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物語:騎單車摔倒 出遊樂極生悲

大家好,2020年在不知不覺間已過了四分之三,抗疫路上我們由一開始的慌慌張張到現在已駕輕就熟,不得不說人們的適應力一直挺不錯的,大家都要繼續保持着逆境自強的信念。在第二波疫情的影響下,德國近日的新增感染數字都在2000至4700徘徊,政府在正值秋季假期之際極力呼籲民眾盡量不要旅遊。 無戴頭盔頭部着地 幸無恙 在9月中旬,華德媽的一班朋友組織了在河邊燒烤及戲水的活動,追着夏天的尾巴享受本年度最後的暖陽!我本來帶着兩兄妹高高興興地出遊,卻因為一時大意而樂極生悲。在前往河邊的路上,我騎着自行車摔倒了,而且是頭部着地,加上沒有戴單車專用的頭盔,令受傷的程度加劇,一時之間反應遲鈍也不能站起來。華德兄妹因為坐在小卡車上而沒有摔出來,但卻因為看到媽媽倒地而嚇壞了。幸而這天不少德國人都出遊,幾乎所有「車手」都停下來幫助我們,有對老夫婦主動安慰孩子,並給予一支水讓他們喝着定驚;有的途人把我掉落的手機和鞋子找回來;有的打電話給華德爸交代我們所在的位置。在那條河邊小徑上,人們沒有因為疫情而對傷者避之則吉,不少友善的途人更等到救護車和警察到場並提供資訊才離開,我又感動又慚愧,不斷向他們道謝。而華德爸也在接到電話後的15分鐘風馳電掣地趕到,並接走兩兄妹到兒童醫院做檢查,而我則交由救護人員治理。 向子女道歉 叮囑做足安全措施 由出事到送院,我的意識都是清醒的,所以醫生最後沒有讓我做腦掃描,他按了我身體不同部位,確定沒有內出血,就讓護士給我處理手腳上的擦傷,然後簡單交代冷敷和熱敷的做法,叮囑我若突然感到不適可以再來醫院,然後華德爸來接我回家了。事後的一星期,我都像國寶大熊貓一樣頂着黑眼圈出沒,我也拍了不少照片,作警惕之用。我深深知道做足安全措施的重要,意外是難以預料的,但我若有佩戴頭盔,並不致於傷到頭部。而所幸當時我不在公路上,也沒有以高速行駛,所以這是不幸之中的大幸,經歷過單車事故後,我當晚和孩子一起談談他們當時的感受,女兒由看到我倒地就一直在哭,直至到醫院接我時也一直哭,她說她害怕看着媽媽離去;哥哥則非常冷靜,能夠理解媽媽受傷,然後他要找爸爸來幫忙。後來,我向他們道歉,因為媽媽的疏忽和大意,當日的出遊泡湯了,而且也把他們嚇壞了。最後,我深深地表示以後我們都必須在騎單車時戴上頭盔,做足安全措施,華德兄妹都異口同聲地說沒問題,我抱着他們,實在有種劫後餘生的覺悟。 不得不說,我非常慚愧,因為我意識到自己以往的僥倖心態,我向小朋友坦誠以往媽媽做得不對,讓他們也跟我以後做個安全駕駛者。這次的經歷提醒了我要保持警覺,防疫工作不要鬆懈,謹此希望大家都要平平安安啊!下次再會。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6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知識渴求融入德國生活

各位好嗎?華德媽留意香港的新聞,學校受疫情影響,就算開學了也未能面授,同學們不能一同學習,教師也只能對空氣講課。這的確很難適應,但大家也只能盡量配合。換個角度來看,也許這也是一個反思「學習」的時機,究竟傳統的學習模式是否不能取代?學校又是為着什麼而存在的呢? 學習應源自知識渴求 不少如華德媽已為人父母者,以往都一直受填鴨教育薰陶,大概都習慣了在學校聽書、回家做功課的學習模式。華德媽在新界某中學讀書時,偶然遇到一位曾經在港島名校任教的老師,他對我和同班同學說:「以往都是他坐着,由學生一個一個的去他身邊提問,他解答;現在來到這學校,同學只是木訥地等着他講課,兩種學習文化大不相同。」