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民房四寶:我仍是我

衷心感謝《明報》仍給我一片可以我手寫我心的空間,5年前,因着信仰上的尋問,離開工作了16年的學校,在貧窮人當中尋找我是誰。在那時候,也是這一個專欄的開始。在尋問的路上,邊走邊寫,沒想到,轉眼就寫了5個年頭。文字比記憶可靠,5年來很多的人和事,印象本已模糊,可是,打開電腦,重讀自己的文字,一篇又一篇,一幕又一幕,就連當時的感受與味道也都一一再現,感恩有這個空間,默默地盛載着曾留下的歡笑與淚水。 重回學校 教育初心不變 坦白說,實在沒有想過會再回到學校工作,更沒有想過要當上校長,特別在這個似乎大家都設法往外逃的當下。記得在第一天回校上班的路途上,迎着風雨,窗外天氣、社會環境,都不似預期,但,那又何妨?看着自己在玻璃窗上的倒影,即使人到中年,從來教育的初心都不曾改變。為孩子作最好的預備,保護他們的成長空間,在陽光普照的日子如是,在風雨飄搖的日子,更應如是。疫情下,興學不易;風雨中,傳道更難。作為基督徒教師,在教與學之中,堅持活出信仰,相信比過去任何時候都要更大的勇氣。不知從何時開始,「是其是、非其非」彷彿已是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堅持,但,因着我們愛孩子的心,仍然可以是我們的選擇,能教出多一個善良的學生,世界就會少一個為惡的人。只要堅守正直與善良的底線,我們的教育,就可為人帶來希望。風雨欲來,那又何妨? 即使貧窮 也不傷天害理 5年過去,友人笑問是否好像發了一場夢?夢是虛幻的,經歷卻是真實的。活在這個貧富懸殊極其嚴重的城市,這5年每天在前線與貧窮人同行,不單看見很多基層家庭令人心酸的故事,有失業半年只吃過期罐頭充飢的長期病患者;有喪母後失掉居所的花甲老人;有在丈夫去世後一直蝸身在劏房、走不出哀傷的婦人;也有知道兒子剛確診骨癌、情緒崩潰的貧窮單親媽媽……他們都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懼、憂慮與哀愁。然而,我更看見另有一群,繼續伸手在貧窮人口袋裏不斷索取的「聰明人」。這些「聰明人」原本都是貧窮的,卻因為他們在貧窮人身上所做的,就不再貧窮。教育,究竟要為孩子預備什麼呢?是要讓他們比別人都更聰明、更有競爭力麼?教育就是要汰弱留強、旨在保障自己的孩子將來可以過富足的生活麼? 教育,是價值的傳承,特別在禮崩樂壞的世代,品格與道德的培育比知識的傳遞都更艱難,卻更重要。我們要孩子在乎的不是將來生活的富足,而是生命的豐富,前者只關心自己的需要,後者卻會回應別人的需要。成功的教育,不是讓學生將來能夠名成利就、生活無憂,而是叫他們可以作一個頂天立地,即使貧窮,仍不會傷天害理的人。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2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心中的小星星

疫情再次嚴峻,本地確診的數字持續增多,全港學生提早放暑假,父母也多選擇留家辦公,這段時間大家都比之前謹慎,減少外出,一家人在同一屋簷下,朝夕相對,原是難得的美事。可是,當父母看着孩子,就不期然想起他們可能因停課而落後的成績、沒完成的作業、未翻過的圖書…… 心,就焦急起來。 旁邊的孩子,或許光是坐着、玩着,也會招來責罵:「拿書出來溫習吧!做了暑假作業沒有?有沒有看圖書?你這樣如何讀上去?為何你可以這麼懶散?你這樣將來什麼也做不了﹗」 這些情節、對白,日日如是,孩子就是沒有改變。