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物語:教養何止一套方法?

某天早上,華德媽獲朋友邀請去了早餐聚會,其間一個朋友問大家在小朋友面前應否喝啤酒,她的觀點是酒精會令人失去判斷力、理智,不應間接向兒女灌輸飲酒文化,所以她認為在小朋友的生日會、家中的節日慶祝是最不能接受有酒精出現的。 大人應否在小朋友面前喝酒? 我表示不認同她的觀點,始終啤酒是德國的文化之一,我們家絕不會避忌在孩子面前飲酒,更讓他們用果汁代酒,學習跟對方四目相投地碰杯(德國文化裏,碰杯時必須有眼神接觸,否則會有7年噩運)。後來的討論更演變到,當兒女踏入青少年期,帶着一身煙味回家時我們應該如何處理?當兒女想交同性戀者時又如何反應? 無獨有偶,我曾經問過華德爸同樣的問題——若有天,華德帶男性朋友回家說「這是我的男朋友」,你會如何反應呢?當下華德爸思考了5秒,然後他握着我的手,模擬我是華德,說:「恭喜你們啊!」聽完我的分享,那個友人就沒再延伸說同性戀的話題,又繞回去喝酒的話題了。 這個朋友的家族來自摩洛哥,後來移居瑞典,幾年前她嫁來德國,但無論環境如何改變,她仍是虔誠的穆斯林。所以我很明白,她為什麼反對煙酒,為什麼反對早戀或同性戀,但這種強烈反對真的頗令人反感,因為她的論證有一種要人必須認同的壓力,好像我在兒女面前喝啤酒就會造成他們來日酗酒一樣。 我絕對尊重她的信仰,不會在她面前吃豬肉、喝酒等,但如何養育兒女,哪會只有一套方法呢?她所採用的高壓管治,有得也有失。孩子在其全方位的保護下,定不受煙酒影響,但孩子終有日要離開父母,走自己的路,那時候怎麼辦? 物極必反 倒不如引導批判思考 我認為凡事都有兩面,不能因為有人酗酒就說酒精害人。難道人們食糖致癡肥,我們又要禁糖嗎?我比較佛系,也比較中庸,一向認為物極必反,而且,每一個小朋友都不一樣,我們如何教育他正直、善良、守法,也不止一種方法。大家可以互相學習,互相提點,就很好了,始終我們可以控制的只有自己,小朋友就算是2、3歲也有其獨立的人格和靈魂! 世上有千千萬萬種事情可以擔心,借電影金句來說:「地球是很危險的,你快點回火星吧!」與其把孩子養在溫室內,倒不如讓孩子學懂批判式思考,讓他們知道一樣東西為什麼人人讚好?為什麼人人說它不好?就算人人都蜂擁去做某樣事情,他們也可以勇於不隨波逐流,這樣遠比他們被禁止做某個事情來得更人性化。更何况,犯了錯誤又如何呢?下回再為大家帶來德國的育兒記趣!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8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封城下的快樂生辰

大家好!上月中是華德的6歲生辰,德國小朋友慶生大多在家開派對,壽星戴上特製的皇冠,自備蛋糕大宴親朋,更要為參與派對的朋友準備小禮物作「回禮」,不選擇在家慶生的則會去特別的地方,例如主題遊樂場、小農莊、博物館等。以往華德也參加過在主題遊樂場舉行的生日派對,小朋友玩得可瘋了,但華德爸媽則要像牧羊犬般看管小羊們,比在家辦的派對累太多了,所以華德兄妹從未在外辦過生日會呢。這年又因疫情關係,不能開派對,華德爸媽唯有使出渾身解數來營造一個歡樂的生辰。 生日前夕,我不斷詢問華德的生日願望,以往他常說要汽車玩具,這年他卻要一對「閃燈鞋」,在封城狀態下真的是難倒我了,不過我們仍然前往百貨超市(封城下只有超市營業),在貨物匱乏的情况下,我們只找到幾對「閃燈鞋」,可惜都沒有華德的碼數。看着哥哥失望眼神,我指着另一對跑鞋,剛好有他的碼數,他試穿後在店內跑起來,我連忙說:「這樣哥哥又可以跑得快過我了!」他一掃之前的失望,表示希望要這對跑鞋!