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正向循環

過去一個月雞蛋仔接受全方位特訓,協助他克服因爲感統整合引起的各種小瞥扭。他很投入透過遊戲進行的ABA (Applied Behaviour Analysis 應用行為分析)。傳說ABA主力訓練自閉病患者,但其實行為治療法是廣泛應用在日常生活、企業管理還有教育運動訓練等各方面。 簡單來說,透過ABA 去糾正行為之前要找出ABC: Antecedent 前因、Behavior 行為及Consequence後果。把日常行為拆細,其實全都有「前因、行為、後果」的關聯,例如嬰兒肚餓(前因)所以大哭(行為)之後就獲得媽媽餵奶(後果),那是多麼的自然!這ABC概念解釋到前因後果,便能夠鼓勵好的行為及戒除壞習慣,但要有效執行是需要大量時間觀察分析,也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因為子女的表現反覆足以動搖家長對行為治療的信心。 治療師用 My love, My sweetie, My honey, My angel, My handsome boy 等去開始與雞蛋仔對話,中間還夾雜很多正面形容詞:聰明的、努力的、敢於嘗試的、勇敢的、禮貌的、親切的……總之雞蛋仔的正確行為包括說話,無論多小、句子長短或者只是巧合發音,都會被治療師放大。(彭梓雅提供) 雖然現代父母都聽過正向心理學,但理論與實踐仍然有距離,當我發現雞蛋仔與外藉治療師之間很有「化學作用」,我就決心觀課偷師,希望在家也能進行有效的ABA。 和所有協助我兒子的治療師一樣,她很有愛心、俱無比的耐性和熱情;我發現雞蛋仔對她誇張的欣賞表情和讚美很有反應。治療師很少稱乎雞蛋仔的名字,而是用 My love, My sweetie, My honey, My angel, My handsome boy 等去開始對話,不僅如此,中間還夾雜很多正面形容詞:聰明的、努力的、敢於嘗試的、勇敢的、禮貌的、親切的……總之雞蛋仔的正確行為包括說話,無論多小、句子長短或者只是巧合發音,都會被「心心眼」治療師放大!不要低估他的接收能力,每一次得到讚美,雞蛋仔都會雙眼發光,然後願意重覆那個正確行為,希望有更多的掌聲。 這個前因行為後果很簡單:只要嘗試,不論成敗,就已得到讚美 外籍人士比較熱情而充滿喜劇感的雞蛋仔又非常受落,所以她們的成功互動不能在家複製?非也,觀課中又一當頭棒喝是一句: 「I love you trying……(我喜歡你作出嘗試)」治療師從來都不會說 Try again Try harder(再努力試試), 而是不論成功與否,每一個嘗試已經獲得她的肯定。 如果雞蛋仔發脾氣在地上滾來滾去,治療師會給予時間空間讓他自行冷靜,而當他的眼神變得平靜,就在那一剎那會立即獲得:「I notice and appreciate you’re trying to stay calm(我欣賞你正在嘗試冷靜)」他的臭脾氣壞行為沒有得到注意責備,反而是「成功冷靜自己」而得到絕對欣賞。正面行為獲得褒獎會引發更多正面行為,及後他就會站起來,繼續嘗試完成之前的指令,如不是親眼目睹也難以掌握那一份到位的讚美。 這個前因行為後果很簡單:只要嘗試,不論成敗,就已得到讚美。對於不會說話的雞蛋仔每次嘗試與人溝通,完成指示其實已經跨出一大步,過程中他出現很多情緒,如果要有效執行ABA ,先要反省自己是否給予貫徹始終的欣賞,才能誘發正向循環。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幼兒的骯髒美學

