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爭地盤記

聖誕佳節,大仔一班同學來我家開派對,全男班精力旺盛,半路興起落籃球場打波。他們已是小五,老公一個睇場已夠,我們幾個媽媽留在家裏聊天。約半句鐘,我仔卻突然自己一個回來,說同學正在和另一班人打波,他不想玩,所以回來了。 我心想,阿仔這麼就丟下朋友回來,沒做好主人家的角色啊,幸好還有爸爸在下面。約10分鐘後,老公來電說他們已不打籃球,轉往遊樂場了,叫阿仔回去玩。同時,他說剛才發生了「一些事」,建議媽媽也一起來,邊「坐鎮」邊聊天。見到老公,他說,孩子們剛才差點跟另一班孩子「開火」。他覺得整件事很能反映每個孩子的個性特質,值得家長在今後帶領孩子的成長路上引為參考。 孩子個性各有特色 原來,我仔口中的「他們和另一班人玩」,其實是鬥波爭地盤。我仔和同學共有5人,另加兩個是只有小一和小二的同學弟弟,整體球技和體能屬水皮級數,拿的也是細碼兒童籃球;另一伙孩子長得個頭大,看來比我們的大一兩年,玩的也是標準籃球。本來,在球場上與陌生人一起打波是平常事,但同學龍仔出言不遜,想把對方趕走,又提出以球技論英雄,於是演變成一場地盤之爭。 所以,我仔當時察覺到有火藥味,害怕得自己一個逃回家了。其實那時鬥波還未開始,遑論正面衝突。由此可見,我仔是怕死一族,保命意識很強。相對地,其他同學卻展示完全迥異的特質。 龍仔以挑機姿態提出鬥波,反映他爭勝心強,亦有一定領導力。在班上年年考第一的小高,以義無反顧的態度投入這場較量,是與龍仔唱雙簧的主力。而個性順從的球仔,則一直忠誠地緊隨二人火併。阿星沒有參與鬥波,但我仔驚青「逃命」前叫他一起走,他也拒絕離場,冷靜地留在場邊觀看。兩個尚在初小的弟弟明顯不識死,我老公就叫阿星帶他們到球場外玩。 鬥波三人組屎波地入一球,但實屬好彩,對方孩子不算數,龍仔遂極盡傲慢地出言羞辱。對方氣得想動手開打,他們高頭大馬,眼看孩子要吃大虧了,之前一直旁觀的老公立刻介入拉隊離場。 感恩的是,我們一班家長幾年來一起看着孩子成長,能開心見誠討論各孩子要注意的地方。龍仔資優但好勇鬥狠,容易口舌招尤。小高為人自信、勇於迎難挑戰,卻傾向高估自己。他倆站在前線,也許自恃腳快跑得掉,卻沒考慮到後面反應慢和弱小的同伴或成為捱打對象。球仔跟車太貼,渾然不知當時兇險,一旦開打也不懂逃,肯定是首當其衝的目標,有必要提高他的危機意識。我仔觸覺明顯敏銳,但只懂自己躲起來保命,應嘗試提醒友人和向大人求助。阿星心理較為成熟,但也需了解自己局限,量力而為。 打波不爭場 學習謙卑 晚上曲終人散後,我們一起回顧此事,鼓勵阿仔善用自己的敏銳,在自保外嘗試擔當警號角色。老公也再三強調,其實陌生人一起打波很平常,不一定需要爭場,阿仔千萬不要從此害怕與他人打波。關鍵是學習謙卑,只要友善謙卑,即使技不如人,也可和任何人一起玩,無往而不利。孩子漸長,就要自己面對問題,不能事事由父母解決。今次事件,對我們每個孩子都是寶貴的學習。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5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媽媽的大嗓門

教養孩子,其實是生命學習的一部分,看到自己生命中的課題,學習認識自己更多。關於生命學習,台南家庭EQ協會劉仁州老師給我很多啟發和教導。最近他問:為什麼很多父母都會覺得,「我不管孩子、孩子就會變糟糕」? 「唔好踩屎」 句句充滿不信任 我相信,大多數父母都自然會說,怎可能不管孩子呢?老師卻說,我們怕孩子會變糟,「是因為我們不相信自己,也不會相信小孩」。很有可能,我們自己小時候也是不斷被管教。因為管教,所以失去對自我管理的信任,不相信孩子可以自己管理自己。 這段教導,對我來說是很深的學習。我小時候住在木屋區,出門路上總是滿地狗糞,我每次走路都非常小心不要踩地雷。但即使我已遠遠繞過那坨狗糞,同行的媽媽總是以幾間屋外都聽見的嗓門大喊:「阿麗!唔好踩屎呀!」路上如果有10坨狗糞,我媽就會大喊10次「唔好踩屎」。每次她這麼說,我心裏都超討厭,我明明樣樣事都已經照顧得自己很好,你還要在這麼低層次的事情上嘮叨我,當我白癡一樣。 