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牆頭草累死香港教育

牆頭草是一些沒有主見、脊骨的人,因時勢而左搖右擺,A得勢時就依附A,A失勢時另覓新主B。以為這是政治圈才見的事,原來在香港教育政策上也是如此。 猶記得李國章和羅范椒芬推行通識教育初期,一大批所謂學者,死撐盲撐,無以名之,錫以嘉名——建制學者。由於局長官威,建制學者推波,再加上一批唯官命是從的學校校長(善觀氣色的建制校長),通識教育科就在微弱的反對聲音匆匆上馬。王師奶在本欄文章不下七八篇反對外,尚記得陶傑先生的反對最受關注。 由於通識科列為必修科,是DSE的必考科,無論在師資、擬題、評卷各方面,教育局也作出努力,近年有重大進步,且已達至成熟階段。可是傳來責難通識科的聲音暗湧,先有前特首董伯伯,繼而有一些自以為通天曉的建制議員,以及一些人云亦云的牆頭草,似乎教育局也有棄城傾向。反對不是壞事,可是通識已推行十多年,不反對於草率上馬的當年,而反對於運行成熟的今日,所為何事?而且反對的不是通識科本身,而是反對學生對時事和他們的不同見解。王師奶不得不草根地再說一次:「屙屎唔出賴地硬」。反對無理。小婦人想批評的不是負有任務的建制議員,而是那些當年列舉一大堆學術理據的建制學者,爭先恐後驚死執輸的建制校長們,點解咪晒嘴,學鵪鶉?是你們牆頭草態度累死香港教育。 建制學者推波 校長唯官命是從 最不熟悉歷史的最愛奢談歷史功能,他們以為熟讀中史就能令年輕人愛國,王師奶反對此說,亦都講到口水乾,唔想再講了。如果將歷史斷章取義,不披露全部真相,短暫時期可能有效,但當年輕人對歷史發生探討的興趣,自行發掘因果,他們就會知道今日的一斤成就,當年就曾付出一噸的代價。現在歷史在初中已獨立成科了,很多建制學者、校長都欣然把草頭側向一邊,且等待他年側向另一邊。 從事教育的人有太多牆頭草 從事教育的人有太多牆頭草。王師奶把牆頭草分兩類:一類是有機心的牆頭草,另一類是無腦的牆頭草。1994年左右,教育署準備引入外國盛行的融合教育,邀請一些辦學團體派員到澳洲及美加考察。融合教育原是溫馨的教育理念,但一個良好的教育理念不是每一個地方都適宜的,更不適宜平地一聲雷的拔地而起。事前要有良好的基本設備,例行師資、校舍、交通、師生比例,和其他累積的細節。可是推銷這概念的官員急於領功,而一班建制學者只曬出融合教育的崇高理念,一大堆世界學者的論文作證,而一大群建制校長(盲撐教育局長,博委任之輩)鳴鑼喝道,於是香港在萬事不備的情况下推行融合教育。 教育局官員們,你們的好大喜功累死香港教育;有機心和無腦的校長們,你們在全無師資,樓高7層的校舍(當時無電梯),無特別殘障通道,師生比例不如今日的小班教學下推出融合教育,其他細節也不提了,「盲舂舂」推香港殘障兒童於心理和學習過程於萬劫不復之地。 請摸着良心,有哪位校長敢說你學校的融合教育辦得成功?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6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博士何價?