趁假期和雞蛋仔一起塗鴉,給他一塊畫布,不夠五分鐘由規規矩矩地點點畫畫,變成忘我投入徒手玩顔料,三原色混在一起變了泥漿彩繪,他手指一揮給我畫了一個小小的心形,就當作給我的母親節禮物吧! 本來藝術就沒有分對與錯,再者我也明白透過手指頭直接感受顏料在帆布上飛馳是多麼的自由奔放。見雞蛋仔邊畫邊碎碎念,不單是他釋放情緒,我這個旁觀的媽媽也覺得減壓舒心,非常療癒。 給雞蛋仔一塊畫布,不夠五分鐘由規規矩矩地點點畫畫,變成忘我投入徒手玩顔料,三原色混在一起變了泥漿彩繪。(彭梓雅提供) 其實自從加固開始,行BLW的雞蛋仔就習慣用手探索不同質感的食物,他不算太挑吃而且歡迎大部份蔬果,有時用力榨出果汁已經在卓面畫畫。對於手指間黏黏的感覺不太困擾,就算現在面對感覺統合的挑戰,尚算願意開放去感受不同物質的刺激。 遊戲及藝術絕對是有效協助他整合各項身體訊息,例如他喜歡泡海水踏浪但非常厭惡沙子蓋過腳趾的感覺,每當退潮捲起細沙時他就會變得不安,會追逐浪花走進深水就是要逃避沙子黏腳的狀況,非常危險。面對喜歡去沙灘但討厭沙的矛盾,我唯有刻意引導雞蛋仔玩沙遊戲,和我鬥快踢起沙、用腳在沙上畫笑臉,還有輪流舀起沙巴抹在媽媽身上,嬉嬉哈哈的慢慢讓他「減敏」,接納粗糙的沙子踫觸身體是安全的。 幼兒成長過程中適量的「混亂及骯髒」對感覺發展、統合,減壓、增加自信及創意,協助言語或非言語自我表達等,身心各方面都有正面的影響 相信大部分家長都知道什麼是Messy play,幼兒成長過程中適量的「混亂及骯髒」對感覺發展、統合,減壓、增加自信及創意,協助言語或非言語自我表達等,身心各方面都有正面的影響。在遊戲小組或許都有試過玩沙玩水、撕碎紙張隨意塗鴉等活動,孩子通常都異常興奮。不過在香港蝸居,這類messy 遊戲屬「高危活動」,危害家居整潔動搖家庭和睦,甚至擔心小朋友誤吞東西引至生命威脅。一般家長都同意在大自然探索弄得髒兮兮也沒關係,在沙灘堆沙就好了,但回家也這樣玩,會否模糊了界線,讓孩子得寸進尺? 我沒有肯定的答案,不過我是願意在家和雞蛋仔創作這些骯髒藝術,當然要給他一件舊衣服、準備濕毛巾,並且預備創意爆發之後需要給他洗澡冷靜下來,盡量清洗指甲的顏料。至於他有否挑戰我的底線刻意塗污牆壁?神奇地沒有。他樂於接受我的指示在限定範圍內搗蛋,填滿一張白紙就示意索取新畫紙。我猜想他在自由創作的過程裏,已經得到充分的認同及滿足感,不需要測試我的底線以換取注意力;而在遊戲過程裏他的各種感知獲得適當的刺激和整理,又是另一種深層次的滿足感,所以他比平常更「合作」,願意接受我提出的規範甚至更主動嘗試用言語和我交流。 網上有很多有趣而又不算太污糟邋遢的messy play, 無論在室內還是戶外,都可以和孩子一起嘗試。看着小朋友熱情投入,聽到他們的笑聲,甚至乎間接提高他們的學習動機及專注力,何樂而不為呢!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媽媽節

  看到滿天木棉花絮,不經不覺時間已溜走了,又是五月份母親節的時候。我媽很討厭這個節日名稱,她認為不吉利、好像是無親無故的節日,所以要我們改口叫媽媽節,對她那種無聊的恐怖聯想,只好翻白眼哭笑不得。 作為一個傳統的圍村女子,多年來媽媽都是相夫教子克盡己任的家庭主婦,當孩子長大入大學,面對空巢期時她就開始收養流浪狗,清晨五點起床風雨不改蹓狗,就是盡責主人的責任。她很留意身體健康狀況,小心購入食材、研究烹調方法,經常說如果自己沒有健康,又有誰能夠照顧丈夫和孩子? 我兒時簡陋的畫作, 家母竟然保存了二十多年。(彭梓雅提供) 她性格倔強不容易妥協,口說莫不關心但又經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什麼都要靠自己盡量不打擾別人,但當其他人有求時她又會積極配合,義不容辭。雖然嘴巴放毒,但其實心地善良凡事留有餘地,經常告誡我,得饒人處且饒人,面對大是大非就要站出來投票、上街、表明態度,不可因循茍且。 我性格挺像母親,是個矛盾混合體,也可能因為相像,母女倆一直很難相處,總是尖酸刻薄吵架收場 我性格挺像母親,是個矛盾混合體,也可能因為相像,母女倆一直很難相處,總是尖酸刻薄吵架收場。