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達藝術治療師日記】動盪中擁抱情緒(一)

(明報資料圖片) 近月社會上的氣氛達至前所未有的緊張,相信家中老幼,每天都會接收到不同的短片、文字和圖片,不論立場,家長們的情緒都定必會受影響,而家中孩子的情緒相信或多或少也會受到影響。讓筆者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在動盪中與孩子擁抱情緒。   放下立場,只談情緒 根據斯辛二氏情緒理論(Schachter-Singer Theory of Emotion),外界的刺激讓人知覺對該刺激有認知的考量,同時生理上產生反應,兩項認知繼而引發情緒。亦即是,家長先要承認,無論孩子年紀有多大,只要他們閱讀了觀看了接收了相關資訊(外界的刺激),都一定有他們的想法(認知的考量),觀點或許稚嫩,但都是他們的個人觀感,身體亦會產生反應(生理上反應),可能是合上眼,出汗,甚至顫抖,也有相對的情緒反應。 因此,筆者提議家長可以與年輕的孩子一同觀看相關的資訊,在孩子的身體產生反應時,那怕是一個擁抱或牽著手,都會讓孩子感到安心和陪伴,就是舒緩當下情緒的一個好方法。 除了孩子的身體反應,面對孩子對社會運動、示威者和警察的行為的十萬個為甚麽,相信也會令家長苦惱,因為以上種種都不能夠以三言兩語或單純的是非對錯去解釋。所以筆者認為,若然孩子有一定程度的認知,這個絕對是一個很好的親子溝通機會,開放立場和想像,一同研究和分析;若然孩子還小,筆者提議以下三步曲:’   第一步:了解更多 「為甚麽你會有這個想法?可以告訴我更多嗎?」把孩子的想法打開,暫且放下邏輯對錯,了解孩子想法的因由,可能可以讓家長更透澈明白孩子為甚麽有這個疑問,從而更準確的給予支持和關愛。   第二步:認同情緒 「見到這些畫面,你一定會好不安好驚呢﹗」不對畫面中的事情作出評論,先認同孩子的情緒。當然,家長是要真確的感受孩子的感受喲!讓孩子感受到他是被接納和認同的呢!在認同情緒的同時,筆者建議可以給予孩子一個擁抱,即是上文提及過回應孩子生理反應的需要,讓孩子在身心都感受到家長給予的支援。   第三步:身同感受 「其實爸爸/媽媽也不明白為甚麽,不過見到這些情景我也會害怕呢。」作為家長,不等於你可以解釋所有,你也可以有不明白和不知道,重點是讓孩子感受到你的同在,你也會有相同的情緒。父母一定是孩子的榜樣,這個說法會讓孩子知道有情緒是可以的。 正所謂「雙嗌唔好口」,筆者知道有些家庭會避免在家中討論時事,因為不談不說就沒有爭拗。然而,孩子的學習能力及觀察力遠超我們想像,即使家長沒有在孩子跟前對時事高談闊論,那怕是一個表情和一個形容,孩子也會看入眼,聽入心。因此筆者希望提醒家長,在電子媒體盛行的年代,避免溝通和討論不是上等的方法。反之,透過溝通和表達,說出心中所思所想,為孩子奉上耳朵、心靈和時間,打開心扉聆聽,彼此不作評論,更不用說服對方,這樣更能促進親子關係。 最後,本文主要講述家長如何與孩子擁抱情緒。然而,在動盪中除了孩子有情緒,家長們也要顧及自身的情緒反應呢!所以,下回將會講述如何讓家長自己也能擁抱自己的情緒。各位家長要密切留意呢! 內容提供:王域治先生 (表達藝術治療師 (IDEC®) / 註冊社工 /

