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還要把閱讀理解題目 交給原作者做嗎?

考試題目不為作者而設 每當文憑試中文科卷一閱讀理解完結後,大家總喜歡將考卷交給原作者試做,然後看看他們取得多少分。這種做法的意義是什麼?是想從原作者取得「答案」?是想看看出題人與作者之間對文意理解的矛盾,然後再看看出卷人如何自圓其說?其實,我們不需要看結果已知道,原作者一定不會取得高分,於是往往會得出以下的結論:今年閱讀卷的題目很難,難度之高,連原作者也不懂回答。我在想,考試題目不為作者而設,其難度能以原作者作答試題的表現來衡量嗎?如若有考生能在文憑試中取得比作者更高的分數,又是否意味他比作者更了解文意?其實作者沒有經過文憑試的訓練,不熟習考題命意及答題技巧,得分不高是情理中事,不必大驚小怪。 閱讀理解的文章是文藝創作,試題本身其實也是一種創作。試題設計包含了出卷人對作品的理解。試卷考問的重點、對全文結構的爬梳,是經過消化後的再創造,因此若要取得答案,就只可問出卷人,詢問文章作者是緣木求魚。出卷人擬卷時必然因着其背景經歷,文化視點及審美角度,以及對考生能力的設想,當中的體會與原作者的初衷或會存有差異,這很正常。我們知道文學作品傳達的信息具表層意及深層意,表層意用作解釋及說明;而深層意義則熔鑄了作者主體的情感與體會,因此分析時就會有討論的空間,有時甚至會出現模棱兩可。尤其在古典文學鑑賞,古人沒法現身解說,於是研究就需在文本及相關的創作內推理。 正因抱持這種「作者未必然,而讀者未必不然」的信念,文學研究得以發展,只要言之成理,持之有據,就可以成一家之言了。 考試有別於文學鑑賞 本來這種作者與讀者的撞擊是好事,雙方多作交流有助消除文本中的隔閡,溝通過程或許可以激發更多的火花,帶出更多賞析的角度。可惜這是公開考試,其主要功能在於分辨考生語文能力的高下,以及篩選出符合入讀大學資格的學生,故對文意的理解須有一定的限制,考題亦必要有對錯之分。為了考試,有別於文學鑑賞,我們最希望知道得分的標準及模式,以便過關。記得以往中文課程曾有一篇叫〈聽陳蕾士的琴箏〉的新詩,令中學生苦惱不已,因為作品多用借喻,意象豐富,想像空間較大。為了讓大家更掌握作品的深層意,有心人請得黃國彬先生公開解說其作。我想當時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聽到他的解說一定覺得很紮實,因為終於可以較確切的掌握作者想表達什麼了。 不同場景做不同的事,考試從來不同做學問,參加考試要知如何得分,到取得學位就要拋開考試,開放胸襟,學做學問。叫作家做試題,既弄錯了對象,亦不能拓展我們對文本的了解,意義有多大呢?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敬重本業

最近兩個電視節目引起了我對敬業的反思。其中一個節目訪問了一位本地養魚伯伯如何以獨有的方法,數十年來努力經營,造就肥美鮮味的鯽魚。主持人見伯伯年紀不輕,擔心香港或會失去本地魚鮮的味道,問及了有沒有將手藝傳承予下一代的問題。眼看自己辛苦摸索出來的智慧及經驗可能就要消失,伯伯笑言,養魚太辛苦,不想子女從事有關行業了。 我們憑什麼說自己的本行最辛苦?辛苦不辛苦往往不在客觀的事實,關鍵是自己是否喜歡投身的工作。 難道其他行業不辛苦嗎? 同一天,我看了一個飲食節目,內容指出日本原來仍有不少百年字號的老店,他們很重視歷史的傳承,但凡湯底、製麵的手法,以及部分的廚具,從明治維新起一直延續至今,不少店東已傳至第四或第五代,而味道至今仍然不變。