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樂樂:被罵時要擁抱

繪本《被罵了,怎麼辦?》講述在小熊幼稚園的教室內,幾個同學聚在一起,開會討論被大人責罵後的解決方法。他們議論紛紛,有的說要大哭一場,有的說要裝聾扮懵,但根據以往的被罵「經驗」,這些似乎都不是好辦法,大人只會更加生氣。有的說要直接道歉,但被罵時雙腿發抖,害怕得根本無法道歉。 討論至此,小朋友開始偏離主題,比併大人發怒時的恐怖程度。有的說當爸爸大發雷霆時,會變得像藍色惡鬼一樣,頭長雙角、口長獠牙、七竅生煙;有的說媽媽生氣時就像妖怪,滿臉通紅,咆哮時嘴裏噴火,狀甚恐怖。 經過一輪熱烈討論後,心思縝密的小蘭提出建議方法:不如給大人一個擁抱。因為當媽媽擁抱她的時候,感覺特別開心,擁抱之後就應該敢說對不起了。 擁抱有愉悅安定的神奇力量 這確是個很好的方法。不少研究都指出,擁抱有愉悅安定的神奇力量。當我們擁抱時,體內會釋放物質,有減壓放鬆、心情舒暢的效果,還會增加親子之間的聯繫。事實上,嬰兒出生前,都是被母親子宮內的羊水包圍着,出生後,父母也會模仿母親肚內的環境,用包被緊緊包裹着細小的身體,以增加嬰兒的安全感。 父母也可多擁抱子女,擁抱是一石二鳥的方法,不僅可平靜子女的情緒,也可放鬆自己緊張的心情。阿德勒的正向教養指出,要先連結情感,再糾正與處理行為,當心情被理解,情緒才會得以緩和,也較能平靜處理事情。那麼該如何連結親子之間的情感?來一個擁抱相信是最直接、最簡單的方法了。 一行禪師《怎麼愛》一書也提到了擁抱對生活的意義。擁抱令人知道自己不是獨立分隔的個體,擁抱時帶着正念與專注,就能帶來和解、療癒、了解和許多快樂。在華人社會,父母對子女的愛大多藏於心底而不會表達出來,相較西方社會,父母較少與子女互相擁抱,這是十分可惜呢! 的確,從小到大,在家裏或學校都沒有人教過,當惹大人生氣時的有效處理方法。小朋友,下次當被父母責備時,不要自亂陣腳,在徬徨無助的時候,不妨首先踏出一步,嘗試緊緊擁抱着父母吧! 《被罵了,怎麼辦?》作者、繪者:北村裕花。翻譯︰蘇懿禎。出版︰小熊。(網上圖片) ◆編按:各位爸媽、小朋友,你想跟我們分享好書嗎?不論是父母讀的教養書籍或是孩子喜歡的圖書,我們都歡迎你把心愛的書寫成書評,中英文書皆可,每篇字數為800至1000字,一經採用,可獲薄酬。稿件可電郵至[email protected],並留下姓名及電話,主旨請註明「童讀好書.讀者推介」。 文︰Carol Ma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多元導航:孩子為什麼沉迷上網?

