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小一統一派位】料競爭創新低 進取定保守?升學專家教「大抽獎」填表策略

2021小一統一派位(俗稱大抽獎)即將開始,未能在第一階段獲得自行分配學位的家長們,可於1月30及31日交表,結果將於今年6月2及3日公布。在餘下不足個多星期的交表時間,本地升學及教育顧問Ian Tsang建議家長最後要考慮以下重點。 內容提供:《GRWTH日報》編輯組 統一派位將全港劃分為30多個「小一學校網」,家長在「小一入學申請表」上需根據住址填報其所屬的「小一學校網」編號。統一派位基本上以家長的選擇為依歸,若學校小一學位求過於供時,電腦將按「隨機編號」分派。統一派位電腦程序首先會處理甲部選擇,然後處理乙部選擇。教育局早前宣佈2021-22年小一入學自行分配學位共有49,749個申請,成功獲派學位人數有23,107人,成功獲派此類學位的學生不足半數,餘下尚未獲分配的26,642位申請人,預計有超過25,000人參加統一派位。 料參加人數創十年新低 小一派位2021自行分配學位結果於去年11月下旬出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獲派學位的成功率創十年以來的新高,成功獲派學位的學童比例為百分之四十六點四。不過Ian Tsang認為,整體上今年參加小一統一派位人數下跌,會是近十年的新低,主要因受近期移民潮影響,預計參加統一派位的學童人數較局方今年公布的統一派位名額數目為低,最終參加人數更有可能低至24,000人以下,預期整體競爭情況未算激烈。 在整體申請學生人數減少的情況下,也意味着統一派位競爭有機會稍為緩和,那是否代表未獲派學位的學童,可在統一派位階段更進取地向熱門小學「出擊」?Ian Tsang表示,無論派位競爭是否劇烈,在統一派位階段申請心儀小學的做法,都是在甲、乙兩部分均填寫該校為第一志願。假如以該校作為第一志願的申請人數少於可分配名額,便當然能獲得分配,否則的話便要由幸運之神定奪。 本地升學及教育顧問Ian Tsang(受訪者提供) 勿輕忽第二、三志願 在填表方面,家長一直關心甲部要否填滿三個選擇還是只填一間或兩間學校。他表示,最傳統的甲部填表策略一般都會將曾經在自行分配學位階段申請過的一所小學作為甲部第一志願,目的除了是為盡用所有途經增加獲派最心儀小學的機會外,亦是為假若未能成功獲派後的「叩門」階段鋪路。至於第二、三志願的選擇,家長便可考慮在甲部二、三志願(一)漏空以免獲派而失去在乙部的機會,或(二)填上兩所熱門小學為可能要「叩門」鋪路。 他續指:「真正的統一派位乙部填表策略,是取決於在第一志願未能成功獲派後,如何在未知的情況下挑選出尚有剩餘名額的小學,所以在填寫餘下的志願上,填表的關鍵在於第二和第三志願。如果子女已經獲最少一間私立小學取錄作為後備的話,填表策略上可以較為進取,只需剔除校網內大概首三份一至一半最熱門的小學名額,便可在餘下小學中挑選另一間最心儀的學校填寫在第二志願。」 如果子女已獲最少一間私立小學取錄作為後備的話,填表策略上可以較為進取。(網上圖片) 上網了解學校教學資源 在自行分配學位階段,每名申請學童只可選擇一所學校,但到了統一派位階段的乙部,家長只能填寫所屬校網的的學校。距離辦理統一派位選校手續尚有一個多星期,面對以上情況,Ian Tsang建議家長要仔細了解其校網的不同學校:「在疫情下,大多數學校都已經將大量教學資源和資訊公開在學校網頁上,尤其是校內學生需要較多支援的小學,在這方面投放的資源會較傳統教學模式的學校為高。」他建議家長把握填表前尚餘的時間,仔細了解校網內所有小學,及早為子女作出最適合孩子的選擇及填表策略的方向。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GRWTH X Tencent Cloud-教育界雲點播支援計劃」學校巡禮(一)
鳳溪第一小學:一個平台跨境學童家長都用得

