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師」語] 另類家長日3:一人飾演三角

「Oli otya?」、「Webale」、「Musiibe Bulungi」雖然我懂的盧干達語(Luganda)就這寥寥數句,還是反覆練習,因知道在今天的家長探訪日裏,必會大派用場。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遇上熱情的家長,如Timothy的監護人,會主動要求跟我們合照。 在烏干達,除了官方語言英語外,盧干達語便是最廣泛使用的語言。我們學校(TAS,The Amazima School)的家長多沒有受過教育,只會盧干達語。可悲是我會的盧干達語就這幾句,如何跟我教的三班中一預備班72位學生的家長面談?簡直是雞同鴨講,無法溝通。幸好,我有一位協作教學的本地老師(team teacher),主要負責跟家長面談。那麼,我坐在拍檔身旁六小時做什麼?我的角色可多元化--我既是學校的公關,又是故事記錄員,更是博物館裏的一件稀有展品! 家長們出席家長探訪日均會借來在隆重場合穿著的傳統裙子--gomesi。 學校公關:家長們進到課室,看見我這位外籍教師,或多或少會給他們一點安心。在一所非國際學校裏,居然有四分之一的教職員是來自外地的基督徒教師,願意在烏干達義教。家長切切實實感受到學校辦學的誠意,為孩子可以在這裏免費接受教育感到欣喜和安慰。 故事紀錄員:這是我在探訪日最享受的「工作」。藉著拍檔的即時傳譯,我可以從家長分享的故事裏,更認識我的學生,知道該如何與他們同行。感覺就像在油麻地天后廟前的空地,在那幾棵大榕樹下坐下來,在樹影婆裟下細聽他們的故事。 「只想見多你幾面。」 分享一個故事。中一預備班的女生Rachel Babirye成長以來,跟媽媽的相處一直有許多磨擦,母女二人形同陌路。三月初,Rachel的家舍家長在探訪日舉行前夕家訪,成功游說Rachel的媽媽出席探訪日。今天,Rachel的媽媽偕同Rachel的舅舅來到校園。女兒甫見媽媽,立即飛奔媽媽的懷中擁抱她。目瞪口呆的Rachel媽媽難以相信緊緊摟著自己的竟是她的女兒。Rachel更給她寫了一封「催淚彈」的信,感激母親多年來獨力撫養她的辛勞外,更跟她道歉,盼望能得她的原諒,她們的關係就此得以復和。 (圖上、下)探訪日的高潮是全體師生和到訪家長六百多人一起在禮堂唱詩敬拜。 Rachel的媽媽離開前,淚流滿面的向我們道謝,在短短的一個學期裏,Rachel的改變是如此的正面。她的舅舅在旁說:「眼前的外甥女,跟從前的簡直是半若兩人,太奇妙了!謝謝您們悉心栽培她,把她帶好。」我猜您也樂於當這樣的故事記錄員吧! 為什麼我是博物館裏的一件展品?家人來校看孩子,一般會帶上家中幼童,甚或其他親戚,如堂表兄弟姊妹。對家中各人來說,是另類的家庭聚會。試過一位單親媽媽,同行十人的來看孩子,浩浩蕩蕩的進到課室跟我們見面。坐在後排的幼童沒見過外國人,我跟家長跟溝通時,他們把我當作一件放在博物館的展品,認真「鑽研」,從頭髮一直打量到腳趾。如此近距離的關注,我會否感到尷尬?有一點點,但習慣了便好。 「Oli otya?」你好嗎? 「Webale」多謝。 「Musiibe Bulungi」祝你有愉快的一天。 學生在探訪日表演非洲傳統舞蹈,施展渾身解數。 學生在探訪日表演非洲傳統舞蹈,施展渾身解數。 學生在探訪日表演非洲傳統舞蹈,施展渾身解數。 學生在探訪日表演非洲傳統舞蹈,施展渾身解數。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 另類家長日(2):教師化身「人肉通告」 為的是鼓勵親子「見多幾面」

烏干達的寄宿中小學每年舉行三次一整天的家長探訪日(Visitation Day),分別在每學期中段,是學生又愛又恨的日子。愛是家人來校看他們,更會帶上零用錢和零食。恨是如果成績不理想,那便多一份禮物--「藤條炆豬肉」,即受皮肉之苦。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為什麼我的中一預備班Bright在上禮拜因默書成績不理想而哭起來,就是這個原因。徘徊愛與痛的邊緣何止他呢?一般學生在探訪日到來之前或多或少也會有些糾結和鬱悶,我稱為「家長探訪日症後群」。 孩子知道家人會來校跟他們見面,前一晚會興奮得不能入眠,等到天亮。 當地罕有的家訪 我的學生來自弱勢社群,大部分家庭均沒有電訊和郵遞服務,學校怎樣通知家長關於探訪日的事宜?