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樂與路:心兒的啟示

心兒的媽媽最近一次來校,愁眉苦臉,原因是女兒打遊戲機到天亮,結果當然是賴牀不上學,無論她如何勸喻或責罵,心兒的情况毫無改善,母女倆的關係也因常常吵架變得緊張,實在擔憂不已。媽媽不斷地埋怨,女兒整天玩手機,跟從前聽教聽話的那個她,簡直是變了另一個人。 心兒是一個很怕獨處的女孩子,獨生女,家庭不完整,她唯一的依靠,就只有媽媽。 媽媽年輕時,隨丈夫遠嫁他方,然後,他們在內地暫居過好幾個城市,最後遷到香港,小小的心兒便隨着媽媽四處浪蕩。 兩手緊握填補心靈空缺 媽媽後來因為跟丈夫分開了,經濟壓力下,擔子加重了,唯有不斷工作,幫補家計;同時,她對女兒總覺得有一份歉疚,為何不能為女兒提供一個完整的家?於是,媽媽一看到什麼興趣班呀,活動比賽呀,就一定帶女兒參加。心兒從來不會拒絕,因為這是她最渴望的親子時間。她最享受在街上被媽媽拖着走,兩手緊握帶來的親密及安全感,正正填補了心靈上空缺的一角。每回媽媽把心兒送到活動中心的大門外便離開,然後匆匆趕路上班去。 在媽媽心中,一切似乎已經鋪排得很好。但,事與願違。 心兒從來都不大願意留在興趣班的課室內,只靜靜地站在一旁,又或坐在一角…… 老師,你可否不要叫我的名字?你能否裝着看不見我嗎?我不知道如何開始? 原來,隨着母親移居過好幾個城市,母女倆每次都只停留短暫的時間,她剛剛適應了新環境,跟着又要搬家了。同樣,她剛在興趣班認識了新朋友,但又因搬家而分開。一段段短暫的關係,讓心兒對人缺乏信心。小小的年紀經歷最多的就是離離合合,長久對她來說是無法想像及感受的。這是心兒寂寞的童年生活。 人大了,理應懂得獨處,事實上,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對於一個渴望被媽媽關顧的孩子來說,盼望的是每天擁有共處的時光。可惜,媽媽忙於工作,總是晚歸,連一頓晚飯的時間都欠奉,母女的期望出現很大的落差。她開始在網絡的遊戲世界找寄託,慢慢發現網絡世界可以讓她找到一些同路人,因為大家都無所事事,最重要能打發時間。她開始沉迷打遊戲機,廢寢忘餐。怎知道,過了一段日子,她發覺這個玩意沒意思了,可是離不開,擺脫不了對網絡世界的倚賴。 直至一個周末,她回校參加活動。活動完結後,她極不願意回家,懇求老師讓她多留一會。她拿着一疊顏色紙來找我,表示想學摺紙。我跟她一起找資料,找到一些有趣的圖形,陪她一起摺。然後,她坐在校長室的一旁,靜靜地看着視頻,嘗試了好幾個不同的摺紙圖形,樂在其中。 離開前,她很自豪地說:校長,我今天很成功。我今天沒有再打遊戲機!其實,我不喜歡玩遊戲機的。這個下午,她需要的是陪伴。 聽罷,那刻我頓覺,凡事總有原因,不要妄下判斷,若能多了解事情背後隱藏的原因,體會對方的難處,那麼我們才可有效解決問題。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40期]