對於鳳溪第一小學來說,雖然本港學校已恢復面授課,但電子教學工具仍然重要,皆因校內的跨境學童,暫未能來港上課。有見及此,一個能供中、港兩地學生使用的單一影片點播平台,著實是必不可少。 撰文:沈一怡(《GRWTH日報》特約記者) 攝影:張逸康(《GRWTH日報》特約攝影記者) 用盡方法讓學生保持學習動機 校長朱偉林說:「我們學校位於北區,有一半學生是跨境學童,所以就算現已恢復面授課,這批學童因未能來港上課,仍需依賴電子教學工具學習。」 鳳溪第一小學位於北區,校內有一半學生屬跨境學童。 他指出,自疫情發生以來,學校都透過實時線上課堂與教學短片的互相配合,來保持學生的學習動機。 他又說:「實時線上課堂雖然能夠解決授課問題,但在虛擬的空間中,師生間始終隔著距離,在確定學生的接收程度方面,未必及面授模式。加上家長亦有訴求想有課堂短片,所以我們便製作教學短片,讓學生能隨時重溫課堂內容,從而加強學習效能。」 除了課堂內容,校方亦提供預習短片及其他網上教材,並善用短片作家校溝通的工具。例如九月開學時,因應疫情而有多項需要學生留意的全新事項,學校便拍短片連通告轉發給家長,令同學更易掌握。 (右起)朱偉林校長、蒙韋綸高級主任 單一點播平台 貫通兩地學習 在上述種種因素下,GRWTH APP夥拍Tencent Cloud的「教育界雲點播支援計劃」來得十分合時。該校高級主任蒙韋綸說:「上學年停課期間,我們使用另一間網路平台,其支援學界的免費計劃剛巧在學期尾完結,而GRWTH正正在此時推出『雲點播』計劃,增設了Tencent Cloud 的 VOD(Video-on-demand)教學影片點播功能,解決了燃眉之急。」 朱校長說實時線上課堂與教學短片能互補,助保持學生的學習動機。 他續道:「由於老師及家長早已使用GRWTH APP作繳費、交回條、短訊提示等用途,非常熟悉其操作,不用重新再學習。」 除了做到無縫接軌,平台更支援內地用戶。其實該校早於疫情之前,已開始利用短片輔助教學。不過,當時老師需把同一影片上載至分別供本地生使用的Google及YouTube,以及內地生使用的優酷視頻及土豆網,加重了教職員的工作量,且使用上非常不方便。 他補充道:「之後亦試用Microsoft office 365教育版,但當儲存的影片數量增多時,系統便變得不穩定,因而欠缺一個全面的解決方案。」 校方可按年級、班別、課題,把影片分類。 因此,「雲點播」VOD平台除了出現得合時,也針對性地解決了上述的問題。他解釋道:「現在使用『雲點播』 VOD教學影片點播功能,老師只需要登入單一平台,影片便能供兩地的家長及學生觀看,方便省時。再者,內地家長多使用手機的瀏覽器觀看短片,而以往他們以手機開啟短片連結時,不時遇到無法開啟網頁頁面的情況,但『雲點播』 VOD平台便沒有這個問題。」 即使儲存的影片數量增多,系統仍能保持良好的穩定度。(圖片來源:GRWTH APP截圖) 除了香港用戶之外,「雲點播」VOD平台亦支援內地用戶,內地家長可用手機開啟GRWTH APP的短片連結,再不會遇到無法開啟網頁頁面的情況。 數據建學習歷程 目前,該校有200多條教學短片,將分批上載至「雲點播」VOD平台。朱校長指出,平台的儲存容量及伺服務器的穩定性固然重要,但更關鍵是,平台提供的影片觀看次數數據,能助老師們深入地了解及分析學生的學習成效。 朱校長指出,「雲點播」VOD平台提供的影片觀看次數數據,讓能老師深入地分析學生的學習成效。 「課室影片庫」功能介面(圖片來源:GRWTH APP截圖) 朱校長說:「由於影片按年級、班別、課題分類,我們能夠透過影片觀看次數的數據,與學生的個人學習歷程檔案掛勾,藉了解同學對各課題的興趣,從而幫助老師跟進學生的個人成長。」 透過影片觀看次數的數據,教師可與學生的個人學習歷程檔案掛勾,藉了解同學對各課題的興趣,有助跟進學生的個人成長。(圖片來源:GRWTH APP截圖) 「GRWTH X Tencent Cloud--教育界雲點播支援計劃」為本地學校免費提供課堂影片庫功能,設清晰單元分類及影片觀看報告,助學校集中管理。計劃報名後最快兩星期內即可使用!網上報名︰http://bit.ly/VOD_School_Apply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 駐非港師帶領OLE 讓弱勢學生在服侍中學習堅強

