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創校長:取消呈分試 比取消科舉更難

隨着教育局在8月31日開學前一天,宣布9月中旬幼稚園、小學及中學的復課安排,看來第三波疫情較為穩定了。教師、家長及學生們一邊忙着網課,一邊預備9月尾的復課,繁忙生活不可開交。回顧這一波的疫情停課安排,最令我難忘的,莫過於如何處理去年小五,即今年小六學生的呈分試安排了。 呈分試對小學生之重要,在於這合共3次考試的成績(小五一次、小六兩次),會經就讀學校呈報上教育局,作小六生中學分配學位之用。今年6月第一輪復課之時,小五生正接受第一次的呈分試,但疫情之後突然惡化,教育局亦宣布停課,導致不少學校的呈分試考了一半都需要取消。作為學校,當然會收到不同家長的聲音,有的說應該及早取消,以免學生在上課途中,或在學校人群聚集時交叉感染;有些家長則認為,無論如何也應該讓學生完成呈分試,好讓大家的精神壓力不要這麼緊張,更不用在整個暑假中,家長也要和學生繼續溫習呈分試的內容,令整個家庭都喘不過氣來。 改變既定系統規則 帶來什麼衝擊? 大家平心想想,討論疫情期間應否繼續呈分試,其實難有對錯定斷,意義不大;更值得反思的是,假如香港真的因疫情或其他情况,需改變一些既定的教育系統及規則,例如取消小一入學、呈分試、中學文憑考試(DSE)的話,會帶來怎樣的衝擊? 家長由孩子3歲開始,便為他們報讀面試班,經歷多次的模擬練習,為的就是要準備K3的小一面試,升讀心儀小學;小五生花了幾年時間,無限做補充練習,每天放學趕去補習,為的就是要面對呈分試,考進心儀中學;到了中學苦讀6年,來到中六最後一年面對一次定生死的DSE。如要取消的話,我們的年輕人又如何進入大學? 教育本質 需與時並進 人類歷史總是在重演,起源於隋代的科舉制度,是一種通過考試來選拔官員的制度,同時讓取得了功名的讀書人免除差徭、見知縣時不用下跪、知縣不可隨意對其用刑等,給予讀書人改變人生及家庭命運的一個重要機會。不過,科舉制度最終被廢除,並非因疫情緣故,而是歷年來一直沿用「四書」、「五經」、八股文出題,內容太「離地」,為人所詬病。最後經袁世凱奏請慈禧太后後,在1905年以光緒帝名義廢除了科舉。從這個歷史片段可見,教育的本質,必須與時代接軌而作出交替的變化。 「書中自有黃金屋」這句由小念到大的說話,又是否反映着我們的華人文化,一直視教育為「脫貧手段」?科舉制度的興衰告訴了我們,假如時代不斷變更,新常態不斷交替,教育制度其實必須與時並進,並為世界而隨時改變。如果香港人所關心的「教育」,只剩下一關又一關的考試,卻失去了預備孩子進入未來的責任,我們的下一代又會變成怎樣呢?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0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如果9月繼續停課……

看看今天香港的疫情,大家心底裏也不禁問一個問題:9月真的能復課嗎?萬一疫情持續,為了學童安全及防止社區爆發,學校仍然需要停課,究竟學生的學習生活會如何?疫情的新常態已經來臨,我們作為教師及家長的,應該在心理上作好準備。我們大膽來幻想一下,若新學年仍然停課的話,學生及學校的運作會如何。 學術教育:網上教學問題小 一般而言,學習可以分為學習「知識」、「技能」和「態度」3方面。如果新學年仍然停課的話,我相信,全港學校、教師都應該重啟網上學習,貫徹停課不停學,把課程進度、教學內容,透過Zoom、Cisco Webex或Microsoft Teams等視像會議系統,讓孩子在家中學習。學生功課亦可以透過網上電子方式或實體交收,讓學生收到教師的批改及回饋,讓學習得以繼續。假如新學年繼續停課,學生在學習知識及進度方面,問題應該不大。 