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春天生命

過去幾篇專欄文章都跟疫情有關,世界進入奇怪狀態已經一年了。我這一代經歷的世界級大事之一,看樣子暫時仍未有退場的意思,用最老套那句話:生活仍然要繼續下去。最近抬頭望天,我這邊北歐瑞典的春天已經施施然進場了。 讓身體面向大自然的生命電池 首先是天公造美的比率大升。今天的日光比昨天的長一點點,已足夠將灰濛濛的世界觀拉回來最明明白白的眼前當下。一周裏有兩三個上午陽光普照,一種具備暖意的春日陽光捲土重來,不再是冬天那種沒溫度的陽光。這時我的任務是提醒家中大小,記緊出去陽台伸伸腰跟太陽見見面,尤其如今個個在家工作上課,長時間對着電腦實在累,5分鐘讓身體面向大自然的生命電池,作用比我們大人吃出整個秋冬的維他命D有效得多。 然後是大地不理世情的回應。夏令時間剛剛正式起航,就算氣溫最高為5℃,草地上已有一束又一束的白色雪滴小野花搶閘亮相,鬱金香的枝莖也衝破泥土了。估計復活節前後,就輪到黃色紫色的小小番紅花點綴着所有街角草地和小區山坡。 小學考試排排坐 無人戴口罩 家中3個女兒都正值瑞典全國評核考試的級別,就讀的3家學校各有安排。高中大女全班分組回校在禮堂以安全座位距離應考,小學九年級(等同香港中三)的二女和小三的細女,則如常全班一齊在班房排排坐,應考全國瑞典文和數學科評核試,依然無教師或孩子戴口罩。 你問疫情呢?去年3月如火山爆發之初,我們自行決定讓孩子留家一個月,跟教師們聯絡自己先來遙距上課。一年下來了,我依然未能適應瑞典的佛系措施,但孩子的學習生活最不能阻礙。去年想打人的拳頭,如今關節放鬆了,並且蠢蠢欲動添置了新泥土,準備將去年盆栽花兒們結出的種子播入,讓具備暖意的春天陽光重新喚醒生命。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9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抗疫疲勞

2月中旬瑞典學校寒假放完一周的星期日黃昏,省政府宣布因巴西變種病毒抵達令感染數字上升,建議小學7至9年級及高中學生延長一周遙距上課。 工會保飯碗 樂觀生活 話說瑞典人的周末向來是私人重地,嚴禁工作有關的事宜「進境」。省政府的官員一定是抹着一額汗,在周日黃昏作出如此倉卒決定,簡直出師不利。還要碰上省內積雪剛融,周末太陽下大地泛起春天氣息,萬千家庭抱着欣欣向榮的心情,黃昏都闔家排排坐在梳化,迎接年度電視盛事歐洲歌唱大賽國內初賽,誰個有空有心去聽第N回疫情新聞? 唉,疫情疲勞已成全球新症。享慣民主自由的瑞典家庭在寒假都懶理政府「推薦」,繼續向滑雪場地出發,無得去法國意大利瑞士的山峰,就往國內水準不俗的滑雪場。聖誕期間去過的朋友說,要排長龍搭吊車,在零下15℃空氣中直發抖。我的單身鄰居最勁,無航機搭索性跟三五知己開車落去阿爾卑斯山,說開車入境可行云云。 疫情下的瑞典人依然有得放假兼去滑雪,反映到人民要疲勞得起,到底也跟社會經濟體系掛鈎。就算過去大半年來有不少人在無選擇下減低工作量,因而人工也下調,強健的工會制度仍能保障飯碗安在。事實上,不少瑞典科研公司和建造業繁榮依然,而受重挫的航空旅遊酒店業界的人,就趁機會進修或再培訓,同時可以申請津貼和貸款。如是者,大部分瑞典人也保持樂觀,靜待世界痊癒期間,繼續維持生活水準。 瑞典人想法「天真」? 當我半埋怨瑞典人欠缺危機感時,身邊總會有人溫馨提示:近代瑞典人沒經歷過戰亂天災,所以培養出旁人眼中迹近天真的性格,對事情憂患的角度有時十分特別。