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講你知:家長們學習站後一點

當子女踏入青春期,家長難免忐忑不安,一方面期望子女能夠成為獨立的「小大人」,另一方面又擔心他們按自己的方式行事會碰釘。家長可以怎樣調整與子女的相處模式,更有效引導子女成長? 自從回復全日制課堂後,學校紛紛安排境外交流活動,不但能培養學生的自理能力,也能幫助家長學習「適時放手」。我們其中一所「感講伙伴學校」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下稱「堅二」),亦在本月為全校小六學生舉辦了「日本畢業探索之旅」。在6日5夜的旅程中,教師及導師以「促導者」身分與學生同行,在必要時提供引導和鼓勵,其餘時間學生都需要揹住大背包,在日本富山縣分組完成不同任務,包括學習茶道、傳統舞藝或捕魚,學生更需要與組員蒐集資料和討論,自主決定其中一天的行程! 小學生日本團 自備行裝分組挑戰任務 在過去3年,我們一直與堅二深入合作,透過支援家長和教師掌握「社交情意教育」及「善意溝通」理論,促進親子、師生及家校關係,提升學生身心靈健康,其中着重親子平等發言的「善意溝通家長日」更成為了很多學校的範例。在今次「畢業探索之旅」前,JUST FEEL團隊也透過家長晚會和打氣卡,幫助堅二的家長放下擔憂,成為學生的同行者。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是不少家長的寫照,萬一孩子遇上困難,家長總是立即找辦法解決。可是,當孩子慢慢有能力面對生活上的挑戰,我們還應該替他們擔憂,替他們解決問題嗎?這樣做,可能令孩子難以獨立,過分依賴家長。 在出發前的家長晚會上,我們與堅二的家長分享,一直站在孩子面前為他們解決問題,家長們也需要學習站得後一點,鍛煉學生的自我管理能力和抗逆力,這些也是學校與我們一直透過「社交情意教育課」裝備學生的能力。最近教育局推出《4Rs精神健康約章》,亦提到抗逆力是促進學生精神健康的要素! 以這次旅程為例,教師們早在課堂上講述了日本的預計天氣、行程,也提供了建議行裝清單。學生需要按清單上的指示,自己執拾和摺好衣物,放入大背包內,體會準備出發的過程;教師亦會擔當檢查員,出發前兩周已要學生交回背包,檢查有沒有遺漏。我們鼓勵家長不必事事代勞,學習放手,將「如果帶漏了怎麼辦?」的擔憂,轉化成「如果帶漏了,孩子就學會了一課」的心態,讓孩子承擔「自我管理」的責任,也有抗逆力面對生活中的壓力和挫敗。 家長教師從旁指引 任同行者支持者 當孩子真的遇到困難時,其實家長不用急於替他們解決,而是陪伴他們一起找可行方法,成為與孩子並肩前行的「同行者」。例如當家長發現孩子忘記將一些物資放入背包,毋須直接指出或替他們放好,可以引導方法讓他們自行發現,比如問一句:「你有沒有再覆檢一次背包內是否齊備所有東西?」當孩子發現錯漏,家長也可以與他們一同找出問題的源頭。 當然,家長可以成為孩子背後的「支持者」,默默關注孩子動向,並在孩子需要的時候送上支持和鼓勵。在家長晚會上,不少家長雖然早有覺悟要慢慢放手,但是未想到應該如何以新角色自處。因此,我們也為家長提供打氣卡,邀請他們在卡上寫上給孩子的鼓勵說話,以示支持。打氣卡將於旅程期間由教師轉交孩子手上,讓他們在異地也能透過文字感受到家長的關心。 家長們,讓我們一同學習放手,成為孩子的同行者和支持者,讓他們在困難中成長吧! 文:馬偉諾(「JUST FEEL 感講」項目主任)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502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了解「小刺蝟」的需要