那時候的我,深深感受到媽媽的不信任,不管我做得再好,她就是不信任,我心裏非常氣她。幾十年過去,現在的我終於明白,媽媽的不信任,不是因為我做得好或不好,而是因為她自己內心強烈的焦慮。 回溯媽媽人生歷程,在我出生前的十多年,由於生活環境的劇變,她應該一直活於焦慮甚至恐懼中。也許,就是連信任自己能掌管自己都很艱難的狀態。我終於明白,那時候媽媽大嗓門裏讓我難以忍受的東西,就是焦慮和恐懼。 不自覺吸收父母的恐懼和焦慮 如果小時候每天察覺父母、感受父母,就會不自覺吸收父母的恐懼和焦慮。當自己長大後面對問題,也容易擁有那種焦慮。 我細心回想自己與兒子的互動。表面上,我是比較能放手、給予孩子空間,我不會在學業上逼迫孩子。然而在生活自理方面,我對孩子的期望比較高,常會在這方面碎碎念。無奈我愈是碎碎念,孩子愈是顛三倒四。 我明白,放手給孩子空間,孩子才能學會管好自己。但我內心的確有一種焦慮,擔心孩子會「弄得一團糟」,那焦慮讓我寧可把孩子要做的事,自己快手處理掉。 我們都知道,應該給予孩子機會學習,當他未能一下子就學會,我們需要有耐心,溫柔地告訴他「可以慢慢來,沒關係」,靜待他的成長。但總有那麼一個時候,孩子的表現會讓我們不滿或無法接受,於是自己「一秒就破功」,耐心和溫柔瞬間不見了,化成不同形態的怪獸。 劉老師說,人們想要溫柔卻溫柔不起來,甚至為此感到沮喪,是因為我們很多時在自己的成長中,也沒得到過父母的耐心與溫柔。然而,自己沒經驗過的,可以自己創造出來。我們要學習的,是先把那份耐心和溫柔給自己。想像以現在成人的自己,回過頭照顧當時還小、不被信任的自己(內在小孩),陪伴他、了解他,告訴他「慢慢來,沒關係」、「如果你能力不夠或不足,可以說出來,我不會勉強你」。 每次遇到焦慮,就把它當作是一個小孩。當我們去陪伴這個小孩,內在的壓迫和焦慮就會慢慢緩和下來。滋養自己,就能培育對己對人的愛,給出我們渴望的溫柔。願以這份學習,跟大家分享共勉。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3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當手機成為上學必需品

大概一年前,我在本欄寫過兩篇文章,談到智能手機對現代人的囚困、對孩子身心的干擾,以及社交媒體帶來的FOMO(錯失恐懼症)現象。為了不讓手機入侵孩子的生活,我家的防線守得很緊,一直打算到孩子升上高中,才會讓他們用智能手機。但最近我為就讀小五的大仔參加一些升中講座時卻發現,由於電子教學的熱潮,部分中學已開始要求學生「自攜電子學習裝置」回校,作為學習的工具。教育局甚至有在中小學推行「自攜裝置」(BYOD)的政策文件。 所謂「電子學習裝置」,就是流動上網裝置。有中學更是直接地「欣告」台下家長,不用買平板電腦,只需帶手機回校就可以了。學校強調,只會准許同學在上課時才開機學習,其他在校時間不能玩手機。然而可以想像,學生一旦有了手機,就已經打開了進入網絡世界的大門,即使真的可以嚴限在校內的使用,孩子在一整天裏,還是會找到很多機會在網海中浮沉。 誠然,電子學習是現今教育大勢所趨,善用資訊科技被視為21世紀的關鍵技能,有趣的教學程式有助提升學習動機,電子教科書也可助解決書包過重的問題。此外,在教學管理的層面,近年研發的一些「學習管理系統」(LMS)程式,可以管理學習材料、課業的收發和記錄學生的學習數據等,也讓老師更容易掌握學生的整體學習歷程。 在LMS程式中的互動或者會受老師監管,但孩子透過同一部手機,於其他社交媒體中的伸延互動,就是不可知的世界了。 教育局就有文件介紹和比較各種LMS程式的妙用,當中甚至提到,一些LMS程式能像社交媒體一樣,讓師生互動討論交流。問題是,在LMS程式中的互動或者會受老師監管,但孩子透過同一部手機,於其他社交媒體中的伸延互動,就是不可知的世界了。 我的疑惑是,我們在擁抱電子學習的大潮時,是否也該慎重地三思每一細節的影響呢?關鍵之一是,「自攜裝置」到校儘管有很多好處,卻也意味手機成為了實現電子學習的必需品,教育局和學校是否充分意識到其負面衝擊呢?是否有其他的推行方法呢? 不可忽視手機對孩子的禍害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日前發表報告,分析了歐美和亞洲共41項關於青少年與手機的研究,對象有4萬多人。