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放過父母吧!

放下雞蛋仔做感統訓練,一個人在街上閒晃但沒有一般母親「放監的感覺」,心掛掛擔心兒子不能應付訓練,離開感統治療室時,雞蛋仔興奮地吹波波,但另一位小朋友就瘋狂嚎喊。一眾家長退席時偷聽到那小朋友的嫲嫲責備兒子,為什麼讓孫子上這種課,害他擔驚受怕哭成淚人。 我心裏也很無奈,當然理解老人家的心情,奈何如果「與眾不同」成長過程中可能會遇上更多的挫折,及早給他們訓練就是希望將來比較有能力融入這個社會,始終父母不能夠廿四小時遮風擋雨,而我們又知道社會的殘酷。 早陣子看到另一位KOL葉杏麗在專欄維特媽媽的煩惱中分享,她育有亞氏保加症的孩子,一般人不能理解亞氏兒童不容易表達關心,予人過份冷漠的印象,但其實他們內心也有豐富的情感,但因為太敏銳承受不了而潛意識隔斷和外界的刺激,去保護自己的精神健康。這篇文章一出,我立即收到三個訊息連結,都是家人朋友閱讀後各有感觸,推薦我也要閱讀。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反覆看了兩遍,回想起我接觸過的SEN小朋友及家長,我知道他們承受很多壓力。雞蛋仔未確定有沒有特殊學習需要,但因為他不會說話,的確容易因為不能表達情緒而影響群體活動。旁人不理解孩子獨特個性,隨便給予一些建議甚至是善意的批評,可是為難了家長,孩子的情況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解釋又不代表得到接納,有時候家長只能「左耳入右耳出」一笑置之。 試過帶孩子到淺水渾濁的池塘邊看錦鯉,他難得專注忍手十分鐘沒有玩水,但雞蛋仔始終好奇,有點固執地堅持踫觸水面,我和他糾纏期間,路人甲說他沒家教、路人乙說他太頑皮、路人丙說他被寵壞。 路人甲說他沒家教、路人乙說他太頑皮、路人丙說他被寵壞。可是有誰欣賞他固執的求知欲,有誰看見他較早前的安靜和專注,又有誰用行動協助我這個狠狽的母親撿起撒落一地的雜物?(彭梓雅提供) 可是有誰欣賞他固執的求知欲,有誰看見他較早前的安靜和專注,又有誰用行動協助我這個狠狽的母親撿起撒落一地的雜物? 可惜社會對他們的認知還是嚴重不足,其實SEN家長都很努力地協助子女,還請各位路人高抬貴手,給家長及「怪怪的」孩子多一點包容。 又有一次參加遊戲小組試堂,雞蛋仔完成初步指示之後就拒絕跟大隊玩,自顧自地探索新環境,他的「活潑」引起了其他家長側目。橫衝直撞結果碰撞到另一孩子的頭,兩個都大哭了。但向來痛覺欠奉的雞蛋仔很快就安靜了,一邊摸著紅腫突出的額角,一邊望著面前還在大哭的女孩,滿臉疑惑;我連聲抱歉教訓雞蛋仔,老師和其他大人都過來關心而且給對方敷冰。這刻我留意到,雞蛋仔用手勢表示額角很痛,事實上他也瘀腫了,不過當時候老師及職員都沒有「聽」到他的需要。 那堂課好像很漫長,雞蛋仔不願意參與之後的活動。其中一位爸爸輕聲和自己的孩子說:「He is so funny, right? 」可能這位爸爸不知道怎樣向小朋友解說課堂的混亂;可能他有個乖巧的女孩子,不明白為什麼雞蛋仔這麼活躍;可能這位爸爸沒有輕蔑的意思,但,我覺得很難過。 雞蛋仔未確定有沒有特殊學習需要,但因為他不會說話,的確容易因為不能表達情緒而影響群體活動。(彭梓雅提供) 由於近年評估標準轉變,自閉症光譜之下的小朋友比例升高到1/59,確診其他特殊學習需要例如過度活躍症、讀寫困難等等的學童人數也在上升。可惜社會對他們的認知還是嚴重不足,其實SEN家長都很努力地協助子女,還請各位路人高抬貴手,給家長及「怪怪的」孩子多一點包容。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銅管3粒星 (上)

