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做功課,因為是學生的責任?

在社交媒體的家長群中,對功課的討論可謂無日無之,分享、比較及爭論的帖子,成為不少家長每天追蹤的話題,亦不時吸引到記者的眼球,成為報章上的標題。近日在功課群組內有一個談請病假要交功課的帖子,因我兒最近也病過,所以引起了我的關注。帖裏大家都集中爭論交功課的責任,但我卻覺得用責任去談功課是種錯配,有點兒失焦。 文:周勁倫 請病假交功課 有何道理? 大家都知道功課的目的是什麼嗎?沒有這個共識,很難討論下去。一般來說,其目的離不開: 1、鞏固剛學到的(絕大多數的功課),或 2、預備將要學習的(備課/flipped classroom); 3、並回饋老師知道學生進度及檢討其教學 但是,從來都不是因為什麼責任。當學生沒有上課(不論事假病假),老師根本就沒有教授課業給這學生,學生又怎會懂得去做功課並即時完成呢?又如何達到(1)呢?除非這些功課都不是用來鞏固當日剛學到,而是反覆練習早前所學的,又或一切都是為考試而設的,這正是常為人所詬病,功課變成操練的工具!但如果目的是(2),在健康狀况許可下去做,其實是有益的。 寧願死撐 不反問功課原意 大家常說,做功課是學生的責任,又用僱主要員工完成任務的角度去看待,正正反映出大家根本就把功課看成「被要求」的工作。只要是老師給的,不管什麼東西什麼時候,完成就是硬道理。亦是因為這個價值觀,當遇上不論質或量方面有問題的功課時,學生和家長都不會反問,再苦也撐下去。最後不止是苦了自己,亦達不到做功課的原意。 我認同努力學習是學生的本分,但同樣地,確保功課質素及數量合適也是老師的責任。我很明白當遇到問題時,大家也很想找人訴苦和認同,但說到要真正解決問題,還總得要靠家長自己勇敢去面對。但為何今時今日,向校方反映意見竟然需要無比勇氣?究竟是家長太多疑、自設審查?還是學校並未有保持開放的態度,窒礙了家校溝通? 家長同盟替家長反映問題 上個月,家長同盟發起了「家長行動2017」運動,替家長向學校及教育局反映問題。在短短一星期內,我們便收集了超過260個家長個案。其實,小學功課壓力跟小學全日制息息相關。教育局推行小學全日制已經有20多年,原意是學生增加在校時間後,能讓校方更靈活編排課程,並有較充裕時間去加強師生的溝通,以及提供較全面照顧,促進學生的全人教育及發展。可是這些原意一直未能做到,學生的學習壓力卻有增無減。 我們去年發起了「還我真.全日制小學」運動,推行了兩項全港性家長調查,合共收到超過1600個回應。調查除發現學生的學習壓力大和家課量多之外,更顯示小學全日制的推行跟原意落差很大:包括沒有足夠的導修堂給學生在校完成部分功課,又沒有向家長諮詢及公開披露家課政策,更沒有充足的小息和午膳時間。 教育局於2014年取消家課上限指引,任由學校無上限派發家課;此外,雖有指引說明營辦全日制小學要讓學生有100分鐘休息時間,但視學時卻全無監察或記錄,令指引形同虛設。在校本制度下,學校的管理層固然責任重大,但身為政策的設計及推行者,教育局不能坐視不顧。我們促請政府加大力度落實全日制小學原意,減輕學童家課及學習壓力,為基礎教育鬆綁,重拾教育初衷。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公平起跑 踢走世襲式小一入學

