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有着你便有着我

農曆年過後,有幾位社福界的朋友和社工來中心探望小朋友,剛好是合唱團練習,中心從門外至門內,走廊也推滿人,有的在找自己的樂器,有的正準備排隊入房間,來探訪的人對此情此景不禁想,當真有那麼多孩子喜歡音樂嗎?想借個洗手間用一下,打開門,見到一堆人在廚房內上樂理課,他們開始明白,為何地方永遠不夠用。 聽過合唱團的孩子真情練習,小孩子甜美的聲音加上我們的女神 BoBo姐姐的教導,令到幾位姨姨很感動,雖然不是什麼難度高的作品,但小孩子的童真永遠是真摯的。其中有位社福界的朋友,想和孩子們交談,問誰想答問題?他們想也不想立即舉手。 「你為何每個星期也堅持來中心?」 「你學了音樂後,會覺得有什麼不同?」 「媽媽或爸爸喜歡你學音樂嗎?」小朋友都踴躍回答。 眼睛不停轉,淚水也差點流出來,我鼻子開始酸起來 直到有一條問題:「如果明天起床,音樂兒童基金會消失了,你們會覺得點?」 他們立即安靜下來,過了一會,開始有小朋友答: 「會好唔開心!」 「會大喊一場!」 「去搵胡太番嚟!」 「會自己成立一間一樣的中心!」 朋友於是再問:「如果你哋可以再開一間音樂兒童中心,你地可以收錢,好不好?」 他們一齊說:「唔好!」 有小朋友說:「因為我哋都不需要比錢,點解要收人錢呢?」 另一小朋友接着說:「如果我哋收錢,呢份感情就無咗啦!」說時,眼睛不停轉,淚水也差點流出來,我鼻子開始酸起來,想不到八、九歲孩子會那麼老積,大人聽了也覺得窩心。 孩子來學音樂,除了增加音樂知識外,最重要是要增加他們自信心,不會因為家庭的環境而看低自己,同一時間,關懷家長的工作從未間斷,這是一個長時期的工作,因為關係要慢慢建立,家長和我們的相處,透過孩子學音樂的過程來見證,我相信,不要去計算回報,自然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我們堅持把工作做好,讓更多孩子有機會學音樂,就算中心有一天要消失,我們的愛和關懷永遠不會變,因為有着你便有着我,希望香港不再有學不起音樂的小朋友!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新年舊事

  新年剛過不久,日曆上印著2019這幾個字,總有點陌生的感覺,時間過得實在太快了,加上面書有很多人在參與什麼「10年挑戰」甚至「40年挑戰」的運動,與所有人分享自己的過去,除了「嘩!嘩!」聲外,我最感觸的是歲月留逝,人去樓空,從前的建築物、風景、知己朋友,已經面目全非,回憶有時真要靠這些東西和朋友聚會才可以真正回到過去,一起大笑擁抱,互相揶揄一下才是老朋友。   你可以將1919 年的巴黎中心地圖和2019的來比較,幾乎一樣,沒有填海,沒有拆除   在法國讀書那幾年,除了練琴之外,最常做的就是出外看風景,走到巴黎每一角落,都像名信片那樣美,照相機隨意按鈕,也可以拍出幾幅扮大師的作品,因為大部分的建築物都沒有變,和一百前沒有太大的改變,這不只是巴黎,很多歐洲國家,保存舊的事物都有很嚴謹的態度,因此你可以將1919 年的巴黎中心地圖和2019的來比較,幾乎一樣,沒有填海,沒有拆除,可是世界的變化巨大,很多偉大建築物內裡改變用途,還加了個美式咖啡館,真的很無奈,這種事情,往往受到很多法國人的強烈反對,他們大部分仍然喜歡舊,因為情懷須要與回憶才可接軌。   