結果發現,23%青少年有使用手機的病態,包括無法克制使用時間、失去手機時會沮喪及恐慌、無意識地做滑手機動作等。報告指出,大眾有必要意識到手機成癮對孩子身心的禍害。 雖然坊間也有一些監管孩子上網的程式工具,但在現實中,要節制使用手機始終不易。社交媒體上的追隨者數字,會成為孩子的社交地位標籤而帶來焦慮,群組中全天候的應對互動,亦令孩子喪失完全卸下社交壓力的空間。美國就有倡議組織指出,智能手機對孩子身心有許多不良影響,如剝奪真正童年、影響專注、干擾社交以致情緒、破壞睡眠、網絡欺凌等,因此建議推遲讓子女擁有手機直至起碼8年班(中二)。蓋茨的子女在14歲前也沒有自己的手機。 現在我只能在每次參觀中學時,都詢問校方是否有「自攜裝置」的政策。就暫時所見,趨勢仍在初起,我們還是可以避開BYOD的學校。不過,6年後輪到細仔升中之時,就不知是何景况了。而為所有下一代着想,我真心盼望更多人能三思這個課題。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1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媽媽忘記放鹽

社會事件的記憶,在不同人腦中會有不同的烙印方式。像我這種全職媽媽,孩子們生活中穿插的一些事項,往往也是連結我和這場巨大運動的標記。 11月中是上學期測驗的日子,一如往年,大仔萬分期待測驗的最後一天,因為他幾個好友例牌會在那天下午來我家大玩特玩。事實上,早在11月初,已經有同學家長問我是否一切依舊,我還表示「一人成團、無任歡迎」。那時候,還未發生尚德邨警民對峙、防暴警圖入廣明苑搜捕之事。 測驗日共有4天,第一天放學回來,阿仔告訴我,不想邀請某個同學來玩。那個同學天資很高,有時表現會較專橫,是阿仔玩伴之一,但又未至於是好友。阿仔說,如果邀請他來,擔心他會逼其他人跟他的方法玩,而他不久前又當了副班長,如果不依他的意思玩,阿仔害怕他會記在心裏,之後在班上會被他「盯緊」,稍有差池就可能記名。阿仔還說,其實他私底下已跟對方說,今次不想請他來玩,但那個同學很霸氣的回答他,即使阿仔不想他來,他知道作為媽媽的我,也一定會歡迎他來,所以他還是會來我家…… 我認真聽完阿仔的說話,第一個反應是,這對我確是一個大煩惱。常來我家的這班同學仔家長,早已組成一個社交網絡群組,方便互通消息,而之前我已在群組內確認一人成團、無任歡迎。如果突然把那同學攆出局,我擔心會予人針對某某的感覺,令對方家長難堪。令事情更形複雜的是,那個同學的爸爸剛巧是一名警察,我擔心會惹來任何針對警察子女的懷疑。 不為顧全大局 忽略孩子感受 那一刻的我,自覺非常懦弱、軟弱。我不是一直堅信應真誠坦白待人嗎?原來我會因為自己的畏懼,而想把大人「顧全大局」的思維,凌駕在孩子的心聲之上。我有勇氣帶着一份信任,信任對方家長也是明白事理之人,帶着坦誠和尊重,直接告訴對方我孩子的想法嗎? 掙扎良久,我問了孩子爸的意見,他認為應該跟對方說老實話。想了一整晚後,我向大仔道歉,承認自己因為軟弱而想過逃避,想過忽略他的心聲;但我醒覺到,我最需要照顧的不是大人的面子,而是自己兒子的感受。我應承大仔,會以最大的誠懇告訴對方,開心見誠溝通。 就在那天,科大男生周梓樂傷重多日後逝世,留下許多的問號。他是第一個直接在反修例示威衝突現場受傷而離世的人,潮水般的群眾湧到他出事的尚德停車場悼念。然後,群眾口號由「香港人反抗」,變成「香港人報仇」。 結果,我發現已經沒需要跟對方家長談了。周末後「大三罷」,大仔幸運上到校巴,可以完成最後兩天測驗,至於測驗後大玩特玩的約定,家長們一句都沒再提,就不了了之。阿仔失望之餘,埋怨示威連累他的約定泡湯,我帶着萬分悲痛,跟他談了許久許久。 不過,絕大部分時間,我都沒有跟孩子談我的悲痛。小學公布來年自行收生結果的這天,我一早收到細仔獲取錄的電話,那是一間無人爭的快樂學校,只是不巧位於經歷催淚煙放題的社區。同一天,理大慘烈如同戰地…… 中大的蹂躪、理大的激戰,掀起無盡的心痛,但在孩子面前,我還是得保持一貫的平靜。只是,阿仔幾次告訴我:「媽,碟菜又唔記得落鹽啦。」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9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我真正的第一個孩子