  究竟教育的起跑線在哪裏呢?有人說是初生報playgroup、nursery、幼稚園時,更有人說是在射精前!那麼公共教育的起始階段又在何時? 文:周勁倫 儘管政府推出「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 」,但學前教育並非強迫,沒上幼稚園的仍然可讀小學,因此官方的起跑線應該是小一,而「小一入學統籌辦法」作為一個決定起跑線的機制,就顯得尤其重要。 當家長們不斷鑽研如何取得更高入學分數、估算學額供求和做足叩門工夫時,又有多少人質疑過這個沿用多年的制度是否合適?上個月,我便邀請了一位小學校長,在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所辦的「家長開咪」節目環節,對談有關小一入學的情况,討論制度上的改善空間。 「小一入學統籌辦法」適用全港所有官津小學,以鄰近入學為原則劃分校網。在2000年教改時,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在《教育制度檢討改革方案諮詢文件》曾提出「有批評指家長的背景對其子女能否進入某些小學起了相當重要的作用,與公平原則不符」,以及「亦造成學校與學校之間存在相當差異」,並試圖建議除「必收生」外,取消計分制,讓學校自行處理只佔15%的自行分配學位,再扣除約25%的「必收生」後,希望整體統一派位的學額增至60%。可是這個「去除制度上的學習障礙」的願景,卻因學校的反對而落空,最後就是續用充滿世襲色彩的計分方法至今。 宗教分父母舊生分最爭議 現行制度把全部學額約各分一半在兩階段分配。首階段為「自行分配學位」,以計分方式進行。有同校兄姊或父母是教職員為必收生,佔整體學位約30%,這以方便照顧為原則的安排,爭議不是太大;但若必收生人數超過30%時,超出的不是在計分學額中填補,反而是在第二階段「統一派位」中抽補,這變相蠶食了最公平、以抽籤形式分配的學額。 而最令人費解的,是現制度竟然容許申請時有小六兄姊在校,但申請者上小一時其兄姊已畢業升中的,都列作必收生。在沒有小六留班的世代(除極少數特殊原因),這個制度的漏洞不止是不合理,更顯示出有關部門對長期不公的過時制度因循迂腐! 「自行分配」階段的計分方法更一向為人詬病。與辦學團體有相同宗教有5分,而父母是校友更有10分,這些充滿世襲色彩的制度是最受爭議的地方。因為香港的特殊殖民地歷史原因,很多學校,包括大部分的傳統名校也是由教會開辦,無宗教者便顯得蝕底。個人信仰竟成了升學的入場券,更加成為望子成龍的手段!另外也不是天下父母所讀的小學也能享有「校友分」,因過往十幾年,便有百多所小學被殺了。 政府全面資助小學已近40年,理應不再保留那些充滿世襲色彩及單向傾斜辦學團體的入學制度。為什麼這些制度不延續至中學階段呢?難道宗教和校友對中學就不再重要?無他的,因為升中派位已經是一個純以學業成績篩選學生的制度,在香港辦學有什麼比分數、擇優重要呢?但我仍相信教會應該是更歡迎未信者的地方;而無論是什麼背景的辦學團體,都不應忘記有教無類的教育初衷。無論你是否既得利益者,請不要再以沒有絕對公平為理由,推遲改革一個更公平的制度,是時候重新檢討這條起跑線了。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起跑線上的閒談

近日跟一對年輕爸媽談及其孩子上學的安排。他們的小孩剛夠兩歲,將入讀家裏附近一所有延長託管服務的非牟利幼兒園,方便照顧。 文:周勁倫 媽媽:「希望遲些K1時,把他轉到其他升小學較好的幼稚園。」 我:「你打算考私、直小學嗎?其實讀哪所幼稚園跟派位沒有關係的,都是跟住址。」 媽媽:「就算不是考私、直,但從網上討論區聽說現在『大抽獎』很難,一定要為面試準備。」 我:「你說的是去爭取叩門位?你可知叩門比考私、直還激烈,而且你不會知道當中有幾多是因面試表現,或是因關係而被取錄的。」 上述是一個很典型的家長寫照。大家雖然十分着緊為子女計劃未來,但又未必很了解教育制度,在「統一派位」和私直小學之間容易混淆。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子女的教育安排往往都很受坊間意見所影響,人云亦云。怪不得雖然那些選校天書只是蒐集了一些學校公開的基本資料,也可銷量連連! 還有,不少人看學校好壞主要取決於其學術成績,所謂「升小學較好的幼稚園」就是指那些標榜學術水平高,又較多畢業生升讀名校的幼稚園。以此為號召的私立或不受資助的幼稚園正開得成行成市,但近年參加學券計劃接受教育局監管的本地非牟利幼稚園的份額卻持續下降,由2008年的80%下降到2015年的75%。相反同期沒有參加學券計劃的本地非牟利幼稚園的份額則由1%上升到6%;非本地幼稚園的份額亦由8%升至13%。 學生默書默到喊 雖然教育局一再強調K1不應寫字、幼稚園不應默書等,但事實上,這些情况一直存在並且惡化,一些向以服務地區基層的受資助幼稚園也在不斷提升學術程度。某學券幼稚園老師就曾告訴我,有半班學生未能應付默書寫字,更有個別學生默到喊!我不禁要問,這是家長的市場壓力,還是學校守不住教育專業所致?「適齡學習」還重要嗎? 兩成半家長盼小一二無功課 然而據中大亞太研究所於今年公布的幼兒教育調查指出,有兩成半家長認為小一至小二最好沒有功課,雖然百分比仍不是大多數,但似乎有不少新一代家長其實都渴望,可以讓小孩子在起跑線上愉快地學習。可是「有得揀先至係老闆」,香港又是否有足夠的Happy School能滿足這些用家呢?最近我們「家長同盟」和「教育大同」一同制作了「My Happy School Map」,希望加強家長選擇合適學校的資訊和提倡學校改革,做到真正的愉快學習。 「家長同盟」爭子女教育權益 現在是公民參與的年代,身為子女教育最大的持份者,家長們與其終日埋怨或麻木接受不滿,倒不如站起來,一同為下一代做些事。「家長同盟」的成立就是希望團結家長,致力推動改善香港教育,爭取子女教育權益。 (本欄歡迎各位老師、教育界人士投稿至[email protected],一經刊出,薄酬)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