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點解書包會咁重?

小學生書包重是老問題,李國章做教統局長時已沸沸揚揚,他四両撥千斤,一聲電子書試驗計劃,家長唯有伸長條頸望天光。近日書包過重問題波瀾再起,有政黨為720個學童量體重,又為書包磅重,結果發現書包超重比例七成七。77%喎,怎可輕視!原來教育局書包重量指引規定,書包重量不能超過學童體重十分之一。書包過重,除了學童孭得辛苦外,不良後果好得人驚。兒童脊科基金於過去一年,為4500名幼稚園和小學生進行體態檢查,最常見是寒背和高低膊,主要原因是書包過重,缺乏運動及長時間使用平板電腦。而調查得出的驚人結論:幼稚園生有71%寒背,小學生有68%寒背;而有高低膊的幼稚園生和小學生比率分別是45%和48%。 locker減書包負擔 書包過重不自今日始,王師奶讀小學時每人有一個locker,這些 locker一排一排擺在課室走廊,有些放在課室後面,總之人人有一個可以放書本及文具的空間,不用將所有書本帶出帶入,解決書包過重的負荷。有一段時期,很多同學會拉着有輪子的書包上學和放學,類似今日在名店街掃貨的拖篋黨;不知何時何日,拖篋風銷聲匿迹,代之而起的是背囊,而且是有點東洋味的背囊。昔日的locker哪裏去了?不用背上身的拖篋書包哪裏去了?小朋友用locker確實帶給老師麻煩,每個locker都有自己一把鎖,一至三年級最令教師傷神,他們經常忘記帶鎖匙,要老師用放在校務處的「士啤匙」開locker;有些拿着鎖匙穿穿插插都開不到櫃門,要老師代勞,教師做了開鎖師父。 10公斤重 書包藏什麼? 王師奶預計再過十年電子書都唔會成功,書包的重量又居高不下,只有愈來愈重,容乜易全部變晒駝背仔駝背女,看來教育局、家長一定要想辦法。調查團隊在東區一學校找到一對「孖仔」,二人就讀小二,兩人體重各約35公斤,照教育局指示,他們的書包不應超過3.5公斤,可是這對孖生兄弟的書包各重10公斤,是22磅,約是他們體重的三分之一,如此看來,不寒背彎腰變蝦米就稀奇矣!這10公斤書包內有什麼乾坤?原來有書10本,有餐具、有餐巾、有練習簿、有文具,如此這般,怎能不重吖? 家長監督學生自律執書包 小婦人認為要減輕書包重量,家長、教師、學生都有責任。家長要切實監督兒女按時間表執書包,有些家長事忙,上學時出門匆匆,為免遺漏,將所有書簿文具,狗屎垃圾,往書包塞呀塞,一日怎可能用上10本書吖!書包應隔晚睡前執拾好,用不上的不要帶回校,由家長監督,小朋友自己動手,早上就可以從容上學。教師太忙,無可能逐一檢查小朋友的書包,但要鼓勵他們按時間表執書包,告知他們書包太重會危害健康,唔想做寒背仔寒背女就不要帶多餘東西。初期鄰座同學可互相檢查,待良好習慣養成後,書包超重問題一定會有所改善。學校的locker其實也可考慮重設或保留。 王師奶這樣絮絮叨叨,好似無事搵事做,蓋有感書包超重危害兒童健康,電子書又實現無期,只有期望家長、教師和學生自求多福。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2期]

