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15歲

親愛的二女: 好老土,但感覺的確是一眨眼,你就已經15歲了!還要比一向「牛高馬大」的媽媽我高出1厘米,鞋子比我大一個碼,不得了!以你的運動時間表來看:每星期3回空手道操練,隔天出去跑4、5公里,定時在房間跟YouTube片做伸展瑜伽,在地牢打沙包,兼跟好友時時踏單車去看日出日落……估計你年滿18歲前,會成為爺爺口中的「大隻女」! 我只覺得十分之好,既然你在青春期熱愛運動,受益的一定是你的身體,食得好睡得深,心臟腰骨強壯,皮膚頭髮亮澤,作為一個女子,這些都是自我人生的頂級投資。我目睹大量氧氣餵飼你腦袋的效果,我見證身體舒暢灌注你心靈的能量。 生日午餐 壽星女話事 生日那天你穿起紅色圍裙,跟老友在廚房給我們做了兩大盤pizza。幾個年輕人在邊聽歌邊郁身郁勢邊說邊笑邊準備生日午餐,青春無敵而效率奇低。我其實覺得好嘈,但我今天落力放低媽媽款,讓這一天由你主導。我見你兩手在搓麵糰,問要不要幫手,你精神奕奕說不用啊,轉頭叫老友和家姐切材料,又提我夠鐘去取壽司外賣。 一周前你已說定生日會想吃pizza,要好多水果,想媽媽做朱古力慕絲蛋糕。我前後去了超市幾回入貨,6月後歐陸水果供應如常了,南歐和中東的葡萄西瓜蜜瓜蜜桃車厘子熱情果統統平靚正。我又買定你最喜歡的西班牙火腿和芝士小吃西打飲品等等,總之是懷着要盡情慶祝即是吃到盡情的心情,來對抗多個月的疫情壓力和悶氣。 自己的快樂自己建築 鮮花事先決定不買,讓細妹早晨提出鉸剪在園裏挑,我和爸爸捧着兩個小花瓶,把粉紅玫瑰和洋甘菊送到你牀前,按瑞典傳統給剛醒來的壽星女祝福。你起牀後先去跑步,回來自己煎蛋吃牛油果,然後把昨晚睡覺的鬈髮布條拆下來,梳洗更衣並化了淡淡妝。我自己15歲時沒有你這樣的察覺與能力,我沒有教你彈琴理髮美容瑜伽健身英文書法或整pizza,你的有聲有畫導師來自地球好多個角落,他們全天候聚首在YouTube,我覺得非常好。 生日pizza大成功,你特意做的咖喱菠蘿香蕉味,大伙兒試完後得我繼續支持。「唔試過就唔知」是媽媽的口頭禪之一,我知你一定會身體健康,就祝你一直勇於嘗試,自己的快樂自己建築!多謝你讓我度過了勁飽肚超開心的一天!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4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仲夏大節

按瑞典傳統,大時大節都是在前夕一天慶祝而非正日,包括聖誕節前夕即平安夜、復活節前夕,以及最令人期待的仲夏節前夕。 最令人期待原因有二。一、夏至象徵夏季正式來臨了,大半年生活在秋天加寒冬的瑞典人,沒有什麼比夏天更興奮;二、夏至象徵悠長假期正式來臨了,即是說每年7月的4周大假很快開始,沒有什麼比夏天放大假更令瑞典人興奮的了。 傳統活動取消 酒館排長龍 今年疫情潮湧世界,瑞典人同樣遭殃。傳統的大型公眾慶祝仲夏節活動都取消,以往大城小鎮公園裏市民攜手圍着中央的高高花樹唱歌跳舞,所有女孩子穿著花裙頭戴花環的仲夏畫面,今年暫且休息。然而節慶當前,各家各戶的準備氣氛絲毫不減,除了指定的北歐應節食品之餘,餐桌上一定不能少的是酒精。 一般瑞典超市只准出售無或低濃度酒精飲品,我打算買點紅酒、啤酒做節,便提早兩天去國營酒館。那天是平日上午10時半,酒館才開門半小時,已見門外罕有地排了一條長隊,有店員在門前控制入場人數。排隊的顧客們之間都自動保持着約兩步距離,不少人都自備膠袋甚至買餸拖車,只有我和後面的女子有戴口罩。酒館不斷有顧客出來,許多人都捧着一大盤本土罐裝啤酒。 仲夏節慶食品第一主角首推醃鯡魚,多款醃法中以紅洋葱、黑胡椒粒、紅蘿蔔和酸醋的傳統風味最受歡迎,吃時配本土農場牛奶製成的新鮮酸忌廉,以及入口軟滑淡香的細細粒夏令新鮮馬鈴薯。