各位家長和教師,你們的子女和學生會不會像刺蝟一樣,很容易豎起刺?即使是聽到善意的提醒,他們也會馬上變得激動,並提出反駁?在我的班上,曾遇到這樣的學生,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後來,我在「感講教師共學小組」學習了「善意溝通」,發現學生有戒心是源於過去不愉快的經歷,以及種種未被滿足的需要。 教師善意提醒 引起激烈反應 某天上課前,另一名班主任看見這名學生在玩文具,便以溫柔的語氣提醒他準備上課,需要收拾桌上的物件。沒想到,這個簡單的提醒竟然引起了學生激烈的反應,他猛力拍了一下桌子,大聲喊道:「我沒有玩過玩具,你冤枉我!你冤枉我!」我和同事當刻都十分驚訝和疑惑。類似的事件一再發生,這名學生對於任何人的提醒或建議都表現得很躁動,引起了我對他的注意。 我們學校自2021年與「JUST FEEL感講」推動善意溝通和社交情意教育。作為教師,我們不但教授學生相關課程,也有持續接受教師培訓。在其中一節「教師善意溝通共學小組」中,我學習到善意溝通的理論:「每一句說話、每一個行為都代表學生的需要」,更了解到創傷經歷對兒童成長的影響,促使我嘗試去了解那名學生的需要。 我向那名學生的前班主任和社工查問,發現他在低年級時經歷了父母離異,從那時起,他就變得敏感和戒備,容易理解大人的話語為有敵意和帶攻擊,缺乏安全感,所以經常感到恐懼。同時父母離異對學生來說是一個創傷經歷,令他的「身心容納之窗」變小,所以當他感受到壓力的時候,就很容易「衝破窗口」,進到「過高激發」狀態,繼而可能透過對教師和同學大吼大叫或攻擊人來保護自己。 經歷父母離異 缺乏安全感 了解到學生的成長背景後,我在家長日只簡單花了5至10分鐘和他媽媽討論成績,然後就集中討論學生的需要。我和家長一起分析了學生戒心強的原因,並提出猜測——學生的戒心是源於缺乏安全感,而且可能跟父母離異的創傷經歷有關。媽媽聽後沉思片刻,認同我的分析,也表示會嘗試和孩子以善意溝通對話,一起回顧那段不愉快的經歷。 令人欣慰的是,在家長日過後,這名學生有很明顯的變化,他變得不再那麼戒備,情緒變得平穩,學習和社交能力也有改善,更開始與我分享更多的想法。有一件事令我十分感動,就是他知道我喜歡某個卡通角色,某天早上神秘地叫我打開手,然後送我一個他親手用輕黏土製作的卡通角色!看見學生的正面轉化,我相信這就是善意溝通的力量。我們作為教師、家長持續去連結孩子的感受、需要,建立緊密的師生和親子關係,能增加孩子的安全感,大大提升孩子的身心健康。 每個戒心強的孩子,背後可能都有一段受傷的經歷,他們只是不懂得,或者沒有安全感去適當地表達自己的脆弱。我們鼓勵每個家長和教師都嘗試學習善意溝通,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讓他們有安全感表達自己的感受和需要。 上文提及的「教師善意溝通共學小組」,是我們學校參與「感講伙伴學校計劃」的其中一個策略,歡迎各位有興趣的小學校長、副校長、教師,報名參加4月10日舉行的計劃線上簡介會「校園精神健康從何做起?」,可掃描二維碼或輸入連結,了解更多詳情及報名:shorturl.at/cdLM5 文:殷欣(「感講伙伴學校」真鐸學校教師)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95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幫助孩子面對聚散

移民潮下,面對聚散成為了許多人的課題,小朋友也不例外。在今個農曆新年,我與已舉家移民外國1年多、回港過年的朋友重聚。回到熟悉的地方,他們的孩子都顯得十分雀躍,外向的大女兒更結識到新朋友,相處數天已「friend過打band」。媽媽感到欣慰的同時,也感嘆「可惜認識得太遲」,擔心女兒和朋友分別時會難受,因為機票昂貴,此次一別後,可能要數年後才能再見了。面對離別,每個孩子都有不同感受,當看見他們悶悶不樂,甚至嚎啕大哭時,作為父母、教師的我們,或許會束手無策,情急之下只懂講些安慰的說話去平復孩子的心情,例如「你哋好快就會再見㗎啦!」、「乖啦,唔好喊住先啦!」這些語句可能暫時止住孩子的眼淚,但未必能幫助他們認識和接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 善意溝通 走進內心世界 幫助孩子抒發和接納離別的感受,避免長期壓抑和累積負面感受在心中,能更有效提升他們的身心靈健康,預防心理和行為問題。我們可以用以下「善意溝通」的技巧與孩子對話: 1.以「觀察」出發,避免評論和分析孩子的行為,着重了解孩子的「感受」。例如:「媽媽見到你皺晒眉頭,唔講嘢,眼有淚光,你𠵱家係咪好唔開心呀?定係有其他感受呀?」 2.透過「同理傾聽」的舉動,肯定孩子的感受,讓孩子感到安全和被接納,更願意表達自己和尋求協助。例如:眼望子女、身體傾前、點頭、簡單的語言確認(嗯……原來係咁……) 3.