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升學與移民

和大家分享我對這個熱門話題的看法之前,先和大家報告一下小T的狀况。繼去年申請休學一年,小T剛剛獲批繼續休學多一年。去年申請休學,基本上一定會獲批,但今年繼續申請,小T話大學講到明是特別處理,他並沒有很大勝算。結果批出來,他興奮到不得了,馬上打電話話我知。 小T再休學 齊為創業打拼 都話知子莫若母,小T口講能否回英國讀埋最後一年、是否大學畢業、那張大學畢業證書,他都不在乎。其實他很享受在英國讀書,絕對不是他講的不在乎。之所以這樣講,無非是因為安慰我,令我好過一點!因為新的飲食生意從網上到實體店,剛剛開門市,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由烘焙製作到前線銷售,我是大當家,大T負責前線,小T負責後勤,我們仨真正缺一不可。在這個艱難時刻,他不惜放棄學業留在我身邊一起打拼。 對於他這個決定,坦白講我有私心,讀書,什麼時候都可以讀,但創業時機必須抓緊,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再講深一層,能夠把我的所知所學、經驗,透過工作實踐傾囊相授,容許我囂張一點講,對大小T來說,比花一大筆錢、時間讀什麼MBA課程更實際。 不應有前冇後 夾硬走 言歸正傳,最近個個問我會否移民,看完我以上寫的,答案是可見的未來不會,亦沒有這個考慮。不過如果我的子女不是已經廿幾歲,在經濟能力許可情况下,我會盡快送他們出國讀書,但不會全家馬上移民。去讀書去旅行和去移民,是完全不一樣的事。 老老實實,如果經濟條件夠厚,去什麼地方居住都不用擔心收入存款是否能夠繼續支持的話,基本上隨時走去邊都得。但是如果去到當地,要找工作,要落地生根,要融入當地社會文化,這些從來不是容易的事。不是不能走,不應該走,而是不應該有前冇後,未有考慮周詳、早作安排之下,夾硬走。 而且移民,不止是一個人的事,父母為子女好,帶着子女走,但留下的是垂垂老矣的父母,突然間話走就走,不是誇張,年老父母絕對會引起抑鬱症狀,或許腦退化症的情况會更嚴重。子女同樣要心理輔導,離開自己熟悉的出生地,到異鄉重新開始,不是願意不願意的問題,而是衣食住行、水土文化、學習模式、讀書形式要重新適應,談何容易? 在限期前赴英的家庭,令本來水盡鵝飛的機場出現了已經不知多久未見過的罕見大長龍,那些老人家老淚縱橫,家人朋友抱頭痛哭的畫面,看得我極為心痛。說珍重,說得很沉重。說再見,其實心知可能已不會再見。 繼續留低,是我和一對子女的選擇。不過即使決定移民,我們都是香港人,我為大家送上最真摯最真誠的祝福,珍重保重!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6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不入名校誓不休

不入名校誓不休?我想問入了名校又如何? 年年派位放榜,次次新聞報道,都總有抱頭痛哭的畫面出現。派得好的喜極而泣,派得不好的如喪考妣,本來正常;只不過即使獲派第二志願,一樣泣不成聲,立刻帶埋一早準備好的portfolio去叩門,難道非第一志願不可?原來又唔係!即使獲派第一志願,仍然要叩門?我唔明,大家明唔明? 派到第一志願都要叩門? 另一幕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獲派第一志願的學生興奮莫名,說獲派到名校中的名校,而他的父母當然更加開心過中六合彩!但學生擔心自己的程度,不知道能否跟得上,說一定會盡力而為。究竟為誰而為?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滿足父母對自己的期望?入名校,是為了子女好,還是為了滿足父母的虛榮心? 我無法理解,到了今時今日,依然有如此這麼多的家長堅信不入名校無前途。今時今日,一張大學畢業證書都不能夠再證明什麼的時候;連幼稚園學生都有壓力,精神心理行為出問題,要看精神科專科醫生時,父母都依然冥頑不靈。沒有任何年代的孩子,比這個年代的活得更壓抑更痛苦。童年回憶除了考試讀書測驗補習,還有什麼? 記得當年我為小T中學做家長講座,分享選校心得時,就有家長問我,為什麼不安排子女讀名校。