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民房四寶:留下來的人

這夜,兒子沒有彈琴,若有所失地呆坐在沙發上,望着地板在出神。老爹知道,男孩有點心事,即使他不願意傾訴,大概也需要陪伴。替他倒了杯水,靜靜地陪他坐一會兒。「×××和×××也要移居到外國了……很快,這裏就只剩下我一個……」他終於打破沉默,也說了一堆已經離開的好友名字。 復課後的孩子或許沒有想像過,久別重逢原來只是另一個告別的開始,每天等待着他們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失去。「你如何看我們?」我對着玻璃窗倒影中的我倆問他。他想了一想,道:「我們是留下來的人。」 從來沒有想過,今天,我們多了一個身分:留下來的人。對於留下來的人來說,無論是什麼原因也好,那怕留下來的原因是因為離不開,他們都清楚知道,離開,並不是一個選項,至少不是在這個時候的選項。 經歷失去的哀傷 誠然,我們都害怕失去,曾經擁有的,一旦沒有了,就會帶來不捨、帶來哀傷,甚至帶來恐懼。前陣子小女兒養了差不多一年的小烏龜突然死去,她傷心得連飯也吃不下,這是因為她經歷失去,而這個失去是無法彌補、無法逆轉的,不是給她另外買回一隻就可以,因為她失去的不單是一隻小烏龜,更是一份感情,一份不能替代的感情。今天,留下來的人,心裏面都有着一份難以形容的傷感,因為他們都在經歷着失去。一回又一回的目送、一次又一次的話別,失去同伴,更是失去關係,關係愈深,那份哀傷也愈深。 留下來的人,心裏面也清楚明白要離開的人的感受,因為大家也在經歷着失去、經歷着哀傷。從前的生活方式、過去所相信的價值,似乎已逐漸褪色,城市的面貌或許依舊,但這個家給自己的感覺已不再一樣。假如我們只是一個旅居於這個城市的遊客,或只是從外地來這兒做生意的商人,這裏的改變不會叫我們感到傷心、難過,因為我們跟這個地方沒有感情,更談不上愛,然而,今天我們感到痛,正因為我們對這個家仍然有着很深、很深的愛。 愛與痛中尋找使命 孩子,老爹不會輕看你每天所要面對的失去,只要你願意,我仍會聆聽你、陪伴你。不過,人總不能把自己長期囚在不捨、哀傷、恐懼中,當我們的眼目只放在各種各樣的失去,就會失去更多。身分帶來使命,留下來的人,不是要委曲求全,而是要在愛與痛之中尋找留下來的使命。老爹明白我們都沒有能力改變處身的環境,這也不是我們留下來的原因。記得你們小時候曾問過老爹,為何天父會創造黑暗和罪惡,而我當時告訴你們的,仍是今天我所相信的。 孩子,天父並沒有創造黑暗和罪惡,黑暗的出現是因為失去了光明,罪惡的出現是因為失去了美善。天父創造了我們,就是要在黑暗、罪惡當中成為光明、成為美善的部分。假如有天,老爹再不能留在你們身邊,願我所留給你們的,是一個光明、美善的榜樣。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歐偉民--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0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民房四寶:聰明的猴子