在旁的妹妹也嚷着要新跑鞋,但我說:「妹妹的生日還未到,下個月我們再來讓妹妹親自選禮物,這天妹妹表現非常有耐性,值得讚賞,我們去選個小禮物吧!」我們3人去玩具部,讓妹妹先預覽有什麼選擇,他們兄妹當然見一個愛一個,統統都想要,但華德媽板着臉表示,只能萬中選一啊。後來妹妹指着「袋鼠媽媽和寶寶」,許願說想在生日時收到它們,好吧!媽媽會轉告華德爸的呀。然後在小模型的架子讓妹妹選一個小禮物作為她今天表現良好的獎勵。 DIY無化學添加「泥膠」 滿載而歸的我們回家後,便着手製作生日皇冠,由選色、剪紙、畫圖、拼貼都讓孩子親自選擇,我們花了一整個下午來創作,然後孩子把皇冠放在牀頭櫃,期待生日來臨。在生日那天,華德爸早早起牀為孩子下廚煮pancake,實在給了孩子們一個驚喜,因為爸爸通常都不會早過孩子們起牀,也不做糕點類食品,所以壽星非常滿意這個生日禮物。然後我們前往爺爺奶奶家,他們和孩子一起製作窩夫,配上鮮水果、鮮忌廉和雪糕,大家享受了一個甜甜的生日下午茶。壽星在當晚入睡時不忘感歎一番,並開始為下一年的生日許願了! 由上年底開始,華德媽和兩兄妹天天留守家中,其實自從孩子們上幼稚園後,我就甚少跟他們做勞作了,製作生日皇冠時,我們便順便開展了「2021創意工程」。參考由幼稚園教師分享的秘技,才知原來許多幼稚園的教材都是DIY製作出來的。在疫情期間我們收過幾次來自幼師們的信件,她們向我們分享各個組別學習的技能。比如妹妹的組別較多玩泥膠,所以她的導師就分享一個泥膠製作方法:400克麵粉、200克鹽、40至50克沸水、3湯匙油、2湯匙檸檬汁,把材料攪拌成麵糰,若想染色可使用食用色素,這種「泥膠」無化學添加,放心讓孩子使用,只要用膠盒裝好,可以連續使用幾個月呢!而哥哥的組別會做小實驗,我們就收到在家用彩色朱古力豆圍成一圈,在中間注水製作彩虹光圈的實驗!希望這些點子為大家帶來新靈感。我十分享受跟孩子動手製作共同回憶的時光,下次再分享德國育兒的見聞,祝大家牛年如意!身體健康!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2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心態決勝負

各位新年平安!華德一家跟大家一樣都在日盼夜盼新冠疫苗的到來。而在2020年的12月底,德國16個州已收到配給,有秩序地為市民接種疫苗,首先是80歲以上的市民及醫務人員,所以各大大小小的安老院舍率先受惠,當中就有位104歲婆婆接種了疫苖。先保護最年長的市民,然後再分批惠及社會各個階層,我們一家都非常贊同。華德的爺爺奶奶分別71和75歲,所以他們預計3月左右就可以接種疫苗了,他們甚至已經在計劃夏天可以去一趟加拿大探望多年未見的親戚呢!而華德爸和我因為年紀不大,只能等到年底才能獲通知去打針,所以還是未能放鬆心情! 由最近我們的機場飛倫敦只需要1小時,所以我們對在英國傳出的變異病毒也到達德國並不感到意外,雖然官方說已追蹤及隔離該名患者,德國英國兩地的航班也在得知測試結果後立即停飛,但歐洲各國四通八達,相信也阻擋不住變種病毒的傳播了。話說回來,去年12月頭開始德國便進入封城狀態,感染人數每日新增2萬至3萬宗,在12月底時,總感染人數超過160萬人次,死亡人數過3萬人,但康復的人數也超過127萬人。早於封城令前,自12月頭起,我已安排華德兄妹留守家中,後來我們得知,他們就讀的幼稚園也相繼有兩宗新增個案,顯示我們所在的社區也開始失守了。 聖誕爺爺送上驚喜 往年人來人往的聖誕市集,今年只見北風蕭蕭的灰色街道,對於聖誕氣氛向來濃厚的德國來說,落差的確讓人心酸。不過沒有阻礙華德兄妹期待平安夜和聖誕節的心情,因為華德爺爺和奶奶早有準備,除了為兩兄妹準備每人一份降臨節倒數日曆(Adventskalender)朱古力之外,也為他們準備了依日子次序來拆開的小禮物和玩具,孩子們每天醒來,第一時間就叫醒父母並嚷着要拿下新一天的「門牌」呢! 