有時候我也嘆息,究竟前世種什麼因會有今世這種果,明明互相關心卻又互不瞅睬。回想青春期反叛時代,我真的恨透母親,試過和她冷戰幾個月一句話都沒有。那時侯喜歡朋黨流連,放學後不想回家,我媽可以板着臉「押解」我上課下課,沒有商量的餘地,讓我非常難堪;那時我也咬牙苦讀,冀盼上大學之後可以住宿舍遠走高飛! 母女的糾結一直沒有改變,她就是那個口硬心軟的她,我仍然是個希望獲得認同的女兒。當然,人長大了、做了媽媽,而且處理不少兩代之間的衝突個案,有些事情看破了。傳統華人父母很難把讚美宣諸於口,但要參透一個道理:未能從父母口中獲得的肯定,不代表你不值得被讚賞。 家庭是最後的堡壘但也可以是充滿怨恨仇視的戰場,稍一不慎,做媽媽的已經刮花了孩子弱小的心靈,為何媽媽一句話、一個眼神就可以催毀孩子一生?因為孩子最重視、最需要的就是媽媽,媽媽的存在就是孩子的宇宙。吊詭的是孩子的一句說話、一個行為也同樣可以傷透媽媽的心,因為支持媽媽蓋建宇宙的力量就是源於孩子渴望被需要,這是一個美麗的永無休止的依扶關係,要劃清界線但又要保持健康的情感交流,所以兩代之間的課程永遠常鮮。 早陣子清理雜物,媽媽給我一小袋兒時畫作及幼稚園成績表;就像我收藏了雞蛋仔無數的第一次小品,我想她一直很珍惜我吧!趁媽媽節祝她早日康復,也希望所有媽媽開心健康。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婦女當自愛

早前在酒店暫住時,聘請了一位「炒散湊仔姨姨」正職是家庭主婦兼任陪月員,不夠五十歲的她是四個孩子的母親,身形苗條而且笑容可掬,幫忙帶小孩時會自動自覺傳來照片、定時報告吃喝拉撒睡,讓我可以專心教書。後來知道她努力進修,懂得很多養生調理、穴位按摩的保健功夫,又懂得平民版「紮肚」修身,所以上個月安頓新居後聯絡她調理身體。 原來陪月阿姨曾接受海外教育,但婚後一直忙於照顧家庭,成為丈夫和四個小朋友的最強後盾。近幾年子女開始成長離巢,日子變得空洞,除了繼續用心經營婚姻照顧丈夫之外,她開始思考人生下半場,為自己的將來計劃,對社會可以有什麼貢獻。跟她討論生意經,分享自由身工作的苦與樂,她謙虛表示沒大野心,賺錢事小,能夠與社會接軌找回個人價值事大。 關於紮肚,原來很多印尼婦女都會這門功夫,為的不是賺外快而是支援族中剛生產的婦女。她們妯娌姑嫂關係緊密,協助照顧初生嬰兒、協助「坐月」,這次你幫我紮肚,下回你生孩子就換我幫你紥。婦女之間很團結,或多或少可能因為發展中國家,普遍重男輕女,女人要守望相助才可以平安健康。 她們以姊妹互相稱呼、互相打氣、互相提醒大家首要愛惜自己,記起除了是家庭照顧者之外,還是一個獨立個體,有自己的聲音及思想,婦女自強之前先要自愛。 陪月阿姨分享的故事,讓我聯想起剛過去同學在婦女中心實習的見聞。當以為香港婦女教育水平高,生活富裕而且普遍尊重性別平等時,現實卻仍舊是婦女受制於家庭照顧者的角色,被性別定型要持家、要奉獻身心,困在照顧兒孫或長期病患家人的角色。她們未必是低學歷人士,但沒有財政獨立的機會,不想也可能沒有條件聘請外籍家傭分擔家事;之前我也有分享過,本港託兒服務匱乏,沒有居家安老的支援,社區又欠缺守望精神,所以很多婦女在平衡個人及家庭需要時,在兩者之間決擇,往往都是暫時放下「小我」。 在社工實習同學的帶領下,一班婦女聯絡地區小店,親自設計手繪填色,製作社區資源共享地圖。其實每位婦女具獨特自身強項,只是因著家庭照顧者的角色被埋沒。(彭梓雅提供) 婦女中心的會員很多都像陪月阿姨,當孩子長大了才有喘息的空間,才有機會報讀興趣班或是當義工協助看管孩子成就其他婦女可以上課。她們以姊妹互相稱呼、互相打氣、互相提醒大家首要愛惜自己,記起除了是家庭照顧者之外,還是一個獨立個體,有自己的聲音及思想,婦女自強之前先要自愛。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放過父母吧!

