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功利的主流教育

話說《非同凡響》是關於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電影,但我彷彿看到一面鏡子,映照出主流教育中愈來愈令人不安的功利氛圍。 故事主線在特殊學校發生,音樂老師訓練SEN學生與其他學校的義工合演音樂劇。義工當中,有為討好帶隊老師而來的名校女生,也有因操行差而被迫將功補過的Band 3男生,他們各有動機,只是動機統統跟眼前單純的SEN同學無關。 讀書為考試 試場成廝殺場 電影裏名校女生的互動,現實得教人心寒——與SEN同學互相介紹時笑容滿臉,活動完結卻躲入廁所搓洗握過的手,待帶隊老師問起參與感想,大家得體地分享「寶貴得着」,「誠懇」得可怕。這樣當義工當然不持久,名校女生很快只剩女主角一人。後來她因為排演缺席補習,借筆記時被同學拒絕,「字太草你看不懂的」、「我忘了帶筆記回來」…… 理由形形式式,都是為了遮掩那個沒說出口的真相:服務為加分,讀書為考試,試場原是廝殺場,幫你即是剝削自己,誰會這樣笨? 然而,與其急着批判學生功利,不如回看教育她們的大人。有一幕戲,名校校長在會議中提醒老師加緊操練,因為學生升讀大學比率下降,然後不屑地說:「但𠵱家啲學生好fragile(脆弱),郁啲話自殺,希望各位老師催谷嘅時候注意用詞。」彷彿換上溫和用語就可以放心催谷,學生不會跳下來。 《非同凡響》電影劇照 用心生活 人生不止大學路 現實比劇本殘酷。朋友女兒當上中學生才一個月,回家轉述老師上堂說的話:別以為離DSE很遠,現在不努力,日後考不上大學,結局就是瞓街。我聽了揪心,真想告訴班上孩子,人生從來不止大學一途,用心生活,無論走上哪條路都有意義。至於老師其實有很多種,有些教導我們明是非,有些滿載人生智慧,有的有容乃大,有的慈悲柔軟……倘若同學遇上的老師只有學科知識,從他們身上學習學科知識就夠了。 《非同凡響》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SEN家長的錐心分享,也不是最後的音樂會演出,而是一位媽媽對名校女兒說的體己話:取消無關學業的活動,專心爭取升讀名牌大學的機會,今天的艱苦是為了他朝有選擇。聽着,我悚然一驚,「為了他朝有選擇」這話,自己好像也跟孩子說過,只是那時沒想到,這種思路結合焦慮意識後,會被推到極致,演成另一種殘忍。 電影展示了另一條路:男主角是Band 3學生,開始時千萬個不情願,但在服務過程中發現自己的熱情所在,決定退學轉修專業攝影,因為「不想再浪費時間」。原來學生也有很多種,不是人人都需要DSE。 我沉吟了,對於何謂有選擇,添了新思考。