德育教育:家長須出一分力 然而,我們要知道,學校其中一個重要的存在目的,是培訓學生全人發展及成長。學生除了學習學科知識外,亦要培養正確良好的態度。學校的德育教育,一般通過周會、服務、生命教育課,以及班主任日常與學生接觸等,去教導孩子正面的人生觀。這類型的教學活動,要在網上實踐相當困難。 事實上,要建立學生正確的人生觀,並不是把「誠實」抄寫5次便學會,學生必須通過與人相處,實際地體驗及經歷。如果9月真的未能復課,我深信便要家長在家庭教育方面下多點工夫。我也建議學校多在網上替家長安排相關培訓,好讓家長參與這部分的全人教育。尤其香港整個社會都處於負面氛圍,家長在疫情中更應負起這個角色,幫助孩子建立正面的人生觀。 師生關係:網上面見認識新教師 對比起上一個學年在農曆新年後才停課,新學年的情况完全不同。因為在上一個學年,學生至少還有半年時間上實體課,有跟教師及班主任親身相處過;但若9月新學年繼續停課,他們未見過新教師一面,便要馬上展開網上學習,由於師生認識不深,教與學都未必理想。那麼,學校或需要考慮安排兩個學年各科目的教師要有緊密交接,又或在開課之前,讓各科教師與家長在網上面見,好讓新學年的教師更理解個別孩子的學習需要,「復課」更順暢。 朋輩社交:安排網上學生互動時段 如果家長仍記得自己小時候的校園生活,與同學之間的相處應該是最深刻的一環。試想想新學年和你同一班的同學,部分素未謀面,各自在家中學習,同學朋輩之間,頓變成一種奇怪的關係。當然我們無法突破疫情社交距離的困難,也不應該強求孩子在疫情中仍然保持與同輩接觸,但學校亦可考慮,除了網上學科課程外,也可安排網上學生互動時段,讓教師替同學們設計一些互動環節,至少讓他們有討論及互相合作等活動,保持學生之間的溝通及交流,盡力補回無法面對面相處的時光。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 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4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香港家長的「變態」

先旨聲明,本文所指的「變態」,所講的是生物學上的「變態」(metamorphosis),是指一種生物在出生或者孵化後,通過細胞繁殖和分化,產生顯著相對的形態或結構上急劇變化的過程。一些昆蟲、兩棲動物、甲殼動物會經歷這「變態」的過程。更重要的,「變態」是筆者就讀小學時,學習「科學」科時經常講的「小學雞」無聊笑話。 幼稚園、小學、中學及大學的家長,是一群輪替的群組。孩子就讀幼稚園3年後,家長會變成小學家長,6年後便成為中學家長,中學畢業之後,便成為大學的家長。隨着孩子一天一天的成長,家長因此而在學校裏改變角色及身分,對孩子教育的需要及意識形態,亦會隨之而變更。 回帶一看,大約在2000年左右開始,香港大部分媒體或市民心目中,香港的家長總是把補習、操練看成學習的全部,因此萌生「虎媽」或「虎爸」等稱號。20年後的今天,這批家長的孩子大概已經完成大學階段,正踏足社會工作,在經歷天災人禍的香港,展開了人生的新一頁。如果我們仍以「怪獸家長」來看待今天的家長,的確有點不公平,因為昨天的中小幼家長已輪替了,但上一批家長的獨有氣氛及想法,又是否會「傳染」到今天的家長? 傷痛中體會成長苦與樂 無論時代如何轉變,「家長」這角色總有亙古不變的價值觀,例如眠乾睡濕關心子女的成長、對子女無微不至的愛等,這就是所有生物物種作為父母的天職。大家不妨思考一下甲蟲的一生,來看看家長能否「變態」。甲蟲是鞘翅目(Coleoptera)昆蟲,算是演化層次比較低等的生物,簡單的說,是一種6隻腳的動物,其口器為咀嚼式,成蟲體軀堅硬,一般具有4片翅。甲蟲屬於完全變態類昆蟲,也就是說甲蟲的一生必須經歷卵、幼蟲、蛹、成蟲4個階段。 