每次探訪日來臨前的兩三個禮拜,我們的同工會親自去到農村,家訪每位學生的家庭。這些同工是學生的「家舍家長」(house parents)。我們的宿舍以近似家庭模式來運作,讓學生感受「家」的溫暖。一對家舍家長照顧18位宿生身心靈的成長,跟本地寄宿中小學舍監,負責管理宿舍的日常運作(舍監與宿生比例多是1:100),截然不同。 烏干達人跟中國人一樣,都是好客的民族,禮儀之邦。即使家徒四壁,家長們總不吝嗇拿出家裏最好的東西來款待我們的同工,如他們的農作物、花生和牛油果等。再說,學校家訪對當地許多家庭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當家長們看見我們的同工在路上顛簸幾小時來到窮鄉僻壤,為的只是認識他們,和他們坐在樹蔭下聊聊天,聽聽他們的故事,總是無不興奮和激動。「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果然有道理。 為了跟孩子見面,一些家人清晨四點多便開始坐公交來校。 家人的到訪是給予孩子最切切實實的支持和鼓勵。 為的是見多你幾面 當然,家訪其中一個目的是鼓勵家長參加探訪日。一些家長因為沒有金錢給孩子零用錢或買零食,羞愧難當,不想出席。另一些家長可能跟孩子的關係比較緊張,沒有動力在路上花幾小時專程來校。更有一些家長知道孩子的成績不夠彪炳,缺席就是對孩子的懲罰。 不論什麼想法,經我們的「親善大使」親身到訪,解釋探訪日的另一重要目的--親子關係,鼓動他們出席。科技無疑能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惟面對面的溝通往往是最奏效。 每一位到訪的家人均會穿上最漂亮的衣服,以隆重其事,小孩也不例外。 家長沒有零食帶給孩子不要緊,學生的成績並非名列前茅,又如何?最要緊的是家長願意來到學校,看看他們的孩子,跟他們在校園四處走走,了解他們上學、寄宿的情況。正正是香港經典廣告對白所說:「我唔係想食你煮的麵,我係想見多你幾面。」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另類家長日(1):家長日症候群

Bright從鄰座同學接過他的英語科筆記本,看見自己的默書成績——87分。他臉色一沉,身子前傾,雙手掩面,低聲哭泣起來。我上前對他耳語幾句,著他去洗手間洗個臉後回來。十分鐘過去,還不見他蹤影。我向正在授課的協作教學拍檔 (team teacher) 眨眼示意後,轉身出去找他。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Bright,你覺得舒服點便出來,不著急,老師會一直站在門口等你。」我在男洗手間門前說。未幾,他彎著腰、垂下頭走過來。「要不我們先坐在梯級歇一歇?」我認識了這位男生六個禮拜,這是他第二次因為英文科成績不如理想而當場淚流滿面。Bright,人如其名,是一個既爽朗又聰穎的孩子。然而,這樣的失態絕不為奇。   以佳績報答親恩 跟我的其他學生一樣,他希望能科科滿分,成為全科狀元 。您可能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對他們來說,唯有這樣,才能報答家人(一般是單親媽媽或監護人)的養育之恩。 許多烏干達家庭的唯一家庭支柱/供應者是祖母(本地話Jiajia),她們肩負著照顧和保護孩子的責任。 烏干達的孩子知道能夠圓上學夢,除了我們機構提供學費和食宿費全免的教育外,家人無條件的支持更是關鍵。他們寧可將家裏唯一的財產,如一隻母雞或一頭山羊賣掉,用來購買寄宿用品,也要讓孩子上學。試想想,如果在每學期一次、一年三次的家長探訪日(Visitation Day),孩子能以一張「全A」的成績單當作禮物,送給老遠跑來看他們的家人,答謝他們犧牲的愛,那是何等美麗的事情。奈何,這也給予孩子不少學習和精神壓力。 (右起)中三的Josephine、中一的Marvin和他們的哥哥雖然在2009年失去了媽媽,他們的爸爸(中間者)不但沒有離棄他們,更不斷努力工作,供養一家四口。 分數不代表一切 我明白Bright的忐忑不安,理解他的內疚自責,尤其是下禮拜六便是家長探訪日,那不單是他在TAS(The Amazima School)的第一個家長探訪日,更是他中學生涯的第一個家長探訪日,希望討監護人的喜悅是人之常情。「Bright,老師要你記著:你的分數和成績不能定義你,惟有你的品德定義你的未來。」這樣的說法,他大概是第一次聽。於是,我覆述一遍。