詳細內容

辣媽CEO:答讀者

上個禮拜,我和一對仔女的訪問出街之後,拍得好、寫得好,反應當然好。多謝明報副刊上下手足同仁,一路以來的全力支持。收到來自四方八面的祝福讚賞,我不只感動,還有激動,各位對大小T的關懷鼓勵和愛護,絕對不是愛屋及烏咁簡單,是不知幾世修來的福氣。 我最愛有問有答和讀者互動,在此除了回應兩位讀者的相關提問和評論,在本報《辣媽CEO》專欄內,亦有讀者問我和母親的相處之道,我亦在此一併作答。 精英的定義 問:Son姐和子女們像姊弟、姊妹。在HR界多年,其實精英定義是什麼?要具備什麼條件及能力? 答:平日和仔女相處,可以無大無細,打成一片。但說到教育,長幼尊卑尊師重道,是非黑白原則底線,我揸到正絕不含糊。精英的定義,不是以贏得什麼獎項或讀過幾多書來定義,是看成果定論。除了成績標青打出名堂,還要有品有德,對行業、對社會有貢獻,才是真精英。 有錢梗係可以去留學啦? 問:有錢的確是「唔使咁在意」嘅,試問入息中位數連兩萬都未到的港人,又怎樣去英國和韓國?自己出來工作,又要做多久才能儲夠錢去外國讀書呢?Retake DSE算啦! 答:如果根本無心向學,不喜歡讀書,重讀一年再考DSE,會考得出好成績嗎? 人再窮,都窮不過志窮!再有錢,都買不到心靈富足。 如果真的成績好,想到外國讀書,許多獎學金可以申請。本地大企業,就以我認識的九龍倉集團為例,每年舉辦藝術創作比賽,為有志於藝術的得獎同學無條件提供全額學費,資助他們到世界各地任何大學讀藝術。而且亦有很多國家容許大學生半工讀,天下無難事,只難無心人。 問:Son姐,你面對母親時,有無質問她為何漠視你的感受?為何她明明知道,對你的無理要求只會令你不快樂,但她仍一而再地令你不快樂?另外,我也很想知道你為何在她晚年跟她好好相處,我相信感情已空白了N年,為何要融雪破冰,沒這個必要吖,你怕她死後,你會後悔生前沒對她好?怕別人指點,說三道四說你不是孝女?為何? 為了證明給母親看,不聽她的話,不跟她的劇本,我一樣可以成功…… 答:我何止質問,還有指摘,和她各執己見互不相讓。只是爭吵之後,非但未能化解,仇恨積怨反更深!所以當年我為了逃離母親的操控,不肯屈服,不惜一無所有,靠自己掙錢交學費過活,日子過得確實艱苦。但為了爭氣,為了證明給母親看,不聽她的話,不跟她的劇本,我一樣可以成功,幾辛苦都值得。三姑六婆的說三道四,你認為我會在乎?是人長大了,自己做了母親,尤見她對大小T的愛之深,是我從未見過的她。當年母親的橫蠻一言堂,即使不同意,但可以漸漸理解體諒。當日選擇破冰,是為了父親,為了放過自己。我一直認定我以德報怨,對她已經極好,但自母親四年前突然去世後,我對她的思念之濃,才讓我驚覺,原來我愛她遠比我以為的多!至今每每想起她,我都為其實可以對她再好一點而悔恨不已。慶幸的是,我沒有執迷,否則悔憾終生!  

