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創校長:停課可以不停學

相信每一個香港人,無論你的政見如何,2019年11月的日常生活及情緒,必然有一定程度的影響。說回教育,如果你是一位家長、教師或者學生,相信這段期間受影響會更加大。前陣子,政府未宣布停課,大家就擔心交通大亂,能否安全抵達校園;停課期間,大家就擔心學習進度,以及要安排人手照顧孩子;復課後,大家又擔心學校附近的空氣污染問題。 先不談政治及社會不穩為家長帶來的擔憂,要了解「停課」本質的影響,大家必須先去了解「學校」在城市角色的兩個重要任務:一、傳授知識,提供合適的課程,準備下一代進入未來社會,提供未來勞動人口的技能需要;二、照顧兒童,釋放婦女及照顧者的勞動力,為現時的城市提供勞動力。當一個城市,因為不同的原因,如天氣暴風影響、傳染病爆發,甚或社會交通不穩定,政府也會宣布停課,這是合情合理的操作。暫且先不在這裏談論2019年11月是否需要停課這個複雜的議題,「停課」本身就令到香港停止了學校的上述兩個功能,而製造了大家的擔憂。 安坐家中網上學習 如果「停課」發生在沒有任何通訊科技的年代,即沒有電視、互聯網或資訊科技工具,的而且確學校便無法讓學生遙距學習。但今天的世代,有着很多不同的工具,雖然學生不能如常回到學校上課,但仍能讓學生在家、或其他安全的地方繼續學習。要做到這樣的在家線上學習,重點不在於有沒有合適的網上平台,關鍵反而在於學校有沒有為此在行政編排上作出準備。 以筆者服務的學校為例,我們在有可能停課的前一天,已安排課程組及各學科的科主任老師,預先安排各科的老師在家工作,讓老師按各級各科進度錄製不同的學習短片及製作在家學習的教材,按指定時間上載於學校伺服器內,同時為學生編製在家網上學習的時間表。校方按時間表,通過YouTube及學校內聯網平台發出學習資訊,讓學生安坐家中學習。當學生在按時間表學習之時,老師亦已在編製明天的學習材料了!在11月停課的5天裏,我們共製作了122條學習短片,合共有19,752次觀看,全校30班學生共花了63,132分鐘學習知識。有了這樣的行政編排,老師不需要擔心花4小時由家中回到學校卻沒有安排任何工作,反而可以安坐家中,把交通時間花在備課的心思之上,雖然停課不是我們的希望,但卻讓學生可以選擇在家中繼續學習,維持學校在城市的功能。 為孩子安排體驗學習 停課的確令到老師無法發揮照顧孩子這個功能,需要家長自行安排家人、家傭或朋友代為照顧學生,這亦是停課迫不得已出現的狀態。但家長其實可以在停課期間,為孩子安排更多體驗的學習。因為在平日上課的日子裏,學習很多時都會編排在書寫、練習、考試及評估等方式之上,但其實學習或課程,重點是給予孩子學習機會。如果在安排上不能做到外出,家長亦不妨在日常生活中讓孩子學習不同的生活技能,如照顧家中的長者、學習照顧家中年幼的弟妹,或幫忙做一些家務。孩子可能是第一次學習如何使用洗潔精,學習如何使用洗衣機,雖然這不是孩子平時日常會做的事情,但也是一個豐富學習經驗的好機會。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9期]

