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子歸加:甩甩漏漏音樂會

每年一到聖誕節,每一間學校都幾乎一定有聖誕音樂會,由幼稚園到七年級全校擔綱演出。幼稚園的小朋友很可愛,表演就像唱遊。年紀大一點的三四年級就載歌載舞,到六七年級就是樂器團體演出。這樣的表演一年裏面有好幾次,學生很期待,家長也會特地準備時間參與。這些音樂會對學生、教師和家長都是一件盛事,但是論到表演的質素……就實在是不敢恭維。 表演的時候,稍為低年級的小朋友,在台上緊張得大失水準固然不在話下,但實際上就是走音、甩beat、走錯位,什麼都有,最後如果能夠好好地演完一首歌就已經很不錯了。而高年級學生的樂團表演,水準也相當參差,非但選的曲目沒有特別技巧,音準也是有問題,音樂聽起來的質素就是粗糙。還記得最初第一年聽到這樣的音樂表演,還真是被那種Lo-Fi嚇到了。 「怎麼搞的?一團人的拍子發音表現完全不一致,平常是怎麼綵排的啊?」 我在學校裏當家長義工後才知道,他們的綵排只是每個星期的音樂課那麼一點的時間,而負責編排的也只有音樂老師一個人,讓低年級的記得歌詞和舞蹈就夠忙了。高年級的樂團除了音樂課,就靠學生自己安排的練習時間。限米煮限飯,音樂老師不會誓要把表演弄得十全十美才安心。家長們也明白老師的勞苦,所以看孩子們開開心心表演就好,不會怎麼計較表演質素。 開心表演 不計較質素 回想自己小學的時候,被學校苦苦逼練樂器參加校際管弦樂比賽,起早摸黑,練到吐血,還得被指導老師嚴辭斥責。那時候管樂團練習的曲目是The Beatles的Yesterday,忘了當時錯的是什麼,就記得負責老師向其中一個同學丟指揮棒,怒說:「這首是名曲啊,現在卻被你們這班垃圾演奏得像垃圾一樣!」 也難怪,當管弦樂團的比賽曲目是《阿伊達》的《勝利進行曲》,如果區區一首Yesterday也演得不好,當然是會被當成垃圾級別。 那時候學校的音樂會可緊張了……所有團員穿上制服,一舉一動都要正襟危坐。校長校監在台下黑暗的觀眾席上默默注視,我們在台上的演奏,更要滴水不漏。那時候演奏樂器,一點都不享受。如果不是說學習樂器有助升中,誰要去參加這種又貴又悶的玩意? 女兒現在參加地區合唱團,一年下來排練了十多首歌,有過幾次演出(表演的水平仍然是甩甩漏漏)。練習的時間以外,女兒心情好的時候,那些歌曲還是會琅琅上口。合唱團,要認真嚴肅地用匈牙利文、西班牙文唱歌來搶分贏出校際比賽是一種玩法,像孩子一樣輕輕鬆鬆地唱一些普普通通、耳熟能詳的民謠也是另一種玩法。不能說哪一個比較好,不過我總會想起從前樂團練習的種種。與其勉強高攀,不如貼地歡唱,在將來的回憶會美好得多。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音樂欣賞的一課

我早前被邀請去為一班教育工作者作演講嘉賓,題目是「將音樂融入生活」,主要是想帶出:把古典音樂生活化地表達出來。有時候,我在音樂會中見到不少很年幼的小朋友,穿著非常漂亮,和媽媽爸爸拖著手去音樂廳,怎料未過10分鐘,踢椅、大聲問問題,有些不知是想坐下還是想站起來,弄得父母親不斷要低頭講解,把食指放在嘴邊以示不要說話,有些索性掩著小孩嘴等等。 到底父母親帶小朋友來音樂會的目的是什麼?門票並不便宜,就算是免費,整個晚上不知多少細胞被摧毀了,最重要是把音樂會的美意也同時被粉碎,我很希望能夠介紹多些好的音樂,而且要讓大小朋友一起明白和欣賞,如何欣賞音樂就像去看一套電影那樣精彩,但必須由容易開始。在這裡也忠告家長不要帶孩子去聽一些太深的音樂會,最好選擇一些兒童會比較容易明白的節目,好像一些音樂劇,芭蕾舞劇,自己在家中先去搜集曲目內容,作品背景等,也要和孩子解釋有些樂曲之間不需要拍手,入場前必須先去洗手間⋯⋯等等的禮儀。 香港人實在太大壓力,那種壓力已經變成了生活必需品 在我那次的演講中,我播放了幾首我為「阿美城」音樂劇所作的歌曲,看來聽眾反應不錯,我開始邀請每位老師也參與一些創作部分,可是當我問有沒有那一位想試的時候,全場鴉雀無聲,我坦白說:「你們太乖了,但不是好事。」我和他們對望了1至2分鐘,他們開始融融細語,以為我是否中風,怎麼不動呢?這時,我說:「不緊要!以下兩樣東西你們一定做得到:笑和做鬼臉!老師們!你們辛苦了!難得一天放假,要來我的課,不如輕鬆一下!」就這樣,場內氣氛才開始熱鬧起來,首先有一兩個人帶頭做起,漫延至全場,聲量開始增大,到我要他們停下來時,反而要喊著高聲叫停,就像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看見他們終於滿帶笑容,熱身完畢,我才開始真正的音樂欣賞課。 太多教育工作者被框架壓迫到忘掉當初做教育的那份熱血 香港人實在太大壓力,那種壓力已經變成了生活必需品,習慣了,包在骨頭裡,當情緒一下子爆發,是不可收拾的。整個90分鐘的音樂欣賞,大家也很投入,雖然有些老師沒有太多的音樂知識,只要他們明白音樂並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東西,更加不是那種一定要有什麼天分才可以接觸的東西。這一課,不是我給老師的,而是給我自己,因為我看到香港音樂教育的缺乏,太多教育工作者被框架壓迫到忘掉當初做教育的那份熱血,我要繼續努力去搬走那框架,讓我們一起去創造一個新氣象。

