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親子:Bonnie搭橋鋪路 幫沈旭暉做好爸爸

沈旭暉的家庭軍師 Bonnie相夫教女「基本法」(黃志東攝) 分工合作作為沈旭暉背後的女人,Bonnie樂於處理「家庭小事」,讓丈夫有更多空間研究「國家大事」。(黃志東攝) 作為沈旭暉背後的女人,Bonnie樂於處理「家庭小事」,讓丈夫有更多空間研究「國家大事」。(黃志東攝) 說起沈旭暉,必然想起政治、「國家大事」。的確,「家庭小事」沈先生從來不管,一切都交給他背後的女人——吳凱霖(Bonnie)。Bonnie好管家庭事,她不單落力維繫沈家四口子的關係,亦關心其他人的家事,從事兒童教育工作的她,正攻讀遊戲治療,最大心願是把正能量注入每個家庭,讓每個孩子也能健康快樂地成長。 文︰沈雅詩 相約沈旭暉和太太一起做親子訪問,兜兜轉轉,最終收到沈生的短訊回覆:「frankly it's the domain of my wife, we both prefer individuality, thanks for your understanding」(坦白說,這是我太太的範疇,我們希望維持獨立個體,感謝你的體諒)吃下沈先生送來的大檸檬,記者當然不爽,Bonnie卻替丈夫解畫:「他確實只精於國家大事、國際關係,照顧小朋友,並非他的強項。也多謝他信任我,讓我有一個自由度去教孩子。」 Bonnie與丈夫結緣於國際關係課,她曾任沈旭暉的助教,由相識、相戀至結婚,她笑指丈夫始終同一個模樣,只是沒想過自己變化會這麼大,由研究國際關係,轉去研究兒童與家庭教育,最近又修讀遊戲治療,「因為我想知道,怎樣做媽媽」,一個很簡單,但又令人動容的答案。 沈旭暉雖然是國際關係學者,但在家並沒有跟兩個女兒談政治,頂多教她們辨別不同國旗。(受訪者提供) 一句讚賞說話大有學問 沈家有兩名千金,分別是5歲的雪雪和3歲的雪糕,Bonnie從課本學到的育兒知識,都實踐在她們身上。如果說國際關係複雜,親子關係亦不簡單,一句讚賞的說話,已經大有學問,「以前我只知道不要讚孩子聰明,要讚他努力;但進修完,我便明白,原來這跟growth mindset(成長心態)有關。讚孩子一些不能改變的特質,只會令他覺得,事件的成功與自己無關,他沒有參與過;但讚孩子一些可以改變的行為,他才會覺得自己能參與這件事,會不斷嘗試去做好」。 由growth mindset說到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Bonnie興致勃勃地跟記者分享,實在忍不住打岔問一句:「這些沈生都沒有讀過,你有教他嗎?」愛夫深切的她,又把握機會為丈夫送高帽,「他這樣聰明,我毋須跟他說一遍。我相信,他看見我怎樣對待小朋友,即使他未必知道我在運用什麼理論,也應該明白我在做什麼」。 沈旭暉(右)與Bonnie(中)在2013年舉行世紀婚禮,賓客陣容強勁,連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左)、時任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時任財政司長曾俊華、前律政司長黃仁龍等均有到賀。(facebook圖片) 夫妻恩愛 子女健康成長基石 Bonnie是一個很有親和力的人,臉上總掛着陽光笑容。在家庭,她亦是扮演「正能量發電機」的角色,設法維繫一家人的感情。說實話,這個角色不容易,易地而處,要像她一樣身兼三職,既要工作,又要照顧一對年幼女兒,還要讀書進修,身邊卻沒有另一半分工協助,不抱怨才怪。