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你是一個怎樣的老師

十多年求學生涯中,一定遇過不同類型的老師,你可能有幸遇過替你在迷惘中開竅的老師,但不是人人都這樣幸運。在Netflix看到一套印度片The Sky Is Pink,女主角念小學時被美術老師罰企,原因是她把天空畫成粉紅色。老師認為天應是藍色,把天空畫成粉紅色是惡作劇、不合常理。女主角的媽媽安慰她說:人人頭上都有自己的一片天。對一個6、7歲的小女孩來說,未必聽得懂媽媽的含意,小心靈一定感到委屈。小孩子有自己心靈的天地,也許她幻想粉紅色的美麗世界,也許她曾在夢中見過粉紅色的晚霞,因粉紅色的天空而要學生在課室門外罰企,絕對不是一個好老師所為。 把天空畫成粉紅色被罰企 王師奶讀小學五年級時,美術老師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女士,她在桌上擺了一個花瓶,花瓶裏插上4、5株玫瑰花,叫同學們寫生。王師奶那幅「傑作」不堪一提,被評為丁級,還被選為反面教材。最後,老師把畫得最好的拿出來展覽,她說:「寫生一定要神似,愈似的分數愈高。」老師的話當然是對的,小婦人雖然得了丁級兼被示眾,也心服口服,鬼叫自己把花瓶畫成湯碗,玫瑰花又頭耷耷。 用想像力畫畫 不要畫得這麽似 六年級時換了一位30多歲的阿sir,他上美術課時也是寫生,在果盤中放幾個蘋果和橙,跟着在黑板貼上一張畫紙,用水彩調色,兩三分鐘已把蘋果和橙畫得栩栩如生,同學們還來不及驚歎,老師卻說:「不要學我畫得這麽似,用想像力畫你們自己的。」王師奶不停的畫畫畫,不知畫什麼鬼畫符,竟獲得終身難忘的寫生高分乙+。這位老師講出他評分理據,也說出他對繪畫見解。他說繪畫的境界不在神似(要神似不如攝影喇!),而在形象之外的趣味,10歲以下要在畫中有童真,10歲以上要有想像。10歲是糢糊界線,僅是概念而已,這番理論對王師奶的啓發深刻得很。 兩位老師都對,寫生要酷似是理所當然的事;繪畫精髓在創意和想像也絕對認同。作為一個老師,視野要廣闊,不囿於成見,隨時代觀點移動而移動。假設自己是The Sky Is Pink片中的小女孩,她有很多理由想像到粉紅色的天空,卻不被成人接納,甚至被認為搗蛋,被罰、被羞辱。讀者諸君,你認為今時今日有無這樣的老師?老師們,你或你的同事或同業中有無這樣偏激的人? 儘管教育大學的入學水準已有所提高,儘管老師們的薪金已是全世界前列,我們期望的是有赤子之心的老師。2019年12月5日《明報》報道,浙江金華東陽市一間小學四年級的何老師,將部分未完成功課的學生罰企,拍下照片傳至手機家長群組,留言說:「這些不要臉的東西,家長也有責任,監管不到位!」也許這位何老師對學生們愛之深、責之切,原意是好的,但終究是缺乏赤子之心的愛與寬容。 王師奶對香港的老師仍有信心,請不要忘記你們從事教育的初心。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0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取消學校派位網

又是升中學生家長頭痕的日子。王師奶真係唔明白,啲教育官員鍾意將簡單事情複雜化,區區一個選校問題,將全港劃分十幾區,又批准選他區的兩間學校作為可自由選擇象徵。王師奶有個中學同學,知道王師奶對教育多多聲氣,在專欄鬧人鬧物,佢話對王師奶的觀點有時同意,有時不同意,但鬧啲牛鬼蛇神就同意的居多。如此說來,王師奶「中」懷大慰,意見不同是正常不過的事,若要人像我,除非兩個我。 教育圈中,牛鬼蛇神比目皆是,小婦人雖然敬重斯文,但軟骨的鬼魅確實不少。尤其是一些多讀幾年書,多看幾本書的所謂學者,善觀風勢,逢君之惡。一般市民懾於他們學者身分,誤以為他們的意見就是灼見,粗俗的說一句,拖垮香港教育就是這些有學而無品的人。 