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為家中長者抵擋假新聞攻勢

信不信由你,但我的家近月並沒有因政治分歧而撕裂。無論是老婆、繼父、已魂歸天國的媽媽、老婆弟弟與弟婦全都是政見相近。我甚至可以說,我在家中已算是最相對地(再重申,是相對地)接近中間路線的一個。 不過,我知道我已算是較幸運的一個。近月,我時常聽到有家庭因世代之間政見不同而爭拗不絕的故事。最嚴重的例子會牽涉到年青一代搬離父母的家或暫時不再與長輩見面,但較常見的就是家中各方盡量避免提起政治問題。這的確會令爭拗少了,但就變相把溝通渠道堵塞,令大家的立場更僵化。 政權與其盟友瞄準了長者的保守傾向及他們慣性地看某個時常被批評為偏頗的某電子媒體新聞與時事節目…… 為何長輩會較多是反對反送中運動?無可否認,在全球各地,每次有社會前衛議題,較年長的多年來都是較保守的,因為人越老就越不想個世界有改變。但反送中運動令不少長者反感的其中一個重要理由,就是政權與其盟友瞄準了長者的保守傾向及他們慣性地看某個時常被批評為偏頗的某電子媒體新聞與時事節目,然後不斷以短訊程式發放假或以偏概全的新聞、消息和影片。看了這些東西的長者很容易就會開始相信整件事是個策劃精密的外國勢力大陰謀、亦拒絕相信警察曾濫用暴力。 個人認為,面對着這個情況,大家不應純粹為了避免衝突而不與長者討論近期香港發生的事。大家可以政見不同,但至少都需要確保長者的看法不是被假或以偏概全的東西蒙蔽、而是有事實基礎的。 就此,我觀察了不同親友如何處理這問題,看到以下類別: – 面對面傾談:如果你是一個像社工那樣苦口婆心的人,與長者有耐性地討論局勢、把他們的錯誤理解逐一溫柔地澄清或許是最有效的方法。如果是做得好的話。面對面傾談仍然是人類最有效的溝通方式,一定比總是有距離的短訊溝通模式有效。不過,如果你耐性有限,面對面溝通就可能會弄巧反拙,把分歧更加放大⋯⋯ – 幫長者篩選及刪除假或誤導性訊息:這個是必須要做的動作,否則長者很容易被洗腦。一旦被洗腦,就很難再與他們講道理。 你自己都要小心,不要為了達到長者於自己政見接近而夾雜一些支持自己政見的假或誤導性消息和未經核實的陰謀論。 – 為長者安排看一些較全面、可信的媒體與訊息:這個表面上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很多人沒有這個耐性去為長者有所安排。不過大家要記住,如果你不去提供正確資訊、就自然會有另一些無知或別有用心的人填補這空缺,把假或誤導性消息發放。另外,在安排較全面、可信資訊給長者時,你自己都要小心,不要為了達到長者於自己政見接近而夾雜一些支持自己政見的假或誤導性消息和未經核實的陰謀論。這樣做不但是不道德,而且如果被發現更會有反效果。 – 動用孫兒:長者通常都特別疼惜他們的孫兒。如果孫兒們能與長者討論他們為香港站出來的體驗與看法,這是長者最有機會會「入耳」的情況。 總言之,有些東西是避無可避的。如果大家因為怕爭執而不與長者討論香港局勢、不帶領他們遠離假或誤導性消息,這只會隨着長者被政權與其盟友洗腦令家中的長遠撕裂更嚴重。 大家已領教過我們行政長官不正視問題根源為香港帶來的重傷,我們在家中處理與長者因被誤導而成的政見分歧,亦不應效法林鄭月娥徹底失敗的那一套吧。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蝙蝠俠攀高牆

