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同理心學堂:青少年期,是家長煩惱開端

「自從升上中學後,我個仔成日拎住部手機,係咁同人寫信息……」 「我個女以前好聽話。但升上小六後,就成日駁我哋嘴,仲開始學人扮靚!」 「我個女話想去夜街,仲話要去朋友屋企過夜,我點放心呀!」 時間過得很快,孩子由呱呱落地、啜手指、流口水、要換片餵奶,轉眼間便發育長高,身子已高過大人的肩膀。當子女不再依偎自己,不再事事依靠自己,目送孩子的童年,為人父母者,真的感到依依不捨。有時甚至會想,如果時光可以停留,讓孩子的成長停留在那一刻,永遠需要媽媽的擁抱,需要爸爸的引導,那有多好,因為實在捨不得那份互相依存的親密感。 然而,回心一想,若他們真長不大,又會怎樣呢?想想以下情况:進入青少年期,子女沒有朋友,只「宅」在家;子女不喜歡時尚妝扮,永遠穿那件迪士尼外套出街;沒有主見,不會反駁大人,事事要問父母意見才敢行動……如果這樣,你又會有何反應?有何感想呢? 做父母,就是經常有這一種矛盾,又想孩子快高長大,又想他們不離開自己。 面對孩子變化 父母難適應 順應天性,進入青少年期,子女便脫離孩童時的「BB味」,渴望建立自己的個性和身分(Identity),追星、玩心理測驗、星座占卜等,模仿別人和探索身分,是很普遍的表現。渴求朋輩的認同、對異性有興趣和幻想、反叛、渴望自由、情緒不穩等,都是青少年期的「自然現象」。其實,青少年往往覺得自己的轉變「無問題」,正常不過,但感到煩惱、把問題放大的,往往就是我們這班大人。對於這個急劇的轉變,父母的確比少年人更難消化和適應呢! 「姑娘,咁我可以點做?我係咪唔理佢就得呢?」這一句說話,我在家長講座、輔導面談,從家長口裏聽過千百遍。沒錯,孩子長大了,我們的確要學習「放手」,有些「雞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例如吃什麼、房間如何擺設、用什麼款式的書包,就給子女作主。他們都需要學習有主見,亦需要有自己生活的空間。然而,又是否什麼都不用理會,給他們自己做決定呢?我認為青少年人仍在成長的轉捩點,他們在重大決定上(如選科、升學、談戀愛等),會有迷惘、不解的時候,仍很需要成年人的指引和關心。作為父母,可以嘗試轉用一個彷彿「朋友」般的姿態,和他們傾談。 以下就是一些例子,如果我們能夠用「同理回應」,加上以朋友說話的口脗,便可以和青少年子女好好溝通︰ 「就快揀科了,你會唔會都有少少煩惱,唔知點揀?如果你願意,或者我都可以畀少少意見。」 「近來,見你心事重重咁,係咪因為朋友關係或者學業壓力?有冇嘢我可以幫到你,同你傾下?」 「我明白你好想去外國升學,應該都有好多嘢需要考慮,如果你OK,我可以同你傾傾……」 在子女青少年期,學習適當地放手,有智慧地同行,是父母重要的人生功課。這份功課雖然艱難,但總會過去的,願大家苦盡甘來。   註︰各位讀者如對上述題目有任何查詢,歡迎致電2332 4899 或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文:葉思雅(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心理輔導員、認證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5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融合教育SEN學生的挑戰

港府自1997年開始推行融合教育,讓一些有輕微學習困難、有特別學習需要(SEN)的學生入讀主流學校,學習如何融入社會之餘,也讓學校其他同學、教師及家長,認識、接受和尊重個別學生的差異。然而推行逾20年,成效一直受不少質疑。 簡單來說,一間學校可同時接納不同類別的SEN學生,包括: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ADHD)、自閉症(ASD)、溝通障礙(CD)、情緒行為問題(EBD)、聽覺障礙(HI)、智力障礙(ID)、肢體殘疾(PD)、特殊學習障礙(SLD)和視覺障礙(VI)等,可接收的學生可以由十多至百多人不等。政策原意是希望SEN學生融合在普通學校就讀,與同齡學童一起接受教育。可是在現實中,教師、社工、教育心理學家,都為了要處理這麼大量和不同類型的SEN學生而疲於奔命,間接減少其他學生受照顧和支援的機會。 教師教學壓力增 學生家長反應多負面 實際操作上,前線教師遇到不少挑戰。他們需親自設計和製作多元化的教材,並適時調整教學方法,讓個別差異的SEN學生適應。