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育兒記:帶MJ兄弟回肯尼亞

時候,我正在坐飛機從肯尼亞回家途中。今次已經是我第四次去肯尼亞了,但帶小孩遠征卻是第一次。由於MJ的嫲嫲有腳患,6年前出席過我們日本的婚禮後,已經不能再坐飛機,當我們想帶MJ探她的時候,我卻發現了懷上細佬,所以她一直沒有見過MJ,這一次終於可以一償我奶奶的心願,見到兩個寶貝乖孫。 出發肯尼亞之前,我們已經做好準備工夫,預先見醫生,幫小朋友打黃熱、甲型肝炎及急性腦膜炎等預防針,由於我們只會逗留奈洛比,那邊瘧疾的情况比較不嚴重,醫生也說我們不需要服食任何藥物,只需做好防蚊措施便可以了。不過5、6月是雨季,晚上只有7、8度,所以我們需要帶備大量的禦寒衣物,但也要為晴天帶備夏天衣服。我們一行四人,差不多帶了全個衣櫃的衣服。坦白說,帶MJ我不擔心,但要帶僅僅一歲的細佬,連婆婆也擔心得徹夜難眠。 嫲嫲見兩孫兒 泣不成聲 到達機場後,嫲嫲看見MJ及細佬,從遠處已經見到她跑過來,抱着他們後開始哭了,泣不成聲,看了這個場面讓我覺得有點兒內疚,因為我們沒有安排好一切,讓奶奶久等了。 我們安頓好過後,奶奶便帶我們去探望一眾親戚。探親戚前,傳統上也會買一些日用品如麵粉、米、油等作探訪之用,而肯尼亞人原來有個挺有趣的傳統,當我們到達親戚家時,他們先示意我們坐下,親戚們會一行二人,預備好一壺暖水、一個盆、一瓶洗手梘液和紙巾,前來我們座位前,然後叫我伸手在盆上,倒水幫我洗手,另外一個人幫我倒梘液,洗完後再遞上紙巾,這個是歡迎客人的一個禮儀。然後,親戚們便會端上他們在花園自家種的水果來,切得整整齊齊讓我們享用。拜訪完畢後,他們便會送一些生果,或者自家田園種植的香草給我們,有一次奶奶說喜歡他們家的羅勒,親戚們便隨手在田園裏摘數株草,讓奶奶可以在她自己的田園裏種植。有些比較客氣的親戚,更會把自己養的雞或者鵝送給我們,所以每次拜訪我們也滿載而歸。 今次發現肯尼亞在這短短時間改變了不少,道路寬闊了;外國人多了,肯尼亞人對亞洲面孔也不再陌生;每區也建了不少適合一家大細的商場,隨處也能看見法國超市家樂福的蹤影,連同嬰幼兒設施也增加了,而自從2013年的恐襲後,肯尼亞政府加強了不少保安,每逢進出商場或人多的地方,也必定有保安駐場,感覺比較安全。逗留了兩星期多,總算見了大部分親戚,看了多不勝數的動物,仍然覺得不夠。當看見夫家的城市在不斷進步的同時,自己的城市卻在不斷退步,確實有點兒難過。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人的黃金周

日本的十連休終於都完結了。很多人會認為突然有10天假期,是多麼美好的一回事,怎麼有多達一半的日本人寧願不要這10天假期? 以我老公,即一般サラリーマン(打工仔)為例,他說放假前跟同事每次談論10天黃金周,不禁幻想到假期後有排山倒海的工作,全部人已經怕怕。其實打工仔不想放假,我明白,但電視機訪問了很多公公婆婆,甚至師奶主婦們,也不想有這10天假,我就覺得很好奇。 外遊是有錢人的事 大家也知道日本人不太喜歡談及自己的生活,但問問有關放假做了什麼,其實也普通不過,我的日本人同事卻告訴我,原來放假前,或者放假後問一些不太熟悉的人放假去哪兒,也是不太好的。她說日本人「認為」有錢的人一般會外遊,所以如果你去日本明星最愛的旅遊勝地夏威夷,旁人聽到就會「嘩」,當然就算你告訴別人去香港,來個短途旅遊,人家也會覺得「這家人也挺會花錢呢,黃金周可以外遊」,因為這個黃金周的機票價錢真的倍升,廉航去香港來回閒閒地七八千,所以在「黃金周外遊」的家庭,在日本人眼中就會是比較「會花錢」或者是「有錢」的家庭。 長假怎能不回鄉? 那留在日本的家庭呢?如果你也有在國內出遊或者回「自家」(鄉下)探親,也是合理的,但如果明明你自家在北海道,但10天黃金周也不回家過,人家便會覺得你應該非常窮或者跟家人關係很差,所以不能回家,這個正正就是我同事的例子了!其實她只是覺得機票太貴,反正可以在這段時間掙些外快,何樂而不為?