詳細內容

維也納兒童合唱團重臨香港

一群身穿藍色水手服的男孩所組成的維也納兒童合唱團(Vienna Boys Choir)於今年重臨香江,他們將會於音樂會和音樂工作坊跟大家見面。這個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奧地利文化大使,其歌聲幾乎走遍地球每一個角落,他們以優雅而輕盈無比的童聲唱出天使般的歌聲,加上親和的笑容,成為了舉世聞名的合唱團。 今次合唱團將會為香港觀眾帶來從中世紀後期至今最受歡迎和具有代表性的合唱作品,包括經典的戲劇曲目及各國民謠。此外,今年大會特別選擇了兩間教堂作為音樂會演出場地,令觀眾恍如置身歐洲一般,經歷一場跨時空的音樂之旅。無論你是否古典音樂愛好者,這必定是農曆新年前不可錯過的節目。 ■維也納兒童合唱團巡迴音樂會2019 日期:1月31日(周四) 時間:晚上7:30 地點:中環花園道4-8號聖約翰座堂 日期:2月2日(周六) 時間:下午3:30 地點:九龍蒲崗村道89號天主教聖文德堂 查詢:2339 1132 ■送音樂會入場證 維也納兒童合唱團音樂學院送出「維也納兒童合唱團 巡迴音樂會2019」入場證予《Happy PaMa教得樂》讀者,場次為2月2日下午3:30,名額10個,每人可獲得入場證4張,截止日期:1月15日,送禮詳情刊於報章。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共樂共融

11月18日在天水圍舉辦了一場很特別的音樂會----共樂共融親子音樂會。5年前我們音樂兒童第一次舉辦的音樂會,連續3年都在香港大會堂,沒想到今年有機會再辦而且在戶外舉行,當中既要克服戶外的條件影響,更要利用這種空間的優勢。我們今年邀請了一隊年青合唱團做入場嘉賓,更在英國邀請了幾位樂手演奏中樂,他們用普通話和廣東話大唱經典金曲。中間加插了幾位突出的木偶角色,當中的魔術表演和一條高3米的巨龍更令不少小朋友著迷。音樂會所有的音樂都是現場演奏,今次請來一隊爵士樂隊,整整無間斷地吹奏5個多小時,雖然看到他們滿身大汗,想必也樂在其中。 小朋友很可愛,想不到他們那麼喜歡跳舞。(照片提供:音樂兒童義工) 觀眾入場時會獲派一張坐墊鋪在地上,他們可以把鞋子脫掉,抱著小朋友趟在地上一邊享受下午的陽光,一邊享受帶來的食物,輕鬆地看表演 這次音樂會的另一特色是沒有坐位,每位觀眾入場時會獲派一張坐墊鋪在地上,他們可以把鞋子脫掉,抱著小朋友趟在地上一邊享受下午的陽光,一邊享受帶來的食物,輕鬆地看表演。最令我驚喜的是看到超過百位小朋友非常踴躍地走出來跳舞,大家素未謀面的同齡孩子,一起搭著膊頭,築起人鍊跟著拍子和音樂,很整齊一致地擺動身體,坐位已經是不再重要了。2個小時的尾聲是這個音樂會的最後一個環節,也是我們最擔憂的,沒有可能作綵排,沒有人預知會怎樣,只可以靠在場百多個義工的賣力工作,把最後的20分鐘推向最高潮。 不認識的街坊和小朋友,搭起膊頭,心連心。(照片提供:音樂兒童義工) 雖然來自不同的地區,不同的背景,音樂讓他們走在一起!(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社區音樂一定要在社區開始,把一些規則拉闊少許,把一些目標放大少許,把一些事情看得放鬆少許,大家也會快樂很多 我們首先將一個很大的汽球,拋向觀眾再讓他們拋回給台上,一邊要聽著音樂和歌詞,又要顧及比較細小的孩子安全和一些突發事件。幸運地觀眾很守規矩,熱烈歡呼聲混入強勁的音樂,500個汽球向會場噴發出去,整個畫面充滿著溫馨快樂,共樂共融真的做到了。不得不提是音樂兒童的小演奏家,在開場時四周示範他們的樂器,更教導一些來自不同地區的小朋友,有些小朋友也正在學習音樂,很自然地拿起我們帶來的樂器一起合奏,大家透過音樂,連結了一起,笑容滿面。 汽球加音樂,製造出很多快樂場面。(照片提供: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社區音樂一定要在社區開始,把一些規則拉闊少許,把一些目標放大少許,把一些事情看得放鬆少許,大家也會快樂很多,融合很多。感謝昨天每一位參與音樂會的朋友,你們真捧!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