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大GPS:多元文化教學實踐

以往香港的非華語學生,主要就讀幾所「指定學校」。一般主流學校的教師,很少接觸他們的機會。直到2004年小一派位機制改變,非華語學生才逐漸進入主流學校。究竟教師應該怎樣理解這非華語議題?如何找到立足方向,以促進教學的長遠發展? 逾半幼園有非華語學生 部分教師可能認為任教學校沒有非華語學生,就不用關注這議題。然而,根據教育局資料,本地幼稚園錄取非華語學生的百分比,在2014/15至2018/19學年期間由53.4%上升至54.5%,即超過一半的本地幼稚園有非華語學生就讀。即使現在沒有錄取非華語學生的學校,也不代表將來沒有教授他們的機會。 社會討論非華語學生,主要集中於他們學習中文的困難。他們缺乏運用中文的語境,學習中文確實不容易。然而,從正面的角度來看,部分非華語學生,如印度裔,英語說話能力較華語學生流暢。有幼稚園教師反映,這些學生在英語活動中能帶動華語學生,使得全班投入學習。那麼,英文科教師不妨善用非華語學生給予華語學生說英語的練習機會,又或邀請非華語家長擔任故事爸媽,向全班學生講英語故事。 有待發掘的「資源」 此外,認識香港居民的多元文化背景也是小學常識科課程指引的學習重點。如果班中有非華語學生就讀,教學可變得生動活潑,如訪問校內的非華語學生,或邀請非華語家長到校分享家鄉食物、服飾、文化。因此非華語學生不止是中文科,也是英文科、常識科教師有待發掘的「資源」。 剛接觸非華語學生的教師,都會與校外機構交流協作。然而,學習多元文化不是舉辦一兩天多元文化日活動,像在旅遊中走馬看花那樣就足夠。教師了解非華語文化,是要在日常相處中,明白他們的文化習俗,才可相互溝通和欣賞,最終予以學生適切的教導。 沒有非華語教學天書 不少報讀非華語專業進修課程的教師,皆期望學到一套專門教導非華語學生的方法。然而,能否建立一套統一的教學方法?實在值得商榷。非華語學生本來就是多元,父親是巴基斯坦裔、母親是華裔的幼兒,以及父母都不懂中文的尼泊爾幼兒,教導他們中文的方法全然不同。教師現時慣用的課程與教學法,是依據華語學生而設計,當中有些假設對於非華語學生來說並不成立。如剛剛就讀幼稚園的幼兒已聽懂粵語,父母能用中文協助學生學習等。重要的是,教師能否覺察到這些假設。例如對非華語學生來說,「母語教學」應否是使用烏爾都語、旁遮普語教學?當我們用「母語教學」來表示中文教學時,有否意識到我們的假設? 香港本來就有不同族裔人士居住,如何在華語與非華語學生的課堂中施教?是教師必須探索的問題。期望各教育持份者共同協作,逐步為學生打造多元文化的教學實踐。 文:林浩昌(「非華語幼兒的中國語文教學專業發展課程」課程主任、兒童教育及發展科學研究中心成員)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http://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3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疫情下的自由遊戲

自從2017年課程發展議會更新的《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公布後,「自由遊戲」一詞,在幼兒教育界隨即冒起。該指引提議半日制及全日制幼稚園,應每天分別安排不少於30及50分鐘,讓幼兒自由遊戲,亦可在活動區域自由走動。學校不但紛紛為教師提供自由遊戲的相關培訓,也讓家長認識及了解自由遊戲對孩子的正面影響。從筆者的網絡可見,大部分幼稚園以大肌肉室或空置課室等空間較大的場地,並多配以大型及低結構物資(例如石頭、紙箱等),讓孩子自由遊戲。然而在新冠病毒疫情下,幼稚園多次要暫停面授課堂,於是,提倡自由遊戲的使命,便落在家庭上。 筆者近期跟不同的家長朋友閒談,鼓勵他們在家抗疫期間多給予孩子自由遊戲,卻發現不少家長對自由遊戲都有所誤解,包括是定義、遊戲空間和物資。 由幼兒自行主導遊戲 有家長表示給5歲半的孩子很多自由遊戲的時間,利用不同物料,跟孩子製作了很多勞作,「她(孩子)近日學懂利用水果網製作不同形狀的花朵了」。