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開門的心情」異地生活

一家人在別鄉展開新生活,如果懷着「開門」的心情,逐步逐步收集樂趣與經驗,相信好快,大人細路都能手足並用,勇往直前。 孩子適應力最高 適應力最高是孩子們。小朋友如天生海綿,尤其香港新一代個個身懷幾技,新學校新朋友新語言上手速度,肯定比家長大人快。也許小朋友在香港背慣了幾斤重書包,不過他們內心幾乎無包袱。睇真啲,「既來之,則安之」及「有碗話碗」,根本就是孩子天性。英美學校鼓勵學生表達自己,教師和大人會聆聽孩子的意見。能夠在「說真話是人權與自由」的氣候下學習和成長,估計是為人父母者選擇移居的最大安慰。 踏出安全圈 用英文跟人聊天 大人們呢?難度最高是別跟舊生活作比較,原因好簡單,因為你們的家已經在腳下。况且「香港幾好都有」那句經典廣告口號也陸沉了。懷着「開門」的心態就先辦妥開門7件事,暖好個胃就易話為。相信各大港人群組必有踴躍貼士,鎖定就近食材和家品店,為求一家方便,下一步才搵邊度有靚點心食。至於中長遠計的生活方針,最有益是踏出安全圈用英文跟人聊天,由鄰居到公園陌生人,由孩子同學仔然後到同學仔個媽媽,發揮香港人友善吹水及英文「lock得吓」的本色。Google雖然神通,不過真人溝通方能帶給你一家大細未來一齊BBQ的朋友圈,等你有機會推廣打邊爐文化。 從《明報》讀者來郵問我關於移民生活,出現最多的問題是「邊區學校最好」。誠然,父母當然想孩子入讀好學校,而我真心覺得毋須太過擔心,在開放自由環境下灌輸生而為人的正確價值觀,已是你們給予孩子最穩紮的基石。 祝你們一家在彼邦生活愉快,大人細路健康平安!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2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半個瑞典人:今年暑假做什麼?

瑞典人視暑假為神聖,因為太陽終於運作正常。今年西岸7月罕有地熱足3星期,試過氣溫達攝氏31度,當丈夫和3個女兒不停喊好熱,我就說好爽! 那麼瑞典家庭怎樣過暑假的?去年的奇情夏天剩下白紙一張,我只記得兩件事:一是連打理花園的心情也沒有,二是只去過海灘一次,卻因水太冷終沒游得成。我覺得過去兩年世情如一盆倒不完的冷水,冷得人騰騰震之後的效果,儼如把頭內一些混沌也大江冲去,令人把次序重新鋪排。今年春天我懷着鬥長命的心情,大前提是一家人健康平安,重點是確保3個女兒都有生活的技能、正直的態度。 小女兒幫忙務農 手指靈活嘴不停 於是春天氣溫許可的午後,我和小女兒天天在花園掘土翻泥,商討這邊種花那邊種吃的。9歲的她似乎有農夫天分,用腿力將大鋤頭壓進硬土中,然後彎腰逐一剷走,拯救了媽媽的腰。挑拔野草老根時,她的小手指比我的更靈活。幾個月後的今天,她剪下豌豆,我摘幾片生菜和薄荷葉時,旁邊有蝴蝶在橙黃紫花間飛舞,肥肚大蜜蜂埋頭工作,後面樹上有小鳥兒在唱歌,但也不及小女兒嘴不停的說話。有時我點頭和應,有時我在聆聽蔚藍天空間那股凝神空氣的呼吸之聲。 兩姊姊返暑期工喊辛苦 兩個少女姊姊沒有加入務農,幸運的她們找到幾份暑期短工,先在工場油漆,再去酒店早餐時段執拾,好早出門工作於是睡得早睡得好。作為阿媽,沒有比孩子吃和睡更重要的事情了吧,無論她們是3歲抑或30歲。 瑞典文「工作」叫jobba,「辛苦」叫jobbig。我問她們平生第一天當侍應面對700個酒店客人的感受,平日精力旺盛的二女兒眼皮半塌說:「說完早晨便落場開工,比我想像中辛苦,因為連托盤在哪裏也不知,唯有邊做邊學,不過也算順利吧。」大女兒則說:「廚房給我一隻雞蛋,我一直放在褲袋沒時間吃,收工後爛了。」我半認真地說:「jobba梗係jobbig啦,有名你叫啊!」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7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高中畢業嘩鬼

