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明言:「豬」事大吉

新年伊始,敬祝讀者們新春快樂,諸事大吉。適逢己亥豬年,願小朋友們如可愛小豬般聰明伶俐、乖巧靈動。 啟發孩子好奇心 說到豬這種動物,大家對牠有太多偏見,首先「豬咁蠢」這句話絕對冤枉,據研究指,豬的智商在動物界名列前十;至於「邋遢豬」的稱號也是我們對豬的誤解,小豬之所以愛在泥巴打滾,只因牠的身體缺少汗腺散熱而已,其實豬十分愛清潔。說了諸多豬知識,最想說是孩子們天生「諸事八卦」,因此,教育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啟發孩子對身邊事物常存好奇心,而且樂於主動尋問。 好奇心分不同面向 天體物理學家馬里奧·利維奧(Mario Livio)提出好奇心可分為不同的面向。 當我們遇到不符合已知情况的事情會感到不安,並期望透過了解消除內心的不愉悅,這種好奇心叫做感知好奇(perceptual curiosity)。就如歐洲人在18世紀發現澳洲前,長久以來均以為天鵝只會是白色,直到他們在澳洲見到黑天鵝,才引起人類的好奇不安和對新事物的尋求認知。 另一種好奇來自我們內心的無聊狀態,稱為多變性好奇(diversive curiosity)。這好比時下網民在互聯網討論區遊逛,他們未必有特定的原因而搜尋瀏覽,掃刷手機Time killing可能只為滿足內心不確定的好奇。 還有一種在愉快狀態下發生的好奇心,來自人類與生俱來對未知事物的尋問和對改進人類生活的原始動機,稱之為知識性好奇(epistemic curiosity),例如我們會期望透過研究治療各種不治之症,也希望探討宇宙何去何從等。 孩子每事問 家長點回應? 孩子的好奇既是與生俱來,也可以培育。家長們,當孩子天真提出很多的「點解……?」,我們的回應可能是「因為A所以B」、「總之係咁」、「唔好問咁多」、「可唔可以遲啲先問」。家長的回應每天都在影響着孩子的好奇心成長,重要的不是我們回應的內容,而是回應的態度,家長有把握每次機會鼓勵孩子自主尋找、滿足心中的好奇嗎?家長又有否讓孩子覺得問題的答案有很多可能呢?更關鍵的是,家長能否讓孩子感到你也渴想解開心中的好奇。 說了這麼多好奇,我也好奇你是否想知道「好奇」是什麼?如果你是一位好奇者,推介大家看看利維奧的作品 Why? What Makes Us Curious,祝願家長們和孩子一起諸事好奇。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紅封包的祝福(上)

「恭喜發財,利是逗來」,當我是小孩子的年代,這個順口溜是最流行的。 很小的時候,我已經喜歡紅封包,廣東人都叫它做「利是」,最初我喜歡它不是因為內裏是金錢,而是看到新簇簇的利是封,封面上有著不同的圖案,而所有圖案總是歡歡喜喜、美美麗麗的,有的像是一幅美麗的畫,有的是獨特的民間藝術一様。當時不會怎麼分析,只是純粹欣賞它的美。到了懂事一點,知道紅封包入面是金錢,老實說我也就更加歡喜了,因為小時候沒有多餘零錢去買小吃,就只有新年這個時候可以討得利是錢,且媽媽也讓我們小孩子放縱一下,任意去買一些喜歡的小吃。當時就已經有魚蛋出現了,還有咖哩魷魚, 這種小吃有點「名貴」,真是新年才有一點利是錢去買來吃呢﹗ 「利是」 本來是長輩們給後輩的一份祝福。一封紅包寓意一張紅紙利利是是,祝福新的一年事事美滿順意, 但是金錢是能將萬事萬物改變的。原本充滿愛和祝福的紅封包,內裡有了錢,紅封包更是變得相當重要,絕對不單只是一個祝福。 媽媽又坦白地說:媽媽不能全部利是都給你們,因為媽媽和爸爸都花了很多金錢去封利是,知道嗎? 