多數的甲蟲,整個生命大約只有1至2年的時間,成蟲生命都很短暫,幼蟲期多半比成蟲期多出幾倍以上。好幾年前,我的一個學生送贈了一隻獨角仙幼蟲給我飼養,獨角仙的幼蟲期長達10個月,好不容易才把牠養到化蛹,眼看到未羽化的獨角仙從蛹的背面裂開,先是頭部鑽出,然後不斷的擺動身體來掙脫蛹殼,蛻去蛹殼成為一隻外形威武的獨角仙。當獨角仙從痛苦中變態為成蟲後,牠的一個月生命亦開始倒數。獨角仙的一生剛好是一年,成長至成蟲後的生命唯一目標及價值,就只是生育下一代,讓生命傳承下去。 傳承堅持的價值觀 生命的藝術在於成長。作為今天的家長,我們生兒育女的價值必然遠超於單純的傳宗接代。或許我們一生人的歷練與成長,總會從各種傷痛中銳變成今天的自己。我們這兩年在香港經歷了的人禍及天災,這些傷痛就像破繭前的掙扎,讓我們更體會到成長的苦與樂,更領略到生命成長不同階段的意義,重點在於我們能否自我「變態」,也許家長「變態」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所堅持的價值觀,傳承給我們的下一代。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 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9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教育新常態

「新常態」來自經濟學術語,所謂「常態」,簡單來說就是正常狀態;「新常態」,就是經過一段不正常狀態後重新恢復正常狀態,但又回復不了之前的「正常狀態」。2019的新冠病毒疫情雖然在下筆之時仍未過去,但我們已可預視香港人的日常生活、經濟活動、工作模式、學生學習已進入了「新常態」。我們的生活變得更注重衛生;網購App已成功放在煮婦們手機的第一頁;在可行的情况把要出門的會議改成網上會議;「停課不停學」的網上學習快速推動,小一學生也會登入超過5個平台作不同的學習活動。 「新常態」一詞雖然是新出現,但所表述的社會狀態卻是反覆出現,人類社會歷史就是從常態到非常態再到新常態中發展,每當一項新的科技,或重大的政局變改或戰爭出現,新常態必然會出現,問題只在於新常態出現的速度,以及我們對目前常態的倚賴度。 知識載體改變 出現新常態 「教育」的意識形態總不會離開「知識載體」,歷史告訴我們,遠古人類習慣把資訊記錄在龜甲或獸骨上,稱為甲骨文。後來有人為了更易收藏及攜帶資訊,於是把文字記錄在竹簡、木牘及縑帛之上,成了「冊」、「典」及「卷」,出現當時的「新常態」。發展到東漢的蔡倫,他發明了造紙術,這項突破的「高科技」發明改變了整個資訊保存的方法,又再一次出現人們讀書的「新常態」。我們於學校內,以紙筆為主的教學用了1900多年後,今天學校因疫情停課無法在校內派發工作紙,改用網絡上下載功課及教材,「教育新常態」又再次出現。 上述「知識載體」改變出現時,總會有「舊常態」的持份者會以不同的原因及理由,反對「新常態」的出現。如1940年代原子筆出現在香港時,一直用毛筆教學的書室及「卜卜齋」教師也會認為原子筆是「寫壞手」。 經歷4個月的停課,香港學生嘗試了以電子的方法學習新知識,只要教師把教學資源放上網,學生可以隨時隨地以自己的學習進度,按個人生活的時間表來學習知識。如學生已掌握該課題,可以跳過教師教學,直接去完成教師給予的功課;如果學生對該課未能完全掌握,也可按自己的進度,重看教學短片,或尋找更多網上教學材料,按自己的學習需要來學習。經歷這樣主動及個人化的學習後,學生真的能夠返回課室,以一名教師對着30個不同學習需要學生的方式,以單一教學課題的方法來學習嗎? 料未來更不穩 伴孩子面對衝擊 我們雖然不是未來學者,但未來是可預見的,就是更加不穩定,會有更多天災人禍,有更加多「新常態」出現。作為今天的父母及教育工作者,如果我們以固有的思維,來面對孩子的未來,只會收窄下一代發展空間。每一次「新常態」的出現,如有更多持份者協助來把稜角磨平,不但可以穩定變革時的衝擊,更能發揮時代給予我們的責任,陪伴下一代成長。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4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互供互給

