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不能承受的感情世界

我有兩個分別9歲和4歲的孩子,哥哥有輕微的亞氏保加症,認知力強但同理心薄弱,對社交潛規則愛理不理,常有容易令人覺得不尊重的不恰當言談。當人們普遍為某件慘事而觸動同情心,他往往只在意一些小節,甚至為此發笑。不認識他的人,也許會覺得他麻木不仁。 還記得4年前的巴黎恐怖襲擊,本地電視台訪問一名香港爸爸,他擔心剛巧身在巴黎的兒子有事,打了百多次電話找他。哥哥聽了,說這則新聞「好好笑」,因為普通人打電話不會打100次。當時我曾引導他想像該名父親的感覺,孩子說知道他很心急想找兒子,卻不知為什麼他這麼心急。在他眼中,親人最終沒有回來,自然就知他死了。他沒法想像,人們等待親人平安消息時的害怕和擔心。 幾年過去,我對哥哥的情感世界多了幾分認識。首先,我很清楚他不是沒有感情的動物。他一樣擁有強烈的情緒,以至有時難以與自己的情緒相處,因此而由原來的情緒(例如不安、妒忌)迅速變成發怒;第二、當他清楚知道別人(尤其是身邊重要的人)的情緒,他是有能力感受那情緒的。困難不在於「感受」別人的情緒,而是「認知」別人的情緒。換句話說,他擁有「情感同理心」,只是少了「認知同理心」——辨識別人心智狀態的能力。 自閉兒有無同理心? 如文首所寫,我孩子的認知力很強,為什麼這方面的認知卻有困難?最近有緣看到一篇心理學文章,讓我以全新角度看這問題。傳統的心理學理論認為,自閉譜系孩子的困難在於不能認知他人心智,但育有自閉症兒子的以色列神經學家Henry Markram卻提出另一見解,認為他們其實有同理的能力,反而是感官以至感情太敏銳,無法負荷自己和別人的情感,才以「當機」的狀態保護自己。 看完這篇文章,我如夢初醒,內心湧出一句:「孩子,辛苦你了。」是的,孩子不是麻木,而是感情太敏銳。我相信他的確無法盛載旁人,以致從很小的階段就開始,不自覺地按下腦中的那顆掣,切斷與外界的感情連線。他無法盛載的旁人,自然包括了他那感情超級澎湃的媽媽…… 換了幾年前,我也許會為這點洞悉而自責,覺得是自己害了孩子。但現在,我知道這是自己人生的功課,也是孩子人生的功課。 從前我常以為,弟弟的感情觸覺遠比哥哥敏感。的確,弟弟自幼強於鑑貌辨色,聽故事很容易就進入角色的感受,哭成淚人。近日觀察,他甚至對萬物皆有情,放學愛在路上拾樹葉樹枝,要我以樹枝身分跟他傾偈,然後他就幻想向小樹枝介紹自己住在哪裏。有一次,他回到家就立刻帶着幾根樹枝入睡房,柔聲介紹。哥哥見狀,悄悄跟我說弟弟好怪! 弟弟用情深刻,為此有甜也有苦。話說弟弟早陣子開始就多次說,來年不想升上K3了。後來聽老師說,原來他常在社交場景中鬧出問題,例如對排隊時站錯位置、變相打尖的同學反應太大,不能「適時」退讓;在憤怒時控制不了自己,出手打人。 我教導弟弟,有情緒無問題,一些行為卻不可以做,如果解決不了可以告訴老師。弟弟聽到找老師,反應卻是「無用㗎」,更顯得加倍沮喪痛苦。我可以想像,一些社交衝突並沒有黑白分明的方案,老師會希望小朋友學習忍讓和不計較。對於感受不強烈的孩子,要他們放下較容易,但弟弟這類感情強烈的孩子,卻可能等同面對沒有清晰界線的痛苦。 也許,哥哥的感受能力未必遜於弟弟,只是他太早就吃不消,所以潛意識選擇了「當機」。同是我的孩子,哥哥和弟弟以兩種不同的形式,活現了我的感情基因。他們的生命功課,也會異中有同。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5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網絡丫烏鬼傳說

早陣子社交媒體瘋傳消息,指一個以日本某畫廊雕像為設計原型的恐怖人偶Momo(下稱毛毛)入侵了YouTube網站的卡通影片。消息引自外國家長的臉書,並附有孩子受驚的相片,指毛毛會在影片中段突然冒出,指示小朋友自殘;又恐嚇孩子不可以告訴大人,否則有恐怖後果。 由於相片中的毛毛猙獰可怕,傳聞中的唆使內容又極令人不安,許多人即使沒看過影片都確信為真。一些網媒亦看中消息的吸睛度而不斷跟進報道,例如指還有涉及名為毛毛挑戰的鼓吹自殺遊戲,會透過社交平台向青少年招手等。但正如有文化評論人指出,雖然這些消息引起廣大關注,但其實都未經證實,所謂的挑戰遊戲可能根本不存在。 不過,我想談的並不是真假新聞的討論,因為儘管傳說中的恐怖影片或遊戲未必真確,但傳說所帶來的恐慌,卻已經成真了。 家長唬嚇孩子當自律工具 話說消息開始流傳後幾天,我大仔同班家長群組中有人問起,有沒有聽聞過毛毛是什麼。