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大GPS:學足15年 大學仲要學英文?

香港學生由幼稚園開始便接受正規英語教育,相比內地和台灣等其他亞洲地區都要早。英語在香港教育課程中有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學生自幼園、小學至中學的15年間,英語科都是主要課程。考畢香港中學文憑試(HKDSE)進入大學後,還要修讀學術英語(academic English),有些大專院校更要求本科生修畢兩至三個英語課程始能畢業。究竟為什麼大學生還需要學英文? 日常溝通 學術寫作大不同 中學、大學的英文其實大有分別。中學主要集中聽、講、讀、寫,這4種技巧用於日常生活溝通;大學的學術英文則是讓學生更有效地完成其學位課程,大學課堂內除了着重展現學生的口語技巧,例如演講介紹和日常與教授及朋輩交流外,對於學術寫作也有嚴謹的規則。在大學學術英文的層面上,語法詞彙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寫作上層次結構要清晰,理論和例證要融合,個人觀點要有客觀的佐證。要達到此學術寫作要求,大學生必須懂得引用合適的文獻來闡釋自己的立場,並明白深化他們在中學時所學到的英文範疇的重要性。 筆者一項研究,比較917名大學一年級生的中學文憑試英文科和大學學術英語科的成績,結果發現,兩者只有在語法和詞彙運用(language)及議論技巧(argumentation)有正面的相互關係;在文章結構(structure)和文獻引用(citation)方面並不存在顯著連繫。 篩選合成 批判閱讀 難倒5**級學生 筆者另一項研究探討超過1000名大學一年級生,由高中過渡至大學時有哪種英語技巧需要提升。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在文憑試內英國語文科考獲佳績(第5**級)的學生,認為文獻引用及寫作技巧在大學英文中最具挑戰性。另外,雖然他們不認為閱讀技巧需要提升,但在個人面談中表示,他們在學術寫作時,從文獻中選擇合適的論點引證個人觀點最感艱深,而這些篩選合成(synthesizing)和批判閱讀(critical reading)技巧在中學時期都未學過,坦言自己需要摒棄曾在中學時背誦公式語句的習慣。結果反映了即使在文憑試英語水平優異的學生,也感到學習學術英語並不容易。 英語在香港高等教育中佔有重要一席位,以上研究結果分析,好讓大學高層和教授更了解大學一年級生的英語水平和學習需要。在政策方面,不論學生在中學文憑試英國語文科考獲佳績與否,所有本科生都必須修讀英文課程,為學術英語奠下穩固的基礎。在課堂教學方面,教師可以向學生講解中學英文與大學英文的分別,明白有哪些曾在中學學到的英文可以在大學運用,有哪些需要深化,為大學生訂下更明確有效的學習目標和方法,以順利完成大學課程。 文:容煒灝(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助理教授)、方思雅(香港大學文學院應用英語中心高級講師)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http://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6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標準化與靈活性的距離

筆者跟不同選修科的教師交流後,發現不少教師會因為學生在評估的表現持續未如理想,要求他們更改文憑試的報考科目。作為專業教師,我們期望透過評估來協助學生改善不足,隨經驗增長,不少教師更會建立一套非常具系統的標準評估方法,評鑑學生表現,藉以更快更有效地找出他們需要的改善方案。 標準化評估 埋沒學生潛能 這看似是專業進化的過程,但可悲的是,這令教師走進標準化漩渦。毫無疑問,標準化評估具有正面效益。它為公平原則帶來厚實基礎,讓學生得到客觀評鑑。例如,體育科要求所有學生跑圈,並為未能達標的學生安排額外訓練,提升他們水平。由此看來,標準化有其重要。可是,每個學生都有不同天賦,影響着他們在學科的學習表現。換言之,標準化評估所反映的能力高低,不代表亦未能激發學生特定的潛能。 誠然,在龐大的教育體系下,大多教師都受制於課程(特別是公開考試),能夠為學生調節評估的方式有限。因此,當學生多次在標準化的評估中挫敗,而所有補救方式均無效時,教師或學生就會放棄或被淘汰,這不正代表我們陷入「標準化」的陷阱嗎? 個人化教學方案 終身受用 教師們深明學生學習能力一定有高低,所以照顧標準化評估的受害者(即成績差的學生)時,最重要是為學生提供「選擇」,這亦是教育專業提到的「靈活性」。無可否認,對於準備公開考試,標準化的校內評估是有必要。但有經驗且具備靈活性的教師,會為學生提供不同的課業選擇,讓他們按個人能力選擇課業及考核的難度。然而,教師需要把這種靈活性推廣至課程設計的層面,才能推動全校學生的整全發展。 舉一個例子,不少學校都會為學生製作學習檔案,透過參加不同的活動,令學生有整全的發展。可是,很多學生只視學習檔案為功課,選擇活動前沒有思考個人的發展方向。因此,作為具靈活性的專業教師,可因應學生情况,把學習檔案視為個人化的學習紀錄。教師可在任教科目或推動各科協作,讓教師為學生訂定個人學習方案。學生的目標可能是挑戰個人能力,成績都是按完成度而定,而非單一以難度決定。 無可否認,在社會資源有限的情况下,標準化評估是最直接的方式來決定學生的表現。可是,學生在大學探索學問,又或面對人生困難時,需要的絕非是標準化的應試技巧,而是有挑選自己的勇氣及探索解難的能力。因此,教師需要靈活調適學生的學習進程,以免他們再次失落於學習之中。 文:何振聲(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及領導學系講師)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 http://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4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家校合作「過火」 或有反效果