詳細內容

溝通技巧﹕一「卡」在手 說出感受

「你又欠交功課,是否想我天天罰你留堂?」、「你若不好好讀書,就給我滾出去當乞兒吧!」不管你是學生、教師或是家長,有沒有說過類似這些批評、挖苦、恐嚇別人的說話呢? 人與人之所以經常發生衝突,往往是因為大家都不易理性地表達情緒和感受,結果吵鬧收場。有初創社企決心扭轉這種「出口傷人」的說話文化,整理來自美國的「善意溝通」理論,再結合台灣的經驗,走入小學推廣正面溝通之道。 文︰沈雅詩      攝︰曾憲宗 楊思毅(Raymond)、郭梓樂(Matthew)和魏敬國(Anthony)在去年6月創立社企「Just Feel 感講」,冀望在香港推行情緒教育,鼓勵兒童以善意溝通方式向他人表達感受。牽頭人Raymond不諱言,有這個想法,是因為自己成長於一個吵吵鬧鬧的家庭,尤其跟媽媽,更是「火星撞地球」。 「我知道媽媽疼我,但她的說話,卻經常惹我生氣。」Raymond舉個簡單例子,他因為身材瘦削,媽媽擔心他不健康,想他多吃點東西,便會說:「為什麼你不能學姊姊般多吃點東西呢?」Raymond笑言,雖然明白媽媽出於關心,但聽罷不知怎的總是無名火起,「我覺得她老是拿我和姊姊比較,我是我,姊姊吃多少與我何干呢?」 聖文德天主教小學校長張偉菁(右二)是「善意溝通」的受惠者,於是「拍板」在學校推行相關課程,訓輔主任李國釗(右一)、低年級訓輔主任林鉅成(左一)和教師成子欣(左二)均表示,自從引入「善意溝通」,利用「感受需要卡」作教材後,無論師生或學生之間的關係,皆有明顯改善。 課堂透過遊戲,讓學生領略到,細心聆聽是好好溝通的第一步。 4部曲:觀察、感受、需要、請求 身邊友人都察覺到這一家經常出現「語言暴力」,於是介紹Raymond報讀「善意溝通」(或稱「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NVC)課程,誰知愈讀愈感興趣,更到台灣深造,因為他終於找到與家人好好結連、緩和衝突的方法。 所謂「善意溝通」,由美國心理學家盧森堡博士(Marshall B. Rosenberg)在1960年代提出。他強調透過4個步驟,包括觀察、感受、需要和請求,建立互相尊重的溝通模式。觀察是指僅把事實陳述出來,避免評論;接着是把自己的感受說出來,讓對方知道;之後就扼要地講出自己的需要;最後以一個明確及具體的方式告訴對方,可以如何滿足自己的需要。 這套與台灣專家合作,一套逾60張的感受需要卡,把抽象的情緒和需要圖像化,幫助小朋友有更精準的詞彙來表達所思所感。 「不准跑!」 聽者不服氣再犯 Matthew引用校園的情景作例子。當教師看見學生在走廊上奔跑,很多時都會喝令「不准跑!」,但這句話只會讓學生感到教師態度不友善,當下或會停下來,但心裏卻未必明白教師為何要兇巴巴,甚至感到不服氣,這樣,重犯的機會率很高。 他指出,若教師採用「善意溝通」的4部曲,把話說成:「我見你在人多擠擁的走廊上奔跑(觀察),我很擔心你的安全(感受),所以請你不要在這條走廊上奔跑(需要),如你想跑,可以待操場無人時跑(請求)。」Matthew認為,當教師這樣不帶批評地說出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時,學生會更容易接收到相關信息,並且樂意配合。 沒錯,句子很長,未必一下子學得識,Raymond便教路,先戒掉「4D」語言,已是成功的一半。「『4D』是指Diagnosis(診斷)、Denial(否認)、Demand(命令)和Deserve(應得)4種會讓人感到難過及容易挑起衝突的語言。」 忌用「4D」不帶批評說出感受 Raymond說,我們習慣對事情作出分析、批評、提出意見,常會用自己的角度及經驗替對方貼標籤,論斷對方應該怎樣做,這就是Diagnosis式語言;又或者希望對方改變,但若然對方的說法跟自己不一樣,我們就會用上Denial式的說話,即否定對方,繼而是Deserve,強調應得、責任,甚至把古聖先賢的大道理都搬出來;在氣急敗壞的情况下,更會說出語帶下令口脗的Demand式話語來。 Raymond(左起)、Matthew和Anthony認為,香港主流教育並不重視情緒教育,希望「Just Feel 感講」能彌補這缺口。 他強調,「我們用『4D』語言,很多時並非心存惡意,相反,更是想傳達關心之情,但奈何因為沒有用上正確的表達方式,令聽者感到不舒服,導致溝通出現障礙,最後大家都難以心平氣和地好好聊下去」。 Raymond、Matthew和Anthony都認同,改變應從教育開始,而且年紀愈細,可塑性愈高。恰巧Raymond和Matthew在前年大學畢業後,曾參加「良師香港」(Teach For Hong Kong)計劃,並一起被派到聖文德天主教小學當一年項目教師,順理成章,他們就在這所小學把「善意溝通」的理念實踐出來。 為支援前線教師,Raymond和Matthew經常舉辦教師工作坊,講解「善意溝通」的概念和應用技巧。 香港團隊伙台灣專家 設計教材 不過,在講善意溝通之前,孩子首先要懂得把內心感受形容出來。但原來都不容易,Matthew表示,難度在於小朋友缺乏情緒詞彙,「我們發現,有些同學的腦海,連『緊張』這兩個字也沒有,當他表現得很憤怒、急躁時,卻表達不到發生什麼事,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些感覺叫『緊張』。」因此,「Just Feel 感講」團隊特別與台灣專家合作,設計了一套逾60張的感受需要卡,把抽象的情緒和需要圖像化,讓孩子在「開心」和「不開心」以外,有更多更精準的語彙來表達所思所感。 透過感受需要卡,家長可以更了解孩子的內心感受。 溝通技巧﹕一味罵罰無用 圍坐分享心底話 聖文德天主教小學在上學年來了兩名年輕教師,說要在校園推動「善意溝通」文化,作為校長,張偉菁沒有即時答應,「坦白說,學校課程已經很緊迫,若然非真正有價值的課題,就別浪費時間。不過,因為當時我對『善意溝通』還沒有認識,不能妄下判斷,於是我要求跟Raymond和Matthew去台灣看一看」。沒料到這一趟,竟然令張偉菁茅塞頓開。「我終於明白到,我和女兒的問題出在哪裏」。 在班級經營課,班主任鼓勵學生透過填寫感受卡,向其他同學述說感受和想法,不論表達的是正面或負面情緒,都有助彼此增進了解,加強溝通。 留意語氣 改善母女關係 她大方分享道,作為媽媽,有時看見女兒夜歸,只是隨口說一句「為什麼這麼晚?」,已即時惹來女兒反彈,「你猜我想的嗎?不就是為了工作……」張偉菁笑言:「以前我不明白,只一味抱怨女兒態度差,但現在就知道,原來我說話表達得不太好,令女兒聽起來,覺得我在指摘她。」 張偉菁返港後,嘗試把「善意溝通」技巧運用到自身上,結果跟女兒的關係大有好轉,於是,她也不再吝嗇課時,全力支持Raymond和Matthew的工作。現時該校各級每月會撥出一節班級經營課,讓班主任教導學生多一點認識情緒反應和情緒詞彙,而二年級和六年級更額外在生活指導課中,每月撥出一節課時,深化所學。 想心平氣和溝通,首要戒掉會讓人感到難過及容易挑起衝突的「4D」語言。 化解學生誤會 三年級班主任成子欣表示,感受卡很能幫助學生,「試過有同學在感受卡上向另一個同學陳明,因為對方曾經拒絕借擦膠給他,所以『不開心』。如果沒有這些工具、這些機會,大家未必會坦白說出來,心結也難以解開。」 道歉處罰 沒處理深層問題 從事學校訓輔工作逾10年的訓輔主任李國釗,亦有採用「善意溝通」技巧來處理學生之間的問題,他說,這套方法跟傳統的訓導模式有很大分別,「傳統的做法,往往會先要求做錯事的一方向另一方道歉,然後再接受處罰,這樣,事情便當完結。 但我們發現,即使道歉了,類似的衝突很容易又再次發生,一來道歉未必真心,二來因為沒處理到深層的問題;然而,『善意溝通』則是從根本去化解衝突,因此,雖然每次要花的時間會較長,但成效卻很高,長遠也是有賺的!」 「善意溝通」後 情緒平靜 低年級訓輔主任林鉅成亦有類似經驗。他透露,去年某天正準備上數學課時,獲悉班上一名有自閉症傾向的學生與同學發生肢體衝突,換着以前,他一定先「罵」,小息再罰,然後就繼續上課。但那次,林鉅成花了大半堂時間,請同學圍圈坐,逐一表述觀察到的事情,再說出自己的情緒和需要,「大家終於明白到,那個有自閉症傾向的學生是想結交朋友,但卻很怕被人觸碰到他的身體;相反,這名學生也聆聽到,原來自己的行徑會令其他同學感到不滿,甚至會嚇怕他們」。 林鉅成說,根據過往經驗,發生這麼大件事,這名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情緒一定會波動一兩天,但出乎意料,這次用「善意溝通」後,他的情緒很平靜,可以如常上課,「這件事讓我看到,孩子與孩子之間,只要把埋藏心底的話好好說出來,其實有助大家相處。」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我的斯巴達心魔