將學校派位劃區而分已有數十年歷史,當初提議分區派位的官員可能是好意,不想學生舟車勞頓;也可能是盲目照抄外國。外國分區派位有地理原因,由一個鎮到另一個鎮確實需時,於是限制有其必要。香港彈丸之地,柴灣到香港仔,上水到尖沙嘴亦不多於45分鐘車程,強制劃分說來牽强。 香港交通發達 升中分區無意義 一法立,一弊生,家長們會覺得被剝奪了選擇的自由。就算官員們解說分區派位制度有多完美,多體貼,那為什麼直資學校又不受限制?難道讓直資學校學生自生自滅,不用關心,不用體貼?講起直資的特殊優待,王師奶就好勞氣,小婦人不是對直資有偏見,事實有些直資辦出了初心,也辦出了解除資助的桎梏達至錦上添花的目的。王師奶不反對有錢人餐餐魚翅撈飯,朝朝龍蝦做早餐,但不能有錢人可以白飯任添,普通人家就只限半件叉燒半碗飯。直資可以招收任何區域學生,從旺角收到沙頭角,從淺水灣收到筲箕灣;資助學校劃地為牢,話之你屋邨老化,全邨居民都是阿公阿婆,適齡兒童寥寥可數,學校不准網外招生,你話嘞,呢啲學校點生存?仲有攞命的一招,直資隨時可收生,一月又得,四月又得,寅時又得,卯時又得,資助學校無呢支歌仔唱。至於教學語言更是離晒大譜,資助開英語班有條件,直資無條件限制,鍾意開幾多班都得。 直資弊制唔敢改 芬蘭考察有乜用? 小婦人真係唔想再講,立法會教育小組派人去芬蘭考察,有鬼用咩,得過睇字,邊個教育局長咁有guts去改革?局長任期5年,好快就過,只求唔好有大事發生,無災無難到公卿。王師奶讀古人文章,覺得古人留下好多吹水名句,如「江山代有才人出」,回歸祖國23年,歷4代特首,才人何在?唉!「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楊局長,諗下取消派位網吖,勿以善小而不為。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9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再談校長風骨

談校長風骨好似係好縹緲的事,王師奶心目中,好校長標準不敢奢望包括風骨在內。翻聽商台《光明頂》節目,陶傑先生評論沙田培基小學因一張工作紙,引致校長要向公眾道歉的事件。呢輪教師頭頭碰着黑,連帶校長都成身蟻。事緣一名英文教師在一張小二英文工作紙,描述美國黃石公園河水清澈,人民亦善待河流;相比中國某些河流骯髒,人民將垃圾和污水倒入河中。內容遭網民放上facebook,投訴教師「別有用心」、「圖為學生洗腦」,要求校方嚴懲。未寫下去前,要先為培基小學的英文程度喝彩,也為涉事的英文科教師鼓掌,一間普通的資助小學,二年級學生的工作紙程度如許,難得之至。 工作紙唱衰中國還是講事實? 王師奶成日給老爹耳提面命,千祈唔好牽涉政治話題,否則唔死一身潺。父命難違,小婦人下筆如履薄冰,即如本文,絕對與政治無關。重點是,那名英語教師寫的是否事實?美國黃石國家公園河水清澈,王師奶親眼所睹,可以作證;至於我們中國某些河流污染也是事實,官方好多調查亦有報道,這證明工作紙的內容都是事實。祖國幅員廣大,人口14億,二戰後一窮二白,百廢待舉,數十年間,將中國變成現代化國家,世界第二經濟體,得來不易。不能否認,我們仍有進步空間,需要的是信心,不是玻璃心。比較河流的清潔程度,與洗腦何關? 回頭說培基小學本身,它發聲明指涉事教師一時疏忽引起誤會,又說校方對工作紙引起爭議深表遺憾,稱已嚴肅跟進事件,與涉事教師了解事情始末後,知悉教師沒有政治取向,只因一時疏忽引起誤會,深感抱歉。校方表示,日後會加強審視教材,並會重新派工作紙予學生,强化正向教育。相信培基小學黃清江校長是教育有心人,也是一位有經驗的校長,他想迅速將事件撲滅於萌芽之時,於是又遺憾又道歉。 內容真確 何須道歉? 王師奶明白黃校長用心,怕人投訴,不想事情擴大。不過黃校長,接到投訴要分析,不是有人投訴就害怕、豎白旗、跪低。小婦人為那個英文科教師呼冤,工作紙內容真確,何疏忽之有?