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育兒記:弟弟開展上學旅程

漫長的暑假終於告一段落。日本的疫情雖然還未能完全受控,但全國學校已紛紛開學。東京各區不少中小學更早於8月中已開學,來填補之前因疫情而停課的進度,而我兒子就讀的幼稚園也於原定的8月31日開學。 日本媽媽代縫入園套裝 弟弟剛好兩歲半,我們也安排了弟弟於新學期與MJ一同上學。在日本準備入學,其實是一個頗大的工程,因應不同學校的需要,家長需自家製造一系列飯盒袋、繪本袋、鞋袋等等,雖然坊間有不同公仔的入園準備套裝發售,但因為每間學校所要求的尺寸不同,校方也會再三提點家長最好自己製造,是一個「愛的表現」。對於毫無縫紉技巧的我來說,其實真的相當徬徨,家中沒有衣車之餘,如何剪裁布料也無從入手。MJ當年的入園套裝是由我好友的奶奶縫製,但朋友奶奶今年身體抱恙,我也不好意思再叫她老人家縫製。在我徬徨之際,一名日本媽媽知道我對縫紉毫無認識,她非常友善,叫我買好弟弟喜歡的布料,她可以幫我縫製學校所需的袋子,我堅持說要付她人工費,她便推搪說知道我們是外國人,入讀日本人學校已經不容易,只希望能幫到手,真的非常感激這名日本媽媽。 提早認識學校哥哥姐姐 此外,由於MJ就讀的是混齡教育的蒙特梭利幼稚園,弟弟也會在課堂見到哥哥,理應比較容易適應。畢竟這是弟弟第一次跟家人分離上學,雖然整個暑假也不斷預告,但也有點擔心。一眾日本媽媽知道弟弟也會在這個新學期入讀,她們相繼於暑假時相約MJ跟弟弟到不同公園或水池嬉戲,好讓弟弟能認識哥哥姐姐們,盡快適應學校生活,感覺孤獨的時候也不會太害怕。 人生新旅程——有賴一眾友善的日本媽媽,弟弟能順利展開新旅程。(作者提供) 終於到了上學日,MJ跟弟弟準備好了,在門口等着校車到來,弟弟緊緊抓着我的手,我問他是否有點緊張,他點頭。校車到了,MJ的同學欣喜地喊着弟弟的名字,弟弟笑着上校車,MJ跟我說會好好照顧弟弟,我也放下了心頭大石。我以往有學生在頭一個星期不哭,之後連續哭了半年,只能希望弟弟能適應新生活。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0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飼養獨角仙

7月無聲無息地完結,夏天已過了一半。日本雖然沒有再停學,但因為疫情關係,MJ的幼稚園也提早放暑假。今年跟往年不一樣,不祈求去海外度暑假,全家人平安健康已十分滿足。 捉昆蟲觀形態後放生 (作者提供) 每年夏天,也是昆蟲四處覓食的時節,公園裏不難發現蝴蝶、蚱蜢、螳螂、甲蟲等的蹤影。日本小孩一般也會戴上帽子、手執一把長長的網,再預備一個100yen店的昆蟲觀察盒,有的在撲蝶,有的在捉蚱蜢,有的甚至會去捉蟬,好不忙碌。MJ一向也對動物有濃厚的興趣,今年更開始對昆蟲有興趣,每天也跟同學到公園捉蟲,那一般捉回來的昆蟲會怎樣處置呢?日本媽媽說所有在公園捉到的昆蟲也一定要放生,一般捉蟲只是讓小朋友觀察一下昆蟲的形態,觀察過後便放走,有些小孩卻會先帶回家,從昆蟲圖鑑上看看其名字及特徵,然後再放走。 獨角仙完成任務後死亡 不過日本媽媽說也有例外,那便是國產獨角仙。日本男孩對獨角仙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因為獨角仙外形漂亮,一年一生,所以很多人也會當寵物養。