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好校長容乜易做啫

小時候常聽老媽教導:「學好三年,學壞三日。」所謂三年或三日,不過形容學好學壞的難易,何以王師奶竟然口輕輕話好校長容易做?小婦人閒來無事,好鍾意將各行各業的人分類。例如油漆工人,第一類係一絲不苟,轉彎抹角無人留意的地方都不偷雞;第二類係中間落墨,泥水佬開門口,過得人過得自己;第三類是求求其其,過得海就係神仙。王師奶也將校長分成3類,小婦人對有學問之人常抱高山仰止的敬慕,依「心」直說,並無褒貶之意,倘筆鋒所及,偶有火花之處,幸勿對號入座。 保護學生 不忘教育初心 近日閱報,有兩位知名校長退休,一是香港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强校長,另一是聖若瑟書院程景坡校長。退休校長當然不止他們兩位,只是報章有他們的訪問,鄧校長還有少許退休感言。鄧校長呼籲年輕人「不要放棄香港,不要放棄希望」,又說自己從事教育初心是教導學生為自由和民主努力。鄧校長怕記者唔知,搬出2000年教改時教統會提交《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列明21世紀教育目標,包括讓每個人「願意為社會的繁榮、進步、自由和民主不斷努力,為國家和世界的前途作出貢獻」。能夠不忘教育初心,又依照教統會定下教改的目標教導學生,以王師奶的標準,這已是一個好校長,所以小婦人才有「好校長容乜易做啫」豪言壯語。王師奶唔明鄧校長點解會擔心未來的日子,自由和民主會變成敏感詞。鄧校長,你幾時移咗民去驚個天跌落嚟的杞國做二等公民? 好校長容乜易做啫!根本同政治無關…… 另一位是聖若瑟書院的程景坡校長,程校長給香港人最深刻印象是學生在校門外派文宣反對《禁蒙面法》,遭防暴警截查,他跟警員據理力爭,替學生解圍,學生們都感激校長的捨身保護。他在訪問中說退休在即,不想再提這些往事。王師奶好留心程校長在訪問中幾句話:「我只是想去了解件事、幫學生。是否需要很大勇氣?那是每位校長都會做的事……那刻,我可以幫到學生一定會幫。」不顧自己安危保護學生,小婦人認為已是好校長,一切好似理所當然,好校長容乜易做啫!根本同政治無關,反而似似哋母雞將小雛庇護於翅膀下然後昂首闊步。 第二類是照單執藥的校長。教育局有公文到,規定教師如何如何、學生如何如何,他一定交足功課,不會打斧頭,間或超額完成。呢啲校長係順民,不會有理想,不會有溫情,最緊要保住自己份工。跟住呢啲波士,阿陀行路中中地,今時今日在這些學校教書和讀書,算執到嘞。 第三類校長係風頭躉,有齊第二類的缺點,成日想博上鏡和見報。見到教育局的高官,打拱作揖,sir前sir後,無非想被委任乜乜議會主席或乜乜校長會主席;或拉十個八個臭味相投的同道,成立一個乜乜教育研究會,銜頭大家分豬肉,你做會長我做主席,講明3年換位,輪流做莊。一定有人唔肯走,於是一大堆什麼永遠名譽主席或永遠名譽顧問,繼續發噏風。家長們千祈唔好選有個成日掛住出風頭校長的學校,因為佢哋無心辦學,個腦成日諗住擦鞋上位。 只要不忘教育初心,愛學生,跟教統局的目標去做就是好校長,看來要做好校長好易啫!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隔周刊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9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楊局長的網上學習