瑞典中小學生放暑假了!北國6月是畢業和結業禮的月份,高中畢業禮的傳統最特別,幾百個家長和親屬聚集校園前廣場,每家人高舉着畢業主角小時候的大頭海報照片,準備迎接頭戴白色扁帽的畢業生逐班從學園大門開心奔走出來,賽馬一樣的盛况,是為瑞典青年圓滿中學生涯兼踏進成年人的里程碑。 畢業生「賽馬」 街頭快樂遊行 然後家人上前道賀,送上花束和圍在頸項的公仔,再來全家喜氣洋洋合照。之後畢業生們聯群結隊在城裏大道遊車隊,有全班同學合租上層開頂旅遊巴或大貨車,有由父親們充當司機開着靚跑車示眾慶祝,也有大群畢業生並肩快樂遊行。十八九歲穿著白色裙子的女生們,已開始流露着年輕女人的魅力,在香港人眼中會是「性感鬼妹」;西裝男生們也不遑多讓,個個精力旺盛。上了9年小學加3年高中,今天終於達標畢業,難怪興奮莫名,歡呼聲混着音樂與銀雞,是每年6月初的瑞典城市街頭盛况。 保持社交距離 圍鐵馬看「奔走儀式」 然而,去年和今年卻是另一光景。去年的高中畢業禮變為網上直播,不許家人到場;今年我們家大女兒畢業,運氣好些,起碼准許每家兩位按每班別的指定時間出席,在圍住鐵馬的校園廣場保持社交距離觀看「奔走儀式」。雖然跟我18年來幻想過的熱鬧場面有些分別,開心快樂之感依然滿瀉。我還第一時間站在摺凳上面,邊高叫助興,邊高舉手機拍錄女兒賽馬呢! 她還參加了當晚學生會主辦的晚宴,疫情限制下4個同學坐一桌,餐後舞照跳不再,她們一伙友好就移師到同學家繼續派對。第二天告訴我,幾盤啤酒和烈酒樽在廚房櫃列隊,同學爸爸說隨便飲,於是18歲大個仔大個女齊齊試這試那,幾個男生平生首次醉倒。「你呢?」我問,「我試了啤酒,bleeeeh!」給我一個脷伸難飲表情。「走着瞧吧!」我笑說。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2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春天不是焦慮天

去年怪異病毒在歐洲撒下恐懼種子,歐洲多個國家的危情有如災難片。我跟許多外來移民一樣,因為追蹤香港、台灣等亞洲新聞的關係,焦慮指數比瑞典人高許多倍。話說我和丈夫決定全體留家一個月遙距上學上班,每天除了不停煮飯做小點,以及下午全體學習時間完畢後,拉着3個女兒出外散步走一圈之外,我彷彿什麼也沒幹。 瑞典人紛紛裝修 建材公司派花紅 剛讀到一段瑞典新聞頭條:建材公司向員工派發史無前例大花紅。原因是過去一年來,正常熱愛外遊的瑞典人統統留在國內,暑假和聖誕長假期都在家中,自家慶祝完仲夏節、聖誕節之後還有悠長假期,於是紛紛籌備大小室內外裝修工程……當市面老商店陸續關閉退隱,唯獨是建材公司貨如輪轉,結果瑞典市民買建材買到員工受惠獲派大花紅,也算是奇情世界的奇蹟。 我們家這條小街已是最佳例子,隔壁鄰居最勁,不但掘地建了個室外豪華巨型按摩浴泳池,周邊配套也凌厲:木平台上有兩張全躺式太陽椅,環繞平台的木樓梯可以坐齊幾十人欣賞前面草地。也許來探訪的家族長者們不便蹲下來,男主人拖比下班後熱烈地邊飲啤酒邊開行電鋸,新作品原來是在樓梯邊緣延伸出一張長形木梳化!女主人莉莉周末購物回來,把一系列背墊和咕𠱸放上去,嘩啦!孩子們的公公婆婆蒞臨開幕試坐。我這個八卦鄰居在2樓遙看,也覺得實在比Netflix更精彩。 打理花園好過打殘心火 至於我,因為去年春夏心情焦慮,連花圃也沒多理會。期待世界回復正常的希冀,演變為出力打理花園好過打殘自己的心火。於是趁這星期氣溫終於衝破7℃,在有太陽無刺頸春風的午後,跟小女兒在園裏的花圃前邊唱歌邊翻動泥土,拔枯根野草,商討種花抑或種瓜。她叉着腰提醒媽媽:「我在學校種咗豆!已經長到咁高!」我說:「咁你攞番嚟屋企嗰日我開車嚟接!」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4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春天生命

