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親子﹕孩兒笑容是最佳聖誕禮物 徐榮不強迫讀書 讓子女天馬行空

今天是12月25日聖誕節,到處充滿祝福和歡笑聲;對爸媽來說,看着孩兒可愛的笑容,已勝過一切聖誕禮物。好像擁有一對人見人愛子女的徐榮,一家四口每天都像在過聖誕節一樣,無時無刻充滿喜樂。趁佳節當前,就讓徐爸爸分享他的育兒樂事,為《HappyPaMa教得樂》的讀者送上一個溫馨節日。 文:顏燕雯      攝:劉焌陶 徐榮溫馨一家 天天都是聖誕 數數手指,徐榮當爸爸已十年有多,長子Karson(徐朗)是新一代足球小將,加上么女包包(徐心怡)人氣強勁,一家四口近年常於各大小親子平台曝光,令他的父親形象更為鮮明。不過,為了宣傳劇集《大帥哥》及趁假期掙外快,這位好爸爸今年聖誕未能陪乖仔乖女外遊度假,幸而早在10月時四口子便於沖繩過了4天快樂旅程,預支聖誕假期! 訪問時,Karson愛黏着爸爸,徐榮指兒子非常生性,又愛惜妹妹,想起他日自己年老時,兩兄妹仍能夠互相扶持,已感十分安慰。 兩年前包包還是眼仔睩睩人見人愛的小baby,轉眼已是幼稚園學生了! 念國際學校 沒功課壓力 不少人都是從《愛.回家》中的「馬家好」認識包包,當年的可愛小嬰兒,不知不覺已經3歲,於一間國際學校的幼稚園念K1下午班,這間學校沒有給學生功課,每天下午包包放學回家便「覺覺豬」,閒來愛看英文書,生活非常有規律。徐榮說,聖誕時,包包與同學將演出一齣關於聖母瑪利亞的舞台劇,所以近日包包回家表演了一次給他們看,看得爸媽哥哥心都甜。 哥哥Karson也是念國際學校,明年2月便滿12歲的他,剛轉到香港墨爾文國際學校念七年班,相等於香港的中一。為Karson選讀這間國際學校,是因為它乃一間英國來港辦學的學校,Karson現時是傑志及港隊U12球員,一直希望將來於外國繼續足球訓練,徐榮考慮在兒子13歲左右讓他出國,選一間英國學校也為了方便他日留學。 徐榮工作不定時,所以當知道哪天不用開工,馬上安排一家四口的遊樂計劃,爭取時間享受家庭樂。 Karson每星期都要到球會集訓,也要踢聯賽,妹妹包包已成為他的小球迷,到球場為哥哥打氣。 隨兒子志向發展 相比本地津貼學校,國際學校的學費並不便宜,可是為了一對兒女,徐榮寧願辛苦掙錢,也希望他們能開開心心上學。「身邊有些朋友的孩子在傳統學校念書,我也能感受到他們那種忙碌。一個念一年級的小朋友,每天都要做7份功課,真的不行。」徐榮在傳統教育下長大,其父母都是大學生,但他慶幸爸媽從沒有逼自己念書,所以他亦不會強迫孩子。「回想起來,我懷疑自己有閱讀障礙,因為我看書時,總覺得那些字會跳起來,很難集中精神看。或許父母見我不是讀書材料,也沒有太緊張我學業成績。到我為人父,見到兒子性格喜歡走來走去,到他5歲時,又跟我說要立志做足球員,我也希望能隨他的性格和志向發展。」 徐榮跟其中兩名拍檔Benny媽媽(左一)及體育總會註冊教練Taylas(右一)合作開辦兒童教育中心課程,「這個改變更符合我的初衷,Benny會教小朋友用環保物料做一些DIY手工,Taylas則負責室內足球等適體能課程,讓小朋友從趣味中學習」。 包包(心怡,左)雖然常常在熒幕出現,但原來她是個頗慢熱的孩子,在陌生人前或會較拘謹,但只要在爸爸懷裏,她可愛的笑容又會立即出現。 徐榮深信,小朋友最大本錢是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因為人長大了,不但沒有太多時間去幻想,也多了很多包袱。所以為子女選校時,他偏向選擇一些讓孩子有機會思考、不會給他們既定標準答案的教育模式。好像剛升中的Karson,最近有一份功課是要以太空為主題,需要自己選擇和蒐集有關不同星球的資料,把它們記錄在畫紙上再向教師匯報。徐榮形容兒子的功課很「抽象」,但他就是喜歡這些沒有既定公式的學習方法。 採訪這天一班家長和小朋友在上Benny教授的「牛皮紙板創意藝術工作坊」,用環保物料和顏料DIY可愛動物紙板櫈仔。 辦教育中心 趣教孩子演戲 今年4月,徐榮跟拍檔於沙田石門開辦幼兒教育中心,主要辦幼兒playgroup及英語課程,不過後來拍檔因有要事離開香港,以致playgroup未能繼續營運,幸好經太太的姊姊介紹,認識了擅長兒童藝術創作的Benny Yu,加上另外兩個擅長不同範疇的拍檔幫助,徐榮把中心轉型為全新面貌的0/1 Art Creation,為小朋友提供藝術、戲劇、適體能甚至外展等課程,他自己就當兒童戲劇班導師,Karson更是幼兒足球班的小助教。