(圖片來源:Canva) 楊局長宣布全港學校可按原定計劃開學,但面對面授課及活動暫停,只可網上開學。疫情嚴重,網上上課可以接受。局長同時規定學校校舍要開放,讓家中乏人照顧的學生回校,學校須安排人手照顧回校學生。由於應考DSE中六學生教學受影響,教育局又要求考評局研究調節考試時間及減少必答題。 有讀者以為網上學習即電子教學,那是美麗的誤會。王師奶想公告天下,電子教學已「壽終正寢」。吳克儉下崗後,已無人再提電子教學,亦無出版商咁傻去搞蝕梗的電子書。網上學習是另一回事,只要學生家有電腦,又有Wi-Fi可上網,網上學習可略補不能正式上課的遺憾。 馬虎安排 輕則損自尊 重則影響人命 論「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偉大情懷,王師奶不讓范仲淹專美,半斤八両,不分高低。小婦人今年3月10日及8月4日先後為文〈停課不停學的後遺症〉及〈鑿壁偷光現代版〉講網上學習,如果馬虎上陣,輕則損害學生自尊,重則影響人命。河南鄧州學校因疫情影響,停課不停學,改在網上上課。一貧困家庭,3姊弟同在一校讀書,父殘疾,母精神病,千辛萬苦買得一部智能電話給3人共用。其中一個14歲女童佔用時間較少,欠下功課甚多,考試時情急之下自殺。這固然是悲劇,但這悲劇是不是可以避免?另一則是浸信會天虹小學6年級學生袁登華,因家中無Wi-Fi上網,走到學校門口,利用學校的Wi-Fi餘波上網,考得好成績,喜劇收埸。這一悲一喜的交集,王師奶內心激盪之餘,好想求求學校要好好準備,不可輕率而行。 督促學校保證人人有設備 學校(尤其是貧窮地區)事前要調查學生,一、家中有沒有電腦?二、家中有沒有Wi-Fi設備?三、如果有兄妹數人,是否人手一部電腦?一般家居劏房或公屋,沒有Wi-Fi是普遍的事,學校一定要幫助解決;就算父母水準較高,有Wi-Fi有電腦,可能只有一部電腦,3姊弟如何分配?河南鄧州悲劇可能會重演。校長們、教師們,小婦人的憂慮並非多餘,香港中、小學近千,條件缺乏的學生不在少數。也許王師奶要求過高,只要有一個學生不能網上學習,那一間學校都不應進行,那是不公義和不公平。楊局長,疫症當前,網上學習不失為權宜之計,您有責任督促學校做好事前工作,不應讓一個學生做網上學習的孤兒。電腦和Wi-Fi設備是金錢可以解決的,就讓金錢趕走窮苦人家兒女的徬徨與自卑。 楊局長,題外一筆。由於DSE受教學影響,教育局要考評局研究調節考試時間,小婦人可以理解。考評局專家多,他們定會權衡輕重,但為什麼一定要減少必答題?是不是因今年的歷史必答題而成驚弓之鳥?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隔周刊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7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將教育電視搬去幼稚園

教育電視於本年6月壽終正寢,冠冕堂皇的說法是「已完成歷史使命」,對王師奶來說教育電視是童年的記憶。想當年,教育署在小學推行教育電視,每級4班只分配兩部電視機,電視機不能隨便移動,所以只能「移班就機」。轉班房是很興奮的活動,坐別人的座位,有機會揭揭別人的作業。講真話,聽自己的老師授課,見慣見熟,有時真係有啲悶;睇電視當上堂,感覺真係唔同,而且內容比學校教得有趣,所以特別專注,何况課後仲有電視作業要做。教育電視由黑白到彩色,小學到中學,尤其是中學,在蒐集資料到演繹,確實發揮了一般教師達不到的功能。 時代進步,中、小學生已掌握網上尋找資料,較諸以往多倚賴教師單程傳授知識,教育電視的功能確實削弱了很多,在google或百度大致上可獲得需要的資料。雖然很多教師仍支持教育電視的存在,但在支出和實用兩者比對之下,王師奶支持取消中、小學的教育電視。與此同時,教育電視應將服務對象轉向幼稚園。 以動畫卡通灌輸德育觀念 幼稚園生年齡在3至6歲之間,他們不可能上網自學,更不能游走於google與百度,如果有一個系統的課程,以動畫或卡通形式,灌輸正確的德育觀念,一定能深入「童」心。例如教他們多說「謝謝」,教他們「勤洗手」,教他們「自己執書包」,教他們「吃飯時的禮貌」,教他們「早晨跟爸媽叫早安」等等。小婦人只是提出概念,細節當然由幼兒教育專家去編排和策劃。幾個星期前曾和教書的舊同學提出這概念,就給她們一輪炮轟,說什麽陰謀洗腦,腐蝕幼小心靈。小婦人真係唔明白,點解人人心中都藏着陰霾,連灌輸正確觀念給小孩子都變成陰謀? 