這幾個星期連續到不同的地區去介紹樂器,這個星期是銅管樂。 幾位老師先表演一些吹奏技巧,再來一輪合奏,孩子們也聽得津津樂道。下一環節,孩子們去到另一房間,坐下來,逐一試吹號咀(即用來發聲的吹咀部份),有些一直吹不響,也有些不費任何力氣就可「吧!吧!」吹響了。大部分學生都會抗拒吹銅管樂,寧願學小提琴,這是因為挫敗感:明明聽到老師那麼悅耳的聲音吹奏出來,為何到自己試的時候,連一下聲音也吹不出?再加上樂器又重又貴,很容易會令人卻步。 但當他遇上小號的時候,世界好像停頓下來,他把號咀按在口唇上,一口氣就震盪整個房間,全部人都目瞪口呆 看到孩子們那種使勁地吹,通紅的臉頰,口水四濺,不禁令我想起以前工作過的那間學校,也有同一個畫面。那時候,一些成績優異的孩子大部分已經有學樂器,而且已經5級以上,因此學校安排一些從來沒有學樂器的一年級學生參加樂器體驗班,每個孩子可以試吹試拉各種樂器,這些孩子很多是成績不太理想或者是「有問題」的。 學習法國號的人通常比較有耐性,性格內斂而溫柔。(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當中有3個學生最令我深刻印象,第一個是一個非常活躍的男孩子,叫豪仔,老師在表格上填上「過度活躍症」,他不停走來走去,不專注,不聽指令,更常常去騷擾別人,令到老師很生氣,但當他遇上小號的時候,世界好像停頓下來,他把號咀按在口唇上,一口氣就震盪整個房間,全部人都目瞪口呆,老師把號咀放入小號再讓他吹,聲音響亮而通透,房間裡的所有人立刻拍起手來,豪仔即時成為明日之星,二話不說把他編入重點培訓班,放學時,媽媽本來擔心兒子行為問題會惹禍,卻沒有想到是老師的讚賞。 他低頭說:「好舒服!」法國號的聲音很渾圓,很和藹可親的感覺,也許文仔渴望得到安全感,這是一個名顯的心理反射 第二位是文仔,他非常安靜,也許是過份安靜,眼神飄忽不定,好像正在發白日夢那樣,沒有太專注。老師在表格上填上「自閉症狀」和「學習遲緩」,也提到是早產兒,比較瘦弱,他對任何樂器也提不起興趣,直至看見法國號和聽到老師吹奏時,在手冊上打了一個鈎,我看到後,走到他面前問為何其他樂器沒有鈎?他低頭說:「好舒服!」是的,法國號的聲音很渾圓,很和藹可親的感覺,也許文仔渴望得到安全感,這是一個名明顯的心理反射,我和老師聽到他的感受後,安排他到另一個房間試吹,因為他可能是太害羞和自信心不夠,所以在堂上沒有吹響,果然在獨自試吹時,輕易做到,加上在鼓勵之下,可以把音吹得很長,看不出他身材這麼瘦弱,竟然如此長氣。放學時,媽媽聽到兒子適合吹法國號而且被編入重點培訓,高興得流下眼淚來。

詳細內容

網樂天地:少看電子屏幕 小朋友學習運動表現更佳

最近很多報道專欄都提及過早讓小朋友接觸電子屏幕產品,會影響他們的語言能力和腦部發展,甚至可導致患過度活躍症。有見及此,這也讓我多加留意在網球班課堂上的小朋友,發覺表現較佳的小朋友的確在平時比較少接觸電視和電子產品,或是會有節制地使用電子產品;相反平時愛看電視或沉迷電子遊戲的小朋友,表現未達理想。 較少用電子產品的小朋友學習新技能、理解能力、記憶力和自制力略勝一籌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較少使用電子產品的小朋友在學習運動上普遍有這樣的優勢: 1.學習運動技能時掌握的速度較快 在網球課堂上,小朋友需要學習很多不同技術,如:正手、反手、發球和網前截擊球等技巧,他們需要透過觀察教練的示範來學習新技能,當中需要很多動作上的分析理解能力和手眼協調能力。 2.接收理解能力較佳 課堂上的遊戲練習常常有不同的規則,教練講解清楚後,便要學員一一去遵守,一般少接觸電子產品的小朋友的解能力較佳通常會被選為隊長。 3.記憶力較強 一般網球興趣班大概一星期兩次課堂,在堂上都會學習一些新技術,每次上新一課時都會刻意留大約半小時做一次重溫練習,所以小朋友要有一定的記憶力。一般常看電視或電子遊戲的小朋友,在球場都比較鐘意討論電視節目劇情和電子遊戲的進度,每當我提問關於課堂上的進度時,他們都要思考一段時間才能回答,又或已忘記。 4.在課堂較自制和集中 在整過學習過程中,氣氛都比較輕鬆,所以個別小朋友對課堂的知識的吸收,取決於他們的自制和集中能力。接觸得較多電視節目或電子遊戲的小朋友,一般都喜愛沉醉於自我世界裡,比較難全情投入於課堂上。 觀察力多角度和深入,走動時間比較多,運動能力較高 較少用電子產品的小朋友無論在學習新技能、理解能力、記憶力和自制集中方面明顯有略勝一籌,觀察力也比較多角度和深入,而且走動時間比較多,運動能力亦比較高,明乎其實是「眼明手快」。 家長應管制小朋友採用電子產品的時間,和盡量避免參與與暴力有關的電子遊戲,多出外走走,不但有助鍛鍊強健的體魄,也可以改善小朋友的學習能力。

