同樣感到焦慮和抑鬱。試問如果學生和老師同樣抑鬱,何來愉快學習?如果「愉快學習」四個字只是學校招徠學生的宣傳口號,真的使人失望和痛心!學校管理層必須創造愉快的工作和學習環境,教師學生共同感受自在與輕鬆,才能產出「愉快學習」。只有愉快教與學,才是應對情緒問題的靈丹妙藥。 (本欄歡迎各位老師、教育界人士投稿至[email protected],一經刊出,薄酬) 文:陳雪芬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

聖誕近了,不禁想起去年排練聖誕社際中國鼓比賽的時光。 「吳老師,別裝了,你能夠打中國鼓的。」去年社長瞪大眼睛認真地說。「呃……這個我真不太懂。」社長要找齊人馬參加社際中國鼓比賽確實不容易,加上大家都知道我「通曉音律」,我就自知逃不掉。 所謂「通曉音律」,不過限於彈彈琴唱唱歌罷了,我連中國鼓棍長什麼樣子都不清楚。「吳老師,棍是這樣握的……」資深鼓手循循善誘地示範。看拍子打節奏確是難不到我,倒是擊鼓的姿勢、握棍的方法、敲打的力度……加起上來,有時會令資深鼓手狠狠搖頭。有次我鬆了手,棍子打着打着飛墜地上,更加惹得氣氛無比歡樂,大大小小的同學竊竊忍笑。 能力不一 同樣「能打」 鼓有大的中的小的,可分不同聲部,而編曲的中學同學也刻意分了不同的技巧難度,這樣,即使不通音律也可同樂。小學孩子、沒什麼音樂經驗的職員、手肌力量不同的同學可負責敲打較慢、較沉、較穩的部分,手腳不便擊鼓的同學,也可用口頭或做數拍子的姿勢參與其中。至於負責艱難部分的同學技術還真不錯,我約略算過他們能一秒做出二十來次敲擊。或者在最專業的眼光下不算什麼,但想想他們當中有手肌張力問題的、手骨力不足的……頓時你會覺得他們「很能打」。就這樣,去年11月到聖誕,我的腦子都是「咚隆咚隆咚隆咚咚嚓」。 「咚」、「隆」和「嚓」不過只有幾種聲音,對於不通鼓樂卻要挑戰「艱難段」的我而言,真的很難記下。可是,不記下的話,根本追不上那如飛如箭的速度,極容易打錯。「吳老師,努力吧,你給我們再努力點吧……」覺得此話似曾相識,我竟乖乖的回家取出木筷子,咚咚嚓嚓再嚓嚓咚咚的。「努力點,你給我再努力點……還不夠勤力呢……」小時在演藝學院修鋼琴,每天獨自練好3、4個小時琴技是逃不掉,但鋼琴老師還是覺得我不夠賣力。我確天資一般,而相對每天努力5、6小時的同學,確是很懶。 不過,白天上普通中小學,晚上咬緊牙關練完琴再溫習功課,如此一恍,十幾個年頭,撫心自問,我真的已經盡力了。如今想起來,也無風雨也無晴,無悔,無怨,更無愧。有多少個聖誕長假,我沉浸在自己枯竭的琢磨練習裏,有多少次想玩樂想休息,但是始終沒有……習慣犧牲,習慣竭力令表演完美,習慣未必有為自己熱烈鼓掌的觀眾,習慣比賽最後未必得獎和感到快樂,習慣獨自反省或者被賽後檢討,習慣即使贏了比賽、考完了試,又是下一次的咬緊牙關。 苦練求進步 更要同玩同樂 「咚咚嚓」、「嚓咚隆咚隆」的練着打着,我卻覺得自己沒咬緊牙關,也沒覺苦悶。大概因為我知道,「苦練」不為別的,我只是不想出醜,不想拖累一班很想打得好、很想盡興、很想勝出的孩子。而咬緊牙關的時間,其實只有在表演前半小時,腦子想着不能錯不能錯不能錯,有點緊張。那時,我腦海在複習節奏,哪管得孩子們快樂地把我打扮一番——替我戴聖誕紅頭飾,戴圓圓的卡通眼鏡,最後圈上金色銀色夾雜的一條聖誕圍巾。當然,這個造型讓大家樂極了。大家的「嘲笑」,令我也忙於自嘲,不知不覺把我的緊張消除了。「Yes,到我們玩了!」在台下待久了,大家都期待出場,我也忘了說此話的是誰,但他此話徘徊在我腦海良久。 所謂好的音樂,除了刻苦練習與進步,其實應是同玩同樂。 文:吳皓妍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做功課,因為是學生的責任?