小女兒最怕寫作,書寫一篇400字不到的短文可以磨上大半天,從午飯後開始提筆,往往到晚飯時候才能勉強完成。文章故事不是寫得不好,內容亦常見創意,滿有童趣,問題就在於寫得太慢。寫得慢,跟她的思維沒有關係,一切只因沒有專心。澆花、餵龜、換魚缸水,統統都可以是她在寫作時,忽然記起要履行的責任。假如我們不在身旁,她就更不能抗拒手機有聲無聲的呼喚。 從小到大,小女兒都喜歡聽神怪的故事,這夜,父女倆不知怎樣地說起象棋來,就給她講了一個有關猴子下棋的故事。 話說在古老的泰山,有兩位仙翁每天都在一棵大榕樹下下棋,樹上就坐着一隻聰明的猴子天天在觀戰。過了不知多少個春夏秋冬,猴子已盡得兩位仙翁的棋藝,牠就從大樹跳下來,在山上設下棋盤,跟過路的村民對弈,而猴子可謂未逢敵手,未嘗一敗。 猴子棋藝 勝過朝中眾臣 後來,當地的官員把猴子捉來獻給皇帝。皇帝既高興又驚奇,因他從未聽聞有猴子懂得下棋,就命令朝中的大臣跟牠對弈。誰知滿朝文武百官,也沒有一個能勝過牠。皇帝十分震驚,心裏亦感到不忿,接受不了他的臣子不及一隻猴子的事實。於是,皇帝想起在牢中囚着的一名犯人,他曾是朝中最擅長下棋的大臣。皇帝就下旨赦免了他的罪,請他出來跟猴子來一場生死對奕。勝方得自由,負方失生命。 這名大臣欣然接受邀請,他聽見對手是一隻未逢敵手的猴子,就要求皇帝在下棋的時候給他們預備一籃上好的水果。皇帝當然應承,就在這個大臣跟猴子下棋的時候,他就把水果放在棋盤旁邊。猴子自離開深山後,很久已沒有吃過新鮮的水果,看見面前的一籃鮮果,牠早已按捺不住,一顆接一顆,吃着吃着,根本不能專心下棋,結果猴子三局三敗,最後就被皇帝處置了。 猴子敗於一盤鮮果 猴子雖然聰明,牠的棋藝相信亦不亞於大臣,下棋的時候卻因一盤鮮果而分心,不但失去勝券,更失去性命。孩子,在老爹心裏,你實在比我聰明,對未來也有想要追尋的目標與夢想。然而,相對於聰明,專心更是難得。在成長路上,我們總會遇上很多令人分心的事情,一部手機、一則新聞,都可以叫我們失去原有的專心。未來如何,老爹實在不知道,你或會記不起自己曾寫過的文字,但願猴子的故事可以留在你的心裏,一直伴隨着你追尋目標與夢想。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3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民房四寶:給孩子最重要的是什麼?

這夜,回到大學給教育碩士班的學生講課,在最後的半小時,開放給大家自由提問,而令我最深刻的,是在完結前最後的一道問題:「作為老師,給孩子最重要的是什麼呢?」我想了一想,由衷地說:「信任。」 缺乏關懷 孩子卑微如塵垢 只需要有一個人信任你、相信你,你就能有繼續前行的力氣。可是,現實中有太多孩子就連一個信任自己的人也沒有。想起過去在探訪時所認識的,一個來自單親家庭的男生,他就是這樣。父親對他的要求很高,但關係疏離。「爸爸說成績不好,就沒有資格跟他一起生活。」男生無奈地說。不幸的是,他的老師也沒有給他太多的注視或關懷。他也不太知道,為何自己總是感到疲累、沒有動力,早上常因睡過頭而遲到,即使回到學校也不能集中精神。他說望着老師派來的工作紙,腦袋就無法正常運作,完全讀不進任何字句。很多時候,他就索性伏在桌上,任由自己被放棄,事實上,不管他在堂上做什麼,老師早已不再理會,也不相信他有進步的可能。 我曾問他如何看自己,沒有想到,他把自己形容為一堆塵垢,就是任何人也想把他撥走。看着他,心裏有着說不出的酸。邀請他來中心找義工教他做功課,起初他也推說不需要,經過不斷邀請,他勉強來了,一次、兩次、三次……漸漸認識他更多。他是一個聰明的孩子,常有很多古靈精怪的主意。有天,同工請他和另外兩個孩子一起設計活動宣傳海報,開始不久,他就說什麼也想不出來,另外兩個孩子就揶揄他是塵垢,說他沒有貢獻、坐享其成。於是,他就像以往一樣伏在桌上,用行動告訴大家,他做不來。 給予信任 孩子獲前行動力 人就是人,怎可能是塵垢呢? 我走到他們中間,輕搭着男孩,跟大家說:「他是一個認真的人,我們需要給他多一點時間,他很有設計的天分。」從他上來做功課時的觀察,他是一個做事認真的人,只需要給他多一點時間,他就可以專心地完成作業,而且常表現出豐富的想像力與創意。這一次在人面前給他的肯定,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成為了他一個小小的轉捩點。