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音樂節受難記

每年的3月,都是學校和家長最緊張的日子,因為為期數星期的香港校際音樂節開鑼了,在面書不斷有賽果公佈,那些祝賀和加油字句、貼圖加動畫也不斷洗版,連一些平時很少出現的朋友和老師也會在這個時候被Tag ,他們也是後來才發現。現在有了互聯網,消息傳出之快是用「秒」來量度速度 ,人未離開會場,結果已經在手機或面書公開了,比起以前,我們要知道學生比賽的結果,有時要等到下次上課時才知道,當然以前我們對於結果不會放得太重要,但對於獎杯這件物體,很多家長不惜代價,不顧一切後果,甚至有家長知道孩子沒有得獎,自己去訂造獎杯或獎狀去送給孩子,其實是給自己一個安慰和多月來「努力」的交代。 沒有想到女兒會非常憎恨這個停車場外  更加憎恨手持的樂器 這令我想起以前有位學生家長,因為覺得女兒太害羞,不夠自信,身體動作很生硬,本來在家中演奏得很順暢和充滿感情,可惜在台上表演卻如機器人一樣,於是便帶女兒去到尖沙嘴海運大廈露天停車場那裡,迫女兒在那裡拿出樂器然後演奏,如果數十元的停車場費用能夠換取女兒的獎項,實在是太值得,作為家長也感到無比光榮,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除了女兒會非常憎恨這個停車場外,更加憎恨自己手持的樂器,果然女兒幾年後,青春期的反叛性格很厲害,也從此不再學樂器了。 連鎖咖啡館迫孩子當眾吹奏樂器練習  客人也受罪 當年帶兒子去公園玩耍時,試過看見有家長拿著錄音機或攝錄機,去拍攝孩子在郊外吹奏或拉奏樂器,也是在3月份發生,其他人未必知道為何,以為這位家長實在非常幸運,有一個那麼喜愛音樂和出色的孩子,在大自然中演奏音樂,我卻不禁搖頭,心裡同情孩子,如果他能夠拿取獎項,一切難堪也值得,但萬一沒有獎項,家長當晚一定轍夜難眠。外國很多時候有田園音樂節或戶外音樂會,表演者是享受在戶外的氣氛和聲音,很多音樂家也會創作一些田園歌曲或牧歌,靈感也是來自大自然,確實與小孩這樣被迫練習是兩回事。 上星期看到有音樂老師留言,在連鎖咖啡館聽到家長迫孩子當眾吹奏樂器練習,以增進孩子自信心及「練膽」,希望增加攞獎機會,不單是無辜的孩子受罪,連坐在咖啡館本來很自在的客人也受罪,我不敢應同也很難接受。 如果你最近在一些公眾場所聽到小孩子演奏音樂,希望你也略知一二,也希望你能盡量享受,畢竟也當做件好事,支持一下校際音樂節吧!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309隨想

3月9日早上10時15分,香港柴灣青年廣場的演講廳,校際音樂節鋼琴組別第三級,10歲的小明提起最大的勇氣,踏在台上,90度向評判來一個躹躬,雙腳尖把身體推高坐在琴椅上,準備他的比賽歌曲,腦袋空白之際,第一粒音已經彈錯了,立即轉過頭來看著坐在家長席的媽媽,媽媽雙手掩臉,難堪低頭,小明頭頂上出現烏雲密佈,心想:「為何是我!?」 3月9日早上10時15分,芬蘭赫爾辛基的一所小學課室,正在上綜合堂,10歲的勞卡把手裡的泥沙緩緩倒入玻璃瓶內中,再加上一些木碎,下面已經放入大石和炭塊等的東西,旁邊的同學正在調沖一杯咖啡,他們正在自制一個簡單又實用的瀘水系統,他們期待把老師所教的知識和技能,把一杯咖啡變成清水,勞卡雙眼專注看著水滴,一天的時間仿佛不夠用。 