詳細內容

特教樂與路:另類假期作業

小時候,我最怕做假期作業,因為老師一定在假期前夕給我們一本厚厚的補充練習,叮囑我們在假期裏完成。於是,我會盡快在假期開始的首幾天不斷做,愈快完成,愈能夠剩下多些時間去玩。其實,作為教師對於假期作業相信也有一定壓力,因為假期後,一下子堆着滿桌要批改的課業,起碼需要兩個星期才能批改完畢。 為做而做,這個課題人生面對的時候多的是,是必然的嗎?還是可以有其他選擇? 於是,我們決定來個富創意、更貼地的假期課業。 聖誕任務 學習溝通培養創意 在剛過去的聖誕節,我們先考慮假期日子不多,想為學生帶來什麼體驗?疫情肆虐3年,其間的聖誕節在受限制的社交距離下度過,大家都是留在家中看電視,連跟朋友相聚的機會都不敢。難得限制終於放寬了,市面上的節日氣氛熱鬧非常,我們希望學生能夠重新感受一下節日應有的熱鬧氛圍,同時可以為家長營造有質素的親子時間,因此我們設計了一些有趣有意思的假期任務,想學生及家人一起參與。 張老師集合了一些學生設計的聖誕卡,想學生在節日裏贈送給他人,表示感謝;李老師希望培養初中學生了解節日的來源及介紹一些節日好去處,欣賞不同商場的大型裝飾;麥老師希望教導學生製作創意環保聖誕樹……我們整合了大家的想法,編排好,製作了一本「聖誕假期的任務冊」,希望透過這些活動,讓學生學習溝通、與人合作、培養創意、訓練小手肌、培養學生欣賞他人及感謝的價值觀。 鏡頭下看到父母對孩子的愛 假期完畢,麥老師端來一大疊學生的聖誕假期作業跟我分享。哇!真的驚喜萬分,我們一邊看,一邊欣賞家長及學生的心思,假期作業原來可以這麼「賞心悅目」。我翻開其中一名學生的作業,他的爸媽日常工作繁忙,在假期裏帶他走了3個商場,還為他拍下照片,鏡頭下的小伙子打扮得瀟灑有型,還懂得對着鏡頭裝帥拍照,實在有趣。鏡頭下,看到父母對兒子那份愛。 又翻開另一名學生的任務冊,小妮子平常很害羞,不大敢與人交談。看到她在假期裏跟家人到商場派送聖誕卡,而且還是她有份設計的聖誕卡,相信過程一定充滿着滿足及自豪感。媽媽筆錄了她把聖誕卡送贈給商場內的服務人員,還送上祝福的說話,實在難得。對於一個害羞的女孩子,能夠跨出這一步,一點都不容易。把課堂所學,應用在日常生活中,這是最有效的學習成果。 麥老師喜孜孜地嚷着:「看看這棵聖誕樹的造型多特別,全部都是糖果及巧克力!」色彩繽紛的巧克力包裝鋪在地上,砌成聖誕樹的形狀,實在很有創意;有些家庭用玩具模型砌出聖誕樹的造型,還用上家庭用品等,創意無限。我相信製作的過程,一家人肯定樂得開懷大笑…… 原來心態改變,把自己過往既定的做法放下,迎來的是把更多的可能放入你我的考慮當中。正如,假期作業都可以很有趣,可以為學生創設更多學習經歷,因為大家所考慮的,是如何讓學生從體驗中學習,從快樂中成長。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32期]