答案很簡單,讀書不是孩子成長的全部,而且十隻手指有長短,勉強無幸福,把孩子訓練成考試機器從來不是我的那杯茶,孩子亦不是我的扯線公仔。我重視孩子品格德育的教育,遠超於考試成績分數的高低。 一屋證書 無一張學做人 我不明白,如果非第一志願不可的話,家長為什麼還要填滿那張派位表?想當年家姐細佬兩個,不管小學中學還是大學,我只填兩個選擇。明知獲派都不會去讀的話,為什麼還要大傷腦筋去填滿它?完全不合邏輯! 「今日的家長都識字,甚至有高學歷好學識,培育出來的孩子,精通琴棋書畫、七八種外語、十八般武藝,一屋證書,卻沒有一張是學做人的。」這番話我分享過無數次。教育子女的責任,父母從來責無旁貸,學校只能擔當輔助角色。香港教育制度有幾差有幾劣,教材教法有幾差有幾過時,眾所周知,我都費事講。竟然還有家長盲目相信?不怕得罪講句,愈是所謂名校,愈是門高狗大,除了谷成績就是谷成績,講到明功課要做到凌晨,個個禮拜有不同科目默書測驗,這種簡直是勞役的生活,父母甘之如飴,且全力催谷子女配合,說慘絕人寰絕不為過! 承諾過的快樂成長,說好的愉快童年,父母們對曾在自己襁褓中的BB講過的說話,怎麼完全忘記了?面對愈來愈怪獸的怪獸家長,除了苦了孩子,還是苦了孩子!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4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兒孫自有兒孫福

「兒孫自有兒孫福」下一句,是「莫為兒孫作馬牛」,沒想到《增廣賢文》都有過時的一日!看看周遭願意為子女做牛做馬的父母,前後左右都會有。我要是繼續引用林則徐家訓:「子孫若如我,留錢做什麼……子孫不如我,留錢做什麼?」應該是對牛彈琴現實版了吧? 父母愛子女心切,總是希望為他們籌謀,鋪最好最容易行的路,希望孩子日後的生活條件質素有保障,人之常情無可厚非。只不過父母認為最好的,最適合子女的,為了子女做的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他們好,所以有父母死慳死抵,死捱爛捱,搏命搵錢務求子女豐衣足食,為了仔女日後生活有保障,當然要買多層樓好讓第日他們結婚有屋住。 30歲變「殘孩」 父母還不肯放手? 如果父母有經濟能力負擔得起,成功有父母幹,買幾多層樓都得,始終中國人最鍾意買樓保值,不需要羨慕,更加無需要妒忌。尋常百姓家的孩子只能慨嘆這些機會不屬於我?廿四孝父母怎捨得讓子女失望?結果把自己的公屋奉獻出來給子女抽居屋的有,好不容易才供完樓,再加按給子女做首期的有,買層樓二按三按借錢給子女做首期的一樣有。只是負責還錢供樓的,同樣是父母。 其實年輕人需要的,是一層樓嗎?一生人追求的,只能是穩定嗎?既然父母有條件有能力,子女應該有最雄厚的本錢最有利的條件,追隨夢想做自己最想做的事。讀不讀名校,讀不讀大學,讀什麼科目,從事什麼行業工作,一樣大把前途。任何可能性都有,為什麼父母還是要全面操控不肯放手? 另一個極端,就是父母過分保護溺愛縱容,反正屋企不用憂柴憂米,最見不得子女吃苦,所以子女什麼都不用做,安然安心做蛀米大蟲,宅在家中起居飲食樣樣侍奉周到。可以殘廢到30幾歲人食餐飯,父母都要樣樣餸菜切粒剪細去骨,先至食。最令我眼火爆的,不是那個「殘孩」,而是那對父母的緊張和誠惶誠恐,說實話,其實兒子絕對是個受害人,即使他是弱智的,都不需要如此被照顧吧!他日父母雙腳一伸,留下寶貝「殘孩」點算好?有錢請工人,都不懂得如何用,完全不懂得人情世故,不知世途險惡人心難測,一個唔覺意誤交損友,那下場可以很淒涼很殘酷。 養兒一百歲 學習九十九 以前說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現在我會說養兒一百歲,學習九十九,做父母的絕對需要與時並進,還要不斷反省自省,和不斷長大的孩子互相學習,一起成長。不能夠總是以我認為的、我懂得的,把個人意願凌駕子女的意願。 供書教學把子女撫養成人,是父母的責任,盡了責任,就好了。我信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能給子女們的最好,就是無條件地支持信任和愛,子女肯定很幸福!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2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寬恕是縱容?