例如瑞典在公平與人權領域上屬世界領航位置,過去一年來幼稚園與小學從未關閉的其中一個爭持論點是:學校關閉會令那些受家庭暴力或性侵的兒童受害危機更大。誠然那是很可怖的後果,但如果我提出這似乎不是當前問題核心,身邊又總會有人提我:問題的核心並非討論的核心,討論的目的亦非為解決問題。因為在瑞典,言論自由與平等一定行先。 疫情疲勞下的政府官員,說到底也不過是社會福利主義下的其中一個天真市民,跟企業總裁和建築工人一樣,面前好多個星期日黃昏,最緊要睇住電視直播歐洲歌唱大賽地區初賽準決賽同決賽後還有全歐洲總決賽。總之好忙,星期一先算。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疫情下的Gen Z小情侶

今年第一篇,先祝大家新年平安健康,一家上下整齊兼齊心! 上期寫過二女兒課餘沒地方蹓躂,在這個街頭文化欠奉的瑞典第二大城市,精力超旺盛未有男友的Gen Z少女唯有輪流去同學家放電玩樂。那麼有男女朋友的年輕小戀人呢?平時已經沒多地方去逛,在疫情下的冬天又如何拍拖呢? 我們家大女兒過兩個月就18歲了,念高中三年級,今年8月便升讀大學。她在高中念數學專科,全班大部分同學都是nerd,外形性格喜好有些另類,跟時下同齡的年輕人有點不同。星期五下課後,大伙兒會留在學校的nerd club圍枱開局,玩完全analogue的盒裝集體遊戲。多得學校資助購回滿櫃子傳統加新款遊戲,擲骰下棋戰局問答等等種類豐富,少年少女便邊吃糖果邊玩足幾句鐘。話說最瘋癲一回,有幾個數學中堅分子組隊在學校獃通宵,只為了參加某個全國數學解題比賽live! 女兒身邊多了個高壯少年 所謂神不知鬼不覺,唯獨阿媽後知後覺,大女身邊多了個高壯少年,是同班同學兼nerd club同好。兩個志趣相投兼是愛宅在家的慢吞人,疫情前對於一般拍拖逛街已不太踴躍,最常出沒的兩家商店,一為科幻小說精品店,二為美術用品專門店。後來經我推薦,兩小無猜也開始曉得去城中甘肅湯麵店填肚。 沒有街頭文化的瑞典日常生活環境,根本沒太影響這班young adult年輕成人的好奇心。他們的消費九成在網絡,由大大箱日本出品小食到橙紫金色染髮劑,從自己「車」的大公仔布料海綿到kawaii文具頸鏈茶杯小擺設,再有打機世界的加碼T和hoodie,以及我頻頻說醜的高台牙底黑皮靴……無遠弗屆總有(無謂)嘢買! 只要有Wi-Fi 在家千日好 如是者,兩小無猜只要有Wi-Fi就有好日子過。至於場地方面,由於最好有電腦熒幕方便凌晨追日本卡通,沒有比宅你家我家更安樂了,有暖氣有洗手間兼全天候穿著睡褲,何况更有一個叫阿媽的物體24小時提供餐飲服務,在家千日真係好到不得了。 尤其當下聖誕新年學校假期三個星期流流長,原意是有足夠時間讓許多北國家庭南下避寒去,今回某怪獸病令萬千瑞典家庭包括我們好好把握天天在一起的時光。愛孩子的父母為了避免young adult乘搭公共交通,會開車把孩子甲車到去孩子乙的門口,又為免冬日裏一天來回兩次開車的麻煩,兩家人都讓兩小無猜去對方家留宿。 對呀,入住酒店一樣有得食有得玩,我就是酒店總經理囉。你話「嘩,過夜?」!是啊,都什麼時候了?就算世界未末日,2021年兩小無猜都18歲了。而你有所不知,瑞典人有個傳統是從小學就開始去同學家過夜的啊,快移民來啦!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8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Gen Z少女的課餘節目