你又了解過該教師並無政治取向,那就更有責任維護其專業和尊嚴。你只需解釋該工作紙的真實和原意,毋須道歉和遺憾。小婦人早幾期寫過〈校長的身教〉,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委員方奕展先生談及「校長的風骨」,小婦人認為黃清江校長,這正是你展示風骨的時候。第一、你有責任保護你沒有做錯的員工,顯示你是一個有擔當的領袖;第二、你應理直氣壯面對無理的投訴。你說必須讓學生以持平客觀的態度分析問題和討論解決辦法,態度絕對正確。如果學生群中,有人親眼看過黃石公園的清澈河水,也親眼見過骯髒的深圳河,你怎能令他覺得你持平?你說會重發工作紙,強化學生正向教育,難道新的工作紙說黃石公園的河水滿是垃圾,中國的河流清澈見底,如此就是正向? 王師奶知道校長難做,一個有風骨的校長難尋。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8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教師是專業嗎?

王師奶敬重斯文,對教師和校長這群前線教育工作者敬禮有加,近來教師們頻頻受到一些「盲毛」糟質,總是心有不忍。以前有兩句好流行的話:一句係「好仔唔當兵」,另一句係「唔窮唔教學」。時移世易,呢兩句話應該out咗,保家衛國,大丈夫當如是;唔窮唔教學在香港唔啱聽,教育大學畢業,如果有人請你,二萬幾蚊start。勤勤懇懇,無災無難,教多幾年,月薪五六萬定過抬炸彈。年前有教師薪金調查,香港教師薪金全球最高。萬一唔好彩升做校長,十幾萬月薪,更加埋什麼公積金、強積金,英國首相約翰遜都唔夠你咁多人工。 王師奶開心教師們待遇好,生活安定,專心傳道授業。但當社會動盪,要搵人孭鑊,要搵代罪羔羊,教師絕對是好對象,打又唔打得,得把口。一時話你唔識教歷史,專挖中國的瘡疤;一時又嫌你教通識太通透,搞到班馬騮無孔不入,摷完六四摷六七。立法會議員睇你唔順眼,教師就係社會罪人。 順住啲教育官員吩咐,只要事事yes,保證什麼學校議會主席有得你做…. 以前有事教師全部孭起,好少拉埋校長落水,因為做得校長,一定經過江湖歷練,識得避重就輕。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校監只需接受3個鐘頭特訓就可以擔任,佢識得乜吖,一切任憑校長做點紅點綠的交通燈;對外就更易喇,順住啲教育官員吩咐,只要事事yes,保證什麼學校議會主席有得你做,局長一定讚你專業判斷水準高。十步之內,必有芳草,小婦人剛才舉例只是校長中的「臭草」而已,講真話,芳草與臭草之比,1比10喇! 自稱專業教育組織? 有人話王師奶鬧人唔使本,由李國章、羅范椒芬鬧到孫明揚、吳克儉、楊潤雄。講這些話的人都不了解王師奶,王師奶知道做官的也有很多掣肘,唔係想點就點。李國章最霸氣,最當機立斷,於是成也霸氣,敗也霸氣;羅范是教育有心人,可是心頭太高,想一天把羅馬建成,欲速不達;孫明揚最好商量,一切順水推舟,於是無風無浪,無破壞,無建設,成了隔夜油炸鬼;吳克儉鄉愿一名,無端黃袍加身,做了教育局長,小婦人對他最寬容,人人都鬧他「唔得掂」時,小婦人只對他「我見猶憐」,5年來他最唔掂時亦從未稱呼他「唔得掂」;王師奶對楊潤雄局長從未重言一句,只𤷪𤺧他太慎重,慎重到優柔寡斷,時時有急驚風遇着慢郎中的感覺。對楊局長,小婦人仍有期望,他對話誠懇,不浮誇,始終是耶穌會門下弟子。 但穩重的楊局長都令王師奶失望,也令所有教師失望。他和葉建源隔空「駁火」,竟說「有團體自稱專業教育組織」,相嗌唔好口,你明指教協是自稱專業組織,自稱即是說名不副實,是冒牌,是A貨,則它名下數萬會員都不是專業,是虛有其名。但王師奶好多時都聽到教育局長包括楊局長,常說信任校長和教師的專業精神,何以一下子被貶到「自稱」?教育大學專訓練教師,王師奶好想知道教育大學的畢業生是不是專業人才?教協45周年會慶,林鄭特首擔任主禮嘉賓,難道特首竟會為一「自稱」專業組織主禮? 楊局長,您傷透好多教師的心,也辜負了王師奶對您的期望。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7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不要歧視「毅進仔」

