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明的天空:未來的未來?是誰的未來?

全球停擺,持續的抗疫日子沒完沒了,我們從來沒有如此深入明白,社交的距離原來如此關鍵,政府呼籲social distancing是盡量與他人保持至少1米距離(家中除外?不用說吧)。拉開人際間距、人人宅在家裏,確實避免病毒擴散,與此同時也重新定義了何謂「社交距離」。在數碼化的聯網世代,Zoom完之後還要Hangouts,在家工作或是學習,無論你喜歡不喜歡,也已經高速地改變了本來的定義、原本的距離。 網絡極度互動 還要紅館大台嗎? 友人問我:其實一切能否推倒重來?就像玩遊戲機般restart,開新一局?我回應老友:新的一局不是已經展開了嗎?君不見我們的網絡已從web 2.0進入web 3.0的帳幔:去中心化、去中介化的現象在這段時間明顯地此起彼落,而且走入了我們的生活中,未來已來。有人說:web 3.0是後物質年代,對於年輕人,虛擬世界其實不是那麼「虛」,而現實世界又不是那麼「實」。過往要大公司經年才捧紅的巨星,一晚紅館演唱會萬多觀眾,連演卅場,觀眾人數幾十萬;現時的網絡紅人或KOL一條視頻,分分鐘一次過10萬人點擊,數天累積百萬views、likes、shares……網絡,就是一個極度互動的「世界」,那麼,還要紅館大台嗎? 然而,未來是誰的,大家心裏是否很清楚?小王子說過:人生最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要用心去看,才能看清楚,我相信他不是說網絡世界。 記起2018年有一齣日本動畫電影叫《未來的未來》,由新世代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接班人細田守執導。故事講述一個4歲男孩「小訓」如何與其讀高中的妹妹相遇,妹妹名字就叫「未來」。「未來」從未來而來,妹妹一下子變成姊姊,時空交錯,連身分也幾可換掉,最後妹妹更救了哥哥,誰說我們不能回到過去,或是闖進未來?電影天馬行空,小訓不單與長大了的妹妹相逢,還遇上了幼年的媽媽、年輕的曾祖父……導演把家族傳承與個人成長利用時空穿梭相互交織,實是優質德育教材,讓人從故事中明白包容、承擔、體諒和勇氣乃是品格的內涵。抗疫在家的你和孩子,有機會的話不妨一起重溫這套獲奧斯卡提名之作,或有所啟悟。 孩子有否足夠內涵駕馭未來? 大家都相信疫情總有停下來的一天,而我們或者更加相信,在這場全球瘟疫過後,世界將會不再一樣。究竟這個未來是一個怎樣的未來?就是3.0的未來嗎?那麼,你認為我們的孩子,有足夠的內涵去應付和駕馭嗎?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0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學」在瘟疫蔓延時

親愛的朋友們,你好嗎?孩子們好嗎?口罩庫存還夠嗎? 從來沒有想過物資富裕的香港如此不濟。前陣子新聞還傳來旺角一間超市外,有3名持刀劫匪竟然搶走價值千幾元的廁紙,是可笑還是可悲?每天也收到排隊輪購口罩的消息,就好像一旦沒有口罩,生命幾近危在旦夕。現今在家工作、在家學習、在家隔離,在家也要確保去水渠的U形隔氣管道儲有足夠的水,才發現,原來在家也不一定絕對安全。 究竟在瘟疫蔓延時,如何看待新的日常?你不會天天去輪購白米和廁紙吧?所謂「日常」生活,其實是指一般的、平常的、像是十年如一日不斷重複的生活模式(pattern),也像遊樂場的旋轉木馬,循環不斷。霎時間出現的武漢肺炎、新冠病毒,把我們從那些建立已久的日常裏敲醒,瘋搶米糧廁紙是日常崩潰後呈現的「慌失失」吧!如果我們從來沒有細心思考過生活的意義,在全球一體化的今天,或許便提供了豐富又有空間的場景(資訊)給大家反省反省了…… 重新審視學校教育 調整學習心態 作為教育界同業,在我看來,各種反省之中,最值得審視的,當然是學校教育(schooling)。長期以來,教育體系要服務的,似乎仍是一種以「工業時代」為主的設計,我們透過標準化的考試追求高分,以之作篩選。然而創意和想像力卻不是紙筆、單向灌輸便可栽培出來的。疫症的出現提供了一個思考的機會,在家學習的重點不在於形式,而是學習心態(learning mindset)的重整。 