中國人一直有一個傳統的美德,就是教導人要「自供自給」,意思即在自己努力的範圍之下,先去掙取自己生活所需,然後供應給我們的父母及子女,這正是努力工作、凡事親力親為的香港奮鬥精神。在疫情期間的新聞、社交平台及即時信息群組中,孩子總會見到世界的現實:一條極長的人龍在藥房排隊購買清潔用品、小市民用衝搶籃板球的方式來搶購紙巾、基層長者在電視訪問中因着排隊取口罩而流下男兒淚……作為今天的教師及父母,你又會如何與孩子們解釋? 孩子創作歌曲 分享簡單道理 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作為教育工作者及父親,最近怎與兒子在現實中上了一節「生命教育課」。自農曆新年宣布停課以後,基本上,每一天我也和校內其他校長團隊(德萃校長團隊有4人)在校舍裏工作,安排不同的校務,但因為我們的子女亦需要有人照顧,所以,我們有時會把孩子安排在不同的同事家中,又或者在校舍內作網上學習或玩耍。記得當天是2月23日,我跟兒子Sherlock,以及馮鑑邦校長的兒子Rio分享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就是當城市已經不能自供自給時,解決的方法並不是爭奪或抱怨,反過來應該將我們能力範圍所擁有的,與有需要的人分享,這便是為城市走多一步,解決眼前不足狀態的最佳方法。 本來我也是不以為意的與他們分享這個簡單的道理,但接着當日的下午,這兩個小子竟然自發拿起結他及樂器,自己創作起歌曲來,並為這首歌曲填下第一句歌詞:「當不能提供所需給我們城市,讓我們來分享彼此的所有。」我和馮校長聽了他們的創作,只是問了他們一條問題,就是「你們想怎麼樣」?他們簡單地回答說︰「想藉着創作這首歌曲,一方面鼓勵香港人,另一方面想把這簡單的『互供互給』道理告訴香港人。」 相爭致缺乏 互供成就夢想 其實,他們還想這首歌曲能有認真的編曲,以及能製作成音樂錄像MV放在不同的平台,甚至大膽地希望這首歌曲能在電視及大氣頻道中播放。每當孩子有這樣天馬行空的說法,我們作為家長,可以有100個原因否定他們的可能性,但因為我和馮校長也相信,成就孩子的夢想,就是我們能為孩子可以做的事,於是便告訴他們︰「不如試一試吧!」 就是這樣簡單的一首小小歌曲,我們便用電話錄製下來,上載到社交平台與不同的人分享,並希望有不同的專業人士,能協助這兩個小子編曲及製作音樂錄像。奇蹟就像很多網絡故事一般發生,有專業的音樂人,主動聯絡我們,說可以協助編曲及錄音;亦有專業的影像製作團隊及機構支援這兩個小子完成拍攝MV的小夢想,之後更有不同的電台及電視台聯絡,在他們的節目中分享這兩個小孩原創的音樂及錄像。 這兩個小子的故事告訴我們成年人什麼?「五餅二魚」是一個無名小子願意付出自己所有,最終卻成就了一個神蹟。讓我們成年人也明白到,在互相缺乏時,相爭,必然導致缺乏;反之,互相供應,便能成就夢想、看到關愛!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 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8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寫給仍然熱愛抱怨的你