詳細內容

【親子話題王】:N班交表大排長龍 小丙爸放棄拒助造勢

丙丙剛過一歲,丙爸丙媽早前為丙丙報讀明年的幼稚園N班,有一段激氣的排隊報名經歷,早前把簡短的圖文帖在個人FACEBOOK上,結果惹來家長朋友們的議論,因此也在這園地跟大家詳細分享,讓大家評評道理。 1歲嬰兒,其實想面試什麼?考嬰兒微積分好不好? 不少父母會安排小孩兩歲時讀N班,並尋找心儀的幼稚園,方便搞好「關係」,讓小孩翌年可原校升讀幼稚園K1。丙媽當然也有這想法,所以揀選了鄰近幾間有開辦N班的幼稚園報讀,而丙媽已一早看清楚章程,準備要有的資料,丙媽丙爸隨先後到A校及B校交表格,過程數表鐘完成。報讀C校就麻煩點,C校指定在某一個周六,還要限定是上午9時至下午12時親身遞表格,而交表格後,還會安排一兩周後面試!(1歲嬰兒,其實想面試什麼?考嬰兒微積分好不好?)無論如何,這次交表格的任務,丙媽交托了丙爸負責。 早前幼稚園N班報名,有幼稚園指定一日的上午時段收表,製造長長人龍影像,要家長們在門外苦等。 (圖片由小丙爸提供)      遞表當天,是丙爸上班日,但丙爸已預早半小時到C校,但在校門口老遠的地方,已看到一條長長逾60-70人的人龍,這不是颱風前搶購食物,而是可憐家長排隊等候,且人龍沒有任何移動的跡象。現場的職員更說,早上時人龍更長,排到街尾!至於要等多久,真的無法相告。 (圖片由小丙爸提供) (圖片由小丙爸提供) 丙爸看到這「盛况」,心中氣憤,因幼稚園這安排,實在太低劣,而丙爸工作是不能遲到,也不應這樣虛耗光陰,於是致電丙媽,告訴她狀况,打算離開便是。問丙媽會否不滿,換回冷冷一句:你返工吧! 究竟我們想小孩入讀一間什麼理念的學校 丙爸相信不少家長朋友也有過這類排隊經歷,這件事情,丙爸綜合到親友們三類的說法: 1.新手丙爸媽,自己無做好「功課」,事前無搜集好排隊情報,其實不少學校,特別是一些所謂名校,也會要求家長在指定時段排隊交表格,還附上其他名校排隊相片佐證,說這次只是丙爸小見多怪; 2.這種學校顯然是想製造羊群效應,營造萬人空巷爭學位,指他們也沒有中計就範,不會助長這些劣行; 3.其實N班非必須,無可無不可,多點帶丙丙跟小朋友玩也做到N班的作用,反而將來找間好一點的幼稚園K1更重要。 以上3種說法,也有其道理。丙爸思考的是,究竟我們想小孩入讀一間什麼理念的學校? 丙丙喜愛同齡玩伴,在公園或餐廳遇到其他BB,都會表現雀躍,尖叫及觸摸其他BB,渴望一喜玩耍。(圖片由小丙爸提供) (圖片由小丙爸提供) (圖片由小丙爸提供) 不能接受網上或郵寄交表?不能接受家長不限日子上門投箱交表?這是什麼年代? 丙媽雖然事後牢叨,但直到今天,丙爸也無後悔放棄報讀C校,原因有二。首先,C校的收生安排「低智」,現在不是鼓勵用科技嗎?不能接受網上或郵寄交表?不能接受家長不限日子上門投箱交表?這是什麼年代,如果這樣簡單的安排也不懂處理,低智的學校,只會教出低智的丙丙。 倘若C校管理層不是「低智」,那即代表校方其實是仿效地產商銷售策略,限時收票,營造搶手效應,在商言商,果然高手,但這便反映這校的管理思維及手法!辦教育喎!既然如此,丙丙豈敢高攀。 現時中小學收生,教育局是有規範,過程有條理,但幼稚園又如何呢?是否也應一視同仁處理?教育局官員可會回應兩句? 丙媽還是心有不甘,早幾天拿著報紙說,「你看,人家也是排隊報讀喇沙小學!」丙爸只好指正,升小自行收生是有教育局規定,家長是有一個多星期日數,自選時間到心儀小學遞表,而報名期首天,喇沙門外也只是有十多二十人排隊,他們有些人大清早到來,是因為打算放底表格後上班。事件反映一個問題,現時中小學收生,教育局是有規範,過程有條理,但幼稚園又如何呢?政府近年推行免費幼教政策,已有逾750間幼稚園參與(佔總數75%),即是接受公帑資助,哪是否也應一視同仁處理?教育局官員可會回應兩句? 回應家長朋友們的第3種說法,即其實小孩不一定要上N班。丙爸也認同讀不讀無所謂,但也明白到丙丙是獨生子,每天的伴侶是對他照顧入微的丙媽及外婆。每當丙丙在街上碰上了其他BB,都會異常興奮大叫,努力爬去親近其他BB,然後一起牙牙BB語,這也許是小孩子的社交需要 。丙爸支持丙丙上N班,不是在乎他上學後能背誦到多少個英文詞語,而是讓他有BB有社交生活,也讓丙媽可以在丙丙上學時間抖一抖氣。因此,名校與否,非關鍵考慮。 家庭中年紀最細的是丙丙,讀初小的表姐,已算是丙丙最常接觸的小朋友。要增加丙丙社交生活,讀N班或參加playgroup也許是一途。(圖片由小丙爸提供)    