讓我們的孩子每天也感受到愛,不必驚慌不必受怕。 3月9日早上10時15分,敍利亞庫爾德斯坦的荒廢樓層中,10歲的巴哈爾把一頭長長的頭髮剪短,也穿上男孩子的衣服,托著一籃的麵包,準備和哥哥一起去市集賣,他臨走時看到地上放好的書本,心想:「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學校呢?很掛念同學們。」他們經過一大樓的外牆,眼角偷看了一幅幅的血漬,爸爸和叔叔不久前就是在這裡被恐怖分子槍殺了。 3月9日早上10時15分,來自波蘭的記者帕德雷夫斯基,來到了庫爾德斯坦這個城市,希望能趁停火協議生效期間把握機會,報導一些最新當地居民的生活狀況,走了不久便在橋上遇到正準備擺攤的巴哈爾,正和哥哥忙著,帕德雷夫斯基好奇地走過去,和他們閒聊了幾句,得到他們同意後,便和他們影了一張照片,這張照片後來刊登於帕德雷夫斯基最新的一篇交章裡,標題是:「戰火中的男孩」。 住在芬蘭的勞卡,回到家中,吃過茶點後,媽媽遞上今天的報紙,一邊朗讀一邊指著印在報紙上巴哈爾的照片,勞卡覺得文章很有趣,把這篇「戰火中的男孩」剪了下來,明天將會和同學老師一起閱讀,晚飯時,他把今天做過的瀘水系統和家人分享,電視正在播出亞洲旅遊節目,今次介紹的地方是香港,節目一開始便介紹旺角行人專用區的人流情況以及周邊繁忙的街道。 3月9日早上10時15分,也許你在看著這篇文章!讓我們的孩子每天也感受到愛,不必驚慌不必受怕。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你好嗎?

相信大家乘搭公共交通時候,偶爾會聽到有人為了空間問題、秩序問題等等而起爭執,有時被一些芝麻綠豆的事而影響整天工作心情,繼而再容易激發一連串不愉快事件發生,更會連累到家人朋友和同事的心情。 我昨天搭地鐵時,正值非常繁忙時間,每次列車停在月台,只能有2至3個人入到車廂內,迫到車廂內,門又關不了,站在靠門的乘客本已挺胸收腹等門關上卻又再次打開,心想到底是誰在月台阻止關門呢?列車乘風而前進時,也順便帶著陣陣惡臭氣味撲鼻,那種難受的感覺久久停在四周,皺眉頭無奈地承受。一位年青人在最後一刻終於在門關上前成功登車,鼻孔貼在前面一位男士的頭頂,男土已回頭怒看年青人一眼,年青人說了一句:「唔該!」以為男士前面有空間,希望他可以向前移動,沒想到其實男士身前放了一個行李箱,年青人伸頭看看明白了便沒有再問,沒想到男士突然發火,一氣呵成把所有粗口說出來,令整個車廂氣氛緊張,年青人也不甘示弱,奮力回敬,旁邊乘客不斷勸阻也徒勞,也有乘客拿出手機拍攝,列車由尖沙咀到金鐘的路程上,特別漫長,大家無奈地一直聽著那些髒話,列車一到月台,他們便立刻滾在地上大打出手,職員立即前來處理,之後的事情不知怎樣結束。 香港人的真笑容實在太少了 農曆新年後,我家屋苑來了一位新的保安員,平時保安員早上時都只會說「早晨!」,但這位新的保安員會為你開門,先說「早晨!」,如果是穿校服的,會說:「學業進步!」;如果是成年人的,會說:「工作愉快!」;如果是老人家的,會說:「身體健康!」。本來很多街坊也不太習慣,好像有點受寵若驚,但過了一個月,大家都很喜歡這位保安員,也開始和他閒談聊天,很親切的感覺,每天清早已經有好心情,笑容多了,相信是一件美好事情。 