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我教你點教女

報章圖文並茂刊出一個媽媽發出求救呼聲:「我要點教女?」事緣一名教師批改小學生家課時,將答案正確的「確」字改為「确」 。何以會發生此事,文藝腔說法是「文化的衝突」,嚴格來說,教師和學生都無錯。既然無錯,即係兩個都啱,教師又啱,學生又啱,分別一個係繁體,另一個係簡體;執著的說法一個是正體,一個是異體。王師奶雖然眼中容不下教育界的牛鬼蛇神,但心態仍是寬容大度,處處替人着想。先講教師,她認為正確的確字應寫為「确」,可能這名教師來自內地,從小就這樣寫,教師就這樣教她,一見有人把正确寫成正「確」,情不自禁又好,條件反射又好,紅筆一揮,大X從天而降。這邊廂學生莫名其妙,筆畫無誤,何以大X撲面而來?做媽媽的面對一繁一簡,一正一異,無所適從之餘,大嗌點教女。 大X之苦 王師奶指點迷津之前,回想讀小學一、二年級時教師如何教寫字。中文有紅字簿,印有紅色字體的「上大人孔乙己 化三千七十士」 ,學生用毛筆蘸墨按紅色字體填寫,至於什麼上大人,什麼化三千根本不理解,也不會去理解。到三四年級時,改為印字格,在習字簿每一頁中間套入字格,字體是黑色的,取材於古時名書法家,或柳公權,或顏真卿,但一定是繁體正楷。前些時有教師嫌低年級學生寫字不對稱,學生寫一個「如」字,左邊的女字大,右邊的口字寫得不符比例的小,論美觀、論對稱,確是不合標準,但教師又是一大X,錯錯錯。如果有紅字簿可填,有名家字格可印,學生不會慘受大X之苦。小婦人好少批評教師,知道今時今日為師之苦,一方面要受家長監督投訴,為保飯碗,又要睇校長面色做人。英文書法方面,記得小學時要寫copy book,作用同紅字簿、印字格差不多,模仿多了,寫出來自然似模似樣。教師不會紅色X橫飛,學生不會不知其所錯,媽媽不會大嗌唔知點樣教女。 一字兩寫 言歸正傳,教師將正體改為異體,繁體改為簡體,做媽媽的應以平常心對待。香港政治上實行一國兩制,則文字上「一字兩寫」毋須大驚小怪,可視之為不正常中的正常。好些商店早已實行「一地兩幣」,在門口標明「本店歡迎人民幣交易」喇,教女唔需要咁執著嘅!此時此刻,深圳河以北應寫「正确」,深圳河以南應寫「正確」。世事常變,有時變得早,有時變得遲,應有心理準備,這變一定來臨,不會遲過2047。與其到時臨急抱佛腳,早些教定你個女認識「一字兩寫」有備無患!王師奶雖然比你老(應該講年長) ,但早早就簡繁兩體通行無礙,睇簡體書多過繁體(書價便宜好多,書種多好多) 。王師奶再勸呢個媽媽一句,放開懷抱,眼光放遠些,你就唔會大嗌點教女。 順便同呢個教師講下,可能你是無心之失,忍耐些,離一國一制這天還有二十多年。香港學校現在用的是繁體字,不論對錯都應以繁體為標準,不能由你決定,這會令學生無所適從,令家長不知所措。終有一天香港社會全面簡化「一字一寫」,何必匆匆爭朝夕!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8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有乜嘢老竇就有乜嘢仔

呢條標題似通不通,無邏輯兼犯駁,唔通盲公盲婆(C女話應寫失明夫婦)一定生盲仔,矮公矮婆一定生矮仔?就此兩例已經知道唔通。數學上有負負得正。電視實况介紹節目,常見失明夫婦生下眼仔睩睩的嬰孩,似乎「有乜嘢老竇就有乜嘢仔」呢條標題錯到貼地。「臭罌出臭草」這句俗話似乎可替標題辯解一二,但細細思量,臭罌之所以出臭草,是因為環境使然,草未放入臭罌之前本來不臭,放入臭罌後,受罌內臭氣薰陶,遂成臭草。 小孩本來是白紙一張,任你搓圓撳扁,俗語所謂「跟着好人成君子,跟着壞人惹禍殃」,如果跟着大賊王,不成大賊亦一定會成小偷。王師奶樓上之賣魚勝,粗口爛舌,出口就是XYZ,他養有一隻鸚鵡,與人打招呼也是連串XYZ,他引為笑談,也引以為傲,你可想像他5歲的兒子,談吐如何「斯文」!