無家教小孩 港鐵飯桌隨處見 當人們都覺得好多小孩子無家教,例如在港鐵車廂內喧嘩、奔跑,甚至騷擾其他乘客,父母視若無睹。可能家長忙於工作,無暇教導生活細節,也可能家長本身也不知家教為何物。如果用動畫或卡通,以趣味的形式教孩子禮貌和規矩,何樂不為?王師奶往朋輩家中作客,好留意小孩子在吃飯前有否叫「爸爸食飯」、「媽媽食飯」或「阿姨食飯」,也注意他們進食的態度:有些飛象過河,看到雞腿在對方,全不客氣隔河夾之;有些翻山倒海抄底尋寶。有些父母因有客人在場而輕責兩句,但好容易感到無客人時一定千山任縱橫。各位讀者,這些情况諒非小婦人專利,您們也可能曾親歷其境。如果電視能幫助教育他們從一張白紙做起,這是無量的功德。誇張點說,這是移風易俗的工程,這是提升人民質素的第一步。 教育界的領袖們,教育局的高官們,請聽聽小婦人微弱的呼聲,把教育電視搬去幼稚園。 (隔周刊出)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3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教師是搵命搏的職業

王師奶近日心緒不寧,總覺得教育圈亂糟糟,一會兒聽到有教師受勸喻、警告,甚至說要剝奪教師資格;一會兒又看到中學校長會主席說收到教育局好多通告,應接不暇;又看到教育局規定學校在某些特別日子要舉行升旗禮,楊局長說如有學生不守規則,學校無法處理時,大可尋求警方協助云云。想當年,王師奶讀書時,簡簡單單,返學放學,上課下課,考試放榜,同啲同學打吓波、唱吓歌,眨吓眼又升班。唔明點解今時今日咁複雜,咁刀光劍影,咁殺氣騰騰。 有嘢鯁唔落就入晒教師數 王師奶在今年1月7日寫過一篇〈千祈唔好畀仔女做教師〉,事關今年B女考DSE,好快就要入大學選科。佢好羨慕外公是一位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教師,好想入教育大學。小婦人本來尊重女兒的選擇,但見教師行業風險高過額菲爾士峰,於是有感為文,希望她知所警惕。草該文時,有議員狂鬧中學不列歷史科為必修科,又批評通識科是必修科,指指點點的都是一班頂級「盲毛」。唉!必修和不修,點到區區一個small potato的教師話事吖,總之有嘢鯁唔落的就入晒教師數,最後,連DSE考咗嘅歷史必答題都取消埋。蔣麗芸議員仲話要在課室增設閉路電視,讓校方管理層有效監管,搞到頭腦又簡單又怕事的小婦人一片混沌。 成日聽見啲貌似中立嘅人,話唔好將政治帶入校園,但小婦人覺得眼前舉措好政治。王師奶牛頭角一匹婦耳,只想有三餐安樂茶飯,一家平安,自己不敢惹政治,當然唔想自己個女去食呢碗動輒得咎、差唔多要搵命搏的教書飯。小婦人有一個時期好鍾意睇傷痕文學書籍,一路睇一路流眼淚,睇到寫《駱駝祥子》的老舍要自殺;寫《傅雷家書》的傅雷慘淡收場;連寫《家》、《春》、《秋》的巴金也要封口才得以保存殘命;中國人取得第一個乒乓球世界冠軍的容國團吊頸身亡,這些人都是無端惹禍,你唔去惹政治,政治來惹你。 匿名舉報 白雪公主也被染黃染藍 教書本來是一份好有意義的工作,但今時今日,變了一份搵命搏的工作,入課室等於上了戰場,面對三十多個學生,唔知邊個係敵,邊個係友。堂上每講一句話,都要諗過度過,就算逐個字推敲好似前總理溫家寶咁穩陣都會中招,原來投訴或舉報匿名都受理。言者無心,奈何篤灰有意!自己本來白過白雪公主,都可能被染黃染藍,甚或七彩繽紛,有冤無路訴。文革時期,最多被批鬥的是教師,平日教得嚴的畀學生戴高帽遊街示眾,報仇咁報。教歷史的就罪名更重,話你係孔老三,宣揚孔老二的封建思想,死未? 諗來諗去,一於硬起心腸,鐵腕一次,唔畀B女報教育大學,免佢死咗都唔知點死。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隔周刊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1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仲去唔去英國讀書?

