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生活專題學習

談一下家中新寵,金魚。牠們俗稱鴻運當頭,金魚甲的髮型像金州勇士球員居里,金魚乙就像騎士隊的詹姆士,牠們經常追逐相處𣎴太融洽⋯⋯ 為了刺激兒子言語及社交發展,我們夫婦會刻意安排主題活動,舉例說,由他對Baby Shark 這首兒歌產生興趣開始,我便帶雞蛋仔跑了幾次海洋公園、海灘池塘、動植物公園、逛金魚街、上街市、流連酒樓門前的大魚缸等等,盡量把魚這個主題全方位引入他的生活。幾個月的刻意安排,終於讓他記住並清晰讀出「魚」這個字,能夠運用這個字例如「魚要」表示晚飯要吃魚。就著這個主題的副線發展還學會了「龜」、「水」和「船」,皇天不負有心人,他開始掌握把單字由實物過渡到圖片,也開始運用圖咭和我們溝通。 延續這個魚的課題帶了雞蛋仔去挑選一缸小魚,這個下午真有趣,見到和動植物公園差不多的縮細版陸龜,他便用盡身體語言向我爭取要養,當然被拒絕了。之後他不以為然跑去鄰鋪嚷著要「兔兔」,忽然想起幼稚園有一隻,怪不得他學了這個字。雖然我又拒絕了寵物兔,但沒有掃雞蛋仔的雅興,最後他左挑右選跑了整條金魚街,決定買了兩尾魚兒珍而重之地抱著膠袋回家。 學習的過程龜速而且深入,每一件小事都要弄個專題硏究,可是我明白這就是雞蛋仔的方法,單靠圖書解說不能引起他的興趣,他會發呆雲遊太虛,什麼也沒有吸收過。 他認真觀察着我安裝魚缸,協助佈置又用BB外星話承諾負責餵金魚,事實上他又真的沒有食言,這幾天起來都會找魚魚,催促我配給魚糧餵飼;吃飯前都問我討「魚魚食」即是魚糧,上學、睡覺之前又會跟金魚說再見。洗魚缸時就耐心地站在身旁等候,總之他好像很懂事,知道金魚甲乙歸他管理似的。 老公和我都認為雞蛋仔的學習模式屬於探索形,親手親眼接觸、運用五感一起體驗才能把那個課題記住,而且需要比一般小朋友多和持續的刺激,人家上一個中秋節活動週已經學會幾個字,我兒就要不停組裝燈籠、出外追火龍看到大月光才牢記一個音「Moon」。學習的過程龜速而且深入,每一件小事都要弄個專題硏究,可是我明白這就是雞蛋仔的方法,單靠圖書解說不能引起他的興趣,他會發呆雲遊太虛,什麼也沒有吸收過。 沒有完美的教育方法,只可尋找最適合的方法,我和老公對於這種「微型專題學習加上歷期為本訓練」其實很陌生,唯有摸著石頭過河,帶他遊山玩水其實很累,不過如果這是對他最有效的學習方法,一試無妨。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分離焦慮

送雞蛋仔上學目睹小朋友瘋狂嚎哭,眼淚鼻涕全部叼在老師的膊頭上,不禁對幼兒教育工作者肅然起敬。開學一星期後,我兒開始明白上學是什麼一回事,說再見時會開始哭泣,試過自己站起來拿書包衝出課室。有孩子瑟縮角落涰泣,有坐在位子紅了紅,更多的是掛在老師臂彎或大腿上扭抱抱,年輕貌美的班主任一邊哄孩子一邊告訴我:「不要緊張,開學喊三個月也很正常。」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或多或少爸爸媽媽都應付過分離焦慮症,就開學而言,雞蛋仔適應尚可,當然他也有鬧脾氣不穿校服但未至於崩潰。兩歲小朋友開始有個人意識、喜惡及建立朦朧的情緒概念,卻未有能力充分表達;父母要留意孩子開學後除了哭喊,也要注意其他身理困擾例如經常做惡夢、食慾差、嚴重便秘,甚至一見到校服校車等就已經會肚瀉嘔吐,情況持續時就要認真向學校反映,與其他專業人士討論對策。