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收生記

基金會一年一度的招生活動準備在下個月舉行,今年我們首次把消息在面書和網站發佈,意料之中已經有很多人報名參加,我事先通知各同事,大家即將會收到很多來電查詢和收集大量表格,工作量會大增,我希望同事要將每位報名的孩子與現有的學生同樣對待,不要讓任何真正需要的家庭失去機會,同樣地,也不要把那些濫用資源的人混入我們當中。 每年收生後,也會偶然發現有些媽媽叫孩子說謊,報名時說從沒有學過樂器,但上第一課的時候,原形畢露,老師看到這位孩子手持樂器非常純熟,看譜也很快,不難發現他在裝不懂,再問之下,原來在學校已經學了2年,而且家中也有樂器,我們知道後,會毫不猶豫會取消他的資格,我也會親自和媽媽說道理,就算騙到我們,但騙不了自己,因為免費學樂器省下很多金錢,但她沒有為孩子著想,要他說謊,更要他和那些初學的小朋友一起重頭學,又何苦呢? 不要讓任何真正需要的家庭失去機會,同樣地,也不要把那些濫用資源的人混入我們當中 另一種情況是家庭收入中位數剛剛過了我們的要求,不可以成為我們的學生,家長非常失望,我每年也會耐心和這些家長解釋,再把一些真實個案告訴他們,了解了那些取綜援和住劏房的孩子後,他們也無奈明白。曾經有位爸爸和我說,兩夫妻外出工作,每月交租金和其他開支,其實每個月也只剩下一、二千元,根本沒有多餘錢讓孩子學音樂,自己小時候已經沒有這個機會,想不到自己孩子也錯失這個機會,最不值是因爲自己的工資不夠高也不夠低,是真正的「夾心人」。聽了之後我也非常明白,多次把這話題擺在董事會中討論,經過多次的解釋和說明,我們在未來的日子會有一些收費的課程,希望可以收取一個很小的數目但可以把界線降低,令一些「夾心人」的孩子也可以學音樂,這是一件很好的事,但也須要謹慎處理,希望不會再有人說基金會歧視他不夠窮。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一杯水

最近基金會舉辦了一個非常新鮮的活動—「激減潮媽跳舞班」,就是教受惠小朋友的媽媽跳舞,不是中國舞或土風舞,而是年輕人跳的 Hip-Hop 和 Funky 舞,而導師就是我。 我兒子聽到我教人跳舞不禁也哈哈大笑,其實他們沒有察覺到我最近已經瘦了10磅,人也精神了很多,我說既然跳舞那麼開心,我也想把這種快樂送給那些媽媽,讓她們走出自己的框框,可以和其他人相處和分享,最重要也是為健康著想,她們身體好一點,對孩子也會好一點。 出人意料地報名參加人數很多,其中一個原因是免費,再問之下是因為媽媽們也留意到我身材有明顯改善所以也想這樣。第一堂課大家都在笑聲中渡過,因為媽媽們手腳不協調,手和腳永遠都像和別人借來的,而且拍子也不會數,我們第一堂只是學數拍子和分左右方向,已經搞出不少笑話,每位媽媽平時很少笑,今次她們燦爛的笑容是我最深刻的印象。 完成每一堂的潮媽舞,大家一身大汗坐在地上,圍成圓圈分享每人一件開心事或不開心事,媽媽們出了一身大汗,把很多煩惱暫時忘卻,也同時把一直綁在身上的枷鎖放下。( 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如果現在不去為大家關係努力改善,兒子不是變壞就會離家出走,以後便沒有彎轉。 完成每一堂的潮媽舞,大家一身大汗坐在地上,圍成圓圈分享每人一件開心事或不開心事,媽媽們出了一身大汗,把很多煩惱暫時忘卻,也同時把一直綁在身上的枷鎖放下,大部分都因為來跳潮媽舞而開心,有些更說是來香港以來最開心的事,有位媽媽說以前在大陸住的地方大,來了香港和丈夫孩子住在劏房,一直都好不快樂,又怎可能去跳舞?每位媽媽說到自己擔憂的事都是和孩子有關,其中一位媽媽原來已經和兒子沒有說話3年,兒子已經17歲,我和她說,如果現在不去為大家關係努力改善,兒子不是變壞就會離家出走,以後便沒有彎轉,媽媽非常強硬,一直說孩子是如何惡劣,自己如何可憐,我還沒有開始作輔導時,其他媽媽也異口同聲勸她放下自己的想法,孩子是自己懷胎十月的寶貝,不要放棄,我只和大家媽媽說,世上有兩句話是最有價值但又是免費的,就是「對不起!」