2020年,相信是每一個香港市民不能忘記的一年,我們先經歷人禍,再經歷天災,「抱怨」、「責罵」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  特別對於教師來說,大年初一收到停課消息,必然一聲嘆氣,一來要立即拍片讓學生在家學習,二來又要撰寫不同的停課安排通告,更要不斷修訂已經密密麻麻的校曆表,把預先安排了的活動又再重新編排,重重複複,沒完沒了。  對家長來說,初一收到停課消息,更加晴天霹靂,因為要讓孩子留在家裏學習!平日能在學校完成的學習活動和功課,一下子教師藉網上方式把責任轉嫁給家長;雙職的家長更加煩惱,在疫情中同時要面對自己工作帶來的種種挑戰及壓力,放工後更要到處搶購口罩撲紙巾,回家更要花時間與孩子追回日間的學習進度,把生活及工作壓力雙重提升。  抱怨無助解決問題 關愛團結渡難關 說到這裏,不如我們繼續抱怨吧,繼續把負能量投射在你的家人、同事、教師的身上吧!「抱怨」,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  我認為,要面對困難及挑戰,只有正能量,只有關愛才能團結起來,共同面對困難。因我深信,無論你是教師、家長,或在城市擔任任何崗位,在最困難的的日子,大家只要把自己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到的分享及貢獻出來,或把關愛帶進你能夠接觸到的人,這比單單抱怨更能有效面對香港現在的情况。 當筆者收到停課通知後,先把自己的教學同工全部安排在家裏工作,並按不同教師的科目年級編排及分配好在家工作的時間表。所以在年初四的時候,我們已經可以把學生在家學習的時間表通知家長,讓孩子能夠在家中繼續學習。基於以上的操作,筆者的學校70名教師,齊心合力每人平均製作5至6條教學短片,合共提供超過400條短片,可說是把整個月的小學課程都製作出來了。 當完成了筆者自己學校的工作編排後,我們又在想,香港是否每一間學校也能提供完善的上網學習資源給予學生使用呢?所以我在年初六,聯同社創家黃岳永,致電給台灣著名教育家葉丙成教授,請他把其中一個網上學習平台免費給予香港所有學生在停課使用,並聯同香港多間教育公司,組成強大的學校支援服務團隊,免費共享超過1萬道學習題庫。在我們公布4天以後,便有400多間中小學、合共申請了25萬個學生戶口,讓學生能在停課期間免費使用。 在疫情持續大概半個月以後,我們想到服務學校的教師團隊中,有很多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外籍教師,他們離鄉別井,來到香港,為的就是服務香港的學生。但在今天的疫情下,他們能買到所需的日用品嗎?他們能夠知道在哪裏排隊可以購買清潔用品嗎?當我們想到這裏,筆者學校的4名校長,便自發走到藥房、超級市場、街市等購買所需物資,並在兩天內,親自駕車把抗炎小禮物包送到每個教師的家門口。雖然禮物只是一件小小的心意,但重點就是讓關愛流動到我們身邊能夠關心的人。 從我以上的小小個人經歷,看似是兒時日本卡通片的口號——「勇氣、團結、友情」,卻是今天香港最需要的價值,用來一同面對今天的挑戰。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2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從烏干達學習復和