當然,賣魚勝不自覺自己是臭罌,XYZ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兒子也一定會「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自自然然變成外人心目中的「臭草」而不自知。 餐桌禮儀 代代相傳 王師奶兜了一個大圈,無非想強調家教之重要。小婦人覺得現代父母好多唔知家教係乜,更加唔知點教。以前的父母家教好嚴,他們以身作則,言行舉止,必信必恭,長幼有序,父慈子孝,市井之語,從不上口,生活小節連如何揸筷子也有規有矩。王師奶最記得嫲嫲教的幾句餐桌禮儀:「同枱食飯,手踭莫橫」;「羹宜在左,筷子在右」;「飲湯之時,切勿作聲」;「匙羹放下,亦要輕輕」;「夾餸之時,切勿摷底」;「扒飯一啖,夾餸一箸,連夾幾箸,便是失儀」。小婦人銘記心中,一生受用,嫲嫲教我,我教一雙兒女,這是很基本的禮儀,也是家教的一小節。今日的父母誰會教?可能他們也不知這是什麼一回事。 家長在孩子面前拳來拳往 多年前王師奶送C女返幼稚園時,親眼見兩個男家長在校內初則口角,繼而動武,搞到校長報警。原來兩人的兒子都讀高班,相鄰而坐,不知怎的爭執起來,甲的打了乙一掌,乙的踢了甲一腳。兩個小孩回家都說在學校給人欺負,兩個家長翌日回校向校長投訴自己的寶貝兒子給對方打傷,校長調解無效,兩個家長就在自己兒子和十幾個5歲左右小孩子面前拳來拳往,嚇得他們自己的兒子大聲哭叫,這是身教,也是最壞的家教。猜想一下他們的兒子長大後斯文有禮還是粗魯的機會多?這是把一株小草塞入臭罌,可憐純潔的小草就這樣被糟蹋了。環境影響好重要,家中有一個又酗酒又爛賭的老竇,耳濡目染之下,難保兒子不子承父業,發揚光大而成千杯不倒的醉仙,和輸得賣兒鬻女的賭徒。 「有爺生,無乸教」是一句很嚴厲的罵人語,也證明了家教的重要。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6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名譽校長所為何事?

有一個「選校明燈」的老友,打電話給王師奶,想了解某一所經常在facebook宣傳、自稱國際化的本地學校。這位選校專家簡直向小婦人開玩笑,王師奶只是愛教育愛到發燒的牛頭角大媽,冷眼看香港教育的牛鬼蛇神,只要他們不太過分,都會隻眼開隻眼閉;但太離經叛道、指鹿為馬、顛倒是非的卑鄙小人,小婦人會同你死過。就因為選校明燈的詢問,小婦人發現了一個好特別名稱:「名譽校長」。 「名譽校長」這尊貴稱謂真是罕見,一般社團的所謂名譽會長、名譽主席、名譽顧問,甚至大學的名譽博士都聽過,但名譽校長則聞所未聞。有關名譽博士,王師奶也曾撰文,替皓首窮經、面壁苦讀的真博士唔抵。那個閉關在不見天日實驗室多年有成的是博士,那個連26個英文字母都未識齊,但捐了一兩千萬的又是博士。捐錢給大學而換得「名譽博士」總算有益社會,小婦人放佢一馬;但「名譽博士」多不要「名譽」,名片只印博士兩字,令人有刻意魚目混珠之感,而拍馬屁者亦只會博士前、博士後,嗌得地動天搖。如果真假博士並排而坐,王師奶就好替真博士條氣唔順,也為假博士汗顏。 校長、名譽校長列席 誰主江山? 王師奶曾聽過一則順口溜:「董事不懂事,幹事不幹事,顧問不顧不問,總經理不經不理」,這當然有一竹篙打死一船人的冤屈,但小婦人對一些團體的名譽會長、名譽主席,甚或永遠顧問好有意見。是他們仍戀棧權位?是他們覺得自己一去,大樹飄零?名譽兩字是安慰獎,是安撫手段?如果名譽主席仍在指點江山,現任主席無異廢柴。天無二日,民無二君,如果開校董會,校長和名譽校長均列席,誰主江山? 本港一資助小學乜乜會,有一退任主席,仍戴着名譽主席呢頂帽不停發表教育意見。八卦如王師奶,從未在報章見過現任主席有片言隻字,也不知他姓甚名誰。可能記者哥哥姐姐懶惰,搵生不如搵熟,也可能是有人揸住支咪唔放。上台的人要勇於承擔,下台的人身影要瀟灑,王師奶暫時冒充智者,向有關人士溫馨提示。 