和「多謝!」,為什麼說不出? 經過了幾星期的潮媽跳舞班,這位硬頸的媽媽,在分享時一坐下便哭泣起來,我們以為她兒子是否出事,原來她感激大家幾個星期的勸勉,終於和兒子和好,我們立即拍手叫好,也大讚媽媽做得好,我想媽媽分享是如何解封局面?她說:「一杯水!」原來那天兒子去學校宿營,出門時她遞了一杯水給兒子,兒子呆著看媽媽,接過杯水後細聲講:「多謝!」兩個母子在那3天開始有發短訊,思念大家,兒子回家時,媽媽已經煮好他最喜歡的食物,一切都變得美好,真的為她高興。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戰勝自己(下)

接過了莫札特的奏鳴曲,內心非常不安,自己一直躲在深谷內,正在享受那些虛擬的世界,不但要走出來回到現實,更要即時跳去另一個世界。那時候,老師勸我要把史加爾亞賓的書放在不容易找到的地方,因為接下來的幾個月,每位同學都要學習莫札特的作品,要盡快彈好,我很無奈,雖然我也喜歡莫札特的音樂,但那時候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好時候,而且每個同學也彈同一風格的作品,走到走廊,所有琴聲也在彈莫札特,有點不習慣。 我硬著頭皮,開始彈奏莫札特的奏鳴曲,下定決心要在2星期內把整首歌曲背下來,因為如果無法把樂曲背下來,很多感覺和變化不能彈得自然和得心應手,這也是做鋼琴家最基本的要求。 我很努力,不到2個星期已差不多把曲子背好,也同時再次陷入另一個處境,要把莫札特的風格彈得像古典時期的音樂,觸鍵和音樂表達都是很難,音樂要有心思卻要加點簡單的童真,句子要如歌式的表達卻又不能太造作。我開始覺得很煩躁,感覺自己一直都彈得非常膚淺,做不到老師的要求,開始氣餒,和老師說想轉另一首奏鳴曲,但距離考試音樂會只有2個星期的時間,不可能重新開始另一首歌,況且也有很多同學都在學同一首的奏鳴曲,如果這時候轉另一首,有點不公平。 不禁流下眼淚,雙手不知不覺彈回史加爾亞賓的音樂,眼淚流得更多,心內有種苦澀卻又不能說出來,就這樣,我沒有聽老師的說話,又再次回到原來的深洞內,把莫扎特忘掉得一乾二淨。 很多晚上我站在演藝學院課室的練琴室內,看著外面告士打道的汽車依舊那麼多,生活每天也是那麼繁忙,也是那麼沒趣,開始問一大堆問題,為何我會這樣?為何我要學音樂?以後前面的路會怎樣?不禁流下眼淚,雙手不知不覺彈回史加爾亞賓的音樂,眼淚流得更多,心內有種苦澀卻又不能說出來,就這樣,我沒有聽老師的說話,又再次回到原來的深洞內,把莫扎特忘掉得一乾二淨。 第二天回到學校,看見幾位同學也在苦惱,大家吃早餐時沒多說話,突然,其中一位同學大聲疾呼:「莫札特!你只是個細路,你的歌好難彈呀!」我們立刻一起捧腹大笑,是的,莫札特大部份奏鳴曲都在他十多二十歲時寫,但又非常偉大和珍貴。 音樂會很快便要舉行,在音樂會正式開始前幾天,我們通常會有音樂會預演的機會,同學可以在未公開表演前練習一下走台和彈彈演奏廳的大三角鋼琴,我們逐一彈過後,有老師出來勉勵我們,說了以下一番話:「彈古典時期特別莫扎特的音樂都會經歷3個階段:快樂地學習,因為節奏和音不太難,很快會學懂;接下來便是最難的一個階段,也是最多人放棄,沒有方向又迷失,越彈越差;最後如果你捱過了最難的那關,你將嘗到最美好最享受的一條路。祝大家好運!」 我們默不作聲,自己心裡有數,很快大家互望一刻,咀角驟現微笑。是的,只要過了最難的一關,曙光乍現,繼續挑戰自己。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戰勝自己(上)