詳細內容

特教樂與路:最精彩的嘉年華

最近有幸獲邀出席國際獅子總會中國港澳303區九龍灣獅子會舉辦的「星星展奇才音樂會」,主辦單位更邀請我校學生參與表演,唯一的要求是學生家長一定要陪同子女參加,成為觀眾。 「星星兒」才藝表演 潛能無限 音樂會安排在周日下午一所中學的禮堂舉行,沒有金碧輝煌的裝潢,也沒有知名的音樂人團隊,但禮堂坐得滿滿的,非常熱鬧。翻開場刊目錄,表演內容非常豐富,足足有13個項目,包羅萬有,有:鋼琴獨奏、中國鼓、粵劇、拉丁舞、色士風、爵士鼓、中國舞、唱歌等,猶如才藝表演嘉年華。表演者由4歲到20多歲,每個人都專注地綵排,而且很有「個性」。大家都會用「星星兒」形容他們,因為他們來自星星,跟我們有丁點不一樣,但潛能無限。這些患有自閉症譜系的學生各有才華,只是不容易被你發現,就像天上的星星,白天不起眼,夜空上星光閃閃。 能夠讓人明白是一種幸福 星星兒其實跟我們一樣,等得不耐煩,就會找事做。我們會選擇跟旁邊朋友閒聊或看看智能電話,他們則會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有一個星星兒,當其他表演者在台上表演時,他在台下踱步,主辦單位負責人向前排嘉賓示意沒問題,讓他走走。星星兒來回走了一圈,就回座位安坐,間中又出來走一走;能夠讓人明白和理解,絕對是一種幸福。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溝通,在於你能否站在對方立場思考或感受,易地而處,讓彼此了解更多。 台上表演的星星兒,那份專注從他們認真的眼神及表情呈現出來,多麼的吸引!一名彈奏《黃河鋼琴協奏曲》的星星兒,十指在琴鍵上揮灑自如,不需樂譜,身體配合節拍的晃動,份外激昂,台下的觀眾拍手叫絕。他媽媽表示,每逢外出表演總要換上禮服,試過在朋友間聚會,長輩們請他表演,他堅持沒有禮服不肯彈奏,弄得場面有點尷尬。 其實,這份執著很多人都有,專業的廚師總會要求食材新鮮,烹煮過程嚴謹;專業的表演者無論如何總要練習至完美,才肯上台表演;甚至家裏的小朋友也總要挑選心愛的卡通頻道看卡通片一樣,那有什麼奇怪?大家的執著只是一份對自己的要求,一份滿足感。 最精彩之處 展現各人心性之美 星星兒對於外圍環境的聲浪、光源甚或氣味,都會有不一樣的接收頻道,這些突如其來的刺激會令他們帶來焦慮、不安、難以適應的感覺。於是,他們會運用自己的方法表達,當然年紀小的星星兒跟普通小孩子一樣,可能會吵吵叫叫。長大了的星星兒,往往忍耐力較強;因為經過多年訓練、父母指導,大部分的星星兒控制情緒都很成熟。可是,你知道父母及老師們所給予的時間是無法衡量。大家用盡方法去了解他們的感受及想法,然後指導他們如何適應每一個處境,學習表達。所以,這兩個小時內,他們在台下等着,準備表演,融入一般人所謂的「規範」,談何容易?易地而處,大家如能願意花一點時間或耐性去了解他們,給點空間讓他們梳理情緒,相信很多不知所措的場面一定大大減少。 這刻,我在台下觀賞的,不單是星星兒的十年功夫,更是大家對他們的接納、包容和愛護。這場嘉年華最精彩之處,是各人心性之美的展現。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23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特教樂與路:俊媽的身教

俊媽性格豪爽、率直,每回看到她,總覺得她有一份金庸小說筆下「女豪俠」的氣概。第一次看見她,一頭紫色的短髮,時尚又前衛,特別讓我留下印象。每天,她都來學校接送兒子,然後跟我們聊天,俊仔總愛在旁拿着心愛的玩具圍着媽媽踱步。俊媽一邊聊,一邊留意俊仔的動靜,間中會溫柔地提點俊仔。慢慢我發現,她對人有很敏銳的觀察力,而且還有一份慷慨仗義的心。 一份慷慨仗義的心 記得學期初,一名家長——浩仔媽弄傷了腳,送兒子上學時,看到她走路一拐一拐的,於是我便請校護幫她查看傷勢。過兩天,我發現俊媽來接浩仔放學,原來俊媽知道浩仔媽行動不太方便,便提出幫她接兒子放學。同路人,特別容易理解對方的難處,毫不猶疑提出幫忙。浩仔比較內向,害怕跟陌生人溝通,怎知道跟着這位豪俠媽媽,竟然一點都不抗拒,不由得不佩服。 半年前疫情肆虐,所有學校停止面授課堂,全部改為線上學習。對於有特殊需要又年紀小的學生,總不能坐在熒幕前專注上半天。於是,教師們準備了學習材料包,可以讓學生一邊聽,一邊動手做。我們便通知家長可以到學校取件。一天,俊媽來校拿取了幾套學習材料包,原來,她聯絡了住她家附近的家長,幫忙他們取學習包,然後再交收。她一句:「我做個方便而已。」這一個「方便」盛載着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體諒、扶持及同理心。 俊媽喜歡帶着兒子四處遊歷,不論樂園、商場及公園等,她都會樂意帶着兒子去「闖蕩」。她明白到兒子需要接觸不同的事物及環境,需要時間調節自己,接納及適應轉變,因為有自閉症譜系的孩子,偏執於固定的人、事物、環境、行為及時序,非常需要規律。因此,如果生活流程上一有改變,他們便會產生不安,擔心自己無法適應。當他無法表達自己的憂慮,又覺得別人不了解自己的需要,便會鬧情緒。俊媽為了培養兒子學習轉變的能力,便陪他經歷一個又一個的「生活場景」,看到兒子肯嘗試新體驗,那份滿足感無法形容。 母子倆最近一次的經歷,完全是我意料之外。事緣一名家長帶兒子乘搭港鐵放學,一不留神,兒子走失了。於是,她致電學校求救。我們立即啟動支援應變的工作,分批出發支援這名媽媽、報警、到現場附近搜索、聯繫支援群組,在社交媒體發放信息等。俊媽和其他家長在群組得知消息,便不約而同前來幫忙。俊媽帶着兒子走到這名學生所居住的大廈,逐層查看。大家努力了一個下午,學生終於尋回,安全無恙,所有人都放心了。俊媽告訴我,兒子很有耐性跟着她,而且好像知道發生不尋常的事情,一點怨言都沒有。回家的途中,俊媽讚賞兒子參與這次尋人任務非常有耐性,於是獎勵他吃了一大杯冰淇淋。 父母一舉一動 潛移默化影響孩子 我相信父母身教對孩子的成長非常重要。孩子的模仿力強,你看看街上的小孩子,兩三歲已經能模仿成人使用智能電話。因此,無論孩子的能力如何,父母的一舉一動正正是他們每天潛移默化的模仿對象,父母的喜怒哀樂對他們影響至深。我相信俊仔的未來,總會被媽媽那份仗義助人的性格所影響,那麼人與人之間的愛又得以延續,多好呢!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15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特教樂與路:不一樣的家長日