「媽媽,明天我可否跟女同學們出去蹓躂?」15歲二女兒周五黃昏問我。在瑞典出世讀書的她,廣東話水平屬BB班。我一直用廣東話跟3個女對答,她們明白我的意思,但九成用瑞典文回答我。 「幾點?去邊?有邊個?」我好想直接說不,但心知自由是每個年輕人都必須擁有的人生大事。 「6點,去廣場附近行行,去麥記坐坐,有我、愛麗莎、妮亞雅、茱莉亞。」 可憐女兒只有小廣場逛 「吓,有咩好行呀……又黑猛猛……」那個小區廣場比任何一個屋邨巴士總站還細,我忽然覺得女兒好可憐,自己腦海中的少女日子如脫韁野馬從口中直奔出來:「我15歲嗰陣同啲同學去旺角,你記得旺角啦係咪?單係啲細商場都個個有theme,呢個賣音樂,嗰個賣日本嘢,360度都有嘢睇,肚餓就去掃街又平又好味,或者去快餐店食下午茶,喺呢度你哋出去玩就去麥記,好慘呀……」 每逢我們去香港探親,我都必然會帶女兒們去旺角一逛,那裏是我的香港印記——凌晨3點都找得好吃的街頭,滿街「古惑仔」都不覺得危險的地區。女兒扁扁嘴:「這兒什麼都沒有……」「太凍了,點喺街邊賣魚蛋?况且根本唔准。」其實整個北歐都欠缺日常街頭文化,瑞典大城小鎮的商店千篇一律,就算是市集都是規規矩矩地運作,最常見的街頭小食是賣熱狗包的餐車,近年多了中東烤肉薄包已是進步,但在我這個自小飲椰汁拮魚蛋的香港人眼中,根本唔到肉,何况一個基本水煮香腸夾白麵包動輒40、50港元。 沒街頭文化 相約串門跑步 沒能享受街頭文化兼沒太多零用錢的瑞典Gen Z少女們,例如我的二女和她的老友們,課餘就相約去你家我家玩,宅在屋內看YouTube聽Spotify食冬甩敷面膜玩Snapchat拍selfie,直到肚餓煮飯食然後邊食邊睇Netflix。女兒熱愛跑步,常跟兩個志同道合的少男同學踏單車到附近山腳,泊好車後一起跑上山;或者到學校後方的森林公園跑7、8公里。強身健體絕對是好的,但有時天漸黑她未回我會有點擔心,不過她說:「好多人跑步的,青年中年都有,又有街燈。」其實有兩個男同學齊齊跑實在安全得多。 這些都是少女們未有男朋友前的課餘盛况。那麼有了男女朋友之後呢?疫情下的瑞典年輕戀人如何拍拖的呢?讓我下回分解。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1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疫情下人各有志

瑞典已經開始冬令時間,即是說每朝起牀上學上班,以至下午4點前放工放學時段,一律也會在黑墨斗的天色下進行。我在北國住了20年,仍未能習慣大自然的安排。問過不少土生土長的瑞典人:「你習慣每年秋冬季節的超短日照嗎?」得到的反應九成也是搖頭,溫和的瑞典人通常會加多句:「不過在家裏點亮蠟燭,捧着熱茶窩在梳化確是很有暖意呢!」 尤其是今年。 疫情期間,大企業如瑞典Volvo Trucks富豪貨車公司(Volvo Cars早已變為中國公司)均實施應變措施,員工工作量從5天減為3天的大有人在,薪水也相應調低。許多行業如建築和餐飲也一樣,唯獨是醫護和學校的工作人員不斷開工。瑞典工會強勢,受僱人士保障算大,縱然有機構要裁員,商議過程也要慢慢斟酌,所以面對工作可能受影響,市民普遍保持鎮定樂觀。 旅行家變工程師 建材店逆市暢旺 減工作量令空餘時間激增,平素熱愛旅行的瑞典人全年宅在家,省了的旅遊儲備撥作改善家居環境之用。當城市的小商店、老字號,甚至大型連鎖店都敵不過生意滑落而關門大吉,幾家建材大店在暑假初期居然生意滔滔。