收到對方的照片,的確很別致;但再多問一句幼兒如何「學懂」,家長便沾沾自喜的表示跟孩子一同觀看YouTube影片並跟着步驟製作。然而,自由遊戲的要素是必須由幼兒自行決定、主導及自由發揮遊戲的玩法,成人不應有既定的學習目標,只需着重遊戲的過程及樂趣。這個做勞作的例子,有既定的步驟過程,並未讓幼兒自由發揮,因此未完全符合自由遊戲的要素。 亦有家長問及:「我家沒有學校這麼大的空間,如何儲存物資及自由遊戲?」可能家居空間未必能進行如學校般的大型遊戲,但自由遊戲也有屬靜態,毋須佔用大量空間。亦有4歲半幼兒的家長表示,「未有疫情前,我都會給孩子大大小小的紙箱,讓他自由設計不同的玩意。但疫情後,恐防速遞的紙箱沾染病菌,所以沒有給他自由遊戲了」。紙箱的確是一種可塑度高的物品,能有效地發揮自由遊戲的要素,然而它並非唯一選擇。紙箱的確難以消毒,但在日常生活,仍有很多可消毒的低結構物品,可讓幼兒自由創作感興趣的遊戲,展現遊戲的自主。例如:水果種子、水果網、粟米皮、魚鱗、衣夾、牙籤、舊衣服、飲管、橡筋、鈕扣等。幼兒是玩的專家,只要成人提供數量愈多,種類愈多元化的物資,不論空間與物資的大小,幼兒的創造力也會很大,自發的遊戲點子就會愈多。 從上述分享可見,自由遊戲產生的首要條件,並不在於物料的選取或空間的大小,而是成人的心態。若然有很大的空間,有多元化和多數量的低結構物料,但成人規範着幼兒的玩樂過程,就未能讓幼兒做到各師各法,這遊戲就不自由了。 文:馮詩韻(教大幼兒教育學系講師)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1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少數族裔選書有法

根據立法會於2018年《少數族裔兒童的教育》的文件顯示,港府雖每年投放2億港元支援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但他們不少仍未能閱讀中文(36%)或英文(14%);85%教師亦表示難以教導他們。探究原因,部分是由於語文教師未充分善用學生的既有知識。數學教師會用學生的加法知識,讓他們明白乘法是重複的加法(例如:3×2=2+2+2),其實語文教師亦同樣可善用少數族裔學生既有的文化知識,助他們提升閱讀理解的能力。若書中人物、地點和事件,脗合學生自身的文化知識、信念、價值或行動,他們就更容易理解;相反,閱讀不符合自身文化的書,尤其是中學的文言散文、古詩詞等,連本地學生也感到語文及文化隔閡,少數族裔學生就更難以掌握。 拉近文化差距 少數族裔更易代入 筆者最新的研究顯示,少數族裔學生及其教師,在評定書本與學生的文化相關度時往往有差距。學生會看書中人物的經歷、地點是否似曾相識;教師則以單維度衡量整本書(相關或不相關),故不時高估其文化相關度。 另外,書本的文化相關度與學生的閱讀能力有關。少數族裔學生閱讀他們認為有較多文化相關經歷的書,會多16%機會將個人生活代入書本;閱讀有較多文化相關地點的書,則多4%機會答對閱讀理解的批判思考題。教師就書本的文化相關度評分同樣重要。當少數族裔學生閱讀由教師評為文化相關的書,會多13%機會答對閱讀理解的推論題。 因應水平 選文化相近/相異書籍 教師了解文化相關書籍的影響後,可安排學生同時閱讀文化相近與相異的書,再作相應評估。只要知道學生閱讀文化相近的書,閱讀能力會增強多少,相反的話閱讀能力又會減弱多少,教師就能調整教學,提升學生的閱讀技巧。 我們建議: 1. 家長和教師於圖書館搜尋少數族裔兒童/學生文化相關的書 2. 學生及其教師一起評估書本的文化相關度 3. 從多個維度:地點、時期,還有角色年齡、性別、說話和經歷,評估書本的文化相關度 4. 