詳細內容

升小部署:宗教分點計?校工有無分? 自行分配學位解疑難

每年小一統一派位的自行分配學位階段,又是家長「左計右計」的時候,因為這時候是以先取錄高分者為準則。不少家長對於計分仍存有一定誤解和疑惑,如要提升這階段的成功率,就須先釐清各項計分標準,避免錯誤「投資」,損失第一個進入心儀學校的機會。 文︰顏燕雯 除了必收生(有兄/姊在該小學就讀,或父/母在該小學就職的申請人),其他欲入讀官立或津貼小學的學童,均可以參加「自行分配學位」,各官津小學會留50%學位分配,學童不受住所地區限制,可以申請全港任何一間官津小學。 有說自行分配學位階段是「靠關係」,雖然說法有點誇張,但只要細看教育局的「計分辦法準則」,便會明白「靠關係」的意思。 以下5項只能選其1: ˙ 爸爸或媽媽在該小學同一校址的幼稚園部或中學部全職工作。(20分) ˙ 哥哥或姊姊在該小學同一校址的中學部就讀。(20分) ˙ 爸爸或媽媽是該小學的校董。(20分) ˙ 爸爸、媽媽、哥哥或姊姊是該小學的畢業生。(10分) ˙ 申請學童是家中首名出生子女。(5分) 以下2項只能選其1: ˙ 與該校的辦學團體有相同的宗教信仰。(5分) ˙ 爸爸或媽媽是該小學主辦社團的成員。(5分) 最後1項: ˙ 適齡兒童(即九月開學時年滿5歲8個月至7歲)。(10分) 常見計分疑惑: 一、就前述計分方法來看,最高分就是35嗎?最高分是否等於「必收生」? 答:上面提到,「自行分配學位」分兩類:甲類是有兄/姊在該小學就讀,或父/母在該小學就職的申請兒童,此類別的兒童必獲錄取;乙類是學校須根據「計分辦法準則」,甄選此類別的申請兒童。學校會以申請兒童的得分,決定錄取次序。當同分人數超過學校自行分配學位的剩餘學額時,學校應以隨機方式決定他們的錄取次序。 據教育局書面回覆指,在「計分辦法準則」下,申請兒童的確最高可獲得35分。 但倘若獲得該分數的申請兒童數目超過學校自行分配學位的剩餘學額時,學校會以隨機方式決定他們的取錄次序。換言之,35分並非必獲取錄。 二、必收生是否毋須參加自行分配學位? 答:教育局指,有意為子女(不論甲類或乙類)申請官立或資助小學一年級的家長,必須在小一入學申請期間(本年度為9月24日至10月2日)向屬意的小學遞交「小一入學申請表」。換言之,即使是「必收生」,一樣要在指定日期內交表申請。 三、「與該校的辦學團體有相同的宗教信仰」一項,是指父母還是學童?不同教派的信仰定義又一樣嗎? 答:教育局已提醒家長,遞交申請表前宜直接向申請的學校查詢有關「相同宗教」的定義。油蔴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校長陳淑儀指,一般來說,與學校相同宗教是指小朋友(申請人),然而每校的要求可能有分別,如天主教和基督教背景學校,有些要求申請人有同一教區的領洗紙,也有些基督教學校接受天主教領洗紙,甚至有學校會指定領洗紙是由哪一個國家發出,以防造假,不能一概而論。「這是由學校的辦學團體定奪,所以在申請前,家長宜向所屬教會、聖堂及心儀學校查詢。」 四、有關父/母全職在該小學工作的必收生中,是否包含任何職位,如書記、保安?又,「父/母全職在與該小學同一校址的幼稚園或中學部工作」中,是否包含任何職位? 學校的定義必須執行一致,並且應預早通知其僱員…… 答:教育局回覆,學校在方便父母接送和照顧子女往返學校的原則下,可自行訂定「父/母在該小學就職」及「父/母全職在與該小學同一校址的幼稚園或中學部工作」的定義(例如:什麼僱用模式下,僱員的子女才歸入這類別)。然而,學校的定義必須執行一致,並且應預早通知其僱員。總括而言,每校有不同訂定,家長宜先自行查詢。 五、孖仔或孖女在「首名出生子女」一項中,是否兩人都有5分? 答:升學專家梁永樂指,孖仔或孖女兩人都得到「首名出生子女」的5分。而兩人若在自行分配學位階段選同一間學校,兩人會一起獲得/不獲取錄,學校不會只收其中一人。 有校長提點家長要考慮「1-1-1」的叩門條件,所以自行分配學位並不單止「想哪間便填哪間」,更要問問自己之後會到哪些學校叩門。 「自行階段」已要部署叩門 油蔴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校長陳淑儀說,在舉辦升小講座時,家長最常提問的並非計分,而是叩門問題,「他們想知道1-1-1是否有利日後叩門,即自行分配學位階段和統一派位階段也放同一學校於首位(統一派位︰同校網甲、乙放首位,不同校網則甲部放首位。),因為這直接影響他們第一步的抉擇」。 她指,不少學校都會優先給「1-1-1」的申請人面試,包括她現職學校,以及曾任職的大角嘴天主教小學。「因為叩門申請人實在太多,未必有機會全部接見。而且很多人派位不理想後,都會向多間學校叩門,即使不是自己校網的學校都叩。而經驗所得,因種種原因,不是1-1-1的學生即使叩門成功,最後也會放棄學位,所以我們會優先面見甚至取錄1-1-1的學生。」她建議家長,最好先向心儀學校查詢是否需要「1-1-1」,再考慮自行分配學位的選校決定。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校舍為誰而建?