修葺花園的物料、搭建陽台的木材、油漆等時有缺貨,一來是出入口運輸被迫慢了七拍,二來是瑞典人無法一如以往飛去南歐泰國等地度假,就索性換上工作服裝修家居。 鄰居耗時3個月 建成熱水按摩巨池 我的鄰居最厲害,後花園大工程持續了3個月。暑假尾聲某早上傳來音樂和笑聲,我心想:「咁早party……」八卦從2樓窗門望下去,發覺是男主人召來全男班友人,個個手揸泥鏟在掘地!黃昏完工後,草地上開出巨型震撼深洞,細女猜:「一定是泳池!」 由夏天到深秋,2樓窗門成為我們的電視熒幕,為晚飯加添趣味話題。我們見到先有貨櫃車來收集大堆泥土,後有各類粗壯膠喉安置地洞中,難道真是室外泳池?瑞典咁凍…… 大概個半月之後大洞一半給填平,一半裝了個有蓋巨大盒子,晚餐時我買大:「一定是按摩大浴池!」男主人日日下班回來後開始鋸木,原木平台框架逐漸成形。有天下午4點多看「電視熒幕」,謎底終於揭曉:鄰居一家四口在半完工的室外熱水按摩巨池中暢泳,我們嘩嘩聲羨慕。 盛大的木平台和環境燈光都完工後,某晚舉行了正式開幕派對,池底藍色射燈點亮初秋黑夜,池中大人們手握啤酒在暢歡,這個才是終極目標啊!丈夫問:「你也想要個超豪華室外按摩大浴池嗎?」我耍手擰頭:「已經夠多東西要照顧了。」對啊,鄰居屋子升值是事實,但主婦如我者已在猜度那不菲的電費加維修費帳單。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7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中三學生的性教育

除了大學,瑞典中小學校和幼稚園一直沒有因為疫情而停學,暑假後8月中開課,高中回復一半校園生活,於是大女兒一半時間在家網上上課。二女兒就讀9年級,等同香港中三,今個學期捨棄以往搭巴士的習慣,改為天天踏單車返學,維持到11月左右還好,之後夜來氣溫跌到零下可能令路面變滑,除非換上冬天防滑車胎,否則就不適合踏單車了。 有理論課還有實驗堂 她今個學期自然科的第一個學習題目是性教育——一個十分認真兼詳盡的性教育課,之後還要測驗。我記得自己當年在香港讀中三,生物課教師在黑板畫出巨型男女生殖器官,講解完精子卵子的製造和結合,這40分鐘課堂已是整個中學生涯最接近性教育的教育了。相比女兒在瑞典學校接受的性教育,理論課有一疊十幾頁的資訊,由基本生理構造到各式性病,以及非常重要的安全性行為避孕方法,統統詳細介紹,深入了解完還有實驗堂。15歲女兒笑着告訴我:「我們測試避孕套,把幾個牌子入滿水,嘩!有個好大都唔爆呀!」測驗派回來獲A級成績,她說:「我?家好叻,連子宮環都識。」 可自由選擇 必須對行為負責 單看外表,一般瑞典中三女生會被香港人誤為20歲,「昂藏六尺」的少男也大有人在。外表以至行為表現較成熟的原因,一來瑞典學校無校服,少女們化妝打扮返學屬正常事;二來學校與社會一直灌輸重要觀念,就是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但同時必須對自己行為負責任。15歲的年紀其實不細,荷爾蒙正值「大爆發」中,兩年前我開始跟兩個大女兒談論到性行為,她們已經從學校和網絡懂得很多。我佯作輕鬆說:「不必心急,可以等到18歲,而且作為女性,一定一定要懂得保護自己。」 18歲是瑞典人的成年界線,其中一個目標是搬離父母家,上大學的就用貸款加兼職維持獨立生活。就算仍然跟父母同住,擁有的自主和自由,不成文規定是父母不許亦不會干涉。而事實上,「年輕成人」一輩帶男女朋友回家過夜也很普遍,我的女同事最好笑,剛高中畢業的兒子女友常來過夜,她只立下一條規矩:「早上不准佔用洗手間太久!」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3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15歲