嘗試了解孩子感受背後的「需要」,協助他找到適當策略滿足需要。例如:當孩子說「好驚佢哋唔記得我呀」,可能是需要「友誼」,我們可以鼓勵他透過視訊通話和信息,與朋友定期見面和聯絡;當孩子說「以後無人陪我啦,得番我一個啦」,可能是需要「陪伴」,我們可以花更多時間與他相處,聆聽他的心聲,或幫助他在不同興趣班和社群中認識朋友。即使我們想不到可行的策略滿足孩子需要,我們也可以陪伴他們一同哭泣,去接納這些負面感受,而不是逃避、壓抑或批評這些感受。 從古詩學習抒發離別感受 在上學年,我們與伙伴學校合作製作了小三的跨學科課程,將「社交情意教育」融入中文科,藉李白的《贈汪倫》教學生面對離別的感受,亦講解同理心、關愛等價值觀,呼應教育局「以全面和綜合的模式推廣價值觀教育,不局限於特定課堂」的理念。 《贈汪倫》記載李白與好友汪倫送別的場面,教師以詩的內容為例,讓學生明白「感受無分對錯」:「這首詩寫村民唱歌跳舞,以熱鬧的氣氛表達離別。離別時可能會傷心、不捨,也可能會有感激、祝福對方的感受。我們的感受就像天氣一樣,有時晴、有時陰、有時雨,還有許多變化。不論正面或負面感受,都是我們重要的一部分,我們可以接納自己有快樂的時候,也會有失落的時候。」在另一節課堂,教師帶領學生撰寫一封給朋友的書信,在感講的感受詞彙卡幫助下,學生嘗試在信中分享感受,其中一名學生寫給最近移民好友的信,令人十分動容:「你好嗎?自從你去了英國定居後,你和你的貓過得好嗎?你愛吃那裏的食物嗎?這3個月我很孤單,小息時也沒有人跟我一起玩了。謝謝你能成為我的朋友。」 人生難免有聚有散,即使親友沒有移民,像升小、升中階段的轉變,對孩子來說也是一種離別,需要適應和消化。各位家長和教師,讓我們一同以「善意溝通」,聆聽和接納孩子的感受,陪伴他們面對變幻莫測的生活。 文:李楚倩(「JUST FEEL 感講」項目主任)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90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新年道賀 提防「4D語言」

還有一個多星期就到農曆新年了,經過3年疫情的隔離,一家人能共聚一堂的機會變得尤其可貴,我們更渴望把握這個節日去彼此關心。然而,有些「問候」不但讓人難以感受到關愛,更會阻礙溝通,使關係疏離!正如不少家長的疑問:「明明我想關心子女,為何他們不領情?」或許是因為說了「善意溝通理論」中的「4D語言」(4 disconnecting languages),即4種令人失聯的語言。 「4D語言」包括: 診斷(Diagnosis):貼標籤、比較、批評他人 例句:「細佬如果你再勤力啲,就可以好似表哥咁叻㗎啦!」 否認(Denial):否定他人的感受和想法 例句:「妹妹你唱歌咁好聽,唱畀屋企人聽,唔使怕醜啦!」 命令(Demand):透過命令、威脅,讓對方感到害怕、內疚,非做不可 例句:「你咁無禮貌㗎,舅父舅母叫你啊,快啲同佢哋拜年啦!」 應得(Deserve):強調責任和「應該」 例如:「小朋友就應該專心讀書先啦,畢業之後大把時間玩!」 聽到「4D語言」,子女容易覺得自己的感受和需要被忽略,難以感受到家長的愛,甚至不願繼續對話。如果你想和家人建立更親密的關係,不妨嘗試在拜年時多關心彼此的感受,減少評價或比較,「近排點啊你?返學有無壓力啊?」,相比起「你考第幾呀?」更有效表達關心呢! 善意溝通四部曲 我們「夥伴學校」一名媽媽分享,她向來都用家長式說教、命令、催促,甚至責罵的方式與兒子溝通,在參與我們的「善意溝通工作坊」和「家長共學小組」後,才驚覺自己平日說的就是「4D語言」。 及後媽媽嘗試在家中改用「善意溝通四部曲」,包括第一步,客觀描述子女的行為而非評價;第二、三步,同理孩子行為背後的感受和需要;以及第四步,提出請求。有一次,媽媽因為已夜深,不容許兒子繼續玩手機遊戲,兒子隨即情緒激動,對媽媽拳打腳踢。媽媽選擇先冷靜和同理自己的感受,然後嘗試理解兒子的感受和需要,再慢慢跟他傾談。 媽媽問兒子:「媽媽見到你好想打機,係咪啊?」兒子立即大喊說:「係呀!」媽媽接着問:「你係咪因為𠵱家無得打機,所以唔開心?」兒子點頭。媽媽續道:「因為你聽日一早要返學,如果𠵱家唔瞓嘅話,媽媽擔心你聽日無精神上堂。我希望你𠵱家即刻去瞓覺先,媽媽應承你,我哋星期六放假再一齊玩。不過,我都希望你下次可以有禮貌表達你的訴求,我知你一定做得到!」