過去幾篇專欄文章都跟疫情有關,世界進入奇怪狀態已經一年了。我這一代經歷的世界級大事之一,看樣子暫時仍未有退場的意思,用最老套那句話:生活仍然要繼續下去。最近抬頭望天,我這邊北歐瑞典的春天已經施施然進場了。 讓身體面向大自然的生命電池 首先是天公造美的比率大升。今天的日光比昨天的長一點點,已足夠將灰濛濛的世界觀拉回來最明明白白的眼前當下。一周裏有兩三個上午陽光普照,一種具備暖意的春日陽光捲土重來,不再是冬天那種沒溫度的陽光。這時我的任務是提醒家中大小,記緊出去陽台伸伸腰跟太陽見見面,尤其如今個個在家工作上課,長時間對着電腦實在累,5分鐘讓身體面向大自然的生命電池,作用比我們大人吃出整個秋冬的維他命D有效得多。 然後是大地不理世情的回應。夏令時間剛剛正式起航,就算氣溫最高為5℃,草地上已有一束又一束的白色雪滴小野花搶閘亮相,鬱金香的枝莖也衝破泥土了。估計復活節前後,就輪到黃色紫色的小小番紅花點綴着所有街角草地和小區山坡。 小學考試排排坐 無人戴口罩 家中3個女兒都正值瑞典全國評核考試的級別,就讀的3家學校各有安排。高中大女全班分組回校在禮堂以安全座位距離應考,小學九年級(等同香港中三)的二女和小三的細女,則如常全班一齊在班房排排坐,應考全國瑞典文和數學科評核試,依然無教師或孩子戴口罩。 你問疫情呢?去年3月如火山爆發之初,我們自行決定讓孩子留家一個月,跟教師們聯絡自己先來遙距上課。一年下來了,我依然未能適應瑞典的佛系措施,但孩子的學習生活最不能阻礙。去年想打人的拳頭,如今關節放鬆了,並且蠢蠢欲動添置了新泥土,準備將去年盆栽花兒們結出的種子播入,讓具備暖意的春天陽光重新喚醒生命。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9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抗疫疲勞

2月中旬瑞典學校寒假放完一周的星期日黃昏,省政府宣布因巴西變種病毒抵達令感染數字上升,建議小學7至9年級及高中學生延長一周遙距上課。 工會保飯碗 樂觀生活 話說瑞典人的周末向來是私人重地,嚴禁工作有關的事宜「進境」。省政府的官員一定是抹着一額汗,在周日黃昏作出如此倉卒決定,簡直出師不利。還要碰上省內積雪剛融,周末太陽下大地泛起春天氣息,萬千家庭抱着欣欣向榮的心情,黃昏都闔家排排坐在梳化,迎接年度電視盛事歐洲歌唱大賽國內初賽,誰個有空有心去聽第N回疫情新聞? 唉,疫情疲勞已成全球新症。享慣民主自由的瑞典家庭在寒假都懶理政府「推薦」,繼續向滑雪場地出發,無得去法國意大利瑞士的山峰,就往國內水準不俗的滑雪場。聖誕期間去過的朋友說,要排長龍搭吊車,在零下15℃空氣中直發抖。我的單身鄰居最勁,無航機搭索性跟三五知己開車落去阿爾卑斯山,說開車入境可行云云。 疫情下的瑞典人依然有得放假兼去滑雪,反映到人民要疲勞得起,到底也跟社會經濟體系掛鈎。就算過去大半年來有不少人在無選擇下減低工作量,因而人工也下調,強健的工會制度仍能保障飯碗安在。事實上,不少瑞典科研公司和建造業繁榮依然,而受重挫的航空旅遊酒店業界的人,就趁機會進修或再培訓,同時可以申請津貼和貸款。