詳細內容

獨家專訪辣媽三母子 子女失意DSE 轉跑道再起飛

辣媽與子女對談,DSE不能斷定一生成就 隨着大學聯招(JUPAS)上周放榜,今屆DSE考生成王敗寇,已經塵埃落定。資深獵頭人兼專欄作家張慧敏(辣媽),平日招攬的,盡是精英,偏偏自己一對子女Tiffany(大T)和 Timothy(小T),卻是香港教育制度下的失敗者,兩人均未能躋身本地大學。 文:沈雅詩      攝:黃志東       場地提供:Tonkichi Tonkatsu Seafood 但正如辣媽所講,任何失敗,都不能斷定一個人一生的成就。因此,四年前,當大T找到興趣所在,一個華麗轉身,她現在已是韓國名牌大學學生;鍾情社會學的小T,去年失意DSE,他正在港修讀英國大學的foundation course,期望明年能轉換跑道,升讀海外大學。 三母子首次坐定定一起接受《HappyPaMa教得樂》獨家專訪,細訴他們如何坦然接受DSE的失敗,又怎樣另闢新天新地。 .辣:辣媽張慧敏 .大T:Tiffany .小T:Timothy .記:記者 人要在錯誤中學習 記:當你接到DSE成績單,第一個反應是…… 大T:我2013年考DSE的,我收到成績單時,所有科只得一科覺得很意外,就是中文,因為我沒有想像過中文會差成這樣子。除此之外,其餘也沒有太大衝擊,因為除了差,就是很差。 小T:我是2017年度的DSE考生,拿到成績單時,我是絕對沒有感到意外的,因為平日溫書,自己放了多少力,又或者學校預測出來的成績,其實都和我真實的成績相當接近。 辣媽(中)說,一生最大的驕傲和自豪,就是能夠成為大T(右)和小T(左)的媽媽。 記:大T的成績,是你意料之內,還是意料之外? 辣:她考得不好,是我意料之內的。當她告訴我中文科不及格時,我反而覺得釋然。釋然的意思是,她既然中文不及格,那不用再想在香港讀大學了!况且,她說過不喜歡讀大學的,所以,我亦一早講過,不會供她去外國讀書,原因是不想她延遲接受自己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想怎樣的事實。我老早跟她想好Plan A、Plan B。Plan A是考到便讀,Plan B是考不到就出來找工作,那便Plan B吧! 19歲的小T(中)是暖男一名,他矢志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照顧媽媽和姊姊。(黃志東攝) 記:連聰穎的小T也未能摘星,你失望嗎? 辣:Timothy不是沒有能力,但他不發力!由幼稚園去到中學,每一年的班主任,幾乎也跟我說同一番話:為他的考試成績未能真正顯示他的實力而抱不平。其實他考DSE時,我看他的讀書態度,就知道他不會入到他想讀的大學和科目了。Timothy爸爸也有投訴過我,說我任由他,但逼得來嗎?如果逼到,這個世界這麼多怪獸家長,很多人都可以作育英才,他們的孩子也出類拔萃,不得了吧!人始終要在失敗中、挫敗中或自己的錯誤中學習的,他只得17歲,早跌早着。 在職場上獨領風騷的辣媽,認為自己的成功與失敗,都不應該成為兒女的負擔和壓力。 仔女成績平平 不會難堪 記:你作為資深獵頭人,專獵猛將,但自己仔女的成績卻平平,難堪嗎? 辣:我反而沒有這方面的壓力,我雖然是他們媽媽,但他們是獨立個體來的。况且他們讀書成績好不好,又或者讀到什麼大學,讀不到什麼大學,也不能憑這樣,斷定他們是成功,還是失敗。我亦常常說:「我成功,與他們何干?我失敗,亦與他們無關。」反過來亦一樣,他們成功,也不能說是因為媽媽犀利,他們若是「廢」,怎也是「廢」,因此,功勞應該是分開的。 記:何去何從,媽媽有干預嗎? 大T:其實考DSE前,在高中時,媽咪已經說,他日考到大學,就讀自己想讀的科,如果考不到的話,亦不會送我去外國作逃避。所以,我自己也有想過,如果真的考不到,便做part-time,不會在家游手好閒,再看自己的興趣是什麼,然後向那興趣進發。 大T(左)向來沒什目標、方向,因此辣媽曾拒絕給她出外留學,直至大T立志攻讀韓文,辣媽才欣然開綠燈。 有目標 媽媽才讓留學 記:以你媽媽的人脈網絡,要幫你找一份體面的工作,輕而易舉,何解要去賣乳酪? 大T:找工作這回事,不一定是媽咪找給我,我便喜歡做。那時我去了一間frozen yogurt工作,是因為我喜歡食,所以便找和食有關的工作。那時每天上班都很開心,不知不覺便做了幾個月。 辣:我當年說過不給你讀大學的,但到後來我主動提出給你去韓國,你有沒有想過何解媽咪突然轉性呢? 大T:因為我去韓國不是讀其他,而是讀語言。意思是我讀語言,所以你才讓我去那個國家,認真去學那個國家的語言。若我讀business,你怎會給我去韓國呢! 身為媽媽,辣媽(中)對子女最大的期望,是希望他們能夠頂天立地,找到人生的樂趣。 考韓國大學 不單純看DSE成績 記:要考韓國大學,DSE的成績重要嗎? 大T:我一開始,只是在韓國讀語學堂,即language course,所以也不需要香港的成績。但讀畢一年零三個月後,我想留在韓國考大學,那時便要提交DSE成績單,同時附加語學堂的成績。我自己認為,韓文的水平,應該比較重要些,不是單純看DSE成績的。 大T 5年前DSE慘敗,但一個華麗轉身,她現在已是韓國著名學府——梨花女子大學的學生。 