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苗園圃:為孩子停止「戰爭」

幾乎是普遍情况,家有特殊教育需要孩子,夫妻關係都持續處於繃緊有如戰爭狀態,有時陷於「激戰」,有時進入「冷戰」。 小兒愛俯伏在牀上看圖書,我向他解釋多遍,這是一項對眼力有要求的活動,單靠高高掛起的天花燈光並不足夠,會損害眼睛。其實家中不乏LED枱燈,無論是隨處夾的、可摺疊的,都應有盡有。奈何小兒就是無心裝載,懷疑已有近視。 這晚他又做着同樣的事,我見狀溫馨道出問題,在旁的丈夫很快指着天花燈回應:「光線充裕啊!」那刻我唯有閉上嘴巴不嘮叨,直接拿枱燈放到小兒面前。怎料兒子露出煩厭的表情大聲說:「不是說夠光了嗎?」我感到他語氣帶有爸爸撐腰的溫度,鬱悶地心想:「他不是說好了要關注小兒的眼睛健康嗎?他不是昨天才催促我要帶小兒驗眼嗎?怎麼說一套,做一套呢?」表面在氣孩子,心底裏更氣丈夫,於是我大力拍打枱燈一下,傷心離場,並罕有地把自己鎖在房間,嘗試早點入睡,決定什麼都不管。 夫妻之間哪有隔夜仇? 看似一則生活瑣碎事,卻意外發展成一場歷時3周的「冷戰」。夫妻之間哪有隔夜仇?至少我這樣想。那夜之後的兩天,我如常盡妻子本分噓寒問暖,怎知道換來視而不見、「黑面」和「已讀不回」,「冷戰」令人心情瞬間陰鬱。 第3天晚上,小兒於睡前語帶憂傷,透露爸爸在事發當晚跟他說的幾句話:「且看誰能忍耐誰更多,這頭家好快會散!」我當場變苦瓜乾了,怎能跟小兒說這種話?難道他忘記早些年由大兒另一事件所引發的「激戰」嗎?那次去到鬧離婚地步,他曾對只有6歲小兒說過類似的話,結果孩子時刻拿起家庭照,望着相片中爸爸淚如泉湧。 爸媽不和 孩子怎會開心? 「激戰」使全家人傷痕纍纍……爸媽不和,孩子怎會開心?父母離異,孩子怎不難過?我很熟悉這些感受,因為它們充斥着我的童年,我當了爸媽的「磨心」30多年,真不忍心自己孩子要受這種折騰。孩子出生以後,夫妻關係不再是二人的事,孩子總會被父母不經意捲入戰爭,這是沒人能改變的事實。 「激戰」過後數年雖有間歇的和平景象,但有特殊教育需要孩子的家庭彷彿沒法長久休戰,一旦不慎爆發「戰爭」,我都要很自覺地於一兩天內主動和解。鑑於枱燈事件令人喪志,這次我擔演苦婦人角色不易抽離,可是我最終選擇「放過」自己。「你沒有想過鎖上房門這動作,會破壞爸爸身分與形象?你沒有尊重過我……」丈夫的一席話,讓我再次明白,而且是徹底明白,男與女的「戰爭」是多麼的無謂,當女在講東(如要感到被愛和為孩子作榜樣),男卻在想西(如自尊心和想有小鳥依人的太太),要戰要爭的是不同的事,夫妻分歧只會愈來愈大,苦了孩子,我們當作智慧人,停止所有無謂「戰爭」! 「放過」自己就是要告別苦婦人角色。枱燈事件3周後的一個晚上,一家人暢泳後步行往餐廳時,小兒語帶嘲諷地問爸爸:「你又話好快散?」爸爸以一個尷尬眼神來回應他,我站在他們後面,扮作什麼也不知道。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8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落車鐘的啟發

兩兄弟為什麼大打出手?原因可以很多,例如爭玩具、爭食物、爭使用廁所優先權、電視節目選擇權等。相信家有兩個或以上孩子的,都曾見證這些爭鬥。有一段時間,爭按落車鐘這一回事,竟然成為兩兄弟開火的新導線。 巴士的落車鐘像有種魔法,曾深深吸引當時讀小一的小強。每天早上,我都帶兩兄弟搭巴士上學。車程中,小強尤其注意車廂內的電視屏幕,喜愛凝視那移動中的行車路線圖。每當報站系統以廣東話、英語及普通話廣播下一站資訊時,他也會樂此不疲地模仿起來。對他來說,按落車鐘是一件神奇、自主、令人期待的事。而那時就讀小四的小明,似乎看通弟弟的心意,暗地籌謀破壞行動。「昨日你已按了鐘,為公平起見,今天該輪到我了!」小明說罷便迅速使勁地按下落車鐘,不論其神色或是姿態,都在向小強表達「我正向你宣戰」的信息。