他擦乾眼淚,抬頭看我一眼,臉上還是掛著憂愁。我不期望這麼一說就能立時改變他,沒關係。他跟其餘TAS的學生,在往後的日子裏,將會不斷的被提醒,因這是學校其中一個辦學宗旨——品格教育。 每學期的開始,我們的學生跟這兩姊弟Josephine和Marvin一樣,能夠順利預備寄宿生活所需,如個人清潔必需品,有賴他們的家人/監護人無私的付出。 孩子答謝家人的栽培,豈止於成績呢?當然,他們的家人也需要在這方面「同步」,否則學生便孤掌難鳴。每年三次的家長探訪日便是我們跟家長溝通的大好良機,如何入手呢?下次再談。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 回到沒有PowerPoint的教學年代

在烏干達教學是另類師資「再培訓」,復修內容並非那些已有卻久未使用的知識或技巧,如一張生銹的刀,不過只要加以打磨,刀刃鋒利依然。我所指的⌈再培訓⌋,往往是一些根本不懂的學問,自己必須在課堂傳授學生前早一步學會。如何教學生寫筆記便是其中一個例子。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烏干達的學生個個也是寫筆記的能手。 手抄筆記取代PowerPoint 昔日唸書時,老師常說:「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意思是一個人記性再好,也比不上用筆記下來。可是,他們沒有教我如何記筆記!要麼按著老師的指示,抄寫他在黑板上的筆記,要麼自己邊聽邊寫,全是無師自通,不曉得怎樣才是好的筆記。 這個年代的學生也許不太需要寫筆記,有教科書和工作紙,老師製作的簡報(PowerPoint),可以把投影片轉換為講義、大綱等模式,打印出來,這已是一份不錯的筆記,學生可以按需要在空白位置寫下內容的總結、提問、分析等等。 可是在烏干達,這些先進的教學工具和資源全都欠奉,這裏的學生只有筆和紙。那麼,手抄筆記便成為我的學生主要的學習工具。一年三個學期開始前的註冊日,我的學生除了自費預備寄宿用的個人物品,如牙膏、肥皂,還必須要為所修讀的學科各購買一本類似香港A4尺寸的紅黑硬皮厚身筆記本。以這裏的中二同學修讀十二科為例,便需要十四本全新筆記本。上課時,他們必須邊讀邊思考、邊讀邊寫,正是魯迅先生說,讀書要「眼到、口到、心到、手到、腦到」。不動筆墨,如何後續複習? 把教科書編碼後,供每科每班學生共用。 筆記三分法 中一預備班學生寫的筆記多是老師主導,把筆記內容和模式展示在白板上,然後讓學生照著抄寫。我較喜歡從一些基本紙張的使用開始,如對齊、縮寫、行間距等,然後把紙張分三欄:左邊欄大概三釐米寬,此為「提示欄」;右邊是筆記,即「主欄」;頁尾留下五至六行的空間,作為「思考欄」,讓學生記下自己聽課隨感、意見、疑問、經驗體會之類的內容。每次上課開始寫筆記之先,必須在主欄的右上角寫上當天日期。這樣的三分法,讓筆記看起來更加整潔。 因應課程內容,我亦會給學生介紹不同的筆記方法,如圖表與表格都是結構化資料的好法子,尤其是比較相似或相異處時,能夠一目了然。我也會教導學生利用圈、點、線,如直線、雙線、圓圈、黑點、交叉、箭頭、曲線、方框線等分別表示不同的意思。這樣既能提升寫筆記的速度,也節省筆記的空間。筆記顏色不要超過三種:黑、藍、紅就足夠,分別用作一般紀錄、重點內容和補充資料,方便複習。 這些是我期望中一預備班的學生能夠學會和靈活運用的筆記方法。若香港學生也是這樣學習,您猜他們會有什麼反應呢?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 教學相長的Learn、Unlearn、Relearn

「各位中一預備班的同學,你們好!我是你們的英語老師Miss Samwise,來自中國香港,待會……。」數位同學相繼舉手,尚未提問,我從他們的眉宇之間,早已洞悉他們對我強烈的好奇心,畢竟我是在校唯一一位既非美國亦非烏干達的老師。「同學們可以在我扼要簡介中一預備班整年的學習目標後,發問有關中國或香港的問題。」您猜他們會問我什麼?答案在本文終結時揭曉。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在課堂裏藉著小組討論和匯報學習,是TAS學生必須重新學習的一環。 「這年的學習重點是放下知識(unlearn),然後重新學習(relearn)。」他們似懂非懂的瞪著我,聽得一頭霧水。學習不就是學習嘛,什麼unlearn?之後relearn?於是,我分享自己在這裏unlearn和relearn的其中一個例子。 