「停課不停學」就是一個學習心態重整的時機,我們可以因應自己家庭的背景和情况,因時制宜地為自己和子女安排學習。這包括了學習的動機、過程和評估,而最終目的是培養出一種自主學習、持續學習的心態,這才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的實踐。坦白說,在充滿挑戰的廿一世紀,如果我們至今天還相信透過傳統的學校教育模式便能培養出能面對未來的人,會不會不切實際兼且離地呢? 聆聽孩童心聲 對話造就孩子未來 到此,你可能會問:「咁即係點?」朋友們,我建議你從日常生活中與孩子的對話入手。對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現今人人「自家隔離」,對話的機會是千載難逢的多。專家認為父母與孩子的對話質素直接造就了他的未來。你會容讓孩子以不同的形式多表達嗎?不下判斷,聆聽先行,以一顆無比溫柔而堅定的心仔細地聽聽孩童的心聲,你或者會發現:「自己個細路都幾叻喎!」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4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家庭覺醒

踏入2020年,有什麼願望嗎?香港社會重回正軌?闔家平安幸福?無疑家庭是華人社會結構的主要單位,我們都重視家庭關係,能享天倫之樂當然是福。大家也不會忘記「珍惜香港這個家」那輯政府宣傳短片吧?廣告內容是否令人感動,暫擱不提;然而,我們都明白大部分人皆從家庭長大,一代傳一代,一步一腳印,珍惜家人,互助互愛,理所當然。 家庭如模具 塑造子女形態 最近友人與我分享了一個關於家庭的比喻,相當有趣。話說朋友某天與剛大學畢業的子女閒談,其間他們提及從親戚朋友中觀察到幾個「家庭形態」,更漫不經心地指出父母在不知不覺間按着自己的價值觀、人生信念或者宗教信仰,於家中構建了一個個的形態,人在其中會受熏陶濡染,就像一個無形的模具,也就是一個個的模子,一旦把塑膠加熱變軟注入其中,冷卻後就能成形。我一聽之下,心裏不禁「嘩」了一聲,實是相當佩服今天年輕人的自我覺察能力! 其中一種形態他們叫「單面反光鏡」家庭。他們說在這種家庭中,子女就好像身處於一個四周圍着單面反光鏡的房子,他們看到的是鏡子的倒影,無法看透「外面」的景象,儼如身處於審訊室內,「外面」的人卻把內裏看得清清楚楚。他們笑說「單面反光鏡」的家庭成員看到的都是自己,人在其中不一定是自私的,但目光比較狹隘,看事物的角度單一,不能設身處地將心比心,同理心略低,重點是盲點區較大(看不到別人)。 「鳥籠」家庭 阻子女外闖 第二種形態叫「鳥籠」家庭。這個簡單易明:家,就是一個鳥籠,子女就像生活在籠中。籠內空間當然有限,然而籠子設立的主要原因是想好好保護籠內的人,尤其初生之犢。父母生怕籠外的種種「可能」、「或者」帶來傷害,因此規矩多多,孩子動輒得咎,不敢妄動;然而當子女年紀愈長,就愈想往外闖,問題是:在這種家庭形態中,無論子女怎樣用力向外跑,最終都會被籠子的欄柵阻住;一旦缺乏力氣時,或會選擇放棄,心想:逃不了,也不想令父母擔心(傷心),唯有同聲同氣…… 還有一種家庭形態叫「多啦A夢」平台:平台之上,成員各取所需,規矩簡潔不贅,父母子女相當互信,高度自治,人人也有自己空間。友人子女極之推薦,並且認為自己就是身處其中……友人聽罷哭笑不得,高呼幕後種種的擔驚受怕,苦口婆心,萬般忍耐,實是難以言喻,然而心裏又慶幸子女難得如此精警覺察,自主獨立,深信他們必定能夠面對將來未知的人生。 朋友們,你又身處於怎樣的家庭形態?又或者,你是從怎樣的「模具」走過來的呢?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8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躁動中的日常

