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有Say﹕一校一外籍教師,足夠嗎?

自1998年度,教育局在公營及津貼中小學推行以英語為母語的外籍英語教師(NET)計劃。現時每所小學獲政府資助一名外籍英語教師,薪金由職級15點至29點(即約$28,865至$55,825,享有回鄉機票津貼、房屋津貼及約滿酬金等福利)。他們多專責配合教育局英語教學課程,以增加學生接觸及運用英語的機會,提高英語教學的水準。不經不覺,這個計劃已經推行了近20年之久,是時候檢討。 近年到校應徵外籍英語教師職位的,多來自印度、孟加拉、東歐國家。學校聘請他們後,家長都會因他們的外表與西歐國家的教師有異,而懷疑他們的教學質素:「她明明是印度人,真的是以英語為母語?」 外籍英語教師計劃中,教育局要求學校給予每周課節不多於28堂,當中包括同級課研的會議、統籌及帶領推行英語活動、訓練學生當英語大使等項目,又要求他們的課堂內有本地英文教師及能以英語溝通的課堂助理,這些課堂集中在小一至小三,一周約3至4節課;文書工作都由課堂助理依照外籍英語教師的課堂設計而去處理。為了體恤外籍教師回鄉歸家的需要,他們在學校假期裏大多毋須像本地教師要提早回校出席籌備校務的會議,他們也不用在家長日接見家長或出席校內舉行的教師專業發展日(如果主講者用粵語為主)。基於此,外籍英語教師的工作更專科專業。 筆者發現,近年到校應徵外籍英語教師職位的,多來自印度、孟加拉、東歐國家。學校聘請他們後,家長都會因他們的外表與西歐國家的教師有異,而懷疑他們的教學質素:「她明明是印度人,真的是以英語為母語?」、「他英語發音不太標準,帶有濃厚的鄉音呢……」、「她是否在西歐國家的大學受訓呢?」、「英國、加拿大等國家的外籍英語教師在教學上應該較優勝……」總之,各種問題頓然衍生,帶給學校很多不必要的煩惱,唯有用時間和教師的教學表現才可以令家長滿意釋懷。此外,不同地區學校對外籍英語教師的需要都不一樣,以坐落於基層屋邨的學校為例,學生除了在校多機會接觸英語人士外,他們的生活環境中很少去聽去說英語,所以一旦沒有外籍英語教師的課堂安排,他們就只有透過本地教師的英文課來學習及運用英語了。 雖然一校兩名外籍英語教師實在也不足夠,但起碼可以一周內安排最少兩節的課堂,給予本地教師與他們一起協作英語教學,藉此有系統地安排學生學習及運用英語聽說讀寫,達到推行兩文三語的學習目標。 其實在學界,大家都認為外籍英語教師真可以幫忙師生多運用英語,亦的確能提升英語的教學水準。然而,試想想,一校900個小學生及70多名教師,教育局都只是安排一名外籍教師的津貼;各方的學校持份者都知道支援根本不足夠,所以部分學校會抽取校內其他津貼,或向家長徵收學校發展基金,聘請多一名外籍英語教師或英語教學助理(ELTA),令全校學生有足夠的機會跟外籍英語教師上課學習英語。 雖然一校兩名外籍英語教師實在也不足夠,但起碼可以一周內安排最少兩節的課堂,給予本地教師與他們一起協作英語教學,藉此有系統地安排學生學習及運用英語聽說讀寫,達到推行兩文三語的學習目標。 是時候,教育局應重新檢視一下外籍英語教師計劃,不論是外籍英語教師的文化背景、教學質素、語音的準確,或是一校一外籍英語教師的安排,都需要按不同地區的需要而考慮及調節。香港是國際大都市,英語是其中一種重要的溝通語言,所以期望政府在現時財政充裕之下,多多撥款增聘外籍英語教師。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一校一社工 有錢萬事足?

