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二手樂器

有時候收到一些樂器真的令人很沮喪,我們感覺這些捐贈者只是不想把樂器掉到垃圾站或堆田區 上次提到基金會收到很多善心人的捐贈,我們深表感激,當中除了有物資外,也收到很多二手樂器。我們每次收一件樂器,會小心觀察樂器的外表和配件,然後再交給樂器修理師傅作全面的檢查和保養,有時收到一些樂器是名牌子,大家會興高采烈,好像中了彩票一樣。可是,有時候收到一些樂器真的令人很沮喪,我們感覺這些捐贈者只是不想把樂器掉到垃圾站或堆田區,所以才交到基金會,可能感覺會好過些。 想一想,為何給基層的小朋友,就不能用一些較好的樂器呢? 當中試過一把小提琴只有一條弦線;一支單簧管內藏有蟑螂;一支小號的按鍵用了膠水黏實;一支蕯克管竟然只有管身而沒有吹咀的。其實,要修理一支破損的樂器比買一支新的還要貴,基金會並沒有這個金錢來修理,而修理師傅每次看到這些樂器也是垂頭喪氣,因為每次盡力修理好,學生用了一兩個月,已經不能再用了。想一想,為何給基層的小朋友,就不能用一些較好的樂器呢?是否他們不配用一些專業的樂器嗎?他們的努力和用功有時比其他孩子還要多,用一個普通牌子,性能良好的樂器只是一個很基本的事。當他們學習到第二第三年的時候,我們會按需要給他們一支更好的樂器,但這個機會也要等到有更好的捐贈樂器才可以實現。 我以前在學校工作時,學生第一堂收到樂器,一定很開心,但熱情過後,加上學習的態度,往往對樂器會生厭,如果遇上一些大型樂器,有父母或工人搬運,學生對所有細節也是理所當然,不太在乎,有很多樂器放入樂器盒前也從來不抹乾淨,充滿口水,不久,樂器開始氧化甚至生銹,幾千幾萬元的樂器就這樣淪為我們收到的其中一件了。 有些善心人士捐贈衣服鞋物,他們也會先洗淨才捐來,而樂器卻是「原汁原味」,感覺無奈! 今年基金會終於可以買到一些新的小提琴,幾位學了幾年的學生收到樂器時,他們心情非常緊張,咀角隱藏微笑,熱切期待。我們特別不拆除包裝,讓他們自己拆開盒子和膠袋,看到他們的表情,我們也很感動,到開始拉奏時,發覺聲音很響亮,也不約而同停了下來,導師加以解釋和示範,才放膽去拉,上完課,把琴小心翼翼放進盒子內,還加了一句:「拜拜!明天見!」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特殊需要的家長

早前我有提過一些有特殊需要的小孩怎樣透過音樂來改善學習情況,很多家長和朋友也和我分享他們的所見所聞。我們如果遇到有問題的學生,首先會和家長溝通,看看怎樣可以幫助孩子,但如果是家長的問題,那麼就變得非常困難。 一個原本沒有問題的人,變成一個很多問題的人,也許這位媽媽自己也是一個「特殊」的媽媽。 有位老師接見了一位「奇人」家長和她的兒子,第一次見面通常會彈首歌曲和傾談一會。兒子彈得不錯,也看出有天份,可是老師問他所有問題,他每次也會回頭看着媽媽,然後媽媽便會代答。老師再問「每天練鋼琴多久?」,媽媽說不定期,有時長有時短,要視乎老師的安排。為何練琴也要老師安排?原來這位媽媽由兒子第一天學琴開始,都安排老師幫孩子練習的,即每次學琴時,也就是練琴。孩子從來沒有試過自己在家中打開琴來彈,要老師到家中,他才會練。老師是月薪的,所以會隨傳隨到,媽媽沒有一絲覺得不妥,認為孩子上課時需要「監督」(Supervision)——這英文字是出自媽媽的口,我認為再貼切些是「監控」,因為這孩子已經12 歲了! 這個孩子被媽媽變成了一個「特殊需要」的孩子,12歲不懂得答問題,不懂得自己練琴,我想他也會有其他的障礙。最可憐是一個原本沒有問題的人,變成一個很多問題的人,也許這位媽媽自己也是一個「特殊」的媽媽。 家長要先做一個「旁觀者」和「讚美者」,然後要做「聆聽者」。 很多家長會和孩子一起上課,有些會一邊抄筆記,更有些會錄音。沒想到這十年,家長對孩子的管教方式起了那麼大的變化。以前我教琴的時候,會教一些很年幼的學生,在初學階段,我會邀請家長進來,有時會讓家長試彈,目的是想他們在家中一起練習,多一個親子活動。但我一定會提醒家長,永遠要做一個 「旁觀者」和 「讚美者」,這是一個學習過程,不容易做到。等到孩子已經不是初學,我會邀請家長離開課室,做一個 「聆聽者 」,但偶爾會讓家長發表一下意見,讓孩子也得尊重父母的意見。 我們一直去幫助那些有自閉傾向和學習困難的孩子,另一邊廂,有父母將自己孩子變成有自閉傾向和學習困難的孩子,實在是太諷刺。太無奈。現在孩子越來越難教,也許是一些家長越來越「怪獸 」。孩子不是你的資產,不是你的月結單,不要再Supervise 吧!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樂器是我的好朋友!