詳細內容

君子之道:學用除顫器 傳播愛心

最近,我參加了消防處舉辦的免費「擊活人心——自動心臟除顫器課程」,學習如何使用除顫器,日後當有人心臟驟停時,可即時為他們急救,從而提升患者的存活率。 我校共有20多名教職員參加這4小時的課程,大家都明白到救人要掌握黃金時間,對於心臟驟停的患者,每遲1分鐘為他們除顫電擊,存活率便會減少7%至10%,故愈早為他們以除顫器急救,愈能大大提升生存機會。完成課程後,我們可申請一張證書,以示我們懂得運用自動心臟除顫器,而學校亦會在這部儀器附近寫上懂用兼持證的教職員名字,以備不時之需。 於我而言,從未想過一個見血會暈眩的自己,竟然會去學急救。我曾考慮是否參與這個課程,但作為一校之長,倘若學生有意外發生,難道我袖手旁觀?這不是我的性格,要幫到忙就要有相關的知識及技能,所以我最後決定參加這課程。 在這4小時的學習中,導師把原本眼光只放在學校的我,擴闊至香港社會每個市民上,我需要運用這技能去幫助任何一個病患者。此刻我不期然有所感觸,一個不懂醫學的我也會不分親疏,全心全力去救人,但現在香港人卻互相攻擊,甚至發生身體碰撞,導致有多人受傷,愛的包容已蕩然無存,那天我便帶着這份無比的傷痛完成整個課程。 盼孩子明白愛的真諦 晚上,我回想整個學習過程及感受,正正是一個非常好的德育教材,何不從德信這塊小土地做起,撒下愛的種子,不望果實如何豐盛,只希望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明白愛的真諦。「愛」是要無條件、無偏見地傾聽對方的需求,並予以協助。不管是與朋友之間的愛、與父母的愛、與孩子的愛、還是男女間的愛,我們都應該做到用心傾聽對方的需要,用心體會對方的感受。假如對方有難處,我們當然要無條件地給予幫助! 故此,學校已安排有興趣學習使用自動心臟除顫器的高年班同學,到護士學校學習使用儀器。出乎意料,他們不僅專心學習,技巧不俗,而且透過分享學習感受,看到他們明白要對人有愛,救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是一份愛,而這份愛是會傳播的。我們都想要一份長久的愛,所以要永遠學會——傾聽對方、感謝對方、尊重對方、寬恕對方。希望人人都有着這份愛,共同努力重建香港。 作者簡介﹕求知慾強,徜徉於教育、英國文學、藝術、正向心理學、犯罪心理學、管理學等不同的領域。「你是你所想,而非你想你所是」,永遠懷着一顆善良的心持續做對的事,深信僕人領導能吸納一班願意和你乘風破浪的團隊。 文:郭超群(德信學校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8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不要讓教育論壇淪為口水會

中學校長會辦了一個教育論壇,王師奶滿心歡喜,有一個教育團體肯為香港教育邀請社會賢達、教育有心人,為困在死角的香港教育出謀獻策,殺出一條生路。不是小婦人專拗頸,論壇有點雷聲大雨點小,或者係乾打雷,滴水全無。 出謀獻策 還是清談誤國? 講者算是重量級人物,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港大校長張翔、競委會主席胡紅玉、商界的吳天海等,還有三數名學者,因此小婦人擔定櫈仔(王師奶無資格入場,在電視機前擔定櫈仔而已)。不知怎的,忽然想起魏晉南北朝的士大夫「清談誤國」,寬鬆點說,論壇講辭性質確和「清談」近似,高調,理想,當然不會上綱到「誤國」。但既云教育論壇,則所論所談理應和教育有關,或針對時下教育缺失提出解決辦法,實質的提議似乎欠奉。 王師奶不是現場觀眾,只能靠傳媒報道,電視畫面播幾多就接收幾多,紙媒印幾多隻字就讀幾多隻字,電視惜畫面如金,報紙報道縮龍成寸,普羅如小婦人師奶輩,就只能管窺蠡測了。期望主辦單位中學校長會盡快將講者內容整理妥當,讓所有教育有心人參考借鑑。王師奶有一直覺得,通常一些團體辦活動,總是頭大尾細,開頭打鑼打鼓,大龍鳳做完,手尾無人執;或即使有人執,多是一年或半年之後,好彩就明日黃花,唔好彩就年後殘花。王師奶心目中,中學校長會算是所有教育團體中較有作為、較敢直言的一個,請打破一些團體的陋習,快些讓教育界得知會議全豹,無負舉辦論壇的初心。小婦人幾經辛苦,才能在YouTube看到馬道立和張翔的演講,其他不與焉。 如何將大道理編入課程才是關鍵 論壇的標題好動人:「課程的未來 未來的課程」。有以上講者陣容,在目前來看,也算是一時俊彥,且看報章的摘要報道:馬道立以「今日學生,明日領袖」為題,呼籲學生要具備社群意識(sense of community),要包容(tolerance)、尊重(respect)和妥協(compromise),並指法治不止尊重人權,更需要顧及公眾權利。馬道立首席法官字字珠璣,語語中的,情辭懇切,關懷出自內心,他真的希望今日的學生,明日的領袖能意識社群重要,人與人之間要彼此包容、尊重和妥協。其實道理並不高深,但在今日自我、刻薄、揶揄和固執氛圍中,似乎有點高調了。教育界如何把這毋庸置疑的大道理編入課程?小婦人不忍心馬首席法官的平實言論變為離地的高論,再轉化為空談,或美其名為近乎魏晉的「清談」。 中學校長會執事諸公,慎其始也須慎其終,論壇只是工作的起步,馬道立和其他學者只是提出方向,如何將方向變成課程初稿,不讓論壇淪為一時興起的口水會,才是論壇的工作重點。也許你們會說:「就算我哋做成課程,政府也未必會接納。」這是可能發生的事,作為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教育團體,一切盡其在我。共勉之。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8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我真正的第一個孩子