詳細內容

提示卡訓練 助ADHD走出困局 防護罩金剛箍 改善專注

程太(右)最初發現煒傑患上ADHD時,束手無策,母子之間張力很大。直至近年,她掌握到訓練竅門,煒傑日見進步,親子關係才得以改善。 可有想過,要照顧一個患有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的孩子,有多困難?程太就切身體會到。她的兒子煒傑是一名ADHD患者,由於教不得其法,程太跟兒子曾困獸鬥多年,關係一度很惡劣。直至近年,他們從協康會取得一套「專注法寶」,煒傑的衝動行為、專注力問題才得到大大改善,「ADHD雖然很困擾,但原來只要有合適的藥物和訓練,他也可以和一般人無分別」。 文︰沈雅詩      攝︰蘇智鑫攝 現年10歲的煒傑,這天坐定定陪着媽媽接受訪問,若是以前,這是不可能的任務。「他以前肯定周身郁,搞搞震!」從小到大,煒傑在媽媽心目中都是一名「百厭星」,但程太卻不知道,兒子的「坐不定」原來是有別於一般小朋友的活潑好動,升上小一後,情况就更加明顯。 在藥物和行為治療雙管齊下,煒傑已與一般小朋友無異,甚至可以坐定定安靜看書。 「煒傑升上小一後第一個月,我幾乎每天都收到老師的投訴電話,指他不守規矩、騷擾其他同學。」由於「惡名昭彰」,煒傑甚至試過被懲罰一個月不能回到班房上課,要跟隨在訓導主任的身邊,但亦因此令校方有所發現。 程太憶述︰「當訓導主任單對單替煒傑上課時,發現他能力不差的,於是就懷疑煒傑有特殊教育需要,並安排教育局的教育心理學家替他做評估。」教育心理學家評定煒傑有ADHD,直至小三那年,公立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醫生正式確診他除患有ADHD外,亦屬於自閉症譜系障礙(ASD)兒童。 協康會設計的「專注法寶」視覺提示卡,透過圖像化,幫助ADHD學童改善不同情况下的執行功能。 功課拖拉至凌晨 母子關係僵 由懷疑到確診ADHD,煒傑花上了好幾年時間,其間,程太非常沮喪,「那時很辛苦,因為不知道怎樣幫他,眼見每晚的功課拖拉至十一二點,甚至凌晨也未做完,我便抑壓不住心中的怒火」。事實上,煒傑的脾氣亦很大,稍有不滿便以頭撼牆,因此,兩母子的關係曾經很僵。 後來程太找到協康會,替煒傑報讀了一些專為ADHD小學生而設的訓練小組,情况大有改善。協康會教育心理學家徐詩茹指出,ADHD兒童是由於腦前額葉細胞的活動量較小,因此執行功能較弱,以致經常無法抑制腦中無關重要的念頭,以及處理和組織資料也較慢。所以,訓練ADHD學童的主要目標是要提升他們的執行功能,從而提升專注力及自我管理能力。 煒傑經常在訓練小組玩桌上遊戲,日子有功,他的反應十分敏捷,多次勝過對手徐詩茹。 靠提示卡金句 過情緒關口 「我們特意設計了一套『專注法寶』,當中包含了很多視覺提示卡,包括用來抑壓衝動行為的『金剛箍』、用來抵制騷擾的『防護罩』等,都是專門用來幫助ADHD學童改善執行功能的。我們在訓練課堂上,用視覺提示卡不斷提醒他們,跟他們反覆操練。」徐詩茹補充。 談到這些視覺提示卡,煒傑就認為「防護罩」最能幫助到他,「在學校做功課時,遇到同學在談天,我便很難專心。那時,我就想起『防護罩』的金句︰『抵制騷擾我做到!』於是,我便跟自己說︰『若你不能在學校做好功課,便要拿回家慢慢做。』這樣,我就可以再次專心起來,努力去完成它。」 各種桌上遊戲有助改善孩子的專注力、反應抑制及記憶力,是很好的親子活動。 程太笑言,自從煒傑服藥後,再加上持續接受訓練,情况一天比一天理想,「不論老師或學校社工,都說煒傑判若兩人。他現在上課很留心,而且踴躍發問,老師也讚他投入課堂。至於做功課,效率更是提升了很多,他有時甚至在校內、趁小息時,已經把所有功課完成,不用帶回家做」。 徐詩茹 徐詩茹又建議,家長可藉日常的親子活動,提升小朋友的執行功能。例如玩傳聲筒遊戲,增強孩子的聆聽專注力和工作記憶力;跟孩子DIY親子美食,例如製作雪條、果凍等,讓他們按步驟完成任務,鍛煉其持久集中力;甚至可利用坊間的桌上遊戲如「快手鬼鬼」、「嗒寶」、「Moo斯密碼」等,從遊戲中改善孩子的專注力、反應抑制及記憶力。 ([email protected]提供) ADHD可分為三大類別,包括︰ (1) 專注力失調型 此類兒童的專注力問題較明顯 (2) 過度活躍及衝動型 此類兒童的衝動及過度活躍問題明顯 (3) 混合類別 此類兒童的專注力、衝動及過度活躍問題均相當明顯 協康會新推出了網上ADHD初步檢測表,家長只要回答一些簡單問題,即可推估孩子患有ADHD的機率有多大。(網上截圖) 網上檢測 初步評估 小朋友坐不定、紮紮跳,而且上課不留心,又經常甩甩漏漏,是否患有ADHD呢?心大心細的家長,不妨先利用協康會新推出的網上ADHD初步檢測表,這個檢測表主要是針對6至12歲兒童,家長只需要回答簡單問題,便可得出初步結果,能推估孩子患有ADHD的機率。 但有關結果只供參考,不能代替專業診斷,家長如有疑問,應替子女安排專業人士作進一步評估。ADHD初步檢測表︰bit.ly/2nj3mjL