晚上只靠一部細小的收音機,傳來古典音樂,其他時間都是他們和小孩的聲音,他們一起讀書、一起洗澡、一起說笑,現在回想起,這才是生活。   記得當年和法國人家庭一起住,太太和先生均是設計師,他們有一個很可愛的小男孩,剛上幼稚園,我很喜歡他們的家中擺設,連洗臉盆也是女主人親手製作的,牆上的畫都是一些現代名畫家的作品,走上木板地和樓梯也會聽到「咯咯」的聲音,廚房掛滿閃亮亮的銅鑄造的鍋具,一盆盆的香草到處長滿在花園,所有東西都是充滿法國人的風格和品味,只是欠一樣東西——電視機,晚上只靠一部細小的收音機,傳來古典音樂,其他時間都是他們和小孩的聲音,他們一起讀書、一起洗澡、一起說笑,現在回想起,這才是生活。   這種生活方式,我們香港人可以響往,但應該很難實現   我一開始很不習慣,實在太安靜了,有時站在小窗戶,看看四周,也沒有人看電視,他們最大的娛樂,就是每個星期六晚上,朋友的聚會,大家輪流做主,邀請朋友一起吃晚餐和飲酒作樂,所以為何他們一吃可以吃超過四,五個小時,一星期的工作忙碌,最享受就是一星期一次的聚會,這種生活方式,我們香港人可以響往,但應該很難實現,法國人注重生活享受,整個8月份,起碼有二至三個星期會出外旅遊,所以下次要去法國,8月份的巴黎最多就是遊客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生命有價

昨天星期天,本是一家大小享天倫之樂的日子,早上出門時卻見到很多警車和救護車停泊,很多街坊包圍著保安人員一起議論紛紛,乍聽到是住在我樓下的婆婆跳樓身亡,我感到非常驚訝和難過,因為平時大家見面也會問候一下,彼此也認識十多年,前天才見到她搭電梯,一切如常,沒想到她因為有病厭世而看不開,在家人正準備早餐時突然一躍而下。 生命的脆弱就在一瞬間閃過,令我整日也悶悶不樂,心情很沉重。這幾年在基金會工作,認識很多街坊,知道他們背後的故事,很多都是站在生命的邊緣,只差一步,結局可能很不同。這些媽媽經歷過不少高高低低,大部分由內地來港,一心想在香港這片黃金地找到最美好的落根地,沒想到會是一生人最悲慘的日子,有些懷著孩子不能接受丈夫原來住劏房,太大落差,自殺未遂之後便和丈夫開始不和;有些願意一起捱生活卻發現丈夫不忠;更有些家暴的家庭,影響孩子生活等等。很多時候面試完畢那天,我們所有同事也會有一塊大石頭壓在心裡,有時聆聽那些悲慘故事之後真的不能冷靜思考,只可以用盡方法去安慰他們。 最近有幾個孩子失去至親,仍然來中心上課 最近有幾個孩子失去至親,仍然來中心上課,因為與其留在劏房中獨自哭泣,倒不如來中心用音樂洗滌心靈,把心中情感抒發一下,我們很幸運地有社工同事可以即時幫忙,有時一念之差,一句說話真的可以扭轉一切。 今天回到中心,剛巧是合唱團的排練,推門入去看到一個個可愛的小面孔,搖頭擺動身體地唱「生命有價」,歌詞如下: 「盡快將 憂愁眼睛 憂愁面孔 憂愁內心 拋棄吧 一同拍掌全力讚賞生存是有價」 願大家珍惜生命,每天世界角落都有很多人為生命奮鬥,要失去才懂得珍惜已太遲。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 你今年考左未?