親子,一般說是家長與子女關係。但其實,世界上還有一種意義完全不同的「親子」,即使現實中沒生過孩子的人,一樣有這種關係。而我,是由當兩子之母開始,才認識到這一重「父母」意義。 我上過很多不同工作坊,學習管教孩子的不同心法和實戰技巧。大兒子約3歲時,老師說他可能有特殊狀况,着我帶他評估。政府兒科醫生評估他屬亞氏保加症,但也有心理學家覺得孩子問題不大,反而是我得關心自己的情緒狀况。於是,我斷斷續續接受心理輔導,又參加了社福機構的身心健康小組,後來接觸到心理劇治療,由此再一步步走向療癒自己身心靈之路。 在這條療癒之路上,我認識了一個以往沒聽過的字眼——「內在小孩」(inner child)。那是心理學概念,意指每個成年人內心都活着一個「小孩」,那是我們早年經歷創傷,在那時空下幼小的自己在內心留下的印記,可能是孤獨、焦慮、擔憂甚至是恐懼。 內在小孩搞鬼 延伸新傷痛 也許我們未必意識到其存在,但即使我們白髮蒼蒼,「內在小孩」都會一直伴隨我們每個人。我們愈是抑壓內心這個面向,到困頓的時候,這小孩就會像陰影一樣出來搞鬼,不知不覺地制約着成年人的自己,延伸出新的傷痛。 例如,由於自身成長的家庭狀况,我自幼不自覺地只容許自己愛爸爸、不容許有丁點憤恨爸爸的感情,那就是說,我有一個被苦苦抑壓的內在小孩。於是到我成為父母、面對孩子鬧情緒時,我內心就很容易對他的憤怒起反應。即使上了許多的管教工作坊,明白到任何情緒都是自然而生的、有其價值的,父母該做的是肯定孩子的情緒、針對孩子的行為,我還是發現自己在實際操作上的死穴——當兒子展現的情緒是憤怒,我就會非常不安甚至害怕;有時更會覺得自己被大力逼迫,結果我在瞬間失控暴走,爆發出遠遠超過兒子、令我自己非常懼怕的憤怒。 從前,我以為棘手的是孩子,兒子的憤怒很可怕,四出尋求處理方法。現在,我終於明白到,自己真正害怕的,其實是「另一個小孩」的憤怒。我需要更多學習,不是如何照顧我所生的兒子,而是如何照顧這個一直被我忽略的內在小孩,看到她的存在、她的狀態,面對她、接受她、肯定她、安撫她、愛惜她。 世界上每個人,不管是貧是富,童年時多少都會經歷過一些創傷時刻。那可能是嬰孩時代,哭了許久都沒得到回應的一刻;可能是大人關起房門,卻傳出令人膽戰的對罵和叫喊的晚上;也可能是父母不在身邊、寄放鄰家照顧的許多個日夜。事情過後,也許問題得到補償,也許沒有,但總之當刻心靈的傷痛,已在那個時空幼小的自己烙下印記。 所以,每個人都有一個內在小孩——而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內在小孩的「父母」。重要的是,不管過去童年如何,有過什麼樣的傷痛,其實我們作為成年人的自己,都可以主動擔當自己「最好的內在父母」,重新好好照顧這個過往被忽略的內在小孩。 也可以說,內在小孩才是我真正的第一個孩子。我現在知道,愈是把她照顧得好,就愈能把其他孩子都帶得好。謝謝兩個兒子,為我開啟這個美好的學習。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7期]

