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不怪獸不代表不嚴格

最近,老婆對我說,最近有一次與阿仔聊天時,讓她發覺「原來阿仔覺得我們很嚴,尤其是你這個做爹爹的!」 令到阿仔對老婆這樣說的東西是一件很瑣碎的事,不過他那句話都令我們兩公婆反思,我們真的是那麼嚴嗎?起初,我們對阿仔這樣說感到費解,因為我們相信自己不是怪獸家長,並沒有在學業、課外活動上完全不給壓力他,沒有要他怎樣十項全能,亦很鼓勵他多些玩運動、玩遊戲。不過,當我們想深一層,然後再觀察出去時遇上的不少父母與孩子,就發覺我們原來真的是很嚴。例子包括: 阿仔無論在什麼環境、對什麼人都要同樣地有禮貌,小一句打招呼或道謝都不能接受。 我們很少讓他打電子或電腦遊戲,寧願他玩運動、聽音樂、玩桌上遊戲、看書。 同樣地,除了他有時用老婆電話拍照、用我電話看某些我在看的時事或體育報導、用老婆平板電腦開程式聽音樂,阿仔是不准看電話、不准玩平板電腦的。我們在家或在外進餐時都主要是一家人聊天,不會用電話或平板電腦「湊仔」。這「家規」成功實施到一個地步,阿仔會時常提醒我不要看那麼多電話。 阿仔在家要幫手做家務,包括掃地、飯前抹餐桌、放衣服入洗衣機、安排掛起洗了的衣服來曬乾及收好乾了的衣服、洗碗。就算我們是去繼父的家吃飯,他都要負責為繼父的外籍家務助理把所有飯後水果碟拿回廚房。 出外時,他要負責自己把要拿出去的東西(如銀包、衣服、一瓶水)整理好、放在自己的背囊,而且在外時要自己負責拿起背囊,不會有任何人幫他。平時上學的書包亦是他自己執的。 進食時,不能每樣東西吃一、兩口就剩下來,更先要考慮自己能否完全吃得下、及若吃不下是否有其他人能與他分享的東西,不准眼闊肚窄。 社會現在愈來愈多讀到書、多才多藝但就連做人處事的基本都不懂得 以上所有的要求都是與學業、課外活動成就無關,但並不表示是容易達到的要求。這些要求聽下去是「阿媽係女人」的東西。但如果大家有多些留意當下孩子的行為,就會常見小孩對他人(特別是在服務他們的人)無禮、只顧玩電子或電腦遊戲、一日到黑對着個電話或平板電腦、不懂做家務、零自理能力、時常浪費食物的情況。就會發覺我們社會現在愈來愈多讀到書、多才多藝但就連做人處事的基本都不懂得。 老實說,老婆與我都不算得上是很懂得教阿仔,他絕不是什麼完美兒童、老婆與我亦不是什麼完美父母。我們只是認為,學讀書、學才能不是不重要,但學做人或許是更重要吧。所以,其實就算不做怪獸家長,都仍可以是有嚴格的家長。 至於阿仔,他的確覺得我們是要求高,但老婆與我都繼續努力向他解釋為何我們會有這些要求。我有信心,阿仔那麼懂性,他是明白的。  

