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苗園圃:ADHD孩子 「着機」才叫好

「着機」意味着什麼?以每人手上也有一部的智能手機為例,着機的時候,可以隨時跟別人通電話,亦可連繫上互聯網,按需要使用不同的溝通軟件及應用程式;相反,「熄機」就是將它一切的線路和功能都中斷。原來,對有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的孩子來說,「熄機」是壞事,「着機」才叫好! 「我天生就會周身郁!」 ADHD這名稱,對大部分香港家長來說並不陌生。其主要徵狀有:(1)專注力不足、(2)衝動行為及(3)過度活躍。每個懷疑或診斷為ADHD的孩子,情况都獨一無二。有些人只有(1),執行功能方面有不同程度的困難,有些則夾雜(2)及或(3);兼有讀寫障礙及或對抗行為等共有狀况的也很常見。另有些人容易有焦慮感,有的會出現妥瑞症徵狀。醫學名詞一大堆,情况千變萬化,不能一概而論。而我的小兒子小強,是(2)和(3)的代表,也夾雜一些(1)的特徵。 當小強還是4歲時,記得有一天晚上,外婆跟他一起睡覺。他在牀上手舞足蹈,翻來覆去,擾攘良久也未肯入睡,於是外婆忍不住問他:「你就不可以停下來嗎?」相信一般成年人都跟小強外婆有相同想法,恨不得孩子又乖又靜,少添麻煩。年紀小小的他竟這樣回答:「我是不可以停下來的!我天生就是會『周身郁』!」他有如此認知,兩婆孫有此微妙對話,那時只覺得很有趣。 小強6歲那年,有一次他的嫲嫲帶來驚喜,晚飯時間突然出現。小強極為興奮,不單從飯桌跳起迎接,而且來回跑盡家中每一角落,直至突然傳來猛力「嘭」的一聲,再接着的「哇哇」嚎哭聲,他才停下來……原來,他意外地撞上牀角,右下眼角的皮膚當場被割開了!因為傷口太深,要送往鄰近醫院處理,即晚縫合了傷口。那夜真夠折騰,對於他的過度活躍,心有餘悸。 勿為減少麻煩 叫孩子「熄機」 疫情期間,網課持續,教師要求孩子開啟視訊,坐定定在鏡頭前上課。起初我總是收到教師投訴,不是說小強亂打信息串,便是沒有上載某些功課,有一次更在課堂上開咪唱起歌來……他在一個人、欠缺互動的情景下,就是不能坐定定學習,對他來說,上網課實在是太無趣了!再者,比起實體課,教師用了更多時間管理課堂秩序,所以小息時間甚至會被犧牲,連這少許到處走動的機會也沒有了,結果是災難級的,在整個全網課時期,小強所有學習的意欲都進入「熄機」狀態了。 以上都是圍繞着(3)過度活躍的情况,去認識小強的真正需要。活躍、多動、「周身郁無時停」,再加上(2)衝動行為,完全「着機」的孩子,的確讓家長很苦惱,我已領教多年。直至近日,在我以員工身分參與的特殊教育證書課堂上,透過導師解釋,才恍然大悟,明白「着機」狀態的小強才能真正享受生活和投入學習。作為他的媽媽,不應為着自己少點麻煩,多點安寧,便想法子叫他「熄機」。我要重新調整想法,接受真正的他,給予更多愛心和支持,協助他健康快樂成長。方法有很多,在乎我是否願意尋找、學習、應用。在此,先感謝丈夫常帶他外出運動。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7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A仔」叩門總動員