最近學校舉行了家長日,這是創校以來第二個家長日,我終於可以參加。第一個家長日因為需要參加訓練課程,沒法出席,很是遺憾。錯過了的機會,又再重來,特別珍惜。 負責統籌的老師請我負責主講講座,大家思索了好一會,到底什麼的課題更貼合家長的需要? 其實,我校的家長對「家長日」分外有壓力。每次跟老師攀談,話題一定離不開自己的孩子,然後老師一定會向他們投訴…… 「你的孩子在學校上課不專心」、「他需要很花時間才能完成任務,其他同學已經做好了。」、「他的脾氣很差,一不高興就發脾氣。」、「他應該適應不到轉變,但我們不能只遷就他。」 家長們對於這些預料之內的「意見或批評」,總覺得特別尷尬。為何總要在人家面前再說一遍?難道多說幾回,孩子就能改變嗎?他們會進步嗎? 學生入學將近一年,我察覺到學生不斷地進步及轉變,有些由橫衝直撞變得遵守規矩;也有毫無自信的學生學懂表達自己所想;由逃學變得學會重拾學習的樂趣;這點點的改變,正正敲醒我們固有的想法,到底學生的進步是跟誰比較?於是,我們決定逆轉思維。 逆轉思維 表揚學生進步 我鼓勵團隊運用幾天的時間,慢慢回憶一下學生這一年的表現。這學生曾否有一些舉動讓你特別難忘?他們有哪些表現讓你欣賞?有哪些表現比以前進步?然後,請老師們用不同的方法向家長表達,給予學生肯定。老師們可以選擇用一張相片、心意卡、一個簡單的手作甚或一個錄影的片段來表達對學生欣賞之處,感謝家長的努力。當天,我在台上分享,我選了三個來自不同班別的學生,就我所觀察,表達我對他們的肯定及欣賞。當天還有幾個老師分享,他們各自選出自己教授的一個學生,然後透過相片、影片或學生作品表揚學生進步的地方。 放開思想包袱 接納新想法 台下的家長看到老師展示了學生短短一年間的學習片段,由沉默寡言,變得主動參與課堂,而且還會跟同學聊天及對話,家長們甚為驚訝。另一被肯定的學生,她學會控制情緒,懂得反思自己的責任,更會指出自己雖然最怕改變,但明白改變自己才是面對現實社會最好的方法。我坐在台下,聽到學生的心聲,十分安慰。這些轉變絕不是一時三刻的工夫,是學生每天一點一滴的習得,他們學懂放開了重甸甸的思想包袱,釋放空間,才能接納新的想法及建議。師生間的互動及交流,才更有成效。 肯定學生表現 感謝家長努力 講座完畢,班主任跟家長逐一會談。對談的內容,以肯定學生過往一年的表現為主,有家長收到班主任親手寫的信,內容是讚揚學生表現,同時多謝家長在家的努力及堅持。看到每個家長帶着笑容離開學校的畫面,這一年的工作絕對值得。 學校從來都是提供希望的地方,讓孩子擁有自己的學習及成長的進程,為家長重建對培育孩子的信心。今天家長日的主題——孩子的光芒,不僅僅在家長日閃耀着,更會在往後漫長的日子繼續發光發亮。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6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特教樂與路:卸下屏障