最近我們得到一些二手樂器的捐贈,當中有很多樂器是非常新簇的,當中還貼上學校名稱、班級和姓名。其中有一支大提琴是我朋友捐出的,上面掛住一個$38,000的價錢牌,我立刻致電朋友問清楚是否錯誤拿錯了,朋友斬釘截鐵說:「唉!見到這個琴也傷心!」原來兒子在學校學了半年大提琴,老師着急地要家長玩些昂貴的樂器,說學校的樂團上年輸給某某名校,是因為學員的樂器質素不夠水準,如要明年要取得冠軍,首要的不是先練其功而是先利其器,全部樂器均要買過萬元或以上。家長拿着通告很無奈地也要接受,相信學校是對的。 沒想到冠軍終於拿了,但同時兒子堅決不再學大提琴了,兩母子為了這事經常吵架。 媽媽情願把樂器捐贈給我們深水埗的小朋友,也不要在家裏看到這件被冷待的樂器。 基金會最近的回收樂器,「共享音樂」計劃得到各界的支持,唯沒有地方擺放。 學員獲得免費學習音樂的機會,成為基金會的音樂大使,把所學的奉獻給其他小朋友。 夜闌人靜,我仍然陶醉在音樂中,手指在空氣中跳動,忍不住拿着樂譜到廁所看 這件小小事情令我想起幾十年前,我很幸運可以有機會學鋼琴,可是家中的鋼琴就放在電視機旁,每次我必須要等到沒有人在家,把握機會才可以練琴。有一次,老師終於教了我最喜歡的「蕭邦夜曲」,那條旋律不停在我腦海中出現,搭車回家途中心裏面越想越激動,很想快些和我的鋼琴相見,然後與它一起彈奏。我差不多到達門口時,已經聽到電視機的聲音,心一沉,知道今天應該沒機會。一開門便看見媽媽努力在車衣服,一件件重重厚厚的牛仔褲鋪滿在鋼琴上,近看遠看,這個鋼琴只是家中的一件傢俬。媽媽見我,立刻着我幫忙剪線,因為明天要交貨,我一邊幫忙剪線一邊偷望鋼琴,心裏面的夜曲旋律未曾減退,只是看見鋼琴默默地承受着一疊又一疊的牛仔褲。夜闌人靜,我仍然陶醉在音樂中,手指在空氣中跳動,忍不住拿着樂譜到廁所看,第二天,上音樂課的時候,老師在彈琴唱歌,我心想如果現在讓我彈1分鐘鋼琴會多好呢? 基金會按一些特別需要的學生,可以讓他們把樂器帶回家的,其中有一位女孩子因為媽媽生病,不可以來中心練習,於是我們讓她把中提琴帶回家,我記得當天,我搭着她的肩膊,看着她的眼睛說:「這是你的好朋友,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過了半年,我到她家裏探訪,一直看不見中提琴,我心想,難道一個100尺的劏房也找不到一個中提琴,心裏開始多疑,會否她已經把這件樂器丟在外面的垃圾站?最後,我忍不住問她為何沒有看到樂器,她面上充滿笑容立刻爬上床,揭開被單拿出中提琴出來,原來她每晚也抱着琴睡覺,因為中提琴是她的好朋友。我立刻抱着她,心裏非常內疚,不能發一言。  有很多東西放在眼前,我們已經習慣了他/她的存在::一件樂器、一份樂譜、一個人、一份愛。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音樂鑰匙

上次提到有街坊要照顧非親生但自閉的兒子,她每天被現實折磨,很不快樂。大兒子因為是明顯的自閉個案,已經安排去特殊教育學校上課,可是親生的幼子,等著排政府打救但實在排隊人數太長,沒錢去看私家醫生,時間流逝,很快過了黃金治療期,以後便很難處理。 有聽過自閉孩子就像一個不懂游泳的人一樣,被掉入大海中生活。 如果基金會沒有2-6歲的音樂課程,我真的不知道有那麼多孩子是每天活在不被理解的日子下。有聽過自閉孩子就像一個不懂游泳的人一樣,被掉入大海中生活。對於那些已經確認是自閉的小朋友,我放心他們會得到專業人士和醫生的幫助,可是那些沒有被診斷但又在學校或家中有行為異常的孩子,我常常把他們放在重要的位置,很想用音樂來幫助他們。 