我常常認為人類最厲害是堅毅精神和忍耐力強,有一些人在最困難的時候會不怕挑戰,不怕辛苦,可以超越一切,包括超越自己的能力,拋開別人的偏見和戰勝自然環境。例如運動員無限的精力、重複練習和全天候的準備,就是為了一場比賽;一個媽媽可以為救兒子而舉起一輪汽車;一個200磅的女子為了自己身體而減掉80磅,變了一個美女,很多這種事情讓我們看到,超越別人不是最難,要超越自己才是最重要,而且也是最容易放棄。我最近看了一個女孩減肥的一段短片,她的減肥日子不是那種在幾個月內激減至幾十磅的事情,而是漫長的2年多,因為中間曾經放棄、太急減肥而患病,繼而被家人朋友勸停,就在身邊所有人叫她放棄時,突然,有一股勇氣從頭上霧出來,那種「激勵」變成了她的血液、她的人生,於是女孩子一直被人寵壞的性格改變了,一下子變得很積極和堅定,不但把自己身體多餘的脂肪消滅,更出書分享了自己的故事,當然也變了一個美少女。 真正走上這條路卻是孤獨和沒有任何東西或任何人可以作參考,內心的煎熬,煩躁和挫敗,是不能在外表可以看得出 這些真人真事,令我想起以前學音樂的日子,也是艱苦地走過去,我們很多同學各自所經歷的音樂路均不同,也許你們認為學音樂是一件高貴而輕鬆的事,現實告訴你,真正走上這條路卻是孤獨和沒有任何東西或任何人可以作參考,內心的煎熬,煩躁和挫敗,是不能在外表可以看得出,自己卻要在無限的領域中找到樂曲的意義,也要找到自己和學音樂的目的,當中的過程就好像人生的旅程一樣,複雜和崎嶇。 我很喜歡一個作曲家叫史加爾亞賓 (Alexander Scriabin),他 1872年出生於莫斯科。彈過他的作品應該也會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難」,複雜的調性,神秘而浪漫,他的作品主要是寫給鋼琴,所以學鋼琴的人一定會彈過他的作品,有些同學會很怕他的歌,因為不能一邊視譜便能奏出旋律,而要將樂曲拆件來練習,再拼起來又要克服技巧的難度,不知不覺地,你會投入作曲家的心路歷程,進入他的神秘世界,作曲家的晚年在精神病院渡過,悲慘和孤獨。我那時候每天腦袋中是都他寫的旋律及和聲,他的作品所引發的圖像和顏色都是虛幻卻又美麗,我開始變得整天晃晃忽忽,對其他事好像沒有任何興趣,沒有練琴時,有時便呆呆地坐著,現在想起來也有點心寒。老師後來看見我過份沈迷史加爾亞賓的音樂,於是在音樂會之後給我另一首歌曲——莫札特。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兩個未必夠晒數

在基金會工作這幾年,我除了和孩子相處之外,其他時間就是和家長溝通和交流,作為母親也是一個平凡的師奶,與媽媽們較容易相處,大家分享最多是如何「對付」青春期的孩子,我每次分享的最後一句都是:「做好避孕,不要再生!」也許你覺得我無情或和家計會作對,但如果你知道這幾年我所認識的家庭和現況,你會明白,生小孩對他們來說是很容易的事,但教養孩子卻是他們不會和不願面對的事,我身邊還有很多朋友不知花費多少金錢和精神,找不知多少個婦科醫生,也不能成功當媽媽,是的,世事就是難料,世界就是不公平。 我那天看到一則新聞,說一名住台灣的失婚婦人,離婚後遇到一名黑人遊客,一見鍾情便嫁給他,更放棄大好事業,跑到非洲做家庭主婦,沒想到在3年內生了8胎,原來這黑人丈夫家族有多胎的歷史,而且在非洲是無業,想找個女人和他生孩子以取得政府資助,這台灣女士後來才發現這個真正原因,她雖然後悔到不得了,但看著生出來的幾個孩子和肚裡的那個,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生小孩對他們來說是很容易的事,但教養孩子卻是他們不會和不願面對的事 我有一次做面試時,也接見了一個特別的個案。一個母親抱著一個幾個月的男嬰,後面跟著5名女孩子,再後面是另一個女士和男士分別推著兩部嬰兒車進來,我們當時不夠椅子和空間,要安排他們一家8口 (連手抱的嬰兒應該是9人),進入「士多」房等候,也立刻安排插隊面試,她5名女兒申請來中心免費學音樂,但看過她們的檔案,很明顯是靠綜援維生的典型例子,她和推著嬰兒車的女士,進入房間和我見面,我第一句問:「這幾個孩子都是你的嗎?」她點點頭,說因爲一直想追兒子,終於如願以償,申請了在大陸的家姐來幫忙照顧,準備會再碰運氣,也許不久將來會再索一男,說時非常興奮,我看看在外面等待的丈夫和其他女兒,完全好像不認識那樣,我不知說什麼好,只有把他們的檔案放在「拒絕」的盒子內。 又有一次,見到一位單親媽媽和16歲的女兒去聽音樂會,媽媽身型肥胖了很多,原來剛剛生了一對龍鳳雙胞胎,我不禁大膽問她是否同一個丈夫,她說是啊!不過沒有想過復合,因為那男人是個廢人,留在大陸更適合,我即問:「那誰幫你照顧小孩和日常生活?」她理直氣壯答:「阿女囉!」氣結。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住好D,住平D