IKEA有售的醃鯡魚牌子在瑞典屬家喻戶曉,但仍未能媲美地區鮮魚檔用當造產物的應節手工成品。 仲夏節午餐這時候已開了3瓶酒:大人喝西打和啤酒,孩子飲無酒精啤梨西打。丈夫興致高,從櫃裏掏出那瓶一年喝3回的傳統香草烈酒,作勢要做足瑞典人全套傳統,舉杯先唱飲酒歌後再碰杯,我和3個女兒齊齊加入。餐桌上的挪威三文魚、肉桂孜然雞髀、青蘋果小紅茄薄荷葉沙律、希臘芝士串橄欖等伴菜陸續消失…… 園裏摘花草綑樹枝 DIY仲夏樹 忽然小女兒叫:「我們還未圍着仲夏樹跳舞呀!」她花了半個早上,在園裏摘花草樹葉綑在長長樹枝上,成為我們自家的小株仲夏樹。我們圍圈拖着手,唱了幾隻傳統小曲:無耳朵兼無尾青蛙呱呱跳……大黑鳥左搖右擺跌落坑渠的歌仔,不曉得跟仲夏節的歷史淵源,卻令我聯想到大節飲醉唱歌的瑞典人。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0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遙距上課利多於弊?

「2020年實在奇怪又差勁,只得1月如舊又慢又冷,之後就疫情疫情到現在……」大女兒半投訴說,我答:「唔,不過這種宅在家的生活似乎讓你如魚得水啊!」17歲少女立即嘿嘿笑不停。 自從3月疫情開始在瑞典蔓延,上高中的她已開始在家遙距上課。瑞典中學生早已廣泛用網絡和軟件做習作,學校借給每個學生一部手提電腦,畢業前才歸還。遙距上課的起初兩天,集中在技術調節,教師和學生們很快便運用自如,各自在家講課和上堂。大女兒每周最早的一課由8點開始,她7點9才起牀,洗把臉就坐到書桌前登入網絡,連睡衣也不用換,早餐就常常等到稍後小息才去廚房弄。「好多同學都是這樣喇!」視像會議軟件讓學生們自行選擇是否「上鏡」,有時我把熱茶和三文治端上,會見到電腦熒幕上10多個剛睡醒的少年面孔。 新一代multitasking盡情發揮 教師天天都先檢查登入的學生名單,並將遲到或缺席通知發給有關家長。有幾回我收到手機信息,明明課室就在睡牀旁邊,睡眠質素超佳的女兒都可以「遲到」,問起她便說是剛巧在洗手間云云。 說這一代年輕人是網絡帶大,實不為過。平時一個視窗開足十幾個版面,邊找資料邊寫報告邊聽音樂邊玩社交平台兼跟三五七個同學朋友網友聊天,還有同時邊吃邊喝!我們都知道,一旦用電腦便難以長時間集中只做一件事,然而少艾們駕馭multitasking的效率與表現一定比成年人得心應手。疫情前在學校課室,與教師距離最多幾米遠,學生們或多或少都有點顧忌;遙距上課則造就了邊上課邊幹其他事情的自由,女兒說:「有些同學早上登入了之後就失去蹤影般,可能回牀上繼續發夢去!」重點是她們這一門數學專修班上,所有同學的底子都有一定水平。 幾回網上測驗都順利完成,重要的幾科期末考試就回學校禮堂做。我們不想女兒自行乘巴士,就由在家工作的爸爸開車接送,有同學家長也一樣,有如古時陪子上京考狀元。學校把禮堂座位編排得有距離,兩三個小時的考試不准吃東西或上洗手間,否則正常情况學校可以邊考試邊咬蘋果的。 不用頻撲上課 孩子精神好轉 沒了學校生活,我見女兒最明顯精神好轉了,因為這幾個月都不用早起頻撲上學。問到有否掛念學校生活,她聳聳肩:「我們日日在網上一同上課又聊天,跟在學校差不多喇。」 正式夏季還未來臨,本城大學已宣布延長遙距上課直至秋季學期。瑞典疫情仍然嚴峻,政府會否決定讓中學生繼續留家學習仍是未知數。我隱約覺得經過今回之後,實體中學大學校園或許再無存在價值了。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6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春風櫻落