我耐心和她說,最好在家裡只說一種語言,就算是鄉下話也不緊要 去年,一個長得很漂亮的4歲小女孩,來到中心學習幼兒音樂班,她沒有任何搗蛋的情況,相反,她像一個木頭人一樣,沒有理會老師、其他小孩,但媽媽和她的相處卻是有互動的,只是沒有聽她說過一句話。細問之下,媽媽的鄉音非常重,普通話也很難聽懂,廣東話也根本講不明,她和我說在家和女兒一時說鄉下話,一時說普通話,甚至有時說廣東話。我耐心和她說,最好在家裡只說一種語言,就算是鄉下話也不緊要,最緊要是可以表達清晰指令和溝通清楚。 經過3個月的課堂,媽媽非常高興和我說,女兒很喜歡唱歌,把我們教的歌曲全部一字一字唱出來,說話開始多了,雖然只是單字,但也非常大的進步。 現在小女孩來上課開始和其他小朋友有一些互動,媽媽說雖然聽不到她說話但聽到她唱歌已經是最大的安慰,我們也為她安排去言語治療師那裡,希望有改善。 這個旁聽生不是一次做到,而是整整兩年,但這個過程是值得 音樂是一條鑰匙,能夠打開生命,雖然過程是艱辛,但是非常值得。(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另一個有過度活躍的男孩,由第一天開始已經為我們帶來很多工作,打架、講粗口、破壞桌椅等等。老師和同事遠遠見到他來,眾人會立即有眼神交流,準備迎接。他很喜歡色士風,老師要他在課室內安靜30分鐘,手中沒有樂器,只可旁聽,如果每星期可以做到,便考慮讓他學色士風。這個旁聽生不是一次做到,而是整整兩年,但這個過程是值得,他開始懂得用耳朵來聽音樂,聽別人說話,聽指令,現在間中也有頑皮的時候,但每次手中拿著色士風,他的微笑是如何的甜美,經過3年的耐心和包容,今天,男孩已經成為我們管樂團成員了,音樂可以改變孩子,也可以改變我們。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

我們時常聽到:「父母是無得揀!」我認為孩子也是無得揀。 家長們或照顧者要放棄所有的享樂、理想,甚至一生,來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看不到出路,只能麻木地接受。 當孩子呱呱墜地一刻,父母一定充滿無限喜悅和希望;但當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正常,一塊大石頭,狠狠地擲下來,揮之不去! 家長們或照顧者要放棄所有的享樂、理想,甚至一生,來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看不到出路,只能麻木地接受。很多人會繼續承受,也有人頂不住,用自己方法來了結,非常令人痛心。 這幾年在基金會工作,有機會接觸很多基層街坊,其中一個計劃是服務2至6歲的小孩子,讓他們未開始上學前先建立一些音樂概念。由於所有課程都免費,每一個孩子,我們均要認真審查,包括經濟狀况、急切性和家庭問題。就這樣,我們走到前線,和家長一起談心、一起流淚,一起互相鼓勵。有些義工和同事也和我分享,有時需要幾天時間才可平復心情,繼續工作。 媽媽入房不停說自己的過去如何不幸,要照顧兩個自閉的孩子,每天想死。 兩個自閉兒的媽媽 有一次,有個媽媽帶了兩個孩子來,由於太多人面談,她非常不耐煩,破口大罵兩個孩子,我上前了解,看到來面試的弟弟坐在地下哭鬧,大兒子則不斷尖叫,讓其他家長和小朋友也皺起眉頭。我剛想走近開口慰問時,這個媽媽突然一巴掌打向大兒子面上,我頓時不懂反應,只覺這巴掌好像也打到我的心,她回頭說:「佢自閉㗎!」 這一巴掌令整個中心變得安靜,我立即着同事幫忙照顧仍在哭鬧的弟弟,我先帶媽媽入房安撫,她即時拿出手機給大兒子玩,說不想帶他一起,我無奈同意。 媽媽入房不停說自己的過去如何不幸,要照顧兩個自閉的孩子,每天想死。