自學童停課後,筆者每天也收到不同家長致電熱線,表示「今次好大件事」、「囝囝/囡囡日日機不離手」,甚至表示孩子在網上考試期間都忍不住要玩遊戲。不少家長形容孩子停課後,一家人猶如「困獸鬥」,加上上網問題,更容易「面阻阻」,甚至出現肢體衝突。試過有家長「搶電話」、「熄Wi-Fi」制止子女上網,亦有子女持刀要脅,以死相逼父母容許繼續上網,叫鬧「無得打機等於逼我去死」。 每當筆者聽到家長投訴孩子「沉迷上網」,都會問以下的問題︰「知道孩子實際上網時間嗎?」、「知道孩子在玩什麼網上遊戲嗎?」、「知道孩子有什麼朋友陪他一起玩嗎?」 很多時侯的答案都是「不知道」或「忙着上班,不太了解」。家長只是着眼於子女沉迷上網,但往往忽略了孩子上網背後的原因和需要。 Y同學(化名)是一名小學生,最近被爸爸指他沉迷上網,經常會半夜外出和陌生人玩手機遊戲。爸爸起初也不了解為什麼自己的小朋友會願意和陌生成年人半夜外出玩遊戲,十分擔心。後來,社工和爸爸探討Y上網的原因時,了解到Y平日在學校沒有什麼朋友,和其他人一起玩遊戲,就是他唯一可與家人以外的人聯絡的機會。其實Y同學並不是喜歡玩遊戲而上網,而是利用遊戲去找朋友。 認清上網需要 不再「迷網」 小朋友沉迷上網的背後,到底有什麼需要? 1. 樂趣與刺激 聽到很多學生表示自已只是因疫情留在家中太悶,所以才不停地玩遊戲,家長可以和學生商量使用時間,亦可善用網上資源,如作不同的家庭活動。 2. 歸屬感 不少學生表示自己上網玩遊戲,是希望可以與不同的朋友聯繫。學生們已經有一段很長時間不能回校上課,亦不可相約外出。借助電子產品,他們可以一個朋友接一個朋友「車輪轉」地玩遊戲或聊天,是維繫關係的一個重要工具。 3. 成功感 「我讀書唔叻你鬧我,我終於搵到一樣係叻,點解你唔讚我反而鬧我?」成績未如理想及朋輩支援薄弱的學生可能在校內難以獲得成功感,打電玩等校外刺激能讓他們迅速得到成功感,在同輩間,甚至陌生人中建立威望。 網絡只是一個工具,沒有好壞之分,在乎使用者如何運用。家長處理子女的上網問題,首先要「知己知彼」,先了解他們上網的需要或原因,走進孩子所處的世界,才可以有助處理情况。家長亦宜先處理自己的不安焦慮及調節對子女上網的期望,保持心平氣和及體諒對方難處。以好奇心及關心,取代一味的指摘和不滿,會更有效幫助子女改善網癮的情况。 若家長想對這次分享題材作進一步了解或尋求協助,歡迎以輔導熱線/WhatsApp:5592 7474聯絡我們,或瀏覽家福會網頁www.hkfws.org.hk。 文:蘇芷晴(香港家庭福利會網絡教育及輔導服務社工) 作者簡介﹕香港家庭福利會乃本港主要提供家庭服務的非牟利福利機構,致力推動和諧家庭關係,服務範圍包括綜合家庭服務丶兒童照顧服務丶綜合靑少年服務,長者及社區支援服務等。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抗疫疲勞

2月中旬瑞典學校寒假放完一周的星期日黃昏,省政府宣布因巴西變種病毒抵達令感染數字上升,建議小學7至9年級及高中學生延長一周遙距上課。 工會保飯碗 樂觀生活 話說瑞典人的周末向來是私人重地,嚴禁工作有關的事宜「進境」。省政府的官員一定是抹着一額汗,在周日黃昏作出如此倉卒決定,簡直出師不利。還要碰上省內積雪剛融,周末太陽下大地泛起春天氣息,萬千家庭抱着欣欣向榮的心情,黃昏都闔家排排坐在梳化,迎接年度電視盛事歐洲歌唱大賽國內初賽,誰個有空有心去聽第N回疫情新聞? 唉,疫情疲勞已成全球新症。享慣民主自由的瑞典家庭在寒假都懶理政府「推薦」,繼續向滑雪場地出發,無得去法國意大利瑞士的山峰,就往國內水準不俗的滑雪場。聖誕期間去過的朋友說,要排長龍搭吊車,在零下15℃空氣中直發抖。我的單身鄰居最勁,無航機搭索性跟三五知己開車落去阿爾卑斯山,說開車入境可行云云。 疫情下的瑞典人依然有得放假兼去滑雪,反映到人民要疲勞得起,到底也跟社會經濟體系掛鈎。