看得出媽媽向我們說項的時候,是帶著一點歉疚。 記得媽媽在每一次到親友處拜年時,都會事先吩咐我們兄弟姊妹各人,一收到利是必須要交給她。因為「它」很貴重,絕不能遺失,於是每次當我逗得利是,我都乖乖的送到媽媽面前,每次如是。然後過了好幾天,家人都不需要去拜年了,媽媽又認真又溫柔地跟我們說,利是總是一些帶給孩子們好運的零錢,拿去給你幸運的利是錢去買點東西吃,吃了讓你健健康康、利利是是…… 媽媽不忘給我們一些祝福。接著媽媽又坦白地說:媽媽不能全部利是都給你們,因為媽媽和爸爸都花了很多金錢去封利是,知道嗎? 看得出媽媽向我們說的時候,是帶著一點歉疚。 我覺得媽媽很有道理,我也願意配合,只要媽媽笑,我也會笑了 對於一個基層家庭的孩子,也會明白爸媽過年很辛苦,賺錢不容易,卻要為過年關花很多金錢。現在爸媽都給我們一點利是錢了,對我來說,我已經非常心滿意足,於是拿著一點點利是錢就去買小吃了。我覺得媽媽很有道理,我也願意配合,只要媽媽笑,我也會笑了…… 對於這一個家,我是一份子,無論如何貧窮,只要大家整整齊齊在一起,我已經心滿意足!

詳細內容

在職媽育兒記:孩子的頭號粉絲

每年農曆新年的花車表演,許多小朋友也期待參予演出。大兒子哥哥去年也有參加花車巡遊,他不算有特別大的感受。今年再有花車匯演,他見到身邊的有朋友參加,他又湊湊熱鬧,再度參加。 哥哥看到我們在場支持,跳得特別投入,信心十足。(秦蓁提供) 其實哥哥不是天生舞者,跳起舞來手腳並不特別協調,但今年的舞步較去年難很多,他卻準確記得所有舞步。在預演、正式表演,哥哥都非常努力,花了很多時間,預先上網看資料、研究如何跳好各舞步,認真地排練,期望表演到最好的一面。 為了支持哥哥的努力,我化身成為他頭號粉絲,而二兒子細佬、細女妹妹則成為二號、三號粉絲 為了支持哥哥的努力,我化身成為他頭號粉絲,而二兒子細佬、細女妹妹則成為二號、三號粉絲。在花車巡遊公開售票的第一天,我晨早六時多已到尖沙咀排隊買飛,我覺得自己簡直是一位四十八孝父母,連二十四孝也不足以形容。不過,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原來有些父母早於凌晨兩時已經在排隊霸頭位了!六時多的位置,只能由天星碼頭排到買軟雪糕車的位置。 幸好八時正式發售門券時,我仍成功買到買到四張門券,好讓我和丈夫可以帶細佬、妹妹一起支持哥哥的演出。 我們這三個粉絲齊齊支持哥哥,看他巡遊表演。(泰蓁提供) 家人的支持對小朋友成長來說,真的非常重要。如這次花車巡遊表演,哥哥很重視我們的支持,他第一次向我們坐的觀眾席經過時,全神貫注投入舞蹈,並沒有見到我們。但到再跳第二次時,他看到弟弟妹妹在席上支持歡呼,妹妹、細佬更不斷大叫哥哥時,哥哥如突然上電般,跳得更有信心及更出眾,我們即拍爛手掌。 小朋友的成長過程中,父母及兄弟姊妹從旁支持十分重要,這不但能鼓勵能令孩子更投入,父母的認同感,亦有助他們建立信心。除了親身到現場鼓勵和關注外,即使父母因公事無法到場,一些小字條的鼓勵說話,也可以成為孩子的支持。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有着你便有着我