不少抱着滿腔熱誠的教師,總會想辦法鼓勵學生家長多參與子女的學習過程。當教師看到有些家長不願到校會面、不理會學校發放的資訊、不願參加學校活動的時候,難免會感到家長未有欣賞他們所付出的努力,而家長也似乎對子女的校園生活不太關心。 但有時候情况剛好相反,有些家長會過度參與子女的學校教育。家校合作肯定是當今學校教育不可忽視的一環,但正如美國社會學家Annette Lareau在其30年前的經典著作Home Advantage早已指出,若家校合作關係拿揑不好,會適得其反,可以為家庭、學校生活帶來不少煩惱和問題。 過分緊張子女學業 易生摩擦 如果家長過分緊張子女學業,對家庭生活會間接產生負面影響。事實上,子女學業問題往往是摩擦和爭執的原因,令親子、兄弟姊妹、夫妻以至親戚之間出現矛盾和衝突。例如許多父母每天都會因着做功課與玩電子遊戲的時間分配上與子女爭拗。兄弟姊妹之間也可能在學業表現或在爭取父母關注上,互相競爭,父母因而要多投入子女的活動來以示「公允」。夫妻之間亦可以在如何處理子女學業問題上產生分歧、爭執,甚或因而影響婚姻關係。 當然也可以說這些都是常見的家庭問題,不過,諷刺和弔詭的是,我們不難想像,總有些家長對學校事情不聞不問,這方面的家庭摩擦自然較少出現。 相反地在非常重視家校合作關係(但又處理得不好)的家庭和社區,難免會遇到較多情况觸發類似的問題。 事事過問 為孩子帶來壓力 有些家長也許基於一些不切實際、只為催谷學習的期望而參與學校活動,其實也會間接對學校帶來負面影響。例如家長事事過問子女的學業和學校生活,有時候會給子女帶來更多焦慮和學習壓力,繼而可能會導致他們出現課堂紀律等問題。甚或乎有些家長的行為會妨礙到教師上課、學校運作等,他們亦往往直接或間接批評個別教師的教學能力。尤其是當有些教師在課程或教學上有創新嘗試,更容易受到家長的抱怨和投訴。也就是說,家長過度干預學校運作,挑戰教師的自主權,甚或因而造成家校之間出現對立的局面。 當然何謂「過火」,也難說得準,很多時候要看情况。再者,家校關係牽涉多方面和不同層面、場景的互動,雙方對各自責任、角色期望也大有不同,往往需要時間磨合。但無論如何,家校之間需維持坦誠互信的良好關係,通過緊密聯繫和溝通讓雙方了解各自對孩子的期望與想法,建立默契,以避免家校合作出現「過火」行為,甚至出現矛盾和對立。歸根究柢,教師與學生家長做什麼也好,也是為了學生福祉,這是雙方的共同目標,也是家校合作的初衷。    

