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從天堂直送到……

3月16日,星期一,我們一家五口全體留在家中踏入第5天。 本來是正常上班上學的日子,各人身體鬧鐘按時醒來。 先聽到鄰居甲開車送女兒返小學。 查看電郵,我工作的幼稚園校長昨晚回覆:明白我的擔憂,個別校長不能決定可否關校,必須等上頭指示。對於我問的「幼稚園和學校不就是人群聚集嗎?」校長無回應。 上星期疫情在北歐開始發瘋,丹麥最早宣布停課,然後到挪威。瑞典仍徘徊在呼籲大眾洗手階段。我們決定讓3個女自行停課。 見到窗外鄰居乙推車仔,送兩個女上幼稚園。死唔死,我心諗。 今天有時間一起慢慢吃早餐,兩個大人卻掃着手機追看最新疫情。全歐洲只餘下4個國家不停學:英國、芬蘭、白俄羅斯和瑞典,我嘆氣(註見文尾)。 早餐微型會議,大家說說日程:丈夫有兩個網上會議,二女上午自行溫書,也打算扮家庭老師向妹妹出功課,我說好主意!大女下午會準時坐在書桌前,上網參加瑞典語文科考試,昨天她已發信息問准老師,其他有上學的同學們會在班房考試。 邊飲咖啡邊讀新聞不再是輕鬆事,面書瑞典人群組好多人表示沮喪,對政府和專家信心盡失。瑞典政府周日最新公布的策略仍然是:不停課,不封關。上周已經決定不再替懷疑個案作測試,因此也不再統計確診數字。以及:戴口罩不能防止感染,無用。 口罩,妹妹已寄出給我們。二月初我在瑞典找,打算寄回香港,全瑞典當時已缺貨,都給華人所掃光了,之後我一直訂不成。如今反要香港家人寄來,幾諷刺。 學校習慣在上午11點午餐,少少家務之後我開壇煮飯,火腿蔬菜湯麵配麵包。大女報告老師說網上考試運作有小問題,計劃稍後補考,小事一宗。二女報告best friend在課堂開直播,她直頭上足上午的課,還跟老師視像對話問功課安排。細女報告做了二家姐給的英文填字遊戲,好好玩,不過唔識pumpa個英文。Pumpkin,我笑說。 面對政府無能 只能自救 丈夫把咖啡遞給我,說科技大學也宣布網上授課。我說荷蘭德國也停課了,瑞典呢他媽的?一肚氣,我坐下寫電郵給同事們,以香港SARS噩夢加全民不聚集為主打,3個月來只有百多宗確診作鐵證,企圖勸喻他們留家,尤其有孩子的。我早知大部分瑞典同事都不動聲色無回應,但實在忍不住大家聽無能政府的指引,把自己、家人和周圍所有人的健康當作賭注。 3個女回房自行活動,細女要畫畫,大女二女好像在溫習。昨天成日下雨颳風後,太陽忽然出來了,我向2樓兒童部大喊:快快出去啊!細女在無人的單車徑上勁踩腳踏車,天藍草綠,地上已經長出了黃水仙花跟鬱金香的嫩綠葉。冬天沒出席過,春天已搶閘。這兩年世界極古怪。 回家吃茶點掃手機,果然無同事有反應,咦!芬蘭都停課了。瑞典呢? 在香港醫護界工作的弟弟覆我:全民免疫係古法,我認為行不通,你們留家為上,出門戴口罩,勤洗手!我yesyesyes。 「媽媽我哋有無油粉彩筆呀?」耳邊傳來細女嬌聲。我放下手機,問:「你想畫什麼呀?」8歲的她眼仔睩睩,不為世事所動般:「我想咁咁咁……」 註:截至今日3月16日下午2點半止,瑞典有1119宗確診,7人往生。這篇日記在一周後刊登,到時世界怎麼樣?希望我全估錯。 編按:截稿前英國已宣布全部學校停課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6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熟得太早

