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育兒記:向重書包說不

日本的新學期剛開始一個月,日本書包過重這個問題,又再一次在各大大小小的平台討論起來。 書包有半個小孩重 舉步維艱 功能還是其次,重要的還是書包的重量,只要你用手提起書包,你就會知道有多重 相信大家就算沒摸過,也一定見過日本小學生那款大書包,據說萬一小朋友不小心掉進水裏,它可以當水泡用,地震的時候也可以當頭盔等,功能多多。早年更曾被港媽追捧,價錢雖然恐怖地貴(一個大概要5萬日圓,約3600港元),不少家長依然不惜花重金代購。然而,書包買回來後發覺很不方便,容量太小,塞不進書桌等,很不適合香港小學生使用。功能還是其次,重要的還是書包的重量,只要你用手提起書包,你就會知道有多重,再加上書本重量,小學生真的舉步維艱。 除了香港學生書包過重,日本小學生也一樣,日本媽媽們也就這個問題在Twitter發功,最近一個「教科書の学校保管を進めてほしい」(要求學校保管教科書)的帖,轉發的家長多達數十萬人,於是傳媒紛紛做了不少調查報道。據2017年一個統計顯示,東京都內的學童書包平均重6公斤,其中更有一年級的書包重9.7公斤,而6歲小朋友的體重大概為21公斤,所以不少家長稱子女的書包起碼有體重的一半,有學生更有腰部、脊柱變形等問題。然而,文部省稱學校保管教科書與否的權力歸於校方,但一般而言,主科以外的東西,如圖工音體科目的課本或教材,都可留在學校。 多一點關懷 為學生「減壓」 最終為了小朋友的身體,校方態度也開始軟化,並要求老師盡量將學生所需的書本轉為工作紙 我的一個好朋友在國際學校小學部教書,她說最近的確有很多家長「婉轉」地反映書包過重的問題,PTA也要求學校保管學生的教科書,不過,由於學校的地方有限,不能為全間小學的學生設置保管箱,如只將書本放在櫃桶內,又不太安全,始終教科書也是學生的財物,稍一不慎,學校又多一層責任,所以校方堅拒作保管。校方跟PTA經過幾個月的磋商,家長拿出不少學生健康問題的數據,最終為了小朋友的身體,校方態度也開始軟化,並要求老師盡量將學生所需的書本轉為工作紙,同時也不會讓學生每天帶超過6本書籍,好讓學生能健健康康成長,家長們皆大歡喜。 聽罷朋友說這個故事,我也在猜想,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香港,學校會不會也可以學生的健康為大前提,少一點跟書商合作,多一點關懷,不硬要學生背上那個沉甸甸的書包?難為學生之餘,也難為了家長。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職場女性 懷孕要排隊?

試幻想如果你想當媽媽,但遭上司多番阻撓,要你按「時間表」懷孕,你覺得怎樣?最近在日本有一單關於「懷孕騷擾」的新聞被鬧得熱烘烘,令マタハラ(maternity harassment)再一次成為熱話。 話說愛知縣有一個於私立保育園工作的保育士(保母),最近告知園長她懷孕了。對這個有懷孕困難的保育士來說是天大好消息,對園長來說卻是不可饒恕的壞消息——因為這個「自我中心」的保育士,竟然不按照園長電郵所發出的「懷孕時間表」,按時段懷孕,令園長方寸大亂。 後來保育士每天工作時,不斷聽到冷嘲熱諷、閒言閒語,導致心情非常失落。 何謂懷孕時間表?原來園長早早已按照保育士的年齡和職級,指定了一個時間表,理應是讓另一名高級保育士先懷孕,但這個「極度自私」的保育士竟然不按本子辦事,不守規則搞出個「大肚子」來。後來保育士每天工作時,不斷聽到冷嘲熱諷、閒言閒語,導致心情非常失落。她跟老公已經不斷向園長道歉,事情還是得不到解決,最後老公去信《每日新聞》,揭發事情。 