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自聊:口罩與語言學習

最近不少學生開學或準備開學,相信對爸媽而言,一定鬆一口氣了。復課後,學生們當然要戴口罩上學,但不知爸媽們會不會擔心戴口罩對孩子學習有影響呢?不少歐美的家長也關心這個問題,一方面擔心戴口罩影響學習效率,另一方面也害怕不戴口罩會讓孩子感染新冠病毒。今期就跟大家談談口罩與語言學習的關係。 看不到表情 靠語氣、聲音大小解讀 首先,很多家長也擔憂戴口罩會遮蓋表情,並影響到孩子理解表情的能力,繼而影響社交發展。如果你也有同樣的憂慮,大概可以放心了。因為早於疫情之前,已經有不少科學家研究小朋友如何理解表情,更有不少以失明小朋友為研究對象的實驗,證實失明小朋友跟其他小朋友一樣,沒有因為看不到表情而影響情緒解讀,也沒有影響他們的社交發展。因為人的大腦是非常聰明,而且具有彈性,即使戴上口罩後看不到表情,小朋友仍然可以從對方的語氣、聲音大小等去解讀對方的情緒。 另一個家長常擔心的問題是:戴口罩會影響語言學習。畢竟我們會覺得學說話要看着別人的嘴巴才比較容易。但事實上結果卻出奇地相反:根據美國邁阿密大學一項有關學前兒童語言發展的研究,研究員把一批在疫情前沒有戴口罩的幼稚園學生,和另一批在疫情期間戴口罩的幼稚園學生比較,發現戴口罩的幼稚園學生,比之前沒戴口罩的,語言能力還稍稍好一點。 研究指戴口罩後 孩子說話更多樣化 參與研究的幼稚園學生,包括疫前沒有戴口罩的,以及疫情期間戴口罩的,都需要在上課期間戴上一個錄音裝置,用以記錄他們在校內所說的每一句話。之後研究員就學生的說話分析,結果發現,戴口罩的幼稚園生說話竟然較沒戴口罩的多,而語音的複雜度亦更加多樣化!研究指出,這可能是基於孩子戴上口罩後,要說更多的話去補充他們想表達的意思,亦有可能是上課的模式有所不同,導致這個結果。 但值得一提的是,以上兩個研究都只是短期研究,學界暫時未有就戴口罩對小朋友語言學習的長期影響作出深入的研究,尤其是關乎有特殊需要小朋友的影響。例如戴口罩會否阻礙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對表情的理解及心智解讀,又或是口罩怎樣阻礙聽障小朋友的語言學習等,這些仍是未知之數。不過,唯一比較肯定的是,疫情放緩,重啟面授課堂,應該能減輕各位爸媽的照顧壓力,而面授課堂總比網課更有效率吧!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4期]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疫情下家長的聲線

香港面對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第五波疫情,連續數月來的停課停工,除了帶來經濟上的影響,還帶來緊張的親子關係。前幾天,Konnie姑娘打電話給學生的家長,接電話的人出奇地不是一向照顧學生的媽媽,而是學生的姨姨。原來媽媽因為疫情期間督促幾個子女網課,導致「失聲」無法接電話;而且在管教幾個活躍好動的孩子上亦出現困難,所以要請親戚幫忙照顧,希望聲線盡快回復正常。「Konnie姑娘,她已經看了醫生,說是用聲過度而導致失聲,幸好沒有『生嘢』(大概的意思是沒有任何腫瘤),但醫生叫她看言語治療,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姨姨氣急敗壞地說。 整天督促子女 聲帶易過勞 疫情期間,家長有聲線問題絕不罕見,就算沒有「失聲」(即是完全失去聲音,無法說話),有家長的聲線亦變得沙啞;或是說了一整天話後,到晚上覺得聲帶很累,不想再說話。這些症狀都是聲帶疲勞過度而引致的。 正常的發聲是空氣由肺部經過氣管和喉嚨,令聲帶震動而發出。但如果壓力大、精神緊張,或是長期不當地用聲,會令聲帶附近的肌肉繃緊,聲帶甚至會因為過勞而「罷工」,導致失聲。 如遇上聲沙或失聲,首先要做的是跟個案中的媽媽一樣去看醫生,先確定喉嚨或聲帶位置有沒有任何病變。