3月最後一天,是中一自行分配學位結果公布日,不少家長好友詢問我小明有沒有好消息。我和丈夫心裏有數,在過去數個月,並沒給他壓力,只鼓勵他盡力為面試準備,讓他知道過程中有爸媽陪伴左右,有困難便一起面對……2015年的夏天,回到剛得知小明有亞氏保加症徵狀,我還未搞清楚那是什麼東西的時候,他便要參加「大抽獎」(小一派位)。結果如何?真的要含淚說聲:「太倒楣了!」他被派到第10志願以外的小學。 直資小學面試全軍覆沒 與大部分家長心態相若,我曾帶小明到直資小學碰運氣。出發前總會預先告知他,我們去跟老師見見面,與小朋友玩玩遊戲。有些學校要一併見家長和孩子,有一回,負責教師樣子比較嚴肅,答了兩三道問題後,小明突然站起來,走向圖書架,伸手拿起圖書看,無論我怎勸也勸不來……又有一回,幸運地遇上友善教師,怎料在言談間,小明突然彎下身子咬我大腿一下……事發時我極度尷尬,只想盡快找個洞鑽進去。後來細心思考便不難明白,任何陌生的人和事突然出現,如沒作充足預演,都會使小明焦慮。而這種內心變化,單從他的臉部表情,是不易察覺的。 直資小學面試換來「全軍覆沒」的滋味。我不禁自問:「我就這樣向『大抽獎』認命了嗎?」被派到的小學,外界不乏「老師沒愛心」的傳言,我心就如世界末日,腦海不斷浮現小明遇上沒愛心教師而出現的可怕景象……不,我不要啊! 寫信誠意打動校長 受朋友鼓勵,我決定每天寫信給第一志願小學的校長。即使打探到小明叩門的表現欠佳,我仍成功擊退負能量。待孩子睡着,便挑起夜燈,每晚按一個主題寫信。我不知這樣做有沒有效用,就憑着一份盼望,只管埋頭去幹。這晚寫寫怎樣培養小明服務人群的愛心;那晚談談如何引導他愛上閱讀。這封信細說怎麽幫助他耳朵習慣聆聽英語和普通話;那封信講述家人如何活出信仰,為他作榜樣……不知不覺便至三更。 小學校長每早會在校門迎接學生,我就去找他,把信親手送上。打從對面街頭看見他,我心便噗通噗通地加速跳動。「校長您好!我是備取生小明的家長,我們真是很有誠意入讀 貴校,請您收下這信,重新考慮給孩子一個機會吧!」校長沒說什麼,只禮貌點點頭,把信收下。第二天,我再去。第三天,我也去。第四天,我繼續去。第五天,因公司有早會,便託付丈夫代為前去。 電話筒傳來丈夫幾乎喜極而泣的聲音:「校長說他真的被我們感動了!他說會認真考慮,如果仍有學位,會給小明一個機會!太好了!太好了!」同日中午,丈夫接到小學來電:「現在有學位,如決定入讀,請前來註冊。」「來!一定來!下午便來!」 那年夏天上演的「叩門總動員」故事,對於我和丈夫,每一幕仍記憶猶新。作為「A仔」父母,初時感到前路一片漆黑,既不懂怎行,也不敢去行。但我知道,為了孩子總要燃起燈火,照出前路來。即使世界末日,也要有盼望。父母只要願意了解和接納孩子,肯虛心尋求和學習方法,便能「行步」再「見步」。真正能夠幫助「A苗」成長的人,不是教師,也不是專家,而是父母。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3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A苗的一個早晨

在這版看見「A」字行頭的專欄,讓你即時聯想到什麼?是操練孩子學業取A級的方法?還是成為100分父母的經驗?唔……都不是呢,這裏所說的,是關於「A苗」的故事。 故事中的第一顆苗,是小明,我的大兒子,正準備升中。他升讀小一前確診有亞氏保加症(Asperger Syndrome),是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簡稱ASD)的一種,俗稱「A仔」,他同時兼有專注力不足的情况(Attention Deficit,簡稱AD);小強,第二顆苗,我的小兒子,現就讀初小,在幼兒園階段便發現有過度活躍症的徵狀(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HD)。家中有齊ASD和ADHD孩子,生活場面總是鬧哄哄的。說起教養和溝通,向來也盡是考驗。 就讓我由一個早晨開始說起吧!你還記得今早吃早餐的情景嗎?吃早餐,一個簡單的生活部分,自小明升上初小開始,便變得不再簡單。 小明在幼兒園上的是全日班,每天回校才吃早餐。入讀小學後,他先要在家吃早餐再上學去。一天早晨,我煮了他喜愛的湯麵,他醒來便歡天喜地準備享用。才把麵條放進口裏,他天真無邪的臉容瞬間轉為金剛怒目,咬牙切齒,高聲投訴:「嘩!很燙!衰人麵條!」我還未來得及反應,麵條隨熱湯已撒滿了一地。當時已穿好校服的他,用套上襪子的雙腳,猛力踐踏地上的麵條,以宣泄怒氣…… 這,是我最深刻的一個早晨。 我記得當時自己這樣處理:「麵條太熱,未能入口,真氣人啊!你小心,麵條還熱,媽媽擔心你踏上去會燙壞雙腳呢!不如先清洗一下,換過雙襪子,然後找其他不燙的食物吃吧!」說罷,我立即抱起他離開現場。他很快便平靜下來,臉容重現孩子氣。這時我才跟他商量處理「燙」的情况,例如:把麵條和湯分開碗放,又或可使用扇子往麵條撥去,讓它盡快涼下來以便享用等等。 倘若我還是「初哥」,可以肯定會破口大罵小明,而他的情緒定必繼續升溫,看在眼內,我會愈發激動,進而就是責打,結果便是兩敗俱傷。類似的糟糕畫面,將會無限地不定期上演。 「A仔」思維欠缺彈性 對於「A仔」來說,不是預料之內的狀况,反應可以很大。麵條明明是至愛,為何它會熱得不能入口呢?由於小明當時年紀尚小,加上思維欠缺彈性的局限,他接受不了這種狀况。如果成年人因為他們差勁的表面行為而大動肝火,沒嘗試代入其角度,了解行為背後原因,又忘了考慮他們的局限,那麼成年人想教什麼,基本上是白費心機。「A仔」反而會遷怒於成年人,視他們作仇敵。 每晚跟小明預告明天早餐的內容,已成為睡前指定動作。比較聰明的做法,是給他兩個選擇:A餐或是B餐。選擇後,再請他複述一遍,確認內容。這樣,才可減少早上不必要的紛擾,大家才能有一個美好的早晨。 當小明的媽媽,心情時而像大海中失去掌舵的小船,時而像剛好找到足夠食物充飢的小鳥。但願我在園圃栽種苗兒過程中的成與敗,當中發現了的好土壤或壞蟲子,也分享開去,祝福更多需要與A苗相處相愛的人。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9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