如是者,大部分瑞典人也保持樂觀,靜待世界痊癒期間,繼續維持生活水準。 瑞典人想法「天真」? 當我半埋怨瑞典人欠缺危機感時,身邊總會有人溫馨提示:近代瑞典人沒經歷過戰亂天災,所以培養出旁人眼中迹近天真的性格,對事情憂患的角度有時十分特別。例如瑞典在公平與人權領域上屬世界領航位置,過去一年來幼稚園與小學從未關閉的其中一個爭持論點是:學校關閉會令那些受家庭暴力或性侵的兒童受害危機更大。誠然那是很可怖的後果,但如果我提出這似乎不是當前問題核心,身邊又總會有人提我:問題的核心並非討論的核心,討論的目的亦非為解決問題。因為在瑞典,言論自由與平等一定行先。 疫情疲勞下的政府官員,說到底也不過是社會福利主義下的其中一個天真市民,跟企業總裁和建築工人一樣,面前好多個星期日黃昏,最緊要睇住電視直播歐洲歌唱大賽地區初賽準決賽同決賽後還有全歐洲總決賽。總之好忙,星期一先算。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疫情下的Gen Z小情侶

今年第一篇,先祝大家新年平安健康,一家上下整齊兼齊心! 上期寫過二女兒課餘沒地方蹓躂,在這個街頭文化欠奉的瑞典第二大城市,精力超旺盛未有男友的Gen Z少女唯有輪流去同學家放電玩樂。那麼有男女朋友的年輕小戀人呢?平時已經沒多地方去逛,在疫情下的冬天又如何拍拖呢? 我們家大女兒過兩個月就18歲了,念高中三年級,今年8月便升讀大學。她在高中念數學專科,全班大部分同學都是nerd,外形性格喜好有些另類,跟時下同齡的年輕人有點不同。星期五下課後,大伙兒會留在學校的nerd club圍枱開局,玩完全analogue的盒裝集體遊戲。多得學校資助購回滿櫃子傳統加新款遊戲,擲骰下棋戰局問答等等種類豐富,少年少女便邊吃糖果邊玩足幾句鐘。話說最瘋癲一回,有幾個數學中堅分子組隊在學校獃通宵,只為了參加某個全國數學解題比賽live! 女兒身邊多了個高壯少年 所謂神不知鬼不覺,唯獨阿媽後知後覺,大女身邊多了個高壯少年,是同班同學兼nerd club同好。兩個志趣相投兼是愛宅在家的慢吞人,疫情前對於一般拍拖逛街已不太踴躍,最常出沒的兩家商店,一為科幻小說精品店,二為美術用品專門店。後來經我推薦,兩小無猜也開始曉得去城中甘肅湯麵店填肚。 沒有街頭文化的瑞典日常生活環境,根本沒太影響這班young adult年輕成人的好奇心。他們的消費九成在網絡,由大大箱日本出品小食到橙紫金色染髮劑,從自己「車」的大公仔布料海綿到kawaii文具頸鏈茶杯小擺設,再有打機世界的加碼T和hoodie,以及我頻頻說醜的高台牙底黑皮靴……無遠弗屆總有(無謂)嘢買! 只要有Wi-Fi 在家千日好 如是者,兩小無猜只要有Wi-Fi就有好日子過。至於場地方面,由於最好有電腦熒幕方便凌晨追日本卡通,沒有比宅你家我家更安樂了,有暖氣有洗手間兼全天候穿著睡褲,何况更有一個叫阿媽的物體24小時提供餐飲服務,在家千日真係好到不得了。 尤其當下聖誕新年學校假期三個星期流流長,原意是有足夠時間讓許多北國家庭南下避寒去,今回某怪獸病令萬千瑞典家庭包括我們好好把握天天在一起的時光。愛孩子的父母為了避免young adult乘搭公共交通,會開車把孩子甲車到去孩子乙的門口,又為免冬日裏一天來回兩次開車的麻煩,兩家人都讓兩小無猜去對方家留宿。 對呀,入住酒店一樣有得食有得玩,我就是酒店總經理囉。你話「嘩,過夜?」!是啊,都什麼時候了?就算世界未末日,2021年兩小無猜都18歲了。而你有所不知,瑞典人有個傳統是從小學就開始去同學家過夜的啊,快移民來啦!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8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Gen Z少女的課餘節目