王師奶於2016年寫過〈真假博士〉一文,由於其時有菲律賓博士速成事件,牽連到嶺大高層辭職,校董因這事件而申請休假。速成博士鬧劇牽連甚廣,一些當時急待升格為大學的專上學院和幾間排名稍後的大學教員都有,小婦人謔稱之為「發水博士」。發水博士靈感來自發水麵包,能在專上學院或大學任教,本身都是真材實料的「麵包」,不過嫌銜頭唔夠響,資格審查時唔夠照,於是搵盆水將自己發大,菲律賓博士速成班就是這盆水。學歷看來是高了,多了虛榮,但內涵沒有增加。 捐錢「僭建」 胸無點墨 除發水博士外,另有「僭建博士」。何謂僭建博士?僭建本是非法,但僭建博士的僭建卻是合法,而且頒者欣然,受者無愧,授受皆悅。大學每年畢業禮中,例牌頒發三數位名譽博士,他們有些是在專業界卓有成就的人;有些本身已是名滿天下的博士學者,接受名譽博士是錦上添花而已;有些是捐錢給該大學的富人。捐款給大學發展是好事,學校為感激他的慷慨而以名譽博士學位回報,也無可厚非。但是,王師奶總覺得對真正寒窗苦讀,日以繼夜在實驗室研究有成的真博士不公道。放眼看城中一些所謂名譽博士,26個英文字母尚未識齊,胸無點墨,名片印有博士銜頭(多數略去名譽二字)。左右的擦鞋仔,博士前,博士後,叫得震天價響,他例必𠵱起棚牙,欣然受落。小婦人聽得除了毛管戙篤企外,感到是對經年苦讀響噹噹真博士的一種踐踏。 踐踏埋頭苦讀真博士 「博士」原是官名,始於戰國,秦朝時有博士70人,掌通古今;漢武帝時,設五經博士;唐有太學,博士兼做教授。在科舉制度上,博士這官職發揮很大作用。博士是在某一個專門上有特別知識的人,十分尊貴,今時今日,竟演變成「發水博士」、「僭建博士」和「買賣博士」,令人惋惜。有些落後國家,什麼都可以賣,博士學位固然可以賣,猖狂到明碼實價,不知何年何日,這買賣歪風竟吹到香港。據新聞報道,有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都參與虛無縹緲的榮譽博士「交易」,相信仍有為數頗多的知名或半知名人士都在這漩渦中。有人說受騙,王師奶相信這是刻意的「受騙」,他們都是江湖歷練人物,真係咁大隻蛤乸隨街跳,9萬8買個博士銜?有人鍾意坐轎才有人抬轎,有人要欺世盜名才有人賣假銜頭。小婦人不怪責這些要浮名充有料的草包,只為焚膏繼晷,埋頭苦讀的真博士叫屈。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5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以後點樣教,點樣學?

香港逆權運動,眨下眼幾個月,社會劃分為黃色和藍色,人與人之間添了一層隔膜,好多家庭不再清一色,父子兄弟,各有色彩,不再和諧。朋友相處,多了顧忌,恐防黄藍撞色,說話要小心。有人問王師奶如何處理家中顏色,小婦人一家四口,夫婦二人不黃不藍,立下家規:家中不談政治,不干涉別人立場,所以即使親如子女,也不知彼此顏色,倒也和諧。 小婦人知道社會撕裂嚴重,流血事件無日無之,公說公理,婆說婆理,一缸「混醬」,如何理得清?人生苦短吖!有讀者自稱關師奶,自澳洲來郵,說她以前在港時是一名教師,她問小婦人:「香港學校咁亂,啲老師點教,學生點學?」此一問,問到王師奶關情處,點正小婦人死穴,正所謂:休提起,提起時,淚滴滿江河。老爹是有牌教師,為人保守,對學生要求嚴格,成日話:「教書係良心職業,教不嚴,師之惰。」小婦人成日勸佢:「老爹,潮流唔興啦,您out咗啦,唉!教得嚴,師之禍,分分鐘連份公積金都無埋,赤柱預留一個位畀你。」以前他老人家總覺得小婦人言不及義,自逆權運動後,看到有些學生與學校唱反調,老師不敢出聲,校長亦忍氣吞聲,學校唔敢高壓,知道愈壓愈大件事。老爹才有點覺悟說:「好彩退休得早,否則實爆血管。」 社會強權高壓 挑戰權威變自然反應 是否學生錯晒?也不全是。年輕人清純,他們有自己的價值觀:公義、自由、真理。