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優兒童:免費STEM課程培訓資優兒 好奇孖寶發揮科學潛能

  資優兒童雖然天賦高,但亦要有適當的栽培,才能盡展潛能。香港小童群益會社區創意學習中心就特別推出「新地資優科學創意發展計劃」,免費為資優兒童提供為期一年的STEM課程,發掘他們在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範疇的潛能,為社會培育科研人才。 文:沈雅詩      攝:黃志東   在香港小童群益會「新地資優科學創意發展計劃」下,這對高潛能兄弟卓希(左)和頌希(右),有機會免費學習不同的STEM知識,眼界大開。 研究電掣 嚇壞媽媽 家有資優兒,父母往往會有着不一樣的「驚喜」,而擁有一對現年12歲(卓希)和8歲(頌希)的高潛能兒子,作為母親的Sandy「驚喜」更加是「打孖上」。「他們的好奇心實在太強,對於家中所有設備,都有興趣研究一番。例如他們試過想把廚房的剪刀拆散來研究,甚至連電掣,他們都很想知道那3個孔代表什麼,究竟插一個、兩個孔能否通電。曾經有段時間,我連上廁所都提心吊膽,生怕兩兄弟會在客廳、廚房亂來。」 根據卓希和頌希平日的表現,以及綜合教師觀察所得,Sandy相信兩名兒子都同屬高潛能兒童,但並沒有安排他們接受正式的資優評估。「從幼稚園到小學,我都不時收到教師的電話,說他們上課時經常只做旁觀者,甚少參與。以為他們不懂嗎?卻可以準確無誤、細緻地說出答案。後來,音樂科、體育科教師亦相繼發掘到兩兄弟有突出天分,似乎學什麼都很容易上手,於是就開始收到很多尖子計劃的參加邀請、加入校隊的通告。我覺得,既然教師都肯定了他們的高潛能,就無謂再額外花錢做資優評估了,反正意義不大。」 除了科學,兩兄弟也是音樂高手,他們不單玩得一手好的夏威夷小結他,卓希(右)還精於小提琴,而頌希(左)則擅長敲擊樂。 愛動手做 了解背後原理 雖然卓希和頌希在音樂、體育方面也很有才華,但說到最愛,兩兄弟異口同聲說:「科學!」念六年級的卓希表示,學校的Fun & Robotics Technology(簡稱FRT)課程,啟迪了他的科學興趣,「以前每星期上一課,轉制後,改為每星期上兩課。最有興趣砌EV3(LEGO MINDSTORMS EV3,可程式自組機械人玩具)」。跟哥哥念同一間小學、就讀三年級的頌希在旁和議:「我也喜歡這一科,因為不用考試、不用做功課,近日我在學用micro:bit (微型電腦電路板)編寫程式。」 不過,學校的FRT課程是一個正規課堂,為所有學生而設,顯然未能滿足兩個高潛能小朋友的需要,卓希笑言:「如果課堂可以有多些自由發揮的機會就更好,現在基本上是參照教師的作品再去做一次。」 頌希則認為,FRT課程最沒趣的地方,就是要坐着聽教師講課,「我會覺得有點悶,我喜歡透過動手做去明白背後的原理」。 問卓希和頌希可有報讀坊間專門為資優生而設計的課程?Sandy聞言忍不住插嘴,「沒有,怎負擔得來!」Sandy透露,自從誕下長子後,她就做全職家庭主婦,現一家四口住在公屋,生活擔子全落在從事物流工作的丈夫身上。「兩兄弟以前是零課外活動,後來教師覺得他們有潛能,所以才參加多了尖子計劃、校隊,但也是全部免費。」 好奇心「爆棚」的頌希,以往經常反轉全屋,罔顧安全地「研究」各種家居設施。但自從上了資優課程後,他的安全意識提高了,需要「動手做」時,也懂得運用合適的工具。 小六的卓希形容,資優課程不論上課模式、內容,都比平日學校課堂有趣得多,因此每次長途跋涉由天水圍到沙田上課也是值得的。 課程充實 着重多元潛能 不過,在上個學年度,機會來了!卓希透過學校推薦參加由香港小童群益會主辦、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贊助的「新地資優科學創意發展計劃」,而今個學年度,頌希也加入了。 負責此計劃的香港小童群益會註冊社工卓子揚表示,這是一個專門提供給小三至中二、來自低收入家庭資優兒童的免費STEM課程,而機構對於「資優」的定義,亦不單局限於智商超過130,還有其他考慮因素。「不一定要有智力評估證明,但我們着重學生的多元潛能,例如在體育、藝術甚至人際關係等方面,是否有卓越的表現呢?另外,還得通過我們的海洋生態、航天科學、機械工程等專家的面試。」 計劃於2016年正式展開,每個學年有75名學生受惠。課程內容十分充實,學員在該學年,除要修讀圍繞高階思維技巧、團隊訓練的必修科外,還要在海洋生態、航天科學和機械工程三者中選一科作主修科,再加其他體藝範疇的副修科。 Sandy(中)表示,小童群益會的資優課程,除了豐富一對兒子的科學知識,更重要的是,拓闊了他們的思維角度。 有別於學校課堂,此計劃採用混齡模式上課,卓子揚笑言,小學生的能力不一定遜於中學生,「我們教授的知識跟平日學校所學的,沒有太大關係,因此,很多東西,不論中學生或小學生,都是第一次接觸。如果牽涉理論,無疑中學生會吸收得快一些,但說到動手做的能力,就很視乎學員的訓練背景。我見過不少主科修讀機械工程的小學生,或許因為從小就喜歡『左砌右砌』、做手工,他們完成的速度隨時比中學生快」。 卓希便因為表現出色,今個學年再次獲資助報讀「Marker訓練班」進階課程,難怪家住天水圍的他,雖然每次在交通上要花4小時來回沙田的社區創意學習中心上課,他亦樂此不疲。「中心的課堂比學校有趣得多,最深刻是導師教我們鋸木,然後用木條、螺絲、橡筋製作『快跑毛毛蟲』來做實驗,研究摩擦產生的震動頻率。」 香港小童群益會註冊社工卓子揚透露,「新地資優科學創意發展計劃」另一個重點,是照顧「高智商低成就」資優生的需要,希望重燃他們的學習興趣。 學多角度思考 情緒變穩定 身為媽媽,能夠看見兩名兒子在這個資優課程學到更豐富的科學知識,她固然開心,但Sandy更開心的是,課程提升了他們的思維技巧,「以前兩兄弟都有向我哭訴在學校被同學排擠,取笑他們是『科學怪人』,為此經常不開心。但現在他們懂得多角度思考,譬如弟弟會想到『同學今天不跟我玩,或許明天會』、『可以反過來問同學喜歡玩什麼,請他們讓我加入』等,情緒比以前穩定了很多」。 此計劃將於下學年招收新學員,有興趣的學童,可留意香港小童群益會社區創意學習中心網頁(cclc.bgca.org.hk)的公布。 何謂資優:不限智力評核 多元化界定 根據教育局的指引,資優不局限於智力的評核。事實上,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第四號報告書》便引用美國聯邦教育局對資優的定義,肯定了資優特質應朝向多元化的界定。資優兒童是指在以下一方面或多方面有突出成就或潛能的兒童: (1)智力經測定屬高水平 (2)對某一學科有特強的資質 (3)有獨創性思考,能夠提出創新的意見 (4)在繪畫、戲劇、舞蹈、音樂等視覺及表演藝術方面特具天分 (5)有領導同輩的天賦才能。在推動他人完成目標方面有極高能力 (6)在競技、機械技能或體能的協調方面有突出天分