詳細內容

【移民大馬】讀國際學校平過香港 K2最平每月1000多港元有得讀

上一篇:夫婦歷盡兩次小產之痛 丈夫鄧諾文:我懷疑自己也有產前抑鬱 鄧諾文Anson與太太經歷過兩次流產,原本對擁有小生命連想都不敢想。經過一番中醫調理身體,再加上兩夫婦在身心都準備好的狀態下,終於成功懷孕。現時兒子鄧言希已經3歲多,這份天賜的禮物得來不易。在香港高壓的教育制度下,孩子學習的壓力亦特別大,為了給予言希一個更好的成長環境,Anson和太太決定來年舉家移民馬來西亞,並安排囝囝入讀當地國際學校。 「言希現階段未能和其他小朋友相處,社交方面有點障礙」 言希是個很活潑的小朋友,Anson和太太有理由相信他是位Special Kid,初步醫生診斷為過度活躍症(ADHD)。「他現階段未能和其他小朋友相處,社交方面有點障礙,其實他和我小時候有點相似,我以前都是很『 宅』的 。」Anson笑說。 經歷過流產,夫婦更加珍惜對方和這位活潑精靈的小生命。 「對我來說,令言希開心的教育,就是最好的教育。」 對於未來要舉家移居大馬,為甚麼Anson一家會有這個重大決定?他表示最大原因是想擠出更多時間陪伴言希。「在香港,我未必可以全心全意把時間放在家庭上,當然,去到大馬後,我依然會繼續自己的事業,但就可以放更多時間在太太和孩子身上。」Anson補充,他們已為言希安排了國際學校,將會入讀K2,「當地的學費比香港便宜很多!現在仍未決定選擇哪一間,但會選擇大約每月學費5000港元左右的學校,當然有些更便宜的每月只需1000多港元左右。」以香港的國際學校為例,每年學費入場門檻最低就要十幾萬元,有些還要家長買債券才能入作留位之用,例如熱門的新加坡國際學校,學費就需要每年約11萬港元,還要另外購入至少20萬元個人債券或50萬元企業債券作留位。至於在大馬,國際學校的學費平則數萬元,貴則十幾萬港元,視乎班級、學校名氣和地區。根據國際學校咨詢機構 (ISC) 調查顯示,馬來西亞擁有176所國際學校,在東亞地區中,國際學校的數目僅次印尼(192所)和泰國(181所)。 以馬來西亞國際學校小學部的學費為例,平均每月3000至3500港元,即每年學費約3萬港元左右,與香港相差甚遠。 有人說,大馬的教育水平比不上香港,Anson說:「視乎你自己需要甚麼吧!對我來說,令言希開心的教育,就是最好的教育。」他想向家人和朋友證明,不願做怪獸家長不單止是口裏隨便說說,而是講得出做得到,「言希的學業成績不是最重要,快樂才是。」 言希可能是過度活躍症患者,Anson和太太對此沒有太大憂慮,只要孩子健健康康就心滿意足。 移居的工作一切準備就緒,離開是為了不做怪獸家長 Anson在大馬一直有公務的往來,相對地熟悉這個城市,與太太和言希視察過這個地方後,就決定在當地置業和定下來了。移居的工作一切準備就緒,離開是為了不做怪獸家長,一切以太太和孩子行先,這位爸爸果然是位行動派呢!