承接上篇《令人頭痛的校舍維修》分享後,我仍在思考本港校舍問題:類型不一?功能有別?裝備各異?簡單而言,有些校舍隨時代的變遷而建,如火柴盒型、千禧型,或滲入了辦學理念的校型等;亦有適應潮流的需要,如增加採光度的設計,着重循環物料的建築,甚至講究綠化園林的元素。凡此種種,本港校舍有別北歐的重人本的理念,或日本的天地人禪修的哲學。筆者只感到本港的多講求隨時可以改變原有用途為原則,就如「已被殺」的中學校舍可改為小學使用;而丟空多年的小學校舍又可以改用為職訓局的專業訓練中心。 給孩子多一份自由的環境 他的作品講究給予孩子多一份自由,重視啟發的空間。空間較多,不受牆身的規範,可以給予孩子發揮無限聯想和創意的機會。 曾經在網路媒體觀賞過日本建築師日比野拓先生對幼稚園有一套「幼稚」的觀點,他的作品講究給予孩子多一份自由,重視啟發的空間。空間較多,不受牆身的規範,可以給予孩子發揮無限聯想和創意的機會。此外,他重視在建築物保持秘密的空間,如小洞穴,讓孩子培養出好奇心及探索精神。 六月份參加由香港賽馬會贊助舉辦「不一樣教育節」的講座,在「上課不一樣:學習可以重新設計」中,講者是芬蘭Fielding Nair International高級教育顧問Maija Eriika Ruokanen女士,她從環境的建築去說明文化建立的關係,以學生為中心出發,緊扣環境與學習,其中包括Campfire般的專才講授形式的課堂環境,或是Watering holes的小組合作形式的研習討論空間,甚至是Caves般的洞穴式的師徒一對一或個人的研習小區,方便探入鑽研。基於此,芬蘭教育認為不同空間配合不同的教學方法及學習模式,從而發掘更多讓學生投入學習的方法,教師可以為學生創造自主學習的空間與機會,因材施教,課堂更有助學習,激發學生的探索。 貪便宜棄學生為本 工程公司人員及教育局官員回答:「因為這是教育局標準,符合經濟低的要求。」 一所學校盛載孩子學習旅程的使命,環顧本港學校,基於是官立或資助的原因,建築時往往講求劃一標準,好像唯有私立學校或國際學校才可以配合辦學的理念去建設校舍。我曾向工程公司人員及教育局官員查詢:「為何樓梯防滑工程只在梯級邊掃貼黑色鋼沙,而不用鋁條吸嘴?」他們的回答:「因為這是教育局標準,符合經濟低的要求。」如果以學生為中心去思考,黑色鋼沙經風吹雨打,易於脫落,而且若孩子不小心跌在上面,更容易擦損。試問這真是適合小學校園使用嗎?我並非建築界專才,根本不懂各項材料的「優美」之處。不過,相信校園若能以學生為中心去建設,孩子才可以正常地成長、發展,並得到收穫。 試想想,一層6個課室,每個課室有30至35個學生,即約有180至210人,慣常每層樓男女廁各一個。簡單而言,一間有5個廁格的廁所要服務90至105位女生。一般小息只有15至20分鐘,女生輪候廁所要花多少時間呢?校園是要用心耕耘,那怕是一張摺椅,一個小燈泡,一株小樹苗,都盛載着教育工作者為孩子學習所規劃的藍圖,希望譜出充滿愛與誠的校園環境。 文:鄧依萍(聖公會聖多馬小學校長) 下期預告: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7期]

