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出發

「下一年你還會做我們班主任嗎?下年做個大一點的可以嗎?」孩子一邊吃着我做的蛋糕一邊說。「如果我及格升班,你下年繼續和我們玩中文遊戲好嗎?」玩過一輪猜字遊戲,有個孩子興奮地說。自期終考試完結,孩子這類問題也多了。對於自己的未來,孩子很想知道。我想開懷地告訴孩子:「是的,還會是我」,可是我只能說「世事無絕對。」「不一定啦。」「很難說。」 「為什麼難說?不都是你們大人話事嗎?」一個喜愛咬文嚼字的男孩說。一個高小年級的孩子,很多事也不能做主,雖然誰是班主任和科任將影響他一整年的心情;一個孩子口中的「大人」,誰是老闆,是否留任,我能做主,但前路漫漫,留與不留的好處壞處,有時候很難算盡。不過,掙扎一星期左右,我果然決定離開日校。 離開、出發 有分別嗎? 「聽好,老師要重新出發了。」最後一次的班主任課上,我終於臉帶感慨地說了。「老師暑假去旅行啊?」其中一個孩子說,然後馬上被另一孩子罵:「蠢,旅行要一臉不捨嗎?老師要離開啊!」我徐徐點頭,然後其餘孩子的眼漸漸變紅。「離開和出發有什麼兩樣,不都是走嗎?」「為什麼要走啊?」孩子們努努嘴皺皺眉。為了讓氣氛紓緩些,我問他們:「長大後,你希望別人怎樣稱呼你?」 「科學研究員!」一向對科學着迷的孩子說。「歌手。」時常哼歌的孩子一臉節奏感地搖頭。他們都說完了,我就說:「如果未來你知道自己畢業、離開學生身分之後,將得到自己喜歡的稱呼,可能沒那麼傷感吧。」「啊,你不愛被稱為中文老師?」一個敏捷的孩子好像恍然大悟,明白我在解釋「出發」、身分轉變與追求理想的關係。我咳了一聲清清嗓子,不慌不忙說:「我喜歡被稱為中文老師,但也喜歡被稱為老闆。」孩子哈哈大笑,一臉「最佳員工」的樣子鞠躬作揖:「吳老闆……吳老闆……」 接下來他們當然是問做什麼生意,招不招聘,請不請他們,於是,我慢慢告訴他們,這些年來,除了中文的教學及研究,我是如何進修英文、研究手作、培養琴技、學做花藝師,甚至家居裝修。 「你說得我頭都大了!老師你之後到底想做什麼?到底要往哪裏去?」我說:「現在新興一個詞叫slash——多種工作者。當然,而整體而言,我的這些工作可以歸納為『老師』、『老闆』。」有個孩子蹦跳起來,說:「我也想做老闆,賣花生蛋糕,也想做YouTuber!」「不過,長大後我只是想做科技研究員!」科學迷孩子說。多個夢也好一個夢也好,孩子必須懂得做夢,這些都是成長的養分。現在流行「生涯規劃」之論,可我覺得人生可能無限,沒有絕對的路。我沒想過自己畢業後會在肢體傷殘兒童學校一待待了幾年,更沒想過自己會不斷學習新知識和考不同的牌照,最後還想學人家做Slash做老闆。如果世上真有生涯規劃,那天我告訴孩子,我覺得第一步就是做夢,隨心所欲的做夢,不要否定任何可能性,然後拚命學習,還有把握所有與人相處的機會、向不同人取經。 下課的鐘聲始終會響起來,他們說「吳老師再見」的時候,彷彿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帶着感情。有個男孩把口水大力吞下去,如同吞飲眼淚:「老師,我們保持聯絡吧。」他一向愛哭,我倒驚訝他為何這次要忍着不哭。見我疑惑,他說:「最後留個良好印象嘛,還有,你之前教的詩裏說『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文﹕吳皓妍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小個子、大作為