就算過去大半年來有不少人在無選擇下減低工作量,因而人工也下調,強健的工會制度仍能保障飯碗安在。事實上,不少瑞典科研公司和建造業繁榮依然,而受重挫的航空旅遊酒店業界的人,就趁機會進修或再培訓,同時可以申請津貼和貸款。如是者,大部分瑞典人也保持樂觀,靜待世界痊癒期間,繼續維持生活水準。 瑞典人想法「天真」? 當我半埋怨瑞典人欠缺危機感時,身邊總會有人溫馨提示:近代瑞典人沒經歷過戰亂天災,所以培養出旁人眼中迹近天真的性格,對事情憂患的角度有時十分特別。例如瑞典在公平與人權領域上屬世界領航位置,過去一年來幼稚園與小學從未關閉的其中一個爭持論點是:學校關閉會令那些受家庭暴力或性侵的兒童受害危機更大。誠然那是很可怖的後果,但如果我提出這似乎不是當前問題核心,身邊又總會有人提我:問題的核心並非討論的核心,討論的目的亦非為解決問題。因為在瑞典,言論自由與平等一定行先。 疫情疲勞下的政府官員,說到底也不過是社會福利主義下的其中一個天真市民,跟企業總裁和建築工人一樣,面前好多個星期日黃昏,最緊要睇住電視直播歐洲歌唱大賽地區初賽準決賽同決賽後還有全歐洲總決賽。總之好忙,星期一先算。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玩創校長:在下一次停課前復課

不經不覺,新冠肺炎已與我們相處了一整年,在這一年間,無論你是教師、學生或家長,在教育這條路上,我們一起走上了最不容易的一年:教師要忙着研究如何在家和學生上網課,一方面要和其他教師們共同備課,網上處理學校行政事務及評估安排;學生每天都渴望回校,上實體課求知識、學問當然是其中一個原因,但與同學之間實體見面、暢談及玩耍更為重要;家長更不容易,除了應付疫情帶來工作上的改變,疫情初期,還要去搶口罩及清潔物資,更要照顧困在家中,無法上學及無法外出放電的子女起居飲食,多重壓力纏身,實不容易。 近日疫情漸趨穩定,在農曆新年前,教育局也宣布了復課的安排, 學校三分之一的學生可以回校上課,如果學校想讓所有學生回校上課,則需要全體教職員作14日為一周期的新冠肺炎檢測。相關消息發出後,教育界有不同的迴響,有的表示歡迎,因為可保障學童的安全,但亦有認為把責任綑綁在教師身上。 回看過去一年,香港在2020年6月及9月都有兩次復課的經驗,和其他國家及城市復課的操作相近,過去我們也是按以下兩個條件決定復課:1. 當時市面是否有充足的衛生防禦裝備?如果有,便可以考慮復課;2. 當時新冠肺炎在社區爆發率是否回復平穩水平?學校會否成為爆發點?今次香港有條件再次復課,但教育局加了新條件,就是要求全體教職員做新冠肺炎檢測,看來是要讓保護機制更加擴大,減低教師之間在教員室內發生交叉感染, 好讓師生在一個更加安心的環境下復課。 今次學校有不同的復課操作,部分學校繼續維持停課,讓所有師生在家中繼續上網課;也有些學校只讓三分之一、而且是高年級的學生回校上課;部分學校同樣只讓三分之一學生回校,但是輪流讓不同級別上學,好使所有學生都有機會回校上課;當然,有些學校全體教師都願意檢測,便可讓全體學生回校上課了。 保護孩子 亦需平衡學習社交 無論校方安排如何,也帶出「可回校上課」的信息,不過,這亦為某些家長帶來煩惱:這一刻,我應否讓孩子回校上課?我從觀察中,發現有兩類型的家長:有一批家長,在疫情期間從來沒有讓子女外出,保證他們不會有任何機會接觸到感染源頭;亦有另一些家長,替子女做好足夠的保護措施後,仍然會維持一定的社交生活,如朋友及家人聚會,也會到郊外遊玩,甚或在康體處所或主題樂園重開後,讓孩子放放電,玩一玩。 家長如何面對疫情,是沒有對錯;學校提供復課的選擇,家長是否讓子女回校上課,也是沒有對與錯的分別。因為子女就是父母最寶貴的小禮物,但如何保護孩子免受疫情影響之餘,也可平衡學習及日常社交生活,這就要考驗家長的智慧。說到尾,不同時代都會有不同的衝擊,可預視的將來,肯定有更多不穩定的社會、經濟及氣候狀况,重要的,不是父母能為子女擋多少,而是如何陪伴他們,一同攜手渡過人生的每一個難關。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言語自聊:節日好玩學語

