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教授演講廳:為哭泣中的海豚打逆境戰

每次主持漁護署的「海洋哺乳類動物存護工作小組」會議後總感到心情沈重。會議中透過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的硏究員及獸醫所展示的影像圖片,看到不少擱淺的中華白海豚和江豚屍體。致命傷各有不同:牠們有的被船撞擊、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放膽給予高分 肯定寫作信心

回想從前的寫作練習,滿分雖是一百,但能考取八十分或以上的確是鳳毛麟角。依年來觀察,文章中規中矩,平易踏實的,分數多徘徊在五六十分之間,如能達七十分或以上信必已獲老師評為上佳之作,示範之選。我在學時非常好奇,到底八九十分的文章會是如何的呢?老師有沒有試過打這些分呢?有沒有人的作文曾經取得滿分呢?如果當世作家去寫會不會有機會取得滿分呢?如果沒人可以取得,那些分域又有何用呢?我的學習歷程沒有遇上「神級分數」的文章,老師也沒有示範如何寫成該等佳作,因此一直不明老師何以要吝嗇給分。想不通就唯有自我安慰:世事無完美,因此文章給分也要留有餘地吧!評作文評分 必須40-70?及至為人師表,跟自己的老師一樣,用代代相傳的作文評分表,並參考公開試的要求及標準改文,分域維持在四十至七十多分之間。不知道有什麼理據支持,亦不到你去質疑,只知道這樣能有效告訴同學在公開試大約能取得的等級,於是當日懷疑評分的標準,今天又重複老師當年的情形。一直依此操作,直至看到內地登出高考滿分的作文卷,我才有所覺悟。當初知道世上真有滿分作文時,我先是驚訝,再是期待。急不及待又將信將疑,那篇滿分作文,毋庸置疑,確屬上乘之作,特別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構思,還要立意深刻,文辭優美,出自一名高中生的手筆真的難得。但文章也不是完美無瑕,無可挑剔,換言之,不一定要無懈可擊才可成為滿分作文,只要是在該次評核中表現最佳的就可取得滿分了。給予作文滿分的信息提醒了我,到底我們是要查找學生的不足,還是要看學生已做到的地方?評分時,我們為何總要勒住筆頭,叫自己不要打太高的分數?評價學生作品時本應考慮他們的局限,包括他們的生活閱歷、對價值觀念的理解及考試時間的限制。十七歲的年輕人自會帶點稚氣,倉卒成文難免會有沙石,是否稍有不足我們就不予上上品的分數呢?撫心自問,老師又可有信心在有限時間內寫出我們心目中的上上之作呢?多鼓勵少批評 盼學生愛上寫作今天公開試的作文考評正逐步趨向欣賞學生的努力,例如以往每個錯別字要扣半分,現在是獎勵錯得少的考生,最多可加三分。部分展示的評分示例亦偶有「神級」分數的示例,惟數目始終不多。相信大家要衝破這個自小被塑造的心理關口不會是一時三刻,或許我們可從平日改文的習慣做起,多些擴大分域,對表現較佳的同學試着放膽給予高分,肯定他們,我們不必怕學生取得高分會沾沾自喜,反而要相信學生取得高分後會更有信心,更有動力去學習寫作。鼓勵一定會比批評好,我們期待更多學生會愛上寫作,用心筆耕。作者簡介﹕沙田培英中學副校長及中文科主任文﹕陳得南[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我和副學士的對話

編按:作者與一位曾念副學士的英國博士生討論香港學生/教育問題,以下為當中書信節錄。.J:博士生Jenny .張:張慧敏J:張女士好,我叫Jenny,是英國的博士生。我一直有看您的節目、看您的文章,希望可和您成為朋友,繼續向您學習。儘管我有時不盡同意您的看法(例如我也曾念副學士),但您的一些道理,例如:「機會不是人家給的,是要自己爭取的」,我一直記住。我看到關於令千金的報道,她在韓國讀哪間大學什麼科呢?人在異國,生活不容易吧!張:Tiffany仍在韓國,梨花女子大學,讀英文和韓文,明年畢業了。出國讀書雖然辛苦,但見識的確廣闊廣博了!懂得獨立,懂得自我照顧,學會靠自己解決問題,絕對比那一紙大學證書更重要。外國留學 領悟一切非奉旨J:在外國學習、生活等問題都要自己去解決,就會明白到,在家得到的一切不是「奉旨」。現在大學生的問題,是因為無人珍惜學習的機會。十年前我在念副學士,十年後,我碩士畢業回去做講師了。學期尾,我半開玩笑問學生,為何交了咁貴學費也不上課?他們竟說:無所謂,我家畀得起!張:我無意、更加不會一竹篙打一船人。我開宗明義講得很清楚,是針對借讀書來做藉口逃避面對自己,根本不願意為自己生活未來負責任的學生。以這種態度讀幾多年書,都不會讀得出什麼成績。我有學生都是靠讀副學士,一步一步爬上來的,無數次對着我哭訴,說讀得好辛苦。自己根本不喜歡讀書,只是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整個家族,個個都有大學畢業的資歷,父母不能接受自己的子女沒有。