眼看社會在强權高壓下運行,他們內心的反抗和憤怒可以理解,挑戰權威變成自然反應。學校是社會縮影,他們心目中學校就是社會,是壓力的來源,校長和教師是不公義政策的執行者,是權威的代表。他們年輕,對事情的是非未必拿揑得準,王師奶相信他們出於熱誠、善意,不像其他人批評是被利用、煽動。 此情此景,教師當然不易為,面對一群內心反叛而有挑戰權威傾向的年輕人,正如讀者關師奶所云:「點教吖?」王師奶曾有感學校當前處境寫過〈教師呢碗飯唔易啃〉和〈校長唔易做〉。一個社會有不同政治觀點十分正常,英國有工黨、保守黨;美國有民主黨、共和黨,我們有黃絲、藍絲又何妨!你黃你的,我藍我的。小婦人好想將「和而不同」這個詞改得更淺白些,改做「不同而和」,觀點雖異,亦可和平相處。 定下規則不談顏色 返回「以後點樣教,點樣學?」這個題目,王師奶處理家庭顏色方式或可參考:做家長的無顏色,不干涉兒女的顏色。定下規則:學校不談顏色,你黃你的,我藍我的,「不同而和」。繼續上課,繼續數、理、化,繼續通識和歷史,繼續高考,天下太平。這一步當然不易達到,眾志可以成城,聚沙可以成塔,王師奶默誦聖母經100遍。阿利路亞!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4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校長唔易做

前一陣子寫過〈教師呢碗飯唔易啃〉,原來不單教師任人捽,就算在校內號令天下的校長也不易為。宋代詞人晏殊有「太平宰相」美號,天下昇平,位極人臣,得閒填詞寫詩,興到時「勸君綠酒金杯,莫嫌絲管聲催」,羨煞人也。王師奶認為校長處境相似,平日一呼百諾,倘教師勤奮敬業,學生動靜皆宜,公開試狀元三數,叩門申請表呎幾高,得閒接受電台報章訪問,暢談治校心得,「太平校長」與「太平宰相」,古今相映。 世事風雲,盛極必衰,無永享的太平。近日香港藍黄干戈,禍延教育圈。有人將亂局入通識數,累得董伯伯後悔當年太任情,批准通識教育匆匆上馬,致使今日滿街滿巷都是花果山子孫。又有一群議員鬧班學生不讀歷史,以至全無愛國心,似乎將所有責任推晒落教育身上。王師奶幼時常跟老媽睇粵語長片,每逢看到麥基為非作歹,作奸犯科,或是林鳳酒後失身,被壞蛋馮應湘逼落風塵,一定聽到吳楚帆字正腔圓,一字一字的說:「這是社會的錯。」小婦人其時一嚿雲,心想:明明是麥基馮應湘的錯,怎會說是社會的錯?社會是什麼,圓的,扁的?現在社會有難,有權有勢的人又將一切責任入晒教育數。校長、教師無一倖免,教育局長首當其衝。 幫學生又死 禁制學生又死 庸人厚福,此語不虛。吳克儉在任時畀人話佢「唔得掂」,你咪理,佢袋往2000幾萬俸祿,陽光海灘,掂過碌蔗;反觀楊潤雄,雖然是慢郎中,但橫睇掂睇都企理過吳克儉,可惜官不逢時,反送中風波一起,通識、歷史即成箭靶,楊潤雄成了孔明借箭的稻草人,滿身是箭。一時話佢縱容教師,一時話歷史唔必修;眨下眼又話通識唔應該必修。指手畫腳的多是口水多知識少的盲毛,但眾口悠悠,三人言之成虎,萬方無罪,罪在教育。教師呢碗飯固然唔易啃,也不要以為校長可以逍遙。 學生嗌罷課,教育局要校長𥄫實,不要讓教師煽風點火,不可讓學生胡作妄為。其時也,校長可以點做?如果高壓不准罷課,咁你準備班花果山居民作反;倘若擺出民主風度,罷也好,不罷也好,自由至上,一樣死,畀自由予人,必畀自由累死。家長也有黃藍之別,順得哥情失嫂意;你不是教師的知心人,他們的心是黃是藍不得而知,只能收斂平時氣焰,低聲下氣請他們持平中立。學生不罷課,卻在上課前在校門口拉人鏈,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上課預備鈴聲一響,乖乖入課室,寓抗議於服從,身為校長,唯有咕聲吞咗佢,平日的威風飄吖飄,飄上三十三天,九宵雲外。 