「服務學習」在香港中小學教育一點不陌生。顧名思義,「服務學習」是透過「服務」而獲得「學習」的果效。香港中小學校的服務學習活動不乏探訪,探訪對象包括長者、病童、弱智人士等,亦有為長者清潔家居,安排活動給傷健人士。我在香港當中學教師時,曾多次以班主任身份,偕同學生走進社區,參與這些活動。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儘管服務形式有異,服務對象多為社會上的弱勢社群。孩子在成長的過程裏,若能培養關愛被忽略的群體,為他們發聲或給予他們發聲的機會,這份推己及人的情操,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和諧,有助社會共融。 來到第三世界國家烏干達的 The Amazima School (TAS),「服務學習」的情況又如何呢?我們的學生是弱勢社群,許多都是家徒四壁,連最基本生活所需,如食物、水源也缺乏,日常的掙扎可以是生死攸關的問題。 當下角色對調,由他們服務別人,可行嗎? 只要更換兩個英文字母便絕對可行。 由於我們的孩子長期承受生活上的艱苦與困乏,很容易陷入自己是受害者的想法 (victim mentality)。畢竟生活裏發生的事情,如父母離世、缺乏糧食等,這些均是他們無法控制。年紀輕輕的他們,自然覺得孤苦無助,好像整個世界都在反對他們,自己被卡著,動彈不得,感到悲傷和自憐。要是在這種心態下進行服務學習,豈不是在他們的傷口處撒鹽,雪上加霜? 我們沒有否定他們經歷的種種創傷,反之,更多的教導他們如何跨越這些苦難,積極面對人生。服侍他人便是其中一個法子,讓他們超越受害者的心態,擁抱勝利者的心態 (victor mentality)。英文中的受害者 (victim) 和跨勝者 (victor) 只是字尾兩個英文字母的分別,對他們人生觀帶來的影響卻是天淵之別。前者 (victim) 相信生活不由自己掌握,故對自己沒有自信,需要依賴別人的幫助,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 。相反,後者 (victor) 明白人生必然面對困境,與其自怨自艾,倒不如學習克服困難,這正是victor在聖經希臘原文「戰勝」的意思。藉著這些個人成長的催化劑,使生命變得堅強不屈。 抵達後,我們機構的社 工 (站在學生中間的紅衣者) 先跟我們介紹這個家庭的情況。照片中用磚頭蓋成的屋子便是他們的住處,內裡只有一張單人床。 我曾經偕同學生們參與學校為他們預備其中兩類不同的「服務學習」,一是Service Project,由我們的外展社工家訪和評估後,選定一個在社區裏需要即時緊急援助的家庭。在週六清晨帶著二三十位同學去到村落,合手合腳,一起動手服侍受助者(見下圖)。以及這影片中的婆婆,連夜暴雨沖走她那棟用泥巴和稻草建成的房子,逼使她晚上睡在豬欄,我們的學生如何祝福這個家庭?觀看以下短片就知答案︰ 我們先步行15分鐘來到村落唯一的手壓式幫浦水井打水,以供洗衣、洗碗和煮食之用。 照片中所見的黃色大汽油罐 (jerry can) 是這裡儲水用的器皿,每個容量5加侖,等同辦公室座地式水機的一桶水,即18公升。 用磚頭蓋成的茅坑。 學生就地取材,臨時搭建了煮食爐,即場鑽木取火,開始為這個家庭預備午飯—把玉米磨成粉狀,然後加上井水煮成的玉米粥。 本地人的其中一個洗衣方法是同時用幾個載滿水的盤子完成整個洗衣過程,從洗滌至過水一至兩次,到最後的人手脫水。 學生們給四位孩童洗澡後,換上乾淨的衣服,和他們來個合照。 二是跟本地一所照顧智障孩童的非牟利機構Ekisa Ministry合作,推出「家有玩伴」計劃(Ekisa Buddies),為每位有特殊需要的孩子配對兩至三位學生,讓他們成為玩伴。每當我們的學生到家舍探訪這群孩子,便會陪伴他們的「玩伴」,或是一起曬太陽,或是唱遊伴讀,給予他們一個笑聲不絕的早上。