傳統手藝有人願意接棒,往往令人感動,因為那是對傳統的執著,對行業的尊敬。 養魚伯伯不想下一代入行,認為養魚是粗活,工作辛苦,收入不多,不想他們受苦。伯伯愛子情切,可以理解,但養魚辛苦,難道其他行業就不辛苦嗎?我們憑什麼說自己的本行最辛苦?辛苦不辛苦往往不在客觀的事實,關鍵是自己是否喜歡投身的工作,如能喜愛本業自會樂此不疲,如能發現當中的使命就更會堅持理想,跨越世代,傳承百年。子女是否適合繼承是一回事,但必須給予嘗試的機會,否則一門技藝的失傳真的讓人惋惜。 行行出狀元未必人人相信,反而「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心態就一直隱隱作祟。 萬般皆下品 惟有讀書高? 行行出狀元未必人人相信,反而「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心態就一直隱隱作祟。或許我們仍相信受過教育就可留在辦公室享受冷氣,不必望天打卦,被人頤指氣使,生活自會過得很愜意。可事實真的如此嗎?大家心中有數。反之,設想繼承人堅守產業,努力耕耘,在今天,有機產品、優質食材怎會沒有市場? 我們常說做那行就不喜歡那行,這可能因為我們太了解當中的局限,於是經常主觀地放大了當中不如意的感受。又或者我們從頭至尾根本沒有敬重自己的工作,否則一個人在本業打滾多年,必已累積了豐富的經驗及相關的人脈,甚至揣摩出獨門的專業技術,照理應懇切希望與人分享這份由工作而來的喜悅,並將之發揚光大才對,沒理由總在別人前批評自己的本業,甚至叫人不要入行。 當上語文老師從來不是「前世殺了人,今世教語文」的報應,而是緣定三生,讓我要以生命影響別人生命的一份使命。 我也在問自己,想不想自己的學生或孩子也成為人師呢?我現在天天上課,見過不同類型的學生,教過不同的課程,慢慢也累積了相應的教學心得,如果有人願意,能力及性格適合,我定必盡力引領入行,讓他們明白為人師表的意義,這是文化傳承啊!特別身處今天的社會,深知老師角色的重要,明白今孩子亟需良好的教育,更要鼓勵更多有心人入行。當上語文老師從來不是「前世殺了人,今世教語文」的報應,而是緣定三生,讓我要以生命影響別人生命的一份使命。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不忘利市的本意

新春拜年,是家族聯誼,也是好友聚首的好機會,今年出訪拜年期間就聽到兩名身穿小旗袍的女孩有關利市的對話。甲小朋友說:「穿得那麼美,去𢭃利市嗎?」乙小朋友回應:「拜年除了𢭃利市還可以為別人送上祝福呢!」 拜年為了𢭃利市? 甲又得意洋洋的道:「祝福背後還不是為了利市!」乙說:「利市於我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利市均放在父母處,對方封多少,我的父母就回多少。」 甲搖頭說道:「利市要上繳?真可憐!」然後就揚長而去。兩個小朋友年紀小小,拜年及利市的看法截然不同。 甲而言,拜年就是為了利市,利市等於利益,說祝賀話是討好別人,是小往大來的手段。 拜年的意義的確不應淪為收益活動,要讓孩子有所學習,就要在事前對小朋友做好思想工作。 出發拜年前必須指出拜年的意義不為實利而為道賀,聚首是為了加強各家族成員的關係,故應多與家人交談,表達關懷,避免躲在一角沉醉在手機的娛樂。