親子,一般說是家長與子女關係。但其實,世界上還有一種意義完全不同的「親子」,即使現實中沒生過孩子的人,一樣有這種關係。而我,是由當兩子之母開始,才認識到這一重「父母」意義。 我上過很多不同工作坊,學習管教孩子的不同心法和實戰技巧。大兒子約3歲時,老師說他可能有特殊狀况,着我帶他評估。政府兒科醫生評估他屬亞氏保加症,但也有心理學家覺得孩子問題不大,反而是我得關心自己的情緒狀况。於是,我斷斷續續接受心理輔導,又參加了社福機構的身心健康小組,後來接觸到心理劇治療,由此再一步步走向療癒自己身心靈之路。 在這條療癒之路上,我認識了一個以往沒聽過的字眼——「內在小孩」(inner child)。那是心理學概念,意指每個成年人內心都活着一個「小孩」,那是我們早年經歷創傷,在那時空下幼小的自己在內心留下的印記,可能是孤獨、焦慮、擔憂甚至是恐懼。 內在小孩搞鬼 延伸新傷痛 也許我們未必意識到其存在,但即使我們白髮蒼蒼,「內在小孩」都會一直伴隨我們每個人。我們愈是抑壓內心這個面向,到困頓的時候,這小孩就會像陰影一樣出來搞鬼,不知不覺地制約着成年人的自己,延伸出新的傷痛。 例如,由於自身成長的家庭狀况,我自幼不自覺地只容許自己愛爸爸、不容許有丁點憤恨爸爸的感情,那就是說,我有一個被苦苦抑壓的內在小孩。於是到我成為父母、面對孩子鬧情緒時,我內心就很容易對他的憤怒起反應。即使上了許多的管教工作坊,明白到任何情緒都是自然而生的、有其價值的,父母該做的是肯定孩子的情緒、針對孩子的行為,我還是發現自己在實際操作上的死穴——當兒子展現的情緒是憤怒,我就會非常不安甚至害怕;有時更會覺得自己被大力逼迫,結果我在瞬間失控暴走,爆發出遠遠超過兒子、令我自己非常懼怕的憤怒。 從前,我以為棘手的是孩子,兒子的憤怒很可怕,四出尋求處理方法。現在,我終於明白到,自己真正害怕的,其實是「另一個小孩」的憤怒。我需要更多學習,不是如何照顧我所生的兒子,而是如何照顧這個一直被我忽略的內在小孩,看到她的存在、她的狀態,面對她、接受她、肯定她、安撫她、愛惜她。 世界上每個人,不管是貧是富,童年時多少都會經歷過一些創傷時刻。那可能是嬰孩時代,哭了許久都沒得到回應的一刻;可能是大人關起房門,卻傳出令人膽戰的對罵和叫喊的晚上;也可能是父母不在身邊、寄放鄰家照顧的許多個日夜。事情過後,也許問題得到補償,也許沒有,但總之當刻心靈的傷痛,已在那個時空幼小的自己烙下印記。 所以,每個人都有一個內在小孩——而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內在小孩的「父母」。重要的是,不管過去童年如何,有過什麼樣的傷痛,其實我們作為成年人的自己,都可以主動擔當自己「最好的內在父母」,重新好好照顧這個過往被忽略的內在小孩。 也可以說,內在小孩才是我真正的第一個孩子。我現在知道,愈是把她照顧得好,就愈能把其他孩子都帶得好。謝謝兩個兒子,為我開啟這個美好的學習。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7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為人父母的大冒險

致力身心靈工作、創辦台南市家庭EQ協會的劉仁州老師偶爾會來港辦工作坊,講題包括個人與家庭、親子關係等,每次聽他的課,都獲益良多。其中一次令我印象極深,他說:「家長不冒險,孩子不成長。」 其實道理不難明白。孩子愈受保護,就愈是脆弱。唯有經歷過失敗,孩子才會真正擁有自己的判斷力。愈肯讓孩子自己解決問題,孩子就愈有能力,成長得愈好。道理儘管顯淺,但實際執行上,父母往往受不住「擔驚受怕」的感覺。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世界上沒有一條絕對的「成功」方程式。然而很多父母都會不自覺預設一條「成功」之路,一旦孩子有所偏差,就會焦慮萬分。 