如果確定是因長期說話導致聲帶過勞,就可以嘗試做以下放鬆聲帶的練習。練習原理是在聲帶以上的空間增加阻力,令聲帶附近的氣壓上升,用氣壓去「按摩」聲帶附近的肌肉,從而紓緩繃緊。 水杯吹氣 練習放鬆聲帶 這練習名為「半阻塞發聲練習」,大家可以準備1隻杯或水樽,並注入大概一半滿的水,以及一支飲管。 1. 把飲管放入水的中央(插入水中大概2、3厘米) 2. 輕輕「嘟長」嘴巴並含着飲管,嘴形就好像發出「烏」這音一樣 3. 然後往水中吹氣,一直維持水面有泡泡 4.做到第三步後,就在吹氣的時候加入「烏」這個音,目標是要做到一邊維持「烏」這音,一邊保持水面的泡泡 5.如果想多點變化,可以在發音時發出高高低低的「烏」音,甚至用「烏」這音唱自己喜歡的旋律  這練習簡單易做,每次做大概5分鐘,每日2、3次,就能放鬆聲帶。不過,最後提提大家,如聲沙或失聲持續或惡化,請盡快看醫生及諮詢言語治療師跟進治療。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89期]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再談兒童餵食問題

剛過去的10月1日,對於全球所有餵食治療師(包括言語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而言,都是一個重要又令人振奮的日子,因為經過一輪爭取後,兒童餵食障礙(Paediatric feeding disorder)終於在國際疾病分類(The 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 10th Revision, ICD-10)中成為一個正式的診斷(diagnosis)。而這個診斷已於全球兒科權威——美國兒科學會(AAP)網站中刊登。 有系統訓練 可解決餵食障礙 我曾在專欄提及(詳見:https://bit.ly/3ncN1Ma),兒童餵食障礙是指一些小朋友雖然體重身高發展正常,但礙於醫療病歷(例如早產、心臟或呼吸道問題)、營養、口腔肌肉或心理發展問題,令家長在餵食時遇上很大的困難或抗拒。這類小朋友不是單純偏食,而是可以透過有系統的訓練解決的餵食障礙。 可能大家會問:一個正式的診斷有那麼重要嗎?有沒有正式診斷,治療師也可以治療吧!的確,現時我仍會為有上述病徵的小朋友提供治療和訓練。但試想像,假若醫學界對新冠病毒沒有統一的診斷標準和定義,很多有呼吸道病徵的病人可能會被誤診為普通感冒,被處方一般的感冒藥。病人很可能因此錯過治療的黃金時間。另一方面,如果沒有統一的診斷標準,各國對同一疾病有不同定義,也令研究治療方向的難度大大提升。 同樣道理,兒童餵食障礙一直以來在醫學界都沒有統一的定義,醫生和治療師各師各法,而相關的研究也很少,間接令很多小朋友錯過治療的黃金時機。由於無統一的診斷準則和定義,醫生也根本不能為此作出診斷或轉介。所以即使醫護人員見到家長在餵食方面遇到極大困難,也無能為力,家長亦不知道兒童餵食障礙可以透過訓練而改善。 分辨一般偏食和兒童餵食障礙 根據國際疾病分類(ICD-10),兒童餵食障礙的盛行率頗高,它會影響兩成正常發展的小朋友,更驚人的是有八成發展遲緩的小朋友會出現兒童餵食障礙。美國兒科學會建議醫生或家長可利用以下的問卷作篩查,以分辨小朋友是一般偏食還是兒童餵食障礙。如果問卷中有超過2個「紅色的答案」,兒科醫生就可以懷疑小朋友可能患上兒童餵食障礙,並轉介相關的治療師做進一步的評估和訓練。 由於這份問卷是以英文和用美國小朋友來做標準,香港仍未有相關的本地研究,香港爸媽只能當作參考。如果對小朋友的情况有任何懷疑,請諮詢你的兒科醫生或言語治療師。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9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言語自聊:剛剛好的育兒法