每朝早最期待的事被破壞,小強當場「着火」高呼:「不可以!」他猶如一頭被惹怒的蠻牛,直衝向小明宣泄。我費盡氣力才稍為把他安撫下來,但很快又不敵小明的一張尖銳嘴巴,蠻牛再次「着火」……我投降了! 想像的仇恨 報復的心態 爸爸知道後,當晚向兩兄弟宣布法令:「小明逢星期一三五按鐘,小強則星期二四六才准按。明日起生效,不得異議!」法令是頒布了,但不知有多少回星期二和四(即小強按鐘的日子),小明有如鬥牛士,趁小強不為意,下手挑釁(快速按鐘),再得意洋洋地面向他。鬥牛士與蠻牛各不相讓,戰鬥一回比一回激烈。我的忍耐力已到臨界點,短短十來分鐘車程,怎麼就沒有一天能順利度過?有一天,在車廂中再顧不了什麼儀態,我先發出「獅吼功」,再使出「太極推手」,把二人強行分開,鎮住局面。但我知道這只是暫時收效。 小明背後目的,其實在於報復。我很清楚問題根源:他把弟弟視作敵人,既因為小學階段,孩子對公平概念特別執著;也因為「A仔」比較記仇的特性。小明把弟弟小時候的一些搗蛋事全數算上,還常記在心頭。這些,都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的問題。 每個階段都有出路 當我苦惱不堪之際,卻突然想出法子來。何不讓兩兄弟乘坐不同班次的巴士呢?於是,我嘗試先帶小強上第一班次。整趟車程中他都心滿意足,無阻礙地按落車鐘,開心地上學去,蠻牛消失了!我吩咐工人讓小明自行上第二班次,待我送完小強回校,再返回巴士站,時間剛剛好,就接上剛下車的小明。此時此刻的他,不用做鬥牛士,而且馴如綿羊,在步行回校的數分鐘路程,還會挽着我的臂彎。我們談天說地直至道別。就這樣,各人都懷着輕鬆愉快的心情去展開新的一天。 當發現問題根源不是輕易解決之事,便需動腦筋想「暫緩法子」。新的「暫緩法子」可能費時又費神,也未能完全解決問題,但只要家長接受現實,願意突破,出路就會現於眼前。現在小明再沒有把矛頭指向弟弟了,因為他已步入青少年階段,要面對更廣闊的世界;而我知道,我必須繼續持有「接受現實,願意突破」的心態來與他同行。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4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疫」轉孩子

仍可選擇在家工作的日子,遇上小兒恢復面授課堂的第一日,我歡喜的把握這機會去接送他。當日,小強一下課見我便分享教師叫他做班長的事,一本正經地說:「我跟老師說,自己要些時間考慮,不過我明早會答應的。」他要慎重考慮,卻很快又想通透,在我看來是太神奇了!到底他那小小腦袋經歷過什麼? 開始思前想後的年齡 小強正就讀小四,記得他說過,學期初教師曾在班上問誰想當班長,他有舉手示意,但沒被選中。既然有心擔當這個崗位,為何當機會再來時,他反倒要考慮呢?「我在想,其實自己過去的表現,配不配得做班長呢?我又擔心其他同學的想法,到底他們接不接受我擔任這崗位?」小強清楚說出心中想法,原來他在自我檢討,並反思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我感到欣慰,又不禁想起他在疫情下的轉變…… 疫情前後 兩種態度 就讀初小時,小強隨哥哥參與一項由學校引薦的特別功課輔導計劃。第一個學期完結時,他竟然取了個「特師」榮譽回來。所謂「特師」,是指那些每日認真完成功課,再在餘下時間熱心幫助班上其他同學解決功課疑難的人。這項計劃建立了小強積極進取的學習心態。自此以後,他認真對待默書寫字,願意做課外練習,考試測驗都有好表現。這態度甚至延伸至家中日常生活上,例如他會執拾整齊書櫃,收拾玩具,主動看圖書及投入聽我講故事等。 小二下半學年開始,全港學生在疫情下經歷了一段頗長時間的停課和網課,間斷的半天實體課,再來一個特別假期。