教育局於4月27日向全港官津小學和特殊教育學校發出通函,公布向各校推行「一校一社工」政策,以示政府對優化小學生輔導服務的回應。自2018-19年度起,公營小學及特殊學校可以申請資助,開設學位社工職級或領取相同金額的津貼。在新資助模式下,學校便可自聘駐校註冊學位社工,或向社福機構購買駐校註冊學位社工服務。同時學校亦可獲發另一筆諮詢服務的津貼,去購買這個政策下聘請的社工督導、管理、培訓及相關支援社工的服務,以改善現時學校的輔導服務。 學校換社工 溝通橋樑要重建 如果社工真的要辭職,學校便要另聘一名文憑社工,即是要全體師生及家長再築溝通的橋樑,這又影響了學生輔導的發展 現時公營小學的駐校社工,大都是持文憑的輔導員,由於過去政府給予學校的津貼有限,根本不足聘請一名有學位的註冊社工,所以學校多數聘請輔導員或文憑社工。這些輔導員或文憑社工大都努力上進,日間在校輔導學生,晚間趕到學校進修高層課程,但一旦他們考獲學位,因學校再沒有足夠津貼給他們加薪,他們只有「屈就」現職,直至有機會另謀高就,最終學校不自覺地成為「刻薄員工」的「無良僱主」;如果社工真的要辭職,學校便要另聘一名文憑社工,即是要全體師生及家長再築溝通的橋樑,這又影響了學生輔導的發展。與家長和學生之間建立的信任和尊重,是社工用時間和精力換取而來的,絕對不可以因前線駐校的社工沒有學位,而妄斷他們經驗不足、缺乏輔導技巧的能力。 兼讀課程不足 3年過渡期太短 試問全港只得一個兼讀制課程,又豈能在3年內吸收容納百多名非學位註冊社工呢? 據香港社工及福利人員工會反映:目前全港數百名小學社工當中,有百多人屬於「非學位註冊社工」,他們在前線工作堅守崗位,而且遵照教育局的要求,不斷進修相關心理學、特殊學習需要和特殊教育等相關課程,甚至有些已達碩士學位。然而,縱使現時非學位註冊社工有心有力去報讀社會工作榮譽學士課程,亦只有明愛專上學院提供兼讀制課程;當然各大專院校都有全日制相關課程,但除非在職駐校社工沒有經濟負擔,才可以放棄全職工作,「豪」一年去做全職學生。試問全港只得一個兼讀制課程,又豈能在3年內吸收容納百多名非學位註冊社工呢?基於此,教育局應該考慮一下現時大專院校所提供的社會工作榮譽學士課程(兼讀制)的學額是否足夠?同時,3年為限的過渡期又是否有足夠的體諒? 筆者明白,全校學生輔導工作不能單靠一校一社工來處理,而是需要社工、輔導主任(老師)、輔導人員及全體教師攜手合力。如果學校有輔導主任(SGT)帶領全校統籌及發展學生輔導的方向和計劃,然後又有社工透過家訪、小組活動及治療學習去集中照顧個別學生和家長的需要,這雙劍合璧的「戰術」,可令學校的學生輔導工作更全面、更切實校情,而且上上下下互補不足,統一方向,全力持續的推行,最終令到學生得到福氣、學校得到福氣、甚至令社會都得到福氣!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狗狗伴讀 閱讀樂趣中領悟生命

上學年筆者所服務的學校,邀請了香港動物輔助治療學會,安排動物輔助治療師及治療犬隻到校,與一些有不同學習需要的學童參加「書朋.狗友.小小伴讀員」伴讀犬體驗日的活動,藉着活動製造輕鬆愉快的學習場景,提升學生閱讀的動機、興趣及投入感 。同時,同學能學習有關與狗隻相處的知識,並認識不同物種,從而對生命多一份尊重和欣賞。 動物與人自有連結 互相幫助 什麼是動物輔助教育(Animal Assisted Education,AAE)?它是以動物來輔助的一種另類療法,就像音樂治療、舞蹈治療一樣。人對動物的感情愈深摯,動物給人的回饋與影響也愈多。其實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只是我們有更複雜的思想、知識和文明,便好像與其他動物有別,但是動物與人其實有自然的連結關係,不論是貓、狗,甚至是一頭豬、一隻鳥、一尾魚,都有可能當上「動物醫生」。