詳細內容

夫婦歷盡兩次小產之痛 丈夫鄧諾文:我懷疑自己也有產前抑鬱

鄧諾文Anson,育有一位三歲多的兒子鄧言希。夫婦倆曾經歷兩次小產,剛撫平第一次傷痛之際,又要再面臨第二次失子之痛。兩次小產中,Anson和太太渴望得到家人的安慰,可惜換來長輩之間的責備與不諒解。當太太第三次終於成功懷孕,Anson帶着半喜樂、半擔憂的心情迎接小生命。他需要克服以往兩次小產帶來的心理壓力,甚至懷疑自己作為丈夫都有「產前抑鬱」的情緒。直至孩子鄧言希呱呱落地,這位新手爸爸每天都在學習如何當一個好爸爸、好丈夫。 文:樊栩瑩  圖:樊栩瑩、受訪者提供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醫生有沒有驗錯啊?」 從事科技初創企業(Start up)的Anson,回想太太第一次經歷流產,是小生命大約8周的時候。Anson描述,「記得那一天,太太突然大量出血,去到公立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說已經檢測不到胎兒的生命跡象。」這時候好像天要塌下來一樣,Anson和太太完全接受不到這個打擊,「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醫生有沒有驗錯啊?這個消息是真的嗎?」後來Anson太太被安排到另一所醫院再次進行檢查,醫生證實腹中的胎兒真的沒有了,「我們很崩潰,只好無奈接受」。 Anson和太太很年輕的時候已經認定對方,在雙方二十多歲時決定互訂終身,許下照顧對方一輩子的承諾。 「他們不明白,甚至責備我和太太。」 夫婦倆第一次經歷流產,已經手足無措,還要將這殘酷事實向雙方家人交代。「尤其老人家,你要他由懷着興奮抱孫的心情,到現在希望落空。他們不明白,甚至責備我和太太。」長輩很自然提出質問:「是太太工作太操勞嗎?懷孕期間有沒有吃錯東西啊?」這是很多老人家的直接反應,但亦為Anson夫婦添上無形的壓力,這時候,其實家人的簡單的安慰和理解就是夫婦最大的良藥。Anson當下終於明白,為甚麼華人社會認為準爸媽最好三個月才公佈懷孕的喜訊,「我覺得不只是迷信、怕胎兒小器這麼簡單,更甚是等小生命成長得穩定一點才向大家公佈,其實自己的壓力亦沒這麼大。」 兩夫婦怎樣共渡難關?Anson有點自責地說:「情緒大家都有,我們會吵架,甚至會互相指責和追究誰與誰的錯。」當時二人都不懂得如何處理這個重大事件,而他作為男性的角色,自言處理得不夠成熟,「我奈何當時有工作在身,未能花很多時間在剛經歷流產的太太身上。」小生命在媽媽的肚子裏一天一天長大,媽媽和孩子的關係更加親密不可分離,所以很容易理解流產對女性無論在身體和心理上的打擊更大。這亦是Anson後來萌生要自己創業的原因,「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當時若能將家庭放在首位,多陪伴太太,她就不用獨守空房這麼寂寞。」他難過地說。 「你說要懷有第三次生命,我們想都不敢再想了。」 Anson太太經過差不多2年的中醫治療調理身體,夫婦終於鼓氣勇氣嘗試再懷孕,可惜再一次換來失望,今次小生命更已有12周。Anson回憶那次例行產檢,主診醫生在檢查胎兒心跳時,皺皺眉向我們表示胎兒已經沒有生命跡像,「我聽到後,今次當場休克。」兩次流產,令Anson夫婦痛不欲生:「你說要懷有第三次生命,我們想都不敢再想了。」今次Anson帶太太去了個長旅行散散心,幸好一路上靠着自己的信仰支持,才能慢慢把傷痛丢淡。 太太經歷了兩次流產,用了很長時間調理身體,Anson自言自己當時作為丈夫做得不夠好。 剛經歷過流產的女性,很需要另一半的支持和陪伴 作為同路人,Anson鼓勵有過流產經歷的爸媽們不要放棄。聽教友們的分享,Anson發現小產是件頗普遍的事,「甚至有女性朋友向我們分享,她曾經歷9次小產,我們聽到後都很震驚呢!」Anson分享,只要好好調理身體,如透過中醫、食療,就算經歷過小產,都有機會再次懷孕,「所以千萬不要感到絕望。」 