我當時只想聽她的訴苦,沒有想過去打斷,她出奇地沒有任何眼淚,只是滔滔不絕的說話。由於時間不容許,我和她說要去見見弟弟,她立刻安靜下來,卻沒有任何想說服我的意向。 我和弟弟玩了幾個遊戲,發現他有過度活躍傾向,但溝通理解不大問題,於是把他安排在急切性的檔案櫃中。 音樂班完結後,她來和我道謝,並告訴我其實大兒子不是她親生,而是丈夫與死去的前妻所生的,我緊握她雙手,和她說:「你好叻!」 經過3個月的音樂班,弟弟雖然未能達到其他小朋友的能力,但看見他每次均積極參與和享受課堂。最後一堂,我們邀請家長來欣賞子女的表演,這個媽媽很早來了,她的眼睛永遠瞪得大大,有些兇惡。但當她看着自己孩子的演出,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很好看。完結後,她來和我道謝,並告訴我其實大兒子不是她親生,而是丈夫與死去的前妻所生的,我緊握她雙手,和她說:「你好叻!」她這時什麼話也沒有說,淚水湧出,我們互相擁抱,一切盡在不言中!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手背與手掌之間 (下)

編按:作者陪同兒子出席校際音樂比賽,在會場竟然遇上基金會的學生「瑩瑩」。作者立即化身平時的老師角色,和她一起看樂譜,還即場教她一些壓場技巧,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兒子也參加了比賽,和她是競爭對手…… 我坐在他們中間,心情非常矛盾。本來那些什麼平常心、輸贏不重要、最緊要開心等等的說話完全不見了,只感覺到:「手背係肉,手掌都係肉!」幸好他們本身認識,同年齡,每星期也有一起排練。等等!就是因為他們彼此認識,才會尷尬,知己知彼,到底他們心中怎麼樣?為何他們之間連一句說話也不說?我緊張得也不知所措。 孩子取得驕人成績,是我們最大的推動力。(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瑩瑩的伴奏老師還沒有到,媽媽也不來,心理非常焦急。這次她下了很大的決心參加高級組,向難度挑戰,我應該陪伴她。於是我叫兒子到一旁看譜,和他來了一個眼神,希望他看懂。 比賽開始了,所有參賽者均要坐在前面幾行,我便和其他家長坐在後面,一直望着自己孩子的背影,等待着自己孩子上場。瑩瑩一個人垂頭默想,兒子乾脆雙眼合上養神。這場比賽只有28位參賽者,能夠把整首樂曲完整背完已經是不簡單,還要和鋼琴互相呼應,節拍跌跌盪盪。我一邊聽一邊呼吸困難,心中忐忑不安。我兒子在瑩瑩之前,順利完成任務,我非常滿意,他也展露了笑容。一會兒,瑩瑩上場了,鋼琴引子一開始,她閉起雙眼,慢慢進入樂曲。句子每一個變化也清楚表達,完成最後一個音時,全場拍掌,非常完美。 一支錦旗對於其他孩子可能是房中其中一個擺設,但對於住在深水埗的孩子來說,卻是刻骨銘心。 隨後是最緊張的一刻,宣布結果。 我那時心情已經難以形容,只想快點完結。我看到兒子回頭望我,我立刻給了一個大姆指給他,我看過去瑩瑩那邊,她仍然是垂頭默想,如果她有家人陪伴多好。 冠軍是瑩瑩!我興奮得跳了起來,一個只學了四年的孩子,住在劏房的她,排除萬難,取得第一名,我為她而驕傲,立刻上前幫她拍照,打電話給她媽媽,打電話回中心報喜,一輪工作堆在頭上,忘記了兒子!我看見他站在一角,在等待我過份熱情的減退,我這時才知道原來他被忽略了。立刻上前跟他說對不起!他一面稚氣說:「好肚餓!」我這時才鬆了一口氣。沒想到,他上前和瑩瑩說:「勁喎!」,之後他們便一起走向電梯,有講有笑。 晚上回到家,我立刻表揚兒子的氣度,雖然他學習比瑩瑩多幾年,但她的努力是可以證明一切。一支錦旗對於其他孩子可能是房中其中一個擺設,但對於住在深水埗的孩子來說,卻是刻骨銘心。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手背與手掌之間 (上)