逆權運動,警察和市民成對立面,動手兼動口,有警察叫市民做曱甴,有市民叫警察做「毅進仔」。相嗌唔好口,嗌得性起,乜嘢都噏得出,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鋒利無比,刺入心,痛過黃蜂尾上針。鬧人哋曱甴、木虱、老鼠、蝗蟲,王師奶無乜感覺,但聽到有人鬧警察是「毅進仔」,小婦人就好有反應。當然明白「毅進仔」的含義,意指讀書唔叻,考試唔及格。考完DSE,入唔到公立大學,連副學士都唔收,最多只能讀毅進,講句最刺人的話,即係話毅進仔係籮底橙。 王師奶雖然只是牛頭角一匹婦,但評價別人有自己一套標準,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如果開口埋口鬧人曱甴、過街老鼠,則其人必是與曱甴、老鼠同類,甚或自己是跛腳曱甴、黐線老鼠之類。有些家長教仔,開口就鬧「衰仔」、「死仔」、「陀衰家」,跟着XYZ一輪粗口,這樣教仔只有反效果,瞌埋雙眼都可以想像這個家長的猥瑣形象。 順便講一個爛gag博各位讀者一笑,這是小婦人耳所聞,目所睹:油麻地果欄對面,有一樓梯底鐘表店,兩父子口角,父親約60歲,兒子約30,父親大聲鬧兒子:「衰仔,正畜生。」兒子反應一流,大聲反駁:「係呀,畜生生畜生。」這樣精警的對罵,小婦人不禁啞然失笑。足證罵人曱甴、老鼠、木虱者亦一丘之貉,罵人者慎之。 畸形教育制度下的犧牲者 點解嘲笑警察是「毅進仔」令王師奶反應咁大,主因是王師奶愛護年輕人。其實「毅進仔」亦是可憐人,是不良教育制度下的副產品,是執政者做日和尚敲日鐘的過日辰態度,把他們趕入窮巷。公立大學入唔到,副學士和自資院校無錢讀,毅進是末路中的唯一出路,唉!讀完毅進無人請,如果身高體格掂嘅,考警察未嘗不是一條出路,起薪2萬多,比一般大學畢業生起步還高。警察工作服務社會,受人敬重,只要入了職,繼續進修,工作表現良好,警長、督察都有機會擢升。王師奶相信大部分毅進學歷入職的警察都是好青年,所以用「毅進仔」譏諷前線警察是不公平,也不道德。 小婦人不敢談政治,也不妄論誰是誰非,只從教育角度及愛護年輕人的赤子之心出發。在香港這畸形教育巨輪碾壓下,年輕人從幼稚園、小學、中學,以至徘徊大學門牆之外,經歷的痛苦實不足為外人道,與這痛苦過程同行的是父母愛子女之心。沒有父母不想兒女成龍成鳳,沒有父母想自己兒女被摒棄大學門外,在困獸籠中成「毅進仔」。學習的過程像一場馬拉松賽跑,有領先,有落後,有跌倒,有爬起;有起步領先在中途落後,有起步落後而在終點獨佔鰲頭。這只是學習的馬拉松,人生的馬拉松就更變幻了,參加馬拉松的選手都是好青年,都曾立志跑好這場賽事,都是值得尊敬的選手,為什麼演變到彼此以曱甴、「毅進仔」這些低級而傷害人的言詞傷害對方? 不要歧視「毅進仔」,他們也是畸形教育制度下的可憐人(應該說「犧牲者」)。香港政府坐擁過萬億儲備,為什麼不多增大學學位,讓好青年不去做「毅進仔」?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6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千祈唔好畀仔女做教師