擠眉弄眼的文化差異 剛開始在烏干達教學,不論是課堂內外,每當要求學生表示應允、認同或明白的時候,他們均不會用說話回答,乃是擠眉弄眼!瞪眼的同時,舉起雙眉數次,以示「嗯嗯」、「是的」或「知道」。這樣的眉眼傳情、示意,在我過去的認知裏,多指不莊重的表情,甚或是挑逗異性。這裏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男女老少均是以這面部表情表達同意。 好幾次跟數位美國同工閒聊,大家不約而同說起這道眉如何困擾我們,心裏總覺得憋扭。雖說不爽,我還是慢慢的放下舊有對擠眉弄眼的認識,重新學習這個表情的地道意思。在異文化生活和工作,要放下和重新學習的豈止限於一道眉的事情? 不曉功夫但曉…… 我的學生亦然。在TAS(The Amazima School)要有效學習,必須先放下已有知識 (unlearn)。例如,他們過去七年小學的學習方法——不求甚解、死記硬背,必然成為班之翹楚。我們不是要他們摒棄以前學到的東西,如背誦的重要性 ,而是要在學習過程中,將不需要的知識放低,只有這樣,他們才能重新學習 (relearn),唯有抱負開放的態度,才能學習更多新的知識。 說罷,全班同學臉帶微笑,給我擠眉弄眼。我停下來,嘗試「回禮」。奈何我的眼睛跟眼眉不甚協調,逗得他們捧腹大笑。 「老師,我們現在可以問您問題嗎?」我再擠眉弄眼,這次來得自然點。「老師,您會功夫嗎?您認識李連杰和成龍嗎?」對這些每年新生必問的問題,我早有準備。「老師不會功夫,不認識 Jet Li (李連杰的洋名),也不認識Jackie Chan(成龍),但我認識Jesus Christ(耶穌基督)!」同學們笑了。 (圖為網上圖片)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 有一種快樂,叫原始。

中一預備班跨學科實地考察(科学與英文),參觀Entebbe Zoo,強化課堂學習。 您曾否接觸過「患難中的孤兒寡婦」?筆者認識這群體是從遠觀至近看,從越洋關心至遠赴前線。一開始是透過每月銀行自動轉賬助養兒童,定期收到孩子的照片及進度報告。在美國唸神學期間,分別在芝加哥的貧民窟和俄羅斯的孤兒院實習一個多月,近距離接觸弱勢孩童和孤兒。及後到東非烏干達Watoto兒童村裏的嬰兒中心當義工半年,照顧被遺棄的初生嬰孩。越是走近他們,越是被他們那份原始的快樂吸引,越是希望走進他們的生命裏,與他們同行,陪伴他們成長,讓他們感受被愛和被珍視。 The Amazima School,一所基督教寄宿中學,位於烏干達南邊一個小鎮金賈,佔地約三十公頃,相等於五個香港大球場的面積。 到了今天,有幸在烏干達一所由美國非牟利基督教機構Amazim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AMI) 開校剛四年的基督教寄宿中學The Amazima School (TAS) 開荒,當上首位外籍英語教師,使用自己的專業實踐同行。每天跟這群被社會遺忘和沒有機會為自己發聲的孩子一起學習和生活,一起歡笑和流淚。 戰亂饑餓、生離死別對一個來自豐衣足食的香港人來說,再不是「空中樓閣」,乃是生活日常。吊詭的是苦難沒有奪走孩子們原始的快樂、困乏中的滿足! 套用一個香港流行俗語,筆者認為烏干達是「潛力股」。這顆「非洲明珠」雖是一個極度脊貧的國家,卻也是全球人口最年輕的國家之一,十八歲以下人口佔了全國的百分之五十 。若能藉教育培育他們成為國家的未來領袖,以致他們轉化這片紅土壤,她的前途無可限量! 「在父上帝看來,純潔無瑕的虔誠是指照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不讓自己被世俗玷污。」(雅各書一27)   請觀看明報YouTube頻道,發掘更多《停課不停學》相關影片。 相關文章: [停課不停學] Pachinko!小學視藝老師Mr Jan教你自製「彈珠機」 [停課不停學] 聽歌學英文 輕鬆看死亡 [停課不停學] 聽歌學英文 丁滿與彭彭與你同歡唱 [停課不停學] 串連學生家校與社區 GRWTH 網上教育綜合平台 家校App功能多元化 [停課不停學] 內置擴音器的吼猴 (自然科學篇) [停課不停學] 嘉薰醫生血細胞人體歷奇探險故事 [停課不停學] 資深藝術導師教您摺「無限還原的冠冕」 [停課不停學] 小朋友大廚意 蝦碌親子廚房教你煮台式蛋餅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