回頭再說「名譽校長」,究竟他是掛名還是真有實際工作?如果有實際工作,不如正式做校長喇,何必製造一個傀儡或一個扯線公仔?如果只是虛銜,則你是一個紙牌公仔,一個稻草人,給人利用你過去的名聲。也許你過去「真」有名聲,但你不擔心自己的名聲給一些別具用心,借教育為名,刮龍為實的敗類所破壞?如果你樂意享受這殘餘的浮名,或者你都係刮龍一分子那就無話可說。王師奶好替一些賢者可惜,好頭容易好尾難,要最後的身影漂亮不易吖! 王師奶看到一群曾經是教育界的宵小在鑽制度的空隙上下其手,楊局長、蔡若蓮副局長,你們不會視而不見啩!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隔周刊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4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點解新校長要炒舊人

最近有兩間學校見報,一間是仁濟醫院趙曾學韞小學,一間是玫瑰崗學校。兩間學校都是換了校長後引出新聞——趙曾學韞小學出現教師逃亡潮,超過三分之二人離職,校務處只剩兩名職員;玫瑰崗學校以財困為由炒了十多名教師。一口氣炒十幾人,唔通想摺埋間學校?至於趙曾學韞則是資助小學,肯定與財政無關。 以陰謀論出發,人人都會諗「一朝天子一朝臣」。王師奶唔想憑空揣測,雖然有這樣的想法一啲唔奇,也可說是職場慣見現象。能夠獲擢升為校長,一定經歷過一段時間教師生涯,也一定捱過粵語片苦命媳婦白燕的苦楚,一朝升格做家姑,報仇咁報,比黃曼梨更黃曼梨。做得教師,甚至是一校之長,無理由咁「盲塞」,用洗太平地嘅手法去管理一間學校。唉!自己坐轎都想啲轎夫抬得安安穩穩,無理由搞到啲轎夫夜晚無覺好瞓,日頭腳浮浮,成日驚畀你照肺,輕則病患抑鬱,重則死畀你睇。 法團校董會漏洞仍存在 王師奶在本欄寫過一篇「甚具遠見」的鴻文〈炒了羅婉儀後……〉:「王師奶不是一個悲觀者,知道香港有很多誠摯熱愛教育的校長,但也不否認仍有很多『羅婉儀』。林麗棠老師的死令全港教師有兔死狐悲之哀,羅婉儀的被撤職也許亦令不少校長有短暫的警惕。然而,警惕並不等於歪風消滅。」小婦人話自己不是悲觀者,無非是夜行吹口哨,壓驚而已。讀者諸君,請留意小婦人「短暫的警惕」內短暫這兩個字的含義,其實有不少未浮上水面的「羅婉儀」,在全港為數過千學校潛緊水,唔信問吓你教緊書的親朋戚友,便知王師奶唔係亂噏。 報道又指,有人投訴趙曾學韞小學的校長獨力推翻教師們的選書結果,校方則回應校長沒有參與其中。究竟誰是誰非難以知曉。然而一下子走三分之二教師,文員只剩兩人,校董會不覺得奇怪?他們有責任了解,也有責任處理。讓局面發展到這地步,誰之過?是校長弄權?是只受訓幾個小時的校監矇查查?一言以蔽之,是所謂法團校董會制度的漏洞。楊局長,是大刀闊斧修正的時候了,仁濟的董之英、浸信會的呂明才、東華三院的李東海,更遠的興德都是實例。 炒人風波 校長停職受查 玫瑰崗學校曾是家長趨之若鶩的名校,今時今日,直資學校兼有公帑津貼和私校自由,純私校根本無得揮。疫情下,幼稚園生和小學生好似馬匹唞暑,日日孵在家中。不少學生退學,學校收入減少,節流最方便是縮減人手,但一口氣炒了十多人,確實操之過急。學生哭哭啼啼,家長出面聲援教師,神父理事會向各界道歉,校長停職接受調查。王師奶好留意該校校監發出的通告,重申幼稚園及小學部承受沉重財政壓力,相信是炒人的最大原因。 王師奶想向新校長們溫馨提示,高壓手段不是良好的管理方法,應用誠懇、融洽、包容的態度爭取支持,舊人中間或有一兩頭專搞破壞的「攔路虎」,那只是少數。當大部分教師都知道你的好意,「攔路虎」都要讓路。一個新校長絕對需要有胸襟、有氣量。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2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為乜要讀醫科?

