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攻略:教師培訓比例高 油天適合SEN兒童

問:小兒有輕微自閉症,性格固執和社交能力較弱,智能和大小肌正常。本人是油蔴地天主教小學的舊生, 請問這間小學是否包容?31校網有否其他較包容SEN的學校呢? 答:附表為31校網有比較多教師受過特殊教育培訓的小學。油天有60%教師受過SEN訓練,加上有宗教背景,應該是包容力強的小學,不過學校要求頗高,家長要從旁協助! 作者簡介:前喇沙書院副校長、資深教育工作者(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 文:趙榮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5期]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專業有價

除了搬屋令我措手不及,雞蛋仔最近也出了些狀況,老師觀察到他比較活躍,執著於玩車輪。由於老師的姪女有特殊學習需要(SEN),所以他對班上這隻「搗蛋」行為也特別勞心。我知道在自閉症光譜下,小朋友會傾向單一重複的行為,例如玩弄會轉動的車轆、風扇、水樽等,間中會出現接近專注力不足的徵兆,而且說話發展較遲。想了想,附近住了位言語治療師,不如入城隍廟請教專家意見? 即使我有輔導SEN家庭的經驗,也不代表我合資格作出評估,而社工專業角色之一是個案管理,協助求助者分析尋找不同的社會資源,篩選配對服務,所以我知道言語治療師比我更能判斷雞蛋仔是否墮入自閉症光譜。冼小姐是我的近鄰,義不容辭地和雞蛋仔「玩」了一個小時;她覺得雞蛋仔有言語發展遲緩的跡象,但由於他能人有互動、俱模仿學習能力而且月齡還小,很難在這階段確定他的情況。她教了我很多遊戲要點,希望訓練能使雞蛋仔追回進度,兩歲時能夠達標。 持之以恆的讚賞及擁抱,讓雞蛋仔成為一個不怕生愛互動的孩子。但是我忽略了愛互動不代表愛說話 遊戲治療(Play Therapy)不同,言語治療師的「玩法」針對說話訓練,例如選擇一些有因果關聯的玩具,原來因果概念是語言運用的基礎;翌日買了一隻投幣後發聲的小豬,邊玩邊教導雞蛋仔發出單音,配合玩具的聲音回應, 他又真的學會一個新音節。 又例如我根據輔導理論,重視孩子安全感,明白安全感是將來自信心及情緒管理的底子。持之以恆的讚賞及擁抱,讓雞蛋仔成為一個不怕陌生人、愛互動的孩子。但是我忽略了愛互動不代表愛說話,所以言語治療師連讚美都會刻意誇張嘴型,時時都在吸引孩子模仿口形發音。同樣是吹肥皂泡,我的著眼點是親子關係,提昇家庭功能;而冼小姐就會分析每一個動作如何訓練口腔肌肉、手眼協調,最後達致感覺統合。 註冊成為認可的治療師,動輒幾百個、幾千個小時的臨床訓練,背後啃書實習真是有血有淚 不同專業界別有它特強的功能,那晚除了訓練技巧,我們也交流SEN兒童的服務發展的看法,寄望政府投放資源縮短輪後時間之餘,也慨嘆沒有足夠的社區教育,讓家長明白各類專業人士的角色協助。有時候,購買私營服務的家長都弄不清專業資歷,未能有效運用資源之餘,更有可能被人混水摸魚,錯過了兒童接受治療的黃金時機。 能註冊成為認可的治療師,動輒幾百個、幾千個小時的臨床訓練,背後啃書實習真是有血有淚。有時我也會感到氣憤和氣餒,似乎耗費心力的助人專業,不備受港人尊重甚至誤解,以為陪小朋友遊戲很簡單。專業有價,希望有一天社會風氣改變,不只認定律師會計師才是專才,其實有很多人本工作者也在努力守護下一代。

