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華德物語:抵抗不戴口罩的群眾壓力

大家好!上月親愛的編輯說有讀者寫了一封信給我,令我當天大嚇一驚,心想「莫非是投訴信」?然後編輯把信件傳真給我後真的讓我哭了。我的內心吶喊着:「媽咪!我得咗啦!我有忠實讀者了!」容許我在這篇首部分向讀者Denise致謝,你說對了,一個人離鄉背井地去新地方組織家庭,真的非常困難。若有女性朋友有機會嫁到天邊的另一方,我會建議她先以學生或工作的方式作為第一步,等到適應了當地生活,以及建立「自己的」朋友圈後才生兒育女,會舒心得多,而像我這樣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朋友,要相信希望在轉角,來日不忘分享撞板經驗。感謝大家的欣賞,我會努力繼續分享在德國的育兒趣聞給大家的! 話說仍然在讀社會學碩士課程的華德媽在10月中也正式開學了,經歷了多個學期的網上學習,這學期德國也正式回歸面授課程,所以出席的學生必須帶備疫苗接種紀錄、口罩,在每個大講堂外都設有檢查站,大家必須向保安人員展示相關證明,才能出席課堂呢!我本以為德國人終於也明白防疫的重要,可是當所有人一踏出室外便除下口罩,在不到10米闊的室外地方站滿數百個等待進入講堂的學生,百分之九十九的德國大學生都漠視防疫措施,而我卻戴着口罩在人潮內穿梭,場面相當有趣! 踏出戶外 大多數人除下口罩 在香港,無論天氣怎樣炎熱,戴口罩的人仍是大多數;在德國,一踏出戶外,無論你是否在人流裏穿梭,脫口罩的仍是大多數。我會在當中感到社會規範(social norms) ——大家的共識、行為舉止的共同準則等,也可以理解成人們認同或為了符合大多數人的取向而作出的行為。坦白說,我也不喜歡長期戴着口罩,但一想到家裏的兩兄妹,我甘願對抗這類惹笑的群眾壓力。眼看這樣的彈性防疫,我開始明白為什麼德國的新增病例又重回每天3萬的高峰,而每5個重症患者中就有一個已接種兩針疫苗,這就是德國第四波疫情的情况。 批判思考 敢於拒絕人云亦云 其實,我也不想多說學術理論,但是社會學帶給我最大的智慧就是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不是「批評」,而是判斷現象背後的根源,在我每天跟兩兄妹的交流裏都能應用。有時候是「大家都說小朋友不用戴口罩,為什麼你要我們戴」?有時候是「爺爺奶奶不要求我們在睡前刷牙,為什麼你要我們刷」?現階段我只能多發問,軟硬兼施地讓他們明白並配合,但我衷心希望,有朝一日孩子能自我批判,敢於不人云亦云。下次再會!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1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華德物語:小華德變小惡霸?

大家好!秋天送爽,落在路邊的栗子、榛子、橡果等隨處可見,小朋友們在公園都不再瀡滑梯,大多都蹲在草地或沙地上蒐集果子,絕對是季節特別活動呢!這年我們都特別勤奮,近10公斤的果仁經過清洗和烤焗後,成為餐桌上的重要小吃和裝飾,閒時跟小朋友們練練盤核桃也挺不錯。唯一不太適應就是德國的秋天對我來說實在太乾,我和孩子們要開始塗上厚厚的潤膚乳了! 這回讓我簡單介紹一下華德的小一生活,德國小學大多是4年制,在4年內小學生會學習德語、數學、美術、體育、英語或宗教等科目,然後就會分流去基礎職業中學(Hauptschule)、實用專科中學(Realschule)及文理科的高中(Gymnasium)等中學體制。暫時我們只談小學吧!話說德國的幼稚園完全不能定義為「學校」,所以升小一是非常重要的分水嶺,小一開學典禮更是充滿儀式感的項目。家長們在當天送孩子一個造型浮誇的大甜筒,裏面裝了水果、零食、玩具、文具和小禮物(上圖)。開學當天大家就捧着大甜筒到學校一遊,讓同學們和教師互相認識一下。