她說,在女兒所搭的校巴上,有小五學生用手機亮出有關照片,唬嚇低班的學生,班上也議論紛紛,有些同學怕到失眠但不敢告訴爸媽。 在那之前兩天,《明報》就已經頭版報道,因為有學生看見相關相片而不安,有學校已為此發信呼籲家長留意,並引述心理學家等建議家長「教子女不應亂傳資訊嚇其他孩子」。 家長自然會覺得,學生在校巴上傳閱毛毛相片嚇人是不要得的行為。我想到的卻是,我們口裏說孩子不應亂嚇小朋友,但許多家長不一樣也是在嚇小朋友嗎?如果不是家長最先把相關相片亮給孩子看,那些孩子會知道有這些相片嗎?孩子會不會想,爸媽給他看,他給同學看有何不可? 事實上,我是在另一群組最早收到有關信息的,家長們在互相提醒後,很快就有人分享,說把信息給孩子看後,孩子就不敢再看YouTube了。家長們在譴責始作俑者之餘,也不無欣慰地報告孩子因此而幾天不看手機云云。 毛毛的出現,本來該是「提醒家長管束」孩子接觸電子資訊,但我看到的現象是,很多家長平日可能對孩子濫用手機已束手無策,結果毛毛成為了用來「提醒孩子自律」的工具——「嗱係咪呢,平時都叫你唔好睇咁多YouTube啦,你話幾恐怖!」 我想,如果孩子受嚇後只是不玩手機幾天,其實還是回到原步,家長仍要面對管束孩子的問題。如果孩子從此都不敢再用了,那就是一個心理陰影,需要關注和處理。 我想起小時候一些大人用來唬嚇小孩的傳說——「丫烏嚟啦」、「因住日本仔嚟捉你啦」。我不知道「丫烏鬼」又或「日本仔」是什麼模樣,總之是無限恐怖的想像,我那時做過不少日本鬼子的噩夢。的確,毛毛就是現代版的「丫烏」都市傳說,而我們或多或少參與了製造這個恐慌。 注意不同年齡孩子接受程度 我知道,家長們都不是想嚇孩子,大家只是一心想「警惕」孩子一下。也有家長認為,不管新聞是真是假,類似資訊將來都有可能入侵孩子接觸的資訊中,既然今次有例子,自然值得拿來跟孩子討論。 我覺得,重點是我們這麼做的時候,是否清楚知道自己是謹慎與孩子討論,還是不自覺地在嚇孩子?我們又是否有敏銳地留意孩子的心理反應,注意不同年齡孩子的接受程度? 我沒有直接把手機截圖亮給孩子看,但有跟兩個兒子閱讀《明報》的相關報道。我發現小四的大仔未至於不安,但也不特別想深入討論。而4歲細仔就明顯擔心,要求拿走只佔報章小小一角的毛毛相片,我立刻鼓勵他自己親手把相片搓成一團扔掉。當時我一方面慶幸讓孩子處理恐懼,同時也反省自己會否不夠敏銳,不必要地嚇着了孩子。 也有同學家長提到,不久前很多小學生都用手機下載了名為「第五人格」的恐怖風格遊戲,內容涉及追殺,那比起毛毛那可能影響更大。我想這也確實值得留意。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3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讓孩子心聲合法化

話說新學期開始之前,收過一張關於課後專科學習班的家長通告。通告還未到我手,阿仔已一早在回條中選了「不同意敝子弟參加」,並在原因一欄草草寫了幾字:「好煩,不想上。」 孩子未問准父母就代覆不參加,多少會被質疑是「自把自為」。我看到通告時,也有點打個突兀,又為他那不成理由的理由感到天真可笑。不過,很快我就調整自己的心態,重新去想——阿仔所寫的理由,是否真的「不成理由」?大人眼中覺得毫無說服力、難登大雅之堂的語拙,難道不可以就是孩子內心最真實的聲音嗎? 這個課後班,其實阿仔已上了一個學期。那是學校「課後學習支援計劃」的免費班,一般是為有需要學生而設。以往幾年阿仔都沒被安排參加,直至上學期,老師推薦阿仔參加「小四英文閱讀及寫作班」,那時我心想大概是阿仔英文的讀寫比較差、需要輔導一下吧,也沒怎麼細問老師,就回覆同意參加。 輾轉來到下學期,又是學校安排課後活動的日子。我關心的是,為什麼阿仔這麼決絕地不想參加?我發現,自己一直不知道他對這個英文班的觀感,於是誠懇地問他的想法。 最初,阿仔吞吞吐吐的說「好悶好無聊」,之後漸漸提到,自己每周已有一天要留校上社交情緒班,再加上英文班的話,在家的空閒時間就更少了。我向來認為孩子需要放閒,那是人的自然需要,所以孩子想保住自由時間,我非常諒解。 無說服力理由正是孩子心聲 但同時,我也說,老師要他上這個班,是希望他的英文進步。「想有成果就要付出時間耐心,這方面你怎麼看呢?」沒想到,阿仔斬釘截鐵的說「無幫助」。歸納他的說法,這個班與平日英文課內容無直接關係,每堂都是在做閱讀理解和寫作練習,由外判的坊間教育機構入校指導。換言之,那不是我原先以為輔導性質的課,而是提供額外練習、旨在進一步提升學生能力的「錦上添花班」。 若是本身非常上進的孩子,這種班對他們也許受用,但我阿仔不是這類孩子。