在社交媒體的家長群中,對功課的討論可謂無日無之,分享、比較及爭論的帖子,成為不少家長每天追蹤的話題,亦不時吸引到記者的眼球,成為報章上的標題。近日在功課群組內有一個談請病假要交功課的帖子,因我兒最近也病過,所以引起了我的關注。帖裏大家都集中爭論交功課的責任,但我卻覺得用責任去談功課是種錯配,有點兒失焦。 文:周勁倫 請病假交功課 有何道理? 大家都知道功課的目的是什麼嗎?沒有這個共識,很難討論下去。一般來說,其目的離不開: 1、鞏固剛學到的(絕大多數的功課),或 2、預備將要學習的(備課/flipped classroom); 3、並回饋老師知道學生進度及檢討其教學 但是,從來都不是因為什麼責任。當學生沒有上課(不論事假病假),老師根本就沒有教授課業給這學生,學生又怎會懂得去做功課並即時完成呢?又如何達到(1)呢?除非這些功課都不是用來鞏固當日剛學到,而是反覆練習早前所學的,又或一切都是為考試而設的,這正是常為人所詬病,功課變成操練的工具!但如果目的是(2),在健康狀况許可下去做,其實是有益的。 寧願死撐 不反問功課原意 大家常說,做功課是學生的責任,又用僱主要員工完成任務的角度去看待,正正反映出大家根本就把功課看成「被要求」的工作。只要是老師給的,不管什麼東西什麼時候,完成就是硬道理。亦是因為這個價值觀,當遇上不論質或量方面有問題的功課時,學生和家長都不會反問,再苦也撐下去。最後不止是苦了自己,亦達不到做功課的原意。 我認同努力學習是學生的本分,但同樣地,確保功課質素及數量合適也是老師的責任。我很明白當遇到問題時,大家也很想找人訴苦和認同,但說到要真正解決問題,還總得要靠家長自己勇敢去面對。但為何今時今日,向校方反映意見竟然需要無比勇氣?究竟是家長太多疑、自設審查?還是學校並未有保持開放的態度,窒礙了家校溝通? 家長同盟替家長反映問題 上個月,家長同盟發起了「家長行動2017」運動,替家長向學校及教育局反映問題。在短短一星期內,我們便收集了超過260個家長個案。其實,小學功課壓力跟小學全日制息息相關。教育局推行小學全日制已經有20多年,原意是學生增加在校時間後,能讓校方更靈活編排課程,並有較充裕時間去加強師生的溝通,以及提供較全面照顧,促進學生的全人教育及發展。可是這些原意一直未能做到,學生的學習壓力卻有增無減。 我們去年發起了「還我真.全日制小學」運動,推行了兩項全港性家長調查,合共收到超過1600個回應。調查除發現學生的學習壓力大和家課量多之外,更顯示小學全日制的推行跟原意落差很大:包括沒有足夠的導修堂給學生在校完成部分功課,又沒有向家長諮詢及公開披露家課政策,更沒有充足的小息和午膳時間。 教育局於2014年取消家課上限指引,任由學校無上限派發家課;此外,雖有指引說明營辦全日制小學要讓學生有100分鐘休息時間,但視學時卻全無監察或記錄,令指引形同虛設。在校本制度下,學校的管理層固然責任重大,但身為政策的設計及推行者,教育局不能坐視不顧。我們促請政府加大力度落實全日制小學原意,減輕學童家課及學習壓力,為基礎教育鬆綁,重拾教育初衷。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讓生活成為中文教材

「中文應該怎樣讀?」 這是我最近十年經常遇到的提問:「中文是我們的母語,若只從語文工具的角度去學習,既不能利其器,也浪費了寶貴的中華文化。我認為應從文學語言的領域去提升要求」。 文:蒲葦 「如何?」 把教材生活化。不論老生還是晚生,大抵都談過此點。這次我打算把錢幣翻到另一面,談生活教材化。 文字中取古人智慧 融入生活 中六那年,第一次接觸中國文學科,即能深深感受到語言藝術的博大精深,多少古代先賢,通過文字向我們傳授智慧,細緻地分享歷久不衰的情感經歷。若能把他們的智慧融入生活,境界必能突飛猛進。 文學語言成知心友 中六那年競逐中文學會主席,我清楚記得在計劃書寫上:「倘不幸落選,則『世混濁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馳而不顧』」。那時候的文學課,正研習屈原的《涉江》,我偷了其中兩句,強化自己的不卑不亢。 結果當然是落選,悲壯的。但那時覺得自己很有意境,「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久而久之,文本的世界與我融合無間,文學語言成為了我的知心友。