但她說她也怕撞到鄰居,讓人家閒言閒語,不到凌晨時分也不敢到外頭倒垃圾。你可以說不用理會其他三姑六婆的流言蜚語,但當你住在那個社區,每天被這些無聊人講閒話,其實也真的不能完全置之不理,所以要好像避年一樣避之則吉。 很多人羨慕日本人生活,但我的日本同事卻巴不得離開日本到外地工作,正所謂各有前因莫羨人,每個地方也總有她的好處和壞處,但對於我這些直腸直肚、快人快語的性格來說,總有點格格不入,但起碼我不是日本人,當地人有時也會體諒我,但如果我是日本人,繼續這些我行我素的性格,他們便會覺得我家教很差了。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文﹕椰菜媽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2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屎尿屁」教育

在芸芸眾多繪本裏面,MJ最喜歡的有五味太郎的《大家來大便》、佐藤伸和西村敏雄的《便便!》以及村上八千世的《今天?大便——稀大便、軟大便、好大便、硬大便》,他對所有有關「屎尿屁」題材的繪本也無一不歡,翻書每次也看得笑破肚皮,日本繪本師非常懂得拿揑小朋友的心思去創作繪本,讓小朋友從興趣中投入閱讀。 (作者提供) 好奇中學人體科學知識 對於「屎尿屁」的教育,日本人也真的跟中國人很不一樣。我曾經有一個中國學生也是超愛看這類型的書本,但他的父母反對,不再容許他看這個題材的書本,感覺如果在中國的家庭裏說「屎尿屁」的說話,很多父母也會說很「肉酸」、很「醜怪」,小朋友不能常常將這些嘔心的東西掛在嘴邊;相反,日本人則知道幼兒對「屎尿屁」有萬般的好奇,所以會從這些地方入手,順便教育小朋友對人體、飲食、科學等的知識,也不覺得看這些繪本是一件什麼羞家的事,當然我自己也覺得這個只不過是成長的階段,在看書時多加適當的教導就可以了。 正常便便與飲食相關 我們最近就去了橫濱一個期間限定的便便博物館(うんこミュージアム),堪稱是全世界第一間便便博物館,這裏無論牆、裝飾、燈光,一切一切也是以便便為主題,小朋友可以透過五官去了解多一點便便。去之前,我老公也有點反感,覺得為什麼要山長水遠駕車到橫濱看便便,但到了之後,每個小朋友幾乎樂透天,每次聽到「便便」或者看到「便便」也笑到人仰馬翻。其實這裏有便便波波池及便便廣場可以讓小朋友狂歡之外,也隱藏了不少教育意味,例如這裏有遊戲讓小朋友分辨何謂正常便便,又有不少互動遊戲教導小朋友每天要有均衡飲食,才有正常便便,讓小朋友知道飲食跟便便也息息相關,還有一個便便閱讀閣,放置了所有跟便便有關的繪本,每個小朋友也變成了一個便便博士! ■便便博物館 日期:即日到7月15日 地址:神奈川縣橫濱市西區高島2丁目14-9アソビル2階 ALE-BOX內 查詢:ale-box.com/unkomuseum/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跟家長談話的技巧

很多人認為教師要在課堂裏照顧二三十個幼兒是苦差,我自己其實頗樂在其中,有時候覺得面對幼兒,比面對家長容易。 當了十多年記者,自問溝通說話技巧已經非常熟練,但原來有時對着某些家長,比訪問天王巨星更困難。原以為家長日最難,其實親子旅行比家長日更難,因為有很多家長會在你最狼狽的時候問一些超難答的問題,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當我開始轉行做教師不到兩個月,曾經有一個印度籍的家長,小朋友4歲,仍然不會說話,有一個老師早前便建議父母尋求專家協助,誰不知到了親子旅行當天,那個家長卻一直拉着我,問他的兒子在學校的情况,說自己其實也是5歲才開始說話,覺得小朋友4歲不說話甚是正常,又問我為什麼那個老師要建議他們找專家,想我認同他的講法,天啊,為何將我夾在中間,何况我是一個教壇新丁而已。幸好當時校長見我面有難色,即時走出來護航,跟他們說因為我們真的是非常擔心小朋友的情况,還要七情上面,怕小朋友過了學習敏感期云云,最後才得以勸服家長尋求專家協助。 