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天下間有最正確育兒法嗎?

在回答標題那個問題之前,我還可以先問一個可能困擾着許多父母的問題:天下間有最稱職的父母嗎? 答案是:沒有。 天下間既沒有最正確的育兒方法,也沒有最稱職的父母。 為什麼沒有?原因簡單,因為這些東西不是比賽,沒有清晰可見的標準。 做父母不是一場「孩子優秀大戰」 想深一層,就會發現,試圖把任何一個標準放在答案裏面,都會出現謬誤。難道一個最稱職的父母就是讓子女變得最有禮貌的父母?難道一個最稱職的父母應該建基於子女將來是否最有成就?難道最正確的育兒方法就能確保孩子將來必然幸福、快樂和滿足?世界上真的有這種東西嗎? 那麼,上述問題有意義嗎?有的,只要套用蒙格叔叔(按:就是巴菲特投資拍檔的那個「蒙格叔叔」)的慣常做法,在問題之前加上一個「不」字,問題就會從難以解答而變得具備思考意義。別人問蒙格怎樣才可以發達,他說你應該先研究如何必然可以導致破產。我們沒有辦法也沒有必要列出怎樣才是一個最稱職的父母,可是我們很容易就可以指出,怎樣是一個不稱職的父母。兒童身體受到虐待,或者,兒童心靈受到虐待,這樣的父母一定是不稱職的。 至於孩子是否優秀,將來是否有成就,甚至是否比別人得到更多的幸福,其實都不應該拿來衡量父母。以前常說「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但現實上「天下確有不是的父母」。我們不必像中國某時期的傳統一樣謳歌天下所有父母,也不必把子女的一切看成是「父母的職責」。孩子沒有受到身心虐待,能夠成長,對我來說,父母已經「稱職」。把孩子的一切都求諸父母的育兒方法,過猶不及,往往反而讓父母因為「自我期許太高」而戕害了孩子的心靈。 孩子不是你的附屬品 世界沒有最稱職的父母,正如天下沒有最稱職的領導人一樣。本來是顯淺至極的道理,偏偏有人迷信,生活上是有最正確的做法的,是有做得最好的人的。其實,所謂「最正確」,即使在數學和科學上也難以一概而論。認為某種育兒方法可放諸所有孩子身上而皆準,未免自大。一個父母最應該關心的,不是要成為200分的父母,而是如何避免做了最錯的事。正如到了現代文明,我們更關心的,不是要找一個最英明的領導人,而是如何避免領導人作惡。 孩子是個體,有自己的天空。父母一定要學會,自己不是天才,孩子也不是你的附屬品。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3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給社交媒體的孩子

命運可以靠知識改變,而知識可以靠科技改變。當世界有了紙,知識慢慢從貴族走到民間;當世界有了互聯網,知識下放到民間的所有人。雖然知識一直都是傾斜的,一直都傾向更有財富的那批人,不過,隨着科技的發展,可以預見,知識正把金字塔的頂端磨平。以前高不可攀、價值連城、極為珍罕的知識和原始史料,現在一個普通中學生透過電腦已經唾手可得。 當我看到女兒的喜怒哀樂,更多來自社交媒體時;當我看到兒子熟練地操控網上授課軟件(以及其他好玩好看的網上東西)時……我當然知道,下一代看世界的方式,跟上一代一定不會相同。我們吃的「奶水」不一樣。 最好的時代 必經的「陣痛」 我們好像快要走進最好的資訊自由年代。但是,我們正經歷「陣痛」。當科技大企業快速擴展時,我們所有人都追趕不上:道德方面、法規方面、警覺方面,都遠遠落後於形勢。美國傳統報業的廣告收益,十多年前出現斷崖式下跌,銳意搶佔數碼市場,結果除了頭幾年增長,近幾年毫無寸進。龐大的收益都跑到數碼平台兩三個寡頭企業的口袋裏。 太多錢、太大權、太有影響力,先成寡頭,再成獨斷,簡直就是人類政治領導方式的翻版。一個共主,因為時勢,不得不變成皇帝,皇權集中,變成尊皇信仰。