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安妮日記的守護者

因為今年推出的漫畫版,重讀《安妮日記》。少女犀利的思緒和筆觸下,有苟安亂世的密室生活、有扭曲處境中的人情、有青春期的躁動、有尖銳的觀人和自省,而無法擺脫的噩夢和一直堅守的美好願望不斷糾結……David Polonsky充滿想像和力量的畫,以及不拘一格的分鏡方式,把原文提煉得立體通透,幽默和靈動又推前一步,是很成功的圖文共舞。 畢竟,在安妮很多話中,原本就有畫,「我想像密室這八個人是一小片藍天,圍繞在險惡的烏雲之中,我們站立的圓圈依然安全,但是烏雲不斷圍上來,我們與逼近的危險之間那一圈空間愈來愈窄,我們被黑暗與危險困住,拼命找尋逃出去的路,彼此不斷碰撞。我們看着底下的混戰,發現上方平靜而美麗,在此同時,大片的烏雲阻斷了我們的路,我們上不去,也下不來。它像看不透的牆朝我們逼近,想壓垮我們。只是還不能。」 相應這段文字的對頁大圖,色調是深深淺淺的灰藍,上有微弱的光,下面炮火漫地。中間一團雲站着不上不下的八個人,抱頭痛哭的有、憤怒控訴的有、跪倒地上的有、不斷回顧瘡痍大地的有。 只有兩個人始終站直身子,仰望烏雲盡處那個透光的洞,是安妮和她的爸爸奧托.法蘭克——安妮感到心靈最親近的人。 奧托是八個密室住客中唯一捱過集中營煎熬、得見戰後和平的人,也是《安妮日記》得以出版並傳誦的原因,他說過:「這是一個奇怪的角色。在正常的家庭關係裏,都是子女承繼著名父母的榮譽與繼承遺志的負擔,而我的例子卻相反。」 承繼日記 也承繼真相 承繼日記,也是承繼真相,這四字實踐起來殊不輕易,用安娜的話:「烏雲不斷圍上來」。從《安妮日記》被廣泛閱讀和報道開始,奧托就被迫披上盔甲迎向納粹餘燼,一次又一次捍衛女兒——女兒描述的密室生活不是幻想,最後闖進來拘捕我們的警察也供認了;她在日記說的,我事前不知曉,更不曾代筆,包括青春期孩子對父母尖銳的批評; 這個慧黠敏感的女兒是真的,她在我的生命中真實的活過…… 對於日記虛構的聲稱,法庭多次頒發誹謗禁令。一九八○年,奧托以九十一歲高齡去世,安妮的日記手稿和書信等,按其遺願交予荷蘭國家戰爭文件研究所,後者委託司法部做科學鑑定,確認真實。然而,零星的質疑者依然等着機會,攻其不備,向世人散播另一種「真相」。 用記憶用良知來守護真相 真相不是一塊鐵板,更多時候,真相很脆弱,需要人們用記憶用良知來守護。我想起二十九年前那個夏夜,人們在北京流過的血。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馬上風、打茄輪、打飛機……

上回提要:孩子在港鐵聽到三個女士針對彼此性器官大罵特罵,猶如打開潘朵拉盒子,當晚的餐桌上好奇大爆發,尤其是較年長的哥哥,拋出各種道聽塗說的詞語如「打茄輪」和「打飛機」等要求詞解。(無義氣的)媽媽因為(藉詞)趕稿退回房間,獨留爸爸接招,從此客廳笑聲不絕。 好一會,爸爸解甲歸來。他表現從容,即使面對「為什麼打飛機」這提問,也沒迴避箇中最難啟齒的愉悅感,惹來孩子一迭連「Yucky!」。打完美好一仗,爸爸神氣地說:「有問題當然由我們答最好。」可是明明記得,從前兩小問什麼是「馬上風」時,爸爸曾丟下一句「你們自己上網找」便逃之夭夭,得由媽媽頂上收拾殘局。  說穿了,面對進入青春期的好奇孩子,大人總有軟弱時。但我必須讚揚孩子的智慧老爸(尤其在剛剛出賣他以後):有關青春期,大人爭取解說機會,總好過放任孩子啃下一堆不知從哪來的亂七八糟。傳遞知識重要,傳遞正面態度也重要。 這也是挪威公營廣播電視台NRK面對質疑的回應:「We're a factual supplement to all the other things children can access online」。 