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無比較更美麗

話說去年參觀一所國際學校幼稚園,見面禮是一包白玉苦瓜種子,印象深刻。過了一個嚴冬,在這社交隔離的初夏,我決心和雞蛋仔上一課自然科學。參考了漁護處資料後,我張羅了簡單的工具讓雞蛋仔剷泥鬆土,撒了兩粒像瓜子的種子。他不太明白播種是什麼,但非常雀躍可以負責灌溉。差不多一星期後,種子甲發芽了;雞蛋仔形容葉片做「嬰兒綠」,總想摸嫩芽,我不停提醒他要溫柔對待,忽然他認真指手畫腳、用一堆嬰兒話告訴我另一粒籽苗不見了。 如是者雞蛋仔每天都會巡視窗台,小心澆水,再過了個多星期種子乙也冒出來! 奇怪是,種子甲好像「凍結」了,反而種子乙每天都長一片新葉。又過了一個星期,參考網上資料,幼芽長了四片葉子就是「定植」去瓜棚的時候,望着兩棵瓜苗,忽然想:種子甲明明早一個星期發芽,可是如今仍然沒再長高;種子乙卻後勁凌厲,高頭大馬已經有六片大葉子,難道我兒也是大器晚成的種子乙? (圖片由作者提供) 母子倆小心翼翼剷起瓜苗準備移株往瓜棚,種子乙比較「高」容易從泥土抽出來,大葉子在陽光下晃來晃去讓人心曠神怡,是電影畫面那種充滿希望、充滿生機的感覺。反觀「矮小」的種子甲,弱不禁風,真心猶豫該否放棄他避免在狹小的盆子裏爭養份。 奇妙的事情卻發生了!我又剷又刮,總是扯不起種子甲瓜苗,原來他沒有心急向上反而默默地打好根基,長了很多粗壯綿長的根纏繞着整個苗盆,死抓住泥土,那怕是十級颱風也不能夠摧毁! 兩棵瓜苗都按自己的節奏發芽成長,每粒種子都是獨立美麗的…… 腦袋又想:難道雞蛋仔也是表面悠閑暗地用功?這刻的言語遲緩不等如浪費光陰,他不知不覺間也在吸收詞彙,是我對他太沒有信心、看扁了他?最近一次見言語治療師,即使已有明顯進步,但說話能力仍然比同齡的小朋友差,心底裏難免有些憂慮。究竟他是種子甲還是種子乙? 定一定神又再想想,兩棵瓜苗都按自己的節奏發芽成長,每粒種子都是獨立美麗的,生長速度不一是理所當然。家長就像農夫,盡力提供良好的土壤和環境,見證他們的成長;當下能夠和雞蛋仔享受栽種過程,不要比較,一切都很美麗。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家傭抗疫

抗疫日子全家減少外出,家傭早晚戴口罩溜狗,因為小孩毛孩,消毒後還要用清水洗一次,家裏的功夫其實多了。最初跟她分享沙士經驗,她不置可否未有放在心上,不過願意按指示清潔。後來聽到菲律賓領事館的訊息,明白事態嚴重後便更積極清潔家居注意個人衛生。 星期日假期除非要匯款回鄉,否則都會留在家裏休息,就算外出下午一兩點已經回家留在房。她說既沒有深交朋友,又沒必要參加宗教活動,為避免與陌生人「搭枱」都是買外賣回家輕鬆嘆咖啡。閑聊僱傭之間「抗疫磨擦」,她曾聽說有外傭堅持放假參加聚會,回家後被要求全日廿四小時戴口罩,她覺得匪夷所思,第一,僱主每天都要外出工作難道染疫風險較低?第二,肺炎肆虐堅持冒險聚會,萬一客死異鄉有誰可憐? 面對我家傭工客觀開明的分析,不禁思考,我是不是少數沒有因為疫情而和「姐姐」吵架的幸運僱主? 停學期照顧者支援服務甚少,家傭也有很大工作壓力,有次雞蛋仔搗亂故意把奶倒在地上寫大字,之後又要爭拖地⋯⋯小混亂擾攘了一小時。我跟家傭說,還好你不介意孩子多留在家,她怔一怔然後開懷大笑,不覺得帶孩子麻煩,這本來就是她的職責,將心比心也希望留在鄉下的兒子得到悉心照料和包容。 老實說,我家「姐姐」一直未能掌握中菜烹飪技巧,多少也有點偷懶被動,非常沒有記性……但有那一個打工仔在老闆心目中是完美的?面對世紀疫情,離鄉背井格外憂心遙不可及的親人。