詳細內容

功課多多 仲要學coding?全為「數碼轉型」

環顧四周,不難發現我們正身處在「數碼轉型」的時代——連鎖餐廳已經有自動點餐機、手術室機械人化、半自動駕駛汽車開始普及,再來還會有什麼?隨着數據及雲端科技變得成熟,人工智能(AI)的應用會比過往更高速發展。無論是新或舊的行業都已經或將會被科技改變。有報告*顯示,到了2030年,自動化、人工智能、機械人會取替8億個現有職位。莫非我們的下一代,畢業就要準備失業? 別擔心,淘汰的同時,新的工作機會,尤其是與科技相關的工種亦會出現,無論是200多年前的工業革命,還是現今的數碼轉型年代亦然。與此同時作為家長,我們總是想給子女最好的、為他們的未來做好準備。面對這些必然的轉變,我們能為他們預備的就是讓他們裝備好自己,迎接種種挑戰。 學習Coding 掌握世界通用語言 解難能力及邏輯思維是其中最重要的技能,也正是推動學習STEM及編程(coding)的基礎。即使小孩日後不當工程師或電腦科學家,也可透過學習過程中訓練多角度靈活思考、邏輯思維、啟發創意等這些21世紀最需要具備的技能。而且coding已成為世界通用的語言,能確保日後與電腦無障礙地「溝通」。 筆者以前在美國西雅圖工作和生活,當地已十分有系統地讓兒童從小開始培訓這方面的技能。反觀香港的教育較為古板,小孩往往以為每一個問題只有一個既定答案,可惜要配合數碼轉型這個大趨勢,現今的教育制度不足以為小朋友提供充足而合適的訓練。 訓練邏輯思維、解難能力 編程教育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是訓練小孩探索解決問題的不同可行性。想像一下,例如我們要由旺角出發到金鐘,當中有很多不同的路缐,要考慮路面 / 隧道狀况、交通時間、費用、不同交通工具的班次等以判斷最佳路線。要注意的是,最短的路線可能不是最快的,最快的又可能不是最便宜的。這是一個非常經典的Coding Challenge,也正是Google Maps每天幫我們解決的問題。在整個思考過程中,小孩要學習探索出解決問題的不同方案,並在不同情況下評估不同選擇。 下一次會和大家分享學coding前,需要準備甚麼,敬請留意。 *企業顧問機構麥肯錫(McKinsey & Co)旗下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於2017年11月發表。 Harris 畢業於喇沙書院後,負笈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攻讀電腦科學,畢業後加入美國微軟總部(Microsoft)從事軟件工程師,及後加入雅虎香港(Yahoo)及微軟香港,分別從事電子商貿總監及市務總監,令他在資訊科技和商業的眼界同樣廣闊。作為新世代爸爸的 Harris深覺香港在推動STEM教育發展遠落後其他亞洲地區, 希望在數碼轉型的大趨勢下,透過編程(Coding)教育培育新一代跟未來接軌。過往的經歷和工作經驗促使Harris成立 Cobo Academy,深信學習編程能有效令小朋友培養邏輯思考、協作和溝通能力。