要感受一下他們的歡樂嗎?請觀看以下影片,讓我們的女領袖生長Esther Birungi帶您去到Ekisa Ministry,看看我們的學生如何祝福這群被遺忘的孩子。 在「家有玩伴」(Ekisa Buddies)的服務裏,我們的學生跟她的玩伴一起玩氣球傘。 除了「家有玩伴」外,我們每年二月在校舉行「Night to Shine」晚會,邀請Ekisa Ministry的智障孩童到校聯歡。學生們夾道歡迎孩子,讓孩子走紅地毯進場,享受被愛、被重視是活動中不可缺少的一環。 TAS開校至今四年,「服務學習」已成了學生們最喜歡的校園活動之一。為甚麼?他們體會到即使他們有許多缺乏,還是可以身體力行的祝福別人。當他們不再看自己為受害者,而是跨勝者,他們委實在不知不覺間轉化烏干達社會。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 東非的生死教育 我學曉不問死因

早前提到給學生獎勵貼紙,除了背誦每週金句外,他們還有兩個途徑:一是以說話形式跟老師分享他們閱畢的圖書,二是想好一個談話題目,坐下來跟老師進行兩至三分鐘的英語對話。假設您是初到貴境的中一預備生,在The Amazima School (TAS) 學習和寄宿個半月。您已背誦了每週金句和分享了讀畢的圖書。接下來,您會選擇甚麼題目跟老師聊天呢?在TAS的寄宿生活點滴?結識了哪些新同學?學習遇到的挑戰?我猜新生一般會分享這些話題。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就是那天的小息,好學不倦的Gideon來到課室,想跟我來個英語對話。只見他圓圓的臉蛋上掛著一對淺淺的小酒窩,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不時滴溜溜地轉動著,顯示他一股機靈而淘氣的勁兒。這是我在過去六個星期認識的Gideon。「Miss Samwise,我想跟您分享我姊姊突然離世的事情。」甚麼?他分享的居然是既私人又傷心的事情?! 烏干達農村葬禮 如此晴天霹靂的噩耗,嚇得我目瞪口呆。我的心好像變成了一塊石頭使勁地往下墮,默然無語。年紀輕輕的Gideon卻沉著鎮靜地說:「上禮拜,學校告訴我要回農村兩天。我以為家裏來了哪位遠房親戚,原來姊姊去世了,我回去是參加她的葬禮。」 在烏干達生活快三年,每當知道本地朋友、學生或其家人生病、離世,我學會了不問對方:「看醫生沒有?甚麼病?服藥了嗎?」 不是漠不關心,乃是一些生活基本需要,如三餐溫飽也缺乏,他們哪來金錢就醫? 這些問題只顯出我的愚昧。我們的學生若是在上學期間,突然請假回鄉兩三天,您就知道他們的家人或監護人離世了,必須回家奔喪。也就是說,孩子離家寄宿那天,可能是與家人最後的道別。 「Gideon,你一定十分想念姊姊。」我沒有什麼安慰的言語,只想坐在他身旁,讓他隨心說話。這孩子對我如斯剖開心扉,多言只會擠壓這份信任。「我想她的時候,會讀聖經,心情便好多。我知道將來跟姊姊會在天堂再見,不再分開。現在,我就在天堂的另一端想念她吧!」說畢,他回復一個小淘氣,從褲袋拿出他的My English Passport,笑咪咪的遞給我。 「從我投入你不相似的世間,便不斷的慨嘆。還曾弄濕這雙眼,難明存活怎麼艱苦似攀山。然後回望我非必要的襯衫,換到甚麼讚嘆。才明白你,縱使苦慣,微笑卻比起一加一更簡單。」——鄭秀文《有一種快樂》 。 農村的葬禮多以土葬為主 我們的機構Amazim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設有醫療中心服侍我們的學生,提供基本醫療服務,其中包括身體檢查、愛滋病測試等。 農村診所(網上圖片)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 由香港走到山東再到東非 人生如「畫鬼腳」般有趣