以上都是小事,十一國慶照例舉行升旗禮,太平時光,升旗禮一定無問題,但近月氣氛熾熱如火焰山,紅旗一升,情况不敢想像,或噓聲四起,或背旗而立,如此場面,如何處理?升旗禮是愛國的表達,教育局認為儀式不可廢,學校一定要升旗。但今日局勢,真可能出現尷尬埸面,校長點做?倘若取消升旗禮,學校會受到教育局如何懲罰?升旗禮出現不愉快事件,學校又如何懲處學生?如此莊嚴的升旗儀式,學生唔肯做,老師唔敢做,官命難違,有校長要御駕親「升」。唉!校長唔易做吖!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3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通識科又成箭靶

王師奶覺得啲官同議員好hea,有嘢搞唔掂就A字膊,一係搵職位較低啲官仔鯁咗佢,一係搵個與事實無關的乜冬冬藉口入佢數。總而言之,唔關我事,千錯萬錯,阿啦無錯。小婦人雖然下筆草根,但措詞尚屬斯文,好唔想用「屙屎唔出賴地硬」來形容,但一時三刻,確實找不到比這句廣東話更傳神的用詞。 逆權運動升溫,通識科又成箭靶,早前董建華爺爺話「我自己也睇漏了眼」,悔恨當年任內推行通識教育,以致釀成一班甩繩馬騮。通識大旗手羅范椒芬撲身而出,否認通識與當前局勢有關;王師奶曾為文勸慰鬚眉俱白的前特首毋須自責,誰能預測20多年後的事!小婦人從一開始就不贊成在中學推行通識教育,不贊成的理由並非像廟街盲公陳可預測未來,而是反對羅范在不備糧草、精兵與東風之下匆匆上馬。也許她急於求成,也許她順從上意,絕對想不到當年的Boss在今日竟耍出一招亢龍有悔。 有媒體訪問過今年DSE所有狀元,大都否認通識影響他們的政見決定,多數認為通識使他們對時事分析有更理智的審判。市面確有通識單元的書籍出售,且售價不菲。王師奶應稱之為「教科書」抑或「參考書」?以小婦人理解,凡教科書都要依課程委員會規定編寫,又要送審,獲批准後才可列入學校用書單上,過程複雜嚴格。市面出售的有關通識書籍,毋須送檢,充其量只算是參考書,既是參考,可用可不用。猶記推行通識初期,因內容隨時間迅速演變,一致認為不宜採用課本,以免畫地為牢自困。現因修例風波將通識擺上枱,是不是和「不要將政治帶入學校」這思維互相矛盾? 課本是死的 人腦是活的 有關通識消息一籮籮:官氣十足的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說以「特事特辦」方式,為從不需送審的通識參考書提供「專業諮詢服務」。有人提供「服務」,又屬自願性質,唔參加豈非好蝕底?利之所在,出版社都怕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有通識教師擔心影響書籍內容概念和議題的選取,令出版社自我審查。王師奶認為老師們多此一憂,課本是死的,人腦是活的,老師們最緊要持平,不偏不倚,鋪陳事實,讓學生理智解讀。參考書啫,何必緊張!退一萬步說,所有教科書都送審喇,乜嘢可教,乜嘢不可教,都係由教育局話事,又唔爭在多一部半部,否則好容易惹人誤會,以為別有用心。 王師奶唔敢談政治,一怕驚老爹生氣,二怕口舌招尤,但見官老爺及尊貴的議員們踩到條鹹水草就當係青竹蛇,睇見班學生唱《願榮光歸香港》及在校門玩吓人鏈,就一切入晒通識數,無異將通識視作會咬死人的青竹蛇,看來當年的通識大旗手羅范椒芬和李國章也不虞有此「無心之得」。若將此邏輯延伸,中英文、物理化學都應禁止:學好中文寫文章在報章鬧政府;說得一口好英語到外國唱衰香港;學好物理知道向天45度可將汽油彈拋得最遠;學好化學容乜易製造乜彈物彈擲入政府總部。 以上所言,當然是搞笑成分,亦充分表現頭上有「光環」的達官貴人淺見與無知。小婦人草根成性,忍不住重複一次「屙屎唔出賴地硬」為本文作結。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2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歷史與愛國無關