士各有志,兒女考完DSE就會諗大學選科,王師奶認為做父母應尊重兒女選擇,因為命是他們自己的,前途也是他們自己的,父母可在旁提供資料給他們參考,不可給他們壓力順從父母意見。小婦人不是得把口,B仔選什麼系任他自己作主,大學設立得什麼系一定認為社會需要這樣的人才,有需要就有出路。C女今年要DSE了,王師奶前天忍不住「認真」地向她提意見,希望她不要選擇做教師。這似乎有點出爾反爾,又話尊重兒女選擇,現在又干涉?「干涉」是講得誇張些,只是加重語氣而已,最終由她自行決定。 王師奶講過,當社會把一切問題入教育數,社會已不理性,首當其衝的一定是教師。學生對國家歸屬感淡薄,就話教師唔識教歷史,無法引導學生從歷史產生國家自豪感,以身為中國人為榮;學校不把中史列為必修科,也是罪狀之一。王師奶講過N次,歷史與愛國無關,二千多年來,中國歷史值得稱道的歲月少,不堪聞問的日子多;除了詩詞,文學篇章和美麗河山外,無一足取。當逆權運動進行時,一些知名的「盲毛」話大學要加強德育訓練,大學生之所以參加示威,是由於大學缺乏德育云云。通識科更是眾矢之的,話教材異端爭鳴,要統一「修理」;一時話通識教師妖言誤導,一時又話信賴教師的專業判斷,總之,龍門任官搬,千錯萬錯,都是教師錯。唉!通識唔係教師自己要教,係以前的教統局長勒令推行,如果通識咁戕害青年學子,叫仍在行政會議的李國章和羅范椒芬找數喇。 蔣麗芸建議課室裝閉路電視 有點離題了,點解王師奶唔想C女做教師,有遠因和近因:遠因是文革影響,紅衛兵多是學生,學生平時被教師管得嚴,於是趁機鬥倒老師,不論小學、中學教師和大學教授,都被鬥到七彩,著名學者季羨林就是人辦,他的《牛棚雜憶》真是一字一淚。近因是蔣麗芸議員建議教育局提供資助,每間學校在課室增設閉路電視,「讓校方管理層更能有效監管………」。聽到蔣議員的建議,王師奶聞到文革氣味要吹入學校。在課室增設閉路電視,不單踐踏教師尊嚴,也為學校製造白色恐怖。蔣麗芸可能有「無心之得」,不經意中製造了學校的分裂,將教師和管理層站於對立面,一間本來和衷共濟,氣氛和洽的黌宮學府變成鈎心鬥角、你虞我詐場所。誰是校方管理層?誰負責監管?校長和副校長終日做竊聽者,監視每一個正在上課的教師一舉一動,一言一語?唉!這算是學校還是監倉?教師是什麼角色?上受校長竊聽,下受學生舉報,尊嚴何在? 如果有教師支持警察罵人曱甴,過度使用武力,同樣犯了判斷的偏差,負責監管的校方管理層又如何處理? 王師奶當然不贊成教師將自己的政見灌輸給學生,煽動學生堵路、縱火、非法集會,這是不道德的,同時也相信在接近十萬的教師群中,只佔極少數會如此。教師的責任是將事實鋪陳,以持平和不偏不倚的態度引領學生思考。如果有教師支持警察罵人曱甴,過度使用武力,同樣犯了判斷的偏差,負責監管的校方管理層又如何處理? 秀才遇着兵,有理說不清,今時今日,教師是高危行業,動輒得咎。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奉勸家長們,加多兩錢肉緊,叫仔女唔好去教書。據教育局表示,已收到超過100宗投訴教師案件,有30宗正考慮懲處,驚未?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5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幾時會有芬蘭教育考察報告?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在9月8至14日訪問芬蘭,了解芬蘭教育制度,希望幫助本地學生愉快學習。當舉世都推崇芬蘭教育成功之際,考察團倘能學得一鱗半爪,對香港教育而言,是無量功德,因此小婦人十分期待。考察團全都是立法會議員,小婦人無心記住團員名字,只知由上屆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葉建源帶隊率領。 公帑外訪「愉快學習」 好醜須交代 王師奶曾寫〈但願不是去芬蘭旅行〉一文,希望他們不要學吳克儉,借考察為名,旅遊為實。吳克儉可說是最勤力到海外考察的教育局長,但他在國外考察所得、所見所聞,完全鎖埋在私人腦袋裏,不曾向市民甚至教育界透露過片言隻語。