他從來只想用最少的時間精力,應付學業所需,把最多的時間留下來自由玩,本身成績也不差。由於他覺得那些額外練習沒必要,自然也就缺乏動力從中吸收。既然如此,我也覺得不必勉強。 以大人角度,阿仔寫「好煩,不想上」作為不參加的原因當然沒說服力;但站在孩子角度看,他寫的正正就是心聲。他內心的確「很煩」,因為他意識到自己心聲並不是那些大人會認同的「正當」想法。 為了讓阿仔的心聲「合法化」,我輕輕擦去他原先的理由,認真地寫了3點: 1. 額外學習的時間,令孩子的自由時間減少; 2. 他對額外上英文班內心抗拒,較難從中得益,甚至可能蠶食其學習動機; 3. 本人認為學校的基本英文課程已經足夠,孩子亦有能力在課堂上主動學習和吸收。 阿仔不明白,為什麼我寫這麼長。我於是解釋:「學校只要求不參加的人寫原因,那就表明,老師要你說服他。既然是這樣,我當然要寫最好的理由。」 逼孩子用「合法」謊言更悲哀 我沒解釋的是,這些理由不單是寫給老師看,也是給我自己看、給孩子看。我要為他的心聲賦予「正當、合法」的地位,讓他「看到」自己的心聲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表達。為此,我還將那3點鄭重念一次,確保他全部同意。 阿仔如釋重負,之後告訴我很多同學都不想上這個班,無奈爸媽多數不理。有人還想出以這個理由回老師:「阿媽改變主意,決定幫我找補習社,所以不用來上。」孩子這麼說詞相信正是由於慣被否定心聲,以致編出這種違心但「合法」謊話。那是現實氛圍的反映,卻不無悲哀。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1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羽毛球遊戲治療

我在上文提到,上了一個兒童為本的溝通課程,學習適切回應孩子的感受和對孩子試行遊戲治療,而精粹是真正的了解和接納——說出孩子的心事,孩子就能抒解鬱結,有力量走下一步。 我對九歲的大仔做過近十次在家遊戲治療,後來阿仔想改為去公園打羽毛球。場地雖變,但我依舊用同一方法,邊陪玩邊回應他的感受。說實話,過程真不容易,卻也令我更深刻地體會到如何與孩子同行。 阿仔手眼協調不佳,之前我多數都是讓着他,所以他勝利居多。這天以遊戲治療方式打羽毛球,他卻沒有之前那麼一帆風順。但他非常追求大勝的快感,即使我已暗暗讓他領先,他仍顯得很不滿足,甚至即使是自己得分,仍然非常「𤷪𤺧」,不斷跺腳低吼。 代入兒子想法 承認對方困境 換了在以前,我會非常不滿他的態度,覺得他明明是勝出一方,卻表現得好像是失敗者,實在太小器,並會針對這副德行教訓他。但這天,我嘗試真誠地承認孩子感到失望的困境:「你得了分,但你還是不滿。」稍稍一頓,我再說:「你想一連得到好多分,你想一連殺我很多個蛋。」 見他不作聲,我知自己說中了,再進一步代入他,替他說出心情:「你的目標是壓倒性的大勝。你選擇了這個更難達到,但更加滿足的目標。」 事實上,他即使手上已領先許多分,但只要丟了一分,他就會推倒重來,不惜棄掉原先的得分。這樣,他當然注定不斷挫敗,於是不斷憤怒,沮喪不已。 以往我會說,阿仔你心頭太高、不切實際,不如換個較踏實的目標。但那一刻,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尊重他的選擇,即使那會吃苦頭,也不妨讓他經驗這個苦頭。所以,我對他不作任何評價,只是如實地道出他當刻的心情:「你很想做到這目標,但你發現這目標的確有點難。」 有一兩次,我輕聲提他,如果想放棄也可以,但他還是要繼續這個挑戰。換了之前,我會希望他理性些,選擇一個不用自己這麼受罪的目標,因為看着他這樣子,我也覺得自己活受罪。 靜觀情緒 陪伴體會艱辛 這天,也許我站在另外半邊的球場,距離他稍遠了一點,也許是因為戶外通爽的空氣令我較易舒展,也許是因為我有意識告訴自己,不用要求他配合我的期望。總之,我發現,我可以靜靜的觀看他,陪伴他體會這個受罪的選擇。我沒有要求他停止,我內心也沒有期望他會走出負面情緒,變得積極開朗。 如果他這半天都需要這麼過,我就靜靜陪他這麼過吧。我知道他還是會發火,但那不是針對我,不是向我放出的箭。 就這樣,最後的十分鐘,他自己決定放棄那個太難太完美的目標,改回原先的21分制,還接受了最後一局敗在媽媽手上的結果。我很感恩,感恩自己這天能體會到同行是什麼,並最終看到他能凝聚力量面對現實。之後他說,他喜歡超越自己。 不過,羽毛球治療的歷程並非這麼快就完結。我們在假期中還打了好幾次,他依然會單單為失掉一分而氣得一個勁兒跺腳,大聲怒吼。