最近電視台播放一個有關尋人的節目,引來不少坊間的迴響,內容是關於一個40年前曾在時事節目中受訪的對象,他很有個性,只要遇上不公平的情况或遭受別人歧視,自我防護機制便隨即打開,然後能精準地找到相關的政府部門去反映,久而久之,投訴成為他生活日常;但同時,他不能放過別人的心態,讓他難有知己朋友,變得生人勿近。 他雖有長期病患,但他的獨立能力非常高。他能自行照顧自己的起居飲食,而且十分精打細算,還累積了林林種種的「財產」,他更懂得因應需要申領津貼,經濟上不成問題。他眼見不公平,或自身被歧視,一定會找方法回應,而且不成功不罷休,可是當主持人問:「你有朋友嗎?」他那雙無助的眼神,完全掩蓋不了寂寞,「我怎樣找朋友?」、「我很孤獨。」、「我都想找人傾訴……」這一句句的心底話,正是問題所在。 當主持人訪問他的家人及昔日的好友,發現他們都能在他身上找到欣賞之處,願意關心及溝通,他那份自我保護的屏障,就自自然然地放下了。 無論是否傷殘人士或有特殊需要的人士,又或樣貌、行為有點跟主流不一樣,總會被人投以另類的目光,然後大家很自然地為他們設定了一些想法,想法的真假不重要,但就直接影響自己對他們的回應及態度。過去有不少家長曾經表示,他們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因為表現跟人有所差異,被人歧視。最近,一名家長的親身經歷——他患有自閉症的孩子,因為不懂表達不適,在商場大叫起來,途人看在眼裏,讓他甚為不安。 有的途人還會出言批評:「你有否管教好兒子?沒家教!」爸爸為了保護兒子,說:「我兒子有病。」有時候換回來的可能是對方尷尬的表情,但有時候會回應一句:「有問題就不要帶他上街。」這些負面的經歷對於他們來說,更加難對人際關係及與人交往建立信心,愈怕被傷害,愈要建立防護屏障,久而久之,行為變得偏激了。 接納與融入互為因果 現時特殊教育的方向,總是着重如何提升有特殊需要學生學習能力,裝備他們的獨立能力,教導他們如何適應社會,面對逆境如何自強。節目中主持人訪問了一名醫生,醫生表示這主人翁某些特徵與自閉症譜系障礙者類似,會有一些偏執的行為,旁人可能不理解,這正正影響了他跟別人相處的情况。縱使他生活應用上完全沒問題,但他的心靈和生活質素,是何等大的差距?他不斷學習求生求變,但社會的價值觀未有隨着改變,「接納」與「融入」是互相關聯,互為因果。社會對他,甚或對其他有特殊需要人士的理解及接納,正正是關鍵所在。 人的心中總有一把尺來量度自己遇到的人與事,眼中總有一塊濾鏡去篩選自己可以接納人與事的程度,假如大家在量度和篩選之前,抱着一個信念:「每個人都不一樣,大家需要的是互相尊重。」這個信念絕對能填補「接納」與「融入」間的空隙,很多無謂的誤會定能大大減少,人與人之間的防衛屏障自然慢慢卸下。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9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特教樂與路:寫在確診前?