有讀者來郵問王師奶,她的兒子在英國讀大學一年級,因大學停課,加上英國疫情嚴重,4月時千辛萬苦撲了一張機票回港,自律地自我在房間隔離了14天。她問小婦人下學年好唔好去英國繼續學業,但又怕疫情未止,喺英國好易領嘢,問王師奶如何是好?該讀者問道於盲,小婦人真係唔識答你。小婦人平時雖然唔停聲,鬧完張三窒李四,事因張三李四係牛鬼蛇神,沆瀣一氣,無個正氣凜然如王師奶之流守住華容道就更加無法無天(關二哥得把口,曹操照走如儀)。不過,這位讀者的問題真不是個別事件,係好多有仔女在英國讀緊書的家長共同關心的問題。 回港避疫留學生最吊吊揈 正所謂洗濕個頭,進退維谷。繼續讀,又怕疫情未止,啲外國同學攬頭攬頸又唔戴口罩,好容易領嘢,書未讀完身先喪,死亡證快過畢業證書;如果不再去英國,正正中咗唐英年當年的名句——吊吊揈。香港的大學唔會收你,你冇考過DSE,又冇報過聯招,除非你後台好堅,又或者大學校長係你契爺。在外國讀緊中學的一樣兩頭唔到岸,王師奶有個姨甥孫,本來在頂級直資名校升中四,姨甥女係公務員,享有子女海外升學福利,食得唔好嘥。呢次大劑喇,想回頭直資,就算直資肯收你,相隔了一年課程已經不同,點追吖?橫加一筆,名牌直資經營也不易,中一中二爆晒棚,中三開始走吓一個走吓一個,中四好似大逃亡,三班變兩班甚或剩番一班左右。 專家金句:唔使急 睇定啲先 走筆至此,王師奶十分慚愧,有負來郵「求教」的那位讀者,遂轉向升學專家老友梁先生求救,怎料專家都無計,只係話:「唔使急,唔使急,睇定啲先。」專家即係專家,雖然只係拖刀一語,但一言仍可驚醒夢中人。王師奶記得曾參加過一個心理醫生的講座,醫生話:「中國人,尤其是香港人(這3個字似乎政治不正確)畀『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呢句諺語累死。心理專家話香港人就因為凡事太遠慮,所以近憂一籮籮,抑鬱症由此起。今日洗埋明日和後日的碗,唉!明日的碗明日洗,後日的碗梗係後日洗喇,今日洗定早唔早啲吖!太遠慮,所以有近憂。」驟耳聽來有啲怪怪哋,但諗落又並非全無道理。英國大學多是9月開學,𠵱家才是6月上旬,唉!如果世界饑荒,餓死都未到9月喇。可能到時疫症消失,可能已發明疫苗,可能免費注射兼送鑽石半卡,可能英國榮膺全球肺炎絕緣國,咁多可能之下,請該問道於盲的讀者放開懷抱,少憂無躁。 記住專家金句:「唔使急,唔使急,睇定啲先。」 (隔周刊出)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9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好教師 差校長

王師奶未寫下去之前,要先為題目解畫,決不是懵到以為凡教師都是好的,凡校長都是差的,小婦人想講的是學校升遷制度。現時一般的升遷是你教書教得好、勤謹、愛護學生,一言以蔽之,是一位敬業樂業的好教師,如果校長或主任出缺,校董會會從教書教得出色的教師中考慮。當然,不同校董會有不同處理方法,也可能由教師升主任,由主任升校長。教育局一般不會干預校內的升遷,只審查被推薦者是否合乎資格。 好教師未必是好校長 王師奶切身感受,讀中學時,有一位教中文的倪老師,教學認真,批改詳盡,甚至將為何批改的原因解釋得一清二楚,學生有問,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加上和藹可親,絕對是一位好教師。小婦人今日還勉强寫得出三腳貓文字,要拜倪老師所賜。後來校長退休,倪老師給校董會賞識,升做校長,學生們都替倪老師開心,認為校董會選對人了。