第70 屆香港學校音樂節剛剛結束,這個已經成為全港學生,老師和家長一年最忙碌的活動之一。過去很多年,我為學生伴奏、加練、打氣等等,入場3小時包括等候工作人員機械式的開場白、等候學生出場、等候學生彈奏最後一個音,等候結果、等候歡笑、等候失望……一切也記憶猶新。 住在劏房的小孩不可以在家中練習,天台是唯一的方法。(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有些媽媽更不惜長途跋涉,四處「觀摩」不同評判的喜好,讓自己孩子比賽那天能夠取悅評判 基金會的學生本是「與世無爭」,雖然參加,心情是緊張,但他們的目標只為一個,就是取得76分或以上就已經心滿意足。因為只要拿到76分,表示可以取得一張官方頒發的證書。兩年前有街坊從深水埗走到柴灣去聽自己孩子,還沒有搞清楚是什麼活動,奇怪為何每人都玩同一首歌曲,不停左望右望,有點納悶,等孩子出場時才目瞪口呆地欣賞,心裏激動。另一邊廂,旁邊一位媽媽,手上已經為每個參賽者寫下評語,看看有誰可以與自己的孩子匹敵。有些媽媽更不惜長途跋涉,四處「觀摩」不同評判的喜好,讓自己孩子比賽那天能夠取悅評判——要身體擺動或保持笑容,要維持長音或連跳分明。媽媽是專家,每年一次的專家。 孩子取得驕人成績,是我們最大的推動力。(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這個校際比賽成就了一個又一個家庭喜慶活動,比起其他孩子外出共進晚餐去慶祝,更經濟和溫馨。 兩年前基金會的孩子開始參加了校際比賽,很感恩有些孩子取得非常好的成績,我們更在聖誕節的派對特別表揚他們,更贈送$50超級市場禮券。領取一刻,有家長眼泛淚光,有些爸爸也到場支持。這個校際比賽成就了一個又一個家庭的喜慶活動,比起其他孩子外出共進晚餐去慶祝,更經濟和溫馨。 今年,我兒子也參加了校際比賽,他每年跟隨學校參加不同的比賽,有獎或沒有獎都已經很平常。他常常聽我分享以前的故事,更加明白比賽是一個很好的鍛鍊,只取經驗不要看輸贏太重。那天,我想現場支持他,因為這次他參加中學高級組,樂曲非常難,還要背譜,很多孩子就是錯了一個音便把整首樂曲背不完,非常可惜。 我們吃了點小食,輕鬆到達會場。甫入場,見到基金會的瑩瑩 (化名)靜靜坐在一邊看書,我驚醒過來才發現原來她和兒子是同場,我頓時化身平時的「胡太」,坐在她旁邊,和她一起看譜,還過兩招給她壓場的技巧,完全忘記了兒子。他把一切也看在眼內,直到他和我說:「媽咪,我去個廁所!」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你的孩子都不是你的孩子

第一次聽這句說話時,真是非常疑惑也抗拒。怎麼可能我的孩子不是我的?明明是我十月懷胎,經過多月的煎熬和痛楚,每晚半夜三更起來餵奶掃風,孩子出生後又要面對人生最大的考驗,就是教養問題。花費金錢已不計其數,還要費盡心力和EQ的考驗,世上沒有任何一件任務能與此相比,竟然說我那麼辛苦照顧的孩子不是自己的?究竟這話是出自誰? 原來這句話大有來頭,是黎巴嫩哲理詩人、作家-紀伯倫 (Kahlil Gibran 1883年-1931年),其實這段話是所有父母都值得深思的哲理。 紀伯倫 說 「你的孩子,其實不是你的孩子,他們是生命對於自身渴望而誕生的孩子。他們通過你來到這世界,卻非因你而來,他們在你身邊,卻並不屬於你。」 