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明的天空:一顆不變心

「世界幻變,我始終真心……」識唱下去吧?生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你,應該認識誰是張學友。《一顆不變心》是張學友九十年代的作品,是粵語流行音樂的經典歌曲。如果你是千禧BB,或許也曾聽過爸爸哼過這曲的調子。歌詞大意是歌者與愛人分手,心情似「裂開沒未來」,不過卻依然懷着一顆不變的心,訴說着愛人天高海深之情,更是毋懼世間變幻、地搖路陷云云。 不變心在哪兒 那麼,你相信真的有一顆不變的心嗎?如果你相信,那麼不變心在哪兒?讓我告訴你:變幻原是永恒的背後,就是那顆不變的心。那顆心單純又好奇,真摯兼澄明。母親大人曾說:「細路仔唔講大話,小兒無詐。」及後我為人父母,就深深感受到此言準確無誤。真摯單純不變的心從孩子身上就能找着,但能否看見?就視乎你有多忙吧! 暢銷書《小王子》的作者告訴我們:人生最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要用心去看才能看清楚。 定時打掃心鏡灰塵 成年人的心就像一塊蒙上了一層又一層灰塵的鏡子,看不清,猜不透。如果心是重要的東西,「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應該是常識吧?那麼,你上次拂拭,打掃一下自己的心靈是幾時呢?現代社會講求效率,生和活都是競賽;當下不是為昨日悔疚,就是為明日憂愁,「我」常常都不在「此」刻。人類文明不斷發展,物質富裕,生存的條件似乎不俗,然而,活着不快的人卻不少……抑鬱焦慮,情緒失調;孤獨疏離,壓迫驚恐,灰塵太多了吧? 如果此刻驟然醒覺自己那塊心鏡需要拂拭,而平日又沒有太多機會與孩子相處的話,不妨以開放的態度試試觀察孩子。孩童往往是成年人的老師,當我們聽得懂孩子的心聲時,就會明白他們行為背後的內在世界,隨時隨地都能找到那顆不變心,以心交心,或者灰塵自動脫落,猶如孩童指出國王新衣的荒謬。 如果生活的意義是追求卓越之時亦要愉悅,那麼,時時刻刻照顧好自己的心靈就是優先任務。一如《聖經.箴言》所指:「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無論是編織千個夢想也好,創造傳奇也好,當你找到那顆不變的心,就能為人為己鋪滿精彩。

詳細內容

校園筆陣.永明的天空:請摸着石頭過河吧!

孩子開課兩個月,作為家長的你,有何感覺?無論就讀哪個年級,今時今日新學年的蜜月期都超短吧!暑假儲下的「正能量」彷彿不消一刻已經耗盡,香港的教育生態感覺上都頗「自虐」,幾乎所有持份者都要與時間競賽,學生忙功課、教師忙批改、家長每事忙……人人追趕跑跳碰。若要問原因,就像要答「有雞先定有蛋先」一樣,無解。 要協助孩子,就要以他為本 友人WhatsApp求教並大呻,家中小孩升小學後笑容少了,如何是好?我第一時間大讚友人觀察力強,而且十分正向,因為焦點正確,起碼她留意到孩子對轉變的反應。要協助孩子,就要以他為本。笑容少了?是否等於不快樂?原因眾多吧? 我建議她先「輕輕地」與孩子談談,切記不要帶着職場心態和技巧,選擇輕鬆的環境,如臨睡前的牀邊故事時間或吃飯時的隨意閒話,都有大量機會去明白和了解孩子的心事。當中比較困難的,恐怕是要將前設放下……須知道,對號入座就能快快作個結論,並且列出解決方案,尋求出路,為子女解困的同時,也解了自己的窘。 友人回應:很難沒有前設。由於她是一名在職媽媽,於是加入了幾個「媽媽谷」,希望從中「知道發生緊乜事」…… 然而開課以來,「谷友」熱切交換資訊和經驗,友人謂根本「睇唔切」及「明啲唔明啲」,自己有工作在身,何來時間一一釐清來龍去脈。因此有意無意間,群組資訊便容易成為前設,雖則明知未必完全真確,但畢竟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唉! 正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友人同意摸着石頭過河,一小步一小步走,不把事情放大,但不是置之不理 言歸正傳,我說既然資訊氾濫,難以盡信,若有問題,就把焦點先放回孩子身上吧!先回應孩子的情緒感受,再嘗試從中抽絲剝繭,才看看如何恰當地協助他面對困難,正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友人同意摸着石頭過河,一小步一小步走,不把事情放大,但不是置之不理。我立刻給like,實在不能同意更多。 朋友們,上文片段,於你身上必有雷同吧?孩子成長乃是一個過程,一如過河,由此岸到彼岸,分分鐘翻山涉水;與孩子摸着石頭,一步步走,是面對「未知」的一個方法。先輩教訓:知止而後定。對現代人來說:知止或許就是以一種批判性思維去應用今日科技,不人云亦云,會獨立思考,做個高階父母。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25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4期]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是誰的Happy School?