MJ有個同學仔特別喜歡獨角仙甲蟲,家裏飼養了多隻獨角仙,久而久之,MJ也開始嚷着要去捉獨角仙。每年夏天,是獨角仙出沒的季節,獨角仙一般以樹汁和腐爛食物維生,所以在樹林或枯葉上會找到覓食中的獨角仙,但因為獨角仙是夜間活動的昆蟲,所以要捉野生獨角仙,必須在晚上至清晨這段時間。我老公也是個昆蟲狂熱分子,他們倆一早5時多出發到河邊捉蟲,可惜捉了一朝也撲空,幸好有個哥哥見到MJ也是去捉蟲,送了他一隻雌性獨角仙。這個哥哥更建議我們去寵物店幫這隻獨角仙配種,讓牠們繁衍下一代、觀察牠演化的過程,聽罷,昆蟲父子立即到寵物店買了一隻雄性獨角仙。由於7月中至8月中是獨角仙交尾高峰期,我們也準備了一個交尾set(如想獨角仙交尾,一定要放牠們在一個小盒子。從網上看獨角仙一般只會交尾幾次,而我們家兩隻獨角仙卻交尾一星期,一個星期後,我們便將牠們換到一個大盒子,以及預備好一系列產卵set(要特別買產卵木,更要先浸水5小時,再放涼4小時),之後數天看見雌性獨角仙不斷轉入泥土,我們猜會不會是產卵成功呢?但不到一星期雌性獨角仙卻突然死亡,MJ非常失望,以為產卵失敗,當爸爸想埋葬獨角仙之際,卻發現牠身旁有白色的卵,然後找找看,發現最少有15個卵,兩父子又悲又喜。 獨角仙一生的任務,便是要繁衍下一代,而獨角仙媽媽在死前也終於完成了這個使命。大自然真的十分奇妙,我雖然不太喜歡昆蟲,但也樂於研究各種昆蟲的生態,有幸可以伴着兩個兒子,一同開拓大自然的奧秘。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5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嫲嫲湊孫?日本媽媽怕怕

跟日本媽媽說起香港的家庭大部分也有工人姐姐幫手做家務,不少媽媽也大叫「很羨慕」!不過當我提到也有不少家庭靠祖父母幫手湊小朋友,她們則說不用了。 跟日本媽媽熟絡了,漸漸開始可以多問一點點問題,一點點地流露真性情。有個同學的媽媽在診所當兼職護士,最近因為女兒生病了,不得不向診所請假,但上司卻很不悅,說她只顧及女兒而不理會病人感受,她受了氣便跟我們呻一呻,後來得知原來她奶奶跟她住得十分近,我不禁問:「為什麼不能讓奶奶來幫忙湊女兒呢?」媽媽們異口同聲說很多日本奶奶也覺得照顧小孩是媽媽的責任,不會多插手。數小時甚至半天還可以,但全天候照顧小朋友,兩者也不想。 不會直接責罵孫兒 假若香港嫲嫲看到孫兒吃飯的時候狼吞虎嚥,弄得滿枱也是飯,想必一定會責備兩句,然後一邊清潔枱面,一邊囉嗦說着一些中國人應有的餐桌禮儀等,但原來日本的嫲嫲,當看到孫兒吃成這個樣子,一般只會一邊微笑着,一邊收拾,因為如果她直接責罵孩子的話,就變相是責罵媳婦沒有好好地教孩子吃飯,媳婦就會不高興;如果媳婦是全職媽媽,那麽日本奶奶便有可能笑笑地單打一句:「平時在保育園有老師陪同,吃飯應該很乾淨吧!」但聽慣弦外之音的日本媽媽,當然知道奶奶的真心話,所以一般日本媽媽也不想讓奶奶看到孫兒失禮的時候,或者自己失禮大罵孩子的一面,為了大家的和諧,還是不要麻煩奶奶為妙。日本媽媽說外婆倒是會責罵孫兒,不過自己也同樣會被罵,以免麻煩,日本媽媽也寧願自己辛苦一點,交給學校或者自己湊,起碼不用受氣。 縫製入學用品表愛意 那麽日本的祖父母,一般怎樣表達對孫子的愛呢?