有當父親的朋友在群組中苦笑道:「這個暑假才剛開始,何時才結束呢?」難道這不是孩子的心聲麼? 你懂得關心孩子麼? 我們作為父母,整天被困在家裏,想改變孩子之先,或許,自己也要先有所改變。想起一套多年前的印度電影《心中的小星星》(Taare Zameen Par),筆者推介了給群組內的家長朋友看。即使未能完全改變父母對子女的想法,至少,在看電影的時候,也能把目光稍為離開孩子一會,給大家一個喘息的空間。電影的主軸看似是藉一名患有讀寫障礙的三年級小男孩Ishaan的遭遇,批判印度長久以來只標榜分數、成績、競爭的教育制度。在講求紀律、服從的學校文化下,學生的學習需要、興趣,甚至天賦潛能也會被擱在一旁。成績追不上的就是失敗者,失敗的原因不在學校,問題總是歸咎於學生本身。 然而,在我來看,這套電影真正的主軸是對家長們的挑戰:你懂得關心你的孩子麼?你眼目所注視的是孩子的成績,還是他的獨特和需要?故事中小男孩的生命,因為遇上一位真正關心他的教師Nikumbh而徹底改變,不只是成績上的改變,而是生命的轉化,重新注滿色彩。關心孩子,是讓他們感到被關心,重要的是按孩子喜歡的方法去做。父母費盡心力為子女安排最好的學校、找來最好的補習教師,也許,孩子所要的只是一個擁抱、一個一起做手工的下午。 父母願意改變 是孩子的幸福 疫情下,我們都要珍惜可以跟孩子相處的時光,明白父母都會憂慮孩子的將來,特別當他們所做的一切都不如你所願時,我們或會氣得破口大罵。故事中的教師曾向小男孩的父親提及一個關於所羅門群島的傳說。原來島上的居民當要在森林開闢土地耕種時,他們不用斧頭把大樹砍掉,而是圍着大樹對它不斷辱罵,不用幾天工夫,大樹就會枯萎,倒下死去。 傳說歸傳說,但這也是對常在憤怒中的父母的善意提醒。有朋友在觀看電影後說:孩子的幸運,是因為遇上一位懂他、關心他的教師。事實上,家庭遠比學校重要,不是每一個孩子都能幸運地遇上一位好教師,但是,他卻可以遇上懂他、關心他的父母。在這個不一樣的暑假,若父母願意為孩子作出改變,孩子不是幸運,而是幸福。今天開始,學習欣賞孩子的獨特、了解他們的需要,讓他們的生命因着你的改變,同樣有所轉化,重新注滿色彩,享受一家人在同一屋簷下,朝夕相對的每一天。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5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天天是好日,日日有陽光

阿虫前輩離開我們差不多兩年了。喜歡阿虫這幅「天天是好日 日日有陽光」的畫作,是在認識他之後。 幫人卻在幫自己 從前,常以為他的樂觀是因為一帆風順,生活無憂,所以他看每一天都是好日,每一日都有陽光。 有次飯敘,他曾給我們分享過一個故事。當年他的生活並不容易,畫也賣得不多,主要是替人裝裱字畫以為生,收入僅僅夠應付三餐吧。有天,一名婦人來訂做畫框,想趕在聖誕節前夕取貸。阿虫見她打扮十分樸素,當時大家的生活也普遍艱難,就只收取她25元。那一年的平安夜,天氣比往年都要冷,婦人臨近收舖時回來找阿虫,卻靦腆着說身上只有20元。阿虫笑一笑,徐徐把畫框遞給她,說:「就20元吧,Merry Christmas!」那婦人十分感謝,從口袋裏掏出一個信封交給阿虫,道:「多謝您,Merry Christmas!」說罷就拿着畫框離開了。阿虫把信封拆開,發現裏面是60元,他感動不已。原以為是自己在幫人,沒想到別人卻倒過來幫助自己。一個最冷的聖誕,也是最溫暖的聖誕。他說,若問他這麼多年來賣過最貴的畫是多少錢,他實在沒有印象。但是,這60元,他說一生也不會忘記。 