到某個時候,明明作惡,皇帝都會對所有人說「我都是為你們好」,而皇帝身邊的人都會附和,這就是「陣痛」。本來應該更平坦更開放,可是,披了一件數碼外衣,變得愈來愈獨斷獨行,而且目前而言,抵抗的力量顯得微弱。 在一個資訊骨牌倒向光明或黑暗的十字路口,這一代的孩子,可能會看到最好的資訊天堂,也可能經歷中世紀的黑暗閉塞。你以為自由,但你不是。你可能已經自覺不自由,但你無力反抗。科技改變世界,正如政治領導方式會改變世界一樣。當新的科技和影響力興起,我們必須警覺,權力無限擴張的後果,可以是數以千年計的桎梏。真正的「知識平等」什麼時候來臨?這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正如紙的發明到知識普及,也需要一大段時間一樣。 對獨裁敏感就是對自由的保護 當孩子在玩社交媒體時,我希望他們知道,他們透過手機得到的快樂,比國家領導人和最富有的地產商更大。他們得到的東西,20年前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都得不到。但是,我也希望他們知道,這些東西帶給我們好處的同時,毫無警覺地使用和順從,也會將我們帶到一個我們不想陷入的絕境。 互聯網給了我們一個「世界」,可是,這個「世界」是否真實、是否多元、是否自由,其實需要每個使用者運用智慧和勇氣去共同建立。今時今日,還有什麼東西比教孩子認識互聯網和獨裁更重要?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 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9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人生到處都是年關

很多人忘記了,我們之所以會慶祝新年,個個不假思索,互道新年快樂,互相恭喜,其實是因為害怕。傳統中國人視年為關,視之為一個在險要位置上的關口。過得了關,算是逃過一劫;過不了關,遊戲到此為止。帳目未清,欠債未還,年近歲末,彈盡糧絕,過得端午,過得中秋,年關的血盆大口正在請君入甕。 恭喜背後的虛怯 所謂節慶,就是人生的難關。中國人總在新年缺錢,所以大家因虛怯而自大,開口閉口「恭喜發財」,四個字之中,四個字都是假的。人生其實也是到處難關。看孩子成長,小時候怕他生病,稍長怕他過馬路遇意外,然後怕他學業,怕他孤僻,怕他交際,怕他遇人不淑。怕他沒有才能,又怕他太有才能;怕他不順利,又怕他太順利;怕他沒有錢,又怕他太有錢;怕他作惡,又怕他善良。 看着孩子一天天長大,每年到某個時候,喜氣洋洋地告訴他:你長大了,真好!然後,遠遠地看着孩子愈來愈像大人的身影,戰戰兢兢地禱告:不必成長得那麼快,無災無難就好! 孩子在每一個階段的成就,都埋下了更大的考驗。懂得乘數表之後,奧數這一關就悄然掩至。懂得掛念之後,生離死別就會不期而遇。懂得了勝利,就不得不為失敗而憂懼。懂得了打算,就不得不為前途而徬徨。懂得了思考,就不得不為人生抉擇而痛苦。 好好活着 就是最大祝福 每個孩子都一樣,摔倒是因為他先學會了走路,說謊是因為他先學了講話,作弊是因為他知道成績重要。過了一關兩關,還有三關四關無數關。所以一個家長,看着孩子成長,看了5年,看了10年,看了20年,看了30年……早晚都會看透人生,變得「祖父母化」。什麼是「祖父母化」呢?就是孩子總是好的:頑皮是好的,不讀書也是好的…… 人生有太多橫逆,孩子好好活着,就是最大的祝福。 只要他們還懂得笑 忽然覺得,在2020年邁向2021年之際,我們應該在除夕倒數之前,緊緊地擁抱着孩子,數算着他們有什麼優點,有什麼地方可以讓父母覺得幸福,例如他們擁有獨一無二的個性,他們和父母一起度過許多時光,他們可以讓父母緊緊抱着而掙扎,他們可以說話和笑…… 孩子考試失敗,沒有什麼大不了,只要他們還懂得笑。 