第五波的疫情嚴峻得無法預計,難以招架,學校經歷過學生、家長及教師先後確診,團隊不斷為確診的學生、家長及同事奔波,購買防疫用品及檢測劑,運送物資,當值編更,消毒校舍等,這些應付疫情的工作,排山倒海而來,但總算熬過去。怎知道,又傳來多名朋友先後確診的消息,擔心不已,趕忙送藥、問候、安撫脆弱的心靈。 所以,當外子告知我需要調到院舍工作,我們都沒什麼可以怕,危難關頭,需要的不是良藥,是一份承擔。我叮囑他要提高防疫意識,但無論如何準備,執行一有漏洞,病毒便鑽進來了,結果他染疫,我成了密切接觸者,禁足7天。 疫下奔波 防不勝防 這7天的作戰期,我深明成敗皆在大家能否嚴謹做好保護工作。環看家中所備的物資,足夠應付一星期,然後我開始徹底消毒家居,分開用區,備好口罩、消毒用品及檢測劑。開始的幾天,外子的病徵很明顯,咳嗽得厲害,幾個晚上我都無法睡得安穩。 白天,我開展了遙控辦公室的工作,利用通訊群組、電郵來安排工作,停不下來。清晨睡不着,便開始列出當天的工作清單,處理不同部門的工作項目。一有空檔,便為外子準備兩餐,清潔家居,忙透了。可是,我發現壓力不單是禁足,而是每天還要戰戰兢兢做快速測試,這個防不勝防的傳染病,太可惡了。 今夜,突然收到兩則極壞的消息,一個舊生因感染新冠病毒離世,另一舊生的婆婆同遭厄運,逃不過這世紀災難,生老病死,人皆必經,但心不甘。 這刻,沉重的心情把我壓得難以呼吸,我完完全全地靜下來,躺在沙發上,彷彿看到天花板在移動,眼角矇矓一片,腦袋好像突然被淘空了,只是躺着躺着。 舊生被「帶走」 心有不甘 突然手提電話的震動信號把我拉回現實,打開了社交平台的軟件,看到同事為這舊生寫上悼念的文章,同事特別疼愛他,常到宿舍探望他,還特別在假期申請帶他外出,看到此,那些我跟他的回憶不知從哪裏湧現出來,他那雙精靈的大眼睛,偶然會被我發現他在捉弄同學,患上肌肉萎縮症的他,雖然活動能力有限,但他大笑的時候,聳着雙肩的模樣,卻又特別可愛;我曾經在這專欄為他寫了一篇文章,那個孤獨,渴求被愛,被明白的年輕人,他內心的願望是多麼的簡單。想到這裏,我終於可以哭出來。 死神,你又從我身邊走過,帶走了我疼愛的人,你來去無蹤,每次重臨,都讓人束手無策,生命如斯脆弱,還要帶走誰?會是我嗎?我不甘,因我還有很多心願未完成。 我還要讓團隊實踐教育理想,讓他們在教育工作中體會到生命如何變得更好,還要讓家長在充滿希望的氛圍中看着孩子成長,然後我跟團隊帶着學生追夢,讓我繼續嘗到圓夢的點點甜。 當下特別想起學生和老師們鬧烘烘在大堂做早操的畫面,每天家長們接送孩子的情景,還有團隊跟學生上課的片段……我心神一抖,今夜好好休息,迎接更多的明天。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2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特教樂與路:最美的堅持