詳細內容

變形玩具中不同的STEM元素

在卡通片中經常都會出現很多會變形的機械人,令小朋友覺得新奇,同時玩具製造商會參照有關的卡通製成變形玩具產品,吸引了不少大小朋友購買,令玩者能夠模仿變形過程,以補充他們的幻想空間。 大自然中的變形 「變形」一詞早就在大自然中出現,就以「水的循環」為例,水就有不同形態的變形,當水遇熱變成水蒸氣,是液態變成氣態的變形;當水蒸氣遇冷空氣凝結成小水珠,是氣態變成液態的變形;當水遇冷會變成冰,是液態變成固態的變形;當冰遇熱變成水,是固態變成液態的變形。水的變形的秘密就是溫度的改變而成。 在生物出現的變形 生物成長的過程也存在不同的變形,植物的生長過程就會出現變形,例如:「種子→種子發芽→長成植物→開花→結成果實→新的種子」。除了外型和體積上有改變,功能亦有所改變。植物生長過程的變形就需要水、陽光和養份。 有部分動物的成長過程也有變形,蝴蝶成長中的變形就是:「卵→幼蟲→蛹→成蟲」。蝴蝶不同時期的變形會有形態上和體積上的改變,所以蝴蝶變形稱呼為「完全變態」。 日常用品的變形應用 有很多日常用品都能夠變形,例如:指甲鉗、萬用刀、摺疊式沙律脫水器、伸縮丫叉……等,它們都運用改變形狀或體積來方便收納。 指甲鉗上利用圓柱轉盤機關來改變壓柄方向,來做出修甲模式和收藏模式。萬用刀內裝有不同圖層把不同用途的工具刀進行收納,同時內裏裝有彈簧和圓柱轉盤機關把工具刀彈出。摺疊式沙律脫水器就加入了釸膠風琴式設計,可把脫水器摺合減少空間。伸縮丫叉就透過不同大小長短的空心圓柱造出伸縮效果來改變丫叉的長度。 自動變形新元素 現代變形玩具的變形效果更因生產科技進步而有所進化,卡通片《車新超激戰》的玩具就運用了磁鐵特性、連桿機關及彈簧工具以達致玩具自動變形效果,再加上配合對戰咭玩法及小大戰車的同時變形效果的連帶關係,深受玩家歡迎及著迷。 在小戰車車頭的底部裝有磁鐵及連桿機關,當小戰車向前推時,車頭底部磁鐵會把內附金屬的對戰咭對撞,啟動了連桿機關的開關,令活動關節中的彈簧釋放位能轉化成動能,使小戰車變形和磁鐵會把對戰咭磁起。 當小戰車通過通道時觸撞到開關鈕啟動連桿機關,同時驅動安裝於大戰車的活動關節中的彈簧釋放位能轉化成動能使大戰車變形。 ⇩ ⇩ ⇩ 變形玩具中內藏有很多不同的STEM元素,大家在玩的時候都要多留意和分析,就能發現有很多的設計都加入了變形的元素來增加收藏的空間和增加物件的用途。 內容提供︰STEM Sir 刊載於 GRWTH app

詳細內容

波波教授演講廳:動手做科探實驗 建立科學家精神

從近年不同學校的STEM教育成果分享可見,課程活動很多也離不開電腦編程的應用,透過電腦操作簡單機械組件去完成特定的任務(例如:mBot, Micro:bit, Arduino等)。 課程配合電腦編程故然可訓練學生的邏輯思維,但若STEM教育太偏重科技(Technology)和工程 (Engineering)的話,可能會乏略了科學素養(Science)和數據分析(Mathematics)的基本科學探究訓練。 波波教授在這裡透過介紹一個既好玩又有趣的科探活動,帶出科學探究和數據分析的方法,給爸媽和老師參考。 這個科探遊戲名為「執米大比拼」,參與人數不少於10位,年齡組別介乎小四至中六。 所需器材及實驗用品包括:米約1公斤、1把尺、小型電子磅和塑膠容器一個。 遊戲指引: 1.用呎量度手掌長度並作紀錄。 (梁美儀提供)  2. 每人用右手一次過盡量拿最多米到容器去磅重,記錄所拿到米的重量。 (梁美儀提供) (梁美儀提供) 3. 重複步驟1-2,用Excel試算表把數據輸入作紀錄。 科學假設及推測 推測的科學理論一:因為人類會懂得如何吸取經驗,自我完善及進步,所以第二次拿到的米量應該會比第一次較多。「虛無假設」便是:第一和第二次所得的米量沒有分別或第一次比第二次較多。只要我們實驗的數據能推翻這「虛無假設」,我們的科學理論便成立。(請參考《波波教授演講廳:科學探究——豬會飛嗎?》) 推測的科學理論二:手掌越長,能拿到更多米。「虛無假設」便是:手掌長度和拿到的米量無關。 如何分析結果? 若果第二次的米量比第一次的較多,把第二次的量減第一次的,便會得出正數。我們分别把每一位孩子的數據做這運算,看看有多少孩子得到正數。若我們有20位孩子參加是次實驗,而發現當中18位獲正數,便有90%機率支持我們的理論(如下圖示)。若果只有不多於50%為正數,結果便不太支持我們的理論。高中同學可以學習使用統計方法(如Student ‘s Paired Sample t Test) 作更深入科學數據分析,驗證假設。 在20位學生參加是次實驗中,有18位的獲米量在第二次較第一次多,即有90%機率支持我們的理論。(梁美儀提供) 怎樣測試「手掌越長拿米越多」的理論?方法十分簡單易,就是把數據用散佈圖(scatter plot)來表達便行了。手掌長度放在橫軸(X-axis),而獲米量放在直軸(Y-axis),把每位孩子的數據如座標般繪畫在圖上。若所有點形成一條由左至右斜向上的直線,便支持我們的理論。小學生可以學習如何使用Excel來繪圖,而高中生亦可以進一步學習使用迴歸分析。 用散佈圖和迴歸分析能測試及顯示「手掌越長拿米越多」的關係。(梁美儀提供) 過去十年,我曾跟數百名港大學生進行這有趣的實驗,不單證實了以上兩個理論,還驗證了男生比女生拿米更多呢!透過這簡單科探實驗, 幫助學生建立科學家精神。 以上的科探方法和數據分析可以應用到STEM的產品研發之上。例如:學生可以測試自製吸塵機的長度如何影響其清潔效果。10位同學透過公平測試,比較長和短的吸塵機的清潔效果(如:用多少分鐘去吸入100粒標準紙碎),看看是否長的吸塵機表現較遜色。亦可以散布圖方法看看不同吸塵機長度和清潔效果的關係。 學生可以透過科探和數據分析來測試自製吸塵機的長度如何影響其清潔效果。(聖保祿天主教小學提供) 若能把科探和數據分析元素融入STEM學習當中,可以使學生更上一層樓,看到更遠,發展更廣!