這番說話帶給我一番啟發,學習應源自學生對知識的渴求,而非為完成功課或考試而被迫由早到晚坐在課室裏被動地接收信息。來到德國生活後,這類的學習更是融入生活當中:火車上閱讀報刊、飯後的問答遊戲或其他富深度的電視節目等,居德6年的我漸漸明白到,德國人之所以看似高傲和嚴謹,某程度上源自他們對知識的追求和批判。 1984年華德爸的「文具甜筒」(作者提供) 開學「文具甜筒」 送給小一學生 雖然這類學習文化強調自主,但任由小朋友自主就容易走偏了,試問哪個小朋友不想純玩樂呢?大概只有幼稚園能讓小朋友無功課地在遊戲中學習了。我們家的華德哥哥來年就會入讀小學,要正式開始跟隨導師學習不同科目的知識,每次問他來年入小學有什麼感受,他都表現得非常期待。其實由一年前開始,爺爺奶奶就會引以為傲的對華德說「大個仔了」、「來年入小學」等說話,日子有功,令到哥哥也非常期待成為一個小學生。 剛剛過了的8月中是德國的開學日,在那天的小一學生,都會拿着一個大雪糕筒形狀的開學甜筒(schultüte),裏面放了文具、筆袋、糖果等,通常由父母親自準備,送給初初入學的小朋友。較早前的文章我也分享過德國社會已於6月頭全面復蘇,大家戴口罩和保持距離,生活如常。考慮到哥哥來年就入學了,我們接下來也要去不同小學參觀一下,為他準備一個美滿的開學日。下次再會!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8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公園戴口罩 被當成異類

聽說香港疫情出現第3波,一系列的特別措施也相應實施。雖然會引起生活的不便,但總好過爆發更大規模的感染! (作者提供) 在德國,至今已有近20萬人感染新冠肺炎,近9000人去世。本來德國已在5月解封讓民眾回復正常生活,市民更可以在歐盟境內自由穿梭;不過好景不常,德國也於6月爆發更大規模社區感染,部分個案在一所大型肉類加工廠內傳出,所以有幾個城鎮在6月底都要重新強制隔離,所有娛樂場所不能營業,餐廳不能提供堂食,幼稚園也要提早放暑假了。 「呼吸困難比新冠傷身」? 華德一家所在的城鎮幸好未受波及,不過幼稚園已經一早規劃好7月會放暑假,所以華德兄妹也重回在家隔離的時光。我認為任何防疫措施都需要人們的自動自覺,減少外出、出外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等,真的沒必要每星期約朋友聚餐呢。雖然德國人已接納「戴口罩來防護」,但在公園和遊樂設施則非常少見戴口罩的小朋友,有時候我和兩兄妹成為了少數戴着口罩跟陽光玩遊戲的異類。有一次,有個相熟的母親更質問我,在公園內為何要戴口罩,小朋友也許會呼吸困難,比新冠肺炎更危害身體呢! 「質問」形成社會壓力 我發現這種「質問」無疑是一種社會壓力,當大多數人鬆懈,你卻嚴謹防守,別人就會視你為異類。雖然我沒辦法說服她跟我一樣,有時候大家各持己見只是無謂的爭吵,所以我們寧願做回自己,也尊重別人的選擇好了。在香港則是大家都在戴口罩,不少人也會因為這種社會壓力而跟着做,所以香港的防疫由始至終都做得很好,因為香港人不像德國人民這般強調個人主義,反而在抗疫路上更能上下一心,配合政府防疫! 在放暑假期間,爺爺奶奶也沒有隨着歐盟國界解封而四處周遊列國,反而想天天跟華德兄妹遊玩。他們送了兩輛兒童單車給兩兄妹,並興致勃勃傳授學車心得,天天帶着兩兄妹在公園的長跑道上奔馳。似乎對兩兄妹來說,他們有更多跟爺爺奶奶相處的時光和記憶,天天都是美好的一天。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3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培養孩子自主學習