開心不了多久,學校秩序差了,成績跌了,教師們鬆散了,各自為政,總而言之,down down down。我們做學生的,但見有些教師愁眉苦臉,唉聲嘆氣,王師奶其時,但覺少了一位好教師,多了一位差校長。 王師奶幼時喜下陸軍棋,裏面有總司令、軍長、師長、旅長、連長、排長、工兵等,一級管一級,最高級的是總司令,如果總司令給敵方炸死了,整局棋就差不多輸定了。讀《三國演義》就更明白,有些人適宜衝鋒陷陣,逢山開石,遇水搭橋;有些人運籌帷幄,出謀劃策;有些人統領三軍,指揮若定。換句話說,有些人是天生領袖之才,適宜做No. 1,有些人適宜做No.2或No.3,若企錯位,站錯崗,則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倪老師本來是教書材料,升了做校長,學校就亂作一團。人望高處,水向低流,有級升無理由唔升,升級加薪,生活改善其次,工作得到認同最重要。人有時總是有盲點,欠點自知,而制度確實石頭一嚿。 改革教師編制 兩條梯隊各擅勝場 可否將升級分兩條隊,教書教得好的一條,有行政才能的一條?兩條隊各有前途,老張那頂帽不會給老李戴了,而老李頭太小,老張那頂帽太大,好容易畀風吹落避風塘。王師奶對內地教師編制認識不深,似乎不一定要改作行政人員才可升級,教師有自己一條隊。內地教師職務分高級教師、一級教師、二級教師、三級教師,為提高中小學教師地位,另舉辦特級教師評選,表揚優秀的中小學高級教師。據知特級教師地位深受社會人士敬重,地位不亞於校長。假如分兩條隊排列,擅長教書的可專注傳道授業,同時又不礙升遷,何樂不為?據知羅范椒芬主政教育時曾有此議,後來不知怎的不了了之,實在有點可惜。 楊局長,諗諗佢吖,大功德嚟㗎!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7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敢言的代價

近日DSE歷史試題,掀起不同立場爭議,不單考評局,教育局、教協、教聯都牽涉在內,一些媒體及專欄作者也紛紛表達意見,反而學校發聲的不多,甚至可以話噤若寒蟬。事涉政治觀點,王師奶不敢違反老爹定下的天條——「不得妄談政治」。老爹打了幾次電話來,諄諄告誡,小婦人焉敢造次。 網上流傳一篇報道,據稱是新會商會陳白沙紀念中學徐榮耀校長對歷史試題的意見,立場觀點與官方(教育局)完全相反,難免好奇。不認識徐校長,但在去年8月6日本欄寫過一篇〈我「撐」陳白沙紀念中學〉,體諒在老區辦學的困難,對徐校長曾寄予「欣賞」的同情。由於當日一段文字因緣,今日有徐校長新聞,所以特別留意。徐校長有一篇名為〈回應所謂歷史試題事件〉在網上流傳,真偽不在小婦人考慮之列,因為根本就不會評論事件的對與錯,是與非,但文中有一小段及一個詞好觸動小婦人的心。 該文寫:「我是一個亂世中的讀書人,還殘留一點點中國人的傳統文化:風骨。」嘩!風骨這兩字千斤重吖。近10年,在報章聽人提過「風骨」這詞前後兩次:第一次是「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一位名叫方奕展委員,他說「大眾期望大學校長有風骨」;第二次是徐榮耀校長了(如作者屬實的話)。方先生是期望別人有風骨,徐校長就身體力行表現自己的風骨。 還有多少人知道何謂風骨? 風骨這詞很抽象,今時今日,還有多少人知道何謂風骨?王師奶覺得風骨總帶點悲情,有從容就義的意味。方奕展先生說大眾期望大學校長有風骨,原諒小婦人說得直率,大眾對大學校長根本沒有風骨的期望,香港的大學校長誰與風骨沾上邊?追名逐利的議事中人沒有,高官厚祿中人沒有,豪商巨賈中人沒有。