親愛的朋友們,生活怎樣?有口難言?鬱悶嗎?憤怒嗎?回想過去幾個月,甚至有痛的感覺吧!?在這躁動的歲月裏,「日常」會是怎樣的呢?親子生活能如「常」嗎? 有說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迎來的不如意事往往居多,此乃「常」。原來生活如「常」就是十天裏面有八九天也未必盡如人意,難怪正向思維訓練如斯受歡迎,快快樂樂生活下去難道只是童話故事?真教人情何以堪。其實我們都明白事情是否如意,都是十分主觀;此外,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抱着這樣的心態,見一步行一步也無不可。那麼在過去幾個月,你的「親子日常」是怎樣的呢? 不平常的「親子日常」 有意外收穫 有位家長友人,她的孩子深愛足球運動,但由於近日時有交通延誤或者阻塞,她唯有每次都盡量陪同孩子出席足球訓練,一來管接管送自己安心,二來也可觀察一下兒子的情况。想不到在這段日子,親子關係從沒如此親密過。媽媽不單了解自己的孩子與其他孩子如何互動,也終於明白到兒子對足球運動的熱情,原來是遇上了一位滿有熱誠和愛心的教練。於躁動的日常中,看着孩子在球場上縱情奔跑,與同伴磨合默契,鍛煉體魄,縱使有種平行時空的感覺,但實在也是一種欣慰。 也有另外一位友人,就在此間,生上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病,平時忙於工作的他,總是認為多勞多得,賺得幾多得幾多,此刻社會騷動,生意不如往昔;有見及此,他索性放假養病,病情果然迅速穩定下來。休養期間,閒來時大量閱讀,想把過去十多年未看或只完成了幾頁的書一次過啃掉……他的小女兒看在眼裏,就嚷着不如一起去圖書館,與爸爸齊齊「悅」讀……於是這一兩個月間,他幫助孩子汲取書本養分之餘,自己更對刻下生活及現時社會狀况進行了深入的思考和反省,躁動中的身心療養,實在難得。 學小孩找開心小事 本來日常生活,應是芝麻小事,然而這半年以來,日常經驗都不日常,甚至令人難以想像。孩子世界,純真簡單,最能活在當下,一杯雪糕、一齣卡通,就能笑個前仰後合,一群孩子更能相互感染快樂氣氛,如果你已經忘記了什麼是開心,可以請教一下家中港孩。話雖如此,人生苦短,雖則生活躁動不安,但仍得要活過去,從日常中找出小事讓自己感受到喜悅與快樂,或許就是良藥。只要不放棄,堅持下去就會見到希望!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1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謊言

不知打從何時開始,我們對謊言的敏感度降低了……有人說過:「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真的嗎? 1997年,《鐵達尼號》上映,故事感人浪漫,電影配樂了得,歌曲家傳戶曉,翌年最終獲得11項奧斯卡金像獎,而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導演突破了視覺特效的極限,創數位影像技術之先河;那時我想,此片之影像天馬行空,既超越了現實生活,卻又活現了所謂的「真實」,叫人真假難分。 白色謊言 只為令大家好過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為人父母,培育孩子誠實真摰,比培訓其有十八般武藝重要得多,你同意嗎?英語世界中有個詞叫White Lies,中譯白色謊言,意指有時因為不想令場面尷尬或無意間得失別人,於是說一個小小謊話,企圖「瞞騙」一下;大多涉及一些看似無傷大雅之事,例如老闆請客,明明吃不飽,口裏卻說成:不錯呀!很好呀等等一些婉轉到不得了,甚至模稜兩可的「灰白」言辭,欲令人人好過,是謂人之常情!? 有時又或者不想打擊剛萌芽的信心,於是嘗試放大僅有的好處,避重就輕,例如孩子學琴多時,惟懶於練習,技巧自然生疏,某日偶然興之所致,「獨指琴魔」,父母看在眼內,見其能坐在琴前已是Good Job,當然期望孩子能繼續努力,於是美言一番,鼓勵鼓勵;此等美言有多真,我想孩子們其實最是清心,哪句真,哪句沒那麼真,他們都能分辨,只是未必能說個明白,遑論動機若何。 朋友們,白色謊言也好,灰白謊言也好,這些年來我們耳濡目染,不多不少也學會了一點點語言藝術(或者偽術)。近月人人重視資訊Fact Check,不輕言相信,必定查究事實,相互驗證,末世情懷濃厚,恍如「殺到埋身」。無論如何,如此思考態度實乃生活於這個後現代社會必備良方,也是孩子們面對勇敢新世界必要精通的生存之道。如果覺知(Being aware)是面對幻想的不二法門,看來這是時候讓我們反省反省,做個超級老實人,對己對人,坦誠相待,以身作則,好讓孩子們自覺追隨,身教永遠也重於言傳吧! 諾貝爾文學獎得獎作家索忍尼辛曾說:「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今日香港,謊言處處,縱使妄語無窮,黎明一到,必如露如電,盡化泡影。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5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烈火青春