大家好嗎?經歷了5個多月的抗疫時光,世界各地開始逐漸恢復運作,德國也在6月中開始解除大部分限制,讓國人在歐盟境內旅遊呢!自6月2日起,華德兄妹也開始重回幼稚園,每天早上9時至下午3時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在遊戲中學習,繼續享受沒有功課的學前教育。而華德媽也呼了一口大氣,終於等到獨處的時間,可以好好整理課業,希望還能追得上大學的課程。 (作者提供) 學一技之長 行行出狀元 華德媽知道在香港有許多任職教師的朋友,在過去的多個月裏紛紛使用網上教學,盡力鞭策學生不要落後。在德國的學校則沒有這種氛圍,大家似乎都不擔心課業追不上的問題。我在德國平時也會當英語家教,但這兒沒有「補習天王」或者林立的補習社,這歸功於德國教育制度可以很早把學生分流,把想「上大學」的和「學一技之長」的人提早送往不同的地方,「行行出狀元」更是常態!我的3個學生有資質好又用功的,也有資質平平又懶惰的,唯一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是被媽媽「踢」來補課。在我看來,德國的社會風氣和教育方式都特別強調「自主」,但這世代的孩子有太多物質生活和娛樂,在火車上也比較難找到看書的年輕人了,所以有時候家長給予少許壓力也是無可厚非的。 (作者提供) 兄妹一起分擔家務 華德兄妹雖然還在享受童年,但我已開始培養他們的「自主」。在這幾個月裏,我們重點學習做家務!他們可以不玩耍、不畫畫,但每天都要跟我一起分擔家務:早上到花園澆水及觀察自己的士多啤梨生長狀况;中午可以跟我在廚房一起準備午餐;學習把衣服以顏色分類才放進洗衣機、晾衣服及摺衣服等!因為天天都跟媽媽做相同的事,兩兄妹的成就感特別大,感覺自己成長了,可以當大人了,所以他們敢於提出自己的意見,而且無道理下都會力爭到底。有時候我會哭笑不得。但是,我慶幸他們都喜歡待在家,喜歡參與家務,我認為讓孩子學習自理,是家長的重點培育項目之一,希望他們可將這份自理能力發揮在生活其他範疇。下次再為大家帶來其他德國育兒見聞!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9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再次踏足遊樂場

大家好!踏入初夏的德國已不斷放寬防疫政策,在4月底宣布重新開放公園休憩設施,以及容許商店有限度提供服務等。在電視轉播的政客會議上,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一句「任何人都不滿足於虛假的安全感」重擊人心,也是一個政治領袖的模範,默克爾為首的德國政府無疑在這場抗疫重任裏擔當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傳遞有根有據的消息和有效的措施,在人云亦云的恐慌裏形成國人心中的浮木,齊心協力共渡難關。 德國放寬防疫政策 其實,就算默克爾不公開表明放寬抗疫政策,德國人都坐不住了,曼海姆大學的調查數據分析指出,德國人正偷偷地增加社交活動。3月底時,只有30%的受訪者表示在過去7天內至少與朋友或熟人聚會過一次。而現在這一比例增加到60%左右。所以我真心欣賞默克爾政府,坐不住的人心你如何禁呢?何不清清楚楚地表明立場,然後提出條件來滿足大家的需要呢?