我們一家五口,3個女兒分別為16、14及8歲。我們常常在吃飯時聊天,什麼也聊,不時上演這樣的畫面:爸爸談及年經一代同事的工作特色,媽媽埋怨老一輩同事的古老工作特色兼對面街又修路,大女說數學老師上堂從來無點名,二女一輪嘴列出辯論功課的正反論點,細女舉手想說話但無人理會。有時三把嘴同時發聲,有時長枱分為左右論壇,有時一餐晚飯講得太多,結果收拾完畢累得我趕着去睡。 16歲女兒感嘆人生 某天話題講到入大學,二女一輪嘴:「那麼快啊明年我便升9年班之後高中之後大學我也不知揀什麼科好如果揀錯點算然後工作然後如果不喜歡那份工點算……」 「這就是人生啊!歡迎加入。」我把這句話及時反芻,心想無謂掃少女的興,豈料身旁大女悠悠然說:「是啊,就是這樣啊,人生啊老友。」果然是在我肚內窩了9個月,居然copy and paste足媽媽的暗黑心聲,就連語氣也老氣橫秋過我的老同事。 咪住!但你明明得16歲!閃電間阿媽我忽然給雷神一手扯回到16歲,那時我在做什麼?大笑大吃大睡,常缺9點的課,幫3個小學生補習,依然好窮,死線前趕功課,考試前趕讀書。大概就這些。14歲的我有想過將來工作嗎?16歲的我有想過人生嗎?當然沒有! 雷神回力槌一擊,將我打回2020年我和瑞典男人攜手建立的家,號稱幸福在最北之家。閃電間我百感交集,大女二女這一代少年面對的世界,是一個什麼的世界?於大女對人生的悲觀按語,霎時間我不知如何回應。到底是丈夫定力夠,他又耍出絕招,將對方論點加個問號拋回:「是嗎?就是這樣嗎?」 我索性接招,但採取輕鬆語氣回應二女對未來的連鎖焦慮:「是啊,揀錯科咪轉科囉,工作不喜歡便找另一份囉,唔試過又點知,錯完下次咪唔會再錯囉。」事後檢討,自覺有點長氣。 之後我們沒再特意討論下去了,大女二女回房去,我問丈夫:「你16歲那時在做什麼?」他又出絕招:「你呢?」我識做又接招:「吃喝玩樂,你有沒有想工作想人生?」他搖頭,我搖頭。「為何這一代這麼樣?這個世界究竟有幾壞?叫他們如何面對?我們為人父母又如何面對孩子的悲觀?當年我們的父母也不用擔憂這些。」後來我愈講愈多,收拾晚餐時好頹喪。 年輕人:我們這一代危機四伏 話說早前在斯德哥爾摩家具展上,給某大學名為Crisis (危機)的展覽吸引着,在場那個22歲男學生向我介紹:「我們這一代面對危機四伏的世界,感到焦慮徬徨無助……」我打斷他:「真的是這樣嗎?」他重重的點頭。 其實我是知道的,我當然知道,故鄉之城有無數年輕人,自去年夏天沒能再自由自在地吃喝玩樂。面對被迫熟得太早的年輕一代的疑慮,但願我們大人懂得回答。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3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不尋常氣候

社交媒體給我展示去年今日的照片:我在門外剷積雪,孩子在滑雪板。今年不尋常,入冬以來只輕輕灑過一兩回雪,落地即融。真正的白雪到2月起始仍未至,本是最寒冷的月份,西岸我城正常氣溫通常是零下,今年2月頭兩天氣溫竟有6℃,連我這個怕凍的人也敢說句「唔凍」。如果連續10天的平均氣溫有10℃以上,瑞典氣象局就可以正式宣布:春天來了!瑞典2月份最冷,有年我經歷過城市零下24℃,頂不住!春天一般3、4月才開始,但其實5月就算春花開都依然要著褸,氣溫10多度, 凍過香港冬天。 春天早來花早開 打亂循環 今天散步去圖書館途中更見奇景:路邊草叢長出春天的大小嫩綠花苗。理應在4、5月份才冒出頭來的復活節黃色水仙和鬱金香的綠莖,已經長到手掌般高。小女兒見到好高興,我告訴她:「這樣實在太早了,如果氣溫忽然跌到零下,這些花花可能會凍死的……」 8歲小女孩皺皺眉:「但是之後可能會再開?」我說:「這些野生的鬱金香只開一次,我們每年近復活節都去植物公園看,開得好美的,記得嗎?」 習慣了四季分明,愛護大自然的瑞典人都說這些現象關乎氣候轉變。