孩子需要比我想像更長的時間,去調整自己面對現實。 後來有一次,我決定真誠表達自己的感受。我平和地說:「媽媽很明白你達不到自己的目標而生氣,你憤怒無問題。同時,你發怒的方式讓我不太舒服,有點受罪的感覺。打完這一局,我想休息一下。」 他靜了一靜,然後收斂了,在我得分時沒再吼叫,而是安靜繼續。我知道他終於凝聚到力量,面對球局現實的同時也開始注意到媽媽的感受。我也相信,沒有之前幾天的歷程,他未必能走到這一步。重要的是,這個歷程仍在持續,仍會反覆。 我在學習不勉強孩子改變,而是相信他自然會按自己的需要而變。我要作的,是付出自己的愛、接納和尊重,「如實接納」孩子的一切,那怕包括他的陰暗面。如此,相信他自會真正成長。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9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我的斯巴達心魔

我家兩個鐵路迷小子,有一天陶醉地重現卡通《新幹線戰士》劇情,在玩具路軌上狂灑紙碎,說暴風雪令列車停駛。其後哥哥突破劇情,拿着列車硬闖「積雪」,弟弟不願「雪景」被毁,頻呼「唔好、唔好」。 兄弟嗌交,我盡量不會介入,希望他們藉此學習處理人際矛盾。但當爭執化解不了,衝突升級,就無法坐視。像是這天,細佬慘叫「唔好呀」很多次,哥哥依然充耳不聞,細佬憤起打哥哥,哥哥立刻還擊喝罵。我唯有出面制止,一方面強調打人不對,同時也向哥哥解釋,弟弟憤而出手是因為已哀求多次,他卻毫不理會。 我就反省,自己面對孩子的感受,是否也有同樣「麻木」的時候? 哥哥認為,紙碎堆是他一手鋪砌的,他有權按自己意願衝散它。但我告訴他:「弟弟需要你照顧他的感受。他出手前不斷求你那麼多次,聲音那麼慘,他需要你回應,你聽到嗎?」哥哥向來弱於感情連線,較難覺察別人感受,這也是爭執升級的核心。我唯有站在弟弟角度,告訴哥哥當時他適合先停一停,跟弟弟傾一傾。那一刻,其實我有點惱哥哥的「麻木」。但隨即我就反省,自己面對孩子的感受,是否也有同樣「麻木」的時候? 最近在一個兒童為本溝通課程上,導師跟我們討論了「你唔好唔開心啦」這句話。課程中,家長會播放各自與子女遊戲的錄影片段,老師即場指導如何恰當地回應孩子的當刻感受。其中,有孩子心疼地見到自己最愛的士兵裂開了,媽媽即時說「唔使唔開心」,着他轉玩其他士兵。 老師問大家,如果換作自己,聽到這句回應,會有何感覺?幾乎所有人都說覺得不是味兒,對方不明白自己。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依然常會說「唔使唔開心」呢?那是因為我們未能真正代入對方的感受。成人很容易把自己的標準套在孩子身上,認為士兵破了是「唔緊要」的,卻忽略了士兵在孩子內心的重要地位。 直面孩子情緒 紓解鬱結 在不能代入孩子感受的背後,我們可能還有一個更大的心魔——害怕直面孩子的情緒。我們總是隱隱擔心,一旦確認孩子的情緒,孩子就會扭計、不合作、失控。我們害怕可能手足無措而被卡住,所以想孩子盡快把注意力轉到別處。 然而,直面孩子情緒,是否就那麼可怕呢?兒童為本的信念認為正好相反——說出孩子的心事,孩子反而能紓解鬱結,真正有力量走往下一步。了解和接納本身,就具有治療的效力;當孩子的憤怒得到表達,現實中就會減少憤怒。以士兵破了為例,如果媽媽能適切地回應「真係可惜咯,你咁鍾意嗰個士兵,你好唔開心」,孩子反而就能釋然,主動放下士兵,自己找「出路」。 順從「唔好唔開心」 迴避情緒 其實早在此前,我已戒掉「唔好唔開心」這句話,但在課上,我卻發現自己的心魔可能只是化為其他變種。被問到對這句話的感覺時,我發現自己一直都是乖乖順從「唔好唔開心」的要求。我會盡快把感覺抹去,直接跳到下一步,「努力」以解決問題的方式找所謂的「出路」,並視之為自己的「堅毅」。 也就是說,我一樣會慣性地迴避情緒,自己的、孩子的。只是我口中不說,內心卻以光速把感情放下不理,思考解決之道。 所以當我惱哥哥對別人感受「麻木」,其實我何嘗不是也常對他感受「麻木」? 曾有朋友說我是「斯巴達人」,令我很訝異。斯巴達是古希臘城邦,以實行軍國教育、戰士饒勇著稱,我卻從不爭強好勝。現在回想,我的斯巴達也許就是在於我對「堅毅刻苦」的追求——而我的「堅毅」,往往也包括對感受的抹殺。 我感謝堅毅,因為它曾助我一路走來,成長至今。同時我已明白,不是所有情况下都要貫徹堅毅。尤其面對孩子的感受,我需要一顆柔軟的心,理解孩子,相信他釋然之後,就會自己找到出路。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7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釘孔的救贖