當然,如果一個人對動物毫無好感,自然地動物對他亦不會產生任何正面影響,治療效果亦較難出現。 基於此,動物輔助教育並非人人適合,但對學生而言,可以開啟接觸及認識動物的始步,增進見聞,領悟生命。 伴讀犬助更專心閱讀 活動過後,參加的學童紛紛表示十分興奮,活動新奇又實用。他們認為在伴讀犬陪伴下,再加上伴讀導師的引導,真的會更專心去閱讀,認認真真去理解書中的內容,體驗到閱讀的「真」趣。家長們亦向學校反映活動有創意、不沉悶,而且由於他們都住在公屋,不可以飼養貓狗,所以這活動間接教導同學愛護動物的重要。 歐美先例 動物協助醫治心病 既然好評如潮,學校本學年再與香港動物輔助治療學會合作,舉行6個周五的伴讀犬閱讀活動,每次約90分鐘。活動邀請了1位動物輔助治療師,2位伴讀導師,3位治療犬主人及3頭治療犬,共服務12位學童。另外,亦與香港教育大學合作,推行研究治療犬陪伴兒童朗讀效用的計劃。研究計劃讓有學習需要的學童,在訓練有素的狗隻和其飼主陪同下,每周閱讀兩次;在治療犬介入前後,為學童完成共兩次閱讀流暢度和準確度的測試,希望研究出讓學童對閱讀產生興趣的方法。 如果大家有興趣對動物輔助教育了解更多,可以閱讀台灣劉威良所著的《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祕力量──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書中提及歐美國家早已用動物去幫助憂鬱症、認知障礙、自閉症患者,還有流浪漢、藥癮者、學習障礙者、人際障礙者等等需要關顧的人,以動物同伴開展心理和行為上的治療活動。當地政府會花經費和時間去教育人民正確照顧動物的觀念,令人民知道「動物會讓人愉悅」。書中又比較了台灣的情况,鼓勵大家了解這項另類的行為治療。 下期預告:朱子穎(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預防流感

本學年因流感肆虐,全港幼稚園及小學提早放農曆新年假期。衛生署曾在2017年大力向學校推廣外展疫苗接種活動,讓合資格學童免費接種。但結果全港只有10%小學參與,約16,000名學生接種,反應未如理想;全因此計劃的行政工作繁重,令學校職員及教師增加了工作量,無論在揀選醫生時遇到困難,或在符合招標或報價程序時要撰寫大量的文件,甚至安排接種的時間、場地及校內人手的安排等等項目,都大大影響學校的運作及教學進度。基於以上種種,縱使學校知道接種疫苗可阻止流感的傳播,但隨之而來的工作量卻令人止步。 2018年3月19日衛生署及教育署合辦2018/19學年「流感疫苗接種計劃」簡介會。局方邀請全港500多間小學派員出席,希望藉簡介會令小學能全力參與新學年流感疫苗接種。在新計劃下,衛生署增加了政府外展隊和公私營合作外展隊,合稱為「先導計劃」。政府外展隊由衛生署安排接種隊,而公私營合作外展隊由衛生署指定私營合作伙伴外展隊,所以學校不需要揀選醫生及護士替學生接種疫苗。另外,仍保留上學年計劃的資助外展隊,即由學校自行按衛生防護中心提供的「為學校提供疫苗接種的醫生名單」揀選醫生。不過,衛生署會對參與計劃的醫生增加資助額,而且醫生不可以向學校及家長收取額外的服務費,簡單而言,學校與醫生之間沒有金錢的交易,而政府只會直接將流感疫苗的資助給予醫生。 基於此,學校毋須為揀選醫生進行招標或報價等程序和完成大量的文件,減少學校員工及教師的工作量。 還教育界專業教學空間 一直以來,衛生署如政府其他部門一樣都有一個謬誤:藉着學校及教師的推廣,可以增加家長接受計劃的機會,所以現今的學校除了「辦」學外,也「扮」了許多角色,如輔導員、醫護人員、旅遊從業員等等。曾經在簡介會中有醫生向教育同工呼籲:「請各位校長及老師告訴家長們,疫苗內沒有水銀等物質。」筆者頓然覺得自己有什麼醫學報告及專業知識,可以去證明學童接種的疫苗是沒有水銀,又如此有成效呢?! 