詳細內容

教大GPS:跨性別青少年 跨越性別界限

跨性別青少年在香港普遍不被理解,其性別認同在醫療和學校的體制裏常受到否定。2019年在香港教育大學舉行的亞洲性教育會議中,有一群跨性別青少年透過攝影作品和真人圖書館分享性別經歷。我們了解到跨性別青少年的多元性,當中有性別較流動而且不需要醫療服務的「性別創意青少年」,亦有受性別不安感困擾而需求醫療支援的「跨男跨女青少年」。 性別創意青少年 衣著打扮表達性別 性別創意青少年着重於充滿創意的「性別表達」。他們透過不同於傳統期望的服裝髮型來表達性別,例如是男性化的女孩或是女性化的男孩。他們的性別認同和出世紙上所列的性別,在人生中某些時候會一致,但是有些時候他們拒絕把自己的性別放在二元性別的框架中,可能是又男又女,或是不男不女。這些青少年可能曾想過性別轉換,但大部分沒有強烈的身體不安感而要改變。我們的訪談中有很多性別創意青少年,可以跨越性別界限而活得健康,在大學、中學,在本地、外地生活都有。 跨男跨女青少年 祈求身心一致 有別於性別創意青少年,跨男跨女青少年非常重視「性別認同」。他們經歷青春期身體和所認同的性別不一致,特別是身體浮現第二性徵並不符合自己的性別認同,因而產生強烈不安感。他們會持續、堅決地表現出對性別轉換醫療服務的興趣,肯定自己的性別認同,使自己身心一致。有些跨性別青少年早在幼稚園和小學階段便開始表達跨性別認同,也有些是到青春期階段才意識到自己的需要。如果社會、家庭、學校環境帶着狹窄的性別觀念或偏見,在制度上無法配合孩子的需要,會為他們的心理健康帶來困難。研究發現性別肯定的輔導和醫療照顧,能幫助他們生活順利、身心健康,重新定義人生的可能性。 支援跨性別青少年 除了個人層面的輔助,其實最需要是制度改變,包括倡議學校訂立免受騷擾的措施,尊重學生因性別轉換而轉用的新名字,確保學生安全使用洗手間,尊重學生的性別認同並允許參加所有的課外活動。此外,醫療制度的友善化也非常重要,使有需要的跨性別青少年得到照顧。 文:郭勤(香港教育大學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副教授)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http://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0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管理情緒的要訣

理清情緒,是有效管理情緒的關鍵。但情緒往往複雜得千絲萬縷,本文用小麗的經歷,看看情緒管理的要訣。 赴約遲到 朋友破口大罵 小麗因晚出門赴約而遲到,朋友一見到她就破口大駡,憤然轉身離去。事後,小麗多次發短訊解釋,朋友都不理睬,斷絕聯繫達3個月。小麗每次提起這件事,心中便升起一股強烈的無名火。困擾小麗的情緒,除了憤怒,其實還有以下複雜的情緒: 1. 生氣,因為朋友大聲罵她 2. 尷尬,因為朋友在餐廳當着很多人的面罵她,讓她覺得丟臉 3. 自責,因為自己出門時習慣慢吞吞,結果遲到惹惱朋友,是自己的錯 4. 失望,因為大家關係好,認為朋友不應該因為遲到這件小事而責怪她 5. 後悔,覺得如果自己早點出門,就不會遲到了 6. 擔憂,因為朋友斷絕聯繫,擔心從此會失去這個好朋友 看清自己情緒 接納朋友情緒 理清以上的情緒,小麗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一想起此事便一肚子火,清楚透過情緒找到自己和朋友的需要,放下這個情緒包袱。 一方面,小麗希望朋友接受道歉、原諒自己,大家和好如初;另一方面,小麗看清自己的情緒後,幫助她接納及同理朋友的情緒,看到朋友情緒表達背後的需要——朋友因為小麗這次遲到而生那麼大的氣,好像過了火(情緒大於事情),說明遲到事件只是導火線,朋友失控的大火很可能因其他事情引起,例如,過往的經歷留下的情緒包袱,或當時工作壓力太大、身心過勞。如果小麗多些關心朋友,也許更容易化解這個僵局。 小麗決定再次向朋友發短訊,心平氣和地向她道歉,並清楚表達自己的請求和關愛:1.自己珍惜彼此的友誼,希望朋友原諒自己遲到的行為,延續友誼;2.向朋友保證,以後自己一定守時,不再遲到;3.詢問及關心朋友近况,如有需要,她會像以前那樣支持和幫助對方。 情緒是我們對事情的自然反應。有效的情緒管理,需要我們友善地覺察、理清和接納情緒,才能平靜地和他人溝通,表達感受和需要,提出解決方法,維護良好的人際關係。

詳細內容

教大GPS:不做教育搞公關?