住得比較遠的祖父母一般也會送上時令水果,大部分祖母則會幫孫子縫製入學用品。日本的幼稚園或者小學,必定要預備飯盒袋、鞋袋、衣服袋等,大部分的學校也有自己特別的尺寸,這些袋子很多時候便是由祖母縫紉。她們會用上孫子喜愛的圖案,然後準備一至兩套入學用品,我問過MJ同學的媽媽們,清一色也是由祖母縫紉,只有我們家是買的。最近因為新冠肺炎,祖母們也為孫兒縫上不同公仔的布口罩,害MJ每天也問我為什麽婆婆沒有為他做超人口罩,我只能說大家文化不同,婆婆和媽媽的針黹也停留在中學時期。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1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復課安排

日本政府於5月25日正式解除全國的緊急狀態,東京的學校也相繼宣布復課,學校到底怎樣安排?家長們的心情又怎樣呢? 日本政府先於5月14日解除39個縣的緊急狀態,但北九州上學不夠一個星期,疫情立即反彈,北九州市一所小學有5名學童感染新冠肺炎,同市另有3所中小學合計5名學童確診,這些學校須即時停課消毒。看見這些新聞,東京的家長也同樣擔心,幼稚園的媽媽們每天也在群組訴說心情,大家對復課雖然有點忐忑不安,但能結束這段隔離日子,也掩蓋不住興奮的心情。 兒子擔心日文退步 對於復課的安排,不同市區也有所不同,我所住的那一區,中、小學及幼稚園統一在6月1日復課,以我兒子的幼稚園為例,學校將全班人分為A、B兩組,他復課後頭一個星期只需上課1個半小時,兩個組別交替上學,然後第二個星期延長至3小時,到第三個星期將兩班融合,觀察6月情况,校方再決定7月開始全日課程與否。而所有學生及教師也必須戴上口罩,學生需每天更換毛巾及紙巾(毛巾是洗手後用來抹手,紙巾則用來擦鼻子),學校也不會再供應麥茶,學生需自己攜帶水樽。MJ停課3個月,一直也有跟同學每天視像會面15分鐘,現在終於能見到同學,心情也分外興奮,但仍會擔心,如擔心自己的日文會不會退步了很多,不明白教師說什麼,朋友們會不會不跟他玩等,幸好日本幼稚園一向以玩樂為主,沒有太大學習壓力,相信幼稚園比較容易適應復課。 不能跟同學聊天 失上學樂趣 跟日本鄰居談起復課,她說區內小學三年級的兒子較難適應,她兒子的學校也同樣採用輪班制,頭一兩個星期每周只需上課一天,時間為兩小時。學校將一班學生分成4組,每組大概7至8人,大家梅花間竹地坐,保證前後左右的座位也沒有任何同學,而教師座位前有一塊大膠片,感覺好像一個透明房。回家時教師也叮囑學生在路上盡量避免跟同學談話,要立即回家。鄰居說兒子回校兩星期,不但不能跟好朋友一起上課,更不能跟同學聊天玩耍,完全失去了上學的樂趣,她說兒子由本來期待回校上課,到現在已經開始想念Zoom了。 停課3個月,無疑小朋友也不太習慣學校的「新生活」,作為家長,我想我們的角色就是要跟小朋友一起經歷這個過程,多了解子女的感受。這個時期很不容易,回想最初lockdown時期也十分痛苦,一家人經過了3個月的磨合,感情也變得更好,我始終確信只要一家人互相支持,問題能迎刃而解。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8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人,說好的留家抗疫呢?