她鄉下在菲律賓南部,實施了嚴厲社交管制,除非能弄個小區通行證,否則兩個星期才能外出購物一次,糧食要靠政府分配。她娘家攀關係好不容易到個通行證,每星期外出兩次順便協助年老鄰居多購入白米,老實靠政府派糧根本吃不飽。家傭的消息屬真屬假、菲政府真抗疫還是真貪污,無從稽考,但她的成長經驗讓她確信有人在捱餓,唯有祈求至親仍然溫飽。 過去幾個月留意到網上討論區,多了因為禁足停學與抗疫措施相關的僱傭糾紛,清官難審家庭事,不過同一屋簷下都是有緣人,趁這個捆綁時間,嘗試了解一下雙方的文化國情,多一點溝通少一點分歧。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媽媽節快樂

雞蛋仔出世之後,其實沒有認真慶祝過母親節,翻查電話裏的照片,過第一個母親節時他只有九個月大,沒什麼貢獻;第二個母親節,我買了一張卡自我勉勵一番,然後威逼利誘兒子作貼紙裝飾,算有份參與。 今年是孩子給我的第三個母親節,興致勃勃提議老公陪雞蛋仔一起做手工,他面有難色但無奈我心意已決,避免火山爆發只好唯唯諾諾打發我走。終於日子臨近,老公鼓起勇氣告訴我什麼也沒有準備,建議和雞蛋仔一起送枝花,算不算親子合作的DIY 禮物? 唉,俗語說得對「生仔好聽生女好命」,雖然不想性別角色定型,但老公和雞蛋仔腦袋都是少了一條根,粗心大意無情趣,簡單到潑墨塗鴉都只有五分鐘耐性,要他們手作小禮物大概被當苦力更辛苦。 我媽有點迷信禁忌,覺得母親發音好像無親無故,大吉利是,所以為節日正名為「媽媽節」。記得小時候為了慶祝媽媽節,我總是秘密製作小禮物,希望贏得媽媽的微笑。 雞蛋仔會不會動手製作禮物並不重要,他能學懂感恩才是重點。 去年執屋她翻出了一份禮物,用街市買魚的紅膠袋包起來,裏面是梅菜般的衛衣,看到衛衣上的圖案才記起是初中時候手繪的,當年沒有認真了解她的尺碼,所以這件不稱身的衛衣第一天就已經打進冷宮。沒想過她把咸豐年的珍品搬出來,問我有沒有辦法把它剪栽成為一個環保袋,問我沒有縫紉車用手一針一線慢慢縫可行嗎? 當時我翻了個白眼,生完雞蛋仔之後缺乏休息,好像得了老花也沒什麼雅興做手作,事情就不了了之。現在回想起來,心情很複雜,究竟當年她收到衣不稱身的禮物,是否因為我的不細心而無奈?日夜操勞眼睛是否模糊,她也無心力修改衛衣?但喜歡手作禮物還是也覺得我不切實際? 我手繪衛衣的時候,應該是洋洋得意希冀着母親會為此感到高興,沒有周詳考慮她的需要,也沒有反思感恩孝心。養兒方知父母恩,現在才有點明白什麼是眠乾睡濕掏空身心。雞蛋仔會不會動手製作禮物並不重要,他能學懂感恩才是重點。世紀疫情之下很多媽媽都要「日煮夜煮」,孩子如果可以「自動波」收拾玩具、洗澡乖乖睡天光,讓媽媽們有點休息機會,相信這種低成本DIY禮物應該是最實際最貼心。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家長耐力賽

用悠長假期形容抗疫留守在家的日子似乎不太貼切,悠長假期應該是木村拓哉(年輕人應該不懂)、陽光海灘雪糕放題,又或者是山野退修洗滌心靈……總之,疫情籠罩之下在家的日子總不太放鬆。而且三月份瘋狂網上教學,我完全是荒廢家庭更遑論寫作,走投無路之下向編輯請了一整個月大假,五月天才再次在專欄見面。 這段時間稍作休息,也整理思緒沈澱下過去幾個月的事情。首先想要更新一下專欄頭像,兩年幾前剛剛生完孩子,蓬頭垢面沒有一張似樣的照片,唯有用婚前見工頭像矇混過去。這回重新投入寫作,驀然發現寫作繆斯雞蛋仔已悄悄長大了,或許我該多點合照製做多些回憶。 與孩子較勁的我,總是像新手作賽反應遲鈍、緊張。 重新執筆,仍然自覺是新手媽媽。由餵奶換片開始,讀者陪伴和見證我成長;但孩子問題天天都多,剛剛掌握一些育兒技巧,新挑戰又來了,總是在學習在反思。