辣:你那時揀大學,為何夠膽揀梨大、成均館這些大學呢? 大T:其實很幼稚的,我揀的是地利位置。我之前在延世大學念語學堂,亦租了屋在延世附近,因為延世和梨大是鄰居來的,如果我考其他大學,要跨區上學,我覺得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辣:其實你要去韓國,是否為了看多些韓國演唱會,所以才選擇讀大學的呢? 大T:哈哈,怎也有些私心的!如果在香港,怎可能做到這麼多在韓國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且很多事情,是年輕時才做到,人老了,就沒有星追。 小T(左)受軟不受硬,所以向來聲大大的辣媽,對着寶貝仔時也特別溫柔。 ◆辣媽寫「劇本」大綱 子女自選內容填補 希望子女按興趣做選擇 記:小T,DSE之後的路,是媽媽給你鋪排的嗎? 小T:考完DSE,媽咪又沒有很多指示。或者她本身已經有自己的考慮、她自己的方案,到後來我讀foundation course這個決定,一切都是按着劇本行。 小T去年DSE成績未如理想,但深信「條條大道通羅馬」,現正在港修讀英國大學的foundation course,期望明年升讀海外大學。 記:你指的劇本是什麼? 小T:應該說,大綱是媽咪寫的,但填補當中的內容,就是我自己的抉擇。媽咪帶了我去看一個教育展,她給我兩個方案,一是去英國讀一年A-Level,二是像我現在這樣子,在香港讀一個foundation course,再看能否銜接去其他大學課程。最後,我是自己選擇了在香港讀foundation course這個決定。 辣:我知小T是有能力的,而且他當初告訴我想讀歷史、文化,如讀這些科目,我覺得英國是可以考慮,但我沒有逼他,像大T的路也是撞出來的。他已比姊姊幸運得多,因為他知道自己喜歡讀什麼,姊姊當初連想讀什麼也不知道。後來我們去了教育展,原來有在香港讀的foundation year course,於是,就展開了他另一段的學習生涯。 小T天資聰穎,永遠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可惜他的實力,往往未能從考試制度中反映出來。 記:要同時供兩個孩子升學,一點也不容易,有沒有設定條件限制,例如將來要他們歸還學費嗎? 辣:沒有的,如要這樣想,打從第一天便不應該生孩子,因為這是一盤蝕大本的生意。或者他們將來發達,誰知道,但問題供書教學,錢是事小,養大他們的心機、心神,是一世也還不到的。我無設任何目標、預期,但我希望他倆可以從他們的學習、做人做事,找到人生的樂趣。所以,我常常都希望他們是跟着興趣去做選擇。 辣媽(右)指小T(左)自幼喜歡思考哲學的問題,攻讀社會學絕對是忠於他的興趣。 對姊弟採取不同教導技巧 記:大T,你有沒有覺得媽媽對弟弟說話時總是很溫柔,她是否偏心小T? 大T:哈哈,她常說我踢一踢才動一動,所以,媽咪對我的確是比較強硬的,我需要她去推我做事,否則,我就會慢慢、是但去做,這叫因材施教。 小T:應該說,她知道教我和姊姊要用不同的技巧、方法,我是罵不得的,你若只是鬧我,我是不會聽。所以,她對我比較溫和些,跟我說話時「陰聲細氣」,外人看上去,便好像偏心我多一些。 大T(後)和小T(前)兩姊弟雖然年齡相差五載,但感情要好。 記:你未來的目標是什麼? 大T:除了翻譯之外,我對攝影也想吸收多些知識,因此,我覺得兩方面我也可以繼續努力一下,希望翻譯和攝影的學習,可以同時進行。 小T:在學業方面,也像姊姊一樣,向自己有興趣的科目去讀,所以我現在選了社會學,但除了學業,家庭方面的目標更清晰。或許自小媽咪已教導我,家中只有我和姊姊,所以我身為一個男士,很應當承擔起這個家庭的責任,因此,我在家庭的目標,是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照顧家人。 近年愛上攝影的大T,努力鑽研,今年還在韓國首爾舉行攝影展。 不要被DSE制度限死思想 記:作為過來人,有什麼說話想給DSE成績欠佳的年輕人? 大T:DSE要考得好分數才能考到好大學,這是沒錯的,但問題是,一定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再向着那個目標進發,而不是盲目的,只一味要好成績、入好大學,如果這就是你的全部,我覺得很無謂。現在香港社會,好像DSE就是你人生的生死決定點,如果DSE成績差,就是一無是處的人,但真的是這樣嗎?不是的。 小T:在香港DSE的制度下,你不能夠成為最出色的那一班,不代表在其他範疇,不能成為最出色的那一批人。所以,我認為最重要是找回適合自己的路、你有興趣的範疇,自然會很用心的付出,那你取回的結果,應相對地好。因此,不要太過被現在DSE的制度限死你的思想,應該勇敢些、嘗試多些在不同方面去發展。 辣媽給子女的話﹕頂天立地 成為自己的驕傲 我對他倆的期望,由始至終也沒有改變過。我希望他們可以頂天立地,我希望他倆可以成為自己的驕傲,不用永遠活在別人的眼光和批判之中,又或者要成為什麼,去令到我覺得自豪,以為做到這樣子,媽咪就很自豪有我這個仔,有我這個女。我很希望他們清楚知道,我一生人能夠有最大的一個肯定和honor,就是做他們的媽媽。