「天天是好日,日日有陽光」原來是寫在沒有陽光、說不出好的日子,給自己的祝福。又是一個聖誕節,當醫生宣布阿虫2歲的外孫女死亡的一刻開始,天,就再沒有亮起來。看見女兒喪女後終日恍恍惚惚,她每天拿着女兒的衣服來嗅、來哭,心,更是痛苦。 不要讓環境改變我們 一家人好不容易才走出了陰霾,以為陽光快再出現,誰也猜不到前面是另一個更黑的夜。女兒總算克服了喪女的傷痛,再次懷孕,醫生卻在檢查時發現胎兒腦部發育不良,要與不要,實在為難。最後,女兒決定把孩子生出來。在阿虫趕去看孫兒時,女兒特別叮囑他要有心理準備,說孫兒的容貌跟別的孩子有點不同。然而,即使他如何準備,見到孩子的一剎,還是怔了一下。因為孫兒的腦袋很小,頭頂長得有點尖。但當他看見女兒對孩子的愛,心就被暖化,相貌如何根本不太重要。 阿虫分享這段往事的時候,孫兒已經10多歲,智商卻只有1、2歲,未懂說話,也不會走路。每天,阿虫也會打電話給他,陪他唱歌、聽他說話,依依唷唷,感到孫兒的快樂。偶爾聽到他叫「阿公、阿公」,阿虫就笑開眉。 回到今天,阿虫彷彿繼續勉勵每個香港人,即使我們改變不了環境,也不要讓環境改變我們,有愛就有力量,「天天是好日,日日有陽光」,這是任誰也奪不走的祝福。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1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人生不是追求完美,而是完整

這天兒子坐在鋼琴前,手指敲着琴鍵,重複又重複的音符,聽得出滿載心事。男孩跟女孩不同,不多會主動說出心事,但當留心他們與平日的不一樣,總能察覺得到他的心在呼喚關注,至少需要一點陪伴。放下電腦,把椅子拉近琴邊,想靠近的,是孩子的心。「可否給老爹彈奏Beethoven的《月光奏鳴曲》?剛寫稿寫得頭昏腦脹,想聽你彈一回。」知道他沒有心情,我只嘗試打開話匣子、打開他的心。「爹哋,我是否很失敗呢?」沒想到兒子突如其來的一問,估計他遇上了一點挫折,感恩他有這一問。 一份能靠近的同理心 原來,在復課天,學校就派發了成績表。中文一直都是兒子最弱的一環,升中後他就更是吃力。還記得他早前花了不少工夫來預備考試,可是仍欠6分才及格,努力過後彷彿沒有回報,他所感到的失望比過去的都要大。相對於成績,老爹更在意孩子的真實感受,特別當他們陷於困惑時,每一句心事,都值得父親放下一切來聆聽、來安慰。知道兒子需要的不是父親高高在上的教訓,而是一份能靠近的同理心。在孩子面前,老爹不用強裝英雄,一個會失敗、會受傷的生命,更能鼓勵孩子活出真實的自己。 向失敗說不 向夢想進發 告訴兒子自己的故事:老爹喜歡寫作,也在籌備出版另一本新書,但你很難想像中學時期的我,最怕的就是作文。文章寫得糟,就連老師也懶得給我的作文打分,只用紅筆寫上一個大大的「差」字。我不知道距離及格有多遠,但我相信總有及格的一天。那時候的我,失敗嗎?在我來看,那不是失敗,我只是未成功吧。但人生還沒有結束,有誰可以判斷我是失敗的呢?而我,也沒有放棄,一直在寫,寫到進入大學,寫到完成博士學位,寫到有報章專欄呢!知道嗎?老爹每次看你彈琴就想起小時候的自己,還記得幾年前的你,琴也彈得不太好,很多曲子都令你感到失敗、沮喪,但我實在欣賞你的恆毅力,沒有選擇放棄,一直在彈,而你,今天所演奏的樂章,每一個音符都在向失敗說不,都在向夢想進發。 盡力活出最好的自己 常有人認為努力也不一定會帶來好的改變、好的結果,不為事情付出努力,失敗了,就不會讓自己感到太大失望。然而,在老爹來看,這不是我想擁有的人生呢!成長路上,我們都會遇到喜歡的人和事,每個人都可以追尋屬於自己的夢想,無論多麼小,都值得你盡力去堅持,因為,遺憾遠比失敗叫人難過。