除了好好調理身體,夫婦們都要有健康的生活。Anson當時選擇和太太行山,接觸大自然,「當大家的身心都ready好,才選擇再次懷孕吧,千萬不要為生而生!」Anson亦鼓勵丈夫們,要清楚自己的優先次序,剛經歷過流產的女性是很需要另一半的支持和陪伴,「把她放在重要的位置,你自然會願意放棄其他玩樂。」 「那時候我不止發惡夢,情緒起伏亦很大,但太太當時也沒有留意到我這些徵兆」 直至太太第三次再度懷孕,夫婦一直用半喜樂、半擔憂的心情迎接這個得來不易的小生命。太太十月懷胎,Anson就擔憂足十個月。他很怕這次也會像過往兩次一樣,突然失去胎兒。那段懷孕期,Anson說他經常發惡夢,「我甚至懷疑自己也有產前抑鬱的情緒。」因為害怕胎兒突然沒有心跳聲,這位準爸爸更緊張得買了個聽心跳專用的聽筒:「只要我一擔心,就會聽聽太太肚子入面孩子扑通扑通的心跳聲。」 在懷孕初期,太太堅持上班,Anson怕太太操勞,只好親自接載她上班,免得她舟車勞動。其實太太第三次懷孕中期曾有出血情況,嚇得Anson半死,幸好醫生要求太太在家中安胎3星期,盡量不要下床,這次胎兒終於成長得很穩定了。Anson感嘆道,那時候我不止發惡夢,情緒起伏亦很大,但太太當時也沒有留意到我這些徵兆,因為她也未必有多餘精神照顧我這位男士的感受。後來在一個分享會上,Anson把事情和盤托出,「太太才發現當時也忽略了我的感受,所以我很同意產前抑鬱不是女士的專利,爸爸也會有這個情況。」 「我不望子成龍,不需要他讀名校,但我希望他將來做一個有承擔的男人,並要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到最專業。」 直至孩子言希呱呱落地,Anson和太太算是放下心頭大石,「孩子能夠健康來到世界上,是很大的恩賜,我們已經很感恩。」眨眨眼,言希已經3歲多。夫婦發現言希比起其他孩子有點不一樣,初步被評估為過度活躍症(ADHD),但現階段仍然未確診。Anson說起孩子的情況,並沒有很多憂慮,「我和太太察覺到他是一個Special Kid,他不喜歡和其他小朋友相處,但他喜愛自己研究電器、砌玩具,我知道這可能是ADHD表現的一種,但我們沒有太大擔心,只要他健健康康就可以。」說到對言希的期望,Anson很堅決地說:「我不望子成龍,不需要他讀名校,但我希望他將來做一個有承擔的男人,並要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到最專業。」 很多朋友說Anson活在香港這樣一個大壓力的教育環境下,很難不成為怪獸家長,這樣可能要令大家跌破眼鏡了。「為了讓言希有一個愉快的成長環境,我和太太下了一個重大決定,就是來年舉家移民馬來西亞,讓言希在那邊讀書。」Anson想用行動證明,他不是怪獸家長,亦不想成為怪獸家長,既然香港的教育制度需要催谷小朋友,那就選擇另一個愉快的環境給言希。 現時3歲多的鄧言希,活潑又精靈,是天賜給Anson夫婦的禮物。 Anson在「好爸爸中心」擔當宣傳大使一職,向傳媒分享自己作為新手爸爸、新手丈夫的點滴。 除了自己創立科技公司外,Anson亦在電台擔任主持,能言善辨的他近年擔當了「好爸爸中心」的宣傳大使一職,將當爸爸和丈夫的種種點滴,透過電台節目、傳媒訪問向他人分享,希望社會上對爸爸一職多一面看法,「好像社會對媽媽的關注度會比較多,相對地對男士的支援比較少。」好爸爸中心是一所非牟利機構,專門為爸爸提供講座、活動和分享會,藉以推動父親角色,好讓爸爸們活得更精彩,更有自信。 由經歷流產,到今天言希健健康康來到世上,Anson一家三口的故事,令人明白新生命是彌足珍貴,幸福一切得來不易。 下一篇:【移民大馬】讀國際學校平過香港 K2最平每月1000多港元有得讀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