如果為了自己的夢想理想,為了追求卓越,為了增進知識,當然不可同日而語。只要子女行的是正路,我都全力支持!我自己養兒育女的方針是,盡最大的力量去培養他們獨立自理的能力。我要他們兩個沒有誰,都可以靠自己勇敢堅強活下去!成大事須家人支持J:其實我說不同意您對副學士的看法,是因為我覺得讀/做什麼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人對讀書、做事的態度。如果如您所說,讀大學只是「混」張證書回來,咁我絕對同意您說,念副學士是浪費時間。當年我想讀大學,是因為想成為中學老師。回想起來,幸好我沒有在最失意時選擇放棄。我把我在大學網站內的profile發給我媽,她開心到不得了。我是家人的驕傲,但一個人,要做成一件大事,往往要其他人,尤其是家人的支持的。張:今年DSE放榜在即,父母也好,考生也好,大家都心情忐忑,父母對子女的期望所造成的壓力,子女自己心中所想的究竟是什麼?又有幾多父母知道?除了讀書之外,難道人生就沒有其他出路?拼搏到無能為力 才有資格講運氣J:事實上,我的年紀比一般同學大,學習期間也失敗過無數次,相比起金錢,對我而言,時間和精力等的損失更大!但我覺得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而且我覺得是值得的。張:值得不值得,只有自己知,亦只能自己說了算!首先要拼搏到無能為力,才有資格講運氣。機會是屬於肯努力拚搏不放棄的人!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文﹕張慧敏[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手機合約

完成小學生涯最後一次考試後,兒子夢寐以求的智能手機終於到手,未經證實小道消息說,他乃班上最後一個「原始人」。連「原始人」也終於跳上手機的資訊高速列車了,據說引來一陣小騷動。至於同日獲發手機但手機無智能兼沒裝網上通訊軟件的小妹子,則被媽媽發現兩眼發呆緊盯iPad,靜候熒幕上的字一個接一個自動彈出。原來非智能的小學雞也自力更生,善用網上Google Document分享檔案的功能,與同學仔同時「編輯文件」自製messenger……班上最後一個「原始人」感覺是,我們這一家都進入科技新紀元了。這樣遲才給孩子發智能電話,坦白說有點歉疚——常希望班上的手機滲透率不要來得太快,兒子不至於太落後。記得六年級上學期,還有一個「非智能」老友陪兒子當「原始人」,可以同病相憐,對大家的爸媽同仇敵愾,可是不久後連老友也「升呢」了。因為友儕壓力,我們提早供給智能電話;原本打算把它當成升中禮物的。事實是,已經搞不清究竟自己是在享受手機提供的方便,抑或是被操控着生活了。某回朋友相見,自爆各種手機惡習:一日之晨從牀上碌手機開始的有,把手機當成手臂延伸上廁也黏着的有,同桌吃飯變成各自做手指運動的有……大人面對手機誘惑尚且無力招架,要求小朋友克己更是大整蠱。智能手機是「需要」還是「想要」?我們常常用「需要」和「想要」來理清自己的欲望——坐巴士上學是「需要」,揚手截的士是「想要」;文具是「需要」,像鐵甲超人那樣會變形兼具機關的筆盒是「想要」。滿足「想要」的欲望是開心的,但過度欲望則要懂得節制。可是,把這種思考方式套入智能手機,界線便模糊了。小學雞本來毋須智能手機,可是當同學仔人人都轉場到WhatsApp和Instagram聊天,兼且都聊打機話題,那麼被關在話題之外的兒子,便有真實的社交需要了。曾聽小學社工分享,說近年跟手機電玩有關的親子摩擦的個案多了。交託智能手機一刻,我們和孩子訂下了協議:吃飯時不玩、晚上手機不陪睡、下載遊戲有限度等等,約束孩子之餘,也是自我提醒,未來一起迎向資訊科技的挑戰。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文﹕蘇美智[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迷途知返的「粵教中」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王師奶不自量力(做人謙虛啲好),也踩隻腳入「普教中」和「粵教中」這蹚渾水。照小婦人意見,兩種方式都可以教出好中文,同樣道理,也可以教出泥沙垃圾的中文。這樣說好像有點騎牆,那當然不是,且聽小婦人娓娓道來。雖然特首林鄭嫌回答母語是無聊,但教育局長楊潤雄卻斬釘截鐵地回答自己的母語是粵語。王師奶在本欄寫過,香港的小孩子除了母語外,任何語言都是外語。在小孩子眼中,英文是外語,普通話也同樣是外語,王師奶批評一些幼稚園嘩眾取寵,標榜普教中時,已冒了給人非議,把普通話作外語看待是漢奸之險,三番四次說在學習過程上,普通話也是外語。王師奶老爹是第一批研究應否在學校教授普通話的小組成員,時為1974年,當時教育司署的中文科頭頭是姓蘇的。