也有一天,一位朋友在酒店訂了幾圍枱請好友吃飯,本來高高興興,卻有一位服務員態度非常惡劣,幫客人倒酒時面黑和馬虎,差不多每次也把酒淺到杯外,朋友準備要去投訴時,一看這位外籍服務員掛著胸襟的名牌,原來他是一位酒保,因為繁忙時間,要從酒吧的工作崗位出來幫忙,難怪那麼難受,朋友拿著酒杯上前和他聊幾句,說說有關酒類話題,聽聽酒保的介紹,情況立即180度轉變,開始笑容滿臉,倒酒時也額外專業。我不禁讚揚朋友的豁達,把本來可以很差的結果扭轉過來,讓大家很愉快地享用美食。 有一位外國朋友剛來香港時,每天在電梯見到鄰居時會問候對方:「你好嗎?」,笑容滿面,但後來他和我說,不會再這樣了,因為他每天都覺得自己像一個傻瓜,自言自語,香港人的真笑容實在太少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我的老師是劉綺華

在我的音樂路上,有幾位老師對我影響很大,其中不得不提是我演藝學院的老師劉綺華女士。 記得當年第一天上課,心想我的老師必定是那種有少少駝背的老太太,架著副老花眼鏡,嚴肅的板樣子,沒想到劉老師是位看上去最多30多歲的少婦,穿著一條黑色連身裙,娜娜多姿入房間,很隨意地和我打了個招呼,然後聽過我彈琴,再看看我的手,無奈地說我的手太細,有些歌曲應該彈不了。 說真的,當時我真的心有不甘,為何學校會安排一個那麼年輕的老師給我,她是否剛剛從音樂學院畢業呢?怎料之後聽到其他同學告訴我,劉老師已經是兩子之母,不久前才生完第二個孩子,怎可能身材是那麼的好?又有才華又年輕又完美⋯⋯一股妒忌的咀臉出現在我面上。 經過幾個星期的相處,每次老師在琴上示範樂章時,我更加妒忌她,琴聲和她的歌聲混在一起,生動而優雅,輪到每次聽我彈琴時,她都投入到不得了,雙手在空中擺動,就算有錯音,她以示繼續,在譜上畫的記號和圖畫也是非常深刻和可愛。 「劉老師(右)不只是我的終身老師,更是我的終身朋友!」(照片提供:龐倩渝) 這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和氣質,只有最懂得包容的心才可以有如此的美德。 四年的演藝學院生活,我均須要外出教琴來支付學費,加上家中沒有鋼琴練習,每天要教完琴之後,才可以留待晚上在學院練習,老師後來了解到我的處境,知道我沒有練習,她不會問也不責怪我,只是默默聽我「練琴」,有時更會介紹學生給我去教,讓我收入增加。 劉老師有個綽號,就是「伴奏公主」(當時的伴奏王子是郭嘉特老 師),很多外國的大師來港舉行獨奏會,都會邀請老師作伴奏,現場看到她在台上的演奏,更是驚嘆,她的伴奏不只是把樂曲彈得正確無誤,而是和音樂家把擘同遊,在樂章中翩翩飛舞,當夥伴稍有差池時,會在他最須要的一刻扶他一把;當他最要出風頭時,會在後面支持和欣賞他,這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和氣質,只有最懂得包容的心才可以有如此的美德。 我最後一年的畢業考試,一坐上琴椅時已經覺得想吐,因為太緊張,加上練得不夠好,一點信心也沒有,果然一開始時,整個腦袋是空白的,彈了幾個和弦後不能繼續,我當時真的想跑出演奏廳,在放棄之際,絕望地看著老師,老師雙手向我遞過樂譜,讓我看看第一頁,什麼都盡在不言中,我於是繼續回到鋼琴前,把我的演奏會完成。現在和老師說起當年的事都會開懷大笑,刻骨銘心。 這個星期是劉老師的生日,她在我心目中已經超越師生的關係,雖然她已升至嫲嫲級,在我心中,她永遠都是那位穿著黑色連身裙的少婦,更重要的是,她是我一位最好的朋友,老師!生日快樂!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有着你便有着我