2015年,NRK的兒童科學教育節目Newton推出青春期系列,節目呈現的真實性器官和主持的生動表達(譬如用咬開了的番茄來示範接吻,用吸塵機來解說吻痕的形成),引起不少爭議。 看看挪威超激性教育節目 這系列一連八集,每集五分鐘,言簡意賅,我們課本說了的它有;課本說不清楚、或者用學術包裝令孩子讀得一頭霧水的,它也明明白白地說了出來,而且用不着性器官平面解剖圖:談陰道和陰莖,在真實的身體上近鏡比劃;解說乳房用處,用彩筆在裸露的胸部描繪乳腺組織;介紹衛生用品時,用紅色液體代表經血,沒把女人當藍血人…… 一口氣看完整個系列,開始時感到裸體鏡頭真多,但慢慢便習慣。 主持人坦率開放,而且富幽默感,呈現性器官就像呈現身體任何一個部位——倒過來,假如主題是眼睛,說了老半天卻還不找實物來看,才真奇怪吧? 此地的教育電視有這句:「青春期人體變化的主要方向是性成熟」,但「性成熟」是什麼?說到這裏就懸着,Newton卻選擇把話說完。主持人在好幾集結尾都捧出一個瞇瞇笑的可愛小B,說:「青春期的重點,當然是為了生小孩囉,不然這地球就不會有人類了……但你必須要達一定年齡才可以有性行為,在挪威是16歲。記住,不要急在一時,時機到了,自然會發生……而且,遲些再談這個,是個好主意。」 NRK在網上提供節目影片,對象是8至12歲的兒童,但YouTube另設年齡限制。香港的性教育進度稍慢(如果不是很慢),建議有興趣的家長先看,測試自己的接受程度。我家暫時的打算是:高小不妨先看頭幾集,最後一集可以稍緩,像主持人說的:「不急在一時」。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從屎尿屁到性禁忌

兩小跟爸爸外出回來,急不及待向媽媽匯報好笑事:地鐵上,三個中年女士吵翻天,對話裏壓根兒沒有實質內容,只是不停地彼此交換有關性器官的粗口,車廂內的諸位被迫旁聽,氣壓很高。突然,站在兩小附近一個哥哥終於憋不住,噗哧地笑了起來;我家兩小當然不落人後,也卡卡地跟着憨笑;接着,笑意像漣漪般,迅速在乘客的嘴角眉稍間擴散開去。孩子的爸試圖勸架,但據說只成功教她們休戰五秒鐘,只好作罷。 怎麼會邊罵人臭,卻邊說要跟對方發生性行為? 孩子們知道,很多粗口都是性器官的諧音,可是頭上依然冒出一堆黑人問號——「為什麼姨姨們硬要說對方的性器官很臭?怎麼知道誰的比較臭?怎麼會邊罵人臭,卻邊說要跟對方發生性行為?我罵人時才不會那麼笨……」聽着,我也失笑了,大人確實奇怪。 每到含F word的對話,孩子每每笑得翻滾,管它劇情正在緊張 近日發現,能惹起孩子瘋狂傻笑的禁忌話題,已經漸漸改變。他們對屎尿屁的笑點有提升趨勢,可是聽到粗口卻又失守。而日常聽到粗口的機會還真不少,來自街上的、同學間流傳的、電視電影中出現的……早陣子共讀英文小說,每到含F word的對話,孩子每每笑得翻滾,管它劇情正在緊張。依然是小學雞,卻是另一個階段的小學雞。 課本上十年如一日的性器官繪圖,以及老師教完速逃的迴避態度 有性指涉的粗口,作為一種禁忌,跟屎尿屁也有相通處;簡單來說,就是愈不讓說愈興致勃勃。高年班的小學雞陸續踏入青春期,親身感受性在身體之內的變化,可是課堂提供的性知識顯然追不上去。課本上十年如一日的性器官繪圖,以及老師教完速逃的迴避態度,合力向好奇的孩子發出這種信息:你想知道的,別旨意從課堂和課本裏找到,不如自己想辦法。至於什麼辦法?舊時的少年人裝腔作勢扮「夠秤」到書攤買「鹹書」,現在則方便得多:上網按個鍵,自我聲明足十八歲便可以了。 總會有人覺得,在課本上課堂裏說得太白,很不妥當。可是地球上還有另一些人,覺得與其任由孩子亂七八糟地在網絡上滿足好奇心,倒不如自己認真教勇敢教,譬如挪威廣播電視台(NRK)數年前推出的兒童科學教育節目Newton。下回談。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膠片蒸烏頭