上個禮拜的專欄提到我是學校美烏團隊 (美國、烏干達) 中唯一的華人,因而多了一些跟學生獨有的文化交流,如在課餘教授他們普通話。若說這是意外收穫,之後發生的一件相關事情更是喜出望外。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由港式普通話變流利山東普誦話 分享前,我先來一項「免責聲明」。中學時期,香港還是英國殖民地,普通話不在課程範圍內。大學主修語言學,普通話是為期一年的必修科。奈何,我不感興趣。在求學歲月裏,不論高中抑或大學選科,我均以興趣為先。有了興趣,自然有學習動力。遇到困難,也會迎難而上。即使當時來自北京的普通話教授跟我們說,能操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有助將來的就業機會,提升個人在社會上的競爭力,還是說服不了我。結果嘛,筆試和口試成績均是丁級,說的是帶著很重香港口音的「刨冬瓜」(普通話的諧音)。 山東人是「山東大漢」,不是指他們的身高,乃是他們的身量——他們講義氣和有厚道。在張先生身上,我看出一點點「山東大漢」的特質。 及後在山東教英語,因為我的普通話太爛,對日常生活造成諸多不便。我決意重新學習,從拼音至遣詞造句,一切從零開始。在兩年半的全普通話語境下,我的「刨冬瓜」 漸漸蛻變為流利的普通話,且越學越有興趣,越想進深學習。時至今日,不論是手機或電腦,我用的中文輸入法是普通話拼音輸入法,而非香港人常用的速成或倉頡。追源溯始是那些年在山東學習普通話。 從山東回到烏干達。 某天下午,我收到同工的「求救」電話:「Samwise,妳現在有空嗎?我的上司和幾位學校領導跟一位中國商人開會,他們需要妳的幫忙。」在這偏遠落後的村落來了一位中國商人?跟學校有何關係? 多年前在山東教英語,多得我的學生教導,如這群酒店服務員,讓我的普通話進步神速。 山旮旯的英普傳譯員 進到會議室,七位與會者全往我這裏看,各人展露的欣喜和期盼叫我受寵若驚。除了我認識的五位同工,席間還坐了兩位訪客——那位中國大陸商人張先生和他身旁的烏干達人Timothy——他的普通話傳譯員。張先生臉帶親切的笑容站起來,握著我的手,說:「Miss Samwise,您好!」在這山旮旯的鄉下地方遇到同胞,我能心領神會他的興奮。 原來張先生是一間中國大陸木材發展公司在烏干達的代表,他們有意把一塊鄰近學校的土地賣給我們,雙方在議價中。一開始,我是學校理所當然的傳譯員,傳達他們的回應給張先生。未幾,張先生也把我當成他的傳譯員,著我用英語把他的回覆和提問轉告校方。這樣的英翻中、中翻英的對答持續了半小時。雖然不停繞舌,舌頭也打結起來,感恩還是應付自如。 買地交易成功後,我跟張先生和學校的領導站在學校門前留影。 會議結束,同工們均很激動的跟我說:「哎呀!太不可思議了!Samwise,妳是我們團隊中唯一的中國人,若沒有妳,今天和張先生真是雞同鴨講!除了天父上帝外,我猜妳壓根兒沒想過在這裏教英語,竟然會當上學校和張先生的橋樑。 」就這樣,我當了雙方的傳譯員,直至三個月後完成土地買賣。也是在交易結束,我跟同工們分享文章開首時的那段「免責聲明」內容。 「畫鬼腳」的人生 相信大家也玩過「畫鬼腳」這遊戲。您選擇了起點,但在縱橫交錯的線路上,左轉右轉,我們永遠不知道去到哪個終點,這亦是遊戲有趣之處。人生的際遇猶如「畫鬼腳」,無人能料。您可以說我在學校遇上張先生是巧合;因著我的語文背景,能夠傳譯是合情合理。我反倒為上帝巧妙的安排而驚歎。我不能設計和安排每一步,但祂偏偏會將我帶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位置。不要每分鐘也向前衝,或是太目標導向的過活,有時也該回頭看看自己是如何來到今天,您一定會更感恩、更珍惜。 文章結束前,告訴您多一個意料之外的事。張先生的老家是山東!他的家鄉在山東省的北部;我那時工作的城市在東邊。因此,我們的對話多了許多共同話題,如山東的氣候、名勝,以及美食等等。 「畫鬼腳」的人生有趣吧! 人生猶如畫鬼腳,您認同嗎?(網上圖片)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拆解3大小一自行填表Tips 究竟有無用?