協助雞蛋仔處理分離焦慮,我的經驗可簡單歸納為三個「R」: Rehearsal 綵排 開學前帶兒子到學校附近逛逛,告訴他上課時媽媽就在外邊等候;平日換衣服會拿出校服比較一下,解說什麼時候穿便服、為什麼有時要穿校服。另外也會用圖像讓他理解生活時間表,善用繪本布偶及兒歌,鞏固孩子放學後會與媽媽重聚的概念。以上都是綵排,抽象的心理準備對於幼兒來說太困難了,必須要用實物及行動協助他接受短暫分離。 Ritual 儀式 由我要上洗手間、洗澡開始,開始建立一套講拜拜的程序,每一次都會擁抱雞蛋仔說我愛你,之後會敲一敲手錶位置示意隔一會兒才再見到媽媽。不論是一分鐘如廁時間,還是一整個下午外出教書,我都用相同的程序與雞蛋仔道別。久而久之他習慣了小儀式過後,媽媽必定會消失一陣子,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但又不必太失落因為媽媽一定會再出現。開學後這儀式進階了,就是教雞蛋仔拍拍胸口自我鼓勵,即使年紀小但幼兒有能力安撫自己。 Reinforcement 獎勵 獎勵可以是有形或無形的,每一次放學見到他就來一個深深的擁抱、有時批准他用八達通「嘟」咭又是一個奬品。讚美要仔細例如欣賞他表現冷靜沒有哭喊,欣賞他比昨天更勇敢地獨自上課等等,盡力讓他明白媽媽觀察到他是如何努力地適應新環境。 千萬不要輕視幼兒的焦慮或者開玩笑叫他們做喊包,家長宜同理他們的感受,平日盡量提供高質素的陪伴建立親密感。面對分離焦慮症,照顧者需要極大的耐性和心思,才可以陪伴小朋友自信地跨過這成長必經階段。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能說話是一種恩賜

為了迎接中秋佳節幼稚園辨了一個主題周,我也為雞蛋仔添了唐裝及小月餅配合學校的活動。可偏偏他患了重感冒缺了一整個星期的課,什麼遊戲也沒有機會參加,到了中秋節當天我只好回學校替他領了花燈手工材料及家課冊,倆母子一邊抹鼻涕一邊窩在家中補課。 可能雞蛋仔知道我有點失望,他竟然送上驚喜,忽然指著圖畫準確地讀出「巴」士的巴字!對於一般的父母來講,小朋友會開口說話認字認圖是一件平常事,但對於我來講,每一個有意義的單字都是雞蛋仔的突破!他終於掌握到巴士是巴士,而不是「Car」或「Train」!迄今兩歲,他可以正確運用的字,中英加起來都不過三十個音,即使是他最喜歡的玩具車系列,也是首次成功穩定地分辨巴士!好罷,一般家長可能會側目,有必要這樣興奮嗎?但如果你明白生一個身心健全的孩子不是必然時,你或許能諒解我的激動! 雞蛋仔皺眉頭想了一刻,笨拙地爬上飯桌拔了一張紙巾,一仆一碌地走回來給我拭淚。 曾幾何時我以為女人生兒育女是一件正常的事,也聽過很多家長投訴子女吵吵嚷嚷,不停問「為什麼」非常惱人;懷孕時也學著其他家長,搜集資料準備如何栽培子女,要聽什麼音樂開發腦袋,還有要報讀什麼課程好讓小朋友及早建立自信,幼稚園面試會有優勢⋯⋯但原來這一切都不一定要順利發生,簡單到叫爸爸媽媽,對於某些小朋友可以是極艱辛的挑戰。 每次雞蛋仔模仿嘴型發音,都不太可以控制嘴巴肌肉,他很無奈也會煩燥,而今天他終於整合了一組口腔活動,自然地發出「巴」音,讓我感動流眼淚儍笑。雞蛋仔皺眉頭想了一刻,笨拙地爬上飯桌拔了一張紙巾,一仆一碌地走回來給我拭淚。對這個小人兒怎會不心疼?他是多麼努力地學說話,多麼努力地不讓我失望,他是多麼想我明白理解他? 能夠說話是一個恩賜,真的,孩子能夠表達而且希望父母理解,這種雙向的溝通不是必然的。孩子願意與你閒話家常,請珍惜;孩子向你分享傾訴,請珍惜;孩子向你惡言相向,也請你沉住氣,平靜地分析。孩子的聲音很寶貴,曾幾何時我們是多麼渴望聽到子女的小祕密、生活軼事,不要因為政治立場就趕絕他們的聲音,不要針鋒相對無理取鬧,社會已經夠對立分化,請努力嘗試在家裏修補分歧,珍惜能夠說話的恩賜。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千里共嬋娟