「從來沒有人這樣信任我,即使我不知道是否可以做得到,但聽到有人對我有信心,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感到自己好有力量。」這番說話,是幾年之後,我在大學碰到他時,他給我說的。 作為家長或教師,我們都不要輕看給孩子的一句說話,因為它都帶着我們想像不到的力量,可以塑造孩子的生命,亦可摧毁他們的人生。沒有孩子願意放棄自己,重要的是,他們找到願意信任他們、相信他們可以做得到的人。即使在成長的路途上遇到困難,因着這份信任,他就有着前行的信心和力氣。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7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知福‧惜福

一直很喜歡與小朋友「傾偈」,因為他們直接、純真,亦享有童言無忌的「特權」。儘管我們的下一代常被視為無憂無慮的一群,身在福中不知福,但從他們細小的眼睛去窺看世界,似乎跟我們的想當然相距甚遠。其實與其迷信於專家們的育才策略,倒不如認真地聽聽小朋友的心事,我一直相信,孩子愛聽故事,更愛別人細聽他們的故事。 孩子只想有一點發白日夢的時間 看似天真爛漫、才不到10歲的孩子,早已背負着父母一生的期望。疫情下,每天仍要追趕密密麻麻的時間表,規行矩步得連思想空間也被沒收。男孩說,他只有在夢的世界才感到無憂無慮。即使周末早上醒來,他在牀上也不敢「輕舉妄動」,為的就是要逃避媽媽早已精心安排、卻又令他透不過氣的連串學習活動。細聽男孩的說話,你會發現他遠比很多年輕人還要懂事和成熟,心裏是萬般不情願的,但仍會盡力依循媽媽的旨意。惟他只想媽媽看見他的努力,可以停一停、歇一歇,給他一點作白日夢的時間。 每次只問「做完了功課沒有?」 儘管孩子長大後都會明白父母對他們的要求是出於愛,但小孩子需要的是今天父母簡單直接的關愛。女孩說,她希望可以把童年留住,求父母別把對自己包容的心像填海一樣愈收愈窄。 她慨嘆長大了,便失去了父母的愛。誰也不願製造親子之間的隔閡,可是,現實生活逼人,父母長時間在外奔波勞碌,實在是身不由己。女孩哭訴着父母因忙碌而錯過了自己人生的重要時刻,在孩子眼中,屬於他們的每一件事都是大事,希望父母可以一同參與。她說有時很傻地想,寧願生病,因為可以重溫小時候媽媽會為她請假,整天陪着她、關心她的感覺。女孩比別人更珍惜與父親相聚的時間,過去,爸爸每周6天在內地工作,她只能享有七分之一的父愛。可是,疫情以來,父親都不能每星期回家。女孩自言自語地問:「相見的時間不多,為何每次只問『做完了功課沒有?』的一類問題,我的其他事情,爸爸不感興趣嗎?」這一問,彷彿是給每一個家長的當頭棒喝。 從孩子的眼睛去窺探他們的世界,側耳而聽他們的心事,是直接了解子女的最好方法。當孩子仍想聽你說故事,仍想跟你分享他們自己的故事,這才是身在福中,盼望大家都能知福、惜福。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0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民房四寶:端好一碗水

