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教育提案:小學生必須學習編程?

全球多個國家如澳洲、韓國、日本、新加坡等已把編程列入小學生的必修課程。各國對編程學習的重視,或會令香港家長產生「小學生是否必須學習編程」的疑問。 運算三部曲 建解難能力 要解釋何謂編程教育,首先需要解釋何謂「運算思維」。我們可視運算思維是「思考如何利用運算儀器去解決問題的思維」。具體而言,我們日常使用的智能電話就是運算儀器的例子。我們於智能電話輸入指令,讓它按照我們的要求解決問題。電腦的基本運作包括三部曲:輸入 → 處理 → 輸出,學習運算思維就是探究「處理」的過程。我們要明白電腦如何將已接收的指令分拆成為數個步驟,繼而執行和完成目標。歸根究柢,這是一種解難能力,運算思維則在此運作加入運算的元素。 過去數年,香港的前線教師、大學學者、慈善機構以及政府,在推動和發展運算思維的熱誠有目共睹。不過,運算思維教育並不能完全取代編程教育。學習運算思維的目標是想學生明白運算儀器的思考方式,並把策略應用於解決生活方面遇到的難題。而編程教育則是讓學生掌握編程的技巧,並將編程技巧應用於不同的情境,以完成設定的任務或工作。編程教育對於解釋運算思維有絕大幫助,所以小學生有必要修習編程。 課程發展議會曾在2017年11月公布《計算思維──編程教育 小學課程補充文件》,此經增訂的公文可作為概略,然而仍需補充很多具體內容及執行細節,才可有效地引導教師為校本的運算思維課程及編程教育作出適當調整。如何符合本地學生需要、平衡不同學科授課時數所需的課程要求、提供充足教學資源及教學配套,以至如何銜接小學與中學的編程教育等,都是有待社會各界共同深思及討論的課題。 在職教師培訓 推全方位學習 至於如何協助教師推行運算思維教學呢?首先,我認為應盡早增加準教師的職前教育及在職教師的培訓。本地學校普遍面對編程教育師資不足的困難,構成設計校本課程的阻力。第二是全方位學習,例如帶領學生參觀善用科技的企業,透過業界人士分享運用編程改善生活的個案,讓學生在真實的情境中學習,令他們掌握單憑課堂授課難以達到的學習目標,明白編程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第三是多組織 STEM親子活動,讓家長理解學生的學習進度。對於學習條件有限制(如家中沒有電腦)的學生,一些毋須使用電腦、通過遊戲或活動方式實行的STEM「不插電活動」(unplugged activity)如紙牌及桌上遊戲等,能非常切合他們的需要。在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如食譜,它羅列出製作菜式的一連串步驟,也可用作解釋演算法中包含的行動和指令。家長和小朋友可一起製作甜品,讓廚房變成活學活用運算思維的場景,有助學生鍛煉運算思維,為日後學習編程建立基礎。因此,教師宜借用各方的力量,讓學生超越課堂內有限的時空,令學習變得更多元化和饒富趣味。 文:黃家偉(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助理教授) 作者簡介﹕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為本港主要師資培訓機構,致力對本港教育政策與發展作出貢獻。專欄內容由學院學者及導師(包括言語治療師)提供,分析教育問題,破解迷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8期]

詳細內容

教育提案:港生為何說英語時有口音?

香港學生說英語時帶有港式英語口音的現象很常見,一般香港學生的母語是廣東話,說英語時會把廣東話的特徵套用於英語會話上。以廣東話與英語在音節長度為例,因為中文是音節計拍語言(syllable-timed language), 說話時每個音節用時(syllable duration)是差不多的,而英語是重音計拍語言 (stress-timed language),重音節和輕音節用時相差很大,一般重音節較輕音節長,形成英語的獨特節奏。 至於港式英語口音的成因頗為複雜。香港學生在書寫方面應比較接近英式英語,但口語方面就帶有不少美式英語成分,例如「中心」一般寫作centre(英式)而不是center(美式),但「薯條」則稱為fries(美式)而不是chips(英式)。香港官方沒有界定何謂標準英語,但由於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香港學生在課堂上多學習英式英語,英語科教科書亦以教授英式英語為主。但學生在生活上經常接觸到美式英語,尤其是美國的影視娛樂。加上香港是國際都會,經常接觸到北美和澳洲等地的文化,學生說英語的口音也受到這些地方影響。 看重整體英語能力 口音屬其次 有些家長擔心孩子「學壞」英語口語,我覺得這是過慮了。說話的目的是與人交流,只要口音不影響我們的溝通和表達就不需要過分擔心。家長可着重孩子的整體英語能力,英語口音算是相對次要的範疇,不必過分計較。其實,孩子有很強的適應力,會因應語言環境調節英語口音,就像我女兒平日說英語時不時夾雜港式和菲律賓式英語口音,但當她跟英國朋友聊天時,說話便帶英式口音。我們不應該單以英語口音判斷他們的英語水平。當然,對於希望孩子英語達到母語程度的家長可能會持不同意見。但我們應想想是否凡事都要把孩子推至極限?我覺得家長只需營造良好的語言環境供子女學習即可,除了鼓勵孩子多說多讀英語外,也可選擇和孩子以英語交談,雙向交流遠比單向聆聽有效,孩子自然熟能生巧。 英語教師應注重聲調變化 至於教師在學校教授英語時,我認為宜採用英式英語,畢竟大部分英語教科書都以英式英語為主。學習一種語言都應該先學會聽和講,繼而才學會讀和寫,故在日常的英語課堂中,口語訓練的比例亦應該提高,讓學生多聽多講。港大教育學院的言語科學實驗室曾有研究項目分析本地小學英語教師的授課錄音,建議部分教師應更注重英語聲調變化,以及分辨雙元音與單元音、長元音與短元音的分別,讓學生能進一步提升英語口語能力。現時教育出版市場較少專為廣東話母語人士量身訂做的英語口語教材,這方面有賴政府增撥資源,支持教研機構就此課題多做研究及製作教材,以幫助香港本地英語教師及學生。 文:吳民華(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拓展與協作)及溝通、發展與資訊科學學部副教授) 作者簡介﹕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為本港主要師資培訓機構,致力對本港教育政策與發展作出貢獻。專欄內容由學院學者及導師(包括言語治療師)提供,分析教育問題,破解迷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4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