我們時常聽到:「父母是無得揀!」我認為孩子也是無得揀。 家長們或照顧者要放棄所有的享樂、理想,甚至一生,來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看不到出路,只能麻木地接受。 當孩子呱呱墜地一刻,父母一定充滿無限喜悅和希望;但當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正常,一塊大石頭,狠狠地擲下來,揮之不去! 家長們或照顧者要放棄所有的享樂、理想,甚至一生,來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看不到出路,只能麻木地接受。很多人會繼續承受,也有人頂不住,用自己方法來了結,非常令人痛心。 這幾年在基金會工作,有機會接觸很多基層街坊,其中一個計劃是服務2至6歲的小孩子,讓他們未開始上學前先建立一些音樂概念。由於所有課程都免費,每一個孩子,我們均要認真審查,包括經濟狀况、急切性和家庭問題。就這樣,我們走到前線,和家長一起談心、一起流淚,一起互相鼓勵。有些義工和同事也和我分享,有時需要幾天時間才可平復心情,繼續工作。 媽媽入房不停說自己的過去如何不幸,要照顧兩個自閉的孩子,每天想死。 兩個自閉兒的媽媽 有一次,有個媽媽帶了兩個孩子來,由於太多人面談,她非常不耐煩,破口大罵兩個孩子,我上前了解,看到來面試的弟弟坐在地下哭鬧,大兒子則不斷尖叫,讓其他家長和小朋友也皺起眉頭。我剛想走近開口慰問時,這個媽媽突然一巴掌打向大兒子面上,我頓時不懂反應,只覺這巴掌好像也打到我的心,她回頭說:「佢自閉㗎!」 這一巴掌令整個中心變得安靜,我立即着同事幫忙照顧仍在哭鬧的弟弟,我先帶媽媽入房安撫,她即時拿出手機給大兒子玩,說不想帶他一起,我無奈同意。 媽媽入房不停說自己的過去如何不幸,要照顧兩個自閉的孩子,每天想死。我當時只想聽她的訴苦,沒有想過去打斷,她出奇地沒有任何眼淚,只是滔滔不絕的說話。由於時間不容許,我和她說要去見見弟弟,她立刻安靜下來,卻沒有任何想說服我的意向。 我和弟弟玩了幾個遊戲,發現他有過度活躍傾向,但溝通理解不大問題,於是把他安排在急切性的檔案櫃中。 音樂班完結後,她來和我道謝,並告訴我其實大兒子不是她親生,而是丈夫與死去的前妻所生的,我緊握她雙手,和她說:「你好叻!」 經過3個月的音樂班,弟弟雖然未能達到其他小朋友的能力,但看見他每次均積極參與和享受課堂。最後一堂,我們邀請家長來欣賞子女的表演,這個媽媽很早來了,她的眼睛永遠瞪得大大,有些兇惡。但當她看着自己孩子的演出,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很好看。完結後,她來和我道謝,並告訴我其實大兒子不是她親生,而是丈夫與死去的前妻所生的,我緊握她雙手,和她說:「你好叻!」她這時什麼話也沒有說,淚水湧出,我們互相擁抱,一切盡在不言中!  