時下各親子論壇,總會有網民談到哪所學校是Happy School,哪所不是。而背後的理由可能就是印象中認為,A校的功課量總的來說較B校少和輕鬆,活動又多,小朋友一定讀得開心,所以A就是Happy School啦……懂思考的你,一定會發覺上述的「認為」有點站不住腳吧? 要為Happy School下定義,而且人人都接受,那個定義肯定會比較籠統,並且因時而異 究竟什麼是Happy School?其實我們比較少認真討論此中的定義,換句話說,網絡裏談到的許多都是印象。怎樣的學校才稱得上Happy School?如果此刻就要你去為此下一個定義,你有何回應?或許你可能會說:「人人的看法也不同吧!」因為只要你細心去想,人對快樂都可能有着不同的定義;然而可以肯定的,一定不單是物理因素吧?因為快樂,本身就是心理層面的表述。 要為Happy School下定義,而且人人都接受,那個定義肯定會比較籠統,並且因時而異,試想想:上世紀七十年代有沒有Happy School?你那個年代的Happy School是怎樣的?我的Happy School不是你的,你說的也不一定是我的吧?去為主觀感受訂立一個客觀標準,就如同要定義什麼是Happy Life一樣,是哲學問題(一笑)。 Happy School的「School」,定義也不簡單。School不就是學校嗎?學校就是學生「讀書」的地方吧?「讀書」或者「返學」,意義豐富,包含了學習、課程、活動、鍛煉、社交等等,是各式各樣的社會化內容,換言之:School或者Schooling,是一個過程,所以Happy School簡單來說也一定是個過程了。學校教育就是一段段的成長過程,不同的學校環境就是不同的平台,衍生着不同的氛圍:例如課程如何執行、學習生活細節的種種安排、校舍課室的擺設以至到各樣軟硬件……恍如齒輪般相互影響,彼此牽動。姑且不說制度政策,其實每所學校都不一樣,因此Happy School若是上述所說的總和,那麼就一定要問學生本人的親身感受了…… 原來Happy School的核心價值,蘊含着一種滿足感和意義感,於是參與者會有着「即使辛苦,也是值得」的感覺 無論如何,由於學校教育(Schooling)是一個過程,參與者抱持着什麼態度去參與,都會直接影響着這個過程的結果。Happy School或愉快學習也許就是參與者常常有着一種滿足感吧?一種令人認為值得投入的感覺,令到孩子願意付出努力去學習。 原來Happy School的核心價值,蘊含着一種滿足感和意義感,於是參與者會有着「即使辛苦,也是值得」的感覺。參與者包括學生、老師和家長,他們都可能有自己的評價,而這個評價本身也只代表那個(那些)參與者的說法而已。 朋友們,如果你要認真去思考什麼叫Happy School,或者要先問一問:是誰的Happy School?答案也可能要數年後才完全揭盅。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