今日有名家長跟我說,孩子做錯事,被他發現後還要扮無辜,堅決不承認自己做過;直至出動「極刑」,孩子才願意承認。家長非常痛心,認為做錯事,不是應該羞愧才對嗎?為什麼被揭穿了,還要繼續講大話,不肯承認,就是不知錯不知悔改。家長自問一直循規蹈矩,沒有行差踏錯,為什麼孩子會學壞?孩子今次犯的是大錯,要是輕易放過寬恕,是否即是縱容他們繼續犯錯? 孩子認錯 會得到原諒嗎? 孩子是一個初中生。家長認為他一直乖巧,升中後受朋輩影響,才會愈來愈壞,導致今次犯下大錯。究竟是什麼大錯?是與誠信有關,為了隱瞞小錯,結果只能繼續不斷講大話直至爆煲,家長知道實情之後暴跳如雷。 整件事來龍去脈,我只聽片面之詞,還要一知半解。但我可斷言,孩子和父母之間極度缺乏溝通和了解,而且教育的方式,我不敢苟同。問孩子為什麼不肯承認犯錯,家長應先問問自己,孩子要是主動認錯的話,將會有什麼下場,會得到原諒嗎?講真話得不到寬恕包容,反而講大話拖延,有機會甩身,誰會那麼笨去主動承認錯誤? 北風式教養 太陽式教養 《伊索寓言》中有一個北風和太陽比併的故事:「傲慢的北風,可以颳起大風,吹走所有東西;善良的太陽,只是帶來暖暖的陽光,溫暖大地。有一天,他們打賭:誰能讓旅人脫下外套,誰就是最強大的。猜猜看,最後是誰獲勝了?」根據維基百科的解說:「北風愈是用力吹,旅人就把自己包得愈緊。然而,當太陽溫暖地照耀時,旅人因為悶熱而不得不脫下外套。該故事寓意,與其全力控制對方,不如放手使對方心悅誠服。」 誰的一生沒過錯?聖人都會有錯,何况我們只是凡人?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怎麼會和縱容扯上關係?如果家長要的是一直聽教聽話,循規蹈矩,絕不行差踏錯的孩子的話,何止不應該生仔,連寵物都不能養,恐怕只有AI智能機械人才做得到。 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沒有責任更加沒有義務滿足父母的期望,跟着父母預設的軌迹走。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父母。什麼樣的父母,教出怎麼樣的孩子。 在責備中成長的孩子,苛於責人。 在敵對中成長的孩子,好勇鬥狠。 在猜忌中成長的孩子,徨惑自疚。 在恐懼中成長的孩子,抑鬱憂愁。 在悲哀中成長的孩子,自艾自憐。 在羞辱中成長的孩子,責己過嚴。 在嘲笑中成長的孩子,畏首畏尾。 在接納中成長的孩子,愛人如己。 在讚賞中成長的孩子,懂得尊重。 在鼓勵中成長的孩子,自信滿胸。 在公平中成長的孩子,正氣凜然。 在認同中成長的孩子,意明志堅。 在安全中成長的孩子,信心滿載。 在友愛中成長的孩子,終獲真愛。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8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父親的懺悔

早前我在facebook分享了台灣成功大學航太系教授景鴻鑫,於2011年出的一本書《孩子謝謝你:一個父親的懺悔》。當年他在新書發表會上向在美國失聯3年的長子景威喊話:「孩子,爸爸永遠等着你,要當面向你說聲對不起!」為什麼兒子會和父親斷絕來往失去聯絡?景教授只能隔空透過出書公開向兒子道歉? 兒子鐵心告別父母 從此失聯 兒子大學畢業後到美國留學,給父親傳了一封email:「印象中。你的笑容,只有在照片裏看過,當我傷心的時候,你從不曾出現。」「你們以後不用再email或打電話給我了,錢也不用匯了,我會活得很好……我想忘記過去,過我自己。」從此兒子人間蒸發,音信全無。 在新書發表會上,景教授悲慟地說:「這3年來,我和妻子一次又一次在淚水裏深切檢討,我們都太自以為是,以為『對孩子好』,就強加諸在孩子身上,卻忘了孩子心裏的感受……也希望天下的父母,不要犯像我一樣的錯。」 