然後翌日正式開展早上7:55至中午的課程。為配合大多雙職家長的家庭,大部分小學都配有下午託管,讓小朋友在學校飯堂吃午餐,然後跟同學自習和玩耍,非常貼心。 升小難交友 紙鶴解圍 雖然我們用了整整一年時間為華德準備,爺爺奶奶也傳授了不少獨門絕技,讓他在德語方面有着三寸不爛之舌,可是,真正上小學時,他卻在社交方面栽了個大跟頭。話說華德媽幾乎自開學隔天起,就收到班主任荷莉女士通知:「請你務必在家跟兒子好好溝通,問問他為什麼要在學校欺負同學們呢?」我當初以為只是誤會或個別事件,但接二連三都有不同的學生投訴被華德打屁股、推撞,我也必須嚴正處理了。 荷莉女士再三提醒,要我必須用開放式問題(open questions)發問,比如「今天發生什麼事了」或者「為什麼有同學說你打其他小朋友」,之後等待兒子自己說出原因;而非自行假設個別情境,來讓小朋友回答是或否。我當然從善如流,雖然孩子支吾以對時的確會有心急搶答的念頭,但幸好我忍耐住,見他不願意詳談時,我們就先做別的事情,等待下一個安靜的契機到來。 後來,兒子終解答了他打人的原因。他說他沒有朋友,而其他人都有各自的小伙伴,所以妒火攻心了。德國小學有不少學校都是小一、二混合班,由半班小二學生像大姐大哥一樣協助新生,原意非常美好,但想不到就正正衝擊到尚未適應新環境的華德。有見及此,我就帶華德到超市蒐購一些適合小學生的健康零食,希望在下午的自習時間透過分享小吃,拉近同學們的社交距離。但美食攻略還不及摺紙小動物,有天我輔導兒子寫作業,在等待他緩慢地寫作時,我重拾了摺紙鶴的樂趣,華德也看得目瞪口呆。為了鼓勵他寫作業,我替他準備了摺紙小禮物,讓他送給同學呢。後來教師特地發電郵來讚歎這小工藝,帶給全班同學的喜悅,以及華德多引以為傲的神情,感恩小朋友的欣賞,希望華德早日融入小學生活。 快要德國大選了,可能會有不同的育兒政策,下次再跟大家分享德國的育兒趣聞。 (作者提供)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5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救災與養狗的新體會

上回提到德國受到水災侵襲,遠近馳名的葡萄酒種植小鎮阿爾韋勒(Ahrweiler)受到重創,在不同地區也有不同程度的傷亡。全國上下齊心救災,然而重建仍需時,不少社區仍然斷水斷電。後來,有一所大型超市以協助葡萄酒種植小鎮為名,銷售在該區救回的一大批葡萄酒,說會把銷售額全數捐給當地葡萄酒生產商(圖)。 受災區葡萄酒恐被污染 我們和朋友聚會時談到這件美事,在我的角度看來,像是義賣一樣,但在其他德國朋友角度看來,他們認為水災現場的物品都可能被地下污水污染,若原封不動地上架,恐怕有衛生隱患。不得不說,德國朋友的理性主義往往會一言驚醒夢中人,華德媽受教了,但在社交平台的公布,似乎仍有不少熱心人士支持此項活動呢。 兩兄妹養狗熱情減退 因疫情關係不少人都擱置旅遊計劃,不知道大家在放暑假的時候有沒有安排家庭活動呢?這年暑假,我們接管了朋友的狗狗,開始每天三次「外遊」的生活模式,讓小朋友體驗一下養狗的樂與怒,也讓我們探究一下自己對狗狗是否三分鐘熱度,還是身心俱備地能承擔另一個生命的責任呢? 兩個月過去了,小朋友仍能在早上和傍晚風雨不改地陪同狗狗外出散步,這實在令我喜出望外!在首兩星期,他們實在喜歡與狗狗待在一起,會主動餵食物、梳埋毛髮等!但後來,當熱情減退,他們竟有意無意地欺負狗狗!比如會當牠是玩具般抱來抱去,又會追着狗狗跑,甚至會拍打牠的屁股,久而久之,狗狗變得只想跟隨着我,變成了我的小尾巴。惹笑的是,我本來就有兩條小尾巴,現在又增加多一條。 旁觀者清的奶奶說,小孩子也許因為狗狗的到來而產生危機感,所以演變成後來的排擠和欺負。我不排除這種可能,但以我對子女的了解,他們似乎是在模仿父母在他們頑皮時被打屁股的舉動,當狗狗沒有聽他們呼叫來到跟前,他們就認為狗狗不乖了,所以就「教育」一下狗狗。