詳細內容

學校放大鏡:2萬呎校舍 實驗室圖書館齊備 念蘅還原幼園理想模樣

  念蘅幼稚園校監呂詩慧(下左一)說學校創立以來極少宣傳,她信「有麝自然香」,而且整個校董及顧問團隊都能給予家長信心。例如被小朋友稱為「IQ博士」的副校監梁卓勳(下右二),於倫敦帝國學院修畢電腦博士學位,教過大學生和中學生,近年於香港資優教育學苑教授小學生STEM課程。 當你踏進念蘅幼稚園,參觀完一個又一個的課室、活動室,大概會羨慕這兒的學生:「能在這裏上學真幸福啊!」二萬平方呎的校舍,加上科學實驗室、中國文化室、廚房、圖書館,全為了讓幼兒有更優質的學習環境。看似奢華,但校監呂詩慧直截了當地說:「幼稚園本來就要是這樣!」 文︰顏燕雯      攝︰蘇智鑫、劉焌陶 偌大的校園,讓小朋友有足夠的空間參與各種活動。 2015年創立的念蘅幼稚園,設施並不像一般幼稚園,課程媲美國際學校。它有中國文化室,讓學生在裏面認識各種藥材、學書法和水墨畫等;又有科學實驗室,讓學生利用放大鏡、顯微鏡及展示板等認識動植物及自己的身體。PN(學前班)的教室中還設置了滑梯,十分好玩。校監呂詩慧(Catherine)認為這才是幼兒理想的學習園地,只是香港「太畸形」。「在未有新派直資學校出現前,香港似乎只有傳統學校及國際學校兩條路,一般家長只相信催谷、入名校,不然就是花很多錢去讀國際學校。我就是想辦一間有良心的學校,把大家都喜歡的外國管理及學習方法,都放進本地學校中。」 要證明不催谷仍能升名校 Catherine說有點想撥亂反正,要小朋友上學覺得開心,毋須催谷,但仍然有機會入到家長眼中的名校。「我在傳媒界工作多年,也認識不少教育界人士,你問我哪間直資、私立面試內容,我都知道,但若要小朋友背答案,那是沒有意義的!你看看這些學校取錄的學生,都是最醒目的一群,所以功利點說,我們這兒是培育醒目叻仔,而不是背書機器。」 在中國文化室內,校長李沛琪(中)引導學生認識各種中藥材。她拿起羅漢果,讓學生觸摸和嗅聞,有小朋友立即表示媽媽給他喝過羅漢果水,說是用來止咳的。 小朋友在科學室裏觀察蝸牛。梁卓勳指STEM是今時今日小朋友學習中不能或缺的部分,他會從幼稚園小朋友的基礎知識開始,讓他們在科學實驗室裏觀察,並透過互動及與老師問答來學習。 學校透過不同的課程來培育出醒目孩子,課堂不分中、英、數,而是一個綜合課程。學前班要學收拾書包、通告袋等自理能力,又有較多機會在蒙特梭利室體驗,學習手眼協調;K1開始有特定的科學活動,每星期會到科學室上課,有時候老師順道教一些英文生字;到K2、K3則會在中國文化室認識各種中藥材,甚至學書法寫字。每天三小時的上學時間,學生會到不同的課室,參與各種 非只玩樂無功課的「Happy School」 學校特設蒙特梭利教室,學前班的學生有較多機會來上課。 在音樂室裏,孩子有機會跟老師學唱不同民族的歌謠。 念蘅學生不用回家做功課,因為學校希望小朋友和父母有更多親子時間,所以學生只在學校內做練習,用遊戲來記生字,所做的工作紙會帶回家,讓爸爸媽媽知道子女正在學什麼。沒有功課,豈不是Happy School?Catherine卻這樣說:「從來沒有人定義Happy School,有人覺得沒有功課便是Happy School,也有人覺得是回到學校只是玩。如果是這樣定義,我們都不是!我們的課程編制是由整個團隊,包括教育學家、心理學家及各方面的專業人士構思出來,不是要求多和深,而是要深入!例如英文,學生背的是詩歌,老師還會教他們認識詩歌的意境,這根本已是讀英國文學的要求了!音樂堂會學樂理,科學堂又會學習寵物護理、認識醫學儀器等。小朋友知道什麼叫消炎藥,什麼叫打石膏,當然他們不會懂得落手落腳去做,但概念上他們完全清楚。」 學校設有廚房,主要由Catherine親自教授,小朋友可以在這裏體驗做意粉、麵包的過程,不再十指不沾陽春水。 現時學校有兩班學前班,K1至K3各一班,教室設計以華德福教育為概念,主張與自然連繫,所以用木為主材料,學前班的教室內更設有滑梯。 Catherine說小朋友在催谷的幼稚園畢業,不代表到小學就一定適應,但念蘅的學生銜接小學並沒有問題,「他們不是不用讀書,而是把知識不知不覺地吸收了」。念蘅畢業生多升往直資私立小學,如保良局蔡繼有學校、英華小學、啟基學校等,名人之後如陸永兩個女兒、何基佑兒子及許冠傑一對孫兒,也是它的學生及畢業生。 學校主張孩子多閱讀,所以設有一個藏書達3000本的圖書館,其中一隅更擺放了一些不同國家語言的書本,讓孩子有機會接觸不同類型的書。 每班上限15名學生,教師則有兩人,師生比例約為1:7。外籍教師正在用說故事的方式教小朋友各種英文生字。 培養邏輯思維 激勵鬥志重禮儀 除了培養學生邏輯思維,Catherine說學校也重視教導孩子要有鬥志、禮儀、分尊卑,有些連國際學校都會忽略的細節,他們都會加入在日常教學中。「現在的人,每到生日就好像別人欠了他一樣,一定要受人簇擁、要人人都為他慶祝。我們開生日會,不會送孩子禮物,而是教感恩,會跟他們全部人一起做蛋糕,也會做感謝卡送給媽媽。此外,我們吃茶點時,課室內是播放古典音樂,大家慢慢吃,兩歲小朋友用的也是玻璃杯和瓷碟,因為日常生日中,大家都是用這些東西呀!只要不慌不忙,便不會打破東西,創校以來,沒有一個孩子試過打破食具,反而老師試過,因為我們習慣了急促地工作。」 ■家長心聲 幼園催谷效果短暫  適當年紀該學適當東西 林太幼子Peter由學前班開始在念蘅上學,現在已經K2。Peter有一兄一姊,都已是高小學生,當年都在傳統幼稚園上學,「我兩個大孩子肯坐定定聽老師講課,又肯乖乖地做功課,但弟弟不會,性格不適合讀傳統學校。在朋友推薦下為弟弟找了這間幼稚園,與之前兩個孩子比較,感覺有很大分別。原來,幼稚園階段學得深一些、催谷一些,那些知識都只足夠在小學應付半年,那麼為何要他們這麼辛苦呢?適當年紀,就應該做適當的事、學適當的東西」。 林太與幼子Peter 林太又比較不同教學形式的幼稚園,「沒錯,哥哥姊姊在K2時已學會很多中文單字,但弟弟是不知不覺間學會一些知識,而在平日生活中運用得到。例如我和爸爸跟弟弟玩捉迷藏,無路可走時他懂得往我們胯下溜走,我們沒有教過他,他的哥哥姊姊也不懂這樣做,可是他就不知為何學會了,可見他的反應敏捷得多」。