如果我們能在除夕這天從孩子身上看到他們的許多好處,也許,我們也能藉此看到自己的好處。生意失敗,事業停滯,前路茫茫,和孩子考不到高分一樣,跟其他更重要的事情相比,這些沒有什麼大不了。只要在難關當前的這一刻,我們還和孩子在一起,我們還懂得笑。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 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6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有些東西不需要「五雷轟頂」

可能有很多人認為,世上有很多東西都可以透過宣誓解決;就好像有人以為,世上有很多東西都可以透過隨心所欲的懲罰解決一樣。 跟孩子相處,我發現,解決許多衝突的最有效方式,不是透過從上而下的罰則,而是透過具備同理心的明白語言。譬如說,孩子哭鬧,有時打罵都無法制止,甚至只能火上加油,讓情况惡化。但只要家長平靜地說出,明白孩子想要得到什麼、為什麼想要得到那件東西時,孩子哭鬧就會稍止。如果家長能明白表示自己的心情和處境,說出得到那件東西的條件,或者為何現在不能得到那件東西,只要孩子聽起明白,覺得合情合理,而家長平時也不是只會哄騙且言而無信,事情就可以更好地解決。 愈兇內心愈虛怯 「不許哭鬧」還是「我知道雪糕很好吃,你很想吃雪糕」,哪句更能讓孩子聽進去,有經驗的家長一定知道。同樣不給孩子馬上吃雪糕,後者的說法更能平息事件。如果講道理或用合情合理的方式就能解決問題,為何有些家長還是習慣嚴詞恐嚇孩子? 第一是家長沒有受過這方面的教育,恐嚇是他們唯一知道的方法;第二是家長被自己壞情緒影響了判斷力;第三是家長明明知道孩子要的東西很合理,但基於各種原因不想給孩子,所以內心虛怯,因缺乏安全感而以恫嚇作為掩飾的伎倆。姑勿論孩子想要的是合理還是不合理,大人無法把道理說清而只能用道理以外的方法威脅孩子,大人本身的無理倒是顯而易見的。 宣誓的意義 如果在日常生活中,孩子感受不到父母的照顧(身體和心靈),無法愛上父母,那麼父母強迫子女宣誓愛自己,不是很可笑嗎?如果孩子入讀幼稚園,要宣誓效忠幼稚園校長,只要校長以後覺得孩子「有違此誓」即可驅之出校,不是很駭人聽聞嗎?如果入職一間公司,要宣誓永遠效忠,那麼,現代社會明確的僱傭關係和相關法規,就會淪為地下幫會的暗箱操作。 宣誓在人類歷史上遠早於成文法律,誓詞最後通常附有「違此誓者,天打雷劈」等確實後果。誓詞雖然說得確實,但是應用誓詞的地方恰恰是那些無法確實驗證的處境,例如飄渺的愛情、充滿被出賣陰霾的黑幫,以至查證費時而對另一方損失輕微的事項。如果事關重大,則法規和合約必重於口頭宣誓,如市民買賣樓宇、企業併購,皆訂合約,而不建基於雙方指天發誓。如果事關常理,也不會宣誓,例如父母不會宣誓愛子女,子女不會宣誓愛父母。 在常理和已有法規的地方強行加上宣誓,對我這樣一個家長來說,就好像要孩子宣誓「永遠做好功課,否則三刀六洞,五雷轟頂,死無全屍」一樣,只能叫人感受到一股寒意。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 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3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孩子的缺點是優點