不過Bonnie卻沒有這樣想,他說沈先生以另一種方式支持她,「雖然他確實不多時間陪孩子,但有一件事,他一直做得很好,就是他重視夫妻關係。直到今天,他每星期仍然會約會我,哪怕只是吃個下午茶、吃一頓晚飯或看一套電影,這都讓我感到被愛」。 她說,良好的夫妻關係,是孩子健康成長的重要基石,「這令我想起在美國前總統老布殊的喪禮上,他兒子小布殊的悼辭。小布殊說,很多人提起他爸爸,都會談及他做總統時的豐功偉績,可是,小布殊對父親最深刻的印象,或影響自己一生的並非這些,而是老布殊如何跟芭芭拉相愛逾70年。他從父親身上,學到如何維繫一個家庭」。 小布殊的說話,印證了Bonnie的一個信念,「如何令孩子感覺安全,以及感到身處在有愛的關係裏,你愛他固然重要,但夫妻彼此相愛,亦是一個最佳的示範。」 在Bonnie眼中,沈旭暉是一個重視夫妻關係的人,無論他多忙,每周仍會抽空跟她拍拖,享受二人世界。(受訪者提供) 分配好爸爸任務 擔任「形象顧問」 當然,Bonnie看重夫妻關係之餘,也重視親子關係。「平日放工便回家,堅持每晚說故事,周六日亦盡可能整天都陪着她們。最近因為疫情關係,多了在家工作,相處時間又可多兩三小時。」 另一邊廂,她亦樂於為沈生「搭橋鋪路」,幫他「上位」做個好爸爸,「要發掘一些事情讓先生能夠參與。舉例,我知道兩個女兒認為能去屋苑附近那間超市,可以自己選一盒奶、買一杯雪糕,已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於是我便常常提議先生駕車載她們去。對先生來說,可能只是花10餘分鐘的時間,但對小朋友而言,已經是很開心、很難得的事情了」。 同樣,在孩子面前,她也刻意替丈夫塑造好爸爸的形象,「偶爾自己心靈不夠強壯時,也會想:『又是我?你可不可以幫忙一些呢?』但我總提醒自己要忍着,不要在小朋友面前說晦氣話。同一句說話,可以有不同的演繹方式:『爸爸今天又沒時間陪我們了』、『爸爸今天只陪了我們15分鐘』,但亦可以說成:『就算爸爸今天有工作,他也抽時間陪我們去超市。』她們如何看爸爸,分別就在這裏」。 Bonnie寄語天下媽媽,想家庭和諧,便要常常令孩子感覺到爸爸很疼愛他們,「當孩子這樣想,才感染到爸爸,令爸爸又覺得,原來小朋友跟我玩很開心。我們要為丈夫製造誘因,令對方感受到親子時間所帶來的愉悅,否則若永遠只得挫敗感,他一定『縮』,覺得自己應付不到,做不來」。 為了學做媽媽,Bonnie毅然由研究國際關係,轉去研究兒童與家庭教育,去年又修讀遊戲治療,希望幫到更多小朋友。(受訪者提供) 不愛太悠閒 拒做少奶奶 看見她終日奔波於家庭、事業與學業之間,戥她辛苦,問為何不「疊埋心水」做少奶奶,在家相夫教女,豈非更好?她立即耍手擰頭,「太悠閒的生活,我不行的,我不是那種喜歡『飲杯茶食個包』的人!」記者笑她說「風涼話」,Bonnie連忙解釋:「只因我太清楚自己,如果我的焦點只放在家庭,恐怕會終日聚焦在孩子不妥當的地方,不斷想糾正她們,又或者每天都追問着丈夫何時會歸家,這樣不論對親子關係、夫妻關係,都不健康。」 停不下來的Bonnie最近又多了一個繪本作家的身分,繼今年2月初推出抗疫繪本(圖)後,她又正籌備另一本有關兒童情緒的繪本。(受訪者提供) 稱職媽媽︰眼觀六路 耳聽八方 因為和家人保持既親密又適度的距離,令Bonnie看得見沈先生的好,女兒們的美。「她們實在太可愛了!」Bonnie形容,雪雪像爸爸,沉靜內向,相反,雪糕卻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小女孩。對着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兒,媽媽要很「心水清」,「就是讚賞,也要用不同的說話。