詳細內容

【香港神託會培基書院】助異國村民築路 體驗島民生活

學生戴仲文 (左) 及黃樂程 (右) 培基書院希望能讓學生走到世界不同地方,今年中六的黃樂程去年與20多位同學一同到斐濟體驗,她們更於一日內替當地一村落築了一條路,以改善當地村民出入的困境。 http://video3.mingpao.com/201910/BUS20191004_03.mp4 在斐濟期間,她和同學住在當地家庭,體驗當地人的生活,因而有深切體會。「斐濟的市區非常先進,有許多奢華的酒店,但我們到達的村莊卻是兩個世界,當地非常荒僻及缺乏物資,就連上網信號也收不到,全村只有村長家有固網電話及電視,晚上亦沒有電力供應。」雖然貧窮,但黃樂程發現他們鄰舍之間關係極佳,最感動的是其入住的家庭視她和另一位同學為好朋友,將家中最好的食物、牀鋪也留給她們。 中六的戴仲文則選擇在2016學年前往意大利米蘭交流,入讀當地學校及學習意大利文。他坦言往米蘭前只看了簡單的文法書籍,並不懂意大利文,起初在當地上課完全聽不懂同學說什麼,但慢慢卻學懂了意大利文,即使現時已時隔近3年,他的意大利文仍沒有生疏。 培基書院每年均有學生往海外當交換生,今年便有5位中三及中四學生分別前往比利時、日本、意大利、法國及美國當交換生,另外一位來自俄羅斯的交流生則入讀培基書院的中四級。 前主播繆美詩 (左) 訪問培基書院校長李建鋒 (右)。 繆美詩帶你睇學校分享: 「我的學習生涯中,最大收穫的就是上大學之前,參加了交換生計劃,在美國中部小鎮住上一年。這一年的經驗,有笑有淚,既令我學好終身受用的英語,也讓我認識真正的美國文化,眼界大開。我倒沒想過,原來本地中學課程也提供如此難得的機會。跟培基書院的學生接觸,我發現他們友善健談、對學習持開放及積極態度,且善於溝通,相信這跟學校強調國際視野有關。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為人父母的大冒險

致力身心靈工作、創辦台南市家庭EQ協會的劉仁州老師偶爾會來港辦工作坊,講題包括個人與家庭、親子關係等,每次聽他的課,都獲益良多。其中一次令我印象極深,他說:「家長不冒險,孩子不成長。」 其實道理不難明白。孩子愈受保護,就愈是脆弱。唯有經歷過失敗,孩子才會真正擁有自己的判斷力。愈肯讓孩子自己解決問題,孩子就愈有能力,成長得愈好。道理儘管顯淺,但實際執行上,父母往往受不住「擔驚受怕」的感覺。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世界上沒有一條絕對的「成功」方程式。然而很多父母都會不自覺預設一條「成功」之路,一旦孩子有所偏差,就會焦慮萬分。 父母們構想的「成功路徑」通常是來自個人經驗…… 父母們構想的「成功路徑」通常是來自個人經驗,而在生活壓力極大的香港,成功的定義也往往深受周遭家長影響。巨大的集體壓力每每噬咬,拷問父母有否為孩子準備「妥當」。我細仔現在讀K3,猶記得他K1時,已有家長憂談升小,甚至傳來全港幼稚園功課討論的群組連結。多少人明知徒添壓力,也會為了「將來較有保證」而替孩子作種種部署,可謂願者上釣。 我明白大部分家長的恐懼,那種不敢不玩這遊戲的痛苦。我慶幸的是,自己的成長經驗與高齡,讓我有足夠的定力,可以安心地不加入主流的作戰家長群,同時相信世上另有一條甚至更多條路——即使沒為孩子鋪排最好的路,他們都會有自己生命的韌力,以自己的方式和步伐成長。 我生長於海邊木屋區,父母沒能力好好照顧家裏的一大堆孩子。雖然關心匱乏,卻也因此而給了我們極寶貴的自由空間,獨立成長。還記得初小某天,我拿着英文課本坐在屋前,突然想通了,指着自己說「I am a girl」、指着弟弟說「You are a boy」,再興奮地指着路過的人不斷造句。鄰家大姐姐見狀,丟下一句「你瘋了嗎」,我奇怪她怎麼不明白我的快樂,遂悄悄聲的繼續造句自娛。 勿剝奪孩子「自己發現」機會 爸媽從不要求我學什麼,是我自己發現「學懂」知識的巨大喜悅。那種深刻的快樂,我至今不忘。所以我一直相信,學習可以是自發的、無比快樂的,關鍵是切勿剝奪孩子「自己發現」的機會。孩子會有足夠的韌力,為自己鋪砌往上爬的路,那不是一條父母能想像的路。當然,我也遇見過許多其他孩子的成長。孩子無心學習,很多時是因為他還沒成長到那個階段、體驗不到學習的趣味,又或未找到更適合的路,他需要的是父母更大耐心的等待和信任。我見過好些晚成的孩子,到了高中才開竅發力,成就卻不輸於人。况且,把目光放遠,到了在社會打拼,最終影響一個人成敗的,也不會是以前考過多少個A。若能着眼遠處,也許會較易放低對孩子該當如何的執著。 如劉老師說的,不要給予孩子所有的答案。他們不會按照你的願望成長,他們只會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成長。 父母相信孩子,就是相信生命、相信每一個生命都有成長的能力,即使有錯,也會在錯中愈來愈做得好。孩子成長得如何,看的就是父母有多大勇氣和決心向「大冒險」進發,放手讓孩子體驗、嘗試。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5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博士何價?