親愛的二女: 好老土,但感覺的確是一眨眼,你就已經15歲了!還要比一向「牛高馬大」的媽媽我高出1厘米,鞋子比我大一個碼,不得了!以你的運動時間表來看:每星期3回空手道操練,隔天出去跑4、5公里,定時在房間跟YouTube片做伸展瑜伽,在地牢打沙包,兼跟好友時時踏單車去看日出日落……估計你年滿18歲前,會成為爺爺口中的「大隻女」! 我只覺得十分之好,既然你在青春期熱愛運動,受益的一定是你的身體,食得好睡得深,心臟腰骨強壯,皮膚頭髮亮澤,作為一個女子,這些都是自我人生的頂級投資。我目睹大量氧氣餵飼你腦袋的效果,我見證身體舒暢灌注你心靈的能量。 生日午餐 壽星女話事 生日那天你穿起紅色圍裙,跟老友在廚房給我們做了兩大盤pizza。幾個年輕人在邊聽歌邊郁身郁勢邊說邊笑邊準備生日午餐,青春無敵而效率奇低。我其實覺得好嘈,但我今天落力放低媽媽款,讓這一天由你主導。我見你兩手在搓麵糰,問要不要幫手,你精神奕奕說不用啊,轉頭叫老友和家姐切材料,又提我夠鐘去取壽司外賣。 一周前你已說定生日會想吃pizza,要好多水果,想媽媽做朱古力慕絲蛋糕。我前後去了超市幾回入貨,6月後歐陸水果供應如常了,南歐和中東的葡萄西瓜蜜瓜蜜桃車厘子熱情果統統平靚正。我又買定你最喜歡的西班牙火腿和芝士小吃西打飲品等等,總之是懷着要盡情慶祝即是吃到盡情的心情,來對抗多個月的疫情壓力和悶氣。 自己的快樂自己建築 鮮花事先決定不買,讓細妹早晨提出鉸剪在園裏挑,我和爸爸捧着兩個小花瓶,把粉紅玫瑰和洋甘菊送到你牀前,按瑞典傳統給剛醒來的壽星女祝福。你起牀後先去跑步,回來自己煎蛋吃牛油果,然後把昨晚睡覺的鬈髮布條拆下來,梳洗更衣並化了淡淡妝。我自己15歲時沒有你這樣的察覺與能力,我沒有教你彈琴理髮美容瑜伽健身英文書法或整pizza,你的有聲有畫導師來自地球好多個角落,他們全天候聚首在YouTube,我覺得非常好。 生日pizza大成功,你特意做的咖喱菠蘿香蕉味,大伙兒試完後得我繼續支持。「唔試過就唔知」是媽媽的口頭禪之一,我知你一定會身體健康,就祝你一直勇於嘗試,自己的快樂自己建築!多謝你讓我度過了勁飽肚超開心的一天!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4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仲夏大節

按瑞典傳統,大時大節都是在前夕一天慶祝而非正日,包括聖誕節前夕即平安夜、復活節前夕,以及最令人期待的仲夏節前夕。 最令人期待原因有二。一、夏至象徵夏季正式來臨了,大半年生活在秋天加寒冬的瑞典人,沒有什麼比夏天更興奮;二、夏至象徵悠長假期正式來臨了,即是說每年7月的4周大假很快開始,沒有什麼比夏天放大假更令瑞典人興奮的了。 傳統活動取消 酒館排長龍 今年疫情潮湧世界,瑞典人同樣遭殃。傳統的大型公眾慶祝仲夏節活動都取消,以往大城小鎮公園裏市民攜手圍着中央的高高花樹唱歌跳舞,所有女孩子穿著花裙頭戴花環的仲夏畫面,今年暫且休息。然而節慶當前,各家各戶的準備氣氛絲毫不減,除了指定的北歐應節食品之餘,餐桌上一定不能少的是酒精。 