喪禮在一個明媚的4月平常日子舉行,春天的微風送走這個太年輕的靈魂。 復活假期開學前一天早餐,二女兒坐下來我身邊,吃了兩口三文治忽然說:「阿甘昨天去世。」她雙眼即時泛紅,我說不出什麼,趨前給她一個擁抱,細細聲向坐在對面的丈夫說:「阿甘是她同學,患了癌症有一段日子。」阿甘跟女兒一樣,不過14歲。 才不過是去年秋,散步時女兒提起去醫院探望阿甘的事:「她接受完治療,那些什麼化學治療,看來精神不錯,可以和我們聊天。」班上跟阿甘最投契的兩個同學維安妮嘉跟艾娜,常定時幫老師將課堂習作帶去醫院給她。 後來的光景呢?整個冬季都沒下雪,卻忽然有個難纏的疫症從天而降。3月的瑞典恍如進入了喪屍片中,我們自行停課在家,期待政府宣布加緊防疫措施。丈夫和大女兒在家用網絡工作上課,二女兒自己聯絡老師取作業,天天跟着學校時間表溫習,細女就跟媽媽讀瑞典文故事書做網上算術題。 性格好動的二女兒最掛念學校生活和好友們,復活節假期大家稍稍放鬆功課,她便約同好友晚上齊齊上網邊看電影邊聊天。白天問:「媽媽我可否跟伊麗莎去踏單車?」想着她留在家足足一個月,平時一周三回的空手道操練也取消了,難得假期天氣佳,我就提醒她倆只要留在室外,別入超市買零食便行。 當瑞典的「佛系抗疫法」成為世界焦點時,我們也一如萬千瑞典家庭在躊躇:「是否讓孩子返回學校?」知道政府不會封城不會關閉學校,學期餘下還有兩個月,丈夫說遲早也要恢復上班,我自己也沒可能一直不回幼稚園上班去。我盡量以理性去面對這場毫不理性的局面,既然教育局的指引是「若有最小的徵狀如流鼻水喉嚨痛,大人學童一律留家」,就嘗試依循這遊戲規則吧。 復課首日聞噩耗 阿甘走了…… 二女兒知道將回復學校生活掩不住開心,我們着她別乘搭巴士要自己踏單車。沒料到第一天返回校園就跟死亡打照面,我痛心,因為她才14歲,因為阿甘才14歲。那天家長們先收到學校電郵:「各班老師會跟同學們談談這件哀傷的事。」當日全班同學悼念阿甘,在圖書館設了紀念角落,大家輪流在那裏默坐。過兩天周末,阿甘家人在社區會堂舉行悼念會,少女少年們分批進入,算是遵守不超過50人集會的政府指引。 那幾天二女兒比平常安靜,眼神沒精打采。出殯當日她和伊麗莎隨老師開車去,伊斯蘭教的喪禮特別為阿甘的同學們加了部分瑞典語。她回來時我和細女正在園裏下種子,「阿甘媽媽哭得很傷心,還有她的十多個兄弟姊妹……」然後我們無語。風和日麗的這個4月午後,粉紅色的櫻花瓣借春天的微風把這個太年輕的靈魂送到天上去。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2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抗逆在瑞典

4月6日星期一,我們一家自行停學留家踏入第26天: 瑞典政府依然未停學未封城沒封國,目前最嚴厲的措施是禁止超過50人聚集以及禁止往老人院探訪。瑞典國王在英女王同一晚發言,頭髮暗亂一臉凝重地告訴國民:「以後還有許多個復活節假期。大家留在家中為上。」早前首相也說:「別讓孩子復活節期間去鄰居處叩門討糖果,今年也許要省卻去祖父祖母家一同慶祝。」 首相還有明確指引:與人保持距離,避免乘搭公共交通,商店超市該作出配合措施讓顧客保持距離,職場該安排室內環境以確保員工距離,僱主盡量讓員工留家工作,所有人有輕微傷風症狀即留家。衛生局天天報道每日飈升的確診與死亡數字,不同局長輪流上台述說。過去3周我一直等待的一句「全國學校立即停課」仍未出現。 當時我沒有把電腦屏幕打爆,心裏卻打了幾個哈哈,覺得執政者的精神分裂愈來愈像東方某些人,我心中自問:哈!天呀!你說學校課室食堂大群孩子如何互相保持距離呢?哈!幼稚園那些還熱愛擁抱的呢? 小學幼稚園未停課 作為3個分別上高中、初中和小學的女兒之母,我的擔憂自然先在她們身上。