「媽媽,明天我可否跟女同學們出去蹓躂?」15歲二女兒周五黃昏問我。在瑞典出世讀書的她,廣東話水平屬BB班。我一直用廣東話跟3個女對答,她們明白我的意思,但九成用瑞典文回答我。 「幾點?去邊?有邊個?」我好想直接說不,但心知自由是每個年輕人都必須擁有的人生大事。 「6點,去廣場附近行行,去麥記坐坐,有我、愛麗莎、妮亞雅、茱莉亞。」 可憐女兒只有小廣場逛 「吓,有咩好行呀……又黑猛猛……」那個小區廣場比任何一個屋邨巴士總站還細,我忽然覺得女兒好可憐,自己腦海中的少女日子如脫韁野馬從口中直奔出來:「我15歲嗰陣同啲同學去旺角,你記得旺角啦係咪?單係啲細商場都個個有theme,呢個賣音樂,嗰個賣日本嘢,360度都有嘢睇,肚餓就去掃街又平又好味,或者去快餐店食下午茶,喺呢度你哋出去玩就去麥記,好慘呀……」 每逢我們去香港探親,我都必然會帶女兒們去旺角一逛,那裏是我的香港印記——凌晨3點都找得好吃的街頭,滿街「古惑仔」都不覺得危險的地區。女兒扁扁嘴:「這兒什麼都沒有……」「太凍了,點喺街邊賣魚蛋?况且根本唔准。」其實整個北歐都欠缺日常街頭文化,瑞典大城小鎮的商店千篇一律,就算是市集都是規規矩矩地運作,最常見的街頭小食是賣熱狗包的餐車,近年多了中東烤肉薄包已是進步,但在我這個自小飲椰汁拮魚蛋的香港人眼中,根本唔到肉,何况一個基本水煮香腸夾白麵包動輒40、50港元。 沒街頭文化 相約串門跑步 沒能享受街頭文化兼沒太多零用錢的瑞典Gen Z少女們,例如我的二女和她的老友們,課餘就相約去你家我家玩,宅在屋內看YouTube聽Spotify食冬甩敷面膜玩Snapchat拍selfie,直到肚餓煮飯食然後邊食邊睇Netflix。女兒熱愛跑步,常跟兩個志同道合的少男同學踏單車到附近山腳,泊好車後一起跑上山;或者到學校後方的森林公園跑7、8公里。強身健體絕對是好的,但有時天漸黑她未回我會有點擔心,不過她說:「好多人跑步的,青年中年都有,又有街燈。」其實有兩個男同學齊齊跑實在安全得多。 這些都是少女們未有男朋友前的課餘盛况。那麼有了男女朋友之後呢?疫情下的瑞典年輕戀人如何拍拖的呢?讓我下回分解。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1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疫情下人各有志

瑞典已經開始冬令時間,即是說每朝起牀上學上班,以至下午4點前放工放學時段,一律也會在黑墨斗的天色下進行。我在北國住了20年,仍未能習慣大自然的安排。問過不少土生土長的瑞典人:「你習慣每年秋冬季節的超短日照嗎?」得到的反應九成也是搖頭,溫和的瑞典人通常會加多句:「不過在家裏點亮蠟燭,捧着熱茶窩在梳化確是很有暖意呢!」 尤其是今年。 疫情期間,大企業如瑞典Volvo Trucks富豪貨車公司(Volvo Cars早已變為中國公司)均實施應變措施,員工工作量從5天減為3天的大有人在,薪水也相應調低。許多行業如建築和餐飲也一樣,唯獨是醫護和學校的工作人員不斷開工。瑞典工會強勢,受僱人士保障算大,縱然有機構要裁員,商議過程也要慢慢斟酌,所以面對工作可能受影響,市民普遍保持鎮定樂觀。 旅行家變工程師 建材店逆市暢旺 減工作量令空餘時間激增,平素熱愛旅行的瑞典人全年宅在家,省了的旅遊儲備撥作改善家居環境之用。當城市的小商店、老字號,甚至大型連鎖店都敵不過生意滑落而關門大吉,幾家建材大店在暑假初期居然生意滔滔。修葺花園的物料、搭建陽台的木材、油漆等時有缺貨,一來是出入口運輸被迫慢了七拍,二來是瑞典人無法一如以往飛去南歐泰國等地度假,就索性換上工作服裝修家居。 