兩年多的學習生活,尤其對小學生來說,就是一片渾沌……小強從中來了個大轉變,包括:1)他不愛坐定定在電腦熒光幕前,有規有矩地上比較嚴厲的教師的課堂,逐漸變得討厭上課,過程中不斷「放負」,並開始偷偷看短片或跟同學私聊;2)網課全盛期時,分別有實體和網上派發的功課,因為無心裝載,他都找不着,交不準;3)書籍、筆記簿和工作紙,因不被重視,變得雜亂無章……從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狀來看,他的情緒衝動情况增多了,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上的問題,即主要是組織和計劃能力方面的缺失,也一下子全都顯現出來!在疫情環境下、網絡誘惑下、青少年反叛期哥哥的影響下,不要說小強,就算是家長,也會大受影響! 小強被選為班長這件事,就像及時雨一樣,為我帶來撲滅連綿火焰的盼望,想起初小的「特師」效應。疫症,沒有人想它出現,沒人想到它的漫長;孩子被「疫」轉,學習心態變差,沒有家長想見到,不過這狀况不會漫長,因為環境會轉變,機遇會再來,他們也會成長。小強短時間內想通,接受了班長的任務,原來是在小息期間,主動問一位他視為好朋友的教師的意見,這不就是成長嗎?家長只需要把握可見機會,與教師保持溝通,憑着愛心,用適合的語氣,孩子是會變好的。最後,小強跟我說過一些教好孩子的要訣:不要靠鬧,要有耐性;要溫柔,慢慢教。獎罰也要分明,懲罰卻不可太重……小強的建議,要記好啊,我相信大家總會有用得着的時候。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莊兒--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0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說話的勇氣

原來當媽媽要跟孩子說話,也有需要使勁地拿出勇氣來的時候。 無心說話 惹起兒子激烈反應 兩兒從小喜歡沙灘,丈夫也愛帶他們去,孩子在那裏堆堆沙、玩玩水、躺躺浮牀……家長便可以享受大半天的「慳水」與「慳力」。有一次,坐巴士途中,我和丈夫輕聲討論翌日假期孩子的活動,兒子例行地說:「去沙灘吧!」應該是連續幾個周末也是室外活動,我有點怕了陽光,也因着身體疲累,便不好氣地回應:「不要去沙灘好嗎!再想想其他……」話還未說完,當時大概5、6歲,坐在後座的小明突然走到我面前,憤怒地說:「媽媽衰人,不許我去沙灘!」隨即,我的臉被吐了一大啖口水……可以想像我當時的心情嗎?為了止住傷痛,雖未到達目的地,我都拜託丈夫照顧兩兒,並匆匆在下一站下車,為自己找地方療傷去。那次,是我最意外的「痛」。 往後的日子,每當我想跟小明說話,但一望到他的側面或背後,便感覺有如千斤重。有時話雖已掛在嘴邊,又趕緊收回來,生怕會招來慘淡的下場。通常話語會在我腦內盤旋多回,把要講述的內容、次序和方法加以組織和思索,做足準備,才有勇氣真正開口。跟孩子說話竟會感到如此害怕,這對我來說,是極其憂傷的「痛」。 小明讀一年級時,由於在家不肯好好完成功課,於是我想他放學去補習社,卻苦惱如何跟他說這新安排。我不能照實情說,因為任何新安排他都不喜歡,會一口拒絕,話語中給他的第一印象特別重要。於是我跟補習社負責人夾好了:「你恰巧是我和小明爸爸的舊朋友,剛好你補習社還可接待多一兩個初小級學生。我們會跟小明說你會額外看顧他,能夠在這裏補習,是幸運的!」那次就這樣順利過關,小明在那補習社安然度過了3、4年的日子。跌跌碰碰中,我對小明說話的勇氣,就像在沙灘玩耍一樣,散沙終被堆積起小沙丘來。 踏進青春期 媽媽只剩一句話空間 小明步入初中,正值青春期,現在12歲已有174厘米身高的他,每當跟他說話時,我又有另一番感受。可能被同輩影響,同時受荷爾蒙支配,他事事不要爸媽管,無論在學習、人際和處事態度上,以至飲食、生活與衛生習慣方面等,我都只有一句話的空間,若說多句,後果就是以下的「惡死」回應:「得啦!」、「煩到呢!」、「拜拜!」、「出去!」、「走呀!」……再送我一套扭曲臉容跟推撞動作。