日本家長重視私隱 真的不得不給我前校長一個like,她自己一個人從巴基斯坦來日本讀書,畢業後做了幾年教師,然後再開自己的學校,桃李滿門。 那天她還教了我不少跟家長談話的技巧,還有一些跟家長的do and donts。當了教師、校長十多年,她說每個國家的父母也有不同,說話技巧要非常小心:日本家長一般比較怕跟老師談天,因為日本人比較重視私隱,很怕給其他人知道家裏的事,所以不少家長也會迴避跟老師交流,如在避無可避,但又避免尷尬的情况下,她說最好便是談論有關天氣的話題,「今天的天氣不錯啊!」或者是「明天好像要下雨啊,記得要帶雨傘!」這些無關痛癢的話題,家長就會覺得最舒服,千萬千萬不要聊一些牽涉個人意見的話題,如時事、政治、宗教等,更不可以在一大班人面前談論大家的工作或背景,因為有些家長並不想讓其他家長知道自己的職業(很麻煩啊!),前校長試過在其他家長面前問一個爸爸做什麼工作,那個爸爸一面正經說是秘密,然後氣氛變得十分尷尬,自此之後她便知道要小心處理這些私人問題,一大班人談論天氣便最適合不過了。當然不是全部家長也是這樣,但這也是一個好提醒! 所以說當教師其實真的完全不簡單,除了要作育英才外,還有不少的家長工作需要處理,殊不簡單!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育男」冒起

日本「少子化」問題愈趨嚴重,直至2018年底,日本政府公布兒童人口已連續第37年減少。日本政府相信,工作壓力大是其中一個少子化的主要原因,以往日本公司給人的印象是日頭猛做,放工OT到凌晨,但近年情况有些轉變,安倍政府推動「工作方式改革」,開始提倡work life balance,希望這個情况能稍微改善。  除了生活工作有所平衡,照顧小朋友也是一大問題,所以日本政府也着手育兒休假的問題。上年日本推行了一個新制度叫「兩立支援等助成金」,當中涉及「育兒休業等支援」。大家可能都聽過,日本女士的產假可以放很長,正確來說應該是產假加育兒休假,視乎不同公司而定,最長可以長達一年半,薪金可以從僱傭保險中獲得補助,如果你在這年半期間再有小朋友,又可以再延長。我認識一位美國老師,真的三年抱三,攞足4年育兒假,其間又有收入。她不斷說,如果在美國,生畢後一個月已經要回到工作崗位,待遇大相逕庭。當然,不少日本雜誌也做過調查,這個育兒假的確會影響女士的職途,或者令公司同事不滿,但我猜很多媽媽也不太介意,能夠一邊拿薪金,一邊全職照顧小朋友,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過渡時期。  政府資助 鼓勵男士放育兒假 那男士又可以拿育兒休假嗎?自從日本近年冒起了「イクメン」(育兒男士)這個詞,不少日本男士不像以前那樣只投入工作,有開工無收工般賣命給公司,他們也肯做湊仔公。 今次的支援其實對爭取男士育兒休假打了一支很強的強心針。除了鼓勵公司給予男性從業員育兒休假之外,一旦公司符合某些條件,如管理層曾經就「男性育兒休假」進行過研修會,或者直接勸說過男性從業員取得育休,政府便會向公司提供57萬日圓的補助(如非中小企業,資助金額會減半)。其後,對於每個取得育休的男性從業員,政府也會向其公司提供14.25萬日圓的補助,以鼓勵男士休假。  話雖如此,但對平時連年假或病假也羞於申請的日本人(因為怕麻煩同事或成公司負累)來說,真的可以放半年甚至一年的育兒休假?我老公最初也「黑人問號」,平時有假也不敢放,所以就算有育兒休假,也不多男士會申請。我老公在一間傳統的日本IT公司工作,公司最近也進行大改革,先是允許員工每個月有不多於10天的home working,其次公司有個老闆更帶頭請了半年的育兒假,這個舉動真的令不少人十分振奮,連我老公也覺得難以置信,有老闆肯帶頭,大家也可以跟老婆好好計劃一下未來。 連日本也處於育男冒起的時代,香港這條路有多遠?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親子攬攬惜惜被當怪人?