在奮鬥、堅持的過程中,你必會遇上歡笑,遇上眼淚,在愛與痛的邊緣勉力前行,縱使最終沒有得到預期的結果,你卻盡力活出了最好的自己,那誰又有資格說你是失敗的呢? 仔,堅持理想,盡力去幹,即使最後沒有成功,你的人生只是不完美,卻是完整的。這是老爹給你的鼓勵和祝福。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8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快復課了,是期待,也是恐懼

停課期間,基層孩子的學習充滿困難,不單缺乏資源,也缺乏支援。當別的孩子在家可以不停學,他們卻不得不停學。明白即使未能上課,也不是欠交功課的原因,但看着每天不斷增生的功課,他們就只有光着急。不是不想做,而是不懂做。原來距離復課的日子愈近,被囚在貧窮的孩子的心就更慌。 窗外是33℃的高溫,劏房內的熱就更是難耐,唯一的一扇窗竟然是打不開的。這裏的熱使空氣都變得稀薄,口罩下每一下的呼吸都很費力。蹲坐在小孩做功課的摺枱旁,瞬間已變成汗人,這房子真的很熱。雖然知道還有兩個家庭要去探訪,我仍想在這裏多留一會。因為,這裏的小孩不但可愛,也很懂性。基層媽媽目不識丁,從來沒有上網的經驗,根本沒有能力指導孩子的學習,她只能在孩子溫習、做功課的時候,在旁替他撥扇。媽媽唯一的願望,就是孩子將來別要跟她一樣窮。孩子明白媽媽的限制,也明白媽媽的心意。這天,在我還未到達之前,孩子已搬出摺枱,把功課重新再看一遍,盡力把可能的答案填上,也許,這就是孩子對媽媽愛的回應。 高溫劏房內 教孩子做功課 因為貧窮,他們平日吃的多是罐頭、即食麵之類的次等食物,特意給他們帶來一些新鮮餸菜包,想孩子可以吃得健康一點、有營養一點。還未及放下,孩子就已經急不及待把功課拿來問我,媽媽站在後面也感到不好意思。我蹲下來,細看小孩給我的功課,見他實在已盡力做好懂得的每一道題,字體也十分端正,即使未能完成任何一份,怎樣看也是一個好孩子,我真心地讚賞他,也忘記了這裏的熱。繼續和他一起上網做閱讀理解的功課,沒有電腦,只能用手機看,小小的屏幕,長長的文章,實在苦了孩子的眼睛。閱後他說不太明白,我就慢慢地讀給他聽,每一句說話他都很留心地聽,我看到一顆單純學習的心。文章下面的題問他也全答得對,見他臉上滿足的笑容,媽媽比他更快樂。 一筆一畫 努力學習心不窮   這孩子,還有一點令我十分欣賞的。在閱讀理解部分,有一些網上填充的題目,學生要從文章中找合適的詞語填在句子的空格內。留意到每當他找到答案時,會先把詞語用筆抄在白紙上,然後再跟着紙上的詞語,在屏幕上用指頭一筆一畫地寫在網上句子的空格內。我不解,為何要這麼麻煩呢?以為他不懂得使用「copy and paste」(拷貝及貼上) 的功能,就給他示範如何把文字貼上去。沒想到,他竟然說他也曉得,只是不想「作弊」,要用手寫上每一個字,我由衷敬佩他。 貧窮孩子都很期待上學,只是沒有支援,面對多而又多的功課,內心充滿恐懼。快復課了,願我可多走幾步,讓基層孩子有免於恐懼的期待。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5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孩子停課,媽媽不停學