然而,不同種類的SEN學生所需要的學習支援各異,教師在設計和調整課程時需花費大量時間,根本難以獨立支援那些融合生;課室管理亦面臨挑戰,融合班學生因個別差異大,教師一方面要以整體為考量,另一方面又需付出更多的耐心照顧個別的融合生。部分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學生更會干擾課堂秩序,壓力可想而知。 另外,普遍學生和家長雖然對SEN學生沒有心存惡意,但對他們的行為仍會感到不耐煩或難接納。例如:常常發問並打擾課堂學習,佔用過多資源,在遞交功課或考試上往往獲得優待而令人感覺不公;一些情緒或自我控制能力弱的SEN學生,也會偶爾欺凌其他同學等。因此,普通學生或家長會對SEN學生持有較多負面的看法。 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學生 融入群體需包容 不同類別的SEN學生,會有不同的朋輩關係和群體活動。大部分校長、教師和專業人士都對聽覺障礙、肢體殘障及特殊學習障礙的學生的情緒表現持有正面的看法。然而對於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智力障礙和自閉症等學生,不少人則認為他們在課堂上不能專心學習、打擾同學,因而有較負面的看法。上述學生在「師生關係」、「同輩關係」、「同輩互動」及「社交及情緒表現」等各方面,表現都較普通學生為低,難以與人建立和維繫較持久的友誼。 筆者以往接觸部分SEN學生,了解到他們的內心很空虛。他們其實很想認識和接觸不同的朋友,但礙於缺乏洞察和理解別人想法的能力,在參與群體活動時與人溝通亦遇到困難,對社會規範也不敏感,有時甚至有極端的情緒表現,使到他們在現實世界裏很難找到知心朋友。 我們要明白,SEN的問題並不是他們想故意產生,是他們難以控制的事情,所以更需要大家用無比的愛心和耐性去支持和體諒他們,他們才有機會去糾正和改善這些錯誤。其實,SEN學生只要獲得合適的教導和訓練,加上身邊朋輩的包容、接納和給機會作鍛煉,他們的社交能力一樣可以提升,最終SEN學生也能與我們愉快、和平地共處。 文:伍國光(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3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如何開解失去親人的孩子

「我好掛住嫲嫲,佢上咗天堂幾時返啊?」孩子天真率直的說話,往往令人心酸,亦會無情地勾起家長對離世者的思念。「死亡」是人生必經階段,成年人面對親人離世,縱然傷感,但心裏明白發生何事,但孩子面對親人摯愛突然「消失」,反應可能出乎意料。 對孩子來說,死亡是一個十分抽象的概念。面對死亡時一般人會傷心難過,但孩子產生的情感更複雜,當中「不安」或許是最主要的情緒反應。摯愛親人突然離世,孩子們的腦海定必存在着很多對離世者的疑問。他們亦因為不理解死亡,或會向成年人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例如請家長「致電」離世者,叫死者快點回來。當孩子期望落空後,內心會極度不安,而孩子的情緒反應最終亦會加重成年人的情緒負擔。 當孩子失去摯愛親人時,家人可以如何開解他們呢? It is okay to not be okay 要開解孩子,家長首先要先好好照顧自己的情緒。It is okay to not be okay。如果家長未準備好談論此話題,或在傾談的過程中感覺自己的情緒不穩時,不妨坦誠向孩子講出感受和想法,讓孩子明白家長亦有軟弱的時候,亦有不能解答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這是一個成年人自我照顧的過程,體察自己的情緒起伏,才能好好照顧孩子的不安情緒。 誠實與謊言 孩子表達對離世者的思念,亦是代表他們願意向成年人展示自己的內心世界。家長如能好好把握機會,讓孩子感到自己的感受獲得尊重和重視,孩子與家長的情感連繫必定會大大提升,孩子的不安亦會隨之減少。面對孩子的內心世界,家長可坦誠地告知自己亦有相同的感受,讓孩子知道家長與他們正面對相同的處境。 遇上親人離世時,部分家長選擇瞞騙小朋友,例如:「他/她去了另一處地方生活,暫時不會回來。」動機雖是出於保護孩子,但這些說話的背後,不但令小孩子產生能夠再見面的假希望,他們對死亡的概念更會變得模糊,當日後接觸到真正的死亡資訊,孩子心理衝擊會更大。建議家長如實告知小孩子什麼是死亡,亦可嘗試利用比喻法,向年幼小孩子解釋什麼是生命周期,例如:以植物的生命周期比喻摯愛的離去,讓小孩子明白生命有時限。 陪伴與連繫 面對孩子的不安感,陪伴是最直接而有效的靈丹妙藥。由於孩子未必懂得如成人般用言語表達感受,家長可嘗試借助其他物品或活動幫助孩子紓解情感,例如:畫畫、翻看生活照片等。同時,家長亦可與孩子參與他們喜歡的活動,減少不安感。 