新學年剛開始,無論是父母還是老師,我們都希望孩子可以比之前進步,做事更加專注,學習更加用心,然而,我們卻少有停一停、想一想,是什麼東西阻礙了孩子的進步?畢竟,孩子不會因為我們的「希望」而進步吧! 在學期開始之先,我跟全體教師進行了一個學習體驗,反思如何為孩子作一個更好的榜樣。當大家齊集在學校的活動室,我就給每位老師派發一隻碗,拿好了,就逐一替他們注滿清水。各人雙手捧着的,都是一碗滿得不能再多的水,大家都不敢亂動,就連大聲一點說話也怕水會濺出來。但是,他們的任務,卻是要從活動室的一端走到活動室的另一端,然後把水倒在那兒的水桶內,沒有時限,也不是鬥快,活動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盡力保持碗中的水,不要讓任何一滴在途中濺出來。 停一停 不讓怒氣溢出來 整個活動在老師們的驚呼與笑聲的交錯中結束,任務算是完成了,活動室的地板卻是水漬處處。最有力的學習不是來自筆記或講論,而是從快樂的體驗、從集體的反思開始。除了要放慢腳步、不偏離目標之外,問老師們可有方法減少讓水濺出來?有老師立即說:「一定要專心,剛才在我後面的女同事大叫,我八卦向後望,自己碗中的水就濺出來了。」大家哄堂大笑之餘也有相似的經歷。又有老師說,她一看到水快要瀉,就立即停下來。 那麼,何時才知道要停? 另一老師補充道:「我行的時候,對眼一直望住碗水,見它一晃動,我就立即停下來。」對,原來這碗水就反映着我們的內心,心一急,它就晃動,提醒我們要停一停。在教導孩子上,我們都會不自覺地心急起來,只是我們沒有覺察到心在晃動,停一停,就不會溢出怒氣來。 「水已在地上,就由它吧」 大部分同事的水都有在途中掉出來,這是很好的體驗,請老師說說看見水濺出來時的感受。有同事說:「當我碗裏的水掉在地上時,我心裏有一點𤷪自己,已走了一半路程,明明已掌握了方法,為何仍這麼心急呢?」問她如何完成餘下的路程,她的分享十分有意思:「Let Go,水已在地上,就由它吧,因為已經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但若我繼續𤷪自己、發脾氣,將會失去更多。」這番說話,正道出了我們作為老師、作為父母應給予孩子的提醒和榜樣。 今天的孩子都比我們過去聰明,他們不是不知道要專注,也不是不知道要用心學習,然而,一直阻礙着孩子進步的,也許是他們沒有覺察到心在晃動,沒有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孩子看我們所做多於聽我們所說,怒氣,會使我們失去更多,孩子如是,大人更如是。願在新的學年,我們和孩子都可以從端好一碗水開始。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2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民房四寶:最後的道別

早前探訪,認識了一名年紀跟我相若的男士,這天出席了他的喪禮。他遺下了太太,也遺下了自己的兒子,男孩今年不到10歲。 他的太太強忍着淚水,用最平和的語調,讀完打印在程序表上丈夫的一生。從他的籍貫、就讀的學校開始,之後就是為生活、為家庭、為將來拚命的工作,年初開始病倒,躺在醫院仍不忘工作……縱使在他太太平和的語氣裏,仍感覺到她的憤慨、她的吶喊。也許,丈夫的上司真的太忙,這一夜,沒有出席喪禮。 他的兒子,在媽媽替爸爸述史之後,也預備了向父親作最後的道別。男孩勇敢地站在人前,望着爸爸的相片,說:「爸爸,你在天堂要好好休息。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和媽媽的照顧。」他帶大家走進他的回憶,憶述幾個跟爸爸一起的片段。 男孩知道爸爸工作十分忙碌,但也曾帶他到公園練習跑步。可是,男孩當時怕辛苦,只跑了兩個圈便嚷着要回家玩電腦,爸爸也拿他沒辦法。現在男孩有點後悔,說當時應該和爸爸多跑兩個圈,以後就只有他一個人跑下去。 小男孩的懊悔 爸爸很喜歡車,幾年前男孩生日,爸爸買了一架遙控車送給他,這天,男孩告訴爸爸一個秘密。也許是好奇,他用螺絲批把遙控車拆開了,但不知為何,車子怎樣也再合不上。