凍烏頭魚是我家兩小的最愛,他們「品味獨特」,尤其喜歡雪凍了的烏頭,儘管叫它「烏頭雪糕」;這其實也是媽媽最愛,因為做法實在太簡單,把魚洗淨蒸熟放涼推入冰格就是,失敗率極低,即使地獄廚神如我也輕易贏取掌聲,享受難得的成功感。 六成野生烏頭含微塑膠 後者發現六成野生烏頭樣本含微塑膠,平均每條有4.3塊碎片,最多的一條有80塊 問題是,如果告訴孩子,碟上的烏頭還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配料,會倒胃口嗎?綠色和平推出一條影片,在鏡頭下切開烏頭魚身,檢出PP和PE等微膠粒,估計來自即棄塑膠產品和餐具。影片回應去年香港教育大學的調查結果,後者發現六成野生烏頭樣本含微塑膠,平均每條有4.3塊碎片,最多的一條有80塊。 我們不會莫名其妙得啃下一個膠袋,可是一頓便飯一條鮮魚,圍坐餐桌的各位卻可能吃下80片膠,真叫人皺眉。相對於瘦得皮包骨的北極熊,該更令人感覺埋身吧?可是膠樽水依然賣得成行成市,街市很多人依然在身上掛滿紅的白的即棄塑膠袋。 我還留意到一種有趣的說話方式:你支持環保?那麼你為什麼還用廁紙?為什麼還用保險套?為什麼還生孩子……你確定這是香港的膠嗎?為什麼不罵人家卻來挑剔我們?膠袋是最便宜的選擇,環保還不只是中產的玩意……? 為了自己和孩子不必在餐桌上啃膠飲膠,請事必要跳出這種零和框架——別人做不好,不等於自己「攞正牌」什麼也不做 這些詰問有真實的怨氣;生活已經難,大環境也着實令人無力。可是,為了自己和孩子不必在餐桌上啃膠飲膠,請事必要跳出這種零和框架——別人做不好,不等於自己「攞正牌」什麼也不做;暫時做不到最好,不必恥笑努力實踐的人;律己以嚴的深綠朋友,也請容許我們用不同的步伐追趕上來。畢竟我們依賴同一個星球生存,需要的不是更多敵人。 少用膠袋比想像中容易 抱歉我離深綠仍然有點遠,但最近重掌家頭細務,發現少用膠袋比想像中容易,還省了錢,不只是中產玩意。譬如說,煮飯有很多簡單方式,地獄廚神也可以半句鐘有飯開,如是者減少外吃/外賣,已經省去大量即棄飯盒和餐具了。廚房常備一式三個上街市用的環保袋,分別用來盛肉、盛菜和盛水果;帶一個可重用的大膠盒去買肉,選最簡單的,不要挑盒蓋四邊有扣的款式,方便自己掛上一身菜肉後,在肉枱前仍然可以游刃有餘地蓋上盒子。用盒還有一個方便,就是可以直接加調味醃肉,不必又要拆膠袋換盤子。 多去街市少去超市 還有一點:多去街市少去超市,減廢效果立竿見影。因為即使你自備環保袋,光顧超市後,還是免不了帶走大量膠盤透明袋等預先包裝。何况街市小舖往往更有人情味,中年傻師奶如我,逛街市偶爾賺得一句「阿妹,今晚食乜餸?」無價。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小學雞想「當年」

某回晚餐餐桌上,兩隻小學雞「想當年」。這「當年」扣除他們全無記憶的嬰兒階段,其實只餘短短幾年「貨仔」,卻沒想到很多回憶,都在幼兒學校的午睡時段發生。 午睡回憶多 色紙喬裝花臉貓 兩小上的是全日制學校,午飯後課室變身睡房,原本放長枱的位置排出一列列小睡牀。關燈後,孩子一個個躺上去,輾轉一會便香香的入睡——少數不安靜的小小靈魂除外。朱家下一代的基因不知是不是都缺了「午睡睡意」這一塊,小兄妹同樣視午睡時光為煎熬。 但他們「自強不息」,總會找到解悶法子,譬如看似安安靜靜的躺着,小手卻努力不懈地朝四周探索,在觸手可及的範圍,發掘可供玩樂的資源。 