禮失求諸野,多年前有一位差不多80歲的老婦人,每天早上,彎着背,推一輛盛着兩桶水的木頭車,在廣播道斜路向上推,替附近大厦停車場的車主洗車。這位老婦,不領綜援,靠洗車為生,王師奶覺得這是風骨。 小婦人不評定徐校長的表現是否風骨,因為前面有兩個陷阱:如果說是,王師奶染了黃,如果說不是,立刻染了藍,還是留給別人點評好了。我只是覺得徐博士有點「迂」,他說自己還殘留一點點中國人的傳統文化:風骨。回溯二千多年歷史,風骨幾時係中國傳統文化主軸?每一朝代,滿朝文武,有風骨的佔多少?愈有風骨愈死得快,愈無機會居高位。講個爛gag:風骨半斤——即死;風骨四両——半年後死;風骨二両——半生不死;風骨全無——免死。 為學生討回公道 才對得住自己的專業 徐校長雖然「迂」,但仍明白亂世之中本應保持距離、沉默、明哲保身,但當學生利益受到不公平損害,要為學生討回公道,才對得起學生,對得住自己的專業。這些話擲地有「骨」聲,小婦人提過,風骨總帶點悲情,有從容就義意味,徐校長似乎已豁出去。 敢言會有代價,千秋功業誰知曉,王師奶謹祝徐博士好運。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5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馬時亨的品格教育

報章報道,馬時亨在商業電台節目中批評教師,將社會的不開心反映在通識教育上,認為通識教育在實行上出現少少問題,希望政府加強品格教育。他又指出學生若只有智慧但沒有品格,不會完美,「你剩係識讀書,而無良好品格,點去貢獻社會呢?」他舉例去年教大民主牆事件;大學生以粗口責罵大學院長及副校長;向校長撒溪錢,質疑大學生不尊師重道,令他體會品格教育的重要。馬時亨又透露,曾有政府高官向他反映,認為教師教導方法偏激,因此要反省教師的培養方法,了解教師的背景等。馬時亨將於本年底辭去教育大學校董會主席職務,專心推行品格教育。 王師奶對馬時亨認識有限,僅在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申請轉直資時寫過一篇〈馬時亨的虛偽〉,他其時是校董會成員,小婦人覺得他「滑」,言不由衷,所以用偽善去形容他。今次他要推行品格教育,宛如空谷足音。今時今日,太多人已不知道德為何物,忽有義士振臂而起,自然舉手贊成,希望能為混濁的空氣,送上一服清新劑。想到這位義士勇者曾被小婦人評為「偽善」,不敢草率,重溫該訪談節目兩次,然後下筆。深信馬時亨真心誠意,想為香港人做一件好事。馬時亨先生,牛頭角王師奶撐你。 不應以權威阻塞溝通渠道 不過馬先生,小婦人雖知你動機良好,也是教育大學的校董會主席,但不表示你熟悉教育、了解教育。你始終是上了年紀的人,不太了解現在青年的心態,王師奶細你十年八年,想法同中有異;不贊成教大連儂牆刻薄的幸災樂禍(西方某些國家,在路上碰到出殯,還會脫帽肅立致敬);不贊成以粗口責罵院長和副校長;更不贊成向校長撒溪錢。尊師重道是應該的,小婦人也不贊成學生在畢業禮示威和叫口號,因為他們破壞了其他同學有一個莊嚴溫馨畢業禮的期望。與此同時,也應該要求校長、院長及管理層不要一味向學生施壓,以權威阻塞溝通渠道,逼他們以粗暴、淺薄,不理性的手段對師長不尊敬。王師奶從來倡議尊師重道,敬重斯文,心中對教師常懷「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敬畏之情。當要求學生尊師的同時,為師者亦應有赤子之心,視學生如子女,這也許是小婦人和馬先生不同之處,也是彼此年齡相差十載八載之別,更也許是馬先生曾混迹官場,王師奶一匹婦耳之故。 