王師奶於2016年寫過〈真假博士〉一文,由於其時有菲律賓博士速成事件,牽連到嶺大高層辭職,校董因這事件而申請休假。速成博士鬧劇牽連甚廣,一些當時急待升格為大學的專上學院和幾間排名稍後的大學教員都有,小婦人謔稱之為「發水博士」。發水博士靈感來自發水麵包,能在專上學院或大學任教,本身都是真材實料的「麵包」,不過嫌銜頭唔夠響,資格審查時唔夠照,於是搵盆水將自己發大,菲律賓博士速成班就是這盆水。學歷看來是高了,多了虛榮,但內涵沒有增加。 捐錢「僭建」 胸無點墨 除發水博士外,另有「僭建博士」。何謂僭建博士?僭建本是非法,但僭建博士的僭建卻是合法,而且頒者欣然,受者無愧,授受皆悅。大學每年畢業禮中,例牌頒發三數位名譽博士,他們有些是在專業界卓有成就的人;有些本身已是名滿天下的博士學者,接受名譽博士是錦上添花而已;有些是捐錢給該大學的富人。捐款給大學發展是好事,學校為感激他的慷慨而以名譽博士學位回報,也無可厚非。但是,王師奶總覺得對真正寒窗苦讀,日以繼夜在實驗室研究有成的真博士不公道。放眼看城中一些所謂名譽博士,26個英文字母尚未識齊,胸無點墨,名片印有博士銜頭(多數略去名譽二字)。左右的擦鞋仔,博士前,博士後,叫得震天價響,他例必𠵱起棚牙,欣然受落。小婦人聽得除了毛管戙篤企外,感到是對經年苦讀響噹噹真博士的一種踐踏。 踐踏埋頭苦讀真博士 「博士」原是官名,始於戰國,秦朝時有博士70人,掌通古今;漢武帝時,設五經博士;唐有太學,博士兼做教授。在科舉制度上,博士這官職發揮很大作用。博士是在某一個專門上有特別知識的人,十分尊貴,今時今日,竟演變成「發水博士」、「僭建博士」和「買賣博士」,令人惋惜。有些落後國家,什麼都可以賣,博士學位固然可以賣,猖狂到明碼實價,不知何年何日,這買賣歪風竟吹到香港。據新聞報道,有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都參與虛無縹緲的榮譽博士「交易」,相信仍有為數頗多的知名或半知名人士都在這漩渦中。有人說受騙,王師奶相信這是刻意的「受騙」,他們都是江湖歷練人物,真係咁大隻蛤乸隨街跳,9萬8買個博士銜?有人鍾意坐轎才有人抬轎,有人要欺世盜名才有人賣假銜頭。小婦人不怪責這些要浮名充有料的草包,只為焚膏繼晷,埋頭苦讀的真博士叫屈。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5期]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發展遲緩自閉童升小 留意教師受特教培訓比例