詳細內容

喜閱愛麗絲:i-STREAM突破專題研習展示框框

,自行蒐集資料、組織、分析、篩選、綜合及報告,尤其是專題學習教學方面。但隨着互聯網的普及,筆者發現本來用意很好的專題研習報告,很易淪為「複製」、「貼上」和「列印」三部曲。互聯網運用得當是助力,但也可能是學生的偷懶法寶,教師如不想收到學生一疊純粹列印資料而成的專題研習報告,可以怎樣做?我們又該如何協助學生把獲得的知識作真正轉化,並應用多元化的學習展示方式呢? 求變創新 免流於複製剪貼 在專題報告的表達形式上,不少學生也多局限於平面報告或一般的多媒體展示,缺乏了變化、創意及趣味性。筆者相信,教師們一直也在尋找新突破,我們需要接納更多元化的學習表現方式,同時又不斷找尋及自創更理想的教學模式,引導學生不斷求變及創新。筆者結合了教學實踐經驗,將i-STREAM,包括IT、POP UP ART、STEM、READING的元素,融入Lapbook及Display Board內應用,這是一種高效又富趣味的專題研習報告,而且是每一個學生也樂於參與學習的模式。它們除了可以突破專題研習的展示框框,亦令教與學變得更有意義及充滿樂趣。 Lapbook報告 學習更有趣 什麼是Lapbook?當閱讀一本較大的圖書時,便會將書攤在Lap(大腿部位),所以Lapbook是形容比一般書較大的資料夾。它亦是一種學習方式,學生就着某主題,加以組織與整理,並製作大資料夾。為了增加趣味與方便整理,我們會把資料、觀點及感想做成小書、摺頁、立體頁、轉盤等。而Display Board則是展示板,用來展示主題學習,形式像小型的報告板,多應用在科學主題或地理主題的學習展示。筆者在基礎概念中加上了STEM 及IT元素,令Lapbook及Display Board不僅是由各種小書組成及單純的展示,也增添了視藝元素的立體部件、LED燈、錄音器、QR CODE、AR(App應用)等創新元素,成為:i-STREAM Lapbook及Display Board。前者適用於學生個人創作,後者適用於小組創作,學生在製作出成品後,更可結合口頭報告匯報所學。 ■i-STREAM Lapbook及Display Board的5大功能﹕ 1. 記錄研究——保存所學,還可以隨時修訂增新。 2. 組織資料——結合資訊素養教學,訓練高階思維及組織能力 (不同的圖表/概念圖之應用)。 3. 美學創作——應用各種創意的小書及立體組件,與藝術和美學互作結合。 4. 展示交流——學生可以交換各自收集的資料,欣賞他人的創意。 5. 配合STEM及電子學習——應用AR及QR CODE、閉合電路、錄音系統等等。 ■i-STREAM Lapbook及Display Board的5大應用層面﹕ 1. 專題研習(各科適用) 2. 創意閱讀報告 3. 遊記 4. 故事設計 5. 任何主題式學習報告  