我們3星期前自行停學,丈夫留家工作,我也用病假和年假兼無薪假暫停返幼稚園工作。一周之後政府宣布高中和大學停課,改為網上學習,我以為下一步會是小學跟幼稚園。然而專家認為,若停課會令醫護家長們不能上班,年輕人及小朋友感染風險較低,瑞典的首要任務是保護老人。這樣的說法,一直說到今天。 而今日的現實狀况是:首都醫院重症室已到臨界點,物資短缺,愈來愈多原本健康的年輕重症病人。各省老人院的確診者要留在無隔離設施的老人院待醫,因為醫院已經病人滿患。老人院員工或定時到家照顧老人的醫護沒有防疫裝備。今日最令人痛心的新聞:一名初生嬰兒確診。 佛系抗疫意見兩極 瑞典「佛系抗疫」策略在歐美引起辯論,瑞典國民也意見兩極。天氣好的周末,廣場咖啡室坐滿人。在家網民罵他們罔顧公民責任,對首相的話當耳邊風;享受陽光的人說其他國家才做錯,瑞典社會和經濟不用受重折磨。 我每天看許多新聞和文章,也會做家務做飯做小點。因應各人不同的上課和工作時間表,我發現膳食以放在廚房全日自助餐形式供應最合適。我每天午後和細女在區內散步時腦袋空白,8歲女孩卻每天都熱心發掘新的路徑。我以後也要保持這樣的心情——當這一切都雨過天青。 註:瑞典4月6日有7347宗確診,506人死亡。 3周前有1119宗確診,7人死亡。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9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從天堂直送到……

3月16日,星期一,我們一家五口全體留在家中踏入第5天。 本來是正常上班上學的日子,各人身體鬧鐘按時醒來。 先聽到鄰居甲開車送女兒返小學。 查看電郵,我工作的幼稚園校長昨晚回覆:明白我的擔憂,個別校長不能決定可否關校,必須等上頭指示。對於我問的「幼稚園和學校不就是人群聚集嗎?」校長無回應。 上星期疫情在北歐開始發瘋,丹麥最早宣布停課,然後到挪威。瑞典仍徘徊在呼籲大眾洗手階段。我們決定讓3個女自行停課。 見到窗外鄰居乙推車仔,送兩個女上幼稚園。死唔死,我心諗。 今天有時間一起慢慢吃早餐,兩個大人卻掃着手機追看最新疫情。全歐洲只餘下4個國家不停學:英國、芬蘭、白俄羅斯和瑞典,我嘆氣(註見文尾)。 早餐微型會議,大家說說日程:丈夫有兩個網上會議,二女上午自行溫書,也打算扮家庭老師向妹妹出功課,我說好主意!大女下午會準時坐在書桌前,上網參加瑞典語文科考試,昨天她已發信息問准老師,其他有上學的同學們會在班房考試。 邊飲咖啡邊讀新聞不再是輕鬆事,面書瑞典人群組好多人表示沮喪,對政府和專家信心盡失。瑞典政府周日最新公布的策略仍然是:不停課,不封關。上周已經決定不再替懷疑個案作測試,因此也不再統計確診數字。以及:戴口罩不能防止感染,無用。 口罩,妹妹已寄出給我們。二月初我在瑞典找,打算寄回香港,全瑞典當時已缺貨,都給華人所掃光了,之後我一直訂不成。如今反要香港家人寄來,幾諷刺。 學校習慣在上午11點午餐,少少家務之後我開壇煮飯,火腿蔬菜湯麵配麵包。大女報告老師說網上考試運作有小問題,計劃稍後補考,小事一宗。二女報告best friend在課堂開直播,她直頭上足上午的課,還跟老師視像對話問功課安排。細女報告做了二家姐給的英文填字遊戲,好好玩,不過唔識pumpa個英文。Pumpkin,我笑說。 面對政府無能 只能自救 丈夫把咖啡遞給我,說科技大學也宣布網上授課。我說荷蘭德國也停課了,瑞典呢他媽的?一肚氣,我坐下寫電郵給同事們,以香港SARS噩夢加全民不聚集為主打,3個月來只有百多宗確診作鐵證,企圖勸喻他們留家,尤其有孩子的。我早知大部分瑞典同事都不動聲色無回應,但實在忍不住大家聽無能政府的指引,把自己、家人和周圍所有人的健康當作賭注。 