現今他下崗了,他任內數十次的外訪,所用的公帑完全白費,甚至可說是浪費。小婦人曾不下十數次向吳前局長進言,請他做筆記,記下值得借鑑的政策,或應避免走的冤枉路。可能局長認為婦人之言不足聽,或可能局長外遊志在縱情山水,鳥語花香,其他事,管他娘! 吳克儉已是歷史,不提也罷,但不提不提還須提,王師奶對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好有期望,但又恐怕委員們因吳克儉的反面教材在前,好嘅學唔到,衰嘢學到加零一,所以千吩萬咐(言重了,應改吩咐二字為乞求)記得寫筆記,既然有所為而去,一定有所得而回,是好是醜,向香港市民交代。今次重點是去芬蘭學「愉快學習」,不要小看這區區四個字,要實現難過跛腳佬上黄山。王師奶讀中二時就聽過「愉快學習」這口號,寒窗苦讀見得多,頂多見到有些人讀得不甚苦,讀得好愉快的則未見過。如果芬蘭有秘笈,考察團切勿收埋牀下底。 籲輯錄見聞小冊子 讓港人借鏡 考察團已回來3個月了,這3個月正是香港多事之秋,立法會議員忙碌於眼前事自不待言,但一筆還一筆,決不能以逆權運動為藉口把芬蘭之行的見聞拋諸腦後。葉建源議員,好頭不如好尾,這是你被拉下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前最後的一項工作,相信你唔會咁無品側側膊算數。新任主席葉劉淑儀,芬蘭考察雖然同你無直接關係,但立法會的工作是延續的,你也有責任督促有關人等完成未完成的工作,不能讓上屆成員變作吳克儉2.0,欣賞完北歐風情後就變晒鵪鶉。 小婦人和一眾教育有心人,期待曾參加考察團的議員們,請你們將今次考察見聞,整理後輯錄成一份有系統的資料,印成小冊子好,放上電子平台又好,讓全港市民,包括教育界、家長,知道芬蘭呢粒教育鑽石係唔係值得學習、借鏡。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4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校長的身教

王師奶頭腦簡單,睇見一些名字大得令人肅然起敬的團體如什麼「全港家長聯合會」或「香港東區家長會」之類,以為一定甚有規模,也一定要經過正式向政府註冊。不知怎的,有些組織的主席在報章接受訪問,經常發表一些不甚高的高論,甚至歪論。小婦人開始追查這些團體的來龍去脈,這些所謂家長組織分兩類:一類是官方委任,另一類是民間的。官方委任的比較正式兼有規模,官方委任得你,即係你略有江湖地位,想保持江湖地位就要「聽話」、「識做」。民間組織無王管,大至三數十,小至三兩丁,甚至一個老爺一個兵。 「界外人」知唔知自己講緊乜? 以上寫了一大堆,看似與主題無關,事緣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主席湯修齊早前接受商台《政好星期天》的訪問,提出德育在大學的重要。吳克儉主理教育時期,湯先生和所謂「全港十八區家長會」之類之類的官方組織頻頻見報,盲撐TSA。湯先生對TSA所知有限,而「全港十八區家長會」的成員全屬吳克儉的點指兵兵,烏合之眾。尚幸牌面夠大,十八區家長噃,仲唔係全港贊成?後事如何,大家有目共睹,由TSA改名BCA。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與十八區家長會均沉寂了一段時期。 湯修齊先生雖非教育界,王師奶仍相信他是有心人,相信他有服務社會的熱忱。邀請界外人加入諮詢組織原是好事,因為可以讓組織擴闊視野,但讓界外人任領導之責就會引致方向的錯誤,甚至强不知以為知。湯先生講及德育的重要,認為反修例運動中,為數頗多大學生被捕是和德育教育不足有關。事涉政治,小婦人不想沾這潭污水,不表示意見。然而湯先生認為過去德育只依賴中小學、幼雅園,應該在大學延續,但又表示相信各大學都有做不同的德育教育,不過具體如何做、加強,則需集思廣益。