小一自行分配學位九月尾(九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交表,手執25分的家長,除非選擇超級名校,否則應是十拿九穩,但如果只得20分或15分,家長應如何選校呢?坊間流傳一些選校貼士,又是否正確?小編現在就跟大家拆解一下。 撰文:《GRWTH日報》編輯組 (圖片來源:pexels.com) 1. 如沒有宗教分,選官立學校 官立學校由政府開辦,確實沒有宗教分(5分),因此絕大部分申請者都是手持20分(適齡兒童 + 父母是舊生)。但由於學校歷史悠久,已有一定數量的畢業生成為父母,因此每年均有大量手持20分的申請者,能否入讀仍然要視乎運氣。例如灣仔區兩間軒尼詩道官立小學,均是家長必爭之校,20分也須抽籤。 2. 揀「齋校」,減少競爭 本港的小學絕大部分為男女校,如果選擇單性別學校(俗稱「齋校」),孩子至少不用與另一性別的小朋友競爭。但家長亦必須留意,香港的「齋校」均是歷史悠久的傳統名校,多是位處該校網內家長的首選,因此只有單性別的學生報讀,入讀機會未必男女校高。就如九龍城41校網的喇沙小學及瑪利諾修院學校(小學部),沒有25分也難言穩入。 3. 1-1-1 有助「叩門」 1-1-1填表策略,即是在自行、大抽獎甲部和乙部皆以心儀學校為首志願,目的是為了在派位結果未如理想時,到心儀學校叩門時展現誠意,究竟有無用? 不少學校在統一派位放榜前,都會將叩門的資料放在學校網頁,確實有學校會列明只接受1-1-1學生叩門,如跨區「叩門」則要自行及大抽獎甲部均要放學校在首選,如果已認定心儀學校是「非君不嫁」,家長還是「寧可信其有」吧! 相關文章︰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小一收生方法大解構!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入學申請重要流程一覽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入學申請重要流程一覽

對於子女剛就讀幼稚園K3的家長來說,小一升學是爸媽最為緊張的大事之一,每一步都宜做足準備。想充份掌握2021/2022年度的小一升學申請流程、派位交表日期等重要資訊,小編特別製作了小一入學申請流程(包括官津小學、直資和私立)圖表如下,希望能讓家長一目了然。 內容提供:《GRWTH日報》編輯組   (按圖可放大) (資料來源:教育局) (按圖可放大) 相關文章︰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小一收生方法大解構!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拆解3大小一自行填表Tips 究竟有無用?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小一收生方法大解構!

「小一入學統籌辦法」是香港特區政府統一管理所有官立及資助小學取錄學生的一套機制,倘若你打算安排子女享用免費小學教育,便要了解這套小一派位機制。 直資小學及私立小學並不在小一入學統籌辦法之內。家長如希望子女入讀直資小學或私立小學,可自行向有關學校申請。家長須留意,凡獲直資小學取錄的學生,在接受直資小學小一學位後,將不能透過小一入學統籌辦法獲派小一學位。如已透過小一入學統籌辦法獲派學位,該學位亦會被取消。 內容提供:《GRWTH日報》編輯組 香港總共有五百多間小學(詳情可參閱教育局最新出版的《小學概覽2020》),接近九成為官立及資助小學,他們全部要使用「小一入學統籌辦法」收生。只有私立、直資 (詳情可參閱「直私小一入學申請預備區」)及國際學校是自主收生的。一般而言,現時機制分為「自行分配學位」及「統一派位」兩個階段。 若想安排子女享用免費小學教育,家長便要了解教育局的小一派位機制。(圖片來源:Canva) 自行分配學位 每所官立及資助小學會將其小一學額的大約50%作為「自行分配學位」之用。在第一階段「自行分配學位」,家長可以不受學校網限制,為子女向任何一間官立或資助小學遞交小一入學申請表,申請該校的自行分配學位。這個階段主要講求「關係」及「世襲」,大約有一半學童會在這階段獲學校取錄,而不獲取錄的要進入第二階段申請入學。 「世襲位」 是指申請學童如有兄/姊在該小學就讀或父/母在該小學就職,都必獲取錄,不須計分。而「世襲位」最多佔學校小一學額30%。 