放下雞蛋仔做感統訓練,一個人在街上閒晃但沒有一般母親「放監的感覺」,心掛掛擔心兒子不能應付訓練,離開感統治療室時,雞蛋仔興奮地吹波波,但另一位小朋友就瘋狂嚎喊。一眾家長退席時偷聽到那小朋友的嫲嫲責備兒子,為什麼讓孫子上這種課,害他擔驚受怕哭成淚人。 我心裏也很無奈,當然理解老人家的心情,奈何如果「與眾不同」成長過程中可能會遇上更多的挫折,及早給他們訓練就是希望將來比較有能力融入這個社會,始終父母不能夠廿四小時遮風擋雨,而我們又知道社會的殘酷。 早陣子看到另一位KOL葉杏麗在專欄維特媽媽的煩惱中分享,她育有亞氏保加症的孩子,一般人不能理解亞氏兒童不容易表達關心,予人過份冷漠的印象,但其實他們內心也有豐富的情感,但因為太敏銳承受不了而潛意識隔斷和外界的刺激,去保護自己的精神健康。這篇文章一出,我立即收到三個訊息連結,都是家人朋友閱讀後各有感觸,推薦我也要閱讀。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反覆看了兩遍,回想起我接觸過的SEN小朋友及家長,我知道他們承受很多壓力。雞蛋仔未確定有沒有特殊學習需要,但因為他不會說話,的確容易因為不能表達情緒而影響群體活動。旁人不理解孩子獨特個性,隨便給予一些建議甚至是善意的批評,可是為難了家長,孩子的情況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解釋又不代表得到接納,有時候家長只能「左耳入右耳出」一笑置之。 試過帶孩子到淺水渾濁的池塘邊看錦鯉,他難得專注忍手十分鐘沒有玩水,但雞蛋仔始終好奇,有點固執地堅持踫觸水面,我和他糾纏期間,路人甲說他沒家教、路人乙說他太頑皮、路人丙說他被寵壞。 路人甲說他沒家教、路人乙說他太頑皮、路人丙說他被寵壞。可是有誰欣賞他固執的求知欲,有誰看見他較早前的安靜和專注,又有誰用行動協助我這個狠狽的母親撿起撒落一地的雜物?(彭梓雅提供) 可是有誰欣賞他固執的求知欲,有誰看見他較早前的安靜和專注,又有誰用行動協助我這個狠狽的母親撿起撒落一地的雜物? 可惜社會對他們的認知還是嚴重不足,其實SEN家長都很努力地協助子女,還請各位路人高抬貴手,給家長及「怪怪的」孩子多一點包容。 又有一次參加遊戲小組試堂,雞蛋仔完成初步指示之後就拒絕跟大隊玩,自顧自地探索新環境,他的「活潑」引起了其他家長側目。橫衝直撞結果碰撞到另一孩子的頭,兩個都大哭了。但向來痛覺欠奉的雞蛋仔很快就安靜了,一邊摸著紅腫突出的額角,一邊望著面前還在大哭的女孩,滿臉疑惑;我連聲抱歉教訓雞蛋仔,老師和其他大人都過來關心而且給對方敷冰。這刻我留意到,雞蛋仔用手勢表示額角很痛,事實上他也瘀腫了,不過當時候老師及職員都沒有「聽」到他的需要。 那堂課好像很漫長,雞蛋仔不願意參與之後的活動。其中一位爸爸輕聲和自己的孩子說:「He is so funny, right? 