我家兩個鐵路迷小子,有一天陶醉地重現卡通《新幹線戰士》劇情,在玩具路軌上狂灑紙碎,說暴風雪令列車停駛。其後哥哥突破劇情,拿着列車硬闖「積雪」,弟弟不願「雪景」被毁,頻呼「唔好、唔好」。 兄弟嗌交,我盡量不會介入,希望他們藉此學習處理人際矛盾。但當爭執化解不了,衝突升級,就無法坐視。像是這天,細佬慘叫「唔好呀」很多次,哥哥依然充耳不聞,細佬憤起打哥哥,哥哥立刻還擊喝罵。我唯有出面制止,一方面強調打人不對,同時也向哥哥解釋,弟弟憤而出手是因為已哀求多次,他卻毫不理會。 我就反省,自己面對孩子的感受,是否也有同樣「麻木」的時候? 哥哥認為,紙碎堆是他一手鋪砌的,他有權按自己意願衝散它。但我告訴他:「弟弟需要你照顧他的感受。他出手前不斷求你那麼多次,聲音那麼慘,他需要你回應,你聽到嗎?」哥哥向來弱於感情連線,較難覺察別人感受,這也是爭執升級的核心。我唯有站在弟弟角度,告訴哥哥當時他適合先停一停,跟弟弟傾一傾。那一刻,其實我有點惱哥哥的「麻木」。但隨即我就反省,自己面對孩子的感受,是否也有同樣「麻木」的時候? 最近在一個兒童為本溝通課程上,導師跟我們討論了「你唔好唔開心啦」這句話。課程中,家長會播放各自與子女遊戲的錄影片段,老師即場指導如何恰當地回應孩子的當刻感受。其中,有孩子心疼地見到自己最愛的士兵裂開了,媽媽即時說「唔使唔開心」,着他轉玩其他士兵。 老師問大家,如果換作自己,聽到這句回應,會有何感覺?幾乎所有人都說覺得不是味兒,對方不明白自己。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依然常會說「唔使唔開心」呢?那是因為我們未能真正代入對方的感受。成人很容易把自己的標準套在孩子身上,認為士兵破了是「唔緊要」的,卻忽略了士兵在孩子內心的重要地位。 直面孩子情緒 紓解鬱結 在不能代入孩子感受的背後,我們可能還有一個更大的心魔——害怕直面孩子的情緒。我們總是隱隱擔心,一旦確認孩子的情緒,孩子就會扭計、不合作、失控。我們害怕可能手足無措而被卡住,所以想孩子盡快把注意力轉到別處。 然而,直面孩子情緒,是否就那麼可怕呢?兒童為本的信念認為正好相反——說出孩子的心事,孩子反而能紓解鬱結,真正有力量走往下一步。了解和接納本身,就具有治療的效力;當孩子的憤怒得到表達,現實中就會減少憤怒。以士兵破了為例,如果媽媽能適切地回應「真係可惜咯,你咁鍾意嗰個士兵,你好唔開心」,孩子反而就能釋然,主動放下士兵,自己找「出路」。 順從「唔好唔開心」 迴避情緒 其實早在此前,我已戒掉「唔好唔開心」這句話,但在課上,我卻發現自己的心魔可能只是化為其他變種。被問到對這句話的感覺時,我發現自己一直都是乖乖順從「唔好唔開心」的要求。我會盡快把感覺抹去,直接跳到下一步,「努力」以解決問題的方式找所謂的「出路」,並視之為自己的「堅毅」。 也就是說,我一樣會慣性地迴避情緒,自己的、孩子的。只是我口中不說,內心卻以光速把感情放下不理,思考解決之道。 所以當我惱哥哥對別人感受「麻木」,其實我何嘗不是也常對他感受「麻木」? 曾有朋友說我是「斯巴達人」,令我很訝異。斯巴達是古希臘城邦,以實行軍國教育、戰士饒勇著稱,我卻從不爭強好勝。現在回想,我的斯巴達也許就是在於我對「堅毅刻苦」的追求——而我的「堅毅」,往往也包括對感受的抹殺。 我感謝堅毅,因為它曾助我一路走來,成長至今。同時我已明白,不是所有情况下都要貫徹堅毅。尤其面對孩子的感受,我需要一顆柔軟的心,理解孩子,相信他釋然之後,就會自己找到出路。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7期]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快把悲傷先踢走