我常讚雪雪『你很專注,觀察力很好』,妹妹我會讚她『你唱歌很好聽』」。 不過,姑勿論孩子性格如何,Bonnie認為,要做一個稱職的兩孩之母,最重要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若家長回家後,只自顧自在滑手機,當聽到兩個孩子爭執吵架時,便大聲喝罵『不要嘈了』,那注定是失敗的處理手法」。 她笑言,雖然自己「肉身」並非每一次都參與在兩姊妹的耍樂之中,但眼睛、耳朵卻從沒有離開過她們,「當兩人有衝突時,若我能夠『實况轉播』整件事的前因後果,她們通常不用我多說,都會判斷到自己是對是錯,然後立刻停下來」。家長們,收到Bonnie的御夫教女術了麼? 兩姊妹雖然性格截然不同,姊姊雪雪(左)沉靜內向,妹妹雪糕(右)活潑開朗,但兩姊妹感情要好,相處融洽。(黃志東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4期]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公園戴口罩 被當成異類

聽說香港疫情出現第3波,一系列的特別措施也相應實施。雖然會引起生活的不便,但總好過爆發更大規模的感染! (作者提供) 在德國,至今已有近20萬人感染新冠肺炎,近9000人去世。本來德國已在5月解封讓民眾回復正常生活,市民更可以在歐盟境內自由穿梭;不過好景不常,德國也於6月爆發更大規模社區感染,部分個案在一所大型肉類加工廠內傳出,所以有幾個城鎮在6月底都要重新強制隔離,所有娛樂場所不能營業,餐廳不能提供堂食,幼稚園也要提早放暑假了。 「呼吸困難比新冠傷身」? 華德一家所在的城鎮幸好未受波及,不過幼稚園已經一早規劃好7月會放暑假,所以華德兄妹也重回在家隔離的時光。我認為任何防疫措施都需要人們的自動自覺,減少外出、出外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等,真的沒必要每星期約朋友聚餐呢。雖然德國人已接納「戴口罩來防護」,但在公園和遊樂設施則非常少見戴口罩的小朋友,有時候我和兩兄妹成為了少數戴着口罩跟陽光玩遊戲的異類。有一次,有個相熟的母親更質問我,在公園內為何要戴口罩,小朋友也許會呼吸困難,比新冠肺炎更危害身體呢! 「質問」形成社會壓力 我發現這種「質問」無疑是一種社會壓力,當大多數人鬆懈,你卻嚴謹防守,別人就會視你為異類。雖然我沒辦法說服她跟我一樣,有時候大家各持己見只是無謂的爭吵,所以我們寧願做回自己,也尊重別人的選擇好了。在香港則是大家都在戴口罩,不少人也會因為這種社會壓力而跟着做,所以香港的防疫由始至終都做得很好,因為香港人不像德國人民這般強調個人主義,反而在抗疫路上更能上下一心,配合政府防疫! 在放暑假期間,爺爺奶奶也沒有隨着歐盟國界解封而四處周遊列國,反而想天天跟華德兄妹遊玩。他們送了兩輛兒童單車給兩兄妹,並興致勃勃傳授學車心得,天天帶着兩兄妹在公園的長跑道上奔馳。似乎對兩兄妹來說,他們有更多跟爺爺奶奶相處的時光和記憶,天天都是美好的一天。 文:華德媽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3期]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單親壓力循環