登門拜訪,當然先來作揖道喜,對長輩合宜的稱呼必不可少,拜年的次序亦要注意長幼有序。到面對恭賀的對象,說出的話必定要出自真心,因為那是對別人的由衷祝福,而不是例行公事。施禮恭賀的內容應因着對方的需要而調節,例如對長輩應多說「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對仍然在學的當然要說「學業進步」、「步步高陞」;對做生意的可說「貨如輪轉」、「財源廣進」。能調整語句,聽的人自然更感舒服,體會到你的誠意及尊重。 對別人祝福 不是例行公事 若不問對象,只說些人云亦云的套語,配以游離的眼神,急欲轉身離開的動作,只會讓人感覺那是一場交易。被恭賀的人雖然無奈,但在大喜佳節自亦不會跟恭賀者太過計較,而說恭賀話的人由於認為收到利市為理所當然,態度只會愈來愈馬虎。此外,在孩子面前拆開利市也是大忌,特別不能評點利市的金額,見人家給的是一千五百就說闊綽大方,十元廿塊就是吝嗇小器,將親友的心意物化,孩子慢慢形成勢利市儈的心態。孩子不把拜年的重點放在恭賀層面,反放大隨之而來的「利市𢭃來」,此必不利於人際關係的潤澤,長此下去,拜年就會變成脫離情感的虛偽形式。 孩子愈大愈明白這是什麼回事,就會索性不去拜年,連恭賀的套語也省下,只是仍不忙吩咐父母記得轉交𢭃得的利市。 一家拜年,孩子收禮,父母回禮,如按甲孩子的想法,利市全歸孩子,整個𢭃利市的過程根本就是父母資金的轉移,錢從父母的口袋放進孩子的錢箱。孩子收到利市歡天喜地,背後其實均由父母「找數」。「找數」事小,最重要能在過程中學到感恩祝福,懂得真誠待人,重視情感,那就不枉父母的付出了。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傳承我們的文學教育

資料圖片 多年前曾任教預科文學,沒想到今年會重操故業,嘗試教授文憑試文學課程。教授文學的確比語文更有滿足感,走入文學班,上課氣氛與中文課堂截然不同,可能由於同學心態,始終文學是選修科,讀與不讀,操之在己,願意讀的多是堅持興趣的勇者,他們與文學結緣是自由戀愛,願者上釣,因此你會感受到同學對課堂的期待。其次是師生比例低,修讀文學的同學只有正常班別的三分之一,可謂超小班教學,每位同學在課堂上均有機會發表意見,分享寫作心得,評價同學的作品,興之所至,還會以文學詩句交流對話,語皆有物,令人喜不自勝。至於屬必修課程的中文科,卷別多,讀寫聽說還有綜合運用,樣樣皆考,不論你是否有興趣,迫於無奈也要戰鬥至最後一刻,不能退修。如要入讀大學更須達三級水平,因此大家心中明白,中文科是大學入場券,未敢輕忽,但說到喜歡就談不上了。 文學科有空間實施教學活動 文學比中文課程彈性,很多在中文科未必有空間實施的教學活動也能在文學科嘗試推行。 不少推動文學教育的有心人,曾在不同的講座中分享各種教學活動,令人鼓舞。曾有老師將電影作品與文本對讀,比較電影拍攝及文學賞析的角度,引導同學思考媒介表現的差異,提高學生的審美與藝術鑑賞能力;又有老師嘗試以詩文為本,譜上流行歌曲,填上新詞,再讓擅長歌唱的同學重新縯繹,效果耳目一新;常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有老師帶領同學文學散步,先直觀感受文學的現實場景,再細閱文本,以助同學了解作者的視點,由是鼓勵同學留意身邊事物,鍛煉觀察,感悟生命。多元的教學手段豐富了學生的經歷,讓同學走入文本,參與創作。寫作不再是任務完成,而是獨抒性靈,題目既實亦虛,為創作提供了發揮的空間。