我聽到這些說話時覺得很難以置信,但我的朋友真的乖乖將生小孩一事延遲 我大學時期在圖書館兼職,也親眼目睹過類似事情。當時我跟一位前輩十分要好,她結婚兩年,先生是九代單傳,全家也想他們快點有小朋友。當圖書館長聽聞他們想要小朋友後,非常婉轉地跟前輩說,由於另一名同事在放產假,然後很有可能要放育兒假(最多大概可放一年半),為團隊着想,希望前輩於同事復職後才計劃生小孩子,不然圖書館便會大混亂。我聽到這些說話時覺得很難以置信,但我的朋友真的乖乖將生小孩一事延遲,說自己還年輕,如果現在懷孕的話真是個很自私的行為,很對不起館長;如果先生和奶奶依然心急的話,她寧願辭職也不想蒙上自私的罪名。 就是看見了這個小故事,我畢業後堅拒到日本公司工作,因為深知我跟循規蹈矩的日本女子性格太不一樣。我不覺得除了我跟老公外,誰有資格要我生或不生小孩,更何况,不是一計劃便會有啊! 其實不少傳統的日本公司,對於女性員工的婚假及產假都有一套時間表,我們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這些是女性於日本公司工作的潛規則。所以我不少大學同學非常努力學英文,或者假期時出國學英文,就是為了將來去「外資系」工作,不用受傳統日本公司的種種掣肘。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超環保媽 自製再造紙

之前提及過名古屋所在的愛知縣,是全日本數一數二最環保的縣,我有一個來自愛知縣的媽媽朋友Reiko,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環保人。她笑說,從小到大,父母也教她做一個有責任的公民,所以不可以隨便製造垃圾、要珍惜地球資源等。她有一個4歲大的女兒,年紀小小已對垃圾分類非常熟悉,同時也知道自己有責任愛護地球。這個媽媽教小朋友的一套環保方法,非常值得大家參考。 攪碎濕廢紙 曬乾即成 一、自製紙張 相信大部分小朋友也愛拿起筆在紙上畫公仔,MJ也不例外,通常我會給他一些用過的A4紙或者信紙,他便可用背面來畫畫。可是Reiko更厲害,會跟女兒一起recycle紙張!她每天回家,總會發現郵箱被塞滿林林總總的宣傳單張,每次把它們丟進垃圾桶時,總覺得非常浪費。 她在網上看到有方法可以將這些廢紙循環再造,便去參加一些相關的工作坊,把舊紙循環再造之餘,也可以當作育兒教材,一舉兩得。 女兒小時候會跟她一起做,到了3歲左右,女兒已經懂得自己做紙。製作過程也非常簡單: 1、先把廢紙堆在一個箱內,然後加水浸大概15分鐘,放入攪拌機內,再把攪碎的紙張堆在一起; 2、用篩把紙碎從水中隔出來,然後把紙碎鋪平,用毛巾吸乾,再曬乾; 3、只需一晚,再造紙張便能循環再用。 收集用剩蠟筆 焗融再用 二、蠟筆自己焗 大家都有用不完蠟筆的經驗,一般當蠟筆斷了,或者用到小朋友手指拿不到的時候,很自然會隨手丟掉。Reiko知道很多媽媽都有這經驗,便向所有媽媽朋友收集這些用不完的蠟筆,然後再拿回家重新改造。Reiko會先將這些殘殘舊舊的蠟筆分類,放入一些蛋糕模,再放入焗爐,冷卻後便可以再用。 三、食物紙盒變家俬 Reiko說,紙盒令她最頭痛,她曾嘗試用食物紙盒製作再造紙,但因為裏面有錫紙,不能再造。 後來她從兒童館取得靈感,用食物紙盒製作女兒的家俬和玩具,儲了一批新紙盒後,又再跟女兒造新家俬,盡量將廢物再利用。 聽罷她的分享,我自問真的沒有這股幹勁和耐性,但當知道原來有些日本媽媽這樣落手落腳,教導小朋友要珍惜社會資源和減少廢物,我覺得也要好好學習。畢竟這個地球屬於我們每一個人,而教導下一代正是我們父母的責任。好吧!那我就從學製再造紙開始吧!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媽媽你是否最疼我呀?