對我來說,憤怒從來是個艱難的課題。大概是承襲了老爸的性格,我和手足們日常都平和相處,但一旦怒火來襲,就會像火山爆發般天搖地撼。有好長時間,那暴走的感覺,令我難受、懼怕、苦惱甚至自責。 早年讀過一個故事,有一名爸爸在兒子每次發脾氣後,都往木欄柵上打一口釘。少年見着一枚枚增多的釘,漸漸學會自控,爸爸改為他每次自控都拔走一口釘。最後,釘都拔走了,父親嘉許少年的成長,但欄柵上始終留着釘的洞口。那故事讓我很嚮往,嚮往拔走自己的釘,同時也令我介懷,介懷那些如釘孔般永留的傷口。回想起來,這個我以為對自己甚有啟發的故事,其實加深了我對憤怒的介懷和懼怕。 接受「情緒是自然的,沒有好壞之分」 直至為了孩子的情緒教育,我才終於點點滴滴地學習如何與情緒正面相處。摸索過程真的非常漫長,由大兒子出生至今,九年間我時有發現,又時有迷失。感恩的是,一路走來大概算是朝着正向。這條路的起點,是接受「情緒是自然的,沒有好壞之分」。記得初聽之時,頭腦雖是明白,內心始終有點別扭,但總之我把這句話先吞下去了。憤怒不是問題,問題是行為是否適合。我記着這個要點,以此教育自己、教育孩子,但知易行難。判斷什麼行為不適合(例如用暴力、傷害人)和予以誘導並不難,難的還是接受憤怒本身。 早兩年我曾形容,大兒子像是燒得我遍體鱗傷的小火山,我卻永遠要待在最前線撲火。其實,他不是暴力型孩子,從不出拳出腳,發怒時只會咆哮,但那殺氣騰騰的氣場仍能令我心驚膽跳。在如此難受的當刻,我內心往往只求快快停止。要堅信「負面情緒是正常的」,真的不易。 何以大仔發怒會這麼可怕?話說四歲多的細佬最近也易生氣,甚至忍不住想出手打我,我卻絲毫不覺威脅或害怕。這讓我發現,大仔的怒也許有點像《倚天屠龍記》中謝遜威力巨大的「七傷拳」——先傷己、後傷人。先摧毁了內在,才再席捲四周。我知道,孩子這種內爆型的憤怒,是源自我的。我自幼害怕憤怒,卻又唯藉憤怒的一刻,才能表達心底抑壓的不滿,每次發怒時,我都痛苦而哭。與憤怒糾纏不清的哀傷、不忿、自憐、自責,從潘朵拉的盒子奪路而出。那是我碰不得的盒子……孩子發怒令我心驚膽跳,因為我從他身上,看到一樣的自傷。 幸好如前所述,孩子讓我朝着對的方向走。大仔三歲時念的第一本情緒繪本《我好生氣》,首次教曉了我憤怒有價值——生氣表示有些事需要改變。可能是自己需要改變,休息一下靜一靜,也可能是別人需要改變,對我更好更公平一點。我可以改變自己或告訴別人我的需要。 憤怒需時渡過 忌急於冷靜 確定憤怒的價值後,就是如何渡過憤怒。這幾年的摸索,令我明白到所謂適合的方法並非人人合用。例如透過深呼吸冷靜其實不易,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深呼吸,像我大仔這類孩子,不管練習幾多次,都只是喘氣而不是深呼吸。又如打枕頭、撕紙、默念數字之類,我大仔都不喜歡。有社工教我們大力握拳再放鬆的方法,算是較易應用,但卻很少用上。 我最近想,這些方法一直用不上,也許是因為太急於要「冷靜」,而憤怒其實是需要時間去「渡過」的。日前重看《菲菲生氣了》一書,菲菲的憤怒要通過尖叫、奔跑、爬樹、看風景……很久才平靜下來。大人也許可以用較短時間調節自己,孩子卻未必有這能力。 最近我換個心態,放眼幫助孩子認出和渡過情緒,以及觀看自己情緒的來去。大仔的怒火似漸紓緩,偶爾他發𤷪𤺧而我內心一慌時,我會靜觀自己的這個慌,然後讓它消融於接納之中。 我也不再執著於欄柵上的洞洞。我相信,釘孔即使存在,也可找到療癒和救贖。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5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美好人生大拍賣

小學雞生活繁忙,聖誕長假是一年當中,阿仔較易約到同學仔聚首狂歡的佳節,每年他都對家中的聖誕派對翹首以盼。今年我碰巧在別處玩過了一個「人生大拍賣」遊戲,覺得好玩又有意義,而小鬼們來到小四,亦能作較成熟的思考,遂決定以此為派對的壓軸集體遊戲。 孩子有100萬會買什麼夢想? 遊戲基本設定了每個孩子都擁有100萬雄厚資金,進而問孩子「如果你有100萬元,你會買什麼夢想回家呢?」並提供十來個「美好人生」拍賣品,讓孩子們競投,每項底價10萬。拍賣項目當然是極具吸引力,例如「億萬富翁」、「長命百歲」之類。 既然是帶回家的「夢想」,我很希望透過拍賣,給予孩子們想像「美好人生」的廣大空間,不妨異想天開做大夢,同時也希望他們能暫時脫離日常生活的種種束縛限制,在遊戲裏滿足內心的盼望。 