詳細內容

教育有Say:令人頭痛的校舍維修

全港資助學校每年都可以向教育局申請大規模修葺及緊急修葺工程,工程都會由教育局委聘工程公司,按學校遞交的申請提供相關修葺。不過工程公司只會承接不多於200萬元費用的工程,超過這個上限的話,教育局則委託建築署去處理非屋邨學校的大規模修葺及緊急修葺。為配合學校的需要,在申請修葺工程時,工程顧問委聘的地區值勤主任會聯絡學校了解,學校亦可向他們查詢工程的內容及進展。如果資助小學每項工程的費用低於3000元,則由學校自行處理維修工程。 暑假塞車 有工程無人做 學校大多在假期安排維修工程,貪校園人少,減少意外。亦因為這個「合理的期望」,令全港中小學都把工程安排在暑假進行。試問教育局只安排三間工程顧問公司及兩間工程公司,如何適時服務全港中小學呢?這個「時間管理」的行政技巧足可以令校長及教師們頭昏腦脹!學校大都在七月中旬才正式放暑假,但教師們在八月中旬便要回校準備新學年的工作,新生也會在八月下旬回校參與適應校園課程。基於此,學校只有一個月左右的「休息」,約四五個星期可以進行工程。筆者曾經與工程公司的管理層閒聊,他們都抱怨:「工人難求,暑假時工人更難求。現時簡直是七個蓋去遮十個壺,唯有盡趕啦!」 應讓學校聘請工程專家 除了大規模修葺及緊急修葺工程外,如果學校坐落於斜坡旁邊,還要關顧斜坡定期修葺的工程。再者,所有資助學校亦要按時接受強制驗樓及強制驗窗兩大計劃。其實,師訓課程並沒有任何就維修工程的認識及學習,一般而言,校長和教師的本科專業資格並不是土木工程或建築設計等;而且校舍維修是一門專業的學問,絕不是單靠經驗可以胡混操作。縱使是邊做邊認識,有時根本不知道甲材料和乙材料的分別;亦不知道A工程和B工程是否可以同時進行…… 雖然教育局已安排了工程顧問公司,協助學校去了解及跟進工程,但近年香港大型基建蓬勃,建築界爭奪人才。筆者試過有合作的工程顧問公司及工程公司,在兩個學年內已換了三個聯絡人,影響了工程的進展。此外,由於建築業暢旺,令物料費、工人薪金猛烈升價,所以200萬費用的工程實際可以維修的地方不多。如果那些不涉及急於影響學童的維修,恐怕申請三四年才有望施工。曾有校長朋友分享:他曾向工程顧問公司及教育局表示學校頂層的欄杆不夠安全,但這些專家認為已達安全標準,毋須加高。這些情况筆者也曾遇上,次數也不少。大家不妨反思一下:誰最了解校園內的需要?誰最關心學童的安危?誰最在乎學校的發展? 維修工程是專門知識,並不是教師的專業,期望教育局增加學校非教學常額職級人員,聘請專門管理學校校舍工程的職員,讓每一所學校發展得更妥善、更安全。 文:鄧依萍(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二小學校長) ■下期預告:朱子穎(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3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審計署和教育局都錯