雪仍未下,名為「小雪滴」的春天小白花都全長出來了。冬天不再來,春天早到兩個月,如果這樣子下去,樹木花果的自然生長循環都給打亂,未到夏天花兒便謝,蜜蜂就不夠食物了。 病童照上學 口水鼻涕齊「分享」 氣溫變暖的另一現象是令每年寒冬都入侵幼稚園的「腸胃症」更肆虐,室外溫度不夠冷,就凍不死令孩子們屙嘔肚痛的細菌。年度病症如流行性感冒,最容易在孩子密集的地方傳染。以往多數2月份最為肆虐,去年聖誕前夕已開始,直至現在仍未遏止。一兩歲的豆丁全是高危帶菌者,瑞典幼稚園規定就算患傷風,孩子沒有發燒都可以返學。瑞典父母也曉得善用公共權利,孩子一退燒就把乞嗤鼻涕的照顧工作交回給幼稚園,自己方能上班去。可是小鬼們都不曉得掩着嘴打噴嚏,也常吊着兩行鼻涕跟朋友仔分享試食玩具,要杜絕細菌,除非每天都把所有玩具故事書家俬門柄水龍頭統統換掉。 舉個例,上星期某天8小時都在幼稚園最低班照顧孩子,我給12個1至3歲的孩子抹口水鼻涕次數有20次以上,我自己用梘液洗完手即用消毒液噴手全日無數次。由於教師的職責其實並不包括抹鼻涕,所以有些同事不會主動去做。 就算我下班一回家立即沐浴換衣服,也已經把細菌帶回家,傳染給丈夫孩子。除非好嚴重才看醫生,否則大部分人都只是留在家休息幾天。或許瑞典人長年習慣了傷風感冒腸胃這類小型傳染病,醫生也講明無藥食齋休息,而他們面對世紀巨魔新肺炎病毒的「淡定」態度叫我吃驚…… 大家保重,願平安歸香港,全世界人身體健康!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0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莫大的幸福

兩周半聖誕新年假期終於完結,大中細女終於開學了!阿媽舒一口氣最大原因,是暫時不用日日煮煮煮!瑞典中小學校,以及我的職場幼稚園,天天為學生和員工提供免費午餐,的確有助減輕普羅家庭主婦的日常負擔。 聖誕節是瑞典人心目中的年度大節,是跟家人團聚慶祝的好時光。然而有許多移民家庭因宗教背景而不會慶祝聖誕節,例如我在幼稚園的回教同事們。記得曾有移民家長不讓孩子參加幼稚園的聖誕慶祝活動,我們老師覺得好可惜,不過在尊重多元和個人選擇的瑞典當代文化綱領下,幼稚園校長接納了家長的要求。於是當大伙兒開心慶祝時,其中一個教師要陪孩子去玩具房。 全天候食玩瞓 投入香港「大富翁」 慶祝過後餘下的假期就好好地休息,準備迎接新一年。女兒們最開懷,沒功課的假期,不用早起的日子,全天候食玩瞓。一齊玩「香港大富翁」時好惹笑,不諳中文的她們要讀英文指示,認得Mongkok同Wong Tai Sin好興奮,我教他們醒目就要買半山中環銅鑼灣這些貴地等收租。媽媽沒說的是,今年香港這些街道上的節慶氣氛也沒了。 以前在香港跟大伙兒由冬至吃到新年,面對北國人鍾愛的寧靜慶祝法,丈夫自然悠然,只得我給又再一個沒下雪的冬天長假悶出鳥來。新年開學後一切作息重回軌道,人人有學返有工開,我明白這已經是莫大的幸福。 好玩功課 編電子遊戲程式 大概女兒們也覺得放夠假了,亦期待踏進新年新學期。甫開學第一天,讀8年級(等同香港中二)的二女兒已接到最好玩的功課,就是「技術」科目編寫電子遊戲程式,全班同學各自用一種叫scratch的電腦編寫語言來設計遊戲。上學期的功課是設計建築物,由構思、電腦繪圖到口述報告,整個過程玩足一個學期。今回幾晚下來,我們圍着熒幕看上面的小雞在森林中跳小山丘,爸爸提議加多一隻小雞,媽媽說背景音樂不如用hip hop。 我又明白這已經是莫大的幸福。祝大家的孩子今年平安!願榮光歸香港。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7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孩子擁有同等價值