為此,我先設定了一些較為「普世」的美好人生項目,例如「世界和平」、「身體健康」,這些項目雖然貌不驚人,但對於尋求安全感的孩子,這些較為現實的項目會很受用。考慮到香港社會普遍居所卑微,還提供了「舒適大屋」一項讓孩子競投。 能力感是這個階段孩子們極需滿足的,針對這個渴求的項目,包括了「天下第一陀螺手」,還有定必叫座的「具超能力」。本來還考慮過「年年考第一」,但鑑於來玩的同學仔學業成績懸殊,我不想喚起孩子們內心的比較,同時也想在遊戲中拋開以學業論人生的標準,於是改為塑造空間較大的「聰明絕頂」和「天才技術」,讓投得的孩子可以自己定義在哪個範疇做天才。 人際關係是人生重要一環,這類拍賣品當然也不能缺少。家庭關係方面,有「父母愛惜」,同儕關係方面,有「威猛領袖」。老公曾建議「人見人愛」和「個個讚我乖」,但考慮到出席的孩子是全男班,未必喜歡較為陰柔的形容,最後我們定為「friends滿天下」和「人人欣賞、有讚無彈」。 另有一些項目,是針對孩子自主的。話說不久前阿仔哈哈笑地告訴我,他最要好的朋友自稱是「世上最悲慘的人」,無論儲了多少零用,爸媽都不會讓他用來買心儀陀螺。那同學還引用了《宇宙戰隊》主角的名句,說可能要「成為宇宙間最幸運的男人」,才有機會得償所願。我覺得那個同學仔很幽默,但在搞笑背後,聽得出他在訴說無奈。 作為父母,我當然明白家長們設限的原因,同時我亦知道,所有孩子的內心都追尋自由。於是,我擬定了「無限自由」這個項目,但老公認為不夠具體。最後,我們提供了多個自由類項目,例如「任玩遊戲」、「環遊世界」、「無限零食」、「時光倒流和快進」,還有令全場嘩然的「日日零功課/零壓力」。特別加上「零壓力」這個補註,是考慮到一些較老實的孩子未必追求零功課,但有功課而零壓力,卻肯定是人人叫好。 落力競投「功課零壓力」 派對上,孩子們都非常投入玩這個遊戲。最先是逐一介紹拍賣品,讓他們擬定自己喜歡哪幾項和預算用多少錢競投。看着拍賣官展示的一個個「夢想」,小鬼們不時起哄,高呼「我想要我想要」,又有類似「長命而無和平係唔得㗎」、「每樣嘢都有正有反㗎」的議論,可謂群情洶湧。 競投過程中,有孩子一擲全副身家而勇奪「第一陀螺手」名銜,震驚全場之後卻無力再投。也有孩子分散投資,在多個項目激烈競逐。「超能力」固然是爭崩頭,但令我留意的是,場中學業最優秀的兩個孩子,都在「任玩遊戲」、「功課零壓力」等落力叫價。 最後投得功課零壓力的孩子,我知道他天天都睡得很晚,平日和長假期都要補習。成功競投的一刻,他臉上像是亮了起來,趕緊問我要把那張寫着夢想的紙拿到手。我相信,這遊戲無論對大人或小孩,同樣充滿啟發意義。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3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目露凶光

偶然檢查舊記憶卡,發現幾段兩年前拍下的玩「搖搖被」短片。「搖搖被」是我們喚的名字,玩法就是孩子坐在大毛巾被上,爸爸媽媽各執一端,讓大毛巾變成船兒,像搖籃般搖來搖去。當時他們兩兄弟分別六歲和兩歲,我們拚了老命,勉強還可以讓他們一起坐到船上搖。 那時候我心想,孩子再大些,我們就沒氣力再玩這遊戲了,值得拍下這個歡樂情景,所以叫老公拿攝錄機出來。拍完後累得要死,記憶卡就一直留在機內,徹底忘記。 這天記憶卡突然出土,珍貴片段重現眼前,當然是滿心歡喜的重溫舊片。但沒想到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竟不是孩子們的爛漫笑聲,而是自己偶然被鏡頭捕捉到的肅穆殺氣。 片段裏,先聽到鏡頭外老公興奮宣布「好啦,開始搖被被!」和孩子爆發的笑聲,卻見我一臉遲疑,帶着一股有如神探審視案發環境的氣場,木然掃視四周,然後說:「唔得㗎,咁擺個鏡頭影唔到佢哋兩個,要由高位影落嚟至得。」 其中凝視鏡頭的一刻,我腦中應該是在盤算取景角度,但眼神中卻散發出一種森冷的凶光。當然,之後重擺鏡頭,就再看不到我的臉容,而是留下小子們快樂的見證。 歡樂中發出森冷目光 記得有次聽一位過度活躍症孩子母親的講座,她說拍下了自己教阿仔做功課的影片,看到自己目露凶光的樣子,真的非常震撼。講座當時就令我想起,自己同樣會在阿仔誤踏我雷區時,兩眼發出死光,那樣子一定非常害怕,我該好好調節自己。 如今我卻發現,原來即使理應享受親子樂的時候,我也會展現如此嚴峻的表情,而不是自己想像中的慈臉歡顏。我終於明白,面對自己惡相的震撼。 