友人說:「因為這件事,每個人都有點不同了。」 我不能同意更多。這個盛夏所燃起的火焰,一發不可收拾,就像已經持續逾月的亞馬遜雨林大火,不禁想問:會迎來萬劫不復的後果嗎? 這天在街上偶遇舊生,昔日的小男孩蛻變成手長腳長的小伙子,滿臉陽光和稚氣恰巧與其一身黑衣打扮形成強烈對比,惟笑容仍是腼腆可愛,舉手投足均流露着無限青春。大男孩透露整個暑假完全不一樣,沒有往常的打機、旅行、去hea……因為大部分時間都投入於社會運動,他說:「事已至此,無可能因為開課而停下來。」並謂完全明白自己為何如此投入,侃侃而談。 學生毅然投身社運 幾句對話,我看着他,只感到身前這個年輕人眼神清澈,語氣堅定,絕不是鬧鬧笑笑,三分鐘熱度。他的回應讓我忽然明白到人的成長原來可以如此迅速,像是一下子想通了,那種毫不猶疑,毅然投身的取態,不知怎的,令人鼻子突然發酸,一時無言。最後我拍拍他的肩膀,互相道別。轉身剎那,眼淚奪眶而出,千百個問號盤旋。 去,為什麼?點解?為什麼讓烈火點燃青春,並把時間壓縮,把青春的幻想與狂熱倏忽間打得散滿一地? 「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美麗小鳥一去無影蹤,我的青春小鳥一樣不回來……」 那些年仲夏,與同學窮遊杭州,時為改革開放初期,也是剛剛提出「一個國家,兩種制度」這項設想之時。記得有一晚,睡不着,幾個男生就騎着單車,在十大景點之一的蘇堤狂飈,最後被解放軍截停查問,幸而只是好言指示要回飯店休息,差點嚇破膽,難忘之至……青春,應是那樣的色彩豐富,充滿着瘋狂幻想,讓人留戀的吧?! 有人說過:青春的美麗和珍貴乃在於它的無瑕。 時代讓年輕人奉上青春 無瑕,更在於它的去不復返。回歸廿二年之際,歷史選上了這一代的孩子,時代讓他們不單把青春雙手奉上,甚至整個人生。如果命運能重擇,你願意把命運骰子再擲一次嗎? 亞馬遜大火何時會完全熄滅?專家指出就算把火撲滅,亞馬遜熱帶雨林生態的復原可能需時二百年……同在烈火下的香港社會,有機會復原嗎?會失去這一兩代的年輕人嗎? 無語問蒼天。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9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守護未來

Happy PaMa的爸媽朋友們,8月了,6、7月到現在,你快樂嗎? 我相信無論你是60後、70或者80、90後,在這段時間裏,實在難以形容自己的心情吧?那種難過和不安,在港也好,在外地也好,都跑到心坎裏,揮之不去。 友人向我說,這段日子看時事直播的時間,都超過了以前看英超賽事直播的總和,對着電腦、電視、手機,很想知道更多;最揪心的,是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啲咩」……一提起「唔知可以點」,眼淚就湧上,一幕幕畫面閃現,有時更是徹夜難眠。 從事教育工作幾十年,暑假是唞氣換氣的時候,今年卻例外,因為就算外遊也會放不下這個小城。心有戚戚然,就會思前想後,美景良辰,無法消受……結論是發現自己對這個地方的感情是那麼深,明白到孩子們那種追求與堅持是這麼單純和直接,原來心裏真正放不下的是他們,而他們就是你和我的未來。 有人在聽卻沒有真正聽到 1960年代的獅子山下,許多人都是憑藉艱苦奮鬥,永不言棄,透過靈活變通,養活了幾代人,努力建立國際信用和聯繫;21世紀的香港,年輕人對過去以「搵食」為主的物質價值取態十分懷疑,身分認同卻依舊是這個吃四方飯的地方,透過網絡,彼此聯繫,甚至超越地限;然而,就在這光速的網絡世界,你會發現平行時空像是存在,一如Simon & Garfunkel的名曲 The Sounds of Silence中有一句:「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有人在講話卻不是真正說話,有人在聽卻沒有真正聽到,彷彿彼此活在平行世界,然而卻又同坐一條船。