做人難,做父母更難﹗ 養育孩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父母每天營營役役為生活努力,賺錢養家,人有時難免變得有點麻木。李小姐是我的好友,她說同事介紹看一套台灣電影名叫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單看電影名字就知道是苦情戲,定叫你哭得死去活來,李小姐欲語還休地說,她不用看已經哭了﹗ 一個成長了的人,從幼小到青年……如是者受過了教育,學院畢業……出來社會工作,之後成家立室有自己的家庭,如是者家中雙親開始年紀漸大了需要照顧……如此種種,這麼多人生成長的經歷,怎麼會一帆風順,怎麼不需要排難解紛?傷心的事要幾多有幾多,是嗎? 暴躁爸爸指着中文寫字簿,喝令孩子把生字一一讀出,當時我只看見孩子面青口唇白,非常害怕爸爸的喝罵聲 當你以為自己已經剩下一副軀殼的時候,原來還有一些事情讓你感到傷感,單看一個電影名字你便感到悲從中來,箇中由來實在不為外人所道,又卻是每個人也似曾相識﹗悲傷是負面的情緒是無形的、是一種不好受的感覺,如果不好好處理,可能會成為抑鬱病症,這也是現時常見的都市病。 曾遇過一個家長在放學後拿着孩子一本中文寫字簿和小孩子,在學校門等候要求見老師。老師從課室趕出來,老師來禮貌地打個招呼,家長已經開始質問老師如何教導他的孩子,然後那個暴躁爸爸指着中文寫字簿,喝令孩子把生字一一讀出,當時我只看見孩子面青口唇白,非常害怕爸爸的喝罵聲。在這個狀況下,孩子又如何能認讀生字呢?於是他就想掌摑孩子,我們當然制止,然後那暴躁爸爸就破口大罵我們和孩子,我們都不知如何讓他鎮定下來,聽一聽道理,如是者爸爸嘈嘈吵吵了十多分鐘,自顧自的就走了,可憐的孩子跟着他像個小孤魂。 入門前先把悲傷踢走,做一個負責任的父母 數日後,爸爸再次上門要求見老師,但是這次他是來道歉的,如我們所料,他是情緒困擾,一時控制不宜,就向身旁的人發洩,原來他的女朋友說要跟他分手(他很早已經離婚,是個帶子洪郎)。 情緒困擾人人都曾經會遇上,但是必須及時適當處理,更不要把情緒帶到家庭裡。今天的煩惱,今天憂。別以為孩子幼小,不懂得成年人的世界,小小風吹草動,孩子都能夠感覺得到。 為着孩子,還是入門前,先把悲傷踢走,做一個負責任的父母。