一般瑞典超市只准出售無或低濃度酒精飲品,我打算買點紅酒、啤酒做節,便提早兩天去國營酒館。那天是平日上午10時半,酒館才開門半小時,已見門外罕有地排了一條長隊,有店員在門前控制入場人數。排隊的顧客們之間都自動保持着約兩步距離,不少人都自備膠袋甚至買餸拖車,只有我和後面的女子有戴口罩。酒館不斷有顧客出來,許多人都捧着一大盤本土罐裝啤酒。 仲夏節慶食品第一主角首推醃鯡魚,多款醃法中以紅洋葱、黑胡椒粒、紅蘿蔔和酸醋的傳統風味最受歡迎,吃時配本土農場牛奶製成的新鮮酸忌廉,以及入口軟滑淡香的細細粒夏令新鮮馬鈴薯。IKEA有售的醃鯡魚牌子在瑞典屬家喻戶曉,但仍未能媲美地區鮮魚檔用當造產物的應節手工成品。 仲夏節午餐這時候已開了3瓶酒:大人喝西打和啤酒,孩子飲無酒精啤梨西打。丈夫興致高,從櫃裏掏出那瓶一年喝3回的傳統香草烈酒,作勢要做足瑞典人全套傳統,舉杯先唱飲酒歌後再碰杯,我和3個女兒齊齊加入。餐桌上的挪威三文魚、肉桂孜然雞髀、青蘋果小紅茄薄荷葉沙律、希臘芝士串橄欖等伴菜陸續消失…… 園裏摘花草綑樹枝 DIY仲夏樹 忽然小女兒叫:「我們還未圍着仲夏樹跳舞呀!」她花了半個早上,在園裏摘花草樹葉綑在長長樹枝上,成為我們自家的小株仲夏樹。我們圍圈拖着手,唱了幾隻傳統小曲:無耳朵兼無尾青蛙呱呱跳……大黑鳥左搖右擺跌落坑渠的歌仔,不曉得跟仲夏節的歷史淵源,卻令我聯想到大節飲醉唱歌的瑞典人。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0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遙距上課利多於弊?

「2020年實在奇怪又差勁,只得1月如舊又慢又冷,之後就疫情疫情到現在……」大女兒半投訴說,我答:「唔,不過這種宅在家的生活似乎讓你如魚得水啊!」17歲少女立即嘿嘿笑不停。 自從3月疫情開始在瑞典蔓延,上高中的她已開始在家遙距上課。瑞典中學生早已廣泛用網絡和軟件做習作,學校借給每個學生一部手提電腦,畢業前才歸還。遙距上課的起初兩天,集中在技術調節,教師和學生們很快便運用自如,各自在家講課和上堂。大女兒每周最早的一課由8點開始,她7點9才起牀,洗把臉就坐到書桌前登入網絡,連睡衣也不用換,早餐就常常等到稍後小息才去廚房弄。「好多同學都是這樣喇!」視像會議軟件讓學生們自行選擇是否「上鏡」,有時我把熱茶和三文治端上,會見到電腦熒幕上10多個剛睡醒的少年面孔。 新一代multitasking盡情發揮 教師天天都先檢查登入的學生名單,並將遲到或缺席通知發給有關家長。有幾回我收到手機信息,明明課室就在睡牀旁邊,睡眠質素超佳的女兒都可以「遲到」,問起她便說是剛巧在洗手間云云。 說這一代年輕人是網絡帶大,實不為過。平時一個視窗開足十幾個版面,邊找資料邊寫報告邊聽音樂邊玩社交平台兼跟三五七個同學朋友網友聊天,還有同時邊吃邊喝!我們都知道,一旦用電腦便難以長時間集中只做一件事,然而少艾們駕馭multitasking的效率與表現一定比成年人得心應手。疫情前在學校課室,與教師距離最多幾米遠,學生們或多或少都有點顧忌;遙距上課則造就了邊上課邊幹其他事情的自由,女兒說:「有些同學早上登入了之後就失去蹤影般,可能回牀上繼續發夢去!」重點是她們這一門數學專修班上,所有同學的底子都有一定水平。 幾回網上測驗都順利完成,重要的幾科期末考試就回學校禮堂做。我們不想女兒自行乘巴士,就由在家工作的爸爸開車接送,有同學家長也一樣,有如古時陪子上京考狀元。