「計分類」 是指根據申請學童在「計分辦法準則」所計得的分數,去決定派位的優先次序。簡單來說,分數愈高,被取錄機會愈大。「計分類」學生佔學校小一學額20%至50%。 (按圖可放大) (資料來源:教育局) 計分辦法準則 教育局規定的「計分辦法準則」的計算方法如下: 第一部分 1.父/母全職在該小學工作同一校址的幼稚園或中學部工作(20分) 2.兄/姊在與該小學同一校址的中學部就讀(20分) 3.父/母為該小學的校董(20分) 4.父/母或兄/姊為該小學的畢業生(10分) 5.首名出生子女(即為家庭各子女中最年長者)(5分) 以上皆非 0分 第二部分 6. 與該校的辦學團體有相同的宗教信仰(5分) 7. 父/母為該小學主辦社團的成員(5分) 以上皆非 0分 第三部分 8. 適齡的兒童(即翌年九月開課時年滿五歲八個月至七歲)(10分) 不是適齡學童 0分 注意: (1) 學校在甄選自行分配學位的申請學童時,不可進行任何形式的面試或筆試。在「計分辦法準則」下,學校原則上沒有需要約見申請學童。而申請學童最終是否獲學校取錄,取決於「計分辦法準則」的得分而絕非面見的結果。 (2) 若有申請學童在「計分辦法準則」下得分相同,而申請學童數目亦超過學校剩餘的自行分配學位的學額,學校應以隨機方式甄選同分的申請學童。學校可自行抽籤或交由教育局中央處理。 計分方法 第一部分最高的一項分數+第二部分最高的一項分數+第三部分的分數 在一般情況下,分數會由10分至35分,學位分配會由高分排到低分。當申請人數多於可分配學位,如果出現同分,將會由學校自行抽籤或由教育局抽籤,家長可向學校查詢有關安排。 統一派位 如果子女未能在「自行分配學位」階段取得學位的話,爸媽便要為子女申請「統一派位」分派學位了。「統一派位」又被俗稱為「大抽獎」,家長可決定選擇學校的優先次序,讓電腦根據「隨機編號」分派學位。這個階段主要講求「選校次序的策略」及「運氣」。 「統一派位」分配學位原則 父母需要在「統一派位選校名單」的甲部和乙部填選心儀選校。甲部佔統一派位學額的10%,為不受學校網限制的學校選擇,而乙部則需與住址所屬學校網。甲部可填選不多於三所香港任何官立或資助小學,而乙部佔統一派位學額餘下的90%,家長可填選不多於三十所小學。甲部和乙部的選擇可以重複,但在同一部分重複填選相同學校,並不會增加獲派機會。 電腦會首先處理甲部的選校意願,然後處理乙部,並順序由審閱所有申請人的學校選擇。若所選學校的剩餘學位求過於供,就會按照申請人的隨機編號來決定先後次序。 當然,父母仍可為子女申請入讀私立或直資小學,這類學校自行決定小一收生辦法。直資及私立學校與官立、津貼學校申請時間和內容略有不同,小編為家長們整理了2021年升讀小一申請流程及重要日子,希望能幫助家長為孩子的升小提前規劃。 相關文章︰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入學申請重要流程一覽 [21-22年官津小一入學專區] 拆解3大小一自行填表Tips 究竟有無用?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東非「師」語] 鶴立雞群的專利:在英文課上教中文

在中環或旺角看見外國人,您不覺得怎麼一回事。在上水乘坐專線小巴到沙頭角,看見車上唯一的外國人,還要是非洲人,也許您會多看她幾眼。可能是被她那些複雜的小辮子吸引,為甚麼辮子編得那麼密,卻沒有多餘的毛髮跑出來?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要是角色對調,您是那位非洲人,如此鶴立雞群,您覺得怎樣? 內容提供:山姆老師(Miss Samwise,長駐東非的港籍英語老師) 記得三年前初到烏干達,第一次被邀到朋友家短聚,奈何吃閉門羹。家中小孩看見我後,驚慌失措的嚎哭起來。原來他沒見過黑色皮膚以外的人,在他眼裏,我是沒有皮膚,無怪乎他嚇唬了! 在TAS,我的學生不會以為我是脱光了皮膚,但對我來自中國香港則甚感興趣,關注我的一舉一動。偶爾我放下長髮上班,女生會走過來輕輕撫摸我的烏髮,說:「Miss Samwise,我們很羨慕您有一把柔順的長髮。」非洲人的頭髮捲且硬,編辮子是必然的事。再說,我的學生不論男女,寄宿期間必須剃頭,方便打理嘛! 我的學生不論男女,寄宿期間必須剃頭,以便打理。 英文課被要求教中文 跟學生熟絡後,他們會提出一些特別要求,非要我這位香港來的老師滿足不可。舉例說,他們想知道他們名字,如Timothy的中文寫法和讀音。