我是一個紀錄片迷,無論地理、歷史、文化,凡是紀錄片也是我杯茶,所以Netflix的紀錄片,差不多是我每日的精神食糧。最近在看一套叫Sex & Love Around the World的紀錄片,第一集正正是日本,當中有不少日本人也大膽分享他們的性愛歷史,甚至背叛伴侶的秘密。片中主持訪問了一名牛郎(男公關),問他為何當上牛郎,他秒回說:「因為童年時父母從來不會抱我、吻我,更不會對我說『我愛你』,跟西方國家不一樣,愛是非常含蓄,所以當牛郎後,我很享受這種skinship!」 日本人不愛身體接觸?  當然我不相信他是為了skinship而當上男公關,但什麼是skinship?讀日文的人必定聽過「和製英語」,是日本人創造出來,或者只在日本才會使用的英語。Skinship(スキンシップ)指的是身體上的接觸,例如是擁抱、握手及依偎,它可以發生在朋友間、父母和子女間,而並非單指戀人間的觸碰。 自從看了這部紀錄片後,我也多了觀察日本家庭的身體接觸。就以送上學為例,其實很少爸爸媽媽會給小朋友一個goodbye kiss或goodbye hug,一般只會揮手道別;會親吻或擁抱子女的家長,大多數是「歸國子女」(在外國接受教育或者長大後回流日本的人)。跟一名歸國子女家長談起這個skinship問題,她說日本家庭真的不太着重這些身體接觸,更會覺得常常跟子女這樣攬攬惜惜很尷尬。 我便跟她說,其實在香港,我父母那一代也一樣,覺得常常親吻、擁抱子女非常尷尬,但到了我這一代,我所有朋友也會這樣做,是一種愛的表現。 不理成見 勇敢表達對子女的愛 可是原來在日本,就算你想對女兒攬攬惜惜,也會不時給身邊的朋友打量,因為在日本的文化裏,孩子跟父母應該要保持距離,所以每當我朋友在人家面前擁抱或者親吻子女時,人家便會拋下一句「外國文化真的很不一樣呢」,或者是「歸國子女的小朋友教育真的不一樣呢」。 這位家長其實也不喜歡常常被label為「歸國子女」,但在日本的團體主義文化,就是不能接受與別不同的事物。她說有朋友的子女因為與父母親吻時被同學看見,在學校更被恥笑良久。「那你會不會為了這個原因而不親小朋友?」我好奇問。 「我要我的小朋友感受到我的愛,我才不管其他人的幼稚思想。」 真的喜歡這些愛小朋友,而不會被社會同化的家長。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轉行後有感

大家也知道記者是我的老本行,來了日本後才轉行做幼兒老師,不少朋友也會在專頁問我慣不慣,毅然轉行又有什麼感受。 做了傳媒大概10年,一畢業在公營電台寫稿、搞活動,換了老闆後也想轉換工作環境,隨後到報館當副刊記者,一做又幾個年頭。記者工作雖然辛苦,但每天接觸不同的人,訪問不同的事,我樂在其中。可惜當記者的出路一般有兩個,要不步步高升做編輯,或者由記者變做公關,將自己熟悉的人脈一一發展在公關業界上。自問不是個可以朝九晚五也可以安坐公司工作的人,所以我深知上述兩種出路也不太適合自己。正好在這個樽頸位徘徊的時候,結了婚,有了MJ,便二話不說去日本當全職媽媽。 難當全職媽媽 轉做助教 我總相信有人是適合當全職媽媽,但那個人卻不是我。 我慣了每天過着衝鋒陷陣的生活,當自己靜下來,每天在家相夫教子,可不是我的真本性。正好在一個機緣巧合的情况下獲邀當教師助理,既可讓MJ上學,自己又可以上班,一舉兩得,從此便展開了我的教學生涯,而因為我一向喜歡蒙特梭利教學法,我先生便鼓勵我繼續進修,深造蒙特梭利教師課程,就這樣眨下眼,翌年也畢業了。 對我來說,早上工作是我最難適應的事,當傳媒的大部分也是夜鬼,凌晨才是我們的最佳工作時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凌晨才能寫稿),真的要經過幾個月的調節我才能適應。在教學上,真的慶幸有當特殊教師的媽媽做後盾,坦白說,以前訪問了很多幾代做警察或醫生世家的故事,永遠不明白為什麼可以整個家族也當同一個職業?