最近看到一本名為《拖延心理學》的書,內容重點是,拖延者其實也有優秀的品質,例如追求卓越和與眾不同。最近又看到一本名為《賭客信條》的書,裏面提到智能機械人的缺點是過分理性,其實為了過正常的生活,人很多時都會「聰明地」撇除理性而做出理性以外的決定。換言之,不理性有時反而是個大優點。  「臥遊」廣闊天地 因為搬屋在即,家中擺着一箱一箱的書,頗為可觀,也頗為可怖。捐了很多,還餘很多。沒有任何喜念,只有沮喪之情。忽然想起「臥遊」一詞。這個詞應有典故,可是,我只是記得,有一個來自袁宏道的故事。故事說,有朋友出遊,遇到一連數日陰雨,到了目的地,天氣稍晴,當晚借宿僧房,聽着外面溪流激石之聲,誤以為暴雨,翌日與僧喝茶,提到「暴雨如此」,只好「臥遊」。臥遊,就是不到山水裏去,留在室內在山水畫上神遊之意。僧告之,響聲實為溪聲,而且「天已晴,風日甚美」。那朋友大笑,急披衣起行。有一種說法,臥遊是指畫家再無力到崇山峻嶺遊覽,只好自畫山水畫躺下來欣賞,權充到此一遊之意。不管真正出處如何,臥遊最有趣的地方是,這種做法本來是一種現實無法做到而聊勝於無的缺陷,可是,真正懂得卧遊的人,慢慢就會發現,臥遊別有現實所無的奇趣。 臥遊之樂,如同讀書之樂。身不在,但置身其中,情意觀感,無一不在。沉迷閱讀的孩子,大抵都有某種心靈的缺口需要填補。因為對現實的限制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銳,他們更容易在書裏「臥遊」出廣闊的天地。 大人和小孩 誰智誰愚 一個限制,必然孕育着一個創意。一個密室,必然隱藏着一個出口。孩子的一個缺點,例如拖延,例如不思索,什麼都好,都一定同時認領着相依相生的優點。例如拖延的孩子會思考得更多,而不思考的孩子會沒有那麼容易拖延。外向的孩子和人相處更自在,內向的孩子更顧慮別人感受。懶惰的孩子,會聰明地把精力留在真正有用的地方,遲鈍的孩子,會在眾人遇到手足無措的處境時散發異樣的光芒。從來沒有雄心壯志的孩子,比大人更懂得什麼是生活。 白居易有一首詩名為《觀兒戲》。他看着七八歲的孩子無憂無慮地嬉鬧,感慨小時多歡樂,老大多悲傷,於是最後說了一句:「靜念彼與此,不知誰更癡。」這句話,按我的理解就是:靜下來看着大人和小孩,我都搞不清楚,究竟是小孩無知,還是大人更無知呢?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 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9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先苦後甜學鋼琴

女兒在小學4年級完成鋼琴8級,之後就沒有再讓她考鋼琴了。幸運的是,她從來沒有離開過鋼琴,有時我會買一些日本動畫鋼琴譜給她,有時她會在網上找一些琴譜,有時她憑耳朵把音樂記下自己再彈一遍。有段時間,女兒喜歡拿着手機裏的程式測試我的「音準耳力」,五音不全的我成績當然非常「可觀」。女兒看到爸爸如此低分,大樂,不時在我面前炫耀,說自己的擁有完美音感(perfect pitch)。我本來半信半疑,後來發現,在這方面女兒說的倒是不假。 從「他學」變成「自學」 在女兒自學(或者稱為自娛更為恰當)彈鋼琴的日子,家中少了考級的音階和我聽來很古怪的「現代音樂」(通常是藍調或爵士風之類),卻多了動畫主題曲和其他古典名曲,例如《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改編自莫扎特《土耳其進行曲》麥兜的《仲有最靚嘅豬腩肉》、宮崎駿的動畫配樂(多為久石讓作曲)、蕭邦和拉赫曼尼諾夫。雖然我經常點唱的歌曲,例如《足球小將》主題曲(內木弘作曲)和《龍珠》主題曲(菊池俊輔作曲),都給女兒評為膚淺,但有時她也勉為其難為有這種古怪品味的爸爸和弟弟彈奏一曲。 我沒有辦法經常強迫女兒因應我個人品味彈琴,只能暗中買了一些自己喜愛的影視配樂琴譜,希望她偶爾無聊,可能會拿來試彈一下。可惜,《幪面超人》這樣的歌曲完全不入她法耳,武俠電視劇主題曲多數蒙塵。有一天下午,耳中忽然傳來熟悉的旋律,那是《聲光伴我心》的配樂(今年逝世的Ennio Morricone作曲),原來女兒蕙質蘭心,把這首歌翻了出來彈。