根據調查,每年公開試狀元,選讀醫科最多,大學的醫學學額有嚴格限制,因為培養一個醫科學生成本比其他學系高得多,年期亦較長。美、加更嚴格,先取得一個學位,再經考試,千挑萬選然後入醫科,能夠正式穿起專科醫生袍,12、13年少不了。其他學系,3、4年就可以畢業,王師奶不禁要問:「為乜要讀醫科?」小婦人猜想,選醫科的動機有二:第一種是家長的期望,希望兒女有安定的生活,做醫生應該有穩定兼且不錯的收入;第二種是考生自己的志願,不為良相,便為良醫,無機緣治亂世,起碼可治世人病痛,大抵都是選讀醫科的初心。 發達幾時輪到醫生吖? 回歸現實,做醫生係唔係收入最好?王師奶可以答你,絕對唔係。小婦人有一個中學同學,醫科畢業做了醫生,在公立醫院做了7、8年,然後私人執業,病人不少,收入穩定,同學們十分羨慕。她有一次對小婦人說:「在香港,醫生的黃金時代過了。醫生其實係手作仔,是件工。全世界富豪榜,經常上榜的蓋茨、索羅斯都唔係醫生,甚至可說全世界無一個是靠行醫上富豪榜的。」如果純從搵錢出發,人哋讀3年或4年就開始有收入,你要多讀8、9年。如果因緣際會,或入了投行,翻幾個筋斗,可能已N桶金在手。老爹嗰代,話最發係三師:醫師、建築師、會計師。其實他們所謂「發」,不外是穩定的良好收入而已。遠的不算,就以本港頂級富豪為例,多是經商致富,或地產、或航運、或金融,幾時輪到醫生吖。所以尖子們選讀醫科,都是以濟世為懷的慈悲出發。呢班尖子,個個都係smart guy,你估佢哋唔識計數咩,讀多人哋十年八載書,屋企付出多幾倍,將來的工作類似「手作仔」、「件工」,如果初心只是𢱑銀,未免浪費光陰,正如柴九哥話齋: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吖?王師奶唔止對醫生尊敬,對選醫科尖子們的初心和情懷尤其尊敬。 實驗室研究病理 默默貢獻 看過好幾集訪問醫生的《鏗鏘說》,對一些在醫學院做教授,和整天埋首於實驗室的醫生們真有高山仰止的景仰。能做到教授,醫學的學識和造詣一定相當,如果以他們的身分行醫,收入一定比在醫學院多得以倍數計,但他們以作育醫才為己任;同樣偉大的,是在不見天日的實驗室研究病理或研製防疫措施的醫生,令小婦人感動得淚盈於睫。有幾名受訪醫生,連王師奶這樣諸事八卦都未聽過他們的名字,相信好多人都唔知佢係乜水,看完訪問,才知他們的偉大貢獻。 醫生大都有痌瘝在抱的情懷,王師奶有一個姨甥仔,是公立醫院醫生,除了日常在醫院東忙西忙外,每有假期就去做戰地醫生。他告訴小婦人他不是無國界醫生,是另一個組織,專門幫助受戰爭蹂躪的難民。一到他私人假期,不是去伊拉克就是約旦、巴勒斯坦,他說在那些地方做手術十分原始,既無麻醉藥,亦無消毒劑。外面炮聲隆隆,自己拿着不太鋒利的手術刀,這些醫生萬里迢迢所為何事?他說這些醫生來自世界各地,男的女的,老的年輕的,全是義工,還要自掏旅費。王師奶立正向好醫生們salute。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0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考第一不等於叻