等候雞蛋仔下課時,其他家長帶着SEN小朋友在等候上訓練,中心有些玩具提供讓孩子消磨時間而家長有時候會聊聊天交流心得。不過最近的政治氛圍讓人神傷,連穿衣服顏色都可能被批鬥,家長之間的互動明顯減少了,大家都低下頭自顧自滑手機。 孩子嘻笑聲中有把突出的聲缐,他大概五歲,跌跌撞撞口齒不清地嚷著要母親陪他玩,不靈活的小手疊了一堆積木,興奮地訴說劇目:「媽媽這裏有高牆攀不過去,不過不要害怕!」另一隻小手飛來蝙蝠俠人偶,:「因為有催淚彈,澎一聲,倒了!」蝙蝠俠直衝過去把「高牆」推倒了,孩子也手舞足蹈向母親邀功。那一刻附近的家長都掦一掦眉,我本能地向倒下的積木望去,迎來那母親的視線,四目交投百感交集,又靜靜的低下頭滑手機了。心裡無限惆悵,無論你的政見立場,只要是香港人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家長也是一般老百姓,也會埋怨這類不合作運動,特殊教育需要的小朋友特別需要穩定治療和訓練,舉例自閉症的孩子習慣用一條路線回中心,但快閃堵塞行動逼使他們改變路線或放棄一節訓練,這種改變已經令到家長和孩子神經崩潰。而且這些孩子未必能充分表達對各方暴力的理解和感受,家長們都憂慮如何支援、如何解釋。這一切我感同身受,雞蛋仔的訓練進度也受過影響,望着電視新聞他會皺眉頭說「Oh No」,我也感到焦躁不知如何是好。 我一直都沒有駁斥或者為辯解,反正大家都有言論自由獨立思想,不一定要立場一致才可以交流,而且有些人只看標題不看內文,解釋可能會被人越描越黑、斷章取義。 但是,我沒有發出怨言,於是乎一些所謂「藍絲」覺得我不配為人母,質問為何身受其害仍然盲目偏袒示威者,概括認為社工都是滋事分子、理想主義者,不支持警方就等於縱容暴力升級,甚至是背叛前紀律部隊的同事。我一直都沒有駁斥或者為辯解,反正大家都有言論自由獨立思想,不一定要立場一致才可以交流,而且有些人只看標題不看內文,解釋可能會被人越描越黑、斷章取義。不否認我傾向保護年輕人及兒童,因為這裡不是葛咸城,沒有蝙蝠俠支持,年輕人都是未孵化的小雞蛋,你可以批評他們好勇鬥狠為了理想犧牲社會穩定,但我們這些大人又做了什麼去建設他們的未來?混亂的教育制度、不公平的人口政策、不合理的房價,還有,當你認為示威拖累GPD時又有誰跟進幾年前已經嚇人的堅尼系數?(我指貧富懸殊、跨代貧窮、向上流動性停滯。) 過去兩個月的混亂,為本來弱勢的社群帶來更多的困難,所以我同意勇武抗爭者極端暴力帶來破壞,我反對一切暴力當然也包括黑社會私刑及多宗警察濫權的指控。我更加遣責這埸混亂的源頭,那股政治暴力,今日我緊張兮兮為孩子安排治療和訓練,就是希望他將來能夠順利融入社會,但是廿年後的香港已經沒有一國兩制,沒有青山綠水,沒有中華白海豚,這個將來會有更多劏房、更少社區資源協助弱勢兒童、更多不公義,這不是我的願景。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20分盼「博」入華仁小學 搬去14校網增派位勝算

問:小兒今年升讀K3,2019年9月將要報讀小一,本身是16校網,如第一輪自行落空,將會搬去14校網。天主教,男仔,心儀番禺會所華仁小學,其次為丹拿山循道學校和北角衛理小學,擔心得20分報華小只屬陪跑代價大,令之後失去1-1-1的北衛和丹循的叩門出路,請指教。 答:番禺會所華仁小學雖然有直屬中學香港華仁書院「加持」,前兩年在14校網、11間小學中卻只排第7,一來可能是「齋校」(男校),二來近年華仁轉直資新聞多,影響排名,但華小畢竟是傳統名校,排名第7,20分仍要「博」才有機會入。如果華小是你的心儀小學,理應全力申請,就算自行落空,搬去14校網用1-1-1來博大抽獎以及叩門。至於北衛和丹循就算你自行階段申請也只得15分,成功機會也不大,跟着的大抽獎和叩門機會不比華仁高。「代價」是需要搬屋,但如果華小是你心儀小學,搬是唯一能增加派位勝算的選項。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高溫暑假 (下)