新年伊始,先恭喜大家在狗年身體健康,萬事順順利利!還有大概一個月,弟弟就要出世了,你問我害怕嗎?我可以答你,害怕得要命! 第一怕,就是害怕照顧初生嬰兒,掃風、洗肚臍、洗澡,所有東西我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雖然很多人說第二次很快會上手,但我還是有點擔憂。第二怕就是MJ的情緒,也是我最擔憂的事情。依我自己的經驗,每當我的學生有弟妹出世,他們的行為也會一反常態,萬一處理不好,對小朋友的情緒發展也有影響。 例如我有個兩歲半的男學生,全學校的老師都疼他,因為他每天進課室時也特別開心,上課又留心,從來不會搗亂;但自從他弟弟出世之後,他每天上學時也會上演一場「大龍鳳」,拉着媽媽不放手,每朝至少哭上30分鐘,整天也悶悶不樂。我跟partner每天跟他聊天,逗他玩,得知他媽媽將每晚的故事時間取消了。他覺得每天媽媽送他來學校之後,弟弟就獨佔媽媽,他很擔心媽媽從此不愛他,所以衍生了種種行為出來。最後我們叫媽媽多留意,特別是以往的習慣,不要只顧BB而忽略大兒子的感受,慢慢地他也回復以前一樣。 呷弟弟醋 開心果變大喊十 當我的肚子一天一天變大,加上有胎動之後,MJ漸漸察覺這個寶寶好像有點不一樣 雖然MJ只是個三歲小人兒,但情緒理解發展得特別快,所以婆婆更加叮囑我不能掉以輕心。最初我告訴MJ,有弟弟在媽媽的肚子裏,他也不以為意,可能以為好像他的娃娃baby jenny一樣,不會動,只會賴尿(baby jenny是個教potty training的娃娃);但當我的肚子一天一天變大,加上有胎動之後,MJ漸漸察覺這個寶寶好像有點不一樣,我也不能時常抱他,他的行為開始有異樣,不時問我:「媽媽你是否最疼我呀?」或者「媽媽,我很擔心你去醫院啊!」等等。所以在懷孕大概十多周時,婆婆已經開始幫我為MJ準備心情。 千萬別說「生個弟妹做你玩伴」 很多育兒書也教父母跟小朋友說「因為我們愛你,所以想給你一個玩伴」,婆婆卻叫我千萬別這樣說,因為在小朋友的感受裏,他不單感受不到你們所說的愛,更不明白為什麼你們要帶個「大喊包」來搶走父母。婆婆送給我的育兒啟蒙書《童年的困擾》裏說道,小朋友會有擔憂和恐懼,與其說將來如何美好,倒不如早點為他們作心理準備。身為遊戲治療師的作者海姆‧吉納特建議父母跟小朋友說:「將來弟弟或妹妹會整天哭,常常黏着爸爸媽媽,哭着討媽媽的奶,爸媽知道你會覺得爸爸媽媽對你的愛減少了,但我告訴你,我們對你的愛並不會減少。如果你覺得爸爸媽媽忽略你,你一定要告訴我們,讓我們知道你的感受,我們便會加緊留意,不會讓你有如此的感受。」 很多人會問,年紀小小,怎會明白如此複雜的情緒,但我知MJ真的懂。現在,每當MJ表現一點不安,我便會不斷強調——爸爸媽媽不會因為有了弟弟而對你的愛有所不同,我也很欣賞你將感受告訴媽媽。我們不斷鼓勵他,一有任何負面情緒時,便跟我們傾訴,成為一個習慣。雖然不知道之後的日子會怎麼樣,但起碼MJ會知道,家人永遠也是他傾訴的對象。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訪名古屋 親會真.環保

PET bottle要先除掉樽上的膠紙,拿開樽蓋及洗乾淨,才能回收。 一家人新年時到名古屋玩,發現名古屋非常kid-friendly,而且愛知縣也是全日本數一數二最注重環保的縣。 在日本,每縣每市都有自己的一套垃圾分類制度,居住的大廈一般會貼有相關海報,住客必須嚴格遵守。日本的垃圾分類一向很細緻,以東京為例,有可燃燒垃圾跟不可燃燒垃圾之分,不可燃燒垃圾中又分PET bottle(保特瓶,即用指定樹脂製成的膠樽)、一般塑膠等等。