農曆新年假剛過去,小朋友們終於返校有期,相信爸媽們都鬆一口氣。農曆新年,是一年之中最大的節日,除了放假外,更可享受節日熱鬧的氣氛。我特別喜歡在節日前後的治療課加入節日元素,一方面自娛,另一方面教導小朋友有關節日的習俗。無論是什麼節日,家長們都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今次便以農曆新年這個主題作例子示範。 對於幼稚園及初小的小朋友,農曆新年是一個可以好好學習詞彙的節日,當中有不少特定的名詞,例如:利市、全盒(糖果盒)、舞龍舞獅、年宵花市、年花等等,以及各式各樣的祝福語,全是學習的好機會。 藏賀年物品 家中尋寶 其中一個在家學習名詞的遊戲,家長先在家中不同角落藏起與農曆新年有關的物品,然後跟小朋友尋寶,每找到一件物品,就要說出它的名字及相關特徵。例如:如果小朋友找到利市,家長可以問:「這是什麼?」如果小朋友不懂名稱,可以給予口頭提示,例如「這是利……」;又或是直接說出物品的名稱,然後叫小朋友重複。之後,可以形容一下有關這個物件的特徵,例如利市通常是紅色的,新年的時候可以𢭃利市等。這樣可以增加小朋友對詞彙的認識,同時透過不斷練習,增強記憶,對疫情之下減少出街的小朋友有很大幫助啊! 角色扮演 練習祝福語 而對於有學習社交需要的小朋友,我們可以利用祝福語練習。揮春有很多祝福語,像身體健康、青春常駐、學業進步、步步高陞,這些祝福語其實各有不同對象。家長可以在家跟小朋友練習,甚至玩角色扮演遊戲,「如果我是表妹,你祝我什麼?你可以祝我『學業進步』」,並解釋祝福語背後的意思。可能爸媽們會問:這些說話不會自然學識的嗎?的確,有些比較年長的小朋友能觀察這些說話背後的意思,但對於年幼的小朋友,尤其是疫情下較少外出,減少接觸其他人,他們需要更多學習機會和解釋,所以這些練習有助增加他們語言運用的靈活。 對於小學生,對節日已有一定認識,家長可以在外出的時候多拍照,記錄活動。可以的話,由出家門那刻就開始記錄,例如乘坐了什麼交通工具,當中有什麼活動,吃過什麼東西等。回家後,可以和小朋友看照片並重溫當天的活動,相片可以作為提示,讓小朋友有系統地回顧當天發生的事情。研究指出,回味生活片段(savouring)對提升家庭成員的快樂感有正面的作用,一舉兩得。 因此,家長們要記住,節日可以放假,但放假也照樣可以學習,都可以利用這些活動提升小朋友的語言能力。 文:Konnie姑娘(言語治療師、家庭輔導及家庭教育文學碩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喜閱愛麗絲:自製桌遊教具 活化閱讀課

半年前,筆者聚合了一群熱心推動創意教育的學校圖書館主任,設計一系列與閱讀有關的桌遊。筆者鼓勵同工不斷創新及改革圖書課模式,讓學生能夠從遊戲中學習,達至愉快閱讀:喜悅。我們將原來乏味的閱讀技能學習,透過桌遊令課堂變得更有樂趣。桌遊的閱讀技能範圍包括:認識杜威圖書分類法、資訊素養技能、愛護圖書、知識類及故事類圖書之別、認識中西名著和正確的閱讀態度等等。通過桌遊,學生不但不用生吞活剝這些知識,而且能輕鬆地學習,在遊戲中深化所學,記憶更加牢固。 這是筆者製作的桌遊「認識圖書分類號」,讓學生配對圖卡,認識分類號及不同的圖書。圖卡的背部(右圖)是書本內容簡介。(作者提供) 骰子及骰塔(作者提供) 家長、師生可分工製作 筆者於2月更安排了一場閱讀桌遊教學的ZOOM課,有200多間學校的同工報名參與。筆者分享一系列閱讀桌遊的成品、應用及製作門法,不同的桌遊主題可以應用在一張如飛行棋般的大底圖紙上,令玩法更多元及更有趣味,同時亦可以獨立使用。同工可以將學習到的資訊套用在校內恆常的圖書課堂、課後的讀書會活動,甚至是閱讀日的活動等等。