香港天氣仍是很熱、很熱﹗ 轉眼又到了周末,暑期活動仍然停不了,這次是與畢業生和家庭的活動,我的慈善教育基金申請到免費門票可讓40多個基層家庭到樂園遊玩。眾所周知,這個樂園消費甚高昂,所以眾家庭都期待著這個能一家人盡興的暑期活動,畢竟孩子們愛卡通式的夢幻遊樂經驗,但是這個不一樣的周末,元朗,這個小鄉鎮又成為另一次示威者與警方對峙的場地。這一回,更是加上甚麼黑社會的勢力,聽到也不禁想昏暈過去。謠傳又再一次滿天飛,還説這一次是背水一戰,非常重要。不止全港市民情緒上非常繃緊,在其中的元朗居民更是高度戒備,不容有失,據我所知不少鄉民都紛紛叮囑家人不要外出,以策安全。 我還要為40多個家庭都會退出,不參加這個暑期活動,但是意料之外,只有三個家庭因香港現在有點亂,所以一早回鄉「避難」,活動前幾天他們已經通知我不要門票了,這樣也好預早通知,好讓我盡快通知其他家庭補上。另一方面,我也逐一提醒家長活動及交通注意事項,順道也問問他們是否有憂慮。 住在鄉村中的人,自有他一套生活哲理,似乎他們深明村中文化,鄉村裡都是守望相助的,反而他們並不畏懼,現在還可以到樂園遊玩,更是一舉兩得。因為元朗區又成為「戰地」,留在家中閒著沒事做,倒不如外出去玩。這種心態倒也不錯,有時候承受太多壓力,往外呼吸一口清新空氣,沉澱一下、 鬆弛下,未嘗不是好事。當然在交通上,我也逐一提點家庭,他們都明白要是早一點回家,或是晚一點回家避過一些情況,就能安全到步了﹗ 到樂園的日子,我沒有選擇的權利。事到如今,我只好人在樂園、心在元朗,在樂園裏盡心盡力照顧各個家庭,也不時留意即時新聞,緊貼著元朗的情,然後把最新的資料,讓有需要的家庭能一一掌握元朗的情況,最後過了黃昏,我也帶著疲累的身軀,與最後一個家庭互相祝福道別。  在回家的路上交通並不順利,事實上不少公共巴士、小巴、鐵路都只是提供有限度服務,好不容易才回到元朗錦上路,在道路上 充塞著不少閃著詭異藍燈的警車,這種氣氛絕對不是我認識的鄉村風味。身軀仍然疲累,帶著沉重的心,安靜地回到家裏。 香港的天氣越夜越熱﹗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用耳朵聆聽世界

嬰孩的聽覺發展在母體內五個月便發展完成,所以利用聽覺感官去探索世界是理所當然的事。不用多說,聆聽能力高的孩子在學習上,特別是學習語言上有一定的優勢。因為不同的語言發音都有其獨特性,如果能夠清楚辨認出這些分別的話,對學習一個新的語言會有很大的幫助,而且對於發音準確度,也有相當的益處。 如何進行聆聽探索呢?最簡單就是由身邊的家人開始,當有家人在說話的時候,我們可以特意提醒孩子,要注意誰在說話。他們說話的特質是怎樣的呢?是大聲還是細聲?距離很遠,還是距離很近?甚至可以說出他們的情緒是怎樣,是平和的?興奮的?還是其他的? 透過音樂聆聽學會感情的表達,會有助於日後作文時抒發對事情的感受。 接著,我們可以跟孩子一同聆聽音樂。在小朋友的世界裏,他們經常會接觸到不同的音樂。兒歌一般來說節奏會比較輕快,而搖籃曲則會較為温和,音量亦都會有所不同。如能配合身體的動作,可讓孩子感受到不同音樂所表達的感情也不一樣。透過音樂聆聽學會感情的表達,會有助於日後作文時抒發對事情的感受。 此外,我們也可以透過不同的大自然聲音教導孩子認出不同聲響,例如:運用以動物為主題的玩具或互動書籍,幫助孩子認出不同動物的叫聲,進一步讓他們在分辨聲音時能夠更仔細。對於日後學習拼音,又或學習其他外語的時候也有所裨益。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如果一個抱抱就能保護你