網絡相同 的直播,竟然有着極不一樣的結果。令人滿腦子問號,拋下一句句:「咁都得?有無搞錯?」 意願夠強 方能成事 前人種樹,從未放棄,今天,我們可以丟下他們不顧嗎?實在愧對前人曾經胼手胝足的付出和努力。有位前輩曾對我說:「意願夠強,方能成事。」各位爸爸媽媽要好好努力守護喔,只要有信心,未來就是無限可能……有首歌叫《香港地》,說中了這份深情,實屬加油之選:「唔理事情有幾困難,環境有幾亂,你都仲係我屋企。之前係,而家係,將來都係。同熱愛這遍土地,大家刻骨銘記,愁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4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我們與「同行」的距離

己亥豬年,六月飛霜,漫天風雨,雷電交加,一眾爸媽朋友們,心情怎麼樣?還安好嗎?暑假臨近,有為孩子們安排什麼嗎?你會把孩子的假期擠滿活動?還是隨遇而安,看看情形吧?抑或視乎孩子的興趣和能力,按環境狀况,靈活安排?無他,放暑假的初心,就是想與孩子同行。 暑假屬調整親子關係時機 暑假其實是一個調整父母與子女距離的時機。「距離」當然是指關係啦!回想自己兒時的暑假生活,多姿多采,全然自主,即自行打發自己時間,自己玩意自己創作,那種自由自在的感覺,無法言喻。額外的獎賞就是爸爸每當放假,就會帶我們到公園玩耍,實行connect connect……溜溜滑梯、盪盪韆鞦、爬爬鋼架,這就是半天的節目,再加一個甜筒雪糕便是完美句號。父母子女因為假期接觸多了,也沒有功課默書要完成和準備,矛盾大減,生活滿意度幾乎「爆燈」。距離是兩點之間的空檔,關係是心理間距,是遠是近,是否同行,確實有點主觀與微妙,相對物理空間截然不同,重點在於能否相互聆聽,同行先要同心。 「你們以前也是因為有愛才會結婚生小孩,那為什麼現在沒有?」 台灣較早前有齣電視連續劇被譽為神劇,大破收視率,也有效提出種種社會議題,談的是善與惡——《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提到的議題眾多,全部環繞着現代城市人對道德價值的判斷、網絡媒體的興起及其生態,以至到精神病患與家庭關係等等千絲萬縷的糾纏,讓人反省良多。其中提到一個家庭本來幸福快樂,父母為專業人士,育有一兒一女,可惜因為不幸事故,夫婦陷入不解和糾結的關係中,臨近決裂,醞釀離婚,此時,小女兒向父母提了一個問題:「你們以前也是因為有愛才會結婚生小孩,那為什麼現在沒有?」夫婦二人當下就無言。劇情最後講述此家庭最終步出陰霾,轉捩點是能夠找回真正初心,讓愛化解僵局與危機。 豐子愷先生有一篇散文叫做《漸》,師長爸媽不妨細讀細想:「使人生圓滑進行的微妙的要素,莫如『漸』……在不知不覺之中,天真爛漫的孩子『漸漸』變成野心勃勃的青年;慷慨豪俠的青年『漸漸』變成冷酷的成人;血氣旺盛的成人『漸漸』變成頑固的老頭子。因為其變更是漸進的,一年一年地,一月一月地……一秒一秒地漸進……」許多時,我們都在不知不覺間,完全不在意時,忽略了那個「漸漸」,也就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轉變,與人或與己的距離是遠還是近了。 真誠自省自覺 才能同心同行 「知」(Being aware)是駕馭變的竅門,因此無論順逆,透過真誠自省自覺,才能同心同行,希望就在雲後面。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9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學得快樂 從玩具入手