在醫療用品供應充足以及感染率受控的情况下,人們可以循序漸進地出外活動了!最漂亮的一句就是:「一旦在局部地區出現新增病例高發的趨勢,當局就必須在當地採取果斷措施,包括重新執行4月20日之前的嚴格防疫措施。」 由恥笑戴口罩到全民戴口罩 華德一家在事隔兩個多月後再次踏入公園的遊樂場,眼見普遍家長都比較審慎,沒有約其他家長一起聚集,都是以一個家庭為單位,在公園的草地裏佈置自己的小角落,若見到一個滑梯開始出現人龍,不少家長都會出聲叫自己的小孩跟前面保持距離,或是到別的遊樂設施去。經歷了這場疫症大流行,德國人已由開頭恥笑戴口罩的亞洲文化,演變成傾向全民戴口罩。到了5月,我們第一次出去快餐店買小吃時,看見商店門口都張貼告示「必須戴上口罩」。 (作者提供) 對於幼稚園復課的議題,德國政府還沒有相關公告,因為小孩子對於「保持距離」實在沒多大概念,在局勢未明朗之際,我們還需耐心等候。但若父母二人都需要在食物生產線、醫療體系、交通運輸等公共服務工作的,市政府的家庭中心仍會為他們提供託兒服務。以我所知,在華德兄妹就讀的幼兒中心,仍會編排人手每天託管5至6個小孩。停課期間,每個月我們都會收到來自幼稚園的兩封信,導師們寫信來表達思念,鼓勵華德兄妹要耐心等候,有時候會附帶一張食譜和歌譜等,讓在家的我們可以多一個家庭活動的點子!很可惜的是,妹妹的導師們實在太有藝術感,她們寫給妹妹的粉紅色卡紙引起了哥哥的嫉妒,在家引起一場「腥風血雨」呢…… 希望各位安好,下次再見!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5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德國補貼工資抗「疫」境

大家好,眼看香港的全民防疫收到效果,有些日子只有個位數字的個案增長,實在令人鼓舞。不少海外報章都大肆報道香港全民防疫的做法,值得世界參考,而在香港的每一位都擔當起重要的角色! 不少國家都聲稱已渡過疫情的最高峰,開始考慮慢慢解封。有關德國的疫情,截至4月中這裏已有超過16萬宗確診,近9萬人康復,有3000多人死亡。但整體德國的社會氣氛已開始緩和,政府官員認為德國的疫情沒有繼續擴大(平均每天新增3000多宗個案),所以大學已在4月中復課,預計在5月頭中小學也會復課。不過政府也強調在未研發出解藥之前,市民仍然需要保持社交距離,以防止個案暴增。 華德媽偶爾也會跟世界各地的朋友聊天,有次講到不同地方的生活補助,在德國雖然不像香港向市民一筆過派錢,但「短時工作」(Kurzarbeit)的措施卻值得一提:這項容許企業降低薪資成本的措施,讓員工減少工作時間,甚至不工作。僱主只需要按照員工實際的工作量支付工資;不足原薪資的部分,由德國勞工局補償這部分工資稅後金額的60%,有孩子的員工則為67%。聞說在2008年金融海嘯時就挽救了近百萬個職位! 留守家長獲補助 允租客延交租 除了企業和員工受惠之外,留守的家長可以領取最高每月185歐元的補助,計算方法依前一個月的薪金而定;至於租客,若能證明財困而未能繳交租金,可以延後3個月才繳交;更多德國政府的政策在此未能盡錄,大方向都是多勞者多得,之前盡過交稅義務的會得到相應的照顧。這樣的原則華德媽非常認同,就如我這類移民,在德國沒有全職工作,也沒有實際收入,所以不用交稅,但竟然也可以領取最低的家長資助,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華德一家的生活基本沒有重大變化,我們安然度過了四月的復活節,孩子在花園裏找到不少由「復活爸爸兔」帶來的「復活朱古力蛋」。有別往年全民到不同地方尋蛋,今年大家都是走走形式而已。其實對於華德兄妹而言,這樣的「走形式」已經令他們非常快樂,不斷把「復活兔」掛在口邊,每天早上都要討一隻「復活蛋」來吃呢。希望大家都在困境中找到所需要的力量和幫助,下次再會!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1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特殊親子時間