我想,也許是由於母親這個偉大崗位年中無休的訓練,我習慣了時時一眼關七,打點所有大小瑣碎事項,確保執行無誤。不是不容許自己出錯,但錯了就要盡力修正,排除問題,從幼嬰襁褓、出門七件事、生病對策、上學規劃、生活流程、誘導模式,莫不如此。檢視鏡頭如何擺佈,只是整副巨大執行機器的小小一環。 但也許,這其實不完全跟母親角色的訓練有關……? 最近讀一行禪師所寫的《與自己和解》,書中寫到,「假設我們與眾人一起欣賞日出,但我們心中充塞着各種工作計劃或者擔心憂慮的心情,想着過去或者未來的事情,無法真正享受美麗的日出。」這不正正是我的寫照嗎? 擔心過去未來 無法享受當下 大部分時間,我腦中都充塞着各式的念頭和擔憂,忙於找尋和排除各式的大小問題。這種頭腦不自覺的運轉,往往令我跌出當刻的時光,不能專注享受生命的美好。我的確需要學習靜下來,放下自己的頭腦,用心感受當刻的幸福——學習放鬆自己,活在當下。 同時,這段短片也在溝通層面上提醒了我,注意自己在生活中對家人不自覺的批判。在搖搖被一例中,我看到自己並非純粹在盤想如何調校鏡頭,而是背後帶着一種批判老公「點會放個咁嘅角度㗎」、「都唔諗下可唔可行」的心態。連拍攝一段歡樂家庭片,我都這般德行,可以想像平日老公受我的臉色認真不少,真的對不起。面對孩子,我也可能同樣嚴苛。 看到自己的問題,就是解決的一半。願以此為起點,讓自己和家人活得更寬容自在。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1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等到16歲

念小四的大仔最近跟我說,身邊許多同學都已有手機了。當然,他指的是能夠上網玩遊戲看短片用WhatsApp的智能手機。因我常跟他談到電子產品對身心的禍害,阿仔很清楚知道手機與現階段的自己無緣,在認知上,他也明白並接納這是媽媽對他的一種守護。但當然,認知跟情感往往不一致,看着好友們人人手執一機,阿仔內心如何酸葡萄是可以想像的。 的確,處在網絡徹底滲透生活的時代,要獨力把持當真不易。朋儕影響對孩子尤為深遠,再過一兩年,他更會慢慢步入「社交就是生命」的階段,那無形壓力只會更大。 盲目吸「like」被手機囚禁 然而,正正是社交大過天的少年心理,令浮沉於網絡的孩子更脆弱。近日我看到一篇美國老師寫的相關文章,當中對照十年前與今天初中生的日常。容我在此撮譯大意: 「12歲的拜恩當了半年中一生,開始猜想自己在校內的社會地位,但還不是太在意。每天放學回家,他就可以卸下校內的社交壓力,大部分晚上了無牽掛,那是2008年。有一天他在學校飯堂滑倒,被冷湯弄濕校褲,但沒多少人留意到這一幕,他快手換過運動褲就安然度過所有尷尬了。 「同樣12歲的拜恩,活在2018年。他不單會猜想自己在校內的地位,也因實際知道自己的地位而不安,因為社交媒體上的『追隨者』數字一目了然。課堂上,他一直記掛着自己追隨者數目偏低,不時偷瞄半插褲袋的手機,比較同級生的追隨者數字。 「高他一年級的馬克已有5年手機資歷,流連多個社交媒體,追隨者眾,同時也成癮極深,時刻渴望收到『讚好』時大腦釋出多巴胺的興奮滿足感——展示自己遙控車相片而得到『讚好』的滿足感,甚至大於真正玩遙控車的快樂。但每當讚好停止增加,他就開始空虛了。為了吸引更多讚好,就要貼新的內容,而且是『好的內容』。馬克試過把遙控車開上馬路,拍下其被真車撞毁的震撼短片並放上網,但那激發的讚好潮,最終還是會停止的。 「為發掘更好的內容,馬克這天守在飯堂,捕捉冒失者被積水滑倒的一刻,結果拍到拜恩的滑稽片段。短片即時放上社交媒體,讚好不斷湧入,不少人出於八卦紛紛分享,同時尋找誰是那狼狽小子。拜恩換完運動褲回到教室,發現周遭同學報以好奇目光,有人更舉起了手機一下,狀若拍照…… 「這一堂,人人都不時偷滑手機又偷看他。拜恩藉口上廁所細查手機,才發現自己的狼狽短片大熱,有同學更貼出他換褲後的最新照片。因為分享次數太多,他無法找出最初是誰偷拍他。即使放學後,仍不時有人朝他舉機拍照。 「換了在2008年,家是個安全的地方,學校的事止於校園。但現在不同,拜恩不斷刷新手機,沒法專心做功課,沒心情吃晚飯。他發現了兩個惡搞版本,有許多人留言。他無力反抗,卻不能不理,也沒法向師長求助。凌晨3點,拜恩和馬克分別因為情緒低落和高漲,而無法入睡。」 智能手機對孩子身心有許多不良影響,如剝奪真正童年、影響專注、干擾社交以至情緒、破壞睡眠、網絡欺凌等 故事發表於美國一個名為「等到八年班」(Wait until 8th)的倡議網站。八年班即是香港的中二,倡議組織指出,智能手機對孩子身心有許多不良影響,如剝奪真正童年、影響專注、干擾社交以至情緒、破壞睡眠、網絡欺凌等。回看故事中的拜恩、馬克、其他看似角色不大的學生,他們經歷的不正正是這些嗎?故事作者是一位中學老師,內容儘管虛構,卻是發人深省。 我沒跟大仔提過這故事和相關倡議,但他早幾天主動提出,到16歲時才有手機。這條線定得比中二更高,我不期望能達到,但重要的是方向而非最終結果。孩子,就讓我們試試挺着走吧。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9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拒絕手機的囚禁