父子最後一次爭吵,兒子問父親:「如果我10年不回家,你會怎樣?」父親冷答:「我等着你10年後凱旋歸來!」沒有如果只有結果,兒子鐵心打定主意,和痛苦的成長一刀兩斷,此生不願再相見。本應最親切最溫暖的父子關係,以兒子老死不相往來告終。 父親公開道歉 自以為是對孩子好 中國人最重孝道,這個父親好歹供書教學,亦有盡責任撫養兒子,讀完大學去美國留學,竟不感恩圖報回饋父親的養育之恩,還要和父親絕交。如此不孝,父親應該極其憤怒才是,竟然公開道歉?家醜本來不該外揚,在台灣航空界享盛名的景鴻鑫教授,願意公開本來不應該公開的家事,除了希望有機會一家重新團圓,還希望其他父母不要重蹈他的覆轍:「我們都太自以為是,以為對孩子好的就加諸在孩子身,卻忘了孩子的感受。」 愛之深責之切,父母為了子女好,要求即使嚴苛子女都理應乖乖接受?口口聲聲一切都是為了孩子,那句「為你好」難聽過粗口!從來未曾理會了解過,孩子真正最需要最渴望的究竟是什麼?虎爸虎媽式教育,最苦的是孩子! 期盼着孩子完成自己未完的夢想,繼承自己的思想,強迫操控孩子走悉心為他們鋪的路,說有多殘忍,就有多殘忍! 不要到失去了之後才後悔,不要在造成傷害之後才懺悔。童年成長的創傷,影響孩子的一生!再一次誠意推介,韓國兩名著名精神科醫生金惠男、朴鐘錫合著的《以為長大就會好了: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 父母能給子女的最好,是無條件的愛!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6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帶着大小T創業

真沒想過新冠病毒疫情竟可以橫跨兩年,對全球經濟民生都造成很大影響,對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模式,亦起了很大的變化。 對我們一家來說,最受影響的應該是小T的學業。至今我仍然慶幸做得最好、最明智的決定,是在疫情爆發初期果斷地讓小T回港。雖然他申請休學1年,但9月底能否或者會不會回去繼續最後1年的課程,這一刻還是未知之數。 能否回去,當然和疫情的控制有關;至於會不會回去,就和我們的新食品事業有關。去年初無心插柳為一個飲食平台示範一些家常小菜,撞正疫情,由於大家改變了出街食飯的習慣,改為在家中煮食,我的飲食片大受歡迎,動輒幾十萬瀏覽次數(不是講笑的)。今年亦開始了在《明報》副刊為大家示範節日時令菜式,進一步拓展了我的讀者群。 烹飪興趣轉化為生意 去年中秋我在自己的facebook live頻道講起芋頭,非常懷念母親的古法芋頭糕,在粉絲們支持下,膽粗粗做了500底,旋即售罄。之後的醉鴨舌、薑醋,古法燜鮑魚都沿用我母親外婆留下來的百年煮食方法配方,迴響不絕,大受讚賞。烹飪從來都是我的興趣,但沒想過可以轉化為一門生意。不知哪來的勇氣,可能其實是一份傻氣,想把最原始、最樸實、最感動、最溫暖的家滋味帶給大家。 不過網上銷售和做實體店是兩回事,第一次「落地」,是黃金檔期農曆新年前後,在又一城、金鐘的精品超市兩個黃金銷售點公開發售我的賀年糕點。上周六,我的自家品牌專門店正式落戶尖沙嘴河內道K11。除了辣椒調味料、花蜜,還有我最拿手的芝士蛋糕甜品。 我懂得歷史 他們懂得未來 今次創業,沒有大小T就不能成事。煮食方面當然由我全權負責,除此之外的所有大小事情,一概由他們兩姊弟打點負責。大T在韓國賣明星相紀念品的創業經驗,今次大派用場。短短大半年,我的SON級推介從零開始,就靠我們3個人6隻手,摸着石頭互相扶持走出一條路。我很少公開稱讚他倆,但今次不得不讚,的確有乃母之風,點止出色咁簡單! 當然我們之間的爭執摩擦肯定不會少,但過程中彼此都在學習,我懂得的是歷史,他們懂得的是未來。互有長短,互補不足,真的要多謝上天的眷顧,製造了這個多麼難能可貴的機會,我可以手把手帶着兩個孩子一起經歷,得失成敗,一起走過,不管生意成績如何,我都真的無憾了! 家的味道,不是味道回憶,我希望我製作的食品食物,能帶給大家幸福的味道。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4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電子奶嘴點樣戒