很奇怪,女兒小時候我鼓勵她看書,不大看電視,到她弟弟長大讀小學了,我反而很「縱容」,不但給弟弟看電視,而且專給弟弟看他最喜歡的打打殺殺超人劇集。弟弟讀小學一年級了,懂了一些字,每每自己翻閱我珍藏的八十年代復刻版《龍虎門》,一頁一頁,手不釋卷,如癡如醉。故事劇情似懂不懂;拳腳交加,飛腿踢斷大樹,則看得眉飛色舞。書中文字,不知認得多少,每遇疑難,即追着父親大人細問,這個字和那個字怎生讀法,問的,都是招式名字。過了一段時間,降龍十八腿、電光毒龍鑽等招式,倒背如流,琅琅上口。 會使出毒龍鑽的弟弟也要抱抱 弟弟喜歡看超人影碟,看至廢寢忘食,不時惹來母親大人責罵。他總是一臉委屈,目光投向我求救。每遇這樣的情景,我總是張開手臂,讓他撲進懷內,然後給他一個緊緊的擁抱。 那意思就是:「不用怕!不用怕!爸爸在這裏!」孩子媽媽這時候就會狠狠地瞪着這個為老不尊的孩子爸爸。 弟弟經過這樣的栽培,潛移默化,平時喜歡一邊幻想前面站着許多壞人,一邊對着空氣揮拳踢腿。見此,媽媽在生氣,爸爸在壞笑。弟弟知道,遇到緊要關頭,爸爸自然會給他一個抱抱。他自自然然也懂得,任何人遇到緊要關頭,都要給對方一個抱抱。所以,當父親大人被母親大人喝罵「又食糖」或者「肥死你」時,弟弟總是第一個撲出來,張開雙手,給我一個最大的抱抱。那意思就是:「爸爸,不要怕,萬大事有我!」 30年前的天安門和今天的香港 那天,一家人夜歸,將軍澳一帶,示威的年輕人未散,氣氛惶惶,怕的是警察。回家,讓弟弟先睡,然後關好窗戶,以防第一千八百零一個催淚彈的硝煙潛入屋中,擾人清夢。我打開電腦,和女兒看了一齣西班牙神秘電影。內容講述一個女人在雷電交加的一個晚上,透過一台舊電視跟30年前一個男孩進行了視像通話,女人知道那男孩即將遇難死去,她必須事先警告那男孩…… 女兒愈看愈怕,忽然說:「爸爸,保護我!」 我心裏一陣感觸,望了望電腦屏幕,又望了望窗,最後只能給女兒我所能給的最大擁抱。如果一個抱抱,就能保護孩子,我願意給無數個這樣的抱抱。 那是一齣關於時空穿越的神秘故事。現實上,30年的事,好像也貫穿了。一群年輕人上街,然後官方給了「暴動」的定性;有子彈,有絕食,有眼淚,有血;那邊的毛澤東的畫像被潑墨,風雲色變,這邊的國徽被塗污,硝煙鎖城;孩子吃不飽,媽媽躲在家裏為捱餓的孩子哭;然後一個月過去,兩個月過去,官方沒有回應,年輕人沒有撤走;那些嘴臉,那些罪名,然後一堆搜捕,一堆出走,一堆文過飾非,一堆倒果為因,一堆嫁禍栽贓…… 如果30年前的天安門,給年輕人一個抱抱就能平安的話……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有人要和王師奶競選教育局長