音樂兒童基金會最近和「小而同」合作一個很有意義的活動。「小而同」是一群患有罕見骨骼疾病患者,他們患有矮小症,俗稱侏儒症。 當中有兒童也有成人,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問題不是我們可以想像到,外界也有很多人對他們有誤解和偏見。例如他們到公共洗手間,不能夠開水洗手、坐車時常被誤會是小孩,更有人以為他們是有智力問題等等。其實他們除了個子細小之外,所有能力和正常人一樣,有些患者可以駕車,可以打球和做運動,根本沒有任何難到他們的事。 「小而同」的小朋友對音樂感興趣,個子小不會障礙他們的能力和鬥志。(Jacky Leung 提供圖片) 我剛剛成立音樂兒童計劃時,很幸運遇到「小而同」的創辦人Serene。她兒子Nathan 也患有矮小症,但很喜歡音樂,最初想給他感受一下氣氛,放了一張椅子讓他坐下聽聽合唱團。慢慢地,他開始跟着其他小朋友一起唱歌,很自然就站在第一行唱起來。沒想到他一唱就唱了三年,更和深水埗的孩子成為好朋友,每個星期也一起唱歌,一起談天,所有小朋友已經習慣Nathan 的存在,不會因為他的身體狀況而有任何問題,一切都很自然很溫暖。 如果貧窮是一個障礙,抹殺了兒童學習音樂的機會,身體缺陷和殘障兒童也是一樣,往往被忽略。 今個暑假,和Serene 談起,「小而同」的成員也很有興趣學習音樂樂器。如果可以安排地方和老師,我們想成員一起來個合奏班,果然一拍即合,找來芷欣老師和Jacky 老師幫忙,讓他們玩玩敲擊樂,十多個成員首先把垃圾桶倒轉,在上面學習一些基本拍子,然後再分配一些較年長的成員敲打木片琴,每個星期聚在一起,時間過得很快,樂而忘返! 小個子真的有大作為,他們比其他學生認真而且合作,有些成員在家裏也有練習,每星期也期待上課那一天。十月份,他們更會在一個私人活動中作特別表演嘉賓,現在已經為此加緊練習,對於這班「小而同」來説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機會。 如果貧窮是一個障礙,抹殺了兒童學習音樂的機會,身體缺陷和殘障兒童也是一樣,往往被忽略。 很高興音樂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把沒有機會學習音樂的孩子而給予機會,這個機會也是給予我們一群老師把所學的去幫助其他有須要的朋友,真是一件充滿感恩福氣。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同理心看移民工

台灣舉辦的移民工文學獎,今年擴大規模,除台灣本土,也向香港和澳門兩地的東南亞裔跨國工作者徵集稿件。有幸成為評審之一,閱讀四十位移工合共二百多頁的作品,讀到她/他們奮力地書寫個體、書寫拒絕被主流淹埋的願望。我邊讀邊記下想法,回頭看,寫下最多的二字是「真誠」。 (照片由移民工文學獎since 2014提供) 文學裏的真誠不一定來自自身經歷。它既能是作者切膚之痛,也可以從別人經驗提煉,關鍵是對於掙扎着適應求存的異鄉人,在那片土地上的現實和命運,沉澱思考,真心關切。 外傭也是完整的人 外傭都是一個個完整的人,面對挑戰時一樣忐忑,面對分離一樣難過…… 那是一種值得讓人看見的真誠,尤其對於身處香港的我們——此地的外籍家庭傭工已達三十六萬人,即是每十個本地家庭當中,就有一個。如果要談同理心,避免重蹈Erwiana前僱主的覆轍,實在有必要看到外傭都是一個個完整的人,面對挑戰時一樣忐忑,面對分離一樣難過,面對不公一樣憤慨,渴求認同,也渴求親密,像你像我,而不是只有勞動力一面。 容我抄下一些作品裏的聲音。 「作為一個自尊曾被摧毁的人,我的自信心幾乎消失了。在別人眼裏視為成就,對我來說只是額外的獎勵,因為我最重要的目標是擺脫自卑感。」《那個傷口依然在我體內》,Yuli Riswati。 「照顧她的第一年,我的母性本能逐漸出現,我愈來愈愛她……我只把這一切看作是愛,一種我無法向任何人解釋的愛,一種像我在家裏也擁有的愛,一種不需要其他人認可的愛……有時我甚至會忘了我只是個褓姆。」《關於愛》,Loso Abdi。 「勇氣跟決心恢復到我的心靈,以及筋疲力盡的身軀。我再次提醒自己為何在這遠離家人的地方,忍耐勤奮地實現那小小的願望。我開始計算在這國家得到的祝福,以及逐漸實現的夢想。正如雨水帶走污垢一樣,內心痛苦也稍微減緩……希望他們不會經歷這些,我經歷過的滂沱大雨。」《雨》,Maribel E. De Vera。 「不是每一個人完整的出國,也可以完整的回來。也不一定每個人完整的回來,還可以完整的離開。」《機場》,Antonio Magallanes Jr。 保障移工走向文明 還有很多聲音,沒法一一轉述,敬請期待主辦單位稍後推出的結集。最後借用另一位評審、台灣學者藍佩嘉的發言(大意):我們確有需要看到彼此的一樣,但總不能止步於此,而看不見我們和移工之間的不同——權利的不同。台灣法例無法保障移工每周享有假日,香港在這方面的執法好一點,但是在走向文明的路上,我們還要踏出很多很多步,譬如確保有私隱的、安全的工作/居住環境,譬如堵塞不良中介的剝削。 文﹕蘇美智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當大學被弄到連補習社都不如時