早前小一及中一派位放榜,媒體及家長的着眼點往往放在學生能否入讀心儀學校,但只要細心留意派位情况,就會發現背後隱藏一些重要信息。本年中一派位結果,相比去年不太理想,但小一派位的滿意度卻有顯著提升。有人歸因選校策略得當,有人認為是運氣好,但筆者認為出生人口才是關鍵所在,在學生人數減少及學額沒有大改變的情况下,自然較易入讀心儀學校。而當小一派位愈順暢,正是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警號,就是「殺校潮」又來了。 小一派位順暢 預警「殺校潮」重臨 回顧上次「殺校潮」,已經是十多年前。當時教育界第一次面對人口下降,大多學校都不知所措。而這一次人口下降,是由於「雙非」人數在2012、2013年「跳崖式」下跌所引致,適齡人數有由接近10萬下跌至5萬多。雖然「雙非」的人數並不等於入學人數,但的確有學校因人口下降而面臨殺校。很多學校已在「殺校潮」來臨前作好準備,最為明顯的,就是大量宣傳攻勢,如招生講座、開放日、學校展覽、體驗課堂等公關項目。 然而,筆者經常懷疑這些公關的成效,高調宣傳學校會否造成反效果? 調查:宣傳活動未必有助招生 為此,我們早前就全港學校收生、學生學術成績及學校公關活動的關係作出研究。學生收生數目明顯反映學校生存的情况,學生學術成績則是普遍家長對學校教育的期望,而學校公關活動則是校方提高家長了解學校的途徑。研究結果顯示,家長大多以該校的學生成績作為選校標準,成績好的學校能夠收取較多學生。至於宣傳及公關活動,對大部分學校的收生無直接影響。要注意的是,當學校以學業成績作為公關策略時,就會有另一番景象。 對於成績不太好但持續有改善的學校,在投入公關活動後,收生有明顯改善;但對於向來成績優異的傳統或直資學校,宣傳及公關活動則對收生影響不大。當然,有人或會認為這類學校收生已經十分理想,根本無進步空間。但既然學校有口皆碑,又何需做太多的活動?過多宣傳活動反而讓家長對學校失去幻想,發現物非所值,最終得不償失。 以上研究結果,是提醒學校不要花費太多人力物力在宣傳及公關方面。正所謂「有麝自然香」及「羊毛出在羊身上」,學校是展現這兩個道理的最佳例子。大部分的學校資源都來自公帑,把人力物力都花費在公關層面,令教師的時間都浪費在非教育事業,受害的始終是學生。我們需要還教育界一個清靜,讓他們做好本業。學校只要教好學生,為家長提供「足夠」資訊,讓他們了解學校,就能改變收生情况。教育學生才是學校的本位。