詳細內容

辣媽CEO:給所有父母的公開信

我寫親子專欄多年,口誅筆伐聲嘶力竭。是否能叫醒怪獸家長,其實我心中早有數;只是沒想過情况會變本加厲,一發不可收拾到父母會攜手加害子女。 抗抑鬱藥當聰明藥 把抗抑鬱藥當成「聰明藥」,想盡辦法從不同途徑買到。證明這班反智白癡枉為人父母的家長,全部已經病入膏肓。 有家長想盡辦法證明子女患有ADHD,然後就名正言順向精神科醫生索取藥物。到最近又流行讓子女服食「血清素」,大言不慚,不斷吹噓什麼「沒有副作用」、「很快見效」。把抗抑鬱藥當成「聰明藥」,想盡辦法從不同途徑買到。證明這班反智白癡枉為人父母的家長,全部已經病入膏肓。子女的性命健康幸福,竟然及不上學業成績、畢業證書?父母不是子女最信任最親近的人嗎?不是血濃於水的嗎?不是天性使然用生命保護孩子的嗎? 口說愛子女 親手奪去快樂童年 毋忘初心,可還記得當日孩子還是腹中塊肉時,曾對孩子許下的諾言?什麼都不要,只要孩子健康,健康放在學業成績之前,突然變得不再重要了?承諾過要給孩子的幸福快樂,可有兌現?孩子本應無憂無慮快樂的童年,是被誰奪去兼親手摧毁? 強行把自己的意願加諸子女身上,強迫完全沒有反抗能力的孩子就範,根本是極權兼極其自私的行為。 父母開口埋口為了愛,為了子女好,因為他們年紀小,因為他們什麼都不懂,大條道理用父母的身分,強行把自己的意願加諸子女身上,強迫完全沒有反抗能力的孩子就範,根本是極權兼極其自私的行為。每條生命都是獨特,每個人要走的路本來就不一樣,才華能力各有千秋,怎可能十八般武藝樣樣皆精,怎可能被千篇一律的考試成績評定?孩子未來的無限可能,竟然可以被學業成績來證明? 培養創造力 不再局限在校園 真有科學根據的,叫遺傳學,還有優生學。人貴自知,自己幾多斤両自己知,孩子的基因來自父母,受先天條件所限,孩子天賦能力高與低,表現好與壞。 要問責,父母只能問自己;怎樣算,都不能算在子女的頭上。 世界不斷進步,科技資訊如此無遠弗屆日新月異,應該要學習的是未來新事物,吸收知識,不再局限在校園內。現在的孩子們,比我們以前的任何一個年代都聰明太多了。今時今日,想子女出人頭地,要栽培的是創造力想像力,還有執行力和意志力。這不是一個靠考狀元才能出頭的年代,讀死書死讀書怎麼讀都讀不出個未來。 孩子活出未來 由教育家長入手 以前我們為了生活,手停口停,迫於無奈,講理想夢想太奢侈。今日既然經濟上有條件,無條件放手支持子女去追夢,是我們做父母的能給子女的最好。生命是上天賜予的,父母不是孩子的主宰,需要做好的是守護教導引領的角色,子女的人生劇本,愈是天馬行空出人意表,就愈精彩。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所有問題如果不能由源頭解決,孩子只能繼續活在水深火熱中!所以我決定了,要由家長教育做起,決定籌辦家長教育講座,是否應該分年齡以大中小學階段講,歡迎大家踴躍發表意見。  