某天二女兒心有不忿地說:「老師要我們再做多一次作文!」我有讀她的功課,寫得不錯的。「她說我們的瑞典語文寫作需要改善,好多同學連大細草都寫錯…… 」 我們家二女兒今年14歲,就讀8年級,即等同香港中二。瑞典學校制度跟許多歐洲國家一樣,強制小學9年制,中學gymnasium 3年制,然後可以升讀大學。瑞典中小學校九成屬全國政府轄下,由各省政府行政的教育機關管理,並由獨立的學校監管局每年視察評分。私立小學也存在,但不多,通常是以英語為主的國際學校或推行特定教育理念為主,普遍家長也沒有特別為孩子報讀。 不多不少中庸之道 瑞典小學課程大綱按政府教育局定期修訂的「教育方針」制定,小學普遍程度分別不會太大。孩子小學學位由市政府按住址分派,大部分學童都在自己居住的同區上小學。不論是政府或者私立中小學,學費均全免。大學亦然,所有歐盟國民在瑞典升讀大學也是免學費的。 功課和考試不多,學習沒多壓力,課餘沒有補習班,孩子有時間與空間去玩,去做孩子應該做的事——這些都是大家對北歐教育的印象,亦的確是一般瑞典學童的健康幸福生活寫照。問題是:學習的成績呢? 那天二女兒說要重做瑞典作文功課,說是有同學不懂得「句子完結用句號後需要寫大草,不是忘記了,而是實在有同學的瑞典文程度確是那麼差」。縱然明白寫作結構需要鍛煉,然而中二學生語文文法基本功做不好,實在感到意外兼擔憂:是課程設計不善?老師教得不好?學生們學得太差?抑或是…… 瑞典文化有種根深柢固理念叫lagom,「不多不少中庸之道」,處處展現於社會、職場以至教育環境。 香港人追求出人頭地做精英,瑞典人則認為集體共識比一切更重要。有人說這種態度源於瑞典社會民主主義,強調「所有人都擁有同等價值」,於是待遇也必須一樣。 實行平等概念成本高 事實上,瑞典教育理念第一天條是「所有孩子均擁有同等價值」,整個系統的設計和目標是要囊括和照顧所有孩子的學習條件。偉大的概念付諸實行呢? 就是成本太高和資源不足以分配。學校不鼓勵精英學習,老師亦不會額外協助有需要的學生。對年紀較小的學童來說,沒有明顯賞罰或紀律制度,做得好無人讚,做得差似乎也沒大礙,我覺得或多或少會影響到學習的動力,甚至往後對待人接物的判斷。當發現中二學生連母語作文大細草都不分時,老師就讓全班同學重頭再做一次。「兩頭唔到岸」的情况,已非第一次。 (這篇文章是今年最後一期,下年再見!忍不住說:2019好行夾唔送!願2020榮光歸香港!)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怎可放棄

11月12日這天,我上早班,在幼稚園午飯後跟幾個3至5歲的孩子做聖誕雪花,枱面放着A4白紙、剪刀、膠漿和顏色筆。我摺摺剪剪示範時,只有奧利花和曉達留意,其餘3個已在動手。半小時下來,孩子問了許多問題,也不停叫我看他們手中的進度。結果除了我示範的兩個雪花剪紙,桌上展覽着的藝術創作包括:五花眼罩、立體純白紙團雕塑、彩虹橋畫作,只有曉達做了半張雪花,並塗滿對稱的間條顏色。我嘩嘩聲大讚兼鼓勵:「不如你們自己說說!」他們隨即熱情地搶着介紹自己的創作。「一齊出聲我聽不清楚啊,逐個來!」 這一節「室內靜態活動」原意是做聖誕雪花,我想或許完成後可以貼在窗門上,迎接北國深秋隨時降臨的初雪。結果出來不但非我所想,反而超越我所期待的。孩子們沒有跟從指示,各自各做,從而表達創意。任孩子自由選擇並發揮,大人不干涉,不打斷,只是沿途引導和協助,這正是瑞典幼稚園教育的精髓之一。