上次提過德國的教育令我嚮往,今次再講講他們人民生活和社會建設也是值得我們去思考。 一個城市要適合人居住,必須要令居民喜歡在此落腳,當居民覺得這是他喜歡留下來的地方,一定不會破壞,反而會珍惜、愛護,甚至投資,以漢堡這個城市為例,所有的建築物都歸政府所有,任何大財團或百萬富豪想在這城市投資或建任何東西,都要和政府簽定最少10年的死約,10年之後也不可以隨便轉售,不像香港那樣,炒賣市場令樓價不斷上升。城市內主要為住戶的權益和實際需要去建設,例如每個社區一定要有開放空間、學校、銀行和商鋪,如果不夠住宅,政府會改建一些空置樓宇甚至工廠作出租給市民,令到人人有屋住,不要推高樓價。 慢慢地,市民對社區有好感,鄰里互助合作把很多設施優化,政府只要管好政策,其他便由市民自發去創造,因此很多藝術家在那裡可以大展身手,小孩和父母一起在清潔街道,老人家會在小店賣東西來歡迎年青人,有社福團體會定期在公園舉行活動,也有很多藝術表演不會因沒場所而缺乏表演機會。 我們大人可以為下一代做得更好嗎 有錢的人不會過份有錢,無錢的人也不會過份低微,因為人人平等這個概念一定要由上面政策往下實施的。有些南美洲國家,有很多貧民區,整個山頭都是鐵皮屋或用泥鋪的空間,衛生情況,人民生活水平已經極差,也別說有什麼設施,因此很多年青人在這種環境下,很容易接觸罪惡或毒品,他們眼中只有兩樣東西就是:「有錢」和「無錢」,一輛較新款的私家車經過已經惹來羨慕目光,眼前的家是如何殘破,政府沒有能力去改善,山後面卻是一棟棟漂亮的大樓,有各種商店和百貨公司,內裡少數的住宅是富豪才可以居住的,最緊要是交通非常方便,住在那裡是一個身份象徵。 原來一個城市的規劃是那麼重要,一個好城市要有居民的參與才能夠公平生活,在此想起住在劏房的孩子,感到很無奈,我們大人可以為下一代做得更好嗎?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我們的烏托邦

最近看到一些學校老師有不如意事,用自毀來洩憤,校長更要到精神病院治療,不禁嘆氣和失望,如果香港的教育工作者也亂在一團,決策者又未能作出補救和變動,受害一定是我們的小朋友。 現在地方已經很少,人又多,我們可否參考一下其他國家的政策?就算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未能在這一刻實現,但也總好過沉默下去,不作任何改變。 我看了一套紀錄片是講述德國包浩斯(Bauhaus) 主義和概念,(不要誤會是時裝品牌)它的概念是由人出發來配合環境,把大自然和建築、藝術和人民連繫起來,當中要實用和公整,以前很多東德的建築物都充滿包浩斯( Bauhaus) 色彩,在德國,你也許能看到以紅色、藍色、白色、黑色和黃色拼出來的圖案設計,佈滿整棟建築物或商品,這些顏色都是包浩斯( Bauhaus)的獨特風格。 以前很多東德的建築物都充滿包浩斯( Bauhaus) 色彩,在德國,你也許能看到以紅色、藍色、白色、黑色和黃色拼出來的圖案設計。(龐倩渝提供) 我最深刻印象是說其中一所學校是沒有課室的,只有用活動室和顏色來區分不同的年級和須要,例如學校正中間是一座很大和多層的梯級,油漆是深藍色,學生稱那座是「藍山」,那裡會有不同年級的學生聚習,一起學習一起玩耍,也是老師和學生的相聚地方。在「藍山」內裡卻有一個深紅色的小空間,長長的椅子頭上吊著整齊的讀書燈,每個人都在那裡安靜地看書和自修,與山外的氣氛有截然不同。 