詳細內容

教大GPS:一條村教養,路上不孤單

非洲古諺「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即動用一條村莊的力量教養孩子的觀點,大家或許都聽過。但在鄰里關係日趨淡薄的香港社會,要家長在教養上互助和補足,談何容易?各家孩子各自有本難念的經,我的難處有人明白嗎?他山之石真的有用嗎?特別是居住環境稍遜的基層家庭,孩子有學習或其他發展障礙(SEN)或單親家庭,教養路上孤單又無力的感覺尤甚。 有見及此,香港教育大學整全成長發展中心,為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賽馬會「兒家同行」計劃,進行長時間的追蹤研究。「兒家同行」是一個大膽的嘗試,招募了共129名幼兒、122名家長,由2015年起參與為期3年的活動和訓練。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以單親或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孩子為對象的言語治療、感覺統合、情緒社交的訓練,家長們也參加專為成人度身訂做的教養增潤訓練。在專業社工和輔導員的帶領下,為人父母者從愛自己、覺察自己的情緒開始,到定期的朋輩茶敘,互相支援,學習「切身育兒技巧」。 來自低收入家庭和育有SEN兒童的家長,在計劃初期表示親子關係好像斷了纜,例如「我的孩子與我玩時並不經常笑」,或感嘆「孩子好像不太喜歡我」。 而為人父母的角色上,家長亦多表達「愈來愈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孩子「令我和配偶之間出現更多摩擦」,甚至「感覺很孤單」。親子互動失效失能,與家長自己的能力感、精神是否健康,息息相關。 自我覺察 接納限制 追蹤研究發現,參與家長技巧增潤課程的家長在計劃完結時,多表示要先照顧好自己情緒,才可以更適切回應孩子的需要和問題。覺察自己,當然有好的一面,也要接納自己有限制的一面,例如有家長留意到自身情緒的盲點,在教孩子紓緩失控情緒時,也更有力量! 對於參與計劃的單親家庭而言,社區支援讓家長有一個放鬆的渠道。有媽媽還記得,在一個小時多的課程中,雖然家長們有時傾談之間會偏離主題,但當下也能令她紓緩及放鬆情緒。事實上,沒有人天生就懂教養孩子,我們都需要彼此聆聽,需要同路人彼此安慰。擴闊同路人的網絡,亦是計劃另一個亮點。家長們的互助、情緒支援,能持續並延展至課堂以外。 擴闊同路人網絡 共同成長 從家長的精神健康和自我覺察入手,為家長增強能力、凝聚智慧,同時針對低收入和SEN孩子的個別學習和成長需要,實在是整全治療和訓練的新方向。而家長增潤工作愈早從幼兒階段就開始,成效愈持久,家長的教養信心會更紮實。再進一步,我們應該探討如何讓家長互助轉化成持久的互助網絡,以「一條村合力育兒」的信念,令家長在與孩子同行的不同階段,也有同路人一同成長。 註: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賽馬會「兒家同行」計劃,由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贊助  