上星期,香港各大學向學生通知其派位結果。同時,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與一群選擇了入讀港大醫科的中學文憑試(DSE)及國際文憑試(IB)的滿分「狀元」開了一個記者會。期間,學生們再一次提他們的抱負,院長亦提醒他們做「狀元」與做好醫生是兩回事,院長更與學生音樂合奏。 如果港大醫學院想勸勉這批「狀元」不要以為中學成績好就是一切,他們私底下對這群學生說都可以了,不需要開個記者會吧…… 見到各傳媒對此的有關報導時,我感到費解(我不是對那群參與記者會的學生有意見,而是「擺佢哋上枱」的港大醫學院)。如果港大醫學院想勸勉這批「狀元」不要以為中學成績好就是一切,他們私底下對這群學生說都可以了,不需要開個記者會吧。同樣地,對於一群「狀元」的抱負,他們在文憑試放榜時都已經有機會對傳媒說,何必再多此一舉?至於醫學生與教授表演音樂,很多大學內或醫學界晚會都能提供表演機會,為何需要一個記者會? 所以,邏輯上,這個記者會的潛議題就只能是有意或無意地為港大醫學院提供一個機會去炫耀自己有那麼大本事、令它能吸引本地最精英學生。這在不同層面上都是大錯特錯。 首先,可能我才疏學淺,但我好像不多見世界頂尖大學會在取錄個別尖子中學生後開記者會。理由很簡單 – 既然是頂尖大學或學系,它們一方面在研究工作上已有極高的聲譽、它們收的學生是高才生亦是理所當然的,根本不需要大肆鋪張。港大醫學院做一個這樣的記者會,不但不是在展示其實力,反而是反映一份欠缺自信,好像很擔心外界不知道其部門及學生的程度去到哪裏,是一種自卑、惹外界懷疑究竟港大醫學院是否已大不如前的表現。 就是這種炫耀所代表的潛在價值觀。作為一個社會,這記者會是否在對我們說,讀書最頂尖才是唯一王道? 第二,而是更重要的,就是這種炫耀所代表的潛在價值觀。作為一個社會,這記者會是否在對我們說,讀書最頂尖才是唯一王道?這記者會是否在對我們說,讀書就是為了揚威立萬?這記者會是否對我們說,如果你不是「狀元」級(就算要做記者會,為何不隨意抽幾個入讀醫科的學生、而要只選「狀元」?),無論你有什麼其他本領或善良都只是?這記者會是否對我們說,怪獸家長那一套要小孩十項全能(例如在記者會有所表演的演奏)、但到學習時都是功利地要入讀較「實際」的專業科別才是對的? 最後,在香港,會這樣為了有考試成績彪炳學生去大肆宣傳的,通常都是一群補習社。不過,補習社的本質就是「賣」考試成績,基本上不是標榜自己是在推廣什麼崇高理想。大家可以對去補習社的學生與其家長的價值觀有異議,但至少是明刀明槍的一買一賣。反觀,大學(特別是像香港大學這些老牌「高尚」大學)所「賣」的是一套較廣、較着重獨立思考的人文價值觀,就算港大醫學院今次的記者會都有院長從這方向勸勉學生的對白,但他們做出來的效果就偏偏與補習社的無異。 想到這份有意無意的表裏不一,我只能說,至少在觀感上,這個記者會令大學看來連補習社都不如,因為補習社至少有份赤裸的率直。當大學是這樣時,難怪愈來愈多家長不想兒女們在香港這種環境下接受教育。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一歲BB學說話

