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邊的小荳荳:靜默的小荳荳 有話講不出聲

「英文說話考試,一句話都不說,怎樣給分呢?」任教小三的陳老師正煩惱着。「對啊!中文科的情况也是一樣,平日上課都沒聽過他說話,難道真的要打個零分嗎?」黃老師也和應。 小荳荳平日功課不俗,從不欠交功課,紙筆評估分數也不差。但他平日上課卻很安靜,不會舉手回答教師的問題,更遑論參與小組討論了,基本上沒有人聽過他說話。唯一看到他嘗試開口,是他跟媽媽在一起的時候,但也只能「看」到他在講話,他跟媽媽說話所發出的聲量,大概只有站在他正前方的媽媽才聽得見。媽媽告訴我們,兒子在家裏說話或唱歌都完全沒有問題,但一離開家門,就變了另一個人。 選擇性緘默 仍受同學愛戴 其實,小荳荳是選擇性緘默,平日看着他,他真是一個百分百的乖孩子。當他開心時,很難得才會看到他靦腆地微笑,從不會搗蛋。要窺探他的內心世界,只能閱讀他的周記,從字裏行間,便知道他非常關心同學們。平日雖然不說話,但會觀察同學的表情,了解同學的感受。當同學感到快樂,他也快樂;當同學們感到悲傷失意,他也會替他們難過。因此,雖然他總不說話,但同學們都喜歡他。有三三兩兩的同學,會主動邀請他參與遊戲。不論下棋、分享圖書、追逐等,他都樂意參與,同學們也建立了和他溝通的方法。大家會猜他在想什麼,他會點頭或搖頭示意;見他樣子着急,大家會猜他需要什麼,是肚子痛了?還是人有三急?怎樣也好,班上每一個同學就是喜歡他。 聆聽自己錄音 開始細聲「說話」 教師們最大的煩惱,是他不肯開口說話,就沒辦法給他考口試。小三小四過去了,成績表上中英語說話考試欄目,一直懸空。小五時,他被編進我的班上,我教的,正是他不會開口說的英文。我也試着學着跟同學們一樣跟他溝通,靠着猜,還有每周的周記,雙方總算有了不少交流。我實在不願意看着他這樣度過整個小學階段,我也得試試,看看怎樣能夠幫助他。我跟他媽媽了解過,原來他在家中,的確和普通小朋友沒有分別。當時,手機拍攝仍然不是很普遍,我只有請媽媽把他的朗讀及對話錄下來。 終於,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太感動了!徵得他的同意後,我邀請他跟我一起聆聽他家中的錄音。他的聲音動聽,我興奮地告訴他,他說得有多好。他只是靦腆地笑了一下。從此,我開始聽到他簡短而聲量極小的「說話」了。 畢業後,一直沒有他的消息。我一直很想念他!真想知道靜默但可愛的小荳荳,今天長成什麼樣子?有沒有交女朋友?結了婚沒有?有沒有孩子?孩子可有遇上同樣的挑戰?可有遇上一個能幫助孩子的教師? 文:徐區懿華(福建中學附屬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童年就像暢銷書《窗邊的小荳荳》作者一樣頑皮,惜終生未遇上啟蒙的小林校長,唯冀盼成為學生的小林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5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窗邊的小荳荳:江湖中的小荳荳