今期跟大家說說一個育兒概念——剛剛好育兒法(good enough parenting)。一直以來,社會對家長的要求很高,孩子長不高是家長的錯,孩子頑皮又是家長的錯,總之孩子一有問題,矛頭就指向家長,往往追求完美的育兒方式,令家長的壓力大增。所謂的剛剛好(good enough)其實不是新概念,早在1953年,美國兒科醫生兼心理學家Dr. Donald Winnicott已提倡這說法:育兒不應是追求完美,而是做到夠好,盡力做了對孩子好的事,沒有大問題出現,就是好的育兒方式。 最近看學術論文時,看到一個關於如何建立孩子安全感的研究,再次印證Dr. Winnicott的good enough說法。相信不少家長都聽過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在這個理論下,家長如對孩子的需要敏感度愈高,並有效回應孩子的需要,就愈為孩子帶來安全感。當孩子有足夠的安全感,就能勇敢地探索世界,嘗試不同的事情,這類有安全感的孩子,成長最理想。 毋須百分百回應 建安全基礎更佳 關於家長對孩子敏感度的論述當然正確,但對家長的要求卻十分高,帶來一定的壓力。而2019年一個關於孩子安全感的研究就有一個嶄新的看法:原來相比起家長對孩子的高敏感度,建立一個安全基礎(secure base provision)對小朋友的安全感發展更加有效。而要做到一個安全基礎,家長所需要做的就是「剛剛好的育兒法」。研究員發現,原來家長只要做到以下3點,就能為子女建立一個安全基礎,而這3點對嬰兒時期的安全感建立尤其重要。 1. 回應孩子需要,但毋須如依附理論般迅速回應 例如,孩子想抱的時候,若家長當下沒有空閒,可以先給予眼神回應,直到自己比較空閒時才抱孩子。重點是要建立連結感,讓孩子感到安心。 2. 對孩子的需要,不應拒絕或表示厭惡 研究指出,若家長在孩子要求親密感時對孩子大罵,或表示出鄙視的表情,即使家長只做一次這類行為,孩子都會記在心中,難以建立安全感。 3. 避免過分保護的行為 研究發現,若家長不讓孩子探索世界,過分保護,要孩子在家長的視線範圍內做所有事情,這類型孩子最難建立安全感。 最後,引用帶領這研究的教授的一段話作結:重點是你不需要做到百分百的迅速回應,你只需要有一半時間做出正確的回應。各位爸媽,請記住,你們毋須完美,只需要good enough就已經足夠了。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4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言語自聊:兒童餵食障礙

兩歲的Elsa(化名)出生於第25周,屬早產兒,乍看外表跟同齡小孩一樣,身高體重亦已經追上了同齡,在我的診所外面跑跑跳跳,智力發展亦屬正常,已經可以跟大人簡短對答,也會說句子;唯一問題是不肯吃東西,三餐都靠胃喉餵飼,即透過胃喉直接將營養奶倒進胃裏面。 早產兒三餐靠胃喉 抗拒用口進食 對於一般人,胃喉餵飼這個概念很不可思議,就算胃口再差,小朋友總會肚子餓,總會吃一點吧,或會覺得是家長寵壞了孩子。其實不然,原來Elsa因為早產,早期肺部發展未成熟,歲半前仍要依靠呼吸機幫助呼吸,亦有胃酸倒流的問題,故醫生不建議用口吃奶,怕引發吸入性肺炎,所以一直都用胃喉。直到歲半,醫生才容許Elsa用口試吃。 試想想,在短短一年半的人生裏,Elsa未吃過一口奶、飲過一口水,又怎會懂得吃東西呢?媽媽見Elsa吃東西遲起步,當然知道不會一步登天,給她時間慢慢學習。可是,經過半年的努力仍然沒半點進展,Elsa依舊抗拒吃東西,爸媽每次餵她都耍手擰頭,甚至扮咳、扮嘔來逃避。輾轉之下,經朋友介紹才來到我的診所。 跨專業難題 2019年始有診斷定義 其實, Elsa面對的是「兒童餵食障礙」(pediatric feeding disorder)。在2019年之前,這個狀况沒有一個特定的診斷,醫生會根據自己的經驗判斷小朋友的拒食原因,然後轉介。