真是懇請政府各部門歸還教育界從事專業教學的空間和尊嚴。 政府需檢討家長教育 綜觀而言,接種疫苗是預防流感其中一個方法。其實,政府及學界應該大力推廣健康身心的重要性,最好由家庭教育開始:不論是均衡的飲食、日日運動30分鐘,甚至培育正向的情緒,全都要由小孩成長時慢慢引導而培養出來。基於此,家長教育是政府需要作全面檢討的工作。近日有議員認為某些政府部門或機構因「喪失功能」而要刪除或合併,其中被提名的是家庭計劃指導會。筆者認為某個政府部門或機構如果未能與時並進,才會走上「喪失功能」的慘况,所以政府部門或機構能因時勢及市民的需要把自己的功能重新定位,這才不會浪費政府的資源,而且又不會導致冗員。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正向教育

救恩學校是推行正向教育的模範學校 承筆者上月的分享《孩子欠缺了些什麼?》,嘗試了許多方向去尋找答案。現今社會雖然走向物資富裕,但從報章處處可見人與人的撕裂,三綱五常的敗壞,莫不令人感到痛心無奈。為此,身為教育工作者,有着一份使命感,希望盡一點力培育下一代活出和諧正能量。 葵涌觀塘5校推行 正向教育着眼於個人的身心健康和幸福豐盛的人生 葵涌及觀塘區共五所小學校長志同道合,希望透過正向教育,帶領師生及家長燃亮生命的熱情,以正向樂觀的態度去面向人生的挑戰。這個理念得到本地的實業家欣賞及資助,願意捐款支持五所小學,在校推動正向教育發展計劃。 何謂正向教育(Positive Education)?它源於正向心理學,是美國心理學會前會長Dr. Martin E.P.Seligman與其他心理學家及學者,於1998年起所作的社會科學研究後提倡的。正向教育着眼於個人的身心健康和幸福豐盛的人生,希望每個人重視探討個人的性格強項、健康及幸福,並且建立積極情緒,提升抗逆力,以及發展良好的人際關係,從而邁向有意義、豐盛圓滿的人生。總而言之,以個人的幸福感和高效的生活為成功目標。 涉6範疇 着眼身心健康 正向教育有六大範疇,包括﹕身心健康(Positive Health)、正面情緒(Positive Emotions)、全心投入(Positive Engagement)、良好關係(Positive Relationships)、意義人生(Positive Meaning)、滿有成就(Positive Accomplishment);而且更重視個人的身心健康,以強調感恩(Gratitude)、寬恕(Forgiveness)、正面關係(Positive Relations)、神馳(Flow)、靜觀(Mindfulness)、助人(Altruism)、性格優勢(Character Strengths)、樂觀思維(Optimism)、希望(Hope) 、抗逆力(Resilience)、意義(Meaning)等。 五所小學校長相信,正向教育能夠提供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方向,讓孩子們持續活得豐盛,延伸以至整個香港社會和諧積極、正向發展。 澳洲墨爾本吉蘭小學Geelong Grammar School和本港的救恩學校,是推行正向教育的模範學校。它們從學校環境、課程設計、校園活動,都投入了正向教育的元素,讓學生們從學習知識及享受活動中,建立起屬於個人的成就感,從而逐步邁向豐盛人生之路。 2017年度起五所小學透過教師探訪模範學校(境內外)、教師校內培訓日、正向教育課程規劃、提升課堂素質、學生正向教育營及家長培訓等,給予師生及家長們提供有關正向教育的學習機會,藉此把正向教育延展到每個持分者的學習和生活中,各人都發揮個人性格強項,多欣賞自己,獲取滿足感和自信心,最終令自己、家庭、社會充滿積極正能量,締造和諧世界。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孩子欠了些什麼?