校園外長長的斜路上,一個血流披面的學生,正由風紀隊長攙扶着走回學校。頭部流着血的,就是這個故事的主人翁「江湖中的小荳荳」。頭上的傷,相信是剛剛在校園外打架的「戰績」。對小荳荳來說,受傷實在是家常便飯,在他眼中,與其他人相處就是「若你不受傷,就等於我要受傷」;每次與人打架,絕不留手,只求讓所有旁觀者俯首稱臣。別以為小荳荳頭破血流傷得很重,同場另一個「被打」的同學,其實早已傷得走不動,腳踝關節似乎扭歪了,其他同學已紛紛趕回校請教師協助處理。 從內向怕事變兇狠 小荳荳這個名字,跟面前鮮血染濕了校服襯衣的學生似乎很不配襯,但事實上這個小荳荳剛進校時,內向、怕事、身形瘦小,長年累月成為被欺負的對象,與面前的他完全相反。自從他跟了「大佬」後,意識到「弱肉強食」的道理,認為只要比別人兇,自己就不用當災……自此他開始180度轉變,變得不顧一切的兇狠。   小荳荳頭部披着血來到我的辦公室,目露凶光,好像是未回過神來。我就讓他先坐一會,給了他一些敷料先止血。他不理不睬,一副「他自己扭傷腳,與我無關」的模樣。坐了半小時,畢竟是累,剛才繃緊的臉容已經放鬆。我試探着問:「我猜應不是你動手打他,否則他應該不止這種傷勢了!」他表情帶點意外,像難以置信我會這樣信任他般,他突然如瀑布飛瀉般吐出以下的話:「不就是嗎!要是我要動手,頭頂流着血的一定不是我。我都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什麼事,對方就突然從後撲出來,把我推倒在地,害我撞穿了頭,然後對方自己扭傷腳。旁邊全部人都推斷是我打他,我根本沒有,我多久沒有跟人打架了!」愈說愈生氣……我當時想了一想,跟小荳荳說:「說起來也是啊!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你來訓導處了。從良了嗎?」小荳荳回答說:「上次出事還沒守完行為……我已很克制了,可是全世界都不相信我。」 等一個機會 等一個關心 等一個信任 我默默聽着,再慢慢跟他說:「明白你在盡力改變自己,仍不獲別人信任,實在難受。記得你小時候,老是被欺負……」 說到這裏,16歲的大男孩小荳荳不禁滴下男兒淚來 …… 我時常堅信,沒有一個人,天生立志「我要做壞人」!到底經歷了什麼,才導致一個人變成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呢?其實,每個人都在等一個機會,等一個關心,等一個問候,等一個可互相信任的人,等一個做回真我的機會。江湖中的小荳荳,早已離開了江湖,也離開了香港;但每次回港的時候,都會找我聊聊天,談談舊事,大笑一番!從前的戾氣不再,只剩下陽光與朝氣! 文:徐區懿華(福建中學附屬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童年就像暢銷書《窗邊的小荳荳》作者一樣頑皮,惜終生未遇上啟蒙的小林校長,唯冀盼成為學生的小林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6期]

詳細內容

窗邊的小荳荳:憤怒的小荳荳也能成大器

這個憤怒的小荳荳是一名小男孩,擁有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五官精緻,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煞是可愛討人歡喜,可惜他一直吝嗇他的笑容,常常擺出一臉憤怒的樣子。 他十分渴望交朋友,卻處處碰壁。每當開口跟同學說話,同學便向老師投訴他說話聲音太大;每當看見人家有有趣的東西,拿來看看,就會被同學說他「不問自取,是為賊也」。稍稍碰一碰同學,對方家長就來學校投訴…… 每每面對有關情景,老師也只能找小荳荳的家長描述和講解一下情况,並提醒家長要教導小荳荳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舉止。不單是小荳荳的家長感到非常困擾,連同班同學的家長也感到非常擔心,生怕自己的孩子被編排坐在小荳荳側旁座位,會被弄傷或被「欺負」。現在才一年級,小荳荳卻展露出一副憤世嫉俗的神態,做什麼都被認為是不對的。 老師也總覺得小荳荳不守規矩,各科任教老師總是不停向班主任投訴小荳荳「好曳」,上課不守秩序,跟同學不咬弦,常常引發爭執。各科老師輪流「努力教導」小荳荳,每天小息、午膳及放學後,都是小荳荳被教訓或被責罰的時候。不論同學間發生什麼事,彷彿都必然是小荳荳的錯。小荳荳的家長也感到累透了,怎麼人家的孩子都是高高興興上小學,只有我家的小荳荳卻不獲他人接納呢! 班主任收到很多有關小荳荳的投訴,每每只是替小荳荳感到難過。其實班主任看得出來,小荳荳每次被投訴的事情,都不是處心積慮要讓別人難受的啊。小荳荳個子長得較高大,高興時容易手舞足蹈,有時會粗心大意碰到其他小朋友,惟當其他小朋友被他意外碰到,輕則會感到痛楚,嚴重點或許會受傷,其實,這一切都不是他故意去做的。小荳荳想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但同學們早已怕了他,令他在校園裏的生活很孤單啊! 雖然面對投訴不絕,但班主任也看到小荳荳身上有很多優點,例如善良、單純、樂於助人,而且還很喜歡閱讀呢! 了解問題行為背後成因 為了讓小荳荳可以自然地與其他小朋友建立友誼,班主任安排了小荳荳參加學校的制服團隊,讓他發揮強項,加強其自信心。同時,班主任亦常常花額外時間跟他聊天,聽他訴說心中感到委屈的事情,再慢慢地糾正小荳荳的錯誤行為,也向荳媽解釋小荳荳各種問題行為背後的成因,鼓勵及協助荳媽幫助小荳荳逐一改正過來。此外,班主任又跟荳媽分享小荳荳做得好的事情,讓荳媽能看到兒子的優點,並給予適當讚賞。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小荳荳從一年級長大成為六年級的大哥哥。因着一年級班主任年復年的教導和鼓勵,以及荳媽的配合,小荳荳逐漸成為了一個受老師和同學歡迎的陽光少年,並升讀了一所理想的中學。 憤怒的小荳荳是我當老師最初幾年時,遇到的一名學生。最初擔任其一年級的班主任,真的每天擔驚受怕,不是這位老師來投訴,就是那個同學的家長來電要求把他「趕出校」。但在我的教育旅途上,實在從未遇過天生想做「壞蛋」的小孩子。即使再頑皮的孩子,每個行為背後也總有他們自以為正確的理由。只要有人看穿他們的心,給予他們接納、鼓勵,幫助他們盡情發揮優點及改正缺點,他們最後也能踏上康莊大道。 憤怒的小荳荳,至今仍然不時跟我聯絡,訴說和分享其人生的點滴呢! 文:徐區懿華(福建中學附屬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童年就像暢銷書《窗邊的小荳荳》作者一樣頑皮,惜終生未遇上啟蒙的小林校長,唯冀盼成為學生的小林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8期]