因着媽媽的理解,兒子也平靜了下來。 每次聽到「夥伴學校」家長的轉化故事,我們都十分鼓舞,也再度肯定家長教育對於提升學生身心靈健康的重要。因此「感講夥伴學校計劃」一直堅持以全校參與模式與學校合作,致力賦能教師與家長學習善意溝通,因為我們相信影響學童成長最深的,是最常接觸他們的老師和家長。教育局於2023/24學年推出「校園.好精神」加強推廣校園精神健康的措施,亦涵蓋一系列的家長教育,包括與十八區家教會和校長聯會合辦家長講座,還有批出「家長學生.好精神一筆過津貼」和「守門人」訓練等,對此我們感到十分雀躍,希望更多家長與我們一起轉化家庭的溝通文化。 最後,我們邀請家長在新春假期多了解子女的感受同時,不忘好好照顧自己。我們也鼓勵學校投放更多資源在家長教育,促進家校合作,提升學生身心靈健康。 文:李楚倩(「JUST FEEL 感講」項目主任)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86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應對學生後疫情孤獨危機

記得以前有首家傳戶曉的「聖誕歌」叫Lonely Christmas,令不少人感到共鳴:「凝視那燈飾,只有今晚最光最亮,卻照亮我的寂寞。」經歷過3年疫情下的社會隔離,或許我們每個人都對這份孤獨感不陌生,世界衛生組織(WHO)更在上月中宣布,孤獨已成一個逼切的全球健康危機,稱孤獨感帶來的身心健康風險相當於吸煙、酗酒。 最近機構和伙伴學校的一對親子接受《南華早報》訪問,分享疫情對學生身心健康的影響。小六學生Colin指在疫情後重返校園,發現同學間「似是築起了高牆,沒什麼可談,連玩的手機遊戲也不是同一款」,可見失落了3年寶貴的校園生活,使不少學生陷入令人擔心的孤獨危機。 班級經營 加強聯繫感 面對普世的孤獨問題,世衛組織的應對策略是成立一個「社會聯繫委員會」,而教育局上月在全港學校開展的「多關懷.添幸福」大行動,亦鼓勵學校多舉辦班本活動,加強學生聯繫感,這與「感講伙伴學校計劃」一直推動的「班級經營」不謀而合。 「善意溝通」和「社交情意教育」是「感講伙伴學校計劃」的核心理論,其中「善意溝通」理論提出安全感、歸屬感是每個人重要的需要。我們相信在感到安全的環境下,學生更願意表達自己的感受和需要,與他人連結,減少孤獨,預防情緒及行為問題。因此我們透過提供三方面的「班級經營」支援,包括(一)小學六級共37節、結合兩大核心理論的班級經營課程;(二)「傾一傾」日常分享資源庫;(三)班級經營活動日,鼓勵學校釋出常規課時,使各方持份者明白關係不能只靠課外活動去建立。 在聖誕假期前夕,我們分別與兩所伙伴小學合辦全校的班級經營活動日,主題是「同理彼此.建立關係」,希望為學生創造深刻的班本回憶,同時建立具同理心的正向關係。 活動日於連續兩個下午舉行,第一天的主題是「學好同理心」。學生先觀賞一條卡通短片,在片段中,伴隨着滑稽的音樂,一隻熊玩滑翔傘連番失敗,重重地摔倒地上,甚至與飛機迎面相撞。在教師的引導下,學生嘗試代入「倒霉熊」的身分,有的學生表示「覺得倒霉熊好痛、不開心」,並思考作為「倒霉熊」的朋友可以如何幫助牠,學習到同理心是「從別人的角度,理解別人的感受,並願意幫助對方」。 同理活動日 創共同回憶 在及後「同理手環」的活動中,學生要設計屬於自己的手環,並訂立自己在活動日的同理心目標,例如聆聽同學、對同學說聲加油。過程中學生都發揮學習到的同理心,當看到有同學用盡方法都戴不到自己的手環,他們不是嘲笑對方,而是主動互相幫忙,令人十分鼓舞! 第二天的主題是「實踐同理心」,安排了不少讓學生合作、發揮團結精神的活動,包括壓軸的「班級問答比賽」,比賽採輪流作答形式,讓每名學生都有貢獻的機會。在其中一班,有幾個學生在等候作答時,高舉自行製作的「應援牌」——寫着「加油」的紙張,聲嘶力竭地為同學打氣,場面既有趣又溫暖。來到比賽尾聲,班級團結的氛圍更是達到巔峰,當聽到題目是「在限時內與全班同學擊掌」,學生隨即一同舉起右手,齊心協力完成最後的目標。活動日在一片歡笑聲中畫上圓滿的句號。 各位校長、老師和家長,學校猶如學生的另一個家,具歸屬感的校園和緊密的人際關係,對學生的身心健康非常重要,邀請大家了解你的學生或子女有否在學校感到孤獨,並思考推動班級經營活動,提升學生在學校的聯繫感。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81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同哀悼 謀對策