一年一度,來自烏干達的兒童合唱團Watoto在剛過去的11至12月再次來港。很多學校、教會及社區中心也會邀請這班非洲孤兒表演,讓孩子的喜樂及生命感染觀眾,亦好叫嬌生慣養的香港孩子,明白物質其實得來不易,應學習珍惜眼前所有的一切。 但2019年11月的香港,一切變得與過往不同。香港很多主要交通在11月癱瘓了;學校在11月停課了;晚上的香港變得非常不適合家長帶兒童外出了;預定的演唱會因社會情况臨時取消了。因上述看似以往不可能在香港出現的狀况,讓Watoto孩子原定分散寄住在本港不同家庭的計劃,也得改為集體住在青年營舍中。本來在Watoto不需要表演的日子,都會由本地照顧家庭的父母,帶非洲孩子及港孩,一起到不同地方遊玩,讓他們有不同文化的經歷。可惜因為今次要住在青年營舍,只能讓他們留在營舍中打籃球,加上多晚的表演突然取消,使他們悶在營舍很多天。 悉心安排 非洲香港孩子交流 筆者知悉這個情况,馬上與學校的家長義工作出急切彈性的安排。家長義工在非洲孩子不需要表演,以及社會情况較安穩的日子,在放學後,駕車到指定地點,分批接送所有非洲孩子到自己家裏吃晚飯,直至晚上8時左右,再把孩子送回營舍。這樣做,一方面不影響香港及非洲孩子的休息時間,好讓彼此可以應付隔天的學習及表演,但同時亦可讓兩地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互相交流。 筆者和義工家長,為了這幾晚的安排,舟車勞頓,真的只為了讓孩子學會珍惜食物而已? 其實香港的家長及教育工作者,真的非常值得從烏干達中學習「復和」。從1962年獨立後到1986年間,烏干達一共歷經了10位總統,其間多場內戰,死亡人數過百萬;20多年前的烏干達,有使用巫術的獨裁者,公然獻活人祭;烏干達愛滋病人口的比例在最高峰時達34%,聯合國衛生組織甚至一度公告,烏干達是全球被愛滋病影響最嚴重的國家。是什麼能驅使烏干達停止內戰?是什麼使今天烏干達的愛滋病人口比例大幅下降?是什麼使今天烏干達經濟開始蓬勃發展,能在非洲發達經濟國家中排名第二位?當然,要復和一個國家,是一件非常艱巨而又複雜的事情,但值得我們思考的,是「仇恨」能推動這一切?還是「愛與寬恕」? 「黑暗不能驅除黑暗」 作為教育工作者或家長,我們的角色是教好孩子,讓他們進入下一個時代,我們是城巿中對未來的最後守望者。如果我們不用「愛」、「關懷」與「寬恕」來教育孩子,我們的下一代只會用「恨」來解決問題。馬丁路德金的一句說得正好:「黑暗不能驅除黑暗,只有光明可以做到;仇恨不能驅除仇恨,只有愛可以做到。」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5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停課可以不停學

相信每一個香港人,無論你的政見如何,2019年11月的日常生活及情緒,必然有一定程度的影響。說回教育,如果你是一位家長、教師或者學生,相信這段期間受影響會更加大。前陣子,政府未宣布停課,大家就擔心交通大亂,能否安全抵達校園;停課期間,大家就擔心學習進度,以及要安排人手照顧孩子;復課後,大家又擔心學校附近的空氣污染問題。 先不談政治及社會不穩為家長帶來的擔憂,要了解「停課」本質的影響,大家必須先去了解「學校」在城市角色的兩個重要任務:一、傳授知識,提供合適的課程,準備下一代進入未來社會,提供未來勞動人口的技能需要;二、照顧兒童,釋放婦女及照顧者的勞動力,為現時的城市提供勞動力。當一個城市,因為不同的原因,如天氣暴風影響、傳染病爆發,甚或社會交通不穩定,政府也會宣布停課,這是合情合理的操作。暫且先不在這裏談論2019年11月是否需要停課這個複雜的議題,「停課」本身就令到香港停止了學校的上述兩個功能,而製造了大家的擔憂。 安坐家中網上學習 如果「停課」發生在沒有任何通訊科技的年代,即沒有電視、互聯網或資訊科技工具,的而且確學校便無法讓學生遙距學習。但今天的世代,有着很多不同的工具,雖然學生不能如常回到學校上課,但仍能讓學生在家、或其他安全的地方繼續學習。