」可能這位爸爸不知道怎樣向小朋友解說課堂的混亂;可能他有個乖巧的女孩子,不明白為什麼雞蛋仔這麼活躍;可能這位爸爸沒有輕蔑的意思,但,我覺得很難過。 雞蛋仔未確定有沒有特殊學習需要,但因為他不會說話,的確容易因為不能表達情緒而影響群體活動。(彭梓雅提供) 由於近年評估標準轉變,自閉症光譜之下的小朋友比例升高到1/59,確診其他特殊學習需要例如過度活躍症、讀寫困難等等的學童人數也在上升。可惜社會對他們的認知還是嚴重不足,其實SEN家長都很努力地協助子女,還請各位路人高抬貴手,給家長及「怪怪的」孩子多一點包容。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來自星星的爸

父子倆的背影讓我莫名感動,老公太忙碌一直沒有很多時間陪伴兒子,他已經盡量不出席飯聚,把週末、補假全部留給雞蛋仔,實在感激他理解爸爸這角色對我和家庭有多重要。 還記得老公加班至凌晨回家,見到我又哭又笑,望着驗孕棒傻了眼。輾轉反側了一夜(應該是太恐懼),翌日請假陪我看醫生時一臉憔悴,醫生都鼓勵了他。他又興奮期待又誠惶誠恐,原來他已想到在那間醫院生孩子、要在那兒上學,當時照聲波還未確定胎兒的身影。及後大失預算,在颱風夜駕車送我入院兼碰上緊急剖腹,那夜他不敢聯絡四大長老,一個人在走廊擔驚受怕,知道母子平安時,他徹底累癱在病床旁邊呼呼大睡。 如果媽媽懷孕產子離不開一個「痛」字,那麼爸爸陪產照顧的過程就離不開「累」或「慮」字 如果媽媽懷孕產子離不開一個「痛」字,那麼爸爸陪產照顧的過程就離不開「累」或「慮」字。我嘴巴硬經常挖苦老公為神級豬隊友,但其實我有把他的努力記賬。小事如放棄鮮嫩的魚背肉予雞蛋仔,大事如搬家報學校,他都當機立斷以母子利益為依歸。再累,工作再多苦水,他回家都盡力放下情緒協助照顧兒子,陪他在地上滾來滾去玩無聊遊戲。他曾自豪表示能(短暫)獨力餵飯哄睡覺,孩子也會親他、抱他,反問我不是所有父親都應該如此? 老公表面木納但我知道他其實很勞累,終日憂心,擔心不懂照顧嘔吐的孕婦、憂慮老婆挺着大肚四處亂跑、害怕產後抑鬱會傷害自己和寶寶,現在會苦惱孩子在遊樂場被人欺凌、焦慮雞蛋仔不懂說話⋯⋯最大的壓力,源於內心「我是不是好爸爸」的鞭策。 他們最需要的是妻子的欣賞及肯定,讓他們知道默默付出是得到關注的 阿爸、爸爸、父親、老豆、嗲地,怎樣稱呼都好,他也只不過是一個人。人就會有七情六欲、有期望、有擔憂,男士一般不善於剖白內心世界,甚少拿育兒問題來討論,很多時候把困擾吞下獨自生悶氣。其實他們重視親子關係,表面上愛理不理卻又悄悄看書爬文,希望完善這個偉大角色。他們最需要的是妻子的欣賞及肯定,讓他們知道默默付出是得到關注的。 我嘴巴硬經常挖苦老公為神級豬隊友,但其實我有把他的努力記賬。(彭梓雅提供) 我另外還有幾個男性朋友都是這款湊仔公,大家都皮黃骨瘦「生意失敗」的落泊模樣,嚴重失眠下長相越來越像羅茲威爾外星人:又灰又黑,頭大身瘦,黑眼圈像墨鏡般長年掛在臉上。但這些外星生物一遇到孩子們扭抱、撒嬌,又會像宇宙大爆發,能夠抖擻精神瘋狂陪玩。在此擲重地向來自星星的爸爸們致敬!老公,加油!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媽媽的底線