筆者亦進一步邀請出版社及生產商作配合,期望未來可以將閱讀桌遊實現為產品,供全港教師應用。 閱讀桌遊DIY小貼士︰ 1. 確定閱讀教學的主題,年級及程度。 2. 物料宜輕便及易購得,成本較低便可以大量製作,供各級使用。 3. 以硬卡紙為主要素材,製作更便利。 4. 將卡牌過膠可以更為耐用,建議卡牌不大於1/4張A4紙。 5. 設計遊戲玩法及規則。 6. 指導學生製作桌遊卡牌架、骰子及骰塔(網上已有不少DIY的影片及紙模,亦可以購買坊間的成品)。 7. 不同的桌遊主題,可拼合大底圖來統合使用,讓玩法更多元,增加應用上的彈性。 8. 聯合校內的同工、家長甚至是高年級學生分工製作,聚合力量,事半功倍。 文:董雅詩 作者簡介﹕資深學校圖書館主任,熱愛文字,兼且創意無限。著作包括《一書一天堂——圖解家校讀書會》、《愛麗絲老師讚好的50本必看童書》等。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如何在課堂提升學生學習動機

筆者早前在本欄的〈激發「理想自我」 增學習動機〉一文,以個人及家庭兩方面,分析影響孩子學習動機的因素。本文進一步以STEM和英語教學作例子,討論教師如何在課堂中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 「探究式教學」提升趣味自主 教師的教學,應發展學生學習上的目標。教師可設計一些引發學生興趣的教學活動,其中一個方法是善用學生的好奇心,運用探究式教學(inquiry-based approach),協助學生探索。教師可先提出學生感興趣或和他們生活有關的問題,例如在STEM課堂中探究遙控車的運作原理,然後讓不同才能的學生分組去合作、分析,甚至鼓勵他們發揮創意,製作自己的遙控車。這樣能讓學生透過合作去學習互相協調,並令學習更有趣和自主,增強內在動機。 互相鼓勵 營造愉快學習環境 教師亦可鼓勵學生檢討表現,更了解自己的學習情况,並提倡學習是要自我提升而並非求分數。在活動中,教師應營造一個愉快的學習環境,如朋輩之間互相鼓勵和嘉許,以認同學生付出的努力和提升學生的自信心;或以遊戲或比賽引發良性競爭,除了獎勵做得最好的組別外,還嘉許不同能力的學生,如領導能力、創意、溝通能力,甚至是最佳進步獎。教師應鼓勵學生享受學習和製作遙控車的過程,而非獲取獎勵,以免學生的外在動機蓋過內在動機。 另外,教師應表現出自己對課題的興趣和教學熱忱,以作為學生的楷模。例如英文教師可分享自己運用英文的生活趣事,甚至是和外國人溝通出現問題時的尷尬經歷。此舉也能令學生了解生活上用英語的場面,加強學習的真實(authenticity),而非限於書本上學習。有香港的研究指出,英文中學的學生比中文中學,有較高的英語學習動機,其中原因是以英文作為教學語言的學校有即時的學習環境,為學生提供了正面的語言學習經歷。由於香港學生接觸外國文化的機會不多,教師可多介紹西方文化及其使用英文的情况,或鼓勵學生幻想將來用流利英語和別人溝通的情景,以建立理想自我,激發內在動機。 學生的學習動機,會受學習者自己和環境的改變影響,而教師的角色是要了解學生在不同情况下的心理狀態,以不同方式激發他們的學習動機。 文:容煒灝(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助理教授)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聽SEN孩童的心聲