家長和教師鼓勵子女/學生參與挑選,看一些有助提升閱讀的文化相關書籍,同時亦閱讀一些文化關連較少的書,增加閱讀理解的難度 現時已有很多文化相關的中英雙語讀本,結合閱讀和語言學習,有效促進少數族裔孩童學習母語和中文,適合各年級小學生閱讀,例如: .Matt Lamothe《世界的孩子,不一樣的生活:來自7個國家 的7個孩子,食衣住行都不同的一天》 .Maxine Trottier《候鳥:季節性移工家庭的故事》 .Louise Spilsbury & Ceri Roberts《世界中的孩子》系列 如有查詢,歡迎電郵或致電趙明明教授([email protected]/ 2948 8602)或Prof. Tanya Christ([email protected]) 文:趙明明(香港教育大學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講座教授(數據分析及多元教育)及評估研究中心總監) Tanya Christ(奧克蘭大學教育及人文服務學院教授(閱讀及語言藝術)) 崔晶盈(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課程與教學學系講師) 翻譯:林思明(香港教育大學評估研究中心行政主任)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9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同心童行 有止有息

這一兩年,疫情及世情常變,原已辛勞的父母及教師,在忙中更忙、更折騰。在教養及教導這份「天職」和「職業」當中,如何從勞心勞力轉化為盡心盡職,又能滋養身心呢? 觀其初心,能為人父母或師長此「職」者欣上加「恩」,「心」中盛載着很多「因」緣!但在社會及世界不斷變遷的價值觀中,與孩子及學生同行,面對着多種和始料不及的挑戰,時下不少人日積月累成頻病,如︰焦慮擔憂、煩躁不安,甚或慘受失眠、痛症之苦。 2020年12月5日,教育大學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與香港婚姻及家庭治療協會,合辦「童SEN同氣‧家校社研協作:從系統及多學科觀點看特殊教育需要孩子的支援」研討會,「細說正語,靜聽心言」是我在當中分享的課題。《說文解字》:「凡言職者,謂其善聽也。故從耳。」盡職的父母及師長,盡心傳授管用的學術與技術時,首要是培養一份精微的善心聆聽。靜心細聽的,不單是孩子及莘莘學子生活的言與行,更重要是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學習「適時適地 不做什麼」 我們從小就學習努力地做什麼以求取得什麼(doing-mode),現在也可學習放下這種習慣,適時適地不做什麼,停下來靜觀當下(being-mode)。在止靜空間中,覺察此時此刻,哪怕只是幾分鐘或幾秒也無妨。重要的,是一份願意停下來關懷自己的心,聆聽內心這一刻的真實,如實地了解自己。專職教養在乎以「專業」(PRO)來善待自己︰ P(Pause): 停一停,專注呼吸及身心。這一刻我身心實在是怎樣的呢?現在需要什麼呢? R(Rest): 休息中,善巧溫柔地回應自己,可以隨着一呼一吸柔和地跟內心說︰「知道了,知道實在辛苦了!」內觀身體及思想的回應,再隨着輕輕吸氣為身體送上空氣的養分,關懷地說︰「你並不孤單,我與你同在一直陪伴着你。」 O(Open): 可以在呼吸波動與自然的韻律當中,以開放的心送上祝福︰「願我/你平安、快樂、詳和、健康。願我/你懂得照顧自己,活得安樂自在。」 生命是由一刻一刻、滴答滴答的串連而成。生活中是有「止與息」的選擇。止中見息,息中有靜,靜中有定,靜定中聆聽內在生命的聲音及需要,從而好好自我關懷。當人感受被愛的自己,便有更多空間去覺察身邊的孩子、學生及芸芸眾生不同生命的面向,更可順應生命多變的流向,容讓生命開展不同的面貌,平衡於護己護人。愛是永不止息,但過程中卻需要有止有息,這使愛更能自然自在地細水長流。 文:郭懿德(香港教育大學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高級講師)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7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價值教育需家校合作