通識倉卒推行,王師奶已為文多篇反對,其後教育當局逐步改善,雖未完美,但尚可接受。通識本身無問題,問題是有人認為試題政治味濃,正如馬先生說有政府高官向他反映,認為教師教導偏激,因此要反省培養教師方法及了解教師背景。王師奶認為教師一入課室,不論本身立場或黃或藍,都應保持中立,引導學生以理性分析事物。請馬時亨先生不要聽什麼政府高官之言,一竹篙橫掃一船人,你在訪問中不是一再強調大部分都是好教師嗎? 馬先生,王師奶毫無保留支持你推行品格教育,同時想進一言:如果你邀請支持者或贊助人,不要只着意他們的名氣或是否達官貴人,要留意他們是否身家清白,更重要是否「品格」高尚,否則得不償失。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4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教師點止職業咁簡單

以前民生簡單,行業不多,故老相傳,話商業有七十二行。所謂七十二行,包括哪些行業已無從稽考,現今社會進步,話七百二十行都嫌少。每一行業都有從業員,教育的從業員就是教師(校長也是教師),同時也是一份職業。不知怎的,小婦人總覺得教師不純是一份職業,也是一份使命。也許王師奶有點執著,有兩種職業好直接影響人:一種是醫生,醫人的身體;第二種是教師,醫人的心靈(也許說品格貼切些)。社會對這兩種職業的人都有更高的品德要求,通常只聽人說醫生要有「醫德」,很少人說教師要有「師德」。 教師要有「師德」 教者父母心 每一種職業都有該種職業道德要求,例如賣豬肉、賣菜要斤両足,不可呃秤;會計師要數目正確,不可做假帳;足球球證,不可吹黑哨;球員要盡力,不可打假波;清潔街道的工人不能東掃掃、西掃掃,馬虎交差。不過他們唔似醫生咁貼身影響,頭痛肚痛睇醫生,醫生給你開藥,盡快讓你痊癒是應有之義,有些醫生拖延病症,原本一兩天可以醫好的,卻故意拖到一個星期,甚或借你的頭痛講成大病,讓你多到診所幾次,這就牽涉醫德了。除了一些敗群之馬,大多數醫生都有醫德,所謂醫者父母心。醫德好多人講,師德卻好少人提,其實醫生和教師呢兩種工作有共通之處,教者也要有父母心。 教師無得換 師德緊要過醫德 假如問王師奶,醫德和師德邊樣緊要啲,小婦人毫不猶豫答師德緊要啲。醫生無醫德,你可以立刻換醫生,但教師不可以。換教師要轉校,你不能要求學校炒教師魷魚,還有,轉校好麻煩,師德差的教師可能佔少數,轉校就連好的老師都失去。作為教師,點止職業咁簡單,仲係一份使命:你肩負父母們的信任,他們將心肝寶貝交託給你,將兒女的前途交付你手中,你可以hea?社會將未來棟樑的培養寄望於你,國家前途的興衰就靠你一點一滴的累積,你可以hea?你一言一行影響孩子們的成長,影響他們的一生,你可以hea?醫德影響於一時,師德影響一世,王師奶成日好勞氣咁話:做教師的要視學生如子女,無赤子之心的唔好去教書,小婦人寧願你去做其他嘢。 每一個父母都期望兒女成龍成鳳,這是家長的期望,教師最重要是培養孩子「成人」。「成人」這定義太大,小婦人說不來,但認為正直,能挺起胸膛立足社會,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是起碼條件。有些教師埋怨社會人士不尊師重道,和昔日對教師的敬重確有分別,但分別的形成也有原因:商業社會的交易氛圍確實降低師生情誼,我付了學費,你供給我知識,貨銀兩訖,誰也不欠誰,情誼自然淡薄。另一方面,有少數枯枝教師的不德行為如性侵犯學生,或暴力行為,也減低社會對教師的尊敬。