小學生才僅僅復課1個月,又要提早放暑假了。今個學年,小朋友扣除學校假期,真正上課的日數大概只有4個月,究竟學到幾多?成績有否大倒退?能否應付新學年的學習?這是很多家長的疑惑,離婚家長所面對的困擾就更大。 離婚人士很多時會自覺是一個失敗者,因為失去自信,所以他們很想透過成為一個優秀的家長來重新肯定自己的價值。他們對自己及孩子要求都很高,希望自己同時擔任爸爸媽媽兩個角色之餘,兩個身分都做得完美。為了證明單親家庭的孩子也可以很出色,有時便不自覺地為自己及小朋友製造壓力。當孩子的表現未如理想時,他們會感到失望;另一方面,孩子為了配合家長的期望,不願意見到父母失望的表情,便會努力做一個聽話的小朋友,盡量做好,遇到問題也不敢告訴家長,選擇獨自面對,因為不想父母擔心。 家長期望過高 孩子遇困難不敢提出 這樣,家長和孩子便進入一個惡性循環當中。家長對孩子期望高,孩子不想家長失望,對自己期望也高,會盡力做好,做得不好時覺得對不起父母而內疚。即使遇到困難,例如未能完成功課,也不敢告訴父母,自己尋找方法;但由於他們年紀小,知識及解難能力不足,當無法找到解決方法時,便會感到無助及絕望,最極端時甚至會選擇放棄生命。家長往往要到悲劇發生後,才知道孩子原來承受着不能承受的壓力。 觀察孩子 以「慢變」應「萬變」 家長希望孩子成才,對他們有很高的期望及要求,本來無可厚非,只是每個孩子的天賦及承受壓力的能力(tolerance level)都不同,家長如能在日常生活中多加留意孩子各方面的表現及情緒反應,例如他在什麼情况下會顯得暴躁、不安?不懂得做功課時,會如何處理呢?只要細心觀察,就能辨識孩子因壓力過大而產生的負面情緒,當這些情緒出現了,便要和他們一起尋找減壓方法,家長可能要把要求調低,接受孩子不一定能滿足自己的期望,更要明白小人兒表現未達標,並不等於是失敗者,自己亦不是失敗的家長,只有這樣,才不會為自己及孩子構成太大壓力。 另外,家長也宜以「慢變」應「萬變」。面對離婚,家長及孩子都需要時間及空間去適應轉變,隨着時間過去,家長受傷的生命得以漸漸復元,這種修復,有助減少孩子的焦慮及增加孩子的復元力,並慢慢適應新的家庭模式。 同樣,當孩子對課業有焦慮時,家長應該鼓勵他們分享內心感受,耐心聆聽與回應小朋友的疑問和想法,接納他們的限制。最重要是,適時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一起找出路。 文:傅丹梅 (註冊社工、輔導員)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3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出國還是留港讀書?

當很多家長問我,孩子應在何時出國讀書,我反而想問一問各位家長父母,究竟是否放心讓子女在9月到外國升學?不管選擇到哪個國家也好,今次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擴散,蔓延迹象未有放緩,只有愈見加劇。本地傳染病專家醫生不斷呼籲,大家不能掉以輕心,疫苗最快今年底才有機會推出,還要去求神拜佛希望病毒不要繼續變種,否則有疫苗都唔知有無用,所以對於子女的升學選擇,究竟應該如何作判斷考量? 這個問題,我們一家亦同樣面對。小T本來需在10月返英國完成最後1年的課程,究竟應不應該回去?進退兩難。他Year 2所謂讀了1年的課程,基本上加加埋埋兩個月都沒有。除了因為疫情影響,學校停學,因而提早回港之外,他那間大學又因教職員罷工而有好幾個月沒上堂。最後1年的課程,大部分都是網上授課,回英國只為了幾個必須親自出席才計分的課堂而已。我問小T會不會選擇休學1年,待疫情過後繼續學業。他不願意,因為他在當地同學必定會繼續讀,他回去的時候,同學們已經畢業了;再者,幾個同學當日共同在外租屋時簽了兩年約,回不回英國也好,租金都一直要交至明年約滿為止。他捨不得白交了的租金之餘,之後回英國又要再交租金,讀書的開支又增加了。 