對老師來說,這一節活動計劃是成功的。要改善的話,我早應把閃令令粉末也放在枱上。 純真小孩 人生意義與希望 這天的幼稚園工作很順利,幾歲大的孩子充滿純真與生命力,力量之大足夠讓大人抖擻精神挺下去,或許這就是人生的意義與希望。我整天沒上網看新聞,回家煮好飯邊吃邊看手機,女兒們不停地說着學校當天的一切,我卻聽不入耳,眼裏盡是黑烽火下中大學生在抵抗的照片,多麼熟悉的荒謬影像…… 連遺書都寫好……怎麼會是這樣的!幾個小時前幼稚園孩子給我注滿的能量頃刻粉碎。 校園是重要寶庫 正常人都懂尊重 校園是孕育希望,建造社會未來的重要寶庫。鼓勵辯論、分享知識、尊重意見、同謀共識,是文明世界大學校園的長遠任務。任何正常人都懂得珍而重之。任何正常香港人都明白每個家庭要幾咁辛苦先養育出一個大學生。 6月9日那天,我告訴家人朋友:「帶孩子去,行少少都要!」心裏想着那是給孩子實踐公民權利的種子機會。不少香港父母身體力行,帶同年幼孩子上街,同心同聲叫口號。5個月下來,種子如受了龍貓神功成為蓋天巨傘,傘下所有大中小學生都可能是你親戚、你朋友、你鄰居甚至你們自己苦心養育的孩子。怎能忘記!怎可放棄!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來瑞典上學好輕鬆

如果香港孩子來瑞典上學…… 幾乎可以保證會有「放監」的感覺。 話說我們家3個女兒分別在瑞典上等同香港制度的小學、初中與高中級別。若問她們學校生活一般如何?3個答案會是:好好玩、不錯、真係學到嘢、好自主,仲有老師們一流。 課室設「放鬆角落」讓學生唞唞 若問她們的媽媽,女兒們學校生活一般如何?我會答:3個都食得瞓得,即是身心健康良好,3個都有餘暇有精神有心情:玩耍睇書捉棋彈琴畫畫打機煲劇練空手道同周末去街(跟爸媽或者同學)。以上活動除了空手道是自費報名(每學年約600港元)的定時集體訓練,其他都是自選自主自由的課外活動。 如果香港孩子來瑞典上學,九成會體驗到返學好輕鬆、沒什麼功課、不用考試。瑞典教育理念與制度跟香港一般學校南轅北轍。小女兒二年級的課室有個掛着「放鬆角落」,大窗邊加了地氈與大枕頭在地上,老師有時讓幾個同學仔閒坐看故事書,有時讓不能集中上課的同學仔自己唞唞。小女兒的數學課常以「遊戲站」形式進行,全班二十多個孩子分成小組,輪流在書枱砌成的各站合力解決數學問題,有砌積木,有數字棋盤,有老師設計的思考題。大前提是小組幾個豆丁自行合力解決,即是同時訓練溝通同EQ,並非個人鬥快鬥叻搵答案。瑞典文課有時要各自寫字,老師會拉下投影大銀幕上YouTube播音樂,「咩歌呀?」我問女兒,她就開口哼出我也不曉的英文流行歌,又說有時是「好悶的無人唱的歌」。 移民瑞典 孩子易適應 大人挑戰大 這半年間收過幾次香港讀者來郵,都是將會移民瑞典的香港家庭,巧合地父母們首要關心的問題都是孩子教育前途:哪一區學校較好、功課壓力如何、有沒有英語學校?我總安慰說:「放心,瑞典學校(課程)好易,孩子適應力強,學習能力快,他們將會有快樂健康的童年,你們選擇移民很大犧牲,但決定得很對。」有時我感到大人們的擔憂,就提醒一下:「或許你們夫妻倆也要做好心理準備,學習語言和適應新生活初期未必一帆風順,加油!」 事實上,這兩年我在幼稚園遇上許多新移民孩子,有印度、中國的移民家庭,以至來自敘利亞等戰地,見到孩子們以光速學會瑞典文,適應瑞典學校群體生活都無問題。反而是大人們在新環境面對的挑戰才多。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4期]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下午茶「喪屍」來襲