2012年1月,王師奶寫過一篇名為《假如我是下任教育局長》的文字,一看題目就知是搞笑之作。局長由特首委任,怎會黃袍加到牛頭角師奶身上?無咁大個頭,唔好戴咁大頂帽,小婦人就算懵到上心口都唔敢接棒喇!王師奶當時提出兩點政綱:一、廢除教學語言微調政策,學校自由選擇用中文或英文,或中英文教書,因為學校辦得如何,「睇公開試成績就無所遁形,點吹牛都係廢噏」;二、廢除通識科,因為「中學生常識有限,講通識未夠斤両」。(不容否認,而家學生常識基礎穩了好多,老師的教法也成熟了好多) 時光荏苒,小婦人提出「假如」政綱時是2012年,是後曾蔭權時代,是後孫明揚局長時期,是下任特首爭到頭崩額裂、各出陰招放毒蛇時刻,王師奶竟然唔識死開此玩笑。但這兩條政綱確是小婦人的真心話,即使7年多後的今日都「初心」不改。及後真命天子吳克儉出現,小婦人這「假如」美夢雖然幻滅,昔日政綱卻永存心中。5年時間話長不長,話短不短,吳局長從輕飄飄上場,到沉甸甸落台,香港教育也經歷了不長不短的一劫。 王師奶偶然看到一個名為「牢騷總集」的網站,當時內有一篇《支持師奶》的文章(原文刊於2012年1月),事關「師奶」,當然關注一下。不看還可,一看受寵若驚。作者說假如他是特首,一定禮聘王師奶出任教育局長,原因是小婦人曾經講過「是好高騖遠的高官玩死班中學生,玩死班阿sir同miss」。一句戲言就可以獲委任為教育局長,牙唔牙煙啲吖? 斬釘截鐵話畀呢位「假如特首」知,小婦人自知頭小,戴不起這頂帽;第二你太輕率,這樣兒戲去委任一位問責官員,證明你好hea。賢臣擇主而事,王師奶唔會揀你。 作者筆鋒一轉,話要同王師奶競逐下任教育局長,還列出政綱: 1. 恢復五二三學制,廢除六四學制。 2. 恢復升中試、會考、高考,取消無價值的三級系統評估。讀書而已,不是為提高學校虛名跟人比。 3. 中小學的中文科恢復範文教學,文白比例九比一,文言文要求全部背默。 4. 取消鑽牛角尖的中文聆聽卷及鼓勵吹水的說話卷,跟讀寫聽卷疊牀架屋的綜合卷也要廢止。 5. 取消無意義的教師發展日、進修時數軟指標。 6. 取消鸚鵡學舌的集體備課、觀課等活動。 7. 取消多此一舉的語文基準試,要信大學。 8. 取消3年發展計劃、外評、自評等浪費無量紙張的對教師不友善活動。 9. 取消國民教育、愛國教育等洗腦活動,堅決捍衛中國歷史科神聖不可動搖的地位。 教師眼中的教育改革 蒙這位作者(是一位教師)抬舉王師奶為競選對手,小婦人知道自己有幾多斤両,亦珍惜羽毛,不蹚這潭渾水。 既然不參加競逐,不妨口痕三兩句:如此政綱格局太小,細眉細眼,就算真係做咗教育局長,亦不外如是,唔好得過吳克儉幾多。第三條文白九比一恐是筆誤,文九白一,仲要全部背默,攞命咩!第七條要諗諗,當然要信大學,但大學有時會走漏眼,有中大出身的立法會議員連Best和Breast都唔識分噃。第八條就真係勞民傷財,而且是大龍鳳的居多。第九條唔敢講,因為幼承庭訓,不准公開談政治。 這位老師好瀟灑,政綱列完,最後以「春秋大夢發完,準備上課,繼續無效益的工作」收筆。真高人也。  