要準時畢業 還是遠離風險 但要是選擇回去,就要承擔風險,因為英國有足夠裝備儀器處理新冠肺炎的醫院不足,年初就是基於這個考慮,我們當機立斷讓小T立即回港。面對英國疫情依然未受控的情况之下,該如何是好? 作為母親,我唯一的考慮就是他的安全;但同時我亦知道快將21歲的兒子,有選擇的權利和自由。不過我覺得最可惜的,反而是他沒有好好享受讀大學的日子,去英國讀書竟然未做過背包客,竟然未去過歐洲其他地方遊歷,感受過歐洲的文化和生活,如入寶山空手回。 過來人語:留學不急於今年 其實讓小T出國讀大學的目的,絕不止為了讀書咁簡單。只為了讀書的話,留在香港讀就得。我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忠實信徒,因為人生路是走出來的,不是讀出來的。我希望他藉着在英國生活的日子,多見世面擴闊眼界胸襟思維,訓練獨立自理能力,和處世待人接物的技巧。所以我非常鼓勵他和一班好朋友同學結伴,拿起背囊用最低的成本包括時間,一起闖蕩東南西北歐。可惜事與願違,他原本準備第3年交完dissertation就起行的旅程,看來無法成行了。 小T給各位想今年去外國升學的同學的忠告是,不必急於今年就走,因為成績好的話,明年考大學一樣用得着。萬一成績並不太好的話,讀多一年追一追,亦不失為一個好選擇。至於他自己的去向,就留待他自己選擇吧! (隔周刊出)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3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將教育電視搬去幼稚園

教育電視於本年6月壽終正寢,冠冕堂皇的說法是「已完成歷史使命」,對王師奶來說教育電視是童年的記憶。想當年,教育署在小學推行教育電視,每級4班只分配兩部電視機,電視機不能隨便移動,所以只能「移班就機」。轉班房是很興奮的活動,坐別人的座位,有機會揭揭別人的作業。講真話,聽自己的老師授課,見慣見熟,有時真係有啲悶;睇電視當上堂,感覺真係唔同,而且內容比學校教得有趣,所以特別專注,何况課後仲有電視作業要做。教育電視由黑白到彩色,小學到中學,尤其是中學,在蒐集資料到演繹,確實發揮了一般教師達不到的功能。 時代進步,中、小學生已掌握網上尋找資料,較諸以往多倚賴教師單程傳授知識,教育電視的功能確實削弱了很多,在google或百度大致上可獲得需要的資料。雖然很多教師仍支持教育電視的存在,但在支出和實用兩者比對之下,王師奶支持取消中、小學的教育電視。與此同時,教育電視應將服務對象轉向幼稚園。 以動畫卡通灌輸德育觀念 幼稚園生年齡在3至6歲之間,他們不可能上網自學,更不能游走於google與百度,如果有一個系統的課程,以動畫或卡通形式,灌輸正確的德育觀念,一定能深入「童」心。例如教他們多說「謝謝」,教他們「勤洗手」,教他們「自己執書包」,教他們「吃飯時的禮貌」,教他們「早晨跟爸媽叫早安」等等。小婦人只是提出概念,細節當然由幼兒教育專家去編排和策劃。幾個星期前曾和教書的舊同學提出這概念,就給她們一輪炮轟,說什麽陰謀洗腦,腐蝕幼小心靈。小婦人真係唔明白,點解人人心中都藏着陰霾,連灌輸正確觀念給小孩子都變成陰謀? 無家教小孩 港鐵飯桌隨處見 當人們都覺得好多小孩子無家教,例如在港鐵車廂內喧嘩、奔跑,甚至騷擾其他乘客,父母視若無睹。可能家長忙於工作,無暇教導生活細節,也可能家長本身也不知家教為何物。如果用動畫或卡通,以趣味的形式教孩子禮貌和規矩,何樂不為?王師奶往朋輩家中作客,好留意小孩子在吃飯前有否叫「爸爸食飯」、「媽媽食飯」或「阿姨食飯」,也注意他們進食的態度:有些飛象過河,看到雞腿在對方,全不客氣隔河夾之;有些翻山倒海抄底尋寶。有些父母因有客人在場而輕責兩句,但好容易感到無客人時一定千山任縱橫。各位讀者,這些情况諒非小婦人專利,您們也可能曾親歷其境。如果電視能幫助教育他們從一張白紙做起,這是無量的功德。誇張點說,這是移風易俗的工程,這是提升人民質素的第一步。 教育界的領袖們,教育局的高官們,請聽聽小婦人微弱的呼聲,把教育電視搬去幼稚園。 (隔周刊出)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3期]