你猜猜瑞典5歲男孩子最投入什麼話題? 孩子心目中的「大人電影」 話說某天幼稚園下午茶時分,我身邊的5歲肥仔馬里正在吃乳酪加全麥片,忽然彈出一句:爸爸成晚在看大人電影。 嘩嘩嘩,我心諗,但語氣平靜地問他:什麼是大人電影? 肥仔馬里:好多人開槍那些! 原來如此! 他隨即問對面的靚仔艾薩:艾薩你有無看×××? 老師我不熟時下卡通片行情,聽了都不明…… 艾薩答:梗係有!Shoop shoop shoop shoop!隨即作勢發射機關槍。 肥仔馬里興奮接戲:Shoop shoop shoop shoop!嘴邊滲出幾滴乳酪。 在座3個年紀較小的孩子停下嘴來,眼定定望着兩個同學仔做戲。 我眼前亮起紅燈,知道5秒之內,亂局一觸即發!明知齋喊停對這兩個性格巨星起不到作用,千鈞一髮之際,我最喜愛的題目突圍而出…… 師生攜手演出 肥仔馬里:然後打死晒那些zombie!Shoop shoop shoop shoop! 我立即拖住「zombie」隻手,以熱情觀眾口脗插嘴:zombie!佢哋係咪咁死法? Zombie戲我看得多,伸脷痙攣即刻入血的演技,令肥仔馬里頓時滅聲,眼珠擴張十倍瞪着我。 我扮痙攣不忘加旁白:你知否zombie死完5秒後,會彈起身! 我猛搖後頸,再扮翻生。 3個現場小觀眾半口張開,左望望兩個童星,右望望鬼上身老師,全體演員觀眾忘記進食。 肥仔馬里發揮英雄本色:那我用大樹枝殺死他! 我:唔掂!zombie不能死的,那叫做「不死」。不.死。 當然要加入教育元素。 靚仔艾薩好認真:我用冰柱! 我:無用。不.死。 肥仔馬里繼續走英雄路線:那我變成那個紅色的超級英雄! 哪個紅色呀?我問:Iron Man? 馬里急了:不不!Hulken! 老師糾正:他是綠色的。 艾薩認真:我是黑色的那個! 我:Batman! 他點頭:Batman! 此時身旁的女孩寶安弱弱一問:老師我想要個包…… 大家方再起筷。 電影告一段落,zombie生死未卜。 我不覺得這段下午茶戲班涉嫌教壞細路,我肯定剛才十多分鐘,全體同學仔連老師我也飛到上天去。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瑞典孩子的暑假

瑞典學校暑假放完了,中小學校在上星期開學了。沒有暑期作業、補習班先修班或興趣班的悠長假期,瑞典家庭是怎樣度過的? 兩個月的陽光與下雨日子裏,在高稅收福利制度下媽媽爸爸能連續放個半月大假,讓我們一家五口幾乎天天在一起。3個女兒除了幫爸爸做室內裝修工程,幫媽媽煮飯晾衫剪草種花等家務之外,餘下的自由活動時間都花在吃喝玩樂上:上網看卡通片、讀漫畫追小說、聽歌畫畫做手作仔、去圖書館去公園、捉波子棋玩Master Mind、砌Lego打羽毛球、踏單車跳彈牀、焗蛋糕整雪糕、游泳散步以及發呆撒野和睡覺。3個由7到16歲的女孩子各自作樂,有時一同嬉戲,有時約朋友仔玩,日日過得好快好簡單好平淡。天天一家人同枱吃飯時就東聊西聊,聽媽媽報道講解家鄉香港的情况。 北國盛夏黃昏天色依然光猛,我們就拉下遮光窗簾,全家一起看了許多網上電影,連細女都猜到那些上一輪新電影的結局,反而慢7拍的八九十年代舊戲更能配合水靜鵝飛的暑假氣息。 我們也看了不少社會議題和旅遊特輯,讀高中的大女兒感興趣,兩個妹就各自回房追劇集和卡通。暑假下來,細女看多了英語卡通,英文聽力進步不少。 我們的暑期日常活動沒多行街食飯睇戲,主要因為阿媽我主張「把餘錢投資在經驗上」,即係「儲錢去旅行」。兩個大女兒自7歲起跟媽媽搭廉航乘火車住民宿,遊覽過幾個歐洲城市,今年暑假初的波蘭旅程,少女兩姊妹帶頭搵路線訂車票入場券買餸點菜計劃行程,算是「訓練有素」表現理想,讓媽媽終於邁向可以放鬆帶女旅行看世界的目標。 