成日聽到議員們批評香港學生唔愛國,原因是教育局不把歷史定為必修科,忽略歷史教育,似乎歷史科已成教育學生愛國的百合匙。邏輯是:不讀歷史,不會愛國;讀了歷史,一定愛國。如此說來,做得立法會議員當然都愛國,你們是否都是歷史系的畢業生?退而求其次,你們當年的會考歷史科都pass,甚或攞優攞良?如果係,恭喜你,知行合一,你因歷史而成為議員,歷史有價!如果唔係,你今日的愛國情懷與歷史科風馬牛、不相及,證明愛國不靠歷史,歷史和愛國無必然關係。 議員你會考歷史乜成績? 點解咁多議員批評年輕人不愛國,同時都把責任推在歷史科身上?王師奶可以斬釘截鐵的回答:「他們唔識歷史的真義,人云亦云,亂噏!」印象中批評過香港歷史教育的有梁美芬、葉劉淑儀、范徐麗泰,還有葛珮帆。也許她們都出於善意,但將歷史科和愛國扯上關係證明無知。王師奶尊重她們對歷史的尊重,不過如果只是重重複複說「以古為鑑,可知興替」,自暴其短,賦得淺薄二字。雖然范太對歷史的功能也是陳腔濫調,但她真的成立了「勵進教育中心」,協助青少年認識中華文化及中國歷史,又設中史獎學金,凡此種種,證明她是有心人,並真心相信歷史可培養年輕人的愛國情懷。起碼她有行動,不純是口噏噏。 想用歷史洗腦 發夢無咁早 不要以為讀歷史的人一定尊重歷史,也一定了解歷史的真正意義。 猶記得2017年11月14日,王師奶在本欄寫過一篇〈三皇五帝時你喺邊?〉,其時因為初中歷史準備獨立成科,課程要重新修訂,泛民議員話教育局立心借歷史科洗腦,此乃杞人憂天,其白癡與建制議員以為加強歷史教育可令學生愛國相同。今時今日想將啲後生仔女個腦洗白白,發夢無咁早,Google或百度一下,乜都穿煲喇!倒是那些號稱專家學者們藏頭露尾,閃閃縮縮,編課程時六四不寫、六七暴亂不寫,意欲何為?你愈避忌愈引起好奇心,網上愈挖愈深,欲蓋彌彰,此之謂也。 課程修訂委員會主席是中大歷史系講座教授梁元生,是有頭有面的歷史學者,難道不知道歷史是將事實真相百分百陳述嗎?就算教育當局真有隱藏的歪心(相信不是),學者也應有學者風骨,何必逢君之惡!記者招待會上,有記者問課程是否包括六七暴動及六四事件時,登時好似被人踩親條尾,毫不客氣的反問記者:「六七暴動時你喺邊?」媽媽咪吖!原來歷史只是及身而止。可惜小婦人不在現場,否則我一定再反問:「梁教授,三皇五帝時你喺邊?」這樣的所謂學者,我們還能對新訂的歷史課程有什麼期望? 王師奶好尊重歷史,知道歷史的重大功能,我們可從歷史的軌迹避開覆轍,以史為鑑是要行動,知之而後行之。不要走偏鋒,滿腦子想的是改造改造,洗腦洗腦。小婦人從來對歷史的真實性都打好大折扣,因為歷史是由當權的人寫的。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考第二喊 考尾二笑

鄭重聲明,此文純粹從教育角度討論,100%與政治無關。全港市民都知我們的特首林鄭月娥是學霸,讀書叻,年年考第一,考第二會喊。毫無疑問,特首一定是一個十分勤奮、自我要求甚高的人,否則不會考第二都喊。身為父母,有個咁生性,又咁叻的女兒,夫復何求!面對這些超級學霸,王師奶真係要搵窿捐,考試但求pass,成績表不見紅字會開心到小聖堂念聖母經。好佩服讀書叻的人,但有時想「第一」真正的水平在哪裏? 小婦人有一個表姊,考試常在前五名上上落落,親戚們包括老媽都讚譽有加,叫小婦人以她為榜樣,而她亦怡然自得,昂然以學霸自居,母命難違,自然唔敢多聲氣。但心想:在野雞學校考第一,是否叻過傳統名校考第尾?看來未必。相反亦然,名校學生亦未必人人都叻過名聲較差學校的學生。特首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是天主教傳統名校,名人輩出,能年年考第一,自是真才實學,無花無假。報道從未講過特首是會考狀元,若以成績論英雄,她並非全港讀書最叻的一個。