林語堂先生已去世多年,他當然是殿堂級人物,王師奶偶然讀到他一篇論讀書的文章,今日的大學生和中學生仍有參考價值。他說在學校讀書有4種現象: 1. 所讀非書——學校專讀教科書,而教科書並不是真正的書。今日大學畢業的人,所讀的書極其有限。讀一本小說概論,不如讀《三國》、《水滸》,讀一部歷史教科書,不如讀《史記》。 2. 無書可讀——圖書館的書極有限。(註:昔日大學圖書館存書量不多,今日情况不同。) 3. 不許讀書——上課時看課本以外的書是犯規的。如果從早到晚都上課,亦即是從早到晚都不許看書。 4. 書讀不好——處處受學分牽制。《禮記》說過記問之學不足以為人師,學校所教非慎思之學,如果你能猜中教師心中要求你的答法,你得100分,於是沾沾自喜,自以為西洋歷史你知道100分,真實西洋歷史何嘗知道百分之一。學堂所以非注重記問之學不可,是因為便於考試。 要篩選,要淘汰,憑什麽? 時代演變,林語堂先生的言論放諸今天未必全對,但他說的第4點確是歷久常新。不論小學、中學、大學,要分出高低優劣,要衡量誰是鰲頭,誰是包尾大幡,都要考試,都要搶分。羅范椒芬當年高調說「求學不是求分數」不全對也不全錯。不論分數的形式是50或100、是D或A、是文憑試的2或5**,都是不同形式分數而已。從古到今,從中到外,要篩選,要淘汰,憑什麽?分數囉。 千古的難題來了,100分最叻,99分無咁叻;5**叻啲,5*無咁叻。數字看來確實如此,但統計學上又有所謂誤差範圍,間接證明數字並非絕對。讀者諸君也許聽過「幸喜文章中試官」,即係話你的答案開中試官心意,你唔止可以攞5**,6星都有可能。試官好欣賞蘇大學士文章氣勢的一瀉千里,你卻盛讚他的死對頭王安石穩健沉鬱,攞到三級算你執到。考試真係講彩數,但彩數之餘都要講技巧,那技巧就是捉題目、圍題目。把題目的範圍縮窄,然後死讀死記,記性好的則攞高分如拾草芥;加上猜中教師所要求答法,想唔考第一都好難。 求「實」學不是求分數 由此推演下去,考第一係唔係等於叻?答案當然不是。能夠捉摸到教師喜愛的答法,又懂得捉題目、圍題目,一定唔蠢得去邊,基本的聰明總是有的,但決不能說叻,記性好卻是肯定。回頭說羅范,她說「求學不是求分數」也對,小婦人要替她的名言加一個字,以收點石成金之效:「求『實』學不是求分數」,但考試真是要求分數。 坊間好多補習學校,又有所謂補習天王,他們不外是集中人力物力,有系統地捉題目、圍題目,分析歷屆試題和形式,提高試題命中率而已。靠補習社幫助而取得5**,叻唔叻吖?你自己答嘞。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8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真有這樣的教師?