愈來愈多父母,面對細細個就沉迷玩手機或電子遊戲的子女,一籌莫展。當手機如此普及,幼稚園學生都要用平板電腦做功課時,要杜絕孩子接觸電子產品根本不可能,究竟父母可以點做?有父母問我,家中孩子才3、4歲,約法三章對年紀細的孩子起不了作用,事實真的如此嗎? 是什麼時候開始,玩手機玩電子遊戲是孩子們與生俱來的本能?電子奶嘴這個壞習慣,是如何養成的?孩子倚賴沉迷電子奶嘴,由誰一手造成的? 3歲前不應玩手機 說穿了不是沉迷電子奶嘴的問題,是家庭及教育出的問題。已經有專家研究報告指出,不該讓年幼孩子接觸電子電腦產品,不止對腦部發育有影響咁簡單。根據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 Pediatrics的研究指出,幼兒接觸電腦電子產品過多,令腦部的刺激太少,影響大腦的白質完整性(white matter integrity),代表腦部各區的神經信息傳遞功能較差,簡單來說即溝通能力受阻,他們在讀寫能力和認知能力的表現亦會較差。 家長問我如何處理這個問題,根據世衛建議,兒童觀看電子屏幕時間每天最多1小時(包括看電視、玩電子遊戲),愈少愈好,甚至有專家認為孩童在3歲前根本不要用電子產品;如果是負責任的家長,如果是關注關心孩子健康成長的父母,這個問題根本不會存在。莫講3、4歲,更有專家指6歲前,都要在父母陪伴下才可使用電子產品,時間要控制在20至30分鐘之內。 父母一時一樣 約法三章無效 但我眼見過很多父母帶幼兒出街,為了安撫沒有耐性、好奇心強但又坐不定的幼兒,父母都會以電子奶嘴來做殺手鐧。久而久之,漸漸養成孩子沉迷依賴,無奶嘴就發脾氣。無心機讀書做功課的時候,父母就大發雷霆,明明自己一手造成,除了怪自己,還怪得了誰?講到底,最無辜的是子女,孩子才是真正的受害人! 俗語有話三歲定八十,尤其是新世代的小朋友不知幾精靈聰明,約法三章必須要執法嚴明,說到做到。發生這些問題,最大原因是父母講一套做一套,又或者一時一樣,所謂的約法三章根本得個講字,父母無原則立了壞榜樣。父母的行為是子女的榜樣,子女的行為是父母的鏡子,子女看見父母這個做法,他們又怎會認真對待父母的承諾呢? 還是那一句,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父母!責罵孩子之前,請各位父母為決定生育的決定負責任,好好反省自省,先問自己責吧!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2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被父母洗腦的情緒勒索

兩星期前的〈還番條命畀父母〉,引起迴響甚至激烈討論是意料中事;意料之外的,是有不少讀者留言及inbox給我,說完全同意明白當事人的決定,慶幸當事人終於得到解脫!那生無可戀的無奈和無力感,透過電腦mon看文字都看得我心如刀割,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實在無法想像這些當事人,生不如死的活着,可以有多麼的痛苦難過、壓迫壓抑?最是心痛的,是悲劇的始作俑者、狠下毒手破壞當事人們一生的,是他們的親生父母! 亦有讀者留言,感謝我為他們發聲,能夠理解他們的苦况。坊間論壇討論區那麼多,就是沒有一個地方地盤,可以讓慘被情緒勒索的受害者同路人,同聲一哭,申訴發泄一下。