父母們構想的「成功路徑」通常是來自個人經驗…… 父母們構想的「成功路徑」通常是來自個人經驗,而在生活壓力極大的香港,成功的定義也往往深受周遭家長影響。巨大的集體壓力每每噬咬,拷問父母有否為孩子準備「妥當」。我細仔現在讀K3,猶記得他K1時,已有家長憂談升小,甚至傳來全港幼稚園功課討論的群組連結。多少人明知徒添壓力,也會為了「將來較有保證」而替孩子作種種部署,可謂願者上釣。 我明白大部分家長的恐懼,那種不敢不玩這遊戲的痛苦。我慶幸的是,自己的成長經驗與高齡,讓我有足夠的定力,可以安心地不加入主流的作戰家長群,同時相信世上另有一條甚至更多條路——即使沒為孩子鋪排最好的路,他們都會有自己生命的韌力,以自己的方式和步伐成長。 我生長於海邊木屋區,父母沒能力好好照顧家裏的一大堆孩子。雖然關心匱乏,卻也因此而給了我們極寶貴的自由空間,獨立成長。還記得初小某天,我拿着英文課本坐在屋前,突然想通了,指着自己說「I am a girl」、指着弟弟說「You are a boy」,再興奮地指着路過的人不斷造句。鄰家大姐姐見狀,丟下一句「你瘋了嗎」,我奇怪她怎麼不明白我的快樂,遂悄悄聲的繼續造句自娛。 勿剝奪孩子「自己發現」機會 爸媽從不要求我學什麼,是我自己發現「學懂」知識的巨大喜悅。那種深刻的快樂,我至今不忘。所以我一直相信,學習可以是自發的、無比快樂的,關鍵是切勿剝奪孩子「自己發現」的機會。孩子會有足夠的韌力,為自己鋪砌往上爬的路,那不是一條父母能想像的路。當然,我也遇見過許多其他孩子的成長。孩子無心學習,很多時是因為他還沒成長到那個階段、體驗不到學習的趣味,又或未找到更適合的路,他需要的是父母更大耐心的等待和信任。我見過好些晚成的孩子,到了高中才開竅發力,成就卻不輸於人。况且,把目光放遠,到了在社會打拼,最終影響一個人成敗的,也不會是以前考過多少個A。若能着眼遠處,也許會較易放低對孩子該當如何的執著。 如劉老師說的,不要給予孩子所有的答案。他們不會按照你的願望成長,他們只會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成長。 父母相信孩子,就是相信生命、相信每一個生命都有成長的能力,即使有錯,也會在錯中愈來愈做得好。孩子成長得如何,看的就是父母有多大勇氣和決心向「大冒險」進發,放手讓孩子體驗、嘗試。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5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和而不同的家

社會運動延續數月,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崗位。隨着看到愈來愈多的人際撕裂,我終於堅定地看到自己定位——以最冷靜的力量,活出最長久的韌度,盡力扶持所識所愛的人,不問立場地坦誠連繫,而非忌憚相避。 正是懷着這個渴望連繫的心,我體驗了在家中「求同存異」的寶貴歷程。當此亂世,我覺得很值得分享。 好些朋友都說,慶幸自己一家屬於「同溫層」,不用面對同牀異夢之苦。我沒有這樣的「同溫層」,我跟老公,一個黃一個藍。但我不甘心,難道沒有「同溫層」就不能活出美好家庭嗎?我是那麼易在崎嶇路上放棄的人嗎?我知道,這是上天給我的修煉。我也感謝上天出一條較難的人生題目給我,讓我的人生過得「更有意思」。 早幾個月,我們一直避重就輕,很少交換意見。當然,即使盡量迴避,偶爾老公不經意的一兩句話,還是會令我不好受。 不過,我清楚自己想「活成一個怎麼樣的人」。我渴望自己負責任,在能力範圍內對各方資訊都盡力查證,而且兼聽不同立場。不能確定的事,容許甚至鼓勵自己「存疑」,不急於下結論。即使對自己眼看很真確的事,都提醒自己,其他人可以看法不同,不要咬定是誰對誰錯。尊重別人,如同我尊重自己。滋養愛,而非恨。 我是以盡力明白我老公的心態,去跟他相處。例如我知道他是九型人格學中的9號仔,非常着重和諧、平衡,也有側翼1號仔的執著。幼時習得的模式,令他日常慣於迴避社交衝突,但一旦嚴正表態,就會伴以頗強烈的對抗情緒,令聽者不舒服。那一刻他不是針對我,他只是肉緊而已。 打開心扉溝通 關係更親密 感謝這兩年的身心靈學習,從前也許我內心會暗暗渴望他改變,以為「他的問題是絆住我幸福的關鍵」。