詳細內容

媽媽維特:毫不特殊的基本需要

講述特殊學校籌辦音樂劇經過的《非同凡響》一片,加深了公眾對特殊教育需要(SEN)孩子的認識,是一齣不可多得的有心電影。該片較多刻劃智障人士的點滴,但其實SEN涵蓋範圍非常廣泛,包括自閉症譜系、過度活躍及專注力不足、讀寫障礙、發展遲緩、智障、視障、聽障等多個方面。近年被識別為SEN學童的比例急增,如果細心留意,也許不難發現,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孩子「梗有一個喺左近」。 有時孩子的障礙相對輕微,他們的父母往往只知孩子有某些難以言喻的障礙,卻無法確切地簡單概括。別人見孩子「不算特別」,甚至會以為父母口中孩子的情緒或行為問題,可能只是家長自己管教不善或過分緊張所致。 勿太着眼孩子之「特殊」 我也是這班有苦自己知的家長之一。我今年小四的大仔在四歲時被確診為亞氏保加症(自閉光譜中較輕微的一類),當時他的感覺統合失調,情緒容易激動,認知力高但社交上卻格格不入。我曾經形容,他是我身邊的小火山,每當爆發,我都像化作灰燼,無奈作為媽媽,我永遠要待在前線撲火。 好人好者的時候,他心思靈敏、記憶力強,旁人不會覺得他有何「特殊」之處。記得曾有一位傳統自閉孩子的爸爸,半帶質疑地問我仔究竟有何不妥,一時間我也實在語塞。那既由於我不習慣動輒「如數家珍」地攤出孩子的問題,同時亦因為在處境比我嚴峻得多的家長面前,我彷彿只有靠邊站的餘地。 事實上,我一直都不想太「標榜」自己孩子的特殊需要。一方面,我深信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他某些氣質也許未必讓媽媽舒服,但那都是他獨有的特質一部分。同時,每個孩子也有共通之處,不管是否SEN孩子,同樣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同樣有基本的心理情緒需要,有一個等待父母溫柔諒解的內心世界。太過着眼孩子的「特殊」,可能會讓我把自己的艱難歸疚於孩子,看不清問題的本質。 適當買玩具滿足需要 這幾年來,我勤於參加各式家長工作坊,近來漸漸發現,我一直把焦點放在學習管教孩子,卻忽略了自己的內在問題。例如最近參加一個兒童為本溝通課程,課上談到孩子要求買玩具的情景處理,我發現不少家長都和我一樣,為怕寵壞孩子而把買玩具的「防線」守得很緊,以致守得太緊。 導師問了讓我醍醐灌頂的問題——我們有否把類似「媽媽是不會買玩具給我」的信息輸入了孩子內心?還是會讓孩子知道「媽媽會記住我的需要、努力滿足我內心的需要」? 我想起自己幼時被媽媽拒絕的感受。媽媽說我們很窮,我們的確很窮,作為一個乖孩子,我完全接受沒有玩具的命運,克制自己的一切物慾。我又想起媽媽買玩具給弟弟時我內心的悲傷,同時也想起,那份悲傷讓我更堅定地否定自己需要,「媽媽是不會買玩具給我的」。 然後,我想起三年前阿仔生日會,他酸葡萄地告訴同學「我阿媽唔會買玩具畀我」。我家一直接收二手玩具,單靠此途都已玩具氾濫,包括阿仔最愛的火車路軌,所以從物質角度出發,我從來認為不必買玩具。但導師提醒了我,孩子想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一種本能的心理需要,而我卻完全低貶了這需要。我在阿仔身上,複製了對自己需要的否定。 痛定思痛,我決心學習在規限孩子的同時,也為他開啟心靈的出路,例如適當地滿足他想買玩具的需要,讓他知道「媽媽不會為了拒絕我而拒絕我」。從源頭上,我更要放輕對自我的克制、照顧自己的需要——毫不特殊的基本需要。唯有愛好自己,才能更有力地愛好孩子。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締。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5期]