詳細內容

遊子歸加:小學排名榜

臉書上有一個香港人回流加拿大的討論組,最近一篇帖文登出之後,群情洶湧。帖文的內容大致上是某家長正準備回流溫哥華,希望找一家排名好的小學才決定購置物業的地點。於是這位有心的家長就請教已經身在溫哥華的組員,哪一家小學的排名比較高。 查問加國名校榜惹批評 最激動的回覆,莫過於「別把香港的一套帶來加拿大!」 這樣一問,令很多組員相當惱怒。不少人都表示學校的排名其實不怎麼重要,升中是根據地區而直升,小學低年級的學習也不記分,又何必讓孩子這麼緊張?最激動的回覆,莫過於「別把香港的一套帶來加拿大!」 唉!看看哪間學校成績好名氣大,然後才搬進校網,這樣的做法不是很合理嗎?大家激動什麼呢? 不妨想一下,我們對小朋友的學校派位真正緊張的是什麼?亞洲人社會,總會覺得供書教學的終點應該是大學畢業(而且還要是能夠搵錢的實用科)。正因如此,就會想孩子能念上一間成績好升學率高的中學。想要入這種「好」的中學,最好當然是之前已經在念直屬或有聯繫的小學。如此類推,到最後會連幼稚園和幼兒班都變成競爭的起跑線。 「成人禮」 自我裝備投身社會 在加拿大,傳統來說中學畢業就已經是長大成人,父母的責任就到此為止。 但是在加拿大,傳統來說中學畢業就已經是長大成人,父母的責任就到此為止。讀大學與否完全是個人自由。大學收生,成績未必一定最重要,學生想進入心儀學系的意志才更關鍵。而大學入學只是第一步,最重要的戰場,反而是在大學最後一兩年,要千方百計爭奪大公司的實習生職位,打通人脈關係,確保畢業之後就業,這些才是一個年輕人的「成人禮」。 其實不少家長都覺得,孩子年紀小的時候,能夠有充分休息和參與體能活動才最重要。奈何香港整個社會的風氣,很難說服自己由得小朋友的升學「隨遇而安」。最後發現,想要一個可以讓小朋友開心隨意地追趕跑跳,早睡早起的環境,原來只有離開香港才可以做得到。在小朋友念書這一方面,必定是眾多家庭回流的最大原因。 反璞歸真 孩子感受最重要 但不是鄰家的飯就特別香,怪獸家長哪裏都有。在北美,小孩不進長春藤就不心息亦大有人在。以升讀名校比率高作為賣點的私校一樣有,還要極之搶手,入學要求之高和香港的直資名校有過之而無不及。學校排名榜,北美一樣有,同樣也是私校名列前茅。入不入名校,還是個人的取捨。小孩是天真無慮的,倒是父母可以問問自己,畢業之後的人生,是名校畢業,還是個人際遇最有關係?自己小時候,最快樂,這對日後人生影響最深遠的是不是小學的學習? 對我來說,孩子急不及待想要快點放完暑假回去上學,這種心情才真正彌足珍貴。 作者簡介:正職工程,兼職臉書專頁《馬拉松看世界》的責任編輯。最想有一天不用工作,可以全職跑步跑山。中年回流加拿大,一切重新開始。每天和兩個孩子闖蕩加國大世界。著有《馬拉松‧歎世界》。 文﹕Edki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9期]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華人父母怪獸文化的輸出

最近,我與一些曾移民或留學於澳洲、英國、加拿大等地的朋友討論外國的學校。大家的結論都是一致:當為自己兒女找海外學校、或向朋友推介海外學校時,千萬要提他們避開有較多華人學生的學校。有這結論,並不是基於去較多華人就讀的學校會學不到英文。香港、新加坡等地都有很多華人,但都未見得英文能力是必然地差。 他們會向學校施壓,要求他們在課程作風上不斷加深。而因為他們的的孩兒在老師眼中好像已什麼都認識、根本不需要花心機去教導,這亦影響了老師們的教學態度。 我們擔心的,反而是某些華人父母的那一套「怪獸」作風已荼毒了海外各地有較多華人的學校。這些怪獸家長會把自己在家鄉的那一套帶去海外「谷」自己與其孩兒: 他們不會理會當地的學校的課程性質與香港、新加坡、內地、台灣那種作風不同,會照樣在孩兒還很小時就推他們去各種補習班、課外活動班。這些課外活動班除了有體育、音樂、手工藝,還會有教孩子如何考入貴族私校或精英公立學校的考試技巧及面試班。 但當華人怪獸家長不罷休、而校方亦因各種理由最終要迎合他們時,那些原先抗議的非怪獸家長就只有兩個選擇,就是轉校、或自己變成為怪獸。無論如何,學校都會邁向淪陷於怪獸文化中。 他們會向學校施壓,要求他們在課程作風上不斷加深。而因為他們的的孩兒在老師眼中好像已什麼都認識、根本不需要花心機去教導,這亦影響了老師們的教學態度。老師們會因此多了着重學生的成績、少了以大家原本以為西方教育較着重的啟發創意模式去教導學生。我在墨爾本有一個朋友在華人較多的小學就讀,他女兒一年級未懂得乘數已被老師把她與其他有補習的華人學生比下去。 他們會把有個別公立名校地區的樓價炒到出奇地貴。 他們會為了面子炫富,就算是中產背景的都會在出席孩兒學校活動時滿身名牌服飾。 這些對個別外國學校的荼毒,並不止於華人怪獸家長怎樣處理自己的孩兒。他們的那一套是會蔓延至非華人父母的。一般來說,當怪獸開始在一家學校出現時,都必會有非華人學生的父母反對。但當華人怪獸家長不罷休、而校方亦因各種理由最終要迎合他們時,那些原先抗議的非怪獸家長就只有兩個選擇,就是轉校、或自己變成為怪獸。無論如何,學校都會邁向淪陷於怪獸文化中。 有人或許會說,這又有什麼問題?情況與在香港平時見到的分別不大吧。但當父母決定送子女去海外留學、或與他們舉家移民時,其實都是為了他們不需要在忍受香港那些已「怪獸」多年的「壓力煲」本地學校,或近年日漸被怪獸家長入侵的國際學校。如果去到海外都不透過選擇較少華人學生的學校而積極逃離怪獸家長及其文化,就不如不出外也罷。 總言之,華人父母的怪獸文化已輸出到海外,各位考慮為孩兒選擇適合海外學校就讀的父母必須小心,不要誤讓孩兒由一個「怪獸」環境轉到另一個「怪獸」環境。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詳細內容