一個基層婦人來工福的中心求助。不是申領經濟援助,也不是來領取食物,而是為着孩子的學習。老師來電說她的孩子自停課以來一直沒有繳交功課,事實上,她的孩子也沒有上過任何一節課。她,苦無出路。 婦人的丈夫性格狂躁,常虐打她,後來他證實患上精神病,婦人便帶着孩子走出來。別人看她的外貌常以為她是孩子的工人姐姐,事實上,她是被嫁來港的越南人。從貧窮的鄉下來到人生路不熟的香港,目不識丁的她既不懂英文,即使是自己的中文名字也寫不出來。 她很害怕接觸人,特別是同鄉。記得有次想請她和孩子到一所越南餐廳吃飯,當聽到那兒的員工也來自越南時,她就堅拒不去了;又因為廣東話的聽說能力有限,她每次接聽電話都顯得十分緊張,特別是學校的來電。老師叫她上網檢查孩子所欠交的功課,務必要在限期前補回,她說不懂,除了通告,學校卻沒有任何支援。掛線後,她沒有憤怒,彷彿貧窮就沒有憤怒的權利,她愛她的孩子,心裏卻是充滿恐懼。 沒有丈夫,也沒有朋友,她,想起工福,就帶着孩子來中心求助。這是她在疫情下第一次冒險帶孩子出街。 網上教學 基層需要什麼? 用了很多的聆聽,我們大概明白了她的需要。「上網」、「視像教學」、「E-Class」、「Zoom」對她來說,根本是來自另一星球的言語,也超乎了她的人生經驗與想像。即使給她一張可以上網的電話卡,她也不懂按說明書的指示去啟動它,每一個步驟都是挑戰。當我們教她一步一步用電話登入學校的教學平台,告訴她孩子所欠的功課,她的臉就通紅起來。羞愧,不是因為孩子有太多欠交的功課,而是她感到自己沒有能力教導孩子完成功課。看見她的不安,我們先為她禱告。 「對唔住……可以教教我?我學先……返去我再教佢做……」這是她由衷的請求。愛孩子,不是富人的專利,婦人只希望孩子別被人看不起,更不想他將來像自己一樣窮。功課共欠多少?學校在停課不停學的美名下,基層孩子沒有上過一天的課,就已欠下了超過80份功課。沒有學又怎會做呢?不能讓她這樣回去。 由第一份英文功課開始,慢慢給她說、慢慢教她做,她很用心地記着,用手機拍下每一份功課的登入和遞交方法。愛人就是一種忘我,不是自己沒有需要,而是放下自己的需要。我看看手機,已有超過20個未接來電,未看的信息也有數百。要打發她離開,趕在下班前回覆所有人嗎?沒有,想起耶穌對自己的憐憫,就放下手機,繼續給她耐心地解說。忽然,她笑道:「多謝耶穌,有你哋,我唔驚。」 基層家庭孩子在停課中的學習需要,不僅是硬件或上網卡的缺乏,然而,您能看見麼?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1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老竇睇真D

最近facebook流行一個小遊戲,就是寫下10個自己曾經領薪水做過的工作,其中一個是假的,看看朋友能否猜得出來。 筆者在3個小朋友的慫恿下,就列寫了一些工作,我一邊寫,他們圍着我一邊大叫,像是什麼驚世大發現。他們大叫大笑一番,最後還是沒有猜得中。待我揭曉答案時,3個孩子的下巴都幾乎掉到地上來。 我所列出的工作如下,笑說這是《老竇睇真D》: 【1】教科書審稿 【2】賣雪糕雪條 【3】酒店營業員 【4】傳呼台服務員 【5】電視台助理 【6】琴行賣琴 【7】品酒師 【8】手機應用程式開發 【9】餐廳神秘客戶 【10】演藝人經理人 自出娘胎以來,3個孩子對老爹工作的認知,就只有教育和教會兩個板塊,清單所示的選項,又真是超出了他們的印象與想像。「教科書審稿」,他們都估計我有做過,也主觀認為第一個不會是答案。孩子有孩子的邏輯,事實上,我有替某出版社的常識科教科書做過審稿,所以過去學校若要選書時,都要申報與避嫌。孩子不相信老爹賣過雪糕雪條,我曾在牛奶公司位於觀塘的廠房工作,間中也要清晨起牀跟車把雪糕運送給商戶,到後來廠房要遷入元朗,我便接受遣散,之後,就轉到鷹君集團旗下的酒店工作。孩子不知道什麼是傳呼台服務員,我說這是手提電話普及前的職業。