從BB學懂說第一個字開始,直至發展更多詞語的過程,其實家長和照顧者如能配合程度,給予適切的剌激,孩子學語言會是一日千里。 把握小朋友的興趣,加以擴展詞語量。技巧的重點是要抓緊每個機會重覆詞語。 很多時候,家長本身可能不太喜歡說話,又或是詞彙貧乏,難以提供良好的語言環境,所以感到困惑。就算明白狀况如此,也不知道可以怎樣做。在日常接觸家長的經驗中,我知道情况是可以改善的,只需要先由身邊認識的東西開始便可,然後逐步提升自己的技巧。 舉個例子說明一下:很多孩子喜歡車,理解、辨認和說出「車」字,我們便可以把握他的興趣,加以擴展詞語量。在逛街時,可一同觀察不同的交通工具,並說出名稱:私家車、巴士、的士、小巴。在閱讀時,也可以指出書中提及過的各種各樣車子,好像是:電車、吊車、纜車、港鐵等等……在乘搭交通工具時,也可以說說名稱。技巧的重點是要抓緊每個機會重覆詞語。 重覆時以三次為一組,原因是只聽一次的話可能聽不清楚,三次的重複讓耳朵和腦袋掌握得更穩。 如果孩子留在家中,父母、祖父母也可以多說說關於傢俬的名稱。千萬不要少看這步骤,平日我們很少會說出這些名詞,即使運用也可能在句子裏,例如:坐喺梳化睇書。對於牙牙學語的孩子來說,未必能拆解句子,把名詞抽出來。正因如此,我們有必要直接教導孩子。 還有一點要留意,重覆時以三次為一組,原因是只聽一次的話可能聽不清楚,三次的重複讓耳朵和腦袋掌握得更穩。家長先試試這方法,下一篇讓我們再學另一個技巧。

詳細內容

波波教授演講廳:生物多樣性關我乜事?