但現在的我,知道「我才是自己幸福的全部關鍵」,關鍵是我如何看待自己和別人、如何創造親密關係。我可以非常安心地,完全尊重和接納他的想法和模式,完全不期望他改變。 同時我知道,即使我明白他,也可以跟他不同,我們不必一樣。我內心足夠堅強,可以既肯定自己,也肯定對方。我會在他的立場背後,看到他的美好出發點。我沒有跟他說過這些話。我只是相信,只要我有這個心念,他就會感受到,會明白我這個「求同存異」的心意。 終於,上周某一晚,老公趁孩子睡着後,主動跟我傾至黎明。他說,對社會充滿仇恨很痛心,很希望我們孩子的心靈盡量少沾仇恨。他只想孩子能知道世上可以同時有許多立場,不存偏見,最後孩子選哪一套,跟他是否一樣,他完全沒所謂。對於這想法,他很想聽我的意見。 我完全不是為了批判、證明誰對誰錯,而是想溝通、想互相理解、想我們關係更親密。 我發自內心欣賞他,說感受到他的開放和真誠、對孩子的愛、對我的信任。我們沒有談彼此政見的不同,我們都太了解對方想法了,而且那不是最重要。我們一起確認「求同存異」的目標。我也坦白告訴他,以往他的表達模式曾經令我難受。我完全不是為了批判、證明誰對誰錯,而是想溝通、想互相理解、想我們關係更親密。他很虛心的聽我意見,說願意留意自己這問題。就是這樣,我們敞開心扉,解開了好些結。 我們真的連繫上,儘管政見不同,但愛家、愛對方、愛孩子、愛社會的心是一致。我甚至覺得,雖然時日這麼紛亂艱難,但我倆的關係,此刻卻處於從沒試過那麼好的狀態。我們有信心,可以為孩子創造和諧美好的家。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3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換個樣子的愛

暑假搬家,我家孩子最難適應的事,並非上學來回時間的增加,而是睡覺安排的轉變。 我大仔9歲,本來升小前已有自己的睡牀,但因我媽手術急住老人院,為了安置每天來往照顧她的工人姐姐,唯有徵用我大仔的睡房。幾年下來,我和老公及兩子同逼在一張大牀上,因為根本沒地方讓孩子獨立睡。直到搬家,才終於容許孩子們各有自己睡牀。 兒子遇上「睡覺危機」 想不到的是,尚在念幼稚園的弟弟,反而比哥哥更易適應獨自睡覺。當細佬早已呼呼睡去,哥哥卻很多時沒法入眠,無助地說「我睡不着」。也試過多次在睡了一兩小時後,突然像夢遊一樣遊到我牀,才能安睡至天明。 他平時非常獨立,能獨自出門去朋友家,搭車上學也靠自己。可能連他也意想不到,竟然會在夢寐以求的自己房間裏遇上「失眠煩惱」。很明顯,大仔學習獨自睡覺的最佳時機被耽誤了,今天他面對的睡覺分離焦慮,要比幾年前強烈得多。 但最重要的,永遠不是我們以往做了什麼,而是之後我們會做什麼。談這問題時,我盡量正面鼓勵而避免批評,顧全他的面子。我一方面肯定他的感受,明白他的不安,但同時也清楚不能因為諒解他而心軟,再度拖延問題。 談到睡覺,阿仔有點倒退至幼兒的傾向。他試過天真的問,為什麼裝修的時候,沒有為牆壁打洞,讓他可以從自己房裏看到隔壁的媽媽呢?又試過急着下牀時撞到膝頭吃痛,像嬰孩一樣哇哇大哭。 一個新的行為,需要很多次重複才能成為習慣。為了助他重複更多的成功經驗,我建議不如以他很想得到的一套陀螺作為獎勵。只要成功做到最初每周2晚自己一覺睡到天光,然後漸進增加到每周3晚、4晚、5晚,就可以得到獎勵。我特意把一開始的門檻定得很低,讓他有信心可以做到。 阿仔對方案十分雀躍。第一周只需2晚,很快就達標了,他還心急地主動要求即時跳升至一周4晚。不過,他卻在升級後卡住,半夜總是不斷夢遊,最後又遊到爸媽牀上。翌早醒來發現自己昨晚的軟弱,就又自責又驚恐,擔心自己做不到新目標。 阿仔說,他並不知道自己夜裏的夢遊行為。我自己幼時也常常夢遊,走出屋外四處找不知在哪兒打牌的媽媽,最後由街坊哄我回去。我知道,夜裏話事的是潛意識,而潛意識是不受獎勵計劃這一套的。 以愛之語給予安撫 執筆時阿仔也正睡着,在夢中大叫,不久又下牀去了我房。他日間說過,如果自己跑到我牀睡,我要叫他回去。我依言而行,他很不情願的返回自己牀,我唯有用手輕放他的背後和頭頂,他才又平靜下來睡去。 趁他那半夢半醒的狀態,我嘗試柔聲跟他的潛意識說話。我說,孩子你放心,不管媽媽離你有多遠多近,都一樣愛你守護你,我永遠在你心裏。