3個女回房自行活動,細女要畫畫,大女二女好像在溫習。昨天成日下雨颳風後,太陽忽然出來了,我向2樓兒童部大喊:快快出去啊!細女在無人的單車徑上勁踩腳踏車,天藍草綠,地上已經長出了黃水仙花跟鬱金香的嫩綠葉。冬天沒出席過,春天已搶閘。這兩年世界極古怪。 回家吃茶點掃手機,果然無同事有反應,咦!芬蘭都停課了。瑞典呢? 在香港醫護界工作的弟弟覆我:全民免疫係古法,我認為行不通,你們留家為上,出門戴口罩,勤洗手!我yesyesyes。 「媽媽我哋有無油粉彩筆呀?」耳邊傳來細女嬌聲。我放下手機,問:「你想畫什麼呀?」8歲的她眼仔睩睩,不為世事所動般:「我想咁咁咁……」 註:截至今日3月16日下午2點半止,瑞典有1119宗確診,7人往生。這篇日記在一周後刊登,到時世界怎麼樣?希望我全估錯。 編按:截稿前英國已宣布全部學校停課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6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熟得太早

我們一家五口,3個女兒分別為16、14及8歲。我們常常在吃飯時聊天,什麼也聊,不時上演這樣的畫面:爸爸談及年經一代同事的工作特色,媽媽埋怨老一輩同事的古老工作特色兼對面街又修路,大女說數學老師上堂從來無點名,二女一輪嘴列出辯論功課的正反論點,細女舉手想說話但無人理會。有時三把嘴同時發聲,有時長枱分為左右論壇,有時一餐晚飯講得太多,結果收拾完畢累得我趕着去睡。 16歲女兒感嘆人生 某天話題講到入大學,二女一輪嘴:「那麼快啊明年我便升9年班之後高中之後大學我也不知揀什麼科好如果揀錯點算然後工作然後如果不喜歡那份工點算……」 「這就是人生啊!歡迎加入。」我把這句話及時反芻,心想無謂掃少女的興,豈料身旁大女悠悠然說:「是啊,就是這樣啊,人生啊老友。」果然是在我肚內窩了9個月,居然copy and paste足媽媽的暗黑心聲,就連語氣也老氣橫秋過我的老同事。 咪住!但你明明得16歲!閃電間阿媽我忽然給雷神一手扯回到16歲,那時我在做什麼?大笑大吃大睡,常缺9點的課,幫3個小學生補習,依然好窮,死線前趕功課,考試前趕讀書。大概就這些。14歲的我有想過將來工作嗎?16歲的我有想過人生嗎?當然沒有! 雷神回力槌一擊,將我打回2020年我和瑞典男人攜手建立的家,號稱幸福在最北之家。閃電間我百感交集,大女二女這一代少年面對的世界,是一個什麼的世界?於大女對人生的悲觀按語,霎時間我不知如何回應。到底是丈夫定力夠,他又耍出絕招,將對方論點加個問號拋回:「是嗎?就是這樣嗎?」 我索性接招,但採取輕鬆語氣回應二女對未來的連鎖焦慮:「是啊,揀錯科咪轉科囉,工作不喜歡便找另一份囉,唔試過又點知,錯完下次咪唔會再錯囉。」事後檢討,自覺有點長氣。 之後我們沒再特意討論下去了,大女二女回房去,我問丈夫:「你16歲那時在做什麼?」他又出絕招:「你呢?」我識做又接招:「吃喝玩樂,你有沒有想工作想人生?」他搖頭,我搖頭。「為何這一代這麼樣?這個世界究竟有幾壞?叫他們如何面對?我們為人父母又如何面對孩子的悲觀?當年我們的父母也不用擔憂這些。」後來我愈講愈多,收拾晚餐時好頹喪。 年輕人:我們這一代危機四伏 話說早前在斯德哥爾摩家具展上,給某大學名為Crisis (危機)的展覽吸引着,在場那個22歲男學生向我介紹:「我們這一代面對危機四伏的世界,感到焦慮徬徨無助……」我打斷他:「真的是這樣嗎?」他重重的點頭。 其實我是知道的,我當然知道,故鄉之城有無數年輕人,自去年夏天沒能再自由自在地吃喝玩樂。面對被迫熟得太早的年輕一代的疑慮,但願我們大人懂得回答。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3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不尋常氣候