有冤無路訴,日日月月年年收埋自己扮正常,明明應該是溫暖溫馨的家恍如人間煉獄,最需要的,多麼渴望的父愛母愛,得不到之餘,還要反過來被父母用不同手段理由勒索苛索,那無止境的煎熬,萌生這些念頭,是最正常不過的事。 不是無力反抗 是完全不懂反抗 在這裏和大家講個《大象的枷鎖》的故事。馬戲團馴獸師從大象還是小象的時候就用鏈子鎖着牠,每次牠想逃走,一拉便痛得動彈不得。久而久之,牠死心徹底放棄了逃跑的念頭。後來小象長大了,馴獸師只用一條繩子綁着牠,但由於牠已經建立了枷鎖牢不可破、永遠不可能掙脫的信念,不再相信自己可以重獲自由。 說來非常慚愧,以前無知的我口出狂言,責斥被勒索不敢反抗是懦弱,被欺壓是活該。但一個自出娘胎就被父母洗腦,被灌輸完全扭曲的觀念的孩子,只知道逆來順受,不是無力反抗,是完全不懂得反抗。情况就如上述故事中的大象一樣,即使長大了明明有能力了,還是被無形的枷鎖控制住。 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 各位讀者朋友對我的信任令我非常感動,但關係到如何處理和父母家人的關係,我這個局外人只能擔當一個聆聽者的角色。不過我有一本好書想推介給大家,由兩名權威的臨牀精神科醫生金惠男、朴鐘錫共同執筆的《以為長大就會好了: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兩名作者平常分析病人,內裏卻是需要接受治療的角色,最難得的是,他們願意公開自己的經歷,還要比一般人更誠實面對自己的挫敗。書裏說,「『身而為人』的成長,陪伴你,提醒你,激勵你,在生命逆流的時候,你絕對有資格,有能力活出更棒的自己。」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0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還番條命畀父母

進入正題之前我想先問大家一個問題,究竟子女條命屬誰?每一個新生命都必定由父母孕育,母親懷胎把孩子生下來,孩子生命理所當然屬於父母?同樣問題引伸另一個問題,生育是父母單方面的決定,孩子沒有選擇出生與否、誕生在哪個家庭的自由,所以父母理所當然為子女付出一切?如果生仔要考牌,這兩條是必答題!如果這是辯論題的話,題目是「子女條命屬於父母」,我今次寫的是正方的case。 個案主人翁是我的一個忠實讀者, follow了我的專頁很多年,亦是我的facebook friend。他出的post很陽光正面,工作生活看起來很正常,但內裏原來是活得生不如死,但連死都不能、不敢的抑鬱病患,是一個被父母情緒勒索的典型犧牲者。 多謝讀者們對我的信任,很多想不通的問題無論幾私人幾痛苦,都願意和我分享,問我意見。這一名讀者,一直以來都沒有問過我意見,只是在痛苦到不能自拔要自毁自殘的時候,會send message向我傾訴。我能給的,只是聊勝於無的一些言語鼓勵和開解,他的痛他的苦,始終無法解決。因為我知道他是抑鬱病患者,這些話題我不敢觸碰,怕會刺激他做出一些無可挽回的決定。 擔當聆聽者角色 講起來要多謝我的朋友魚蛋,身為重度抑鬱者,教了我面對抑鬱病發的朋友時該如何反應。原來最好的反應就是沒有反應,只需耐心地靜靜地擔當一個聆聽者的角色就足夠。多餘的說話動作,於事無補,所以我一直努力地學習,擔當聆聽者的角色。 但最近一次,這讀者告訴我患了癌症,已經決定拒絕接受任何治療,因為終於等到解脫機會了!我希望大家不要用常理批判去解讀他的經歷和選擇,我希望大家好好思量思考一下,大家身邊的朋友,有沒有或多或少都像我這個讀者一般,一直被身邊人/親人情緒勒索? 來自基層家庭的他,作為獨生子女,一力承擔照顧父母的責任。這名讀者一直守在父母身邊,不敢拍拖不敢結婚,即使有對象,父母都會聯手打殘。