【移民大馬】讀國際學校平過香港 K2最平每月1000多港元有得讀

上一篇:夫婦歷盡兩次小產之痛 丈夫鄧諾文:我懷疑自己也有產前抑鬱 鄧諾文Anson與太太經歷過兩次流產,原本對擁有小生命連想都不敢想。經過一番中醫調理身體,再加上兩夫婦在身心都準備好的狀態下,終於成功懷孕。現時兒子鄧言希已經3歲多,這份天賜的禮物得來不易。在香港高壓的教育制度下,孩子學習的壓力亦特別大,為了給予言希一個更好的成長環境,Anson和太太決定來年舉家移民馬來西亞,並安排囝囝入讀當地國際學校。 「言希現階段未能和其他小朋友相處,社交方面有點障礙」 言希是個很活潑的小朋友,Anson和太太有理由相信他是位Special Kid,初步醫生診斷為過度活躍症(ADHD)。「他現階段未能和其他小朋友相處,社交方面有點障礙,其實他和我小時候有點相似,我以前都是很『 宅』的 。」Anson笑說。 經歷過流產,夫婦更加珍惜對方和這位活潑精靈的小生命。 「對我來說,令言希開心的教育,就是最好的教育。」 對於未來要舉家移居大馬,為甚麼Anson一家會有這個重大決定?他表示最大原因是想擠出更多時間陪伴言希。「在香港,我未必可以全心全意把時間放在家庭上,當然,去到大馬後,我依然會繼續自己的事業,但就可以放更多時間在太太和孩子身上。」Anson補充,他們已為言希安排了國際學校,將會入讀K2,「當地的學費比香港便宜很多!現在仍未決定選擇哪一間,但會選擇大約每月學費5000港元左右的學校,當然有些更便宜的每月只需1000多港元左右。」以香港的國際學校為例,每年學費入場門檻最低就要十幾萬元,有些還要家長買債券才能入作留位之用,例如熱門的新加坡國際學校,學費就需要每年約11萬港元,還要另外購入至少20萬元個人債券或50萬元企業債券作留位。至於在大馬,國際學校的學費平則數萬元,貴則十幾萬港元,視乎班級、學校名氣和地區。根據國際學校咨詢機構 (ISC) 調查顯示,馬來西亞擁有176所國際學校,在東亞地區中,國際學校的數目僅次印尼(192所)和泰國(181所)。 以馬來西亞國際學校小學部的學費為例,平均每月3000至3500港元,即每年學費約3萬港元左右,與香港相差甚遠。 有人說,大馬的教育水平比不上香港,Anson說:「視乎你自己需要甚麼吧!對我來說,令言希開心的教育,就是最好的教育。」他想向家人和朋友證明,不願做怪獸家長不單止是口裏隨便說說,而是講得出做得到,「言希的學業成績不是最重要,快樂才是。」 言希可能是過度活躍症患者,Anson和太太對此沒有太大憂慮,只要孩子健健康康就心滿意足。 移居的工作一切準備就緒,離開是為了不做怪獸家長 Anson在大馬一直有公務的往來,相對地熟悉這個城市,與太太和言希視察過這個地方後,就決定在當地置業和定下來了。移居的工作一切準備就緒,離開是為了不做怪獸家長,一切以太太和孩子行先,這位爸爸果然是位行動派呢!