以往他們是家中年紀和權力最小的二人,在使喚過狗狗後,便狐假虎威起來,連群結隊地欺負/教育狗狗。其實華德家所有大人都有教育兩兄妹,爺爺也把兒童教科書帶來,確保兩兄妹理解如何和為何愛護狗狗,可是兩兄妹總會「忘記」,往往要長輩介入和調停!經此長期照顧狗狗的暑假,我還是延後自己飼養狗狗的念頭了,除了上篇提及的稅務及第三者意外保險等經濟因素外,也因為自己的心力分配,有時候也必須作出取捨呢,畢竟華德升小學了,下篇讓我跟大家分享華德上小一的趣聞吧!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1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養狗的耐心考驗

(作者提供) 大家好!華德一家在水災橫行的德國向大家報個平安,其實上年這個季節我們的地區也發生過水浸,當時我們連夜在地庫抽水,整個地區的人都苦不堪言!幸而在本年初,市政府就惠民地更換了地下水管,估計因而在這年我們所在地區逃過一劫。 葡萄酒產區受洪災重創 然而,距離我家半小時車程的小鎮阿爾韋勒(Ahrweiler)葡萄酒產區則受到重創,7月中的數字顯示當地已有過百人死於這場水災,有數百人受傷或下落不明。而西歐不少國家都受暴雨和洪災影響,造成非常嚴重的人命傷亡,許多罹難者生前到地下室搶救財物時溺斃,還有許多人被突如其來的大水冲走,我們在看新聞片段時都感到膽戰心驚。阿爾韋勒是大家於秋季賞紅葉和喝季節紅、白酒的勝地,如今已面目全非,在疫情下更是令人更加傷感。我們希望失蹤人士仍然安好,望救災工作能順利。 德國養狗要交稅 7月、8月本是暑假一家人出行放鬆和享受歡樂的時光,這一年的暑假德國也注定不平靜了,有見及此,我們沒特別計劃行程,所以也能替要飛回香港探親的朋友好好看顧他們的狗狗。不瞞大家,華德媽一直都有爭取養狗,可是華德爸一直反對,這次替朋友看顧狗狗則是一次重大突破!讓我為大家介紹一下在德國養狗的事項吧!首先,養狗需要繳交稅金(Hundesteuer),一隻狗狗每年的費用為120至150歐元(約1098至1372港元)不等(視乎地區而定),而且也需要在所住城市為狗狗登記入籍。聞說這稅金會用於狗狗的公共事務,比如建設市內的狗狗休憩地方,以及撥款到公共交通工具,所以狗狗也能乘坐巴士、火車等,相當友善! 德國對於飼養狗狗已有相當完善的系統,有的地方甚至要求狗主購買第三者意外保險、持有有效狗主執證(有養狗的知識與馴服狗的能力,以及狗必須通過特定壓力忍耐的證明)等的條文,對比養貓而言,養狗狗的花費和繁瑣程度真的令人望而生畏,怪不得以精打細算見稱的華德爸一直極力反對。這次也算是給我和兩兄妹的考驗,看看我們的耐心和毅力,是否可以承擔多一個成員呢?早上狗狗護送兩兄妹到幼稚園,日間狗狗陪我在家看門,晚上我們一家四口飯後散步,不經不覺這簡簡單單的快樂時光已過了一半,到友人回德國接狗狗回去時,不知道兩兄妹會如何反應呢?下回待續!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6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德國疫苗接種步伐慢

大家好!夏日炎炎,抗疫仍未能放鬆,記得多補充水分。再跟大家閒話家常一下,不知道大家何時會讓孩子單獨睡?不諱言,華德媽以前就是一個特別黏媽的寶寶,打搞雙親4年多才被狠狠地「掃地出廳」。那晚的場景到了今時今日還歷歷在目,幸好當年哥哥安慰了一整晚,不過神奇地自從那時開始我便能自己入睡了。 德國寶寶出生起已自己睡 在德國,小寶寶由出生起就自己睡,他們有自己的房間,不得不說,德國文化培養獨立自主的能力相當到位,我都被這社會壓力逼着放手了, 看着哭鬧的寶貝我當然下意識想抱,不如又抱着入睡吧?但華德爸用事實證明孩子能睡好,他說完晚安後就離開房間讓孩子自行入睡,我便開始反省,然後調節自己的黏性,及早放手,對我、對孩子都是成長的重要一課。 