原來當A苗遇上青春期所產生的化學作用,變化節奏會光速進行,現場亦會有爆破式的震撼,這一切都教我不敢說。這半年內,我數次經歷傷心得近乎要死的「痛」。 縱然「痛」,說話的勇氣被消磨,我依然堅定相信媽媽要做好守護孩子的角色。在小明不同的生命階段,我需要調整做媽媽的心態,才可與他繼續同行。自己未有勇氣,未有方法說的話,便依靠別人去說。兒童心理學家、特殊教育老師、輔導老師、訓導老師、班主任、社工、補習老師、教會導師,甚至書本等,都是我不可或缺的良好啟導和拍檔。最近我更發現,夫妻間親職協作也需調整,對於青春期男孩來說,原來媽媽說話與嘮叨畫上等號,爸爸說話才更切合心意……好,那就讓我稍稍休息,回一回氣,再把說話的勇氣找回來。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5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細味孩子話

一連兩篇記述我和小明預備升中面試的深刻片段,其實還有一些孩子說過的話,也很值得記錄下來,與各位家長一同細味,一起思考。 從孩子話聽出信心問題 「嘩!場面好壯觀呀!」這是當我們走近一所直資中學時,大兒子小明衝口而出的話,說時臉部並無什麼特別表情。我和丈夫為他報了幾間屬於自己校網的直資中學,那天要參與面試的,正是區內最受家長歡迎、一所歷史悠久的傳統名校。雖說「A仔」沒有同理心,不懂得別人的感受,但其實他們對人對事是會有感受的,只是從外表較難看得出來。每一個新鮮的經歷,在小明心中都會泛起漣漪。我並沒跟他說是什麼名校,只說是一間開心學校,會有很多活動給男孩子玩,也可能有較少功課。一句「場面好壯觀呀!」讓我思考他是否因為看見誇張地多人,而感覺害怕呢?覺得競爭太激烈,對自己沒有信心嗎?或只是對眼前景况的一個正常反應而已? 「這間學校真是好好人啊!」聽到有第二次面試機會的消息,小明即時這樣回應。這是另外一所直資中學,也是唯一給予我們好消息的學校。他這句話的意思,是對於自己在這所學校第一次面試的表現被認同,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嗎?還是覺得當日面試他的老師要求不高,讓他過關,真心說他是「好人」呢?無論前者或後者,相信都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的表現,不禁讓我深思,父母在平日生活中,應該怎樣協助孩子在各方面建立自信呢?是自己身教不夠嗎?還是夫妻間親子協作未做得妥當?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 「假如你可以回到過去,你會選擇回到什麼時候呢?為什麼?」這是老師在面試時的提問。小明這樣回應︰「我希望回到四年級的那一年,更努力適應升高小的學習生活。因為由初小升上高小的學習程度一下子艱深許多,功課量亦倍增,我當時未能好好適應,以致成績大大落後……」我覺得他答得不錯,他不但勇敢承認自己的過失,當有機會重來一次,表達出自己有一顆願意努力適應的決心!後來我細心回想,這是唯一一間要求收集申請者四年級成績表的學校,小明在五六年級的成績還可以,但四年級的卻有點兒難看,我猜測老師可能會問他因由,於是那早在步行往學校時,我有提他留意,但沒有說太多,怕令他生煩厭,影響情緒。可能就是這一下的提點,助他靈機一動,表示自己想回到四年級那年去扭轉局面……細心而不「譖氣」的提點,對A兒是重要的。 「我希望回到新冠肺炎爆發前的日子,我會去到首個發現病毒的地方,做足檢查工夫和防禦措施,阻止現今影響遍及全球的疫情出現……」同日晚上,我跟小兒子小強分享哥哥面試遇上的這道題,想不到當時8歲的他會這樣說,他第一時間想到的竟不是自己的事呢!知道他有顧及別人的想法,有服務人群的心志,怎能叫我這個做媽媽的不安慰?我如同在漆黑中找到燈火,充滿希望! 孩子的話絕對值得細味。咀嚼孩子話的過程中,家長可有更多體會,了解孩子的思想狀態,明白孩子的心情。消化以後,你會對孩子更有愛心,親子溝通將更親密,還可能有喜出望外的發現呢!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1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升中面試這一關 (二)