詳細內容

窗邊的小荳荳:每個孩子都需被愛

日本作家黑柳徹子撰寫的《窗邊的小荳荳》,是啟蒙我教育思想的一本作品。內容講述與我小時候一樣、是別人眼中「頑劣學生」的小荳荳,遇上凡事包容、誨人不倦的小林校長,小荳荳因小林校長一句勉勵「荳荳啊!妳真是個好孩子!」而改變。 黑暗的童年時代 5至10歲,是我人生首個黑暗的時代。母親離家出走了兩次,平日沉默寡言的父親跟我說了我懂事以來最長的一席話:「你媽媽走了,因為妹妹還小,會跟着她,將來她長大後也會回來的。」母親後來也有回家,但沒過幾天又跟父親大呼小叫,進進出出。一個幾歲的孩子,不論心理還是生活上,都活得不知像人還是像鬼。或許是逃避現實或太無聊,我開始萌生不同的鬼主意,家中每個角落的東西都被我搜遍,能玩的、不能玩的,都被我一一「肢解」,如電視機、錄影機、電話、黑膠唱盤、可接駁米高峰的卡式播音錄音機等,拆完再砌回,運作正常沒有爆炸就是了。家中所有書籍包括《讀者文摘》、家庭健康指南等,都被我拿出來重讀數十遍;連電視播放無聊至極的賽車節目,我也會反覆看完又看,呆呆看着技術人員要用多久換車胎。 在學校裏也不見得好多少。班上測考名次每况愈下,跌至排名尾三,手冊滿佈「欠交全部功課」字樣。一個姓甘的老師用上更「甘」的方式對待我,經常大力地扭着我的耳朵以致我雙腳離地。當同學們都靜靜地上課時,我就是要把前面或後面的同學弄得生氣至哮叫,又或把同學的東西收起來戲弄一番。我試着實踐圖書中頑童所做的一切,氣得所有老師都提醒同學不要跟我這個「曳人」玩。 願意俯身傾聽的小林校長 10歲時,我看了《窗邊的小荳荳》這本書,感覺像看到天國的入口。書中的小荳荳,是一個令一般學校教師也感到頭痛的孩子,後來她轉到一所名叫「友緣學園」的學校,在電車教室裏上課,每天不但可以按時間表選擇先學哪一科目,更有願意俯身傾聽她的小林校長。 小林校長在我人生中出現,震撼之處,在於故事令我感受到一個內心充滿憂傷、沒人關心和理解,更沒有人明白需要和困擾的孩子,好像找到一條康莊大道,在他那裏找到力量。接下來,我幾乎每晚發夢自己在這所學校上課……相信誰也沒料到,當年我這顆小荳荳有朝一日會成為一校之長,有機會為很多孩子創造一個不一樣的世界。這個專欄,我將寫下昔日的小荳荳當上校長後,如何發掘更多小荳荳,並帶他們走進不一樣的世界。 文:徐區懿華(福建中學附屬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童年就像暢銷書《窗邊的小荳荳》作者一樣頑皮,惜終生未遇上啟蒙的小林校長,唯冀盼成為學生的小林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1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