疫情反覆 不想送孩子回校 然而,我的「放手」只限於讓他們自行入睡,暫時我還是不想送他們回幼稚園,但考慮到哥哥8月就升小學了,我的心情真的很忐忑,因為德國的新增感染人數反覆,而疫苗接種率更是發達國家之中的低效率。綜觀世界各地的疫苗接種率,以色列已超過五成人口接種疫苗,在發生最新以巴衝突之前,德國新聞報道都在講述當地已恢復尋常消費、餐飲、娛樂活動等,羡煞各國。及至英美兩國也位列前茅,為世界示範疫苗接種的信心和威力。德國的接種率到5月底為止只到人口的百分之十五,真的被比下去了。 不過,德國也會不斷學習他國有效的方針,比如不再輕言封城,就算新增數字超標,也按地方情况而有不同措施,盡量令經濟恢復運作。上年的官方資料顯示,華德爸媽這類非緊急人士,大約2021年12月前可以分配到疫苗,到了今天,德國總理發話希望6月時讓所有人能自行向所屬地區衛生部門申請,當然不代表大眾能即時全面接種,但起碼不會因年齡和工種而限制接種的速度。這樣的變通,也是國人樂見的! 「香港人是幸福的」 我曾經問過在香港的朋友會否接種疫苗,他們大多審慎,如非必要都不想多捱一針。我只能說,香港人是幸福的,由疫情開始至今,香港全民皆兵,自動自覺防疫,讓大家覺得打不打疫苗都不大影響。而德國,每天仍有近百人因感染而過世,歐洲的目標是在暑假前達到七成人口免疫,眼看餘下日子不多,歐洲的戰場仍然是場硬仗。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1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祖父母湊孫為樂

(作者提供) 大家好,4月份的德國已經轉換夏令時間,日照時間也愈來愈長,人們的心情當然也轉好了。經歷了復活節等長假期後,德國的新冠數字又開始幾何級數地攀升,情况雖然很令人擔憂,但德國人也馬不停蹄地接種疫苗,希望能避免再次封城。住在小城市的華德一家自上年底便讓兩兄妹成為「留守」兒童,因為我們跟爺爺奶奶都住在同一個城市,兩兄妹隔天便去找爺爺奶奶,所以我們在爺爺奶奶接種疫苗前都決定不去幼稚園了。 有時候我問起爺爺,他們隔天就接孩子去玩,會不會太累?怎料爺爺說照顧兩兄妹令他們活力充沛,非常快樂,叫我不用擔心他們會過勞。幸得兩位長輩的鼎力支援,華德媽在本學期重新開始構思畢業論文的大綱,以往我的研究功課都關於家庭、生育、社會政策等,近來我也開始對「祖父母」、「人口老化」的研究充滿好奇。 保持心境年輕有利健康 1990年代出版的暢銷書Mindfulness作者蘭格曾經邀請80名年老男士做心理學實驗。她讓研究對象想像自己20年前的時光,然後研究人員佈置和蒐羅各種用品,讓人們重返20年前生活模式。兩個星期後,實驗結果顯示參與者的身體健康指標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所以保持心境開朗,想像自己年輕力壯,真的會讓身體作出反饋!總括而言,「年齡」有多個層面,「法定年齡」、「生理年齡」、「心理年齡」,真的是環環相扣,相互影響! 不少研究指出,「湊孫」能帶給祖父母身心健康的正面影響,包括帶給長者滿足感和親密感受,而且大多能促進家庭內的交流;「湊孫」也有壞的影響,時間太多會令祖父母超負荷,美國有研究指出,若孫兒跟祖父母同住,其父母因任何原因不同住的話,此類的「湊孫」很大機會導致長者抑鬱。我曾經在回港探親時,在公園遊樂場遇到一個婆婆帶着兩個孫兒,她大吐苦水說女兒和女婿均在市區顧店,所以交了兩個小朋友給她,全天候「服侍」,抱怨地表示真的太辛苦了,卻又不忍心拒絕自己的女兒。 疫情持續一年有多了,病毒橫行讓人人自危,希望大家都繼續提起精神,共勉之!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3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教養何止一套方法?