凡此種種的教學方式令師生享受其中,讓人嚮往不已。 寫作獨抒性靈 不是完成任務 我們常說學生寫作內容空洞,感情蒼白,多敘事少描述欠深度,其實學生每天周而復始的上課,除了補習就是考測,生活機械刻板,真的泛不起一點漣漪,除非同學自發大量閱讀,否則多只能借用劇集橋段,又或臨急抱佛腳,背些人云亦云的事例,搪塞過關。我不是在為學生開脫,只是今天的師生實在太忙了,多數語文教師根本沒有空間為學生創設上述的學習經歷,又或者協助他們塑造場景及醞釀意念;而學生亦未有空間去閱讀原著,感受生活,以及觀察周遭的環境。 今天,修讀文學科的人數持續下降,讓人惋惜。我們知道選科是學生的自由,沒法干預,或許有一天,文學科需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存在,但我非常希望文學科那些精彩的教學設計及文學教育的精神仍會繼續延存,永續不滅。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德不孤 必有鄰:鼓勵同儕共學

中六課程行將完結,畢業試如箭在弦,氣氛一天比一天緊張。有時行經自修室,總見燈火通明,有的埋首苦讀,操練試題;有的徘徊踱步,口中念念有詞,背誦文章;有的走出門外走廊,捧着書本,與幾個同學切磋交流,你問我答;有的觀摩對方筆記,加以比劃;有的權充導師,試圖授業解惑。此情此景,總叫人會心微笑。考試最後關頭,士氣攸關,學子累積多年功力,是否能發揮內在潛力,把握臨門一腳,玉成其事,還看同輩的學習氣氛。如果班上同學較有危機感,深知「時日無多」,少不免在課室掛上倒數計時器,壁報又應會貼滿「搏盡無悔」、「鼓足幹勁」、「人人有學位」等的標語,定下全班目標,鞭策共勵。別小看這些微不足道的鼓勵,它或許已成功燃起班上某些同學內心的那一團火。 文﹕陳得南 切磋交流 助人自助 學問要切磋才會進步,題目要討論才能看到盲點。同學真誠交流,分享學習心得,擇人之長,互相砥礪才可齊頭並進。有人或會以為自己獨門絕學傾囊相授就會讓人佔了便宜,白白吃虧。恰恰相反,這種交流的過程正是助人自助,既幫人指點迷津,亦有益於自己溫習。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我們能把熟知的知識陳述一遍正好可以檢視自己對學問的理解,印證是否已掌握所學,強化學習的信心。交流時,如有同學能提出質疑就更可補足原有的想法,延伸意念,豐富主題。概念的理解如有偏差則可及時修正,迷途知返。在這義助的過程中,自己已在不知不覺間贏得同學的尊重,他日你如有需要,同伴定會義不容辭,伸出援手。同學與同學之間除了有知識的交流,還有友誼的建立,相比起那些自私自利,不願分享筆記,以個人分數為畢生最大成就的人,共同學習多了一份胸襟,一絲溫暖。 凝聚同輩 建立良好學風 我們知道,同輩的影響只會隨孩子的成長而增加,而老師及家長的影響就只會漸次遞減。因此,與其擔心同學的學習表現,不如一起努力,想想如何善加誘導,凝聚同輩的力量,建立共同的目標,發揮協同效應,形成良好的學風。例如多提供機會讓同學於課堂或公開講座分享學習心得,讓同級同學可見賢思齊,讓後學可向其請益,並讓學生懂得欣賞別人的學習成果。此外,從初中起就要建立班內學習小組,鼓勵稟賦不同強項的同學擔任小導師,排解學術疑難,以提升其學習成功感。所謂「德不孤,必有鄰」,有道德的人不會孤單,一定有志同道合的人。我們相信,不論求道的路上還是追求學問的過程,總有機會遇上知音,如能聚合這班有心人,並讓其他同學模仿學習,潛移默化,奠下學習的習慣,就能建立學習的群體,促進學生自主學習了。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棋樂無窮:尊重興趣背後的堅持