日本的緊急事態宣言已頒布了一個月,但疫情仍未受控,首相安倍晉三於黃金周期間宣布將緊急事態宣言延長至5月尾,惹來民間不少反對聲音。 朋友們看見新聞報道池袋、新宿等地人迹罕見,都驚訝日本人不需要像中國或其他歐美國家一樣,發出嚴厲外出警示也能乖乖安坐家中,全民「外出自肅」,齊心留家抗疫。可惜日本人並沒有大家想像般全民禁足,商業地區的人流的確減少了八成以上,但住宅區的超級市場、公園及海邊地區仍人頭湧湧。 膊頭貼膊頭玩彈珠機 日本人一向喜於黃金周外遊,今年因疫情關係難以出國,但並沒有減退他們的旅遊欲望,不少日本人於是轉戰沖繩、宮古島等地區。黃金周前,沖繩知事玉城康裕在社群媒體發文,發現有6萬人訂機票準備在黃金周前往沖繩旅遊,立即呼籲日本國民取消黃金周前來沖繩旅遊的計劃。不過呼籲還呼籲,不少日本人卻照原定計劃外出。除了一般熱忱旅遊的人士,一眾不肯關門的彈珠機店及彈珠機支持者也一律不聽政府勸告,依然故我,密麻麻膊頭貼膊頭打彈珠機。這些自私的人苦了一眾乖乖休業的商家老闆們,以致這個月也多了自殺、家暴、偷竊等罪案發生。 日本媽媽想孩子上課? 如果你問我,比如香港人的抗疫意識達99分,日本人大概只是50分。我覺得日本人明白全球疫症蔓延,但他們仍是不太理解social distancing的重要。例如MJ學校也宣布停課至5月尾,不少家長也開始有微言。PTA會長舉行了一個視像家長會,讓大家討論一下學校能怎樣支援這段停課日子,有人提議視像上課,大比數媽媽卻支持全部學生輪流上課,例如小組形式2至3人上課,或者單對單補習形式。我不禁問了一個問題,假若教師病了,全部學生不是也很危險嗎?大家也支吾以對。作為幼稚園教師,將心比己,我自己病了傳染學生也不好,同時也不希望學生病了傳染我,所以大家保護學生時,也要保護教師。 而大家談到有沒有去公園,眾多媽媽也不約而同說每天也去,有些更說相約其他媽媽一起去公園野餐。其實區內每天早上及中午也定時有廣播,勸喻區內市民盡量不要外出,明白有小朋友真的很難整天留在家,幸好我的房子有個露台,閒時在露台畫畫、種植,要走動便到外面停車場位置打羽毛球、跳跳繩等。日子不易過,但為了更快回復生活,更要努力。 看到香港多日錄得本地零確診個案,便相信我們香港人的一套抗疫方法非常奏效,期望日本人可以效法台灣及香港,盡快走過這段困難日子!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3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停課令混亂 日本媽媽生氣了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終於在4月7日頒布「緊急事態宣言」,不過他揚言並不等於封城。 其實在安倍宣布「緊急事態宣言」之前的一個星期,日本人已經開始人心惶惶。3月底不少人也在通訊軟件中瘋傳一條信息,疑似是由電視台新聞製作人發出,內容大概是安倍將於4月初宣布封城,大家將會被禁足,公司請預先做好準備,市民也要盡早準備食物、生活用品等。今次日本人也開始緊張起來,不求fact check,全部人湧上街入貨。到3月30日,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稱絕無封城一事,日本還不到宣布緊急狀態的程度,但日本人也心知不妙。 4月初的那個星期真的不好過,日本上班族仍不能在家工作,每天需乘坐「滿員電車」上班,擔心自己感染新型肺炎之餘,又擔心不上班會被老闆責罵;一班家長們也一樣憂心忡忡,全國學校大部分也定於4月6日開學,但政府或學校並沒有就4月如期開學與否發言,令眾家長們不知所措。 有人回鄉避疫 有人堅拒停課 坊間很多人說「緊急事態宣言」不是封城,其實沒有什麼大作用,但宣言頒布後,東京不少公司也開始要求員工在家工作,百貨公司、商場等也開始休業,而關東一都三縣(東京都、千葉縣、神奈川縣及埼玉縣)的小學、中學及大學也宣布將延遲至黃金周後(5月6日)才開學。