如果醫生覺得是口肌發展問題,會轉介言語治療師或職業治療師作口肌訓練;如果是心理障礙,恐懼吃東西,則轉介臨牀心理學家作心理治療;如果是營養問題,就轉介營養師跟進;有時甚至歸咎是家長的育兒問題,就轉介社工……如果醫生比較貪心,「大包圍」轉介4、5個專業,而各專業又出盡法寶各自跟進,有時建議甚至互相矛盾,令家長無所適從。 直至2019年,在美國威斯康星醫學院Goday教授的帶領下,於期刊上首次將Elsa這類進食情况定義為「兒童餵食障礙」:如果小朋友進食的能力明顯異於同齡,而這些進食障礙與小朋友的醫療病歷、營養、進食發展,以及社會心理發展功能這4方面有關的,就可以診斷為兒童餵食障礙。除了定下了新的診斷外,Goday教授建議及早介入這問題,並在介入時針對上述4方面訓練,提倡跨專業合作。 雖然喜歡吃東西的小朋友遠遠比像Elsa這些患有兒童餵食障礙的小朋友多,但由於這診斷仍然很新,未有太多人認識,大多家長都會覺得孤立無援。所以若大家身邊有這些小朋友及家長,請鼓勵他們及早尋求幫助和治療,不要獨自在家奮鬥啊! 參考資料:Goday, P. S., Huh, S. Y., Silverman, A., Lukens, C. T., Dodrill, P., Cohen, S. S., ... & Phalen, J. A. (2019). Pediatric feeding disorder: consensus definition and conceptual framework. Journal of pediatric gastroenterology and nutrition, 68(1), 124.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0期]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靜觀的力量

2021年轉眼間過了一半,這半年社會好像發生了很多事情,心很累,在夜裏合上眼睛,心仍然有很多聲音,腦海的念頭總是一個接一個,不能平靜。這時候,有點想念疫情前在「梅村」禪修短短的一星期,那時候每天都能練習靜觀(Mindfulness),內心很平靜。 一提起禪修或靜觀,身邊很多朋友都有點抗拒,覺得是宗教活動,「我哪有這般神心?」又或是覺得這個活動很「玄」,不適合自己。起初,我跟這些朋友一樣,不明白靜觀目的,但當我了解到靜觀科學的一面後,再加上親身體驗,我對這活動有了新的看法。 專注當下 科學減壓法 靜觀是指專注當下這一刻,比較廣為人知的活動是靜坐,就是大家想像的盤膝坐在椅子或地上,然後把專注力放到呼吸,感受自己每一刻的吸氣和呼氣。然而,靜觀並不止靜坐,而是可以應用到生活每一刻,例如:靜觀進食就是專注每口食物的氣味味道;靜觀步行就是專注地踏出每一步。而這件事之所以「玄」,主要是因為當我們專注做這些事情時,我們通常會慢下來,又或是慢下來才能讓自己更加專注,所以外人看起來,感覺就更加玄了。 以上說的都只是靜觀的方法,不如現在說說靜觀科學的一面,原來早於1970年代,麻省大學醫學中心的喬·卡巴金教授將不同的靜觀練習整合成一套減壓方法,並作研究,發現有系統地做這些靜觀練習對抑鬱症患者有幫助,然後研究伸延至在學的醫學生和在職的醫護人員,發現這些練習能幫助一般人減壓。這些好處並不止是由參加者自我報告,而是從參加者的腦電圖反映出來。在完成一系列靜觀練習後,參加者大腦內負責控制壓力的杏仁核(amygdala)之灰質(grey matter)變小,而大腦內負責解決難題及控制情緒的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在練習過後則變得更活躍,這說明了靜觀科學的一面。 靜觀進食5分鐘 為心帶來平靜 聽到這裏,如果你有興趣試一試,可以從靜觀進食開始,我個人覺得靜觀進食比起靜坐較容易接受,而且更容易感受到享受當下的威力。你要做的是:在一個人吃飯的時候,也可以是開始吃飯的首5分鐘,放下手提電話,專心地「吃」5分鐘,其間你可以專注於食物的外表、氣味、味道,以及自己如何咀嚼吞嚥,就好像小朋友第一次吃東西一樣,讓自己帶着好奇心欣賞食物,欣賞自己的吞嚥過程。