開學以來的學生自殺潮令人痛心,也在學界和社會響起警號。政府和社會各界都提出建議,應對學生心理健康危機。「JUST FEEL 感講」也在本月舉辦了一場有關「社交情意教育和預防學童自殺」的研討會,希望幫助學校去思考全面的預防策略。在研討會的開始,我們沒有馬上進入正題,而是派發「感受需要卡」予會眾,讓大家在寧靜中消化對此波學生自殺潮的感受,再彼此連結和支持。 面對接納內心感受 新聞一串串數字,代表着一個個獨一無二的生命。我們都不忍再有年輕人逝去,因此都爭分奪秒地思考,希望拯救到更多寶貴的生命。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或許會麻木了自己的感受,尤其壓抑那些負面感受,只是叫自己「向前看」。面對排山倒海的事務和責任,我們更可能早已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卻無從抒發。 在學生自殺潮下,我們認為首先要做的,是一同面對和接納我們內心的感受,去肯定這些感受是我們身為人重要而真實的部分。「善意溝通」中有個概念叫「生命之樹」(The NVC Tree of Life),根部代表「自我連結」,樹幹是「同理他人」和「表達自己」,意思是當我們能夠同理自己的感受,人性化地看待自己,才有足夠的內在力量,去人性化地看待和幫助別人。 我們機構內部也做過一次「自我連結」的對話圈,讓成員一起哀悼在這段時間的感受,成員可按身心狀態選擇分享與否。面對共同關注的情况,我們有不一樣的感受,有對逝者的哀傷,有對教師的擔心,有對工作的無力,也有勾起自身經歷的複雜情感。我們沒有特別以言語去回應,而是藉着不打斷的聆聽和對視,去營造一個安全、開放的空間,彼此接納和支持。 建立察覺情緒能力 在研討會上,我們的策略伙伴、有逾40年歷史的美國社交情意教育機構Committee for Children,分享了他們在2019年有關「社交情意教育和預防學童自殺」的研究,顯示絕望和焦慮等是自殺的危險因素。而作為全面預防、及早察覺與早期介入方式(精神健康第一層支援),「社交情意教育課程」促進學生自我認知、自我管理、社交認知、人際關係、負責任決定能力,證實有助減輕以上的危險因素。 教育局呼籲全港學校開展「多關懷.添幸福」大行動,並透過5個範疇鼓勵學生自我關懷,包括「愛護自己」、「管理自己」、「關愛他人」、「建立及維繫正向的關係」和「作出負責任的決定」,正正與社交情意教育的五大核心能力息息相關。 在「感講伙伴學校計劃」中,除了社交情意教育課程外,我們也配合心情記錄課冊、溝通互動工具等,建立學生的「自我認知」,即察覺情緒的能力,這些資源也幫助教師和家長識別有情緒需要的學生。有媽媽分享,長子早前入選了足球隊,全家一起慶祝時幼子沒有特別反應。後來媽媽驚訝地在課冊中發現,原來幼子很傷心,因為哥哥入選足球隊,但自己落選了。媽媽其後邀請幼子分享感受,他忍不住哭出來。培養學生表達感受需要的習慣,有助預防情緒及行為問題,亦減省教師和家長識別高危學生的負擔。學校可先嘗試改良現有的工具,加入心情記錄元素,長遠可考慮以全校參與模式推動社交情意教育,更全面支援學生身心靈發展。 邀請各位教育同工、家長,以及關注學生的每一人,都先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心健康,共同哀悼學生自殺潮下的感受,再一起思考全面的預防應對策略。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77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留意學生試前壓力徵兆