我校的學生特別討人喜愛,皆因每個都很有「個性」,無論喜好、習慣、行為等,都很有自家的一套,想他們改變絕不容易。 學期開初,我向團隊提出,希望學校有屬於自己的一套早操歌,期望每朝跟學生在學校大堂熱熱鬧鬧一起做早操,學生先動動筋骨,然後精神抖擻回課室上課。起初,大家提出了一些擔憂:學生有無耐性排隊?然後還要跟大隊做早操?對於有自閉症的孩子,適應力及耐性絕對是個大挑戰,真的做得到嗎?於我來說,我覺得他們跟普通學生一樣,都應該擁有同樣的校園生活經歷,都可以守紀律,建立良好習慣,好讓將來順利適應社會的規則。 教師作曲填詞 創獨一無二早操歌 經過一個多月,一首完全屬於我們學校的早操歌終於誕生了!教師們自家作曲填詞、編排動作,名為《玉星操》。一分多鐘的歌曲,配以輕快旋律,歌詞琅琅上口,動作又易記,完全獨一無二,我極為喜愛。我知道期待的早操畫面一定會出現。 為了教學生做早操,教師們特意拍攝了一條示範短片,先讓學生邊聽邊看,建立初步印象。兩星期後,大家終於在學校大堂排隊預備做早操了。原先,教師計劃邀請3個學生一起帶領其他同學做早操,可惜「天氣不似預期」,好幾個同學都不習慣走到台前,走了幾步,雙腿就像被磁鐵吸着一般,怎也拉不動,堅拒上台,有些更開始有點情緒。 這些帶有偏執行為的孩子,從來都特別有個性。你最需要改變的不是行為,而是他們的心態和想法。他們需要理解改變的原因,改變會有什麼情况出現,否則只會帶來不安。於是,台上教師沒有跟他們角力,然後鼓勵他們:「下星期,你會上台做早操。」 每天「預演」 解除孩子恐怖 為了讓這幾個學生適應改變,教師們特意每天都做一些「預演」,提醒他們要負責做早操的任務,然後把這些步驟用圖畫及說話展示出來。學生經過多日「預演」,慢慢把要負責的任務流程放進腦袋裏,開始妥協了。我總覺得這些孩子的腦袋有一套獨有的程式,你必須要耐性拆解,才能把程式修改。 這天,一名最為「固執」的學生被教師帶到台上,請他帶領早操。他竟然沒有反抗,乖乖地站在台上,歌曲一響起,他就跟着教師及同學們一起做早操,只是動作有點跟不上,節拍時快時慢,非常有趣,大家都笑着跟這位「小老師」扭動身子。當音樂完了,他成功地完成整套動作。 下台時,班裏4名教職員立即蜂擁而上,就如歌迷擁着偶像一般,並用力豎起大拇指,不停讚賞他。我覺得開學至今最美麗的畫面就是如此,一個學生的成功,讓團隊直接感受到努力的成果,那份榮耀是屬於大家的。孩子們的堅持雖有個性,但團隊的堅持正正盛載着最美好的期盼和滿足。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9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特教樂與路:如常背後

開學已一段日子,我總會走到校門前迎接學生回校。校舍設有兩道門口,正門給家長接送學生用,另一門口留給校車上落。我喜歡走到街上看家長接送學生,爸爸媽媽拖着孩子的小手送到門口,然後目送孩子進入校園,那份暖意和親密是父母跟孩子獨有的,我特別喜歡看這個畫面。 志銘媽媽每天都送兒子回校。記得開學初期,志銘總躲在媽媽身後,我跟他打招呼,他總是靦靦腆腆的,然後媽媽一定催促他跟我打招呼,幾番鼓勵,才勉強聽到他的聲音,這個情境很有趣。個多星期後,他開始走在媽媽身旁上學,表情終於沒有那麼害羞。媽媽說:「他很喜歡這學校。」我好奇地問:「這麼快就喜歡,為什麼?」媽媽說:「他從前的學校課室太吵鬧,上不到課;人太多,同學都不喜歡上課。這裏同學不多,比較靜。」 往後的幾星期,他遠遠的便準備跟我打招呼,走到我面前說:「校長早晨。」每一字都比之前清楚。志銘媽媽緊張地問我聽到否,我大力地點頭,讚賞他有進步。看到媽媽滿意的神情,我有點好奇,志銘過去3年的學校生活到底過得如何。我相信跟不上班中大隊的表現,定必讓他失去了信心。 轉讀特校 被斥狠心棄兒 最近一次早會,志銘被教師點名走到台上報告日期,記得他曾經很不願意走到台前,草草點頭,結結巴巴的堆出幾個字。今回看到他在台上清楚說出日期,回答教師的提問,台下的教師們隨即拍掌鼓勵,他那個興奮的表情像在說——「我做到了!」 放學時,我把志銘的台上表現告訴志銘媽媽,她很是驚訝,完全不相信。「他真的走到台前說話?早知我多留一會看他,原來他真的進步了!」志銘媽媽那份欣然安慰的表情溢於言表,我當然更覺好奇。 原來志銘媽媽看到兒子在舊校生活完全不適應,挫敗感很大。加上他從不表達,教師們都以為他是啞巴。由於有什麼問題都不會提出,學習自然跟不上,學習動機沒有了,自信消失了,最後媽媽決定轉校。「當時很多家長都質疑我的決定,有的更怪責我,為何如此對待志銘?你把他放進特殊學校就等於放棄他,為何這麼狠心?我當時實在覺得委屈。現在,我看到他的轉變,知道我的決定沒有錯。校長多謝你。志銘甚少會在人前說話,其實他在家跟我說話完全很自然,但一離開家就不發一言,縱使是親友聚會,他都只靜靜地坐在一旁,所以我沒想過他竟然肯走到台前講話,真的多謝你們。」 我當刻覺得有點難為情,我們學校沒特別做過什麼,只是如常地鼓勵學生參與早會,讓每個學生都有機會上台表達;我如常地迎接學生回校,跟他們打招呼,和家長閒聊,了解孩子在家的情况,說說孩子在校的點滴。真是普通不過的事情,何須言謝,如常大家都會做的事。 志銘的情况讓我想起過往曾在此專欄寫的一名學生,那名學生患有選擇性緘默症,一種無法控制的焦慮,讓患者不能自如表達,題目叫〈待我如常〉。這刻,我暫不肯定志銘是否同樣面對這病症帶來的困擾,但我更深切體會「待我如常」的可貴,那份如常的態度,正正是實踐對別人尊重的價值觀。愈能理解及體諒別人,愈懂考慮,從而尊重。學校沒特別做過什麼,只是讓每個孩子都能好好享受校園生活,愉快學習!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2期]