你會發現這靜靜的5分鐘,即使是平日吃過無數次的常餐A,你仍然會有新的發現,這就是靜觀的可愛之處。 當然,如果你是第一次嘗試,我建議你在網上搜尋有關靜觀進食的聲音導航,會比較容易上手。簡單的一個練習,不需要額外的金錢和時間,只需要給自己5分鐘,就能為心帶來平靜。願大家在紛亂的社會中平安、自在。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6期]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建立詞彙小貼士

近期多了幼稚園家長問Konnie姑娘有關詞彙學習的輔助技巧,因為爸媽都覺得小朋友受疫情影響,減少了外出及上學時間,語言發展好像比哥哥姊姊當年慢得多。其實,家長的擔心不無道理,因為根據詞彙學習理論,小朋友學習詞彙有兩大方法:偶然學習(incidental learning)及有意識學習(intentional learning)。小朋友早期學習詞彙主要靠偶然學習,即是在生活環境或日常對話中學習,就好像我們小時候學習紅色的水果是蘋果,用來抹面的是毛巾,這些詞彙都是我們透過觀察和聆聽其他人運用而習得。所以,如果小朋友的生活經驗愈豐富,有愈多觀察和聆聽的機會,理論上詞彙也會愈多。惟在疫情或隔離期間,偶然學習詞彙這方法就未必可以完全實行了。 今次就讓我介紹幾個有意識學習詞彙的方法。根據美國國家閱讀評審委員會(National Reading Panel)的研究,詞彙與閱讀能力相輔相成,小朋友的詞彙愈多,閱讀能力就會愈強;而閱讀是其中一種可以代替偶然學習詞彙的方法,因為書籍有無限的主題,可多方面發展小朋友的詞彙。在伴讀期間,爸爸媽媽可以先自行閱讀圖書,並在書中找出目標的詞彙,再用以下5個方法來介紹書中艱難的詞彙,在家中來一場有意識學習詞彙的訓練: 1. 以小朋友友善的方法來定義詞彙 遇到不懂的詞彙,教師總會叫我們查字典,但查字典後學到的詞彙對小朋友來說未必深刻。而所謂「小朋友友善」(kid-friendly)的方法,就是用他們的語言來運用某個詞彙:例如在故事中出現了「靈機一觸」這個詞彙,爸媽可以解釋這詞語怎樣用,並以小朋友的日常生活作例子來解說。 2. 利用故事場景解釋詞彙 閱讀有一個好處,就是有場景(context),場景有助小朋友理解詞彙,尤其是一些抽象的概念。例如在故事中主角很「尷尬」,這情緒詞彙實在有點難解釋,但家長可以用故事場景來引入,再加以解釋,這樣小朋友就更易理解了。 3. 故事情節協助理解詞彙 除了利用故事場景來解釋外,故事情節也能協助我們理解詞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利用「前文後理」推斷某個詞彙的意思?其實這也是小朋友理解詞彙的方法。當然,對於年紀較小的小朋友,他們需要家長的協助來推斷,但這技巧會隨着小朋友的閱讀能力提升而成熟,亦會成為他們理解詞彙的方式之一。 4. 畫出詞彙意思 這個貼士對喜歡畫圖畫的小朋友特別有效,因為畫畫能將抽象的概念變得具體,亦由於是小朋友自己畫的,他們的理解會更深刻。而這裏所指的畫畫是速畫(sketching),並不追求什麼藝術造詣。 5. 運用詞彙腦圖 最後,詞彙腦圖就是利用腦圖的概念列出與詞彙相關的一切,包括詞彙的類別、同義詞、反義詞及一切有關的事情。以「海灘」為例,海灘是一個地方,它的近義詞是沙灘,與海灘有關的詞彙包括游泳、夏天、滑浪、砌城堡等等,這樣就能幫助小朋友建立一系列的詞彙了。 以上5個方法,家長可以按小朋友需要隨意運用,但緊記每次閱讀都應按小朋友的興趣和能力調節,如果強迫小朋友閱讀,不但令他們失去閱讀的興趣,更埋沒了對詞彙學習的好奇心,就得不償失了。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7期]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為何不肯開口吃東西?