上個星期緣份到,可以開小差和姊妹去看舞台劇,由於大家都為生活忙碌,沒有時間仔細考慮,單憑劇名及領銜主演的演員名單就訂了門票。下午匆匆忙忙安排了雞蛋仔的瑣事,胡亂吃個車仔麵就入埸,找到位子的時候早已經開場,在漆黑的劇埸中,沒有心理前設之下,努力咀嚼演員的獨白,咦,他是在暗示自己身患絕症?耐人尋味的哲學對白帶出一份沉重的張力…….本來我興奮期待情緒高漲,這刻隱約覺得不對勁,鬼鬼祟祟地揭埸刊,原來中文劇名「但願人長久」的英文翻譯是「The Shadow Box」! 喜歡話劇的朋友可能聽過這套「影子盒」,一齣關於親人迎接死亡的劇本,描述幾段親人的關係,如何糾纏一起面對可預見的死亡,揭示生命的本質就是一迅即逝反思活著的意義。這陣子香港的政治狀況已經令我窒息,難得有機會暫別家庭照顧者的角色,由老公照顧雞蛋仔一晚,打算享受一套輕鬆小品作個精神充電,但事與願違,由數個巧合引領下我竟然選了這麼嚴肅的題材……. 理論上接受親友或自己患上不治之症,心理上要經歷幾個適應階段,包括拒絕、憤怒、討價還價、沮喪及最後接受現實。編劇把對白翻譯成貼地的廣東話,甚至有粗言穢語,就是為了真切反映面對死亡時的焦慮和憤慨,恐懼和絕望。當開埸半小時後,死亡的命題讓觀眾感到透不過氣來,陸陸續續有人離開。 普世價值認定的好,到時間的盡頭時卻可能一文不值;沒有明天以後,這一刻共聚天倫就是永恆的最好。 我也想過逃之夭夭但腿就是發麻,與「面對死亡」的演員產生奇妙的共鳴,生命很會開玩笑,忽然有點領略死亡是多麼的不似預期。每人對生命都有個人的期盼,很難一概而論,如何才能在有限的生命裏活出無限的價值?故事中有自認重視親情但患上重病才反省過去幾十年只有工作;另一病友想把握一息尚存的機會,突破規範,不再介意別人的目光,只想盡可能沒有遺憾地離開。在死亡面前想變得自私,但又離不開社教化條款,處處要刻制未必有勇氣表達個人的想法。普世價值認定的好,到時間的盡頭時卻可能一文不值;沒有明天以後,這一刻共聚天倫就是永恆的最好。 中秋佳節會想到蘇軾的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闕,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面對訣別分離,香港人都經歷了一整個夏天的混亂迷惘,08未知社會各個持份者對生命的價值有什麼深刻的反省?尚有一口氣,最想堅持什麼?閉目前,最珍惜回味的又是什麼呢?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開學第一課

兩年前八月底過了預產期還沒有產兆,當時心急如焚,告訴老公求神拜佛也希望雞蛋仔不要在九月一日開學天出世,否則未來十幾年都要在開學日慶祝生日或者舉辦生日會作為暑假閉幕禮,切蛋糕之後可能還要「死死地氣」完成暑期作業,實在慘不忍睹!老公翻白眼認為我太過神經質兼且對於開學日太悲觀了! 我好奇地問,難道你很期待開學嗎?他爽快回應:「不喜歡啊!不過我成績一般是意料中事,所以回學校是為了見朋友一起打球也挺不錯啊!」換過角度,老公的期望管理技巧很有成就,把個人目標調節好,明白上學除了考試成績還有體育課、兄弟幫,打球可以逃避父母囉嗦,開學日就值得期待了。 面對雞蛋仔開始上預備班,自我反省第一課就是家長期望管理。