這暴露了湯先生是門外漢,一方面說要加强大學的德育教育,一方面又說各大學已有不同的德育教育,唉!湯主席,你做了主席這麽多年,歷仕兩朝,究竟知唔知自己講緊乜嘢? 校長應有「風骨」即是什麽? 由於所有成員都是官方委任,代表性惹人質疑,最引起小婦人眼前一亮的是一位名叫方奕展的委員,提出校長的身教十分重要,包括與學生公開及私下相處的日常言行。他說大眾期望大學校長有風骨,「事件有危有機,要如何從危機中表現文人風骨?」王師奶同意身教重要:家長的身教、教師的身教、校長的身教都重要,因為這是榜樣,是一點一滴的潛移默化。方先生期望大學校長有風骨,在未為「風骨」下定義之前,難道中小學校長就不需要有「風骨」?方先生更進一步說從危機中表現「文人風骨」,小婦人才疏,要分辨「風骨」和「文人風骨」的定義真是費煞思量。以王師奶粗疏的見解,「風骨」應與品格高尚同義,「文人風骨」則在品格高尚之外應加上不媚俗,有氣節。例如不當政協、人大,也應是最起碼的要求,不為繁華易素心,也是應有之義。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3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局長 不要忘記這幾件「小事」

當一批「盲毛」將社會一切不如意事件都歸咎於教育的時候,社會已陷入不理性時刻,教育工作者更應冷靜面對。與此同時,教育界本身應堅守教育工作者本分,不可乘機「博亂」,在制度的罅隙找空檔,從內部蠶食,自毁長城。 香港人善忘 犯規的人善用拖字訣 逆權運動的5個月來,牽連不少大學生以至中學生,身為問責的教育龍頭,楊局長自然忙碌處理眼前大事,但王師奶想提醒局長,教育無小事。小婦人常記在心中的有「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這句訓言,猶記得過去一年,有幾件轟動教育界事件: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林麗棠老師墮樓事件;仁濟醫院董之英紀念中學虐打事件;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財政混亂事件。不單小婦人未忘懷,教育界好多人都未忘懷。 局長,這幾件都不是「小事」,都曾牽動香港每個市民的心,是足以影響香港教育的大事。只是香港人善忘,又或每日發生的新事物太多,犯規的人善用拖字訣,等香港人忘記他們的惡行;做官的又用同樣心態,讓事情不了了之。教育界的牛鬼蛇神積「小惡」為大惡,將教育界本來的清新風氣轉化為烏煙瘴氣。教育有心人討論香港教育前景時,開場白總是:「香港教育點搞吖?」 自設金鐘罩 最離譜是有特殊校董會 興德學校已成歷史,不提也罷。仁濟的董之英紀念中學,出事以來自設金鐘罩,與外界不通聲氣。最離譜的是有特殊校董會,不准家長、校友、教師校董參加,這已是公開秘密,拖了一大段時間,這不正常情况改善了沒有?作為辦學團體的仁濟醫院,你做了什麼?教育局官員,面對這樣不正常的法團校董會,切不可隻眼開、隻眼閉,讓一粒老鼠屎搞壞一鍋粥。 另一間是浸信會的沙呂小,雖然校長辭了職,校董會改了組,但留下應負最大責任的曾家石在校董會,這意味什麼?是向楊局長還拖,其潛台詞可能是:「我係唔走,同你玩到底,你奈我何乎?」局長,這不是「小惡」,是教育界的「惡少」,是古之高俅,今之法團校董會的衙內。香港辦學團體眾多,真心為教育工作盡心盡力的不少,但恃勢弄權的也不乏人。作為教育局長,真可讓這些惡棍胡作非為下去,令千瘡百孔的香港教育更千瘡、更百孔? 王師奶曾為文稱許過東華三院這辦學團體,自李東海小學林老師事件後,曾積極尋求改善管理方法,委託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研究改善管治制度。