孩子問我:「你考咗幾多級?」我笑了出來,立即回答:「沒有級!」他們目瞪口呆看著我,不相信,我再補充說:「我沒有考8級,因為小時候沒有錢交報名費,當時考演藝學院的時候,報名表上沒有要求考生有多少級,因此,當日面試時,只彈奏老師所教的歌曲,並不知道自己是多少級。」 相隔二十多年,整個體制和社會的改變,是我們這代人萬萬想不到,有些誇張,不對,是十分誇張。 當年,報考演藝學院的時候,老師會根據你彈奏的曲目知道你的程度,但不是彈越難的曲目就代表你能力越強,相反,如果選擇一些太難的曲目,把所有缺點表露無遺,這將會是災難;若果彈一些太容易的歌曲,遇到對手太強,也錯失良機,所以,選曲和視奏非常重要,說起視奏,即彈奏從未彈過的曲目,一般考生只有1-2分鐘的快速視譜,便要盡量把樂譜上的音符、節奏和感情記號表達出來,這種能力有少許是天生,但有絕大部分是透過平時的練習可以鍛練得到的,可惜現在大部分孩子在考試中往往取得最低分就是這項,主要是沒有時間練習,一有時間練便只練考試歌曲,為了考級數拿證書,卻錯失學習音樂真正的意義,之前我曾經寫過「為了考皇家試,你可以去到幾盡?」也提到一些畸形的狀況。 將考級和獎賞掛勾,將考級和能力掛勾,漸漸把學習過程縮短,錯誤地把孩子標籤化 今時今日,連跳繩也有考級,造就了很多「雞針班」的出現,小朋友每天放學忙過大人,週末假期也未能休息,打遊戲機的慾望變得更加大,因為在打遊戲機的時候就是所有付出的獎勵,也是逃離現實的最珍貴時間。我開始擔心這種情況,將考級和獎賞掛勾,將考級和能力掛勾,漸漸把學習過程縮短,錯誤地把孩子標籤化,以後他們長大,把所學到的東西傳授給其他人,也是這種形式,也把錯誤的態度也同時傳播出去。 假如這世界沒有考級,按孩子的能力來定下目標,也要定下時間限制,例如用3個月作一界線,如果未到3個月已經把曲子彈得熟練,證明可以挑戰難少少的,相反在3個月內未能完成,可能是太難了,也可能是練琴方法有問題。在其他國家的孩子,大部分是以彈奏什麼歌曲來分能力,很少用多少級來作標準,反觀香港的家長,孩子今天考完5級,當天便會問老師,下年可以考6級嗎?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基層虎媽

這兩個星期分別去到不同的地區,和新一批學生和家長作簡介會,音樂兒童基金會成立至今,現在已經在8個區提供免費學音樂的服務,這裡要趁機感謝每位合作夥伴的同工和社工,沒有他們的合作和包容,音樂不可能在短短的日子裡,送給那麼多的孩子。 這些學生完成了8個星期的樂器體驗班後,每一位都會來和我見面,當中他們的資料記錄在申請表上,下面附有一份一份的聲明書,面試員的評估報告和經濟證明的文件等等,曾經有其他合作機構的同事說我們真的把關很嚴,因為我們不想也不希望有人濫用捐款和善心人的心意。因此,經過最後的評估,每位合資格的小朋友,我都會和他們握手,說聲「恭喜!」他們真的是過關斬將才能成為「音樂兒童」。 那天,我向他們說,幾年前,我們只有一個中心的時候,有些家庭是住得很遠,但風雨不改地來深水埗上課,住在洪水橋的、住在元朗的、也有住在天水圍的,他們無論是夏天30多度或者紅雨都不會請假,所以希望大家要珍惜現在這個機會,因為中心就在你們的屋村裡。 可否把樂器課改為另一日?因為我個仔有其他嘢學 這時有個媽媽拖著孩子匆忙地趕來,一坐下也沒有說什麼便拿起手機來看,我並沒有太大反應,心想可能家長忘記時間,或者其他原因。