某天早上,華德媽獲朋友邀請去了早餐聚會,其間一個朋友問大家在小朋友面前應否喝啤酒,她的觀點是酒精會令人失去判斷力、理智,不應間接向兒女灌輸飲酒文化,所以她認為在小朋友的生日會、家中的節日慶祝是最不能接受有酒精出現的。 大人應否在小朋友面前喝酒? 我表示不認同她的觀點,始終啤酒是德國的文化之一,我們家絕不會避忌在孩子面前飲酒,更讓他們用果汁代酒,學習跟對方四目相投地碰杯(德國文化裏,碰杯時必須有眼神接觸,否則會有7年噩運)。後來的討論更演變到,當兒女踏入青少年期,帶着一身煙味回家時我們應該如何處理?當兒女想交同性戀者時又如何反應? 無獨有偶,我曾經問過華德爸同樣的問題——若有天,華德帶男性朋友回家說「這是我的男朋友」,你會如何反應呢?當下華德爸思考了5秒,然後他握着我的手,模擬我是華德,說:「恭喜你們啊!」聽完我的分享,那個友人就沒再延伸說同性戀的話題,又繞回去喝酒的話題了。 這個朋友的家族來自摩洛哥,後來移居瑞典,幾年前她嫁來德國,但無論環境如何改變,她仍是虔誠的穆斯林。所以我很明白,她為什麼反對煙酒,為什麼反對早戀或同性戀,但這種強烈反對真的頗令人反感,因為她的論證有一種要人必須認同的壓力,好像我在兒女面前喝啤酒就會造成他們來日酗酒一樣。 我絕對尊重她的信仰,不會在她面前吃豬肉、喝酒等,但如何養育兒女,哪會只有一套方法呢?她所採用的高壓管治,有得也有失。孩子在其全方位的保護下,定不受煙酒影響,但孩子終有日要離開父母,走自己的路,那時候怎麼辦? 物極必反 倒不如引導批判思考 我認為凡事都有兩面,不能因為有人酗酒就說酒精害人。難道人們食糖致癡肥,我們又要禁糖嗎?我比較佛系,也比較中庸,一向認為物極必反,而且,每一個小朋友都不一樣,我們如何教育他正直、善良、守法,也不止一種方法。大家可以互相學習,互相提點,就很好了,始終我們可以控制的只有自己,小朋友就算是2、3歲也有其獨立的人格和靈魂! 世上有千千萬萬種事情可以擔心,借電影金句來說:「地球是很危險的,你快點回火星吧!」與其把孩子養在溫室內,倒不如讓孩子學懂批判式思考,讓他們知道一樣東西為什麼人人讚好?為什麼人人說它不好?就算人人都蜂擁去做某樣事情,他們也可以勇於不隨波逐流,這樣遠比他們被禁止做某個事情來得更人性化。更何况,犯了錯誤又如何呢?下回再為大家帶來德國的育兒記趣!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8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封城下的快樂生辰

大家好!上月中是華德的6歲生辰,德國小朋友慶生大多在家開派對,壽星戴上特製的皇冠,自備蛋糕大宴親朋,更要為參與派對的朋友準備小禮物作「回禮」,不選擇在家慶生的則會去特別的地方,例如主題遊樂場、小農莊、博物館等。以往華德也參加過在主題遊樂場舉行的生日派對,小朋友玩得可瘋了,但華德爸媽則要像牧羊犬般看管小羊們,比在家辦的派對累太多了,所以華德兄妹從未在外辦過生日會呢。這年又因疫情關係,不能開派對,華德爸媽唯有使出渾身解數來營造一個歡樂的生辰。 生日前夕,我不斷詢問華德的生日願望,以往他常說要汽車玩具,這年他卻要一對「閃燈鞋」,在封城狀態下真的是難倒我了,不過我們仍然前往百貨超市(封城下只有超市營業),在貨物匱乏的情况下,我們只找到幾對「閃燈鞋」,可惜都沒有華德的碼數。看着哥哥失望眼神,我指着另一對跑鞋,剛好有他的碼數,他試穿後在店內跑起來,我連忙說:「這樣哥哥又可以跑得快過我了!」他一掃之前的失望,表示希望要這對跑鞋!在旁的妹妹也嚷着要新跑鞋,但我說:「妹妹的生日還未到,下個月我們再來讓妹妹親自選禮物,這天妹妹表現非常有耐性,值得讚賞,我們去選個小禮物吧!」