一回,女兒的小手從牀頭方向往後亂抓,竟然抓到課室邊的物料櫃,還抽出一張顏色紙。她悄悄拿到眼前一看,還是紅色的呢,走運了﹗睡在毗鄰牀鋪的老友也未睡,於是娃兒倆一起分享神秘的快樂遊戲——彼此默不作聲,但又滿有默契地,用沾了口水的指頭抹上紅紙,再把那抹硃紅轉印到臉頰和眼皮上……燈一亮,照出兩隻花臉貓。 關切孩子睡眠的好老師 曾經,幼兒班上的老師來電了解兒子的睡眠情况——在家能睡嗎?平日可有無法安靜的問題?最後她建議處理方式:既然小子愛畫畫,就讓他坐在課室旁邊安靜作畫,先平復心情,稍晚才去睡。我聽到一位真心關切的老師,努力想要了解孩子,尋找最適合他的那條鎖匙。 在流水般斬不斷的日常忙碌中,能作出這樣的調動,無論多麼微小,都需要一顆愛心。 我們的幼兒學校不是人們眼中的名校,當初報讀也是偶然。朋友說起附近公共屋邨有一間幼稚園很好玩,站在平台望進去,小不點們做什麼一目了然。某回經過,我們偷偷去望,果然看到娃兒排列整齊,嘻嘻哈哈地唱校歌,可愛到不得了,歌詞是我聽過最有童趣的——「我們天天都開心笑~~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啦啦啦啦啦啦,嘩嘩嘩……分享美夢和樂趣,愉快學習伴成長……」後來我確認這些都不只是歌詞。對於快樂學習和藝術教育,相信孩子並且尊重孩子的發展步伐,校長和老師們一直認真實踐。 長大探恩師 尷尬卻高興 早前趁辦學團體基督教服務處舉辦幼兒創意藝術展「童趣@拾伍」,我帶同孩子去,其實是為了看望舊時的校長和老師。從前班主任看到跟自己長得差不多高的少年,高興得忍不住伸手要碰臉珠,少年好尷尬,我們都笑了。 報告校長和老師,在所有尷尬表現和古怪對話的遮掩下,少年其實是滿高興的。那些「想當年」雖說零碎,但哪兒有愛,孩子有知。但願每個陪伴孩子成長的幼兒教育工作者都無忘初衷,工作再繁瑣,依然記得用愛心看見孩子。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哈﹗你終於有fb了﹗」

在美國,「臉書」捲入數據濫用醜聞。政治顧問公司「劍橋分析」被揭發以「個性分析測試」為餌,在臉書上吸引用戶下載程式,涉嫌以不正當手段獲取8700萬用戶數據,如此海量的個人資料,據報被挪用來操控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東窗事發後,臉書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朱克伯格登報向用戶致歉,月初更一連兩天出席參眾兩院聽證會。 我家小子終於擁有自己的臉書戶口,非常興奮地在個人動態欄上,用一句「Hi」來公布這項消息。 就在這個尷尬時刻,我家小子終於擁有自己的臉書戶口,非常興奮地在個人動態欄上,用一句「Hi」來公布這項消息。而比他更早加入這個社交空間的朋友仔和同學們,紛紛留言恭賀——「你終於有fb了!」、「哈!」、「Finally」,甚有互相擊掌,為進一步脫離阿媽魔掌而稱幸之意。 當兒子的最好朋友也擁有自己的fb戶口,在長假裏名副其實地當上同學和兒子之間的「Messenger」的媽媽,終究認輸:智能電話可以再稍緩一陣子,但fb戶口還是要先開通。 那是小子經過多番爭取後的結果,坦白說,媽媽不無忐忑。兒子今年即將結束小學生涯了,據說是班上最後一個依然未有智能手機的同學,那龐大的友儕壓力,媽媽不是未曾想像過。之不過,使用智能手機對自制力的挑戰還真嚴峻,多少成年人兵敗如山倒,彷彿把手機長到掌上成為延伸,我和孩子的爸同意,不要太早考驗定力未夠班的孩子。 問題是,今時今日的社交方式,確實正朝我們曾經無從想像的方向前進。