原來有親人跟你分享一些經驗,有一個不斷解答你在職困難的師父是那麼的重要,我差不多每天也會問媽媽怎樣處理學生的問題,她的教學經驗有助我不用處處碰壁。 學會做一個好家長 其實做了老師後,最大的得着便是學會做一個更好的家長,更令我每天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做一個直升機家長。 曾經有個家長問我為什麼兒子沒有定時上洗手間,我說有啊,但她反駁說她沒有看見,為什麼她會知道呢?原來她從早到晚也從對面大廈的玻璃窗,看着兒子上課的一舉一動,聽罷我真的覺得很恐怖,家長可以那麼瘋狂。對老師抱有應有的信任其實是一種尊重,可惜現在大部分的家長也忘記了老師的專業,開始質疑老師。此外,原來大時大節為老師送上一張卡、一盒小小的朱古力,對老師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鼓勵,所以各位家長可以在新一年,大方一點,為老師送上真誠的鼓勵!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贊成no show罰錢新例

最近一則令我們一眾在日港人關心的消息,必定是日本餐飲業界公布對no show顧客嚴厲執行罰款制。日本餐飲加盟業者最近已達成共識,決定對已經在餐廳預約用膳但缺席的客人收取罰款,最低為人均消費的50%! 罰款最低為人均消費50% 其實不單止是我,日本不少港人同鄉也試過幫朋友訂餐廳後,朋友最後no show收場,令我們尷尬之餘也無辜受靶。試過朋友當天跟我說因為太累不能去餐廳,由於留的是我的日本電話,要我去取消預約。工作中途打電話也是其次,天啊,日本餐廳,特別是某某知名魚生壽司店,不能當天取消的,因為店師傅早在清晨已經去魚市場為客人準備好食材,結果你一句太累,餐廳就預備了過量食材。 早一點通知我,要打電話去取消預約,其實我也七竅生煙;但總比no show不通知我好。另外一個朋友要我幫手預訂,最後我卻收到師傅親自打電話來,說我的朋友no show,責罵了我整整15分鐘。所以此後,除非是信靠得過的好朋友以外,我已經不會再幫人預訂餐廳了。(有時候我會叫老公預訂,他也被無辜罵過一兩次。) 幫手訂位 朋友甩底我捱罵 我訪問過不少日本米芝蓮餐廳,很多師傅不約而同說,不少中國或香港遊客頻頻no show。雖然他們說得很婉轉,但顯然非常不滿,語帶諷刺說:「可能是文化不一樣吧!」聽罷真覺得非常慚愧。日本人一向守時,對於遲到的客人已經不太滿意,如果no show,日本人真的非常介意,因為他們不會像航空公司般overbook,每當接受了預訂,他們當天便會按客人需要去準備食材,萬一有任何no show,他們就要放棄該天的食材。 日本餐飲加盟業者之所以會有「no show罰款」的建議,是源於日本餐飲業因顧客預訂餐廳後no show,造成包括食材、營業額等在內的損失,每年已達到2000億日圓,約相等於139億港元。 日本每年損失139億港元 除了餐廳損失外,我們幫朋友預訂餐廳的也遭殃。我們在日本久了,明白為人家添麻煩是一件多麼難堪的事;而且日本人非常守信用,一般本地人絕少出現這個情况。希望日本業界快點修例,至少免除了不少隨隨便便預訂,但最後又no show的客人。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牙醫診所如遊樂場

最近得悉香港好朋友的7歲兒子有蛀牙,帶他去看牙醫,一個小時的鬼哭神號,簡直帶我朋友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除了心疼,也是心疼,一是心疼兒子要受苦,二是為荷包心疼,弄一顆蛀牙,盛惠一萬五千大元,比自己剝掉智慧牙還要貴。朋友向我呻,真的「牙痛咁聲」。 「香港弄一顆蛀牙要一萬五千?只是小朋友蛀牙而已?」我問。 日本大部分牙科診所的裝潢跟室內遊樂場差不多,周邊都貼上公仔貼紙和擺放大量玩具,小朋友因此不會感到恐懼。(作者提供) 「就是因為沒有參加牙科保健,所以去私家診所,就要那麼貴,你記得我小時候去學童保健的可怕經歷吧!」