培育孩子有諸多的方法,但絕對離不開正確的價值觀。(iStock Photo) 三則真人真事給你反思一下,現今的孩子欠缺了些什麼? 五年級的女生長期遲到上學,只會在學校旅行、聖誕節聯歡會或考試周才能準時回校。屢屢三四日內便要社工或輔導主任上門家訪,但往往「摸門釘」吃閉門羹,不知她去了哪裏。她個子比同年紀的矮小,骨瘦如柴,臉色蒼白。在校門遇到她,總是好像書包背着她而行。即使在寒天,她仍衣著單薄,弱不禁風,令人擔憂。校方曾多次聯絡家長及社署跟進,奈何情况未有改善。 為何當眾罰我女兒? 老師帶着一班四年級學生,乘旅遊巴前往政府牙科診所,參加一年一度牙科保健。一路上,學生非常興奮,談天說地,頓時整個車廂熱鬧非常,影響了司機駕駛的專注力,領導老師不得不叫學生安靜下來;誰想到學生不但沒有靜下來,反而變本加厲。老師立即擒拿「主謀」,鄭重地向她說:「請你在車上安靜!」保健完畢,老師帶一班學生回課室,良苦用心地再向全班同學循循教導,提點大家戶外學習的態度及禮貌。然而放學後,老師立即收到女生家長的來電,質問為何冤枉她女兒高談闊論,還在眾人面前責罵她一人,老師用接近30分鐘解釋事情經過。本以為事情告一段落,誰知道翌日那女生竟主動求見校長,陳明冤屈及老師不是。校長沒有接見她,反而安排了副校、訓育主任及那領導老師與女生見面,把整件事經過及師生的感受坦誠互述。會面後,那女生在課堂上展露歡顏,副校更親自致電家長交代會面內容及結果,事件終告完結。 學生見義勇為 換來的是…… 一個小六男生與同學回家途中,發現鄰校三名學生在公眾場地破壞公物,於是如正義英雄「上身」直斥其非。三人老羞成怒,即時揮拳相向,把小六男生打至臉腫手瘀。男生向在場的保安員借電話報警,還致電回校陳明事故。然而老師來不及問候男生,警方便告知男生與那三名學生是朋友,不再追究,校方毋須派老師到現場了解。老師被弄得一頭霧水,想向男生的同行同學了解,誰想到同學眼見對方人多勢眾,丟下男生急跑回家為上策。老師只好致電家長,希望家長了解事態嚴重要跟進處理,沒想到家長的回應竟是:「我兒太有正義感,太愛抱打不平,我曾多次勸告,他不聽,沒辦法!」 三個孩子的故事,是平凡生活的不平凡。究竟他們欠缺些什麼?是成人的照顧、面對失敗的勇氣、辨別是非的智慧?培育孩子有諸多的方法,但絕對離不開正確的價值觀。由高官隱瞞僭建、學生受情緒壓力而輕生、小學發現影子學生、屯門虐兒事件,以至大學生不滿普通話考試而衝擊校務處等等,每個故事看似簡單,殊不知內裏卻有深層的社會問題。親愛的成年人,你有能力把孩子帶到世界,就同樣要有勇氣和智慧讓世界維持有正確的價值觀,令孩子成長下去。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管理的藝術

曾經有學生問筆者﹕「怎樣能夠成為校長?」 筆者隨口便回答﹕「首先要成為一位好老師。」 學校管理方法 邊做邊學 現回心想想,要成為一位校長,起步點當然要成為一位老師,起碼有教學「實戰」的經驗,才可以合理地去管理學校。然而,成為一位老師之前,大多數人都接受過教師的專業培訓,包括課程設計、教育心理學、專科教學法、課室管理、學生成長及學校發展等等範圍。但由於培訓是為了裝備成為老師,所以行政管理及規劃的部分未有全面地涉及。至於學校的行政管理、校務規劃及校內外資源的運用,都是當老師後,在職時自行邊學邊做;加上在歲月裏累積經驗,掌握要點,又或者透過課餘進修,增進知識層面的學習。 