尚記得去年報預備班時,非常緊張地裝備孩子面試;到今天開學了,除了在課本校服上寫上名字就沒啥準備,開始大幅度調整對雞蛋仔的期望。我兒是個有主見有態度而且聰明賴皮的小鬼,他有一套學習進程,太催谷對大家都沒有好處。治療師也不停提醒我,孩子就算生得神高神大但始終是個幼兒,反而做媽媽的有更大進步空間。 在這個壓力籠罩的城市,家長對下一代要求不單高而且還期望有迅速回應和成長,有時候被大環境拉扯連我也忘記雞蛋仔只是個小娃娃,苛求他急速成長只會令整個家庭感到沮喪。 記得剛開始行為治療時,花了差不多一個月時間反覆讓雞蛋仔練習坐在一張小地氈上,這對我來說是何等煎熬,覺得訓練進度緩慢甚至懷疑枉費金錢,可是治療師很堅持值得花時間建立這個「坐定定」的根基,讓他坐好自然會專心上課。果然第二個月雞蛋仔開竅,坐在指定位置便進入「專注模式」,不知不覺間能夠活學活用把專注力擴展到家裏或其他課室,會安靜看書吃茶點,有利他學習新事物,往後的訓練變得事半功倍。 在這個壓力籠罩的城市,家長對下一代要求不單高而且還期望有迅速回應和成長,有時候被大環境拉扯連我也忘記雞蛋仔只是個小娃娃,苛求他急速成長只會令整個家庭感到沮喪。人生馬拉松鬥耐力與毅力,為免揠苗助長,家長們花點時間調節一下期望,每一個小朋友都有獨特之處,弄清楚這階段孩子他最需要發展什麼,定下合理的目標,其實起步遲不緊要,有紮實的根基,我相信孩子成就會更高。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舊香港街市

不知不覺間雞蛋仔兩歲了,帶孩子的生活就像無止境地坐着情緒過山車,真是有血有淚。今天他學了一點新技巧讓我感動流涕,隔天又亂發脾氣咬到我血流披面(是認真咬面頰和耳朵),帶一個孩子已經那麼辛苦,究竟上一代父母如何發揮神通湊一窩小孩? 今個夏天特別熱,加上各區示威遊行令交通癱瘓,帶着雞蛋仔完成訓練之後都要急急腳回家。但他精力充沛根本不能把他關在家裏,唯有放學時刻意多坐幾個巴士站或電車站、繞路逛逛街市,盡量把生活的日常變成小探險,也消磨他的精力。 好像買個下午茶,雞蛋仔會左顧右盼發現了水果攤必定竭斯底里地叫:「那那!」(banana 香蕉),老闆娘實在忍俊不禁堅持要送他一隻小香蕉,這小鬼識趣地揮手送吻不經意地說:「謝。」須知道我兒不太會說話,但能夠與街坊互動搭訕讓我嘖嘖稱奇。又因為上訓練班,母子倆必經附近的海味街,有時候大家都好奇攤在地上曬太陽的是什麼海產乾貨,就這樣汗流浹背指手劃腳,老闆們也會介紹一下,如數家珍般教授挑貨秘笈。在熙來攘往的老街,雞蛋仔喜歡尋找貓蹤,逗逗貓也讓慈祥老人家逗笑,嘻嘻哈哈不介意我們「混吉」阻礙做生意。 雞蛋仔會左顧右盼發現了水果攤必定竭斯底里地叫:「那那!」(banana 香蕉),老闆娘實在忍俊不禁堅持要送他一隻小香蕉。(作者提供) 雖然街市乾淨了、小店裝潢了,但總是欠缺活力沒有新血支持 我自認是很道地的香港妹,很喜歡逛濕貨街市雜貨店,它們就是有一股獨特的「霉香味」,每一件舊物、招牌,都在訴說一個甚至是一代人的故事。我媽告訴過我小時候會跟她走路去天光墟,最初還精神奕奕地問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走了個半小時腿酸便開始閉上嘴巴,扭著要抱,回家立即倒頭睡午覺,不過翌日起來又會好期待跟媽媽出門去墟市,吵吵鬧鬧平凡但很享受。 現在街市全部都有冷氣設計,舒舒服服不是很好嗎?但我總是耿耿於懷,因為很少見到扶老攜幼來買餸,不是老一輩慣着孩子怕污糟嫌腥臭,不讓子女協助燒飯。又或者小朋友太忙於應付學業及興趣班,根本無時間陪伴家人逛舊區,有時間也寧願孩子好好休息睡晚一點。所以,雖然街市乾淨了、小店裝潢了,但總是欠缺活力沒有新血支持。 帶孩子走入喧鬧的市集當然吃力,但我挺享受,畢竟從生活中學習生字與人溝通是最有效最自然,而且我希望雞蛋仔記得這個城市的人文精神,社會進步的同時也要努力保育貫穿幾代的人情味。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雞蛋蘿蔔咖啡豆