農曆年過後,有幾位社福界的朋友和社工來中心探望小朋友,剛好是合唱團練習,中心從門外至門內,走廊也推滿人,有的在找自己的樂器,有的正準備排隊入房間,來探訪的人對此情此景不禁想,當真有那麼多孩子喜歡音樂嗎?想借個洗手間用一下,打開門,見到一堆人在廚房內上樂理課,他們開始明白,為何地方永遠不夠用。 聽過合唱團的孩子真情練習,小孩子甜美的聲音加上我們的女神 BoBo姐姐的教導,令到幾位姨姨很感動,雖然不是什麼難度高的作品,但小孩子的童真永遠是真摯的。其中有位社福界的朋友,想和孩子們交談,問誰想答問題?他們想也不想立即舉手。 「你為何每個星期也堅持來中心?」 「你學了音樂後,會覺得有什麼不同?」 「媽媽或爸爸喜歡你學音樂嗎?」小朋友都踴躍回答。 眼睛不停轉,淚水也差點流出來,我鼻子開始酸起來 直到有一條問題:「如果明天起床,音樂兒童基金會消失了,你們會覺得點?」 他們立即安靜下來,過了一會,開始有小朋友答: 「會好唔開心!」 「會大喊一場!」 「去搵胡太番嚟!」 「會自己成立一間一樣的中心!」 朋友於是再問:「如果你哋可以再開一間音樂兒童中心,你地可以收錢,好不好?」 他們一齊說:「唔好!」 有小朋友說:「因為我哋都不需要比錢,點解要收人錢呢?」 另一小朋友接着說:「如果我哋收錢,呢份感情就無咗啦!」說時,眼睛不停轉,淚水也差點流出來,我鼻子開始酸起來,想不到八、九歲孩子會那麼老積,大人聽了也覺得窩心。 孩子來學音樂,除了增加音樂知識外,最重要是要增加他們自信心,不會因為家庭的環境而看低自己,同一時間,關懷家長的工作從未間斷,這是一個長時期的工作,因為關係要慢慢建立,家長和我們的相處,透過孩子學音樂的過程來見證,我相信,不要去計算回報,自然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我們堅持把工作做好,讓更多孩子有機會學音樂,就算中心有一天要消失,我們的愛和關懷永遠不會變,因為有着你便有着我,希望香港不再有學不起音樂的小朋友!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新年舊事

  新年剛過不久,日曆上印著2019這幾個字,總有點陌生的感覺,時間過得實在太快了,加上面書有很多人在參與什麼「10年挑戰」甚至「40年挑戰」的運動,與所有人分享自己的過去,除了「嘩!嘩!」聲外,我最感觸的是歲月留逝,人去樓空,從前的建築物、風景、知己朋友,已經面目全非,回憶有時真要靠這些東西和朋友聚會才可以真正回到過去,一起大笑擁抱,互相揶揄一下才是老朋友。   你可以將1919 年的巴黎中心地圖和2019的來比較,幾乎一樣,沒有填海,沒有拆除   在法國讀書那幾年,除了練琴之外,最常做的就是出外看風景,走到巴黎每一角落,都像名信片那樣美,照相機隨意按鈕,也可以拍出幾幅扮大師的作品,因為大部分的建築物都沒有變,和一百前沒有太大的改變,這不只是巴黎,很多歐洲國家,保存舊的事物都有很嚴謹的態度,因此你可以將1919 年的巴黎中心地圖和2019的來比較,幾乎一樣,沒有填海,沒有拆除,可是世界的變化巨大,很多偉大建築物內裡改變用途,還加了個美式咖啡館,真的很無奈,這種事情,往往受到很多法國人的強烈反對,他們大部分仍然喜歡舊,因為情懷須要與回憶才可接軌。   