上回說到我取得小明的信任,順利化身為他的軍師,讓升中面試這項「大project」得以進入下一階段。 2021年初的冬天,當時的疫情看似有回穩迹象,但大部分中學未到最後一刻也不宣布面試的形式。對小明來說,實體面試其實沒有半點好處,他眼睛既不望人,對着陌生人也無法短時間內投入話題,小組討論表現可想而知。那網上面試對他會比較有利嗎?可能吧……那時,我心裏只想着:專心一致地跟小明努力作好應有的準備吧! 找出說服「A」仔的理由 先來擬定自我介紹。看罷他敷衍補習老師的備稿,我便籌算如何說服他接受建議內容。最理想是共議,可惜他完全沒有動機共議,只會說你很煩,然後逃避,關上溝通大門。「我叫做小明……我最大的優點是樂於助人,我的班主任形容我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我擔任過膳長、校園小園丁……今年中文科老師選我為科長,她說我辦事盡責又有效率,是個好幫手……」我先用兩位與他關係特別好的老師的讚賞來切入,希望得到他的認同。「我喜歡運動,每星期有參加單車訓練班……運動讓我學習到遇上挫折也不輕言放棄,就像踩單車一樣,即使不慎『炒車』,也必須再次站起來,繼續踩到終點……」這段情節能有效讓面試官留下深刻印象,小明一聽見便大大反對,表示「老土」,一定不會說出口。我立即找來爸爸一唱一和,耐心解釋他明白這段獨白所突顯的堅毅精神和積極態度,是令人非常讚歎的,最後,他樂意接受了! 耐心陪伴兒子起動 終於,在1月下旬收到首名志願中學的通知,申請者需於兩周內呈交短片,內容包括以廣東話作自我介紹及以英語推介一本英文故事書,再在所定日子到校作實體面試。要找一本小明肯推介的英文故事書,很難啊!升上高小以後,他已不願聽我閱讀英文書籍,更不用說他讀或講英語句子。這刻,兒時親子閱讀時光的記憶既珍貴又重要,我在圖書館借了一本曾與他共讀的魔法探險系列英文書,並按故事內容預先做好一份圖文並茂的簡報,簡報上所列出的每一短句,他只需照着讀,略加一點情感,便可達到推介作用。有人會覺得這樣做太縱容孩子了吧?當「A仔」遇上專注力問題,執行功能確要更多的訓練,家長必須認清這個事實,他在計劃、起動、彈性變化,到控制衝動等各方面,都需要家長用無限愛心和耐性來指導。他未試過的、他認為麻煩的,總之任何使他不能起動的因素,家長都要提供協助,家長要相信,只要能起動,讓他有了經驗,便會有進步的機會。 錄影短片那天,小明爸爸特意帶小兒外出一天,減少滋擾因素,造就寧靜環境,讓我專心一意幫助小明。那絕對是難捱的時光,他有讀錯字、有「食螺絲」、有埋怨、有脾氣、有淚水……過程中我內心連聲叫苦,但是因為了解,因為愛心,也因為耐性,我們休息一會,又再來過;吃點喜愛的食物,又再來一次。結果,我們做到了,是一段大家都滿意的短片,感恩。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86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升中面試這一關(一)