詳細內容

夫婦歷盡兩次小產之痛 丈夫鄧諾文:我懷疑自己也有產前抑鬱

鄧諾文Anson,育有一位三歲多的兒子鄧言希。夫婦倆曾經歷兩次小產,剛撫平第一次傷痛之際,又要再面臨第二次失子之痛。兩次小產中,Anson和太太渴望得到家人的安慰,可惜換來長輩之間的責備與不諒解。當太太第三次終於成功懷孕,Anson帶着半喜樂、半擔憂的心情迎接小生命。他需要克服以往兩次小產帶來的心理壓力,甚至懷疑自己作為丈夫都有「產前抑鬱」的情緒。直至孩子鄧言希呱呱落地,這位新手爸爸每天都在學習如何當一個好爸爸、好丈夫。 文:樊栩瑩  圖:樊栩瑩、受訪者提供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醫生有沒有驗錯啊?」 從事科技初創企業(Start up)的Anson,回想太太第一次經歷流產,是小生命大約8周的時候。Anson描述,「記得那一天,太太突然大量出血,去到公立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說已經檢測不到胎兒的生命跡象。」這時候好像天要塌下來一樣,Anson和太太完全接受不到這個打擊,「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醫生有沒有驗錯啊?這個消息是真的嗎?」後來Anson太太被安排到另一所醫院再次進行檢查,醫生證實腹中的胎兒真的沒有了,「我們很崩潰,只好無奈接受」。 Anson和太太很年輕的時候已經認定對方,在雙方二十多歲時決定互訂終身,許下照顧對方一輩子的承諾。 「他們不明白,甚至責備我和太太。」 夫婦倆第一次經歷流產,已經手足無措,還要將這殘酷事實向雙方家人交代。「尤其老人家,你要他由懷着興奮抱孫的心情,到現在希望落空。他們不明白,甚至責備我和太太。」長輩很自然提出質問:「是太太工作太操勞嗎?懷孕期間有沒有吃錯東西啊?」這是很多老人家的直接反應,但亦為Anson夫婦添上無形的壓力,這時候,其實家人的簡單的安慰和理解就是夫婦最大的良藥。Anson當下終於明白,為甚麼華人社會認為準爸媽最好三個月才公佈懷孕的喜訊,「我覺得不只是迷信、怕胎兒小器這麼簡單,更甚是等小生命成長得穩定一點才向大家公佈,其實自己的壓力亦沒這麼大。」 兩夫婦怎樣共渡難關?Anson有點自責地說:「情緒大家都有,我們會吵架,甚至會互相指責和追究誰與誰的錯。」當時二人都不懂得如何處理這個重大事件,而他作為男性的角色,自言處理得不夠成熟,「我奈何當時有工作在身,未能花很多時間在剛經歷流產的太太身上。」小生命在媽媽的肚子裏一天一天長大,媽媽和孩子的關係更加親密不可分離,所以很容易理解流產對女性無論在身體和心理上的打擊更大。這亦是Anson後來萌生要自己創業的原因,「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當時若能將家庭放在首位,多陪伴太太,她就不用獨守空房這麼寂寞。」他難過地說。 「你說要懷有第三次生命,我們想都不敢再想了。」 Anson太太經過差不多2年的中醫治療調理身體,夫婦終於鼓氣勇氣嘗試再懷孕,可惜再一次換來失望,今次小生命更已有12周。Anson回憶那次例行產檢,主診醫生在檢查胎兒心跳時,皺皺眉向我們表示胎兒已經沒有生命跡像,「我聽到後,今次當場休克。」兩次流產,令Anson夫婦痛不欲生:「你說要懷有第三次生命,我們想都不敢再想了。」今次Anson帶太太去了個長旅行散散心,幸好一路上靠着自己的信仰支持,才能慢慢把傷痛丢淡。 太太經歷了兩次流產,用了很長時間調理身體,Anson自言自己當時作為丈夫做得不夠好。 剛經歷過流產的女性,很需要另一半的支持和陪伴 作為同路人,Anson鼓勵有過流產經歷的爸媽們不要放棄。