就像你的公公,即使他離媽媽已經很遠很遠,但媽媽知道他永遠都愛着我。那只是換了個樣子的愛,形式變了,但愛本身是不變的。媽媽永遠愛着你。 這時孩子已沉沉睡着,我知道他不會應我,當然也不期望他應我。我只求把愛的話語,說進他的潛意識裏,盼望他能接收。只要他還未能過渡,我願意不嫌其煩,繼續以這愛之語給予安撫。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1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感恩的清單

大約一年多前開始,每天晚上,我都會在睡牀上,跟兩個孩子細數這天的感恩。感恩的事情可以十分微小,事實上,當再微小的事都能讓我們感恩,我們內心只會載着愈來愈多的幸福。 本來,把每晚「微感恩」帶來我家的是我,但結果出來,最堅持晚晚做的,卻是兩個孩子。他們未必會自己想到感恩的事,卻例必要聽完我數說最少十個感恩,然後才帶着滿足入睡。久而久之,他們偶爾也會談一兩件自己感恩的事,令我非常安慰。 在平凡庸碌的生活中,看到值得感恩的事,是一個慢慢建立的習慣。也許一開始會覺得不容易,搔破腦袋也數不出半件好事,但其實關鍵在於自己的意向。只要有足夠的意向,總能看到大大小小的恩典。 感謝人感謝事 感謝上天 我感恩的事項,通常有幾類,一大類是感謝人,通常感謝他們的都是一些較易察覺的幫忙,例如感謝伯娘幫手由長者中心接嫲嫲回家,讓我不用接完嫲嫲又去接弟弟放學那麼奔波。很多時,我都會感謝兩個孩子,例如感謝哥哥懂得忍耐,在與弟弟吵架時沒有出手用武,又或感謝他們兩兄弟合作,好好收拾地上玩具。每次在感恩清單中數到他們,他們都會很高興。有時,細佬甚至會很期待我感謝他,要求我點名多謝他,我會告訴他要尊重媽媽的選擇,但有時也的確會想到可以多謝他的事情。但為求平衡,感謝哥哥和弟弟的次數大都相同。 另一大類的感恩,就是感謝事。如果這天走運,發生了好事,例如趕車時有驚無險準時上車,自然會為此感恩。但常言道,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總不能只有順境才感恩。其實,即使在沒有特別走運的日子,現况也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事。嫲嫲患有腦退化,很多事不能照顧自己,但我會跟孩子說,感恩嫲嫲行動方便、出入不用輪椅,感恩她身體大致健康,不會加添我們太多壓力。更感恩她能每天走出房間,在廳裏或露台無所事事閒坐,那表示她活得很寫意。老人家的日子過得好,就是我們後生的福氣。 即使是表面上不如意之事,也可以感恩。這兩天弟弟和我相繼感冒病倒,但我說,感恩我們病得不重,不用去醫院,更感恩我們早在離開中秋節宿營還有幾天的時候就病倒,有足夠時間康復過來,開心度假。兩小子聽我這麼說,都非常同意。 還有一類,就是感謝上天的一切恩賜。我常告訴他們,感恩不用為食水而愁,這個世界許多小朋友要很艱難才能喝上一口乾淨水。感恩有乾爽溫暖的居所,隔住外面的風雨。感恩有家人、有朋友。感恩世界上有光。 感恩一切造就我們的人和事。我曾告訴他們,你倆之上還有一個手足,那是媽媽懷的第一個胎,不知性別,就當是你們的姊姊吧。她在媽媽腹中不夠兩個月,就停止發育死去了,媽媽唯有人工流產。雖然她沒有名字、沒有出生,但我們都該感謝她。她的離開,造就了你們兩個的生命,讓你們有誕下來的機會,也讓媽媽學會更加珍惜你們,她是我們看不見的祝福。 這段日子,香港有許多許多的苦難。但即使在苦難中,我還是看到值得感恩的事。我告訴孩子,沒錯外面很亂,無論是示威者或警察,都有很多的暴力,但這陣子的衝擊,激起了許多許多人對香港的愛,人們由衷的高喊「香港加油」,這是前所未見的、值得感恩的。 看到看不到什麼,都是自己的選擇。而我選擇,繼續感恩。 我只是點到即止,沒有跟孩子談得更仔細深入。但在我內心,還是漸漸浮現一張感恩的清單。我看到憤怒,同時我聽見年輕人說,支撐他們抗爭下去的並非一時之憤而是更大的愛。我看到暴力,同時我看見對暴力的譴責和對和平的追求。我看到冲昏的頭腦,也看到高水平的情商與智慧。我看到撕裂和爭拗,也看到前所未見的團結互助。看到謠言之盛,也看到對事實查證的堅持。看到內地民眾對香港的撻伐,也看到有人願意前來落地體驗。看到荒謬和昏庸,也看到因而激發的覺醒。看到漫長的痛苦,也看到人們面對大時代的沉着和成長。看到看不到什麼,都是自己的選擇。而我選擇,繼續感恩。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9期]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人際衝突的學習