詳細內容

與別不童:語言發展遲緩知多啲 構音障礙 咪以為懶音

幼兒一歲後開始牙牙學語,之後漸漸懂得組合詞彙,再慢慢由短句變長句,愈說愈多。這一切看似必然的發展,原來在有語言發展遲緩問題的小朋友身上未必會出現。然而,很多家長未有為意,白白錯失訓練的黃金機會。究竟語言發展遲緩跟late talker(遲語者)有何分別?如發現孩子有語言發展遲緩問題,除了無了期等待政府提供的學前康復服務,坊間還有其他免費的支援嗎?且由專家一一解答。 文︰沈雅詩 ■解難專家 ◆林:林玉秋 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言語治療師 ◆王:王芾 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項目主任 ◆記: 記者 記:語言發展遲緩的問題常見嗎? 王:根據政府資料,全港有4萬多名學童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包括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自閉症譜系障礙等,大部分SEN學童同時有語言發展問題。不過,亦有一些小朋友單純有語言障礙,沒有夾雜其他需要。 記:什麼是語言發展遲緩?是否指late talker? 林:不是。語言發展遲緩包含語言理解、語言表達、發音及社交溝通等各方面發展都不理想,跟late talker不一樣。舉例,一般兩歲孩子應該懂得用詞語來組成短句,如「媽媽畀」、「爸爸拉」、「BB奶」,這就是表達;理解方面,最容易觀察的,是孩子能否理解生活的指令,尤其在沒有環境提示、動作提示、眼神提示下,家長純以語言發出指令,例如「取鞋」,看孩子能否做到。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小朋友,在語言理解、語言表達方面都較弱;相反,late talker除了遲語以外,其他範疇不會表現得特別遜色,而社交動作的模仿亦做得到。 記:男孩子多是late talker? 林:如果純粹指發音問題,有些發音比方說是k音、g音,女孩子的確比男孩子早。這些音,大部分女孩子4歲前已做到,男孩子則往往要4歲後才做到。然而,沒有證據顯示,在語言理解和表達方面,男孩子會較弱。 「樂語路」計劃定期舉辦免費講座及工作坊,讓家長掌握一些替孩子作言語訓練的方法。 記:什麼原因導致小朋友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問題? 王:學習一種語言是需要聽得多,才能理解和表達。如果小朋友的語言輸入不夠,例如本身有聽障或是SEN,又或者父母甚少跟他們互動,孩子便難以輸出。當然,也有一些個案是找不着原因。 記:孩子發音不純正,是否懶音而已,長大後就會改善? 林:究竟是懶音抑或是構音障礙,是需要分辨的。大家常指的懶音,如把「郭」先生讀成「角」先生、「港」讀成「趕」等,只是發音失誤,不算是構音障礙。構音障礙是牽涉不懂得正確運用發音器官來發音,包括牙齒、唇、舌、顎,於是「狗」讀成「豆」、「食」飯變「滴」飯,此情况就需要正視。 「樂語路找找看」App,透過富趣味並有系統的互動遊戲,幫助孩子認識更多的日常生活詞彙,適合1至6歲兒童使用。 中大推免費訓練服務 記:如果懷疑或確診孩子有語言發展遲緩,家長可以怎麼做? 王:0至6歲是語言發展關鍵期,家長如懷疑子女有問題,應該盡早找專家評估及接受服務。不過,現時輪候政府的評估及康復服務,每個階段各須9個月至一年半,而坊間私營機構的服務,則未必所有家長都負擔得到。因此,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展開「樂語路」計劃,希望幫助學前階段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兒童,於黃金期內接受有效的訓練。 記:「樂語路」的服務內容是怎樣的? 王:其中一項是,我們的言語治療師會聯同特殊幼兒導師,以一對一形式,免費為6歲以下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兒童及其家長提供短期的訓練課堂,希望家長掌握到相關技巧後,可以在家中多替孩子訓練。課堂主要是提供予低收入家庭,又或是已被評為嚴重語言發展遲緩但未輪候到政府康復服務的學前兒童;另外,我們亦開發了3個免費Apps,包括「樂語路」、「樂語路找找看」及「樂語路拼拼看」,都是通過一些小遊戲,幫助孩子學習詞彙及語言法則;我們亦定期舉辦免費講座及家長工作坊,深入指導參加者一些語言訓練技巧。 ■免費活動 學言語訓練 樂語路在11月起,將一連3個月舉辦多場講座及系列工作坊,主力幫助育有6歲或以下小朋友、並關注他們語言發展的家長,掌握更多相關資訊和技巧。 學前兒童正處於語言發展關鍵期,因此他們很需要良好的語言學習環境。 ■INFO 詞彙理解講座 ˙12月27日(周四) 晚上7:30至9:00 ˙1月2日(周三) 晚上7:30至9:00 ˙1月12日(周六) 下午3:00至4:30 註:3場講座內容一樣 齊齊學詞彙 ˙第1課: 11月7日(周三) 晚上7:00至9:30 ˙第2課: 11月21日(周三) 晚上7:00至9:30 ˙第3課: 12月5日(周三) 晚上7:00至9:30 註:工作坊共3課,內容不一樣 齊齊學發音 ˙第1課: 11月14日(周三) 晚上7:00至9:30 ˙第2課: 11月28日(周三) 晚上7:00至9:30 ˙第3課: 12月19日(周三) 晚上7:00至9:30 註:工作坊共3課,內容不一樣 舉行地點:中文大學 詳情:facebook專頁 「樂語路Speak Along 」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功利的主流教育