詳細內容

波波教授演講廳:STEM 教育的願景

最近,我幸運地以家長身份出席了本港學界STEM教育盛事「全國青少年科學及科技比賽香港區頒獎典禮」,喜見本港學生在全國各項重點賽事中勇奪多項殊榮,是本港參賽以來最豐收的一年!當中不少創科項目的意念如付諸實行,確能惠澤社群。 本港學生在全國各項重點賽事中勇奪多項殊榮。(梁美儀提供圖片)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十分重視STEM教育…… STEM教育不但可讓學生把跨學科知識應用於生活解難和創新科技之上,亦裝備學生為未來在知識型經濟社會發揮潛能作出貢獻。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十分重視STEM教育,他卸任前委託了美國硏究院及20多位專家,制定了STEM教育未來10年的發展方向。該計劃書於2016年9月發表,名為《STEM 2026: STEM 教育創新的願景》 (深度閲讀:按此進入)。當中提及的STEM教育發展方向非常值得參考: 1. 建立「STEM實踐社群」,發揮協同效應: 《STEM 2026》強調學校必須與其他機構建立「STEM實踐社群」,包括博物館、圖書館、大專院校、創科商業機構、工程及科技學會等。「STEM實踐社群」為STEM教育提供學習資源和實踐機會,亦為教育工作者提供專業的建議和指導,發揮協同效應。在美國,很多不同機構為STEM教育出力,如《孩子的科學期刋》是由一個位於德薩斯州的志願機構所製作和出版。美國電子工程學會更特別為STEM教育建設了一個網站,為老師提供了超過兩百萬個STEM教學活動的教案,適合不同階段的學生使用。網站對象包括學生、老師和家長,提供了最新的STEM資訊和STEM教育電子遊戲。 由此可見,要落實推動香港的STEM教育,必須動員各持分者集思廣益及作出貢獻。爸媽們也可家校合作,協助老師發掘有趣的STEM資訊,建立相關的資訊平台。 2. 走出課室實地學習: STEM教育可在戶外或不同機構內進行,這不但提升學習動機,也可引發創新思維。例如:可到海洋公園進行,那裡是探索生物保育和機械物理相關議題的好地方。 3. 嘗試解決世界問題: 用STEM和MAKER的教育模式,培養孩子成為富責任感的「世界公民」。 STEM探究議題應多環繞世界各地所面對的重大挑戰,如:「水源及能源短缺」、「糧食短缺及飢荒」、「海洋污染」、「人口老化」、「氣候變化」等跟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相關的議題(深度閱讀:按此進入)。老師和爸媽可以多和孩子一起探討這些重大挑戰的議題,探索不同的解決方法,嘗試運用STEM和MAKER的教育模式,培養孩子成為富責任感的「世界公民」。 4. 共融團隊、各展潛能: 每人也是獨特的,老師應設計多元化的STEM 教學活動,照顧學習者的多樣性,讓同學各展所長。亦可運用合作學習,鼓勵學生擔任不同角色,了解自己的潛能。 5. 活動有趣、富挑戰性: 有趣味又富挑戰性的教學活動,一方面能讓學生安全地冒著失敗的風險,鍛鍊其堅毅精神。另一方面,又能讓學生愉快學習和創意解難。老師在設計活動時須在挑戰性和趣味性中掌握平衡。 6. 全方位評估學習成果: 透過STEM教育,除了建構學生跨學科的知識之外,亦發展學生明辯思維、解難能力和協作溝通能力等不同共通能力。在設計循環的過程中培養學生反覆測試及獨立思考的能力,磨練出堅毅不屈的科研精神。要有效地評估如此多元的學習成果絕不簡單。老師們可參考《STEM 2026》,創新評估必須Smart 及Simple,減少考試。看來,老師們要再花點心思了!