雞蛋仔腸胃炎看醫生,在診所等候期間不願意與其他小朋友分享玩具,拉扯之間被我制止了。他心有不甘要奪門而出,只可惜18個月大的寶寶,不夠高也沒有力氣推開診所大門,原本「很有型」的轉身變成滑稽的呆站,沒有下台階也輸了臉子,他就發脾氣,敏捷地脫掉鞋子使勁向我扔過來!豈有此理! 因為他樣子俊俏就算發脾氣時仍然人見人愛,所有護士都吃吃笑包容他的脾氣,但我作為母親,那一刻真的笑不出來。雞蛋仔不會說話,不能夠表達情緒也影響他的社交能力,加上遺傳了自己的臭脾氣硬性子,天啊!將來的路怎會容易走? 我深深的吸一口氣,用堅定的語氣告訴他拾起鞋子,他撅着嘴抽著大氣,滿腔淚水的環顧四周,看看有沒有好心人拯救他。不過媽媽的氣場太利害了,沒有一個護士夠膽上前協助,他無奈地撿起鞋子,哭喪着臉的示意我協助他穿著,這回,媽媽我險勝一仗。 典型的Trouble two ,我曾經很好奇以為雞蛋仔要兩歲之後才會有這些挑戰行為,但回想過去半年,其實他過了1歲生日不久就開始有獨立思想、有主見,不知不覺間已經「早熟」了!孩子形成了自我概念,渴望測試自己的能力,在生活每一個細節中都想挑戰與突破自我,當然也會衝擊父母的底線。 要管好孩子,要先穩定軍心,我唯有不厭其煩心平氣和地開家庭會議,建立默契訂立一條清晰的底線 家中的小事包括爭取使用筷子吃飯,但他明明連匙羹和叉也未掌握;堅持穿鞋不穿襪,成年人的潮流是幼兒的不衛生;想玩水,結果拉出抽濕機水箱自製泳池,挑戰我的情緒智商極限;雖然狗狗已經吃飯但仍然要餵養,結果是全地狗糧也讓他偷吃了一口……. 雞蛋仔被制止後都會發脾氣躺在地上哭鬧,我已經習以為常,如果我堅持不讓步,他哭一會就「死死氣」地站起來,所以陪伴雞蛋仔的時間必須「厚顏無恥」,對旁人的目光免疫,因為他隨時隨地都可以撒野,這個會看眉頭眼額的小魔頭,只要知道媽媽有一刻的猶豫就會變本加厲。撫心自問,我已經盡量堅持一致的管教原則,但是孩子很聰明,會挑對象來撒野。試過躲在房偷看老公嚴肅訓話,硬頸的雞蛋仔會一臉不忿但不哭不鬧,自己玩耍不理睬爸爸,直至老公不忍心過去逗他,成功以退為進。如果換了是家傭,雞蛋仔就會撒野大哭,慌亂間就中了圈套,立刻提供餅乾玩具及看卡通片,雞蛋仔就以勝利的姿態坐在梳化上吃喝玩樂…… 都說孩子「惡教」,又要讓他們探索世界,但又要劃一條安全社交化的底線,真是好考父母功夫!要管好孩子,要先穩定軍心,我唯有不厭其煩心平氣和地開家庭會議,建立默契訂立一條清晰的底線。還未步入兩歲,可預期雞蛋仔會有更加劇烈的「挑機」行為,大敵當前又不可以臨陣退縮,唯有深呼吸捲起衣袖,見招拆招!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讓孩子宅在家!