小學雞都在網上討論功課,而他們確實有互相連結的社交需要,雖然彼此交換的,大多是傻傻的小學雞信息。當兒子的最好朋友也擁有自己的fb戶口,在長假裏名副其實地當上同學和兒子之間的「Messenger」的媽媽,終究認輸:智能電話可以再稍緩一陣子,但fb戶口還是要先開通。 開戶前跟媽媽上社交媒體入門課:網上發表前要三思、分享涉及別人要考慮他人的感受、留意私隱程度設定、以善待人及轉載資訊前用腦袋判斷。 那是小子等不及的一天,不過開戶前還是要點耐性,跟媽媽上一上社交媒體入門課(說穿了,媽媽自己的程度也只及入門而已):網上發表前要三思,不要令自己後悔,因為這個世界既有「screen capture」功能,就代表沒什麼是能夠真正刪除的;分享倘涉及別人,要考慮別人的感受和對私隱的不同尺度,正如媽媽偶爾上載兩小照片前都有跟他們討論;留意私隱程度設定,小朋友間的分享最安全的選擇是「朋友之間」,毋須落入「公海」;無論網上或現實世界,一樣要以善待人,不能因為不是當面說,就肆無忌憚出言不遜;轉載資訊前用腦袋判斷,做好個人把關,懷疑是假新聞的話就不要傳,即使它看起來充滿善意。 當然還有,不要隨便下載「運程」、「個性分析」、「如果換轉性別你會長成什麼樣子」等,需要進一步授權的程式。有關如何保障自己,不要完全旨意朱克伯格。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摩星嶺上的悲壯

復活節,人家到外地旅行,我們留在香港,跑上摩星嶺青年旅舍宿營。旅舍的日落風景絕好,職員人情味也濃,可是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始終是附近的摩星嶺炮台古蹟。對於這組自20世紀初便矗立港島西的軍事建築群,真慚愧,我們之前從未踏足,所以非常驚喜。現場規模大,建設也多樣,營房、軍火庫、防空通道、偽裝牆、運送炮台的大斜坡等,四通八達,拐個彎又是另一組設施,走來走去走不完,很有探險的樂子。 據民間組織摩星嶺之友整理的資料,英軍在1900年已經計劃在此興建軍防,以扼守維多利亞港西部和硫磺海峽等航運要道。那是滿清末年,朝廷積弱,西方列強對中國這塊肥肉苦視眈眈,所以英國在香港這個東亞港口設置重型炮台,對準的其實是法俄的軍事威脅,以守護自己的殖民利益。 我家小子心血來潮,要為昔日要塞畫一幅平面佈置圖,掏出筆紙便在路上用功。 港淪陷 英軍自毁要塞設施 摩星嶺的軍事設施終於在1912年全部完成,沒想到它真正派上用場,卻是差不多30年後的事,而且只挺了短短17日。1941年12月8日,日本向香港發動攻擊,摩星嶺要塞成為支援港島東部和中部的主要火力,其間受到劇烈轟炸;16日,位於山頂的指揮總部被毁;25日,香港總督楊慕琦爵士宣布無條件投降,香港陷入黑色聖誕;同一時間,摩星嶺上的守軍炸毁殘餘設施,以免落入敵軍手中。 走着走着,不禁遙想上世紀在這個山頭上發生的悲壯。我家小子心血來潮,要為昔日要塞畫一幅平面佈置圖,掏出筆紙便在路上用功。這工夫殊不簡單,既要繪畫出各種建築結構,又要考慮現場山勢的高低起伏,小子愈畫愈吃力,眼看差不多日落西山,筆下的平面圖不同空間之間,依然難以合理地拼合——這其實是大人應該做的工作。我們身處的炮台現場,建築群的平面圖固然欠奉,就連文字資料也貧乏得令人氣結,只幾處豎起說明牌,還是一樣的介紹文案,寥寥幾句非常單薄,真對不起這些豐富的建築和那段關鍵的歷史。 務請珍重,不要讓戰時文物湮沒在雜草和垃圾當中。 戰時文物 保育在何時? 上網查找,除了看到民間組織摩星嶺之友倡議保育歷史外,也看到中西區區議會在2014年與古物古蹟辦事處的信件往來,討論為這組二級歷史建築物設立歷史徑的建議。可是4年過去了,不知後續如何?務請珍重,不要讓戰時文物湮沒在雜草和垃圾當中。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臨臨的照片