抗疫假期少不免有種睡醒便要立即投入比賽的疲累,與孩子較勁的我,總是像新手作賽反應遲鈍、緊張。身邊有些家長朋友似乎比較有「波sense」,與孩子「球來球往」得心應手從容面對。我沒有運動細胞及當媽的天賦才華,唯有後天培養體育精神搭救,儘管「悠長假期盃」不斷加時,仍勉勵自己去調整心態咬實牙根應付。 寫專欄的初衷,除了記錄當媽媽的喜怒哀樂,也希望能用比較實際、接地氣的態度,分享社工理論如何應用在家庭生活,助人自助。我們都是人,都會有抱怨、想放棄的時候;偏偏我們成為了家長,挑戰甜蜜的負擔。抗疫期不斷「踢加時」家長都筋疲力竭、夫妻之間也會產生嫌隙,我當然也有想過棄權而且責怪老公豬隊友;但這段時間也正好考驗實踐理論的功力,專欄分享的日常小事或許可以引起大家的共鳴,一起解決親子困難。 不管大家有沒有運動細胞、喜歡看球賽與否,大概也試過假期甚至乎請假去出席子女的比賽,不論成敗也會為他們喝采!嘗試換過角度,在這無限延長的抗疫假期,我們也為自己、為伴侶打氣,欣賞大家的耐性和堅持,此繼續鼓勵讀者們,欣賞自己為子女家庭的付出,在疫症假期下堅持下去!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媽媽為自己

雖然疫情未受控制,但是社會不能完全停頓,我也繼續教務陪學生一起衝功課。雖然好享受教書與學生互動,但能力有限一心不能幾用,百忙之中竟然忘記為雞蛋仔約車,害他滯留在訓練中心一小時。 滯留沒有為他帶來什麼創傷,治療師告訴我,孩子得意忘形地玩玩具根本沒有想到回家。反而這件事讓我感到困擾,很內疚、自責,質問自己算那門母親竟然忘了孩子的需要、沒有本事安排家庭作息就不應該兼職、千錯萬錯都是我沒有責任感…… 左一巴掌加個右勾拳,負面思想啟動自我批鬥機制,鬥到我遍體鱗傷整個星期都提不起勁。雖然對情緒有點認識而且不是第一天做自由工作者,理性上好體諒自己,也相信有辦法解決當前問題……不過,有句說話「先為人母、再為人師」就不斷在腦海浮現,陰魂不散。想深一層,這自我批鬥的可以繼續上綱上線,先為人妻、為人媳、為人女兒……總之就不可以為自己!這種為人「犧牲」的大愛精神,成為媽媽之後更加變本加厲。 問題似乎在於我找到了工作的動力卻又不能抓實工作…… 媽媽大都可以包容子女犯錯,但就不包容自己的缺失,事務大小都要摃在肩膊上。為什麼這次我特別沮喪?老公從旁觀察除了湊小朋友,每次分享與學生互動的點滴是我都會眉飛色舞,見證學生成長讓我會心微笑。問題似乎在於我找到了工作的動力卻又不能抓實工作,沒法平衡個人的理想和雞蛋仔的身心需要。 有種煩惱叫做「阿媽的煩惱」,相信抗疫期間很多在家工作的母親都有類似的苦惱,在水中央兩頭不是岸,回辦公室工作放下孩子眼不見為乾淨,牽腸掛肚但最低限度全身投入工作。但在家工作時小朋友未能夠理解,時時刻刻需要家長關注,更加困身。加上停課不停學,留在家中的父母不單要工作,也需要花時間指導網上學習,很多媽媽也要學習使用學校缐上教材,實在是壓力煲裏火上添油。 肺炎疫情進入第二波,幼稚園復課無期,但成人要繼續搵食,這種拉扯的狀態暫時也看不到什麼出路,如果媽媽讀者們有同樣的感嘆,請記住,你並不孤單!盡人事嘗試放下少少角色,多一點點專注做自己,或許過了這段困難的時間,回望過去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洗手放輕鬆

