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學堂:融合教育SEN學生的挑戰

港府自1997年開始推行融合教育,讓一些有輕微學習困難、有特別學習需要(SEN)的學生入讀主流學校,學習如何融入社會之餘,也讓學校其他同學、教師及家長,認識、接受和尊重個別學生的差異。然而推行逾20年,成效一直受不少質疑。 簡單來說,一間學校可同時接納不同類別的SEN學生,包括: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ADHD)、自閉症(ASD)、溝通障礙(CD)、情緒行為問題(EBD)、聽覺障礙(HI)、智力障礙(ID)、肢體殘疾(PD)、特殊學習障礙(SLD)和視覺障礙(VI)等,可接收的學生可以由十多至百多人不等。政策原意是希望SEN學生融合在普通學校就讀,與同齡學童一起接受教育。可是在現實中,教師、社工、教育心理學家,都為了要處理這麼大量和不同類型的SEN學生而疲於奔命,間接減少其他學生受照顧和支援的機會。 教師教學壓力增 學生家長反應多負面 實際操作上,前線教師遇到不少挑戰。他們需親自設計和製作多元化的教材,並適時調整教學方法,讓個別差異的SEN學生適應。然而,不同種類的SEN學生所需要的學習支援各異,教師在設計和調整課程時需花費大量時間,根本難以獨立支援那些融合生;課室管理亦面臨挑戰,融合班學生因個別差異大,教師一方面要以整體為考量,另一方面又需付出更多的耐心照顧個別的融合生。部分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學生更會干擾課堂秩序,壓力可想而知。 另外,普遍學生和家長雖然對SEN學生沒有心存惡意,但對他們的行為仍會感到不耐煩或難接納。例如:常常發問並打擾課堂學習,佔用過多資源,在遞交功課或考試上往往獲得優待而令人感覺不公;一些情緒或自我控制能力弱的SEN學生,也會偶爾欺凌其他同學等。因此,普通學生或家長會對SEN學生持有較多負面的看法。 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學生 融入群體需包容 不同類別的SEN學生,會有不同的朋輩關係和群體活動。大部分校長、教師和專業人士都對聽覺障礙、肢體殘障及特殊學習障礙的學生的情緒表現持有正面的看法。然而對於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智力障礙和自閉症等學生,不少人則認為他們在課堂上不能專心學習、打擾同學,因而有較負面的看法。上述學生在「師生關係」、「同輩關係」、「同輩互動」及「社交及情緒表現」等各方面,表現都較普通學生為低,難以與人建立和維繫較持久的友誼。 筆者以往接觸部分SEN學生,了解到他們的內心很空虛。他們其實很想認識和接觸不同的朋友,但礙於缺乏洞察和理解別人想法的能力,在參與群體活動時與人溝通亦遇到困難,對社會規範也不敏感,有時甚至有極端的情緒表現,使到他們在現實世界裏很難找到知心朋友。 我們要明白,SEN的問題並不是他們想故意產生,是他們難以控制的事情,所以更需要大家用無比的愛心和耐性去支持和體諒他們,他們才有機會去糾正和改善這些錯誤。其實,SEN學生只要獲得合適的教導和訓練,加上身邊朋輩的包容、接納和給機會作鍛煉,他們的社交能力一樣可以提升,最終SEN學生也能與我們愉快、和平地共處。 文:伍國光(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3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如何開解失去親人的孩子

「我好掛住嫲嫲,佢上咗天堂幾時返啊?」孩子天真率直的說話,往往令人心酸,亦會無情地勾起家長對離世者的思念。「死亡」是人生必經階段,成年人面對親人離世,縱然傷感,但心裏明白發生何事,但孩子面對親人摯愛突然「消失」,反應可能出乎意料。 對孩子來說,死亡是一個十分抽象的概念。面對死亡時一般人會傷心難過,但孩子產生的情感更複雜,當中「不安」或許是最主要的情緒反應。摯愛親人突然離世,孩子們的腦海定必存在着很多對離世者的疑問。他們亦因為不理解死亡,或會向成年人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例如請家長「致電」離世者,叫死者快點回來。當孩子期望落空後,內心會極度不安,而孩子的情緒反應最終亦會加重成年人的情緒負擔。 當孩子失去摯愛親人時,家人可以如何開解他們呢? It is okay to not be okay 要開解孩子,家長首先要先好好照顧自己的情緒。It is okay to not be okay。如果家長未準備好談論此話題,或在傾談的過程中感覺自己的情緒不穩時,不妨坦誠向孩子講出感受和想法,讓孩子明白家長亦有軟弱的時候,亦有不能解答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這是一個成年人自我照顧的過程,體察自己的情緒起伏,才能好好照顧孩子的不安情緒。 誠實與謊言 孩子表達對離世者的思念,亦是代表他們願意向成年人展示自己的內心世界。家長如能好好把握機會,讓孩子感到自己的感受獲得尊重和重視,孩子與家長的情感連繫必定會大大提升,孩子的不安亦會隨之減少。面對孩子的內心世界,家長可坦誠地告知自己亦有相同的感受,讓孩子知道家長與他們正面對相同的處境。 遇上親人離世時,部分家長選擇瞞騙小朋友,例如:「他/她去了另一處地方生活,暫時不會回來。」動機雖是出於保護孩子,但這些說話的背後,不但令小孩子產生能夠再見面的假希望,他們對死亡的概念更會變得模糊,當日後接觸到真正的死亡資訊,孩子心理衝擊會更大。建議家長如實告知小孩子什麼是死亡,亦可嘗試利用比喻法,向年幼小孩子解釋什麼是生命周期,例如:以植物的生命周期比喻摯愛的離去,讓小孩子明白生命有時限。 陪伴與連繫 面對孩子的不安感,陪伴是最直接而有效的靈丹妙藥。由於孩子未必懂得如成人般用言語表達感受,家長可嘗試借助其他物品或活動幫助孩子紓解情感,例如:畫畫、翻看生活照片等。同時,家長亦可與孩子參與他們喜歡的活動,減少不安感。 孩子對長輩的思念,多少反映出長輩在孩子心目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家長可在日常生活中多引導和聆聽孩子的分享,從中欣賞孩子和長輩的互動關係,為他們舊有的經歷賦予新意義,讓孩子繼續正面成長。 生死教育是一生的課題,是每個人一生中必經的階段。最好的開解、最好的教育不是當死亡來臨時才赫然面對;而是早有準備,懂得愛惜摯愛,學會珍惜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機會。願家長能夠跟孩子們好好學習和理解生命的意義,愛得及時。 文:吳培謙(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佐敦會所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9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