還記得年初被虐致死的5歲女孩臨臨嗎?本港專職調查報道的「傳真社」得到一批她在幼兒園的照片,上周發放,記錄了她的一身傷痕,面頰上的、手掌上的、腳掌上的、小腿上的……看得人好揪心。據傳真社資料,相片攝於去年9月,即是事發前4個月,老師曾經以此為臨臨撰寫學童傷勢報告,報告上有校長簽署。 原本可拯救這條小生命…… 然而,臨臨死後兩天,幼兒園校長這樣回應傳媒:「她無異樣,她無任何的傷痕,如果我們覺得有異樣的小朋友,我們都會去留意她,檢查她,其實我們都有留意她(臨臨),早前9月(校服)都是短衫短褲,好明顯會看到,但她都沒有被虐的情况。」 原本,有人可以成為這條小生命的拯救者…… 歷史上,由「細路」到「兒童」(梁以文所撰「從細路到兒童——能力軌道的切換」一文),從「勞動力」到「寶貝」,人們對孩子的態度一直轉變。 來到廿二世紀,「保護兒童」已經儼然現代文明的一塊基石,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然而,即使在「保護孩子的生命」這個最基本的層面上,大人教小朋友失望的時候還真不少。這裏說的,不單單是一份呈不上去的傷勢報告,一個明明看到卻睜大眼睛說沒有的大人,還有配合着說謊的大人、在一旁知情不報的大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大人、看到但不關心的大人……是一整個樂團合奏的冷漠,缺一不可。 合力演出謊話馬拉松 想起另一宗在腦海縈繞不去的新聞:2013年,一名小五女生從學校5樓墮下重傷昏迷,送院後不治。校方沒即時報警,反召聖約翰救傷隊到場,被質疑拖延救援。兩年前,教職員在死因庭上作證,有人稱「忘我救人」未發現女生傷勢嚴重、有人曾對提出質疑的救護員說昏迷女生「行得」,有人說自己當日認為女生嘴裏的血來自「嘴唇爆拆」。合力演出這場謊話馬拉松的,正是本該教育學生明辨是非的師長。 還有說實話的人 猶幸,還有說實話的人:墮樓事件中,校工在庭上披露前兩任校長曾下達「急事不報警」的指令,來迴避傳媒「勾線」;臨臨死後,有人把臨臨在校的照片記錄交給傳真社。 本來應該是正常人都該做的正常事,但在荒謬處境和氛圍中,愈來愈需要勇氣了。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腦袋的歷險

藝術節從訂票到正式公演間有幾個月時間,我們利用這空檔,花了很多個晚上,把《深夜小狗神秘習題》的原著從頭讀起。小說全部由大男孩主角基斯杜化自述,有些細節描述非常冗長,有時更會在緊張處沒由來的聊起天文、數學和邏輯。原以為孩子會招架不住,沒想到讀啊讀,大家漸漸走進基斯杜化的世界,跟他踏上一趟意外的歷險旅程,最後找到的不單是殺害小狗的兇手,還有屬於自己的新發現。 看話劇前一晚,跟兩小在家中一起浮想聯翩:這故事搬上舞台會變成什麼樣子?怎樣呈現原著中的意識流?如何表達跳躍的時間線?怎樣用書中大量的第一身文字,透視基斯杜化大腦,但又避免演出被文字所淹沒……我們一大兩小臭皮匠設想了N個可能,卻其實是N條「爛橋」,傻傻的笑得人仰馬翻。 懷着忐忑心情進場,擔心期望太大失望更大,想不到結果真美好。這齣至今已重演五年的作品,把舞台打造成五面鋼片牆壁和地板,用光影和音響來勾畫各種場景,除了小道具如玩具火車和「扮演」椅子和行李的小白箱等,幾乎沒有實物佈置,一切想像源自腦袋——基斯杜化的腦袋。 「這齣劇的情景應該設定在基斯杜化的腦子裏面,而這將會是一個充滿魔法把戲的盒子。