從未有一個會考狀元當上特首,可是她現在卻貴為特首,亦即證明讀書成績並不是成功的絕對保證,董建華不是,曾蔭權不是,梁振英更不是。因此,王師奶呼籲香港的家長們,用不着將自己的兒女催谷到非考第一不可,非做高考狀元不可。成功因素很多:品格、個性、耐力,還有是——因緣際會。 爭取第一是奮鬥心的表現,有奮鬥心是好事,正如奧運的目標:更高、更強、更遠。千萬人中,考唔到狀元,攞番個榜眼其實都不錯吖,人生路遙遙,安知他日誰可位列三公,使唔使喊吖!從教育角度來看,這是不健康的。家長們要明白,凡事有極限,聰明、智慧、體力都如是,做家長要教導兒女有進取心的同時,也要教導他們有接受失敗的勇氣,失敗的經驗是成功的基石。在求學奮發時期教他們「知足常足」略嫌太早,會削弱鬥志。適度的扶持,溫言的鼓勵是需要的。 換一個極端,考尾二笑又如何?家長們,不要以為小婦人講爛gag,真人真事真英雄。王師奶有一閨蜜,念六年級的兒子無心向學,除了打機,就是打波,逢考試必是滿江紅。一次中期試派成績表,母親說:「今次一定又係第尾了。」他笑嘻嘻的說:「唔係噃,有人墊底,好彩考番個尾二。」看!世界就是如此多姿多采,有人考第二喊,有人考尾二笑。 改態度總比改性格易 如果問:「考第二喊,考尾二笑,你寧願你的兒女屬哪一種?」我相信100%會選第一種。選「考第二喊」,不用擔心他不奮發,升學不會有問題;如果選「考尾二笑」,父母就由頭到尾都要承受,由幼稚園擔心到大學,叩門叩到頭崩額裂。以學生成長過程而言,誰快樂些?以心理質素而言,誰健康些?其實兩者都不可取,但如果用AK47指住非選不可,王師奶寧選「考尾二笑」,理由是:前者是性格問題,後者是態度問題。俗語都有話,江山易改,品性難移,一生中誰能免於失敗?稍不如意,後果難測。態度要上正軌當然也不是易事,吊兒郎當,天跌落來當被冚,但改態度總比改性格易。如果有一天幡然大悟,哈哈,可能一飛冲天。 當然,很多家長會反對小婦人的觀點。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0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教師呢碗飯唔易啃

王師奶今生有一個難圓的夢,那就是教師夢。少時上學,睇見老師站在黑板前,說得興起,真有手揮五弦、目送飛鴻的英姿,於是許下宏願:「大(丈夫)當如是也!」怎料連考兩年教育學院,不是衰在筆試,就係死在面試。壯志難酬,少艾嫁作商人婦,你話嘞,好似曾俊華話齋:生涯何來規劃?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真是至理之言,如果小婦人今日是一位教師就真係大劑了。各位看官,你們也許會說:「王師奶,唔好做阿Q,做唔到又話大劑。曾經有一個調查,話香港教師人工係全世界最高,何况幾個月前,香港政府仲調高教師及校長人工,師訓畢業生起點近2.7萬元,學位化後將是3.3萬元;小學校長更達12萬元。今時今日呢啲筍工去邊度搵呀,仲話大劑!」王師奶見到教師們待遇好,替他們開心,生活安定,才可以用心做好呢份工,得益的是學生。一般市民只看到他們好的一面,卻看不到他們淒酸的一面。 工作多唔係最主要,最慘是屈辱…… 自教改以來,教育結構由簡而繁,好多嘢疊牀架屋,做到班老師有氣無碇唞,除授課外,孭多十瓣八瓣工作是等閒事,連當時的教育署長羅范椒芬都話要替教師們拆牆鬆綁。可惜剛搬開了兩塊磚,教改新政又落了幾擔水泥;剛鬆了幾條鹹水草,又紮了丈八長的大麻繩。教育係要改革,但要量力;一頭駱駝最高負重量是800磅,你把1000磅的貨物放在牠背上,結果如何?死畀你睇囉,教師就是那駱駝。各位想想,唔好單看教師的優厚待遇,係用命搏㗎。工作多唔係最主要,最慘是屈辱:如果學校學生人數不足,驚殺校,教師要做埋推銷員,去商場派招生章程,去大廈信箱塞單張;更有甚者,去派位中心門口拉「客」,鼓其如簧之舌,出盡八寶,扭盡六壬,務求將學生拉入本校。