要做到這樣的在家線上學習,重點不在於有沒有合適的網上平台,關鍵反而在於學校有沒有為此在行政編排上作出準備。 以筆者服務的學校為例,我們在有可能停課的前一天,已安排課程組及各學科的科主任老師,預先安排各科的老師在家工作,讓老師按各級各科進度錄製不同的學習短片及製作在家學習的教材,按指定時間上載於學校伺服器內,同時為學生編製在家網上學習的時間表。校方按時間表,通過YouTube及學校內聯網平台發出學習資訊,讓學生安坐家中學習。當學生在按時間表學習之時,老師亦已在編製明天的學習材料了!在11月停課的5天裏,我們共製作了122條學習短片,合共有19,752次觀看,全校30班學生共花了63,132分鐘學習知識。有了這樣的行政編排,老師不需要擔心花4小時由家中回到學校卻沒有安排任何工作,反而可以安坐家中,把交通時間花在備課的心思之上,雖然停課不是我們的希望,但卻讓學生可以選擇在家中繼續學習,維持學校在城市的功能。 為孩子安排體驗學習 停課的確令到老師無法發揮照顧孩子這個功能,需要家長自行安排家人、家傭或朋友代為照顧學生,這亦是停課迫不得已出現的狀態。但家長其實可以在停課期間,為孩子安排更多體驗的學習。因為在平日上課的日子裏,學習很多時都會編排在書寫、練習、考試及評估等方式之上,但其實學習或課程,重點是給予孩子學習機會。如果在安排上不能做到外出,家長亦不妨在日常生活中讓孩子學習不同的生活技能,如照顧家中的長者、學習照顧家中年幼的弟妹,或幫忙做一些家務。孩子可能是第一次學習如何使用洗潔精,學習如何使用洗衣機,雖然這不是孩子平時日常會做的事情,但也是一個豐富學習經驗的好機會。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9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什麼是「教材」?

上個月,當社會事件發展得熱烘烘,各方人士也在蒐集及傳送不同資訊及材料時,網上傳來一張某學校活動的相片。相片中,有一班小學生帶着面具,手中拿着玩具槍,正在拍大合照。於是,有人在社交網絡及群組不斷流傳,說成示威者及教師合力把暴力帶入校園,更成為「教材」,用來向學生洗腦。 「輔助教材」鞏固深化知識 先來一個Fact Check吧!事實上,該學校正在進行一項非常健康的新興歷奇運動:Nerf Hunt。理念是希望學生學習射擊運動的價值 ——自律和合作,透過體驗式學習反思自己在面對逆境時所採取的態度,令學生增加自信心及認識自我價值。可惜在這個時代中,你說什麼,也沒有人相信了。 借這件事,也不妨探討一下「教材」這個詞語。教材指的是教學上的主要依據,是闡述教學內容所用到的工具。近乎生活中所有事情,基本上也可以成為教材。教材可分為兩大類:「基本教材」及「輔助教材」。「基本教材」對香港人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即是教科書,或教師自己編製的講義。我們常常談及的溫書、背書,就是不斷硬記下基本教材的內容。 「輔助教材」則可以很多元化,或許是通過體驗來幫助學生擴闊視野、啟發思維、深化知識;或是通過重複練習,以幫助學生複習、訓練之用,利於學生鞏固、理解和運用知識;或補充要學習的知識,例如透過閱讀課外書籍,對學生自學、理解、深化知識起重要作用,能提高學生自學能力,引導他們進行研究性的學習。 偏見看教育 示範燃燒變「教縱火」 舉例來說,當我們要講解燃燒三元素,讓學生明白燃燒需要三種要素並存才能發生,分別是可燃物如燃料、助燃物如氧氣,以及溫度要達到燃點。教師當然會讓學生在基本教材,即教科書及工作紙上閱讀上述有關資料。但要學生真正明白什麼是燃燒三元素,必須有輔助教材,最有效的,就是讓學生安全地體驗一次燃燒的過程。這樣理解的話, 「火」,就必然是這個教學的最重要教材了。但你可以說老師在教學生焚毁及破壞物品嗎?