詳細內容

情緒解困﹕清理情緒「垃圾」 累積正面「財富」

開學初期,學生難免緊張,家長亦要密切留意子女的情緒狀况,適時為他們提供支援,防止悲劇發生。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張燕鈴指出,已確診有情緒病患或懷疑有情緒病患、對自己的學業有非常高要求的小朋友都是較明顯的高危一族,但還有兩類人常被大家忽略,包括有身心症(psychosomatic disorder)特徵和在學校孤獨「內向」的學童。 在校不適 回家「痊癒」 有身心症特徵的學生,例如臨近開學或考試的時候,他們會遲到、不願起牀,甚至有突如其來的病痛,如頭痛、腸胃不適、呼吸困難等,但回到家中或不用上學時就會「痊癒」,去看醫生也會說身體狀况沒問題,張燕鈴指這可能是小朋友有情緒累積未處理,因而影響身體,家長更需多加留神。 任何年紀的小朋友都適合使用情緒卡。有情緒病隱憂的小朋友,情緒卡可以幫他紓緩情緒問題之餘,更可提供有關資料給專業人士,協助輔導或治療;健康的小朋友亦可以此了解不同情緒,並學習處理情緒的方法。 獨行俠無朋友 不容忽視 另一類,則是與同學關係較差,經常獨自一人小息、午飯的學生,教師和家長都可能會說他們只是性格較內向、文靜,但張燕鈴認為這些個案往往十分高危,家長不容忽視,「他們沒有朋友,沒有support,就算嘴裏說不介意,亦無投訴,但其實每一日都會累積很多負面情緒,亦會感到社交焦慮或孤獨感」。正因沒有投訴,也不懂得求救,所以家長更要主動了解小朋友,多關心他們的社交情况、上學時的感受,而不是將焦點放在功課上。 張燕鈴比喻情緒就好似垃圾桶一樣,需要日日清理,不要讓細菌滋生和發臭。 由負面轉為欣賞自己 以上幾類高危學童,在日常生活中均累積了很多負面情緒,張燕鈴建議家長可以用累積正面「財富」和定期清理情緒「垃圾」兩個方法來幫助小朋友走出負面陰霾;健康的小朋友同樣可以用這些方法建立正面思維和學習處理情緒。 要為小朋友累積正面「財富」,家長可以用「正面字詞表」幫手。詞表上會有「富同情心」、「誠實」等正面詞語,父母可以叫小朋友回想人生,有沒有經驗能夠證明自己有這些特徵,有的話就圈出來成為他的「財富」,張燕鈴解釋:「就像儲錢到錢罌一樣,小朋友由覺得自己一個優點都沒有,然後透過客觀資料回顧開心的經驗和發現自己有正面的特點,嘗試由負面的世界觀,轉為欣賞自己」,她認為最重要是能令小朋友從自己角度出發去看他擁有的東西,而不是由家長或教師告訴他,「因為講道理的成效不大,但如果由情感出發,加上是自己有過的感受,效果就會顯著得多」。 當小朋友覺得世界所有事都很負面,家長可以運用正面字詞表叫他嘗試回顧過去的正面經驗,發掘自己的優點,比起大人講道理,感受會更深刻。 鼓勵孩子表達負面感受 張燕鈴亦建議家長在家中建立一個分享負面感受的時間,「我比喻情緒就好似垃圾桶一樣,需要日日清理,不能令它滋生細菌和發臭。但華籍家庭最大問題是不講負面感受,可能你表達一些不滿,屋企人就會制止你:『你唔好咁睇啦』,慢慢小朋友就會收起所有負面感受,但又處理不了,於是乎不斷累積」。 清理「垃圾」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容許小朋友表達負面感受。家長如果覺得無從入手,可以用一些情緒卡來輔助,與小朋友以卡牌遊戲的形式,輪流抽出卡牌,分享當日有沒有發生過令他有這種情緒的事情。分享之後,家長不要急着教他解決辦法,應該先表示明白和接納,讓他們知道有負面感受是正常不過,然後才一同想辦法解決。 張燕鈴 一起探討情緒背後信息 張燕鈴不建議家長給小朋友硬塞意見,而是應該跟他們一起探討該情緒帶給我們什麼信息,再作回應,她舉例:「這件事中你覺得很生氣,『生氣』的出現帶來了什麼信息?可能是告訴你『這個是我的底線,不可以再被人欺負』,然後我們便可想想做什麼可以令生氣程度慢慢降低,可能是跟對方表達:『不可以再欺負我』,或者在冷靜後想想對方的動機,他可能不是故意的,你就會不那麼生氣。所以,我們需要因應事件和所產生的情緒去想處理辦法,而不是劃一用一套方法去處理生氣這種情緒。」 以上方法可以幫助小朋友紓緩情緒問題,但如果家長發現情况嚴重或不懂得處理,應盡快尋求專業人士協助。 「Chat窿」 匿名方式與義工對話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新推出的「Chat窿」,除可即時與中心義工對話外,還可記錄每日心情,若程式發現用家心情持續低落,會作提示。 為方便年輕人求助,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剛於8月下旬推出名為「Chat窿」的手機應用程式,求助者可用匿名方式直接與中心義工對話,服務時間由周一至五早上6時至翌日凌晨1時,以及周六日晚上8時至翌日凌晨1時。另外,「Chat窿」亦設有心情日誌,用家可以用1至10分來評價每天的心情,1分為最低。若程式發現用家心情持續低落,會自動彈出提示,例如是鼓勵的圖文,為用家打氣,或建議用家求助。 「不倒伙伴」 留言撐學生 參加「不倒承諾」計劃的學生,可獲贈迷你三色不倒翁。不倒翁底部可扭開,並附有一張留言紙,供「不倒伙伴」替學生寫下打氣說話。(機構提供) 鑑於每年開學初期都是一個敏感時刻,資深教育工作者陳葒發起「全城關懷學生行動日」,呼籲學界參與「不倒承諾」計劃。 計劃以學校為單位,每名參與學生可免費獲贈一個迷你三色不倒翁,不倒翁底部可扭開並附有一張留言紙,學生可找一名信任的傾訴對象作為「不倒伙伴」,並請對方在紙上寫下勉勵說話,再放回不倒翁內。而參與的學生則要將不倒翁置於自己房間內、桌上,或掛於書包上,時刻提醒自己曾許下不倒承諾,以及有「不倒伙伴」同行者,避免一時衝動釀成不可挽回的悲劇。 另外,參與的學校也可獲主辦單位安排正向教育專家到校為教師、家長、學生主持講座或工作坊。 詳情︰www.facebook.com/RolyPolyDay 查詢︰3583 0396(劉小姐) ■防止自殺求助熱線 生命熱線:2382 0000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389 2222 社會福利署:2343 2255 明愛向晴軒:18288 香港輔導及心理學會:WhatsApp熱線6218 1084 生命熱線:青少年生命專線 2382 0777