黄大仙的中華基督教會基協中學,豪雨中有一名學生在校門下跪,男生手舉平板電腦,屏幕上寫着「基協中學 欺騙家長」,「校長不理副校長推卸責任」,「學校完全無視學生需求,剝奪學生學習機會」等字句。豪雨中不盡是刺面的雨點,有教師打傘為他擋雨。此事驚動了區議員,也引起街坊及途人注意。此情此景,頗有章回小說的擊鼓鳴冤及攔途告狀feel。 學生冒雨跪校門 鬧羅生門 據報,這名陳同學原獲安排上午10時跟校長會面,但校長臨時「甩底」,據說有教師揶揄「你做戲做夠喇」,「入番去啦,無人睇㗎」等。呢件事王師奶只從報章得知,是否有人揶揄他做戲有待調查。如果屬實,王師奶真為香港教育悲哀,不禁問:「點解有教師咁涼薄㗎?」即使該學生行為如何愚蠢,也要體諒他們年少無知,要開導、教導,而不是踩佢、糟質佢。 該校輔導主任回覆報章查問時,承認下跪者是該校學生,曾向學校透露希望留班,但學生及其監護人未向校方正式申請;加上其成績符合升班標準,最終決定維持升班,輔導主任否認有教職員曾揶揄陳同學。如果輔導主任所言屬實,自然係學生唔啱:約咗校長另一日見面,突然返校兼冤枉校長甩底;教師無單打話你做戲,你竟然連教師都「屈」,記大過一個係最低懲罰;升留班標準係學校政策,唔係你話升就升,話降就降。 教師最基本條件——愛心 事情兩面睇,如果有約在先,校長臨時有急事爽約,有責任通知學生,不能以為學生而已就隨便甩底,那是不尊重。阿貓阿狗都要尊重喇,何况是受教於你門下的學生?你的行為是他的榜樣。如果真係有教師揶揄學生,用到粵語殘片陶三姑大口婆口脗話「你做戲做夠喇!入番去喇,無人睇㗎」,這種教師不足以為人師,更何况是這名學生曾患抑鬱症。楊局長如果吊銷佢教師資格,小婦人一定拍手掌燒炮仗,因為這名教師全無教師最基本條件——愛心。 看陳同學的平板電腦,字句有條有理,其中小婦人最有感覺是「校長不理副校長推卸責任」。可能學生誤會校長不理,不體會校長日理萬機,無暇處理這類芝麻綠豆小事;也不體諒副校長的處境,可能他事事要聽命於校長,有說不出推卸責任的苦衷。照記者報道,該學生知道自己初中時「比較唔聽話」,受疫情影響,中五幾乎無上過堂,擔心自己上中六不勝負荷,要求留班,似乎係有腦之人。佢最到肉的一句是:估計教師針對他,希望他快完成中六,早走早着。嘩!英雄出少年,呢個陳同學真唔簡單,連一般學校速速「送客」的招數都了然於胸,佩服佩服。至於學校是否有此「陽謀」,一定唔會公告天下。附加一筆,輔導主任說陳同學成績合乎升班標準,只要將他的成績和其他升班同學比照一下,便知龍與鳳,陽謀、陰謀、謊言、掩飾,一一無所遁形。從事教育的人要有愛心,要有誠信,但願該校輔導主任說的都是真話。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6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學童群毆與西部片

校園欺凌不自今日始,不過方式不同,王師奶自幼是牛王妹一名,在老爹軍訓式管教之下,明知硬碰無益,扮作乖乖女容易過關。回到學校冷眼看世情,知道誰是大阿哥,誰在狐假虎威,誰是搖旗吶喊的啦啦隊。那個時期,所謂大阿哥都是虛張聲勢,所恃者不外乎人多「蝦」人少,真正的大阿哥是校外的黑社會。校外的黑社會踢人入會,未必真入會,不過要交保護費,按月或按星期交,算係自己友,有黑傘罩住,即使你不加入「蝦」人一族,也可平平安安。 這是早期校園欺凌形式。一般來說專揀斯斯文文,怕事而又家境好的男生埋手,拉入更衣室又推又嚇。盜亦有道,一般不會欺凌女生;尤其是tom boy如王師奶之流,不會把這些所謂大阿哥放在眼內。有一次與3個女同學一齊放學,有一個大約16、17歲的飛仔,要我們4個女仔交出銀包,一眼睇中老爹買給小婦人的彩色塑膠手表,正要動手強搶,王師奶護表情切,把手頭書包橫腰掃去,踏前一步向該飛仔左腿的上五寸下五寸用力踢去,把他踢倒地上,然後在三五途人目送之下揚長而去。好事傳千里,王師奶英勇抗賊事件給同學加油添醋描繪下,連所謂大阿哥及其追隨者都收斂了好幾個星期。 勒索叫做「請食飯」 自馬鞍山的仁濟醫院董之英紀念中學校內欺凌事件驚動警方後,近月校園欺凌事件已轉了型。第一是欺凌事件不發生於學校,第二是巾幗不讓鬚眉,進展到女生欺凌女生。