在網上找來了相片,說了半天「call 機」、「call台」、「3328機主覆機」、「3328覆機未」,他們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以前大家都沒有私隱的嗎?中學預科時我在九龍城的星光傳呼台兼職,當時也沒有想到這個問題。 每個孩子都對父親過去感興趣 進入亞洲電視當節目助理,是老爹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什麼也忘記了,只記得在午飯時大伙兒會偷走到港台飯堂吃聰哥雞翼,唯一有印象的節目,就是《今日睇真D》,20年後,與林祖輝在理大教書時再次相遇。大學學費不便宜,大學生生活消費就更高。當時跟着同學們第一次吃飯,就是去開業不久的Hard Rock Café,那次,吃了我一生人最貴的漢堡包,咬在包上,痛在身上。 痛定思痛,決定在課餘時間當兼職去,Hard Rock Café 沒有請我,最後去了琴行賣琴,養活了我3年。 好友是鋼琴家,我曾做過他的經理人。幾年前他找過我一起研究手機應用程式,在我進入工福前開發了一個幫助學生練琴的App,也竟然得到投資者青睞,願意支付研發、宣傳及薪金,既然可以請人,我便功成身退。孩子最期待的,是當神秘客戶的工作。那時會接到酒店的邀請,到訪他們的中菜、西式餐廳。同事會在大堂把信封交給我,裏面就是用來付款的現金。無論是食物還是服務,餐後也要給他們一份報告。即使在沒有手機的年代,每一個細節也要用心記着,這樣的工作也是一件樂事。 老爹的工作,孩子們都聽得非常入神,不是因為我的故事特別有趣,而是每個孩子對父親的過去都感到有趣。你也不妨寫下10個工作,跟孩子來玩玩疫情中的《老竇睇真D》。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9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讓你的說話 成為孩子的祝福

對孩子來說,父母的說話比任何人都重要,即使他們好像不在意,甚至聽不進,但主導着他們的成長。當你告訴孩子:「仔,我真的以你為榮﹗」、「女,我愛你﹗」、「能夠成為你們的父親,是我人生最大的福氣。」對孩子來說,這些不是父母給自己逢迎的說話,而是帶着對孩子的祝福。 父母肯定 孩子才相信自己 作為父母,我們也未必知道孩子正經歷什麼難處。他們臉上或許仍然帶着笑容,但心靈深處,卻是滿佈傷口,在淌着血、滴着淚。今天,孩子都活在一個跟我們以往不太一樣的世界,互聯網、社交平台上充滿負面和傷害的說話,孩子看似安坐家中,以為在電腦面前停課不停學,卻原來,他們正被欺凌與傷害,朋友不友善的批評、凌辱或杯葛,都使他們感到孤單、感到焦慮、感到沮喪。他們需要安慰、需要醫治,不要輕看自己的說話,只有來自父母的肯定,孩子才可繼續相信自己。 疫情下,學校復課遙遙無期,孩子都被困在家中。假如父母也在家工作,與孩子相處的時間就會更多,值得注意的是,父母每天所說的話是在建立孩子的生命,還是在拆毁他們呢? 孩子需要的,不是時刻指出他們錯處的糾察,而是能夠捕捉他們好行為、放大他們優點的父母。或許,父母在事業上都很有成就,住在豪宅大屋、出入坐名貴房車,有才華、有學識,這些都是好的,但是,沒有任何東西及得上你的孩子告訴別人:「我的爸爸/媽媽,是我最大的祝福。當我失意時,他在安慰我;當我懷疑自己時,他就給我肯定,把我看為寶貴。他勉勵我去尋夢,相信我可以做到。」 說「你太笨」還是說「我愛你」 你看見孩子的需要嗎?他們身邊或許已有太多人在說着批評、否定的話:「你太笨」、「你一無是處」、「你是我們的負累」,孩子需要被肯定、被安慰、被醫治。