居民必須購買區內指定的垃圾袋,然後把垃圾放入相應垃圾袋內(如果不用指定的垃圾袋,一般垃圾分類公司不會收取),再根據指定日子去丟垃圾。 這裏的垃圾分類很細緻,單是不可燃燒垃圾也有8類之多 說回愛知縣,在朋友家住了數天,我驚覺朋友每朝也要去一趟超級市場丟垃圾,「因為新年沒有人收集垃圾嗎?」我好奇地問。「不是啊,一般大廈也不回收PET bottle,愛知縣規定必須要丟到指定的收集站。還有這裏的垃圾分類很細緻,單是不可燃燒垃圾也有8類之多,所以我一般會將PET bottle、膠瓶、盛載肉類的塑膠碟等一併帶到超級市場棄置。來了名古屋後,我們盡可能減少使用PET bottle,以免麻煩!」聽罷覺得非常抱歉,這幾天的PET bottle都是我家帶來的,特別是冬天,看到有熱茶的自動販賣機便會買一瓶保保暖。原來自己的私利,為他人帶來了不便,感覺十分不好意思。 朝早出門口 只為丟膠樽 以前以為PET bottle可以循環再造,對社會的損害比一般膠樽少,但聽在名古屋某大牌子工場工作的朋友說,名古屋因地理位置關係,特別多工場設廠,垃圾自然多。雖然PET bottle可以循環再造,但始終也是膠,最好都是減少使用為妙。愛知縣設立嚴謹的垃圾分類制度,目的就是希望居民減少垃圾。 自己處理廚餘 賞你買餸錢 吃完飯,我們一起幫手收拾,正想把廚餘丟到垃圾桶,朋友把我喝停,給了我一個特別的膠桶放廚餘。原來政府鼓勵居民自行處理廚餘,居民可以免費借一部廚餘處理器,如果你想自己擁有一部,政府也會資助。每公升處理好的乾廚餘都可以帶到指定的收集處,換取100日圓的蔬菜券,或者一些收費垃圾袋(即需付費購買的指定垃圾袋),所以很多居民也會自行替廚餘分類,減少廢物。 只是短短幾天,我們夫婦覺得很慚愧,平時帶環保袋、少用即棄餐具、帶毛巾少用紙巾等等,已經自覺有為地球出力;但經過這趟旅行後,才感覺平時所做的很微不足道。從此我要減少飲用PET bottle的飲品,盡量將可回收的東西,如盛載肉類的膠碟、樽蓋、即棄餐具等,自行帶到超級市場回收,最好的是,與其言教MJ要愛惜地球,不如身體力行,一起學習怎樣為我們的未來出多一分力。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Papa不公平最討厭!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先祝大家在新一年健康快樂,一家愉快! 今年我們一家到名古屋過年,因為我老公Moses的好朋友最近在名古屋工作一年,我們趁新年去拜訪之餘,再去玩玩。東京相距名古屋大概四小時車程,去程非常順暢,MJ全程很合作,在完全沒有DVD、YouTube下也能安靜多個小時,讓我們順利到達。 Moses的好朋友是我們的大學同學,在東京的時候,他們一家人跟我們住得很近,差不多每隔一兩個星期便會見一次面。他們有一個歲半的女兒Eri,從小特別喜歡Moses,連第一個說的字也是「uncle」,所以今次見到uncle,Eri每天也如影隨形,想要uncle抱着,我老公當然也樂意。 住朋友家 對MJ特別嚴厲 我們這次住在朋友的家,但為怕朋友不喜歡的關係,Moses對MJ特別嚴厲,只要他稍為做得不好或者影響到Eri,例如MJ很快吃完飯去玩玩具,Eri只吃一半便跟隨MJ去玩,Moses便會嚴厲罵他。 MJ跟我說,覺得Papa這幾天不開心,常常罵他,我試用最淺白的言語解釋,但大人世界的待人接物實在太難一一說得清。 如是者過了三天,臨走前有一次,MJ跑上朋友的牀上跳,Moses即時把他拉落牀並責罵他,之後Eri也跟着跳,但今次Moses沒說一句話。為公平起見,我跟Eri說她也不能跳,但MJ之後問Papa,為何只罵他而不責罵小女孩,Papa只解釋不可以在朋友家裏跳彈。