近期教育局向全港中小學致函,公布加入「守法」和「同理心」作為首要培育學生的正面價值觀和態度,引起一些價值教育相關的輿論。本港價值教育發展多年,經歷不同階段,籠統而言,價值教育可說是為了促進學童追求令社會更美好的價值。不少學者也會將他與品格教育、道德教育一起討論及比較,認為價值教育也該培養學童美德,讓他們成為會做「好事」的人。 價值教育從家庭開始 學校是影響學童個人品格發展、建立自我形象、培養利他傾向、社交技巧、傳授道德價值觀念等地方。不過,我們在推動價值教育時,也不能忽略家庭在當中所擔當的重要角色。價值教育往往從家庭開始,甚至比學校對幼童有更早的影響。在正式上學之前,孩子們會發展出許多跟自己身分相關、是非對錯等觀念,孩子的性格亦慢慢從此建立起來。 如果價值教育只在學校裏實行,而家庭(尤其是家長)卻沒有一起參與、實踐,學童有時便難免在日常生活上,在好壞對錯問題上感到困惑。相反,當價值教育在家中亦能同步、一致地實行,學童所學的價值觀便會在他們生活中變得更有實踐意義。所以為了讓孩子獲得一致而且富實踐的價值教育,學校和家庭需要緊密合作,讓家庭成為價值培養的合作伙伴。 事實上,有不少研究指出,當學校能夠積極聯繫家庭並讓他們參與價值教育,其教育成效將會大大提高。不論透過家長通訊、電郵、家長日及家長會,學校可以在不同教育階段也主動聯繫家長,讓他們充分理解學校價值教育的目標及活動內容。當然,單方面向家長提供資訊,會有助提高家長參與度,但此方式較為被動。 家校成伙伴 建理想薰陶環境 不少學校會更進一步成為家長的資源庫、資源指南,例如為家長提供有關教育子女的工作坊,講解正面管教,有關子女反叛、欺凌、高危行為等問題的處理方法,也有以加強親子互動、改善親子關係為主的工作坊,亦有學校會舉行以教導家長如何促進孩子正面價值觀的工作坊,但此類工作坊往往比較少。 過去有些價值教育課程流於單向傳授模式,或只讓家長擔當輔助角色,如協助相關家課及課外活動等,家長因此未有太多參與和合作的機會。假如學校想讓家長在價值教育上有更正面的影響力,較為理想的做法,是與家庭建立長遠的伙伴關係,為學童提供實踐體驗和營造更理想的薰陶環境。 當然知易行難,家校之間如何建立伙伴關係、如何合作推動價值教育、如何共同構思學習內容等,挑戰處處。也許合作的第一步,也是關鍵的一步,是家校雙方均能認真對待價值教育,並能通過充分溝通,以加深認識,把彼此理念和期望達至一致,那往後的工作便能更順暢地開展。 ■文:李子樂(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助理教授) 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 http://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5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激發「理想自我」 增學習動機

香港的學生常被批評學習動機不夠高。事實上,孩子的學習動機除了受到學校和社會影響外,也受其個人及家庭因素影響。筆者會從個人及家庭兩方面分析影響孩子學習動機的因素。 如何看成敗原因 影響堅持度 孩子的人格、態度、興趣、自我概念等均影響其學習動機。根據「歸因論」,孩子如何理解成敗原因,會影響他們的期望、對未來工作的情緒反應和堅持的程度。例如「精熟導向」歸因型的孩子,自尊心會較高,傾向把成功歸因於能力,而把失敗歸因於能控制和不穩定的因素,學習動機會較高;相反,「習得無助性」的孩子自尊心會較低,往往把成功歸因於不能控制的外在因素(如僥倖),把失敗歸因於內在因素(如天資),導致較低的成就動機。另外,「表現目標型」的孩子傾向爭取好表現,以獲取別人的讚賞或避免批評;「學習目標型」的孩子則關心學習本身而非別人的認同。前者着重外在動機並帶有「應該自我」(ought self),而後者則着重內在動機和帶有「理想自我」(ideal self)。研究顯示,「理想自我」比「應該自我」更有效維持孩子的學習動機,因此家長應培養孩子的學習興趣,協助他們訂立學習目標,激發他們的「理想自我」。 多讚賞孩子熱忱努力 強化內在動機 家庭對兒童及青少年的學習動機有着重要影響,當中因素包括家中成員的學養氣氛,兄弟姊妹的差異和相處方式,家庭的社會經濟地位和父母教育子女的方法。孩子的學習動機很大程度上受父母的目標取向影響。美國一項研究指出,父母對子女的學術期望愈高,其子女對英文及數學的內在學習動機愈高。父母的期望也會隨着孩子的成長內化成內在動機。然而,父母的態度及行為亦會影響子女內化或外化學習動機。