詳細內容

辣媽CEO:大小T與我

我知道很多人都認定我是一個性格極強悍,絕不妥協低頭的所謂女強人。以工作事業上來說,無可否認我的確如此;但作為媽媽,教育大T小T,他倆做人做事的原則底線,我承認我的確黑白分明,但和一對仔女自小有商有量,從來沒有用媽媽的身分強迫過他們做一些不想做的事。為了尊重他們二人,保障他們的私隱,這些年來不斷有報紙雜誌訪問我,記者們無數次要求想要大小T的近照,或者希望我們一起接受訪問,都被我一一婉拒。而下周二的《Happy PaMa教得樂》,大家不能錯過,因為有我們三人破天荒的獨家專訪。 這個專訪的誕生,是我主動兌現對Noelle的承諾。當年她為我做專訪時,我曾講過一對仔女不願意出鏡;承諾要是有朝一日,他們願意受訪的話,首選必定是明報。一直有追看我專欄的讀者們,都知我兩個子女的成長經過。大T可以用柳暗花明曲折離奇來形容,而小T課堂上的表現雖然備受老師表揚,但都為他的實力未能在考試成績分數中表現抱不平。然而在香港畸形的教育制度底下,讀書是為了應付考試,考試就是要求高分數。接受不接受也好,這是改變不了的制度及事實。今次大小T是以DSE失敗者的身分站出來,分享過來人的心路歷程,為其他成績不好的同學打氣。 DSE失敗者 分享心路歷程 今次訪問得以成事,首要多謝明報對我們一家的信任支持。其次就要多謝小T,因為他念Foundation Year的教育中心希望他接受報章訪問,真的沒想過他堅拒的理由,竟然是為了我!他說不能對我不公平,我是他娘親,又是第一個要求他做訪問的人,要做應該和我一起做。 小T的表白,令我很感動,忽發奇想,不如邀請大T一起做,算是為他們人生中的一個階段做個總結,亦為我們留個回憶紀念。 不瞞大家,我們仨的訪問分分鐘空前絕後。其實大T是在半推半就勢成騎虎的情况下答允的,一開始她認定細佬不肯出鏡做訪問,所以聲大大話如果細佬肯,她OK;沒料小T居然爽快應承,她不能食言,只好硬着頭皮Yes。不過她不斷囉嗦,再三強調僅此一次,我當然不會再三為難她。 找訪問場地驚覺香港巨變 記者提議找個大小T自小經常去的餐廳做訪問場地,不找猶自可,一找再找,才驚覺這些年來香港的變化實在大,很多他們小時候去的餐廳不是已經搬遷,就是已經結業。幸好,還有一間在銅鑼灣世貿中心,他們自小經常去吃,長大後也食極唔厭的日本吉列豬扒專門店,原店原址原班人馬繼續經營。感謝Peggy姐姐二話不說,立刻答應免費提供VIP房給我們拍攝,無以為報,只能經常幫襯,見多幾面表謝意! 訪問內容當然要先賣個關子,見他們兩個言談舉止有紋有路,落落大方,我實在老懷大慰。想見大小T廬山真面目,下星期二有相有片,記得捧場多多支持!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