數數手指,筆者已當了七年的校長,經驗雖然未足以叫豐富,但已脫離新手的階段,恆常校務的操作,漸趨熟練。但我仍會去思考究竟學校如何去管理?用X的法則,或是Y的法則?還是仍有其他方法呢?人事管理、校內教職員的專業發展又如何去規劃呢? 以僕人領導理論去分析 有幸,在10月中旬,筆者參加了香港教育大學基督教信仰與發展中心舉辦「僕人怎能領導學校」研習小組,課程共分為七節,由張文彪博士主講。課程內容包括﹕僕人領袖內修工夫、建立及整固學校願景、配置及管理學校人力資源、組織教與學、締造校園文化、保證質素及提升學校效能、與校董會合作共事。課堂既能令筆者認識到僕人領導創始人Robert K. Greenleaf的管理理論和哲學,同時透過張文彪博士校管的「實戰」經驗,讓學員們明白如何把理論活活地實踐出來,造福學子。此外,學員大都是幼稚園、小學或中學的教師及學校的領導,在每堂的分享及討論時,大家可以把學校最真實的情,以僕人領導理論的角度,去分析及建議改善。雖然每節課堂都是短短的兩個半小時,但是大家與導師彼此互動及交流,真是獲益良多。 領導會否有一個遠大眼光 從這個課堂,筆者明白到要成為一位卓越的領導,並不是只講求有多少學識或高級專科證書的資格,而是一開始他會否有一個遠大的眼光,有勇氣和信心帶領團隊走到這個又遠又大、又具體的目標;其次會否重視自己團隊每一個成員的成長和成就,能榮辱與共,不是一味追求領導個人的成就;此外,當領導的,要不斷的反思和探索,更持續不斷向各持份者闡釋和活現出學校的文化、目標及使命。現代管理學不可以再沿用「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方法,而是應彼此建立成長、你我包容合作、共同分享成敗。更重要是,整個團隊都要莫忘初衷,堅守為莘莘學子辦優質教育的承諾。 文:鄧依萍(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二小學校長)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我和校長有個約會

筆者的學校有一個傳統,就是每年班主任都會挑選或由學生自願報名參加「我和校長有個約會」的活動。活動分兩輪,上學期進行第一輪,按年級舉行,即共有六次;下學期進行第二輪,逐班進行,共18次。在短短45分鐘,筆者與每班四名學生代表共晉午餐。他們要帶同自己的午飯盒和餐具到地下活動室,等候約會的開始。 文:鄧依萍 約會前,每位參加學生都要完成一份簡單的分享表,小四至小六的同學需要分享一些他們關心的學校政策,可以是讚賞,亦可以是批評,當然鼓勵他們多作改善建議。此外,也歡迎學生談談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不論是軼事或社會民生或國際政治議題,總之無所不談。小一至小三的學生,筆者鼓勵他們用文字或圖畫去表達,分享內容可以是一些發生在他們身上的開心事、希望學校改善的事情及希望校長能解答的問題。總而言之,藉此令學生暢所欲言,鼓勵他們多表達己見,並且多與他人分享。 約會多在午膳時間舉行。筆者認為在午飯舉行,既可令自己了解學生平日午餐食物的款式,起監察午飯供應商的作用及關心學生進食的習慣,亦可讓學生在較輕鬆的氣氛下分享表達。在每次約會中,筆者都會先為出席學生們準備一些小食或飲料,令學生們有受尊重、被看重的感覺,自然地會更加珍惜參加的機會。 溝通為心靈鎖匙 開學至今,「約會」暫時舉行了五次。