詳細內容

家教明言:學習STEM 由關懷開始

中國青少年機器人競賽,是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為全國中小學生開展的一項普及科技活動,來到今年已是第18屆,比賽雲集各省市的精英,是全國熱愛機械人創作的青少年年度盛事。 今屆賽事共吸引了全國9000多隊中小學隊伍參賽,更首次同時舉辦國際邀請賽,來自亞洲、非洲、歐洲、北美洲及大洋洲等29個國家及地區,共派出200多名學生參與。筆者有幸帶同香港代表隊參與其中,可謂眼界大開。 相信我們手上的八達通都快要放到博物館了! 過往十多年,世界科技的發展急步如飛,智能技術、網絡傳速、人工智能應用等,不斷走入我們的生活。如果仍然覺得AlphaGo戰勝冠軍棋手,是搔不着我們的生活點滴,那我們該到不同城市走走。當世界各地電子貨幣交易如Apple Pay、微信支付等已變成生活的一部分,相信我們手上的八達通都快要放到博物館了! 科技萬變 不離洞察需要 在機械人競賽的發展上,過去20年的經驗,也讓我看到技術的不斷進步與發展。20年前,雙足走動的機械人是高中生的比賽作品,到今年已成為小學生也能掌握的應用技術。科技水平不斷地提升,意味着我們在走着高速向前的發展大道,但有趣的是,在科技的永恆變化宇宙中,尚有項元素是歷久不變的,那就是讓創作力結合對人倫的關懷。 香港代表 創作湊仔機械人 激發同學創作的靈感,是來自生活中的觀察體驗。 洞察世界的問題及需要,永遠是科技之本,所有放煙花式的純技能作品都沒有市場。我在全國賽事中看到很多不同國家、地區的創作都別具地方特色,有學生製作沏茶機械人,是因為當地人喜愛品茶;有外國隊伍設計機械人代替人類在草叢工作,是因為當地草叢常發生毒蛇咬傷人的意外;我們香港同學創作的機械人,以照顧家中小孩為目標,也是因為他們看到香港雙職家長很多,照料小孩成為香港家庭的重擔。更有趣的是,參與創作的學生,正好就有弟妹在家中需要照顧,很明顯,激發同學創作的靈感,是來自生活中的觀察體驗。 保持孩子好奇心關愛心 在讓孩子動腦動手前,不妨先讓孩子對身邊人和事關懷動心。 因此,保持孩子對世界的好奇、培養孩子對人類需要的關懷,不單是生命教育的課題,因為好奇心與關愛心,永遠是我們掌握科技、善用科技之始。關心STEM教育的家長,在讓孩子動腦動手前,不妨先讓孩子對身邊人和事關懷動心。 作者簡介:全國十優機械人教練,多年推動創意及STEM教育;近年於任職學校發展繪本及家長工作,希望把創意融入親子教育,讓孩子和家長共繪美麗溫柔的天空。 文﹕鄭家明(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家長教育主任)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9期]

詳細內容

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

Happy School學生讀得又玩得 為怕子女受功課、測考的摧殘,近年本地Happy School不乏支持者,但香港家長向來現實,「既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不想小朋友讀得辛苦,又希望升中派位成績理想,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嗎?三間城中公認的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浸信會天虹小學、佛教中華康山學校,在剛過去的升中派位是否交到功課?畢業生能否如願以償,升讀自己心儀的中學? 文︰顏燕雯、沈雅詩、李樂嘉      攝︰蘇智鑫 走進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大小朋友都不願離開,三名應屆畢業生吳偉鋒、黃文浩及賴婥瑩都有同樣的感覺。雖然他們都已被派往首志願中學,但回到小學仍然感到依依不捨,更為了「升中後仍然能透過這麼多有趣的活動來學習嗎?」這問題而擔心,只因學校實在有太多「好玩」的事物令人留戀。 STEM Lab內有馮校長(右二)30年的珍藏「手指足球」,他口中的學生是讀得又玩得,似乎他自己也是一樣呢! 85%學生獲派第一志願中學 校長馮立榮本身熱愛桌遊,又致力推動STEM課程,近幾年學校先後增設虛擬實境學習室、桌遊室、電影院、電子飛鏢室,以及把電腦室改成STEM Lab,積極推行各種活動教學。別以為花多眼亂的活動會令學生疏於學習,今年學校便有85%六年級學生獲派第一志願中學,成績令人滿意。 將於暑假後升讀順利天主教中學的吳偉鋒是飛鏢隊的校隊成員,以前每逢小息都會練習電子飛鏢,這有助他放鬆心情迎接升中試,最後他亦順利獲派首志願。「其實五年級開始感到有點壓力,但學校有很多活動,讓我們自由參與,平日功課也只是花半至一小時完成,其他時間可以自由分配,用來溫習或者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 校長馮立榮(右二)不希望學生玩完只得「開心」的感覺,而是能在當中學到知識,所以設計課程時,他要求設計的遊戲要和學習有關連。 學生觀看VR虛擬實境後,再描寫景物。學校每項活動都有相關教案,學生要完成作業或工作紙,並不是玩完便算。 桌遊學中國文化 飛鏢學STEM 該校午飯後的時間為多元智能課,目的是加強學生學習動機。除了各種特別學習項目,也有拔尖保底及課外活動。看上去,在這裏上學似乎很輕鬆,也有不少人視此校為Happy School,然而馮立榮認為,不少人仍對Happy School有誤解。「曾經有家長問我,為何孩子讀Happy School仍要做功課?我說功課是一定要做的!」 他常常強調,儘管遊戲設計很有趣,但一定要跟課程掛鈎,而不是「玩完就算」,「例如STEM課程中的電子飛鏢,學生要從認識電子鏢靶的零件和結構開始,繼而動手組裝;遊戲也是用扣分制,學生要擲中目標,就得認識什麼是拋物線,也要計算怎樣才會贏。至於桌遊,無論中、英、數、常識科都可利用棋類作為學習媒介,如透過《薪火相傳‧饒宗頤國學文化之旅》桌上遊戲學習中國文化」。 玩飛鏢過程中,學校教學團隊發現學生不但學到力學、計分等技巧,還能培養專注力、耐性及自省能力。 對專注力不足者效果佳 馮立榮認為,遊戲學習可以把別人眼中枯燥的知識變得有趣,在專注力不足的學生身上,效果更為明顯,「我們已把學習的氛圍都設置在遊戲之中,你看他們入到桌遊室已經很忙,因為他們已專注地去玩,哪有時間被別的東西吸引開去?而對一般或者是尖子學生來說,這氛圍亦會令他們提高興趣,對知識再作進一步深入研究」。所以他很自豪的說,他們的學生正是「讀得又玩得」。 去年學校啟用模仿電影放映室的電影院「光影流聲教室」,以看電影的方式作跨學科教學,並先於中文科實行,例如先看小說《巧克力冒險工廠》,再於「光影流聲教室」欣賞電影《朱古力掌門人》,從而分析討論電影內容、人物性格。馮立榮指這是近似「比較文學」的學習。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事急馬行田三例 融合教育、通識與STEM