執筆時剛剛過去了一個相對和平的週末,再次體驗溫柔的力量,我仍然深信良知可以讓人團結,帶領社會向前。 想起了大學唸書時一個故事,大家都知道未煮熟的雞蛋、紅蘿蔔和咖啡豆是怎樣吧!如果燒一鍋熱水,把它們放進去,它們又會起什麼變化?把紅蘿蔔放進熱水,本來頗為挺身堅硬的質地會變軟不堪一擊;把雞蛋放進熱水,隔一會雖然外表沒有改變,但其內心已經變得死實實;把咖啡豆放進熱水,他會「走樣」但同時感染熱水,變成一煲濃郁的咖啡,香味會充滿整個空間。 聽故事的時候教授提醒我們,做人和心靈的工作如果太感情用事,不懂照顧自己、沒有設立健康的工作關係,很容易會變成紅蘿蔔:本來一腔熱誠打天下,最後被熱水蹂躪變成稀巴爛,潰不成軍從此不能振作,莫說是幫助別人,就連自己也不能挺直腰板站起來。 也不要成為熱水中的雞蛋,本來擁有溫柔的內心,但是在嚴酷的考驗之下,慢慢失去孵化成鳥的希望,不再信任别人,對將來沒有憧憬,心死、沒有靈魂,變得硬梆梆不講道理。對求助者失去熱誠和助人的初心、失去同理心,同時也扼殺了自己的人性,行屍走肉般生活。 在惡劣的環境裏,我們融入那份痛苦,感受燥動和掙扎,但沒有被那份惡佔據心靈,相反要運用自性的美好影響環境,讓熱水成為芳香四溢的咖啡。 最理想是成為咖啡豆,固體被液化、在猛火中煎熬,破壞了軀殼卻沒有摧殘我們本質上的馨香。在惡劣的環境裏,我們融入那份痛苦,感受燥動和掙扎,但沒有被那份惡佔據心靈,相反要運用自性的美好影響環境,讓熱水成為芳香四溢的咖啡。 說罷故事還有一個小習作,每個同學要到教授面前撿些咖啡豆,數算一下個人珍貴的內在資源,好讓將來在逆境中提醒自己,如何避免成為紅蘿蔔或雞蛋。我記得當時後抓了幾顆咖啡豆,其中一粒代表「勇氣」,心口掛個勇字陪受助人一起找出路,而且勇要知恥,有錯便改,謙虛地服務別人。 因為健康理由已經戒掉咖啡一陣子,但是久不久仍會在咖啡館消磨時間等雞蛋仔放學,嗅到滿室香氣就會想起這個故事。沒有人知道將來會如何,在2047年時雞蛋仔正值壯年,希望他保存珍貴的人性,了解發展獨特的內在資源,就算面對逆境也可以化身為咖啡豆,為自己和身邊的人帶來甘甜。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蝙蝠俠攀高牆

等候雞蛋仔下課時,其他家長帶着SEN小朋友在等候上訓練,中心有些玩具提供讓孩子消磨時間而家長有時候會聊聊天交流心得。不過最近的政治氛圍讓人神傷,連穿衣服顏色都可能被批鬥,家長之間的互動明顯減少了,大家都低下頭自顧自滑手機。 孩子嘻笑聲中有把突出的聲缐,他大概五歲,跌跌撞撞口齒不清地嚷著要母親陪他玩,不靈活的小手疊了一堆積木,興奮地訴說劇目:「媽媽這裏有高牆攀不過去,不過不要害怕!」另一隻小手飛來蝙蝠俠人偶,:「因為有催淚彈,澎一聲,倒了!」蝙蝠俠直衝過去把「高牆」推倒了,孩子也手舞足蹈向母親邀功。那一刻附近的家長都掦一掦眉,我本能地向倒下的積木望去,迎來那母親的視線,四目交投百感交集,又靜靜的低下頭滑手機了。