問◢小兒現時5歲,患有自閉症及發展遲緩,現階段英文、數學及推理良好,但中文有一定落差。在自行收生計分制下,小兒(包括宗教分基督教)有20分。可否在校網41、48及95內建議一些合適小兒升讀小一的學校? 答◢以下為3個校網受過「特殊教育培訓教師」百分比較高的小學,應該較適合你的兒子申請: 校網41:華德學校 47%、耀山學校 67% 校網48:觀塘官立小學 51%、藍田循道衛理小學 62% 校網95:樂善堂劉德學校 65% 文:趙榮德 作者簡介:前喇沙書院副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3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和而不同的家

社會運動延續數月,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崗位。隨着看到愈來愈多的人際撕裂,我終於堅定地看到自己定位——以最冷靜的力量,活出最長久的韌度,盡力扶持所識所愛的人,不問立場地坦誠連繫,而非忌憚相避。 正是懷着這個渴望連繫的心,我體驗了在家中「求同存異」的寶貴歷程。當此亂世,我覺得很值得分享。 好些朋友都說,慶幸自己一家屬於「同溫層」,不用面對同牀異夢之苦。我沒有這樣的「同溫層」,我跟老公,一個黃一個藍。但我不甘心,難道沒有「同溫層」就不能活出美好家庭嗎?我是那麼易在崎嶇路上放棄的人嗎?我知道,這是上天給我的修煉。我也感謝上天出一條較難的人生題目給我,讓我的人生過得「更有意思」。 早幾個月,我們一直避重就輕,很少交換意見。當然,即使盡量迴避,偶爾老公不經意的一兩句話,還是會令我不好受。 不過,我清楚自己想「活成一個怎麼樣的人」。我渴望自己負責任,在能力範圍內對各方資訊都盡力查證,而且兼聽不同立場。不能確定的事,容許甚至鼓勵自己「存疑」,不急於下結論。即使對自己眼看很真確的事,都提醒自己,其他人可以看法不同,不要咬定是誰對誰錯。尊重別人,如同我尊重自己。滋養愛,而非恨。 我是以盡力明白我老公的心態,去跟他相處。例如我知道他是九型人格學中的9號仔,非常着重和諧、平衡,也有側翼1號仔的執著。幼時習得的模式,令他日常慣於迴避社交衝突,但一旦嚴正表態,就會伴以頗強烈的對抗情緒,令聽者不舒服。那一刻他不是針對我,他只是肉緊而已。 打開心扉溝通 關係更親密 感謝這兩年的身心靈學習,從前也許我內心會暗暗渴望他改變,以為「他的問題是絆住我幸福的關鍵」。但現在的我,知道「我才是自己幸福的全部關鍵」,關鍵是我如何看待自己和別人、如何創造親密關係。我可以非常安心地,完全尊重和接納他的想法和模式,完全不期望他改變。 同時我知道,即使我明白他,也可以跟他不同,我們不必一樣。我內心足夠堅強,可以既肯定自己,也肯定對方。我會在他的立場背後,看到他的美好出發點。我沒有跟他說過這些話。我只是相信,只要我有這個心念,他就會感受到,會明白我這個「求同存異」的心意。 終於,上周某一晚,老公趁孩子睡着後,主動跟我傾至黎明。他說,對社會充滿仇恨很痛心,很希望我們孩子的心靈盡量少沾仇恨。他只想孩子能知道世上可以同時有許多立場,不存偏見,最後孩子選哪一套,跟他是否一樣,他完全沒所謂。對於這想法,他很想聽我的意見。 我完全不是為了批判、證明誰對誰錯,而是想溝通、想互相理解、想我們關係更親密。 我發自內心欣賞他,說感受到他的開放和真誠、對孩子的愛、對我的信任。我們沒有談彼此政見的不同,我們都太了解對方想法了,而且那不是最重要。我們一起確認「求同存異」的目標。我也坦白告訴他,以往他的表達模式曾經令我難受。我完全不是為了批判、證明誰對誰錯,而是想溝通、想互相理解、想我們關係更親密。他很虛心的聽我意見,說願意留意自己這問題。就是這樣,我們敞開心扉,解開了好些結。 我們真的連繫上,儘管政見不同,但愛家、愛對方、愛孩子、愛社會的心是一致。我甚至覺得,雖然時日這麼紛亂艱難,但我倆的關係,此刻卻處於從沒試過那麼好的狀態。我們有信心,可以為孩子創造和諧美好的家。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3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校長唔易做