小助教一本正經地說:「3、4歲的小朋友學足球都是透過遊戲以提起他們興趣為先,不過每件事都要由基本功做起,我會教他們如何交波,做得好的便可以帶波前進。」 太太和子女都很支持徐榮辦教育中心,包包會來上課,Karson更充當小助教。 徐榮逢周六都會教戲劇班,他指現時來上課的孩子最小的只有3歲,令他有點意外。「我以為來學戲劇的,最多學生的年齡組別應該是6、7歲,豈料最受歡迎的班別是3、4歲班。這個年紀的孩子未能夠坐定定,所以我會加入一些有趣遊戲,如問他們喜歡什麼卡通角色,我便會以那個卡通人物作為他的代號,再給每人一個數字、一種顏色做代表,接着我便玩『老師話』這個遊戲,如我說:『徐sir說藍色、1號請站出來!』他們便要記得自己的號碼和顏色或者卡通名字,再想想自己是否需要站出來,這樣他們便知道何謂代入角色,因為演戲時,別人都不會叫我們真正的名字,而是叫我們角色名,演員這時便要懂得反應。」「徐sir」的教學方式也真有趣,難怪學生愈來愈多了。 哥哥三兩下手勢做個小泥偶,便令到妹妹包包滿心歡喜。Karson說自己在學校多說英文和普通話,但他跟妹妹玩時又會說回廣東話。 兄妹同心﹕兒子「得償所願」 珍惜妹妹 包包的誕生是因為Karson要求父母為他添一個妹妹,得償所願後,他也做好哥哥的本分,不但非常愛惜妹妹,也很樂意照顧她,而包包亦很喜歡哥哥,上街要拖着他,又常常要跟他一起玩耍。作為爸爸每次看到兄妹相處的溫馨情景,都非常開心、安慰。「最初很擔心二人年紀相差太遠,未必會夾得來,但他一直很幫忙,記得他最初為妹妹換片,怕到去嘔,但後來又慢慢習慣了。當然,妹妹出生後,有時哥哥因為要陪她、照顧她,令自己的私人時間少了很多,終於他有一次問我:『我不看顧她行不行呀?』我回答他說,你想想最初是誰說要妹妹的?聽到後,他又自動自覺地走去陪妹妹玩了。老實說,這兒子也真生性呢!」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便宜莫貪

德國的春天終於到了,陽光普照,春暖花開,所有人的心情都豁然開朗。 禮貌拒絕陌生人零食 某天,華德媽如常在超市購物,這邊有個慣常的做法,就是讓買東西不多的人先付款。我在排隊付款之際,看到身後一位拿着一件貨品的老先生,便詢問他是否需要先行,他頓時笑逐顏開,拍拍我的肩膊說:「謝謝,但不用了!」在等待期間,他跟我的女兒互相逗大家笑。我付款完畢,打包貨品入購物袋之際,忽然有一包朱古力窩夫餅乾飛降到我的嬰兒車內,我轉頭一看,正在付款的老先生給我們一個眼色,像說「這是給孩子的小吃」,讓我收下,我唯有笑着道謝。 不下一次,華德兩兄妹在外出的時候都會收到來自陌生人的小吃,華德爸叫我不要隨便收別人的禮物,他的戒心有原因。 其實不下一次,華德兩兄妹在外出的時候都會收到來自陌生人的小吃,例如棒棒糖、朱古力、餅乾、香蕉等,我曾跟華德爸開玩笑說:帶上他倆去買菜實在划算!但華德爸卻沒我那麼從容,叫我不要隨便收別人的禮物。他的戒心也有原因,在他的成長期間,就有一些老人家藉請食雪糕引誘小女孩,然後趁機非禮;我也曾經被輕佻的老公公搭訕,說要請我去食雪糕呢。當然我知道便宜莫貪的道理,所以後來也反思,下次若再發生同類情况,會嘗試禮貌地拒絕,反正我也很少給兩個孩子吃零食。 待孩子歡天喜地捧着兩個心形氣球時,街頭藝人就遞上一張卡紙,寫着他是殘障人士,家裏還有小孩和親人需要幫助之類,我的口袋內剛好有兩歐元,就給了他。 街頭藝人夾硬搲打賞 記得在上月中,我們到德國南部遊湖散心,在舊城區閒逛時,有一個打扮得像差利卓別靈的街頭藝人在路上截停我們,自顧地吹着氣球,打手勢想為兩兄妹扭氣球。華德媽天真地以為這是送他們的,待孩子歡天喜地捧着兩個心形氣球時,街頭藝人就遞上一張卡紙,寫着他是殘障人士,家裏還有小孩和親人需要幫助之類,我的口袋內剛好有兩歐元,就給了他,然後繼續觀光去,華德爸當然也發一點牢騷說:「兩歐元太貴了!」但幸好並沒有影響我們的家庭樂。 順帶一提,這次出遊,我們乘坐的是德國鐵路ICE列車,裏面特別設有家庭車廂,有專屬小朋友的小桌子,就算大聲一點玩耍也無礙;當車長檢票時,他拿出一張小卡,打上當天日期,然後遞給華德說:「這是你的車票,可以叫爸爸帶你去餐車領取玩具套裝呢!」華德爸帶着華德領來的玩具有列車模型、填色簿和顏色筆,讓我們在差不多四小時的車程裏,增添不少樂趣呢!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