讀者以父母怕被分薄了愛作為藉口,說服麻醉自己,一切都是因為愛得太深之過,疊埋心水侍奉父母終老。但換來的不是欣賞讚賞,是畀父母嫌棄無鬼用搵得錢少做得唔夠好,語言侮辱欺凌再加拳打腳踢。為什麼要逆來順受?他的答案是因為他們是父母,(自己)條命是父母給的,所以無論如何都要盡做子女的責任,照顧、回饋父母。這個答案,我完全根本無法認同,但亦只能收口無言。 為什麼等到患癌才終於得到一個解脫機會?因為自殺都是對父母不孝,個天要收番佢條命,他就無怨無悔,連父母都無話可說。回顧自己幾十年的人生,活得比死更難受,他終於等到可以「還番條命畀父母」的機會。 即使情况關係未去到如此惡劣,但類似的情緒勒索欺凌case實在太多太多。我想各位會明白,我為什麼一開始會問大家,自己條命究竟誰屬這個問題,我但願大家都有智慧有勇氣,奪回自己的人生選擇話語權。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8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老人照顧老人 有苦難言

近日有讀者就母親要送婆婆入老人院的決定,想聽中肯客觀的意見,特意來問我這個過來人。這個問題,觸起我的心中最痛! 早幾年我在鏡頭前接受訪問,亦在專欄裏盡訴心中情,公開送父親入老人院的背後原因,是因為只有身為照顧者,才會明白當中所承受的壓力;還得不到體諒,不斷被苛索,有多壓抑多痛苦,只有自己才知道。當所有的關懷關心集中在患病的那個老人身上,我們就忽略了那個看起來健康、但同樣衰老的另一個老人家,其實一樣需要被照顧。 當年母親走了,我接手做照顧者後,才明白那苦痛遠超想像。只是因為母親硬淨死頂不訴苦,表面看起來行得走得很健康,一個70幾歲骨質疏鬆周身關節痛的老人家,日日廿四小時照顧另一個體弱多病的老人家,外人還要冷言:又不是獨力照顧,有工人幫手可以有幾辛苦,這種說話都講得出口,真夠殘忍冷血!想起我當日的盲目,令她百詞莫辯受了多少委屈,7年後的今日,我依然痛徹心扉,羞愧難當! 送入老人院=不孝? 這個讀者的母親70多歲,婆婆90多歲,婆婆一直有幫女兒們照顧孫兒,所以當母親決定要送婆婆入老人院時,孫兒們覺得非常殘忍。他們認為等同拋棄老人,要她在老人院等死。當日我都有這種想法,我明!孫兒們孝順,願意夾錢請多兩個工人來幫輕母親,竟遭到母親拒絕,更覺得母親不近人情,不孝不念婆婆的養育之恩。 如果講孝道,70多歲的老母,一樣都需要孝順和照顧,對不對?所以照顧婆婆和母親的責任,不應該因年紀而有天淵之別。做子女的做孫兒的,應該同時照顧兩個老人家,而不是把照顧者的責任強加在母親的身上。 講多無謂,親自試一試就見真章。攞一個禮拜假接替母親,完全接手照顧婆婆每一日的起居飲食,一定要包括陪覆診睇醫生。捱完一個禮拜之後再講吧!還要考慮體能體力,想像是以一個70多歲老人家的體能體力去做。記得幾年前有個真人騷節目,一個年輕人身負4包沙包,模擬70多歲時的體能,照顧自己的日常起居飲食。結果那年輕人發覺,原來連扭乾一條毛巾都不容易,行幾步路就氣喘。我們在埋怨投訴浴室的毛巾一直滴水時,可曾體諒老人家的力不從心? 為什麼孫兒不把婆婆接回家照顧? 我們憑什麼剝奪一個70多歲的老人家,盼望有生之年,甚至可能是最後幾年,可以隨心所欲自由自在,過一個屬於自己生活的自由?一生人為家庭為父母為子女,就是沒有為自己,未顧及過自己的感受!既然捨不得,既然請多兩個工人搞得掂,為什麼孫兒不把婆婆接回家照顧?因為要返工因為要搵錢因為無時間,所以理所當然把責任強加在不用返工的老母身上? 讀者問的不是一個我有答案又有資格回答的問題,我能夠做的就是清楚表明我的看法立場。只希望我錯過的,大家不要再錯!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6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