4月份充滿了不同的節日,有愚人節、清明節、復活節,還有兒童節、世界提高自閉症意識日、世界閱讀日等等,節目豐富讓人目不暇給。之前四處打聽有什麼適合的遊戲小組,在不同機構或網站留下了電郵聯絡方法,結果這幾天「垃圾郵箱」塞滿了各式各樣的宣傳資訊,覺得香港的孩子真的不愁寂寞,想留在家中躲懶也很困難。 現在父母有資源替孩子安排無限量的活動,佔據假日週末所有時間,而且活動類型多元化,小時候我可以參加話劇、學跳中國舞已經覺得比較特別,但今時今日針對2歲至3歲幼兒的活動推廣竟然有兒童手風琴、木箱鼓、日營、水球、製作機械兔……..我真是看傻了眼,雞蛋仔現在只有84厘米高,究竟他可以怎樣操作手風琴呢? 聽說有些家長可以安排超過10項活動,讓幼兒過一個充實的復活節假期!我沒有神機妙算,編不出這種時間表,而且真的難以想像假期這樣忙碌,孩子真的承受得了?大概我幼兒階段太懶惰(嚴格來說是我父母太懶惰),只會在遊樂場玩或者與鄰居孩子玩家家酒(煮飯仔),應該錯失了黃金起跑線所以現在我仍然遊手好閑、一窮二白,不會騎馬打水球,也沒有什麼曠世藝術成就! 讓別家的孩子過來玩耍、讓自己的孩子在家中玩耍、還有就是檢查修理雞蛋仔的玩具,希望可以和他宅在家中,享受一些簡單的快樂 以前趁老竇放假都是躲在家中,把壞掉的玩具拿出來嚷著要他修理,印象中老竇沒有神奇巧手能夠把玩具起死回生,都是我和他一起研究,將玩具的殘軀化整為零,即使實驗失敗,我們還是樂在其中,這種在家DIY STEM 假期,悠閒得來很充實,用現代推銷術語,這個假期活動大概訓練了手眼協調、對數學物理的興趣、促進親子關係、提升了溝通技巧。 上星期有一晚教完書回家,雞蛋仔竟然還未睡覺,見到我回家連招呼也沒有,嘣嘣跳跳的跑回睡房拿着一部「一分為二」的玩具車給我。就算我已經很累也立刻化身為修車技工,拿出工具箱開了大燈認真研究。雞蛋仔坐在一旁看着我用螺絲批、大剪刀,知道他磨拳擦掌很想提供協助,難得有位用功的「學徒」,於是我特許他捧著膠水幫忙黏合。見到他雙眼發光,甚至懂得撿起適合的螺絲讓我礸回玩具車,我就知道他已經學懂了一些「什麼」,不管那是「什麼」、也不管那「什麼」可否協助他成就未來,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4月份的假期,粗略地安排了一些活動,包括讓別家的孩子過來玩耍、讓自己的孩子在家中玩耍、還有就是檢查修理雞蛋仔的玩具,希望可以和他宅在家中,享受一些簡單的快樂!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遊樂場小社會

帶孩子放電必然會去遊樂場,遊樂場就像一個小社會,有各式各樣的小朋友及父母,也有各式各樣的途人,例如買餸和朋友寒喧的外籍家傭、遛狗的年輕主人、不良於行的傷健朋友、活動能力不一的長者,他們不是帶孩子但都在遊樂場裏都是一名持份者,享受着他們的陽光。 一般都會讓雞蛋仔隨意的奔跑,不太干遇他與什麼人「聊天」講BB話,又或者如何分享/爭奪遊樂場設施,當然我雙眼盯著孩子,衡量過環境安全才會放手讓他探索。老公就比較緊張,始終他和雞蛋仔相處的時間比較少,不太掌握孩子的能力及情緒界限,擔心他會失控襲擊別人,同時又擔心他不能夠保護自己,被其他小朋友欺凌。 試過在遊樂場,雞蛋仔和一個大孩子爭執,人家高一個頭拉扯雞蛋仔的衣領,我兒子不甘示弱,一手按着對方的肚皮保持距離,另一手緊抓着遊樂設施保持平衡。我在猶豫要不要即時介入,老公已經一馬當先喝令大孩子停手,大家都嚇呆了,人家的媽媽狠狠地教訓了老公認為他小題大做。 如果不是在遊樂場體驗一下吃虧、被人拒絕等思想衝擊,恐怕他未能立體認識世界也有殘酷的一面 當衝突發生時候,遊樂場裏各人反應不一,有家長帶着小朋友躲避害怕殃及池魚,有小朋友勸交或搧風點火,有老人家吃吃大笑,有外傭緊張是否少主闖禍。