如家長着重表現目標或經常把自己的子女跟別人的比較,會容易外化孩子的學習動機;而較着重學習目標的家長,則會較強調子女的努力和積極參與,使孩子的學習動機更持久。 中國人偏向把教育視為達到成功及向上流動的途徑,並認為學有所成與否取決於努力而不是能力。在中國社會,成就動機主要是基於集體主義,學習除了為自己外,更是為了家人。這樣的文化背景,加上香港社會的競爭氣氛,令孩子的學習動機較外在,以成績為本,也容易受到和朋輩比較的壓力。因此,家長讚賞或批評孩子時,應避免強化他們的「應該自我」,如子女取得好成績,讚賞的重點不是在於分數,而是他們對學習的熱忱和努力。家長如能着重孩子的內在動機,強調學習過程而非表現目標,激發他們的「理想自我」,便更能有效引發及維持孩子的學習動機。 文:容煒灝(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助理教授)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3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再思微調教學語言政策

全港初中教學語言微調政策至今推行達10年。教育局於2010/11年實施時,承諾每6年檢討1次。時任局長孫明揚公布第一期微調教學語言(2011-16),旨在淡化英中與中中截然二分的標籤,改以分班形式釐定教學語言,容許學校用不多於25%課時以英語教授初中非語文科目;在第二期微調教學語言(2016-21),時任局長吳克儉宣布維持現况,即原本不達標的「英中」毋須「落車」;而符合英語教學條件的中中則可轉用英語授課,或按符合條件學生的人數開辦英文班,變相「只上不落」,造成能力不逮學生上移錯配。 本年正值檢討政策之時。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課程與教學學系,聯同香港中文中學聯會,合辦4場「學校領袖教育論壇」,首場於11月舉行,以「微調中學教學語言政策」為題,吸引了160多名中學校長、教師及大學學者參與。 中中也能培養中英兼擅團隊 論壇主講者胡少偉博士發布有關第二期微調政策的最新研究結果。研究以問卷形式訪問了約400名中學校長和教師,對過往10年實施教學語言政策及其「只上不落」措施的看法。結果發現,88%受訪者支持沿用「學生能力」、「教師能力」和「學校支援措施」這3項作為英語教學的考慮;至於「只上不落」的安排,則以不支持者居多(57%)。另外,在現行政策下,學校可選擇不多於25%的英語增潤課程,並可「化時為科」(最多兩科),近50%受訪者盼維持不變,希望放寬的有48%,選收緊的為2%。至於現時開設英文班之計算方法(即85%「前列40%」中一生),支持不變/放寬/收緊的,分別為48%、45%及6%(1%資料不詳)。 另一位講者為粉嶺救恩書院邱潔瑩校長,分享如何在現行政策下,加強對師生的英語支援措施,並實行跨課程語文學習,例如教授校本拼音法、籌辦跨科語文活動、朗讀英文社評、張貼英文標語等,創造豐富語境,培養「中英兼擅」的師生團隊。 中學教學語言政策將何去何從?縱然在上述問卷調查中,大部分中學同工傾向維持現狀,而事實上部分中中在其悉心經營下,亦能達至中英兼擅的母語教學目標,但現行政策卻有值得改善之處。 中中長期弱勢 教局應予更多資源支援 儘管微調政策容許中中按校情開設英文班,或以英語教授某些科目,但家長對英中一直情有獨鍾,令中中長期處於弱勢,標籤效應甚至加劇至中中校內班與班之間。建議教育局增加彈性,提升學校以英語授課的增潤課程比例,並給予中中更多支援和資源,以支援學生學好英語。而為更了解微調教學語言政策的成效,政府可委託大學做大規模的縱向研究,善用增值表現、公開試評估數據等,比較不同教學語言對學生表現的影響,並將結果公布,用於制定往後的政策。 文:廖凱怡(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講師)、胡少偉(香港教育大學國際教育學系助理教授(教學))、邱潔瑩(粉嶺救恩書院校長)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1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為何中國兒童學算術比西方好?