Your children are not your children. They are the sons and daughters of Life’s longing for itself. They come through you but not from you, And though they are with you yet they belong not to you. — Kahlil Gibran ” On Children” 我們作為家長是暫時托管孩子,天職就是要把他們照顧好,使他們做一個有用的人,你可以給予你無限的愛,但不可以要他們變成自己一樣。 我聽過一段分享,非常難忘,一位母親用心培養兒子,每一天幫他安排這樣那樣,由幼稚園至升大學也參與,更經常跑到學校投訴老師或同學,目的是要讓孩子拿到最佳和有利的益處,例如樂團沒有安排第一排,話劇表演沒有安排做主角,同學不為意的說話,種種非常簡單的事件也變得複雜化,最後兒子在學校沒有朋友,最可憐是承受永遠做第一的壓力,長期以來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每天行屍走肉,為了不要讓媽媽生氣,永遠只報喜不報憂。 孩子什麼也沒說就這樣消失在媽媽的掌控中, 媽媽半年也找不到孩子 到了大學,孩子出國讀書,本來媽媽要一起去陪讀,當然兒子也懂得用手段拒絕媽媽的「好意」。畢業典禮,媽媽帶着熱切期待的心,希望兒子能讓自己榮耀,好好等著着凱旋歸來。沒想到,那天兒子帶來了女朋友,說馬上要結婚而且不會回港。 本來訂好了酒席,讓親朋好友來見證她的偉大功績,一切也得取消。孩子什麼也沒說就這樣消失在媽媽的掌控中,媽媽半年也找不到孩子,整個人崩潰,得了憂鬱症。 幾年後,竟然是經友人告知,兒子在報紙上登廣告,說與母親斷絕關係,要她停止所有打聽的行動,相信大家也可以想像這位母親下場。本來父母是弓,兒女是箭,我們要用盡力氣拉開,把手裹的箭放得又快又遠,可是這箭一直不放,到了最後,箭放不出去,自己卻一無所有。 寂靜的夜晚,入到兒子房間,看見他熟睡的樣子,仍然是很可愛,幾年前幼稚的面容,現在嘴角已經長了鬍鬚。還記得以前每次出門口要工作時,他也會緊抱着我的腿,流着兩行眼淚不要我走,現在回到家後,他會反問我:「今日咁早嘅?」 我只能氣結。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滴水不漏的母親

基金會成立至今,我身邊有幾位非常難得的天使,一直陪伴着我。她們知道我很想幫助基層家庭,都義不容辭來協助,不但親身來中心照顧小朋友,又會坐在電腦前做文書工作,甚至動員家庭成員來一起參與義工服務,她們漸漸已經成為我背後的女人,也是我的好戰友,這幾位戰友有一個相同之處,就是她們的兒女都是我以前的學生。 我們本身是家長和老師的關係,孩子成長後,大家成為了朋友,再成為現在的姊妹。 其中這兩位,我會用滴水不漏來形容她們。我們3個第一次見面是大家都挺着大肚子,大家的預產期差不多時間。她們已是兩女之母,第三胎均是兒子,而我當時是第一胎,什麼也不懂,有很多東西要向她們請教,她們會毫不介意的和我分享。我大兒子出生後,她們除了要照顧自己初出生的兒子和兩名女兒外,還時常給予我很多幫忙,不但時常關心我家中有否物資欠缺,還會輪流帶我兒子出去一起照顧,讓我有充足時間休息。 全職媽媽處理日常家務,和管理一間公司沒有分別。唯一分別的是,這份工是不可能辭職的。 過了幾年,她們的女兒開始跟我學琴,我真正認識到一位全職媽媽如何處理日常家中大小事務,和管理一間公司是沒有分別。唯一分別的是,這份工是不可能辭職的。這兩位媽媽,對於孩子的管教,嚴謹而不留難,周全而又懂得放手。3名孩子有3種不同性格,她們會分配好時間給每一位子女,每天首要做的是和他們一起閱讀,從小培養他們的閱讀興趣,不是有空才讀,而是每天都一起讀書;即使已是重複讀了3遍或以上,都會繼續讀。 