請問:本以作育英才為初心,今竟斯文掃地,派廣告、搶學生,這屈辱豈是金錢可補償?當然,不是所有教師都有如此不幸的遭遇。 這幾天忽聞有人要設「監師會」,慶幸當年考唔入教育學院,避過此劫,不過亦替現役教師一灑同情之淚。尚記得多年前深水埗鮮魚行學校,在校內遍設攝影機,包括課室、教員室、走廊,又有大屏幕放映。王師奶嘈到拆天,認為損害教師尊嚴和私隱,監察系統媲美赤柱監獄,其後梁姓校長解釋是防止學生盜竊行為,傳媒再無跟進。既名「監師會」,顧名思義是監視教師,好想問「監師會」監的是什麼?想教育局長設立教師「十戒」乎?監教師有無懶人多屎尿,每天去幾多次廁所?監女教師條裙太短,男教師著恤衫唔著內衣?監教師有無講粗口? 監視教師有無給學生洗腦? 相信這都不是重點,最主要是監視教師有無給學生洗腦,描述六四太詳盡,生安白造香港六七是暴動,有無煽動學生朝朝上課前去拉人鏈。提出設「監師會」的議員請少憂,𠵱家啲學生唔係咁容易畀阿sir或miss誤導㗎,佢哋上Google或百度一下,老師就穿崩喇。真實情况,老師分分鐘畀學生監視緊,用不着議員們操心。前車可鑑,文革時代,好多教師都畀學生戴高帽遊街喇,「監師會」絕對是除褲放屁,多此一舉。 再講一句,教師呢碗飯唔易啃。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9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生涯真可規劃?

王師奶眼中,學校推行的「生涯規劃」是新事物,讀書時聽都未聽過,教育局還煞有介事撥款資助推行,而一些政府資助如青年委員會等機構,亦接受一些組織為生涯規劃活動申請款項。 撥款中學搞規劃 成效如何? 顧名思義,「生涯規劃」即係為自己的人生畫下路線圖,然後按既定程序和步伐實踐。以前常聽一些青年說「車子、房子、妻子、孩子」是人生的四大目標,相信人生目標也是「生涯規劃」的一部分。自從聽到這美麗的名詞後,隔不多久就會問自己:「生涯真可規劃?」一個銀行劫匪,難道也是早就規劃自己將來做銀行劫匪?回想當年,王師奶也發過豆芽夢,想到自己未來的丈夫是白馬王子,英俊瀟灑,加上季子多金,過的是神仙生活。那時叫期望,今日摩登的說法是「生涯規劃」。王子的夢破了,身旁只有一個姓王的胖子;多金當然談不上,還幸不至牛衣對泣,生活倒也踏實,有兒有女,互相扶持。更幸運是不視成日以文字鬧人的小婦人為兇婦,仲鼓勵小婦人不要因小惡而不罵。 有人說小婦人根本不知何謂「生涯規劃」,「生涯規劃」是將人生的發展路向早早作好準備。王師奶參考過港島東半山一間中學的《生涯規劃教育計劃書》,它「工作目標」第2項「就同學的發展階段提供適切的生涯計劃輔導,以助其及早訂立個人發展方向,並制定相應的實踐策略」。這計劃書提到教育局2014/15年起,政府撥款給學校增聘教師、外購服務,為同學提供生涯規劃輔導。如此說來,撥款數目不少,是否所有中學都有專責「生涯規劃」教師?成效如何? 曾俊華讀建築做財爺 哪有規劃 日前看港台《大學問》訪問前財政司長曾俊華,他一生經歷豐富,從移民、求學、工作到競選特首,數十年起起伏伏,曲曲折折。主持人問到他生涯規劃,他回答說:「人的一生怎能有規劃?」曾俊華這一答深得我心,令王師奶有英雄所見略同之感(小婦人往臉上貼金了)。試想想:假設你規劃中學後入MIT,入唔到MIT就入普林斯頓,畢業後去華爾街摩根士丹利,38歲前創業,財富與索羅斯平起平坐,50歲在南美買個小島退休。誰知你MIT和普林斯頓都入唔到,結果回流從副學士再讀起,其他免提了。任你的生涯計劃如何遠大,有用嗎?曾俊華說得對,人生根本無規劃。他本來讀建築,想轉行,有兩份工選擇,好想去做校長,最後卻回港做了30多年公務員,最後做了管理數以萬億金錢的財政司長,這全都沒有生涯規劃。 不談別人,每個人都想想自己,是否都能跟生涯規劃走過來?可能都在某些彎角上有轉折,所以即使有所謂生涯規劃,亦不過是給自己一個方向而已。負責「生涯規劃」的老師們,在教育學生的同時,要灌輸他們人生充滿不可預測這思想。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8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零個案的教師投訴覆核委員會