晚上只靠一部細小的收音機,傳來古典音樂,其他時間都是他們和小孩的聲音,他們一起讀書、一起洗澡、一起說笑,現在回想起,這才是生活。   記得當年和法國人家庭一起住,太太和先生均是設計師,他們有一個很可愛的小男孩,剛上幼稚園,我很喜歡他們的家中擺設,連洗臉盆也是女主人親手製作的,牆上的畫都是一些現代名畫家的作品,走上木板地和樓梯也會聽到「咯咯」的聲音,廚房掛滿閃亮亮的銅鑄造的鍋具,一盆盆的香草到處長滿在花園,所有東西都是充滿法國人的風格和品味,只是欠一樣東西——電視機,晚上只靠一部細小的收音機,傳來古典音樂,其他時間都是他們和小孩的聲音,他們一起讀書、一起洗澡、一起說笑,現在回想起,這才是生活。   這種生活方式,我們香港人可以響往,但應該很難實現   我一開始很不習慣,實在太安靜了,有時站在小窗戶,看看四周,也沒有人看電視,他們最大的娛樂,就是每個星期六晚上,朋友的聚會,大家輪流做主,邀請朋友一起吃晚餐和飲酒作樂,所以為何他們一吃可以吃超過四,五個小時,一星期的工作忙碌,最享受就是一星期一次的聚會,這種生活方式,我們香港人可以響往,但應該很難實現,法國人注重生活享受,整個8月份,起碼有二至三個星期會出外旅遊,所以下次要去法國,8月份的巴黎最多就是遊客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生命有價

昨天星期天,本是一家大小享天倫之樂的日子,早上出門時卻見到很多警車和救護車停泊,很多街坊包圍著保安人員一起議論紛紛,乍聽到是住在我樓下的婆婆跳樓身亡,我感到非常驚訝和難過,因為平時大家見面也會問候一下,彼此也認識十多年,前天才見到她搭電梯,一切如常,沒想到她因為有病厭世而看不開,在家人正準備早餐時突然一躍而下。 生命的脆弱就在一瞬間閃過,令我整日也悶悶不樂,心情很沉重。這幾年在基金會工作,認識很多街坊,知道他們背後的故事,很多都是站在生命的邊緣,只差一步,結局可能很不同。這些媽媽經歷過不少高高低低,大部分由內地來港,一心想在香港這片黃金地找到最美好的落根地,沒想到會是一生人最悲慘的日子,有些懷著孩子不能接受丈夫原來住劏房,太大落差,自殺未遂之後便和丈夫開始不和;有些願意一起捱生活卻發現丈夫不忠;更有些家暴的家庭,影響孩子生活等等。很多時候面試完畢那天,我們所有同事也會有一塊大石頭壓在心裡,有時聆聽那些悲慘故事之後真的不能冷靜思考,只可以用盡方法去安慰他們。 最近有幾個孩子失去至親,仍然來中心上課 最近有幾個孩子失去至親,仍然來中心上課,因為與其留在劏房中獨自哭泣,倒不如來中心用音樂洗滌心靈,把心中情感抒發一下,我們很幸運地有社工同事可以即時幫忙,有時一念之差,一句說話真的可以扭轉一切。 今天回到中心,剛巧是合唱團的排練,推門入去看到一個個可愛的小面孔,搖頭擺動身體地唱「生命有價」,歌詞如下: 「盡快將 憂愁眼睛 憂愁面孔 憂愁內心 拋棄吧 一同拍掌全力讚賞生存是有價」 願大家珍惜生命,每天世界角落都有很多人為生命奮鬥,要失去才懂得珍惜已太遲。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 你今年考左未?