詳細內容

辣媽CEO:做和子女一起成長的父母

今日我不管出席講座,或者任何公開場合,甚至和業務拍檔的會議,我都會帶着大小T兩姐弟出席。不要笑我賣花讚花香,他們的舉止行為修養談吐,都獲所有前輩叔叔姨姨哥哥姐姐讚賞。作為母親,沒有比這個更令我驕傲的事。 除了要多謝大家對二人的厚愛,更要感謝大家的包容。他們始終年輕,社會處事待人接物各方面的經驗還淺,其實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所以更希望得到的是各位的指正和指教,不吝賜教! 各位異口同聲的讚賞,紛紛問他倆如何被教導。這問題一直有人問,我一直都回答是我以身作則做榜樣的身教。可能這幾年間,不管人生還是事業都經歷了很多,算是茅塞頓開還是頓悟?我相信能夠和子女有如此親密、亦師亦友、溝通無阻、互愛互諒的親子關係,是因為我不只陪伴他們成長,還和他們一起成長! 講起來,應該歸功我阿媽。因為我的童年成長,切身體會到身不由己的有口難言:被阿媽打着愛的旗號,理所當然地操控;還有食鹽多過你食米,所有決定都由阿媽來決定。我不止一次咬牙切齒發誓,他朝有日我若為人母,絕對不會重蹈我阿媽的覆轍,定必誓死捍衛子女的選擇權利和做自己的自由。 努力做孩子榜樣 為何不獲欣賞 直至做了媽媽之後,我才知道說到做到,原來是多麼的困難。講權利,有可能不講義務嗎? 講自由,可以沒有尺度嗎?權利和義務之間的平衡,自由應如何收放拿揑,全都是藝術!又要因應每個孩子天生的獨特性格,和不同年齡階段的學習吸收能力來因材施教,談何容易? 我很努力地為他們做榜樣是事實,但很多父母亦一樣很努力地拚命地為子女們做榜樣,但為什麼沒有和我一樣,得到子女們的欣賞讚賞?我相信絕大部分的父母,都和我一樣愛子女,但為什麼沒有和我一樣和子女的關係愈拉愈近,相反愈走愈遠? 我終於想通了,是因為父母沒有和子女一起成長。 我們的育兒觀念,很受自己的童年如何被教育,潛移默化地受影響。原生家庭的環境,對子女是永不磨滅的烙印。到自己成為父母時,不是想不想的問題,而是控制不了,然後拿出來依樣葫蘆,成為了自己教育子女的方針原則。簡單一點來說,就是使用完全過時的思維方法去教育未來新一代。 真正夏蟲不可語冰,愈努力去教,就愈教不好愈壞事。 過時思維 教不好新一代 教育,不管什麼角色關係,要教得到又要教得好,宗旨只能是教學相長。美國最傳奇的大學籃球教練John Wooden,有一本以這句說話為題目的書You Haven’t Taught Until They Have Learned。要令到子女接受我們的教育教導,做父母的,就要放下昔日既有思維包袱,因應孩子的成長速度、思想和接受程度,和子女們一起成長,一起互相學習。 一家人沒有化解不了的問題,但首要是愛得其法,還有愛得其所。    

詳細內容

永明的天空:守護未來

Happy PaMa的爸媽朋友們,8月了,6、7月到現在,你快樂嗎? 我相信無論你是60後、70或者80、90後,在這段時間裏,實在難以形容自己的心情吧?那種難過和不安,在港也好,在外地也好,都跑到心坎裏,揮之不去。 友人向我說,這段日子看時事直播的時間,都超過了以前看英超賽事直播的總和,對着電腦、電視、手機,很想知道更多;最揪心的,是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啲咩」……一提起「唔知可以點」,眼淚就湧上,一幕幕畫面閃現,有時更是徹夜難眠。 從事教育工作幾十年,暑假是唞氣換氣的時候,今年卻例外,因為就算外遊也會放不下這個小城。心有戚戚然,就會思前想後,美景良辰,無法消受……結論是發現自己對這個地方的感情是那麼深,明白到孩子們那種追求與堅持是這麼單純和直接,原來心裏真正放不下的是他們,而他們就是你和我的未來。 有人在聽卻沒有真正聽到 1960年代的獅子山下,許多人都是憑藉艱苦奮鬥,永不言棄,透過靈活變通,養活了幾代人,努力建立國際信用和聯繫;21世紀的香港,年輕人對過去以「搵食」為主的物質價值取態十分懷疑,身分認同卻依舊是這個吃四方飯的地方,透過網絡,彼此聯繫,甚至超越地限;然而,就在這光速的網絡世界,你會發現平行時空像是存在,一如Simon & Garfunkel的名曲 The Sounds of Silence中有一句:「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有人在講話卻不是真正說話,有人在聽卻沒有真正聽到,彷彿彼此活在平行世界,然而卻又同坐一條船。網絡相同 的直播,竟然有着極不一樣的結果。令人滿腦子問號,拋下一句句:「咁都得?有無搞錯?」 意願夠強 方能成事 前人種樹,從未放棄,今天,我們可以丟下他們不顧嗎?實在愧對前人曾經胼手胝足的付出和努力。有位前輩曾對我說:「意願夠強,方能成事。」各位爸爸媽媽要好好努力守護喔,只要有信心,未來就是無限可能……有首歌叫《香港地》,說中了這份深情,實屬加油之選:「唔理事情有幾困難,環境有幾亂,你都仲係我屋企。之前係,而家係,將來都係。同熱愛這遍土地,大家刻骨銘記,愁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 作者簡介:擔任管理工作超過廿五年。認為孩子的發展有着無限可能,透過不同的互動經歷與自我追尋,就能找到幸福。 文﹕楊永明(保良局陳守仁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4期]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短暫的「分離」