3歲的鎧晉(化名)是25周出生的早產兒,比上一輩所說的「七星仔」還要早一點出生。由於在胎盤的時間不長,身體各器官尤其是肺部的發展都未成熟,出世以後的大半年都未能用口進食,每一口奶都由媽媽幫他倒入鼻胃喉。 鎧晉漸長,戒奶以後,理應開始進食,但他怎都不肯張開口。媽媽試過好言相勸,亦有打打罵罵「如果你不吃就整天都沒東西吃」,甚至出動平板電腦利誘,鎧晉都無動於中。用口吃飯對他都說,就好像要了他的命一樣。 起初,媽媽都抱着吃東西是人的本能,只不過鎧晉的起步點較其他小朋友遲,當然會慢一點,預計鎧晉會比同齡的小朋友遲一點加固、遲一點吃大人的東西。可是,日子一天一天過,鎧晉的進度未如理想,連飲一啖水都不肯,更遑論吃飯吃粥。於是,媽媽的壓力亦愈來愈大,身邊的親戚朋友又議論紛紛,有的叫她要狠心餓鎧晉幾天,有的怪責媽媽沒心機餵鎧晉吃東西,總之,身邊的「意見」令媽媽喘不過氣來。 香港專門治療餵食問題的治療師不多,主要由言語治療師負責。鎧晉媽媽輾轉之下來到我的診所,並訴說着自己和鎧晉的故事。她開始擔心鎧晉會一輩子都只能靠胃喉進食,又怕這樣下去會影響鎧晉的發展。的確,鎧晉的故事雖然在早產寶寶中並不罕見,但大眾對有餵食問題的小朋友的關注卻少之又少,加上身邊親友誤解又多,所以作為當事人的家長,往往承受很大壓力。現在就跟大家拆解有關餵食問題的3個謬誤,讓大家了解多點。 未能呼吸順暢 怎有動力吃東西 謬誤1:進食是身體的priority 1 其實對身體來說,呼吸才最重要。試想想,如果你剛跑畢馬拉松還在喘氣的時候,要你吃東西或喝水,你都不會想吃。而很多有餵食問題的小朋友在嬰兒時期都像鎧晉一樣,因為肺部發展不足而未能順暢地呼吸,連呼吸都不順暢,試問又怎會有動力吃東西呢?所以在開始所有餵食訓練之前,治療師通常都會先與醫生確認小朋友的呼吸狀態。 謬誤2:進食是人類本能 在小朋友出生的首3個月,進食的確是本能、條件反射(reflexive);但3個月過後,進食就會變得「有意識」(voluntary),小朋友可以控制自己吸啜與否,放不放食物入口,以至吞不吞下食物。由於進食在這類小朋友身上未必是個良好的經驗,因此每次進食的時候,腎上腺素有可能增加,進一步抑制胃口,所以他們並不會主動要求吃東西。 謬誤3:進食十分容易 吞嚥其實是個複雜的動作,在短短1秒吞嚥的過程中,要用上26條肌肉及6條腦神經,還要好好配合不同的感官系統作平衡,稍有差錯就會「濁親」。因此,好好進食從來都不容易。 看完以上簡單的解釋,希望大家對有餵食問題的小朋友及家庭多一份了解、少一點批評。相比起給予建議,這份了解對鎧晉這類小朋友和家長更重要。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3期]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咀嚼三部曲

朗朗(化名)因為進食時間過長、不懂咀嚼而轉介至言語治療診所。根據媽媽的描述,朗朗每一口食物都會含在嘴裏或是咀嚼很久。起初以為是小朋友不喜歡吃飯而拖長吃飯的時間,但之後媽媽慢慢發現,即使朗朗遇到喜歡的食物,例如雞翼、漢堡包等,他會表現得很雀躍,很努力地咀嚼,但仍需要很長的時間,可能是差不多5分鐘,才吃完一隻雞中翼。 只懂得用門牙 增加咀嚼難度 聽到這樣的描述,我當然要請朗朗即場「表演」一下。媽媽由診所附近買了魚肉燒賣給他做評估,朗朗表現得很雀躍,一手用牙籤將燒賣放進口中,不過他不像我們一口一粒地吃,反而用門牙咬出小部分,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就好像小白兔吃東西一樣,只用門牙咀嚼食物,結果花了3分鐘,終於把整粒魚肉燒賣吃掉。 在臨牀吞嚥檢查中,言語治療師會觀察小朋友進食的情况,評估口肌和咀嚼能力。朗朗的表現顯示出他不大懂得咀嚼,以致進食時間大大增長。