整個簡介會,她總是坐不住的樣子,其間又有電話響聲,同事示意她出外面說電話,再次入來時又繼續看手機,我開始覺得有點不被尊重,於是我提早開始答問和分享環節,有很多家長第一句便是感謝的說話,有家長在討論如何分配時間的問題上,我盡量解釋學樂器須要耐心和堅持,說到一半,這位看手機的媽媽大聲在坐位上問:「可否把樂器課改為另一日?因為我個仔有其他嘢學!」這時房間鴉雀無聲,其他家長開始和旁邊的人細語,我平靜地說很抱歉!不可以,因為要根據中心的活動安排和老師的時間表。這位家長表現不滿意,臉部表情讓我知她一定會留下來和我「討論」下去。 會議完後,她果然留下來,和我說:「如果你們的堂不能就我,那我唔學啦!」我用微笑來壓抑我的憤怒,再次平靜和她解釋是不能「就」她,但學樂器是小朋友,不是媽媽!為何要那麼快便放棄呢? 她苦笑說:「我個仔有過度活躍,學嘢又慢,每日都要補習3個小時,做功課都慢過人,再過來學樂器,唔洗瞓咩?」我語塞,點頭示意明白,看著一臉無奈的小孩子,只能比他更無奈。 回中心看看這孩子的資料,環境確是很差,是單親家庭,媽媽用盡政府給她的資助,再向不同機構申請補助金,為孩子報考不同的班,聽其他同事說,她想孩子以後入大學,要脫貧,所以漸漸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虎媽,孩子!辛苦你了! 後記,這位孩子最終即時退出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音樂欣賞的一課

我早前被邀請去為一班教育工作者作演講嘉賓,題目是「將音樂融入生活」,主要是想帶出:把古典音樂生活化地表達出來。有時候,我在音樂會中見到不少很年幼的小朋友,穿著非常漂亮,和媽媽爸爸拖著手去音樂廳,怎料未過10分鐘,踢椅、大聲問問題,有些不知是想坐下還是想站起來,弄得父母親不斷要低頭講解,把食指放在嘴邊以示不要說話,有些索性掩著小孩嘴等等。 到底父母親帶小朋友來音樂會的目的是什麼?門票並不便宜,就算是免費,整個晚上不知多少細胞被摧毀了,最重要是把音樂會的美意也同時被粉碎,我很希望能夠介紹多些好的音樂,而且要讓大小朋友一起明白和欣賞,如何欣賞音樂就像去看一套電影那樣精彩,但必須由容易開始。在這裡也忠告家長不要帶孩子去聽一些太深的音樂會,最好選擇一些兒童會比較容易明白的節目,好像一些音樂劇,芭蕾舞劇,自己在家中先去搜集曲目內容,作品背景等,也要和孩子解釋有些樂曲之間不需要拍手,入場前必須先去洗手間⋯⋯等等的禮儀。 香港人實在太大壓力,那種壓力已經變成了生活必需品 在我那次的演講中,我播放了幾首我為「阿美城」音樂劇所作的歌曲,看來聽眾反應不錯,我開始邀請每位老師也參與一些創作部分,可是當我問有沒有那一位想試的時候,全場鴉雀無聲,我坦白說:「你們太乖了,但不是好事。」我和他們對望了1至2分鐘,他們開始融融細語,以為我是否中風,怎麼不動呢?這時,我說:「不緊要!以下兩樣東西你們一定做得到:笑和做鬼臉!老師們!你們辛苦了!難得一天放假,要來我的課,不如輕鬆一下!」就這樣,場內氣氛才開始熱鬧起來,首先有一兩個人帶頭做起,漫延至全場,聲量開始增大,到我要他們停下來時,反而要喊著高聲叫停,就像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看見他們終於滿帶笑容,熱身完畢,我才開始真正的音樂欣賞課。 太多教育工作者被框架壓迫到忘掉當初做教育的那份熱血 香港人實在太大壓力,那種壓力已經變成了生活必需品,習慣了,包在骨頭裡,當情緒一下子爆發,是不可收拾的。