話說《非同凡響》是關於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電影,但我彷彿看到一面鏡子,映照出主流教育中愈來愈令人不安的功利氛圍。 故事主線在特殊學校發生,音樂老師訓練SEN學生與其他學校的義工合演音樂劇。義工當中,有為討好帶隊老師而來的名校女生,也有因操行差而被迫將功補過的Band 3男生,他們各有動機,只是動機統統跟眼前單純的SEN同學無關。 讀書為考試 試場成廝殺場 電影裏名校女生的互動,現實得教人心寒——與SEN同學互相介紹時笑容滿臉,活動完結卻躲入廁所搓洗握過的手,待帶隊老師問起參與感想,大家得體地分享「寶貴得着」,「誠懇」得可怕。這樣當義工當然不持久,名校女生很快只剩女主角一人。後來她因為排演缺席補習,借筆記時被同學拒絕,「字太草你看不懂的」、「我忘了帶筆記回來」…… 理由形形式式,都是為了遮掩那個沒說出口的真相:服務為加分,讀書為考試,試場原是廝殺場,幫你即是剝削自己,誰會這樣笨? 然而,與其急着批判學生功利,不如回看教育她們的大人。有一幕戲,名校校長在會議中提醒老師加緊操練,因為學生升讀大學比率下降,然後不屑地說:「但𠵱家啲學生好fragile(脆弱),郁啲話自殺,希望各位老師催谷嘅時候注意用詞。」彷彿換上溫和用語就可以放心催谷,學生不會跳下來。 《非同凡響》電影劇照 用心生活 人生不止大學路 現實比劇本殘酷。朋友女兒當上中學生才一個月,回家轉述老師上堂說的話:別以為離DSE很遠,現在不努力,日後考不上大學,結局就是瞓街。我聽了揪心,真想告訴班上孩子,人生從來不止大學一途,用心生活,無論走上哪條路都有意義。至於老師其實有很多種,有些教導我們明是非,有些滿載人生智慧,有的有容乃大,有的慈悲柔軟……倘若同學遇上的老師只有學科知識,從他們身上學習學科知識就夠了。 《非同凡響》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SEN家長的錐心分享,也不是最後的音樂會演出,而是一位媽媽對名校女兒說的體己話:取消無關學業的活動,專心爭取升讀名牌大學的機會,今天的艱苦是為了他朝有選擇。聽着,我悚然一驚,「為了他朝有選擇」這話,自己好像也跟孩子說過,只是那時沒想到,這種思路結合焦慮意識後,會被推到極致,演成另一種殘忍。 電影展示了另一條路:男主角是Band 3學生,開始時千萬個不情願,但在服務過程中發現自己的熱情所在,決定退學轉修專業攝影,因為「不想再浪費時間」。原來學生也有很多種,不是人人都需要DSE。 我沉吟了,對於何謂有選擇,添了新思考。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5 分鐘的魔法

上次提到有特別需要的孩子要有特別的教法,既然大家認為音樂可以幫助小朋友的腦部發展和學習能力,我們要將理論和成績放在一邊,因為將一個有特殊教育須要的孩子和其他孩子放在一起,初期必會是災難,課室管理和老師的能力將會是最大挑戰,原本設計好的課程表,也會因為這種錯亂而浪費了。 音樂是溝通的工具,不要預計孩子有任何突出的表現,只要等待良好的回應和緊密的關係已經達到目的 我個人的經驗是要單對單上課,其實給SEN孩子多聽音樂,已經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用樂器跟他們溝通是最直接和有效的工具,一些群體的課堂是附加的,並不太建議。音樂是溝通的工具,不要預計孩子有任何突出的表現,只要等待良好的回應和緊密的關係已經達到目的,當孩子願意跟隨你,一切也變得容易。 最常見的孩子是過度活躍的小朋友,很多人說這些孩子特別聰明特別有天份,但往往要有好的指導者,才可把這些潛能發揮,這個指導者就是父母,是的,有一個難教的孩子已經要命,還要陪他學音樂、練樂器?有多少父母懂得玩樂器呢?放工回家已經是疲勞身驅,還要跟他「困獸鬥」? 每天用5分鐘,一定有意外的回報 如果我建議你每天用5分鐘來做這件事,你會否覺得可以接受? 只要你參考以下的注意事項,相信你一定有意外的回報: 要和孩子一起上課,30分鐘的課堂已經足夠。 不停的鼓勵,不浮誇,但要誠懇。 要在房間,不要在廳。 不要拿手機入房,這5分鐘要100%給孩子。 用一個計時器,放在當眼地方,讓孩子也看到。 要嚴格遵守5分鐘,就算哭鬧也計算在內,不多不少,鐘一響馬上收拾。 就算當日徒勞無功,沒有奏過一個音,也要讚賞。 切記不要期待任何突破性的表現,也不要抹殺任何可能。 切勿激動,聲線保持平靜。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必須每天也做,每天也練。 試用3個月來做一個階段,留意孩子會否慢慢不在乎那鐘響,如果他已經習慣了,嘗試加到10分鐘。 照顧孩子永遠是一條難行的路,我自己每一刻也在學習,以上純屬個人分享,共勉之。