朋友繼續呻。 這個朋友是我的小學同學,猶記得牙醫要幫她杜牙根,她哭到整個樓層也聽到,出來的時候滿口鮮血,傷口還痛了整個星期,自此看牙醫也成為了她的童年陰影。 「除了貴之外,我最心疼的就是我兒子,牙醫當他是成人一樣,完全沒有逗孩子的技巧,雙方也在痛苦地角力。」 兒童免費看牙醫 聽罷,我真的愛死MJ在東京的牙醫。由於我們每個月也要付「國民健康保險」,在東京,小朋友看牙也一律免費。 除了價錢,我更愛他們的服務。我猜世界上大部分的小朋友也害怕看牙醫,當知道牙醫拿着那些凍冰冰的鐵棒在口腔裏弄來弄去,看不見但聽得到,感覺其實真的很嚇人,特別對小朋友來說,更難以克服那種恐懼。可是每次我說要帶MJ去看牙醫,他卻開心得不得了,因為日本牙醫對培養小朋友定期看牙的確下了不少苦工。 醫護親切 過程開心不恐懼 首先,日本有不少兒童牙科診所,他們專門為不同學校的學童檢查牙齒。大部分診所的裝潢跟室內遊樂場差不多,周圍貼上很多公仔貼紙,又擺放了大量玩具和圖書,讓小朋友看牙之前也能放鬆一下心情。而且,我去了幾間不同的兒童牙科診所,他們也會請一些非常親切的護士姐姐,笑容爆燈,當有小朋友開始驚慌、害怕的時候,護士姐姐也會走來逗他們玩,轉移視線,減少他們對牙醫的恐懼。之後入到牙醫房,醫生們也會先給小朋友一些貼紙,讚賞他們來看牙非常勇敢,然後再慢慢告訴他們接下來會做什麼,這個動作其實很重要,讓小朋友略略知道之後要做什麼,有一點心理準備。檢查完牙齒後,見他們哭,會拿出一些布偶和玩具來哄他們,又會讓他選擇不同水果味的牙膏等,中途也不斷說一些生動的故事來逗他們開心,所以整個看牙過程不單沒有恐懼,還讓他們開心不已!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媽媽cafe 結識同路人不孤單

早幾日經過屋企附近的商場,看見在西松屋門前的一個角落,突然鋪上了小朋友的遊戲墊,墊上有很多玩具、繪本,但坐在墊上的並不是小朋友,幾乎全部都是媽媽! 之前我也不以為意,原來這是一間ママずカフェ(媽媽們cafe),每月第三個星期二就會在這裏舉行。看見墊上有大概五六個媽媽,以及一個穿圍裙的「主理人」,職業病發作,剛好細佬在懷中睡着了,立即走前看個究竟。 原來這個媽媽cafe,顧名思義就是一個給媽媽們互相認識的地方,是由一個名為日本子育てアドバイザー協会(育兒顧問協會)的NPO所舉辦。跟主理人田中女士聊聊天,她說希望舉辦多一些媽媽活動,讓媽媽們互相交流一些育兒心得,並讓區內的媽媽覺得自己並不孤單。 「其實當一個全職媽媽,自己一個人照顧小朋友,有時真的很孤單!」我回應說。田中女士隨即安慰我說,不要以為因為我在異邦才覺得孤單,其實很多日本媽媽也跟我一樣。日本那麼大,總不會所有媽媽都是東京本土人,多近八成的媽媽其實都是要遠離家鄉,在沒有家人的幫助下自己一人湊孩子,不同的是她們坐火車便可以見自己的親人,我則要坐飛機。 一個人湊孩子,就算沒有任何實際支持,有一些精神上的支持也好,這個就是她們「育兒顧問」的最大工作。說穿了,大家最擔心的也是因孤單衍生一些情緒病來。 我坐了下來,跟一個媽媽交朋友。她是北海道人,做全職主婦前是一名秘書,因為老闆每晚不做到晚上10時也不想回家,她當時正在懷孕,由於身體負荷不了壓力而毅然辭職。去年因為丈夫公司調職的關係,全家人移居到東京,帶着兩個孩子重新適應一個新城市,非常不容易。由於丈夫也剛剛來東京工作,所以每晚也要做到11、12點才下班(當然在日本很普遍),她安頓好孩子睡覺後,要再為丈夫翻熱飯餸等,翌日早上又再重複着這樣的生活。她在東京的朋友不多,所以成為了媽媽cafe的常客,來了大概半年,認識多了朋友,知道原來其他媽媽也跟自己一樣,感覺沒那麼孤單。 其實在日本,當一個全職媽媽真的不容易,在沒有工人、四大長老的幫忙下更是難上加難,只可以藉着跟媽媽朋友呻一呻,大家一起共同努力,捱大自己的小朋友。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