詳細內容

網樂天地:別透過運動將體罰合理化

父親=魔鬼教練? 有一天,在場邊聽到一對父子在練習網球,父親咬牙切齒地向兒子作出嚴厲的訓示,但是目測只有五歲多的兒子正在像小朋友般撒嬌,祈求父親格外開恩,但在球場上該名父親彷彿「魔鬼教練」上身一樣,沒有半點憐憫之心,反而更變本加厲地向兒子提出更加多苛刻的要求,語氣漸趨強硬, 彷彿「恨鐵不成鋼」這五個大字就作在他的額頭上面般,兒子最後做不到父親心目中的要求更被加罰二十次掌上壓,試問一個五歲的小朋友又如何完整做到地上的掌上壓呢?兒子當然不能完成,但父親卻絕不退讓,認為兒子怎麼不聽話和不努力,兒子當場便淚流成河,場面悽慘。 這是一種變相的體罰合理化 曾任教數間小學的網球校隊,都有一定避免體罰的意識,就算輕如罰企都屬於體罰的一種,而現今教學亦都非常反對對學生實行體罰,很多研究都指出體罰對小朋友有很多負面的影響,不單只降低了家長與小朋友的親密關係,還會造成兒童時期和成年後的心理健康問題,更會提高小朋友的反社會行為,例如遇到困難時會以暴力發洩自己的不滿。受過體罰的小朋友也被發現有較低的認知能力和自尊心,以及在成年後會比較支持使用體罰。 今時唔同往日 應停止一切體罰行為 家長遇到小朋友不聽話時,亦應冷靜處理,不要受自己過往成長的迷思所影響,很多人心中所想「我都是這樣被打大的,現在不是幾好?」「我試過很多方法,他們都是不聽從,我是逼不得已的。」正所謂今時唔同往日,以前的一套的確造就今天的你,但時代進步,理應與時並進,年長的一輩知到體罰所帶來給小朋友的傷害,就應立即停止,取而代之的是用耐性去告訴小朋友什麼才是正面的行為,溝通技巧和回應上應更多讚美與獎勵小朋友的努力和表現,採用堅定一致的引導思考模式,讓小朋友感覺到被受肯定和尊重,從而達到正面管教的最佳效果。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無力仍要前行

一覺醒來,有種桃花依舊人事全非的唏噓。今天的香港面對敏感的政治氣候、世界疫情未有跡象放緩、復課後追趕功課考試、家長同時面對失去飯碗的壓力,面對種種前所未見的困境,成人和孩子都一樣感到力不從心。 這一年發生的社會事件碰上世紀疫情,破壞了很多價值觀和制度,徹底把年輕人推向精神崩潰的邊緣…… 強大的無力感會拖垮健康,精神壓力會引起解釋不了的身體痛症,人逐漸對未來失去信心,變得被動消極。過去一年,不只一位年輕人告訴過我類似的心聲:我們只是普通學生,本來應該有一個開心愉快的暑假,努力讀書、拍拖、替小學生補習,希望畢業後有份工作,儲錢買樓組織家庭,沒什麼大志、也沒什麼機心。但這一年發生的社會事件碰上世紀疫情,破壞了很多價值觀和制度,徹底把年輕人推向精神崩潰的邊緣:忽然發現親人關係很脆弱,因為政見家庭瓦解;原來友情很淡泊,隔天開學時同學已經移民或者坐牢;原來師生很有距離,理所當然的面授課會變成陌生的網上聲帶。這班尋常的年輕人不懂得如何處理個人情緒,面對香港前景感到恐懼失望,但又沒有資源往海外發展,從他們的眼睛看出去只是無盡的沮喪。 但我相信心中的公義,保存希望,物極必反,沒有永遠的黑夜。 前所未見的無力狀態,不輕易遇到也不輕易疏導,在這種漩渦裏我也坦承未能消化種種衝擊,我告訴學生,老師不是萬能也有情緒糾結,現在也未看到出路;就像家長們會感到迷惘,不知道如何開解子女走出困境。