最近網上流傳,有爸爸在家工作之後終於領悟到與孩子困獸鬥的滋味,信誓旦旦以後會更加錫老婆!相信家長對延遲復課早已經「打定輸數」,只不過照顧精力旺盛的孩子真的很疲累,無辦法不抱頭痛哭⋯⋯我也有崩潰的時候,最近的例子是差不多完成錄音講課時,兒子扮鬼誤闖進來⋯⋯真是見鬼的前功盡廢! 好在平日一直有運用正念技巧(Mindfulness)舒緩情緒,既然多了時間在家,推介父母們都嘗試練習。網上很容易找到一些高質素錄音或短片,也可以下載Apps教授呼吸放鬆練習,重點是將專注力集中在身體,覺察情緒並且轉化為正面的能量。 我明白照顧孩子,難而抽空完成一節靜觀練習,有這種閑情逸致的話,相信爸爸媽媽會先選擇睡午覺又或者迅速處理個人事務例如理髮,不用擔心,嘗試一下我的「正念洗手」簡單版吧!今時今日無論多忙也要認真洗手,相信我,習慣成自然,就算只有廿秒也可迅速平復情緒。 囗訣好簡單:開水喉塗梘液、吸氣(心打數12345)、呼氣(心打數54321)、再吸氣呼氣(心繼續打數)、輕力關水喉,温柔擦乾雙手,微笑。 曾有腦神經學研究認為,腦袋建立一個新的習慣只需要廿一天,這個疫情似乎還有一段日子,如果我們有意識地放輕鬆洗手,相信真的可以養成一個正念生活習慣。我習慣了深呼吸洗手之後,也加了點想像力讓洗手「更有意義」,例如吸氣時心想「乾淨泡泡保護我」、呼氣時就想「病毒拜拜你條尾」。這二十秒洗手練習,不但改善衛生習慣也照顧心靈健康,心情開朗就更有力氣照顧家庭。 帶着孩子洗手可以比較難深呼吸,因為小朋友必然會搗蛋玩水,又或者隨便洗手惹你生氣,那可以怎樣正念洗小朋友的手?我的簡單版是對鏡「模仿微笑洗」,大人模仿孩子的笑臉,他扮鬼臉、你扮鬼臉,他咧嘴大笑、你就模仿他露齒笑。活在當下的笑聲,一邊洗手一邊享受與孩子相處的時光,把幸福感儲蓄起來,日常與孩子產生磨擦時也會比較容易捱過,幸福感也可以去減輕抗疫焦慮及親職壓力。 正念生活,其實可以好簡單! 附屬連結:http://www.jcpanda.hk/ms2020/webpage.pdf 「疫」境中的靜觀空間,供讀者參考。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勿以善小而不為

記得讀社工時候看過一段片,一群人拿著很長的勺子圍圈坐,大家都想吃圏中央的熱湯,但規矩是不可以離開座位而且只可以用一支過長的勺子舀湯,結果大家都失敗了,很沮喪地餓肚皮。不過解決方法很簡單,他們很快就無私地分享,舀湯餵對面的人喝,當然最後都得到溫飽。這故事說互惠雙贏,互相協助下大家都可以得益。 但現實和理想總存在距離,這段日子看到很多黑心商家發「國難財」,有拒絕減租共渡時艱、有不合規格的口罩,有朋友買到假的漂白水……人性的美好和醜陋,在災難面前無所遁形。我不是聖人也有內心掙扎,假設檢疫中心就設在我家旁邊,是否可以如此大愛瀟灑?人性的軟弱,想必最近香港人多一樣充滿內心掙扎。 今日有事外出經過一間連鎖藥妝店,客人疏落,推銷員盛意拳拳介紹兒童維他命糖,付款時又硬銷了三枝消毒清潔噴霧給我,強調是限購貨很快售罄,叮囑我有小朋友在家必須要勤力清潔。給她說服了,我抽著一大個袋子,上了一架有自動門接載傷健人士那款的士。司機跟我聊天,說他老婆也是隔天出外買餸,幾大包東西抽回家。閑聊時想起司機可能要接載病人或長期病患者求診,於是乎可拿出一支消毒噴霧送給他,他挺尷尬地婉拒,我沒想過會否傷害他的尊嚴,一股儍勁堅持: 「你很多時候要往醫院跑,一定要做足消毒功夫,保持衛生!」 「你家裏有小朋友,該留給自己用!」 「我有啊!還有兩支,這個給你,千萬不要生病,你「手停口停」怎麼辦?」他忽然很感慨,收下了消毒用品然後告訴我:「其實早陣子,遇到一個覆診的老人家,下車時才知道他已經沒有口罩存貨,當時候我也是夾硬塞他兩隻口罩!」我們相視而笑,「對呀!予人方便,大家守望相助,我信做好事自然也會得到別人的幫助。」 他繼續說:「我也是這樣教孩子,即便是我們不富有,但從小也記著『勿以善小而不為』,有能力就要幫助別人。」這點我非常同意,在能力範圍之內給別人行過方便,不論是否有回報,最低限度內心覺得安樂。 病毒來襲不會分膚色貧富,就算你一個人健康,身邊鄰居全部感染,也不可能獨善其身。我們這些平凡人即使沒有首富的彈藥、佛菩薩的宏願,也可在個人能力範圍之內分享資源,分一卷廁紙、送一個口罩,心靈富裕未必可以抗菌得可以驅寒。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父母立信