孩子問我:「你考咗幾多級?」我笑了出來,立即回答:「沒有級!」他們目瞪口呆看著我,不相信,我再補充說:「我沒有考8級,因為小時候沒有錢交報名費,當時考演藝學院的時候,報名表上沒有要求考生有多少級,因此,當日面試時,只彈奏老師所教的歌曲,並不知道自己是多少級。」 相隔二十多年,整個體制和社會的改變,是我們這代人萬萬想不到,有些誇張,不對,是十分誇張。 當年,報考演藝學院的時候,老師會根據你彈奏的曲目知道你的程度,但不是彈越難的曲目就代表你能力越強,相反,如果選擇一些太難的曲目,把所有缺點表露無遺,這將會是災難;若果彈一些太容易的歌曲,遇到對手太強,也錯失良機,所以,選曲和視奏非常重要,說起視奏,即彈奏從未彈過的曲目,一般考生只有1-2分鐘的快速視譜,便要盡量把樂譜上的音符、節奏和感情記號表達出來,這種能力有少許是天生,但有絕大部分是透過平時的練習可以鍛練得到的,可惜現在大部分孩子在考試中往往取得最低分就是這項,主要是沒有時間練習,一有時間練便只練考試歌曲,為了考級數拿證書,卻錯失學習音樂真正的意義,之前我曾經寫過「為了考皇家試,你可以去到幾盡?」也提到一些畸形的狀況。 將考級和獎賞掛勾,將考級和能力掛勾,漸漸把學習過程縮短,錯誤地把孩子標籤化 今時今日,連跳繩也有考級,造就了很多「雞針班」的出現,小朋友每天放學忙過大人,週末假期也未能休息,打遊戲機的慾望變得更加大,因為在打遊戲機的時候就是所有付出的獎勵,也是逃離現實的最珍貴時間。我開始擔心這種情況,將考級和獎賞掛勾,將考級和能力掛勾,漸漸把學習過程縮短,錯誤地把孩子標籤化,以後他們長大,把所學到的東西傳授給其他人,也是這種形式,也把錯誤的態度也同時傳播出去。 假如這世界沒有考級,按孩子的能力來定下目標,也要定下時間限制,例如用3個月作一界線,如果未到3個月已經把曲子彈得熟練,證明可以挑戰難少少的,相反在3個月內未能完成,可能是太難了,也可能是練琴方法有問題。在其他國家的孩子,大部分是以彈奏什麼歌曲來分能力,很少用多少級來作標準,反觀香港的家長,孩子今天考完5級,當天便會問老師,下年可以考6級嗎?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基層虎媽

這兩個星期分別去到不同的地區,和新一批學生和家長作簡介會,音樂兒童基金會成立至今,現在已經在8個區提供免費學音樂的服務,這裡要趁機感謝每位合作夥伴的同工和社工,沒有他們的合作和包容,音樂不可能在短短的日子裡,送給那麼多的孩子。 這些學生完成了8個星期的樂器體驗班後,每一位都會來和我見面,當中他們的資料記錄在申請表上,下面附有一份一份的聲明書,面試員的評估報告和經濟證明的文件等等,曾經有其他合作機構的同事說我們真的把關很嚴,因為我們不想也不希望有人濫用捐款和善心人的心意。因此,經過最後的評估,每位合資格的小朋友,我都會和他們握手,說聲「恭喜!」他們真的是過關斬將才能成為「音樂兒童」。 那天,我向他們說,幾年前,我們只有一個中心的時候,有些家庭是住得很遠,但風雨不改地來深水埗上課,住在洪水橋的、住在元朗的、也有住在天水圍的,他們無論是夏天30多度或者紅雨都不會請假,所以希望大家要珍惜現在這個機會,因為中心就在你們的屋村裡。 可否把樂器課改為另一日?因為我個仔有其他嘢學 這時有個媽媽拖著孩子匆忙地趕來,一坐下也沒有說什麼便拿起手機來看,我並沒有太大反應,心想可能家長忘記時間,或者其他原因。整個簡介會,她總是坐不住的樣子,其間又有電話響聲,同事示意她出外面說電話,再次入來時又繼續看手機,我開始覺得有點不被尊重,於是我提早開始答問和分享環節,有很多家長第一句便是感謝的說話,有家長在討論如何分配時間的問題上,我盡量解釋學樂器須要耐心和堅持,說到一半,這位看手機的媽媽大聲在坐位上問:「可否把樂器課改為另一日?因為我個仔有其他嘢學!」