詳細內容

特教樂與路:難關背後

準備開學的工作跟以往截然不同,皆因這是一所新開辦的學校,暫用一所舊校舍。經過半年多的翻新工程,基本的硬件配套已大致完成,但開學在即,大堂仍需安裝空調,而停車場留有一堆堆建築物資要整理,還有各樓層及課室需要大清洗,還要規劃學生到校的流程等,有朋友問:你們能否在9月1日如期開學? 難關在前,有人會選擇退,但每個難關的背後就是一個機會。 合力大改造 課室滿童趣 團隊列出了很多緊急待辦的事情,然後逐一編排解決事情的優次,再擬定各隊員的分工。首要處理的事項是課室的清潔及佈置,於是大家分頭採購佈置材料、課室用品及學生用具等,然後埋頭工作幾天,把空洞洞的課室轉變成充滿童趣的環境,你不得不佩服隊員的創作力這麼強,儼然電視節目的真人騷一樣,把空空的課室大改造。 完成課室佈置,團隊開始「進攻」地下大堂,有隊友負責清潔升降機的陳年污垢,拿着抹布及天拿水在升降機內細心地抹;有隊友看到扶手樓梯確實太殘舊,於是短短兩日內找公司製作了80多條梯級貼紙,貼紙上彩色繽紛的鼓勵句子,確實讓人鼓舞,4層樓層的梯級,簡直煥然一新;有隊友看到工程後留下的污垢,忍不住蹲在地上擦呀擦;有隊友自行清洗樓層的洗手間,確保每個廁格的整潔度……我置身團隊當中,只能幫忙通渠、扔垃圾。這種團結一心的氣氛是積極動力的根源。 環境處理好,下一步要處理是迎接學生回校。 學校門外預演返學流程 因學校位於人車暢旺的地區,我們需考慮校車停泊的位置,以及學生上落校車安全的安排,同時也要兼顧自行回校學生的情况。大家提出了很多需考慮的事項,例如:防疫、新學生來到新環境的情緒處理等。於是,隊員規劃了路線圖,編訂不同隊員的崗位,預估不同情境發生的狀况,然後把應變措施一一列出。最後,大家齊齊做「演習」,模擬學生返放學的流程,最後走到學校門外「預演」。 當你看見這班「進逼的」團隊穿上熒光背心,在馬路上擺放錐形路標,模擬校車回校的情况,隊員們列陣守着校車的出口,模擬學生下車的場景,他們機警又戰戰兢兢的表情連臉上的口罩都蓋不住,看在眼裏,實在欣賞他們處事認真的態度。 開學當天,大家很早已在大堂及停車場守候,團隊們精神奕奕地迎接學生,一個認真的準備工作成就了最好的開始。 回想8月我剛到任的時候,人手不多,排山倒海的事務要處理,邊做邊遇上很多難題。這是一個我從未擔當過的崗位,加上全陌生的環境,以及從不認識的隊員,我確實有點擔憂。可是,我慶幸遇上一個個的難關,因為這些難關正正把團隊的關係拉近了,群體共同一致的目標,就是解決問題最關鍵的元素。當每個個體的積極心態能集腋成裘,相信日後縱有困難,定能迎刃而解。 文:譚蘊華(特殊教育工作者) 作者簡介﹕擔任特殊學校老師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4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