整個90分鐘的音樂欣賞,大家也很投入,雖然有些老師沒有太多的音樂知識,只要他們明白音樂並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東西,更加不是那種一定要有什麼天分才可以接觸的東西。這一課,不是我給老師的,而是給我自己,因為我看到香港音樂教育的缺乏,太多教育工作者被框架壓迫到忘掉當初做教育的那份熱血,我要繼續努力去搬走那框架,讓我們一起去創造一個新氣象。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漫漫長路

12月是歡樂的月份,我們各個中心分別舉行不同組別的派對,在所有小朋友回郷之前,把聖誕禮物送完為止。這一天,深水埗中心非常熱鬧,我們一邊播放著聖誕歌,一邊享受豐富食物,突然門聲響起,一開門見到峯仔(化名),很焦急地找他的八達通,我問同事,峯仔是黃大仙區的學生,為什麼跑來深水埗參加派對?原來他上星期來了深水埗的中心參加音樂欣賞工作坊,遺下八達通,現在才來取回,同事給過他八達通後,望望只有他一個人,天色已黑,難道他一個人老遠從黃大仙來? 她見到我們的熱心,突然停了下來,放聲痛哭 問他有沒有大人陪著,他點點頭,我伸頭望出去,看見他媽媽一手抱著已經睡著的妹妹,另一隻手在推著載滿大小包包的嬰兒手推車,步伐很沉重地走來,我們立即上前幫忙,她見到我們的熱心,突然停了下來,放聲痛哭。我們嚇了一跳,以為她是否遭受到什麼對待,安撫她和妺妹,也把峯仔帶入內,讓媽媽可以放鬆一下,她看見中心熱鬧的氣氛,不肯入內,我便和她坐在門口的梯級,聽她訴說,她不停哭說:「好辛苦!我真係好辛苦!」我想,幸好我能做她的聆聽者,若是她有什麼想不開,後果可以不堪。 她對於照顧兩個孩子,感到無助,一早起來做家務,又要摧促6歲的峯仔做功課,妺妺剛開始走路,看少一眼也會撞倒,午餐後趕去游泳班,再去地鐵站取貨物,(相信網上購物是大部分媽媽的精神寄託),然後才發現峯仔的八達通在深水埗,便搭的士來到深水埗的中心取回峯仔的八達通,7時要到達屯門中心,見爺爺奶奶,丈夫還在上班,不能幫忙。 她一個人積累太多的苦澀,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下子爆發 她一個人積累太多的苦澀,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下子爆發。我二話不說,和她一起帶著孩子去找巴士站,沿路和她分享自己育兒的經歷,讓她知道,世上做父母都不容易,只要耐心包容,萬事起頭難,一堆道理說不完,心想當年我也經歷過體力心力都交瘁的日子,兩個兒子只相差13個月,當然只要有一張椅子,我坐下來後就很難起來,因為實在太累,現在他們兩人已經牛高馬大,也有自己的天地,那幾年的艱辛就像吞一啖口水那樣快,他們的可愛模樣也只能存在腦海中,不時看著錄影和相片,甜在心頭。 我們終於沿著彌敦道找到巴士去屯門,一邊交談令這位年輕媽媽稍為舒緩情緒,她不停說自己又肥又無用,和丈夫關係開始轉差,孩子還那麼細,怎樣捱過去? 我也無奈地點著頭,看著頭上的霓虹燈光,這個城市實在有太多這種種的感慨,由結婚到育兒,再送孩子上學到長大成人,確實是漫漫長路,新手母親父親,你們並不孤單,每天香港的每一角落,也有人和你一樣,扛著重擔過生活,加油啊!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不朽的 Stella