孩子對長輩的思念,多少反映出長輩在孩子心目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家長可在日常生活中多引導和聆聽孩子的分享,從中欣賞孩子和長輩的互動關係,為他們舊有的經歷賦予新意義,讓孩子繼續正面成長。 生死教育是一生的課題,是每個人一生中必經的階段。最好的開解、最好的教育不是當死亡來臨時才赫然面對;而是早有準備,懂得愛惜摯愛,學會珍惜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機會。願家長能夠跟孩子們好好學習和理解生命的意義,愛得及時。 文:吳培謙(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佐敦會所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9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身不由己網中人 考驗平衡力

在巴士和港鐵內,低頭族比比皆是,大家均忙於閱讀滿滿的facebook及WhatsApp資訊,又或是沉醉於各種各樣的遊戲程式。近年網絡世界在網速提升、軟硬件開發成熟等因素影響下,變得愈來愈多姿多采。網絡科技給予網民在娛樂、消閒、學習以至工作等方面,有更便捷及多元的選擇,令人流連忘返。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更令大家全情投入網絡世界,不論在職或在學的,都需要在家線上工作或上課,身不由己地成為「網中人」,亦因此再次喚起公眾對過量使用網絡而引發的問題的關注。 隨着Web 3.0來臨,「無處不聯接」(network everywhere)對網絡用家影響至深,網民只要一「機」(手提電話)在手,配合本港近年全面推動社區流動網絡熱點(Wi-Fi Hotspot),便可隨時隨地成為「網中人」,連接世界及遊戲網絡。世界衛生組織(WHO)亦已把「電玩成癮」(gaming disorder)列為「精神疾病」,當中症狀包括: 1. 無節制沉溺於網絡遊戲 2. 將電玩放於其他生活興趣及愛好之前 3. 即使有負面效果也持續遊玩 因為網絡成癮行為而需要求助的個案,不少都出現「打機搞到無晒心機」、「掛住上網而忽略學業或人際網絡」及「打機令到情緒變得異常」等情况。不論海外及本地研究均指出,過量使用網絡會影響個人心理及行為,包括社交障礙、學習或工作能力減退等。然而,上述研究乃依據Web 1.0模式去量度及評估的,當年Web 1.0模式,大家仍相對被動地接收網絡資訊,會視之為「洪水猛獸」;可是,現代互聯網已進入Web 3.0模式,網民不論何時何地都置身「網上」(online),娛樂、消費、社交及學習均可於網上處理,網絡平台對他們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由此可見,依照Web 3.0模式去評估及分析網絡使用行為,將會完全顛覆過往對沉迷網絡的定義及影響的說法和分析。 開放態度面對「無處不網」 Web 3.0模式把數碼世界融入於日常生活,網絡行為不單反映個人的生活模式,網民更一直與現實世界保持聯繫,因此亦難再以「傳統」定義去界定何謂沉迷或過量使用網絡,更遑論對個人的影響。因此,如何處理網絡沉迷者,是輔導人員、教師要面對的一大挑戰。 筆者嘗試以Web 3.0理念融入輔導工作,深信網絡多元及應用性,不會只着重減用或控制網絡行為,反之如何把O2O(Online to Offline)理念與個案同行,一方面提升個案使用網絡的抗逆力,預防因數碼網絡迷思而失去自我,繼而影響學業、個人情緒及人際關係,但同時也強調使用網絡的「互動、互信、互助」,說明網絡活動帶來的優勢與無可或缺的經驗,讓個案學習如何於虛擬網絡與現實世界取得生活及社交平衡。 總括而言,我們應抱着開放的態度面對「無處不網」的Web 3.0時代所帶來的轉變,擁抱科技給予我們的便捷,積極投入網絡活動,收窄與新世代網絡文化的鴻溝,並一同游走於O2O的生活模式,成為一位3.0網民。 若你希望就是次分享題材作進一步了解或尋求協助,歡迎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本會將派員與你聯絡。 文:溫振鵬(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註冊社工兼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8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拒學少年,都是不思進取嗎?