那幼稚園及保育園呢?在東京的按地區而定選擇開學與否,例如世田谷區的病例比較多,政府便劃一要求全區的幼稚園及保育園休園至5月,但我居住那一區並不是政府要求休園的區域,而且我兒子MJ所讀的屬私立幼稚園,所以開園與否毋須跟隨政府指引,交由校長而定。 其實無論開園與否,我早已跟校長請假至黃金周。我知道有其他家長跟我一樣擔心,也相繼請假,有些甚至已回老家避一避風頭;當然也有媽媽覺得肺炎不是什麼一回事,當PTA主席跟我們宣布校長因學生健康理由,決定休園至5月時,有兩個日本媽媽即時在群組大罵,說政府沒有說停課,為什麼校長自把自為,更要求各家長們投票。這兩個媽媽定必是極之生氣,才會在群組說心底話,因為日本媽媽在群組一向都是噓寒問暖,說一些客套話,這次僵局我也是第一次見。要媽媽們在群組上表態,根本沒可能。最後PTA媽媽私下跟這兩個媽媽接觸,再跟校長開會才得以終結。我另一個朋友的幼稚園也有類似的停課爭議,繼而引發不愉快事件,網上也有不少家長甚至學校,對政府的指引不清晰表達強烈不滿。 香港大部分家長們已估計今年開學無望,日本疫情愈見嚴重,情况如沒有任何改善,開學也應該遙遙無期。現在只希望少了人上班,少了人去應酬,少了人去喝酒,日本人能合力「stay home save lives」,共同抗疫,扭轉日本情况。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0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自製停課的「異類」

朋友在新聞上得知日本的情况,都擔心我們,如果日本人有香港人半分擔心,抗疫工作應該可以做得更好。 日本的新學期將於4月1日開始,首相安倍晉三在議會上宣布學校將不會再停課,學校如期開學,電視新聞節目訪問了不少家長也表示贊成,因為停課真的拖慢了學業進度。日本停課只包括小學及中學,當中不包括幼稚園,東京除了國際學校的幼稚園外,不少仍繼續開學,MJ的學校也不例外,他學校剛剛才於3月23日開始放春假,4月6日再開學。 健康比任何文化、學業重要 作為香港人,我的警覺性也甚高,我從3月份開始已經沒有讓兒子上課,自我製造停課。當我告知校長我會等疫情過了,才讓他上課,校長有點驚訝,因為政府並沒有要求幼稚園停課,但我卻如此擔心,他不斷跟我解釋學校已經要求所有教職員及學生戴上口罩,而校園內也增加了消毒設施,同時會不時提醒學生洗手,好讓我安心。我點頭示意明白,但同時也跟校長交代我的不安,畢竟這個病毒仍未有藥物治療,沒有病徵也可以是帶菌者,為人為己,我把兒子留在家中方為上策。校長最後也明白我的憂慮,並定時通知我學校的狀况。 MJ的幼稚園屬小規模,所有媽媽彼此認識,而大家在通訊軟件上也有一個群組,關係非常緊密。每次有學生遲到早退,不用乘搭校車,或請病假,日本媽媽們也會在群組告知大家一聲,當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向群組說一聲,但入鄉隨俗,我自己也一樣會交代一聲。這次自製停課,我跟老公商量了良久應不應該在群組交代,因為大家一定會覺得我太緊張,隨後向一些香港媽媽請教,最後決定在群組長文交代一次。不出我所料,大家反應超大,可能背後反應更大,但我不會因為要「合群」而讓兒子上學,有些比較熟的媽媽也明白我,她們也很擔心孩子在學校染病,但可惜丈夫不贊同停課,所以無論怎樣憂慮也不想變成異類,只好繼續讓兒子上學。相反,我老公可是非常贊同,健康比任何文化、學業更重要,很多人問我非洲人的抗疫態度如何,是否跟日本人一樣佛系,我老公可一早已買定口罩、消毒用品,他說非洲因為經過多次的嚴重疫症,所以一聽到大疫症來臨,也如臨大敵。肯尼亞得知有一個肯尼亞人入國後染病,已即時關閉所有商場、教堂,停止一切活動並停課至另行通知,全國支持。 