詳細內容

情緒解困﹕代入小眼睛世界 聆聽學童壓力

暑假過後,是學生輕生的高危期。要避免悲劇發生,社工及臨牀註冊心理學家提醒家長,要多加留意學童的情緒變化,例如近日有否古怪言行、沒胃口,或常常落淚等,如有的話,爸媽應更密切留意小朋友的言行舉止,一旦發現不妥,盡快向專業人士求助,及早介入,有機會挽救一條生命。 文︰沈雅詩、李欣敏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在2016年所發表的最終報告指出,學生輕生是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可以由多方面的因素互相影響而成,包括精神健康問題、心理因素、人際關係、家庭問題、適應困難和學習壓力等。然而,報告也提及,大部分學生在輕生前皆有先兆,換句話說,及早察覺和介入,有機會防止悲劇發生。 暑假後情緒低落 香港小童群益會資深社工鄭惠君強調,不要將輕生現象簡單化,忽略了長期積壓的原因,但她認同,長假期結束後,學生的確容易感到不開心和有壓力。「始終放暑假和上學的落差很大,在假期,學童的生活多采多姿,作息比起上學的日子,自由度亦大很多;相反,開學後,學童要再次面對朝8晚4的上課時間,下課後還要做功課,少了很多自由、發夢時間,他們有不開心的情緒,是可以理解的。」 父母與子女有良好的溝通,有助減低孩子的抑鬱情緒,增加他們對生活的滿意度。 描述所見情緒狀態 她表示,有些學童會把感受宣之於口,但亦有一些是從行為表現出來,包括悶悶不樂、慌張、憂慮、提不起勁等,家長若察覺孩子情緒有異樣,可以表達適當的關心和發問,「家長未必要說︰『見你悶悶不樂,係咪擔心開學?』這樣會太快給了假設答案;反之,只需要描述你所見到的情緒狀態︰『媽媽見你好似悶悶不樂喎?』『爸爸見你好似唔係好精神喎?』讓孩子自己作答」。 家人是學童最重要的生命守門員,一家人同心同行,必定能跨越難關。 忌用「理性超人」口脗 若發現孩子的不安情緒確實是源自開學,她提醒,家長不應用「理性超人」的口脗︰「唔得㗎,人人都要返學」、「返學係你嘅責任」,學童只會感到沒有人明白,更覺生活沒有意思。因此,更重要是代入小眼睛的世界︰「放咗咁長假,再返學真係會唔習慣,等於我放完大假,要重新返工,都會好唔想,但我哋都要一齊面對現實。」 鄭惠君 「打氣」字條放書包 她又建議家長可在開學適應周營造歡愉的家庭氣氛,目的是不讓孩子心理上突然感覺「一無所有」,而是循序漸進,幫他們慢慢告別暑假。「開學初期,功課壓力尚輕時,一家人可以每晚抽半小時一起看影碟,又或是下棋,開心之餘,也讓孩子感受到家人的同行。」另外,陪伴小朋友上學,或把「打氣」字條、書籤放入他們的書包或筆盒,都有表達關懷之意。「可以的話,也不妨在開學初期,鼓勵孩子多些約同學一起吃早餐,因為同輩之間有『we feeling』(共同意識),可以互相支持、壯膽。」 留意警號 適時介入 國際研究結果顯示,超過八成輕生個案都是有先兆的,結果突顯適時介入和支援有輕生念頭的學生是十分重要的。一般來說,學生最常發出的輕生警告信號包括︰ ˙在言談直接或間接表達死亡或輕生的意念︰「我希望我已經死了」、「我好厭倦這一切」、「你哋就快唔使擔心我」 ˙自我批評的想法︰「我本來就不應該生於世上」、「我死了有誰在乎」、「沒有我,你會生活得更好」 ˙尋找自殺方法︰從不同渠道(例如朋輩、互聯網等)探索各種自殺方法 ˙安頓好各樣事情︰像要訣別般向家人或朋友說再見、轉送心愛物品 ˙睡眠或飲食習慣改變,發噩夢、飲食失調 ˙反常地不注重個人衛生、外表儀容 ˙終日悶悶不樂,容易落淚 ˙怨恨自己、脾氣暴躁、情緒化、好挑釁或攻擊別人 ˙愈來愈孤立及渴求獨處 資料來源︰教育局《識別、支援及轉介有自殺行為的學生:學校資源手冊》(2017年3月)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在學校為何掉眼淚