學生們所發問的,真是充滿天真童趣,學生曾問﹕「為何你會擔任校長?」、「校長回家後要做家務嗎?」、「你有幾多個子女?」、「怎樣才做到校長?」……當然也有一些是陳明上書,要求筆者改善學校的設施或政策﹕「我認為應增加多一節體育堂!因為……」「為何學校沒有小食部?許多同學都希望增設。」「坐廁好過踎廁,我家都是坐廁」……總之林林總總,什麼項目都曾討論其中。最令筆者窩心的是,曾有一位同學分享﹕「當校長真不容易,早早回校歡迎我們上學,但又遲過我們放學,真是很辛苦啊!」聽到這番話,真令筆者甜在臉,暖在心。 從事孩子和青年人的成長工作真不易做,若不是有信念和使命,且充滿熱誠的教育工作者,實在很難持續地投入每一個孩子的生命裏。筆者常常記起一位領導人在廣場上向青年人說﹕「同學們,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尤其當筆者面對一些無心求學、對前路沒有希望的學生時,更想起這句話。 溝通是人與人之間的橋樑,對孩子、對青年人而言,溝通更是開啟他們心靈及引導他們走向世界的鎖匙。現任特首林太曾表示自己是一個願意與青年人溝通的官員,有勇氣去聽、亦有膽量去改,只怕各路英雄不賞面赴會接觸。筆者希望雨傘之後新班子上場,能花多些時間去聆聽社會各層人的聲音,來改善各黨派的矛盾,令社會趨向善良、公義、和衷共濟,好讓孩子們能在一個較正常及健康的環境下成長。林太,走出鐵欄杆的官邸,把船駛進人群,用耳朵、眼睛及心靈向前出發吧!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市民的吶喊

常言道﹕「絕處可以逢生」、「柳暗花明又一村」、「希望在明天」……可是,在10月中旬,又接連發生學童輕生事件,真叫人心酸悲涼。教育局曾在2016年度向全港學校發放數千元,要求學校在2017年內增添與情緒輔導有關的活動,例如全校講座活動或親子工作坊,然而悲劇仍屢屢發生,未有減少。 文:鄧依萍 林鄭不關注家長精神健康? 在剛出爐的施政報告中,各項政策幾乎都是「重中之重」、「急市民所急」,然而,在情緒健康或精神支援等方面,施政報告卻着墨不多。要說較接近的政策,可能是「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計劃」,但詳細一看,這計劃也未能惠及各學習階段的學童。 近數年,在教育工作者的聚會上,大家分享的內容都離不開家長對學校的苛刻要求。偶有發現,某些家長的精神狀態及言行其實不尋常,他們不單直接影響子女的學習穩定及品德的培育,更甚者甚至會滋擾到校園的日常運作。凡此種種,校方或教師都束手無策,教育局亦沒有就處理這類家長給予適切的援助。 有同業反映,曾為此聯絡過教育局分區學校發展主任,尋求如何處理情緒及精神狀態不穩的家長。局方的回應多重申教育局的政策及津貼多以支援學生為主,並不包括家長,所以建議學校聯絡社會福利署;如是者,同業便聯絡社署,社署回覆要能有效地啟動支援措施,必須要由家長主動去提出,除非因虐兒、家暴或等等不利的情而報警,警方才會把個案轉交社會福利署去處理。在孤立無援下,不少教師也備受困擾,間接令他們的情緒及精神健康也出現問題,結果教師、學生及家長,皆需要心理輔導或精神健康的治療,這種情在學界更見增長的趨勢。 升斗市民的迫切需要 10月初,在屯門山景邨發生一宗隱蔽母子雙屍案,其中一名15歲死者輟學多年。