在過去一個月裏,德國以及歐洲各國疫情持續擴散,德國、意大利、英國、法國都成為重災區,各國都相繼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停課、暫停非緊急公共服務、勸喻民眾留在家中等,早前亞洲地區人們搶購日用品的情况亦在德國出現,也有市民在超市買大量廁紙起爭執的影片在社交平台裏瘋傳呢! 早已留守在家的華德媽和華德兄妹不知不覺已過了一個多月的居家生活,我們看着天天攀升的確診數字(截至3月底,德國已過4萬宗確診),心情實在非常忐忑。懵懂的哥哥天天都問:「我們今天去幼稚園嗎?」,「我們可以去爺爺奶奶家玩嗎?」,「為什麼我們不能出去公園遊樂場呢?」我每天都在回答小孩子有關病毒感染會導致人們生病,所以必須留在家裏切斷傳播鏈的問題,由最初他們不明所以,到後來我們看了由奧地利政府所製作的德語卡通短片後,小朋友漸漸開始明白自己的角色,就是留在家裏,一天打幾次電話給爺爺奶奶解解相思之苦,等待一天疫情受到控制,就可以跟親人和朋友見面了! 派子女做家務 再到自由時間 (作者提供) 以往的我實在太依賴幼稚園,故一開始根本不知道如何「善用」一天十多小時的親子時間。最初我會盡量跟兩兄妹規劃每天遊戲,早上砌砌圖、看圖書,午餐後日照充足時到花園淋花和踢球,晚上洗澡後一同入睡。但這樣的作息根本就沒有留任何個人時間給自己,一星期後我就受不了。後來,我變成指派兩兄妹執行家務,每天抹兩個窗戶,一同下廚(圖),一同打掃家裏等,然後安排更多的自由時間,讓兩兄妹自己去玩,華德媽便可以坐下喝茶了。由始至終我都是全職媽媽,所以對於這特殊親子時間也算是駕輕就熟,難以想像在家工作的雙職父母如何捱過這段時間呢! 政府送禮關顧留家兒童 德國政府也為留家兒童準備了一份小禮物,裏面有圖書、畫本、練習本和一些小玩具等,民眾可以在網上登記和輸入地址,等候這個郵包送來。華德媽由於太遲收到消息,所以這個郵包已經送完,不過我們沒有失望,因為我們接收到政府對市民的善意,雖然政府沒有派防護用品,但也是關顧市民的;雖然德國錯過最佳防疫時間,但政府還是希望力挽狂瀾;雖然人們未能買到任何口罩,但也會自覺保持「社交距離」等等。在香港的各位千萬不要鬆懈,一同截斷病毒的傳播鏈,希望各國疫情盡快受控!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8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德國爆疫 自我隔離

上篇才跟大家說「德國人天不怕地不怕」,上月底德國正式爆發了新冠病毒社區感染!原因就是一年一度的盛大狂歡節嘉年華會(Karneval),一名中年男子在發燒期間去了嘉年華而且把病毒帶給整個社區,他和妻子及兒女居住在鄰近荷蘭的小城鎮Heinsberg,因為妻子是幼稚園教師的關係接觸過許多家庭,所以該鎮在短短一星期內就多達200宗確診,變成德國最受影響的地方。 德國衛生部長施潘(Jens Spahn)在2月26日晚上曾發表聲明,承認新冠肺炎正在流行,認為衛生當局已經無法有效追蹤所有病患,未來疫情還會持續擴大,後來他更表示德國要暫停出口醫療物資,以確保德國內部有足夠資源來抗疫。