但我相信心中的公義,保存希望,物極必反,沒有永遠的黑夜。再說無力感膨脹同時也在滋養着耐力、韌力,所以當我們感到徬徨無助時即管痛快哭一場,讓眼淚灌溉頑強的生命力,站穩陣腳重新部署往後的路。 無力感固然傷害精神,但也刺激免疫系統進化,讓我們更能夠吃苦。在這漫長的嚴冬,作為老師、作為媽媽,我必須要沉着應對。記得之前網上流傳一條短片,在敘利亞戰火蹂躪,爸爸教女兒聽到轟炸聲就放聲大笑,希望減少她對戰爭的恐懼,在最壞的情況,父母盡最大的努力給予希望,陪伴子女咬緊牙根。心酸無奈但還有一口氣,就應該盡力守護我們的年輕人,香港人有打不死的精神,有靈活的頭腦,總會有辦法在制約之中呼吸自由,無力但堅毅前行。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20分選馬頭涌官小 獲派機會大

問◢ 家住89網,兒子重讀K3做超大B,參加2021/22年度小一派位。本人是馬頭涌官立小學校友,兒子自行階段有20分,另外本區心儀聖公會馬鞍山主風小學、馬鞍山靈糧小學及保良局雨川小學。看升英中比率高至低來說,應怎填自行和統一派位甲一、乙一部分? 答◢ 如果你兒子在自行階段有20分,已經有九成入到馬頭涌官立小學,萬一自行階段失手,在統一派位甲部仍然建議你填此校,這樣才有更大叩門機會。用15分填你上述3間任何一間區內小學,除非你好運,否則於自行或統一派位機會甚微。 文:趙榮德 作者簡介:前喇沙書院副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2期]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勿單看NET課堂多寡 選幼園多重考慮

問◢ 小女是天主教徒,在迦南幼稚園(九龍塘)讀PN(學前班),但不是住在34校網。現在她讀得很開心,學校每天有NET(外籍教師)和普通話課堂,我見女兒在學校認識很多英文生字。K1有原校迦南和聖羅撒幼稚園取錄,應如何選擇?哪間排名比較好?哪間對升小一有幫助或是小學比較喜歡取錄?聽聞聖羅撒校風好,教師較嚴,但一星期只有一堂NET。 答◢ 你聽說「聖羅撒校風好,教師嚴」,卻只有一堂NET,而你似乎重視「每天有NET和普通話」。但選K1應該不能單憑NET堂的多少來決定,而是你女兒是否對該科有興趣、對學習有沒有信心、與人相處是否有進步來作標準。而選擇幼稚園,除了留意語文是否教得好,還應從另一角度看學校文化是否五育並重、校風是否淳樸。從這些角度去看,似乎聖羅撒佔優。 文:趙榮德 作者簡介:前喇沙書院副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2期]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華仁小學名氣大 持20分可考慮報讀

問◢ 小兒是首名子女、適齡兒童、天主教徒,家在14校網,2021/22報讀小學,請問番禺會所華仁小學及丹拿山循道學校,哪一入讀機會較高? 答◢ 你兒子是首名子女和天主教徒,各有5分,加上適齡兒童10分,共20分。番禺會所華仁小學名氣大,用20分有七成機會;丹拿山循道學校在14校網中以世襲超收額計算排第4,但因為它是基督教,你選它只有15分,機會約有七成。若是這樣,似乎報番禺會所華仁較適合你兒子。 文:趙榮德 作者簡介:前喇沙書院副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2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