媒體報道中更顯示教育局承認自2012年中後已再無跟進該個案,無發出入學令,亦無統計缺課時間,結果問題沒有解決,最終釀成悲劇。 筆者明白,一個國際大都會必定存在着不同深層的社會問題,但教育、醫療衛生、民生措施等,都是升斗市民最貼身的需要,是每一個政府必須年年正視及刻不容緩的施政項目。林特首剛上場發表的施政報告,洋洋萬多字,卻集中如宏觀大業的基建發展和積極推動科技應用及創新的建造方法,或微小如免入息審查的公共交通費用補貼計劃。可是,解決醫療服務人手不足、全民退休保障及心理健康的精神輔導政策仍未有全面落實的措施。 筆者亦同意,不是單靠立法會議員的言詞悲慟而影響施政者的決策和執行的力度,但是沒有這些具煽動情感的畫面,又如何令為政者明白升斗市民的迫切心情呢?尊敬的林鄭月娥女士,敬請常存急市民所急、民生無小事的態度,去直接推動市民所需要的措施吧!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開學禮的致辭

每年在開學禮,校長們都希望能把學校的整年主題或對學與教的目標、成果在數十分鐘內陳述分享。坦白說﹕真是費了不少時間和精神準備,而且校長們都希望聆聽者能好好牢記,往後受用。筆者有機會閱讀過兩篇開學禮的演辭,真令人獲益良多,回味無窮。 文:鄧依萍 2017耶魯校長:要學做狐狸 耶魯大學校長Peter Salovey,分享自己對求學的理解,並且引用哲學家及政治思想家以賽亞‧柏林(Isaiah Berlin)爵士以狐狸和刺蝟的習性,來說明兩種學習態度和技巧,藉此鼓勵學生應該使用廣泛而靈活的方法去思考與學習。刺蝟代表着堅持以普遍原則去思想及行事的人,凡事都堅持用一種理念來分析說明;反觀狐狸代表着追求更多知識的人,不論事物是互相矛盾的或是互有關係的,他都樂意去找尋,並好好學習。狐狸更是靈活的,當面對挑戰時,他們不僅可作出敏捷反應,甚至預測到將來可能會遇到什麼困難。 在過去的歲月裏,世界上全賴有像狐狸一樣的發明家,願意不斷尋找平凡事的不平凡,發明了科技器材,更確立了文明世界的法則,塑造了我們現今的生活和世界。不過,若需要把知識鑽研的話,就必須像刺蝟般深入研究某篇論文或是某個項目,成為一家之言。 筆者認為學生們應好好享受這種思想自由,選擇各種課程及學習機會,了解不同領域的人如何思考並理解這個世界;並且以廣泛而靈活的方式去開拓思維,要學會謹慎地批判思考,抱持對一些簡單的答案及正統觀念提出質疑,不是一味地認同某種觀點,應要反覆求證,接受磨練;更要學習如何有效地與他人合作,以改善當今世界和未來為目標。盼望學生們能夠在新學年成為開心的狐狸吧。 1917北大蔡元培:抱定宗旨 蔡元培分享以當時能進入北京大學求學的學生,必定是肩擔重任、責無旁貸、地位崇高的學生,所以他與學生們分享了三項入學的要事:第一、抱定宗旨。能夠入大學求學,必須抓緊宗旨及目標,而且要有遠大的眼光,以求學問為首,須知珍惜光陰,珍惜入大學的初衷;第二、砥礪德行。大學生應行為正直謹慎,言行守禮,並且以身作則,能以勵志群人為己任;第三、敬愛師友。師生間應以誠相待,開誠布公,言行守禮;同學交往要彼此相愛相助,互相切磋學習。就如簡單一聲的接物稱謝或是見面稱呼,身為學生必須懂得社交禮儀。筆者認為這三項要點對小學生而言,也是十分受用和實用。 開學後快將一個月了,師生逐漸重回學與教的軌。當天開學典禮上校長的分享,師生們所領悟到的又有多少呢?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