屋企因為有條「長命斜」,有時購物後也寧願坐的士打道回府都不願意挑戰體能,正所謂己所不欲,慢慢我習慣了網購送貨,避免家傭拿重物回家。遇上聖誕新年大減價,本來預算親朋戚友串門子飲飲食食,索性一口氣買了很多日用品、清潔用品、白米還有凍肉,無心插柳柳成蔭,疫情下我忽然成為了「囤貨富戶」……. 這個星期新聞都是搶購糧食、廁紙,無論政府商家如何呼籲,大家都像失心瘋似的四圍搜刮甚至乎打劫廁紙,有人恥笑香港人低質素不懂判斷真假新聞,也有人揶揄囤積糧食的人是末日教主唯恐天下不亂。我成了持貨大戶也不便站在道德高地批評,作為一個家庭主婦小市民,尤其是家中養了一條化骨龍,其實可理解市民恐慌心態,大人都可以捱但小朋友怎可以餓? 民無信不立並不是腐儒迂腐,事實上現代社會制度就是與政府講個信字,有能力納稅的人,願意負擔這個義務,就是相信政府能夠提供一定的保障,也同意政府能夠更公平更有效運用資源,為社會較不幸的人提供福利,使整體社會趨向文明和諧。有了這個信用制度,市民才可以安居樂業,各司其職,各行各業才有機會發展。 縮細概念應用於家庭,立信,就好比父母與子女的關係要有誠信、信任、信用。道理很淺白,你教孩子不要說謊,可是你答應孩子的事情就永遠推遲忘記;口裏說凡事以孩子為先,實際上卻處處方便自己,以個人工作、享樂為大前提,這種父母不講信用家庭系統便會漸漸失去穩定性,孩子慢慢變得迷失的父母出現對抗性心態。可怕的是孩子長大後,也可能成為沒有忠誠的伴侶、沒有誠信的同事,難以對社會作出貢獻。不是危言聳聽,認識一個小康之家長大的女孩,她的父母人前人後兩個樣子,關係好像和睦實質上放假時各自各精彩,互相推搪照顧女兒的責任,女孩算是由菲傭、親戚還有補習姐姐照顧長大。雖然她非常「世界女」但總是遇人不淑,多次失戀後患上厭食症。歸根究底,她在一個沒有誠信、沒有穩定性的家庭長大,望着父母的婚姻學不到真誠,更不會重視承諾,她越小心挑拍拖對象就偏偏遇上一個個陷阱。 相比「立威」父母更需要「立信」,要求孩子信服指令,父母就要以身作則、說一不二、以誠待人尊重承諾。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擁有的平安

這段留在家中的日子,除了心力交瘁追新聞之外,事實上對我個人作息不算有很大的衝擊。做了幾年slash 族已習慣在家工作,沒有辦公室、沒有老闆督促,習慣依賴科技產品溝通,自律編時間表工作;是故多了時間陪伴停學的雞蛋仔,或者說回到去年他未進PN時的生活節奏,慢活、收拾雜物,積極斷捨離。 我是一個懶惰粗糙的女人,就算出席會議有時也忘了化妝;當我收拾洗手間櫃桶,很驚訝地發現無數的護膚品試用裝、用過一次就打入冷宮的爽膚水,還有很多「買了當用了」尚未過期的面膜…… 大概從懷孕開始就蓬頭垢面⋯⋯留在家裏沒事忙,倒可以抽時間愛錫一下自己! 整理雞蛋仔藥盒棉花棒的包包,竟然找到二十多包嬰幼兒用口罩,簡直中了頭獎!回想起來,應該是當年孩子患了甲型流感留院期間買了兩盒。那時候抱着他、哄他入睡,面貼面,大人小孩也戴口罩。很感恩雞蛋仔雖然氣管較弱,經常犯小病,但暫時再沒有試過那麼嚴重住院的感染,口罩也給遺忘在角落,換過角度看,孩子算是比較健康了! 