我們3人去玩具部,讓妹妹先預覽有什麼選擇,他們兄妹當然見一個愛一個,統統都想要,但華德媽板着臉表示,只能萬中選一啊。後來妹妹指着「袋鼠媽媽和寶寶」,許願說想在生日時收到它們,好吧!媽媽會轉告華德爸的呀。然後在小模型的架子讓妹妹選一個小禮物作為她今天表現良好的獎勵。 DIY無化學添加「泥膠」 滿載而歸的我們回家後,便着手製作生日皇冠,由選色、剪紙、畫圖、拼貼都讓孩子親自選擇,我們花了一整個下午來創作,然後孩子把皇冠放在牀頭櫃,期待生日來臨。在生日那天,華德爸早早起牀為孩子下廚煮pancake,實在給了孩子們一個驚喜,因為爸爸通常都不會早過孩子們起牀,也不做糕點類食品,所以壽星非常滿意這個生日禮物。然後我們前往爺爺奶奶家,他們和孩子一起製作窩夫,配上鮮水果、鮮忌廉和雪糕,大家享受了一個甜甜的生日下午茶。壽星在當晚入睡時不忘感歎一番,並開始為下一年的生日許願了! 由上年底開始,華德媽和兩兄妹天天留守家中,其實自從孩子們上幼稚園後,我就甚少跟他們做勞作了,製作生日皇冠時,我們便順便開展了「2021創意工程」。參考由幼稚園教師分享的秘技,才知原來許多幼稚園的教材都是DIY製作出來的。在疫情期間我們收過幾次來自幼師們的信件,她們向我們分享各個組別學習的技能。比如妹妹的組別較多玩泥膠,所以她的導師就分享一個泥膠製作方法:400克麵粉、200克鹽、40至50克沸水、3湯匙油、2湯匙檸檬汁,把材料攪拌成麵糰,若想染色可使用食用色素,這種「泥膠」無化學添加,放心讓孩子使用,只要用膠盒裝好,可以連續使用幾個月呢!而哥哥的組別會做小實驗,我們就收到在家用彩色朱古力豆圍成一圈,在中間注水製作彩虹光圈的實驗!希望這些點子為大家帶來新靈感。我十分享受跟孩子動手製作共同回憶的時光,下次再分享德國育兒的見聞,祝大家牛年如意!身體健康!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2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心態決勝負

各位新年平安!華德一家跟大家一樣都在日盼夜盼新冠疫苗的到來。而在2020年的12月底,德國16個州已收到配給,有秩序地為市民接種疫苗,首先是80歲以上的市民及醫務人員,所以各大大小小的安老院舍率先受惠,當中就有位104歲婆婆接種了疫苖。先保護最年長的市民,然後再分批惠及社會各個階層,我們一家都非常贊同。華德的爺爺奶奶分別71和75歲,所以他們預計3月左右就可以接種疫苗了,他們甚至已經在計劃夏天可以去一趟加拿大探望多年未見的親戚呢!而華德爸和我因為年紀不大,只能等到年底才能獲通知去打針,所以還是未能放鬆心情! 由最近我們的機場飛倫敦只需要1小時,所以我們對在英國傳出的變異病毒也到達德國並不感到意外,雖然官方說已追蹤及隔離該名患者,德國英國兩地的航班也在得知測試結果後立即停飛,但歐洲各國四通八達,相信也阻擋不住變種病毒的傳播了。話說回來,去年12月頭開始德國便進入封城狀態,感染人數每日新增2萬至3萬宗,在12月底時,總感染人數超過160萬人次,死亡人數過3萬人,但康復的人數也超過127萬人。早於封城令前,自12月頭起,我已安排華德兄妹留守家中,後來我們得知,他們就讀的幼稚園也相繼有兩宗新增個案,顯示我們所在的社區也開始失守了。 聖誕爺爺送上驚喜 往年人來人往的聖誕市集,今年只見北風蕭蕭的灰色街道,對於聖誕氣氛向來濃厚的德國來說,落差的確讓人心酸。不過沒有阻礙華德兄妹期待平安夜和聖誕節的心情,因為華德爺爺和奶奶早有準備,除了為兩兄妹準備每人一份降臨節倒數日曆(Adventskalender)朱古力之外,也為他們準備了依日子次序來拆開的小禮物和玩具,孩子們每天醒來,第一時間就叫醒父母並嚷着要拿下新一天的「門牌」呢! 