詳細內容

「輸」在起跑線﹕發展體藝才能 助SEN學生建自信

韋樂在主流學校追不上課程,與同學相處亦出現問題,轉校至特殊學校,反而讓韋樂走出一片天。(黃志東攝) 才俊學校注重學生的體藝發展,韋樂不單參加體育項目,亦有學樂器,培養多方面的才能。(黃志東攝) 游泳不可能隨時隨地進行,韋樂小息時便會轉玩其他運動,例如籃球、乒乓球等,一樣享受其中。(黃志東攝) 由主流學校轉讀特殊學校,鄧媽媽心中曾有過掙扎,但見到在特教教師、言語治療師的幫助下,兒子的表現有進步,校園生活也過得快樂,她深知決定正確。(黃志東攝) 曾經被視為問題多多的學生,轉校為鄧韋樂帶來極大改變,才俊學校校長彭章球說,原因很簡單,「其實是因材施教的觀念,主流學校一定着重學科成績,但SEN學童的學習能力弱,讀到小四五學生的程度,已是相當不錯。針對弱項去催逼,他們會更不開心,表現也不會好」。 發掘潛力學生 轉介訓練 相反,SEN孩子的體藝能力不低,「如果成績不好,體藝方面卻有好表現,就更要給他們機會去發揮」。韋樂是正面例子,即使不一定成為職業運動員,體育仍是對SEN學生的鼓勵,「我經常跟家長分享,體育訓練未必對10年後的工作有直接關係,但培養出來的自信,加上體力、團隊精神等,都有長遠的幫助」。 要作體育訓練,彭章球直言學校限制大,「以田徑為例,校內沒正式運動場。至於游泳班,頂多可去公眾泳池」。因此校方擔當啟蒙的角色,在初小階段讓學生嘗試不同課外活動,物色有潛力的學生,推薦至外間機構,「像韋樂的個案,透過校方與機構的聯繫,他有了途徑接受專業訓練」。 除了學術能力外,SEN學童大多有情緒問題,引伸至衝動行為,「最常見的是固執,一面對變化就有很大情緒反應」。因此,有別於主流學校,才俊學校每班有兩名班主任,每2至3年才換一次,而且只會換其中一名,另一名班主任會跟隨學生,升上較高年級,「要幫他們適應變化,不能所有事物都不變,但又要有限度,令他們感到安全」。 ■知多啲 香港智障人士體育協會:望更多兒童享受運動樂趣 鄧韋樂在香港智障人士體育協會接受訓練,主席陳毅宇對他的印象,不止於場上表現,「我最記得他隨隊去海外比賽,不但照顧好自己,還處處關心同行的師弟妹,這也是自信的表現」。 昔日常跟同學衝突,到有大哥哥風範,游泳令韋樂快速成長。適逢協會今年成立40周年,陳毅宇希望能服務更多智障兒童,讓他們同樣經歷改變。首先是提拔有潛能的運動員,「香港的特殊學校大部分都是協會委員,方便推薦有潛質的學生;協會又與港隊有聯繫,選拔標青的運動員入港隊」。 僅3種運動設精英訓練 根據協會的機制,目前共有15個體育課程,表現傑出者能晉升為精英運動員,接受精英訓練,但目前只有3種運動設進階訓練,包括乒乓球、游泳及田徑,「有資源的話,我們想擴充至更多項目」。 不過,陳毅宇強調,培訓職業運動員並非唯一目標,協會更想做到普及化,「我當然想小朋友像韋樂般,有天能代表香港出戰,但運動本來就有許多好處,能力不高的孩子都應參與」。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9期]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特別的你送給特別的我