中國兒童通常在小學之前就表現出比西方同齡兒童有更好的數學能力。在眾多對跨國學生的研究中,中國學生的數學表現也非常出色。中國孩子學習數學是否有某些優勢? 兒童是透過與環境互動,或在成人引導之下,習得數學知識和發展能力。研究表明,兒童早期的數學學習和情景相連,但要融會貫通地理解不同情景中的數和量是個長期過程。幼兒掌握算術技能也是漸進。例如學會了1、2、3,幼兒仍可能要較長時間才能掌握11、12、13。在這個早期數學學習和整合過程中,中國兒童的確有一些優勢。 中文讀法較易表達數字含義 從語言的角度來講,用中文學數學更有優勢。首先用中文念數字比用英文快。同樣是念一遍1至9,用中文不到2秒,而2秒是一個人存儲記憶迴圈(Memory loop),這使中國兒童學數字的速度比西方兒童快,並更易記住一串數字。其次是用中文數數更有規律,中文的數字命名更有利於兒童學習數學。例如數字11和12,中文讀作「十一」和「十二」,意思是「十和一」和「十和二」(即數字影射到兩個位置的數值)。而英文則讀作eleven和twelve,未明確表達「十和一」、「十和二」的數字含義,也沒影射到兩個位置的數值。如此不同的讀法,會讓用英文的孩子對數字的理解和感受,不如用中文的孩子那麼深刻。 由低級數序(如1、2、3)過渡到高級數序(如11、12、13),是兒童早期數學學習中的難點和重點。中文的數數方式更有利於孩子快速掌握數數技能,並為接下來的算術學習打好基礎。學者Malcolm Gladwell比較過後說,中國孩子平均4歲就可以數到40,而大多數美國孩子即使到了5歲也做不到。 中國家長積極讓孩子學數 數學一直受到中國文化和教育體系的高度重視。中國家長通常對孩子的數學成績抱有很高期望,並積極地參與孩子的數學學習。中國孩子出色的數學能力亦可能歸因於父母在家中提供了大量非正式(如遊戲和生活應用)和正式(如練習冊)的數學學習。中國家庭生活中有很多練習數字的機會,如日曆和日期,中文的月份和星期都是有規律的數字,如一月、二月,星期一、星期二等,但英文的January、February,又或者Monday、Tuesday都沒有數字的規律。家長在日常生活中提供豐富的數學情景,並引導幼兒將生活與數學連結,有助他們在「感性經驗」和數學知識之間建立聯繫。此外,由於中國家長傾向在孩子幼年時期教算術,幼兒在接受正規教育之前已掌握了很多算術知識。 中國兒童的算術能力似乎在中文語言和家長提供的豐富數學環境中贏在起跑線,但是孩子的學習和發展是一場馬拉松,光有好的算術技能就夠了嗎?算術就是幼兒數學學習的唯一內容和目的嗎?筆者希望有機會再與大家探討幼兒數學該學什麼。 文:黃琪(兒童教育及發展科學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9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3本繪本 提升種族多元意識

我們與不同族裔人士共同生活在香港,幼兒對於不同文化,應該也有點認識。下面介紹3本繪本,家長、教師可與幼兒一起閱讀,藉着對話,提升他們的多元文化覺識。 Not Quite Snow White是關於一個能歌善舞小女孩的故事。她很喜歡表演,一次,學校宣布將舉辦白雪公主音樂劇,她決定參加試演。在排隊的時候,無意中聽到其他小朋友輕聲低語,說她不像白雪公主,原因是她的皮膚是啡色的。他們一邊說,一邊偷偷注視着她。 媽媽與女兒閱讀這本繪本,問:啡色皮膚的女孩,可以扮演白雪公主嗎? 女兒:可以,只要戴上面具、穿上手套就可以。 媽媽追問:為什麼要戴上面具?做主角最重要的,不是擅長唱歌、跳舞嗎? 《小寶寶會是什麼顏色呢?》的故事中,阿姨和姨丈來探望兩姊妹,兩姊妹第一次見到來自非洲的姨丈。姨丈告訴她們很多關於非洲的新奇故事,更對她們說阿姨將會生小寶寶。妹妹問姊姊:白色的阿姨,加上黑色的姨丈,生出來的小寶寶會是什麼顏色的? 教師:你們猜小寶寶會是黑色?白色?還是灰色? 幼兒甲:上半身白色,下半身黑色。 幼兒乙肯定說:不會這樣的。 幼兒甲:但我們上次見過那隻羊也是黑白色的。 《艾瑪·媽媽》中的艾瑪是一名家庭傭工,每天照顧小男孩的飲食起居。