漠視政府勸告 聚眾賞花觀拳賽 抗疫工作是全民運動,看到日本人漠視政府自肅的勸告,仍然約朋友賞花,依然舉辦6500名觀眾的拳賽,便知道日本爆發疫情的可能性甚高。希望東京奧運延期一年,政府放下心頭大石,可推行一些強硬措施抗疫。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7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停課 家長震驚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仍未得以控制,香港、台灣也相繼停課,上星期日本的小學、中學和高校也開始停課,不過這個決定卻受到日本人猛烈抨擊。 話說早於2月26日,北海道、千葉縣的市川市,以及大阪府透過互聯網,各自向市民宣布由於疫情不斷擴大,位於當地的公立幼稚園、小學、中學及高校也將於2月28日起停課。到了2月27日黃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突然於電視直播中宣布全國小學、中學、高校也會由3月2日起停課至大約4月5日,直至新學期開始。發布後電視台隨即在街頭訪問了不少小學生家長,大部分也大為震驚,由於他們是雙職父母,不知道該由誰來照顧小朋友。電視更訪問了一些校長及教師,他們說對停課的安排也一概不知道,並開始擔心畢業禮的安排。 對新病毒不認識 以為孩子不會中招 為何日本人對停課反應這樣激烈?首先,最大原因是日本人對這個病毒不認識,我身邊有不少媽媽朋友仍然覺得這個病只針對長者,小朋友不會中招,認為政府停課是小題大作。由於日本政府從來沒有向國民解釋這個病毒的嚴重度,電視上仍有不少醫生或者專家將新冠病毒跟流感相比,所以國民得到的資訊紛紜,不像香港有袁國勇醫生或何栢良醫生有公信力的人物跟市民交代情况(不少日本人在Twitter說政府是有心隱瞞),導致全民資訊不一。第二,日本不像香港、新加坡一樣有工人姐姐,而祖父母又住在偏遠地區,這裏不少學生放學後便會直接送到課後班,然後等父母放工一同回家,所以對於雙職父母來說,停課真的是一個大難題,再者日本很多公司也不像香港一樣可以在家工作,所以我的朋友也要向公司取大假照顧小朋友,還要覺得公司批假已是「皇恩浩蕩」。第三,政府跟學校欠溝通。3月是所有學校比較忙亂的一個月,因為這個月有不少畢業旅行、結業禮、預備新學期等事宜,然而校長、教師事前對停課安排毫不知情,只有一天時間準備,對於樣樣按部就班的日本人來說,真的有點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小學中學高校停課,那幼稚園呢?幼兒可是照常上課啊,安排極度奇怪! 幼稚園可照上課 安排極奇怪 日本人不夠口罩,醫護人士要翻蒸口罩,檢驗病毒設施不足,隔離制度失衡等,聽罷完全不像我生活多年的日本。日本Twitter每天也有網民發帖,問及如果今年不是奧運年,安倍首相對控制疫情會否做得比較好,從而不需要有盲搶廁紙、即食麵、意粉等情况出現?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4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日本人也買不到口罩