一名憂心忡忡的媽媽在家長工作坊說:「我家裏的靜怡,常常挑釁患有自閉症的太雄,兩兄妹吵鬧不停,有時候更會大打出手。她患有過度活躍及專注力不足症,總是不能自控,喜歡不停做科學實驗,把洗手間和客廳都弄得亂七八糟。我已經試過許多方法,但仍然不能好好管教他們,真的很氣餒。」 另一名媽媽也按捺不住接着說:「每次收到老師的來電,他們盡是滿口質疑,『關心』我的孩子是否準時覆診和按時服藥。精神科藥物不是仙丹,也有它的副作用,我的胖安自從開始服藥後,食慾轉差,體重下降。經過醫生多次調配用藥劑量後,終於回復標準身形,我才能安心一點。」 相信兩名媽媽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她們坦誠地分享,或許是不少香港家長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心聲。 表現「不正常」 孩子被標籤 有關「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簡稱SEN)的議題,近年備受關注。隨着社會意識提高,愈來愈多兒童被轉介評估。總的而言,在孩子的成長黃金期內及早識別特殊教育需要的個案,讓他們得到適切的服務,的確有莫大裨益。 但我們的孩子是否也喜歡這樣的「標籤化」?當他表現得比其他小朋友活潑好動,老是喋喋不休的時候,就會自然地獲得一個ADHD的甩繩馬騮稱號;當他醉心活在自己的世界,喜歡獨處,對聲音反應敏感,就會被形容像貓一樣患有「自閉症」;當他的「言語障礙」時時辭不達意,對答期期艾艾,就會令人感覺如同與《優獸大都會》中的樹懶溝通。每一種不符合正常的表現,就會被掛上一個標籤。 助展潛能 建立自信心 但事實上,每個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皆有其獨特的能力及潛質。我們應該給予兒童多一些時間和空間,仔細觀察他們,協助他們展現個別的天賦潛能。着眼孩童的不足之處,只會在成長路上打擊他們的自信心,重創學習的自我效益感,加重家長和教師的指導壓力;反而,因材施教,培養兒童的自信、創意及自主學習的能力,才是成功之道。每個孩子的成長步伐不一,有些孩子未能達到家長贏在起跑線的期望,很可能就會成為「疑似個案」輪候評估。細心想想,這到底是兒童發展上的問題,還是望子成龍的家長心態和社會標準,與兒童發展能力不符所產生的問題呢? 大家還記得上文提及的靜怡嗎?家長工作坊過後幾個月,筆者和她的媽媽在嘉年華偶遇。原來靜怡的智力屬於優秀水平,媽媽和學校商討後,決定安排她入讀精英班,而且還加入「再生玩具」興趣班和花繩跳繩隊。近年她的行為表現都有進步,令媽媽感到很安慰。 文:黎俊業(再生玩具創辦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國際親子台:疫情下被忽視的工作

一年來疫情令一家人留家的時間多了,特別是小朋友留家學習,那麼額外照顧家人的擔子,到底落到誰人身上?World Economic Forum的數字顯示了一個大家不太意外的結果,照顧責任主要落在媽媽身上。超過三分之一的女性表示在疫情下,增加了照顧孩子、教導功課與在家陪伴孩子看書及聊天的時間。但諷刺地,接近一半的男性對調查的答案是「通常這不是我做的」。本來單是過往的數字,已顯示女性平均比男性花多近3倍時間在家務及照顧孩子方面。疫情下,情况似乎更趨嚴重。女性花在照顧家庭的時間,最少每星期增加了一整個工作天的工時。 傳統下的性別定型 我想起兩年前的論文題目是有關在職媽媽的教養模式,當時曾有些有趣發現,在不少受訪者身上,看到即使在一個文明及平均教育水平高的社會,但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依然根深柢固。那怕女性本身已有全職工作,但照顧孩子的責任並沒有因此而攤分。即使不少家庭會聘請外傭幫忙,我們依然覺得這板塊是女性負責的。 這些社會文化傳統在疫情下似乎更為加深,更令人不安的是,家中女兒參與家務的時間及比例,在調查看來,竟比兒子更多。這個數字值得我們反思,我們是否有份把這種不平等的傳統觀念延續。既然大家留家時間都大增,不妨一家人一同分擔家務,無分身分、男女、大小,只要作為家中一員,我們也有責任一同把家庭照顧得好。 