她們一直很少換家傭,因為她們明白如果經常更換家傭,孩子又要重新適應另外一位,都會令孩子造成很多不安情緒。對於孩子課外活動安排,3個孩子有不同興趣和分佈不同地點,每天也可以安排得妥妥當當,甚少出錯。補習老師很少更換,堅持到底,讓孩子有一個穩定的學習情緒,也讓老師教得安心,她們不會干預老師的教學,只會定期打電話請教孩子的進度,最緊要是每次上課,孩子均能夠完成功課。當然,她們會讓每名子女學音樂,但從來不勉強要他們考試。我更佩服她們還要照顧家中老人家,把他們的起居飲食也是無微不至。 當家中每位成員熟睡之後,她們的桌上才開始鋪滿一周的行程表、支票、書籍、學校通告等等。 你也許覺得她們實在了不起,太完美了,但你可知,當家中每位成員熟睡之後,她們的桌上才開始鋪滿一周的行程表、支票、書籍、學校通告等等。到了現在孩子長大出國讀書,她們來基金會幫忙,都默默在我身邊支持我,眼見有很多重大決定的事情上,她們會讓所有人發言後才不慌不忙地表達;我看到以為很遠的地方,她們已經比我走得更遠,現在已成了我們基本會的一大支柱,我除了無限的感激,就是要做得更好,不要辜負這幾位好姊妹的情和愛。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 老二的迷思 (下)

編按:作者參加了學生的婚宴,憶起當年教琴的點滴。這位甚富音樂天份卻帶點反叛的學生,以為自己在「面試」老師,然而不知道自己也被老師「面試」。 往後的日子,我們大部分是分享音樂上的理解,大作曲家和他們的小故事。在音樂技巧方面,他很容易做到;耳朵好到不得了,不論什麼歌曲,聽一次就可以彈到差不多一半。我越來越享受和他上課,雖然他思想還是一個小孩,但創意無限,對自己要求也很高。一天,他和我提出要考8級鋼琴,想試試自己的實力(雖然我暗自覺得他可以考文憑級)。我當時沒有太多學生是自己說要考試的,大部分也是出自家長的意願。於是,我邀請他一起選考試歌曲,他兩個月已經背完3首歌,連另外的幾首也想學完。 對這小孩子來說,他的起跑線根本看不見,因為不需要,他由頭到尾都不在這賽事中,何須起跑線? 我知道這孩子如果在音樂上發展,一定前途無量,可是他對音樂是旨在一股熱誠,喜歡挑戰難度,並不想當職業,更加不想教琴。假如一天到晚只是練琴和練琴,這團火可能會慢慢熄滅的。 幸好,他的家人非常支持他,也知道他讀書成績不錯,音樂便成為他的好伴侶已經心滿意足。 期後,他8級的鋼琴考試成績斐然,卻沒有說再要繼續考上去,反而想學作曲。我鼓勵他可以雙向發展,甚至學指揮也好。我最樂意見到學生喜歡音樂,享受音樂。 我的眼淚實在沒辦法留住,這個老二,這個把鴨舌扭向後的輕佻小子,跑到台下,和我來一個擁抱。 我們一起走過的音樂路好幾年,他們一家要移民到加拿大。我總算令3個孩子也完成8級的考試,母親對我有着深深的謝意,把最難搞的老二也教得有成績,我表示我也享受當中。老二臨走前,寫了一張感謝卡,每一字每一句都令我深深感動,我到現在也把它收藏好。 婚禮的最後一個環節,新郎走到鋼琴前演奏一曲送給太太,是自己的作品,場面溫馨。沒想到,他突然在人群之中指向我,說要感謝他以前的鋼琴老師。Spot Light在我頭上,我的眼淚實在沒辦法留住,這個老二,這個把鴨舌扭向後的輕佻小子,跑到台下,和我來一個擁抱,那一刻,他把我的心融化了。 如果家中有3個孩子,中間那位老二可能就是最難搞的,但又最多創意的,容易被人忽略,只好自己創一個新天地,容易被人誤會,只好選擇不作任何解釋。 你也許好奇為何我那麼明白老二的心情,因為,我也是一名老二。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