以往在12月6日的當天,孩子們都會出動去聖誕市集找聖誕老人(德國的聖誕老人分為黑面和白面二人,為孩子論功行賞);這年就有幸有聖誕爺爺別出心栽地易服出現在兩兄妹面前,拿着本子訴說他們的好品行及可以改善的地方,在旁觀看的華德爸媽相當感動,爺爺奶奶都在盡全力給小朋友難忘的節日。想起剛剛過去的2020年,我很自然就唉聲嘆氣,對屋外的所有都充滿畏懼,由一開始對德國人大無畏的精神大感驚嚇,到現在我有另一番見解,「心態決勝負」,他們並非不怕,但不能因為這樣就放棄生活,在有限的情况下做好自己,就算宅在家中也能刻劃美好回憶呢!新一年,我們提起精神來,共勉之! (作者提供)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7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一顆核桃 吃貨妹妹變成狼

大家好。秋天來了,德國遍地都是橡果、榛子、栗子等,華德兄妹今年沒有加入以果仁換熊仔糖的行列,但妹妹卻捲入一場因果仁而起的小風波。 某天早上,我接到來自幼師娜娜的電話,訴說妹妹在幼稚園內的「狼女表現」。原來妹妹咬了同組的一個男孩,隔着衣服都把人家的前臂咬傷,留下一口牙印,實在令幼師們大吃一驚,她們說很久都沒有遇過像妹妹這樣兇猛的小朋友了。這通電話也令我非常吃驚,因為從未想過妹妹會在幼稚園咬人,明明我送她上學時她都愉快地跟我道別,轉頭就跟同組小朋友擁抱說「早晨」呢。 不合群小惡霸 爭食咬人幼師頭痕 幼師娜娜問我妹妹在家的情况。不諱言妹妹很強勢,甚至有種不可理喻的偏執,她要發脾氣的時候真的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擺出想把我推倒的架勢。娜娜說在組內,妹妹不願意合群,每每大家都脫了外套、換室內鞋時,她仍然穿著外套和室外鞋子;每每大家都洗手坐下等午飯時,妹妹仍在玩具堆流連忘返。娜娜向我傾訴,1個幼師要看8個小孩,真的無法追着妹妹幫她穿衣,所以她們帶妹妹都頗有壓力。 後來我問起這次妹妹跟小男孩在爭執什麼,娜娜說妹妹想搶人家的核桃!沒有問人家能不能給她,就是要搶,搶不過就咬了。我聽到哭笑不得,妹妹這個小吃貨為了一顆核桃竟然大起干戈!我接二連三的道歉,娜娜勸我好好的跟妹妹談談,切記不要打罵。說起「搶核桃」,我想起這陣子妹妹常常看到果仁就眼睛發亮的樣子,幼稚園內有幾顆榛子樹,所以妹妹常常拾獲不少「戰利品」,帶回家給我看時還沾沾自喜,可是當哥哥想拿她一顆時,她就像動物護食的反應般激烈。 帶食物返校 學習分享與詢問 一連幾天我變着法子,跟妹妹一起學習「分享」和「詢問」。比如我們到超市時,我問她要不要買些食物帶到她的小組裏分享?首天,她帶了一大包核桃回去,我囑咐她要分享給每位小朋友!接下來的幾天,有時她帶一點水果,有時帶一包餅乾。我天天都不厭其煩的告訴她,遇到想要的東西時不要搶,回來告訴媽媽,我們可以一起去蒐羅,好的東西我們可以帶回小組給她的朋友。 後來的日子似乎都相當太平,可是妹妹依舊不太合群,或者不服從指示。不過我暫時不太認為這是個問題,也許她就是個有主見的姑娘呢?不過以免她變得過分偏執,我還是會慢慢解釋合作的重要,成果留待下次見家長時,看看娜娜的評語自有分曉。各位下次再會!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0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騎單車摔倒 出遊樂極生悲