王師奶孤陋寡聞,原來SEN學生分兩制,其中一制就叫「加強輔導教學計劃」(俗稱小強班)。現在情况是241間學校採用「小強班」,314間採融合教育制度。「小強班」的數目並不少,241間仍堅持將有學習障礙的和普通學生分開上課,自有他們的理由。據知教育局不時游說「小強班」的學校轉融合班,與此同時,審計署批評轉制太慢,建議教育局加快速度。容許小婦人斗膽說一句:「審計署和教育局都錯了。」 SEN融合教育是A貨 現時所謂的融合教育是A貨的融合,是偽融合,甚至可以說,是教死老師、學死學生的制度 未繼續寫下去之前,王師奶要立正向241間辦「小強班」的校長致敬,您們才是有良心的教育工作者,您們知道現時所謂的融合教育是A貨的融合,是偽融合,甚至可以說,是教死老師、學死學生的制度。王師奶說得這樣激,可能有人以為小婦人對融合教育有偏見。說良心話,小婦人絕對認同融合教育的理念,但在香港,人有我有的心態下,一窮二白的條件下,匆匆上馬。上山容易下山難,上任局長推了融合教育,下任局長不能取消,於是同意又好,不同意又好,繼續下去。繼續下去最簡單就是派錢,收到若干個SEN仔就派若干錢,這是最不費腦筋的良方,今年的津貼上限是每校161萬元,任學校安排,請合約教師又好,買軟件又好,買服務又好,教育局好像了結一件心事,這就是融合教育? 王師奶寫過很多篇有關融合教育的文字,強烈指出融合教育的師資嚴重不足。廚房無識煮餸的廚師,甚或只有識洗菜的阿嬸,你叫她炒碟乾炒牛河,就算是用日本和牛加最靚的沙河粉,都會炒出一碟又韌又柴皮的漿糊喇;何况SEN仔來自五湖四海,各具特色!在嚴重缺乏受過特殊教育訓練的老師的情况下,推行融合教育是罪過,也可以說是拖教育進步的後腿。教育局的官員,教育團體的頭頭,如果你們肯降貴紆尊和融合教育班的教師坦誠對話,保證他們的苦水浸過你的眼眉,也證實王師奶整天的呱呱叫並非無的放矢。 122間獲撥款學校未充分利用,餘款超過一成 誠如審計署所言,「小強班」並不完美,難道這千瘡百孔的偽融合教育就完美?審計署雖然是教育的門外漢,倒也實話實說,輕易就指出所謂融合教育的缺點:太遲識別SEN學生,錯失及早支援服務;心理學家到訪學校少於規定的18天,教育局的解釋是由於心理學家請假,這解釋有點牽強,如果飛機師請假,則航班要停飛,數百乘客要打道回府?122間獲撥款學校未充分利用,餘款超過一成。審計署的指出可能不完全明白教育局的運作困難,但教育署倒也毋須不合理的強辯。 「小強班」並不完美,A貨融合教育更不完美。既然歷任的教育領航人都話相信校長的專業判斷(通常都係局長卸膊之時),不如就信埋呢次,實行「小強」與「融合」並存,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發揮兩制精神,好過攬住一齊死。善哉!善哉!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TSA再起風雲

TSA這小小測驗,搞到香港教育雞毛鴨血好多年,說它「小題大做」可以,因為世界各地類似測驗都水波不興,唯獨香港熱烘烘風起雲湧;說它「大題小做」也未嘗不可,因為它嚴重破壞初小教育,可是無人理,讓它繼續沉淪。 王師奶說教育局長楊潤雄提出臨時通知10%考生的措施,是足夠不讓操練再起波瀾的絕招,可惜他只精明一半 王師奶說教育局長楊潤雄提出臨時通知10%考生的措施,是足夠不讓操練再起波瀾的絕招,可惜他只精明一半,又推出准許學校全校參加,由考評局將結果回報學校,讓學校跟報告自我改善。局長動機是好的,以為自由參加就沒有問題,誰知問題就出在自由參加和考評局將報告交回學校手上。 據報現有九成官校和160多間資助小學參加全校考試,九成官小參加一啲都唔奇,奇就奇在尚有一成官校不參加。王師奶特別向這一成官校致敬,不在於它們參加與否,致敬的原因是它們特立獨行,有它們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意志,不因為是官校就一定跟大隊走。 學生臨時揀選 杜絕操練 如果這樣還逼學生操練,除非是腦生蟲。 160多間資助學校就較為複雜,據知有些辦學團體鼓勵屬校全校參加,志在取得考評局報告,用以參考、改善教學,並聲言不會用作屬校間比較。小婦人相信辦學團體的承諾,寄望學校獲得報告後自我裁剪;擔心的,是學校對辦學團體的信任,校長們會想:「辦學團體咁大方?叫我哋全校參加,又唔利用報告結果將所有屬校排名?有無咁蠢吖!」信任是雙向的,一些往績欠佳的辦學團體,好難得到學校校長的絕對信任。還有,辦學團體的頭頭會不時調換,A唔排名,不代表B唔排名,如果不作兩手準備,到時喊都無謂,這是學校操練的誘因。如果楊局長只做上半場,抽取10%學生考試,再加上這10%學生是臨時揀選,無花無假,如果這樣還逼學生操練,除非是腦生蟲。 堅決反TSA家長或再起暗湧 除了學校和辦學團體外,另一個風雲是家長。有一些家長堅決反對小三TSA,他們的反對並非無理,因為過分操練確實摧毁了初小教育。時移世易,楊局長的10%考生計劃,就算如何硬頸的家長都無理由反對楊局長的上半埸。九成的官立小學和160多間資助小學參加全班考試的學校,未經全面諮詢,難保裏面沒有反對TSA的家長,不可小覷這股暗湧,這股暗湧隨時有可能變主流。 王師奶希望沒有扭曲初小教育的TSA,也希望TSA能在正常情况下發揮功能。願辦學團體有遠大的視野,與屬下學校建立互信;願學校領導層不以短暫的成敗為長久榮辱;願家長以平和心態培育兒女。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無法接觸」就劈炮?