每年,香港大學主修「生態學及生物多樣性」的同學也會在開放日藉着展示及介紹一些本地的動植物, 向大眾推廣保育生物多樣性的重要。訪客們的提問往往是:「呢隻嘢食唔食得呀?佢哋好唔好食呢?」弄得同學們一臉尷尬無奈。 大眾一見到罕有珍貴的物種,便想把它放進口中品嚐。 無可厚非,不少動植物可供食用。由不同物種煮出來的食物有不同味道、營養和質感,大大豐富了我們的味覺享受。「背脊向天人所食」和「 物以罕為貴 」乃華人社會飲食文化的潛藏信念, 所以難怪大眾一見到罕有珍貴的物種,便想把它放進口中品嚐。 其實,生物多樣性與人類生存息息相關,亦是廿一世紀孩子們必須要掌握的重要知識。 生物多樣性包括三方面:物種多樣性、生境多樣性及基因多樣性。 1. 物種多樣性 (Species Diversity) 武俠小說中,英雄為救紅顏,踏破鐵鞋找解藥。古有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詳錄了他在草藥上的研究及發現。大自然是個寶庫,蘊藏着各種具藥療效能的物種。在21世紀有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女士,她從中國古書中得知植物青蒿能對抗瘧疾,並發現能以低溫從青蒿提取青蒿素作為更有效的抗瘧藥。隨後,她建立了化學合成方法來大量生產抗瘧藥(青蒿素和雙氫青蒿素),這些合成藥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她卓越的科研成果亦讓她成為 2015年諾貝爾獎得主。可見,保護物種多樣性就正是保護大自然中的「無價寶」,失去任何物種也會引致不可逆轉的嚴重損失。 2. 生境多樣性 (Ecosystem Diversity)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在生物進化的過程中,不同的生境孕育出各具特色的物種。例如:在沙漠找到的生物跟深海的完全不同,是因為物種透過進化、改變基因去適應獨特的環境需要。 即使同樣是活在海邊的生物,在温度、氣候和水流等不同的環境情況下,在青島海邊找到的物種亦跟香港的差異很大。由上述例子可見,物種和其獨特的生境唇齒相依。若生境受到破壞,那些獨特的物種亦難以存活。要保育物種多樣性,我們必須先保護各種生境及其完整性。 3. 基因多樣性(Genetic Diversity) 在不同物種或同一物種的群落中,各生物個體具有獨特的基因組合。如遇到環境挑戰和壓力(例如:病菌),帶有抗疫力基因的物種便可存活下來,不至物種或群落絕種了。例如:印尼的野生香蕉擁有抗真菌的基因,可抵禦真菌入侵。而我們常吃的香芽蕉卻沒有這基因,較容易受到真菌入侵致病而死(深度閱讀)。所以我們有必要盡量保護不同物種及其不同群落,才能保護豐富的基因資源。 生態學家指出,地球現正面臨「第六次物種大滅絕」。別忘記人類只是大自然中其中一種物種,唇亡齒寒。 隨着全球人口不斷增加,城市化和工業化產生各種污染,天然生境遭受到嚴重破壞。人類肆無忌憚地砍伐樹林、開闢農地及過度捕撈海產,加速了野生物種的滅亡。再加上全球氣候變化,野生動植物正面臨嚴峻的考驗。在過去短短100年間,已有200種脊椎動物消失了。生態學家指出,地球現正面臨「第六次物種大滅絕」(深度閲讀)。別忘記人類只是大自然中其中一種物種,唇亡齒寒,大家要想想辦法如何力挽狂瀾啊! 要讓我們的世世代代仍有機會享受到生物多樣性所帶來的好處,我們從今起便要齊心努力,進一步了解和實踐「香港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了(深度閲讀)。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同學仔話我係黑色人」

婆婆常常笑MJ有「朋友渴望症」,非常害怕孤獨,周不時也想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由於我返香港生弟弟,MJ也跟隨回來,我順道安排他在屋企附近的幼稚園讀書,練習一下中文,也讓他有正常的社交。 先疏導情緒 才追問原因 有一天放學回家,他脾氣特別差,總是想搗亂,我猜想在學校應該有事情發生了。「媽媽見到你今日好似唔係好開心喎?」他點頭。「被老師罰?」他搖頭,「那發生了什麼事?」他不想說,跑走了。婆婆見狀,叫我不要強迫他說原因,反正知道他有心事,不如先疏導他的情緒。 於是婆婆預備了很多鼓、搖鈴、畫紙、畫筆,以及他最愛玩的sensorial教具,讓他打鼓、塗鴉、玩水、玩沙、玩豆,盡情發泄。腦筋發泄完再帶他去公園,流一身汗,製造多一些快樂荷爾蒙,等他心情比剛才的好,婆婆便即時介入,「我見你好似心情好番少少啦𠵱家!」他點頭,婆婆繼續:「我估今日喺學校發生咗一啲事令你唔開心。」 MJ回答說:「陳大文(同學仔)話我係黑色人,唔想同我玩。」 原來如此,我頓時向婆婆打一個眼色,問她應該怎樣處理。「你因為同學話你係黑色人所以唔開心?」婆婆打蛇隨棍上。「我明明係啡色人,點解唔同我玩?」MJ困惑。「因為你爸爸係黑人,所以你同其他小朋友的膚色可能有唔同,呢個世界上有好多唔同膚色的人,可能其他小朋友未見過其他膚色的人,所以有啲怕,但只要你繼續同人分享,關心同學,咁同學慢慢就唔會怕了。」婆婆說完,MJ似懂非懂地答應了。 在日本,MJ上的是國際幼兒園,學校除了有日本人之外,還有其他國籍的小朋友,所以大家看見不同膚色,也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今次真的是MJ第一次因為膚色而受到拒絕,他感到十分不知所措。 3歲人仔要學的大道理 今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教他自己的不同之處,我隨即跟他閱讀多一點有關「與別不同」的繪本,同時讓他學懂怎樣面對膚色的分別,教曉他就算膚色不同,只要用心交朋友,朋友也會接納你。 今次我又上了一課了,婆婆說如果小朋友遇到不開心事,先不要強迫他說出原因,而是先疏導情緒,再說原因也不遲。不過我從未想過,原來3歲已經要學世界大同這些大道理。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文﹕椰菜媽