想起德國,你會想起什麼?總理默克爾?德國汽車?足球?鹹豬手?啤酒?抑或是…… 而我就會想起德國玩具,尤其是給幼兒的學前玩具。5月上旬獲德國斯圖加特教育當局安排,考察當地STEM教育發展,再一次體會到基礎教育的重要。幼兒期是人類成長最急速發展的時期,優質玩具所扮演的角色,不容忽視。 講起德國玩具,不能不說德國人一貫認真嚴謹的態度。不是說他們所製作的玩具乏味或令兒童提不起興趣,而是玩具設計也帶着教育意味。筆者走訪了兩所教育玩具製作公司,規模大小不同,但各有千秋,而且都以兒童為本。 趣味畫沙 刺激觸感 沙盤有聽過嗎?就是一個長方形的木盤子,上面鋪滿了白色無毒的幼沙,用手指就可在沙面上畫出種種圖形,也可打手印;亦可利用不同的特製工具,創造出無限趣妙的花式圖案,十分好玩。有些沙盤底座更加上燈光效果,圖畫完成後就像一幅沙畫,燈光從空白位置透出,趣味更濃,小孩必定樂此不疲。沙子出於大自然,把大自然融入孩童的遊戲世界,有着意想不到的作用。還記得孩子在海灘上都喜歡玩沙嗎?小小工具,有沙有水,就可以玩上一整天。沙子的觸感美妙,當幼沙經過指縫間,或把小手藏入沙裏,會有一種特別的安舒感。 或者你會問:這些幼兒玩具怎樣與STEM拉上關係?德國人重視手藝,敏銳的觸覺來自小時候的基礎「訓練」,而這些玩具本身就是刺激不同觸感的好工具,如木和石都是硬的,但它們表面的質地都不同,甚至溫度也不一樣。這些細微的分別造就出不同的想像,如果STEM的重點是要透過「落手落腳」去把知識隨時應用及連結於日常生活中,凡事好奇和喜愛探索就是核心的態度了。 有限材料 發揮創意 小時候物質缺乏,大多父母都沒有多餘的資源去買玩具給孩童玩耍。孩子就把隨手找到的東西當玩具:一根木頭、幾顆小卵石、一排木製晾衣夾、幾圈橡根……數之不盡,生活中眼見到的,都可成為遊戲的工具,換言之,孩子要滿足天性愛玩的渴求,就要想盡辦法,以有限的材料去「解決問題」;遊戲一旦給發明,孩子就玩個不亦樂乎,開心過後,有時某些技巧都在遊戲中掌握了。 學得樂,孩子能快樂成長,是德國基礎教育的基調。那麼,學得樂與教得樂應該是孖生兄弟了?!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4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解結還須繫結人

廿一世紀,最令人感到費勁的,是篩選然後做決定。海量的資訊每天湧到面前,甚至為你度身訂做。你去旅行在網上搜尋過資料嗎?OK,稍後大量相關的信息就會悄悄地端到你面前,生怕你看不見。生活在這個大數據時代,我們一早已習慣了被「餵食」,甚少靜下來聆聽自己的聲音,甚至連思考也外判。 那麼小孩子呢?記得《國王的新衣》這個童話嗎?國王一直都被大臣侍從簇擁,提供不實資訊,國王真假不分,被自己的喜好和前設蒙蔽,直到小孩戳破真相,騙子逃之夭夭,大家方才發現自己被愚弄了。唯有小孩清明如鏡,看見與看不見,需要思考嗎? 生活中我們無法時時去檢視一切前設,否則活不成,所以我們不會每天都去推敲太陽第二日是否從東方升起。前設讓我們有效率地建構生活所有,當然前設也可被推翻或修訂,如我們從來都認為不可能拍下黑洞的照片,但只要不斷努力,總有難以置信的突破。 心結成為對人對事的前設 古人結繩記事,是文字出現之前的一種記憶方法。有人說結繩記事最早起源於「結繩記路」,在分岔路口的樹枝上綁一條繩子,用來指明方向;也有人說,古人記事「大事打大結,小事打小結」。我們現代人都喜歡另類結繩記事,結的卻是心結……這些心結有新有舊,或緊或鬆,很多時更會成為我們對人對事的前設,影響着每一個看法或決定,你有想過自己是那個「愚昧」的國王嗎? 有一個練習可嘗試擺脫一下前設,大家不妨一試,就是用「右腦畫畫」。大家都聽過左腦擅於分析推理、掌控語言、理性邏輯思維;而右腦則是直覺的、非理性而跳躍的、顧及整體全面。無疑今天學校教育明顯是左腦培訓為主,左腦慣性地主導了生活。有人建議臨摹畫像時,把原作上下倒轉,摹畫時自己便不知在畫什麼,因為圖像倒轉,不合邏輯,左腦模式無法介入,前設不成;在沒有加入任何個人觀點或已有經驗下,右腦變成主導,畫出實際看到的東西,一如道出真相的小孩。 全腦並用 造就無限可能 養兒育女,多方提醒教導,有如結繩記路,然而繩結只是記號和提示,不是目標;細意聆聽內心聲音,一邊打結一邊解結,全腦並用,孩子們就能看到那不可見的(seeing the unseeable),造就無限可能。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9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