不發生於校內證明教師們的預防工作做得好,也證明校園大阿哥識做,了解喺度食唔好喺度屙的道理。以前蝦蝦霸霸是男人的天下,現在進展到女嬌嬈,證明男女平等,女人也頂住半邊天。 香港語文教育好成功,學校的文膽把徵收外籍英語教師費叫「增潤費」,壞蛋們也把勒索叫做「請食飯」。請食飯是聯誼、是交際、是應酬,無勒索之名,卻有勒索之實,多好!女生欺凌女生而驚動警方的,有深水埗一女子中學和一資助學校,王師奶一向以為女學生不和最多係嗌吓交,以後你唔睬我,我唔睬你,點知圖片顯示已不是扯吓頭髮,或拆散對方條辮咁簡單,而係3個人連環掌摑十幾巴,又兼同佢化妝(畫花塊面)等,結果驚動警方。小婦人黯然之餘,唔想再寫咁多,以免羊群效應,引出更多模仿暴力行為。 王師奶好鍾意睇陳年西部片,成班死鬼明星如尊榮、加利谷巴、李察威麥的英姿常在腦際,鍾意睇西部片不在於他們百發百中的穿楊槍法,而在於蘊藏片中的公平和正義精神。他們絕對不會背後放冷槍,這卑鄙行徑為時代所不齒;因解決問題而要出動武力,多在公證人主持下面對面拔槍,誰快誰準誰勝利。贏得磊落,輸得光明,不會出下流詭計置人於死地。荷李活不拍西部片多年,正義、公平的精神已不在生活中。也許是缺乏了西部片的薰陶,校園欺凌已淪落到群毆地步。哀哉!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4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外籍教師增潤費

資助小學嫌每校一外籍英語教師(NET Scheme)唔足夠,平均一班一星期冇一堂,紛紛以多聘外籍英語教師為由,向家長收取額外費用。其中一個名稱令王師奶擊節到五體投地,既體貼,又溫情。王師奶斗膽詳釋「增潤」兩字含義,主要解釋是「潤」字,連同潤字應用的詞一般有「潤澤」、「潤飾」,四字詞又有「溫潤如玉」。小婦人慣用草根語言,最貼切的相反意思可能是「糠」,「嚡」或「dry」。就因為糠、嚡、dry,所以要增潤,仲要收費𠻹。由唔夠外籍教師而聯想翩翩到「增潤」一詞,話佢咬文嚼字又得,話佢巧言令色玩嘢又得。 王師奶唔知教育局是否正式批准學校,可以因多聘外籍英語教師而收費,但學校在《小學概覽2020》列明此收費,似乎經過教育局批准。《小學概覽》由官方刊印,如果是枱底交易,無理由蠢得咁堂而皇之。問題來了,每間學校收費不同,由300元至1000元都有,增聘外籍教師人數亦校校不同,有些達4人之多,有些是2人,不增潤而「糠」得只有1人的亦有,王師奶想知道標準如何定?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列明2020/21年全年收費1000元,用作聘請游泳課、外籍英語或普通話教師費用。胡素貞博士紀念學校一年收310元,指明作增聘英語外籍教師之用,主要入課堂訓練學生閱讀和說話能力。 學校任意收費 星星之火足燎原 王師奶相信絕大部分校長都是好意,想學生多些機會接觸英語語境,提升英文程度。一般家長希望子女英文程度好,增加派入英文中學機會,即使節衣縮食,死慳死抵都在所不計。學校捉住家長這個死穴,愈多紅鬚綠眼、金髮鈎鼻的教師,就表示這學校英文程度愈高,於是1個唔夠就請夠4個,300元唔夠就收到1000元。如此惡性循環下去,收到2000元都有可能。其中沙呂小在《小學概覽2020》列明除加聘外籍教師外,連游泳課及普通話教師費用都收埋,似乎資助小學有直資化的趨勢。楊局長,我知你日理萬機,這是足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吖,不可不慎。 照王師奶記憶所及,NET Scheme計劃始於1998年左右,每校一名外籍教師。由於本港教師待遇高,又有房屋津貼,申請人不少,多來自英、美、加、澳。外籍教師原意是輔助性質,並不視為主力入課室教英語。一間24至30班的小學,正如有些校長所言,1個外籍教師確實每周見唔到一次。20多年來,NET Scheme計劃不變,但家長的「人心」已變。家長心中,英語就是一切,是入大學的一切,是前途的一切,是黄金屋的一切,是顏如玉的一切,是一切的一切。 為什麼有些學校仍停留在1個外籍教師階段?是他們懶惰還是他們守規矩?