帶大女去旅行 陪細女入戲院 細女沒一起出門,媽媽回家後說不如去戲院睇戲,嘩大件事!7歲小學雞隨即眼仔睩得大過乒乓波,手舞足蹈,還居然緊貼最新資訊道:「好嘢!去睇戲!睇Lion King!媽媽我哋搭電車時我見到啲……啲……」忍笑媽媽趕忙填充:「啲廣告?」「係呀廣告!真獅子嚟㗎媽媽!」慳家家庭對上一次入戲院是上年,細女大城市鄉下女的反應,媽媽覺得非常得意,自然接戲接到底:「真獅子做戲啊!好犀利啊!我哋一定要去睇啊!」 話說電影年齡限制是11歲,年紀小的只要家長陪同便可入場。 那個下午全院滿座,我們左邊大概是熄燈前先見到爸爸們上上落落去走廊邊拿膠櫈仔坐墊給豆丁們,熄燈後又上上落落服侍人有三急的孩子們,我和細女排排坐,周圍的大中細孩子們都在食糖飲汽水咬爆谷,細女流口水,媽媽唯有扮後悔沒有買60蚊一桶的爆谷,一邊從衫袋中取出自備的4粒糖和水樽。 當劇情講到獅子王爸爸給親細佬推下懸崖跌死一刻,細女用雙手掩着臉,觀眾席前方同時傳出嘩嗚嗚,明顯有個小小男孩受不了淒慘場景,傷心欲絕哭斷腸!他的爸爸不住安慰,可憐的他嗚嗚嘩嘩了幾分鐘。其他觀眾繼續看戲,全場孩子繼續咬爆谷。 瑞典孩子的暑假,就這樣輕輕的走了。  

詳細內容

半個瑞典人:在家做暑期工

我們所居住的瑞典城市,市政府每年有項青少年暑期政策,讓年滿16歲就讀小學9年級(等同香港中三)學生申請暑期工,工作崗位由市政府分配,為期6星期。大女兒兩個好友3月份時申請成功,學期完結後6月中開工,分別在市立圖書館和老人院經歷人生首回全職上班生活。最近愉快完工了,第一次出糧獲得約6000港元。 瑞典政府聘請青少年 其他工作種類還包括幼稚園、市政維修、經濟或行政崗位。而本市16至20歲就讀高中的年輕人,就可申請文化性質的崗位,主力在每年八月中為期近兩星期的哥德堡文化節期間分擔各項任務。整個暑期工政策旨在讓年輕人以實習形式體驗真實上班生活,是不俗的社會經驗。 大女兒沒有申請,是因為爸爸說明暑假需要兩姊妹在家裏幫忙。一個月下來,少女倆跟着爸爸穿起工作服,來來回回多次開小型貨車去鄉村幫祖母執拾搬家。年邁獨居的祖母從大木屋搬去鎮上舊樓小公寓,重纍纍的老木家具有些要搬入超細升降機,有些要運去大型垃圾場丟掉。我在瑞典居住20年來,多次搬家都是我們自己夾手夾腳搬抬,如今幸好有兩個年輕力壯少女接棒,省卻媽媽苦力。 在瑞典搬家有個規定,交樓交屋前必須將全屋清理並清潔妥當,理論上要回復當初入住時的狀態。這個最後清潔步驟最磨人,如果業主或買家收樓檢查時不滿意,有權聘請專業清潔公司代理,帳單就由閣下付。 我這個懶惰主婦向來不執著家裏要潔淨如鏡,幾度搬家前的指定清潔大行動中,廚房廁所門窗兼所有牆壁底的木條邊緣一律要擦乾擦淨,每次完工那刻跟搬入首天一樣,都是居住年間全屋最乾淨的兩天。 爸爸掏荷包給暑期人工 幫完祖母搬屋,我們繼續執行自家老屋修葺工程。今年暑假踏入第10屆,去年完成難度極高的浴室重建後,我們終於啟動睡房裝修大計。兩個大女兒在爸爸指導下拆牆磨牆抹灰塗油,有時一人一對無線耳筒各自聽歌邊開工,有時開大喇叭齊齊豪情高唱。阿娘我不斷買餸煮飯焗飽焗餅做下午茶消夜,超市捧回來一盒一盒的雪糕,我還未記得吃之前已經空空如也。盛夏開工中的少女胃口絕不能低估,然而兩雙爽快手腳兩個高速腦筋的裝修學徒功夫也不賴,爸爸也樂得掏荷包象徵式給暑期人工。 至於7歲小妹妹,除了嘻嘻哈哈跑上跑落自己玩耍外,也受媽媽命令日日幫手洗菜做沙律收碗碟摺衫,還有邊踏單車邊陪我太陽下散步去。 暑假平安就好,願你們也是。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