不知不覺間,新學年已經過了一個半月,又快到測驗季節,小六學生的呈分試更是迫在眉睫!各位家長和教師,你留意到學生的身心狀態有什麼變化嗎?情緒和身體是息息相關的,除了直接詢問學生,家長和教師也可以嘗試從觀察學生的身體反應入手,了解學生的感受。 以測驗前較常出現的壓力為例,常見的壓力徵兆包括: 感受:激動、不耐煩、煩躁 身體:頭痛、疲累、食慾不振 認知:專注力和記憶力變差、對自己表現不滿、討厭自己 行為:坐立不安、容易生氣 同理傾聽 了解感受想法 看見學生的壓力徵兆,我們接着嘗試問「為什麼」,了解學生壓力背後的感受和需要,並以同理心傾聽他們,避免插嘴、評論和否定學生的感受或想法。「同理傾聽」能夠讓學生感到安全和被接納,更願意表達自己和尋求協助,有助調節和紓緩壓力。同理傾聽的技巧包括: 簡單語言確認:「嗯……」、「原來係咁……」、「媽媽/爸爸/老師聽緊……」 身體語言:眼望學生、身體傾前、點頭、手搭着學生的肩膊或手 覆述客觀事實和感受:「我聽到你話『聽唔明老師講咩』,你係咪好灰心?」、「我見到你皺晒眉頭,你係咪好擔心呀?」 聽到學生遇到困難,我們往往習慣馬上給予意見,希望幫助學生解決事情後,他們相應的負面心情也會消失。但其實當人情緒不穩時,也難以平靜和清晰地處理事情,最後可能「心情」、「事情」都得不到解決。反之,「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或許來得更有效。 「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是「JUST FEEL感講」的格言,我們一直秉持這個理念與超過30所小學成為伙伴,透過培訓教師和家長具備「善意溝通」的知識,並為他們提供課程、工具等支援,培育下一代去擁抱情感,提升身心靈健康。最近我們的伙伴學校在教育局研討會的成果分享,令我們十分鼓舞,也認證了「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的重要。 教師小舉動 紓緩緊張心情 我和另一共同創辦人郭梓樂上月很榮幸獲教育局邀請,主講 2023/24年度「校園‧好精神」教師專業網絡系列學生精神健康研討會(一)的小學及中學場次,我們與伙伴學校以「透過善意溝通提升學生身心健康」為題,與全港超過200所中小學的教師代表分享與交流。當日我們除了介紹「感講伙伴學校計劃」中以全校參與模式推動「社交情意教育」和「善意溝通」的不同策略,包括「開學適應周」和「善意溝通家長日」,我們的兩所伙伴學校也分享了實踐經驗。 其中東涌天主教學校(小學部)自2022年與我們合作,教師透過全校教師工作坊、共學小組、共同備課會學習「善意溝通」後,在課堂上有不同的新嘗試。麥老師憶述有一天,她班別的學生都非常緊張,因為數學教師要他們背乘數表,但在這個「小考」前,數學教師請學生用磁石在「感受之輪」上分享自己的感受。教師這個小小的舉動,令學生感覺到「老師明白自己的感受」、「老師願意接受自己的狀態」,即使有學生不太懂得背,最後也願意去嘗試。麥老師表示:「這是我親眼目睹的經歷,可以用『amazing』來形容!」 邀請各位家長、教師都與我們一起學習「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以同理心陪伴學生面對壓力! 文:楊思毅(JUST FEEL感講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71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同理」開展新學年

各位老師、家長,新學年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以下的句子是不是你的心聲?「面對新學年嘅轉變同埋其他未知之數,我真係適應到咩?」「我仲好想去多轉旅行呀……都未休息夠……」關懷自己,不一定是自私,邀請你每天抽10分鐘跟自己聊聊天,覺察一下自己的身心狀態。覺察及認識自己,能幫助我們調整生活節奏,提升身心靈健康,從而擁有更多力量去連結你的學生或子女,建立充滿關愛及富同理心的關係。 建立關係,先要展開對話,但不少教師和家長在這個起點已經卡關,你曾否吶喊:到底如何才能讓學生跟我們分享?教師和家長的身分總帶着一定的權威,因此要讓學生有安全感分享,成年人以開放的態度聆聽和回應是極重要的,分享我的兩個心得給大家: 1.嘗試帶着好奇心與學生對話 例如:「開學見到你精力充沛,可以分享下暑假有咩經歷嗎?」 2.避免以上年的經驗/角度判斷學生 例如:「你上年成日同同學鬧交,今次係咪又係你挑起衝突?」 「上年呢個學生已經成日遲到,今日又缺席,一定係賴牀!」 預防勝於治療 共建同理心校園文化 復常後首個悠長暑假過去了,要再適應校園生活,教師和校長都可能會感到有些緊張,更遑論學生。