每年農曆新年前後,都是升中面試的檔期。為助孩子有更好的表現,不少家長都會安排他們參加面試班,家中亦會親自操刀特訓。小明的「A仔」特性,與人對話時不愛對望眼睛,與不熟悉的人亦只會作被動回應……我這個家長要怎麼辦好?對我來說,預備他面試絕對是一項「大project」。 2019年11月,拜託了熟悉小明個性的補習社為他作面試準備,學習撰寫中英文自我介紹、習慣朗讀文章,就時事議題模擬小組討論等。借助補習社之力,目的不是要他變得很厲害,而是一種心理準備。小明愈大對父母安排的活動愈抗拒,所以當時我請他喜愛的補習老師親自邀他參加面試班。借力,已成為A兒媽媽的常識了。 心理方面算是準備了,但小明做事有點「差不多先生」,自我介紹都求其得很,我一直在惆悵,到底怎樣才能令他明白介紹內容要有其獨特性,才能使老師留下深刻印象呢?有一天,我的機會臨到。那次我們一起選購他需要的電腦產品和文具用品,再到食店享受午餐,那一餐是可以消磨較長時間的「涮涮鍋」,好讓我找機會切入話題。  投其所好 媽媽化身軍師 我知道扮教師問他問題這方式很大機會失敗,於是我一邊燙食物一邊自言自語:「老師好,我叫小明。我平時喜愛做運動,我爸爸是運動教練,每逢周末我都會上他的訓練班……音樂方面,我正在學彈結他,而我弟弟就在學打鼓,不過,我們從來都沒有想過去『夾band』……周日我和家人會去探望爺爺嫲嫲,也會一起看電影或去行山……」我接着以誇張表情兼搞笑的口吻說:「大部分中學也喜見熱愛運動的男孩,當老師聽見你說常常跟爸爸一起運動,會覺得很棒,認為你倆父子感情特別好,必能留下好印象!如果說你和弟弟各自學習一種樂器,那倒沒什麼特別,一般人聽到結他和打鼓的組合,隨即聯想起『夾band』來,所以一句『你們從都沒有想過夾band』就起了幽默作用,能夠令老師有深刻印象!」  小明竟然「嘰嘰」聲笑了出來,我感覺他聽得起勁,開始願意投入面試這話題。我再裝作說秘密的神情道:「老師也想了解你和家人的關係有多親密,因為其實很多學校,都特別喜歡願意投放時間關心孩子成長的家長!所以你大可列數跟家人一起做過的事,面試定必能添分數!」他的眼光突然明亮起來,邊吃邊說:「媽媽,你可以做我的軍師嗎?」(當年他喜歡看歷史劇集《三國演義》,認識諸葛亮,知道這位足智多謀的人是位軍師。)我感動又安慰,感恩道路正開墾中,我回一回神,當刻仍故作鎮定,輕鬆地回應:「當然可以!媽媽會跟你一起面對中學面試,只要肯努力,必可找到適合你的中學!」 當學懂借力,又順利成為孩子心目中的軍師後,下一步便需按他的能力和動力,一起進行策劃工作,準備實戰了!這些在下期再談。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83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孩子有異狀 咪畀學校知?

最近分別跟兩名家長朋友談子女經,一名是知道女兒有專注力不足及讀寫問題的媽媽;另一名是感到小兒子特別難搞,懷疑他有特別狀况的媽媽。前者在女兒初小階段已做了評估;後者則在小兒子升中前才排期做評估。作為父母,究竟確認自己孩子有什麼特別狀况較好?還是不知道較好? 堅持自己管教方法 無補於事 無論是已確認孩子有什麼狀况,還是察覺到孩子有狀况,卻沒打算去搞清楚的家長,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繼續用自己的一套方法去教導孩子。所謂自己的一套,很多時候就是兒時經歷過的,即上一輩的打罵方式。又有些家長聽取親朋戚友的意見,即使知道孩子有特殊教育需要,卻因害怕被標籤而不打算告訴學校,盡量隱瞞實情。孩子的日常自理、做功課和學習動機等,其實都特別難搞,夫妻因管教孩子意見不一而關係緊張都是家常便飯。慣用自己一套的,見孩子表現持續沒改善,當他們步入青少年反叛期,只會更加難搞……這時,因工作已身心疲累的父母,回家對孩子就是繼續的嚴厲、責罵或批評,這些孩子在校又不被明白和支援,結果將會如何?相信大家也想像到。 做好評估 對症下藥 其實說來說去的特別狀况,離不開就是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自閉症或讀寫障礙。家長首先要明白,這些症狀,會為孩子帶來思想狀况、生活細節上一些執行困難和行為表現。以過度活躍症孩子為例,現在醫學界相信其成因是腦部化學物質的傳遞出現問題,他們集中力較弱,難以坐定定,容易碰撞別人,情緒亦會跳級;再以有讀寫困難孩子為例,研究指出他們腦部處理文字功能有先天缺損,不能以一般拼字或死記方式去記認生字。