在幾年的教育就是要他們了解自己和關心四周發生的事,離開學校時,他們每一個人已經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長處和弱點,加上他們一直接收世界不同的資訊,一直觀察世界大事,找工作是他們應該為自己作主的事 學生沒有功課,他們的功課是根據老師給予的指引和說解去完成,當中要幾個同學一起去搜集資料、去紀錄和去實踐,當中有困難或不妥協時,才找老師,但老師也不是每次幫學生解決,因為功課始終也是寫些上學生的名,最令我深刻是校長的幾句說話:「我們不會為畢業生提供任何資訊關於就業機會或工作崗位,我們也不為他們找工作而參與任何意見,只會在他們仍然是學生的時候照顧他們,在幾年的教育就是要他們了解自己和關心四周發生的事,離開學校時,他們每一個人已經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長處和弱點,加上他們一直接收世界不同的資訊,一直觀察世界大事,找工作是他們應該為自己作主的事,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 我們的下一代什麼時候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烏托邦?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耳朵

最近和一位英國朋友相聚,大家談起教育問題,很多事物已經和我們那一代有非常大的變化,無論在英國、香港或世界各地,因為有了互聯網的普及,原有的東西也被顛覆。很多孩子一直看著手機或電腦上網打機,已經有很多專題在討論,更有課程讓家長或社工去學習應付年青人沉迷上網。 不過他提起了一些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提醒,他說在倫敦每天搭鐵路或公車,發覺越來越安靜,大部分時間只聽到列車的聲音,因為很多人都聽著耳機,在聽音樂或看手機,年青人佔最多,這些情形漸漸會令到他們更封閉,因為長時間的沉默會演變成避難所,他們更會少看外面的風景,關心附近的環境或別人的須要,這樣他們的耳朵只會單一接收而缺乏表達,也錯失互動的機會。 什麼是對孩子製造出壓力,他很直接了當說:「我們大人和那些功課!」 我和他說,我的工作其中一項最重要的是讓孩子透過音樂來表達自己,音樂能夠成為一種共通語言,連繫大家,甚至連繫社會,如果孩子慢慢沒有用耳朵,那我們的工作將會非常辛苦。聽了他這樣說,我也非常慚愧,因為我也是耳機一族,一踏出門口便自然塞著耳機邊走邊聽,於是那天和英國人聊天後,立刻拔掉一邊耳機,留下一邊,試一下效果,其實真的可行,我去街市買菜或和鄰居交談,也如常可以對答,只要把音量調較小聲一些便可。 兩年前我去到加拿大,學了一個短期課程,是用高頻音樂來幫助自閉症傾向的兒童,我對那位教授的研究有非常大的期望,因為他已經在法國和加拿大等地方試驗,很多數據顯示出對那些語言能力和理解能力較差的孩子有顯著的進步,透過一邊聽音樂來訓練耳朵的接收,但每天只可以聽一個小時,其他時間要讓孩子玩耍享樂,最重要是令孩子不要在有壓力的環境下成長,我問教授,在他眼中,什麼是對孩子製造出壓力,他很直接了當說:「我們大人和那些功課!」我只能無奈的笑了一笑,不敢再說下去。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日月星辰

上星期做了一個訪問節目,我是受訪者,主要是講社區的好人好事,記者非常細心,早一星期已經約了我在中心相見,本來是了解我這幾年的工作,慢慢說起育兒,照顧和教養孩子,兩個媽媽雖然初次見面,打開一個永遠談不完的話題,一談便是幾小時,艱辛過程和當中的樂與苦,把我們拉在一起。 在節目中,我提到有些孩子因爲成績不好而被標籤化,有時一兩年的成績差便被看為一事無成,被「睇死」,如果當中遇到不容易相處的老師,往往會將孩子僅剩的自信心也奪去,父母的愛和關懷是唯一能改變他的世界,但如果連父母也沒有,那孩子會變成如何,他心中的榜樣是如何?他長大後對社會的看法和承擔又會是怎樣? 特別是小弟弟,鬈鬈的頭髮,長長的眼睫毛,長得像洋娃娃一樣,看到他兩手臂長滿了濕疹,很心痛。 