農曆年過後,有幾位社福界的朋友和社工來中心探望小朋友,剛好是合唱團練習,中心從門外至門內,走廊也推滿人,有的在找自己的樂器,有的正準備排隊入房間,來探訪的人對此情此景不禁想,當真有那麼多孩子喜歡音樂嗎?想借個洗手間用一下,打開門,見到一堆人在廚房內上樂理課,他們開始明白,為何地方永遠不夠用。 聽過合唱團的孩子真情練習,小孩子甜美的聲音加上我們的女神 BoBo姐姐的教導,令到幾位姨姨很感動,雖然不是什麼難度高的作品,但小孩子的童真永遠是真摯的。其中有位社福界的朋友,想和孩子們交談,問誰想答問題?他們想也不想立即舉手。 「你為何每個星期也堅持來中心?」 「你學了音樂後,會覺得有什麼不同?」 「媽媽或爸爸喜歡你學音樂嗎?」小朋友都踴躍回答。 眼睛不停轉,淚水也差點流出來,我鼻子開始酸起來 直到有一條問題:「如果明天起床,音樂兒童基金會消失了,你們會覺得點?」 他們立即安靜下來,過了一會,開始有小朋友答: 「會好唔開心!」 「會大喊一場!」 「去搵胡太番嚟!」 「會自己成立一間一樣的中心!」 朋友於是再問:「如果你哋可以再開一間音樂兒童中心,你地可以收錢,好不好?」 他們一齊說:「唔好!」 有小朋友說:「因為我哋都不需要比錢,點解要收人錢呢?」 另一小朋友接着說:「如果我哋收錢,呢份感情就無咗啦!」說時,眼睛不停轉,淚水也差點流出來,我鼻子開始酸起來,想不到八、九歲孩子會那麼老積,大人聽了也覺得窩心。 孩子來學音樂,除了增加音樂知識外,最重要是要增加他們自信心,不會因為家庭的環境而看低自己,同一時間,關懷家長的工作從未間斷,這是一個長時期的工作,因為關係要慢慢建立,家長和我們的相處,透過孩子學音樂的過程來見證,我相信,不要去計算回報,自然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我們堅持把工作做好,讓更多孩子有機會學音樂,就算中心有一天要消失,我們的愛和關懷永遠不會變,因為有着你便有着我,希望香港不再有學不起音樂的小朋友!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來自日本的第三者

  大家可能有留意到,我過往在這裏的文章都不時會有老婆畫的配圖。今次的性質有點不同:以下文章是我個人看法,老婆就會以配圖畫處她對事件明顯地不同的看法! 老婆與我多年來在處理家中大小事都十分一致,十分和洽。但近期,這份和洽出現了變化,因為有一位第三者出現了。這個第三者不是典型那些掀起感情瓜葛那種,而且按照世界各地不同的報導與評論文章。看來這人都是很多家庭中的第三者。 任建峰太太今次以畫作及就文章作「回應」,而不是平日的「和應」。 她來自日本,名字是近藤麻理惠。如果這樣說她的名,很多人或許會不為意。不過,我相信,大家應該有聽過她名字的英文、日文拼音,即Marie Kondo。對,就是那位教人執屋教到出暢銷書、出紅爆網絡串流影片節目的奇人! 老婆下「聖旨」,要牢牢地跟隨Marie Kondo摺衣服及把其放入衣櫃的方 我起初對她的殺傷力並沒有警覺,起初只是聽到老婆說在串流服務內看到Marie Kondo教美國家庭怎樣執屋的節目,說是很好看。當時我唯一的反應就是,看他人執屋有什麼好看?然後,我就讓老婆慢慢享受節目了。 就算我老婆說要開始用Marie Kondo方法把衣櫃逐一收拾,我還認為這是好事。始終,我們有些櫃(特別是儲存我衣服的櫃,因為我日常找衣服會弄亂櫃內的衣物)是可以執得整齊一點的。我見到老婆弄好第一個櫃的衣服時,除了覺得是正面地認為是好看的整齊,都沒有其他特別想法。 後來,有一次到了我要執拾洗了、曬乾了衣服入衣櫃,我就發覺「出事」了。原來,我那種以為新方法是「整齊就可以」的假設是「錯」的。老婆下「聖旨」,要牢牢地跟隨Marie Kondo摺衣服及把其放入衣櫃的方,如果不完全跟隨就不「收貨」。那套方法原來是有點吹毛求疵,還會為了一些根本不是令衣櫃裏空間感多了很多的美觀而把平時摺衣服及擺放衣服的時間拖長了不少。 為了頭家、為了家中的和諧,我唯有接受這個第三者 當我投訴說不願接受這方法時,老婆就說,如果不接受的話她或許會停止做其他家務。她說到這樣,我真的沒有什麼可說,唯有就範。其後我每一次投訴Marie Kondo,老婆都會呼籲我最好都是不要投訴、默默接受,因為以後都會是跟這方法去執拾衣服,不會有改變。 