其實早在政府作出聲明前,不少醫療用品供應商已有先見之明地只向常客供貨,杜絕炒家的財路了。 曾與確診者同場 德國家人反對隔離 由2月底開始,所有媒體都不停用不同病毒的殺傷力跟新冠肺炎病毒比較,說殺傷力比流感更低等等,以此來派定心丸,遏止社會恐慌。由於華德爸帶我去了一次科隆的嘉年華會,所以我在得知該發病的男子也去過科隆後而感到恐懼,故提出我們也需要在家隔離14天才回到正常社區生活。怎料這個提議被華德爸和爺爺奶奶一致否決,他們說我得病的機率很低,故不必多此一舉,出門也不應戴口罩以免遭受別人的歧視眼光。當然來自香港的我不敢苟同,因為我就是那類特別體質的人,患有長期哮喘的我當然要保護自己,所以我倔強地表示在我哮喘期間,不能外出,改由其他家人接送華德兄妹上學。 盼接受檢驗 不斷碰門釘 不知道是否我的心理壓力關係,我真的病倒了,然後也想去驗一下看看是否得病,於是我打電話到居住城市的衛生部門,他們說我應先致電家庭醫生。我打電話給家庭醫生後,他們說不能提供檢驗,要我致電大城市的醫院。當我打電話給大醫院時,他們又要求我打電話到該城市的衛生部門。然後那衛生部門告訴我得病的機率相當低,故不會提供檢驗服務,若我還是想驗,可向大醫院提出自費檢驗。然後我真的氣餒了,先繼續待在家中,轉換一下心情吧。後來,我也慢慢好起來了,可是閉關後再回到社區,就正正遭受到歧視,有兩個男人在對面街高聲向我大叫「Coronavirus」!這種情况實在新鮮,在我想想要不要回敬一句「德國麻疹」時,他們就走了。當然,幸好我「以不變應萬變」,否則一個小婦人如我怎樣可以全身而退呢?反正一時的口舌之爭對事情根本沒幫助,我們還是需要希望和忍耐,各位共勉之!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5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疫症陰霾下不再狂歡?

大家好,自農曆新年到現在,香港過得實在戰戰兢兢。受到疫症的衝擊,全體市民嚴陣以待,整體社會氣氛比2019年更壓抑、更低迷。身在德國的華德一家自1月底開始,加入全球港人聲援香港的行列,也密鑼緊鼓不停蒐羅德國及鄰國的重要物資,務必以最快速度支援香港的朋友們,由初初只支持朋友,到後來我們竟然會透過朋友介紹接觸到醫院或局方的採購部門,姑勿論華德一家是否能為局方提供到大量物資,我也非常感謝大家都在一起齊心抗疫。 德國蒐羅物資支援香港 遠在德國西邊的人們都在為着2月底的狂歡節(Karneval)而忙碌!自19世紀以來,人們以嬉笑怒罵的形式來嘲笑法國佔領軍和普魯士的統治者們,時至今日的民主社會,人們續以幽默風趣的方式表達政治意見。由每年的11月11日起,科隆地區就開始為狂歡節倒數,大家穿著小丑裝、海盜或卡通人物的裝束齊集在市廣場載歌載舞。整個狂歡節最令人期待的是最後一天的花車巡遊,男女老少都興奮地大叫「Kamelle」,就是「給我糖果」的意思。除了糖果,花車上的人更會大灑玩具、鮮花、皮球、啤酒、鎖匙扣等,路人得落力叫喊,才會得到美滿收穫。由於小朋友可以從狂歡節裏獲得大量糖果和小禮物,所以這節日也相當受小孩子歡迎,甚至超越聖誕節!華德兄妹這年度的裝扮分別是「獨角獸」和「安娜」(魔雪奇緣愛莎女王的妹妹),他們也非常期待這年的糖果收穫呢! 公民守規 不怕找不到源頭 可是,由於亞洲的疫症新聞日日都在各大媒體發酵,以致我身邊的德國朋友打算今年不去狂歡節了,她們說因為德國也有確診個案,而且那個首名確診病患者根本沒有離開過德國,病毒是由某公司一名到過疫區的中國同事傳入,就算不在我身處的城市發生,卻也把恐慌帶來了。