大家好,2020年在不知不覺間已過了四分之三,抗疫路上我們由一開始的慌慌張張到現在已駕輕就熟,不得不說人們的適應力一直挺不錯的,大家都要繼續保持着逆境自強的信念。在第二波疫情的影響下,德國近日的新增感染數字都在2000至4700徘徊,政府在正值秋季假期之際極力呼籲民眾盡量不要旅遊。 無戴頭盔頭部着地 幸無恙 在9月中旬,華德媽的一班朋友組織了在河邊燒烤及戲水的活動,追着夏天的尾巴享受本年度最後的暖陽!我本來帶着兩兄妹高高興興地出遊,卻因為一時大意而樂極生悲。在前往河邊的路上,我騎着自行車摔倒了,而且是頭部着地,加上沒有戴單車專用的頭盔,令受傷的程度加劇,一時之間反應遲鈍也不能站起來。華德兄妹因為坐在小卡車上而沒有摔出來,但卻因為看到媽媽倒地而嚇壞了。幸而這天不少德國人都出遊,幾乎所有「車手」都停下來幫助我們,有對老夫婦主動安慰孩子,並給予一支水讓他們喝着定驚;有的途人把我掉落的手機和鞋子找回來;有的打電話給華德爸交代我們所在的位置。在那條河邊小徑上,人們沒有因為疫情而對傷者避之則吉,不少友善的途人更等到救護車和警察到場並提供資訊才離開,我又感動又慚愧,不斷向他們道謝。而華德爸也在接到電話後的15分鐘風馳電掣地趕到,並接走兩兄妹到兒童醫院做檢查,而我則交由救護人員治理。 向子女道歉 叮囑做足安全措施 由出事到送院,我的意識都是清醒的,所以醫生最後沒有讓我做腦掃描,他按了我身體不同部位,確定沒有內出血,就讓護士給我處理手腳上的擦傷,然後簡單交代冷敷和熱敷的做法,叮囑我若突然感到不適可以再來醫院,然後華德爸來接我回家了。事後的一星期,我都像國寶大熊貓一樣頂着黑眼圈出沒,我也拍了不少照片,作警惕之用。我深深知道做足安全措施的重要,意外是難以預料的,但我若有佩戴頭盔,並不致於傷到頭部。而所幸當時我不在公路上,也沒有以高速行駛,所以這是不幸之中的大幸,經歷過單車事故後,我當晚和孩子一起談談他們當時的感受,女兒由看到我倒地就一直在哭,直至到醫院接我時也一直哭,她說她害怕看着媽媽離去;哥哥則非常冷靜,能夠理解媽媽受傷,然後他要找爸爸來幫忙。後來,我向他們道歉,因為媽媽的疏忽和大意,當日的出遊泡湯了,而且也把他們嚇壞了。最後,我深深地表示以後我們都必須在騎單車時戴上頭盔,做足安全措施,華德兄妹都異口同聲地說沒問題,我抱着他們,實在有種劫後餘生的覺悟。 不得不說,我非常慚愧,因為我意識到自己以往的僥倖心態,我向小朋友坦誠以往媽媽做得不對,讓他們也跟我以後做個安全駕駛者。這次的經歷提醒了我要保持警覺,防疫工作不要鬆懈,謹此希望大家都要平平安安啊!下次再會。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6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參加婚禮如賭命

  承上篇文章所提及的「小學開學準備」,華德哥哥已在9月份做過體檢,由醫生評估他的身體狀况及心理發展,看看他在各方面是否達標,能夠應付小學教育,結果醫生指華德的畫功有待改善,從畫畫的小練習看出華德的手指並未能好好控制筆觸,所以華德媽在未來的幾個月要多多跟兒子揸筆畫畫了。 自8月份開學以來,我們所在的地區有幸一切如常運作,暫時沒受到第二波疫情波及,不少朋友開始聚會,我們也有出席過婚宴。在疫情剛開始的時候,結婚的新人大多取消婚宴,在市政府註冊婚姻關係時也不能讓來賓見證;時隔多月,人們習慣了戴口罩、勤消毒和保持距離,這個時候結婚的新人可以在雙方家長陪同下在市政府註冊。最近我們出席一個土耳其裔朋友的婚禮,他們說土耳其的習俗一定會大宴親朋,保守估計會超過500名來賓,可是在疫情影響下,一對新人只邀請了120人,華德一家就只能派出華德爸媽出席。 賓客、酒店防疫措施鬆懈 由於華德爸跟新郎非常友好,我們一早就來到他家準備一起迎親,在場大約有20多名朋友,沒有人戴着口罩,也沒有人保持距離。