詳細內容

過度活躍症兒子畫畫叻 媽媽勉勵同路人:你不放棄才可以看見他們的未來

「我好明白外婆,尤其華人社會對SEN(特殊教育需要)兒童不了解。」天樂媽媽對外婆殺孫悲劇特別感觸。6歲的天樂,在2年前被確診患有過度活躍症(ADHD),並患有讀寫障礙和言語障礙。天樂媽媽憶述囝囝確診前,已經是個好動的小朋友。「起初以為囝囝只是坊間所說的Trouble Two、Terrible Three,一般小朋友都是這樣。直至我發現他很喜歡排玩具車,一架排一架,可以排上一整天。我突然發現,咦!這不就是自閉症的症狀?」後來醫生證實囝囝患有ADHD,這類患者很固執、坐不定、不能專心、無耐性,記憶力短暫等等。天樂媽媽為囝囝領了傷殘證,從此與丈夫展開了面對兒子病情的歲月。 說到固執,天樂只會相信自己認定的事情。例如他自己叫天樂,老師教導他的英文名字是Tin Lok,他打死都不願意相信。有一次,爸爸和天樂搭港鐵上學,天樂先霸了一個座位,想和爸爸同坐,但旁邊的座位被另一位小朋友佔據了。天樂立即大發雷霆,跑到車廂與車廂之間的卡位,大叫又亂跳,這些行為引來所有乘客注目。此時,爸爸如何是好? 爸爸跟天樂說,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現在我們立即下車,因為你不可以騷擾其他乘客,這樣沒有禮貌。但是你選擇現在下車,上學就會遲到;二是你選擇到達目的地後,再發脾氣。聽完爸爸的分析,天樂選擇後者,因為他不想上學遲到。後來,爸爸和天樂坐下來,天樂說:「我常識堂學了新的生字,想拿書本告訴你,如果你站着,我就不可以和你分享。」 爸爸恍然大悟,原來天樂不是想霸著座位,而是想把新學的知識告訴自己。 天樂有言語障礙,不懂表達自己的情緒。媽媽用這個情緒表作為輔助,鼓勵他分享自己的感受。 天樂媽媽說,SEN兒童病情不發作的時候,是很乖的孩子。可是一旦情緒失控,他們就會成為別人眼中的百厭星。「他們就是無辦法控制自己,試想想,你是女性的話,月事或者更年期的時候,你會很暴躁,身邊人怕了你,甚至你也會討厭這樣的自己。」SEN兒童就是如此,自己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出現無理的行為。 照顧SEN小朋友是一門很專業的學問,天樂媽媽因此很明白外婆湊孫兒的辛酸,「不是所有家庭都有足夠經濟能力請傭人照顧,把重擔放在婆婆這位照顧者身上,她是很吃力的」。天樂媽媽補充,她自己也有一份工作,再加上照顧兒子,要看很多研究,有時候也力不從心。婆婆就算與鄰居訴過苦,但這些人沒有照顧ADHD小朋友的經驗,是不會明白自己的擔子有多重。 班主任曾對她說:「你做好媽媽的角色,我們學校會幫你教好天樂。」 她以同路人身份勉勵相同際遇的家長:「請你們不要放棄,小朋友今天情況或許很糟糕,但誰保證他們的未來也一樣如此?」很多名人都患有SEN,例如森美、愛因斯坦、愛迪生等等,若當初家長選擇放棄,我們就無法看見今天發光發亮的他們。其實SEN的孩子在某方面特別有天份,以天樂為例,讀書成績雖然有待改善,但唯獨畫畫和音樂表現十分優秀。固執是他的缺點,但同時是優點。他決定要畫畫的時候,就決心要做好這件事。天樂媽媽特別感謝學校的體諒,班主任曾對她說:「你做好媽媽的角色,我們學校會幫你教好天樂。」聽到這樣的鼓勵,她相當感激。一路走來,天樂媽媽有着信仰支撐,和丈夫互相分擔壓力,又得到學校的諒解,令她感恩身邊一直有小天使的幫忙。 天樂2017年的得獎作品 2017年活現真我繪畫比賽(亞太區二等獎) 升上小一後,天樂的功課壓力隨之而來,媽媽安排了囝囝看精神科醫生,但公立醫院排期也要到明年12月。「這段期間,他會錯失幾多治療的黃金時間?」媽媽無奈地問。在香港,求助無門,更易令照顧者感到沮喪。她呼籲政府對SEN學童再放多些資源和援助,很多小朋友都確診不同程度的SEN,數字相當誇張,可見這個社會問題不只是小部份人的事,而是眾人的事了。 我反而感謝囝囝,多謝他令我勇敢地不斷學習 天樂媽媽第一次上電台做DJ和見記者,分享母子的故事。 因著天樂的故事,天樂媽媽時不時要面對傳媒,分享母子的經歷,「我反而感謝囝囝,多謝他令我勇敢地不斷學習,擴闊眼界,見識好多人和事!」對於天樂的未來,媽媽只求他做一個正直、善良、有禮貌的小朋友,就是她最大心願,其他讀書好不好、以後賺幾多錢,都不重要。 天樂媽媽覺得聖雅各福群會對SEN兒童的支援活動很有用,她鼓勵有需要的家長可以一同參加。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