家事是一家人的事 根據經典的哈佛大學資助研究顯示,從小有參與家務的孩子,長大後會較為快樂,同時也更易在工作上取得成功。所以,不要以為我們替孩子打點好一切,一定對孩子最好。讓家人大人小朋友一起參與照顧家庭,除了有以上優點,也是用行動去打破性別框框及家庭崗位上的歧見。不會讓下一代認為照顧家庭及做家務,只應留給家中的女性或只是媽媽的工作。 同時,在政策方面,可效法其他國家把照顧家庭視為有償工作,認真地說明這些付出是有價值的,實際行動可包括推行每月兒童照顧津貼(阿根廷)、延長侍產假(比利時、意大利),在學校關閉時在金錢上補償要留家照顧孩童的家長(德國、韓國)等。凡此總總都是表達,照顧孩子這工作不比上班工作價值低,亦不應只是其中一方專責的事。 疫情下大家生活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願這不會使媽媽們成為家中最大受害者,而是讓大家更醒覺——家事,是一家人的事。 文:Hello Bonnie 作者簡介﹕修讀國際關係,成為兩女之母後變身3職媽媽,在小助教鞭策下,完成兒童與家庭教育碩士,仍繼續在工作、讀書及湊女角色中努力掙扎。網誌:FB.com/hellobonniemami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解鎖孩子心:不願做功課的小學生

希希(化名)是一個開朗活潑的小學生,與父母關係親密,但最近學業上出現了一些行為讓爸媽感到懊惱。希希做功課總是拖拖拉拉,父母放工後發現她沒有做功課,唯有坐在旁邊督促,卻發現她都會做。當沒有人陪,她就停下來,所以大家都很晚才睡覺,每天也很疲累。 父母感到疑惑,希希有能力但做得慢,是否不專心?拖延?不聽話?於是,他們嘗試用不同的方法去解決問題,例如定下作息時間表、用計時器做功課、設獎罰制度……可是效果都不持久,未見希希有明顯的進步。 「我對孩子的問題感到無從入手,像是永遠解決不完。」 「我用了很多方法教孩子,但都沒有用。」 孩子的行為問題是一個信號,反映他們的心智世界,可能被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或未能表達的情緒影響着。問題重複發生,是一個機會讓父母去發現、去了解孩子。所以,除了處理孩子的不當行為,都可以試試了解引起行為的原因。 不同性格 需不同策略 怎樣推動孩子自動自覺學習?不同的性格特質的孩子,要運用不同的激勵策略: 享樂型:以追求「快樂」和「興趣」為主導,要幫助他們設定目標,享受「達到的」成就感 逃避痛苦型:需要別人說出具體的「期望」,也要給予清晰的方法和步驟 關係型:需要愛和親密,用愛的語言與他們相處和交流 希希屬於「關係型」,想要的是陪伴,當父母坐在旁邊,花時間教導她,她會感到受照顧、受關注。當她做得慢,就能爭取更多時間與父母一起。父母一走開她就不做,因為她不想被撇下。希希不懂得表達自己,出現扭曲的平衡——父母不回家就不做功課。 用扭曲的方法表達內心 上小學後,希希感覺與爸媽的相處時間減少了。如果比喻說孩子的內心有兩個水塘,一個是理性的,一個是感性的,現在只有理性的水塘被填滿,而感性的水塘卻是空空的。爸媽明白女兒不止需要方法來糾正行為,也需要他們的關心,於是晚上抽時間抱着女兒講故事和聊天。這樣,希希的內在需求慢慢獲得滿足,不再用扭曲的平衡來換取安全感,也不需要任何方法的輔助,自己好好做功課了。 當我們與孩子的互動不愉快,孩子又不願意聽,重複的問題讓我們沮喪時,我們需要一個全新的視野,尋找核心的原因,給親子關係一個轉機。 文:陳志耀 作者簡介﹕EDIT Workshop學習及個人成長教育中心創辦人及課程總監,從事生命教育工作接近20年,經常受學校和機構邀請,分享教養心得和孩子同行經驗,是一位資深青少年及家庭教育工作者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