為人父母,我們有多久沒有告訴孩子:「仔,我真的以你為榮!」、「女,我愛你!」、「能夠成為你們的父親,是我人生最大的福氣」? 不要讓一個陌生人讚賞你的孩子多於你,更不要讓孩子的外傭、教師、朋友比你更清楚你的孩子。每一天,用說話建立他們的生命,告訴孩子你有多愛他們,你為他們感到有多自豪;告訴孩子你對他們的信心,將來可以成為一個比你更強大的人。這些說話,看似微不足道,卻不單可以醫治孩子心靈深處的傷口,也在保護他們,讓他們免於別人說話帶來的傷害。 曾有小孩用「雲」來形容他的父母,我不解,小孩說:「只要他們不在,天就光了。」能夠成為父母是上帝給我們的祝福,更重要的是,要讓孩子看我們是上帝給他們的祝福。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7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教育是為了什麼?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擴散,確診個案未有止息,學校是否可如期於4月復課,誰也說不準。教育局官員期望學生持續學習,停課不停學,報告過去20多年在推動4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已投放了140億,而每年用於資訊科技教育的經常開支亦有7億,企圖用數字來告訴大家,網上教學早已萬事俱備,只要把教學搬到網上來,透過平板電腦或智能手機,就可以實行課堂無邊界。然而,教育就是這樣的麼? 當大部分教師每天都要花掉大部分的精神和時間,用從不熟悉的視像會議軟件來預備從不習慣的網上教學,無論是預錄還是實時教學,不單是壓力,更是有心無力。有小學教師告訴我,她每天用「Zoom」跟小一學生上課,坐在鏡頭面前,是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悲哀。中學生比小學生更難管理,即使在屏幕前看得到、聽得到,但他們是否在上課,教師根本管不到。有中學教師說,他每日按着上課時間表在鏡頭前似在「自言自語」,抱着的大概是不能盡如人意,只求無愧於心的無奈。教師沒有選擇,學生更沒有選擇,無論是否在聽、在看,他們都被「囚」在屏幕前,特別是父母可以在家上班的一群,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被提醒,坐在電腦面前,我彷彿聽到「活着受罪但是又離不開」的心曲。 網教換湯不換藥 應啟導自主學習 因疫情而催生的網上學習,對大部分學校來說,是退而求其次的方案,說白一點,就是因為無法回校上課,才被迫網上教學,總好過什麼也不提供。筆者不反對網上學習,相反更鼓勵學生透過網上資源來學習。可是,觀乎今天停課下的教學情况,學校只是改變了教學形式,卻沒有改變教學目的。 因此,教師每天只吃力地用不熟悉的工具來追趕課程進度,彷彿完成課程進度就是達到教育的目的,功德圓滿。假如我們看真一點,這樣把課堂搬到網上來,其實只是實現了停課不停「教」,學生是否學得到、學得好,大家心裏有數。 在我來看,教育不能一成不變的。既然教學形式要變,教學的目的為何不稍作改變?教師的專業在於啟導學生、誘發學習,並不是拍片、錄影、做主播,我常說,教師不應把自己視為知識的提供者,在使用網上學習的當下,更不應如此,因為要教授的知識,互聯網上已有無數的影片與動畫,不論是內容、拍攝手法、表達技巧、趣味性等都遠比學校做得專業,不是說教師做不好,而是為何要教師做呢?