這令我感到,我們家裏已多了一個Marie Kondo,就算我怎樣不接受,為了頭家、為了家中的和諧,我唯有接受這個第三者!然後,我又不禁在擔心,執拾衣服已不是Marie Kondo方法的主要精萃,她那套方法的重點是盡量扔掉家中的各種物品。老婆與阿仔未來一年會為移居澳洲執拾、我雖然留在香港做「太空人」都會要搬屋。到時,Marie Kondo又會否令老婆與我(甚至阿仔)就應該保留什麼、扔掉什麼帶來爭執? 好了,我說多了,我都是回家跪玻璃算吧!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給前世情人

親愛的前世情人,你又在午睡了,夢見什麼讓你吃吃笑呢?媽媽真的很喜歡望著你,即時你還未會說話,但我也要重複又重複地告訴你,我有多麼的珍惜你、愛護你。 那夜,頭貼頭抱着你看煙花匯演,你忽然轉身捧著我的臉,認真地親吻我,那一刻,煙火也凝固了,讓我迷失於熱情和浪漫。那一秒,你爸爸沒有妒忌,反而心裡莫名感動,他確信這世上除了自己,還有一個人會愛護他的女人。 你還未會好好地唱一首歌,但睡醒時唱著「媽媽、媽媽」,相信我,那是我聽過最俱風格最美妙的原創音樂。 雖然你從來只會拾起地上枯葉送給我,但我不介意;雖然你從沒有給我拭眼淚,但你的擁抱已勝過千言萬語。你還未會好好地唱一首歌,但睡醒時唱著「媽媽、媽媽」,相信我,那是我聽過最俱風格最美妙的原創音樂。 情人眼裏出西施,不嫌棄每天給你換尿布,我仍然為每次的大便感到好奇,知道你消化健康就會感到心滿意足。你鬧情緒在地上滾來滾去,說實話,是有點惱人不過我可以包容,因為是你這個特別的人。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看見你跑跑跳跳,更讓我充滿力量。髪尾的汗水,紅紅的臉蛋,捧著鴨子水壺大口大口地喝,想像不久的將來,你會在籃球場上英姿颯爽,充滿魅力! 這就是初戀的感覺,有你的地方就有陽光有空氣,有你的時間就是愉快和充實 和你拍拖的時光好像永遠都不夠,檢石頭、拾樹葉,追趕著白鴿和小狗,就算是逛菜市場買一根蕃薯,有你陪伴便不再平凡,都變成幸福滿滿的珍貴回憶。這就是初戀的感覺,有你的地方就有陽光有空氣,有你的時間就是愉快和充實。聽樹葉沙沙作響,看螞蟻搬家,當爸爸不在身邊時,最懂我的就只有你了。假如真的有前世今生,不知道我們從前是怎樣相處呢?像現在這般浪漫還是更甜蜜?待你爸爸回家,我要告訴他今天點點滴滴,讓他酸溜溜的自討無趣。 你要快高長大,你要珍惜生命,你要自愛自重,在情人節告訴你,媽媽愛你 可是我知道和你這種親密的時光很短,可能只有數年光景,很快你便會投入忙碌的課業,建立社交圈子,經營你的夢想。你可能會埋怨我把你帶來這個複雜的社會,你可能會疏遠我,避免尷尬地介紹你的同學,甚至乎你要遠走高飛越洋過海,尋找你的大世界。 為什麼你會忘記這段幼年時的浪漫?不勝唏噓,再難,我也要學懂放手。有一天你會長大,遇上你今世的情人,希望媽媽給你的愛,足夠你愛自己、足夠去守護你珍視的人。我的小情人,你要快高長大,你要珍惜生命,你要自愛自重,在情人節告訴你,媽媽愛你。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鴕鳥的梁美芬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與傳媒茶敘中,透露曾與考評局主席容永祺會面,梁議員批評通識科由「開科、設計、考核都係填鴨」,認為應該畀學生有得揀,考試唔應該有必考題,應讓學生按興趣作答。