這段日子壓力很大,一方面是社會紛亂的漩渦讓人難以靜心;另一方面也因為我們剛巧在暑假搬家,既要搬之前努力斷捨離和打點新屋大小事項,搬完後又要在全屋的混亂中,一點點重新建立秩序。除了安置「硬件」,還得照顧各人「軟件」的更新適應,例如讓孩子們認路回家、教嫲嫲找廁所找自己房之類。 在這樣內內外外受壓的歷程中,我和丈夫有過兩次爭論,一次是當面的,一次是電話上的,都是在兩個兒子面前發生。我們從來很少吵架,這兩次也談不上是真正的吵架,但可以說是人際衝突。 第一次,是丈夫跟孩子一起看關於近日示威的電視新聞。我向來堅信和而不同,丈夫觀點跟我有異也沒問題,我會了解和尊重他的想法,也絕少過問他就此事與孩子的對話。不過,那天聽到他的一句話,我覺得跟我的觀察實在太不同,內心稍稍掙扎,就開口說「我不同意啊,我想補充一下……」 向兒子澄清爸媽非鬧交 我的出發點只是想給阿仔補充一點資料,表達不同的意見,並非想駁斥或否定丈夫,但結果還是免不了一場爭論。沒多久,9歲的大仔跟我說,「覺得好嘈」,然後想返回自己房。這時候,我內心立即高速檢視自己的出發點和剛才討論經過,覺得自己沒有任何強烈情緒,整個討論也其實很「和理非」,於是立刻叫阿仔出來,我有很重要的說話跟他說。同時,那番說話我也希望丈夫能聽到。 「你話好嘈,我明白,你唔想爸爸媽媽嗌交,你驚我哋鬧交,咁樣會好嘈。」我先是肯定阿仔的感受,然後,我就着剛才那一幕作澄清:「但係頭先我哋無鬧交喎,我哋兩個人嘅想法唔一樣,但係我哋都好尊重對方、好溫和冷靜呀。你放心,爸爸媽媽唔係嗌交,我哋關係依然好好。」 安撫他之後,我進一步表白自己內心的掙扎:「其實,頭先我開聲之前,都有少少驚、都需要一啲勇氣㗎。我擔心,自己表達唔同嘅意見,會唔會令你爸爸唔開心呢?但係跟住我又諗,我只係表達自己啫,而且我係好平和冷靜咁講,又唔係鬧人,我唔係做壞事呀。」阿仔接口說:「唔係做壞事,你只係講唔同嘅意見。」 聽到阿仔的回應,我感到安慰踏實很多,繼續說:「係呀,其實人同人意見唔同係好正常㗎,就係因為想法唔同,更加要多溝通。媽媽唔想誤會爸爸,所以好想表達自己、溝通多啲。最重要係尊重對方。你放心,我哋唔會因為意見唔同而關係變差。」 不少人都會害怕面對人際間的衝突,根源往往來自年幼時,家裏衝突場面帶來的緊張和焦慮。有可能是孩子害怕與父母衝突、不敢表達異議,也有可能是父母與人交往時也害怕與人衝突、孩子因而耳濡目染。 盼衝突化為愛與溝通 很大程度上,我和我先生都是害怕人際衝突的人,多年來孩子都絕少見到我們爭吵。然而,我覺得自己需要學習不再逃避。其實,愈是害怕衝突,只會愈是唯唯諾諾、不敢真正表達自己。為怕衝突而放棄自己立場和訴求,只會令自己更不開心,在親密關係中,那只會埋下更多衝突的種子。 我在學習冷靜面對人際衝突,帶着尊重和真心渴望溝通的心態,在關鍵時刻勇敢表達自己;學習控制情緒,不數落不批評對方,只是表達自己的感受。學習不要怕人際衝突,告訴自己「吵架不是目的,溝通才是目的」,不是要贏對方,最重要是清楚表達。 我們最近的第二次衝突,是我在電話上呻執屋太辛苦,渴望丈夫更多支持和關注。我先生長期上夜班,最近工作壓力尤其大,他在電話中告訴我自己很吃力。孩子臨睡前我依舊細數每天感恩,第一件就說,感恩自己勇敢說出感受和需要,讓家人了解自己的辛苦,同時也感恩孩子爸爸為我們一家而辛苦工作。 人際衝突還是會容易讓我們和孩子緊張不安,但願我的學習,也能為孩子帶來不同的視野。盼他們將來也能正面地勇敢處理,讓衝突化為更多的愛與溝通。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7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