前一陣子寫過〈教師呢碗飯唔易啃〉,原來不單教師任人捽,就算在校內號令天下的校長也不易為。宋代詞人晏殊有「太平宰相」美號,天下昇平,位極人臣,得閒填詞寫詩,興到時「勸君綠酒金杯,莫嫌絲管聲催」,羨煞人也。王師奶認為校長處境相似,平日一呼百諾,倘教師勤奮敬業,學生動靜皆宜,公開試狀元三數,叩門申請表呎幾高,得閒接受電台報章訪問,暢談治校心得,「太平校長」與「太平宰相」,古今相映。 世事風雲,盛極必衰,無永享的太平。近日香港藍黄干戈,禍延教育圈。有人將亂局入通識數,累得董伯伯後悔當年太任情,批准通識教育匆匆上馬,致使今日滿街滿巷都是花果山子孫。又有一群議員鬧班學生不讀歷史,以至全無愛國心,似乎將所有責任推晒落教育身上。王師奶幼時常跟老媽睇粵語長片,每逢看到麥基為非作歹,作奸犯科,或是林鳳酒後失身,被壞蛋馮應湘逼落風塵,一定聽到吳楚帆字正腔圓,一字一字的說:「這是社會的錯。」小婦人其時一嚿雲,心想:明明是麥基馮應湘的錯,怎會說是社會的錯?社會是什麼,圓的,扁的?現在社會有難,有權有勢的人又將一切責任入晒教育數。校長、教師無一倖免,教育局長首當其衝。 幫學生又死 禁制學生又死 庸人厚福,此語不虛。吳克儉在任時畀人話佢「唔得掂」,你咪理,佢袋往2000幾萬俸祿,陽光海灘,掂過碌蔗;反觀楊潤雄,雖然是慢郎中,但橫睇掂睇都企理過吳克儉,可惜官不逢時,反送中風波一起,通識、歷史即成箭靶,楊潤雄成了孔明借箭的稻草人,滿身是箭。一時話佢縱容教師,一時話歷史唔必修;眨下眼又話通識唔應該必修。指手畫腳的多是口水多知識少的盲毛,但眾口悠悠,三人言之成虎,萬方無罪,罪在教育。教師呢碗飯固然唔易啃,也不要以為校長可以逍遙。 學生嗌罷課,教育局要校長𥄫實,不要讓教師煽風點火,不可讓學生胡作妄為。其時也,校長可以點做?如果高壓不准罷課,咁你準備班花果山居民作反;倘若擺出民主風度,罷也好,不罷也好,自由至上,一樣死,畀自由予人,必畀自由累死。家長也有黃藍之別,順得哥情失嫂意;你不是教師的知心人,他們的心是黃是藍不得而知,只能收斂平時氣焰,低聲下氣請他們持平中立。學生不罷課,卻在上課前在校門口拉人鏈,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上課預備鈴聲一響,乖乖入課室,寓抗議於服從,身為校長,唯有咕聲吞咗佢,平日的威風飄吖飄,飄上三十三天,九宵雲外。 以上都是小事,十一國慶照例舉行升旗禮,太平時光,升旗禮一定無問題,但近月氣氛熾熱如火焰山,紅旗一升,情况不敢想像,或噓聲四起,或背旗而立,如此場面,如何處理?升旗禮是愛國的表達,教育局認為儀式不可廢,學校一定要升旗。但今日局勢,真可能出現尷尬埸面,校長點做?倘若取消升旗禮,學校會受到教育局如何懲罰?升旗禮出現不愉快事件,學校又如何懲處學生?如此莊嚴的升旗儀式,學生唔肯做,老師唔敢做,官命難違,有校長要御駕親「升」。唉!校長唔易做吖!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3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