一輪歌舞後,大家各自在車輛上掛上絲帶,就隨着新郎的車子前往接新娘,中途大家都不斷響咹,沿途大吵大鬧,不過德國人都習以為常,結婚的日子就是可以在迎親的路上「公告天下」。德國還有另一個習俗,就是當新娘子上了花車後,其親友就會封路,若新郎的親友要通過時就要付「路費」,這天新郎爸爸付了300歐元呢! 晚上的酒席設於一間酒店內,凡進入酒店範圍的人都必須戴上口罩,所有人都照做了,但入座後所有人又即時摘掉,去自助餐區域時才會主動戴上口罩。我不知道這間酒店是否比較放鬆,根本沒有員工負責量體溫,也沒有因疫情而調節上菜的模式。雖然我以往常常誇讚德國人嚴謹,但在細節地方例如婚禮賓客行為上,以及酒店的營運安排上,我都比較失望,感覺來參加婚禮就是以生命在賭博一樣。 德國疫苗最快或年底推出 幸好在9月中,德國衛生部長開了記者會交代疫苗研發進程,並表示疫苗研發至第三階段,這輪臨牀測試完成後,最快在年底或明年初就可以推出市場,德國的研發速度或許不及中國和俄羅斯,聞說這兩個國家已大規模試驗;德國的衛生部門則強調不能因疫情而把規管更改,三輪臨牀測試缺一不可,所以德國的疫苗雖不是最快推出,但必定符合醫學安全,所以在德的朋友仍需耐心等候,前提是不要在疫苗推出市場前感染呢!希望大家都繼續平平安安,共勉之!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2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知識渴求融入德國生活

各位好嗎?華德媽留意香港的新聞,學校受疫情影響,就算開學了也未能面授,同學們不能一同學習,教師也只能對空氣講課。這的確很難適應,但大家也只能盡量配合。換個角度來看,也許這也是一個反思「學習」的時機,究竟傳統的學習模式是否不能取代?學校又是為着什麼而存在的呢? 學習應源自知識渴求 不少如華德媽已為人父母者,以往都一直受填鴨教育薰陶,大概都習慣了在學校聽書、回家做功課的學習模式。華德媽在新界某中學讀書時,偶然遇到一位曾經在港島名校任教的老師,他對我和同班同學說:「以往都是他坐着,由學生一個一個的去他身邊提問,他解答;現在來到這學校,同學只是木訥地等着他講課,兩種學習文化大不相同。」這番說話帶給我一番啟發,學習應源自學生對知識的渴求,而非為完成功課或考試而被迫由早到晚坐在課室裏被動地接收信息。來到德國生活後,這類的學習更是融入生活當中:火車上閱讀報刊、飯後的問答遊戲或其他富深度的電視節目等,居德6年的我漸漸明白到,德國人之所以看似高傲和嚴謹,某程度上源自他們對知識的追求和批判。 1984年華德爸的「文具甜筒」(作者提供) 開學「文具甜筒」 送給小一學生 雖然這類學習文化強調自主,但任由小朋友自主就容易走偏了,試問哪個小朋友不想純玩樂呢?大概只有幼稚園能讓小朋友無功課地在遊戲中學習了。我們家的華德哥哥來年就會入讀小學,要正式開始跟隨導師學習不同科目的知識,每次問他來年入小學有什麼感受,他都表現得非常期待。其實由一年前開始,爺爺奶奶就會引以為傲的對華德說「大個仔了」、「來年入小學」等說話,日子有功,令到哥哥也非常期待成為一個小學生。 剛剛過了的8月中是德國的開學日,在那天的小一學生,都會拿着一個大雪糕筒形狀的開學甜筒(schultüte),裏面放了文具、筆袋、糖果等,通常由父母親自準備,送給初初入學的小朋友。較早前的文章我也分享過德國社會已於6月頭全面復蘇,大家戴口罩和保持距離,生活如常。考慮到哥哥來年就入學了,我們接下來也要去不同小學參觀一下,為他準備一個美滿的開學日。下次再會!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8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公園戴口罩 被當成異類