我見一些孩子為要追上父母期望而壓力無比;又見一些愈讀愈沒信心、動力消退,徘徊於放棄學習的狀態。我的經驗是,父母必須要知道孩子在生活、學習及社交各方面有什麼特別狀况,再要明白行為表現背後的原因。知道了又明白了,就不能再堅持用自己的一套。 標籤孩子的是父母 兩名家長朋友不約而同表示,不想跟學校說明孩子的狀况,怕被學校標籤。我回應道:「標籤孩子的其實是父母,而不是學校!孩子明明需要學校的特別關顧,這些機會,卻被家長剝削了……」自閉症孩子較固執易與同輩爭執,過度活躍症孩子在課室愛說話又「周身郁」,讀寫障礙孩子學習難跟上又不夠信心,如非家校坦誠溝通,孩子如何能被明白?即使學校本身有支援,如社交小組、情緒支援、言語治療、功課輔導、考試特別安排等,都會因為家長不願跟學校坦誠溝通,犧牲了孩子獲取適切幫助的機會。 回想家中情况,我和丈夫不知多少回為兩兄弟的行為問題而吵架。有什麼好吵的?說穿了,不就是因為我們都用了自己的一套方法嗎?我覺得他知道了但不明白,沿用着他的一套,於是繼續行不通。他不明白我所明白,自己在氣壞時刻也曾用回自己的一套,結果當然不行。親子管教既沒掌握奏效方法,夫妻間又多傷害……所以說,知道,一定是好的開始。而當你願意捨棄自己的一套,當你不再做標籤孩子的父母,孩子才開始有出路。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9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三條頻道

她是一名太太,也是一位媽媽。她比喻自己是一台手動調頻收音機。她有三條主要頻道可以調校。由於是手動的,在一些地方或當某些時刻,接收效果總是不太理想,「滋滋沙沙」雜音少不了。 頻道節目精彩 地球媽媽與火星兒 第一條頻道最早啟用,30多年以來,音訊節目內容發展多元化:由青春荳芽幼嫩無疾而終的愛情小品,到開花結果生子為人父母生活片段;從事業浮沉到重新找尋生命意義的情節,再到教養兒子失措乏力、夫妻關係繃緊的內心戲……單是內容製作已很不簡單,更何况頻道主角是她那個很有主見又有個性的另一半呢? 頻道二,啟用超過12年,節目內容是穿梭於地球和火星的故事。大部分情節是地球媽媽希望教育大兒子火星兒有敢於面對困難的正面思維,有整潔習性兼做事有條理按先後。她也渴想建立火星兒的同理心,助他學會更懂得照顧別人的感受;而兄弟間相親相愛,同儕間相互扶持,都成為她的終極目標。可是,以地球和火星的直線距離來計算,最長需要4.01億千米,最短也需5460萬千米,是何其的遠?言下之意,媽媽要跟孩子頻道好好連繫上,可先要經歷航天員的特訓。 第三條頻道播放9年半,節目內容是有關一盞失效的黃燈。每盞交通燈都有紅、黃、綠燈,但這一盞的黃燈卻偏偏壞了!媽媽很想把黃燈修好,不想看見孩子情緒輕易十級跳,就有如途人過馬路時遇上綠燈直轉紅燈狀况般驚惶失措。黃燈所提供的緩衝時間,是必須的。主角是媽媽的小兒子,在與第一及第二頻道主角互動中,無間斷的,潛移默化地受着他倆個性和習慣影響……黃燈修好的日子,看似遙遙無期。 這台手動調頻收音機,或因着功能未合時宜,又或因為機身折舊而逐漸退化,接收效果總是不太理想,雜音來來去去就是少不了。她最害怕的一個局面,便是三條頻道「Jam線」時:大兒子愛嘴巴挑釁或多手多腳,小兒子即時反抗情緒十級跳,家中另一半在兩兒交鋒下介入的那一剎,便是地球和火星最遙遠的距離,便是黃燈被砸碎的哀歌。 「收音機」持續轉型 為能運作下去 上網查看收音機最新款式,有復古風格和現代設計。再看看功能方面,各個款式除保留收音機的傳統功能,也有現代科技帶來的新體驗,例如是藍牙串流音樂功能。三條頻道節目如此豐富,每個主角也是特別巨星,為能運作下去,也為有更好音效,她沒有理由不考慮轉型。 做太太,當媽媽,兩條路向來不易,遇上困難,感覺一切不如預期時,會不免掉入自憐自艾的陷阱。