曾經聽過有一個朋友說,她的朋友Emily去應徵一份高薪厚職的工作,花紅獎勵18個月工資,再加上很多福利,經過人事部兩輪面試,終於等到老闆的接見,因為她所應徵的職位就是老闆的秘書。 見面那天,雖然感到很緊張但也充滿自信,因為幾個星期來的打聽,自己的機會應該是最高。入到房間內,氣氛尚算好,和老闆的交談很稱心,20多分鐘,面試快結束時,老闆站了起來,和她握著手說:「歡迎加入我們公司,下星期見你!Stella!」 這位女士莫名其妙,笑容仍堅持著,本來想問大老闆為何叫她Stella? 因為在申請表上明明是寫著她的名字 Emily,但這時, 人事部經理面容扭曲,非常明確指示:「不要問!」 凡要做他的秘書一定要叫Stella,不理她真名是什麼,在公司內只可叫這個名字 老闆出去之後,Emily 立即問個究竟,人事部經理才慢慢和她解釋,原來老闆是繼承父業,父親請的第一個秘書名字叫 Stella,一做就是30年,整間公司最靈魂人物不是老闆,而是掌管一切的大秘書,後來 Stella 因勞累而突然病逝,公司那時上上下下也不知所措,大老闆更差不多想停工,於是立刻招聘新秘書,新請的秘書,沒有一個做得長,要記著她們的名字實在有難度,大老闆30年來,每天第一個開口說的名字就是秘書Stella,實在叫得太順口,怎也改不了,因此大老闆決定,凡要做他的秘書一定要叫Stella,不理她真名是什麼,在公司內只可叫這個名字。 就這樣,Stella 這個名字,是繼公司名字之後,說得最多的。「Stella」不單是人名,更是名詞、動詞甚至是代詞。例如要趕交計劃書時,通常都要經大秘書最後審批,才可以交給老闆,同事會說:「快D去Stella 啦!」;遇到有同事被召見「照肺」時,同事會說:「佢係度Stella 緊!」;又或者同事在講是非時,會笑著說:「你咁Stella 架!? 大老闆的兒子,不但繼承爸爸的衣缽,沿用所有爸爸吩附的條件,包括要將秘書的名字叫 Stella,因為記名有時太難,公司的運作已經把這名字輸入檔案,自動植入大家得腦袋內,是一個不朽得名字。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感嘆號弟弟

人的一生充滿著不可預知的結果,有時候,一個機會、一個決定、一個後悔,將改變一生。 我小時候住在公屋,是那種井字型的設計,這種建築有著環廻立體的聲效,只要某一戶沒有關上門,屋內的聲音會由下而上傳到四周,無聊的時候,我們會站在門外,扶著欄杆低頭看著正方型的地面,望著像螞蟻的人走過,耳朵聽到四周的環境聲音,已經好像在戲院內的感覺。 看看他的小手,手指長長,指頭有厚肉,摸著的是一個學音樂的材料 我有一個鄰居,她是印尼華僑,嫁了香港人的丈夫後比她做傭人的生活更苦,生了4個孩子不但沒有得到丈夫的體諒,更經常遭到毒打,我們每一戶在夜欄人靜的時候都會聽到一輪恐嚇吵鬧聲後,接下來就是悽慘的哭泣。4個孩子每天上學都臉無表情,黑眼圈再加瘦弱的身軀,從來沒有見過他們笑,當中第3個兒子很喜歡在我家門口徘徊,因為他聽到有鋼琴聲傳來,大大的眼睛在鐵闡中間穿梭,特別可愛。我當時已經開始教琴,便邀請這位好奇的小朋友來我家坐坐,他果然是對音樂很有興趣,而且很快便展現他的音樂才能,我彈什麼歌曲,他只聽一次便能唱出來,拍子感也非常好,我看看他的小手,手指長長,指頭有厚肉,摸著的是一個學音樂的材料,再看看手臂,一條一條被打的痕跡令我們突然沈默起來,不過很快,他右邊手臂的水豆疤痕轉移了大家的視線,我不禁笑了,因為它長得好像一個感嘆號的標誌,我立刻幫他改了一個花名:「感嘆號弟弟」。 