此時此刻,我正獨自坐在倫敦Convert Garden的一間咖啡室內,一邊聽歌一邊打稿,再呷一口Earl grey,享受着這刻寧謐的時光。對上一次真正享受屬於我自己的私人時光,大概已是未生MJ前。 媽媽倫敦讀書 暫別兩周 今次由於我要來倫敦上兩星期課,婆婆只好自告奮勇幫我照顧兩隻嘩鬼,好讓我能專心上課,順利畢業。MJ自出世而來,也是由我一手一腳湊大,所以感情也特別深厚,4年來我從未有一天離開過他,今次要去倫敦上課,我需與他分離兩星期,坦白說我真的擔心到輾轉難眠,怕他適應不來。於是我早在兩個月前開始為他做好心理準備,買機票後隨即跟他說媽媽兩個月後要去英國讀書,要剩下MJ跟婆婆、公公及弟弟一起,他聽罷即時大喊,嚷着為什麼我不帶他去,當時我緊緊的抱着他,看着他哭成淚人,我的眼淚也直流,明白他的感受。一個月後我又再提一提醒他。我問他你記得媽媽一個月後要去哪裏嗎?他說去Auntie Vivian(我英國的好友)的家,那媽媽去做什麼呢,是不是去玩?他說媽媽要去讀書,那媽媽可以帶MJ嗎?他再一次撲到我身上,抱着我問我可否帶他去,未幾我倆再一次相擁而泣,臨出發前兩星期,我又再重複以上的問題,這一次他明白媽媽去讀書,不能帶MJ,然後抱着我,如泣如訴說他會很想念我,我也跟他說我無時無刻也會想念他。 小朋友也要有心理準備 臨出發前的一星期,反倒是MJ每天也問我是不是明天就要坐飛機,他跟我說他真的很捨不得我,我告訴他如果他想念我,可以畫畫給我,待我回來後我看到他的畫,便知道他有多想念我,他好像半知半解似的,不過再沒有哭了,感覺好像成熟了一點。 好了,臨行前,我們再一次擁抱,他問我可不可以哭,我說當然可以啊,不開心當然可以哭,他說他盡量哭一天,再等我回來。 兩星期快要過去,婆婆說他真的只哭了一天,現在只是每天問婆婆媽媽何時回香港,每天在日曆上倒數。有些朋友問我為何兩個月前便告訴他,讓他兩個月前便開始難過,相反我覺得小朋友其實也要一些心理準備,他們不懂得用言語表達,不代表他們不會擔心,小朋友也有情緒,他們最擔心的莫過於父母離開自己,但當他們知道爸爸媽媽只是離開一陣子,之後會回來接他們,這樣他們便可以容易適應短暫的「分離」,特別對我MJ,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可以讓他的感覺沉澱,更容易過渡。不過,原來我的假期快要畫上句號,實在捨不得!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