一日放學巡樓,發現三五位同學圍攏起來,七嘴八舌,初以為交流學術問題,走近才發現原來同學正在對弈。幾位同學還邀請我友情客串,指點迷津。我見各人雅興甚高,就披掛上陣,順便分享一下我從博弈得來的領受。 文﹕陳得南 「順手炮」、「連環馬」、「咽喉兵」,劍拔弩張的術語就令人緊張萬分。走入棋局,更讓人欲罷不能,特別當你見對手墮入預設圈套,叫聲將軍,生擒對手,快感不言而喻;又或當你陷入敵陣,似大勢已去,忽然靈機一觸,逃出生天,又是另一種享受。棋盤之上,運籌帷幄,如若棋逢敵手連珠妙着,就更是妙不可言了。 我跟同學說,學棋要專心致志,心無旁騖。棋士不發一言,進退攻守收放自如,皆因全神貫注,投入其中。身旁的同學宜靜觀之,默記之,不宜指手畫腳,諸多意見,影響對陣同學的思路。我們常說旁觀者清,正是因為棋士未必能夠審視全局,結果誤墮迷陣而不自知。 下棋的目標很清晰,就是要取將擒帥,但棋力的高下很大程度取決於你是否看得通透,別出心裁的棋路往往思慮周密,不因一時之利而冒險挺進,反是考慮棋子之間互相配合,因勢利導,創造有利自己的棋局。 鍛煉棋品 從中領悟哲理 棋局千變萬化,縱使我們的陣法如何熟練,考慮如何周全,還要懂得臨場應變,切忌抱怨逃避,半途而廢,最怕輕易悔棋又或推棋重來。下棋可以會友,因為大家公平較勁,切磋棋道,是君子之爭。然而,有些人自恃棋力較高,明明已技術擊倒對方,卻偏要殺光對方棋子,只剩下老「帥」才感到滿意,如此做法,既沒有風度亦不尊重對手,實不可取。 我嘮叨多言,並不是因為我期望同學可成為專業的棋手,只希望他們能下棋養性,鍛煉棋品,堅持自己的興趣,當然如能從棋局中領悟出人生的哲理就更是喜出望外了。 下棋樂趣無窮,得益匪淺,不過以上的領受均從自己對興趣的執著而來。記得初學之時一位前輩曾說:「你學下棋有何用?那是公園伯伯消磨時間的玩意,不如多做幾本練習更實在!」那時年紀尚輕,反應不過來,內心納悶了幾天。 興趣非傷天害理 應欣賞堅持 在成人的眼中,對有沒有用有一套標準,簡單來說就是該活動能否提升學業成績,可否兌換成生財工具,有沒有市場價值。小孩學一件事沒有考慮那麼多,原因純粹因為它好玩,有滿足感,持之以恆就培養出興趣來了。我慶幸當日沒有放棄下棋,到今天仍可樂在「棋」中。興趣只要不是傷天害理,均值得大家欣賞,特別是背後那份向着標竿直跑的堅持。因此,如有人能於短時間內復原一個「扭計骰」不是沒有用、能熟記NBA所有球員的名字更不是浪費時間,只是大家暫時不理解它的「無用之用」而已。 (本欄歡迎各位老師、教育界人士投稿至[email protected],一經刊出,薄酬)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明德惟馨:做真正的公主