那天,真是很幸福的一天。 沒有錯過女兒彈的每一粒音 印象之中,女兒學鋼琴,跟其他許多小朋友學琴一樣,過程都是艱苦的。小學2年級時女兒考了我完全無法理解的5級樂理,至今回想,仍覺不可思議。女兒學琴期間,我每次陪伴在側,老實說,那是一種很痛苦的修煉。不懂音樂,但在那幾年,不管是練習還是比賽,她彈的每個音符我都沒有錯過。每周帶她去導師處上課,每天坐在她身旁心專心看着她練習,這樣的日子,要求很高,過程很難,有笑聲,也混雜着淚水,好幾次忍不住對女兒說,不要學啦,不要學啦,反正沒人逼你學,現在想來,魔鬼爸爸很對不起那時的女兒。 到了今天,我仍然不覺得孩子學鋼琴一定要考級,仍然不解,為何孩子學彈琴總是那麼「苦」。但是,想起那段艱苦的陪女兒學琴日子,我還是充滿感激的。弟弟現在學琴,壓力比姊姊當年輕(其實仍然有點「苦」)。我看着姊姊隨手翻了翻弟弟的樂譜,輕輕鬆鬆為弟弟示範3級考試歌,作為冷眼旁觀(而且五音不全)的爸爸,心情說不出的愉快。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5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有喜歡就表示你還活着

如果子女有什麼特別喜歡的,能夠應付的,我盡量奉陪,例如逼書展漫畫展,或者大清早排隊買限量版紀念品,因為我最害怕的,不是孩子事過境遷,過了一段日子或一大段日子,發現自己為了這樣「無聊」的東西而付出這麼大的力氣很「無聊」,而是孩子從來都沒有為任何事興奮。 我寧願孩子為了打機而廢寢忘餐,也不願意看見一個學業很好但不曾為任何事着迷過的孩子。我寧願孩子追求過渺茫的目標,遇過挫折,擁有過那些最後回望會笑自己很傻的往事,而不想一個孩子對任何事情都不動聲色。內心的和弦因為某些東西而振動,這才是人生。感到不安,感到恐懼,感到喜歡,感到戚戚然,這就表示你還活着。一個人為了傻事而活着,總比一個人因為精明而一輩子沒有活過好。 為抽象東西而受苦 最近收拾家中物件,發現很多現在看來很讓人驚訝的事。原來自己曾投那麼多稿到連環圖雜誌,而且還收到馬榮成親筆簽名的自畫像;原來在1989年之後,自己看了那麼多與年齡不相稱的書,包括中國憲法、《毛澤東選集》第五卷、許多和八九民運有關的材料和新聞前輩的著作,還有一些特別的剪報,例如當年的中常委名單以及魏京生28歲時發表的《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一邊收拾堆積如山而且發黃的紙,一邊對自己說:「原來這就是當年的自己。」 那些年,上網並不存在,因此一些自認為重要資料,都要好好保留,作為參考,以備不時之需。今時今日,很多資料,網上一鍵解決。不過,正因為知道要保留這些資料,用上了很多心力,今天回看,才會慶幸自己曾以這種方式活着過。 為了一種抽象的東西而受苦,活着的感覺反而強烈。 真正的光來自內心的東西 為了來自B612星球的小王子,為了海賊王,為了動物森友會的巨石陣,為了什麼也好,能夠為這些而付出努力就好。雖然像不少家長一樣,看見子女整天打機,總是免不了口裏婆媽一番,可是,有時聽着孩子口裏訴說着怎樣怎樣獲得那一大堆遊戲裏難得的「人物」,內心還是會出現一陣竊喜。 只要我們內心還有感覺,黑暗之中,還是可以看到曙光。真正的光未必來自外在環境,光其實也是一種主要來自內心的東西。很多家長希望孩子壓抑感覺,去建立一些肉眼可見的事情,但是,和孩子一起活着走過未來道路的,是那些更敏感而不是更麻木的心靈。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2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Matilda應該是一本禁書嗎?