王師奶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句諺語有點懷疑,頭痛當然醫頭,腳痛當然醫腳,難道頭痛醫腳,腳痛醫頭乎?但這句諺語經常被人用作譏諷不對症下藥,或敷衍式的醫治。小婦人認為當務之急是頭有病當然要先醫頭,腳有病當然要先醫腳,頭腳的痛苦消除,才再尋找治本的根源。 香港教育要大刀闊斧改革的地方有很多很多,除經常嗌破喉嚨增加大學學位外,又要求縮窄直資和資助學校的距離。 王師奶不關心米缸還有幾多粒米,但時時刻刻關心香港教育的缺失。香港教育要大刀闊斧改革的地方有很多很多,除經常嗌破喉嚨增加大學學位外,又要求縮窄直資和資助學校的距離,高官們固然扮白內障,既得利益者理所當然扮鵪鶉,最費解是受害的資助學校卻噤若寒蟬,難道它們面對快要殺到埋身的危機視若無睹?香港的教育團體例如什麼議會或校長會很多,主事者都該是有識之士,何以都無視這潛伏危機?小婦人心目中認為比較敢言的中學校長會主席李雪英校長亦不置一詞,後經人解釋,原來這個會的會員也包括直資學校在內,因此有所避忌。王師奶明白李校長處境,但大是大非之前,一切都要讓路,難道不為資助學校發聲不是罪過? 特殊教育教師比一般教師人工較高,誘之以利,也許有些教師對特殊教育真有興趣,但更多是着眼這個增薪點。 融合教育培訓少 人手不足 香港教育一窩蜂,只要龍頭喜好什麼,手下就不問情由全力推動。想當年,外國推合融合教育,香港就東施效顰;教師無經驗,立刻訓練,現職教師有興趣的就每周上課兩晚,每晚上課兩節,上夠鐘數就成為特殊教育合格教師。三軍未動,糧草先行,特殊教育教師比一般教師人工較高,誘之以利,也許有些教師對特殊教育真有興趣,但更多是着眼這個增薪點。儘管如此,直至今時今日,特殊教育的教師人手仍是嚴重不足,說真話,區區訓練時數,所學實在有限,怎去面對融合教育的複雜困難吖!這是事急馬行田的一例。 教的不識教,命題的不識命,改卷的不識改卷,答題的更是無所適從,所謂通識教育就在大霧迷離中前進。 全民皆兵教通識 第二例是通識教育,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心血來潮,在中學推行通識,這推行倉卒過倉卒,教的不識教,命題的不識命,改卷的不識改卷,答題的更是無所適從,所謂通識教育就在大霧迷離中前進。通識教育的誕生有點莫名其妙,大學入學根本不理會通識,本地如是,外地如是,但長官意志凌駕一切,我係局長你唔係,我係常秘你唔係。因為係必修科,整個中學課程大兜亂,部分理科固然要讓路,啲阿sir同miss全民皆兵,話之你教緊中史、地理、又或者你教緊體育、數學,或多或少都要教通識。此情此景,如此這般,何止摸住石頭過河,簡直係將全港教師趕落維多利亞港喇。看!這就是香港教育情况,事急馬行田,大兜亂,著住件前勇後勇的戰衣,向前衝,往後退,屍橫遍野。今日情况雖有好轉,因通識是必修科,佔去節數不少,其他科目亦受影響,尤其是理科。 香港學校又要一窩蜂教STEM,話之你本身教中文、數學甚至體育科,人人都都要兼教一些和STEM相關的科目。 STEM欠計劃 第三是STEM,一些國際級調查或比賽成績,香港學生總被其他國家或地區拋離,於是學者或教育界又探索原因,原來自有通識以來,STEM被冷落。徐立之教授力排眾議,坦率直言本港課程及考試制度令STEM水準下降,STEM和社會進步關係密切,香港學校又要一窩蜂教STEM,話之你本身教中文、數學甚至體育科,人人都都要兼教一些和STEM相關的科目。因時制宜,本來是好事,但無全盤計劃,事急馬行田,教師固然疲於奔命,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全民皆兵,全民皆賊,受害的當然是學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