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思想已不可想像,王師奶好迂腐,認為教師不止是一份職業,更負有帶引下一代「成人」的使命,不理社會風氣如何,一切盡其在我,做得教師就千祈唔好缺「師德」。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2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無聊思舊債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於去年9月8至14日組團往芬蘭考察教育, 參考這北歐小國何以教育如此成功,尤其是「愉快學習」呢瓣。王師奶很開心議員們不避舟車勞頓,往他山取石,此乃一大功德,善哉善哉! 論海外考察之勤,前任局長吳克儉認咗第二,無人敢認第一。但他考察歸來,總係將所見所聞,有咁密收咁密,從不與香港市民或教育界分享。小婦人見過鬼怕黑,踩着麻繩當飯鏟頭,生怕呢次考察團又成吳克儉2.0,所以去年7月9日寫了一篇〈但願不是去芬蘭旅行〉。 芬蘭考察團歸來 遲遲未見報告 考察團歸來了,遲遲未見報告,小婦人心急,誠恐烏鴉口,好嘅唔靈醜嘅靈,於是去年除夕,又寫了〈幾時會有芬蘭教育考察報告?〉這篇追債文章一出,立刻有反應:先是田北辰議員助理電郵傳來回覆,並附田議員與一名芬蘭兒童合照;接着又收到葉建源議員交明報編輯部轉來的信件,着小婦人少安毋躁,立法會職員正整理中,一月將會公布。時光轉瞬,現已四月下旬,音信全無,葉建源會唔會放王師奶飛機? 王師奶無興趣知道誰是考察團成員,相信全都是立法會議員,你哋有份參加考察,就有責任將所見、所聞、所感,向負責寫報告的立法會職員表達。報告拖咗半年仲未浮上水面,則所有用過公帑坐飛機、食宿,吸過北歐一啖清新空氣的議員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小婦人全沒懷疑議員們有貪小便宜,免費遊埠之念,這是原則問題。 走筆至此,王師奶質疑考察小組的議員中,有幾多個對教育有認識?如果對教育一嚿雲,甚或只憑自己二三十年前讀書時的經歷,全無實戰經驗,則肯定浮光掠影,連皮毛都不能觸及。葉建源算是行內人,田北辰算半個,畢竟他曾涉足教育議會多年,也曾以外行人身分領導語常會,唔多唔少總有得着,他對教育的熱誠值得欣賞,雖然好些決定過於主觀和草率。 芬蘭教育在香港行不通 王師奶雖然雞啄唔斷死追芬蘭考察報告,其實「不寄薄望」,因為芬蘭嗰套在香港根本行不通。要學芬蘭,細節不談,先搞掂下列兩點:一、徹底推倒現有制度;二、徹底改變家長思維。第一點,邊個教育局長咁有guts?除了有沙煲咁大個膽之外,仲要有無比勇氣。𠵱家做官最緊要聽話,游說最高領導推倒現有制度,一定係大腦生蟲。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可以斷言。 第二點仲難,當全港家長都驚仔女輸在起跑線,你叫佢少做功課,唔測驗,16歲前唔考試,家長一定嘈到拆天,日日在教育局長辦公室前拉banner,話唔定仲去特首辦篤你背脊,篤到你執包袱。你叫初中畢業後去讀職業訓練學校?香港家長一定話你呃鬼食豆腐。香港一般印象是讀唔成正規文法中學才去職業學校,何况現在所有職業學校都已轉晒型(撐到最後的是明愛系統的職業學校),由於家長要子女讀文法中學,職業學校好難收生。 唉!算啦,這舊債不追了。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1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