他唯有拿走一些零件,用萬能膠把車黏好,但車就再不會動。因為怕被爸爸責罵,男孩便把車子藏起來,到爸爸問為何總不見他玩遙控車,他只裝說自己根本不喜歡玩車,爸爸有點失望。現在,男孩想爸爸知道,其實,跟他一樣,父子倆也十分喜歡車的,如果當時沒有說謊,或許與爸爸會有一起玩遙控車的歡樂時光。 怕做了壞事 不能上天堂見爸爸 最近學校考試,男孩沒有好好溫習,不懂得作答。其間,他無意中看見鄰坐同學的答案,男孩原本很想照抄下去,但是,一想到在天堂的爸爸,男孩便放棄了這個想法,寧願把答案留空着。因為,他怕自己做了壞事,將來便不能進入天堂,使自己永遠再見不到爸爸。 男孩的勇敢、純真與坦白,使大家都聽得心酸,小小的心靈,裝着很多遺憾。他在自責,卻又無力改變,最後,他望着爸爸的相片,說:「爸爸,請你放心吧,我會很乖的。」眼淚終於流下來,大家亦陪着他一起痛哭。事實上,男孩一直已經很乖,沒有太多跟父親相處的回憶,又怎會是他的責任呢?他,不過是個孩子。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4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聆聽孩子

喜歡在校園跟孩子說話,在教室、在走廊、在操埸,蹲下來傾聽他們,我常跟同學笑說,這是校長每天最重要的工作,事實亦然,聆聽孩子,可以讓我更好地關心他們,為他們禱告。 校園內口罩下的孩子,即使看不見嘴巴,都會走來訴說他們的心底話;反而,回到家裏不用戴口罩的孩子,卻會緊閉着嘴巴,父母不常聽見他們的說話。 「校長,我的表哥移民英國了,我好傷心……但媽媽只叫我專心溫習……」 「校長,我有些擔心,很想長高一點,妹妹已到我的下巴了……」 「校長,爸爸很惡,也常在家,我每日都好驚……好想他可以像從前一樣愛我,跟我玩遊戲……」 情緒吐出來 重拾歡笑 孩子的世界沒有小事,因為他們的心實在細小,一件大人看來極小的事情足可以把孩子的心填滿。當孩子遇到不快、難過的事,很多時候,他們最需要的不是大人的教訓,而是陪伴與聆聽,要聆聽的不單是困擾着他們的事情,更要細聽他們的情緒和感受。父母必須留心的是,情緒和感受是需要說出來的,孩子沒有說,不是因為沒有情緒,而是沒有詞彙,我們就要替孩子說出他們的真實感受。假如沒有機會吐出來,情緒就難以紓解,這也不是睡一覺就可以忘記的。 聆聽孩子,是對孩子的重視,他們喜歡跟你說話,是因為從你身上感到自己的價值。聆聽過後,或許問題猶在,他們卻能重拾歡笑,有更大的信心面對挑戰。 記得之前有孩子來跟我說:「好想做個有用的人。」何解?原來爸爸媽媽都曾說他「沒有用」,孩子當然介意他們這樣說,但話已聽進心裏,使他感到傷心,感到難過,然而,孩子就是孩子,他仍想滿足父母的要求,怕的只是,自己做不到。聽着面前一個10歲不到的孩子的傷心與憂慮,淚水都跑到我的心上來,很想給他一個擁抱。 問他若做到一個有用的人又如何?單純的孩子總是充滿善良,他笑說道:「如果我是一個有用的人,將來就可以有能力照顧爸爸和媽媽,給他們享福,我好想他們快樂。」聆聽孩子,讓我知道情緒是可以改變的,可以是短暫的,親子關係才是永恆,因為愛也是永恆。 讓孩子找到價值、肯定 然而,最幸福的孩子,不是有願意蹲下來傾聽他們的老師或校長,而是他們最愛的爸爸和媽媽,願意為他們放下手機,放下工作,聽聽他們的心事,跟他們一起禱告。家,從來都是讓孩子找到價值,找到肯定,找到接納的地方,這一切跟學業成績沒有關係,而是從父母的聆聽開始。 孩子的心事,我們愛聽;我們的心事,天父也愛聽。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7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誰是貧窮?