最近港大一項學生精神健康問題的調查,發現三成受訪學生在疫情期間精神健康變差,教育局亦在開學前夕發函給全港學校的校長,促請學校加強推廣學生精神健康,及早幫助學生紓緩壓力及負面情緒。 香港佛教聯合會(佛聯會)也十分認同「預防勝於治療」,早在2021年,我們屬下的佛教慈敬學校就與社交情意教育機構「JUST FEEL感講」合作,參與「感講夥伴學校計劃」,此計劃亦獲收錄在教育局「校園.好精神」教師專業網絡電子通訊中的學生精神健康推廣資源。為期3年的計劃是採用全校參與模式,透過學生課程、教師及家長培訓、校園佈置,在學生、教師及家長三方面推廣「社交情意教育(又稱社交情緒教育)」和「善意溝通」。前者是關於如何促進學生身心靈及社交健康的學習框架,讓學生能夠認識和掌握自己的情緒、有效地解決問題,並與他人建立積極的人際關係;後者則是透過步驟明確、簡單易明的溝通心法,讓大家互相表達及理解彼此的感受和需要,促進關係。2022年,在葉氏家族慈善基金的資助下,佛聯會更與「JUST FEEL感講」合作開展為期5年的「感講夥伴辦學團體計劃」,推動屬下7所小學一同參與計劃,期望帶來系統性影響。 在這個學年的開首,佛聯會屬下的小學都「開學不上課」,在夥伴機構「JUST FEEL感講」的支援下,我們繼續舉辦一系列的開學適應班級經營活動予學生,包括使用「感受之輪」工具彼此分享開學的感受,希望在學期初建立具安全感和同理心的校園文化,長遠提升學生的身心靈健康。 新學年,祝願學校所有持份者都能「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家校齊心協同專業機構夥伴,同心同德為學生的身心靈健康努力奮進! 文:莊聖謙(「感講夥伴辦學團體計劃」合作夥伴 香港佛教聯合會學務顧問)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65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價值觀教育——逆流教室

逆境使人成長,就如每個孩子在學步的時候,難免會經歷跌倒,但只要繼續堅持嘗試,就能邁步前行。為教導學生「堅毅」的價值觀,我和其他教師特意製作了一部名為《逆流教室》的微電影,希望學生能在趣味中學習。 拍「穿越時空」微電影 趣味中學習 《逆流教室》全長9分鐘,以學生百看不厭的「時空穿越」為題材。故事講述學生阿星明明已很努力練習,卻在學校的「價值觀閃卡比賽」屢戰屢敗,感到十分氣餒。後來他在課室地上拾到一張「勤勞閃卡」,卡上寫着「發動技能」是穿越時空,正當他調侃「這些根本都是假」的時候,竟在無意中穿越回到1年前的學校課室!教師正討論着舉行閃卡大賽,希望學生從中學習價值觀和建立友誼,而並非單一追求勝負。阿星想尋找返回自己時空的方法,但教師都忙着討論而沒有理會他,當阿星苦惱地走出班房時,卻遇見了神秘人——校長,原來校長平時也會用閃卡來穿越時空,而穿越時空的奧秘就是校訓「勤而樂」。阿星恍然大悟,不單找到返回現實的答案,也找到了面對困難的秘訣——即使不能改變環境,我們也能夠改變心境,在堅毅的過程中找到快樂。 這條影片也回顧了德信學校在價值觀教育上的嘗試,我希望藉此與一眾教育同工分享,同時讓家長們了解更多學校對學生的品德培育。德信學校於2019年成為「感講伙伴學校」,一直以全校參與模式,在學生、教師、家長三方推動社交情緒及善意溝通教育。計劃重視歸屬感、尊重、關愛、真誠、同理心5大價值觀,學生的社交教育課程也涵蓋了堅毅、尊重他人、責任感、承擔精神、誠信、關愛、同理心共7個價值觀,希望提升學生的身心靈健康。 師生家長齊參與 今年學校更進一步,舉辦「價值觀體驗周」,透過不同的體驗式學習,例如盲人體驗,讓學生學習到同理心、守法、勤勞等價值觀。為增加男孩們的學習動機,學校改良了之前與「JUST FEEL 感講」共同製作的社交情緒課程「任務閃卡」,搖身一變成為「價值觀教育閃卡」,卡牌上包括價值觀知識和生活應用例子,並有「五行相剋」、「能量值」、「技能」等趣味元素。學生可透過參與不同活動獲取閃卡,然後與同學對戰,過程中學習公平競技和守規則。 在教師方面,不少教師在過去幾年已參與伙伴機構「JUST FEEL 感講」的「善意溝通教師共學小組」,因此學校在今年嘗試推動「深化小組」,由已參與培訓的教師帶領新教師學習,成立核心群體,更有效推動學生的品德培育工作。家長方面也有類似的嘗試,由已參與「善意溝通家長共學小組」的家長成立「圍爐小組」,繼續彼此學習和支援,並積極透過分享鼓勵其他家長。 世界不斷變化,下一代將面對不同的困難。各位教育工作者和家長,讓我們攜手與孩子同行,教導他們即使不能改變環境,也能改變心境,以堅毅的心境面對逆境,逆流而上。 文:蕭軒(「感講伙伴學校」德信學校學校社工)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59期]