這時房間鴉雀無聲,其他家長開始和旁邊的人細語,我平靜地說很抱歉!不可以,因為要根據中心的活動安排和老師的時間表。這位家長表現不滿意,臉部表情讓我知她一定會留下來和我「討論」下去。 會議完後,她果然留下來,和我說:「如果你們的堂不能就我,那我唔學啦!」我用微笑來壓抑我的憤怒,再次平靜和她解釋是不能「就」她,但學樂器是小朋友,不是媽媽!為何要那麼快便放棄呢? 她苦笑說:「我個仔有過度活躍,學嘢又慢,每日都要補習3個小時,做功課都慢過人,再過來學樂器,唔洗瞓咩?」我語塞,點頭示意明白,看著一臉無奈的小孩子,只能比他更無奈。 回中心看看這孩子的資料,環境確是很差,是單親家庭,媽媽用盡政府給她的資助,再向不同機構申請補助金,為孩子報考不同的班,聽其他同事說,她想孩子以後入大學,要脫貧,所以漸漸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虎媽,孩子!辛苦你了! 後記,這位孩子最終即時退出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音樂欣賞的一課

我早前被邀請去為一班教育工作者作演講嘉賓,題目是「將音樂融入生活」,主要是想帶出:把古典音樂生活化地表達出來。有時候,我在音樂會中見到不少很年幼的小朋友,穿著非常漂亮,和媽媽爸爸拖著手去音樂廳,怎料未過10分鐘,踢椅、大聲問問題,有些不知是想坐下還是想站起來,弄得父母親不斷要低頭講解,把食指放在嘴邊以示不要說話,有些索性掩著小孩嘴等等。 到底父母親帶小朋友來音樂會的目的是什麼?門票並不便宜,就算是免費,整個晚上不知多少細胞被摧毀了,最重要是把音樂會的美意也同時被粉碎,我很希望能夠介紹多些好的音樂,而且要讓大小朋友一起明白和欣賞,如何欣賞音樂就像去看一套電影那樣精彩,但必須由容易開始。在這裡也忠告家長不要帶孩子去聽一些太深的音樂會,最好選擇一些兒童會比較容易明白的節目,好像一些音樂劇,芭蕾舞劇,自己在家中先去搜集曲目內容,作品背景等,也要和孩子解釋有些樂曲之間不需要拍手,入場前必須先去洗手間⋯⋯等等的禮儀。 香港人實在太大壓力,那種壓力已經變成了生活必需品 在我那次的演講中,我播放了幾首我為「阿美城」音樂劇所作的歌曲,看來聽眾反應不錯,我開始邀請每位老師也參與一些創作部分,可是當我問有沒有那一位想試的時候,全場鴉雀無聲,我坦白說:「你們太乖了,但不是好事。」我和他們對望了1至2分鐘,他們開始融融細語,以為我是否中風,怎麼不動呢?這時,我說:「不緊要!以下兩樣東西你們一定做得到:笑和做鬼臉!老師們!你們辛苦了!難得一天放假,要來我的課,不如輕鬆一下!」就這樣,場內氣氛才開始熱鬧起來,首先有一兩個人帶頭做起,漫延至全場,聲量開始增大,到我要他們停下來時,反而要喊著高聲叫停,就像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看見他們終於滿帶笑容,熱身完畢,我才開始真正的音樂欣賞課。 太多教育工作者被框架壓迫到忘掉當初做教育的那份熱血 香港人實在太大壓力,那種壓力已經變成了生活必需品,習慣了,包在骨頭裡,當情緒一下子爆發,是不可收拾的。整個90分鐘的音樂欣賞,大家也很投入,雖然有些老師沒有太多的音樂知識,只要他們明白音樂並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東西,更加不是那種一定要有什麼天分才可以接觸的東西。這一課,不是我給老師的,而是給我自己,因為我看到香港音樂教育的缺乏,太多教育工作者被框架壓迫到忘掉當初做教育的那份熱血,我要繼續努力去搬走那框架,讓我們一起去創造一個新氣象。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