社交媒體給我展示去年今日的照片:我在門外剷積雪,孩子在滑雪板。今年不尋常,入冬以來只輕輕灑過一兩回雪,落地即融。真正的白雪到2月起始仍未至,本是最寒冷的月份,西岸我城正常氣溫通常是零下,今年2月頭兩天氣溫竟有6℃,連我這個怕凍的人也敢說句「唔凍」。如果連續10天的平均氣溫有10℃以上,瑞典氣象局就可以正式宣布:春天來了!瑞典2月份最冷,有年我經歷過城市零下24℃,頂不住!春天一般3、4月才開始,但其實5月就算春花開都依然要著褸,氣溫10多度, 凍過香港冬天。 春天早來花早開 打亂循環 今天散步去圖書館途中更見奇景:路邊草叢長出春天的大小嫩綠花苗。理應在4、5月份才冒出頭來的復活節黃色水仙和鬱金香的綠莖,已經長到手掌般高。小女兒見到好高興,我告訴她:「這樣實在太早了,如果氣溫忽然跌到零下,這些花花可能會凍死的……」 8歲小女孩皺皺眉:「但是之後可能會再開?」我說:「這些野生的鬱金香只開一次,我們每年近復活節都去植物公園看,開得好美的,記得嗎?」 習慣了四季分明,愛護大自然的瑞典人都說這些現象關乎氣候轉變。雪仍未下,名為「小雪滴」的春天小白花都全長出來了。冬天不再來,春天早到兩個月,如果這樣子下去,樹木花果的自然生長循環都給打亂,未到夏天花兒便謝,蜜蜂就不夠食物了。 病童照上學 口水鼻涕齊「分享」 氣溫變暖的另一現象是令每年寒冬都入侵幼稚園的「腸胃症」更肆虐,室外溫度不夠冷,就凍不死令孩子們屙嘔肚痛的細菌。年度病症如流行性感冒,最容易在孩子密集的地方傳染。以往多數2月份最為肆虐,去年聖誕前夕已開始,直至現在仍未遏止。一兩歲的豆丁全是高危帶菌者,瑞典幼稚園規定就算患傷風,孩子沒有發燒都可以返學。瑞典父母也曉得善用公共權利,孩子一退燒就把乞嗤鼻涕的照顧工作交回給幼稚園,自己方能上班去。可是小鬼們都不曉得掩着嘴打噴嚏,也常吊着兩行鼻涕跟朋友仔分享試食玩具,要杜絕細菌,除非每天都把所有玩具故事書家俬門柄水龍頭統統換掉。 舉個例,上星期某天8小時都在幼稚園最低班照顧孩子,我給12個1至3歲的孩子抹口水鼻涕次數有20次以上,我自己用梘液洗完手即用消毒液噴手全日無數次。由於教師的職責其實並不包括抹鼻涕,所以有些同事不會主動去做。 就算我下班一回家立即沐浴換衣服,也已經把細菌帶回家,傳染給丈夫孩子。除非好嚴重才看醫生,否則大部分人都只是留在家休息幾天。或許瑞典人長年習慣了傷風感冒腸胃這類小型傳染病,醫生也講明無藥食齋休息,而他們面對世紀巨魔新肺炎病毒的「淡定」態度叫我吃驚…… 大家保重,願平安歸香港,全世界人身體健康!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0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莫大的幸福

兩周半聖誕新年假期終於完結,大中細女終於開學了!阿媽舒一口氣最大原因,是暫時不用日日煮煮煮!瑞典中小學校,以及我的職場幼稚園,天天為學生和員工提供免費午餐,的確有助減輕普羅家庭主婦的日常負擔。 聖誕節是瑞典人心目中的年度大節,是跟家人團聚慶祝的好時光。然而有許多移民家庭因宗教背景而不會慶祝聖誕節,例如我在幼稚園的回教同事們。記得曾有移民家長不讓孩子參加幼稚園的聖誕慶祝活動,我們老師覺得好可惜,不過在尊重多元和個人選擇的瑞典當代文化綱領下,幼稚園校長接納了家長的要求。於是當大伙兒開心慶祝時,其中一個教師要陪孩子去玩具房。 全天候食玩瞓 投入香港「大富翁」 慶祝過後餘下的假期就好好地休息,準備迎接新一年。女兒們最開懷,沒功課的假期,不用早起的日子,全天候食玩瞓。