詳細內容

感講你知:善意溝通化解校園衝突

今年初小學恢復全日面授課後,訓導教師隨之而來的壓力,就是面對相應增加的校園衝突事件。 不過對我而言,卻是另一番正面的體會。我曾用「夥伴」機構「JUST FEEL感講」的一套善意溝通工具,加四部曲的善意溝通技巧,以不懲不罰的方式,化解以下兩宗校園個案: 個案1:一天耗盡一瓶洗手液 背後存壓力 我有天收到校工投訴,表示有一名女生經常入洗手間洗手,一天內就把一整瓶洗手液消耗掉,該女生平日表現乖巧、操行良好,也樂於助人。可是當我問她緣由時,問了多次她也低頭沒有回應。有些事情學生是會說不出口的,為了協助她打開心扉,我就聯同社工使用「感講感受需要卡」和她作善意溝通四部曲的對話。觀察、感受、需要及請求為四部曲,意即教師聚焦在客觀描述學生的行為而非評價,同理學生行為背後的感受和需要,以及發出請求,協助學生選擇可滿足其需要的解決方法。 我問學生:「今天你用了一整瓶洗手液來洗手,當你用洗手液搓手時有什麼感受?」女生選了「放鬆」和「舒服」這兩張卡,因為手接觸到洗手液的觸感令她感到很放鬆,背後是她背負着功課和考試的莫大壓力,需要紓緩情緒。 當同理到該名女生的感受後,社工就接着找家長商量,並輔導女孩一起思考採用其他緩解壓力的方法取代頻繁洗手。我們希望借助感受卡讓學生梳理情緒,敢於說出行為背後的需要,擁抱負面情緒,有效加速教師協助他們解決問題。 個案2:師生衝突 以感受需要卡助對話 A老師多次規勸一名學生不要聊天,但該同學屢勸不聽,還在下一節課用粗言穢語說A老師的不是。我找該同學了解,但他拒絕道歉,一直嚷不公平。 我遂邀請同學與A老師一起用感受需要卡對話,分別着兩人選出數張卡,表示發生衝突時他們各自的感受和需要:老師選出「灰心」、「失望」和「憤怒」3張感受卡,以及「尊重」、「被理解」和「合作」3張需要卡;學生選出「嫉妒」、「煩躁」和「憤怒」3張感受卡,以及「自己決定」和「平等」2張需要卡。 當彼此的感受和需要呈現出來後,學生了解到老師已提醒他多次的失望和包容,而自己也不可能在應守秩序的課堂上滿足「自己決定」的需要,從而能夠平靜地從心出發向老師道歉。 學用適當方式滿足「需要」 身為一名教師,同時也是一個4歲女兒的母親,我絕對明白有時候小孩子「不聽話」,真的會令我們十分苦惱。不過透過「夥伴」機構「JUST FEEL感講」的教師培訓,我對善意溝通有更深的理解,也幫助我如何更有效地與學生和女兒溝通。善意溝通相信,我們所做的每件事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例如睡覺能滿足「休息」的需要,與朋友聊天能滿足「友誼」的需要。因此,當小孩子「不聽話」的時候,或許他們只是不懂得用適當的方式去滿足自己的「需要」。 我認為有效的溝通方式,不是嚴厲責備、讓孩子不敢犯錯,或循循善誘、讓他們乖乖聽話,而是用心聆聽他們的感受和需要,然後幫助他們找到恰當而又滿足到其需要的方法。鼓勵大家都嘗試多聆聽子女,以善意溝通了解他們! 上文提到我用作化解校園衝突與犯規的的「感講感受需要卡」,同樣適用與親子相處,歡迎按此了解更多:bit.ly/40E9uU2 文:楊潔婷(「感講夥伴辦學團體計劃」統籌教師、佛教慈敬學校訓導主任) 作者簡介:註冊非牟利機構「JUST FEEL感講」的願景,是轉化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文化,透過支援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攜手共創同理心校園和家庭文化,提升孩子的身心靈健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47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