聽教友們的分享,Anson發現小產是件頗普遍的事,「甚至有女性朋友向我們分享,她曾經歷9次小產,我們聽到後都很震驚呢!」Anson分享,只要好好調理身體,如透過中醫、食療,就算經歷過小產,都有機會再次懷孕,「所以千萬不要感到絕望。」 除了好好調理身體,夫婦們都要有健康的生活。Anson當時選擇和太太行山,接觸大自然,「當大家的身心都ready好,才選擇再次懷孕吧,千萬不要為生而生!」Anson亦鼓勵丈夫們,要清楚自己的優先次序,剛經歷過流產的女性是很需要另一半的支持和陪伴,「把她放在重要的位置,你自然會願意放棄其他玩樂。」 「那時候我不止發惡夢,情緒起伏亦很大,但太太當時也沒有留意到我這些徵兆」 直至太太第三次再度懷孕,夫婦一直用半喜樂、半擔憂的心情迎接這個得來不易的小生命。太太十月懷胎,Anson就擔憂足十個月。他很怕這次也會像過往兩次一樣,突然失去胎兒。那段懷孕期,Anson說他經常發惡夢,「我甚至懷疑自己也有產前抑鬱的情緒。」因為害怕胎兒突然沒有心跳聲,這位準爸爸更緊張得買了個聽心跳專用的聽筒:「只要我一擔心,就會聽聽太太肚子入面孩子扑通扑通的心跳聲。」 在懷孕初期,太太堅持上班,Anson怕太太操勞,只好親自接載她上班,免得她舟車勞動。其實太太第三次懷孕中期曾有出血情況,嚇得Anson半死,幸好醫生要求太太在家中安胎3星期,盡量不要下床,這次胎兒終於成長得很穩定了。Anson感嘆道,那時候我不止發惡夢,情緒起伏亦很大,但太太當時也沒有留意到我這些徵兆,因為她也未必有多餘精神照顧我這位男士的感受。後來在一個分享會上,Anson把事情和盤托出,「太太才發現當時也忽略了我的感受,所以我很同意產前抑鬱不是女士的專利,爸爸也會有這個情況。」 「我不望子成龍,不需要他讀名校,但我希望他將來做一個有承擔的男人,並要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到最專業。」 直至孩子言希呱呱落地,Anson和太太算是放下心頭大石,「孩子能夠健康來到世界上,是很大的恩賜,我們已經很感恩。」眨眨眼,言希已經3歲多。夫婦發現言希比起其他孩子有點不一樣,初步被評估為過度活躍症(ADHD),但現階段仍然未確診。Anson說起孩子的情況,並沒有很多憂慮,「我和太太察覺到他是一個Special Kid,他不喜歡和其他小朋友相處,但他喜愛自己研究電器、砌玩具,我知道這可能是ADHD表現的一種,但我們沒有太大擔心,只要他健健康康就可以。」說到對言希的期望,Anson很堅決地說:「我不望子成龍,不需要他讀名校,但我希望他將來做一個有承擔的男人,並要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到最專業。」 很多朋友說Anson活在香港這樣一個大壓力的教育環境下,很難不成為怪獸家長,這樣可能要令大家跌破眼鏡了。「為了讓言希有一個愉快的成長環境,我和太太下了一個重大決定,就是來年舉家移民馬來西亞,讓言希在那邊讀書。」Anson想用行動證明,他不是怪獸家長,亦不想成為怪獸家長,既然香港的教育制度需要催谷小朋友,那就選擇另一個愉快的環境給言希。 現時3歲多的鄧言希,活潑又精靈,是天賜給Anson夫婦的禮物。 Anson在「好爸爸中心」擔當宣傳大使一職,向傳媒分享自己作為新手爸爸、新手丈夫的點滴。 除了自己創立科技公司外,Anson亦在電台擔任主持,能言善辨的他近年擔當了「好爸爸中心」的宣傳大使一職,將當爸爸和丈夫的種種點滴,透過電台節目、傳媒訪問向他人分享,希望社會上對爸爸一職多一面看法,「好像社會對媽媽的關注度會比較多,相對地對男士的支援比較少。」好爸爸中心是一所非牟利機構,專門為爸爸提供講座、活動和分享會,藉以推動父親角色,好讓爸爸們活得更精彩,更有自信。 由經歷流產,到今天言希健健康康來到世上,Anson一家三口的故事,令人明白新生命是彌足珍貴,幸福一切得來不易。 下一篇:【移民大馬】讀國際學校平過香港 K2最平每月1000多港元有得讀