大約半個月前,我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先是退出一些信息量太大的WhatsApp群組,之後再狠下決心,刪除了手機上的臉書程式,改為有需要時才在桌面電腦登入。這麼做,是因為我上了一個令我當頭棒喝的繪本工作坊。 那工作坊的主題是如何借助不同繪本,跟孩子探討網絡安全的問題。講者是一位有心家長,她很全面地談及網絡世界的種種潛在陷阱,如網上交友、網絡欺凌、網上濫購、消息真偽、危險資訊、數碼足迹,還有令我愈聽愈滴汗的FOMO(fear of missing out)心理現象。 錯失恐懼症 睇漏動態會焦慮 FOMO一詞未有既定中文譯法,有譯為「錯失恐懼症」、也有譯「社交控」。這詞最早出現於2004年,原作者本來是泛指「一種疾病、一種害怕錯過症」,但到2013年收錄至牛津詞典時,已被用來專指人們害怕自己未能追貼社交媒體動態的焦慮狀態。 這一代孩子生來就在有各式數碼產品的環境中成長,故有「網絡原住民」的稱號。要誘導孩子成為不受網絡支配、保持自我的原住民,固然是艱巨任務;但我驚覺的是,作為「網絡新移民」的自己,原來早已失守,掉進如同被手機24小時囚禁的「透明監獄」。 為了教導孩子在網絡年代自控,首先我自己也要拒絕被囚。FOMO的焦慮表徵有好幾方面,除了害怕自己會「錯過了些什麼」而不斷刷新消息外,還有暗中與朋友的「美好生活」比較而自覺不如人,又或擔心自己的帖文收不到關注而「囉囉攣」。更甚的是,墮入了在社交媒體上營造某某形象的陷阱,為此投入過多的時間心力,結果侵擾甚至扭曲真正的生活。凡此種種,在某程度上都好像說中了自己。 借廁遁刷手機 干擾親子生活 為免社交程式的最新通知在手機上叮叮噹噹,干擾到我或孩子,其實從好久之前開始,我就大部分時間讓手機靜音了。但後來我卻發現,即使是看到通知欄上顯示的數字,也每每牽動我的情緒。有時是為帖文得到回應而不期然地興奮,有時是不知友人會如何回應而忐忑不安。漸漸的,我變得三不五時拿起手機,即使不看也常放在手邊,以防在有需要時找不到它。同時,由於不想當着孩子面前滑手機,有時我會假借如廁之名,在廁所內追信息,以致孩子在門外問,「媽媽你去得好耐啊」…… 繪本工作坊上還提到一個讓我很在意的字眼——神經經濟學。搜尋相關資料後,我理解到這是一門結合神經科學、心理學、經濟學等的新興學科,當中涉及神經學知識基礎的,是一種近年開始廣為人識的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dopamine),如何影響人類行為。 洞悉「多巴胺經濟」 學懂慢活 舉例說,在臉書上收到「讚好」,就會刺激大腦釋放多巴胺,讓我們有興奮的感覺,久而久之為此成癮。臉書首任總裁帕克去年就直言,社交媒體就是靠人類的心理脆弱而建成的,他們打造程式時經常想,如何盡可能令用戶消耗更多時間和注意力? 由於多巴胺的強大功能,西方開始出現「多巴胺經濟」一詞,指商家如何透過刺激消費者的多巴胺而營銷。美國矽谷甚至有公司改名為「多巴胺實驗室」,打正旗號協助惠顧的公司,編寫更能攫奪心神、提升上癮度的遊戲或應用程式。 就是這樣,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已不知不覺成為被榨取的商品,這是社交媒體年代的悲哀事實。而我醒悟到自己和孩子的心神,實在是非常需要保護的資產。 在現實中,要從手機的囚禁解放自己確實不易,刪除臉書程式只是其中一環。西方一些心理文章提出的方法,包括慢活、一心一用、真人社交、時間管理、活在當下、靜觀或坐禪等。因緣際會,我最近也在開始學習禪修。但盼先引領自己,再進而誘導孩子。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7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