再讀下去,我可用韓愈《進學解》的「命與仇謀,取敗幾時」來補充我落選的心情,甚至可以「冬暖而兒號寒,年豐而妻啼饑」來自嘲自己人到中年,仍然苦窮。 當我讀着範文的時候,不論文言白話,都會思考如何見用於日常生活。有時心領神會,會心微笑;有時宣之於口,自覺優雅。 遇到暗戀的對象,會驚覺「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到不曾深愛,已經夭折,就只好補一句:「道一聲珍重,道一聲珍重,那一聲珍重裏有蜜甜的憂愁,沙揚娜拉!」當然我也不會老是常抄襲,有時會靈活變化,如改為「她揮一揮衣袖,帶走了所有雲彩」。 生活營營役役,早就機械化,要增添趣味,提升中文境界,將之文本化、教材化,竟不期然成變得有趣味。「悠悠乎與灝氣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 文學意境豐富機械生活 「你這樣豈非徹頭徹尾成了書呆子?」 非也。梁實秋說:「我們要鑽書窟,也要從書窟鑽出來。」文學意境,可以點綴生活,也可以化成語言,恰當地應付文字需要。我得感謝一眾文學大師豐富了我的機械生活,像美學大師朱光潛所說:「藝術價值之偉大,在使個人心中的可欣賞的完美境界浸潤到無數同群者的心裏去,使人類彼此中間超過時空的限制而有心心相印之樂。」這真是句至「美」名言。 王國維說:「此借古人之境界為我之境界者也。然非自有境界,古人亦不為我用。」綜合來說,留心生活的細節,聯結文本所學,或者就能發現不一樣的情趣。倘若得不到別人的同情和理解,實在也無傷大雅。 「傷乎哉?不傷也。」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棋樂無窮:尊重興趣背後的堅持

一日放學巡樓,發現三五位同學圍攏起來,七嘴八舌,初以為交流學術問題,走近才發現原來同學正在對弈。幾位同學還邀請我友情客串,指點迷津。我見各人雅興甚高,就披掛上陣,順便分享一下我從博弈得來的領受。 文﹕陳得南 「順手炮」、「連環馬」、「咽喉兵」,劍拔弩張的術語就令人緊張萬分。走入棋局,更讓人欲罷不能,特別當你見對手墮入預設圈套,叫聲將軍,生擒對手,快感不言而喻;又或當你陷入敵陣,似大勢已去,忽然靈機一觸,逃出生天,又是另一種享受。棋盤之上,運籌帷幄,如若棋逢敵手連珠妙着,就更是妙不可言了。 我跟同學說,學棋要專心致志,心無旁騖。棋士不發一言,進退攻守收放自如,皆因全神貫注,投入其中。身旁的同學宜靜觀之,默記之,不宜指手畫腳,諸多意見,影響對陣同學的思路。我們常說旁觀者清,正是因為棋士未必能夠審視全局,結果誤墮迷陣而不自知。 下棋的目標很清晰,就是要取將擒帥,但棋力的高下很大程度取決於你是否看得通透,別出心裁的棋路往往思慮周密,不因一時之利而冒險挺進,反是考慮棋子之間互相配合,因勢利導,創造有利自己的棋局。 鍛煉棋品 從中領悟哲理 棋局千變萬化,縱使我們的陣法如何熟練,考慮如何周全,還要懂得臨場應變,切忌抱怨逃避,半途而廢,最怕輕易悔棋又或推棋重來。下棋可以會友,因為大家公平較勁,切磋棋道,是君子之爭。然而,有些人自恃棋力較高,明明已技術擊倒對方,卻偏要殺光對方棋子,只剩下老「帥」才感到滿意,如此做法,既沒有風度亦不尊重對手,實不可取。 我嘮叨多言,並不是因為我期望同學可成為專業的棋手,只希望他們能下棋養性,鍛煉棋品,堅持自己的興趣,當然如能從棋局中領悟出人生的哲理就更是喜出望外了。 下棋樂趣無窮,得益匪淺,不過以上的領受均從自己對興趣的執著而來。記得初學之時一位前輩曾說:「你學下棋有何用?那是公園伯伯消磨時間的玩意,不如多做幾本練習更實在!」那時年紀尚輕,反應不過來,內心納悶了幾天。 興趣非傷天害理 應欣賞堅持 在成人的眼中,對有沒有用有一套標準,簡單來說就是該活動能否提升學業成績,可否兌換成生財工具,有沒有市場價值。小孩學一件事沒有考慮那麼多,原因純粹因為它好玩,有滿足感,持之以恆就培養出興趣來了。我慶幸當日沒有放棄下棋,到今天仍可樂在「棋」中。興趣只要不是傷天害理,均值得大家欣賞,特別是背後那份向着標竿直跑的堅持。因此,如有人能於短時間內復原一個「扭計骰」不是沒有用、能熟記NBA所有球員的名字更不是浪費時間,只是大家暫時不理解它的「無用之用」而已。 (本欄歡迎各位老師、教育界人士投稿至happypam[email protected],一經刊出,薄酬)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