心裡無限惆悵,無論你的政見立場,只要是香港人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家長也是一般老百姓,也會埋怨這類不合作運動,特殊教育需要的小朋友特別需要穩定治療和訓練,舉例自閉症的孩子習慣用一條路線回中心,但快閃堵塞行動逼使他們改變路線或放棄一節訓練,這種改變已經令到家長和孩子神經崩潰。而且這些孩子未必能充分表達對各方暴力的理解和感受,家長們都憂慮如何支援、如何解釋。這一切我感同身受,雞蛋仔的訓練進度也受過影響,望着電視新聞他會皺眉頭說「Oh No」,我也感到焦躁不知如何是好。 我一直都沒有駁斥或者為辯解,反正大家都有言論自由獨立思想,不一定要立場一致才可以交流,而且有些人只看標題不看內文,解釋可能會被人越描越黑、斷章取義。 但是,我沒有發出怨言,於是乎一些所謂「藍絲」覺得我不配為人母,質問為何身受其害仍然盲目偏袒示威者,概括認為社工都是滋事分子、理想主義者,不支持警方就等於縱容暴力升級,甚至是背叛前紀律部隊的同事。我一直都沒有駁斥或者為辯解,反正大家都有言論自由獨立思想,不一定要立場一致才可以交流,而且有些人只看標題不看內文,解釋可能會被人越描越黑、斷章取義。不否認我傾向保護年輕人及兒童,因為這裡不是葛咸城,沒有蝙蝠俠支持,年輕人都是未孵化的小雞蛋,你可以批評他們好勇鬥狠為了理想犧牲社會穩定,但我們這些大人又做了什麼去建設他們的未來?混亂的教育制度、不公平的人口政策、不合理的房價,還有,當你認為示威拖累GPD時又有誰跟進幾年前已經嚇人的堅尼系數?(我指貧富懸殊、跨代貧窮、向上流動性停滯。) 過去兩個月的混亂,為本來弱勢的社群帶來更多的困難,所以我同意勇武抗爭者極端暴力帶來破壞,我反對一切暴力當然也包括黑社會私刑及多宗警察濫權的指控。我更加遣責這埸混亂的源頭,那股政治暴力,今日我緊張兮兮為孩子安排治療和訓練,就是希望他將來能夠順利融入社會,但是廿年後的香港已經沒有一國兩制,沒有青山綠水,沒有中華白海豚,這個將來會有更多劏房、更少社區資源協助弱勢兒童、更多不公義,這不是我的願景。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放慢的智慧

突如其來的八號颱風,沒有為我添什麼麻煩,最大的不便可能是老公提早回家後,躺在客廳沙發昏昏睡覺……為免吵醒他,我和雞蛋仔只好把玩具搬入睡房玩耍。下雨天對兒子也沒有太大的困擾,雖然禁足在家,但望着窗外嘩啦嘩啦的大雨點,足夠讓他樂一會兒;翻箱倒籠把衣服拿出來檢視一輪,又馬馬虎虎嘗試重新摺疊,蠻有滿足感地消磨時間。 看著雞蛋仔把地氈變成撒哈拉沙漠,認真地安排動物位置,有倫敦巴士、小火車,還有吞噬斑馬的藍鯨、襲擊媽媽腳趾的海豹…….沒有也不需要合理的解釋,他的想像世界就是無遠弗屆。他投入沙漠賽車自得其樂,我也不無感慨,始終雞蛋仔不太說話加上獨立的性格,沒有玩伴也無損雅興。我只是一個旁觀者給他拍照片,間中說些生字詞𢑥希望能輸入腦袋,觀察他玩耍彷佛也是言語治療居家訓練的延續,讓我有點緊張。 面對近月的社會衝突,意識到自己指尖發麻,大概因為情緒壓力到了樽頸,身體本能地煞停一切感知反應避免跨倒。 自去年搬家開始我總是風塵撲撲,年初這「撒哈拉沙漠」是沙塵滾滾的裝修工地,抱著雞蛋仔細小的身軀,母子蹲在紙皮上吃飯盒。之後不是擔心他的心智發展、就是為了媽媽和老公的急病煩惱,處理好健康問題就輪到學生有情緒困擾。工作案子一個接一個,沒有什麼時間消化沉澱,連出版書籍也是輕輕帶過。面對近月的社會衝突,意識到自己指尖發麻,大概因為情緒壓力到了樽頸,身體本能地煞停一切感知反應避免跨倒。 隔了兩天真的收到一枚幸福小籖,剛拆信封已忍俊不禁,兩隻大字「放慢」! 