古時讚美地方管治得好,好多時用政簡刑清去形容,老百姓安居樂業,夜不閉戶,官老爺得閒吟詩作對,監倉拍烏蠅。一個地方如果罪案一單都無,紀錄是零,是世外桃源的好地方。學校投訴覆檢委員會自成立以來,是零投訴,顯示香港教育無得彈,學校校政及人事關係完美過完美,事實是否如此?唔係噃。 教局推介欠積極 無存在感 遠的不說,鐵證如山的是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這邊廂,教師因投訴無門而走上自毁之路;另邊廂,投訴覆檢委員會自成立以來卻未發過市,這說明什麼?王師奶認為有兩個可能:一是教師根本不知道有覆核委員會存在;二是教師根本不信任這委員會。小婦人問過多名教師,大多面露驚訝之色,反問:「乜有呢個會咩?」如此說來,教育局有欠積極推介之責。 王師奶唔信邪,無理由覆檢委員會連一筆生意都欠奉。既名「覆檢」,一定有案在先才可覆,如果它從來都無收過要覆檢的案件,則零個案有理,並非委員先生們「蛇王」。翻查教育局「優化學校投訴管理計劃」,「優化學校投訴委員會」前身是「處理學校投訴臨時委員會」,成立於2011年9月,於2013年9月改名,就如何優化學校投訴程序作出建議。2012至2015年間,分3期推行先導計劃,據說效果正面,所有公營及直資校自2017年9月1日起已全面實行優化安排(逼到人死還算優化!)。該委員會已於2018年2月解散。 校方自行處理 「無咁蠢」覆核 王師奶要還「覆檢委員會」一個公道,由於資助及直資學校按「優化學校投訴委員會」的建議,自行處理教師投訴事件,好又好,壞又好,公道又好,唔公道又好,一切自行解決。為了臭屎密冚,强權霸道出齊,無咁蠢攞去「覆核委員會」獻世㗎;何况十個教師九個唔知有呢個乜鬼覆核會,知天命的就「Good」聲吞呢啖冤氣,從此做順民,條氣唔順的就谷埋谷埋做資深抑鬱病者,鬱結解唔開的就死畀你睇。 任文字如何流暢精通,講座如何天花龍鳳,計劃如何滴水不漏,如果沒有健全制度,一落入意志不堅、心懷叵測的人手裏,就會弄權,就會腐敗。流暢的文字變成裝飾;天花龍鳳的講座淪為推銷場;滴水不漏的計劃變為虛言。教師投訴要冒極大風險,用自己職業孤注一擲。如果投訴主任或副校長,有幸遇到一個公正嚴明的校長,也許你有30%獲得平反,如果不幸遇到一個與副校長沆瀣一氣的沙煲兄弟或金蘭姊妹的校長,保證你以後無啖好食。 投訴校長 「自己人」查難申冤 投訴校長更不得了,你死咗九成。投訴校長可向校監或校董會投訴,但通常校監和校長關係密切,校監多是門外漢,不懂教育(教統會只要求校監受訓6粒鐘咋),除咗簽名,一切靠校長做盲公竹。在校監面前,有校長講,無你講,你一定成身箭,校監眼中,你是刁民,是搞事者。你或可向教育局投訴,官員接到你投訴後會調查,會將你的投訴發還校監,校監會同校董會成員商討(不要忘記,校長也是校董的一員,教師校董是校長的下屬,你的冤情得雪?別做夢)。最後一招是向辦學團體投訴,後果如何?林麗棠老師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王師奶真心希望改組後的「覆核委員會」能發揮作用,雖然我買細。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7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