小孩哭,是平常事。 孩子到了六歲左右,大致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明白在社交場合上,不該在別人面前哭來表達自己的情緒。既然孩子在小學已明白不應該隨便就哭,那為何還會在學校哭呢?藉此文,我嘗試歸納當中的一些原因。 喊包型須學習理性訴求 第一類是「喊包型」。他們哭是一種條件反射,以為一哭,成年人會立即妥協或者回應他們所求。這類小孩,這裏不多加討論,他們在家慣常用哭鬧來向父母爭取想得到的東西,因此在校也會如此。當老師遇到這類哭泣的孩子,自然會教導他們明白,不應以「眼淚」作手段來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幫助他們學習用理性而非情緒化的方法爭取所求。 恐懼型怕被罰 教師宜勸誘 我會問:「你害怕校長和你說的話而哭?還是你很後悔自己做錯的事?還是我們冤枉了你呢?」這樣一問其實是一個「出口」,讓他們解釋自己做這錯事是否有其他原因。 第二類是「恐懼型」。在學校,有時學生犯錯,老師會用恐嚇來改善學生行為。過程中小朋友因為太害怕,就會哭。這類哭,老師和學生都有責任。老師尚未與學生開展對話,他們已因害怕被罰而哭;當老師真的懲罰他們,他們更會嚎啕大哭。作為老師,我們須留意採用恐懼處罰來改正小朋友的行為問題,其實意義不大。小朋友最終記着的,只是自己做不到成年人期望後所承受的恐懼。這樣「嚇」孩子,他們心靈所受的傷害其實很大。反而,教導孩子明白學校容許犯錯,只要知錯能改,承擔後果,以一個正向的方法令孩子改善行為,應更有意義。我個人經驗,通常在處理這類哭泣的孩子時,我會問:「你害怕校長和你說的話而哭?還是你很後悔自己做錯的事?還是我們冤枉了你呢?」這樣一問其實是一個「出口」,讓他們解釋自己做這錯事是否有其他原因。當學生邊哭邊說時,我們會聆聽,還會盡量誘導他們說:「你後悔自己做錯事而哭,其實是可以的。」讓他明白老師的提醒,不過是想改善他的行為,讓他做個更好的人。 觸碰心靈型 最有教育意義 有時盡了力都未必得到成果,讓他們轉化這種動力到未來要面對的種種不如意或困難上...... 第三類「觸碰心靈型」。這些眼淚,在教育上可能是最有意義。教育並非只是書本或單單知識的傳授,是需要觸碰孩子的心靈,而「觸碰點」其實要老師刻意營造。例如老師說一個感人的故事,通過故事讓他們領悟到人生的哲理,明白「分離」、「承擔」或「付出」等人性真善美;讓他們體驗到人生有時流淚並非只因不快樂,也有因感動而流的一刻。如經歷一場我們曾付出無數汗水的比賽,最後還是贏不了,這時,老師跟學生賽後檢討分享,告訴他們,有時盡了力都未必得到成果,讓他們轉化這種動力到未來要面對的種種不如意或困難上。這時,當孩子聽到老師的話,流下的眼淚,正正是因他們心靈得到觸碰,這也是最美麗的學習畫面。 作為東方人,我們總是認為校長和教師是嚴肅的,但「喜怒哀樂」乃人正常情感的表達。即使作為校長的我,都經常在學生、老師、甚至在公眾面前流下眼淚。但我流的眼淚,能和小朋友的心靈觸碰,這也是教育小朋友明白「同理心」的一個重要的學習。 文:朱子穎(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 ■下期預告:陳敏儀(香港培道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0期]