今天網上學習最大的好處就是讓學生奪回學習的自由,不受限於教師所預備的材料,教師可以定下題目,給他們空間在網上找尋相關知識,在課堂上誘發他們分享自己的發現,師生間作有意義的互動,甚至引導他們作高階思維的討論,這才是網上學習的優勢。 教育是為了什麼?為的就是改變。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5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疫情下仍可活出愛

「博士,這一家不用安排義工去探訪。他們出了一些狀况,我稍後會去跟進這個家庭。」教會牧者說。 隔着電話,也聽得出她心裏那份不安。 這段日子,人心惶惶。筆者所事奉的機構如常作外展探訪,把籌集得來的口罩、防疫消毒用品帶給住在板間房、天台屋、劏房等有需要的基層鄰舍。牧者說的「那一家」一直在我們的探訪名單內,往窗外看,天一片灰,想起這個家庭的獨子,還是個小男孩。早前得知這個原本一家三口的家庭正經歷哀傷,因為小男孩的爸爸在農曆新年時因病去世,使早已困乏的心靈更是徬徨,口罩對他們來說已不再重要。牧者的話縈繞着我心,「他們出了一些狀况」,可會是什麼呢? 小男孩一個月內痛失雙親 這個早上,天仍是一片灰,到醫院殮房門外,等候參加小男孩爸爸的告別禮。來送別的,不是他的親人,而是來自不同教會,曾經探訪過、關心過這個家庭,視他們為朋友的弟兄姊妹。因着疫情緣故,醫院的小禮堂暫停對外開放,我們只能夠站立在殮房與靈車之間,在那個地方,作最後的瞻仰與道別。然後,就一起到火葬場。我回望捧着遺照的小男孩,他一直垂着頭,像在逃避目光,也在強忍眼淚,想起牧者的話,「他們出了一些狀况」。 火葬禮在冰冷的禮堂內舉行,大家都不多說話,只好用詩歌來表達安慰,望着前排小男孩孤獨的背影,實在感到淒涼。忽然想到,為何會是孤獨的呢?他的媽媽呢?主禮牧師徐徐走到台前,打開手上的筆記簿,對大家說:「我所預備的講章原是寫給一位剛失去丈夫的太太,希望給她一點安慰、一點鼓勵,沒想到,她於兩日前也不幸辭世……來不到參加今天的喪禮。」牧師望着坐在最前排的小男孩,哽咽着,嘴唇在口罩下震動。 「他們出了一些狀况」,這個小男孩在不到一個月,先後失去了父親和母親,成為了孤兒,而他,只不過是個孩子。人要明白生命無常、明白珍惜眼前人的道理,然而,對於這個小男孩來說,怎樣看,也是太早、太重的功課,他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由衷感激牧師對小男孩的幫忙,在等候社署回應如何幫助小男孩的這段日子,牧師把他接回家中暫住,與師母一起給他保護和安慰。 以愛化解口罩下恐懼與疏離 過去這個月,我們的生活都被疫症所帶來的恐懼和憂慮佔據,很多時候我們只看見口罩的重要,卻看不見口罩下那人的需要。疫症,使人彼此隔絕、疏遠,因為大家都害怕被感染,在不知不覺間失去關心別人的能力。這個喪禮,給筆者再一次的提醒,弱勢家庭所面對的生活困難,是不會因為得到口罩而消失,他們等待的不只是別人轉贈的口罩,而是更真誠的關懷和幫助。疫情下,我們仍然可以選擇活出愛。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前校長、教育博士、大學講師,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兩女一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3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