朋友也問到,我在公眾場合裏有否遇到不禮貌對待?因為我是中國人的外貌而被標上病毒源頭的標籤?我暫時並沒有遇過這種對待,同時我也不認為德國會發展成為中國式的快速傳播,因為德國的人口密度較低,早前漢莎航空已停飛中國,不少主要德國航空公司也停飛香港。德國社會最強調的是「守規則」,公民社會也非常成熟,當一個德國人受感染,這個人定必提供所有接觸過的人的資料,把源頭找出來,務求減少社區感染。所以我對於德國醫療系統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希望大家都要撐住,政府失能,民間自救,不要看輕自己的一份力量!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2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5歲的生日

大家好!華德一家祝各位鼠年行大運,身體健康,小朋友們學業進步!這年關不但受社會政治氣氛影響,還被新型肺炎病毒的疫情籠罩,希望大家都有充足防護,一家人無論政見如何,都要和和氣氣的守護大家! 1月中適逢是華德的5歲生日,本來喜氣洋洋的日子卻在生日前幾天翻起風浪,華德的腦癇症(Epilepsy)再次發作!由3歲第一次發病,我們在這兩年的聖誕節和新年恰巧都在兒童醫院度過。幸好這次我及早發現他抽搐,使用了緊急抗腦癇藥物,所以他並沒有演變成全無意識的大發作。不過年紀小小的華德自小就成為醫院的常客,讓我覺得非常感慨,所以一出院就廣邀朋友來他的生日會,希望讓孩子多一個機會與朋友快樂的玩耍。我多希望他有天想起童年的時候會想起生日,而不是在醫院的時日!(有機會再分享在德國醫院的見聞) 德國習俗:生日當天做國王/女王 所以,我們放棄低調的原則,第一次正正式式的幫他舉辦生日會。在德國有個不明文規定,就是讓生日兒童戴着王冠慶祝,就像孩子成為一天的國王/女王一樣。早於生日前一星期,幼稚園老師就指導華德親自剪紙、畫圖案、寫上歲數和名字等。由於這些預備工作,華德已經非常期待生日的來臨。我們說好了,日間先在幼稚園跟整個班別的小朋友慶祝,放學後就邀請要好的幾個朋友來家裏。受邀的媽媽們也非常貼心,說要幫忙帶點食物過來減輕我的壓力。有個媽媽自製窩夫,一個帶櫻桃醬,另一個買雪糕,這樣我在家焗焗小食好了。 (作者提供) 自我有記憶以來,我的生日都必定有生日蛋糕,但德國的官立幼稚園一律奉行「健康飲食」之道,故孩子不能帶蛋糕回校分享。不要緊,我們可以發揮小宇宙來製作生日果盤——用多種色彩鮮豔的水果為材料,堆砌出生日蛋糕的模樣。我帶着兩兄妹逛超市,選購了沒有預先包裝的水果:青蘋果、柿子、芒果和紅葡萄。首先我們清洗水果,把蘋果、芒果和柿子切片後放在鹽水裏以防止變色。然後我在大圓焗盤上用米糖漿(Rice Syrup)塗上「5」字,以其為圓心由小至大的繼續塗上圓圈(米糖漿可保持水果不移位)。我在圓心位置用紅葡萄砌出「5」字,然後用其他水果沿着外圍「密鋪平面」,15分鐘內就完成一個簡單而又不失美觀的生日果盤了! 這樣的果盤當然非常受小朋友歡迎,所以我在這裏跟大家分享,希望能減輕不喜歡焗蛋糕的朋友們的心理負擔。話說生日會總共有10個小朋友來我家,發了瘋一樣地玩耍,一年一度的生日會就在一片喧嘩裏度過,華德已經開始期待6歲時再開生日會呢! 文、圖: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9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