小女可能因為皮膚白皙,收到賀禮時總會聽到親人說:「這是送給你的小公主的!」好友來訪又會盛意拳拳的送上雪白絲織套裝,並道:「祝你的小公主永遠美麗幸福!」街上鄰舍碰面又會說:「小公主要出巡了嗎?」 文:陳得南 身為父母,當然十分感謝親友誠摯的祝福,不過我在想,如果身邊的人繼續這樣稱呼小女,我怕將來習以為常,潛移默化,讓她真的以為自己是生來就要被人寵愛的公主,搞不好,甚至患上自以為是及好逸惡勞的「公主病」就麻煩了! 做大長今 不做小公主 當然以上對公主的理解比較片面,例如要穿著華麗悉心打扮,養尊處優,被人嬌生慣養,而且帶點高傲,對身邊的人常會頤指氣使,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似乎我們對公主的形象已有既定印象。 因此我常開玩笑的跟身邊的人說,我不想女兒成為「小.公主」,反希望她是「大.長今」! 英國貴族學校 品德要求嚴格 公主的形象為文學及傳媒所塑造,卻未必是真正貴族的等號。英國貴族學校培養人才的方式讓我們發現,貴族在學校的生活並不輕鬆,學校對學生的道德要求相當嚴格,行事既要光明磊落,又要敢於承擔。同時強調要參與社會服務,男生或許還要接受艱苦的軍事訓練,從而培養起對社會的擔當精神及社會責任感。因此,一旦國難當前,貴族需一馬當先,奔赴前線,為國捐軀。的確,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在前線犧牲的英國貴族子弟不在少數。 君子之爭 分出勝負 中國的貴族精神可追溯到春秋時代的車戰,當時的戰爭無論是佈陣的程序還是交戰的原則,各有所依,並以禮行之,雙方約定較勁之日,列好隊形才衝向對方,整個過程,不偷襲,不追趕,不以消滅對方為目的,卻旨在透過君子之爭分出勝負。宋襄公在泓水之戰中與楚軍交戰時堅持「各居一面,鳴鼓而戰,不相詐」,戰事雖以失敗告終,但他拒絕「詭詐奇譎」的行徑就正是貴族精神中的高貴情操。 真正的貴族,物質條件有一定的保障,因此能在物質以外有更高的追求,對精神文化有更深刻的執著,故可有誓死捍衛人格尊嚴的決心及努力維繫由祖上承傳下來的榮譽。正因貴族眼的不是更優越的物質條件,而是追求更高層次的優雅精神生活,故他們無論舉手投足,還是談吐舉止,都會流露出高尚的氣質與人文風度。事實上,當我們的生活條件已得到滿足就自會向更高的層次邁進,所謂衣食足然後知榮辱。培養寬厚的愛心、悲憫的情懷、清潔的精神、承擔的勇氣,這些尊重人格的情操均是我們追求的理想及期盼,與出身是不是王孫貴冑並沒有關係,任何人皆可達至。我的女兒並非來自高門大族或顯赫世家,不過我寄望她將來如果滿足了生存及生活的階段,可以在平民中活出高貴的生命。

詳細內容

蒙以養正:閱讀童書有感

一直以來很少接觸幼兒閱讀的書籍,正好趁香港書展的機會走入展區中的「兒童天地」,多了解童蒙刊物的種類,看看哪些適合小女閱讀。書展人頭湧湧,先是看到各種名人傳記、寓言小品及經典唐詩,內容雖是圖文並茂,且標榜幼童讀物,惟總覺得欠缺童心,似陳義多於啟發,重傳道而少了一份輕鬆。這些作品本質上是「成人導向」的文學多於兒童文學。 走到較大型的外國童書出版社,就會發現很多色彩繽紛的大本圖書。幾位小孩圍坐一旁,狀甚投入,好奇之下我也翻開其中幾本,不難發現,書本的確精美,內頁均為雙層卡紙對裱,易於翻閱,加之有不傷手的圓角書頁,設計細心。 書本主題多圍繞幼兒情緒管理和習慣培養,既實用又貼近生活。其中幾本圍繞七色的作品別開生面,設計者以同一系列的色彩幻化成大自然的圖案,紋理凹凸起伏,在視覺及觸覺上為孩子帶來刺激;又有幾本介紹人體結構,設計別出心裁,翻開書本即浮現立體圖形,而揭開小摺頁則別有洞天,再輔以簡單文字說明,既是延伸閱讀,亦能與讀者互動交流,饒有心思。 外國童書 設計細心寫出童真 然而,要數愛不釋手的是以兒童為本位的故事繪本。我的確很佩服這些童書的作者,能以童趣的眼光觀察事物,以率性的童真演繹世界。這些故事不在說教,但能引導孩子翻閱書本,投入故事,進而享受當中的樂趣。