梁議員建議通識科變成「選考科」,如果必考必計分的話,課程大綱要大家都同意,「唔好教佔中甚至帶有行動性嘅,入晒校園」;仲話如果考呢啲題目,佢會「考一次批評一次」。她還說政府「好離地」,課程改革只諮詢老師,唔主動搵家長或關注團體傾。王師奶做了文抄公,抄了一大段記者的報道。 改革通識科關乎政治因素 從通識科第一天開始,王師奶從來未講過一句好話,因為施行倉卒,不只欠東風,也欠糧草,長官意志,話行就行。教的、命題的、評卷的,全部空槍上陣。海外及本地大學根本不將通識科列為取錄條件,但軍令如山,轉瞬又十有餘年。不能否認,通識科不論師資、命題、評卷已較初期完善,但即使今時今日,小婦人立場不變,所以對必修科或選修科並不上心。先不論梁美芬議員是否認識通識科,王師奶記憶所及,葉劉淑儀倡議將通識科改為選修科肯定比梁美芬早。遲早不是問題,改動必修變選修,其實帶政治因素,因為多年試題都觸及敏感政治問題。梁美芬批評政府在課程改革「好離地」,只諮詢老師,不主動搵家長或關注團體傾。梁議員的批評不全對也不全錯,釐定課程時由課程委員會負責,委員會成員包括教師、校長、學者,教育局代表,至於有無包括家長並無規定,關注團體代表有時亦會獲邀參與。小婦人認為誰人參與並不重要,最重要是委員對該科有無認識,關注團體眾多,立場不同,保持觀點平衡也不是易事。早前討論歷史科課程時,六四事件和六七暴動應否列入課程,左中右團體嘈到拆天,結果是和稀泥瞌埋半邊眼,得過且過。 王師奶唔明白,梁議員從「開科、設計、考核都係填鴨」意何所指,究竟知唔知道乜嘢叫「填鴨」?懇請梁議員詳細解釋開科、設計、考核點填鴨?通識科連固定課本都無,點填吖?填東大嶼易過喇!梁議員好風趣,又好悲天憫人,認為考試唔應該有必考題,應該讓學生按興趣作答。擬題方式千變萬化,小婦人從中學到大學,遇過必答題N次,准學生按興趣作答反而一次都無。假如學生對所有問題都不感興趣,難道可以不答? 梁議員替「必答題」開出條件,課程大綱要大家同意。王師奶想問「大家」的定義是什麼?是學生、老師、家長、學者、關注團體?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除非是一言堂,否則無可能大家都同意。 佔中既成歷史 學校豈能抹殺 戲肉來了,「唔好教啲佔中甚至帶有行動性嘅……」,王師奶唔想推敲乜嘢叫做「帶有行動性」,單講「佔中」。不理佔中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一件已發生的事實,決不能扮鴕鳥,踢入地氈底當無發生過。即使政府下令噤聲,亦不表示老、中、青甚至十歲八歲的小學雞霎時失憶。你可以評論當中對錯,但不能抹殺事實,三數十年後,這就是歷史。 梁議員豪情地說:「如果考呢啲題目,我會考一次批評一次。」人人有權批評,世間剃頭者,人亦剃其頭。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8期]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小學生不懂用間尺

間尺是上學日常應用的文具,主要有兩個功用: 第一,畫直線; 第二,用作量度長度。但在我的日常接觸中,孩子用間尺真是千奇百怪,可能由於現在課程非常趕急,亦可能由於個別學童有學習差異,所以很多學生未能準確的使用間尺去量度長度。 正因如此,今次想特別說說如何教導孩子利用間尺準確地量度長度。在教導的時候,重點必須要掌握準確的參考點,只要掌握在哪裏開始量度,在哪裏結束這兩個參考點的準確度,就能準確量度。 第一個常犯的錯誤就是用了間尺的外邊作為「0」,而不是用刻度上標籤着「0」的刻度作為參考點。相信大家也會明白這樣量度的話,如果使用那些間尺的零點不是在貼邊位置,量度的結果會較實際的多出幾毫米。 