一月初,5歲女童陳瑞臨疑遭虐待致死,引致社會質疑教育局跟進學童缺課時處理馬虎,立法會煞有介事討論「保護兒童法改革」和「中央資料庫」。香港就是這樣,賊過興兵,一群議員怕人話佢哋食嘢唔做嘢,平日又唔知做乜嘢,於是當社會發生芝麻綠豆事,就小事變大事,大事變無限大——王師奶當然不是說小童遭虐致死是小事,只不過乘機將平素對所謂(尊貴)的議員印象表達而已。 9年331宗 學童失聯不了了之? 教育局追查兒童的動機,並非防止兒童被虐待,而是防止兒童不上學。早些年有家長不滿學校教育,寧願家教(Home schooling)也不讓家中適齡兒童入學,在香港,這是犯法的。家教的利弊參半,在美國雖可自由選擇家教,最主要看家長的教育程度是否足夠,但仍需很多附帶設備來配合,因為家教最大的弊端是缺乏群體生活。根據香港《教育條例》,6至15歲兒童要定時上學,所以教育局官員一向對學童缺課算是認真處理,可是在過去5年,竟有162宗「未能接觸」缺課個案,頗令人失望。 自從有跨境學生後,學生缺課原因複雜了很多,有退學而不通知學校,有學校故意不聞不問,甚至不上報教育局。學校不上報原因很多,主要是保住學額數目不被殺校,以致出現興德學校所謂的「影子學生」。以王師奶估計,影子學生非興德獨有,一些弱勢學校或多或少都有這些「倩影」存在。就算162宗數字正確,教育局以「未能接觸」為由,就將案件放入櫃桶底或地氈底,從此輕輕放下不理,不認真深究,態度絕對荒謬,也令其他嚴謹的公務員蒙羞;這小組成員把案件輕輕放下,處事態度的草率卻決不能輕輕放過。 由一個不幸女童被虐待而引起162宗學童缺課的「未能接觸」,也算是無心之得。 王師奶旁徵博引,原來資料不止如此:2012年,教育局因地址不詳,放棄跟進山景邨雙屍案中15歲輟學青年個案,其後教育局再被揭發在9年間放棄了331個失聯的缺課學童。係331個,是162個的雙倍有多。小婦人不禁心頭一震,有無搞錯,這樣的政府機構,這樣的公務員,這樣的管理,這樣的教育頭頭——逍遙地戴住特區政府金紫荊勳章的吳克儉前局長。 教局講大話 不用追究? 教育局最近表示,已更改相關指引,經多次聯絡及追查不果後,或把個案轉介警方,又承諾不再因「無法接觸」而終止個案。知來者之可追,是好態度,但不咎既往是間接的放縱。教育局追查學童失聯小組講大話,原來房署證實從未接獲教育局轉介山景邨失聯學童個案。教育局日前交予立法局的文件透露,決定採取更嚴謹程序,增加聯絡和家訪次數,最後會交社署及警方處理,並承諾不再因「未能接觸」而終止個案。 但願這次的無心之「得」,令6至15歲的學童都能接受常規教育。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