細看下,無論是語言對白、視角轉換、角色造型,還是場景設計,書中內容均小心斟酌。片言隻字,或已可引導孩子作天馬行空的想像,讓他們化身為主角,徜徉於現實與幻想之間。圖畫與文字相輔相成,有時埋下線索,有時補充說明,整個故事的敘事模式讓人覺得那是由連串圖畫呈現的兒童劇。 閱讀童書是一種心靈的發現,那份久違的赤子童真似被再次喚起。 誠如《小王子》的作者聖修伯里在書的序言所說﹕「所有的大人最初都是小孩子,只是多數的人都忘了。」今天初為人父,更要懂得代入孩子,尊重他們的心思和創意。 無疑,這些優秀的作品對啟蒙兒童的確理想,不過美中不足的是,讀物均以英語撰寫,讓人擔心孩子久而久之對語文的情感會傾斜英語多於母語;就是找到翻譯的童書,當中選擇的生活場景或模式均來自西方世界,孩子對傳統的風俗習慣及文化內蘊只會愈加陌生,甚至怕將來出於不理解而產生抗拒。 少本地好書 憂抗拒傳統文化 蒙以養正,如何能兼顧孩子的心理,既照顧美學設計,又能考慮傳統文化的輸入,說理而不說教,引導而不操控,成功鼓勵孩子閱讀,真的是一門學問。 台灣及內地已很努力往這方向發展,真的很期待在香港可以找到更多華文童蒙刊物,輔助家長及老師,培育我們的下一代。 文:陳得南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禮定尊卑 長幼有序

年終檢會議上,任教中一級的中文老師表示,同學其中一條命題作文的表現並不理想,建議明年替換。該題目名為「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原在提醒同學珍惜長輩的人生閱歷及生活經驗,然而不少老師發現同學選材有困難,此因學生缺乏與長輩相處的經驗。今天普遍同學未有與長輩同住,而且對長輩的印象模糊,無論是爺爺嫲嫲還是公公婆婆,不是分隔異地,就是甚少見面,最多是在大時大節才會碰面寒暄,關係陌生,情感疏離。我們很想學生寫出老人的「一寶」,沒料到他們家中竟沒有「一老」。 上下尊卑觀念不合時宜? 這不禁讓人思考,沒有與長輩相處的孩子會怎樣呢?很大可能就會不懂長幼有序、不辨尊卑之別。有些人可能認為「上下尊卑」的觀念已不合時宜,何必太過在意?不論是外甥還是姪子,姑表還是姨表,總之一律以洋名相稱,一來看似打成一片,關係融洽;二來有些長輩喜歡隱沒輩分,不想認老,故不願聽見「嫂嫂」、「伯伯」等稱呼;三來英語稱呼沒有中文般仔細分類,一聲「auntie」已包羅多人,舉凡嬸嬸、姑母、姨媽,甚至沒有血緣關係的一位女性街坊也可以此稱之,簡單便利。 兩代人如果有默契,知道尊重的界線還好,否則毫不避諱的直呼長輩姓名是出言不遜,不懂尊重。 我們今天沒有上一代那麼多親戚,的確讓某些身分失落了,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淡化稱呼,忽略人倫綱常。 自卑而敬人 才能建社會公德 文化概念需要生活場景的配合才有意義。我們今天雖難以再有幾代同堂,但家族聚首吃飯的機會仍然常有,無論是上座或是舉箸的先後仍應有一定的次序,否則就是目無尊長。在家如果沒有培養良好習慣,他日出外用膳仍我行我素,飛象過河,旁若無人,最終只會失禮人前。孩子如在家中已明白尊卑之分,回到校園就會知道尊師重道,懂鞠躬行禮;寫電郵給老師會選擇合適的語氣,得當的下款及應有的啟告語,這是禮貌的自覺;在車上見到長輩站立,會起身讓座;如在平緩路上行走,後輩自應讓長者先行,徐行其後,推而廣之就可傳揚關愛,外施仁義,建立和諧有序的社會了。