詳細內容

辣媽CEO:情緒勒索

(網上圖片) 我自小雖然經常和母親對着幹,但其實我十分在意她對我的評價;我口硬說不在乎,心底裏很渴望得到她的愛和讚賞。這種愛恨交纏的母女關係,令我精神上承受很大的壓力。我小時候一直有咬手指的習慣,十隻手指頭全部咬到見血方休,母親一直責罵這是壞習慣,不知道這是精神狀態不穩緊張的警號。她對我施予的體罰,對我來說只是暴力的發泄,徹底的羞辱。由始至終我都不曾明白,為什麼達不到她的要求,做不到她想要我做的事,就要被懲罰。我不是沒有嘗試過強迫自己順從聽話討好她,但發覺無論怎樣做,她都覺得不夠好、不滿意,這更激發我的仇恨心,母女關係更勢成水火。 關係轉好卻未真正釋懷 直至我做了媽媽之後,開始理解到母親當年的行為,背後的原因無非都是為我好想我好。但這些好,卻令我窒息,最可惜的,是反而拉闊了我們之間的關係。為什麼媽媽如此憎恨我?母親的地位及決定不容挑戰,這樣大逆不道的說話不敢亦不知如何開口。我恨極亦只能在夢中痛哭質問,這樣的夢境一直不斷纏繞我,每次醒來頭痛不止,滿面淚痕,哭濕了不知幾個枕頭。我的偏頭痛,是這樣開始的。雖然說母親晚年時,我和她終於能夠好好相處,但我只是選擇忘記而不是真正釋懷,我一直都想要答案。 直至最近讀到Susan Forward的Emotional blackmail,原來這是「一種無法為自己負面情緒負責並企圖以威脅利誘迫使他人順從的行為模式」、「人被他人控制時,所呈現一種不舒服的狀態,進而有可能做出多餘舉動,澄清、果斷、據理力爭,才有機會突破此狀態」。 而周慕姿的《情緒勒索》,提及六個重要的特徵,要求(demand)、抵抗(resistance)、壓力(pressure)、威脅(threat)、順從(compliance)、舊事重演(repetition)。 書裏提出的其中一些例子,父母對子女說:「供他吃穿念名校,讓他不用擔心生活,結果這樣回報我們。」、「你真的很自私,怎麼都只想到你自己?」;丈夫對妻子說:「叫你幫我做這麼一點點事而已,你也要叫叫叫,我真是看錯你了,當初結婚我還以為你是個體貼的女人……」;老闆對員工說的:「我因為看好你才把這份工作交給你的,你不想做沒關係呀,後面還排一堆人等着要做。」原來全部都是情緒勒索的呈現。 勿把愛變成害 不要把愛變成害,不能讓期望變成枷鎖緊箍…… 「過度在乎別人感受者、習慣自我懷疑者、無法拒絕不合理要求者、渴求他人肯定者」。為愛、為工作、為成長中重要的人,變得患得患失一次又一次自我犧牲的,都是被勒索者。不管什麼年齡角色崗位環境,都無可避免會身受其害,被勒索者的無助痛苦,何止苦不堪言? 結錯婚可以離,選錯工一樣可以離,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如何能離?醒覺吧!不要把愛變成害,不能讓期望變成枷鎖緊箍,讓孩子健康快樂成長吧! 文﹕張慧敏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玫瑰崗升小銜接佳 呂郭碧鳳多元學習