詳細內容

辣媽CEO:怪獸家長栽培下一代怪獸

被韓國網民稱為「怪獸家族」的大韓航空主席兼CEO趙亮鎬一家,絕對不是徒具虛名。近日韓國媒體不斷有他們一家的報道,醜聞愈揭愈多,風波愈鬧愈大,原來趙家的寶貝兒子趙源泰一樣暴力,為了一宗道路上的糾紛,竟然對一位77歲婆婆施以暴力。兩位野蠻千金驕橫跋扈,我堅信絕對和父母的管教無方有關。如今再加上一位公子,很肯定,我的判斷沒有錯。 母惡名昭彰 子女有樣學樣? 她的3個子女全部照辦煮碗學到十足十,分分鐘更青出於藍。 究竟是因為過分溺愛不懂教,還是父母其身不正,親身示範做「榜樣」?謎團終於解開,原來幼承庭訓是也!主席太太,即三名子女的母親李名熙,品德品格修養禮貌全無,簡直可以用惡名昭彰來形容。據報道,她到訪大韓航空旗下酒店,因一名員工不認得她,她先大發雷霆辱罵,繼而將其炒魷。豪宅裝修,不合其意,先動口喝令裝修工人下跪,後動手掌摑,再動腳踢工人腿。這些行為怎麼如此熟口熟面?她的3個子女全部照辦煮碗學到十足十,分分鐘更青出於藍。 主席爸爸站出來就兩個女兒「不成熟的行為」向公眾道歉,宣布會解除她們的所有職務,更加突顯這位做父親的不知所謂。事到如今,群情洶湧,愈揭愈臭,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田地,他不知是把所有人都當作白癡,還是他自己根本就是白癡,竟然用「不成熟」,作為開脫姊妹二人胡作非為的理由?兩位千金幾多歲了,企圖蒙混過關,真難為他有勇氣,有面目,講得出口。若要人不知,唔好咁低B,他們一家人的惡行劣績,罄竹難書,就放長雙眼睇睇他們一家人的下場結局如何。 寫文斥怪獸縱容孩子 遭批評 說實話,怪獸們的反應的激烈和負面,似是而非的程度,真是超乎常理和想像。 早兩星期,我在另一個媒體平台,發表了一篇抨擊怪獸四大惡行的文章,只能以大開眼界來形容。我急不及待在面書上分享,更講明我的文章可以不看,但留言絕對不能錯過。有朋友開玩笑說我深入虎穴真大膽,說實話,怪獸們的反應的激烈和負面,似是而非的程度,真是超乎常理和想像。 我的文章是寫父母帶子女外出逛街,父母應該拖實他們,避免他們走出馬路生意外;不論去任何商店觀光購物;不應讓孩子亂摸亂跑追逐嬉戲;不要把BB車放在任何交通工具的出入口;不要讓孩子在座位上站立走動;不能把公眾場所當作私家地方;外出用膳時,嬰孩哭鬧難以制止,應盡快把他抱離現場,盡量減低對其他食客造成的滋擾;在飛機上亦一樣,要顧及其他乘客的權益和感受。 被溺愛無視規矩 憂下一代未來 結果?我被指摘,被痛罵之餘,還要禍及大小T,指他們在我壓迫操控之下壓抑地成長,睇死他倆必定是白癡低能的鵪鶉。最經典的是,有父母認為孩子喜歡四周圍摸是因為有好奇心,他做不出扼殺孩子好奇心的事,更有父母認為喜歡摸就摸,打爛破壞絕對會賠償。 愈睇愈心寒,我們的下一代,在完全無視規矩禮貌,不知公德、尊重為何物,被溺愛被縱容,在唯我獨大,完全自我放任的「悉心」栽培下成長,長大之後會成為怎樣的人?如何和社會接軌?如何和他人共融?究竟誰是受害者?

詳細內容