以往在12月6日的當天,孩子們都會出動去聖誕市集找聖誕老人(德國的聖誕老人分為黑面和白面二人,為孩子論功行賞);這年就有幸有聖誕爺爺別出心栽地易服出現在兩兄妹面前,拿着本子訴說他們的好品行及可以改善的地方,在旁觀看的華德爸媽相當感動,爺爺奶奶都在盡全力給小朋友難忘的節日。想起剛剛過去的2020年,我很自然就唉聲嘆氣,對屋外的所有都充滿畏懼,由一開始對德國人大無畏的精神大感驚嚇,到現在我有另一番見解,「心態決勝負」,他們並非不怕,但不能因為這樣就放棄生活,在有限的情况下做好自己,就算宅在家中也能刻劃美好回憶呢!新一年,我們提起精神來,共勉之! (作者提供)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7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一顆核桃 吃貨妹妹變成狼

大家好。秋天來了,德國遍地都是橡果、榛子、栗子等,華德兄妹今年沒有加入以果仁換熊仔糖的行列,但妹妹卻捲入一場因果仁而起的小風波。 某天早上,我接到來自幼師娜娜的電話,訴說妹妹在幼稚園內的「狼女表現」。原來妹妹咬了同組的一個男孩,隔着衣服都把人家的前臂咬傷,留下一口牙印,實在令幼師們大吃一驚,她們說很久都沒有遇過像妹妹這樣兇猛的小朋友了。這通電話也令我非常吃驚,因為從未想過妹妹會在幼稚園咬人,明明我送她上學時她都愉快地跟我道別,轉頭就跟同組小朋友擁抱說「早晨」呢。 不合群小惡霸 爭食咬人幼師頭痕 幼師娜娜問我妹妹在家的情况。不諱言妹妹很強勢,甚至有種不可理喻的偏執,她要發脾氣的時候真的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擺出想把我推倒的架勢。娜娜說在組內,妹妹不願意合群,每每大家都脫了外套、換室內鞋時,她仍然穿著外套和室外鞋子;每每大家都洗手坐下等午飯時,妹妹仍在玩具堆流連忘返。娜娜向我傾訴,1個幼師要看8個小孩,真的無法追着妹妹幫她穿衣,所以她們帶妹妹都頗有壓力。 後來我問起這次妹妹跟小男孩在爭執什麼,娜娜說妹妹想搶人家的核桃!沒有問人家能不能給她,就是要搶,搶不過就咬了。我聽到哭笑不得,妹妹這個小吃貨為了一顆核桃竟然大起干戈!我接二連三的道歉,娜娜勸我好好的跟妹妹談談,切記不要打罵。說起「搶核桃」,我想起這陣子妹妹常常看到果仁就眼睛發亮的樣子,幼稚園內有幾顆榛子樹,所以妹妹常常拾獲不少「戰利品」,帶回家給我看時還沾沾自喜,可是當哥哥想拿她一顆時,她就像動物護食的反應般激烈。 帶食物返校 學習分享與詢問 一連幾天我變着法子,跟妹妹一起學習「分享」和「詢問」。比如我們到超市時,我問她要不要買些食物帶到她的小組裏分享?首天,她帶了一大包核桃回去,我囑咐她要分享給每位小朋友!接下來的幾天,有時她帶一點水果,有時帶一包餅乾。我天天都不厭其煩的告訴她,遇到想要的東西時不要搶,回來告訴媽媽,我們可以一起去蒐羅,好的東西我們可以帶回小組給她的朋友。 後來的日子似乎都相當太平,可是妹妹依舊不太合群,或者不服從指示。不過我暫時不太認為這是個問題,也許她就是個有主見的姑娘呢?不過以免她變得過分偏執,我還是會慢慢解釋合作的重要,成果留待下次見家長時,看看娜娜的評語自有分曉。各位下次再會!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0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