在下課前的結束禱告(我們這裏上課,均以禱告開始和結束),全班突然舉手說:「Miss Samwise,今天不要值日生帶領禱告,您用中文給我們結束祈禱吧!」我多會順從民意。有時,我也會在課堂給他們驚喜。有一天,我們說到專有名詞可以是人名和地方名。於是,我在白板上寫上繁體字「烏干達」、「香港」和我的中文姓名,並教他們怎樣拼讀。您若在他們的英文科筆記本看到這些臨帖,毋須驚訝,他們其實懂一點中文! 我的學生Simon第一次學習寫中文字,寫得不錯吧? 我的部分烏干達學生對學習普通話甚感興趣,於是,我每禮拜天開班授課:Chinese 101。 又有一次,中一預備班的Simon吃過早飯後來課室找我,遞上一張紙條:「Miss Samwise,早上好!這些中文字是甚麼意思?」其他同學圍攏來,興趣盎然地聆聽著。我瞥了一眼,心怦怦直跳,卻裝作若無其事:「你從哪裏臨帖『埃里克·利德爾』呢?」「昨天的電腦課,我瀏覽網站時看見。」我告訴他這是一個人名,然後用普通話和廣東話唸一次給他們聽,他們都傻笑得彎起腰來。「那麼,他是誰?」我再也不用掩飾內心的興奮,開始分享我所認識的埃里克·利德爾。他是Eric Liddell,祖籍蘇格蘭,是一位獻身給中國的傳教士,更是一位奧運會金牌得主,中文名字為李愛銳,他的前半生更被拍成電影《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Miss Samwise,您為甚麼知道他那麼多的事蹟?」「我讀過他的傳記For the Glory,《烈火戰車》更是我其中一部最喜愛的電影呢……」 電影《烈火戰車》(網上圖片) Eric Liddell的傳記For the Glory (網上圖片)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GRWTH生活] 虛擬開學月 電子學習配套你準備好未?

新冠肺炎肆虐大半年,香港疫情至今仍然未見穩定,教育局日前宣布9月照樣開學但不設面授,就是說所有中小學及幼稚園學生,都要在家對著電腦屏幕開學。暑假將完,家長大都收到學校的開學安排通知,不少學校採以線上形上課最少半日,亦有學校安排網上授課時間為上午8時至下午3時。倘若因經濟問題而未能為家中每位小孩預備電子配套,又怎麼辦呢? 撰文:《GRWTH日報》特約記者Irene Cheng 整理:《GRWTH日報》編輯組 家長可從以下途徑,得到相關的資助或支援服務: 1.「一人一電腦」計劃 支援基層學生 (圖片來源:香港創新基金) 信和集團與香港創新基金宣布推出「一人一電腦」計劃,將會捐贈200部手提電腦,給予沒有經濟能力購買電腦的小四至中三基層家庭學生,並會提供流動數據卡,支援他們在新學年在家學習。 按此下載報名表格 (圖片來源:香港創新基金) 2. 平買二手電腦及正版軟件 對低收入家庭來說,購買電腦及軟件仍是一個相當重的負擔。為了幫助有需要的家庭,明愛電腦工場把回收而來的電腦,經過翻新及檢查後,以廉價購買二手電腦及正版軟件。作為微軟Registered Refurbisher的會員,明愛電腦工場會為所有送出的二手電腦安裝正版window系統或文書處理軟件,以減低弱勢社群因無法負擔購買電腦的支出而產生社會隔膜。 按此了解申請方法 (圖片來源:香港創新基金) 3. 有機上網-上網計劃優惠/資助 「有機上網」的「學童電腦購置優惠計劃」,讓基層學童不會因家庭背景或經濟等因素,窒礙其上網學習的機會,凡全日制中、小學童及就讀毅進計劃課程或展翅計劃的學生均可以優惠價格選購電腦。正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或學生資助處(學資處)全額或半額津貼的學生資助家庭,更可選擇以年供方式付款。 (圖片來源:有機上網Facebook) 4. 透過學校申請關愛基金 部分學校可透過關愛基金,資助清貧家庭的中小學生購置電腦裝置。資助金額可用於購買流動電腦裝置、在產品安裝學校所需的流動裝置管理系統、其他基本配件(例如熒幕保護貼及裝置保護套),以及三年產品保養。綜援及全津學生可獲得全額資助以購買上述產品,項目首年資助金額上限為港幣4,500元。教育局會向學校發放資助,由學校代學生購買裝置。學校可按本身電子學習的設計和學生需要,自行訂立產品規格,由學校代學生進行集體採購。 按此了解申請詳情 按此觀看申請短片 清貧家庭的中小學生可透過學校申請關愛基金,以資助形式購置電腦裝置。(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