這樣說,當然就是一概而論了。 說到底,帶着偏見來看學校教育,任何教師採用的教材,你也可以說成洗腦教材。今天所有小學,當教授槓桿原理時,也必然讓學生集體創作一個大炮台或投石機,看看學生的設計,誰能擲得遠、扔得準。難道這就代表學校支持抗爭者在街上做投石機嗎?當你看過街上的投石機,可能你會認為小學生也做得比他們好!但我想強調一點,學校是讓孩子明辨是非、學習正確價值觀的地方,因此,無論你的政見如何,也應該讓校園靜一靜,讓教育工作得以在安靜環境下展開。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不能確保孩子不被今天錯誤價值所影響,但是我們能夠向孩子承諾,當孩子遇到困難、挑戰、挫敗、灰心、傷害時,我們一定在他們身旁,與他們一起面對。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3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社會與學校的藩籬

何謂「社會」呢?廣義是指由個體建構而成的群體,當中具有獨特的文化和生活習慣,當人類之間互動及交往,組合起來便可稱為「社會」。如果從父母的角度來看,「社會」是一個讓子女成長的地方,子女完成學習階段,從學校畢業,離開父母師長的保護(或操控),為生活、薪金、工作、理想打拼,即我們所說的「投身社會」。 作為父母及師長,我們總有一種思維,就是要保護我們的孩子,不讓他們被這個「社會」所同化及洗禮,因為我們都認定社會的價值觀總是扭曲,人性總是醜惡。只要把孩子留在學校這個安全的環境,家長及老師便能夠為小樹苗遮風擋雨,他們就可以健康茁壯成長,毋懼外面的風風雨雨。 但經歷過2019年這個暑假,你真的認為自己有能力把社會與學校分隔嗎?無論你的孩子年紀多大,懂事與否;無論你花多少時間盡力避免子女不接觸政治,他們還是有機會從報章的頭版、電視新聞片段、街上的塗鴉,知道今個暑假在香港所發生的一切。 你的孩子或許會問:為什麼有些示威者要攻擊警察?為什麼警察要腳踢跪下的市民? 讓孩子遠離政治 有可能嗎? 學校本來就是社會的縮影。試想想,學校裏一樣有「衣、食、住、行」等關係,即是「校服、午飯、課室、校巴」;學校亦有「政治、民生、法律、執法機構、一般市民」,即是「學習政策、學生福利、校規、風紀、學生」。既然兩者的體系設計一樣,今天在社會發生的事情,難道就不會在學校發生嗎? 舉例,風紀在執行校規時,少不免會與同學產生一些衝突;教師處理部分學生服飾或髮式等校規時,總會碰到一些校規沒有清楚說明的地方;中文組的老師在處理學生欠交功課的問題上,有需要時,亦會把學生資料轉交訓導老師。大大小小的衝突總會在有人類的地方出現,那麼社會與學校的分別究竟在哪? 學校雖然是社會的縮影,但我們知道「教育」更重要的任務,除了把知識傳遞給學生,還有要教導孩子「價值觀」,如正義、犧牲、堅持等,但同時亦會教導學生如何寬恕、妥協、和平、慈愛、復和等。 灌輸正確價值觀放首位 如果我們可以在學校裏,把灌輸正確價值觀放在要處理事情的首位,便能輕鬆處理大量人與人之間的糾紛及衝突。學生要關心今天的社會,除了單單空談政治外,學校更應該讓學生身體力行,用體驗的方式來接觸社會。我們不能讓孩子一邊說關心香港的未來,卻只是空談眼看不見20年之後香港的政制發展,但就不去關心眼前有需要的人。在這個紛亂的時代,我們更應讓學生先關心今天在學校社區中有需要的人,如學校附近的長者、露宿者或低收入人士。 當學生透過服務學習,更切實了解到現實社會的結構,或可化為更大的學習動力,因為孩子明白用學習來裝備好自己的原因,就是要改變未來的社會,讓社會上的人生活過得更加快樂。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