這天,跟學生們討論香港的貧窮問題,這不是要考核的課程內容,卻是每一個孩子都有權知道、可以關心的課題。因為,在我來看,教育是一個與孩子一起尋真的過程,也是一個讓人更有能力去活出美善的過程。我們所生活的城市並不是一座公主城堡,不必把我們所遇見的人和事童話化。根據政府在去年12月底的公布,香港於2019年的貧窮人口數字又再創新高,即使疫情仍未開始爆發,這個城市的貧窮人口已超過149萬。 或許,我們都認定基層家庭的孩子就是不幸的一群,他們生在貧窮人的家庭,父母沒有資源、沒有知識、沒有支援,生活缺乏空間,也缺乏愛;相對於他們,我們的孩子就是幸福的,假如學校能給子女認識多一點貧窮人的苦况,看多一點劏房家庭的環境,就可以讓他們明白自己是多麼幸福,不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是,這並不是我在基層家庭中所看見,也不是我想孩子們認識貧窮人生活處境的原因,因為貧窮人並不是為使富人感到幸福而存在,他們是我們的鄰舍,有時,我也分不出真正貧窮的是誰。 想起一名住在劏房的少年。許多年前,他在港出生,隨後,就跟父母回內地生活,可是好景不常,父親患上糖尿病,且愈來愈嚴重,不單影響了視力,雙腳也因為細菌感染而要截肢,父親失去雙腿,也失去工作能力。或許是生活巨變所帶來的壓力,他的媽媽後來也確診患癌,一家生活非常困難。 由於在香港出生,少年在內地沒有戶籍,成長更不容易。於是,他的父母就向親友借錢,把他送回香港升讀中學。起初,他對香港滿有憧憬,因為這是一個富裕的城市,以為一家可以不用再捱窮。誰知道,來港後的生活原來只是貧窮的延續,而且比過去的日子更苦。一家三口,只能在深水埗租住一個狹窄的劏房,少年的全部生活空間就只有一張上格牀。因為說話有口音,他在學校選擇沉默,也交不到朋友,每天由劏房走到學校,由學校回到劏房,這段路,重複地走,卻不知還要走多久。 或許別人都會想到他的困苦,有一回他生日,我問他:「可有什麼事情會令你感恩嗎?」 生活上富足 生命卻貧窮 「很多。」沒想到他這樣說,他續道:「每天起來,可喝到媽媽給我煲的熱水,我就感恩;可以一家人一起吃飯,可以穿著校服上學,我也感恩。我最感恩的,是有一對很愛我的父母,但要他們陪我住在一個狹小的劏房內,我覺得對不起他們。我希望可以用我以後的生日願望來換爸爸媽媽的身體健康,我會努力讀書,給他們幸福。」這名少年,兩年後,真的考獲全級第一名。他給我看見的不是他生活上的貧窮,而是他生命的豐富,他對父母的感恩。即使是一杯淡而無味的水,他帶着感恩去嘗,就喝出一份愛的味道。 真正的貧窮,不在於生活,而是生命。今天,我們的孩子懂得感恩麼?我們所做的,是否只是生活上的富足,反倒令孩子的生命變得貧窮呢?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0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當盡的義

輾轉,回到西營盤。說「回到」,是因為數十年前,筆者就在西營盤的贊育醫院出世,沒想到,現在每天上班也在門外經過。贊育醫院的原址在西邊街,於1922年落成,比救恩學校還要早20多年,它是第一所為港人提供西醫婦產服務的醫院,也標誌着華人社會接受西方醫學的開始。今天,即使醫院已遷到醫院道,大樓亦已於1973年改為西區社區中心,但大門外仍保留着昔日清朝遺老所題:「好生之謂德,保赤以為懷」的對聯及「贊育醫院」的金漆字,只是用另一種方式來守護這個社區。 光顧街坊小店 以示關懷 學校所在的高街食店林立,但多是價格高昂的餐廳食肆,偶一為之未嘗不可,但日常的飯餐,我總愛光顧街坊小店,特別在這不容易的時候,他們每天的經營都比想像艱難。疫情不退,前路茫茫,扛起一家人生活的擔子更不輕,多一個客人,就是多一份鼓勵、多一份祝福。食飯也可以是一種關懷行動,在我來看,更是如今作為鄰舍當盡的義。 沿第二街步往水街方向,那邊的小店都屬價廉物美的選擇,於高街一個簡單午餐的價錢,在這裏足可以吃飽3個人,其中,「三台八座」,是我特別鍾情的一間。小店開業4年,主打西餐,是典型的夫妻檔,食客都是來自附近的學生和上班一族,可是疫情反彈,學校宣布停課,加上政府再次呼籲留家工作,座位也要減半,即使最樂觀的人也會感到徬徨。 記得第一次進來時,跟着鄰座的學生哥點了一份香煎豬排,沒想到端來的豬排肉腍味美,明顯是經過耐心拍打及醃製預備,心中暗喜。