去年我遇到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個案,要立刻去處理,一個母親生了4個孩子,被丈夫拋棄後,染上毒品,孩子一直在家中得不到照顧,學校社工發現後立即報警,4個小孩被安排入住保良局,但由於學校在油麻地,社工知道他們對音樂很有興趣,便安排我們見面,剛巧我們在某商場做音樂工作坊,於是便讓這4個孩子一邊玩一邊傾談之下做了「面試」,沒有在中心房間進行,我發覺他們除了比較害羞外,每個都長得非常可愛,特別是小弟弟,鬈鬈的頭髮,長長的眼睫毛,長得像洋娃娃一樣,看到他兩手臂長滿了濕疹,很心痛。 他們的媽媽突然出現,4個小孩沒有顯得高興,只有最小的弟弟慢慢走到媽媽身邊,擁抱了一下 上星期,我到油麻地的中心工作,看到他們已各自學習不同的樂器,妹妹也在合唱團唱歌,從窗口看到她很投入,整整兩個小時,他們均有社工人員協助,把功課做完再看一會書,最後提起書包回到保良局去,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們的媽媽突然出現,4個小孩沒有顯得高興,只有最小的弟弟慢慢走到媽媽身邊,擁抱了一下,我們立刻安排坐位給他們相聚一下,雖然他們已經很睏,但也和媽媽談了10分鐘,媽媽又突然起來要離開了,4個小孩又沒有顯得不高興,一切看起來很平靜,到底他們已習慣了,我不禁和媽媽對望一眼,她的樣貌清秀,只是三十多歲的女子,看上去好像五十歲的樣子,牙齒只剩下一顆,真的非常可惜。 這位媽媽有沒有在晚上,夜闌人靜的時候,抬頭望着天空時想念這4個可愛的孩子,他們在沒有選擇下來到這個世界,卻遇到一對不負責任的父母,我很希望他們的存在,一定要有價值,就像日月星辰那樣美麗,那樣燦爛。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音樂節受難記

每年的3月,都是學校和家長最緊張的日子,因為為期數星期的香港校際音樂節開鑼了,在面書不斷有賽果公佈,那些祝賀和加油字句、貼圖加動畫也不斷洗版,連一些平時很少出現的朋友和老師也會在這個時候被Tag ,他們也是後來才發現。現在有了互聯網,消息傳出之快是用「秒」來量度速度 ,人未離開會場,結果已經在手機或面書公開了,比起以前,我們要知道學生比賽的結果,有時要等到下次上課時才知道,當然以前我們對於結果不會放得太重要,但對於獎杯這件物體,很多家長不惜代價,不顧一切後果,甚至有家長知道孩子沒有得獎,自己去訂造獎杯或獎狀去送給孩子,其實是給自己一個安慰和多月來「努力」的交代。 沒有想到女兒會非常憎恨這個停車場外  更加憎恨手持的樂器 這令我想起以前有位學生家長,因為覺得女兒太害羞,不夠自信,身體動作很生硬,本來在家中演奏得很順暢和充滿感情,可惜在台上表演卻如機器人一樣,於是便帶女兒去到尖沙嘴海運大廈露天停車場那裡,迫女兒在那裡拿出樂器然後演奏,如果數十元的停車場費用能夠換取女兒的獎項,實在是太值得,作為家長也感到無比光榮,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除了女兒會非常憎恨這個停車場外,更加憎恨自己手持的樂器,果然女兒幾年後,青春期的反叛性格很厲害,也從此不再學樂器了。 連鎖咖啡館迫孩子當眾吹奏樂器練習  客人也受罪 當年帶兒子去公園玩耍時,試過看見有家長拿著錄音機或攝錄機,去拍攝孩子在郊外吹奏或拉奏樂器,也是在3月份發生,其他人未必知道為何,以為這位家長實在非常幸運,有一個那麼喜愛音樂和出色的孩子,在大自然中演奏音樂,我卻不禁搖頭,心裡同情孩子,如果他能夠拿取獎項,一切難堪也值得,但萬一沒有獎項,家長當晚一定轍夜難眠。外國很多時候有田園音樂節或戶外音樂會,表演者是享受在戶外的氣氛和聲音,很多音樂家也會創作一些田園歌曲或牧歌,靈感也是來自大自然,確實與小孩這樣被迫練習是兩回事。 上星期看到有音樂老師留言,在連鎖咖啡館聽到家長迫孩子當眾吹奏樂器練習,以增進孩子自信心及「練膽」,希望增加攞獎機會,不單是無辜的孩子受罪,連坐在咖啡館本來很自在的客人也受罪,我不敢應同也很難接受。 如果你最近在一些公眾場所聽到小孩子演奏音樂,希望你也略知一二,也希望你能盡量享受,畢竟也當做件好事,支持一下校際音樂節吧!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