在這個壓力關口想起一位個子嬌小的朋友,她經常去日本朝拜搖滾樂團,形容人生寄託就只有追星,不熟識她會以為這是無聊迷失、頹廢人生,認識久了倒覺得她是大智若愚看破紅塵。每逢新年她都會親手製作幸福小籤文送給身邊的朋友,忽然想找她指點迷津,究竟該如何面對一浪接一浪的考驗。隔了兩天真的收到一枚幸福小籖,剛拆信封已忍俊不禁,兩隻大字「放慢」! 附帶的親筆字條提醒我,有時候不需要太過加油,慢慢來就好了!容許時間休息整裝待發,才可以完成更艱巨的任務。在這颱風之下,大家都回家暫避風雨,身心得以喘息。既然老公可以倒頭大睡,兒子又自我陶醉,那麼我也應該放慢手腳容讓自己放空一會吧!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寫作初心為親子

  剛過去的書展對我來說,又是一個新開始,因為我出版了一本關於過去工作經驗的書,叫做《懲教家鎖 父母遺忘的邊緣孩子》。 不過為了暑期實習學生疲於奔命,加上社會動盪心情大受影響,一直沒有心思宣傳自己的著作,反倒是朋友們記掛着主動問起來,請容許我在今期專欄花少少時間,分享寫這一本書的初心。 托朋友的大鴻福,讓我有機會實現了寫作的夢想,當初人家問我想寫什麼時,我卻一臉茫然未有具體構思。反覆琢磨之後發現,照顧雞蛋仔的日常裏,總會摻著以往在懲教署工作的零碎片段。尤其當雞蛋仔越來越大,脾氣越來越臭,甚至近半年開始懷疑他有特殊學習需要,一切一切都令到我心情大起大跌,親子關係時而緊張時而親密,拉址之間又想起從前的服務對象。 很多犯了法要守行為的年輕人,他們的父母都會哭訴在幼稚園小學階段子女是非常聽話乖巧,但是升中之後判若兩人,突然變得反叛,完全漠視父母的存在。我在旁邊觀察抽絲剝繭,倒覺得大部份青少年沒有基因突變,反而是家長未能同步成長,一次又一次錯過了與小朋友接軌的時機。 沒有一條公式可以成就完美親子關係,這就是一條定律,所以每個小朋友都需要父母謹慎的觀察、有質素的陪伴和真誠開放的溝通。 沒有一條公式可以成就完美親子關係,這就是一條定律,所以每個小朋友都需要父母謹慎的觀察、有質素的陪伴和真誠開放的溝通。面對兩歲第一個反叛期,雞蛋仔有很多古古怪怪的行為去挑戰我的底線,正如當日面對的年輕人,總會試探權威,作為媽媽該如何吸取教訓?這本書記錄了很多工作故事,不單單是給家長讀者,也是整理經驗給自己一個警惕,在探索親子路途上避免一些冤枉路。 照顧雞蛋仔的日常裏,總會摻著以往在懲教署工作的零碎片段,成為了新書的材料。(彭梓雅提供) 書展之前接受過一個訪問,記者想我介紹一兩個印象深刻的故事,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未能拿定主意,因為每個人物都有血有肉,年輕人的剖白、和父母之間的衝突場面,又或者默默流淚的父親、漠不關心的母親,彷彿活現眼前卻又難而理解體諒。. 我為這些家庭感到無奈,有一篇故事叫彭美麗,關於一個成長於老夫少妻的家庭裡美麗的女孩。她媽媽一早離家出走拋棄了老頭子和骨肉,迫使她失去童年、要早熟、要堅強,但再多的生活磨練也補償不了對婚姻單薄的理解。我最後一次見她的時候,才二十歲已經是一位單親年輕媽媽,生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她沒有拋棄自己的骨肉,但我也很感慨小生命會否也失去童年被逼早熟?當時候我還未是一位母親,未能切實體會她的窘境,現在回想起來香港還有很多父母家庭需要支援,如果寫作可以引起更多人重視親子關係,那麼就沒有辜負寫作的初心。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