不用外出少了活動,瑟縮家裏也挺寒冷,翻箱倒籠在衣櫃箱子底找到一頂冷帽子,乾洗後整整齊齊的放進膠袋珍藏。這是兩年前冬天的生日禮物,那時坐月困在家裏,昏天暗地照顧小朋友。老公給我安排了一天假期,好讓我「放監」外出食慶生飯,但又擔心身體未完全恢復,罕有細心地給我買了冷帽子,定數粗心大意的他也有當暖男的時候! 清理亂七八糟的書櫃也有驚喜,有封助養兒童給我寫的信一直未開封淹沒在書本裏,如獲至寶般高興地閱讀,助養的小女孩首先禮貌地問侯我,感謝我給她送的書本,也簡單分享她的生活喜好。可中段氣氛一沉,她平實敘事般告訴我經歷了強烈熱帶氣旋伊代,房子裂了、田園毀了、廁所夷為平地,但是她慶幸沒有失去任何家人朋友;最後她祝福我身體健康,期待收到更多小禮物。閱畢有種感動,八歲小女孩面對天災當然害怕,就像我們面對肺炎一樣恐懼,她的信,讀得正是時候,提醒我沒有什麼比家人朋友重要。 聖經哥林多後書有一句「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雖然我不是教徒,但面對疫情看看我手頭上擁有的,感恩一切足夠讓我平安。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親子在家自娛

停學加上隱形帶菌者,小朋友都要留在家中,如何打發時間成為家長撲口罩之外又一棘手難題。很多有心人在網上分享學習資源,有工作紙、有互動軟件、有自製教材,也有媽媽分享廢物循環再用做手工、抗疫繪本、教授親子按摩技巧等等。 有鑒於外出風險高,唯有暫停各項訓練,雞蛋仔除了電視放題之外,大致上也是吃喝玩樂,幼稚園比我更着急,久不久就發放一些教學資源,提醒我要網上繳交親子功課。 兩歲小朋友需要挑戰,探索獨立能力 這與世隔絕的長假,對雞蛋仔最大的影響是體能及說話社交;疫情下我們只可以有限度到訪人煙罕見的球場舒展筋骨,也沒有機會與同齡小朋友玩耍,兩個月的時間頗影響他的發育。暫時對策就是在家「勞動」,雖然平日已經教育兒子收拾玩具,但這時勢更加是威逼利誘,訓練他螞蟻搬家來回跑也要自己收拾書本、桌椅,要求他幫忙推重澱澱的污衣籃,想盡辦法搬動他的屁股,不可以賴在梳化。 安全條件許可之下,讓他參與各類型的家務,例如吸塵,底線是不要弄壞吸塵機就行了!畢竟做家務已是室內最自然的運動,動起來總比發呆好;再者,勞動過程不強求培養自理能力或者責任感,卻意外收穫了自信心,兩歲小朋友需要挑戰,探索獨立能力,成功完成母親指派的任務,成就了他驕傲的滿足感。 雞蛋仔除了電視放題之外,大致上也是吃喝玩樂。(作者提供) 如果家中有一些感統器材或者競技運動的小圈、隧道等,家長不妨化身地獄教練一起「滾動」鍛鍊心肺功能。簡單小遊戲例如拋毛公仔、扭毛巾、床單拔河枕頭大戰都不需要額外買道具,但孩子已經可以瘋狂玩、瘋狂流汗。大人居家隔離也需要段練體魄,我就試過「用」雞蛋仔舉重…… 全天候陪玩的過程,會更刻意讓他主導遊戲 至於社交方面,沒有了專業言語治療,為了保持雞蛋仔說話及互動的動機,只能靠自己了。全天候陪玩的過程,會更刻意讓他主導遊戲,代入他的故事繼而豐富遊戲詞彙,擴充話題。即使未能有完整的對話,也欣賞兒子有溝通意欲、有嘗試用說話表達。時間充裕了,沒有繁重的日程,我更加投入角色扮演,配合兒子誇張的表情聲調,自己玩得開心之餘,也能夠鼓勵他用短句形容身邊事物。 在這個特殊年假,學術活動就只有背恐龍名……我不擔心學業落差,只在乎孩子身心健康,相信各位家長也是一樣,在大環境限制下扭盡六壬,希望疫情快些受控,讓孩子繼續安全跑跑跳跳。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