空空如也——日本也出現口罩荒,貨架上空空如也。(作者提供) 說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日本人感覺不像香港人那麼緊張。上星期的日本,街上還不是那麼多人戴口罩,跟日本媽媽談論今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很多日本媽媽仍覺得情况不太嚴重,只是跟流感差不多,只知道這個病是由中國傳過來,所以會盡量減少到旅遊區,如銀座、新宿、迪士尼等。 睹公主號疫情 驚覺病毒如SARS 當我跟她們說起香港的情况,她們才明白為什麽我要每天幫兒子戴上口罩。到了這個星期,看到鑽石公主號的情况日漸嚴重,累計有二百多個病人呈陽性反應,也看到日本傳媒開始擔心社區爆發,日本媽媽今天跟我說,原來這個病毒跟SARS一樣,才發現事情跟流感大不同,可是跟很多日本人一樣,當她們這個星期發覺新病毒的嚴重性,想為家人買多盒口罩的時候,卻發現全部口罩架上空空如也,每次當我聽到有媽媽說買不到口罩,我也有點慚愧。 口罩是日本人必需品 香港人曾經歷SARS,大家聽到這個詞也會起雞皮疙瘩。當時我還在讀中學,記得學校在停課前後也有充裕的口罩派發,更曾經派過N95「豬嘴」口罩叫同學戴上,當時大家仍互相取笑「豬嘴」多醜。想不到17年後,一罩難求,一「豬嘴」更難求。這兩星期,相信香港人說口罩的次數,比什麼也要多,知道香港人購買口罩處處碰壁,這裏大部分的居日港人也跟我一樣,不想家人連夜通宵排隊,也會幫忙親友買口罩,不過每次買的數量也是一盒起兩盒止,每當有親友告訴我要20盒的話,我也會即時婉拒。 大家可能在這些非常時期才會戴上口罩,但口罩可是日本人的必需品,他們感冒會戴,怕被感染會戴,花粉季節會戴,不化妝會戴,怕大風也會戴,因為以上種種原因,他們也會定時定候購入口罩。可惜因為不少內地及香港代購來「爆買」,現在日本人也很難買到口罩,除了要限買之外,也不難在藥房開門前見到不少老人家在藥房前排隊攞籌買口罩。 當我們不斷謾罵水貨客如何爆買我們的奶粉時,我們也要記得購買自己數量的口罩便好了。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1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摺紙摺出創意

自從MJ在日本幼稚園上學,他便愛上了摺紙,每天他也可以無休止地摺紙,一日摺上二三十個紙飛鏢、動物、交通工具等,千變萬化,每當他完成一個製成品,也會自豪地拿給我看,他的摺紙技術已經遠超媽媽了。 日本從小教摺紙 摺紙(origami)是日本的國粹,這裏差不多所有幼兒園或保育園也會教小朋友摺紙,在兒童館也不難看見一班班小孩子圍在一起摺紙。坦白說,我自己的摺紙技術非常皮毛,只懂摺船摺飛機。當我到MJ學校見學(參觀)的時候,見到他的幾個老師真的只需兩三下手勢,便能摺人、摺蟲、摺兔子等,學生說什麼他們好像都會摺,有求必應,我好奇問他們為什麼會如此厲害,他們紛紛說自己也是幼稚園時期日日摺紙,成了興趣後便再慢慢鑽研,謙虛地說這裏大部分媽媽其實也可以。 廉價玩具學安靜 練空間感 園長先生看見我對摺紙那麼有興趣,便一邊跟我摺紙一邊聊天。他認為摺紙其實對小朋友的發展很重要,第一摺紙成本低,大家只需要到100日圓店買一包紙,便有齊所有顏色,是所有家庭都可以負擔到的「玩具」;再者,摺紙不像其他玩具需要很大地方,或者佔用很多空間,小朋友隨時隨地也可以摺紙,等車時可以摺,在餐廳等食物時可以摺,讓小朋友可以安靜等待。 日本小朋友不像香港小朋友要3歲便開始寫中文字,他們到6歲才開始寫漢字,而摺紙除了可以訓練小肌肉發展,也能鍛煉空間感,對日後執筆寫字也很重要;不過我自己認為摺紙能鍛煉小朋友的創意,雖然摺紙有它自己一定的步驟,但小朋友可以加加減減變出自己喜歡的作品,例如MJ喜歡忍者、飛鏢,老師知道他的興趣便讓他用多個飛鏢串成一個聖誕環。 大家也認同日本人創意無限,踏入日本幼稚園後,我才發現這是緣於他們讓幼兒有足夠的空間和玩樂時間去發展創意,可能有人覺得花一日摺無限飛鏢很無聊,我自己卻很欣賞。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8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