這裏的把戲不單是移動數碼投影布景,而是關於人類創造魔法的過程。」導演在場刊上寫道。 同一問題 小孩大人體會不一 所以,故事從書本搬上舞台,引領我們了解那顆獨特腦袋的(作者對男主角曾經有過阿氏保加症的設定,後來決定去掉標籤),不再單單只是男主角的文字自述。導演乾脆把整個舞台變成男主角心智的呈現,從開場先聲奪人的音樂和燈光,到火車站的混亂和難以預測,超負荷的感官資訊處處把人的情緒往危險處推,正正是基斯杜化面對的世界。他像被丟到針氈上的瞎子,又驚又怕,卻又不明所以,在極端敏感而脆弱的狀態中,即使是善意的陌生人,也可能被視作威脅。 有趣的,更是不同的解讀。我家兩小看基斯杜化的出走,看得聚精會神,看出了勇氣;大人卻被悲傷噙住,看到艱難的家庭、非常努力卻把彼此愈推愈遠的父母……閉幕前,完成尋親探險的基斯杜化說,他都這樣勇敢,成功出走又回來了,以後還有什麼做不到的事?同一個問題,孩子理解為反問,充滿着無事不可為的力量;大人卻理解成設問,答案不忍說穿,因為現實生活給特殊的腦袋安排了更多歷險,可是不是每一個都有美滿結局。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走鬼」睡房

網上讀到一個年輕人的分享「大家有冇試過入阿爸阿媽房見到唔應該見到嘅嘢?」據那描述,年輕人原本想進爸媽房拿東西,開門時發現上了鎖。他堅持敲門敲了很久,其間聽到門內有穿衣服的窸窣聲,終於成功進房去,卻看到桌上還有安全套——那一刻「我個心簡直碎咗。突然好唔想掂到佢哋,覺得佢哋好污糟……呢個屋企好污糟。」 羞恥感究竟從哪裏來? 這則分享引發熱烈討論,包括「爸媽已經盡力了,他們應該很慌亂吧。」「都鎖門了,你又不是小孩,是不是該給他們留點私隱和空間?」「說實話,你該為爸媽還這樣親愛感到高興……」差不多一面倒,怪責年輕人不懂事。 我更關心的卻是,那種發現父母做愛而覺得「好污糟」,甚至影響自己對整個家庭的觀感,這樣強烈的羞恥感究竟從哪裏來? 羞恥感不是天生的,小嬰兒坦蕩蕩,從不會因為換片露出小屁屁而遮遮掩掩。因為性而感到害羞,只能是社會和文化的潛移默化。很多時候,大人甚至不必說出口,以性為恥的態度已經在孩子間耳濡目染了,更何况,有些性教育乾脆以提升羞恥感為目標,用來打擊青少年的「早戀現象」,又或者把性直接結連到各種性病的傳播,把「骯髒」二字深深烙印了。 可是我們換個位置看,性明明就是令人愉悅、能促進親密關係、帶來美麗的孩子,兼且令物種得以延續的好事情。世間萬物全部一體兩面,偏生大人對孩子說性,都傾向壞話說盡。如今,夫婦在自己家中鎖起門來正正常常親親熱熱,也被孩子嫌棄,大概是大人整體的咎由自取。 給爸媽留點私人空間 香港的居住空間愈來愈不人道,可以預期,爸爸媽媽進行性行為的空間只會愈來愈萎縮,被撞破的風險也愈來愈高。倘若不幸被年幼的孩子撞破,除了「做運動」、「玩騎馬馬」、「颳大風怕颳走媽媽」、「媽媽生病了替她按摩」等等各種爛借口,還可以參考心理學家的建議—— 房門有鎖的話,請習慣上鎖,給自己留點私人空間,也減少孩子受到不必要驚嚇的機會。 如果被茫無頭緒的幼兒發現了,可以平靜地試着把焦點放回孩子身上,關心地問「怎麼了寶寶,做噩夢了嗎?」「想喝水了嗎?」小腦袋大概轉眼便忘掉剛才目擊的奇怪事。至於已經有一定性知識的孩子,可以告訴他們,這是夫婦間的正常親密行為。重點是要簡單清晰,切合孩子的理解能力,不要在慌亂中愈說愈遠。長篇大論的性教育可以留待(彼此)清醒時,再找合適時機進行。 重點是不誇大羞恥反應,也不要斥喝孩子離開,令他們覺得自己做了錯事,種下「性很惡心」這顆孬種子。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