一齊玩「香港大富翁」時好惹笑,不諳中文的她們要讀英文指示,認得Mongkok同Wong Tai Sin好興奮,我教他們醒目就要買半山中環銅鑼灣這些貴地等收租。媽媽沒說的是,今年香港這些街道上的節慶氣氛也沒了。 以前在香港跟大伙兒由冬至吃到新年,面對北國人鍾愛的寧靜慶祝法,丈夫自然悠然,只得我給又再一個沒下雪的冬天長假悶出鳥來。新年開學後一切作息重回軌道,人人有學返有工開,我明白這已經是莫大的幸福。 好玩功課 編電子遊戲程式 大概女兒們也覺得放夠假了,亦期待踏進新年新學期。甫開學第一天,讀8年級(等同香港中二)的二女兒已接到最好玩的功課,就是「技術」科目編寫電子遊戲程式,全班同學各自用一種叫scratch的電腦編寫語言來設計遊戲。上學期的功課是設計建築物,由構思、電腦繪圖到口述報告,整個過程玩足一個學期。今回幾晚下來,我們圍着熒幕看上面的小雞在森林中跳小山丘,爸爸提議加多一隻小雞,媽媽說背景音樂不如用hip hop。 我又明白這已經是莫大的幸福。祝大家的孩子今年平安!願榮光歸香港。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7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孩子擁有同等價值

某天二女兒心有不忿地說:「老師要我們再做多一次作文!」我有讀她的功課,寫得不錯的。「她說我們的瑞典語文寫作需要改善,好多同學連大細草都寫錯…… 」 我們家二女兒今年14歲,就讀8年級,即等同香港中二。瑞典學校制度跟許多歐洲國家一樣,強制小學9年制,中學gymnasium 3年制,然後可以升讀大學。瑞典中小學校九成屬全國政府轄下,由各省政府行政的教育機關管理,並由獨立的學校監管局每年視察評分。私立小學也存在,但不多,通常是以英語為主的國際學校或推行特定教育理念為主,普遍家長也沒有特別為孩子報讀。 不多不少中庸之道 瑞典小學課程大綱按政府教育局定期修訂的「教育方針」制定,小學普遍程度分別不會太大。孩子小學學位由市政府按住址分派,大部分學童都在自己居住的同區上小學。不論是政府或者私立中小學,學費均全免。大學亦然,所有歐盟國民在瑞典升讀大學也是免學費的。 功課和考試不多,學習沒多壓力,課餘沒有補習班,孩子有時間與空間去玩,去做孩子應該做的事——這些都是大家對北歐教育的印象,亦的確是一般瑞典學童的健康幸福生活寫照。問題是:學習的成績呢? 那天二女兒說要重做瑞典作文功課,說是有同學不懂得「句子完結用句號後需要寫大草,不是忘記了,而是實在有同學的瑞典文程度確是那麼差」。縱然明白寫作結構需要鍛煉,然而中二學生語文文法基本功做不好,實在感到意外兼擔憂:是課程設計不善?老師教得不好?學生們學得太差?抑或是…… 瑞典文化有種根深柢固理念叫lagom,「不多不少中庸之道」,處處展現於社會、職場以至教育環境。 香港人追求出人頭地做精英,瑞典人則認為集體共識比一切更重要。有人說這種態度源於瑞典社會民主主義,強調「所有人都擁有同等價值」,於是待遇也必須一樣。 實行平等概念成本高 事實上,瑞典教育理念第一天條是「所有孩子均擁有同等價值」,整個系統的設計和目標是要囊括和照顧所有孩子的學習條件。偉大的概念付諸實行呢? 就是成本太高和資源不足以分配。學校不鼓勵精英學習,老師亦不會額外協助有需要的學生。對年紀較小的學童來說,沒有明顯賞罰或紀律制度,做得好無人讚,做得差似乎也沒大礙,我覺得或多或少會影響到學習的動力,甚至往後對待人接物的判斷。當發現中二學生連母語作文大細草都不分時,老師就讓全班同學重頭再做一次。「兩頭唔到岸」的情况,已非第一次。 (這篇文章是今年最後一期,下年再見!忍不住說:2019好行夾唔送!願2020榮光歸香港!)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