所謂禮數其實就是要「自卑而敬人」,身為後輩要謙虛自持,以對方為尊,將來才會懂得禮讓他人。孩子在家如不懂稱呼長輩,不分長幼階級,內心自然不會有相應的尊敬,社會公德自亦無從談起。 輩分清晰 易拿揑人際距離 輩分清晰讓人更易拿揑人際間的距離,溝通時就可以做到大方得體,不卑不亢了。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日本,語言中包含敬語部分,目的正是表示說話者之間的社會階級及親疏關係,以表達適當的身分及禮貌。我們是儒家的發源地,卻反而諷刺地少了一份對傳統文化的執著,讓人特別惋惜。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經師易得,嚴師難求

幾位大學好友回味自己在學的點滴後,竟得出一個結論:每個人心裏總有一位嚴師。他可能給你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聞其腳步聲已如見其人;他總有一些高不可攀的要求,如默書達八成才及格;他有高亢的嗓門,聲聲入耳,經常挑剔你違規不當。那時的我們不能怎樣,亦不可以怎樣,最多是埋怨自己倒霉,交上噩運,閒時為這嚴師起渾號改別名,甚或將之刻在桌椅上,作為發泄。 回首從前 感激嚴師 然而,最諷刺的是,大家最感激的反而是那些在當時不受歡迎的嚴師。情感上,沒有人喜歡管束約制,內心亦不太願意服從權威,但回首從前,我們都感激各自的「嚴師」。老師「嚴肅」的一瞟的確讓同學更認真的學習;他們「嚴厲」的言詞直入心坎,成了當頭棒喝的提醒;事事「嚴謹」的態度則警惕我們不要粗心大意;而「嚴格」的要求就不只是訓練,更在磨練我們遇強愈強的鬥志。 要求嚴格 提煉學生修養 嚴師特別令人尊敬,全因他們對教育仍有熱誠。他們不介意學生不理解自己的好意,不擔心自己不受歡迎,只在意學生有沒有學懂為人處事。當要求學生雙手接受老師派發的習作,又或者規定先敲門才入課室時,其目的在教導何謂尊師重道;當老師鍥而不捨的追收功課,正提醒同學做事要認真盡責;當老師要求文件夾要整潔分明按類排好,就在訓練學生要有組織條理;當老師申明校服儀容要得體時,則點出衣著服飾要端莊合宜。這些潛藏的價值觀是學校課程的一部分,雖然要求沒有評核,又與提升成績無關,卻是培養學生修養的重要一環。 我們就是靠這些嚴師在平日的執著中,與學生的角力中,提煉出各種公民的素養。 願做醜人 不靠「粉絲」認同 嚴師不易得,因為愈來愈多人不想做醜人,不想在處理學生行為上有太多摩擦衝突。事實上,做一位受學生愛戴的好人的確比較容易,只要放寬要求,容許學生遲交功課,上課可吃零食,對學生違規行為「睜一眼閉一眼」,的確活得更自在。行餘有力再開個專頁,加入學生群組,上載幾張自拍照,「粉絲」肯定眾多,師生關係定必融洽,民望自然高企。但我們要知道,教師來學校不是來交朋友,更不應靠「粉絲」來獲取認同。為人師表本來就指要作學生的表率,誨人不倦是我們的責任,如果我們只擔心破壞師生關係而不及時修正學生不當的行為,就等同姑息縱容。嚴與寬,緊與鬆是相對的,只有全部老師對學生有一致的要求,成效才會彰顯,否則時鬆時緊,成效就會互相抵消。 傳統相信嚴師出高徒,確有其道理,我們固然要就學生的特性加以引導,但給予自由不等於放縱,適性發展也不是沒有框架限制。經師易得,人師難求,願大家珍惜你們身邊那位擇善固執的嚴師。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