(圖片來源:誠品網站) Matilda是一本香港小朋友較為熟悉的書,內容講述一個天才女孩Matilda,活在一個被父母和校長壓迫的世界,她最終選擇運用超能力懲戒那些做壞事的大人。這本書的女孩有3個特點:一、她的文化水平較高,性格正直;二、她的父母相反,文化水平較低,性格自大,看不到女孩的優點,靠謊言(利用二手車詐騙顧客)過活;三、她決定報復那些做了壞事的大人,而且在故事的末段,頭也不回、主動離開她無法喜歡的親生父母。 可能引起孩子對大人的憎恨 對一些家長來說,這本書大逆不道,醜化父母和大人,把孩子懲罰大人合理化,頗有孟子「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的味道。如果童書中有《一九八四》式的禁書,這部「政治不正確」但極受小讀者歡迎的小說,恐怕首當其衝。這是一本外國人寫、別有用心、引起小朋友對父母和其他大人憎恨的書。 可是,作為大人,我很感謝作者Roald Dahl,給大人和孩子留下這麼大快人心的一部作品。我很能代入主角Matilda的處境,因為每一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而且,在每一個大人身邊,總會有更大的大人出現,他們就像故事中的父母和校長那般,不問情由欺壓着他們眼中的「孩子」。書裏面的爸爸知道孩子「竟然」喜歡閱讀,而且能從他無法理解的東西得到他不能想像的享受和滿足時,怒從心上起,憤然把孩子從圖書館借來的書撕爛。這其實是一種同時夾雜着嫉妒、虛怯和自大的複雜情緒。「I’m right and you’re wrong, I’m big and you’re small, and there’s nothing you can do about it.」(我是對的,你是錯的。我大,你小。對於這點,你絕對無能為力。) 他不明白一本書為何重要,不明白一本書為何值得珍視,他只能生氣地反問:「有什麼東西是只能從書本而不能從電視得到的呢?」 大的不一定是正確的 庸俗的爸爸看似荒謬,偏偏現實上不少「大人」都自以為是,認為膚淺比深沉好,認為不用腦的孩子比會思考的孩子乖巧,認為單向接收命令比反覆多角度察看問題更重要。因為前者比後者更有效,而有效的意思是官能的、短暫的、一言堂的和看起來更值錢的。 故事裏爸爸的話,揭示了某些大人相信的真理:我大,所以我對;你小,所以你錯;有權有勢的人,永遠都是對的。偏偏,Roald Dahl想在這本書帶出相反的信息。那就是,大的不一定是正確的,小的不一定是錯誤的,大人做了壞事,一樣要受到懲罰,哪怕懲罰大人的是一個孩子,哪怕懲罰父母的正正是他們的女兒。 小孩看這本書,應該會很快樂;大人看這本書,看着,看着,一股悲哀突然入侵。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8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飲嘢飲快啲啦」

跟讀小二的兒子吃飯,吃一口,放下手,魂遊太虛,手舉起,又一口,再次魂遊太虛。我早早吃完,看他慢條斯理模樣,忍不住吐嘈一句:「吃飯吃快一點可以嗎?」他不緊不慢,瞧了我一眼,見我手上拿着一瓶橙汁,說:「你喝東西喝快一點可以嗎?」 「看你吃得多慢,我早吃完了!」我教訓了他一句。可是,驀地想到,他反問的那句「你喝東西喝快一點可以嗎」未嘗沒有道理。我喝東西,也是一口,放下,再一口,自己不覺得有問題,反而被人催促要盡快一口接着一口喝光橙汁,內心也會覺得不快,覺得受到侵犯。如果喝橙汁的爸爸不想被人催促,吃飯的兒子不想被催促也是理所當然之至。 大人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大人常常用大人的角度看事情,久而不覺有問題,但真正重要的事反而視而不見。《小王子》最重要的段落是,作者遇見小王子,從久未繪畫的畫作中找到知己。小王子一眼就看出「一頂帽子」其實是一條蛇把一大象吃了。 要求孩子吃飯吃快一些是一例,要求孩子做功課快些也是一例,其他還有要求孩子洗澡快一些、刷牙快一些、換衣服快一些,甚至上廁所上快一些。 為什麼要那麼快?大人會搬出1000個正當的理由,但那是真正的理由嗎?