問:兒子是2015年12月細B。現有玫瑰崗幼稚園取錄為上午班學生,以及愛群道浸信會呂郭碧鳳幼稚園取錄為下午班學生。請問如何取捨? 答:玫瑰崗幼稚園和愛群道浸信會呂郭碧鳳幼稚園是灣仔兩所非常受歡迎的幼稚園,各有特色:玫瑰崗致力於提供全人教育,設有新生適應安排,為高班生提供小一銜接適應活動。愛群道浸信會呂郭碧鳳提供以兒童為中心的課程,啟迪幼兒探索學習及多元智能,亦致力推行品德教育,關注幼兒的個別差異作出適當輔導。如果你希望孩子學得開心、讀得愉快,呂郭碧鳳好;如果你着重銜接小一升學,則玫瑰崗不錯。 作者簡介:前喇沙書院副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文:趙榮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3期]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忽視情緒無助溝通

和老公拍拖食壽司,等位期間聽到個小朋友和阿媽的對話,忍不住偷笑。對話重點是:「為什麼我們要拉屎呢?如果不用大小二便,就可以省下很多時間了! 」 媽媽小聲回應,吃飯不可以討論這些,小朋友繼續:「吃飯後,就是要拉屎⋯⋯」我腦海裏突然想起海膽刺身,忍不住噗一聲笑了出來,然後那位媽媽很尷尬地打斷孩子,並給他手提電話轉移視線。 我其實很想搭訕,問孩子省下的時間用來做什麼?平日很忙碌?排隊等吃壽司浪費了青春,要用大便時間補救?我老公也想問,小朋友是否說「核突野」去巧取豪奪媽媽手機? 本來溝通就是雙向解密過程,媽媽接收到一個回應,帳面是講屎講尿,但背後有沒有隱藏密碼? 家長都明白和子女溝通的重要,但無奈地經常「開口及着脷」或者中了孩子圈套也不知情。早兩日吃早餐,另一個媽媽與孩子的對話也很「核突」,媽媽催促兒子趕快進食,責罵他「明知趕時間就早點起床拉屎!」、「每次出門口才嚷着要拉!」、「人人都會拉屎,為什麼你拉得特別久!」 這位打扮入時的媽媽,操流利粵語間雜英文生字,她在罵,兒子就吃得更悠閒,眼仔碌碌地看着面紅耳赤的媽媽。食客都覺得無教養的是這位女士,可能阿仔回家後要捱一記耳光「找數」,但在身份地位歲數體能各方實力懸殊的情況之下,這一場早餐角力賽,阿仔雖敗猶榮,因為他成功令到發飈!對媽媽催促的最大報復,莫過於在公眾場合令她難堪了。 這些隱含勒索的對話,發生在日常之中。之前都討論過情緒勒索,好像有跡可尋但又實在難而清晰演繹,總是防不勝防。本來溝通就是雙向解密過程,媽媽接收到一個回應,帳面是講屎講尿,但背後有沒有隱藏密碼?例如:排隊好悶,好想和媽媽聊天?又例如:只要你嫌麻煩就會給我電話玩?又或者,根本沒有特別要求,純粹童言無忌:想告訴媽媽,我的天才「不拉屎換時間」創意計劃…… 但我們已經無法求證,因為壽司媽媽的「羞恥尷尬」築起高牆,失去了解孩子初心的機會;而早餐媽媽也因為老羞成怒,無視孩子的表情及肢體語言,錯失解讀深層情緒,不但未能解決實務問題,更加擴闊兩人之間的鴻溝。 小朋友都牽動了媽媽的羞恥感(Shame),而往往長大之後用,勒索或是被人勒索的手段都與羞恥感有關。 學中醫話齋要治未病,平日就要多加留意說話背後的情緒,提高敏感度就不容易墮入陷阱。剛才兩個例子,小朋友都牽動了媽媽的羞恥感(Shame),而往往長大之後,用勒索或是被人勒索的手段都與羞恥感有關。大概你都有經驗過:「我投降了!求你不要令到我難堪/ 無地自容/ 尷尬/ 成為眾人焦點/ 當中出醜/ 丟人現眼⋯⋯」 我都不能肯定,為什麼小朋友會懂得勒索父母,究竟是父母身教或是朋輩影響,無從稽考,但要打破宿命,就由自己重視溝通裡的情緒開始!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