學校把禮堂座位編排得有距離,兩三個小時的考試不准吃東西或上洗手間,否則正常情况學校可以邊考試邊咬蘋果的。 不用頻撲上課 孩子精神好轉 沒了學校生活,我見女兒最明顯精神好轉了,因為這幾個月都不用早起頻撲上學。問到有否掛念學校生活,她聳聳肩:「我們日日在網上一同上課又聊天,跟在學校差不多喇。」 正式夏季還未來臨,本城大學已宣布延長遙距上課直至秋季學期。瑞典疫情仍然嚴峻,政府會否決定讓中學生繼續留家學習仍是未知數。我隱約覺得經過今回之後,實體中學大學校園或許再無存在價值了。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6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春風櫻落

喪禮在一個明媚的4月平常日子舉行,春天的微風送走這個太年輕的靈魂。 復活假期開學前一天早餐,二女兒坐下來我身邊,吃了兩口三文治忽然說:「阿甘昨天去世。」她雙眼即時泛紅,我說不出什麼,趨前給她一個擁抱,細細聲向坐在對面的丈夫說:「阿甘是她同學,患了癌症有一段日子。」阿甘跟女兒一樣,不過14歲。 才不過是去年秋,散步時女兒提起去醫院探望阿甘的事:「她接受完治療,那些什麼化學治療,看來精神不錯,可以和我們聊天。」班上跟阿甘最投契的兩個同學維安妮嘉跟艾娜,常定時幫老師將課堂習作帶去醫院給她。 後來的光景呢?整個冬季都沒下雪,卻忽然有個難纏的疫症從天而降。3月的瑞典恍如進入了喪屍片中,我們自行停課在家,期待政府宣布加緊防疫措施。丈夫和大女兒在家用網絡工作上課,二女兒自己聯絡老師取作業,天天跟着學校時間表溫習,細女就跟媽媽讀瑞典文故事書做網上算術題。 性格好動的二女兒最掛念學校生活和好友們,復活節假期大家稍稍放鬆功課,她便約同好友晚上齊齊上網邊看電影邊聊天。白天問:「媽媽我可否跟伊麗莎去踏單車?」想着她留在家足足一個月,平時一周三回的空手道操練也取消了,難得假期天氣佳,我就提醒她倆只要留在室外,別入超市買零食便行。 當瑞典的「佛系抗疫法」成為世界焦點時,我們也一如萬千瑞典家庭在躊躇:「是否讓孩子返回學校?」知道政府不會封城不會關閉學校,學期餘下還有兩個月,丈夫說遲早也要恢復上班,我自己也沒可能一直不回幼稚園上班去。我盡量以理性去面對這場毫不理性的局面,既然教育局的指引是「若有最小的徵狀如流鼻水喉嚨痛,大人學童一律留家」,就嘗試依循這遊戲規則吧。 復課首日聞噩耗 阿甘走了…… 二女兒知道將回復學校生活掩不住開心,我們着她別乘搭巴士要自己踏單車。沒料到第一天返回校園就跟死亡打照面,我痛心,因為她才14歲,因為阿甘才14歲。那天家長們先收到學校電郵:「各班老師會跟同學們談談這件哀傷的事。」當日全班同學悼念阿甘,在圖書館設了紀念角落,大家輪流在那裏默坐。過兩天周末,阿甘家人在社區會堂舉行悼念會,少女少年們分批進入,算是遵守不超過50人集會的政府指引。 那幾天二女兒比平常安靜,眼神沒精打采。出殯當日她和伊麗莎隨老師開車去,伊斯蘭教的喪禮特別為阿甘的同學們加了部分瑞典語。她回來時我和細女正在園裏下種子,「阿甘媽媽哭得很傷心,還有她的十多個兄弟姊妹……」然後我們無語。風和日麗的這個4月午後,粉紅色的櫻花瓣借春天的微風把這個太年輕的靈魂送到天上去。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2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