家中有個 SEN 兒童是很煩憂的事情。有些家長會被SEN 這3個字弄得坐立不安,甚至精神困擾,其實在我經驗中,很多小朋友也有不同程度的特別需要,或者特別照顧,很多我們稱為 「擲界」的行為,其實到了青春期的時候會慢慢改善,家長不要太擔心。 本應是個快樂小孩,對所有事物應該很好奇,但是他是一個有「感覺統合失調症」的孩子…… 我曾經教過一位學生,本應是個快樂小孩,對所有事物應該很好奇,但是他是一個有「感覺統合失調症」的孩子,每天由起床開始便一直哭鬧,只懂說:「唔要!唔要! 」 媽媽、婆婆、工人每天為他張羅,以為是食物味道不好,以為是天氣不好,更以為是房間風水不好等等,帶去做評估又不是自閉症,智力測驗是合格,最後去了治療師那裏做了一連串的活動,馬上有顯著的改善。 不能觸摸的鋼琴學生 到6歲那年,開始和我上課,媽媽一早已經和我解釋兒子的情況,希望盡量不要觸摸他,只示範和口述。我也解釋這是不可能的,如果不能觸摸手,怎教呢?於是我們放了一塊比較粗糙的毛巾在旁邊,若因為我觸摸他而留下難受的感覺,馬上用毛巾擦幾次,那種不舒服的感覺會被掩蓋,慢慢他已經不覺得是一回事。因為用毛巾擦的力度越來越輕,而且我們有時把毛巾放在琴鍵上擦,變成了拍子,令他開始把注意力分散。幾年後,學生彈得一手好音樂,感情表達很像大人一樣,以前那些令他感覺很差的東西慢慢習慣了,也變成生活的一部分。 另一位學生對聲音極度敏感,洗衣機、吹風機、音樂會的拍掌聲,都令他極度不安。學琴和練琴時要踏着弱音腳踏才可以,父母要把全家的窗戶裝上雙重玻璃,所有人走路也要非常小心。我想想,沒有用鋼琴教他,反而在他耳邊唱歌來教他看譜,他便自己彈奏出來,聲音由自己控制。再加上治療師要他每天大聲朗讀文章,讓自己清楚聽到自己的聲音,效果也是非常好。現在這位學生已經是成年人,每星期還和朋友去夾band,哪有人知道他兒時是害怕聲音的?