推行初期只在小學五、六年級,其後逐年向下移。小婦人的普通話雖然麻麻哋,但由頭到尾都認為全港學生需要學,因為那是全國人民藉以溝通的語言,國家進步富強,同文同語是重要條件,但學中文是否一定要用普通話就有不同意見。王師奶近日聽到一些學者追本溯源,話粵語有九音,又舉例好多唐詩宋詞內藏粵語,又說粵語是中原音。王師奶才疏,似懂非懂,普通話的重要地位是肯定的,但用普通話教中文是否較有成效則有爭拗空間。普教中為口碑 非為得失有一個時期,學校標榜普教中成風,好似唔跟風就淪為二流學校。這當然和香港回歸祖國有關,加上家長一窩蜂人云亦云,以為仔女識多一種語文梗係威啲,連普通話都識,中文亦一定好。標榜普教中的不止中學,小學甚至幼稚園亦如是,這風氣的形成和一些淺薄的學校領導人有關,他們關心的是家長流傳的口碑,並不深入研究普教中的得失。王師奶這樣說一定踩親好多校長,但看看近日已有好些校長挺身而出撐粵教中,例如康山學校的吳永雄校長和信德學校郭超雄校長近日就公開支持粵教中。就資料來看,似乎普教中的數目略多。熟知內情的人都知那是表象,因為要應付小三TSA,小二小三都是以粵語教學,小學如是,中學如是,因為要應付DSE,普教中根本有不同程度的discount。普教中最大的誤導是「我手寫我口」這口號,今日普通話泥沙雜質之多,已不能寫成純淨的書面語,就算真能寫成通順的書面語,亦非就是好中文。普通話教師未必識教中文香港推行普教中最大的盲點,是沒有足夠的普通話和中文科兼善的老師。好的普通話老師並不缺乏,但具備教中文資格的普通話老師卻十分缺乏。一般校長好多時會派普通話老師兼教中文,以為這就是普教中的最佳人選,有無想到這位普通話老師根本唔識教中文,亦不具備教中文的學養。這尷尬情况,類似回歸前,九龍塘一些幼稚園請附近兵營的西婦到幼稚園工作,該等西婦識講英語(未必純正),但唔識教書,充其量是金髮高鼻做生招牌。學好普通話是一回事,學好中文是另一回事,校長們,請分清楚。文:王師奶 [email protected][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德國睇電視都收稅!

(華德媽提供)大家好,華德兩兄妹經歷了一年多的磨合後,華德終於比較能代入哥哥的角色了。有時候,他會主動抱抱妹妹,並甜甜地用德語說「我愛你」;有時候,妹妹頑皮地偷走出外,我說一聲「再見妹妹!」並把門關上,接着華德就會大哭,說妹妹還在外面,然後開門讓妹妹回來;有時候,妹妹拿着玩具給哥哥來個「當頭棒喝」,華德又哇哇大哭,我和華德爸還要忍着笑來責罵妹妹和呵護哥哥呢。這是我們想像中的兩兄妹,能打打鬧鬧地成長。自妹妹出世後,哥哥退化、不肯自己上廁所、爭奶喝的現象已不復再;經歷了一年來的戰鬥,兩口子似乎像「金仔」和「侵侵」一樣展開和談,展開歷史的新一頁,真是可喜可賀。不久之後,妹妹就會一起上哥哥的幼稚園,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相處,學習其他生活技能等。我也打算回到職場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在下學期就完成碩士課程。生兒育女加上讀書的艱辛過程,回頭看來真是精彩,也感激沿途各方給予的支持和幫助!然而,來德4年的我,漸漸感到德國人的生活壓力。除非你月入低於1000歐元,否則你需要繳交各種各樣的稅款:個人所得稅、教堂稅、電視稅等各種特殊的稅種,再加上醫療保險、社會保險、退休保險、養老護理保險等等,德國人實際拿到手供自己支配的工資並不多。從來不看電視的我,當收到電視徵稅(每月25歐元)時真的欲哭無淚,心想:實在是欺人太甚,明明我就沒有受惠嘛!稅款多 上班族成「月光族」以一個中等收入的人為例,月收4000歐元,繳稅後只餘2000多,再去除衣食住行的開支,就沒多餘錢了,更別提有孩子的家庭,要交幼稚園或日間媽媽的費用呢!所以不少上班族也是「月光族」,也可能因此,我認識的德國人(華德爸及他的同伴)都很精打細算,又熱愛使用二手物品。「人間天堂」由醫保高稅支撐以前常聽說,西方福利國家的保障好得像「人間天堂」,生活無憂無慮,不用擔心自己會流浪街頭,不用擔心生病,生活質量也遠高於其他國家,甚至有人高調直言「在西方不工作也有政府養」等。但現實是,不少老人、吉卜賽人、年輕人也會因各種各樣的原因而流落街頭,長年在街頭乞討,境况淒涼。多少次我們在街上遇到他們,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即使還未正式回到職場,若有些零錢,我也會捐給這些老人家,因為我知道,德國政府不是無條件地提供失業援助,凡事都有限期,其間人們必須找到工作才不至流落街頭。所以「人間天堂」的幻象,其實是由全民醫保及高昂稅款所支撐的。文﹕華德媽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一校一外籍教師,足夠嗎?