一個計劃執行20多年是應該檢討的時候。如果1個外籍教師不足以應付所需,教育局就跟班級數量依比例增加,所有資助學校劃一看待,不能任由學校自行向家長收費,這是一個財政混亂的缺口,貪污舞弊多由此起。你收了學生1000元,包括游泳課,是不是每一個學生都强制參加?普通話不是已有正式教師負責?為什麼要像NET那樣多設NCT(Native Chinese Teacher)?楊局長,你手下官員眾多,難道樣樣都要你親自落手落腳?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2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好校長容乜易做啫

小時候常聽老媽教導:「學好三年,學壞三日。」所謂三年或三日,不過形容學好學壞的難易,何以王師奶竟然口輕輕話好校長容易做?小婦人閒來無事,好鍾意將各行各業的人分類。例如油漆工人,第一類係一絲不苟,轉彎抹角無人留意的地方都不偷雞;第二類係中間落墨,泥水佬開門口,過得人過得自己;第三類是求求其其,過得海就係神仙。王師奶也將校長分成3類,小婦人對有學問之人常抱高山仰止的敬慕,依「心」直說,並無褒貶之意,倘筆鋒所及,偶有火花之處,幸勿對號入座。 保護學生 不忘教育初心 近日閱報,有兩位知名校長退休,一是香港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强校長,另一是聖若瑟書院程景坡校長。退休校長當然不止他們兩位,只是報章有他們的訪問,鄧校長還有少許退休感言。鄧校長呼籲年輕人「不要放棄香港,不要放棄希望」,又說自己從事教育初心是教導學生為自由和民主努力。鄧校長怕記者唔知,搬出2000年教改時教統會提交《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列明21世紀教育目標,包括讓每個人「願意為社會的繁榮、進步、自由和民主不斷努力,為國家和世界的前途作出貢獻」。能夠不忘教育初心,又依照教統會定下教改的目標教導學生,以王師奶的標準,這已是一個好校長,所以小婦人才有「好校長容乜易做啫」豪言壯語。王師奶唔明鄧校長點解會擔心未來的日子,自由和民主會變成敏感詞。鄧校長,你幾時移咗民去驚個天跌落嚟的杞國做二等公民? 好校長容乜易做啫!根本同政治無關…… 另一位是聖若瑟書院的程景坡校長,程校長給香港人最深刻印象是學生在校門外派文宣反對《禁蒙面法》,遭防暴警截查,他跟警員據理力爭,替學生解圍,學生們都感激校長的捨身保護。他在訪問中說退休在即,不想再提這些往事。王師奶好留心程校長在訪問中幾句話:「我只是想去了解件事、幫學生。是否需要很大勇氣?那是每位校長都會做的事……那刻,我可以幫到學生一定會幫。」不顧自己安危保護學生,小婦人認為已是好校長,一切好似理所當然,好校長容乜易做啫!根本同政治無關,反而似似哋母雞將小雛庇護於翅膀下然後昂首闊步。 第二類是照單執藥的校長。教育局有公文到,規定教師如何如何、學生如何如何,他一定交足功課,不會打斧頭,間或超額完成。呢啲校長係順民,不會有理想,不會有溫情,最緊要保住自己份工。跟住呢啲波士,阿陀行路中中地,今時今日在這些學校教書和讀書,算執到嘞。 第三類校長係風頭躉,有齊第二類的缺點,成日想博上鏡和見報。見到教育局的高官,打拱作揖,sir前sir後,無非想被委任乜乜議會主席或乜乜校長會主席;或拉十個八個臭味相投的同道,成立一個乜乜教育研究會,銜頭大家分豬肉,你做會長我做主席,講明3年換位,輪流做莊。一定有人唔肯走,於是一大堆什麼永遠名譽主席或永遠名譽顧問,繼續發噏風。家長們千祈唔好選有個成日掛住出風頭校長的學校,因為佢哋無心辦學,個腦成日諗住擦鞋上位。 只要不忘教育初心,愛學生,跟教統局的目標去做就是好校長,看來要做好校長好易啫!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隔周刊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9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