由於我忙着抱Eri,也沒有機會安撫MJ,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遊戲療法 15分鐘安撫情緒 為了避免交通擠塞,我們在長假期完結前一天打道回府,早晨七時出發,但仍逃不過大擠塞的噩耗,車子駛到一半已見龍尾。我們去了一個中途站休息,MJ想喝蘋果汁,但自動販賣機裏他最喜歡的牌子售罄,找了兩三部也如是,他開始嚎啕大哭,說一定要這一部機的蘋果汁,我們建議到別處找也不願意,又說不想要Papa。 僵持了超過15分鐘,老公的耐性開始用盡了,惡形惡相說:「𠵱家我數五聲,你要冷靜,唔冷靜我就帶你返上車!」MJ哭得更大聲。我每天對着MJ已三年了,很清楚他不是因為蘋果汁而發脾氣,便要老公上車迴避一下,讓我處理,剛好之前上了一個遊戲治療的課程,真是合用。 我說:「你𠵱家好嬲好嬲,好嬲𠵱家無得飲蘋果汁。」他點頭。「你好嬲Papa咁惡」他也點頭。「你頭先唔想要Papa,我估你唔係𠵱家先嬲。」他點頭。我突然靈機一觸:「你嬲Papa今朝罵你,你唔鍾意Papa今朝罵你唔罵Eri。」他點頭,哭着說Papa沒有罵Eri,「你覺得Papa唔公平」。他點頭。「你覺得Papa唔惜你而惜Eri。」他又點頭,然後我慢慢將這幾天的情况逐一跟他解釋,又告訴他下次如果覺得不公平,可以隨時找我們傾訴。他抒發完情緒後,奇蹟地冷靜起來,我看見旁邊有個草地,我跟他在寒風中跑了幾個圈,然後他乖乖地上車,並主動跟Papa道歉,非常合作地捱多四個多小時的擠塞。 Moses非常驚訝他只離開15分鐘,兒子竟然肯主動道歉。我將整個對話再說一遍,他才恍然大悟,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抱着Eri會讓MJ嫉妒,自己罵少了Eri一句,會讓MJ覺得那麼不公平。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很有耐性的人,但原來對着自己的兒子,耐性會瞬間消逝。翌日我們帶他放風箏,去動物園,而Papa比平時給他更多注意,就此Papa上了寶貴一課!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抗拒產前篩查?

早前匆匆回港兩次,主要就是因為要做T21(敏兒安safeT21express)及結構性超聲波檢查,做媽媽們的你應該一看便知道,對啊!我.懷.孕.了! 其實有過上次不愉快的經驗,我老公不太贊成我在第一孕期坐飛機,山長水遠回香港做測試。做過T21或者其他唐氏綜合症產前篩查的媽媽們也知道,差不多於懷孕第10周就要開始做這些測試,但我問我的婦科醫生,卻說不提供這個測試。我覺得很奇怪,日本的科技那麼先進,竟然沒有任何唐氏綜合症產前篩查,而且也不建議孕婦做。自從上次小產之後,沒有想過那麼快又再懷孕,還非常擔心早前的小產經驗會影響胎兒發展。幸好問了多個婦科醫生,他們說只要我沒有覺得不舒服或者流血的話,問題也不大。 不過,有過小產經驗真的會有點陰影,在第一孕期,我差不多每半個小時就要上廁所一次,看看有沒有好像上一次般流血,這個陰霾不足為外人道;要等到踏入第12周,我的心情才開始安頓下來。 今次終於明白為什麼說媽媽們很勇敢,因為對於曾經小產的媽媽來說,要再一次拿出勇氣來懷孕,原來相當不容易,但為了自己的孩子,再驚恐也會勇敢面對。 我有一個媽媽朋友,剛剛踏入高齡產婦年齡,她跟丈夫也希望在日本做唐氏綜合症產前篩查,但看了3個醫生,都說沒有提供這個測試。上網只找到一所診所提供測試,但屬有導致小產風險的測試。他們周圍打聽,最後找到一間診所提供用血液檢驗、沒有小產風險的測試,費用雖不菲,他們也不管了。但在測試之前,他們要簽下一份同意書,意思是在父母強烈意願下,醫生才做測試,並非醫生提議之類。