教導任何概念時,我們很容易理所當然地認為孩子一定明白及掌握所有細節,正如學習如何量度一樣 這個問題出於缺乏正確的起始參考點,也因為同樣的問題,如要畫一個特定長度的線段時,也可能會比原本需要的較長。有些家長乾脆把孩子的間尺換了, 這方法顯然是治標不治本。我認為比較理想的方法是讓他們看幾把不同的間尺,而有些間尺的「0」刻度是在不同的位置上,當他們要量度同一件物件時,便會發現有一些差異,在比較下讓他們明白如何正確使用間尺,其間强調起始參考點的重要性。 第二個錯誤出現在終點的參考點上,他們不能掌握清楚要量度的物件和間尺之間要利用虛擬的垂直線,才能夠準確量度。如果大家細心留意,在教科書裏學習量度物件長度的時候,在物件的尾端會加上一條虛線垂直於間尺,而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容易遺漏,没有跟孩子解釋這個部分。在數學書或數學作業中,由於線段已提供了,所以可能未有察覺問題,但是在實際操作時,問題才會暴露出來。 其實在教導任何概念時,我們很容易理所當然地認為孩子一定明白及掌握所有細節,正如學習如何量度一樣,大家不妨細心觀察你的孩子如何使用間尺!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一家五口的旅遊需要

度過了三周的探親與愉快假期,我們從泰國的攝氏34度氣溫降落到香港的20度,再回歸北國的零下溫度。大小身體隨時差慢慢調校,起初幾天下午五時半已睏極去睡,因為已經是香港午夜時分了。 「旅行好玩,但回家更好!」一回到瑞典,三個女兒異口同聲道。新學期在新年第二周展開,兩個大女兒明顯掛念好朋友們,早上才下機,同一天下午便趕回學校。 有秩序的作息是孩子生活的框架,心理的依傍,尤其對上小一的小女兒來說,重回學校等於可以天天和同學玩,不亦樂乎。 我特意支多了幾天假期,讓自己一個人好好休息才重回工作崗位。明明在亞洲玩足三星期,事後還要休息?真相是:極需要!因為我累到無倫。須知一家人出門雜務何其多,單是去機場這環節已潛藏大小壓力。猶幸小女兒已脫離孭帶尿片奶樽幼兒推車等附件,不過「七歲女置身異國」這事實也足夠讓她娘親無時無刻啟動警戒模式。 一家人去旅行食玩瞓,事前的計劃打點要幾多有幾多。 到終於身在現場,五個人五個年紀五種身體機能加埋十幾種心情幾十樣喜惡,連同人煙有幾稠密,語言有幾障礙等環境因素,組合起來比曼谷唐人街的小巷市集陣容更鼎盛!畫面包括:有人夜機不能睡,看電影時有另外兩人在大暈飛機浪欲嘔難嘔,有人享受火熱艷陽下乾曬時有人肚餓又嫌悶,有人興致勃勃想參觀大廟時有人只想遠離貼身人潮,有人想買咖啡時有人想去廁所,有人想買衫時有人需要睇醫生…… 「你快樂不等於我快樂」 真到不能再真的真相是:「你的快樂不等於我的快樂」,如果是一班朋友同遊,起碼可以開心見誠分道揚鑣一下無壞;但如果是阿媽牽着阿爸拖着三粒女在異國,想時刻盡興又想皆大歡喜的話,我老老實實話你知:係無可能的! 於是丈夫帶女兒一號和三號去遊船河時,我就和女兒二號去行街買衫。我陪細女暢泳游到太陽落山,丈夫就和二女去健身。大女想靜靜地埋首畫畫,就順道看守熟睡中的妹妹,讓媽媽爸爸並肩上spa。如是者,未必次次人皆盡歡,但肯定每回都有人心滿意足,做到想做的事。 一家人旅行的另一大挑戰,是連環不停相對共處。 平日你返學我返工好地地,一旦日日齊齊去街食足五餐,對於所有為人老婆為人阿媽來說,就算未成精神負擔也會有疲勞轟炸之效。於是在熱鬧鬧的亞洲「休息」完三周,回來靜英英的瑞典,我才真真正正休息,躺在梳化上一動不動,腦裏不停在盤算着下次旅程……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