「為什麼吃飯要快?」如果兒子這樣問我,我真的答不出。是因為他要趕着上鋼琴課嗎?不是。是因為吃快一些會健康一些嗎?不是。是因為吃快一些方便大人洗碗嗎?可能是,但這是正當的理由嗎? 我們忘記了孩子有本能 也許,我潛意識覺得,吃飯太慢,會浪費時間,可是,節省的時間我打算讓孩子做什麼呢?他吃飯快了,節省了時間,我會說「真好,我們有時間一起踢球了」?不會。我根本不會因為他吃飯快了而多給他一些什麼。那我為什麼不假思索就要兒子吃飯快一點?我是在擔心他上學時因吃午飯太慢而吃不飽嗎?可能是,但我為什麼要擔心件事?如果他每天上學時因吃飯慢而無法吃飽,一天如是,兩天如是,3天如是,那麼,到了第4天,他一定會自動自覺吃快一些以填飽肚子,我又何必事先張揚、杞人憂天,要為孩子這種吃飯的本能而擔心呢? 偏偏,許多家長都不自覺地為孩子的本能而擔心,結果造成許多不必要的親子衝突。這件小事,真的給我很大的反省。能夠自主的地方,讓孩子自主吧。大人不想一邊喝咖啡一邊被人催促着,為什麼孩子事無大小都需要大人指指點點?信任孩子,是孩子可以健康成長的其中一種重要營養。不信任孩子,不知不覺間,孩子其實會受到無情的傷害。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4期]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家長大洗腦

身邊計劃移民的家長愈來愈多,各有原因,但主要是對香港制度失去信心。有意思的是,深入跟這些家長交談,發現家長面對移民時,會出現許多以前沒有想過的想法,例如以前覺得子女讀書成績最重要,因為社會競爭激烈,不拿到好成績將來難以好好生活;現在卻覺得,離開香港在異地生活,成績絕對不是子女最重要的通行證,反而能否快樂地融入新環境的「技能」更重要。 識時務比識讀書更有前途? 一個制度崩塌,或者轉了另一個制度,那麼,遊戲規則就改變了。家長會懷疑,一紙畢業證書現在還重要嗎?一張優異的成績表會比拉幫結派得來的關係更重要嗎?一個品學兼優的人會比明哲保身或者阿諛奉承或者看風使帆的識時務者更有前途嗎? 外國有研究表明,決定一個人是否快樂,最大的因素不是學歷,不是成就,不是金錢,不是權力,而是這個人的人際關係。這個人跟家人和朋友能建立怎樣的關係,才是快樂的通行證。這個說法,非始於今天,可是,正正是一群面對移民抉擇的家長,忽然想起,人生有比掙錢更重要的事。 有家長擔心,「國安教育」會對子女洗腦。但是,此時此刻,首先接受了洗腦的其實是家長。這種洗腦,與其說是由外力強加己身的洗腦,不如說是來自家長本身的自我清洗機制。原來,一個人要到某一個關頭才會突然發現,掙錢不是最重要,孩子的將來才是最重要;再進一步又會發現,孩子將來掙多少錢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可以好好生活下去。很多移民家長接受訪問時坦承無法掙回以前的工資,甚至被迫提早退休,但是,為了下一代,他們心甘情願放棄本來覺得很重要的職業前途。他們發現,即使在香港掙的錢是彼邦的5倍,他們都無法留下來繼續掙錢。本來根深柢固的想法,例如要努力讀書、升讀名牌大學、找一份好工、掙好多錢,然後就會幸福的觀念,因為現在的制度和生活方式受到衝擊,竟然一下子打破了。這真是史無前例的「家長大洗腦」。 面臨巨變 始覺掙錢不是最重要 投資者說,當退潮的時候,你才知道誰在裸泳。現在的家長會說,當移民的抉擇擺在眼前,你才知道你真正在意的是什麼。你念茲在茲的,不是大國崛起,不是民族復興,不是國民生產總值,而是人身安全得到保障,而是說出真相和反對政府的人不會因此被囚,而是領導人的意志不會比普通市民的權利更重要。 沒有很多人真的很喜歡離開自己長大的地方,可是,一些家長已經不再相信,自己長大的地方仍然會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投奔他鄉的家長,內心要受到多大的衝擊才會出現這種前所未見的「洗心革面」?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0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