詳細內容

辣媽CEO: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我懷着無比沉痛的心情寫這一篇悼文!上周日在教堂出席我視如女兒的Mentee的喪禮。28歲芳華正茂,最終敵不過抑鬱症困擾,香消玉殞。令我痛徹心扉的,是兩年多前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同樣的芳華正茂,同樣的困擾,同樣的結局,同樣地教我的心破碎! 至愛Mentee連番離世 她們兩個的離去,教我難過的,是我兩次都錯過了見她們一面的最後機會,是我一生永遠都無法彌補的遺憾!我不斷反覆自問,我真的有那麼忙嗎?我可是她們兩個的Son媽,難道抽時間飲杯咖啡的時間都沒有嗎?即使備受抑鬱症困擾情緒波動,心情起伏很大,但她們兩個總是記掛着我,去什麼地方玩都會買手信給我,過時過節除了親手寫賀卡,還會送我小禮物。兩年多的農曆新年前親手整的心意卡,親自送上我辦公室時,剛巧我不在,我唯有透過電話講多謝,一心以為過年之後可以隨時約時間見。我做夢都沒有想過,我倆沒有再見的機會。喪禮為她致的悼辭,「作為你們的Son媽,我不是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我會在你們的大日子上台講幾句,向在場賓客大爆你們的頑皮劣蹟。只是未曾想過第一次講幾句的場合,會是你們其中一人的喪禮」。 兩個禮拜前打開facebook,收到她celebration party的邀請,認定是她的婚禮邀請,正在嘀咕為什麼沒禮貌不是親自邀請,細看之下頓時愕然,泣不成聲,怎麼竟會是她的funeral? 剛剛出席的喪禮,其實本來應是婚禮。記得早兩個月她是多麼雀躍興奮的告訴我,終於找到她的Mr. Right準備結婚,要約食飯介紹給我認識。飯局當日收到她的信息,說因為近年備受抑鬱症困擾,即使有精神科醫生和心理醫生幫助,病情一直反覆。亦因與未婚夫有拗撬,心情很低落,問我是否介意改期再食,我說當然無問題,還講好再約。五月底我生日,她傳來信息祝我生日快樂,知道我生日月份一定很忙,約定六月中為我補祝生日。兩個禮拜前打開facebook,收到她celebration party的邀請,認定是她的婚禮邀請,正在嘀咕為什麼沒禮貌不是親自邀請,細看之下頓時愕然,泣不成聲,怎麼竟會是她的funeral? 召喚有識之士 助抑鬱患者 可是坊間大多數人對這個病症的認識極度缺乏,甚至有人竟然認為這是活得太好,太幸福的有錢人病,憂柴憂米的人哪來時間心情條件去抑鬱 痛定思痛,死者已矣。我希望幫助其他備受抑鬱症困擾的患者,但不知道我能夠做些什麼。肯定知道患者人數比我們想像中的要多很多,可是坊間大多數人對這個病症的認識極度缺乏,甚至有人竟然認為這是活得太好,太幸福的有錢人病,憂柴憂米的人哪來時間心情條件去抑鬱。講來講去,都是病患者自己不夠樂觀,不肯振作,這些看法評語,完全超錯!簡直是在病患者的傷口上擦鹽,火上加油,真正要講少句當幫忙。 講起來,因為我在個人facebook悼念Mentee,引起朋友關注及討論,才知道原來身邊很多朋友對抑鬱症病患者及精神健康問題都非常關注,都希望盡一分力提供協助。我相信首要是由正視做起,令更加多人知道抑鬱症的成因,但我確實不知道應該從何入手。在此向各位有識之士公開求教,歡迎隨時和我聯絡,不勝感激。共同攜手,救得一個得一個。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火鳥的不死本領 (上)

我小時候很窮,但很快樂。我從不妒忌其他人,很接受自己的生活,我知道自己的資源就是比別人少。我沒法像其他同學一樣開生日派對,甚至要工作幫補自己的生活費﹑書簿費。 那時迪士尼的卡通人物很受歡迎,所以我小學便開始在家裡幫忙加工,為品牌公仔上顏色。顏色會染在衣服上,髒髒的,而我只有那三套衣服,弄髒了怎樣出門?有時剩下那一套洗了又晾不乾,同學相邀參加派對,我都會找借口推掉。 這樣的成長過程令我很知足,想事情較正面,同時使我比較成熟 雖然你看起來會覺得我很可憐,但我在家裡排行第五,看到大哥哥﹑大姊姊比我更刻苦,要扛的東西更多,拿到獎學金也沒法繼續升學讀書,讓我感到自己已夠幸福了!這樣的成長過程令我很知足,想事情較正面,同時使我比較成熟,遇到甚麼事情都想說:「有很難嗎?沒多艱難吧!」 「只要我努力,有甚麼做不來?」憑著這種態度生活,人生相當順遂,工作上有人賞識,一直過得很理想。二十三歲時,我接手管理一家學校,同樣只有很少學生,我用自己的看法﹑擇善固執地把學校經營起來,甚至慢慢有人龍在校門外。 「我要做,就會做到」﹑「我要做,就會做到」,這樣的幹勁讓我平步青雲。 可是,二十八歲時,一位我很愛的親人遇上交通意外離開了。我頓時發現還是有錢買不到的東西,這樣說可能很土氣,但過往很那麼多年我抱著「努力就一定可以」的信念派不上用場。 無論我再怎樣準時到醫院,再怎樣努力照顧他,他還是得要離開。想要的東西求不得,有一段時間我很不習慣,感到很痛苦,甚至有輕生的念頭。我不想上班,只關在家裡,無法從陰霾裡走出來。 「那,不如就當自己死了,好嗎?」 沉重的日子過了好幾個月。一個晚上,空洞的眼睛望著依舊美麗明亮皎潔的月亮,彷彿有一點啟示,我黙黙地想,「沒有生趣?那,不如就當自己死了,好嗎?從這一刻,我死了,也不一定要做死那個儀式,就當自己死了吧,以仍然有動力的身軀幫助別人!」我很認真地跟自己說。 現在才懂得,那時候的我在學習「放下」。放下了,人也變得輕鬆。一個人無仇無怨,無欲無求,原來路也隨之變得寬闊。 我明白到有很多事不是你努力就可以,不是說你有錢就買得到,不是很積極便會成功,原來要靠一份真誠,去面對自己﹑面對低谷。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