自1998年度,教育局在公營及津貼中小學推行以英語為母語的外籍英語教師(NET)計劃。現時每所小學獲政府資助一名外籍英語教師,薪金由職級15點至29點(即約$28,865至$55,825,享有回鄉機票津貼、房屋津貼及約滿酬金等福利)。他們多專責配合教育局英語教學課程,以增加學生接觸及運用英語的機會,提高英語教學的水準。不經不覺,這個計劃已經推行了近20年之久,是時候檢討。外籍英語教師計劃中,教育局要求學校給予每周課節不多於28堂,當中包括同級課研的會議、統籌及帶領推行英語活動、訓練學生當英語大使等項目,又要求他們的課堂內有本地英文教師及能以英語溝通的課堂助理,這些課堂集中在小一至小三,一周約3至4節課;文書工作都由課堂助理依照外籍英語教師的課堂設計而去處理。為了體恤外籍教師回鄉歸家的需要,他們在學校假期裏大多毋須像本地教師要提早回校出席籌備校務的會議,他們也不用在家長日接見家長或出席校內舉行的教師專業發展日(如果主講者用粵語為主)。基於此,外籍英語教師的工作更專科專業。南亞東歐教師 家長信唔過筆者發現,近年到校應徵外籍英語教師職位的,多來自印度、孟加拉、東歐國家。學校聘請他們後,家長都會因他們的外表與西歐國家的教師有異,而懷疑他們的教學質素:「她明明是印度人,真的是以英語為母語?」、「他英語發音不太標準,帶有濃厚的鄉音呢……」、「她是否在西歐國家的大學受訓呢?」、「英國、加拿大等國家的外籍英語教師在教學上應該較優勝……」總之,各種問題頓然衍生,帶給學校很多不必要的煩惱,唯有用時間和教師的教學表現才可以令家長滿意釋懷。此外,不同地區學校對外籍英語教師的需要都不一樣,以坐落於基層屋邨的學校為例,學生除了在校多機會接觸英語人士外,他們的生活環境中很少去聽去說英語,所以一旦沒有外籍英語教師的課堂安排,他們就只有透過本地教師的英文課來學習及運用英語了。1對900學生 支援不足夠其實在學界,大家都認為外籍英語教師真可以幫忙師生多運用英語,亦的確能提升英語的教學水準。然而,試想想,一校900個小學生及70多名教師,教育局都只是安排一名外籍教師的津貼;各方的學校持份者都知道支援根本不足夠,所以部分學校會抽取校內其他津貼,或向家長徵收學校發展基金,聘請多一名外籍英語教師或英語教學助理(ELTA),令全校學生有足夠的機會跟外籍英語教師上課學習英語。雖然一校兩名外籍英語教師實在也不足夠,但起碼可以一周內安排最少兩節的課堂,給予本地教師與他們一起協作英語教學,藉此有系統地安排學生學習及運用英語聽說讀寫,達到推行兩文三語的學習目標。是時候,教育局應重新檢視一下外籍英語教師計劃,不論是外籍英語教師的文化背景、教學質素、語音的準確,或是一校一外籍英語教師的安排,都需要按不同地區的需要而考慮及調節。香港是國際大都市,英語是其中一種重要的溝通語言,所以期望政府在現時財政充裕之下,多多撥款增聘外籍英語教師。文:鄧依萍(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二小學校長)■下期預告﹕朱子穎(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