豬排分量充足,但放在旁邊的蔬菜比肉更多,還附送溏心蛋和煎魚餅,看着,感到的是一份不安,生怕他們在做蝕本生意,因為連同餐湯與熱飲,餐價只是50元。 這裏不僅沒有加一服務費,學生來吃,更統統減收6元,老闆吳爸爸說:「經濟不好,學生家長也有壓力,幫得1元就1元。」 擔心客人吃不飽 湯飯麵任加 小店的限制在於人手,人少,工夫可不少。由買菜、預備到烹煮,1星期7天,從早到晚,都是吳爸爸一手包辦,吃着他的手藝,你根本不會相信他幾年前就連煮麵也不會,老闆娘親證從未見過他進廚房。問他如何做得到?「頂硬上!」他苦笑道。「原本是有兩個廚師的,但生意愈做愈難,他們也有家庭,就轉到別處去了。接下來,就得自己做,我還有兩名在學的孩子,作為父親,總要給孩子做好榜樣。」吳爸爸說得從容,但要學懂餐牌上每一道菜,都不簡單,而在逆境中堅持作兒女的榜樣,就更值得尊敬。怕大家吃不飽,要加湯、加飯、加意粉,吳爸爸都無任歡迎,也不另收費,人情味比湯更濃,這就是舊區小店給我們保留着的一份鄰舍情懷。忽然覺得,吳爸爸也在以他的方式來守護這個社區,你會用行動來關懷這樣的鄰舍嗎?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4期]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好開心見到你回來

兒子生日,問他希望收到什麼禮物,他想了一個星期,仍然維持原本的答案: 不需要什麼,說陪老爹出外走走,探探我舊生的孩子就已經可以。三個孩子之中,老二的性格最隨和、最容易滿足,大多數的家庭活動,他都樂意讓家姐和妹妹做選擇,他不是沒有喜惡,只是更想他所疼愛的人快樂。就是因為老二這樣的性格,老爹明白,即使忙碌,也必須更在意他的成長需要。知道兒子對我的新工作充滿好奇,趁着他學校的term break (學期中休假),特意邀請他跟我回學校當一天小助手,作為今年的生日禮物,他高興得大叫起來! 小助手的一天匆匆就過去,平日說話不多的他,在回家路上卻跟我說個不停,回味着這天的所見,延續着當中的快樂。忽然,我打了個呵欠,細心的他就問我,是否每天早上都要站在大堂歡迎到校的小朋友?明早可以多休息一會嗎? 我告訴他,不要輕看這個崗位,因為每個孩子都需要被歡迎。想起最近一個重遇的故事。 每天堅持 在校門迎接學生 在學校附近的小店吃午飯,鄰桌有名年輕父親向我點頭微笑,他手抱着一個嬰孩,我不太確定他是否我校的家長,禮貌地點頭回他一個友善的笑容。他拉下口罩,說:「校長,很久沒見,我是Marco(化名)。」 面,有點生,沒有什麼印象。傾談下,原來,面前這個陌生的父親,曾是我舊校的學生,他說很久沒見,是事實,我們上一次見面,是18年前,記憶逐漸回復過來。 那時候,舊校的中學部設在琵琶山郝德傑道,用的是柏立基教育學院的前校舍,交通非常不方便。因為我平日較早回到學校,很多時候也會替同事站在門口當值,迎接到校的學生。當時的Marco,是一個非常沉默的男孩,跟他打招呼,總是沒有回應、沒有笑容,而我每次見到他,仍會跟他說:「早晨啊,好開心見到你回來。」即使他從沒有任何回應。可惜,學期還未有結束,他就退學了。 一句簡單說話 讓孩子感到被接納 這天,他告訴我過去一直不知道的事。那一年,Marco的父母原來正在辦理離婚,而最令他傷心的是,他的父母都沒有爭取兒子的撫養權,只管把他推到對方的家裏去。他感到自己是多餘的,是不受歡迎的,就連父母也不想多看他一眼。然而,在他最難過的時候,每天仍會堅持來上學,原因是,他很想聽到有人告訴他:「好開心見到你回來。」一句看似簡單的說話,給當時的他很實在的安慰,他在那裏,感到被歡迎、被接納,我聽得視線也模糊了。 每個孩子都需要被愛,或許,我們未必知道他們每個當下的處境,卻不要因為他們沒有笑容而收起給他們的笑容,也不要因為他們的沉默而對他們沉默,願每個家庭、每個校園都充滿着對孩子回來的歡欣與期待。 文:歐偉民 作者簡介﹕救恩學校(小學部)校長。愛文字,更愛孩子,堅信親子關係比學業成績重要,在理論與實戰中猛然發現,夫妻關係才是子女快樂成長的基石,育有2女1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8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