當聽到子女說「我不想上學」,可以想像父母的面容及內心的憂戚。很多時候家長很直接的想法就是,這孩子一定是躲懶所以不想上學,或一定是逃避學習。但是筆者接觸的青年人中,除了上述原因外,還有更多因素造成孩子「拒學」。 阿珊(化名)自小名列前茅,用心上學,深得小學教師及同學的愛戴,視之為重點栽培的學生。可是,當她上到中學後情况逐漸轉變。她失去了回校的動力,甚至連校門也不想踏進。問其原因,她亦表示不知情,只好用生病來逃避,她表示:「父母、老師及補習老師也很關心我,但我總是回不到學校。」最終,阿珊經心理評估後,發現她因「嚴厲的自我要求」及「過度追求完美」造成焦慮。原來問題不在學業成績或不思進取,而是這個好學的小孩覺得自己「不夠好」。 中學生追尋自我認同 「拒學」簡單而言是無法面對學校的學習,出現身心抗拒的症狀或行為。造成「拒學」的原因包括個人心理層面的焦慮、家庭層面的過度保護,以及學校層面的人際問題。而「拒學」行為並非只出現在成績差的學生身上。 青少年在中學正追尋自我認同(self-identity),自我認同包括自己對自我的認識,以及由他人而來的評價。青少年需全面地尋找理想、建構個人的價值觀及目標,若只依賴單一的讚賞及肯定(如學業成績),當遇到挫折時,便落入個人負面的評價。 在正規課堂以外的其他學習,亦是年輕人成長不可或缺的一環。因此青年需要放眼世界、擴闊胸襟及眼光,多嘗試不同的活動,增加個人不同的經驗,才能達至更全面的成長。 在家長心目中,阿珊仍然是他們舊日眼中的高材生,但忽略了她升上中學後的適應及改變,例如學習模式、教師、同學、語言及環境等的改變,從前熟悉的種種一下子有所不同,從前的支援系統亦需重新建立。因此家長需要對孩子的各樣變化有敏銳觸覺,多關懷及溝通。家長切記要適時調節對孩子的期望。你愈是放手,你的孩子飛得愈高。 拒學只是問題的表徵,背後往往包含着更深層的原因。青春期的階段,少年人的重心往往由家庭慢慢轉移至朋輩身上。而少年人在此階段,亦透過與人相處,建構個人的自我認同。如在學校找不到成功感、與教師或同學的相處出現問題(例如對方的評價、潛藏的欺凌問題等),亦是少年人拒學的一個很普遍的原因。因此家長除了要調校對子女成績的期望外,對子女在學校的其他校園生活,亦需要多加關心。 成長的過程不會一蹴而就,過程有起有落,但我們深信有你同行,你將會成就孩子健康快樂的成長經驗。 最後,想藉此告訴家長,在陪伴孩子成長的路上,你其實並不孤單,家、校和社工的協作,會是你隨時的幫助。讓我們並肩與孩子一同成長! 若你希望就是次分享題材作進一步了解或尋求協助,歡迎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本會將派員聯絡。 文:蔡偉聰(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荃灣會所註冊社工)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4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