詳細內容

教大GPS:有教無類的性教育可實現嗎?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表了《國際性教育綱要》,以全面的性教育理念來推動性教育,重點包括: 1.不限於單一概念來理解性發展,重視性的廣義定義。 2.不限於健康角度來設計性教育內容,更加以人權及融合角度出發,尤其肯定及適切照顧弱勢社群學生的性發展需要。 3.不以性教育工作者個人理念為中心,是以學生的最佳利益為依歸。 《綱要》的核心理念,和香港政府推動共融及香港教育局以學生為本的原則不謀而合。教育局《學校性教育指引》指出,性是美好人生的基礎,不是罪孽或邪惡的事,性教育要提供正確資訊,不恐嚇學生,不令學生羞愧自責,尊重學生的差異和成長步伐。 聯合國《綱要》及香港教育局《指引》,都切合華人有教無類的教育理念,是儒家思想的核心。用現代的語言來說,我們理解為學校應該尊重差異,對所有學生給予均等的學習機會及提供安全的校園環境,讓他們安心學習及了解自己。不應因學生的身分,例如種族、殘障、社經地位、宗教背景、性傾向及性別不同,令他們無法接受正確而針對成長需要的性教育。 弱勢社群學生被剝奪教育機會 儘管有明確的性教育目標,現實是弱勢社群學生的性教育機會仍然被剝奪,其中包括性/性別小眾、雙性人、少數族裔、特殊學習需要、身障學生等等。亞洲地區的研究發現,這些學生不但未獲應有的性教育,更常常面對性偏見、騷擾和歧視,影響他們的精神健康與平等權利。一些主流學校,性教育的課程設計往往以異性戀或二元男女直性別主導,沒有顧及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特色來設計。一些少數族裔學生為主的學校,因為宗教文化及教師個人信仰的影響,有學生反映連月經等基本的生理知識教導也消失了。在一些基督教、天主教學校或社福團體,非異性戀的性傾向或跨性別議題常常會被罪化或病化,亦避談避孕議題。 性教育不以尊重平等差異的原則,卻以宗教團體或教育工作者的個人價值觀來推動。那麼,有教無類的性教育真的可以實現嗎? 文:郭勤(香港教育大學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副教授)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 http://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4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直資慘變練功房

  行政長官在去年的施政報告提出公營中小學教師全面學位化,贏得教育界無數掌聲,但筆者卻看到一個隱憂,就是一般直資學校會再難以吸引人才,最終變成新手的練功房。 現時,津貼學校的教師大都是常額制,直資學校根本提供不了這張「長期飯票」。對任何有年資的教師而言,要他們到直資學校服務的吸引力一定大減。所以過往直資學校一直以全校學位教師為招徠,配合與津校同等的強積金供款,以此吸引教師留守該校。現在推行全港教師學位化,把一般直資學校招攬人才的賣點都對冲掉。大量有經驗的直資學校教師,都積極考慮轉歸津貼學校的行列。直資學校的斷層,相信會在這兩三年浮現。 資深教師投奔津校 而在人口下降,常額教席難求的情况下,新任教師當然會申請直資教席。因此,直資學校有很大機會成為新任教師的練功房。當教師師承出山,為求安穩就會離開直資轉投津校,此乃人之常情。但對直資學校、家長及學生而言,是好事還是壞事? 讀者可能會認為直資學校的管理有彈性,校方大可透過薪酬制度,如獎金、加薪及滿約酬金應對教師流失的問題。但是,現時很多直資學校都是「平民」學校。他們並不富裕,根本承擔不了高昂的教師薪酬。事實上,這些學校當初轉為直資的原因,大多都是想增加在資源調配、課程設計和收生方面的彈性,為教育學生提供另一出路。然而,在爭取教育「自主」的路途上,極有可能令他們陷入流失具經驗教師(質量)的困局,以致高不成、低不就。最終受害的,還是學生和家長。 平民直資校難保質素 筆者不禁要問,是制度成就了直資學校,還是直資學校陷入了不可逆轉的漩渦?到最後,直資學校會否因人才問題而影響收生?又應否讓部分直資回歸津貼?還是為有困難學校提供援助?若出手相助,又會否對資助學校不公? 當然,尚有很多因素影響教學的素質,但教育界對「直資練功房」這個議題不能置之不理。筆者認為,直資學校的管理層在未來的數年間,應積極思考如何建構團隊的向心力,盡力減少人才流失。 文:何振聲(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講師)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 http://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2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英文補習 如何才有成效?