回想一下我們自己吃東西,我們通常會先用門牙把食物撕開,然後用舌頭把食物推到大牙兩側,最後用大牙咀嚼食物。但朗朗只停留在咀嚼的第一步,咀嚼過程中只懂得用門牙,於是他只能用門牙代替大牙咀嚼食物,這當然令咀嚼的難度或需時大大增加。試想想,如果整餐飯都只能用門牙來咀嚼,我想我們也會像朗朗一樣,花3分鐘來吃1粒燒賣,甚至用2小時吃1餐飯也不出為奇。 訓練下顎口肌 強化咀嚼能力 正如剛剛所說的咀嚼三部曲,朗朗只懂得第一步,餘下來的第二和第三步都需要加強訓練。首先,我決定先教朗朗咀嚼的第二步,就是透過模仿,學習用舌頭把食物推到大牙兩側,經過兩星期的訓練,朗朗已經學到這個技巧。與此同時,為了增加朗朗的咀嚼能力,我配合了下顎的口肌訓練,強化朗朗的咀嚼能力,因為如果要大牙夠力咬東西,下顎的肌肉必須要強化。而最後一步就是學習用大牙咀嚼食物,由最容易咀嚼的星星餅開始練習,一直到煮腍的肉類,讓朗朗慢慢習慣用大牙咀嚼。 經過一輪的訓練,朗朗終於可以大口地享受自己喜歡的食物,而媽媽也不用為小朋友花過長的時間吃飯而頭痛了。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9期]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節日好玩學語

農曆新年假剛過去,小朋友們終於返校有期,相信爸媽們都鬆一口氣。農曆新年,是一年之中最大的節日,除了放假外,更可享受節日熱鬧的氣氛。我特別喜歡在節日前後的治療課加入節日元素,一方面自娛,另一方面教導小朋友有關節日的習俗。無論是什麼節日,家長們都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今次便以農曆新年這個主題作例子示範。 對於幼稚園及初小的小朋友,農曆新年是一個可以好好學習詞彙的節日,當中有不少特定的名詞,例如:利市、全盒(糖果盒)、舞龍舞獅、年宵花市、年花等等,以及各式各樣的祝福語,全是學習的好機會。 藏賀年物品 家中尋寶 其中一個在家學習名詞的遊戲,家長先在家中不同角落藏起與農曆新年有關的物品,然後跟小朋友尋寶,每找到一件物品,就要說出它的名字及相關特徵。例如:如果小朋友找到利市,家長可以問:「這是什麼?」如果小朋友不懂名稱,可以給予口頭提示,例如「這是利……」;又或是直接說出物品的名稱,然後叫小朋友重複。之後,可以形容一下有關這個物件的特徵,例如利市通常是紅色的,新年的時候可以𢭃利市等。這樣可以增加小朋友對詞彙的認識,同時透過不斷練習,增強記憶,對疫情之下減少出街的小朋友有很大幫助啊! 角色扮演 練習祝福語 而對於有學習社交需要的小朋友,我們可以利用祝福語練習。揮春有很多祝福語,像身體健康、青春常駐、學業進步、步步高陞,這些祝福語其實各有不同對象。家長可以在家跟小朋友練習,甚至玩角色扮演遊戲,「如果我是表妹,你祝我什麼?你可以祝我『學業進步』」,並解釋祝福語背後的意思。可能爸媽們會問:這些說話不會自然學識的嗎?的確,有些比較年長的小朋友能觀察這些說話背後的意思,但對於年幼的小朋友,尤其是疫情下較少外出,減少接觸其他人,他們需要更多學習機會和解釋,所以這些練習有助增加他們語言運用的靈活。 對於小學生,對節日已有一定認識,家長可以在外出的時候多拍照,記錄活動。可以的話,由出家門那刻就開始記錄,例如乘坐了什麼交通工具,當中有什麼活動,吃過什麼東西等。回家後,可以和小朋友看照片並重溫當天的活動,相片可以作為提示,讓小朋友有系統地回顧當天發生的事情。研究指出,回味生活片段(savouring)對提升家庭成員的快樂感有正面的作用,一舉兩得。 因此,家長們要記住,節日可以放假,但放假也照樣可以學習,都可以利用這些活動提升小朋友的語言能力。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