日子有功,她不再像昨日那樣被自我中心主義冲昏頭腦,她懂得從失敗汲取教訓,鬆開自我防衛機制,放下個人負面情緒,學懂如何謙卑下來。她發現,要另一半和兒子有耐性,是先要把它展現出來;要他們更有同理心,她必須事事先由他們每人的角度去思考,了解其思維,明白其局限。 是日她與大兒子預約好溫習考試,時候到了,先是遲遲未肯就位,後是課題討論不認真,再來質問一句為何要與媽媽一起溫習。那一刻,她氣壞了,同時埋怨另一半怎麼總是把苦差留給她……不不不,她提自己要重新再思考,其實孩子只是不能一下子適應地球的各樣生活要求,另一半也只因工作而身心太疲累了吧。她心裏想着令她安慰有盼望的一句:「流淚撒種,歡呼收割!」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5期]

詳細內容

A苗園圃:服務行動

最近有機會與教會青年人聚會,突如其來的感動,跟他們玩了一趟「愛之語」心理遊戲。重新填寫問卷得出的結果,驚歎是對「服務行動」(Act of Service)一份深切的渴求,也令我反思孩子、丈夫和青年人「愛之語」的需要。 每個人給予愛和感受被愛的方式有所不同。很多人認為建立和處理關係是件複雜事,然而,出身輔導員的Dr. Gary Chapman卻說,只要了解自己和身邊所愛(可以是伴侶、子女及或其他家人)的「愛之語」,一切關係都會變得輕快又有韌力。 五種「愛之語」 不少人極之需要「肯定言詞」(Words of Affirmation),一句鼓勵說話能令對方去除恐慌,一段讚美說話讓他感受被認同,一些仁慈語句使他體會被包容獲寬恕,一句窩心話或一張簡單紙條,原來已能造就一個人。 「精心時刻」(Quality Time)在電子世代中彷彿來得尤其珍貴。這是一對一的時光,有着刻意安排的活動,如一起旅行、運動、聚餐、看電影、玩遊戲或散步等。專注於活動項目上,不被電子產品打擾,只傾聽對方,表達我在乎你,創造共同美好的回憶。 「講心唔講金」可說是「真心禮物」(Receiving Gifts)之精髓。送給他的禮物,在乎珍貴而非貴重,一句:「我知道你需要這……」或「一看見這便想起你,相信你會喜歡……」,哪怕是一塊普通的朱古力,只要是具有高感情價值的,對方隨即注滿愛能量! 「服務行動」是無條件的,自動自覺地,真誠為對方服務的舉動。分擔工作、做家務、接送孩子、替對方按摩等,都能令對方感動、暢快,安慰。任何重複提點,所有推搪理由,都會令他失望、傷心、孤單。 至於「身體接觸」(Physical Touch),不一定直接聯繫到性行為,其實可以是牽牽對方的手、給他一個擁抱、摟肩、親吻等,這些小舉動足以讓人感受被愛,有加能添力的作用,是增進情感的絕佳方法。 在家演繹愛 父母需緊記常跟孩子說肯定言詞,這是建構正面思維的基礎功夫,也是促進親子關係的首要條件。有一份堅持,只要情况許可,睡前我總會跟12歲的大兒小明說聲:「媽媽愛你。」一般華人家庭容易忽略身體接觸,孩子大了,老夫老妻,幹嗎還「摟摟惜惜」?每天,9歲兒子小強上學前或我下班後,都會主動前來讓我和丈夫抱抱;每做妥一件事,他也會來討個親吻、貼面或擁抱。即使步入青春期的小明開始抗拒身體接觸,只要情况許可,我不會放過任何「摟摟」他的機會。 至於丈夫嘛,只要家事運作順利,我都會有意識地提醒自己作一隻靈巧小鳥,不但唱歌讚美他,而且溫柔地依附左右。不過這只小鳥發育未完全,而我發現更多的服務行動,有助她健康成長。 青年人玩心理遊戲結果如何?「精心時刻」大熱跑出,成為大部分人首要的「愛之語」,值得我們思考。一對一的「精心時刻」,我有……為「傾偈」,在沙灘與「爸爸」慢步;為健康,請假一起參加三日兩夜的健康營……願爸爸在天國安好。希望更多人專注於你倆的精心時刻,不被任何電子產品騷擾,就讓這刻充分表達我只在乎你吧!要把更多的美好片段凝固起來。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0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