鄰居耗時3個月 建成熱水按摩巨池 我的鄰居最厲害,後花園大工程持續了3個月。暑假尾聲某早上傳來音樂和笑聲,我心想:「咁早party……」八卦從2樓窗門望下去,發覺是男主人召來全男班友人,個個手揸泥鏟在掘地!黃昏完工後,草地上開出巨型震撼深洞,細女猜:「一定是泳池!」 由夏天到深秋,2樓窗門成為我們的電視熒幕,為晚飯加添趣味話題。我們見到先有貨櫃車來收集大堆泥土,後有各類粗壯膠喉安置地洞中,難道真是室外泳池?瑞典咁凍…… 大概個半月之後大洞一半給填平,一半裝了個有蓋巨大盒子,晚餐時我買大:「一定是按摩大浴池!」男主人日日下班回來後開始鋸木,原木平台框架逐漸成形。有天下午4點多看「電視熒幕」,謎底終於揭曉:鄰居一家四口在半完工的室外熱水按摩巨池中暢泳,我們嘩嘩聲羨慕。 盛大的木平台和環境燈光都完工後,某晚舉行了正式開幕派對,池底藍色射燈點亮初秋黑夜,池中大人們手握啤酒在暢歡,這個才是終極目標啊!丈夫問:「你也想要個超豪華室外按摩大浴池嗎?」我耍手擰頭:「已經夠多東西要照顧了。」對啊,鄰居屋子升值是事實,但主婦如我者已在猜度那不菲的電費加維修費帳單。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7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中三學生的性教育

除了大學,瑞典中小學校和幼稚園一直沒有因為疫情而停學,暑假後8月中開課,高中回復一半校園生活,於是大女兒一半時間在家網上上課。二女兒就讀9年級,等同香港中三,今個學期捨棄以往搭巴士的習慣,改為天天踏單車返學,維持到11月左右還好,之後夜來氣溫跌到零下可能令路面變滑,除非換上冬天防滑車胎,否則就不適合踏單車了。 有理論課還有實驗堂 她今個學期自然科的第一個學習題目是性教育——一個十分認真兼詳盡的性教育課,之後還要測驗。我記得自己當年在香港讀中三,生物課教師在黑板畫出巨型男女生殖器官,講解完精子卵子的製造和結合,這40分鐘課堂已是整個中學生涯最接近性教育的教育了。相比女兒在瑞典學校接受的性教育,理論課有一疊十幾頁的資訊,由基本生理構造到各式性病,以及非常重要的安全性行為避孕方法,統統詳細介紹,深入了解完還有實驗堂。15歲女兒笑着告訴我:「我們測試避孕套,把幾個牌子入滿水,嘩!有個好大都唔爆呀!」測驗派回來獲A級成績,她說:「我?家好叻,連子宮環都識。」 可自由選擇 必須對行為負責 單看外表,一般瑞典中三女生會被香港人誤為20歲,「昂藏六尺」的少男也大有人在。外表以至行為表現較成熟的原因,一來瑞典學校無校服,少女們化妝打扮返學屬正常事;二來學校與社會一直灌輸重要觀念,就是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但同時必須對自己行為負責任。15歲的年紀其實不細,荷爾蒙正值「大爆發」中,兩年前我開始跟兩個大女兒談論到性行為,她們已經從學校和網絡懂得很多。我佯作輕鬆說:「不必心急,可以等到18歲,而且作為女性,一定一定要懂得保護自己。」 18歲是瑞典人的成年界線,其中一個目標是搬離父母家,上大學的就用貸款加兼職維持獨立生活。就算仍然跟父母同住,擁有的自主和自由,不成文規定是父母不許亦不會干涉。而事實上,「年輕成人」一輩帶男女朋友回家過夜也很普遍,我的女同事最好笑,剛高中畢業的兒子女友常來過夜,她只立下一條規矩:「早上不准佔用洗手間太久!」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3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