小婦人曾期望將研究結果公諸教育界,以收切磋之效。當時實牙實齒要堅決檢討的王賢誌主席已從林鄭特首手中接過勳章,但雷聲過後,似乎無了下文。 楊局長,上述學校事件曾引起社會人士關注,如何處理及善後工作應向社會作一交代,好讓社會人士清楚,教育界知道方向。再強調一次,徹底檢討法團校本條例,還辦學團體應有的權力和地位。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0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青春仍在 夢想須早

偶然在內地一個名為《非你莫屬》的求職電視節目中,聽到主持和一位應徵者的母親的對話,母親說了「青春仍在,夢想須早」八個字。這真是睿智之言,觸動了王師奶藏在心裏而又不知如何表達的思想,這確是一位開明而有遠見的母親。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小婦人大抵是同意的,誰不愛自己兒女?就在這一剎那,聯想起一些動物紀錄片,五六隻出生不久的雛鳥,齊齊張開小嘴等候母親餵食。雛鳥的期待,母鳥的辛勞,令人動容,誠如白居易所寫:「須臾十來往,猶恐巢中飢」,但天下之大,確也有「不是」的父母,這當然是極少數的少數。二千多年來,中國是一個封建社會,講究權威、輩分,遵從尊卑、長幼。宿命如此,無人可以擺脫,擺脫就是反叛。帝王時代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又一生大事的婚姻也是「父母之命」。父母的選擇當然是為兒女好,但他們的選擇是否正確就大有商榷餘地,他們自困於自己的思維。別的不談,就說教育。 勿强迫子女實現自己未完的夢 三歲小孩,尿片未甩,仍是一嚿飯時,如何安排他的起居生活,孩兒不知也不覺;到考入一年級,父母安排他念什麼學校,他也只得依從,父母想他入一間小學名校,為他日容易入英文中學鋪路,這都是父母的苦心,是「無不是」的父母愛兒女的安排。選擇中學當然也依從父母的意願,希望你入英文名校,來日好入大學,讀醫科、工程、金融、科技。王師奶認為入大學之前父母為子女安排的一切,無論對對錯錯,守舊落伍,就算它是「君要臣死」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了。但到大學選科,兒女已18歲了,他們有自己的理想或夢想,他們知道自己的弱項和强項,這重要的選擇時刻,很多父母仍堅持自己的想法給兒女一個框框,讀醫科喇,醫生收入好,又有社會地位;讀金融喇,去華爾街做三幾年,一個跟斗就可以「火燒旗竿」……長(炭)嘆了。忽然想起多年前一套新加坡電影《小孩不笨》,片中一個小孩的肥媽媽的口頭襌,是濃厚的新加坡腔英語「For your own good」。這位媽媽日逼夜逼小學三年級的兒子讀書,出發點是好的,但兒子給她逼得逃學,這就是「無不是」的父母傑作。 強扭的瓜不甜,凡事不可勉強,老套啲講一句:勉强無幸福㗎。 真人真事的實例:老爹有一個學生,做出入口時裝生意,供應外國名牌,生有四個兒子。大兒子讀書最叻,最希望行醫濟世,但父親要大兒子繼承父業,中學畢業就安排兒子到公司工作,準備接棒。他另有宏願,希望餘下三個兒子都做醫生。老二、老三不負老父所望,都當上了醫生。老四雖經老父催谷,但志在音樂,根本就不是醫生材料,兜兜轉轉,給老父逼到瘋瘋癲癲。大兒子成績最好,是做醫生的材料,連大學都無讀就要接手無興趣的父業,這是什麼人生? 說出「青春仍在,夢想須早」的這位母親,她鼓勵兒子趁年輕去追尋自己的夢想,不負少年頭,也給天下自以為「無不是」的父母一個忠告:生命是他們的,未來是他們的,就讓他們自己夢,自己想,自己跌低,自己爬起。不要讓他們走自己的老路,更不要强迫他們實現自己未完的夢。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