詳細內容

SEN學童體驗課 及早適應小一 不做遊魂族

一連8堂、專為SEN準小一生而設的體驗課程,選擇在真實的小學校舍和教室上課,並把小學上課模式的每個細節都給小朋友模擬一次。 由幼稚園升上小學,很多小朋友都未必能一下子適應,對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孩子就更加困難。當SEN學童面對陌生的學校環境、不一樣的課堂模式、「生面口」的同學時,隨時會情緒大爆發,甚至拒絕上學。 為減低「災難」發生,有社福機構就特別為SEN準小一生舉辦一連8堂的升小體驗課程,透過真實的場地,把上課、轉堂、抄手冊、小息、午膳等每個細節都逐一模擬,希望他們9月入學時,能盡快適應新的學習環境。 文︰沈雅詩     攝︰鄧宗弘 雖然距離9月開學的日子尚遠,但一朝早,準「小學雞」希仔已經揹着大大個書包,踏入銅鑼灣一間小學,準備展開半天的課堂。向來害羞的他,一如以往,並沒有主動跟「校長」、「教師」打招呼,但至少他肯依足規矩,乖乖獨個兒走進課室,又自動自覺把書包勾在桌邊,靜靜等候「班主任」到來。 簡先生(右)最希望希仔(左)能適應小學的校園生活,並建立到社交圈子。 「希仔已經來了好幾次,我想,他大概知道上小學就是要這樣子,要安安靜靜、不准走來走去,加上對環境熟習了,也沒有之前那樣緊張,淡定了很多。」希仔爸爸簡先生說。 6歲的希仔,患有焦慮症,在念幼稚園期間,一直接受香港小童群益會「樂牽」到校學前綜合服務所提供的訓練,由於快將升小一,爸爸擔心兒子未能適應主流小學的步伐,於是替兒子報名參加「樂牽」專為SEN學童而設的升小體驗課程。 患有焦慮症的希仔(左),經過多次模擬訓練後,開始掌握到小學的上課模式,表現愈來愈淡定。 事實上,希仔身處的環境,確是一間小學校舍,而眼前的班房,亦是真實的,唯獨任教他的一班「教師」和小學「校長」,卻是由臨牀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註冊社工化身而成。 學習自理與人相處 被希仔喚作「校長」的「樂牽」中心主任鄭惠君解釋,針對這班整體發展遲緩、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以及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的特殊學習需要,一個逼真的環境,才能起到實際作用。「因為這班孩子的適應能力比較弱,當我們想具體告訴他們,小學跟幼稚園有何分別,校舍、課室、洗手間等等的設施如何不同時,最佳的方法,就是讓他們親身坐下來感受,因此,我們特別情商一間小學借出校舍。另外,孩子亦需要知道,小學不再像幼稚園般,整天只會看到兩名班主任,而是要接觸不同的教師,所以,我們就動員整個團隊,分飾中、英、數、常、視藝、體育等科目的教師,讓小朋友學習鐘聲響起,就要轉堂的規矩。」 能力不逮的SEN學生,有一張個人專屬的好行為表,由專人負責替他加剔或減剔。 首4堂,希仔主要重點學習一些自理和人際相處技巧,包括在校內如廁、小息及午膳活動等。別以為這些是小事,對SEN學童來說,卻是「大件事」。「ADHD小朋友,時間觀念很模糊,小息時,或許只顧滿足玩和食的欲望,忘記了要去洗手間,若到課堂時才提出,就會被教師鬧;至於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最困難是社交,因此會傳授他們幾招小遊戲,例如猜皇帝,幫助他們在小息、午膳時間,跟同學們拉近距離。」鄭惠君說。 學生輪流擔任班長、科長,協助收發功課,增添責任感和自信心。 上課途中,有小朋友情緒突然波動,在場的職業治療師於是替他在大腿上放上小沙包,安撫其情緒。 設「好行為表」以示鼓勵 其餘4堂,「教師」則重點針對學生的課堂秩序。當科任「教師」在授課時,其他「教師」則在課室每個角落觀察同學們的一舉一動,若小朋友魂遊四海,又或是「吱吱喳喳」、離開坐位時,負責監察的「教師」便會馬上向違規的同學作出提示︰「眼要望,耳要聽」、「先舉手,後說話」、「你坐得定!你坐得定!」此外,在黑板附近,也張貼了一張大大的好行為表,誰有好表現,「教師」就會在表格上、他們的名字旁,加上紅色剔號,以表鼓勵。 課室內,張貼了一張大大的好行為表,表現良好的學生,會獲紅筆加剔號。 鄭惠君笑言,如何活用這個行為表,亦大有學問。「很有趣的,加剔號這個動作,對ADHD的孩子特別奏效;但相反,對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則需要擦走剔號,他們不喜歡被減剔,會覺得很『肉赤』,所以減剔,才有動力叫他們做好。」她補充,有個別能力較弱的學生,因為看不明大表,「教師」便給他們度身設計一個個人專屬的細表,放在他們的桌子上,並按其課堂表現加減剔號。 自閉症譜系障礙的小朋友,社交能力偏弱,小息時如何跟其他同學玩耍,也是體驗課程的學習重點之一。 說回來,當希仔正在上課時,簡先生也不是閒着等的,他和一班準小一家長,亦需要上「預備班」!由選購書包、文具,以至做功課、默書和測驗的事前準備等,作為社工兼兩孩之母的鄭惠君,也巨細無遺地逐一講解。 家長同需上「預備班」 Kate的兒子Sheldon是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她坦言最擔心孩子上課時「遊魂」,「以前幼稚園只上3小時課,他遊魂了,我也可以回家重新教他一遍;但升上全日制小學,課程這樣緊密,萬一他遊魂遊足一日,我真的不知怎算」。 當孩子上升小體驗班時,家長就同步上「預備班」,並由「樂牽」中心主任鄭惠君詳細解說各樣需要注意的事項。 幸而在家長預備班,Kate也學到不少協助子女溫習的技巧,而對她來說,最大的提醒,是要抱有同理心,「多從孩子角度出發,不要做怪獸家長」。Kate又留意到Sheldon上了這次體驗課程後,似乎明白多了上小學是什麼一回事,而最開心,則莫過於他的專注能力提升了,「至少Sheldon肯主動舉手答問題,投入課堂,希望日後真的升上小學,也可以維持這樣」。 作為準小一生,當然要學習寫家課冊! 到校學前康復服務﹕助特殊需要童 盡早接受訓練 為讓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兒童盡早接受康復服務,政府在2015年11月推行為期2年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並透過16間非政府機構,在主流幼稚園,以及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提供包括言語訓練、認知訓練、社交及情緒訓練、自理訓練、大小肌肉訓練等外展到校的訓練服務。 計劃納入常規服務 由於試驗計劃具顯著成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去年的《施政報告》中宣布,在2018/19學年開始,將計劃納入為常規服務,服務名額亦會由3000個增至7000個。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