補習又稱為「影子教育」,因為它模仿主流教育的課程,當主流改變時,它亦隨之而變。過去20年,補習行業在世界各地迅速發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最近亦將補習列為重要研究項目之一。有研究指出,香港超過五成中三和七成中六學生每星期花約兩小時補習,當中最多學生選報「明星」導師的補習班,尤以英文科的報讀率最高。 研究:補習對文憑試影響不大 英文補習受歡迎,主要是因為英文是香港課程的必修科,亦是很多中學的教學語言,學生更將其視為繼續進修和未來就業的重要條件。其他地方如內地、台灣,以及日本、韓國、孟加拉、英國的研究也反映類似的情况。雖然有很多研究嘗試探討補習與考試成績之間的關聯,但到目前為止仍未有一致的結論。 為了解香港補習社的情况和學生學習英文的動機,筆者做過一項一年的追蹤研究,觀察了補習課堂,並跟進18名在香港一所大型補習社報讀英語課程的中六學生。雖然他們對英文補習評價正面,但只有一名學生的成績達到其目標。 學生考試後的反思亦顯示,英文補習在提高公開考試成績上必未有效。 另一項研究比較1012名大學一年級生,在高中時曾補習和未曾補習,發現他們的文憑試成績沒有顯著差別。當中有同學在訪談時認為其補習經歷或會阻礙大學時學習英語,因為在中學過度依賴背熟公式語句的技巧。 筆者亦曾訪問14名大學一年級生,深入了解他們在不同學習階段補習英文的經歷,發現他們在高中尋求英文補習皆因公開考試的壓力。 升大學後,他們意識到補習學到的所謂考試技巧不再有用,更認為補習所學到的英文未能應用在與外籍同學溝通。 從大包圍課堂攝取個人化需要 學生在補習時,需懂得檢視自己的學習,個人參與和獨立思考更為重要。在使用補習導師的教材時,要懂得選取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因為大部分的補習都採用單向式的大班教學,往往都是「大包圍」式授課,難以針對每一名學生的需要,所以學生需要清楚了解自己的強弱,對症下藥,才能提升學習成效。學生亦應該把握機會向老師取得個人建議,例如透過提交作文、參加口語訓練,從而獲得針對個人的回饋。 此外,學生應不斷反思,評估自己能從導師及其教材中學到多少,而非盲目跟從或不斷報讀。最後,學生應嘗試將英文補習中所學到的知識與日常生活聯繫起來,活學活用,才能提高補習成效。

詳細內容

教大GPS:勿逼孩子 Don’t cry over spilt milk

一天晚上,我和7歲女兒溫習功課,她喝的豆奶剩下小半杯。後來,外婆坐在對面喝茶,我說,「給我一點茶吧。」她看到桌上的杯子,問,「這是你的嗎?」我沒來得及回答,外婆已經誤把茶倒進妹妹的豆奶杯裏。見狀,妹妹大聲哭起來。我解釋說,杯裏是妹妹的豆奶,這樣豆奶和茶都不能喝了。外婆說,對不起啊,我以為這是你媽媽的杯子。可是妹妹繼續大聲哭,幾秒鐘過後,外婆變得有點不耐煩,「我都說對不起了,不就一點豆奶嘛,幹嘛還要哭?」然後生氣地走開。 「不准哭」忽略孩子情緒 這讓我想起多年前的一次家庭會議,父母和哥哥姐姐們做了一個違背我意見的決定,雖然我已經不記得是什麼決定了,但仍記得當時很生氣,衝出家門,在外面呆了半天才回家。雖然大家都擔心我,卻又責怪我反應太大,讓我覺得更鬱悶、無助和自責。 常常看到街頭有家長大聲罵小孩,「哭什麼哭?快給我閉嘴!……哭完了走人。」小孩被家長的架勢嚇住不敢哭了,可是哭是因情緒而起的反應,家長用「否定」的方式制止了反應,以為已經解決問題,卻忽略了孩子的情緒,錯過透過情緒了解孩子遇到的問題或需要的機會。 給孩子表達感受的空間 有句老話說,「Don’t cry over spilt milk」(別為打翻的牛奶哭泣/不要為無法挽回的事懊惱),可是在孩子看來,哭是純粹表達他們失去牛奶的不開心,牛奶不是你的,你當然覺得沒事。否定他們的情緒表達,有可能令他們封閉情緒,否定自己。 當孩子的情緒風暴來臨,首先、我們大人不要輕易把這個情緒的反應歸咎於自己(大人較容易因為小孩在公眾地方哭泣,怕被別人責備而過度反應);第二、接受孩子因情緒失控而哭泣、耍賴等「暴風雨」,陪伴一旁、確保安全。在暴風雨過後,找到他們的情緒和需要,指引他們找到並使用更適宜的方式表達情緒(例如,女兒和我約定,她哭的時候,我抱着她說,「媽媽愛你,不要哭了」,然後倒數10秒,她便會停止哭泣)。牛奶打翻了,我們給孩子表達感受的空間,才能找到更好的溝通方式。 之後,我和女兒、外婆談心,發現她們之前的不開心已經一掃而光,雨過天晴。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