一天,艾瑪告訴小男孩,她原來也是媽媽,孩子在鄉下,與小男孩一樣大。 爸爸:我們的工人姐姐也是媽媽,她的孩子在印尼。她來香港照顧我們,所以不能每天看到自己的孩子。 女兒:可以接她的孩子來,在我們家一起住,那麼就可以了。 女兒再想了一下:不過爸爸,媽媽可能不夠錢去買東西給這麼多人吃! 兩大討論原則 引導思考更多 這3本繪本的情節,能引起幼兒許多感興趣的多元文化話題。家長、教師可與幼兒相陪作伴,一起閱讀,並參照下面兩個原則與幼兒討論: 一、停一停,聽聽幼兒的想法 幼兒對事物的想法與成人不同,但也有他們的道理、原因。世界上,的確有些羊是黑白色的,為什麼小寶寶不可以黑白色?成人不妨耐心聆聽,不宜把幼兒的想法一概抹殺,也許最終可獲得出乎意料的結果。 二、提出幼兒未曾想過的問題 幼兒對公主的刻板印象,一般是大眼睛、白皮膚、金頭髮。因此,成人的責任就是要提出幼兒未曾想過的問題,從而促使他們對這些刻板印象有更深一層的理解。黑頭髮不也很美麗?能歌善舞為何不是挑選音樂劇演員的首要條件? 盼望各位家長、教師與幼兒有個愉快的多元文化對話! 文:林浩昌(香港教育大學「非華語幼兒的中國語文教學專業發展課程」課程主任、兒童教育及發展科學研究中心成員)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7期]

詳細內容

教大GPS:教學生「人生加法」

我負責一個關於社區服務學習的單元,把香港教育大學的學生和小學生配對,以小組形式(1名準教師對4名學生),希望提升孩子的英語學習。有時學校希望我們的準教師能幫助英文成績差的學生「補底」,但其實參加補習的學生,除了英文基礎差,很多還欠缺學習英文的信心和興趣。 去年10月,教大陳同學負責的一名小學生曉明,正是這樣。曉明在第一節課便對陳同學說:「英語太難學,我不想學了,好無聊。」 他上課玩手機,不專心,還和別人聊天。陳同學課後苦思冥想,該怎樣幫助曉明。受到美國教師Rita Pierson的成功教育經驗分享——「讓每個孩子成為冠軍」的啟發,她找到一個解決方法。 答錯25題?不如讚答對5題 第二堂,陳同學讓4個學生做一份英文卷。曉明的成績極差,30題做錯25題。但是,陳同學卻在考卷上寫下「+5」,還在旁邊畫了一個大笑臉。當曉明看到批改後,非常吃驚地問︰「陳老師,為什麽你給我一個笑臉,難道我不是只做對了5題嗎?」陳同學滿臉欣喜地答道︰「對呀,你完成了所有題目,而且還做對了5題啊!我相信你下一次會做得更好。」正是陳同學的肯定和鼓勵,讓曉明重拾對英文學習的信心。之後,曉明上堂認真聽講,積極參與課堂討論,不懂就問,他做對的題目,也由「+5」逐漸增加,變成「+9」、「+14」、「+22」……計劃完結時,曉明的英文成績大大提升,對英文學習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相信你一定會愈來愈好!」 因材施教,是按照學生的需要,確定適合他們的教學重點和學習方法,幫助他們學有所成。像曉明這樣因遇到困難、產生學習挫敗感而自暴自棄的孩子很常見,他們需要先學習相信自己,才能更好地投入學業,並尋找方法幫助自己學會。所以,他們最需要的,是一個相信他們、永不言棄的伯樂,縱使孩子答對的題目很少,但最重要的,是引導他們掌握到這道人生的加法。「你已經做對了幾道題,我相信你一定會愈來愈好!」這句魔法蜜語,能幫助孩子發現和肯定自己的優點和能力,或許起初只是一點點,但足以成為星星之火,點燃他們的自信和前進的動力。只要孩子願意不斷積極向上、精益求精,把點滴的進步纍加下去,他們最終也可以摘取屬於自己的冠冕。 文:章月鳳(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助理教授)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www.facebook.com/FEHD.EdU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4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