而在抽血的過程中,醫生也千叮萬囑,結果無論如何也千萬千萬別放棄寶寶,要我的朋友首肯,醫生才幫她抽血。 先利申,由於我有宗教背景,也不贊成墮胎,但我尊重各人有各人的自由。之前我看過一篇文章,說冰島醫生一般會介紹父母接受有關檢查,雖非強制,但仍有逾八成孕婦願意接受檢查,所以冰島近年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嬰兒數量大跌。其實香港也一樣,只要你去公立醫院檢查,也會提供唐氏綜合症產前篩查,所以我沒想過要在日本找地方做測試是如此困難。作為一個準媽媽,我相信全世界的媽媽也希望知道自己的胎兒健康與否,手腳是否齊全等,很多父母不是因為一得悉有病便要放棄,但有個心理準備,或拿取多一點資料,為未來的寶寶作更好的準備。 文﹕椰菜媽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孩子是令家庭改善的力量

由小到大,都是一個典型不愛執拾的人,外表整整齊齊,房間凌亂不堪,自小有一套亂中有序法則。無論媽媽怎樣勸誡,我也沒有改變,也不覺得要改變,直至在日本看到一篇報道說,雜亂無章的父母會影響孩子一生,我才扚起心肝去改變自己。 以身作則 改掉凌亂壞習慣 大家都知道日本人特別愛收納,我看的那篇文章就是說,擅長收納的父母能培養出有歸納能力和組織能力的小朋友,從小訓練把東西分類,也有助他們的腦部發展。做記者多年,總會有些職業病,就是不停fact check,我不會貿貿然輕信這些報道,隨即問椰菜婆婆:小朋友學習分類是否重要?婆婆秒殺我:「當然重要啦,就是因為我沒有從小訓練分類執拾,所以你的歸納能力那麼弱!」(下刪一萬字) 回想起來,我身邊讀書讀得好的朋友全都非常整潔,無一像我一樣;然後我在網上看了一段有關美國spelling bee(串字冠軍)的紀錄片Spellbound,大部分參賽者的房間都井井有條,我頓時醒覺。當然我不是要鍛煉MJ成為spelling bee,但我慢慢開始相信,自小培養好的歸納能力,對將來一定有利無害。 跟日本媽媽讀收納課程 教小朋友,一切由身教開始。 於是我慢慢開始我的收納旅程,先去看有關收納的書,幸好日本有多不勝數的收納書本、雜誌,而我的啟蒙書就是出版了79版、由資深收納整理師麻里惠所寫的《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這本書猶如一本哲學書,麻里惠說:「丟掉很多不需要的東西,你就會發現自己的生活中真實想要做的事情。」 看罷,真的想更快擺脫我的壞習慣,於是我向一些日本媽媽請教有關收納的心得,誰知一跟日本媽媽說起收納的話題,她們便滔滔不絕,還介紹了社區中心的收納課程給我。原來很多主婦都會報讀收納課程,讓她們更有效「處理家事」。報讀課程的太太,大多跟我一樣家裏凌亂不堪。 小改變漸成大改善 這個課程主要就是要一洗各主婦覺得執拾是一件苦差的概念,導師洗腦式地告訴我們:每天只需要用5至10分鐘執拾,不出一個月,家裏便從此變得不一樣,而做起來又不會覺得太辛苦。她又告誡我們,最初千萬不要挑戰難度,整理衣櫃、櫥櫃等都是大難關,起步時只需學將小朋友的玩具分類,然後在盒子貼上標籤,再動手跟小朋友一起做分類執拾,接下來慢慢開始整理廁所、廚房,餘此類推,但千萬不要覺得有壓力。當收拾開始成為一個習慣之後,任何人也阻止不了。 我的收納生活大概開始了3個月,最初真的覺得難過登天,但當整間屋慢慢變整齊,有了一個系統去擺放物件之後,全家搜物變得更容易,心情原來也會變好。一個小孩的來臨,真的會令家庭有很多的轉變! 文:椰菜媽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