聽說香港疫情出現第3波,一系列的特別措施也相應實施。雖然會引起生活的不便,但總好過爆發更大規模的感染! (作者提供) 在德國,至今已有近20萬人感染新冠肺炎,近9000人去世。本來德國已在5月解封讓民眾回復正常生活,市民更可以在歐盟境內自由穿梭;不過好景不常,德國也於6月爆發更大規模社區感染,部分個案在一所大型肉類加工廠內傳出,所以有幾個城鎮在6月底都要重新強制隔離,所有娛樂場所不能營業,餐廳不能提供堂食,幼稚園也要提早放暑假了。 「呼吸困難比新冠傷身」? 華德一家所在的城鎮幸好未受波及,不過幼稚園已經一早規劃好7月會放暑假,所以華德兄妹也重回在家隔離的時光。我認為任何防疫措施都需要人們的自動自覺,減少外出、出外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等,真的沒必要每星期約朋友聚餐呢。雖然德國人已接納「戴口罩來防護」,但在公園和遊樂設施則非常少見戴口罩的小朋友,有時候我和兩兄妹成為了少數戴着口罩跟陽光玩遊戲的異類。有一次,有個相熟的母親更質問我,在公園內為何要戴口罩,小朋友也許會呼吸困難,比新冠肺炎更危害身體呢! 「質問」形成社會壓力 我發現這種「質問」無疑是一種社會壓力,當大多數人鬆懈,你卻嚴謹防守,別人就會視你為異類。雖然我沒辦法說服她跟我一樣,有時候大家各持己見只是無謂的爭吵,所以我們寧願做回自己,也尊重別人的選擇好了。在香港則是大家都在戴口罩,不少人也會因為這種社會壓力而跟着做,所以香港的防疫由始至終都做得很好,因為香港人不像德國人民這般強調個人主義,反而在抗疫路上更能上下一心,配合政府防疫! 在放暑假期間,爺爺奶奶也沒有隨着歐盟國界解封而四處周遊列國,反而想天天跟華德兄妹遊玩。他們送了兩輛兒童單車給兩兄妹,並興致勃勃傳授學車心得,天天帶着兩兄妹在公園的長跑道上奔馳。似乎對兩兄妹來說,他們有更多跟爺爺奶奶相處的時光和記憶,天天都是美好的一天。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3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培養孩子自主學習

大家好嗎?經歷了5個多月的抗疫時光,世界各地開始逐漸恢復運作,德國也在6月中開始解除大部分限制,讓國人在歐盟境內旅遊呢!自6月2日起,華德兄妹也開始重回幼稚園,每天早上9時至下午3時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在遊戲中學習,繼續享受沒有功課的學前教育。而華德媽也呼了一口大氣,終於等到獨處的時間,可以好好整理課業,希望還能追得上大學的課程。 (作者提供) 學一技之長 行行出狀元 華德媽知道在香港有許多任職教師的朋友,在過去的多個月裏紛紛使用網上教學,盡力鞭策學生不要落後。在德國的學校則沒有這種氛圍,大家似乎都不擔心課業追不上的問題。我在德國平時也會當英語家教,但這兒沒有「補習天王」或者林立的補習社,這歸功於德國教育制度可以很早把學生分流,把想「上大學」的和「學一技之長」的人提早送往不同的地方,「行行出狀元」更是常態!我的3個學生有資質好又用功的,也有資質平平又懶惰的,唯一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是被媽媽「踢」來補課。在我看來,德國的社會風氣和教育方式都特別強調「自主」,但這世代的孩子有太多物質生活和娛樂,在火車上也比較難找到看書的年輕人了,所以有時候家長給予少許壓力也是無可厚非的。 (作者提供) 兄妹一起分擔家務 華德兄妹雖然還在享受童年,但我已開始培養他們的「自主」。在這幾個月裏,我們重點學習做家務!他們可以不玩耍、不畫畫,但每天都要跟我一起分擔家務:早上到花園澆水及觀察自己的士多啤梨生長狀况;中午可以跟我在廚房一起準備午餐;學習把衣服以顏色分類才放進洗衣機、晾衣服及摺衣服等!因為天天都跟媽媽做相同的事,兩兄妹的成就感特別大,感覺自己成長了,可以當大人了,所以他們敢於提出自己的意見,而且無道理下都會力爭到底。有時候我會哭笑不得。但是,我慶幸他們都喜歡待在家,喜歡參與家務,我認為讓孩子學習自理,是家長的重點培育項目之一,希望他們可將這份自理能力發揮在生活其他範疇。下次再為大家帶來其他德國育兒見聞!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9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再次踏足遊樂場

大家好!踏入初夏的德國已不斷放寬防疫政策,在4月底宣布重新開放公園休憩設施,以及容許商店有限度提供服務等。在電視轉播的政客會議上,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一句「任何人都不滿足於虛假的安全感」重擊人心,也是一個政治領袖的模範,默克爾為首的德國政府無疑在這場抗疫重任裏擔當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傳遞有根有據的消息和有效的措施,在人云亦云的恐慌裏形成國人心中的浮木,齊心協力共渡難關。 德國放寬防疫政策 其實,就算默克爾不公開表明放寬抗疫政策,德國人都坐不住了,曼海姆大學的調查數據分析指出,德國人正偷偷地增加社交活動。3月底時,只有30%的受訪者表示在過去7天內至少與朋友或熟人聚會過一次。而現在這一比例增加到60%左右。所以我真心欣賞默克爾政府,坐不住的人心你如何禁呢?何不清清楚楚地表明立場,然後提出條件來滿足大家的需要呢?在醫療用品供應充足以及感染率受控的情况下,人們可以循序漸進地出外活動了!最漂亮的一句就是:「一旦在局部地區出現新增病例高發的趨勢,當局就必須在當地採取果斷措施,包括重新執行4月20日之前的嚴格防疫措施。」 由恥笑戴口罩到全民戴口罩 華德一家在事隔兩個多月後再次踏入公園的遊樂場,眼見普遍家長都比較審慎,沒有約其他家長一起聚集,都是以一個家庭為單位,在公園的草地裏佈置自己的小角落,若見到一個滑梯開始出現人龍,不少家長都會出聲叫自己的小孩跟前面保持距離,或是到別的遊樂設施去。經歷了這場疫症大流行,德國人已由開頭恥笑戴口罩的亞洲文化,演變成傾向全民戴口罩。到了5月,我們第一次出去快餐店買小吃時,看見商店門口都張貼告示「必須戴上口罩」。 (作者提供) 對於幼稚園復課的議題,德國政府還沒有相關公告,因為小孩子對於「保持距離」實在沒多大概念,在局勢未明朗之際,我們還需耐心等候。但若父母二人都需要在食物生產線、醫療體系、交通運輸等公共服務工作的,市政府的家庭中心仍會為他們提供託兒服務。以我所知,在華德兄妹就讀的幼兒中心,仍會編排人手每天託管5至6個小孩。停課期間,每個月我們都會收到來自幼稚園的兩封信,導師們寫信來表達思念,鼓勵華德兄妹要耐心等候,有時候會附帶一張食譜和歌譜等,讓在家的我們可以多一個家庭活動的點子!很可惜的是,妹妹的導師們實在太有藝術感,她們寫給妹妹的粉紅色卡紙引起了哥哥的嫉妒,在家引起一場「腥風血雨」呢…… 希望各位安好,下次再見!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5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