他天生有一對非常好的耳朵,後來更發現他有絕對音準 Absolute Pitch,即聽到什麼音都會知道音名 感嘆號弟弟慢慢習慣來我家彈琴,有時候,他喜歡站在一邊看著我的手指,一邊聽著我彈琴,有時候,會在高音的琴鍵上跟著旋律彈起來,他天生有一對非常好的耳朵,音樂學術語叫 Keyboard Harmony ,我後來更發現他有絕對音準 Absolute Pitch,即聽到什麼音都會知道音名。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井字型的環廻立體聲音增添了我們的合奏和快樂的笑聲,感嘆號弟弟和我建立了友誼,他願意和我訴說心事,包括學校和家庭的事情,他和我說很憎恨爸爸,很想帶媽媽離開,但沒有錢,我只能叫他忍耐,只要比心機讀書,就是對媽媽最好的回報。 一年後,感嘆號弟弟一家人突然消失了,聽說是媽媽因病去世,幾個孩子要到社會福利機構暫住,我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上星期我在中環午飯時間,在等過馬路時,看見幾個滿身大汗的大男人在大貨車御貨,就在過馬路時,其中一個滿頭白髮的搬運工人,抬頭時剛剛和我正面對望,大大的眼睛⋯⋯手臂上有一個感嘆號。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梵高的黃色

最近看了一套關於著名畫家梵高的電影,入場觀眾廖廖可數,可能是早場的關係。由於人太少,觀眾的一舉一動都很容易被察覺,不知是否他們覺得電影比較悶或坐位不夠舒適,電影還沒有到中段,觀眾已經不斷更換坐姿、打呵欠,有些更索性睡覺。 我卻一個人坐得直直,心裏有無比的興奮,可以說是亢奮,因為梵高是我最喜歡的畫家之一,我常常把很多音樂連繫著他的作品,特別是印象派的樂曲。在巴黎學習音樂的時候,有幸去了不少歐洲的博物館去欣賞其作品,喜歡他作品的人也許和我一樣,會買張火車票,去一趟亞爾 (Arles),想走過他走過的路,進去他曾住過的小房間,去他最喜歡到的咖啡館坐坐等等,當地更有很多本地團專門安排有關梵高的事蹟深度遊。 梵高的才華讓別人誤會是瘋狂,因為他不停地畫 梵高很喜歡用鮮艷的黃色和藍色,但相比之下,他的黃是用得最多,例如向日葵、他的房間、田間、太陽,咖啡館的外牆等等,對於當時的人來說,這種黃色是不容易被接受。 電影用了很多第一身的鏡頭,也有很多美麗的景色,看的時後會有少許暈眩,也有很多寂靜的片段,沒有任何的戲劇性劇情,也沒有任何漂亮角色,相反整套電影是灰暗和沉鬱,與他畫作上的黃色成了好一個對比。 梵高的才華讓別人誤會是瘋狂,因為他不停地畫,不停地走遍大大小小的路徑,不停地爬上山坡和叢林,目的就是要把他眼內的景像盡量畫入畫布上,要把景物留著最燦爛的一刻,看到想要的景色或人物時,會把身上的東西掉下,立刻取出畫筆來畫畫,一氣呵成地完成,四周發生任何事情也不作理會,甚至連食飯和睡覺也忘記。 如果你下次去看梵高的作品時,切記要遠離他的作品來看,不能近觀 梵高的作品在當時來說最初被人劣評如潮,因為與其他畫家很不同,說他過份用油彩,線條粗獷,豪放,充滿動勢、緊張,那些波形、螺旋形的筆觸運載奔湧不息的情感,卻正正與音樂一樣。 如果你下次去看梵高的作品時,切記要遠離他的作品來看,不能近觀,也許你會和我一樣,沈醉在那些川流不息的線上,那些星星和月亮會向你閃耀,那些風會一陣陣緩緩地吹出來,向日葵會為你抬起頭來搖曳等等,這些都是梵高為世人所貢獻的最偉大作品。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