雞蛋仔和老公成為了焦點,就像社會上每一個路過的人都可以發表意見,別無選擇地面對別人竊竊私語評頭品足。 我心裏面納悶,雖然制止了衝突但覺得事件未圓滿解決。老公愛子心切、人母也是要保護孩子、大孩子心心不忿、雞蛋仔也沒有機會充份測試自己的力量⋯⋯當刻既體諒老公的緊張與煩躁(因為強弱懸殊,雞蛋仔真的可能會受傷),但也體諒人家媽媽的尷尬和不滿(她說了一句:自己孩子自己會教)。我該如何處理大人之間的衝突,給孩子正面的示範呢? 在這個小社會𥚃,只有歲半的小朋友認定了世界應該圍繞他轉動,加上是獨生子,如果不是在遊樂場體驗一下吃虧、被人拒絕等思想衝擊,恐怕他未能立體認識世界也有殘酷的一面。做家長只可以管好自己的情緒智商,看到小朋友之間不同程度的衝突,也是機會反思自己親子風格,究竟有多放手信任孩子能解決困難、究竟有多開放與其他家長交流。遊樂場小社會,不單是孩子小試牛刀活學社交技巧的地方,也是成年人較勁的埸所,不是比武而是切磋交流管教之道,孩子每個小衝突都可以是我的成長。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有容乃大

基督城槍擊案後,信奉回教的家傭對事件感到難過,但她相信因果,不公義的人必會自食其果,沒有太過悲憤。丈夫則基於好奇,看了臉書槍手發放的影片,心裏又難過又噁心,需要一整天去平復心情。附近的清真寺門外,這幾天都有市民擺放鮮花悼念。 把屎把尿把孩子帶大,一顆子彈就可以拆散一個家庭 槍擊案引起全球嘩然,也激起多層討論:槍械管制、種族主義、宗教歧視、白人精英主義抬頭、移民政策與本地民生衝突等等,曾幾何時覺得這些意識層面的討論,只屬於書本和功課,但當了媽媽之後,對暴力事件感到特別心寒,覺得地球另一邊發生的事情其實很近,把屎把尿把孩子帶大,一顆子彈就可以拆散一個家庭,把十幾二十年的心血化為烏有;又會感到困惑,是怎樣的教養把孩子養成人魔,冷血無恥? 從前接觸暴力罪行的囚犯,撇除受毒品影響或者患上精神病失去理智,大部份都是欠缺同理心的人 從前接觸暴力罪行的囚犯,撇除受毒品影響或者患上精神病失去理智,大部份都是欠缺同理心的人。同理心是什麼呢?簡單可能是惻隱之心、不忍人之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因為將心比己,能在別人的角度去設想。情緒導向治療大師 Dr. Greensburg 指出同理心是真誠、非批判及關懷接納的態度,欠缺同理心的人會比較自我中心,會忽略別人的感受、見解,傾向凡事以我為先,難以建立健康的人際關係。 香港的教育充滿競爭,即是有道德或宗教的薰陶,小朋友成長的世界難以避免惡性競爭,在贏輸是關鍵的學習環境,要教育同理心並不容易。在繁忙的日程裏,家長只可以盡力把握每個當下,向子女解說什麼事關懷、什麼是逆地而處。例如在遊樂場見到小朋友跌倒哭鬧,雞蛋仔會凝神注視,他的小腦袋盡力理解抽象的人際關係、感受、哭泣意義等等,我不知道該如何解說但仍然會告訴他:哭、傷心,痛痛,所以要抱抱,要安慰他。自幼聽慣我的嘮嘮叨叨,現在他在公園見到有人跌倒,他會跑過去「關心」,即使未有能力扶起對方,也不會說話,但是他會露出痛苦的表情、指着自己的膝蓋(他經常碰瘀的地方)又或者也裝哭聲,這是他嘗試去「同理」別人的過程,我知道他也嘗試去感受別人的痛楚。 與生俱來的善念,本質上大家都是小天使,在未有說話能力之前就已經可以建立對情感的理解。 我相信不單止是我的孩子,是所有孩子都有與生俱來的善念,本質上大家都是小天使,在未有說話能力之前就已經可以建立對情感的理解。只是成長過程摻雜了很多社會價值觀,而且大部分都是家長鞭長莫及,唯有盡力把關協助小朋友理解大世界。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